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第037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明伦汇编 家范典 第三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三十七卷
明伦汇编 家范典 第三十八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三十七卷目录

 母子部纪事七

家范典第三十七卷

母子部纪事七[编辑]

《明外史晋恭王㭎传》:简王新㙉母太妃尚氏严,教子 以礼。太妃疾,新㙉叩头露祷。 《沈德四传》,“洪武二十七年九月,山东守臣言,日照民 江伯儿母病,割胁肉以疗,不愈,祷岱岳神。母疾瘳,愿 杀子以祀。已果瘳,竟杀其三岁儿。”

《唐定王桱传》:宪王琼炟薨,庄王芝址嗣。承休王芝埌 者,宪王继妃焦氏子,爱之,遇节旦,召乐妇入宫戏笑, 芝址诘之,语不逊,焦怒,持铁锤击宫门,芝址闭不敢 出。妃弟璟诬王詈继母,宪宗革芝址爵,久之始复。 《襄王瞻墡传》祐材、祐质皆无子,从侄阳山王厚颎立。 厚颎事嫡母王太妃及生母潘太妃至孝,潘卒,殡之 东偏,王太妃曰:“汝母有子,社稷是赖,毋以我故避正 寝。”厚颎泣曰:“臣不敢以非礼加臣母。”及葬,跣足扶榇 五十里。

《李德成传》:“德成,涞水人,幼丧父。元末,德成年甫十二, 随母避寇至河滨,寇骑迫母投河死。德成长,娶妇王 氏,抟土为父母像,己与妻衔勒负鞍为马,朝夕伏像 侧。方严冬大雪,冰坚至底,德成梦母谓己曰:‘我处冰 下,寒不得出。觉而大恸,旦与妻徒跣行三百里,抵河 滨。卧冰七日,冰果融数十丈,恍惚若见其母,而他处’” 坚冻如故。里人相率拜恳其归,乃与俱返。

《张信传》:“信父兴,建文帝即位,大臣荐信谋勇,调北平 都司,受密诏,令与谢贵、张昺谋燕,尽缚藩府人,信忧 惧不知所为,母怪而问之,信诡以他语对,母愈诘之, 乃告以故,母大惊曰:‘不可,汝父每言‘王气在燕,汝无 妄举灭族’’。”

《钱瑛传》:“瑛同时曾鼎,字元友,泰和人。元末,鼎奉母避 贼。母被执,鼎跪而泣代。贼怒将杀母,鼎号泣,以身翼 蔽,伤项肩及足,控母不舍。贼魁继至,悯之,携其母子 入营疗治获愈。”

正德中,流贼掠钜鹿,执赵智、赵慧之母,将杀之。智追 至,跪告曰:“母年老,愿杀我。”慧亦至,泣曰:“兄年长,愿留 养母而杀我。”智力与争死,而母复请曰:“吾老当死,乞 留二子。”群贼笑曰:“皆好人也。”并释之。

《姚玭传》:“玭,松江人。元至正中,苗帅扬完者兵入境,大 掠,玭奉母避于野,阻河不得渡。母泣曰:‘兵至,吾誓不 受辱’。遂沉于水,玭急投水救之,负母而出。已数遇盗, 中矢,玭佯死,伏尸间以免,乃奉母过湖淮,兵疑从苗 中来,缚送泖上军,力辨始白。后母病,思食鱼,暮夜无 从得,家养一鸟,忽飞去,攫鱼以归。”

有祝崑者,丽水人。元末,崑奉母避贼山中。贼追及,母 急投崖下,崑掷身赴救。忽雷雨大作,贼骇散。一时避 难者俱脱,母坠深崖几绝,崑幸挂树梢不死,卒负母 而登。

《崔敏传》:“有顾琇者,字季栗,吴县人。洪武初,父充军凤 翔,母随行,留琇视丘墓。越六年,闻母殁,琇奔赴,负母 骨行数千里,寝则悬之屋梁,涉则戴之于顶。”

《赵绅传》:“麹祥字景德,永平人。永乐中,父亮为松江金 山卫百户。祥年十四,被倭掠,遂仕其国。宣德中,与使 臣偕来,上疏乞赐侍养,不从其请,但许给驿暂归,仍 还本国。祥抵金山,独其母在,不能识。曰:果吾儿则耳。 阴有赤痣,验之信。抱持痛哭,未几别去,至日本,启以 圣意,国王允之,仍令入贡。祥乃复申前请,诏许袭职” 归养。母子相失二十年,又有华夷之限,竟得遂其初 志,闻者异之。祥事母克备甘旨,母寝疾三载,朝夕不 离侧。及卒,哀毁骨立。

《宁献王权传》:靖王奠培嗣。景泰中,弋阳王奠壏讦其 反逆罪,遇赦不治。奠壏,奠培弟也。锦衣逯杲使诇事 者诬奠壏烝母。英宗遗奠培书,令具实以闻,而遣驸 马都尉薛桓与杲莅问。奠培奏无是事。杲按亦无实。 帝怒,责问杲。杲惧,乃以为实。帝乃赐奠壏母子自尽, 焚其尸。是日雷雨大作,平地水深数尺,众咸冤之。 仁《宗诚孝皇后张氏传》:后父兵马副指挥麒。仁宗立, 册为后。宣宗即位,上尊号曰皇太后。军国大议,多禀 听裁决。是时海内泰宁,帝入奉起居,出奉游宴,四方 贡献,虽微物必先上。皇太后两宫慈孝闻天下。宣德 三年,太后游西苑,皇后、皇妃侍,帝亲掖舆登万岁山, 奉觞上寿,献诗颂德。又明年谒长、献二陵,帝亲櫜,鞬 骑导至河桥下扶辇,畿民夹道拜观,陵旁老穉皆山 呼迎拜。太后顾曰:“百姓戴君,以能安之耳,皇帝宜重念。”帝奉太后过农家,召老妇问生业,赐钞币。有进蔬 食酒浆者,太后取以尝。帝曰:“此田家味也。”

《崔鉴传》:“鉴,京师人。父嗜酒,狎娼,召与居。娼恃宠,时时 陵鉴母父又被酒,数侵辱之。一日,娼恶言詈母,母复 之,娼遂击败母面,母不胜愤,入室伏床而泣,将自尽。 鉴时年十三,自学舍归,问之,母告以故。鉴曰:‘母无死’。 即走至学舍,挟刃还。娼适扫地,且扫且詈,鉴即拔刃 刺其左胁,立毙。乃匿刃牖下,亡走数里,忽自念曰:‘父 不知我,杀娼必累我母’。”急趋归,父果诉于官,将絷其 母矣。鉴至,告捕者曰:“此我所为,非母也。”众见其幼,不 信。鉴曰:“汝等不信,请问凶器安在?”自出刃示之,众乃 释母絷鉴寘狱。事闻,下刑部谳,尚书闻渊等议,鉴志 在救母,且年少可矜,难拘常律。帝乃贷其罪。

