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家範典/第03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家範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七卷
明倫彙編 家範典 第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家範典

 第三十七卷目錄

 母子部紀事七

家範典第三十七卷

母子部紀事七[编辑]

《明外史晉恭王棡傳》:簡王新㙉母太妃尚氏嚴,教子 以禮。太妃疾,新㙉叩頭露禱。 《沈德四傳》,「洪武二十七年九月,山東守臣言,日照民 江伯兒母病,割脅肉以療,不愈,禱岱岳神。母疾瘳,願 殺子以祀。已果瘳,竟殺其三歲兒。」

《唐定王桱傳》:憲王瓊炟薨,莊王芝址嗣。承休王芝埌 者,憲王繼妃焦氏子,愛之,遇節旦,召樂婦入宮戲笑, 芝址詰之,語不遜,焦怒,持鐵鎚擊宮門,芝址閉不敢 出。妃弟璟誣王詈繼母,憲宗革芝址爵,久之始復。 《襄王瞻墡傳》祐材、祐質皆無子,從姪陽山王厚熲立。 厚熲事嫡母王太妃及生母潘太妃至孝,潘卒,殯之 東偏,王太妃曰:「汝母有子,社稷是賴,毋以我故避正 寢。」厚熲泣曰:「臣不敢以非禮加臣母。」及葬,跣足扶櫬 五十里。

《李德成傳》:「德成,淶水人,幼喪父。元末,德成年甫十二, 隨母避寇至河濱,寇騎迫母投河死。德成長,娶婦王 氏,摶土為父母像,己與妻銜勒負鞍為馬,朝夕伏像 側。方嚴冬大雪,冰堅至底,德成夢母謂己曰:『我處冰 下,寒不得出。覺而大慟,旦與妻徒跣行三百里,抵河 濱。臥冰七日,冰果融數十丈,恍惚若見其母,而他處』」 堅凍如故。里人相率拜懇其歸,乃與俱返。

《張信傳》:「信父興,建文帝即位,大臣薦信謀勇,調北平 都司,受密詔,令與謝貴、張昺謀燕,盡縛藩府人,信憂 懼不知所為,母怪而問之,信詭以他語對,母愈詰之, 乃告以故,母大驚曰:『不可,汝父每言『王氣在燕,汝無 妄舉滅族』』。」

《錢瑛傳》:「瑛同時曾鼎,字元友,泰和人。元末,鼎奉母避 賊。母被執,鼎跪而泣代。賊怒將殺母,鼎號泣,以身翼 蔽,傷項肩及足,控母不舍。賊魁繼至,憫之,攜其母子 入營療治獲愈。」

正德中,流賊掠鉅鹿,執趙智、趙慧之母,將殺之。智追 至,跪告曰:「母年老,願殺我。」慧亦至,泣曰:「兄年長,願留 養母而殺我。」智力與爭死,而母復請曰:「吾老當死,乞 留二子。」群賊笑曰:「皆好人也。」並釋之。

《姚玭傳》:「玭,松江人。元至正中,苗帥揚完者兵入境,大 掠,玭奉母避於野,阻河不得渡。母泣曰:『兵至,吾誓不 受辱』。遂沉於水,玭急投水救之,負母而出。已數遇盜, 中矢,玭佯死,伏屍間以免,乃奉母過湖淮,兵疑從苗 中來,縛送泖上軍,力辨始白。後母病,思食魚,暮夜無 從得,家養一鳥,忽飛去,攫魚以歸。」

有祝崑者,麗水人。元末,崑奉母避賊山中。賊追及,母 急投崖下,崑擲身赴救。忽雷雨大作,賊駭散。一時避 難者俱脫,母墜深崖幾絕,崑幸挂樹梢不死,卒負母 而登。

《崔敏傳》:「有顧琇者,字季栗,吳縣人。洪武初,父充軍鳳 翔,母隨行,留琇視丘墓。越六年,聞母歿,琇奔赴,負母 骨行數千里,寢則懸之屋梁,涉則戴之於頂。」

《趙紳傳》:「麴祥字景德,永平人。永樂中,父亮為松江金 山衛百戶。祥年十四,被倭掠,遂仕其國。宣德中,與使 臣偕來,上疏乞賜侍養,不從其請,但許給驛暫歸,仍 還本國。祥抵金山,獨其母在,不能識。曰:果吾兒則耳。 陰有赤痣,驗之信。抱持痛哭,未幾別去,至日本,啟以 聖意,國王允之,仍令入貢。祥乃復申前請,詔許襲職」 歸養。母子相失二十年,又有華夷之限,竟得遂其初 志,聞者異之。祥事母克備甘旨,母寢疾三載,朝夕不 離側。及卒,哀毀骨立。

《寧獻王權傳》:靖王奠培嗣。景泰中,弋陽王奠壏訐其 反逆罪,遇赦不治。奠壏,奠培弟也。錦衣逯杲使詗事 者誣奠壏烝母。英宗遺奠培書,令具實以聞,而遣駙 馬都尉薛桓與杲涖問。奠培奏無是事。杲按亦無實。 帝怒,責問杲。杲懼,乃以為實。帝乃賜奠壏母子自盡, 焚其屍。是日雷雨大作,平地水深數尺,眾咸冤之。 仁《宗誠孝皇后張氏傳》:后父兵馬副指揮麒。仁宗立, 冊為后。宣宗即位,上尊號曰皇太后。軍國大議,多稟 聽裁決。是時海內泰寧,帝入奉起居,出奉遊宴,四方 貢獻,雖微物必先上。皇太后兩宮慈孝聞天下。宣德 三年,太后遊西苑,皇后、皇妃侍,帝親掖輿登萬歲山, 奉觴上壽,獻詩頌德。又明年謁長、獻二陵,帝親櫜,鞬 騎導至河橋下扶輦,畿民夾道拜觀,陵旁老穉皆山 呼迎拜。太后顧曰:「百姓戴君,以能安之耳,皇帝宜重念。」帝奉太后過農家,召老婦問生業,賜鈔幣。有進蔬 食酒漿者,太后取以嘗。帝曰:「此田家味也。」

《崔鑑傳》:「鑑,京師人。父嗜酒,狎娼,召與居。娼恃寵,時時 陵鑑母父又被酒,數侵辱之。一日,娼惡言詈母,母復 之,娼遂擊敗母面,母不勝憤,入室伏床而泣,將自盡。 鑑時年十三,自學舍歸,問之,母告以故。鑑曰:『母無死』。 即走至學舍,挾刃還。娼適掃地,且掃且詈,鑑即拔刃 刺其左脅,立斃。乃匿刃牖下,亡走數里,忽自念曰:『父 不知我,殺娼必累我母』。」急趨歸,父果訴于官,將縶其 母矣。鑑至,告捕者曰:「此我所為,非母也。」眾見其幼,不 信。鑑曰:「汝等不信,請問凶器安在?」自出刃示之,眾乃 釋母縶鑑寘獄。事聞,下刑部讞,尚書聞淵等議,鑑志 在救母,且年少可矜,難拘常律。帝乃貸其罪。

