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4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四十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四十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八

  明八

  毛忠       和勇

  羅秉忠      孫鏜

  董興       曹義

  施聚       趙勝

  李震       趙輔

  劉聚       劉玉

  何洪       王璽

  王信       都勝

  郭鋐       歐信

  蔣琬       梁珤

  許寧       周玉

  彭倫       魯鑑

  劉寧       周璽

  莊鑑       彭清

  歐磐       朱驥

  牟斌       朱永

  朱暉

官常典第五百四十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八[编辑]

明八[编辑]

毛忠[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忠字允誠,初名哈喇,西陲人。曾祖哈 喇歹,洪武初歸附,起行伍為千戶,戰歿。祖拜都,從征 哈密,亦戰歿。父寶,以驍勇充總旗,至永昌百戶。忠襲 職,時年二十,膂力絕人,善騎射,常從太宗北征。宣德 五年,征曲先叛寇,有功。八年,征亦不剌山,擒偽少師、 知院。九年,出脫歡山,十年,征黑山寇,皆擒其酋。各進」 一官。歷指揮同知。正統三年從都督蔣貴征朵兒只 伯,先登陷陣,大獲,擢都指揮僉事。十年以守邊勞,進 同知,始賜姓。明年從總兵官任禮收捕沙洲衛都督 喃哥部落,徙之塞內,進都指揮使。十三年率師至罕 東,生縶喃哥弟偽祁王鎖南奔,并其部眾。擢都督僉 事,始賜名忠。尋充右參將,協守甘肅。景泰初,侍郎李 實使漠北還,言忠數遣使通瓦剌,詔執赴京。既至,于 謙等極論其罪,請置大辟。景帝不許。謙等復言:「即不 誅,宜貶官,發福建立功。」景帝乃遣之福建,而官秩如 故。令甘肅守臣徙其家屬京師。初,忠之征沙漠也,獲 番僧加失《領真》以獻。英宗赦不誅。後逃之瓦剌,為也 先用,憾忠欲陷之。遂宣言忠與也先交通,而朝廷不 察也。英宗在塞外獨知之,比復辟,即召還。而忠在福 建亦屢有斬馘功。乃擢都督同知,充左副總兵,鎮守 甘肅。陛見,慰諭甚至,賜玉帶及織金蟒衣。天順二年, 寇大入。甘肅巡撫芮釗劾奏諸將失事罪。部議忠功 足贖罪,置不問。三年以鎮番破賊功,進左都督。五年, 孛來以數萬騎分掠西寧、莊浪、甘肅諸道,入涼州。忠 鏖戰一日夜,矢盡力疲。賊來益眾,軍中皆失色。忠意 氣彌厲,拊循將士,復殊死鬥。賊見終不可勝,而我援 軍亦至,遂解去。忠竟全師還。七年,永昌、涼州、莊浪塞 外諸番屢為邊患,忠與總兵官衛穎分討之。忠先破 巴哇諸大族,其昝咂、馬吉思諸族,他將不「能下者,忠 復擊破之。」論功,忠止增祿百石,而穎乃得世券。忠以 為言,遂封伏羌伯。成化四年,固原賊滿四據石城反, 詔忠移師討之,與總督項忠等夾攻賊巢。忠由木頭 溝直抵砲架山下,多所斬獲。賊稍卻,冒矢石連奪山 北、山西兩峰,而項忠等軍亦克山之東峰及石城東 西二門。賊大窘,相對哭。忽昏霧起,他哨舉煙掣軍,賊 遂併力攻忠。忠力戰不已,為流矢所中卒,年七十五。 從子海、孫愷前救忠亦死。忠為將,嚴紀律,善撫士。其 卒也,西陲人弔哭者相望於道。事聞,贈侯,諡「武勇」,予 世券。弘治中,從有司言,建「忠義坊」於蘭州,以表其里。 又從巡撫許進言,建「武勇」祠甘州城東,春秋致祭。孫 銳,襲伯爵。

和勇[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勇初名脫脫孛羅,和寧王阿魯台孫 也。阿魯台既為瓦剌脫歡所殺,子阿卜只奄窮蹙,款 塞來歸,宣宗授以左都督,賜第京師。卒,勇襲指揮使, 帶俸錦衣衛,積功至都督僉事。天順元年,詔加同知, 賜姓名。久之,以兩廣多寇,命充游擊將軍,統降夷千 人往討。時總兵顏彪無將略,賊勢愈熾。會廣西巡撫」 吳禎殺降冒功,得優賞。彪效之,亦殺平民報捷。朝廷

進彪官,勇亦進右都督。既而師久無功,言官劾文武
考證.svg
將吏之失事者。詔停勇俸,充為事官。成化初,趙輔、韓

雍征大藤峽賊,詔勇以所部從征。其冬,賊大破,進左 都督,增祿百石。三年召督效勇營訓練。尋上言:「大藤 峽之役,臣與趙輔同功。輔還京,餘賊復叛,臣親搗賊 巢,縶其魁,誅其黨,還被掠男女四千人。今輔已封伯, 而臣止進秩,惟陛下憐察。」憲宗以勇再著戰功,特封 靖安伯。十年卒。諡武敏,世襲指揮使。勇性廉謹,在兩 廣時,諸將多營私漁利,勇獨無所取,時論稱之。

羅秉忠[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秉忠,初名克羅俄,領占沙州衛都督 僉事,困即來子也。兄喃哥既襲父職,英宗復命秉忠 為指揮使,協理衛事。既而喃哥率千二百人內徙,詔 居之東昌、平山二衛,給田廬什器所,以撫恤甚厚。喃 哥卒,秉忠為都指揮使,代領其眾。英宗蒙塵,塞上多 警,朝議恐降人乘機為變,欲徙之南方。會貴州苗亂」, 都督毛福壽南征,即擢秉忠都督僉事,率所部援勦。 積戰功,至左都督。天順初,始賜姓名。曹欽之反,番官 多從之者,秉忠亦坐下獄,籍其家。久之,上章自辯,乃 得釋。成化初,尚書程信討山都掌蠻,秉忠以遊擊將 軍從。既抵永寧,分兵六道,秉忠由金鵝江進,大破之。 論功,封順義伯。十六年卒。諡「榮壯」,子孫世指揮使。

孫鏜[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鏜字振遠,東勝州人。襲濟陽衛指揮 同知。用朱勇薦,進署指揮使。正統末,擢指揮僉事,充 右參將,從徐恭討葉宗留,敗賊金華,復破之烏龍嶺。 會英宗北狩,召還,超擢都督僉事,典三千營。也先將 入犯,進右都督,充總兵官,統京軍一萬禦之紫荊關。 將發,寇已入,遂營都城外。寇薄德勝門,為于謙等所」 卻,轉至西直門。鏜與大戰,斬其前鋒數人。寇稍北,鏜 逐之。寇益兵圍鏜,鏜力戰不解。高禮、毛福壽來援,禮 中流矢。會石亨兵至,寇乃退。詔鏜副楊洪追之,戰於 涿州深溝,頗有斬獲。師還,仍典營務。景泰初,楊洪劾 鏜下獄,石亨請赦鏜。江淵亦言「城下之役,惟鏜戰最 力。」乃釋之。三年冬,充副總兵,協郭登鎮大同。登節制 嚴,鏜不得逞,欲與分軍,且令子百戶宏侮登。帝械宏, 竟以鏜故貰之。召還,典三千營如故。英宗復辟,以奪 門迎駕功,封懷寧伯,尋予世券。天順初,甘肅告警。詔 鏜充總兵官,帥京軍往討。將陛辭,宿朝房。夜二鼓,太 監曹吉祥、昭武伯曹欽反,其部下都指揮馬亮告變 於恭順侯吳瑾。瑾趨語鏜,鏜草奏叩東長安門,自門 隙投入內廷,始得集兵,縛吉祥守皇城諸門。鏜走太 平侯張瑾家,邀兵擊賊,瑾不敢出。鏜倉猝復走宣武 街,急遣二子輔軏呼征西將士紿之曰:「刑部囚反獄, 獲者重賞。」眾稍聚,至二千人,始語之故。時已黎明,遂 擊欽。欽方攻東長安門,不得入,轉攻東安門。鏜兵追 及,賊稍散。軏斫欽中膊,軏亦被殺。欽知事不成,竄歸 其家,猶督眾拒。鏜力戰,至晡始定。論功第一,進爵世 侯,仍典三千營。贈軏百戶,世襲。鏜麤猛善戰,然數犯 法。初賄太監金英,得遷都督。事覺,論斬。景帝特宥之。 至是受將士賄,纍千金,坐解營務及府軍前衛事,猶 掌左府。憲宗初,中官牛玉得罪。鏜坐與玉婚,停祿閒 住。尋陳情,予半祿。已,復自陳功狀,給全祿如初。成化 七年卒。贈淶國公,諡「武敏。」子輔嗣。