《汪叡传》:“叡字仲鲁,婺源人。元末,与弟同集义旅,保障 乡邑。庚子秋,同为张士诚所杀,授叡安庆税令,时入 奏事。楚寇陷城,妻程负幼子淮窜山中,度难两全,弃 之仆后至,得”子草间顾无恙,寄乳村媪。逾旬,子母 复聚,人以为好德之报。

《王溥传》:“溥安仁人,洪武元年,擢河南行省平章。先是, 溥未仕时,奉其母叶避兵贵溪,遇乱与母相失,不知 所在者,凡十八年。溥思母切,尝梦母若告以所在者, 命筮之,其繇词曰:‘非岩非穴,厥乃朽骨。及是,溥从容 言于帝,请归省坟墓。帝许之,且命礼官具祭物。溥归 率士卒躬诣贵溪之桃源山求之不得,昼夜号泣者’” 三日,既乃得居人吴海,言“夫人为贼所逼,投井中死 矣。”溥访得井至,则有鼠自井中出,径投溥怀中,旋复 入井,遂汲井索之,母遗尸果在。溥哀呼不自胜,乃具 衣冠即其地葬之。人皆称溥孝感。

《荣瑄传》:“瑄,琼州人。三岁而孤,与兄琇并以孝闻。天顺 四年,土贼据琼城,瑄兄弟扶母走避,遇贼,琇谓瑄曰: ‘我以死卫母,汝急去’。瑄从之,琇与母遂陷贼中。官军 至,琇出走被执。主将将杀琇,瑄趋至,叩头流血,泣请 曰:‘兄以母故陷贼,母老家贫,恃兄为命,愿杀瑄存兄 养母’。”主将不察,竟杀瑄。

同时郑韺,石康人。父赐,举人。兄濩,进士。天顺中,母为 猺贼所掠,韺年十六,挺身入贼垒,绐之曰:“吾欲丐吾 母,岂惜金?第吾幼,金皆母所瘗,愿贷母归取之。”贼遂 拘韺而释母,然其家实无金也。久之,官军至,贼将解 去,以前语诘韺,遂被杀。廉州知府张岳建祠祀之。 叶文荣者,海宁人。弟杀人论死,母日悲泣不食。文荣 患之,谓母曰:“儿年已长,有子,请代弟死。”遂诣官服杀 人罪,弟得释,而文荣坐死。

《邵宝传》:“宝字国贤,少孤,事母至孝。甫十岁,母疾,为奏 告天,愿减己算,延母年终养归。尝得疾,左手不仁,犹 朝夕侍侧不懈。”

《景旸传》:“旸字伯时,为人笃于孝义,母目盲,百端治之 不效,旦夕祷于神。一日母忽失故疾,双瞳炯然。” 《姜昂传》:“昂字行𫖯,为人方洁,在官日市少肉供母,而 自食菜茹。”

《孝肃周太后传》:太后英宗妃,宪宗生母也。宪宗在位, 事太后至孝,五日一朝,燕飨必亲。太后意所欲,惟恐 不懽。至钱太后合葬裕陵,太后殊难之,宪宗委曲宽 譬,得请乃已。

《彭泽传》:“泽字济物,有志节,举于乡。赴会试二场毕,闻 母病径行,不待终事。母喜其归,病亦遽已。”

《包节传》:“节字元达,生五岁而孤,母躬教养之。举进士 为御史,为中官廖斌诡奏诏狱,永戍庄浪卫。独念其 母,自伤不克终养,日饮泣母讣,至昼夜哭。已又闻弟 孝卒,抚膺曰:‘谁代吾奉祀者。哭益悲,竟得疾不起。孝 字元爱,后节三年举进士,为南京御史。兄弟分居南 北台,并著风采,又皆有至性。节既服官于北,不得养’” 母孝,遂以侍养归。及母亡,孝哀毁骨立,未终丧卒,而 节亦继殒。天下闻而伤之。

《王在复传》:慈谿向叙为诸生。倭入寇,以县无城,掖母 出避。遇贼踣叙而斫其母,叙急起,抱其母颈,大呼曰: “宁杀我,无杀我母。”贼如其言,母获全。

陈经孚,平阳人。倭至,负母出逃。遇贼,索母珥环欲杀 之,经孚以身翼蔽。贼怒,挥刃截耳及肩而死,手犹抱 母颈不解。

《李文咏传》:“许恩,蕲水人。夜半,邻家失火,恩惊出,遍寻 母不得,复突入,遂与母俱焚。”

《孔金传》:“金,山阳人。父早亡,母谢氏遗腹三月而生金。 母为大贾杜言逼娶,投河死。金长屡讼于官不胜。言 行贿欲毙金,金乃乞食走阙下,击登闻鼓诉冤,不得 达。还墓所,昼夜号泣。里人刘清等陈其事于府,知府 张守约异之,召闾族媒氏质实,坐言大辟。未几,守约 卒,言夤缘获脱,金复号诉不休,被棰无完肤。已而抚” 按理旧牍,仍坐言“大辟”,迄死狱中。

《杨通照传》:“通照、通杰,铜仁人。母周氏疾,兄弟争拜祷, 求以身代,阅三年不入内室。万历三十六年,群苗流

劫至其家,母被执去,二人往追之,转斗数十里,被伤
考证
负痛不顾,至鬼空溪,见贼絷母大骂,声震山谷,杀入

重围中,为贼所磔死。”