《汪叡傳》:「叡字仲魯,婺源人。元末,與弟同集義旅,保障 鄉邑。庚子秋,同為張士誠所殺,授叡安慶稅令,時入 奏事。楚寇陷城,妻程負幼子淮竄山中,度難兩全,棄 之僕後至,得」子草間顧無恙,寄乳村媼。逾旬,子母 復聚,人以為好德之報。

《王溥傳》:「溥安仁人,洪武元年,擢河南行省平章。先是, 溥未仕時,奉其母葉避兵貴溪,遇亂與母相失,不知 所在者,凡十八年。溥思母切,嘗夢母若告以所在者, 命筮之,其繇詞曰:『非巖非穴,厥乃朽骨。及是,溥從容 言于帝,請歸省墳墓。帝許之,且命禮官具祭物。溥歸 率士卒躬詣貴溪之桃源山求之不得,晝夜號泣者』」 三日,既乃得居人吳海,言「夫人為賊所逼,投井中死 矣。」溥訪得井至,則有鼠自井中出,徑投溥懷中,旋復 入井,遂汲井索之,母遺尸果在。溥哀呼不自勝,乃具 衣冠即其地葬之。人皆稱溥孝感。

《榮瑄傳》:「瑄,瓊州人。三歲而孤,與兄琇並以孝聞。天順 四年,土賊據瓊城,瑄兄弟扶母走避,遇賊,琇謂瑄曰: 『我以死衛母,汝急去』。瑄從之,琇與母遂陷賊中。官軍 至,琇出走被執。主將將殺琇,瑄趨至,叩頭流血,泣請 曰:『兄以母故陷賊,母老家貧,恃兄為命,願殺瑄存兄 養母』。」主將不察,竟殺瑄。

同時鄭韺,石康人。父賜,舉人。兄濩,進士。天順中,母為 猺賊所掠,韺年十六,挺身入賊壘,紿之曰:「吾欲丐吾 母,豈惜金?第吾幼,金皆母所瘞,願貸母歸取之。」賊遂 拘韺而釋母,然其家實無金也。久之,官軍至,賊將解 去,以前語詰韺,遂被殺。廉州知府張岳建祠祀之。 葉文榮者,海寧人。弟殺人論死,母日悲泣不食。文榮 患之,謂母曰:「兒年已長,有子,請代弟死。」遂詣官服殺 人罪,弟得釋,而文榮坐死。

《邵寶傳》:「寶字國賢,少孤,事母至孝。甫十歲,母疾,為奏 告天,願減己算,延母年終養歸。嘗得疾,左手不仁,猶 朝夕侍側不懈。」

《景暘傳》:「暘字伯時,為人篤於孝義,母目盲,百端治之 不效,旦夕禱於神。一日母忽失故疾,雙瞳炯然。」 《姜昂傳》:「昂字行頫,為人方潔,在官日市少肉供母,而 自食菜茹。」

《孝肅周太后傳》:太后英宗妃,憲宗生母也。憲宗在位, 事太后至孝,五日一朝,燕饗必親。太后意所欲,惟恐 不懽。至錢太后合葬裕陵,太后殊難之,憲宗委曲寬 譬,得請乃已。

《彭澤傳》:「澤字濟物,有志節,舉於鄉。赴會試二場畢,聞 母病徑行,不待終事。母喜其歸,病亦遽已。」

《包節傳》:「節字元達,生五歲而孤,母躬教養之。舉進士 為御史,為中官廖斌詭奏詔獄,永戍莊浪衛。獨念其 母,自傷不克終養,日飲泣母訃,至晝夜哭。已又聞弟 孝卒,撫膺曰:『誰代吾奉祀者。哭益悲,竟得疾不起。孝 字元愛,後節三年舉進士,為南京御史。兄弟分居南 北臺,並著風采,又皆有至性。節既服官于北,不得養』」 母孝,遂以侍養歸。及母亡,孝哀毀骨立,未終喪卒,而 節亦繼殞。天下聞而傷之。

《王在復傳》:慈谿向敘為諸生。倭入寇,以縣無城,掖母 出避。遇賊踣敘而斫其母,敘急起,抱其母頸,大呼曰: 「寧殺我,無殺我母。」賊如其言,母獲全。

陳經孚,平陽人。倭至,負母出逃。遇賊,索母珥環欲殺 之,經孚以身翼蔽。賊怒,揮刃截耳及肩而死,手猶抱 母頸不解。

《李文詠傳》:「許恩,蘄水人。夜半,鄰家失火,恩驚出,遍尋 母不得,復突入,遂與母俱焚。」

《孔金傳》:「金,山陽人。父早亡,母謝氏遺腹三月而生金。 母為大賈杜言逼娶,投河死。金長屢訟于官不勝。言 行賄欲斃金,金乃乞食走闕下,擊登聞鼓訴冤,不得 達。還墓所,晝夜號泣。里人劉清等陳其事于府,知府 張守約異之,召閭族媒氏質實,坐言大辟。未幾,守約 卒,言夤緣獲脫,金復號訴不休,被箠無完膚。已而撫」 按理舊牘,仍坐言「大辟」,迄死獄中。