董興[编辑]

按《明外史孫鏜傳》:「興,長垣人。初為燕山右衛指揮使, 累遷署都指揮同知。正統中,新建伯李玉等舉興將 才,進署都指揮使,京營管操。復用薦擢署都督僉事, 充右參將,從寧陽侯陳懋討鄧茂七,破餘黨於建寧, 進都督同知。」「黃蕭養者,南海人,眇一目,有智數為盜, 繫都司獄。踰年,所臥竹床忽青漸生葉,其黨以為瑞。」 蕭養因謀使人潛納利斧飯中,同繫百七十人,悉破 械出,劫庫收兵仗,嘯眾海濱,旬月間至萬餘人。圍廣 州,安鄉伯張安、都指揮王清戰死。賊眾至十餘萬,僭 稱順天王,建元,署百官。偽尊其父大綱為太王,立子 貳仔為太子。攻城益急。詔拜興左副總兵,調江西、兩 廣軍往討,而以侍郎孟鑑贊理軍務。興用天文生馬 軾自隨至江西。夜半聞雞鳴。軾曰:「雞鳴不以時,由賞 罰不信也。願公嚴軍令。」興果銳不能戢下,故以是戒 之。景泰元年二月,師至廣州。賊舟千餘艘,勢張甚,而 我徵兵未至。諸將請濟師。軾曰:「廣民延頸久矣,所徵 狼兵驍悍,往擊猶拉朽耳。」興從之。既而兵大集,進至 大洲頭擊賊,殺溺死者萬餘人,餘多就撫。蕭養中流 矢死,圅首以獻。俘偽太王、太子等,餘黨皆伏誅。論功, 進右都督,留鎮廣東。給事中黃士儁劾興寬縱,降為 事官。明年復職。久之,召還,分督京營。與曹吉祥結為 姻,冒「奪門」功,封海寧伯。未幾充總兵官,鎮遼東。予世 券。例革奪門者爵,興以守邊得免。吉祥反誅,乃奪興 爵,仍右都督,發廣西立功。以錦衣呂貴薦,復爵,總兵 宣府,再予世券。憲宗嗣位,罷還。已,停世襲。家居十餘 年卒。

===曹義 施聚===按《明外史孫鏜傳》:「義字敬方,儀真人。襲職為燕山左 衛指揮僉事,累功至都督僉事,充遼東副總兵,代巫 凱為總兵官。凱,名將,義承其後,廉介有守,遼人安之。 為部下將所訐,詔宥義。兀良哈犯廣寧前屯,殺掠百 八十人,詔切責,命王翱往飭軍務,結義死罪狀。頃之, 義等獲犯邊孛台等,詔戮於市。自是義數與兀良哈」 戰。九年春,會朱勇軍夾擊,斬獲多,進都督同知。十二 年春,出廣寧塞,斬兀良哈百餘人,進右都督。十四年 追寇開原塞外。既又出廣寧,敗寇,擒百餘人,進左都 督。義部將施聚,其先沙漠人,居順天通州。父忠,為金 吾右衛指揮使,從成祖北征,陣歿。聚嗣職。從北征,擒 可可帖木兒。宣德中,備禦遼東,累擢都指揮同知。以 義薦,進都指揮使,守備義州。義與兀良哈戰,聚皆從, 累官右都督。景帝立,充右副總兵,仍守義州。也先逼 京師,詔聚與左副總兵焦禮入衛。聚慟哭,即日引兵 西。部下進牛酒,聚卻之曰:「天子安在?吾何心饗此。」比 至,寇已退,乃還。而義守遼東脫脫不花以三萬騎深 入,毀屯堡八十餘,大掠而去。于謙等請治罪。帝以時 多故,止奪半歲俸。已,寇復入掠,義敗之連洲,稍還所 掠人口。寇勢盛,義等所獲十餘級而已。英宗復辟,召 還。義守遼垂二十年,無大功,聚以勇敢稱,官至左都 督。然為義裨帥,未嘗特將。值英宗推恩,特封義豐潤 伯,聚懷柔伯。義居四年卒。贈侯,諡莊武。繼室李氏殉, 詔旌之,孫振嗣。

趙勝[编辑]

按《明外史孫鏜傳》:「勝字克功,遷安人。襲職為永平衛 指揮使。正統末,禦寇西直門,進都指揮僉事。天順初, 與孫鏜等預奪門功,超遷都督僉事。又與鏜擊反者 曹欽,進同知。孛來犯甘肅,勝與李杲充左右參將,從 白圭西征,至固原,擊寇,卻之。憲宗立,典鼓勇營訓練。 成化改元,山西告警,拜將軍,次鴈門,寇已退,乃還。明」 年復出延綏禦寇。會方納款,遂旋師。尋典耀武營。四 年充總兵官,鎮遼東。七年召典五軍營。已,改三千營。 癿加思蘭犯宣府,詔勝為將軍,統京兵萬人禦之,亦 以寇遁,召還。久之,進左都督,加太子太保。十九年封 昌寧伯。勝初與李杲並有名,後屢督大師,未見敵,無 功,以夤緣得封,物論大駭。後加太保營萬貴妃塋,墜 崖石間死。贈侯,諡《莊敏》。

