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06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十五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東宮部彙考九

  金總一則 太宗天會一則 熙宗皇統一則 海陵天德一則 世宗大定四則 衛紹

  王大安一則 宣宗貞祐三則

宮闈典第六十五卷

東宮部彙考九[编辑]

[编辑]

金定皇太子鹵簿,用唐、宋儀禮,又定常行導從儀。 按《金史儀衛志》:皇太子鹵簿,受冊寶、謝廟大禮,大朝 會則用之。有司奏用唐、宋儀禮,詔止用千人。中道清 游隊二十四人:折衝都尉一人,白澤旗一,五人,弩四、 弓六、槊八。並騎。清道直盪隊一十八人,折衝都尉二 人,槊四,弓矢十二。並騎。誕馬四,八人。正直旗隊三十 三人:果毅都尉一人,重輪旗一,馴犀旗二,野馬旗一, 馴象旗二,旗各五人,並騎。細引隊一十四人:果毅都 尉二人,弓矢六,槊六。槊與弓矢相間,並騎。前部鼓吹 九十八人,並騎。府史二人。金鉦、扛鼓各二,大鼓十二, 長鳴八,鐃鼓二,簫六,笳六,帥兵官二,節鼓二,小鼓十 二,中鳴八,桃皮篳篥四,歌四,拱辰管六,篳篥六,大橫 吹十二,羽葆鼓二,帥兵官二,繖扇八,梅紅傘二,大雉 扇四,中雉扇二,小輿一十八人,導引官一十二人,中 允二人,諭德二人,庶子二人,詹事二人,太師一人,太 傅一人,太保一人,少師一人,在金輅後,並騎。親、勳、翊 衛圍子隊七十四人,郎將二人,儀刀七十二,並騎。金 輅七十人,三衛隊一十八人,執儀刀。厭角隊六十二 人:郎將一人,祥雲旗一,五人,弩三,弓矢七,槊十五,並 騎。又郎將一人,祥雲旗一,五人,弩三、弓矢七,槊十五, 並騎。朱團扇一十六人,司禦率府校尉四人,騎;朱團 扇三,紫曲蓋三,大角一十八,後部鼓吹五十四人,並 騎。管轄指揮一人,金鉦、扛鼓各一,鐃鼓二,簫六,歌六, 篳篥六,節鼓一,主帥二人,笛六,笳四,拱辰管六,小橫 吹十,主帥二人,後拒隊四十六人:果毅都尉一人,騎 三角獸旗一,五人,弩四,弓矢十六,槊二十。外仗左行 二百四人,牙門十六人,並騎。牙門旗一,三人,監門校 尉三人,郎將一人,班劍九。前第一隊二十七人:司禦 率府一人,果毅都尉一人,折衝都尉一人,主帥一人, 並騎。絳引幡三,首九人,麟頭竿二,儀鍠斧二,弓矢二, 麟頭竿二,儀鍠斧二,朱刀盾二,小戟二。第二、第三、第 四、第五隊各一十四人,與第一部。麟頭竿已下同。後 第一隊四十七人。牙門旗一,三人,監門校尉三人,果 毅都尉一人,主帥一人。絳引幡三,九人。鶡雞旗一,五 人。槊四,弩三,槊四,弓矢三,朱刀盾二、小戟二。並騎。後 第二隊二十九人:果毅都尉一人,綱子旗一,五人,槊 五、弩三、槊五、弓矢三、槊三、弓矢四。並騎;後第三隊二 十九人:果毅都尉一人,黃鹿旗一,五人,槊五、弩三、槊 五、弓矢三、槊三、弓矢四。並騎。右行二百四人,排列並 同。又太子常行儀衛導從六十二人,傘子二人,並 服梅紅繡羅雙盤鳳襖,金花愨頭,塗金銀束帶。凡從 物鐁鑼、唾盂、水罐等事,並用銀金飾。傘用梅紅羅坐 麒麟金浮圖。椅用金鍍銀圈雙戲麒麟,椅背紅絨絛 結。殿庭與宴𧝋用繡羅間金盤鳳,卓衣則用繡羅獨 角間金盤獸。東宮視事,朱髹飾椅,塗金銀獸銜,紅絨 絛結。明金團花椅背案衣則用素羅,色皆梅紅,蒙帕 踏腳同。

太宗天會十年二月庚午以太祖孫亶為諳班勃極烈[编辑]

按《金史太宗本紀》云云按《熙宗本紀》。熙宗弘基。 武莊靖孝成皇帝,諱亶,本諱合剌,太祖孫,景宣皇帝 子。母蒲察氏。天輔三年己亥歲生。天會八年,諳班勃 極烈杲薨,太宗意久未決。十年,左副元帥宗翰、右副 元帥宗輔、左監軍完顏希尹入朝,與宗幹議曰:「諳班 勃極烈虛位已久,今不早定,恐授非其人。合剌,先帝 嫡孫,當立。」相與請於太宗者再三,迺從之。四月庚午, 詔曰:「爾為太祖之嫡孫。故命爾為諳班勃極烈。其無 自謂沖幼,狎於童戲,惟敬厥德。」諳班勃極烈者,太宗 嘗居是官,及登大位,以命弟杲。杲薨,帝定議為儲嗣, 故以是命焉。十三年正月己巳,太宗崩,庚午即皇帝 位。按《宗翰傳》:初,太宗以斜也為諳班勃極烈。天會 八年,斜也薨,久虛此位。而熙宗宗峻子,太祖嫡孫,宗 幹等不以言太宗,而太宗亦無立熙宗意。宗翰朝京 師,謂宗幹曰:「儲嗣虛位頗久,合剌先帝嫡孫,當立,不 早定之,恐授非其人。」宗翰日夜未嘗忘此。遂與宗幹、 希尹定議,入言於太宗,請之再三。太宗以宗翰等皆 大臣,義不可奪,乃從之。遂立熙宗為諳班勃極烈。