《楊通照傳》:「通照、通杰,銅仁人。母周氏疾,兄弟爭拜禱, 求以身代,閱三年不入內室。萬曆三十六年,群苗流

劫至其家,母被執去,二人往追之,轉鬥數十里,被傷
考證
負痛不顧,至鬼空溪,見賊縶母大罵,聲震山谷,殺入

重圍中,為賊所磔死。」

寧化民林上元,賊掠其繼母李氏出城。上元從城上 持鎗一躍而下,直奔賊壘,刺死二人。賊避其鋒,立出 李氏,因引去,城賴以全。

《孝穆紀太后傳》:「太后,憲宗妃,孝宗生母也。賀縣人,本 蠻土官女。成化中征蠻,俘入掖廷,命守內藏。時萬貴 妃顓寵而妒,後宮有娠者皆治使墮。帝行內藏,妃應 對稱旨,說之,一幸有身。萬貴妃知而恚甚,令婢鉤治 之。婢謬報曰:『病痞』。乃摘居安樂堂,久之,生孝宗,使門 監張敏溺焉。敏驚曰:『上未有子,奈何棄之,藏之他室』。」 至五六歲,帝不知也。帝自悼恭太子薨,數數視影躑 躅。成化十一年,帝一日召敏櫛髮照鏡,歎曰:「老將至 而無子。」敏伏地曰:「死罪,萬歲已有子也。」帝愕然,問安 在?對曰:「奴言即死,萬歲當為子主。」於是太監懷恩頓 首曰:「敏言是。皇子潛養西內,今已六歲矣。匿不敢聞。」 帝大喜,即日幸西內,遣使往迎皇子。使至宣詔,妃抱 皇子泣曰:「兒去,吾不得生兒。見黃袍有鬚者,即兒父 也。」皇子走投帝懷,帝置之膝,撫視久之,悲喜泣下,曰: 「我子也,類我。」頒詔天下,移妃居永壽宮,數召見。六月, 妃暴薨,賜諡恭恪莊僖淑妃。敏懼,亦吞金死。孝宗既 立,為皇太子,時孝肅皇太后居仁壽宮,語曰:「帝以兒 付我。」太子遂居仁壽。一日,貴妃召太子食,孝肅謂太 子曰:「兒去,無食也。」太子至,貴妃賜食,曰:「已飽。」進羹,曰: 「羹疑有毒。」貴妃大恚,曰:「是兒數歲即如是,他日魚肉 我矣。」因恚而成疾。孝宗即位,追封淑妃皇太后,諡孝 穆慈慧恭恪莊僖崇天承聖純皇后,遷葬茂陵,別祀 奉慈殿。帝悲念太后,特遣太監蔡用之賀。求太后家, 遣修太后先塋之,在賀者,置守墳戶,復其家,擬太后 父母封號。於是封后父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 夫,柱國,慶元伯,諡端僖。后母伯夫人,立祠桂林府,有 司歲歲祀。大學士尹直撰哀冊有云:「睹漢家堯母之 門,增宋室仁宗之慟。」帝燕閒念誦,輒欷歔流涕也。 《張均傳》:張承相少孤,及長為諸生,養母二十餘年,以 孝聞。寇至,負母出逃,為賊所得,叩頭號泣,乞免其母。 寇怒,并殺之,抱母首死。

于博二歲而孤,奉母盡孝。寇抵城下,博方讀書城中。 母居村舍,亟下城號泣求母。母已被執,遇諸塗,博取 石奮擊寇,寇就剖其心,母得逸去。

容《偃師傳》:「有劉靜者,萬安諸生。嘉靖間,流賊陷其縣, 負母出奔。遇賊,將殺母,靜以身翼蔽,求代死。賊怒,攢 刃殺之,猶抱母不解屍。閱七日不變。」

《陳氏傳》氏,涇陽王生妻也。有子方晬,生疾將死,以遺 孩為念。陳曰:「吾當生死以之。」崇禎八年九月,流賊至, 陳抱子避樓上。賊燒樓,陳從樓簷跳下,母子俱不死。 賊視其色麗,挾之馬上,陳躍身墜地者再,最後以索 縛之。行數里,陳力斷所繫,并鞍墜焉。賊知不可奪,乃 殺之。賊退,家人收其屍,子呱呱懷中,兩手猶堅抱如 故。

《慈聖太后蔣氏傳》:「太后,世宗母也。弘治五年,冊為興 王妃。世宗入承大統,即位三日,遣使詣安陸奉迎,令 廷臣議推尊禮。咸謂宜考孝宗,而稱興王為皇叔父, 妃為皇叔母。議三上,不允。妃至通州,聞考,孝宗恚曰: 『安得以我子為他人子』。」留不進。帝聞之,涕泣啟慈壽 皇太后,願避位。群臣惶懼,改稱興獻太后,乃入。後三 年,上尊號曰本生章聖皇太后。秋,尊妃為聖母章聖 皇太后。五年,《睿宗世廟》成,奉妃入謁。七年,上尊稱曰 「慈仁。」十五年,上尊稱曰「廉靜貞壽。」十六年,奉后幸金 山謁陵,命諸臣進賀行殿。十七年十二月崩。令議奉 太后南詣合葬,上尊諡曰孝慈貞順仁敬誠一安天 誕聖獻皇后。明年遂議南巡。九卿大臣等諫。帝曰:「朕 豈空行哉,為吾母耳。」三月,帝至承天,謁獻陵,作新宮。 四月,命崔元護梓宮南祔。七月,合葬獻陵,主祔睿宗 廟。

《張清雅傳》:有白精忠者,潁州人。五歲而孤,母袁氏撫 之。家貧,母食糠覈,而以精者哺兒。精忠知之,每餐必 先啖其惡者。天啟中,舉于鄉。崇禎八年,流賊陷潁州, 家人勸逃匿,曰:「母守我四十年,我何忍捨?」去之。遂遇 害。

有佘承德者,無為人。崇禎十五年,流賊突至,掖其母 魏氏出避。母行遲,為盜所獲,欲刃之。承德號呼救護, 並遇害。

《潘氏傳》:氏,海寧人。年十六,歸許釗,生子淮。甫期年,釗 卒。既斂,潘自經死已兩日矣。有老嫗過之曰:「是可活 也。」投之藥果甦。釗族兄欲不利于孤,嗾潘改適,潘毀 容自矢。其人乃夜率勢家奴僕數十人,誣以負債,椎 門入。潘負子冒風雨踰垣而逸。前距大河,追者迫,潘 號慟投于河。適有木浮至,憑之以渡,達母家,遂止不 歸。及淮年十九始歸。

《崇王見深傳》:「見深,英宗第六子,母仁壽皇后,生于南 宮。天順元年封,成化十年就藩汝寧,故秀邸也。弘治中,皇太后春秋高,思一見王,帝馳敕召之。英宗復辟, 襄王奉詔來朝。徐溥言:先皇帝奉養太后,聖孝純篤, 臨御二十年,崇府諸王未嘗輕召。今即崇王奉詔來 朝,一慰太后願見之心,欲別則難免眷戀,既去必倍 增憂思。他日上廑,聖慮所未敢言。」帝重違太后意,不 允。既而言官交章及之,乃已。

《桐城姚氏傳》:「姚氏,湘潭知縣之騏女,諸生吳道震妻。 年十九夫亡,以子德堅在襁褓,忍死撫之。越二十六 年,至崇禎末,流賊掠桐城,兄孫林奉母避潛山,氏偕 行。賊奄至,孫林格鬥死,德堅負氏而逃,氏曰:『事急矣, 汝書生,焉能負我遠行,儻賊追及,即俱死。汝不能全 母,顧反絕父祀乎?叱之去。德堅泣勿忍,氏推之墜層』」 崖下。須臾,賊至,叱曰:「出金可免!」氏曰:「我流離遠道,安 得有金?」賊令解衣驗之,罵曰:「吾生平解衣,雖子婦不 得在側。何物賊奴,敢作此語!」賊怒,刃交下而死。 《孫氏傳》氏,吳縣衛廷珪妻。隨夫商販,寓潯陽小江口。 寧王陷九江,廷珪適他往,所親急邀孫共逃。孫謂兩 女金蓮、玉蓮曰:「我輩異鄉人,汝父不在,逃將安之?今 賊已劫鄰家矣,奈何?」女曰:「生死不相離,要當為父全 此身耳。」于是母子共一長繩,自束赴河死。