宁化民林上元,贼掠其继母李氏出城。上元从城上 持枪一跃而下,直奔贼垒,刺死二人。贼避其锋,立出 李氏,因引去,城赖以全。

《孝穆纪太后传》:“太后,宪宗妃,孝宗生母也。贺县人,本 蛮土官女。成化中征蛮,俘入掖廷,命守内藏。时万贵 妃颛宠而妒,后宫有娠者皆治使堕。帝行内藏,妃应 对称旨,说之,一幸有身。万贵妃知而恚甚,令婢钩治 之。婢谬报曰:‘病痞’。乃摘居安乐堂,久之,生孝宗,使门 监张敏溺焉。敏惊曰:‘上未有子,奈何弃之,藏之他室’。” 至五六岁,帝不知也。帝自悼恭太子薨,数数视影踯 躅。成化十一年,帝一日召敏栉发照镜,叹曰:“老将至 而无子。”敏伏地曰:“死罪,万岁已有子也。”帝愕然,问安 在?对曰:“奴言即死,万岁当为子主。”于是太监怀恩顿 首曰:“敏言是。皇子潜养西内,今已六岁矣。匿不敢闻。” 帝大喜,即日幸西内,遣使往迎皇子。使至宣诏,妃抱 皇子泣曰:“儿去,吾不得生儿。见黄袍有须者,即儿父 也。”皇子走投帝怀,帝置之膝,抚视久之,悲喜泣下,曰: “我子也,类我。”颁诏天下,移妃居永寿宫,数召见。六月, 妃暴薨,赐谥恭恪庄僖淑妃。敏惧,亦吞金死。孝宗既 立,为皇太子,时孝肃皇太后居仁寿宫,语曰:“帝以儿 付我。”太子遂居仁寿。一日,贵妃召太子食,孝肃谓太 子曰:“儿去,无食也。”太子至,贵妃赐食,曰:“已饱。”进羹,曰: “羹疑有毒。”贵妃大恚,曰:“是儿数岁即如是,他日鱼肉 我矣。”因恚而成疾。孝宗即位,追封淑妃皇太后,谥孝 穆慈慧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纯皇后,迁葬茂陵,别祀 奉慈殿。帝悲念太后,特遣太监蔡用之贺。求太后家, 遣修太后先茔之,在贺者,置守坟户,复其家,拟太后 父母封号。于是封后父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 夫,柱国,庆元伯,谥端僖。后母伯夫人,立祠桂林府,有 司岁岁祀。大学士尹直撰哀册有云:“睹汉家尧母之 门,增宋室仁宗之恸。”帝燕闲念诵,辄欷歔流涕也。 《张均传》:张承相少孤,及长为诸生,养母二十馀年,以 孝闻。寇至,负母出逃,为贼所得,叩头号泣,乞免其母。 寇怒,并杀之,抱母首死。

于博二岁而孤,奉母尽孝。寇抵城下,博方读书城中。 母居村舍,亟下城号泣求母。母已被执,遇诸涂,博取 石奋击寇,寇就剖其心,母得逸去。

容《偃师传》:“有刘静者,万安诸生。嘉靖间,流贼陷其县, 负母出奔。遇贼,将杀母,静以身翼蔽,求代死。贼怒,攒 刃杀之,犹抱母不解尸。阅七日不变。”

《陈氏传》氏,泾阳王生妻也。有子方晬,生疾将死,以遗 孩为念。陈曰:“吾当生死以之。”崇祯八年九月,流贼至, 陈抱子避楼上。贼烧楼,陈从楼檐跳下,母子俱不死。 贼视其色丽,挟之马上,陈跃身坠地者再,最后以索 缚之。行数里,陈力断所系,并鞍坠焉。贼知不可夺,乃 杀之。贼退,家人收其尸,子呱呱怀中,两手犹坚抱如 故。

《慈圣太后蒋氏传》:“太后,世宗母也。弘治五年,册为兴 王妃。世宗入承大统,即位三日,遣使诣安陆奉迎,令 廷臣议推尊礼。咸谓宜考孝宗,而称兴王为皇叔父, 妃为皇叔母。议三上,不允。妃至通州,闻考,孝宗恚曰: ‘安得以我子为他人子’。”留不进。帝闻之,涕泣启慈寿 皇太后,愿避位。群臣惶惧,改称兴献太后,乃入。后三 年,上尊号曰本生章圣皇太后。秋,尊妃为圣母章圣 皇太后。五年,《睿宗世庙》成,奉妃入谒。七年,上尊称曰 “慈仁。”十五年,上尊称曰“廉静贞寿。”十六年,奉后幸金 山谒陵,命诸臣进贺行殿。十七年十二月崩。令议奉 太后南诣合葬,上尊谥曰孝慈贞顺仁敬诚一安天 诞圣献皇后。明年遂议南巡。九卿大臣等谏。帝曰:“朕 岂空行哉,为吾母耳。”三月,帝至承天,谒献陵,作新宫。 四月,命崔元护梓宫南祔。七月,合葬献陵,主祔睿宗 庙。

《张清雅传》:有白精忠者,颍州人。五岁而孤,母袁氏抚 之。家贫,母食糠核,而以精者哺儿。精忠知之,每餐必 先啖其恶者。天启中,举于乡。崇祯八年,流贼陷颍州, 家人劝逃匿,曰:“母守我四十年,我何忍舍?”去之。遂遇 害。

有佘承德者,无为人。崇祯十五年,流贼突至,掖其母 魏氏出避。母行迟,为盗所获,欲刃之。承德号呼救护, 并遇害。

《潘氏传》:氏,海宁人。年十六,归许钊,生子淮。甫期年,钊 卒。既敛,潘自经死已两日矣。有老妪过之曰:“是可活 也。”投之药果甦。钊族兄欲不利于孤,嗾潘改适,潘毁 容自矢。其人乃夜率势家奴仆数十人,诬以负债,椎 门入。潘负子冒风雨逾垣而逸。前距大河,追者迫,潘 号恸投于河。适有木浮至,凭之以渡,达母家,遂止不 归。及淮年十九始归。

《崇王见深传》:“见深,英宗第六子,母仁寿皇后,生于南 宫。天顺元年封,成化十年就藩汝宁,故秀邸也。弘治中,皇太后春秋高,思一见王,帝驰敕召之。英宗复辟, 襄王奉诏来朝。徐溥言:先皇帝奉养太后,圣孝纯笃, 临御二十年,崇府诸王未尝轻召。今即崇王奉诏来 朝,一慰太后愿见之心,欲别则难免眷恋,既去必倍 增忧思。他日上廑,圣虑所未敢言。”帝重违太后意,不 允。既而言官交章及之,乃已。

《桐城姚氏传》:“姚氏,湘潭知县之骐女,诸生吴道震妻。 年十九夫亡,以子德坚在襁褓,忍死抚之。越二十六 年,至崇祯末,流贼掠桐城,兄孙林奉母避潜山,氏偕 行。贼奄至,孙林格斗死,德坚负氏而逃,氏曰:‘事急矣, 汝书生,焉能负我远行,傥贼追及,即俱死。汝不能全 母,顾反绝父祀乎?叱之去。德坚泣勿忍,氏推之坠层’” 崖下。须臾,贼至,叱曰:“出金可免!”氏曰:“我流离远道,安 得有金?”贼令解衣验之,骂曰:“吾生平解衣,虽子妇不 得在侧。何物贼奴,敢作此语!”贼怒,刃交下而死。 《孙氏传》氏,吴县卫廷珪妻。随夫商贩,寓浔阳小江口。 宁王陷九江,廷珪适他往,所亲急邀孙共逃。孙谓两 女金莲、玉莲曰:“我辈异乡人,汝父不在,逃将安之?今 贼已劫邻家矣,奈何?”女曰:“生死不相离,要当为父全 此身耳。”于是母子共一长绳,自束赴河死。