熙宗皇統二年春三月戊午立子濟安為皇太子[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云云按《英悼太子傳》:「熙宗二子悼平皇后生太子濟安。賢妃生魏王道濟。濟安皇統 二年二月戊子生於天開殿。上年二十四始有皇子。 喜甚遣使馳報明德宮太皇太后。五日命名。大赦天 下。三月甲寅告天地宗廟。丁巳翦巳奏告天地宗廟。 戊午冊為皇太子。封皇后父太尉胡塔為王,賜人口 馬牛五百、駝五十、羊五千,隨朝職官並遷一資,皆有 賜。」己未,詔天下。十二月,濟安病劇,上與皇后幸佛寺, 焚香,流涕哀禱,曲赦五百里內罪囚。是夜薨。諡英悼 太子,葬興陵之側,上送至烏只黑水而還。命工塑其 像於儲慶寺,上與皇后幸寺安置之。海陵毀上京宮 室,寺亦隨毀。

海陵天德四年立子光英為皇太子[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天德四年正月「丁酉,群臣請立皇 太子,從之。二月丁卯,立子光英為皇太子。庚午,詔中 外。」按《太子光英傳》,光英本名阿魯補,徒單后所生。 是時燕京轉運使趙襲慶多男,故又名曰趙六,養於 同判大宗正方之家,故崇德大夫沈璋妻張氏嘗為 光英保母,於是贈璋銀青光祿大夫,賜宗正方錢千 萬。天德四年二月,立光英為皇太子。是月,安置太祖 畫像於武德殿,盡召國初嘗從太祖破寧江州有功 者,得百七十六人,並加宣武將軍,賜酒帛。其中有忽 里罕者,解其衣進光英曰:「臣今年百歲矣,有子十人, 願太子壽考多男子,與小臣等。」海陵使光英受其衣。 海陵即以所服并佩刀賜忽里罕,答其厚意。後以「英」 字與「鷹隼」字聲相近,改「鷹坊」為「馴鷙坊。」國號有「英國」, 又有「應國」,遂改「英國」為「壽國」,「應國」為「杞國。」宋亦改光 州為蔣州,光山縣為期思縣,光化軍為通化軍云。太 醫院保全郎李中、保和大夫薛遵義,俱以醫藥侍光 英。李中超換宣武將軍、太子左衛副率。薛遵義丁憂, 起復宣武將軍、太子右衛副率。光英襁褓時養於宗 正方家,其後養於永寧宮及徒單斜也家。貞元元年, 詔朝官京官五品以下奉引,自通天門入居於東宮。 正隆元年三月二十七日,光英生日,宴百官於神龍 殿,賜京師大酺一日。四年八月,光英射鴉獲之。海陵 大喜,命薦原廟,賜光英馬一匹、黃金三斤,班賜從者 有差。正隆六年,海陵行幸南京,次安肅州,光英獲二 兔,遣使薦於山陵。居數日,復獲麞兔,從官皆稱賀。賜 光英名馬、弓矢,復遣使薦於山陵。六月,海陵至南京, 群臣迎謁,海陵與徒單后光英共載而入。海陵嘗言: 「俟太子年十八,以天下付之,朕當日遊宴於宮掖苑 囿中,以自娛樂。」光英頗警悟。海陵謂侍臣曰:「上智不 學而能,中性未有不由學而成者。太子宜擇碩德宿 學之士,使輔導之,庶知古今,防過失。詩文小技,何必 作耶。至於騎射之事,亦不可不習,恐其懦柔也。」及將 親征,后與光英挽衣號慟,海陵亦泣下曰:「吾行歸矣。」 後誦《孝經》。一日,忽謂人曰:「經言三千之罪,莫大於不 孝,何為不孝?」對者曰:「今民家子博奕飲酒,不養父母, 皆不孝也。」光英默然良久,曰:「此豈足為不孝耶?」蓋指 言海陵弒母事。及伐宋,光英居守,以陀滿訛里也為 太子少師,兼河南路統軍使,以衛護之。完顏元宜軍 變,海陵遇害。都督府移文訛里也殺光英於汴京,死, 時年十二。後與海陵俱葬於大房山諸王墓次。

世宗大定二年立楚王允迪為皇太子詔中外[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云云按顯宗世紀。顯宗體道弘 仁英文睿德光孝皇帝,諱允恭,本諱胡土瓦,世宗第 二子,母曰明德皇后,烏林荅氏,皇統六年丙寅歲生, 體貌雄偉,孝友謹厚。大定元年十一月,世宗即位於 東京,乙酉封楚王,置官屬,十二月從至中都。二年四 月己卯賜名允迪。五月壬寅立為皇太子。世宗謂之 曰:「在《禮》,貴嫡所以立卿。卿友于兄弟,接百官以禮,勿 以儲位生驕慢。日勉學問,非有召命,不須侍食。」帝上 表謝。專心學問,與諸儒臣講議於承華殿,燕閑觀書, 乙夜忘倦,翼日,輒以疑字付儒臣校證。九月庚子,詔 東宮三師對皇太子稱名,少師以降稱臣。十一月庚 子,生辰,百官賀於承華殿,世宗賜以襲衣、良馬,賜宴 於仁政殿,皇族百官皆與。自後生辰,世宗或幸東宮, 或宴內殿,歲以為常。十二月辛卯,奏曰:「東宮賀禮,親 王及一品皇族皆北面拜伏,臣但答揖。伏望天慈,聽 臣答拜,庶惇親親友愛之道。」世宗從之,以為定制。世 宗聞儒者鄭松賢,松先為同知博州防禦事,致仕,起 為左諭德,詔免朝參,令輔太子讀書。松以友諭自處。 帝嘗顧松使取服帶,松對曰:「臣忝諭德,不敢奉命。」帝 改容稱善。自是益加禮遇,每出獵獲鹿,輒分賜之。四 年九月,納妃徒單氏,行親迎禮。故事,大駕鹵簿天子 乘玉輅,皇太子鹵簿乘金輅。六年,世宗行自西京還 都,禮官不知皇太子自有鹵簿金輅,乃請太子就乘 大駕,綴輅行在天子之前。上疑其非禮,詳閱舊典,禮 官始覺其誤。於是禮部郎中李邦直、員外郎李山削 一階,太常少卿武之才、太常丞張子羽、博士張矩削 兩階。頃之,禮官議受冊謁謝太廟,服常朝服、乘馬。世