《劉憲傳》:憲,靈石諸生。父先亡,母年七十餘,兩目俱瞽, 憲奉事惟謹。正德六年,流賊入城,憲負母避之城外。 賊追至,欲殺母,憲哀告曰:「寧殺我,毋殺我母。」賊乃釋 之。

羅璋,遂寧諸生。大盜亂蜀中,母為賊所獲,璋手挺長 鎗,連斃三賊,賊舍母去,後賊追至,璋力捍賊,使母行 遠,而久戰力疲,竟被執。賊憤甚,剜心剖肝裂其屍。 有李壯丁者,安定縣人。嘉靖中,北寇入犯,從父母奔 避山谷。遇賊縛母去,壯丁取石奮擊,母得脫。前行復 遇五賊,一賊縛其母,母大呼曰:「兒速去,毋顧我!」壯丁 憤,手提鐵器擊仆賊,母逃得生,而壯丁竟為賊所殺。 溫鉞,大同人。父景清,有膽力。嘉靖三年,鎮兵叛,殺巡 撫張文錦。其後巡撫蔡天祐令景清密捕首惡,戮數 人,其黨恨之。十三年復叛,殺總兵李僅,因遍索昔年 為軍府效命者,景清深匿不出,遂執鉞及其母王氏 以去。令言景清所在,逼母使言,母大罵不輟,賊怒,支 解以怵鉞,鉞大哭且罵,并被殺。事平,母子並獲旌, 《賴南叔妻蕭氏傳》:蕭氏,萬安人,夫早喪,無子,遺一女, 寇大起,築室與女共居,如是者數年。盜突至,率女持 利刃遮門詈曰:「昔寧化曾氏婦,立砦殺賊,舉室以守, 汝謂我刃不利耶?犯我必殺汝。」賊怒,縱火焚之,二人 咸燼。

《鄭濂傳》:「鄭淵,字仲涵。母病逾年,扶侍不離頃刻,跪進 湯藥,膝生胝。既卒,哀慟過節,耳為之聵。」

《謝定住傳》:「定住,大同廣昌人。性至孝。年十二,家失牛, 母抱幼子追逐,定住隨母後。虎躍出噬其母,定住奮 前擊之,虎逸去,取弟抱之,扶母行。虎復追齧母頸,定 住再擊之,虎復去。行數武,虎齧母右足,定住復取石 亂擊,虎乃舍去,母子三人並全。」

《歸鉞傳》:「鉞字汝威,嘉定縣人,早喪母,父娶繼妻有子, 鉞遂失愛,父偶撻鉞,繼母輒索大杖與之,曰:『毋傷乃 翁力也。家貧食不足,每炊將熟,即諓諓數鉞過,父怒 而逐之,其母子得飽食,鉞飢困匍匐道中。比歸,父母 相與言曰:『有子不居家,在外作賊耳』。輒復杖之,屢瀕 於死。及父卒,母益擯不納,因販鹽市中,時私其弟,問』」 母飲食,致甘鮮焉。正德三年,大饑,母不能自活,鉞涕 泣奉迎。母內自慚,不欲往,然以無所資,迄從之。鉞得 食先母弟,而己有飢色。弟尋卒,鉞養母終其身。 《張氏傳》:張氏,江都人,歸史著馨。年二十六而夫亡。後 城陷,撫其子泣曰:「向也撫孤為難,今也全節為大。兒 其善圖,吾不能顧矣。」遂赴水死。

《陳伯妻黃氏傳》:「氏江寧人,年十八歸伯。父死,母欲改 節,氏苦諫不從,竟他適。一日,母來省,女閉門不與相 見,母慚而去。」

《宣宗恭讓皇后胡氏傳》:「后名善祥,濟寧人。永樂十五 年,冊為皇太孫妃。久之,為皇太子妃。宣宗踐阼,立為 皇后。后善病時,孫貴妃有寵,后未有子。二年冬,貴妃 生子,帝即立為太子,令后上表辭位,乃廢后退居長 安宮,賜號靜慈仙師,而冊貴妃為后。正統七年十月, 太皇太后崩,后痛哭不已。踰年亦崩,用嬪御禮,葬金」 山。天順六年,孫太后崩,錢皇后為英宗言:「帝非孫太 后出,且胡后賢而無罪,廢為仙師。其歿也,人畏太后, 殮葬皆不如禮」,因勸復其位號。七年七月上尊諡曰 恭讓誠順康穆靜慈章皇后,修陵寢,不祔廟。人終不 知英宗生母誰氏也。

《唐儼傳》:「儼,全州諸生也。游學于外,嫡母寢疾,儼聞母 疾,馳歸。儼事嫡母甚謹,生母亦如之,而儀節稍殺焉, 曰:『禮不敢踰也』。」嫡母歿二十年而生母歿,儼廬墓三 年。知州顧璘訪之,書山之壁曰「望母巖。」嘉靖四年,貢 至京,有司奏旌其門。

《高巍傳》:「巍母蕭有痼疾,左右將奉,至老無少懈。母死蔬食廬墓三年。洪武中旌其孝行。」

《師逵傳》:「逵字九達,東阿人。少孤,事母至孝。年十三,母 疾思食藤花菜,逵出城南二十里求得之。及歸,夜二 鼓,道遇虎,逵驚呼天,虎舍之去,持還奉母,母疾遂愈。 攜家至京,自陳家貧母老,乞一官資祿養。太祖憐之, 以為御史。」

《趙羾傳》:「羾字雲翰。元末兵亂,母抱匿林間。有虎至,母 懼,置之地,虎熟視而去。」

《楊砥傳》:「砥字大用,行太僕寺卿,兼苑馬寺。砥篤孝行, 母喪哀毀,未至家卒。」

《薛均傳》:「均行太僕寺卿,以內艱去,服闋,猶哀毀不出, 居恆念母,繪《望雲圖》,題詩其上,讀之輒泣下云。」 《陳繼傳》:繼字嗣初,吳人。母吳躬績以資誦讀。比長,貫 穿經學,人呼為「陳五經。」奉母至孝,有司上其事,使御 史廉之,繼方隨母,抱甕行灌母飲以壺漿,拜而後飲。 帝聞而嗟異,府縣交薦,以母老辭不就。母卒,哀毀過 人,永樂中舉孝行,仍旌其母曰《貞節》。

《林鶚傳》:「鶚秉禮義,事生母孝謹。母性嚴,色稍不怡,必 跪請,得其懽乃已。」

《羅倫傳》。「倫字彝正,吉安永豐人。五歲嘗隨母入園收 果,長幼競取,倫獨賜而後受。」

《孫燧傳》:「燧子堪,字志健,歷都督僉事,事母楊氏至孝, 母年九十餘,歿于京師。堪年亦七十,護喪歸,在道以 毀卒。」

《黃潤玉傳》:「潤玉字孟清,五歲侍母疾,夜不就寢。」 《陳獻章傳》:「獻章字公甫,新會人,以遺腹生。家貧,母林 勵志鞠之。性至孝,朝夕不離側,偶出外,母有念,輒心 動,馳歸。」