《刘宪传》:宪,灵石诸生。父先亡,母年七十馀,两目俱瞽, 宪奉事惟谨。正德六年,流贼入城,宪负母避之城外。 贼追至,欲杀母,宪哀告曰:“宁杀我,毋杀我母。”贼乃释 之。

罗璋,遂宁诸生。大盗乱蜀中,母为贼所获,璋手挺长 枪,连毙三贼,贼舍母去,后贼追至,璋力捍贼,使母行 远,而久战力疲,竟被执。贼愤甚,剜心剖肝裂其尸。 有李壮丁者,安定县人。嘉靖中,北寇入犯,从父母奔 避山谷。遇贼缚母去,壮丁取石奋击,母得脱。前行复 遇五贼,一贼缚其母,母大呼曰:“儿速去,毋顾我!”壮丁 愤,手提铁器击仆贼,母逃得生,而壮丁竟为贼所杀。 温钺,大同人。父景清,有胆力。嘉靖三年,镇兵叛,杀巡 抚张文锦。其后巡抚蔡天祐令景清密捕首恶,戮数 人,其党恨之。十三年复叛,杀总兵李仅,因遍索昔年 为军府效命者,景清深匿不出,遂执钺及其母王氏 以去。令言景清所在,逼母使言,母大骂不辍,贼怒,支 解以怵钺,钺大哭且骂,并被杀。事平,母子并获旌, 《赖南叔妻萧氏传》:萧氏,万安人,夫早丧,无子,遗一女, 寇大起,筑室与女共居,如是者数年。盗突至,率女持 利刃遮门詈曰:“昔宁化曾氏妇,立砦杀贼,举室以守, 汝谓我刃不利耶?犯我必杀汝。”贼怒,纵火焚之,二人 咸烬。

《郑濂传》:“郑渊,字仲涵。母病逾年,扶侍不离顷刻,跪进 汤药,膝生胝。既卒,哀恸过节,耳为之聩。”

《谢定住传》:“定住,大同广昌人。性至孝。年十二,家失牛, 母抱幼子追逐,定住随母后。虎跃出噬其母,定住奋 前击之,虎逸去,取弟抱之,扶母行。虎复追啮母颈,定 住再击之,虎复去。行数武,虎啮母右足,定住复取石 乱击,虎乃舍去,母子三人并全。”

《归钺传》:“钺字汝威,嘉定县人,早丧母,父娶继妻有子, 钺遂失爱,父偶挞钺,继母辄索大杖与之,曰:‘毋伤乃 翁力也。家贫食不足,每炊将熟,即𬣡𬣡数钺过,父怒 而逐之,其母子得饱食,钺饥困匍匐道中。比归,父母 相与言曰:‘有子不居家,在外作贼耳’。辄复杖之,屡濒 于死。及父卒,母益摈不纳,因贩盐市中,时私其弟,问’” 母饮食,致甘鲜焉。正德三年,大饥,母不能自活,钺涕 泣奉迎。母内自惭,不欲往,然以无所资,迄从之。钺得 食先母弟,而己有饥色。弟寻卒,钺养母终其身。 《张氏传》:张氏,江都人,归史著馨。年二十六而夫亡。后 城陷,抚其子泣曰:“向也抚孤为难,今也全节为大。儿 其善图,吾不能顾矣。”遂赴水死。

《陈伯妻黄氏传》:“氏江宁人,年十八归伯。父死,母欲改 节,氏苦谏不从,竟他适。一日,母来省,女闭门不与相 见,母惭而去。”

《宣宗恭让皇后胡氏传》:“后名善祥,济宁人。永乐十五 年,册为皇太孙妃。久之,为皇太子妃。宣宗践阼,立为 皇后。后善病时,孙贵妃有宠,后未有子。二年冬,贵妃 生子,帝即立为太子,令后上表辞位,乃废后退居长 安宫,赐号静慈仙师,而册贵妃为后。正统七年十月, 太皇太后崩,后痛哭不已。逾年亦崩,用嫔御礼,葬金” 山。天顺六年,孙太后崩,钱皇后为英宗言:“帝非孙太 后出,且胡后贤而无罪,废为仙师。其殁也,人畏太后, 殓葬皆不如礼”,因劝复其位号。七年七月上尊谥曰 恭让诚顺康穆静慈章皇后,修陵寝,不祔庙。人终不 知英宗生母谁氏也。

《唐俨传》:“俨,全州诸生也。游学于外,嫡母寝疾,俨闻母 疾,驰归。俨事嫡母甚谨,生母亦如之,而仪节稍杀焉, 曰:‘礼不敢逾也’。”嫡母殁二十年而生母殁,俨庐墓三 年。知州顾璘访之,书山之壁曰“望母岩。”嘉靖四年,贡 至京,有司奏旌其门。

《高巍传》:“巍母萧有痼疾,左右将奉,至老无少懈。母死蔬食庐墓三年。洪武中旌其孝行。”

《师逵传》:“逵字九达,东阿人。少孤,事母至孝。年十三,母 疾思食藤花菜,逵出城南二十里求得之。及归,夜二 鼓,道遇虎,逵惊呼天,虎舍之去,持还奉母,母疾遂愈。 携家至京,自陈家贫母老,乞一官资禄养。太祖怜之, 以为御史。”

《赵羾传》:“羾字云翰。元末兵乱,母抱匿林间。有虎至,母 惧,置之地,虎熟视而去。”

《杨砥传》:“砥字大用,行太仆寺卿,兼苑马寺。砥笃孝行, 母丧哀毁,未至家卒。”

《薛均传》:“均行太仆寺卿,以内艰去,服阕,犹哀毁不出, 居恒念母,绘《望云图》,题诗其上,读之辄泣下云。” 《陈继传》:继字嗣初,吴人。母吴躬绩以资诵读。比长,贯 穿经学,人呼为“陈五经。”奉母至孝,有司上其事,使御 史廉之,继方随母,抱瓮行灌母饮以壶浆,拜而后饮。 帝闻而嗟异,府县交荐,以母老辞不就。母卒,哀毁过 人,永乐中举孝行,仍旌其母曰《贞节》。

《林鹗传》:“鹗秉礼义,事生母孝谨。母性严,色稍不怡,必 跪请,得其懽乃已。”

《罗伦传》。“伦字彝正,吉安永丰人。五岁尝随母入园收 果,长幼竞取,伦独赐而后受。”

《孙燧传》:“燧子堪,字志健,历都督佥事,事母杨氏至孝, 母年九十馀,殁于京师。堪年亦七十,护丧归,在道以 毁卒。”

《黄润玉传》:“润玉字孟清,五岁侍母疾,夜不就寝。” 《陈献章传》:“献章字公甫,新会人,以遗腹生。家贫,母林 励志鞠之。性至孝,朝夕不离侧,偶出外,母有念,辄心 动,驰归。”