李震[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震,南陽人。父謙,都督僉事。震襲指揮 使。正統九年,從征兀良哈有功,進都指揮僉事。已,從 王驥平麓川,進同知。景帝即位,充貴州右參將,擊苗 於偏橋,敗之。景泰二年,從王來征韋同烈,破鎖兒、流 源諸砦,俘斬千六百人,共克香爐山,獲同烈。進都指 揮使,守靖州。尋坐罪徵還。方瑛討苗,乞震隨軍,詔許」 立功贖。已,從瑛大破天堂諸苗,命仍充左參將。瑛平 銅鼓諸賊,震亦進武岡,克牛欄等五十四砦,斬獲多, 進都督僉事。天順三年復從瑛平干把豬。瑛卒,即以 震充總兵官,代鎮貴州、湖廣。初,麻城人李添保以逋 賦逃入苗中,偽稱唐太宗後,聚萬餘,僭王,建元「武烈。」 以故賊魁蒙能子聰為帥,剽掠遠近。震進擊,大破之。 添保遁入貴州鬼池諸苗中,復誘群苗出掠。震擒之, 送京師。尋破西堡苗。五年春,勦城步《猺獞》,攻橫水、城 溪、莫宜、中平諸砦,皆破之。長驅至廣西西延,會總兵 官過興軍,克十八團諸猺,前後俘斬數千人。其冬,命 震專鎮湖廣,以李安充副總兵,守貴州。明年夏,率師 由錦田、江華抵雲川、桂嶺、橫江諸砦,破猺,俘斬二千 八百餘人。七年冬,苗㨿赤谿湳洞長官司。震與安分 道進,斬賊渠飛天侯等,破砦二百,遂復長官司,進都 督同知。明年冬,廣西猺劫湖南,夜入桂陽州,大掠而 去。震遣兵追擊,連敗之,俘斬千六百餘人。成化元年 廷議以「貴州黎平諸府,密邇湖廣,五開諸衛,非一大 將總領不可。」乃復命震兼鎮貴州。未幾,獲賊首蟲蝦。 荊、襄賊劉千斤、石和尚為亂,震進討,賊屢敗,乘勝追 及於梅溪賊巢。官軍不利,都指揮以下死者三十八 人。有詔切責。會白圭等大軍至,震自南漳進兵合擊, 大破之,賊遂平。進右都督。時武岡、沅、靖、銅鼓、五開苗 復蜂起,而貴州亦告警。震言「貴州終難遙」制,請專鎮 湖廣,許之。乃還兵,由銅鼓、天柱分四道進,連破賊,直 抵清水江,因苗為導,深入賊境,兩月間破巢八百,焚 廬舍萬三千,斬獲二千三百。而廣西猺劫桂陽者,亦 擊斬三千八百有奇。當是時,震威名著西南,苗、獠聞 風畏懾,呼為「金牌李。」七年,與項忠討平李鬍子,招撫 流民九十萬人,荊、襄遂定。語具《忠傳》。十一年,苗復犯 武岡、靖州,湖、湘大擾。震與巡撫劉敷等分五道進,破 六百二十餘砦,俘斬八千五百餘人,獲賊孥萬計。論 功,封興寧伯。時武靖侯趙輔、寧晉伯劉聚皆以功封, 論者多訾議之,獨震功最高,人無異言。參將吳經者, 與震有隙。弟千戶綬為汪直腹心,經屬綬譖之。會直 方傾項忠,詞連震,遂逮下獄,奪爵,降左都督,南京閒 住。未幾,直遣校尉緝事,言「震陰結守備太監覃包,私通貨賂。」帝怒,遣直赴南京數包等罪,責降包孝陵司 香,勒震回京。直敗,震訴復爵,尋卒。震在湖湘久,熟知 苗情,善用兵。一時征苗功,方瑛後震為最。然貪功好 進,事交結,竟以是敗。

趙輔[编辑]

按《明外史李震傳》:「輔字良佐,鳳陽人。襲職為濟寧左 衛指揮使。景帝嗣位,求將才,王直等薦輔。石亨試之, 言輔嫺騎射,有智謀,擢署都指揮僉事,分典京營訓 練。久之,進署都督僉事,充左參將,守懷來。天順初,徵 入右府涖事。成化元年,以中府都督同知拜征夷將 軍,與韓雍討兩廣蠻,克大藤峽,先後俘斬萬餘。甫還」, 抵國門,而蠻入潯州。言官交劾。帝不聽。封輔武靖伯。 已,廣西巡按御史端宏謂:「賊流毒方甚,而輔妄言賊 盡冒封爵。不罪輔,無以示戒。」輔乃自陳戰閥,委其罪 於守將歐信。帝皆弗問。三年總兵征迤東,與都御史 李秉從撫順關深入,連戰破之。論功進侯。八年,廷議 大舉搜河套,拜輔將軍,陝西、延綏、寧夏三鎮兵皆聽 節制。輔至榆林,寇已深入,留連三月始去。輔不能制, 與王越疏請罷兵。言者交論輔、越罪。給事中郭鏜往 勘,還言:「寇於六月深入平涼、鞏昌、臨洮,被劫掠者四 千餘戶,殺掠人畜三十六萬四千有奇。迨七月而縱 橫慶陽境內。輔、越已至榆林,逡巡不進。宜治輔、越弛 兵玩寇罪。」帝不納。輔還,猶督京營。言者攻益力,詔姑 置之。輔辭侯,乞世伯。帝許其世伯,侯如故,僅減祿二 百石。言官力爭,不聽。輔復上疏暴功,言:減祿無以贍 老。又云:「陛下命內官盧永征南蠻,黃順、汪直誅東北 寇,皆莫大功,宜付史館。」余子俊等請寘輔於法,卒不 問。十二年解營務,家居十年卒。贈容國公,諡恭肅。輔 少俊辯有才,善詞翰,喜交文士,遂用起名。亦好結權 幸,故屢遭抨擊,卒無患。子承慶嗣。

劉聚[编辑]

按《明外史李震傳》:「聚,清豐人。太監永誠從子,為金吾 指揮同知。以奪門功進都指揮僉事,復超擢都督同 知。與討曹欽,進右都督。成化六年,以右副總兵從朱 永赴延綏,追賊黃草梁,遇伏,鏖戰傷頦,麾下力捍之, 乃免。頃之,復犯青草溝,聚與都督范瑾等分道擊敗 之。永等追寇牛家砦,聚亦據南山力攻,寇大敗,追之」 出境。論功,進左都督。以內援,特封寧晉伯。八年冬,代 趙輔為將軍,總陝西諸鎮兵。寇入花馬池,率副總兵 孫鉞、游擊將軍王璽等擊卻之。還至高家堡,寇復至, 敗之。追奔至漫天嶺,伏起夾擊,又敗之。鉞、璽別破賊 於井油山。先後獲首功二百餘,奪馬四百餘匹,牛羊 雜畜二萬。捷聞,予世券。其冬,孛羅忽滿都魯、癿加思 蘭連兵深入,至秦州、安定、會寧諸州縣,縱橫數千里, 殺掠三千餘人,失亡畜產十六萬。賊退,適王越自紅 鹽池還,妄以大捷聞,璽書獎勞。頃之,紀功兵部員外 郎張謹劾聚及總兵官范瑾等六將殺被掠者冒功, 部科諸御史交章劾。詔遣給事中韓文勘之。還奏如 謹言所報,首功百五十,真者十九級而已。帝以寇既 遁,置不問。聚尋卒。贈侯,諡「武勇。」

劉玉[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玉字仲璽,磁州人。生有膂力,給侍曹 吉祥家,從之征麓川,授副千戶。積功至都指揮僉事。 天順元年,以奪門功進都督僉事,尋充右參將,守備 潯州。慶遠蠻剽博白及廣東之寧川,玉偕左參將范 信邀擊敗之。俄命分守貴州,從方瑛討東苗,殲干把 豬。討西堡苗,縶其魁楚得。先後斬首千級,毀其巢而」 還。旋改右副總兵,鎮守貴州。吉祥誅玉下吏當斬。以 道遠不與謀,免死。謫海南副千戶。六年,帝將以谷登 為甘肅副總兵,李賢言「登不任玉老成」,乃復以為都 督僉事、右副總兵,鎮守涼州。咎咂族叛,會兵平之,進 都督同知。成化四年,滿俊亂固原,白圭舉玉為總兵 官,統左右參將夏正、劉清討之。兵分為七。玉與總督 項忠抵石城,賊已數敗。會毛忠死,玉亦被圍,中流矢, 力戰得出。相持兩月,大小百十戰,竟平之。進左都督, 掌右府事。自《愬前》西堡功,命增俸百石,掌耀武營。六 年充左副總兵,從朱永出延綏。逾年卒。贈固原伯,諡 「毅敏。」玉雖起僕隸,勇決過人,善撫士,所至未嘗衂。滿 俊之叛,據石城險,屢敗官軍,識者以為憂。及論玉功, 祇賜秩一級,時惜其薄。子文,襲指揮使。

何洪[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洪,全椒人。嗣世職,為成都前衛指揮 使。正統中,從征麓川。景泰末,從征天柱、銅鼓,皆有功。 屢遷都指揮使,掌四川都司事,與平東苗。憲宗即位, 論功,擢都督僉事。巡撫汪浩乞留洪四川,許之。德陽 人趙鐸反,自稱趙王,漢州諸賊皆歸之,連番眾,數陷 城,殺將吏,遣其黨何文讓及僧悟昇掠安岳諸縣。洪」 斬悟、昇,生擒文讓。鐸將逼成都,官軍分三路討,洪偕 都指揮寧用趨彰明,賊引去。追至梓潼朱家河力戰, 賊少卻。洪乘勝陷陣,後軍不繼,為賊所圍。左右跳盪, 殺賊甚眾,力竭而死。洪勇敢,善撫士,號令嚴,蜀將無及之者。既死,官軍奪氣。而四川都指揮僉事臨淮劉 雄亦戰死。雄剛勁,遇敵輒前。嘗捕賊漢州,生擒七十 餘人。及鐸亂,追之羅江大水河,手馘數人。賊連敗,千 戶周鼎傷雄前救之,徑奔賊陣,叢刺死。詔贈洪都督 同知,予祭葬。子節襲。