《劉閔傳》:「閔字子賢,莆田人。生而純慤,早孤,婦失愛于 母,出之,獨居奉養,疾不解衣,母或恚怒,則整衣竟日 跪榻下。及母沒,廬墓三年。」

《蔡清傳》:「清字介夫,晉江人。成進士,即乞假歸,講學于 僧寺。一日為母寫真,母愀然曰:『吾聞母以子貴,汝舉 進士有年矣,吾猶故服耶?清聞言涕下,即赴選,得禮 部祠祭主事』。」

《易時中傳》。「時中字嘉會,晉江人,遷順天府推官。念母, 遂以終養歸。母年九十一而終,時中年七十矣,毀不 勝喪,宗黨稱孝焉。」

《林光傳》。「光字緝熙,東莞人。舉成化元年鄉試,父喪既 除,母強之仕,二十年,始以會試一榜,除平湖教諭,改 兗州教授。以母年高,乞近地便養,吏部不許。未踰年 而母卒。」

《汪禔傳》:「禔字介夫,祁門人。周歲而孤,母廖氏抗節育 之,禔奉母孝敬備至。嘉靖九年,以侍母疾過勞,得疾 遽卒,年四十有一。」

《何垕傳》:「垕字朝舉,江西新城人。遺腹生,母愛之,不欲 煩以學,乃夜藏燈勤讀不懈。母卒,哀毀幾不能生。疾 且劇,所親持肉羹往食之,曰:『聊以助氣,毋滅性』。哽咽 不能下,竟卻去。葬時霜重冰膠,徒跣行十餘里,足破 流血不止,廬墓三年乃返。」

《范瓘傳》:「瓘字廷潤,會稽人。家無旦夕儲,諷誦自若。幼 孤,奉母盡孝,授徒他家,遇時物,則愀然曰:『吾母安得 嘗此』。」輒投箸不食。既歿,執喪毀瘠。母嗜芋,終身不食 芋。

《張基傳》:「基字德載,吳縣人。祖母及妻相繼卒,嘆曰:『母 老矣,誰與晨夕。自是跬步不離,屏去冠服,為野人裝, 治一室,題曰:『愛日』』」以居母,飲食滫瀡,非親調不進。奉 母外,足不踰戶。年五十九,預知當死,一夕候母安者 十餘,昧爽趺坐遂卒。

《呂潛傳》:「潛字時見,涇陽人。母病革,欲識其婦面,命之 娶。潛娶而不婚,三年喪畢,然後入室。」

《馮子咸傳》:「子咸字受甫,少孤,事母孝,母疾不解衣者 逾年。沒而哀毀骨立,氣息僅屬。」

《杜瓊傳》:「瓊字用嘉,吳縣人,生而孤,育于母。稍長事母 至孝。有司欲以上聞,瓊辭之而請旌其母,母遂獲旌。 嘗刲股愈母疾,祕不令人知。」

《沈周傳》:周字啟南,長洲相城里人也。內行醇謹,奉親 至孝。父歿,有勸之仕者,對曰:「若不知母氏以我為命 耶?奈何干升斗之祿,遠離膝下也?」母與鄰媼歡媼,家 被火無所棲,母以為念,周亟延與母居,晨夕奉之若 母,母乃大喜。周以母故,終身不遠遊。母年九十九而 終,周亦八十矣。

《劉球傳》:「董璘字德又,永樂十六年會試第一,授編修。 母老乞歸。母病思食鰣魚,非其時矣。璘禱于神,舉網 得二尾以奉母,母病尋愈。」

《丘濬傳》:「濬字仲深,幼孤,母李氏教之讀書,過目輒成 誦。」

《陳茂烈傳》:「茂烈字時周,幼孤勵志讀書,舉弘治九年 進士。十六年授御史。尋以母老乞終養歸,力供甘旨, 身治畦。正德五年,吏部以茂烈養母清貧,奏授晉江 教諭,資其祿。茂烈辭不赴,既而奏給月廩,詔月給米三石,復辭,詔不許。茂烈以母老未有嗣息,日夜為憂。 方抱疾而母卒,強起號哭寢地,疾轉亟,遂卒。」

《黃佐傳》:「佐字才伯,除江西僉事,聞母病,引疾乞休,不 俟報竟去。下巡撫林富逮問,富言佐誠有罪,第為親 受過,于情可原。乃令致仕。」

《宋景傳》:「景,字以賢,補浙江僉事。甫數月,聞母病,棄官 歸。母卒,哀毀,絕勺水者五日。」

《查鐸傳》:鐸,涇縣人。同邑張棨,五歲受書,輒曉大義。常 聞雞聲,遽欲起。母問之,則舉小學以對。母笑曰:「纔讀 書便曉其義邪。」應曰:「兒願為之,豈直曉之而已。」 《李遷傳》:遷字子安,新建人。性純孝,砥行廉介。舉嘉靖 二十年進士。有薦入翰林者,弗就,乞出使,便道覲省。 都御史熊浹嘆曰:「謝清華以成素志,可謂孝矣。」遂奉 昭聖太后哀詔使滇蜀,所至卻餽。比選,乞就南以便 養,授南京車駕主事,歷加南京刑部尚書,不拜,以病 歸。文武將吏有遺之金,卻之曰:「今藉主恩歸里,有賜 金奉母足矣。」時遷已近七十,母尚無恙。母終,廬墓。 《彭程傳》:程,字萬里。弘治五年,巡視光祿,上言付刑部 定罪。及朝審,并家屬戍。程母李氏,年老無他子,叩闕 乞留程侍養。南京給事中毛珵等奏曰:「昔劉禹錫附 王叔文,當竄遠方。裴度以其母老為請,得改連州。祈 少賜矜憐,全其母子。」不許。明年,帝終,念程母老,放還。 《海瑞傳》瑞,字汝賢,遷淳安知縣。布袍脫粟,令老僕藝 蔬自給,遇母生日,始市肉。總督胡宗憲聞之,曰:「海、淳 安非母壽,肯肉耶?」

王之誥傳「之誥」,字告若,神宗即位,拜刑部尚書。萬曆 三年遂乞假送母歸。是時,居正母在家,詔中使將護。 既抵都下,帝與兩宮各遣使郊勞,賜賚疊至,鄉人艷 稱之。而之誥奉母里居,觴酒豆肉,質儉如儒素。身已 垂白,孺慕無改。後居正死,家被籍,其母給閒房廢地 以養,而之誥猶侍其母無恙。及母終,之誥亦篤老,不 更仕而卒。

《張烈婦傳》:婦,政和游銓妻。倭入寇,所至淫掠。婦數語 其女曰:「婦道惟節是尚,值變之窮,有溺與刃耳,汝謹 識之。」銓以為不祥,婦曰:「使婦與女能如此,祥孰大焉。」 未幾,賊陷政和,張度不能脫,連呼女曰:「省前誨乎?」女 頷之,即赴井。張含笑隨之,並死。