《刘闵传》:“闵字子贤,莆田人。生而纯悫,早孤,妇失爱于 母,出之,独居奉养,疾不解衣,母或恚怒,则整衣竟日 跪榻下。及母没,庐墓三年。”

《蔡清传》:“清字介夫,晋江人。成进士,即乞假归,讲学于 僧寺。一日为母写真,母愀然曰:‘吾闻母以子贵,汝举 进士有年矣,吾犹故服耶?清闻言涕下,即赴选,得礼 部祠祭主事’。”

《易时中传》。“时中字嘉会,晋江人,迁顺天府推官。念母, 遂以终养归。母年九十一而终,时中年七十矣,毁不 胜丧,宗党称孝焉。”

《林光传》。“光字缉熙,东莞人。举成化元年乡试,父丧既 除,母强之仕,二十年,始以会试一榜,除平湖教谕,改 兖州教授。以母年高,乞近地便养,吏部不许。未逾年 而母卒。”

《汪禔传》:“禔字介夫,祁门人。周岁而孤,母廖氏抗节育 之,禔奉母孝敬备至。嘉靖九年,以侍母疾过劳,得疾 遽卒,年四十有一。”

《何垕传》:“垕字朝举,江西新城人。遗腹生,母爱之,不欲 烦以学,乃夜藏灯勤读不懈。母卒,哀毁几不能生。疾 且剧,所亲持肉羹往食之,曰:‘聊以助气,毋灭性’。哽咽 不能下,竟却去。葬时霜重冰胶,徒跣行十馀里,足破 流血不止,庐墓三年乃返。”

《范瓘传》:“瓘字廷润,会稽人。家无旦夕储,讽诵自若。幼 孤,奉母尽孝,授徒他家,遇时物,则愀然曰:‘吾母安得 尝此’。”辄投箸不食。既殁,执丧毁瘠。母嗜芋,终身不食 芋。

《张基传》:“基字德载,吴县人。祖母及妻相继卒,叹曰:‘母 老矣,谁与晨夕。自是跬步不离,屏去冠服,为野人装, 治一室,题曰:‘爱日’’”以居母,饮食滫瀡,非亲调不进。奉 母外,足不逾户。年五十九,预知当死,一夕候母安者 十馀,昧爽趺坐遂卒。

《吕潜传》:“潜字时见,泾阳人。母病革,欲识其妇面,命之 娶。潜娶而不婚,三年丧毕,然后入室。”

《冯子咸传》:“子咸字受甫,少孤,事母孝,母疾不解衣者 逾年。没而哀毁骨立,气息仅属。”

《杜琼传》:“琼字用嘉,吴县人,生而孤,育于母。稍长事母 至孝。有司欲以上闻,琼辞之而请旌其母,母遂获旌。 尝刲股愈母疾,秘不令人知。”

《沈周传》:周字启南,长洲相城里人也。内行醇谨,奉亲 至孝。父殁,有劝之仕者,对曰:“若不知母氏以我为命 耶?奈何干升斗之禄,远离膝下也?”母与邻媪欢媪,家 被火无所栖,母以为念,周亟延与母居,晨夕奉之若 母,母乃大喜。周以母故,终身不远游。母年九十九而 终,周亦八十矣。

《刘球传》:“董璘字德又,永乐十六年会试第一,授编修。 母老乞归。母病思食鲥鱼,非其时矣。璘祷于神,举网 得二尾以奉母,母病寻愈。”

《丘濬传》:“濬字仲深,幼孤,母李氏教之读书,过目辄成 诵。”

《陈茂烈传》:“茂烈字时周,幼孤励志读书,举弘治九年 进士。十六年授御史。寻以母老乞终养归,力供甘旨, 身治畦。正德五年,吏部以茂烈养母清贫,奏授晋江 教谕,资其禄。茂烈辞不赴,既而奏给月廪,诏月给米三石,复辞,诏不许。茂烈以母老未有嗣息,日夜为忧。 方抱疾而母卒,强起号哭寝地,疾转亟,遂卒。”

《黄佐传》:“佐字才伯,除江西佥事,闻母病,引疾乞休,不 俟报竟去。下巡抚林富逮问,富言佐诚有罪,第为亲 受过,于情可原。乃令致仕。”

《宋景传》:“景,字以贤,补浙江佥事。甫数月,闻母病,弃官 归。母卒,哀毁,绝勺水者五日。”

《查铎传》:铎,泾县人。同邑张棨,五岁受书,辄晓大义。常 闻鸡声,遽欲起。母问之,则举小学以对。母笑曰:“才读 书便晓其义邪。”应曰:“儿愿为之,岂直晓之而已。” 《李迁传》:迁字子安,新建人。性纯孝,砥行廉介。举嘉靖 二十年进士。有荐入翰林者,弗就,乞出使,便道觐省。 都御史熊浃叹曰:“谢清华以成素志,可谓孝矣。”遂奉 昭圣太后哀诏使滇蜀,所至却馈。比选,乞就南以便 养,授南京车驾主事,历加南京刑部尚书,不拜,以病 归。文武将吏有遗之金,却之曰:“今藉主恩归里,有赐 金奉母足矣。”时迁已近七十,母尚无恙。母终,庐墓。 《彭程传》:程,字万里。弘治五年,巡视光禄,上言付刑部 定罪。及朝审,并家属戍。程母李氏,年老无他子,叩阙 乞留程侍养。南京给事中毛珵等奏曰:“昔刘禹锡附 王叔文,当窜远方。裴度以其母老为请,得改连州。祈 少赐矜怜,全其母子。”不许。明年,帝终,念程母老,放还。 《海瑞传》瑞,字汝贤,迁淳安知县。布袍脱粟,令老仆艺 蔬自给,遇母生日,始市肉。总督胡宗宪闻之,曰:“海、淳 安非母寿,肯肉耶?”

