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4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四十一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四十一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九

  明九

  仇鉞       神英

  馮禎       張俊

  李鋐       安國

  楊銳       萬表

  杭雄       張祐

  劉漢       王邦直

  張達張世忠等附王相

  李淶       殷尚質

  陳鳳       楊照

  馬永       梁震

  王效       周尚文

  趙國忠      何卿

  沈希儀

官常典第五百四十一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九[编辑]

明九[编辑]

仇鉞[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鉞字廷威,鎮原人。初以傭卒給事寧 夏總兵府大見信愛。會都指揮僉事仇理卒,無嗣,遂 令鉞襲其世職,為寧夏前衛指揮同知。理本江都人, 故鉞自稱江都仇氏。再以破賊功,進都指揮僉事。正 德二年,因總制楊一清薦,擢寧夏遊擊將軍。五年,安 化王寘鐇及都指揮何錦、周昂,指揮丁廣反,鉞時駐」 城外玉泉營,聞變欲遁去。顧念妻子在城中,恐為所 屠滅,遂引兵入城,解甲覲寘。鐇即歸臥家,稱病,以所 將兵分隸賊營。錦等信之,時時就問計。鉞亦謬輸心 腹,而陰結壯士,遣人潛出城,令還報官軍旦夕至。鉞 因使使紿錦、廣,「宜急出兵守渡口,遏東岸兵,勿使渡 河。」錦、廣果傾營出,而昂獨守城。寘鐇以禡牙召鉞,鉞 稱病亟。昂來視,鉞方堅臥呻吟,伏卒猝起,捶殺昂。鉞 乃被甲橫刀,提其首,躍馬大呼,壯士皆集,徑馳詣寘 鐇第縛之。詐傳《寘鐇》令,立召錦等還,而密諭其部曲, 以擒《寘鐇》狀,眾遂大潰。錦、廣單騎走賀蘭山,為邏卒 所獲,舉事凡十八日而敗。先是,中朝聞變,議以神英 為總兵官,而命鉞為副。俄傳鉞降賊,欲追敕還。大學 士楊廷和曰:「鉞必不從賊也。知朝廷擢用志益堅。不 然,棄良將資敵人耳。」乃不追,事果定。而劉瑾暱陝西 總兵官曹雄,盡以鉞功歸之,鉞竟無殊擢。瑾誅,始進 署都督僉事,充寧夏總兵官。尋論功,封咸寧伯,歲祿 千石與世券。明年冬召掌三千營。七年二月,劉惠、趙 鐩等亂河南,拜鉞平賊將軍,偕都御史彭澤討之,以 中官陸誾監其軍。未至,參將馮禎戰死。洛南賊勢益 熾。已,聞官軍將至,遂奔汝州。又聞官軍扼要害,懼走 寶豐,復由舞陽、遂平轉掠汝州東南,敗奔固始,抵潁 州,屯朱皋鎮。永順宣慰彭明輔等擊之,斬獲多。賊倉 猝渡河,溺死者二千人,餘眾走光山。鉞追及之,命諸 將神周、姚信擊其左,時源、金輔擊其右,賊大敗,斬首 千四百有奇。湖廣軍亦破其別部賈勉兒於羅田。賊 沿途潰散,由六安陷舒城,復還光山,至商城,官軍追 之急,賊復南至六安,攻城將陷,鉞使時源等涉河而 進,敗之七里岡。賊趨廬州,至定遠西,又敗還至六安, 分其眾為二。劉惠率萬餘人與趙鐩二弟鐇鎬北走 商城,而鐩復至潁州,道遇其徒張通及楊虎遺黨,各 以二千人歸之,勢復振,遂掠鳳陽,陷泗、宿、睢寧、定遠。 於是澤與鉞計,使神周追鐩,時源,金輔追惠,姚信追 勉兒,勉兒、鐩復合周、信與戰宿州,敗之,復追敗之應 山,其眾略盡。鐩匿縣東北山下,薙髮,懷度牒,潛至江 夏,將入江西飯村店,軍士趙成執送京師,伏誅。源輔 追惠,連戰皆捷。惠窘,走南,召指揮王謹追及於土地 嶺,射中惠左目,惠知不免,自縊死。前後斬首四千七 百有奇,降七百餘人。勉兒數為都指揮朱忠、夏廣所 敗,變姓名匿項城丁村,被獲,餘黨潰遁。周等俘斬千 七百餘人。賊首邢本道、劉資及楊寡婦等,皆先後被 擒。凡出師四月,而河南賊悉平。鐩一名風子,文安諸 生也。劉七等亂起,鐩挈家匿渚中,賊驅之登陸,將污 其妻女。鐩素驍健,有膂力,手格殺二賊,賊聚執之,遂 入其黨為之魁。賊專事淫掠,鐩稍有智,計定為部伍, 勸其黨無妄殺。移檄府縣,約官吏師儒毋走避,迎者 安堵。由是橫行中原,勢出劉六等。上嘗攻鈞州五日, 以馬文升方家居,舍之去。攻郟縣,城中人饋馬二十 八匹,即釋圍,攻陷寶豐。會有司遣人齎《招撫榜》至,鐩 具疏附奏言:「今群姦在朝,舞弄神器,濁亂海內,誅戮 諫臣,屏棄元老,舉動若此,未有不亡國者。乞陛下澡 雪精神,睿謀獨斷,梟群奸之首以謝天下,即梟臣之 首以謝群奸。」其桀黠如此。楊寡婦者,楊虎妻崔氏也。 鉞既平河南賊,移師會陸完,共滅劉七等於江北。論功,進世侯,增祿百石,仍督三千營。八年,大同有警,命 充總兵官,統京軍禦之。鉞上五事,中請遣還京操邊 軍,停京軍出征,以省公私之擾,尤切時弊。時不能用。 鉞既至,值寇犯萬全河,沙擊斬首三級,而軍士陣亡 者二十餘人,寇亦引去。奏捷蒙賚,朝論恥之。帝詔諸 邊將入侍豹房,鉞嘗一入,後輒力辭。十年冬,稱疾解 營務,詔給軍三十人,役其家。世宗立,再起督三千營, 掌前府事。未上,卒,年五十七。諡武襄。子昌以病廢,孫 鸞嗣侯。

神英[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英字景賢,壽州人。天順初,襲父職,為 延安衛指揮使,守備寧塞營,屢將騎兵,從都督張欽 等征討有功。成化元年,尚書王復行邊,薦英有謀勇, 進都指揮僉事。以從征滿四功,遷都指揮使,充延綏 右參將,屢敗癿,加思蘭兵,進署都督僉事。巡撫余子 俊築邊牆,命英董役,工成受賚。久之,充總兵官,鎮守」 寧夏,移延綏,復移宣府。弘治改元,移大同。十一年,馬 市開。英違禁貿易,寇掠蔚州,又不救。言官連劾,召還 閒住。尋起督果勇營。嘗充右參將,從朱暉禦寇延綏。 武宗立,寇犯宣府。與李俊並充左參將,率京軍以援。 尋以都督同知僉書左府,勦近畿劇賊,進右都督。正 德五年,給事中段豸劾英老,命致仕。當是時,劉瑾竊 政。總兵官曹雄等以附瑾得重權。英素習瑾,厚賄之。 因自陳邊功,乞敘錄。詔特予伯爵。吏、兵二部持之,下 廷議。而廷臣希瑾指,無不言當封者。遂封涇陽伯,祿 八百石。未幾,寘鐇反,命充總兵官討之。未至,賊已滅。 其秋,瑾敗,為言官所劾。詔奪爵,以右都督致仕。越二 年卒。

馮禎[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禎,綏德衛人。起家卒伍,累功為本衛 指揮僉事。弘治末,擢署都指揮僉事,守備偏頭關,尋 充參將,分守寧夏西路,以勇敢聞。寘鐇反,馳奏告變。 事平,進署都指揮同知。已擢副總兵,協守延綏。正德 六年七月,盜起中原,詔以所部千五百人入討,至阜 城,遇賊,下令毋顧首級,毋貪鹵獲。軍鋒銳甚,賊遂大」 奔,逐北數十里,俘斬八百六十有奇。進解曹州圍,俘 賊魁朱諒。錄功,進都督僉事。明年春,劉惠、趙鐩亂河 南,連陷鹿邑、上蔡、西平,遂平舞陽。葉縱掠南頓、新蔡、 商水、襄城,復還駐西平。禎偕副總兵時源、參將神周、 金輔擊敗之。賊奔入城,官軍塞其門,乘夜焚死千餘 人,斬首稱是,餘賊潰而西。巡撫鄧璋等朝崇王於汝 寧,宴飲連日。賊招散亡,勢復振。陷鄢陵、滎陽、氾水、鞏。 圍河南府三日,諸軍始追及之。賊屯洛南覘,官軍饑 疲,迎戰,右哨金輔不敢渡。洛禎及源周方陣,而後哨 參將姚信所部京軍忽馳禎前,失利先遁。陣亂,賊齊 進。禎下馬殊死鬥,援絕死焉。贈洛南伯,賜祭葬,授其 子大金都督僉事。後賊平,論功,復廕一子,世百戶。明 年是日,禎死所,風霾大作。又明年亦如之。伊王奏聞, 敕有司建祠,歲以死日致祭。尋用給事中李鐸言,歲 給米二石,帛二疋,贍其家。