《饒伸傳》:「伸字抑之,累官刑部侍郎,魏忠賢亂政,告歸 兄位,累官工部右侍郎,時母年百歲,與伸先後以侍 養歸,一時詡為盛事。」

《鄧以讚傳》:「以讚字汝德,萬曆十七年,詔起中允,管司 業事。行至中途,復以念母返。以讚登第二十餘年,在 官僅滿一考,居母憂,不勝喪而卒。」

張元忭,字子藎。生有異質,好讀書。素羸弱,母戒「無過 勞」,乃藏燈幕中,俟母寢始誦。萬曆十年奉使楚府還, 過家省母。既行,心動,輒馳歸。僅五日,母卒。

《梁策傳》:「策,鄢陵人,性至孝。七歲母篤疾,晨夕焚香泣 中庭,請以身代,持香謁城隍神,伏哭幾絕。忽見黃冠 授藥一莖,令煎湯飲母,飲之遄愈,亦不知為何藥也。」 《張棟傳》:「棟字伯任,崑山人,早孤家貧,與弟文柱勤苦 自奮,事母皆以孝聞。及母卒,棟年已六十,毀瘠骨立, 既葬廬墓,已而疾作,醫者勸進酒食,暫歸居室,棟不」 可,竟卒於墓次。文柱舉人母性嚴,稍拂意,輒面壁竟 日,文柱侍立不去,已而色解,乃已。

《馬如蛟傳》:「𥟖弘業,字孟擴,順德人。由舉人授和州知 州。賊初至,禦卻之。其冬,賊復至,城將陷,弘業繫印於 肘,跪告其母曰:『兒不肖,貪微官以累母,奈何』?母李氏 泣諭曰:『汝勿以我為意,事至此,有死而已』。遂自縊。弘 業北面慟哭,再拜自刎。」

《高岱傳》:「傅日炯,字中黃,諸暨人。為諸生,與族父平公 同受業劉宗周。江上師潰,兩人相謂曰:『吾輩義當死, 但各有母在,母許之,死乃可死爾』。平公白於母,母不 許。日炯白於母,母許之,乃赴池死。平公養其母終身。」 《陳預抱傳》:「預抱,舞陽人。母段早寡,撫預抱及其弟預 養、預懷,皆為諸生,三子亦力田好學,善承母志。崇禎」 十四年,流寇陷舞陽,其母先赴井,三子從之。預抱婦 黃氏,攜其子默通;預養婦馬氏,攜其子默恆,默言亦 從之。三世九人,一時盡節,天下多之。

《衛景瑗傳》:景瑗,字仲玉,韓城人,巡撫大同。李自成犯 山西,總兵姜瓖迎賊,景瑗為賊所執。賊使景瑗母勸 降曰:「母今年八十餘,當自為計。兒為國大臣,不可不 死。」母出,景瑗謂人曰:「吾不罵賊者,以全母也。」自縊於 僧寺,賊歎為忠臣,移其妻子於空舍,戒毋犯。

《王賓傳》:賓字仲光,長洲人,奉母至孝,知府姚善賢而 造之,賓隔門語曰:「勿驚老母。」遂踰牆逸去。年七十,疾 革,抱母不釋。已死復蘇,連呼其母乃絕。葬後室中,夜 半聞呼母聲,母曰:「我在此。」答曰:「兒捨母不得。」如是數 聲,母慟哭久之始息。

《唐豫傳》:「豫,廣東順德人。子璧,有文行,母瞽不能自食, 璧晨夕飲食之,一時搢紳欲薦之,以母老無兄弟為

考證
《張宗魯傳》:「宗魯,鈞州人,四歲失明,年二十,遭亂,負母

路氏逃難,其妻扶掖以行。歲饑,宗魯賣卜以為養,日 給不足,妻採野菜以繼之。事平,宗魯奉母還故鄉,竭 力供養。母卒,仍求其前母曹氏、沈氏遺骸,合葬父」墓。 洪武十七年,禮部以瞽子而有孝行,請表其門。從之。 《孝定李太后傳》:太后,穆宗妃,神宗生母也。漷縣人。初 為宮嬪,進貴妃。生神宗,進皇貴妃。萬曆元年,上徽稱 曰慈聖皇太后。大學士張居正請太后護視帝,乃徙 居乾清。帝或不讀書,即召使長跪。每御講筵,入常令 效講臣進講於前。當朝五更,至帝寢所,呼曰「帝起!」帝 嘗在西城曲宴,慈、寧兩內侍,令歌新聲,辭不能。帝醉 怒,取劍擊之,為諸奄所解,戲割其髮。翊日,太后傳語 閣臣,召帝長跪。后性慈惻,好佛,天下名勝地多置梵 剎,動費鉅萬,帝亦助施無筭。初,光宗未冊立,給事中 姜應麟等請立東宮,被謫。太后聞之,弗善也。一日,帝 入侍,太后問其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內廷呼宮人曰: 「都人。」太后亦由宮人進,遂大怒曰:「爾亦都人子!」帝伏 地不敢起。御史曹學程以建言論死,太后憐其母老, 言於帝,釋學程。

《神宗孝端皇后王氏傳》:「后,餘姚人,性端謹。光宗在東 宮,危疑者數矣,調護備至。鄭貴妃顓寵,后不較也。正 位中宮者四十年,以慈孝稱。」

《孝靖王太后傳》:太后,神宗妃,光宗生母也。太后初為 慈寧宮宮人,年長矣,帝過慈寧,私幸之,有身。十年八 月,光宗生,是為皇長子。既而鄭貴妃生皇三子,進封 皇貴妃,而后不封。光宗每至后宮,鄭貴妃即使人伺 焉。四十年,病革,光宗至宮門猶閉,抉鑰而入。后目眚, 手光宗衣而泣曰:「兒長大如此,我死何恨。」遂薨。 《楊成章傳》:「成章,道州人。父泰,為浙江長亭巡檢,以妻 何氏無所出,納丁氏女為妾,生成章。泰卒,成章甫四 歲,何將扶櫬歸丁氏,父予之子而奪其母,母乃剪銀 錢與何別,約各藏其半,俟成章長授之。越六年,何臨 歿,授成章半錢,告之故,成章嗚咽受命。既冠,娶婦月 餘,即執半錢往浙中尋母。母先已適東陽」郭氏,生子 曰「珉」,而成章不知也。遍訪之,無所遇而還。弘治十一 年,東陽典史李紹裔以事宿珉家,珉母知為道州人, 遣珉問成章存否,知成章已為諸生,乃令珉執半錢 覓其兄。會有會稽人,官訓導者,嘗設教東陽,為珉師, 與成章述珉母憶子狀,成章亦在,尋母,遇珉於江西 舟次。兄弟悲且喜,各出半錢合之,益信。遂俱至東陽, 母子始相聚。自是成章三往迎母,不遂,棄月廩,赴東 陽侍養。及母卒,廬墓三載始返。