王之诰传“之诰”,字告若,神宗即位,拜刑部尚书。万历 三年遂乞假送母归。是时,居正母在家,诏中使将护。 既抵都下,帝与两宫各遣使郊劳,赐赉叠至,乡人艳 称之。而之诰奉母里居,觞酒豆肉,质俭如儒素。身已 垂白,孺慕无改。后居正死,家被籍,其母给闲房废地 以养,而之诰犹侍其母无恙。及母终,之诰亦笃老,不 更仕而卒。

《张烈妇传》:妇,政和游铨妻。倭入寇,所至淫掠。妇数语 其女曰:“妇道惟节是尚,值变之穷,有溺与刃耳,汝谨 识之。”铨以为不祥,妇曰:“使妇与女能如此,祥孰大焉。” 未几,贼陷政和,张度不能脱,连呼女曰:“省前诲乎?”女 颔之,即赴井。张含笑随之,并死。

《饶伸传》:“伸字抑之,累官刑部侍郎,魏忠贤乱政,告归 兄位,累官工部右侍郎,时母年百岁,与伸先后以侍 养归,一时诩为盛事。”

《邓以赞传》:“以赞字汝德,万历十七年,诏起中允,管司 业事。行至中途,复以念母返。以赞登第二十馀年,在 官仅满一考,居母忧,不胜丧而卒。”

张元忭,字子荩。生有异质,好读书。素羸弱,母戒“无过 劳”,乃藏灯幕中,俟母寝始诵。万历十年奉使楚府还, 过家省母。既行,心动,辄驰归。仅五日,母卒。

《梁策传》:“策,鄢陵人,性至孝。七岁母笃疾,晨夕焚香泣 中庭,请以身代,持香谒城隍神,伏哭几绝。忽见黄冠 授药一茎,令煎汤饮母,饮之遄愈,亦不知为何药也。” 《张栋传》:“栋字伯任,昆山人,早孤家贫,与弟文柱勤苦 自奋,事母皆以孝闻。及母卒,栋年已六十,毁瘠骨立, 既葬庐墓,已而疾作,医者劝进酒食,暂归居室,栋不” 可,竟卒于墓次。文柱举人母性严,稍拂意,辄面壁竟 日,文柱侍立不去,已而色解,乃已。

《马如蛟传》:“𥟖弘业,字孟扩,顺德人。由举人授和州知 州。贼初至,御却之。其冬,贼复至,城将陷,弘业系印于 肘,跪告其母曰:‘儿不肖,贪微官以累母,奈何’?母李氏 泣谕曰:‘汝勿以我为意,事至此,有死而已’。遂自缢。弘 业北面恸哭,再拜自刎。”

《高岱传》:“傅日炯,字中黄,诸暨人。为诸生,与族父平公 同受业刘宗周。江上师溃,两人相谓曰:‘吾辈义当死, 但各有母在,母许之,死乃可死尔’。平公白于母,母不 许。日炯白于母,母许之,乃赴池死。平公养其母终身。” 《陈预抱传》:“预抱,舞阳人。母段早寡,抚预抱及其弟预 养、预怀,皆为诸生,三子亦力田好学,善承母志。崇祯” 十四年,流寇陷舞阳,其母先赴井,三子从之。预抱妇 黄氏,携其子默通;预养妇马氏,携其子默恒,默言亦 从之。三世九人,一时尽节,天下多之。

《卫景瑗传》:景瑗,字仲玉,韩城人,巡抚大同。李自成犯 山西,总兵姜瓖迎贼,景瑗为贼所执。贼使景瑗母劝 降曰:“母今年八十馀,当自为计。儿为国大臣,不可不 死。”母出,景瑗谓人曰:“吾不骂贼者,以全母也。”自缢于 僧寺,贼叹为忠臣,移其妻子于空舍,戒毋犯。

《王宾传》:宾字仲光,长洲人,奉母至孝,知府姚善贤而 造之,宾隔门语曰:“勿惊老母。”遂逾墙逸去。年七十,疾 革,抱母不释。已死复苏,连呼其母乃绝。葬后室中,夜 半闻呼母声,母曰:“我在此。”答曰:“儿舍母不得。”如是数 声,母恸哭久之始息。

《唐豫传》:“豫,广东顺德人。子璧,有文行,母瞽不能自食, 璧晨夕饮食之,一时搢绅欲荐之,以母老无兄弟为

考证
《张宗鲁传》:“宗鲁,钧州人,四岁失明,年二十,遭乱,负母

路氏逃难,其妻扶掖以行。岁饥,宗鲁卖卜以为养,日 给不足,妻采野菜以继之。事平,宗鲁奉母还故乡,竭 力供养。母卒,仍求其前母曹氏、沈氏遗骸,合葬父”墓。 洪武十七年,礼部以瞽子而有孝行,请表其门。从之。 《孝定李太后传》:太后,穆宗妃,神宗生母也。漷县人。初 为宫嫔,进贵妃。生神宗,进皇贵妃。万历元年,上徽称 曰慈圣皇太后。大学士张居正请太后护视帝,乃徙 居乾清。帝或不读书,即召使长跪。每御讲筵,入常令 效讲臣进讲于前。当朝五更,至帝寝所,呼曰“帝起!”帝 尝在西城曲宴,慈、宁两内侍,令歌新声,辞不能。帝醉 怒,取剑击之,为诸奄所解,戏割其发。翊日,太后传语 阁臣,召帝长跪。后性慈恻,好佛,天下名胜地多置梵 刹,动费钜万,帝亦助施无筭。初,光宗未册立,给事中 姜应麟等请立东宫,被谪。太后闻之,弗善也。一日,帝 入侍,太后问其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内廷呼宫人曰: “都人。”太后亦由宫人进,遂大怒曰:“尔亦都人子!”帝伏 地不敢起。御史曹学程以建言论死,太后怜其母老, 言于帝,释学程。

《神宗孝端皇后王氏传》:“后,馀姚人,性端谨。光宗在东 宫,危疑者数矣,调护备至。郑贵妃颛宠,后不较也。正 位中宫者四十年,以慈孝称。”

《孝靖王太后传》:太后,神宗妃,光宗生母也。太后初为 慈宁宫宫人,年长矣,帝过慈宁,私幸之,有身。十年八 月,光宗生,是为皇长子。既而郑贵妃生皇三子,进封 皇贵妃,而后不封。光宗每至后宫,郑贵妃即使人伺 焉。四十年,病革,光宗至宫门犹闭,抉钥而入。后目眚, 手光宗衣而泣曰:“儿长大如此,我死何恨。”遂薨。 《杨成章传》:“成章,道州人。父泰,为浙江长亭巡检,以妻 何氏无所出,纳丁氏女为妾,生成章。泰卒,成章甫四 岁,何将扶榇归丁氏,父予之子而夺其母,母乃剪银 钱与何别,约各藏其半,俟成章长授之。越六年,何临 殁,授成章半钱,告之故,成章呜咽受命。既冠,娶妇月 馀,即执半钱往浙中寻母。母先已适东阳”郭氏,生子 曰“珉”,而成章不知也。遍访之,无所遇而还。弘治十一 年,东阳典史李绍裔以事宿珉家,珉母知为道州人, 遣珉问成章存否,知成章已为诸生,乃令珉执半钱 觅其兄。会有会稽人,官训导者,尝设教东阳,为珉师, 与成章述珉母忆子状,成章亦在,寻母,遇珉于江西 舟次。兄弟悲且喜,各出半钱合之,益信。遂俱至东阳, 母子始相聚。自是成章三往迎母,不遂,弃月廪,赴东 阳侍养。及母卒,庐墓三载始返。