宗曰:「此與外官禮上後謁諸神廟無異,海陵一時率
考證.svg
意行之,何足為法?大冊與三歲祫享,當用古禮為是。

孔子曰:『禮與其奢也寧儉』。不當輕易如此。」又曰:「右丞 蘇保衡雖漢人不通經史,參政石琚通經史而不言, 前日禮官既已削奪,猶不懼邪?其具前代典禮以聞, 朕將擇而處之。」久之,將授太子冊寶,儀注備儀仗告 太廟,上曰:「朕受尊號謁謝,乃用故宋真宗故事,常朝 服乘馬,皇太子乃用備禮,前後不稱,甚無謂也。」謂右 丞相良弼、左丞守道曰:「此卿等不用心所致。」良弼等 謝曰:「臣愚慮不及此。」上復曰:「此文臣因循故也。」是年 十月甲申,祫享於太廟,行亞獻禮。七年,帝有疾,詔左 丞守道侍湯藥,徙居瓊林苑臨芳殿調治。八年正月 甲戌,改賜名允恭。庚戌,受皇太子冊寶,帝上表謝。九 年五月,世宗命避暑於草濼,隋王惟功從行,其應從 行者,皆給道路費。帝奏曰:「遠去闕廷,獨就涼地,非臣 子所安,願罷行。」世宗曰:「汝體羸弱,山後高涼,故命汝 往。」丁丑,百官奉辭於都城之北,再拜,帝答拜。是月,百 官承詔具牋問起居。六月,百官問起居如前。八月乙 酉,至自草濼,百官迎謁於都城之北,如送儀。丙戌,入 見,世宗曰:「吾兒相別經夏,極甚思憶也。」九月,詔皇太 子供膳勿月支,歲給五千萬。十年八月,帝在承華殿 經筵,太子太保壽王爽啟曰:「殿下頗未熟本朝語,何 不屏去左右漢官,皆用女直人。」帝曰:「諭德、贊善及侍 從官,曷敢輒去?」爽乃揖而退。帝曰:「宮官四員,謂之諭 德、贊善,義可見矣。而反欲去之,無學故也。」有使者自 山東還,帝問民間何所苦,使者曰:「錢難最苦。官庫錢 滿,有露積者,而民間無錢,以此苦之。」帝曰:「貯之空室, 雖多奚為。」謂戶部尚書張仲愈曰:「天子富藏天下,何 必獨在府庫也。」因奏曰:「錢在府庫,何異銅礦在野。乞 流轉使公私俱利。」世宗嘉納,詔有司議行之。十一月 丁亥,有事於圓丘,帝行亞獻禮。十二年五月,世宗聞 德州防禦使胡剌謀叛,因曰:「朕於親親之道未嘗不 篤,而輒敢如此。」帝徐奏曰:「叔胡剌性荒縱,耽娛樂,而 無子嗣,忽如此狂謀,望更閱實之。」十月己未,祫享於 太廟,帝攝行祀事。十二年十月,承詔與趙王惟中、曹 王惟功獵於保州、定州。十一月甲午,還京師。十四年 四月乙亥,世宗御垂拱殿,帝及諸王侍側。世宗論及 兄弟妻子之際,世宗曰:「婦言是聽,而兄弟相違,甚哉!」 帝對曰:「《思齊》之詩曰:『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 邦』。臣等愚昧,願相勵而修之。」因引《棠棣》「華萼相承」,「脊 令急難」之義,為文見意,以誡兄弟焉。十五年,世宗詔 五品職事官謝見皇太子。十七年五月甲辰,侍宴於 常武殿,典食令《涅合》進粥。帝將食,有蜘蛛在粥盌中, 《涅合》恐懼失措。帝從容曰:「蜘蛛吐絲乘空,忽墮此中 爾豈汝罪哉。」十月己卯祫享於太廟攝行祀事。十九 年四月戊申有事於太廟攝行祀事。丁巳,詹事烏《林 答》愿入謝帝命取愨頭腰帶。官屬請曰:「此見宰相師 傅之禮也。」帝曰:「愿事陛下久,以此加敬爾。」皆曰:「非臣 等所及。」十一月,改葬明德皇后於坤厚陵。帝徒行輓 靈車,遇大風雪,左右進雨具,帝卻之。比至墳所,衣盡 霑濕,觀者無不下淚。海陵雖貶黜為庶人,宗幹尚稱 明肅皇帝,議者以為未盡。帝具表奏論,世宗嘉納之。 於是宗幹削去帝號,降封遼王。二十四年,世宗將幸 上京,詔帝守國,作《守國之寶》以授之。其遣使祭享,五 品以上官及事利害重者,遣使馳奏;六品以下官,其 餘常事,並聽裁決。每二日一次於集賢殿受尚書省 啟事。京朝官遇朔朢,具朝服問候。車駕在路,每二十 日一遣使問起居;已達上京,每三十日一問起居。世 宗曰:「今巡幸或能留三二年,以汝守國,譬之農家種 田,商人營利,但能不墜父業,即為克家子也。」帝對曰: 「臣在東宮二十餘年,過失甚多。陛下以明德皇后之 故,未嘗見責,臣誠愚昧,不克負荷,乞備扈從。」世宗曰: 「凡人養子,皆望投老得力。朕留太尉、左右丞參政輔 汝,彼皆國家舊人,可與商議。且政事無難,但用心公 正,無納讒邪。一月之後,政事自熟。」帝流涕堅辭,左右 為之感動。三月,世宗如上京,帝守國留中都。初,帝在 東宮,或攜中侍步於芳苑,中侍出入禁中,未嘗限阻。 此輩見帝守國,各為得意。帝知之,謂諸侍中曰:「我向 在東宮,不親國政,日與汝輩語話。今既守國,汝等有 召命,然後得入。」五月,世宗至上京,賜敕書曰:「朕以前 月八日到遼陽,此月二日達上京。翌日,祀慶元廟。省 方觀民,古之制也。汝守國任重,夏暑方熾,益當自愛, 無貽朕憂。」帝謂徒單克寧曰:「車駕巡幸,以國事見屬, 刑名最重,人之死生繫焉。凡有可議,當盡至公。比主 上還都,勿有廢事。」自是,凡啟稟刑名,帝自披閱,召都 事,委曲折正,移晷忘倦。或賜之食,近侍報瑤池位蓮 開,當設宴。帝曰:「聖上東巡,命我守國,何敢宴遊廢事, 採致數花足矣。」七月,遣子金源郡王麻達葛奉表問 起居,請世宗還都。十一月壬寅,帝冬獵。辛亥,還都。二 十五年正月乙酉,免群臣賀禮。帝自守國,深懷謙抑, 宮臣不庭拜,啟事時不侍立,免朔朢禮。京朝朔朢日 當具公服問候,並停免。至是,群臣當賀,亦不肯受。甲寅,帝如春水。二月庚申,還都。丁卯,遣子金源郡王麻 達葛奉表賀萬春節。四月久不雨,帝親禱,即日霑足。 六月甲寅,帝不豫。庚申,崩於承華殿。