張俊[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俊,宣府前衛人。嗣世職,為本衛指揮 使,累擢大同游擊將軍。弘治十二年,以功進都指揮 同知。火篩入大同左衛,大掠八日,俊遣兵三百邀其 前,復分兵三百應之,而親禦之荊東莊,依河結營,擊 卻三萬餘騎。帝大喜,立擢都督僉事。未幾,總兵官王 璽失事被徵,即命俊代之。其冬,以寇入戴罪,尋移鎮」 宣府。中官苗逵督師延綏,檄大同、宣府卒為探騎,俊 持不遣。逵遂劾俊,部議俊所守當。帝宥俊而命發卒 如逵言。武宗初立,寇乘喪大入,連營二十餘里。俊遣 諸將李稽、白玉、張雄、王鎮、穆榮各帥三千人分扼要 害。俄寇由新開口毀垣入,稽遽前迎敵,玉、雄、鎮、榮各 率所部拒於虞臺嶺。俊急率三千人赴援,道傷足,以 兵屬都指揮曹泰。泰至鹿角山,被圍。俊力疾,益調兵 五千人,持三日糧,馳解泰圍。復援出鎮。又分兵救稽、 玉,稽、玉亦潰圍出。獨雄、榮阻山澗,援絕死。諸軍已大 困,收兵還。寇追之,行且戰,僅得入萬全右衛城,士馬 死亡無算。俊及中官劉清、巡撫李進皆徵還。御史郭 東山言:「俊扶病馳援,勸懲不宜偏廢」,乃許贖罪。正德 五年起署都督同知,典伸威營操練。明年六月,賊楊 虎等自山西十八盤還,破武安,掠威曲、周武城、清河 故城、景州,轉入文安,與劉六等合。都指揮桑玉屢敗, 僉事許承芳請濟師,乃命俊充副總兵,與參將王琮 統京軍千人討之。往來近畿數月,不能創賊。已,朝議 調邊軍協守,賊遂連敗。明年三月,劉六、劉七、齊彥名、 龐文宣等敗奔登、萊海套。陸完檄俊軍萊州,合諸將 李鋐等邀之。賊遂北走,轉掠寶坁、香河、玉田。俊急偕 許泰、卻永遏之。帝喜,勞以白金。賊由武清西去。未幾, 得疾,召還。後賊平,實授都督同知。久之卒。俊為邊將, 持廉有謀勇。其歿也,家無贏資。

===李鋐===按《明外史張俊傳》:「鋐,大同右衛人。世指揮同知,累功 進都指揮僉事,充參將,協守大同。山東盜起,詔改游 擊將軍,尋充副總兵,與俊等邀賊,復與劉暉部將傅 鎧、張椿等數立功。賊平,進都指揮同知,充總兵官,鎮 鳳陽諸府。尋以江西盜猖獗,擢署都督僉事,與都御 史俞諫同提督軍務。賊王浩入據裴源山,憑高發矢」 石,官軍幾不支。鋐下馬持刀,督將士殊死鬥,賊乃走。 追數十里,擒之。復以次討平劉昌三、胡浩三等。移駐 餘干,將擊遺賊之未下者,疽發背,卒於軍。詔贈右都 督,廕子都指揮僉事。

安國[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國字良臣,綏德衛人。初為諸生,通《春 秋》子史,知名里中。後襲世職,為指揮僉事。正德三年, 中武會試第一,進署指揮使,赴陝西三邊立功。劉瑾 要賄,國同舉六十人咸無貲。瑾乃編之行伍,有警聽 調,禁其擅歸。六十人者悉大窘,儕於戍卒不聊生。而 邊臣憚瑾,竟無有收恤之者。寘鐇反,肆赦始放還。通」 政叢蘭請收用,瑾怒,諷給事中張瓚等劾諸人皆庸 才,悉停其加官。瑾誅,始以故官分守寧夏西路。尋進 署都指揮僉事,充右參將,擢右副總兵,協守大同,徙 延綏。十一年冬,寇二萬騎分掠偏頭關諸處。國偕游 擊杭雄馳敗之岢嵐州,斬首八十餘級,獲馬千餘匹, 寇遂遁。初,寇大入白羊口,帝遣中官張忠、都督劉暉、 侍郎丁鳳統京軍討之。比至,已飽掠去。忠、暉恥無功, 至是紀功御史劉澄甫《攘國》等功歸之,大行遷賞。忠 等悉增祿,予世廕。尚書王瓊亦加少保,廕子錦衣。國 時以署都督僉事為寧夏總兵官,僅予實授。意不平, 不敢自列,乃具疏力辭,為部卒重傷者乞敘錄。瓊請 再敘國功,始進都督同知。當是時,佞倖擅朝,債帥風 大熾,獨國以材武致大將。端謹練戎務,所至思盡職, 推將材者必歸焉。在鎮四年卒。特諡《武敏》。

楊銳[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銳字進之,蕭縣人。嗣世職,為南京羽 林前衛指揮使。正德初,以才推掌龍江右衛事,督造 漕舟於淮安。寧王宸濠有異謀,王瓊以安慶居要害, 宜置戍,乃進銳署都指揮僉事,守備其地。銳與知府 張文錦治戰艦,日督士肄水戰。十四年六月丙子,宸 濠反東下,焚彭澤湖口、朢江。己丑,奄至安慶城,下舟」 五十餘艘。銳、文錦與指揮崔文、同知林有祿、通判何 景暘、懷寧知縣王誥等禦之。江滸已收兵入城,被圍。 銳、文軍城西,文錦、有祿軍城北,景暘、誥軍東南。城西 尤要衝。銳晝夜拒戰,殺傷賊二百餘,斬其間諜,乃稍 卻。七月丁酉,賊悉兵至,號十萬,舳艫相銜,六十餘里。 宸濠乘黃艦泊黃石磯,身自督戰。江西僉事潘鵬在 賊軍,安慶人也。宸濠令諭降,呼銳及文錦語,眾心頗 搖。吏黃洲者以大義責數之,鵬慚而退。既復持偽檄 至其家,僮見遙呼之銳,腰斬以徇。將射鵬,鵬遁去,眾 心乃定。賊怒,圍城數周,攻益急。銳等殊死戰。賊雲樓 數十瞷城中,城中亦造飛樓射賊。夜縋人焚賊樓。賊 置天梯,廣二丈,高於城版蔽之。前後有門,伏兵其中, 輪轉以薄城。城上束葦沃膏燃其端,梯稍近則投之, 須臾盡焚,賊多死。時軍衛卒不滿百,乘城皆民兵,老 弱婦女饋餉,人運石一二,數日積如山。賊攻城,城上 或投石,或沸湯沃之,賊輒傷。銳等射書賊營,諭令解 散。有亡去者,乃募死士夜劫賊營,賊大驚擾,比曉稍 定。宸濠慚憤,謂其下曰:「安慶且不克,安望南都。」會聞 伍文定等破南昌,遂解圍去。文出城襲擊,又破之。旬 有八日而圍解。事聞,武宗大喜,擢銳參將,分守安徽 池、太、寧國及九江饒黃。銳薦鄭岳、胡世寧,帝即召用。 世宗立,論功,擢都督僉事,廕子世千戶。