《何士晉傳》:「士晉,宜興人。父其孝得士晉晚,族子利其 貲,結黨致之死。繼母吳氏匿士晉外家,士晉讀書每 懈,母輒示以父血衣,士晉感厲,與人言,未嘗有笑容。 萬曆二十六年,既舉進士,持血衣愬之官,罪人皆抵 法。」

《劉宗周傳》:宗周字起東,山陰人。以遺腹生,家酷貧,母 章氏育之於外家。年二十四,舉萬曆二十九年進士。 即遭母憂,為堊室中門之外,日哭泣其中。鄉人陶望 齡品之曰:「世衰禮廢,未見善喪若劉子者。」

《王章傳》:「章字漢臣,武進人,授諸暨知縣。章少孤,母訓 之素嚴。及是祖帳歸,少暮,母訶跪予杖,曰:『朝廷以百 里授酒人乎』?章伏地不敢仰視,親友力解乃已。」 《張繼孟傳》:「張獻忠寇成都,陳孔教,字魯生,會稽人,舉 於鄉,歷官四川按察僉事。至是不屈死。子以衡,奉母 孔氏南竄,孔教死,匿不使知。踰年,母詣以衡書室,見 副使」周夢尹請孔教《卹典疏》,哀號隕地;罵以衡曰:「父 死已二載,我尚偷生不肖子,使我無顏見汝父地下!」 遂取刀斷喉死。

《孝純劉太后傳》:「太后,光宗妃,莊烈帝生母也。初入宮 為淑女,萬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莊烈愍皇帝,已失 光宗意,被譴薨。光宗中悔,恐神宗知之,戒掖廷勿言, 葬於西山。及莊烈帝封信王,進賢妃。天啟中,莊烈帝 居勗勤宮,問近侍曰:『西山有申懿王墳乎?曰:有』。」「傍有 劉娘娘墳乎?」曰:「有。」每密付金錢往祭。及即位,上尊諡 曰孝純恭懿淑穆莊靜毗天毓聖皇太后,遷葬慶陵。 帝五歲失太后,問左右遺像,莫能得傳。懿妃自稱習 太后,言宮人中狀貌有相類者。命太后母瀛國太夫 人徐氏指示畫工,可意得也。圖成,由正陽門具法駕 迎入。帝跪迓於午門,懸之宮中,呼老宮婢視之,或言 「似」,或曰「否。」帝為雨泣。妃以此得加封號。

《王亭縣君傳》:縣君,伊府宗室典柄之女。年二十四,適 楊仞。不兩月,仞卒,有遺孕,乃忍死襄事。及生男,家日落。 萬曆二十一年,河南大饑,宗祿久缺,紡績三日不 得一餐。語孤曰:「昔所以忍死者,以汝未成立爾。今汝 年二十有五,值此凶饉,五日三飯,情何以堪?我其死 矣。」母子慟哭。夜分夢神語曰:「汝節行上聞於天,當有 以相助。」晨興,母子述所夢,皆符,頗怪之。縣君素令子 取屋後土作坏易粟,其日掘土得錢數百,自是每掘 輒得錢。一日,舍旁地陷,得石炭一窖,取以供爨。延兩月餘,官俸亦至。

《和州萬氏傳》:萬氏,儒士姚守中妻,泉州知府慶女孫 也。生六子,皆有室。崇禎八年,流賊陷其城,慟哭曰:「我 等女子也,誓必死節。」見諸子環泣,急麾之曰:「汝輩男 子,當圖存宗祀,何泣為?」長子承舜泣曰:「兒讀書惟識 忠孝字耳,願為厲鬼殺賊,何忍母獨死。」遂負母投於 塘。

《鄖陽宋氏傳》:宋氏,諸生陳丹餘妻。崇禎六年,賊至,被 掠,并執其女,迫令入空室。適屋前有古槐,母女抱樹 立,罵賊曰:「吾母子死白日下耳,豈受污暗室中乎?」大 罵不行,賊斷其手,益大罵,俱被害。

《大興張氏傳》:「張氏,商丘知縣梁以樟妻。崇禎十五年, 流賊圍商丘急,婦積薪樓下,集婢女其上,俱令就縊。 謂子燮曰:『汝父城守,命不可知,宗祀惟汝是賴』。屬其 乳媼往,匿民家,自縊死。家人舉火,諸屍俱燼。」

《丘緒傳》:緒字繼先,鄞縣諸生也。生母黃為嫡余所逐, 適江東包氏。未幾,轉適他所,遂不復相聞。緒年十五, 父歿,事余至孝。余疾,謹奉湯藥,不解衣帶者數月。余 重感其孝,病革,與訣曰:「我即死汝,無忘若母。」當是時, 距其生母被逐已二十年矣。一夕,夢人告曰:「若母在 台州金鰲寺前。」覺而忘之。次明,與一人憩於途,詰之, 則包氏,故養馬廝也。叩以母所向,曰:「有周平者,曾悉 其事,今已戍京衛矣。」緒姊婿謁選在京,《遺書》囑訪平, 久之未得。一日,有避雨於邸門者,其聲類鄞人,叩之 即周平也,言黃已適台州李副使子。緒得報,即之台, 而李已歿,其嗣子漫不知前事,緒徬徨掩泣於道,有 傷之者。導謁老媒妁王四,知黃已轉適仙居吳義官。 吳,仙居巨族也。緒至,歷瞷數十家,無所遇。已而抵一 儒生吳秉朗家,語之故,生感其意,留止焉。有嬸氏聞 所留者,異鄉人也,恚而咻之。生告以緒意,嬸即黃故 主母也,頗憶前事,然不詳所往。呼舊蒼頭問之,云「金 鰲寺前,去歲經之,棺已殯寺旁矣。」緒以其言與夢合, 信之。行且泣,道遭一牛,觸墜於溝,則輿夫馬長之門 也。駭而出,問所從來,緒以情告。長曰:「吾前輿一婦至 縉雲蒼嶺下,殆是也。」輿緒至其處,緒遍物色無所遇, 倀倀行委巷中。忽一媼立門首,探之,知為鄞人,告以 所從來,嫗亦轉詢丘氏耗,則緒母也。抱持而哭,閭里 皆感動。寺旁棺者,蓋其姒氏云。所適陳翁,貧而無子, 且多負緒,還取金償之,并迎翁以歸,備極孝養。知縣 趙民順入覲,疏聞於朝,獲旌表。

《雪濤談叢》:成化間,華亭縣民某,其母再醮,生一子。及 母死,二子爭葬,質之官,縣判其詞曰:「生前再醮,殊無 戀子之心;死後歸墳,難見先夫之面。」令後子收葬。噫! 判詞確則確矣,得無傷前子之心乎?有母而爭葬焉, 不失為孝。較諸互相推諉者,此殆可嘉,而竟拂其志, 令共葬焉可也,但不必合於前夫之塚耳。