世宗自上京還, 次天平山好水川,訃聞,為位臨奠於行宮之南,大慟 者久之。親王、百官、皇族命婦及侍衛皆會哭,世宗號 泣還宮。比至中都,為位奠哭者凡七焉。世宗以豳王 永成為中都留守來護喪,遣滕王府長史再興、御院 通進阿里剌來保護。金源郡王遣左宣徽使唐括鼎 來致祭。詔妃徒單氏及諸皇孫喪服並加漢制。帝在 儲位久,恩德在人者深,每日三時哭臨,侍衛軍士皆 爭入臨,伏哭於承華殿下,聲殷如雷。中都百姓市門 巷端為位慟哭。七月壬午朔,賜諡「宣孝太子。」九月庚 寅,殯於南園熙春殿。己酉,世宗至自上京,未入國門, 先至熙春殿致奠,慟哭久之。比葬,親臨者六。帝事世 宗,凡巡幸西京、涼陘及上陵、祭廟、謁衍慶宮,田獵、觀 稼、拜天、射柳,未嘗去左右。上有事於圓丘及親享於 太廟,則行亞獻禮,不親祀則攝行祀事。國有大慶,則 率百官上表賀正旦,萬春節,則總班上壽。冬十月庚 戌朔,宰相以下朝見於慶和殿,太尉完顏守道上壽, 世宗追悼悽愴者久之。十一月甲申,靈駕發引,世宗 路祭於都城之西。庚寅,葬於大房山。世宗欲加帝號, 以問群臣,翰林修撰趙可對曰:「唐高宗追諡太子弘 為孝敬皇帝。」左丞張汝弼曰:「此蓋出於武后。」遂止。乃 建廟於衍慶宮,後祭用三獻,樂用《豋歌》。二十六年,立 子璟為皇太孫。二十九年,世宗崩,太孫即位,是為章 宗。五月甲午,追諡體道弘仁英文睿德光孝皇帝,廟 號顯宗。丁酉,祔於太廟,陵曰裕陵。帝天性仁厚,不忍 刑殺。梁檀兒盜金銀葉憐其母老。李福興盜段匹。值 坤厚陵禮成,家令本把盜銀器值萬春節,皆委曲全 活之,亡失物者,責其償而不加罪。聞四方饑饉,輒先 奏加賑贍。因田獵出巡,所過問民間疾苦,敬禮大臣, 友愛兄弟。葬明德皇后於坤厚陵,諸妃皆祔。自磐寧 宮發引,趙王惟中以其母轜車先發,令張黃蓋者前 行,帝呼執蓋者不應。少府監張謹言欲奏其事,帝止 之。嘗作《重光座銘》及刻左右銘於小玉碑,并刻其碑 陰,皆深有理致。最善射而不殫物。嘗奉詔拜陵,先獵, 射一鹿獲之,即命罷獵,曰:「足奉祀事,焉用多殺好生?」 蓋其天性云。按《禮志》,正旦生日皇太子受賀儀。大 定二年,世宗命有司議親王百官及妃主命婦見皇 太子禮。有司按唐、宋舊儀,擬親王宗室賀皇太子,依 冊畢受賀禮。然《唐禮》,元正復有降階見伯叔,答群官 再拜之文,又無妃、主命婦見太子之禮。稽古令文,應 致恭之官相見,或貴賤殊隔,或長幼親戚,任從私禮。 自今若在東宮候皇太子便服,則當從私禮接見。若 三師以下,遇皇太子誕日在御前,則候皇太子先進 酒畢,百官望皇太子再拜,班首跪進酒,又再拜。若賜 酒,即當殿跪飲畢,又再拜。以為定制,命班行之。十二 月晦,皇太子奏狀曰:「按《禮》文,親王并一品宗室,皆北 面拜伏,臣但答揖而已。雖曰尊宗子,而在長幼惇敘 之間,誠所未安。當時遽蒙頒降,未獲謙讓。明日元正, 有司將舉此禮,伏望聖慈許臣答拜,庶敦親親友愛 之義。」上從其請,命尚書省頒下所司。若皇太子生日, 則公服左上露臺欄子外先再拜,二閤使齊揖入欄 子內拜跪,祝畢,就拜興,復位,再拜,又再拜。棲臺進酒, 退跪,候飲畢,接盞復位,轉臺與執事者再拜。宣徽使 以酒進,皇帝親賜酒,接盞稍退,跪飲畢,宣徽使接盞 復位,再拜,復揖入欄子內,跪,搢笏。受賜物畢,出笏,興, 復位,再拜,退,更衣,入殿,稍東西向立。皇妃等進勸生 日酒,皇太子跪,皇妃等亦跪,飲畢,各再拜。群官致賀, 則其日質明皆公服集於門外。少詹事奏請內嚴,又 奏外備。典儀引升座。文武宮臣入就庭下,重行北向 立。典儀曰:「再拜。」在位官皆再拜。班首稍前跪奏:「元正 首祚,生日則云慶誕令辰,伏惟皇太子殿下福壽千 秋。」賀畢復位。典儀曰:「再拜。」宮臣皆再拜,坐受,分東西 序立。次引東宮三師於殿上,三少於殿柱外,北向東 上立。皇太子詣南向褥位,典儀曰:「再拜」,師少皆再拜, 班首同前稱賀復位。執事者酌酒一巵,班首奉進,樂 作,飲訖,樂止。回勸師少畢,各復位。典儀贊:「師少再拜」, 皇太子答拜。帥少出,皇太子就坐。次引親王入欄子 內,一品宗室於欄子外,餘宗室序班庭下再拜。致賀、 進酒如上儀。皇太子答拜畢,就坐。復引隨朝三師、三 公、宰執於殿上,三品以上職事官於露階上,四品以 下於庭下,北向,每等重行,以東為上。立皇太子詣褥 位,《典儀》曰:「再拜。」上下皆再拜。畢,班首少前致賀,復位。 執事者酌酒一巵,班首奉進,樂作,飲畢樂止。如有進 獻如常儀。回勸三師、三公。餘殿上群官,則令執事者 以盤行酒。飲畢,典儀曰:「再拜。」上下皆再拜,乃答拜。引 群官以次出,少詹事跪奏禮畢。自是歲賀為定制。 又皇太子與百官相見儀,三師、三公欄子內北向躬 揖班首,稍前問候。皇太子離位,稍前正南立答揖。宰 執及一品職事官,扣欄子北向躬揖,答揖如前。二品職事官欄子外向南躬揖。皇太子起揖。三品職事官 露階稍南躬揖。皇太子坐揖。四品以下職事官,庭下 躬揖,跪問候。皇太子坐受。太子太師、太傅、太保與隨 朝三師同,東宮三少與隨朝二品同。詹事以下並在 庭下面北,每品重行,以東為上,再拜,稍前問候,又再 拜,皇太子坐受,大定二年所定也。七年,定制,皇太子 赴朝,許與親王、宰執相見,餘官宗室並迴避,後亦許 與樞密使、副、御史大夫、判宗正、東宮三師相見。九年, 定制,凡皇太子出,於都門三里外,設褥位。三公、宰執 以下公服重行,立皇太子便服,三公宰執以下鞠躬, 班首致辭云:「青宮萬福。」再拜。皇太子答拜,退迎送皆 同。