萬表[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表字民望。五世祖斌,定遠人。太祖時, 為管軍副千戶,從曹良臣戰阿魯渾河,陷陣死。子鍾 襲職,累功遷寧波衛指揮僉事,遂為鄞人。建文中,從 耿炳文戰大興之花園,又死。子武,永樂六年從沐晟 征交趾,戰擅舍江,又死。弟文嗣職。永樂中,禦日本寇 於蓮花洋,獲三艦,斬馘百三十有奇。嘗至桃渚,見海」 中有兩炬,疑寇舟,射之,落其一,風濤大作,舟覆溺焉, 蓋龍也。三傳至表,襲寧波衛指揮僉事。中嘉靖初武 科,授都指揮僉事。累擢廣西副總兵,署都督僉事,充 漕運總兵官,僉書南京。中府萬氏,三世從征,死王事。 表際承平,顧以才望,歷為朝臣所推。督漕久,國計詘 贏,河溝通塞,靡不曉暢。二洪水涸,漕舟並阻,議者謂 黃河改流,表著論折之,又具疏累萬言,極陳本折通 融,為國長利,而又欲開河北、山東圻內一帶荒田,重 農薄賦,為漸減歲漕之地。識者皆韙其言。海上倭亂 起,表散家財,募死士,奮欲往擊。會以都督僉書南京 中府,道經蘇州,遇倭婁門。表率所募及少林僧挫賊 鋒,中流矢。遺書於子曰:「我家世以力戰報國,我獨持 文墨議論,不任兵。晚年增一箭痕,不亦美乎?」時賊據 七團、八團為巢,官軍數不利。表言於巡撫周珫曰:「賊據內地久,民不得,田逋日積,而徵調不已,相率為盜, 是驅之助賊也。宜蠲逋弛力,懸賞格以招之。且下募 兵,令土著之餉與客兵等,則人人樂歸,得士千即損 賊千也。」議行,歸者寖眾。內地稍甦,而賊方蜂屯諸島。 歙王直者,以驍雄魁其曹,表策其可誘而縛也,薦同 邑人蔣洲、張惟遠,使為間,未及行而表卒。後總督胡 宗憲卒遣洲以致直,一時稱奇功,實表本謀也。表,將 家子,通經術,熟先朝典故,與羅洪先、唐順之、王畿、錢 德洪善,所著書甚夥。武臣中有儒學者,表為「著。」孫《邦 孚》嗣。

杭雄[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雄,字世威,世為綏德衛總旗。雄承廕, 數先登,積首功,六遷至指揮使。正德七年,進署都督 指揮僉事,勦賊四川,尋守備西寧。用尚書楊一清薦, 擢延綏游擊將軍。從都御史彭澤經略哈密,偕副將 安國破敵岢嵐。進都督僉事,改參將,擢都督同知,統 邊兵操於西內。武宗幸宣府、大同,雄扈從,即拜大同」 總兵官。嘉靖初,汰傳奉官。雄當貶,以方守邊,命署都 督僉事,鎮守如故。小王子萬餘騎入沙河堡,雄戰卻 之。未幾,復大入,不能禦。求罷,不許。移延綏,召僉書後 軍都督府。三年秋,土魯番侵甘肅。詔尚書金獻民視 師。以雄佩平鹵大將軍印,充總兵官,提督陝西、延綏、 寧夏、甘肅四鎮軍務。列侯出征,始佩大將印,無授都 督者。至是特以命雄。甫至,寇已破走,而雄亦得廕錦 衣千戶。既班師,復出鎮寧夏。吉囊大入,總督王憲檄 雄等破之,進都督同知。寇八千騎乘冰犯寧夏,雄及 副總兵趙鎮禦之。前鋒陷伏中,雄等皆敗。總督王瓊 劾之,奪官閒住。明年卒。雄敢戰,嘗以數騎行邊。敵麇 至,乃下馬積鞍為壘,跪而射之。敵退,解衣腋凝血,乃 知中飛矢。武宗在大同,見雄氈帷敝甚,曰:「老杭窮乃 爾。」寇至,帝將親擊。雄叩馬諫曰:「主人畜犬,盜至不吠, 奚用犬為?願聽臣等效力。」帝笑而止。少役,延綏巡撫 行臺,既貴,每至臺議事,不敢正席坐,曰:「此當年役所 也。」正德、嘉靖間,西北名將馬永而下,亦稱雄云。

張祐[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祐字天祐,廣州人。幼好學能文。弘治 中,襲世職,為廣州右衛指揮使。年十九,從總督潘蕃 征南海寇褟元祖,先登有功。正德二年,擢署都指揮 僉事,守備德慶、瀧水。猺獞負險者聞其威信,稍稍遁 去。總督林廷選引為中軍,事無大小咨焉。守備惠潮, 擣盜魁劉文安、李通寶穴平之。遷廣西右參將,分守」 柳、慶。總督陳金討府江賊,命祐進沈沙口,大破之,增 俸一等,擢副總兵,鎮守廣西。尋進署都督僉事。古田 諸猺獞亂,祐言:「先年征討,率倚兩江土兵,賞不酬勞。 今調多失期,乞定議優賚。」從之。都督指揮沈希儀等 討臨桂、灌陽諸猺,斬首五百餘級,璽書獎勞。又連破 古田賊,俘斬四千七百,進署都督同知。已,復討平洛 容、肇慶、平樂諸蠻,增俸一等,廕子世百戶。嘉靖改元, 母喪,哀毀骨立。尋以疾乞休還衛。初,上思州土目黃 鏐作亂,祐購其黨黃廷寶縛獻之。總督張嵿惡祐不 白己,至劾祐懷奸避難,逮繫德慶獄。數上書訟冤,釋 令閒住。盧蘇王受亂田州。總督姚鏌召至軍中,待以 賓禮,多所裨贊。後王守仁代鏌,詢撫勦之宜,祐曰:「以 夷治夷,可不煩兵而下。」守仁納之,蘇、受果效順,因命 祐部分其眾。事寧,守仁言「思、田初定,宜設一副總兵 鎮之,請即以命祐。」報可。破封川賊盤古子。又勦廣東 會寧劇賊丘區長等,斬首一千二百,勒銘大隆山。十 一年,楊春賊趙林花陷高州,總督陶諧檄祐討。深入, 多所斬獲,忽中危疾卒,軍中為哀慟。祐身長八尺,智 識絕人,馭軍有節,制,與下同。甘苦不營私產。性好書, 每載以自隨。軍暇即延儒生講論。嘗過烏蠻灘,謁馬 伏波祠,太息曰:「歿不俎豆其間,非夫也。」題詩而去。後 田州人立祠橫山祀之。

劉漢[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漢,大同人。驍勇善戰。嘉靖中,起家指 揮僉事,積功至都指揮使,充宣府北路參將。三十七 年,擢副總兵,協守宣府。寇以數萬騎犯弘賜、鎮川諸 堡,又犯洗馬林,漢馳援有功。俄進署都督僉事,充大 同總兵官。三十九年,寇聚喜峰口,將犯薊鎮。漢乘其 虛,自鎮河堡出塞,搗其帳於灰河,尋又大破之豐州」 豐州在大同右衛塞外,由玉林舊城而北,歷黑河二、 灰河一,凡三百餘里始至。其地崇山環合,水草甘美。 叛人丘富、趙全、李自馨等居之,號曰「板升」者,華言城 也,誘俺荅入寇,教以製鉤杆攻城堡之法,大為禍患。 至是,俺荅西掠且二年,留千餘人。豐州守老幼,寇不 耐暑,每夏輒徙帳大青山口外,而富等居《板升》如故。 漢謀之巡撫李文進及故總兵俞大猷,令部將王孟 夏、麻祿、徐欽等率銳卒三千,疾馳入其地,而身與副 總兵趙岢、參將孫吳、鄭曉分三哨營王林隘應之。孟 夏等昧爽鼓譟,擒斬百五十人,焚其宮室,獲馬駝甲 仗無算。富適北徙,全自馨跳遁,皆獲其弟及自馨母胡氏。師還,渡黑河,追騎大至。且戰且行,與大軍合,寇 乃還。時邊兵積弱,寇易之駐近塞,出沒無所忌。漢始 再挫之。諸鎮亦遂往往乘間出搗。寇始懼,稍移其帳。 帝大悅,進漢都督同知,廕子千戶。未幾,寇大舉入犯, 漢南保應州,遂潰牆由朔州南下。山西總兵官王懷 邦莫為計,棄馬千啖寇,而急趨太原。去其營五百里, 聲言繞寇前,實避之,五臺、崞縣皆被掠。事聞,漢、懷邦 並落職。尋以招叛人及奪還人畜功,復漢都督僉事, 仍鎮大同。四十年六月復出邊搗巢。御史董學劾漢 「輕率寡謀」,奪其俸。遣守備劉晉臣逐寇,被執,乃革任, 尋充為事官。宣、大立功,從馬芳戰岔道,增秩一等。巳, 寇逼通州,漢率師援,命專護陵寢。錄功,仍都督同知。 隆慶中卒。