王璽[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璽,太原左衛指揮同知也。成化初,用 薦擢署都指揮僉事,守禦黃河七墅。巡撫李侃薦於 朝,阿魯出寇延綏,命充游擊將軍赴援,敗賊孤山堡。 久之,寇入,偕參將神英敗之漫天嶺。已,偕副將孫鉞 再敗之劉宗塢,追至漫塔水磨川,復連敗之。進都指 揮同知,充副總兵,鎮守寧夏,以將才與周玉同薦。十」 二年擢署都督僉事,充總兵官,鎮守甘肅。黃河以西, 自莊浪抵肅州南山,其外番人阿吉等二十九族所 居也。洪武間,立石畫界,約樵牧毋越疆,歲久湮廢,諸 番往往闌入,而中國無賴姦人又潛與交通,為內地 患。璽請復畫疆域,召集諸番,諭以「界石廢,恐官軍欺 凌諸部,今復立之,聽界外駐牧,互市則入關。如此,番 人必聽命,可潛消異日憂。」帝稱善,從之。十七年進署 都督同知。時璽以都督僉事為總兵官,而署都督同 知魯鑑為參將。璽以難節制,乞解兵柄,故有是命。初, 哈密為土魯番所擾,使其將牙闌守之。都督罕慎寄 居苦峪口,近赤斤罕東,數相攻。罕慎窮無援。朝議敕 璽築城苦峪,別立哈密衛居之。璽遣諜間牙闌,牙闌 不聽,得其所羈掠者九十餘人以歸,具悉虛實。十七 年乃召赤斤、罕東將士,犒以牛酒,令助罕慎、罕慎合 二衛兵夜襲哈密及剌木等八城,仍令罕慎居之。事 聞,獎勞,賚金幣。已,罕東入寇,禦卻之,請興師以討。帝 念其嘗助罕慎,第遣使責諭之。明年,北寇殺哨卒,璽 率參將李俊及赤斤兵擊之狼心山、黑河西,多所斬 獲。二十年移鎮大同。璽有復哈密功,官不進,陳於朝, 乃實授都督同知。璽習韜略,諳文事,勇而有謀,廷臣 多稱之。在邊二十餘年,為番人所憚。弘治元年卒。賜 祭葬、卹賚有加。

王信[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信字君實,南鄭人。生半歲,父忠征北 戰歿,母岳氏苦節育之,後俱獲旌。正統中,信襲寬河 衛千戶。成化初,積功至都指揮僉事,守備荊襄。劉千 斤反,信以房縣險進㨿之。民兵不滿千人,賊眾四千 突至,圍其城。拒四十餘日,選死士出城五六里舉砲, 賊疑援至,驚走,追敗之。已,白圭統大軍至,以信為右」 參將。分道抵後巖山,賊遂滅。論功,進都指揮同知。賊 黨石龍復陷巫山,信被劾。尋與諸將共平賊,詔許贖 罪。時劇賊雖平,而流民嘯荊、襄、南陽間。信以為憂。言 於朝,即命兼督南陽軍務。賊首李原等果亂,與項忠 討平之。擢署都督僉事,鎮守臨清。十三年以本官佩 平蠻將軍印,移鎮湖廣。永順、保靖二宣慰世相讎殺, 信諭以禍福,兵即解。靖州及武岡蠻久不戢,守臣議 勦之。信親詣,犒以牛酒,責其無狀,眾稽顙服罪。十七 年疏言:「湖廣諸蠻雖腹心蠹,實無能為久不靖者,由 我將士利其竊發以邀功也。選精銳,慎隄防,其患自 息。荊、襄流逋,本避徭役,濫誅恐傷天和。南畝之氓,咸 無蓄積,收穫未竟,餱糧已空。機杼方停,布縷何在。乞 選公正仁惠守令,加意撫綏。濫授冗員,無慮千百。無 一矢勞,冒崇階之賞,乞察勘削奪。」部指揮劉斌、張全 智勇,力薦於朝,且云:「英雄之士,處心剛正,安肯俯首 求媚。若不加意延訪,則志士沉淪,朝廷安得而用之?」 其持論如此。二十一年,巡撫馬馴等言:「副總兵周賢、 參將」彭倫官皆都督僉事,而信反止署職。宜量進一 秩,以重其權。兵部言信無軍功,帝特擢為都督同知。 頃之,改總督漕運。帥府舊有湖,擅為利,信開以泊漕 艘。勢要壅水,一裁以法,漕務修舉。明年卒。信沈毅簡 重,好觀書,被服儒雅。歷大鎮,不營私產。嘗曰:「儉足以 久,死後不累子孫,所遺多矣。」故人婚喪,傾資助之。子 繼善、從善皆舉進士。

都勝 郭鋐[编辑]

按《明外史王信傳》:「繼信總漕運者,寧津都勝、合肥郭 鋐。勝襲職南京羽林左衛指揮僉事,鋐襲彭城衛指 揮使。成化初,勝擢署都指揮僉事,而鋐亦以從征荔 浦功,進都指揮僉事,遷同知。勝備倭揚州,擊敗鹽徒 為亂者,尹旻等舉勝將才,鋐亦為張懋所舉,乃命勝 充參將,協同漕運,而鋐代之備倭。陝西大饑,勝奉詔」 輸米百萬石往賑。信卒,遂遷署都指揮使,充總兵官 代之,鋐又代為參將。弘治中,勝以都督僉事帶俸南 京前府。時鋐已鎮守廣西副總兵,破《府江獞》,賊遂以 時望擢總漕運。鋐沉毅有將略,而信無汗馬勛,徒以 居官廉,務鎮靜,故頻有任使。歷任五十餘年,所處皆 膏腴地,而自奉簡淡,日食止豆腐,時因以為號。鋐。累 進都督同知。凡軍民利病,多陳於朝。嘗濬通州河二 十里置壩,令淺船搬運,歲省白金數萬。當孝宗時,朝 政整肅,文武大臣率得人鋐,筦漕十三年不易。正德始召佐後府。尋卒。

歐信[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信嗣世職金吾右衛指揮使。景泰三 年,以廣東破賊功,擢都指揮同知。已命守備白羊口, 遷大寧都指揮使。天順初,以都督僉事充參將,守備 廣東雷、廉諸府。廣西猺流劫永安,擊敗之。巡撫葉盛 薦信廉勇,進都督同知,代副總兵翁信。兩廣猺獞陷 開建,殺官吏。帝趣進兵,信破賊化州之馬里村,再破」 之石城。所部卒擊斬海南衛反者邵瑄。然所在盜賊 群起,將吏不能定。署都指揮使范信參將。廣西守潯、 梧猺盡在境內,范信陰納其賂,縱使越境,約毋犯己。 於是雷、廉、高、肇悉被寇。帝責信及廣西總兵官陳涇 合勦。時有斬馘,而賊勢不衰,朝廷猶倚范信。會涇以 罪徵,乃擢范信都督僉事,充副總兵,鎮廣東,而命信 佩《征蠻將軍》印,代涇鎮廣西。成化元年,賊掠英德諸 縣。信討斬五百餘人,奪還人口。韓雍督師,令信等分 五哨,攻破大藤峽。已,餘賊復入潯州,被劾獲宥,召還 理前府事。七年春充總兵官,鎮守遼東。甫涖鎮,被獎。 又累敗福餘三衛,獎如前。言者謂信雖廉,已老,請召 還。巡撫彭誼奏「官軍」耆老五十餘人,皆言「信忠謹有 謀勇,累立戰功,威鎮邊陲。年雖六旬,騎射勝壯士,不 宜召回。」乃留鎮如故。久之,陳鉞代誼貪功,信不能違。 十四年為巡按王崇之所劾,其冬乃召歸。尋遣中官 汪直等往按,直右鉞,歸罪信等下獄,鐫一官閒住。信 歷鎮南北,雖無大功,而論將者頗稱之。晚為鉞所累, 飲恨卒。范信既徙廣東,賊勢愈盛,劫掠自如。乃語人 曰:「今賊仍犯廣東,亦我遣之耶?」而是時都督顏彪佩 《征夷將軍》印,討賊久無功,濫殺良民,以捷聞嶺南人 咸疾之。