《近峰記略》:劉太卿棨言英宗土木之難,幾不免矣。也 先之母告其子曰:「吾蘇州人也,少隨夫戍邊,被汝父 擄回,與之生汝。吾念昔居中國,為今天子臣,臣無殺 君之禮。」跪且泣以請,也先從之,英宗得還。此說不見 記載。太卿掌詔敕,在內閣四十餘年,其必有所授之 也。

《寓圃雜記》:劉忠愍公球為侍講,奏宦官王振專權,振 命錦衣指揮馬順夜殺公於獄中,二子釪鉞號哭求 屍,止得一臂。釪鉞痛公之死,終振之世不出歸葬。後 皆以進士為京官,同擢官閩浙二藩,母夫人尚無恙, 兩地奉迎,供養極厚,人爭羨之。此天之報忠也。 《志怪錄》:丘傑年十四遭母喪,以熟菜有味,不嘗於口。 歲餘,忽夢母曰:「汝噉生菜,遇蝦蟆毒,靈床前有三丸 藥,可取服之。」傑驚起,果得藥,服之,下科斗子數升。 《翦勝野》聞代王之母,邳人也。先是太祖嘗戰敗而奔 投王母家,王母曰:「汝朱某耶,人言汝當為天子也。」因 留之宿。及旦辭去,王母曰:「吾後有娠,如何?」帝乃貽敝 梳為質,王母亦以匣中裝贈行,自是果娠。及太祖即 位,子且長矣,王母攜其子及質物上謁,帝令工部草 創木宇居之,不令入宮。及代府既成,遂分封焉。故王 卒得終養其母,踰於常制。

《明語林》:「廖庭皓母採蔬於圃,遇虎。皓自田來,急追及, 抱虎項且泣且訴,願以身代。虎不顧,以拳入虎口,母 遂得脫。」

《虎薈》章惠仲與妺婿丘生偕赴試出峽,舟覆,丘死焉。 章登第,調并研主簿。還至峽,聞弟死,舍舟乘馬疾行。 過萬州,日黑,馬仆,墜崖下,虎來銜章髮,章謂虎曰:「汝 靈物,當聽吾語。吾母八十,生子二人,女一人。往年妹 婿死于江,今年弟死于室,獨吾一身存。將竊升斗祿 養母,汝食我,奈母老何?」虎聞,遽捨之。天明,章攀木而 上,乃得歸。章赴官,母卒,未幾亦卒。乃知一念之善,脫 于虎口,為母故也。

《見聞錄》:太原王相公始生,冷無氣,母驚謂已死。有鄰 嫗徐氏者,反覆諦視良久,笑曰:「此俗名臥胞生,吾能

治之當活,活則當貴,但不免多病,累阿母耳。」趣使治
考證
之,其法用左手掬兒,右手摑其背百餘,逾時嚏下而

醒。六歲中痘,公母嘗下樓謁巫,見一白衣人長丈餘, 闌立凝視,若有所言。母驚踣樓下,以為不祥,然竟無 恚。從父入太學,僦舍十廟前,甫四歲,苦夜啼,雖風雨 大寒中,必求宿戶外。母患之,試使人詐蒙虎皮,升屋 而嗥,夜夜為常,迄不能禁。忽一夕,有真虎自牆東緣 脊而來,其行甚遲,眸睨若欲下噉者,比舍人俱見之, 一市盡鬨,持梃杖逐之,迤邐至西牆而沒。公能記其 狀,方額翹尾,視常虎更大而黑,無斑文。有識者。言「此 神司虎也。」

《枝山》。前聞吾邑之相城有一乞兒,姓沈,年在中歲,每 詣沈隱君孟淵所請,丐凡所得,多不食,而分貯之筒 篚中。隱君初不為意,久而問焉,則曰:「將以遺老娘耳。」 隱君始異之,潛令人偵其所為。丐至一岸旁,坐地,出 簞中飲食整理之,擎至船邊。船雖陋而甚潔,老媼坐 其中,丐登舟陳食母前,傾酒跪而奉之,伺母接杯乃 起,跳舞而唱《山歌》,作嬉笑以樂母,母殊意安之也。「必 母食盡,乃更他求。若無得,則自受餒,終不先食也。」日 日如之。凡數年,母死,丐始不見。隱君歎詫,亦時少周 之。此非有所為而為,可謂真孝矣。

虞初《新志》:「天順閒,恩縣人趙雲,性至孝。母劉病篤,聞 懷慶府濟源廟神有靈藥,誠求可得,雲往求之。越二 日,水中涌出一絹囊,內盛絳桃花片,約二升許,持歸 煎湯奉母,疾果愈。其餘愈疾又十餘人。」

《趙希乾傳》:希乾,南豐東門人。幼喪父,以織布為業。年 十七,母抱病月餘,日夜祈禱,身代不少愈,往問吉凶 于日者,日者推測素驗,言母命無生理。又往卜於市, 占者復言不吉,希乾踟躕不去,曰:「何以救母病?」占者 惡其煩,數曰:「汝母病必不治,若欲求愈,無乃割心救 之耶。」希乾歸侍母左右,見病益危篤,時日光斜射在 蓆,形影孑立,寂寂旁無一人。希乾忽起,去笥中得薙 髮小刀,立於窗外,剖胸深寸餘,以手入取其心,不可 得。忽風聲震颯,門戶胥動,以為有人至,四顧周章,急 取得腸,抽出割數寸。葢人驚則心上忡,腸盤旋滿胸 腹云。希乾置腸於釜上,惛仆就室而臥。頃刻,母姑來 視病,見釜上物,以為希乾股肉也,烹而進之。母再視 希乾,則血淋漓心腹閒,不能出聲,始知希乾為割心 矣。城邑喧然,傳其事聞於令。令親往視之,命內外醫 調治。母子病不數日,母病愈。旬日,希乾亦漸次進飲 食,胸前腸出不得納,每日子午閒,糞滴瀝下。月餘後, 希乾起無恙,終身矢從胸上出。趙氏故宋裔,為南豐 巨族,宗黨以為奇孝,供贍其母子而更教之讀書。學 使者侯峒曾聞其事,取充博士弟子員。崇禎壬午,以 恩詔天下學選一人,貢於成均。學使者吳石渠既考 試畢,進諸生而告之曰:「百行以孝為先。趙希乾割心 救母不死,不可以尋常論。建武多才,校士衡文,希乾 不應入選。今欲諸生讓貢希乾,以示獎勸。」諸生咸頓 首悅服。于是以希乾選補壬午恩貢。又三四年而有 甲申、乙酉之變。希乾避亂山中,將母不遑,遂賣卜奔 走於四方,以養其母。又十餘年,母壽八十餘而卒。自 是希乾少家居,母死未十年而希乾亦卒,年六十一。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协议(CC BY-SA 4.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