王邦直[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邦直,字國寧,磁人。父潺,任府谷知縣。 邦直生而駢脅,有神力,人稱王千斤。弱冠補諸生,好 騎射,窮韜略。常省父還,遇寇,發一矢不中,中石,石為 之泐。寇視矢大如梃,驚不敢犯。嘉靖中,邊患棘,詔舉 天下武勇,兵科都給事中戴夢桂及河南撫按官交 章薦邦直,詔送大同立功。總督翁萬達遇以國士,二」 十四年八月,寇數萬騎犯鵓鴿峪,邦直同故參將張 鳳等禦之。鳳度不敵,不敢進。守者趣鳳,且激邦直曰: 「素以勇名,奈何不擊。」邦直遂大呼入敵陣,鳳從之。寇 《辟易》已見,軍無後繼,圍之數重。鳳及指揮劉欽、千戶 李瓚等力戰,皆已死。邦直揮大刀斬數十人,力竭亦 死。事聞,贈都指揮僉事,廕子,世千戶。

張達張世忠等附[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達,涼州人。目不知書,慷慨負奇節,膂 力絕人。嘉靖中,累官署都指揮僉事,充延綏游擊將 軍。吉囊俺荅大入山西,達赴援,數遇寇,殺傷相當。已 與副總兵王縉被圍於嵐縣,力戰得出,改左參將,分 守莊浪。旋擢署都督僉事,充山西總兵官,駐寧武。寇 大入太原,躙州縣三十八,坐逮繫詔獄。兵部尚書毛」 伯溫言:「達善撫士卒,被逮之日,部曲攀號,如失慈母。 請令立功,須後效。」帝不從。二十三年冬,寇由浮圖峪 抵完縣,京師戒嚴。給事中戴夢桂請釋達。乃命赴軍 前立功,卻敵大同鐵裹門。進宣府副總兵。尋以總兵 官鎮陝西,又移鎮延綏,改大同。俺荅數萬騎入塞,伏 精銳谿谷中。巡按御史胡宗憲信敵誘,乘醉趣達出 師。達欲持重,宗憲厲聲責之,不得已,率所部出。達素 勇敢,好離營繞鬥,至是憤怒,挺身陷陣,寇兵圍之數 匝,達左右突不得出。副總兵林椿別擊零騎於彌陀 山,聞達急,引兵西救,一日三戰,亦陷重圍。矢如雨。達 與椿俱死,軍盡歿。事聞,贈達左都督,諡「忠剛」;椿都督 同知,諡「忠勇」,立祠,賜祭葬。給事中唐禹言:「達二子,世 傑世授,血戰潰圍得全,請皆敘錄。」詔並廕世指揮僉 事。已,兵部言:世授達族子,請以達次子世俊代襲。許 之,仍別命世授為指揮僉事。椿,字永年,大同人。幼有 孝行。嘉靖中,襲父職為右衛指揮僉事。積功進署指 揮僉事,歷左副總兵,協守大同。子鳳騰,廕指揮僉事, 世襲。自塞上多事,諸將死封疆者,卹典最優渥。邊臣 有所激勸,亦多效死。嘉靖二十年,寇犯寧武關石湖 嶺,山西副總兵丁璋大戰,死焉。贈卹如制。二十一年 七月,寇大舉入掠潞安、平陽,飽去,屯祁縣。山西參將 張世忠與副總兵段堂、遊擊張文懿、參將何堂、劉維 褫合五營兵襲之,至陸支村,段堂軍潰,文懿等引避, 獨世忠力戰,困重圍,下馬裹瘡疾鬥,首中二矢死。百 戶張宣、張臣亦死。贈世忠左都督,諡忠愍,立祠致祭, 且給葬斂費。宣、臣亦予恤,堂等悉論死。世忠,字顯甫, 山海衛人。嘉靖五年舉武會試,由世職增二秩,為署 指揮僉事、參將。大同時,拒寇丁家莊,有斬獲功。二十 三年,寇入膳房堡,宣府參將李彬戰歿。贈都督同知, 諡「忠壯。」三十一年春,寇入深井堡。宣府副總兵郭都 戰三日,斬獲多,追至淘沙堡,兵疲無援,陷圍中,身被 數十創死。贈左都督,諡「忠壯」,立祠廕子。都,廣寧衛人, 起家世廕。在遼東,嘗追寇出塞,扺舊遼陽而還。已,又 渡淩河,踰閭山,大破敵兵,時推為健將,都死之。歲,寇 犯雙山堡,延綏副總兵李梅戰歿。贈左都督,諡「忠愍」, 立祠廕子。是時,吉囊諸子居河套,勢盛強。而朝議方 急薊州,歲發延綏兵往戍,以故士馬益弱,輒至覆軍 殺將,如參將楊璘死於胡家塢,參將魯聰死於塞外, 副總兵黃演死於小芹河,皆是也。贈廕亦略如梅。三 十三年五月,大同總兵官岳懋巡邊中,敵誘指揮薛 蓁諫,不聽,追擊至青圪塔,陷伏中戰死。蓁已奪圍出, 太息曰:「主將死,我何用生!」復陷陣死之。贈懋左都督, 諡壯愍,立祠廕子。蓁亦贈廕祔享懋祠。懋,陝西人,官 遼東副總兵。嘗出塞四十里逐寇,及於小長山。斬首 四十七級。以功受賚。三十四年二月,寇犯馬蘭峪。薊 鎮參將趙傾葵往禦,與指揮褚文明、李湘、周官,千戶 黃世勳、段啟元,百戶孫世爵俱力戰死。贈《傾葵》都督 同知,諡「忠壯。」傾葵,廣寧衛人。是年四月,寇犯青邊口宣府參將李光啟兵敗被執,攜至墩下,索金帛為贖。 光啟瞋目大罵,寇劚殺之。指揮黃添祥、尚真、蔡隆等 咸遇害。贈光啟署都督僉事,諡「節愍」,立祠廕子。添祥 等亦贈卹配食。九月,寇大入,延綏援勦游擊丁碧以 孤軍數百遏其前鋒於馬家窊,大呼突陣死。先二年 春,碧敗寇兵,以故致死焉。贈都督同知,諡「節愍。」是年, 固原總兵官郭江率指揮李大本等遇寇於暗門,俱 死。贈卹有差。三十五年,寇三萬騎犯黃土梁,宣府遊 擊張紘率兵千餘戰,一軍盡歿。贈都督同知,諡「忠壯。」 三十六年三月,把都兒眾數萬入掠遷安諸縣,永平 副總兵蔣承勛力戰死之。總督王忬以下俱獲罪,承 勛贈卹如制。承勛,義州衛人。四十五年冬,寇犯威遠 衛,大同參將崔世榮以兵二百禦之,與子大朝、大賓 俱死樊皮嶺。又有山西都指揮周于,亦禦寇死。並得 贈卹。皆死事較著者,故類列於篇。

王相[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相,東寧衛人。嘉靖中,嗣指揮職,備禦 前屯。三十一年四月,把都兒辛愛率騎二萬餘自新 興堡入犯,守堡指揮姚大謨、百戶常祿率兵二百,據 三道溝扼之。寇縱鐵騎合圍,指揮劉棟、劉啟基急提 兵四百突入,與大謨等殊死戰,四人俱死,部卒亡大 半。相聞,統所部兵援,與寇遇寺兒山,大戰,殺傷略相」 當。寇舍去,相首及胸皆被創。移營沙河驛。千戶葉廷 瑞調兵百餘佐之,相裹創欲復戰,或言眾不敵,相曰: 「吾世為將,惟有此一腔血,報國恩耳。且寇驕無律,不 足憚。」會寇掠人畜欲歸,相帥麾下四百人疾出邀之, 遇於蠟梨山。寇悉眾至,大戰,官軍矢竭,相勇氣益倍, 持刀左右擊,身被十餘創而死。指揮張策,百戶程克 政、胡鎮及麾下士死者三百人,寇亦引退。廷瑞面數 刃,仆於地,越日仍甦。帝嘉相死敵,贈都督同知,諡「忠 烈。」廕子世千戶,賜祭葬。大謨等亦贈卹有差。