大定六年,定「皇太子金輅之制。」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輿服志。皇太子車制。大 定六年十二月奏「皇太子金輅典故制度。及上用金 輅儀式。奉敕詳定。輈旗旂首及應用龍者,更以麟為 飾,省去障塵等物。上用金輅名件色數依上公,以九 為節,減四分之一。上用輅軾前有金龍改為伏鹿。軾 上坐龍改為鳳。旂十二旒改為九。駕赤騮六減為四。 及簾褥用黃羅處,改用梅紅。餘並具體成造。」其制,赤 質,金飾諸末。重較,箱畫《虞文》鳥獸,黃屋。軾作赤伏鹿。 龍輈,金鳳一。軾前設障塵,朱蓋黃裡。輪畫朱牙。左建 九旒,右載翕戟。旂首銜金龍頭,結綬及鈴緌。八鸞在 衡,二鈴在軾。駕赤騮四。金鍐方釳,插翟尾,鏤鍚鞶纓 九就。皇帝輅自頂至地高一丈七尺。今「閷四分之一, 為一丈三尺二寸,脩廣之閷亦如之。」

大定八年春正月庚辰,行皇太子冊禮。

按《金史世宗本紀》云云。按《禮志》冊皇太子儀:「大定 八年正月冊皇太子。禮官擬奏,皇太子乘輿至翔龍 門,東宮官導從,不乘馬。冊皇太子前三日,遣使同日 奏告天地宗廟。冊前一日,宣徽院帥鸞儀司設御座 於大安殿當中,南向,設皇太子次於門外之東,西向。 又設文武百僚應行事官、東宮官等次於門外之東 西」廊,又設冊寶幄次於殿後東廂,俱南向。又設受冊 位於殿庭橫階南。工部官與監造冊寶官公服自製 造所導引冊寶床,由宣華門入,約宣徽院同。進呈畢, 赴幄次安置。大樂令帥其屬,展《樂縣》於庭。其日,兵部 帥其屬設黃麾仗於大安殿門之內外。其日質明,文 武百僚應行事官並朝殿入次。東宮官各朝服,自東 宮乘馬導從,至左翔龍門外下馬,各就次。通事舍人 分引百官入立班,東西相向。次引侍中、中書令、門下 侍郎、中書侍郎及捧舁冊寶官詣殿後幄次前立。少 頃,奉冊寶出幄次,由大安殿東降,至庭中褥位權置 訖,奉引冊寶官立於其後。皇太子服遠遊冠、朱明衣, 出次執圭。三師、三少已下導從,立於門外。侍中奏:「中 嚴。」符寶郎奉八寶由東西偏門分入,升置御座之左 右。侍中奏:「外辦。」內侍承旨索扇,扇合,皇帝服通天冠、 絳紗袍以出,曲直華蓋侍衛如常儀。鳴鞭,宮縣樂作, 皇帝出自東序,即御座,爐煙升,扇開、簾捲,樂止。典贊 儀引皇太子入門,宮縣樂作,至位,樂止。師少已下從 入,立於皇太子位東南,西向。典儀贊皇太子再拜,搢 圭,舞蹈,又再拜。奏「聖躬萬福」,又再拜。引近東西向立。 師少以下并奉引冊寶官等,各赴百官東班,樂作,至 位,樂止。通事舍人引百官俱橫班北向。典儀贊「拜」,在 位官皆再拜,搢笏,舞蹈,又再拜。起居又再拜。畢,百官 各還東西班,師少以下并行事官各還立位。典贊儀 引皇太子復受冊位,樂作,至位,樂止。侍中承旨稱:「有 制。」皇太子以下應在位官皆再拜躬身。侍中宣制曰: 「冊某王為皇太子。」又再拜。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中 書令詣讀冊位,中書侍郎引冊匣置於前,捧冊官西 向跪捧。皇太子跪,讀畢,俛伏,興。皇太子再拜。中書令 詣捧冊位,奉冊授皇太子,搢圭,跪受冊,以授右庶子; 右庶子跪受,皇太子俛伏,興;右庶子以冊興,置於床; 中書令以下退復本班。次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侍 中詣奉寶位,門下侍郎引寶盝立於其右。侍中奉寶 授皇太子,搢圭,跪受,以授左庶子,左庶子跪受,皇太 子俛伏,興;左庶子以寶興,置於床。侍中以下退復本 班。典儀贊:「再拜畢,引皇太子退。初行樂作,左右庶子 帥其屬舁冊寶床以出,出門樂止。侍中奏『禮畢』。」內侍 承旨索扇。扇合,簾降,鳴鞭,樂作,皇帝降座,入自西序, 還後閤,侍衛御如來儀,扇開,樂止。侍中奏解嚴。所司 承旨放仗衛以次出。皇太子入次,改服公服還東宮 導從如來儀。冊後二日,兵部設黃麾仗於仁政殿門 之內外,陳設並如大安殿之儀。百官服朝服,皇太子 公服,至次,改服遠遊冠、朱明衣。通事舍人引百官入, 至階下立班,東西相向。典儀引皇太子執圭出次,立 於門外。侍中奏:「中嚴。」少頃,又奏:「外辦。」皇帝出自東序, 即座,簾捲。通事舍人引百官俱橫班北向。典儀贊「拜」, 在位官皆再拜。搢笏,舞蹈,又再拜。起居又再拜。訖,分 班。皇太子捧表入,至拜表位立。俟閤門使將至,單跪 捧表。閤門使接表,皇太子俛伏,興。典儀贊再拜,搢圭舞蹈,又再拜。俟讀表畢,侍中承旨退稱有制,典儀贊 再拜,興,躬身。侍中宣訖,典儀贊再拜,搢圭,舞蹈,又再 拜。引皇太子退。侍中奏禮畢。