《何士晋传》:“士晋,宜兴人。父其孝得士晋晚,族子利其 赀,结党致之死。继母吴氏匿士晋外家,士晋读书每 懈,母辄示以父血衣,士晋感厉,与人言,未尝有笑容。 万历二十六年,既举进士,持血衣愬之官,罪人皆抵 法。”

《刘宗周传》:宗周字起东,山阴人。以遗腹生,家酷贫,母 章氏育之于外家。年二十四,举万历二十九年进士。 即遭母忧,为垩室中门之外,日哭泣其中。乡人陶望 龄品之曰:“世衰礼废,未见善丧若刘子者。”

《王章传》:“章字汉臣,武进人,授诸暨知县。章少孤,母训 之素严。及是祖帐归,少暮,母诃跪予杖,曰:‘朝廷以百 里授酒人乎’?章伏地不敢仰视,亲友力解乃已。” 《张继孟传》:“张献忠寇成都,陈孔教,字鲁生,会稽人,举 于乡,历官四川按察佥事。至是不屈死。子以衡,奉母 孔氏南窜,孔教死,匿不使知。逾年,母诣以衡书室,见 副使”周梦尹请孔教《恤典疏》,哀号陨地;骂以衡曰:“父 死已二载,我尚偷生不肖子,使我无颜见汝父地下!” 遂取刀断喉死。

《孝纯刘太后传》:“太后,光宗妃,庄烈帝生母也。初入宫 为淑女,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庄烈愍皇帝,已失 光宗意,被谴薨。光宗中悔,恐神宗知之,戒掖廷勿言, 葬于西山。及庄烈帝封信王,进贤妃。天启中,庄烈帝 居勗勤宫,问近侍曰:‘西山有申懿王坟乎?曰:有’。”“傍有 刘娘娘坟乎?”曰:“有。”每密付金钱往祭。及即位,上尊谥 曰孝纯恭懿淑穆庄静毗天毓圣皇太后,迁葬庆陵。 帝五岁失太后,问左右遗像,莫能得传。懿妃自称习 太后,言宫人中状貌有相类者。命太后母瀛国太夫 人徐氏指示画工,可意得也。图成,由正阳门具法驾 迎入。帝跪迓于午门,悬之宫中,呼老宫婢视之,或言 “似”,或曰“否。”帝为雨泣。妃以此得加封号。

《王亭县君传》:县君,伊府宗室典柄之女。年二十四,适 杨仞。不两月,仞卒,有遗孕,乃忍死襄事。及生男,家日落。 万历二十一年,河南大饥,宗禄久缺,纺绩三日不 得一餐。语孤曰:“昔所以忍死者,以汝未成立尔。今汝 年二十有五,值此凶馑,五日三饭,情何以堪?我其死 矣。”母子恸哭。夜分梦神语曰:“汝节行上闻于天,当有 以相助。”晨兴,母子述所梦,皆符,颇怪之。县君素令子 取屋后土作坏易粟,其日掘土得钱数百,自是每掘 辄得钱。一日,舍旁地陷,得石炭一窖,取以供爨。延两月馀,官俸亦至。

《和州万氏传》:万氏,儒士姚守中妻,泉州知府庆女孙 也。生六子,皆有室。崇祯八年,流贼陷其城,恸哭曰:“我 等女子也,誓必死节。”见诸子环泣,急麾之曰:“汝辈男 子,当图存宗祀,何泣为?”长子承舜泣曰:“儿读书惟识 忠孝字耳,愿为厉鬼杀贼,何忍母独死。”遂负母投于 塘。

《郧阳宋氏传》:宋氏,诸生陈丹馀妻。崇祯六年,贼至,被 掠,并执其女,迫令入空室。适屋前有古槐,母女抱树 立,骂贼曰:“吾母子死白日下耳,岂受污暗室中乎?”大 骂不行,贼断其手,益大骂,俱被害。

《大兴张氏传》:“张氏,商丘知县梁以樟妻。崇祯十五年, 流贼围商丘急,妇积薪楼下,集婢女其上,俱令就缢。 谓子燮曰:‘汝父城守,命不可知,宗祀惟汝是赖’。属其 乳媪往,匿民家,自缢死。家人举火,诸尸俱烬。”

《丘绪传》:绪字继先,鄞县诸生也。生母黄为嫡余所逐, 适江东包氏。未几,转适他所,遂不复相闻。绪年十五, 父殁,事余至孝。余疾,谨奉汤药,不解衣带者数月。余 重感其孝,病革,与诀曰:“我即死汝,无忘若母。”当是时, 距其生母被逐已二十年矣。一夕,梦人告曰:“若母在 台州金鳌寺前。”觉而忘之。次明,与一人憩于途,诘之, 则包氏,故养马厮也。叩以母所向,曰:“有周平者,曾悉 其事,今已戍京卫矣。”绪姊婿谒选在京,《遗书》嘱访平, 久之未得。一日,有避雨于邸门者,其声类鄞人,叩之 即周平也,言黄已适台州李副使子。绪得报,即之台, 而李已殁,其嗣子漫不知前事,绪徬徨掩泣于道,有 伤之者。导谒老媒妁王四,知黄已转适仙居吴义官。 吴,仙居巨族也。绪至,历瞷数十家,无所遇。已而抵一 儒生吴秉朗家,语之故,生感其意,留止焉。有婶氏闻 所留者,异乡人也,恚而咻之。生告以绪意,婶即黄故 主母也,颇忆前事,然不详所往。呼旧苍头问之,云“金 鳌寺前,去岁经之,棺已殡寺旁矣。”绪以其言与梦合, 信之。行且泣,道遭一牛,触坠于沟,则舆夫马长之门 也。骇而出,问所从来,绪以情告。长曰:“吾前舆一妇至 缙云苍岭下,殆是也。”舆绪至其处,绪遍物色无所遇, 伥伥行委巷中。忽一媪立门首,探之,知为鄞人,告以 所从来,妪亦转询丘氏耗,则绪母也。抱持而哭,闾里 皆感动。寺旁棺者,盖其姒氏云。所适陈翁,贫而无子, 且多负绪,还取金偿之,并迎翁以归,备极孝养。知县 赵民顺入觐,疏闻于朝,获旌表。

《雪涛谈丛》:成化间,华亭县民某,其母再醮,生一子。及 母死,二子争葬,质之官,县判其词曰:“生前再醮,殊无 恋子之心;死后归坟,难见先夫之面。”令后子收葬。噫! 判词确则确矣,得无伤前子之心乎?有母而争葬焉, 不失为孝。较诸互相推诿者,此殆可嘉,而竟拂其志, 令共葬焉可也,但不必合于前夫之冢耳。