李淶[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淶,容城人。由世廕為保定後衛指揮 僉事,歷署都指揮僉事,遼東副總兵。居官公廉,無媮 衣甘食,禁所部毋苛斂,一軍德之。進署都督僉事,為 山西總兵官。寇四入驢皮砦諸處,淶及遊擊史略禦 卻之。寇再瞰三關,淶拒險不得入。俄數萬騎突神池、 利民諸堡,淶率遊擊李良臣、丘陞等迎戰於野豬溝」, 驅之出境。錄功,進署都督同知。以援河曲老營堡稍 後,停俸七月。三十二年,寇大舉犯大同。總督蘇祐督 淶及諸將禦之永安堡。宣大總兵官劉大章、吳瑛壁 近地不肯前,寇遂得利去。尋復自大同入。山西巡撫 趙時春帥師至廣武,聞有零騎,欲親擊之。淶力諫不 從,追及於大蟲嶺,伏兵四起。淶太息謂時春:「公急去, 吾死此時。」春乃奔。寇欲追之,淶殊死遮擊,與子松及 遊擊李桂,參將馮恩,守備孔賓、高遷,指揮陳金、尹忠、 俞輝皆戰死,一軍盡沒。事聞,贈淶少保,左都督,賜諡 忠愍,廕子世指揮使,立祠予祭葬。松亦贈指揮同知。 桂,大同右衛人,贈都督僉事,諡「毅勇」,廕子世指揮僉 事。恩以下贈卹有差。《史略》:「後為宣府參將。三十二年 三月禦寇西路新開口,戰歿。詔贈左都督,諡忠壯。」

殷尚質[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尚質,天津衛人。嘉靖十四年,襲指揮 僉事,掌衛事,以勤能數被薦,進都指揮僉事,歷太原、 大同參將。三十二年,督軍解巡撫侯鉞圍,擢遼東副 總兵,就進署都督僉事,充總兵官。三十五年十月,打 來孫以十餘萬騎入廣寧,尚質率遊擊閻懋官等禦 之塔兒山。寇先突懋官營,不為動,乃馳攻尚質,尚質」 殊死戰,力屈死之。懋官馳救,亦戰死。懋官,定遼左衛 人。父參將振先陣亡,懋官繼之,世濟「忠義。」事聞,詔贈 尚質少保、左都督,諡「忠愍」,懋官都督同知,皆廕子立 祠。後三年而賈冕,又三年而黑春,皆死事遼陽。冕初 嗣廣寧衛指揮,尋舉武會試,進署都指揮僉事,為中 路遊擊將軍。三十八年冬,寇犯遼陽,南抵海州,冕督 軍往禦,死焉。贈都督僉事,諡「忠壯。」有司為立祠。春,其 先建州人,世官廣寧衛指揮使。春承廕,以功進署都 指揮僉事,歷遼陽副總兵。四十一年五月,王杲導寇 分入,春帥遊擊徐維忠等禦之。身自搏戰,殺數十人, 敵棄資仗遁。帝大喜,進春三秩。頃之,寇掠湯站堡,春 逆擊,乘勝逐之,陷伏中。寇知其驍將,圍之數重。春與 把總田耕等力戰二晝夜,援師不至,死之。贈都督同 知,諡與冕同。他卹典如故事。耕亦被卹。春子雲龍,至 副總兵。

陳鳳[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鳳,榆林人。嘉靖中,以世廕歷官,署都 指揮僉事,充延綏副總兵。二十八年,進署都督僉事, 代周尚文為大同總兵官。俺荅三萬騎犯宣府,總兵 官趙國忠,相持於沙嶺堡。寇大營徙而西,直抵寧武。 鳳伺寇將退,率副總兵林椿、遊擊焦澤、張騰等合追 至鷂兒嶺,伏發,諸將戰彌日,各被創。會大風雪,寇斂」

眾還營。明日復戰,斬一長,寇乃遁。鳳坐失事奪職。久
考證.svg
之,以薦起固原遊擊將軍。三十二年七月,俺荅把都

兒寇大同,下渾源,東犯靈丘、廣昌,長驅抵浮圖峪,關 南大震。鳳與寧夏遊擊朱玉來援,寇前鋒已越峪而 南。鳳等夾擊之,馳去,疾追及峪。守者為具食,二人齊 呼曰:「稍緩,恐失賊,俟旋軍飽食耳。」策馬竟去,及之三 家村,大戰移日,殺傷相當。詰朝,寇欲北遁,慮二人躡 其後,乃以驍騎綴鳳等軍,而分道疾馳出塞。帝聞大 喜,立擢二人署都督僉事,賜賚有加。尋進鳳延綏副 總兵。寇掠葭州,鳳擊敗之。三十六年三月,寇入常樂 堡,鳳率次子守義逆擊之。眾寡不敵,戰死,守義亦被 創。事聞,贈鳳左都督,立祠致祭。增「世廕三等守義」,擢 都指揮僉事。

楊照[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照字明遠,嗣職為前屯衛指揮使。嘉 靖中,以功進署都指揮僉事,充遼東遊擊將軍。嘗與 參將李廣追寇出獅子口,有功。歷古北口參將,密雲 副總兵。三十七年,進署都督僉事,為遼東總兵官。甫 蒞鎮,寇入犯,副總兵劉岳、遊擊李尚文禦之,斬獲二 百餘級,照亦受賚。其冬,寇復大舉犯清河,照與岳等」 分道出擊,大敗之,獲首功至八百有奇。寇狼狽出塞, 而西部乘間大入瀋陽。照等馳赴,始引去。嚴嵩當國, 怒照不輸賄,且惡總督王忬抑清河。功久不敘,而以 瀋陽被兵,停照俸三十九年。寇五萬餘騎攻陷廣寧, 中前所,復貶秩二等。既乃進照都督同知。其冬,寇自 東勝堡南趨耀州,轉掠海蓋,殺掠六千餘人。照督諸 軍禦之。前鋒指揮李元勳夜襲敵營,斬首五十級,獲 馬百六十匹,死焉。詔恤元勳議諸將罪。明年,照與巡 撫侯汝諒互許於朝,為給事中王鶴所劾,並解職。用 薦以為事官,暫充遼東副總兵。四十二年,寇犯遼陽, 照擊走之清河。未幾,復犯長安堡。照設伏待之,而遶 出其前,斬首七十五級,予實授。會寇深入海金諸衛, 殺掠幾二萬人。總兵官吳瑛不能禦,詔罷瑛,以照代。 八月,寇聚眾廣寧塞外,謀大入。照率遊擊線補衮、郎 得功等由鎮夷堡分道掩之。照夜行失道,去塞六十 里。天明,為寇所覺,麾眾圍之,照力戰,中矢死。補袞等 馳至摶戰,斬首二百二十餘級,乃引去。補袞等以照 屍還。帝以其失主將,皆奪官,而嘉照死事,贈少保,左 都督,廕子世指揮同知,賜諡立祠。照忠勇負氣,撫士 有恩,以敢戰知名。罪廢家居,自分永棄。及嚴氏敗,朝 廷以宿望起之。照由是感激,涅「盡忠報國」四字於背, 誓以死自效。起官數月間,屢戰皆捷,竟殞於陣。踰年, 而補衮亦以死事聞。補袞起世職,官寧遠衛指揮。由 廣寧遊擊進寧遠參將。四十四年三月,寇犯小團山, 補袞擊卻之,追至黃土臺,寇大至,圍之數周。補袞與 廣寧遊擊楊維藩鏖戰良久,維藩力屈死。補袞手殺 數人,面中二矢,鏃出腦後,突圍還營,數日而殞。維藩, 照叔父也,結髮從父都督,鎮於行間,屢效首功,積官 指揮僉事。痛照陣亡,誓滅「敵雪恥,竟死王事。」詔贈補 袞、維藩並都督僉事,立祠賜祭。子襲職,增三秩。