扇合,鳴鞭,入西序,還後 閤,侍衛如來儀。侍中奏:「解嚴放仗」,百官以次出。後二 日,百官奉表稱賀如常儀。又皇太子受冊恭謝太 廟儀。其日質明,東宮應從官各服朝服,所司陳鹵簿 金輅於左掖門外,皇太子服遠游冠、朱明衣,升輿以 出。至金輅所,降輿升輅,左庶子已下夾侍,三師、三少 乘馬導從,餘官亦皆乘馬以從。東行,由太廟西階轉 至廟,不鳴鐃,吹至廟西偏門外,降輅,步進,由東偏門 入幄次,改服袞冕,出次,執圭,自南神東偏門入,宮官 并太常寺官皆從皇太子入詣殿庭東階之東,西向 立。典儀贊再拜訖,升自西階,詣始祖神位前,北向再 拜。訖,以次詣逐室行禮,並如上儀。訖,降自西階,復西 向位。俟典儀稱:「禮畢」,出東神北偏門,謁別「廟如上儀 訖,歸幄次,改服《遠遊冠》」、朱明衣,出次步至廟門外,升 輅。過廟門,鳴鐃而行。至左掖門外,降輅,升輿以入。將 士各還本所。後一日,於東宮受群官賀,如元正受賀 之儀。

大定二十六年十一月。立原王右丞相為皇太孫 按《金史世宗本紀》云云。按《章宗本紀》。章宗憲天光 運仁文義武神聖英孝皇帝。諱璟。小字麻達葛。顯宗 嫡子也。母曰孝懿皇后徒單氏。大定八年世宗幸金 蓮川。秋七月丙戌。次冰井。上生。翌日世宗幸東宮。宴 飲歡甚。語顯宗曰:「祖宗積慶而有今日。社稷之福也。」 又謂司徒李石、樞密使紇石烈志寧等曰:「朕子雖多, 皇后止有太子一人,幸見嫡孫又生於麻達葛山,朕 嘗喜其地衍而氣清,其以山名之。」群臣皆稱萬歲。十 八年,封金源郡王。始習本朝語言文字及漢字經書, 以進士完顏匡、司經徐孝美等侍讀。二十四年,世宗 東巡,顯宗守國,上奉表詣上京問安,仍請車駕還都。 世宗嘉其意,賜敕書答諭。二十五年三月,萬春節,復 奉表朝賀。六月,顯宗崩,世宗遣滕王府長史臺御院 通進膏來護視。十二月,進封原王,判大興府事。入以 國語謝,世宗喜且為之感動,謂宰臣曰:「朕嘗命諸王 習本朝語,惟原王語甚習,朕甚嘉之。」諭旨曰:「朕固知 汝年幼,服制中未可付以職,然政事亦須學,京輦之 任,姑試爾才,其勉之。」二十六年四月,詔賜名璟。五月, 拜尚書右丞相。世宗謂曰:「宮中有輿地圖,觀之可以 具知天下遠近阨塞。」又謂宰臣曰:「朕所以置原王於 近輔者,欲令親見朝廷議論,習知政事之體故也。」十 一月,詔立為皇太孫,稱謝於慶和殿。世宗諭之曰:「爾 年尚幼,以明德皇后嫡孫惟汝一人,試之以事,甚有 可學之資,朕從正,立汝為皇太孫。建立在朕,保守在 汝。宜行正養德,勿近邪佞,事朕必盡忠孝,無失眾望, 則惟汝嘉。」二十七年三月,世宗御大安殿,授皇太孫 冊赦中外。丁巳,謁謝太廟及山陵,始受百官牋賀。二 十八年十二月乙亥,世宗不豫,詔攝政聽授五品以 下官。丁亥,受攝政之寶。二十九年春正月癸巳,世宗 崩,即皇帝位。按《徒單克寧傳》,大定二十五年,「左丞 相守道賜宴北部,詔克寧行左丞相事。是時世宗自 上京還,次天平山清暑,皇太子薨於京師,諸王妃主 入宮弔哭,奴婢從入者多,頗喧雜不嚴,克寧遣出之, 身護宮門,嚴飭殿延,宮門禁衛如」法,然後聽宗室外 戚入臨,從者有數。謂東宮官屬曰:「主上巡幸,未還宮 闕,太子不幸,至於大故。汝等此時能以死報國乎?吾 亦不敢愛吾生也。」辭色俱厲,聞者肅然敬憚。章宗時 為金源郡王,哀毀過甚。克寧諫曰:「哭泣,常禮也。郡王 身居冢嗣,豈以常禮而忘宗社之重乎!」召太子侍讀 完顏匡曰:「爾侍太子日久,親臣也。郡王哀毀過甚,爾 當固諫,謹視郡王,勿去左右。」世宗在天平山,皇太子 訃至,哀慟者屢矣,聞克寧嚴飭宮衛,謹護皇孫,嘉其 忠誠而愈重之。九月,世宗還京師。十一月,克寧表請 立金源郡王為皇太孫,以係天下之望,其略曰:「今宣 孝皇太子陵寢已畢,東宮虛位,此社稷安危之事。陛 下明聖,超越前古,寧不察此?事貴果斷,不可緩也。緩 之則起覬覦之心,來讒佞之言。讒佞之言起,雖欲無 疑,得乎?茲事深可畏,大可慎。而不畏不慎,豈惟儲位 久虛,而骨肉之禍自此始矣。臣愚不避危身之罪,伏 願亟立嫡孫金源郡王為皇太孫,以釋天下之惑,塞 覬覦之端,絕搆禍之萌,則宗廟獲安,臣民蒙福。臣備 位宰相,不敢不盡言,惟陛下裁察。」踰月,有詔起復皇 孫金源郡王,判大興尹,封原王。世宗諸子中,趙王永 中最長,其母張元徵女,元徵子汝弼為尚書左丞。二 十六年,世宗出汝弼為廣平尹,於是左丞相守道致 仕,遂以克寧為太尉兼左丞相,原王為右丞相,因使 克寧輔導之。原王為丞相,方四日,世宗問之曰:「汝治 事幾日矣?」對曰:「四日。京尹與省事同乎?」對曰:「不同。」上 笑曰:「京尹浩穰,尚書省總大體,所以不同也。」數日,復 謂原王曰:「宮中有四方地圖,汝可觀之,知遠近阨塞