《近峰记略》:刘太卿棨言英宗土木之难,几不免矣。也 先之母告其子曰:“吾苏州人也,少随夫戍边,被汝父 掳回,与之生汝。吾念昔居中国,为今天子臣,臣无杀 君之礼。”跪且泣以请,也先从之,英宗得还。此说不见 记载。太卿掌诏敕,在内阁四十馀年,其必有所授之 也。

《寓圃杂记》:刘忠愍公球为侍讲,奏宦官王振专权,振 命锦衣指挥马顺夜杀公于狱中,二子釪钺号哭求 尸,止得一臂。釪钺痛公之死,终振之世不出归葬。后 皆以进士为京官,同擢官闽浙二藩,母夫人尚无恙, 两地奉迎,供养极厚,人争羡之。此天之报忠也。 《志怪录》:丘杰年十四遭母丧,以熟菜有味,不尝于口。 岁馀,忽梦母曰:“汝啖生菜,遇虾蟆毒,灵床前有三丸 药,可取服之。”杰惊起,果得药,服之,下科斗子数升。 《翦胜野》闻代王之母,邳人也。先是太祖尝战败而奔 投王母家,王母曰:“汝朱某耶,人言汝当为天子也。”因 留之宿。及旦辞去,王母曰:“吾后有娠,如何?”帝乃贻敝 梳为质,王母亦以匣中装赠行,自是果娠。及太祖即 位,子且长矣,王母携其子及质物上谒,帝令工部草 创木宇居之,不令入宫。及代府既成,遂分封焉。故王 卒得终养其母,逾于常制。

《明语林》:“廖庭皓母采蔬于圃,遇虎。皓自田来,急追及, 抱虎项且泣且诉,愿以身代。虎不顾,以拳入虎口,母 遂得脱。”

《虎荟》章惠仲与妺婿丘生偕赴试出峡,舟覆,丘死焉。 章登第,调并研主簿。还至峡,闻弟死,舍舟乘马疾行。 过万州,日黑,马仆,坠崖下,虎来衔章发,章谓虎曰:“汝 灵物,当听吾语。吾母八十,生子二人,女一人。往年妹 婿死于江,今年弟死于室,独吾一身存。将窃升斗禄 养母,汝食我,奈母老何?”虎闻,遽舍之。天明,章攀木而 上,乃得归。章赴官,母卒,未几亦卒。乃知一念之善,脱 于虎口,为母故也。

《见闻录》:太原王相公始生,冷无气,母惊谓已死。有邻 妪徐氏者,反复谛视良久,笑曰:“此俗名卧胞生,吾能

治之当活,活则当贵,但不免多病,累阿母耳。”趣使治
考证
之,其法用左手掬儿,右手掴其背百馀,逾时嚏下而

醒。六岁中痘,公母尝下楼谒巫,见一白衣人长丈馀, 阑立凝视,若有所言。母惊踣楼下,以为不祥,然竟无 恚。从父入太学,僦舍十庙前,甫四岁,苦夜啼,虽风雨 大寒中,必求宿户外。母患之,试使人诈蒙虎皮,升屋 而嗥,夜夜为常,迄不能禁。忽一夕,有真虎自墙东缘 脊而来,其行甚迟,眸睨若欲下啖者,比舍人俱见之, 一市尽哄,持梃杖逐之,迤逦至西墙而没。公能记其 状,方额翘尾,视常虎更大而黑,无斑文。有识者。言“此 神司虎也。”

《枝山》。前闻吾邑之相城有一乞儿,姓沈,年在中岁,每 诣沈隐君孟渊所请,丐凡所得,多不食,而分贮之筒 篚中。隐君初不为意,久而问焉,则曰:“将以遗老娘耳。” 隐君始异之,潜令人侦其所为。丐至一岸旁,坐地,出 箪中饮食整理之,擎至船边。船虽陋而甚洁,老媪坐 其中,丐登舟陈食母前,倾酒跪而奉之,伺母接杯乃 起,跳舞而唱《山歌》,作嬉笑以乐母,母殊意安之也。“必 母食尽,乃更他求。若无得,则自受馁,终不先食也。”日 日如之。凡数年,母死,丐始不见。隐君叹诧,亦时少周 之。此非有所为而为,可谓真孝矣。

虞初《新志》:“天顺闲,恩县人赵云,性至孝。母刘病笃,闻 怀庆府济源庙神有灵药,诚求可得,云往求之。越二 日,水中涌出一绢囊,内盛绛桃花片,约二升许,持归 煎汤奉母,疾果愈。其馀愈疾又十馀人。”

《赵希干传》:希干,南丰东门人。幼丧父,以织布为业。年 十七,母抱病月馀,日夜祈祷,身代不少愈,往问吉凶 于日者,日者推测素验,言母命无生理。又往卜于市, 占者复言不吉,希干踟蹰不去,曰:“何以救母病?”占者 恶其烦,数曰:“汝母病必不治,若欲求愈,无乃割心救 之耶。”希干归侍母左右,见病益危笃,时日光斜射在 席,形影孑立,寂寂旁无一人。希干忽起,去笥中得薙 发小刀,立于窗外,剖胸深寸馀,以手入取其心,不可 得。忽风声震飒,门户胥动,以为有人至,四顾周章,急 取得肠,抽出割数寸。盖人惊则心上忡,肠盘旋满胸 腹云。希干置肠于釜上,惛仆就室而卧。顷刻,母姑来 视病,见釜上物,以为希干股肉也,烹而进之。母再视 希干,则血淋漓心腹闲,不能出声,始知希干为割心 矣。城邑喧然,传其事闻于令。令亲往视之,命内外医 调治。母子病不数日,母病愈。旬日,希干亦渐次进饮 食,胸前肠出不得纳,每日子午闲,粪滴沥下。月馀后, 希干起无恙,终身矢从胸上出。赵氏故宋裔,为南丰 巨族,宗党以为奇孝,供赡其母子而更教之读书。学 使者侯峒曾闻其事,取充博士弟子员。崇祯壬午,以 恩诏天下学选一人,贡于成均。学使者吴石渠既考 试毕,进诸生而告之曰:“百行以孝为先。赵希干割心 救母不死,不可以寻常论。建武多才,校士衡文,希干 不应入选。今欲诸生让贡希干,以示奖劝。”诸生咸顿 首悦服。于是以希干选补壬午恩贡。又三四年而有 甲申、乙酉之变。希干避乱山中,将母不遑,遂卖卜奔 走于四方,以养其母。又十馀年,母寿八十馀而卒。自 是希干少家居,母死未十年而希干亦卒,年六十一。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且经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协议(CC BY-SA 4.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