馬永[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永字天錫,遷安人。生而魁岸,驍果有 謀,習兵法,好《左氏春秋》。嗣世職,為金吾左衛指揮使。 正德時,從陸完擊賊有功,進都指揮同知。江彬練兵 西內,永當隸彬,稱疾避之,守備遵化。寇入馬蘭峪,參 將陳乾被劾,擢永代。戰柏崖、白羊峪,皆有功。十三年 進都督僉事,充總兵官,鎮守薊州。盡汰諸營老弱,聽」 其農賈,取傭直給健卒。由是永所將獨雄於諸鎮。武 宗至喜峰口,欲出塞。永叩馬諫。帝注視久之,笑而止。 中路擦崖當敵衝,無城堡,耕牧者輒被掠。永令人持 一月糧,營崖表,版築其內。城廨如期立,乃遷軍守之。 錄功,進署都督同知。部將出燒荒,遇敵敗。江彬要賄, 永貸二千金予之,為門者所獲。會世宗踐祚,巡按田 美頌其賢,兵部亦為言,乃得宥。嘉靖元年,金山礦盜 作亂,遣指揮康雄討平之,塞其礦。朵顏把兒孫結諸 部邀賞,不得盜。邊。永迎擊洪山口,而伏兵斷其後,斬 獲過當,進石都督。已,復馘其驍將把兒孫,不敢復擾 邊。大同兵變,殺巡撫張文錦。命桂勇為總兵官往鎮, 而議將撫之。永言:「逆賊干紀,朝廷赦其脅從,恩至渥。 顧猶抗命。今不勦春和,北寇南牧,叛卒勾連,禍滋大。 宜亟調鄰鎮兵,剋期攻城,曉譬利害,懸破格之賞,令 賊自相斬為功,元凶不難殄也。」乃命永督諸軍,與侍 郎胡瓚往。會亂平,乃還鎮。永上書為陸完請恤典,且 乞宥議禮獲罪諸臣。帝大怒,奪永官,寄祿南京後府。 巡按御史丘養浩言:「永仁以恤軍,廉以律己,固邊防, 卻強敵。軍民安堵,資彼長城。聞永去,遮道乞留,且攜 子女,欲遂逃移。夫陸完久死炎瘴,非有權勢可託。永 徒感國士知,欲效區區之報,不負知己,寧負國家?祈 曲賜優容,俾還鎮。」順天巡撫劉澤及給事、御史交章 救之,御史魏有本謫外,餘奪俸。吏部尚書廖紀復請 無謫有本,而命永與楊銳俱充坐營官。帝為留有本, 命銳典營務,永竟廢不用。永杜門讀書,清約如寒士久之,用薦僉書南京前府。大同軍再亂,廷臣交薦,召 至。已,就撫,復還南京。十四年,遼東兵變,罷總兵官劉 淮,以末代之。太清堡守將徐顥誘殺泰寧衛九人。部 長把當孩怒寇邊,永擊斬之。其族屬把孫借朵顏兵 報讎,復為永所卻。已,復入犯中官王永戰敗,永坐戴 罪。遼東自軍變後,首惡雖誅,漏網者眾,悍卒無所憚, 結黨叫呼,動懷不逞。廣寧卒佟伏、張鑑等乘旱饑倡 眾為亂。諸營軍憚永,無應者。伏等登譙樓,鳴鼓大譟。 永率家眾仰攻,千戶張斌被殺。永戰益力,盡殲之。事 聞,進左都督。永蓄士百餘人,皆西北健兒,驍勇敢戰。 遼東變初定,帝問將於李時。時薦永,且曰:「其家眾足 用也。」帝曰:「將須文武兼,寧專恃勇乎?」時曰:「遼土新定, 須有威力者鎮之。」至是,竟得其力。都御史王廷相言: 「永善用兵,且廉潔,宜仍用之薊鎮,作京師藩屏。」未及 調,卒。遼人為罷市。喪過薊州,州人亦灑泣。兩鎮並立 祠。

梁震[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震,新野人,襲榆林衛指揮使。嘉靖七 年,進署都指揮僉事,協守寧夏興武營。尋充延綏遊 擊將軍。廉勇好讀兵書,善訓士,力挽彊命中,數先登。 擢延綏副總兵,與總兵官王效卻敵鎮遠關,進都督 僉事。吉囊、俺答犯延綏,震敗之黃甫川。尋犯響水波 羅,參將任傑大敗之。吉囊復以十萬騎入寇,震大破」 之乾溝,獲首功百餘。先後被獎賚。已,增俸一等。乾溝 凡三十里,當敵衝。震濬使深廣,築土牆其上,寇不復 輕犯。十四年進都督同知,充陝西總兵官。尋論黃甫 川功,進右都督。明年移鎮大同。大同亂兵連殺巡撫 張文錦、總兵官李瑾。繼瑾者,魯綱,威不振,兵益驕,文 武大吏不敢要束。廷議以為憂,移震往。震素蓄健兒 五百人,至則令軍中曰:「我無爾凌,爾無我叛。」健兒輩 又時時恐喝鎮兵。鎮兵素憚震,由是帖服。寇入犯,震 破之牛心山,斬級百餘。寇憤,駐近邊伺隙。時車駕祀 山陵,震伏將士於諸路。寇果入,大破之宣寧灣,又破 之紅崖兒,斬獲甚眾。進左都督,廕一子百戶。震父棟 前陣亡。震辭廕子,乞父祭葬,帝嘉而許之。毛伯溫督 師,與震修鎮邊諸堡,不數月工成,卒。贈太子太保,賜 其家銀幣,加贈太保,諡武壯。震有機略,號令明審,前 後百十戰,未嘗少挫。時率健兒出塞劫敵營,或議其 啟釁。震曰:「凡啟釁者,謂寇不擾邊,我橫挑邀功也。今 數深入,乃不思一挫之耶?」震歿,健兒無所歸。守臣以 聞,編之伍。邊將猶頗得其力。代震者遼東祝雄,起家 世廕,歷都督僉事。自山西副總兵遷鎮大同。被劾解 職,起鎮薊州。善撫士,治軍肅。寇入塞,率子弟為士卒 先。子少卻,行法不貸。世宗書其名御屏。為將三十年, 布袍氈笠,不異卒伍。既歿,遺貲僅供斂具。薊人祠祀 之。

王效[编辑]

按《明外史梁震傳》:「效,延綏人。讀書能文辭,嫺韜略,騎 射絕人,中武會試。嘉靖中,累官都指揮僉事,充延綏 右參將,出神木塞,擣寇雙乃山,斬獲多,尋擢延綏副 總兵。十一年冬,進署都督僉事,充總兵官,代周尚文 鎮寧夏,尚書唐龍總制三邊。吉囊犯鎮遠關,效與梁 震敗之柳門,追北蜂窩山,蹙溺之河,斬首百四十有」 奇。璽書獎賚。吉囊十萬騎復窺花馬池,效、震拒之,不 得入,轉犯乾溝。震分兵擊,遂趨固原。總兵官劉文力 戰,寇趨青山峴,大掠安定。會寧效方敗別部於鼠湖, 追至沙湖。疾移師往援,破之安定,再破之靈州,先後 斬首百五十餘級。龍以大捷聞,而巡按御史奏諸將 失事罪。給事中戚賢往勘,奏安、會二「縣多殺掠,文當 罪,然麾下卒僅八千,倍道蒙險,攖八九萬方張之寇, 殊死戰,宜以功贖。」震乾溝、效鼠湖、沙湖、安定、靈州之 戰,以孤軍八百當寇萬餘,功俱足錄,龍亦善調度。得 旨,「文奪職,震、效賚銀幣,龍一子入監。」是役也,功多,執 政泥之,故賞薄。御史周鈇以為言,龍、效、震各加一級, 效進都督同知。尋以清水營功,進右都督。寇以輕騎 犯寧夏,效伏兵打鎧口,俟其半入,橫擊敗之。而防河 卒復以戰艘邀斬其奔渡者。捷聞,進左都督。寇憤,設 伏誘敗之,貶右都督。十六年移鎮宣府。踰年卒,諡「武 襄。」效言行謹飭,用兵兼謀勇,威名著西陲,與馬永、梁 震、周尚文並為名將。劉文慶者,陽和衛人。襲指揮同 知。屢遷署都督僉事、涼州右副總兵。嘉靖八年以總 兵官鎮陝西。大破洮、岷叛番若籠板爾諸族,斬首三 百六十有奇。十一年,寇西掠,還,將犯寧夏、河東。文擊 破之。積前功,進都督同知。後落職,起鎮延綏,改甘肅。 卒,亦諡《武襄》。