也。」世宗與宰相論錢弊,上曰:「中外皆患錢少,今京師
考證.svg
積錢止五百萬貫,除屯兵路分其他郡縣錢,可運至

京師。」克寧曰:「郡縣錢盡入京師,民間錢益少矣。若起 運其半,其半變折輕齎,庶幾錢貨流布也。」上嘉納之。 章宗雖封原王為丞相,克寧猶以未正太孫之位,屢 請於世宗。世宗嘆曰:「克寧,社稷之臣也。」十一月戊午, 宰相入見於香閤,既退,原王已出,克寧率宰臣屏左 右,奏立太孫,世宗許之。庚申,詔立原王右丞相,為皇 太孫。按《丞相襄傳》,襄進拜平章政事,封蕭國公。世 宗以金源郡王世嫡皇孫,將加王爵,詔擇國號。襄曰: 「為天下大計,必先正其本。原者本也,請封原。」從之。 按《完顏匡傳》,大定十九年,章宗年十餘歲,顯宗命詹 事烏林答愿擇德行淳謹,才學該通者,使教章宗兄 弟。閱月,愿啟顯宗曰:「豳王府教讀完顏撒速、徐王府 教讀僕散訛可二人可使教皇孫兄弟。」顯宗曰:「典教 幼子,須用淳謹者。」已而召見於承華殿西便殿,顯宗 問其年,對曰:「臣生之歲,海陵自上京遷中都,歲在壬 申。」顯宗曰:「二十八歲,爾詹事乃云三十歲,何也?」匡曰: 「臣年止如此,詹事謂臣出入宮禁,故增其歲言之耳。」 顯宗顧謂近臣曰:「篤實人也。」命擇日使皇孫行師弟 子禮。七月丁亥,宣宗、章宗皆就學。顯宗曰:「每日先教 漢字。至申時,漢字課畢,教女直小字習國朝語。」因賜 酒及綵幣。頃之,世宗詔匡、訛可俱充太子侍讀。寢殿 小底駝滿,九住問匡曰:「伯夷、叔齊何如人?」匡曰:「孔子 稱夷、齊求仁得仁。」九住曰:「汝輩學古,惟前言是信。夷、 齊輕去其親,不食周粟,餓死首陽山,仁者固如是乎?」 匡曰:「不然。古之賢者,行其義也,行其道也。伯夷思成 其父之志,以去其國;叔齊不苟從父之志,亦去其國。 武王伐紂,夷齊叩馬而諫,紂死,殷為周。夷齊不食周 粟,遂餓而死。正君臣之分,為天下後世慮至遠也。非 仁人而能若是乎?是時世宗如春水,顯」宗從二人者 馬上相語,遂後顯宗。遲九住至,問曰:「何以後也?」九住 以對。顯宗歎曰:「不以女直文字譯經史,何以知此?主 上立女直科舉,教以經史,乃能得其淵奧如此哉!」稱 善者良久,謂九住曰:「《論語》『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是知也,汝不知不達,務辯口以難人。出是觀之,人之 學不學,豈不相遠哉!」顯宗嘗謂中侍局都監蒲察查 剌曰:「入殿小底完顏訛出、侍讀完顏撒速,與我同族, 汝知之乎?」對曰:「不知也。」顯宗曰:「撒速,始祖九世孫,訛 出保活里之世也。始祖兄弟皆非常人,汝何由知此?」 顯宗命匡作《睿宗功德歌》,教章宗歌之。其詞曰:「我祖 睿宗,厚有陰德。國祚有傳,儲嗣當立。滿朝疑懼,獨先 啟策。徂」征三秦,震驚來附。富平百萬,望風奔仆。靈恩 光被,時雨春暘;神化周浹,春生冬藏。蓋取宗翰與睿 宗定策立熙宗,及平陝西,大破張浚於富平也。二十 三年三月萬春節,顯宗命章宗歌此詞侑觴,世宗愕 然曰:「汝輩何因知此?」顯宗奏曰:「臣伏讀《睿宗皇帝實 錄》,欲使兒子知創業之艱難。」命侍讀撒速作歌教之。 世宗大喜,顧謂諸王侍臣曰:「朕念睿宗皇帝功德,恐 子孫無由知。皇太子能追念作歌,以教其子,嘉哉盛 事!朕之樂豈有量哉!卿等亦當誦習,以不忘祖宗之 功。」命章宗歌數四,酒行極歡,乙夜乃罷。二十五年,匡 中禮部策論進士。是歲,世宗在上京,顯宗監國。二月 甲辰,御試前一日癸卯,讀卷官吏部侍郎李晏、棣州 防禦使把內刺、國史院編修官夾古衡、國子助教尼 龐古鑑進稟策題,問:「契敷五教,皋陶明五刑,是以刑 措不用,比屋可封。今欲興教化,措刑罰,振紀綱,施之 萬世,何術可致?匡已試。」明日入見,顯宗問:「對策云何?」 匡曰:「臣熟觀策問:『敷教、措刑兩事不詳,『振紀綱』一句, 祇作兩事對策,必不能中』。」顯宗命匡誦所《對策》終篇, 曰:「是亦當中。」匡曰:「編修衡、助教鑑,長於選校,必不能 中。」已而匡果下第。顯宗惜之,謂侍臣曰:「我只欲問教 化刑罰兩事。」乃添「『振紀綱』一句,命刪去,李晏固執不 可,今果誤人矣。」謂侍正石敦寺家奴,唐括曷答曰:「侍 讀二十一年府試不中,我本不欲侍讀再試,恐傷其 志,今乃下第,使人意不樂。」是歲,初取止四十五人,顯 宗命添五人,僕散訛可中在四十五人,後除書畫直 長。匡與訛可俱為侍讀,匡被眷遇特異,顯宗謂匡曰: 「汝無以訛可登第怏怏,但善教金源郡王,何官不可 至哉?」是歲,顯宗薨,章宗判大興尹,封原王,拜右丞相, 立為皇太孫,匡仍為太孫侍讀。