蔣琬[编辑]

按《明外史蔣貴傳》:「貴子義病不能嗣,以義子琬嗣侯。 天順末,佩平羌將軍印,總兵甘肅,築甘州沙河諸屯 堡。成化八年,召還,協守南京,兼督操江。十年,入督十 二團營。十二年,兼總神機營兵。上言:太祖肇建南京, 京城外復築土城,以衛居民,誠萬世之業。今北京但 有內城,己巳之變,敵騎長驅,直薄城下,可以為鑿。今 西北隅故阯猶存,亟行勸募之令,濟以工罰,成功不 難。」又言:「大同、宣府諸塞下腴田,無慮數十萬,悉為豪 右所占。畿內八府良田,半屬勢要家,細民失業。脫使 邊關有警,內郡何資?運道或梗,京師安給。請遣給事 御史按覈塞下田,定其科額。畿內民田,嚴戢豪右,毋 得侵奪。庶兵民足食,而內外有備。」章下所司,雖不盡 行,時論韙之。十三年帥京軍,防秋大同、宣府。陳機宜 十餘事。皆報可。十五年偕汪直按遼東邊事。二十年 佩將軍印,出禦邊寇。寇退,班師。累加至太保兼太子 太傅。卒。贈涼國公,諡敏毅。子驥嗣。典京營兵。弘治中, 充總兵,歷鎮薊州、遼東、湖廣。官中外二十年,家無餘 貲。

梁珤[编辑]

按《明外史梁銘傳》:「銘子珤,正統十四年,福建盜鄧茂 七反,充副總兵往征之。比至,茂七已誅破餘賊九龍 山,斬首九百,奏捷班師,而賊黨復作,言官劾欺罔,謫 充為事官,從石亨立功,復爵。景泰元年,貴州苗叛,靖 遠伯王驥討之,無功,乃命珤為平蠻將軍,充總兵官, 代驥。其冬,分四道進攻,賊拒戰,奮擊大敗之,斬首七」 千有奇,生擒四百八十,破寨五百。明年自沅州發兵, 由東路與都督方瑛破賊於興澤,又大破之香鑪山。 俘偽王韋同烈等,擒斬數千。分遣諸將攻都勻、草塘, 諸苗悉震恐,降者數千。師還,苗復叛,掠普定、永寧。珤 復與瑛討平之。論功,進侯,益祿五百石。四年討平湖 廣清浪叛苗。天順元年出鎮陝西,破敵涼州,又破敵 靖鹵堡。召還,理左府事。成化初卒。贈蠡國公,諡「襄靖。」 珤天資平恕,數總兵柄,未嘗妄殺一人。子弟從征,以 功授官,輒辭不受,人以為賢。

許寧[编辑]

按《明外史許貴傳》:「貴子寧,字宗道,正統末,自以軍功 為錦衣千戶。貴歿,嗣指揮使。用薦擢署都指揮僉事, 守禦柴溝。成化初,充大同游擊將軍。寇入犯,與同官 秦傑等禦之小龍州澗,擒其右丞把禿等十一人。改 督宣府操練,移延綏,地逼河套,寇數入掠孤山堡。寧 提孤軍奮擊之,三戰皆捷,寇渡河走。明年,復以三千」 騎入沙河墩,與總兵官房能禦之。寇退,復掠康家岔。 寧出塞百五十里,追與戰,獲馬牛羊千餘而還。時能 守延綏,無將略,巡撫王銳請濟師,詔大同巡撫王越 率眾赴。越遣寧出西路,破敵棃家澗,進都指揮同知。 復遣寧與都指揮陳輝追寇,獲馬騾六百。朝廷以阿 羅出復入河套,頻擾邊,命越與朱永禦,而以寧才代 能。擢都督僉事,佩靖鹵副將軍印,充總兵官。寧起世 胄,不十年至大將。同列推讓不及。父友多隸部下,亦 不以為驟。踰月,寇大入,永遣寧及游擊孫鉞禦之。至 波羅堡,相持三日夜。寇乃解去,亡失多。寧血戰得出卒被賞。至冬,賊入安邊,寧追擊有功。七年又與諸將 孫鉞、祝雄等敗寇於滉忽都河,璽書褒獎。迤北開元 王把哈孛羅屢欲降,內懼朝廷見罪,外畏阿羅出,讎 之徬徨不決。寧請撫慰以固其心,卒降之。明年,參將 錢亮敗績於師婆澗,士卒死者十三四,寧與越等俱 被劾。帝不罪。時滿都魯等屢犯延綏,寧率鎮兵力戰。 寇不得志,乃出西路,直犯環慶、固原。寧率輕騎夜襲 之鴨子湖,殺傷甚眾,奪馬畜而還。又明年,寇入榆林 澗,與巡撫余子俊敗之。滿都魯等大入西路留家紅、 鹽池。越乘間與寧及宣府將周玉襲破其巢。進署都 督同知。與子俊築邊牆,增營堡,寇患衰息。十八年,寇 分數道入,寧蹙之邊牆,獲級百二十,予實授。時越方 鎮大同,命寧與易鎮。至則與鎮守太監汪直不協,巡 撫郭鏜以為言,調直南京。小王子大入,寧與鏜及太 監蔡新斂兵守,別遣將劉寧、董升與周璽相掎角。寇 大掠,焚代王別堡。王趣戰,至使眾哭於轅門。寧憤激, 與鏜等營城外。寇預伏兵,以十餘人為誘,新麾下馳 擊。寧將士爭赴之,遇伏大敗,死者千餘人。寧奔夏米 莊。鏜、新疾馳入城,會璽等來援,寇乃退。寧還,陣亡婦 女,號呼詬詈,擲以瓦礫。寧由是喪氣,威名大損。寇去, 復入麾下劉寧、宋澄、莊鑑等禦之。七戰,寇始退。寧等 掩其敗,更以捷聞。巡按程春震發之,與鏜、新俱下獄。 鏜降六官,新以初任降三官。寧降指揮同知,寄俸羽 林左衛。弘治初,用薦署都指揮使,分領操練。踰年卒。 贈都督僉事。寧束髮從軍,大小百十餘戰,身被二十 七創,威名聞異域。性沈毅,守官廉,待士有恩,不屑干 進。劉寧、神英、李杲皆出麾下。子泰,自有傳。

周玉[编辑]