周尚文[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尚文,字彥章,西安後衛人。幼讀書,粗 曉大義,多謀略,精騎射。年十六,襲指揮同知。屢出塞 有功,進指揮使。寘鐇反,遏黃河渡口,獲叛賊丁廣等, 推掌衛事。關內回賊四起,倚南山,尚文次第平之。御 史劉天和劾中貴廖堂繫詔獄,事連尚文,拷掠令引天和終不承,久之始釋。已,守備階州,計禽叛番,進署」 都指揮僉事,充甘肅遊擊將軍。嘉靖元年改寧夏參 將,尋進都指揮同知,為涼州副總兵御史。按部莊浪, 猝遇寇,尚文亟分軍擁御史,而自引麾下射之,寇乃 遁。嘗追寇出塞,寇來益眾。尚文軍半至,麾下皆恐。乃 從容下馬,解鞍背崖力戰,所殺傷相當。部將丁杲來 援,寇始退。尚文被創甚,乃告歸。尋起故官。吉囊數踏 冰入,尚文築牆百二十里,澆以水,冰滑不可上。冰泮, 則令力士持長竿鐵鉤鉤殺渡者。九年擢署都督僉 事,充寧夏總兵官。王瓊築邊牆,尚文督其役,且濬渠 開屯,軍民利之。寇掠西海,過寧夏,巡撫楊志學議發 兵邀,尚文不從,劾解職。久之,起山西副總兵。寇由偏 頭關趨岢嵐,尚文轉戰三百里,破之,與子君佐俱傷, 賚銀幣。尋以總兵官鎮延綏。寇犯紅山墩,力戰敗之, 被賚。《吉囊》復大掠清平堡,坐奪俸。尚文優將才,負氣 桀傲,所至與文吏競,文吏又往往挫折之,以故彌不 相得。巡撫賈啟劾尚文老誖,兵部請調之甘肅。帝不 從,各奪其俸。巡按張光祖言「兩人必不可共處」,乃革 尚文任,亦貶啟秩。吉囊大入,抵固原。天和時已為總 督,激尚文立功,奮擊之黑水苑,殺其子號《小十王》者, 獲首功百三十餘,乃以為都督同知。二十一年用薦 為東官廳聽征總兵官,兼僉後府事。嚴嵩為禮部尚 書。子世蕃官後府都事,驕蹇,尚文面叱,將劾奏之。嵩 謝得免。調世蕃治中,以避尚文銜次骨。其秋,以總兵 官鎮大同,請增餉及馬。兵部言尚文陳請過當,方被 詔切責,而尚文與巡撫趙錦不協,乞休。弗允。日相搆, 御史王三聘乞移之他鎮。廷議「大同敵衝,尚文假此 避,不宜墮其奸謀。」乃以錦為甘肅巡撫。吉囊數萬騎 犯前衛,尚文與戰黑山,殺其子滿罕歹。追至涼城,斬 獲多,進右都督。巳,寇由宣府逼畿甸,出大同塞而北。 尚文邀之,稍有俘獲。後寇復大舉犯鵓鴿谷,將南下。 尚文備陽和,遣騎四出邀寇。寇遁,賜敕獎勞之。總督 翁萬達議築邊牆,自宣府西陽和至大同關山口,延 袤二百餘里,以屬尚文。乃益築陽和以西至山西丫 角山,凡四百餘里,敵臺千餘,斥屯田四萬餘頃,益軍 萬三千有奇。帝嘉其功,進左都督,加太子太保,永除 屯稅。叛人充灼召小王子寇邊,尚文偵得其使者,加 太保,廕子錦衣世千戶。終明之世,總兵官加三公者, 尚文一人而已。初,俺荅及吉囊諸子盛強,諸邊歲受 其患,大同尤甚。自尚文蒞鎮,與總督萬達、巡撫詹榮 規畫戰守,備邊民息肩者數年。尚文益招叛人,孤敵 勢,歸者相屬。二十七年八月,俺荅伏兵王堡旁,誘指 揮顧相等出,圍之彌陀山。尚文急督副總兵林椿、參 將呂勇、遊擊李梅及二子君佐、君仁出塞援,圍始解。 相及指揮周奉,千戶呂愷、郝經等已陣歿。尚文轉戰 次野口,伏突起,殊死戰,斬其長一人。相持月餘,乃引 去。尚文設伏,殺其殿卒而還。尚文三子俱罪戍,至是 以父功得釋。俺荅數萬騎犯宣府,萬達檄尚文大破 之曹家莊。錄功兼太子太傅,賜賚有加。其年卒,年七 十五。尚文清約愛士,得士死力。善用間,知敵中曲折, 故戰輒有功。自二十年後,俺荅頻擾邊。宿將王效、馬 永、梁震皆前死,惟尚文存,威名最盛。嚴嵩父子謀傾 陷功高,帝方藉以抗強敵,讒不得入。暨卒,格恤典不 予,給事中沈朿以為言。嵩激帝怒,錮朿詔獄。穆宗立, 始贈太傅,諡「武襄。」

趙國忠[编辑]

按《明外史周尚文傳》:「國忠,字伯進,錦州衛人,嗣指揮 職。嘉靖八年,舉武會試,進都指揮僉事,守備靉陽,擢 錦義右參將。連破敵,增秩,賜金幣,進署都督僉事,為 遼東總兵官,禦敵有功,斬級百七十有奇,進都督同 知,賜賚踰等。敵以八百騎從鴉鶻關入,都指揮康雲 戰歿,裨將三人亦死。詔國忠戴罪立功。已,坐事被劾」, 命白衣視事。守備張文瀚禦敵死,國忠坐解任。尋起 西官廳右參將,授都督僉事,提督東官廳。俺荅大舉 犯宣府,總兵官趙卿不任戰,命國忠代之。至岔道,寇 已為周尚文所敗,東走。國忠命參將孫勇率精卒逆 擊於大滹沱,敗之。與尚文分道擊,寇盡走。以功受賚, 復坐寇入,降俸二等。俺荅薄京師,國忠趨入衛,壁沙 河北,已移護諸陵。寇騎至天壽山,見國忠陣紅門前, 不敢入。三十一年再鎮遼東。小王子打來孫以數萬 騎寇錦州,國忠禦卻之。明年入獅子口,督參將李廣 等逐出塞,斬擒五十人。寇屢入榆林堡、高臺、蛤利河, 先後掩擊,獲首功百五十有奇,進秩一等。尋被論罷。 國忠善戰射穿札,為將有威嚴。歷兩鎮,繕亭障,練士 馬,邊防賴之。

何卿[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卿,成都衛人。有志操,習武事。正德中, 嗣世職,為指揮僉事,以能擢筠連守備,從巡撫盛應 期擊斬叛賊謝文禮、文義。世宗立,論功進署都指揮 僉事,充左參將,協守松潘。嘉靖初,芒部土舍隴政、土 婦支祿等叛,卿討之,斬首二百餘級,降其眾數百人政奔烏撒,卿檄土官安寧擒以獻。寧佯諾而匿政不」 出。巡撫湯沭言狀,帝奪卿冠帶。川、貴兵合討,賊始滅。 還冠帶如初。五年春,擢卿副總兵,仍鎮松潘。隴氏已 絕,改芒部為鎮雄府,設流官。未幾,政遺黨沙保復叛。 卿偕參將魏武、參議姚汝皋等並進,斬保等賊首七 人,餘盡殄。錄功,武最,卿次之,賜賚有差。黑虎五砦番 反,圍長安諸堡,烏都、鵓鴿諸番亦繼叛,卿皆破平之, 就進都督僉事。威、茂番十餘砦連兵劫軍,饟且攻茂 州及長寧諸堡,要撫賞。卿與副使朱紈築茂州外城 以困之,旋以計殘其眾。戰屢捷,遂攻深溝,焚其碉砦。 諸番窘,請贖罪。卿責獻首惡番不應。復分勦淺溝、渾 水二砦殲之。諸番乃爭獻首惡,歃血斷指耳,誓不復 叛。卿乃與刻木為約,分處其曹,畫疆守松潘路復通。 巡撫潘鑑等上二人功,詔賚銀幣,進署都督同知,鎮 守如故。久之,以疾致仕。二十三年,塞上多警,召卿,以 疾辭。帝怒,奪其都督,命以都指揮使詣部聽調遣。未 幾,寇逼畿輔,命營盧溝橋。松潘副總兵李爵為巡撫 丘養浩劾罷,詔以卿代。給事中許天倫言「卿賄養浩, 劾爵」自為地。帝怒,褫卿及養浩官,令巡按冉崇禮覈 實。時兵事棘,翁萬達復薦卿,還其都督僉事,督東官 廳軍馬。已而崇禮具言爵貪污。「卿鎮松潘十七年,為 蜀保障,軍民頌德且貧,安所得賄。」帝意乃解。四川白 草番為亂,副總兵高岡鳳被劾。兵部尚書路迎奏卿 代之。卿再涖松潘,將士咸喜。乃會巡撫張時徹討禽 渠惡數人,俘斬九百七十有奇,克營砦四十七,毀碉 房四千八百,獲馬牛、器械儲積各萬計。進署都督同 知。卿素有威望,為番人所憚。自威、茂迄松潘、龍安,夾 道築牆數百里,行旅往來,無剽敓患。先後涖鎮二十 四年,軍民戴之若慈母。再以疾歸。三十三年,倭寇海 上,詔卿與沈希儀各率家眾赴蘇、松軍門。明年充副 總兵,總理浙江及蘇松海防。卿蜀中名將,不諳海道, 年已老,兵與將不習,竟不能有所為,為巡按御史周 如斗劾罷,卒。