衛紹王大安二年八月乙丑立子胙王從恪為皇太子[编辑]

按《金史衛紹王本紀》云云。按《胙王從恪傳》:衛紹王 六子,大定二十六年,賜名猛安曰琚,按出曰瑄、按辰 曰璪。泰和七年,詔按辰出繼鄭王永蹈後,詔曰:「朕追 惟鄭邸,誤蹈非彝,槁窆原野,多歷歲年,怛然軫懷,有 不能已,乃詔追復王爵,備禮改葬。今稽式古典,命汝 為鄭王後,守其祭祀。」大安元年,封子六人為王,從恪 胙王,有任王、鞏王,餘弗傳。是歲,從恪為左丞相。二年 八月,立從恪為皇太子。至寧末,胡沙虎殺衛王,從恪 兄弟皆廢居中都。貞祐二年,徙鄭州。四年,徙居南京天興元年,崔立以從恪為梁王,汴京破,死焉。

宣宗貞祐元年閏九月甲申立子守忠為皇太子[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云云,按《莊獻太子傳》:莊獻太子, 名守忠,宣宗長子也。其母未詳,說在《皇后傳》。胡沙虎 既廢衛王,時上未至,即迎守忠入居東宮。貞祐元年 閏九月甲申,立為皇太子,詔曰:「朕以眇躬,嗣服京命, 念祖宗之遺統,方夙夜以靡遑。將上以承九廟之靈, 而下以係多方之望。皇太子守忠性秉溫良,地居長 嫡,以次第言之,則宜升儲嗣,以典禮質之,則足愜群 情。其立為皇太子。」十月己未,以鎮國上將軍、太子少 保阿魯罕為太子少師。庚申,上遣諭曰:「朕宮中每事 裁減,汝亦宜知時難,斟酌樽節也。」又謂曰:「時方多艱, 每事當從貶損,吾已放宮人百餘矣,東宮無用者亦 宜出之。汝讀書人,必能知此也。」二年四月,宣宗遷汴, 留守中京。七月,召至汴,三年正月薨。上臨奠殯所凡 四次。四月,葬迎朔門外五里,諡莊獻。按《張行信傳》, 宣宗即位,改元貞祐。行信以皇嗣未立,無以係天下 之望,上疏曰:「自古人君即位,必立太子以為儲副,必 下詔以告中外。竊見皇長子每遇趨朝,用東宮儀衛, 及至丹墀,還列諸王班,況已除侍臣,而今未定其禮, 可謂名不正言不順矣。昔漢文帝元年,首立子啟為 太子者,所以尊祖廟,重社稷也。願與大臣詳議,酌前 代故事,蚤下明詔,以定其位,慎選宮僚,輔成德器,則 天下幸甚。」上嘉納之。

貞祐三年五月辛未,立皇孫鏗為皇太孫。

按《金史宣宗本紀》云云。按《莊獻太子傳》。貞祐三年 五月立其子鑑為皇太孫。始二歲十二月薨。四年正 月賜諡「沖懷太孫。」

貞祐四年,立遂王守禮為皇太子。

按《金史宣宗本紀》:貞祐四年春正月「乙亥,以殿前都 點檢皇子遂王守禮為樞密使。己卯,立遂王守禮為 皇太子。二月甲申,詔皇太子控制樞密院事。乙酉,以 皇太子既總樞務,詔有司議典禮,以金鑄撫軍之寶 授太子,啟稟之際用之。戊子,宰臣以皇太子既立,服 御儀物悉與已受冊同,今邊事未寧,請少緩冊寶之 禮。」從之。夏四月甲午,改賜皇太子名守緒。按《哀宗 本紀》:哀宗諱守緒,初諱守禮,又諱寧甲速,宣宗第三 子。母曰明惠皇后王氏,賜姓溫敦氏,仁聖皇后之女 兄也。承安三年八月二十三日生於翼邸,仁聖無子, 養為己子。泰和中,授金紫光祿大夫。宣宗登極,進封 遂王,授祕書監,改樞密使。貞祐初,莊獻太子守忠薨, 立皇孫鑑為皇太孫,尋又薨。四年正月己卯,立守禮 為皇太子,仍控制樞密院事。詔略曰:「子以母貴,遂王 守禮,地鄰冢嫡,慶集元妃立為皇太子,其典禮有司 條具以聞。」四月甲午,用太子少保張行信言,更賜名 守緒。元光二年十二月庚寅,宣宗崩,辛卯,奉遺詔即 皇帝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