按《明外史周賢傳》:「賢子玉,字廷璧,當嗣指揮使。以父 死事,超二官為萬全都司都指揮同知,督理屯田,進 都指揮使,充宣府游擊將軍。九年,會昌侯孫繼宗等 奉詔舉將才,玉為首。詔率所部援延綏,從王越襲紅 鹽池,進署都督僉事,還守宣府。寇入馬營、赤城,擊敗 之。兵部言宣府頻警,諸大帥無功,玉所部三千能追 敵出境,請加一秩酬其勞,乃予實授。」尋改宣府副總 兵。十三年佩征朔將軍印鎮守。以紅崖兒破敵,進署 都督同知。十七年五月,寇復入犯,參將吳儼、少監崖 榮追出塞,至赤把都,為所遮。兵分為三,皆被圍。儼、榮 走據北山,困甚。守備張澄率兵進至梁溝,力戰解二 圍。抵北山下,儼、榮已夜遁。澄拔其眾而還,死者過半。 澄所部七百人亦多戰死。詔錄澄功,治儼等罪。玉先 以葛谷堡、赤城頻受掠,凡三被論。至是復以節制不 嚴,并見劾。帝皆置不問。十九年,小王子犯大同,敗總 兵官許寧。入順聖川,大掠,以六千騎寇宣府。玉將二 千人前行,巡撫秦紘兵繼進,至白腰山,擊敗之。指揮 曹洪邀擊至西陽河,都指揮孫成亦敗寇七馬房。時 寇乘勝,氣甚銳,竟為玉等所挫,一時稱其功。未幾,寇 復入,玉伏兵敗之。朱永至大同,復會玉軍擊敗之鵓 鴿峪。進署右都督。余子俊築邊牆,玉不為力,且與紘 不相能。子俊惡之,奏與寧夏神英易鎮。久之,復移鎮 甘肅。孝宗嗣位,實授右都督。玉督邊牆工峻急,部卒 張伏興等以瓦石投之。兵部言:「甘肅悍卒,先用石擊 都御史,今復擊總兵官,漸不可長。」遂戮伏興,戍。其黨 土魯番貢獅子,願獻還哈密城及金印,贖所留使者。 玉奏之,帝命與巡撫王繼經畫。既果來歸,玉等皆受 賚。七年病歸,尋卒。諡武僖。玉初為偏裨及鎮宣府,甚 有名。後涖甘肅,部下屢失事,又侵屯田。死後事發,子 襲職、降二等

彭倫[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倫初職為湖廣永定衛指揮使,累功 至都督指揮同知。成化初,從趙輔平大藤峽賊,進都 指揮使,守備貴州清浪諸處,討破茅坪、銅鼓叛苗。賊 入乾溪肆掠,倫討之,賊還所掠,與盟而退。倫以卭水 諸砦,不即邀遏,乃下令:賊入境能生致,予重賞,縱者 置諸法。由是諸司各約所屬,凡生苗軼入即擒之送」 帳下者纍纍。倫大會所部目,把縛俘囚,訊得實,寘之 高竿,令卒亂射殺之,復割裂肢體,烹噉諸壯士。罪輕 者,截耳鼻使去,曰:「以此識再犯不赦矣。」因令諸砦樹 牌為界,群苗股栗,不敢犯。明年充右參將,仍鎮清浪。 益盡心邊計,戎事畢舉。妖賊石全州潛入絞洞,召古 州苗為亂,洪江、甘、篆諸苗咸應之。倫遣兵截擒,并搜 獲其妻子。諸苗聲言為報。讎將攻鎮遠,倫大敗之,斬 首及墜崖死者無算。無何,卭水十四砦苗糾洪江生 苗為逆。倫分五哨往。甫行,雨如注,倫曰:「賊不虞我,急 趨之,可得志也。」競進夾攻,縶其魁,俘餘黨,賊盡平。時 靖州苗亂,湖廣總兵官李震檄倫會討。軍至卭水江, 諸熟苗驚欲竄。倫與僉事李晃計曰:「苗竄必助賊」,乃 急撫定之。又緣道降天堂、小坪諸苗。既抵靖州,倫將 右哨,出賊背布營。賊走㨿高山,倫軍仰攻之,賊敗走。 遂渡江,搗其巢,大獲。乘勝攻白崖塘。崖萬仞,下臨深 淵,稱絕險。倫會左哨同進,得徑路。夜登,賊倉皇潰。追斬二千餘級,俘獲如之,盡夷其砦。初,臻剖六洞苗侵 熟苗田,不輸賦,又不共驛馬,有司莫敢問。遣人諭之, 頓首請如制。錄功,進都督僉事。久之,御史鄧庠、員外 郎費瑄、勘事貴州總兵官吳經等皆被劾,獨薦倫智 謀老成。弘治初,經論罷,即以倫代。倫用師,先計後戰, 故多功。四年以老致仕,卒,予卹如制。

魯鑑[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鑑,其先西大通人。祖阿失都鞏卜失 加,明初率部落歸附,太祖授為百夫長,俾統所部居 莊浪。傳子失加,累官莊浪衛指揮同知。正統末,鑑嗣 父職。久之,擢署都指揮僉事。成化四年,固原滿四反, 鑑以土兵千人從征。諸軍圍石城,日挑戰,鑑出則先 驅,入則殿後,最為賊所憚。賊平,進署都督同知,尋充」 左參將,分守莊浪。命其子麟為百戶,統治土軍。十七 年坐寇入境,戴罪立功。尋充左副總兵,協守甘肅。寇 犯永昌,被劾。鑑疏辯,第停其俸兩月。俄命充總兵官, 鎮守延綏。自陳往功,予實授。孝宗立,得疾致仕。弘治 初,命麟襲指揮使,加都指揮僉事。已,進同知,充甘肅 游擊將軍。魯氏世守西陲,有捍禦功。至鑑官益顯,其 世業益大,而所部土軍生齒又日盛。麟既移甘肅,帝 以土軍非鑑不能治,特起治之,且命有司建坊,旌其 世績。鑑乃條上邊務四事,多議行。鑑有材勇,遇敵輒 冒矢石,數被傷不為阻,故能積功至大將。十五年以 舊創疾發卒。贈右都督,賜卹如制。時麟已由甘肅參 將擢左副總兵,豪健「如其父,而恭順不如先為游擊 時。」寇入永昌失律,委罪副將陶禎,下御史按,當戍邊, 但貶一秩,游擊如故。暨為副將,調韋州禦寇。寇大入, 不能擊。遣都指揮楊琳邀之孔壩溝。琳大敗不救,連 被劾。麟自愬,止停俸二月。時巳授麟子經官,令約束 土軍。而麟奏「經幼,土人不受要束,乞歸治之」,不俟報 徑歸。帝用劉大夏言,從其請。武宗立,甘肅巡撫畢亨 薦經及麟謀勇,令率所部協戰守。正德二年,經既襲 指揮使,自陳嘗隨父有功,乃以為都指揮僉事。未幾, 麟卒。贈都督僉事,賜祭葬。故事,都指揮無卹典,以經 乞,破例予之。經積戰功,再遷都指揮使,充左參將,分 守莊浪。復自陳功閥。兵部執不可。帝特命為署都督 僉事。世宗立,乞休。巡撫許鳳翔言:經力戰被創,疾行 愈,且世將,敢戰,知名異域。今邊患棘,不宜聽其去。帝 乃諭留,且勞以銀幣。尋充副總兵,分守如故。嘉靖六 年冬,以都督同知充總兵官,鎮守延綏。大學士楊一 清言:「經守莊浪二十餘載,屢立戰功。其部下土軍,非 他人所能及。雖其子瞻已為指揮僉事,奉命統轄,然 年尚少。今陝西總兵官張鳳乃延綏世將,若調鳳延 綏而改經陝西,自可彈壓莊浪,無西顧患。」帝立從之。 居二年,竟以疾致仕。久之,命瞻以本官守備山丹。經 奏言:「自臣高祖後,世守茲土。今臣家居,瞻又移他鎮, 土軍皇皇,不欲別附。若因此生他患,是隳先業而負 世恩也。乞令守故業可。」二十二年,宣、大有警,詔經簡 壯士五千赴援。至而邊患已息,乃遣還。以經力疾趨 召,厚賚之。明年,瞻卒。經以次子及孫皆幼,請得自轄 土軍。詔許之。經驍勇,奉職寡過,繼祖父為大帥,保功 名,稱良將。三十五年卒。賜卹如制。