沈希儀[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希儀,字唐佐,貴縣人。嗣世職,為奉議 衛指揮使。機警有膽勇,智計過絕於人。正德十二年, 調征永安,以數百人擣陳村砦馬陷淖中,騰而上,連 馘三酋,破其餘眾,進署都指揮僉事。義寧賊寇臨桂 還巢,希儀追之。巢有兩隘,賊伏兵,其一使熟徭紿官 兵入,希儀策其詐,急從別隘直抵賊巢。賊倉卒還救」, 遂大破之。荔浦賊八千渡江東掠,希儀率五百人駐 白面砦,待其歸。砦去蛟龍、滑石兩灘各數里,希儀以 滑石灘狹雖眾可薄,蛟龍灘廣濟則難圖,欲誘致之。 滑石乃樹旗百蛟龍灘守以羸卒燃柴以疑之,賊果 趨滑石,希儀預以小艦載勁卒,伏葭葦中。賊渡且半, 乘瀧急衝之,兩岸軍譟而前,賊眾多墜水死。收所掠 而還。從副總兵張祐連破臨桂、灌陽、古田賊。進署都 指揮同知,掌都司事。嘉靖五年,總督姚鏌將討田州 岑猛,用希儀計,間猛。婦翁歸順士酋岑璋使圖猛,而 分兵五哨進。希儀將中哨,當《工堯》。工堯,賊要地,聚眾 守之。希儀夜遣軍三百人,緣山上,繞出其背。比明合 戰,則所遣軍已立幟山顛,賊大潰敗,猛走歸順,為璋 所執,田州平。希儀功最,鏌抑之,止受賚。鏌議設流官, 希儀曰:「思恩以流官故,亂至今未已。田州復然,兩賊 且合從起。」鏌不從,以希儀為右參將,分守思、田。希儀 請還鄉治裝,以參將張經代守。甫一月,田州復叛,鏌 罷歸,王守仁代,多用希儀計,思、田復定。改右江柳慶 參將,駐柳州,象州武宣融縣。猺反,討破之,謝病歸,頃 之,還故任。柳在萬山中,城外五里即賊巢,軍民至,無 地可田,而官軍素罷,不任戰。又賊耳目遍官府,閨闥 動靜無不知。希儀謂欲大破賊,非狼兵不可,請於制 府,調那地狼兵二千來。戍兵稍振,乃求得與猺通販 易者數十人,持其罪而厚撫之,使詗賊。賊動靜,希儀 亦無不知。希儀每出兵,雖肘腋親近不得聞。至期鳴 號,則諸軍咸集。令一人挾旗,引諸軍貿貿行,不測所 往。及駐軍設伏,賊必至,遇伏輒奔。官軍擊之,無不如 志。已,賊寇他所,官軍又先至,遠村僻聚。賊度官軍所 不逮者,往寇之,官軍又未嘗不在,賊驚以為神。希儀 得賊巢婦女畜產,果鄰巢者悉還之,惟取陰助賊者。 諸猺盡讋伏,無敢嚮賊。希儀初至,令熟猺得出入城 中無所禁,因厚賞其黠者,使為諜。後漸令猺婦入見 其妻,賚以酒食繒帛,其夫常以賊情告者,則陰厚之。 諸猺婦利賞,爭勸其夫輸賊情,或自入府言之,以故 賊益無所匿形。希儀每於風雨晦冥夜,偵賊所止宿, 分遣人齎銃,潛伏舍旁。中夜銃舉,賊大駭曰:「老沈來 矣!」咸挈妻子匍匐上山,兒啼女號,或寒凍觸厓石死, 爭怨悔作賊非計。至曉下山,則寂無人聲,他巢亦然。 眾愈益驚,潛遣人入城偵之,則希儀故居城中不出 也。賊膽落,多易面為熟猺。韋扶諫者,馬平猺魁也,累 捕不得,有報。扶諫逃鄰賊三層巢者,希儀潛率兵勦 之,則又與三層賊往劫他所,希儀盡俘三層巢妻子歸。希儀俘賊妻子盡以畀狼兵,至是獨閉之空舍,飲 食之,使熟。猺往語其夫曰:「得韋扶諫還矣。」諸猺聞,悉 來謁。希儀令入室視之,妻子固無恙,乃共誘《扶諫》出, 巢縛以獻,易妻子還。希儀剜《扶諫》目支解之,懸諸城 門。諸猺服希儀威信,益不敢為盜。自是,柳城四旁數 百里無敢攘敓者。希儀嘗上書於朝,言:「狼兵亦猺獞 耳。猺獞所在為賊,而狼兵死不敢為非;狼兵順而猺 獞逆也。狼兵隸土官,猺獞隸流官。土官令嚴,足以制 狼兵;流官勢輕,不能制猺獞。若割猺獞分隸之旁近 土官,土官世世富貴,不敢有他望。以國家之力制土 官,以土官之力制猺獞皆為狼兵,兩廣世世無患矣。」 時不能用,至十六年,而有思恩岑金之變。初,思恩土 官岑濬既誅,改設流官,以其酋二人:韋貴、徐五為土 巡檢,分掌其兵各萬餘。夷民不樂漢法,凡數叛。鎮安 有男子名金,自言濬子鎮安土官,乃潛召其舊部酋 長,出金而與之盟曰:「若小主也。」諸酋羅拜,擁金歸,聚 兵五千,將攻城復故地,遠近洶洶。濬誅時,其酋楊留 者無所歸,率黨千餘人詣賓州,應募為打手。希儀在 賓,留入言欲往見小主人,希儀故患金,及聞留言,益 大駭,因好謂留曰:「是岑濬第九子邪?我向征田州,固 聞之。」因自語:「岑氏其復乎!」欲以深動留,留果喜。已,召 留密室,言:「予我重賄,即為金復官,且」出,復呼入曰:「韋 貴、徐五今分將思恩兵,必讎金善防之。」留益大信,金 遂從五千人,因留以見。門者奔告請無納。希儀罵曰: 「金,土官子,非賊,奈何不納?」引入,厚結之,又引以詣兵 備副使。隨以計漸散其五千人,卒縛金,留亦自恨死, 思恩、復寧。已,從總督張經大破斷藤峽、弩灘。賊受賚 歸。希儀鎮柳慶久,渠魁宿猾,捕誅殆盡。先後擣巢,斬 馘積五千餘級,未嘗悉奏功,故多不敘。十九年復謝 病,柳人祀之「山雲祠。」旋起四川左參將,分守敘、瀘及 貴州迤西諸處。其冬擢署都督僉事,充總兵官,鎮貴 州。復謝病歸。塞上多警,召天下名將至京師,希儀在 召中。希儀鎮柳慶,每戰必先登,身數被創,陰雨輒痛 劇,故數謝病,至京,亦以病辭。帝疑其規避,褫都督官, 令赴部候用。翁萬達薦其才,會江、淮多盜,議設督捕 總兵官,乃復希儀署都督僉事以往。二十六年以為 廣東副總兵。命自今將領至自川、廣、雲、貴者,毋推京 營及西北邊,著為令。從總督張岳大破賀縣賊倪仲 亮等,予實授,仍賚銀幣。瓊州五指山熟黎,素畏法,供 徭賦,知州邵濬虐取之,其酋那燕遂結崖州、感恩、昌 化諸黎為亂。總督歐陽必進議并萬州陵水黎討之, 分兵五道。希儀適病,最後至,謂必進曰:「萬州陵水黎 未有黨惡之實,奈何并誅,益樹敵?莫若止三道。」必進 從之。希儀乃偕參將武鸞、俞大猷等直入五指山下, 斬那燕及其黨五千四百有奇,俘獲者五之一,招降 三千七百人。捷聞,進都督同知,改貴州總兵官。復從 岳平銅仁叛苗龍許保、《吳黑苗》,又以病歸。倭寇海上, 命督川、廣兵赴勦,無功,為周如斗劾罷。希儀為人坦 率,居恆謔笑,洞見肺腑。及臨敵應變出奇,人莫測。尤 善撫士卒,常染危病,卒多自戕以禱於神。最後一人 至,以箭穿「其喉。」其得士心如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