劉寧 周璽 莊鑑[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寧字世安,其先山陽人,襲世職,為永 寧衛指揮使。勇敢善戰,自以冗散無所見。會延綏用 兵,疏請效死,尚書白圭許之,屢以功遷都指揮使,充 宣府游擊將軍。周璽字廷玉,遷安人,嗣職為開平衛 指揮使。負氣習兵書,善騎射。以征北功,擢署都指揮 僉事,充右參將,分守陽和,敕部兵三千訓肄聽調。成」 化十六年從王越征威寧海子,累進都指揮使。時邊 寇無虛歲。十八年分道入掠,璽與游擊董昇戰黑石 崖,寧戰塔兒山,皆有功。璽進署都督僉事,遷大同副 總兵。寧進都督僉事,改左參將,分守陽和。十九年秋, 亦思馬因大入大同。總兵官許寧分遣璽守懷仁。寧 與董昇營西山,自將中軍擊之夏米莊,敗績。寧、昇被 圍數重,幾陷,亟發巨砲擊之,敵多死,圍乃解。璽聞中 軍失利,亟還兵援。夜遇敵,乘勝前,銳甚厲將士曰:「今 日有進無退。」大呼陷陣,敵少卻。久之,短兵接,臂中流 矢,拔鏃戰益急,與子鵬及麾下壯士擊殺數十人。會 寧兵至,中軍潰卒亦稍集,敵乃退,許寧等亦還。無何, 復入掠。寧將兵三千遇之聚落站西,連戰敗之,復敗 之白登、柳林,又追敗之小鵓鴿谷。而大同西路參將 莊鑑亦邀其歸路,戰於牛心山,敵遂遁。時諸將多失 利,許寧以下獲罪,而璽以功予實授。寧超遷都督同 知。莊鑑以所部無亡失,亦賚銀幣。鑑,遼東人。初襲定 遼右衛指揮使,驍猛有膽決,遇賊輒奮,數有功。後鎮 宣府,以才與大同總兵官張俊易鎮官至都督同知。 璽尋以右副總兵分守代州,兼督偏頭諸關,而改寧 左副總兵協守大同。二人並著功北邊,稱名將。璽以 偏頭去大原遠,請改分守為鎮守,又以鎮守不當聽 節制,乞易總兵銜。憲宗皆曲從之。弘治初,移鎮陜西討平扶風諸縣附籍回回。三年佩征西將軍印,鎮守 寧夏。甫一歲,卒。且死,召諸子曰:「吾佩印,分閫分已足, 獨未嘗大破敵,抱恨入地矣。」連呼殺賊而瞑。子鵬,累 官錦衣衛指揮僉事。璽歿後三年,而寧佩平羌將軍 印,鎮甘肅。其冬,寇犯涼州,寧與戰抹山墩,擒斬五十 餘。相持至暮,收輜重南行。寇復來襲,擒其長一人。明 日,參將顏玉來援,副將陶禎兵亦至,寇乃遁。俘其稚 弱,獲馬駝牛羊二千,進右都督。明年與巡撫許進襲 破哈密,進左都督,增俸百石。以疾還京。十三年,大同 告警,命寧為副總兵,從平江伯陳銳禦之。銳無將略, 與寧不協,止毋戰,寇遂得志去。坐停半俸閒住。尋以 參將贊畫朱暉軍務,亦無功。寧自陳哈密功,乞封伯。 詔還全俸。寧有膽智,為大同副將時入貢者數萬人, 懷異志。寧率二十騎直抵其營,眾駭愕。有部長勒馬 引弓出,寧前下馬與諸部長坐,舉策指畫,宣天子威 德。一人語不遜,寧摑其面,奮臂起,其長叱之退。寧復 坐與語,呼酒歡飲,皆感悟,卒如約。嘗倣古《番上法》,以 五十八人為隊,隊伍重為陣,建五色幟,又各建五巨 幟於中軍,中幟起,五陣各視其色應之,循環無端,每 戰用是取勝。晚再赴大同,已老病,帥又怯懦,故無成 功。然孝宗朝良將稱寧。十七年卒。贈廣昌伯。

彭清[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清字源潔,榆林人。初襲綏德衛指揮 使,以功擢都指揮僉事。弘治初,充右參將,分守肅州。 寇入犯,率兵躡之,獲馬駝器仗及所掠人畜而還。尋 與巡撫王繼恢復哈密有功。清雖位偏校,而好謀有 勇略,名聞中朝,尤為尚書馬文升所器。嘗引疾乞休, 文升力言於朝,慰留之。八年,甘肅有警,以文升薦,擢」 左副總兵,仍守甘肅。未幾,巡撫許進乞移清涼州。而 是時哈密復為土魯番所㨿,文升方密圖恢復,倚清 成功,言「肅州多故,而清名著西域,不可易。」乃寢。文升 既得楊翥策,銳欲搗哈密,襲牙蘭。乃發罕東赤斤暨 哈密兵,令清統之為前鋒,從許進潛往。行半月,抵其 城下,攻克之,牙蘭已先遁。乃撫安哈密遺種,全師而 還。是役也,文升授方略,擬從間道往,而進仍由故道, 牙蘭遂逸去,斬獲無幾。然番人素輕中國,謂不能涉 其地。至是,千里遠襲,始知畏清功居多,稍遷都指揮 使。十年,總兵官劉寧罷,擢清都督僉事代之。其冬,土 魯番歸哈密忠順王陝巴且乞通貢,西域復定。屢辭 疾請解兵柄,不允。十五年卒。清御士有恩,久鎮西陲, 威名甚著,番夷憚之。性廉潔,在鎮遭母及妻妹四喪, 貧不能歸葬。卒之日,將士及庶民婦豎皆流涕,遺命 其子不得受賻贈,故其喪亦不能歸。帝聞之,命撫臣 發帑錢資送歸里,賜祭葬如制。

歐磐[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磐,滁人,襲世職指揮使。成化中,擢廣 東都指揮僉事,屢勦蠻寇有功。用總督朱英薦,充廣 西右參將,分守柳州、慶遠。與左參將馬義討融縣八 砦猺,克之。師旋,餘賊復出掠,被劾。帝絀磐等功,但卹 死事家。兵部以猺方公彊亂,劾總鎮中官顧恆等,并 及磐,當謪戍。督撫奏磐所守乃猺獞出沒地,磐募死」 士,夜入賊巢,斬其渠胡公返,威震群蠻。論功贖罪。帝 乃宥之,還故任。二十三年,鬱林、陸川賊黃公定、胡公 明等猖獗,磐偕按察使陶魯等分五道攻破之。進都 指揮同知。弘治初,謝病解職。總督秦絃乞起磐,詔還 任。八年,府江、永安諸獞亂。總督閔珪調兵六萬,分四 哨討。磐自象州、修仁直搗陸峒,所向摧破。已,偕諸軍 連破砦寨百八十,斬首六千有奇,進都指揮使,遷廣 西副總兵。思恩土官岑濬築石城於丹良莊,截江,括 商、利帥府令毀之,不聽。磐自田州還,督兵將毀城。濬 率眾拒擊敗之,卒夷其城。都御史鄧廷瓚等以磐功 多,言於朝,進都督僉事。十五年命佩平蠻將軍印,鎮 守湖廣。磐為將,廉能得士,久鎮南邦,蠻人畏服。十八 年請老。尋卒,祭葬如制。

朱驥[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驥字尚德,大興人。嗣祖職,為錦衣衛 千戶。兩奉使湖廣、浙江,贈遺無所受。尚書于謙器之, 妻以女。天順初,坐謙累,謪戍大同威遠衛。嘗從大帥 李文出塞禦寇,陣斬其長把脫王。憲宗踐祚,召復原 職。成化二年,以兵部薦,擢本衛指揮僉事。四年,畿內 多盜,命督衛卒捕緝。驥廣設方略,摘發姦渠,且與五」 城御史條上弭盜安民六事,輦下為清。其後歲凶,民 多攘奪,所司捕獲斗粟者輒重繩。驥力爭,減免者甚 眾。有姦人真惠者,偽造妖書,誘惑平民。事覺,逮繫百 數十人,皆當死。驥曰:「罪止惠一人耳,餘何辜?」主者迄 如其議。錄前斬馘功,進世廕指揮同知。十四年以久 次擢指揮使,尋遷都指揮僉事。明年秋代牛循掌衛 事。錦衣自紀綱馬順以來,勢日重,至《逯杲》《門達》專務 羅織,中外重足而立。惟袁彬在事簡靜不擾。彬去任, 以循代。歲餘,坐姦貪謫戍,遂以驥代。驥奉法循理,未 嘗妄興一事,輕繫一人。時議翕然稱賢。憲宗亦知其慎密,命兼掌鎮撫司事。上下益安焉。二十年進都指 揮同知。越二年進都指揮使,並綗事如故。時忤旨廷 杖者多,或譖驥用杖小。憲宗怒,遣中官詰責數四。驥 具以實對,卒不易詞。遇重獄苟可生者,必為之解。迄 明世,論典獄之使,率以驥稱首。弘治三年卒官,賜恤 有加。

牟斌[编辑]

按《明外史朱驥傳》:「斌字益之,弘治中任錦衣千戶。十 四年四月,北寇大入陝西,朝命中官苗逵、保國公朱 暉、都御史史琳督京軍往禦,抵其地。四月,奏報纔三 至。兵部以為憂,請遣使往覈。乃以命斌。斌至,盡得逵 等退怯繹騷狀,劾奏之。都指揮楊林以千餘人遇賊 固原,全軍敗沒。賊掠鹽池,總兵官楊鍧等追擊失利」, 京營都指揮金玉被殺,邊臣匿不以聞,斌皆發其事。 尋擢指揮僉事。正德初,言官劉𦶜、戴銑等數十人,以 忤劉瑾下詔獄,斌曲為營護。有御史自訴上奏時已 實他出,乃同官列其名。斌曰:「昔人恥不與黨人,爾獲 列名乃悔耶?」及上獄詞,謹令去疏首「權奄」二字。斌不 可,語同列曰:「存此,則諸君子臣節白」他日:「昔宋鄒浩 以《失原奏》獲罪,吾儕可自為地耶?」瑾由是大怒,矯旨 廷杖,除其名。瑾誅,復任知府。劉祥與中官相訐,下斌 治中官厚賄東廠張雄求勝,并賄斌。斌不聽,為雄所 中,奪職置武昌,感疾卒。斌廉直,始終不撓。當正德朝, 瑾竊柄,大臣多屈節者,斌獨與抗。其起官時,長子死, 廷臣有厚賄之者,斌指兩子曰:「我司刑不道,天禍一 子;若再受金,行及此矣。」

朱永[编辑]

按《明外史朱謙傳》:「謙子永,字景昌,既嗣爵,分領宣威 營。天順四年,宣大告警,帥京軍巡邊。七年,統三千營, 尋兼神機營。憲宗立,改督團營,領三千如故。成化二 年,荊襄盜劉通作亂,永與尚書白圭討之,進師南漳, 擊斬九百有奇。會疾,留南漳,而圭率大軍破賊,永往 會,道遇餘賊,俘斬數百人。其秋,復進討石龍、馮喜,皆」 授首。論功,進爵為侯。毛里孩犯邊,命佩將軍印,率都 督劉聚、鮑政統京軍二萬禦之。會遣使朝貢,乃班師。 阿羅出寇延綏,復拜將軍,偕都御史王越、都督劉玉、 劉聚往討,擊敗之蘇家寨。敵萬騎分五道至,戰於開 荒鋪。敵少卻,乘勢馳之,皆棄輜重走。至牛家寨,敵見 都指揮吳瓚兵少,圍之。指揮馬儀、李鎬、滕瑾至,復力 戰。聚及都指揮范瑾、神英又分㨿南山夾擊。敵大敗。 阿羅出中流矢遁。先後俘斬百餘人,獲馬千餘,還所 掠畜產七十有奇,甲仗器物稱是。時斬獲雖無多,然 諸將咸力戰追敵,邊人以為數十年未有也。論功,世 襲侯爵。敵雖少挫,猶㨿河套。明年正月,永等乃條上 戰守二策。敵復以萬餘騎分掠懷遠諸堡,永等分兵 為五,設伏敗之。追至山口及《滉忽》都河,敵復敗,而越 及遊擊蔡瑄別破他部。捷聞,璽書獎勞。永等再請班 師,皆不許。敵復以二萬餘騎入掠,擊退之。歲將盡,乃 召永還,留越總制三邊。十四年加太子太保。明年冬, 拜靖鹵將軍。東伐,以中官汪直監督軍務。還,進爵保 國公。又明年正月,延綏告警,命永為將軍,越提督軍 務,直仍監督越紿,永率大軍由南路赴榆林而已。與 直選輕騎出孤店關,俘敵於威寧海子。永不見敵,道 迴遠,費兵食巨萬,馬萬七千餘匹,死者五千餘。比至 榆林三日,即敕班師。於是越以文臣得封伯,直廕錫 踰等,而永無功賞,不行。久之,進太子太傅。十七年二 月復偕直、越出師大同,禦亦思馬,獲首功百二十,遂 賜襲世公。十九年秋,小王子大入邊,宣、大告急。越與 直已得罪。以永為鎮朔大將軍,中官蔡新監其軍,督 諸將周玉、李璵等擊敗之。還,仍督團營。或投匿名書 言「永圖不軌。」永乞解兵柄,不許。其冬,手敕加太傅、太 子太師。弘治四年監修《太廟》成,進太師。永長身偉貌, 有威重,治軍嚴肅,所至多奏功。前後八佩將軍印,內 總十二團營兼掌都督府,列侯勛名無與比。九年卒。 追封宣平王,諡武毅。子暉嗣。

朱暉[编辑]

按《明外史朱謙傳》:「謙子永,永子暉,字東陽,屢從父塞 下歷行陣。弘治五年,授勳衛,既嗣爵,分典神機營。十 三年,孝宗更置京營大帥,命暉督三千營,兼領右府 事。火篩入大同,平江伯陳銳等不能禦,暉佩大將印 代之。比至,敵已退,乃還。明年春,火篩連小王子大入 延綏、寧夏,命右都御史史琳督參將神英等禦之。琳」 以敵眾請濟師,復命暉佩大將軍印,統都督李俊、李 澄、楊玉、馬儀、劉寧五將往,而以中官苗逵監其軍。至 寧夏,敵已飽掠去,乃與琳、逵帥五路師搗其巢於河 套。敵已徙帳,僅斬首三級,獲馬駝牛羊千五百以歸。 未幾,敵入固原,轉掠平涼、慶陽,關中大震。兩鎮將嬰 城不敢戰,所至若無人,而暉等畏敵,不急赴。比至,斬 首十二人,還所掠生口四千,遂以捷聞。是役也,大帥 夤緣受任,非制勝才,師行紆迴無紀律,邊民死者無 算,胔骼遍埜,而諸郡困。轉輸關隴,物力耗焉。餉軍費八十餘萬,他徵發稱是,先後獲首功十五級而已。廷 臣皆以為恥,連章劾三人罪。帝仁柔,逵有內援,竟不 問。已,上搗巢有功將士凡萬餘人,尚書馬文升、大學 士劉健持之。帝先入逵等言,竟錄二百十人,署職一 級,餘皆被賚。給事御史交章論奏,皆不納。班師。帝遣 中官齎羊酒勞之郊外。給事御史極論暉罪,終不聽。 十六年,暉總督團營,領三千營,右府如故。武宗即位 之月,敵大入宣府,復命暉偕逵、琳帥師往。敵轉掠大 同,參將陳雄擊斬八十餘級,還所掠人口二千七百 有奇。暉等奏捷,列有功將士二萬餘人。給事御史復 劾暉等,命兵部侍郎閻仲宇、大理丞鄧璋往勘,所報 多不實,終以逵故,眾咸給賜。劉瑾得志,暉等夤緣瑾 更奏錄功太薄,請依成化間白狐莊例。兵部力爭之, 帝竟從暉言。制下,朝議沸騰,兵部復持不可,卒不納。 於是得擢者千五百六十三人。暉尋加太保。正德六 年卒。子麒襲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