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0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卷目錄

 君臣部總論

  易經泰卦 否卦 臨卦 蹇卦

  書經虞書大禹謨 皋陶謨 益稷 商書太甲上 太甲下 咸有一德 說命中

  說命下 周書呂刑

  詩經大雅假樂 卷阿 烝民

  禮記表記 緇衣

  淮南子主術訓

  性理會通歷代 君臣

  大學衍義補敬大臣之禮

皇極典第二卷

君臣部總論[编辑]

《易經》[编辑]

《泰卦》
[编辑]

泰小往大來,吉亨。彖曰: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 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內陽而外陰,內 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

《本義》泰,通也。為卦天地交而二氣通,故為泰。正月之卦也。小謂陰,大謂陽。《大全》丘氏曰:天地之形,不可交,而以氣交。氣交而物通者,天地之泰也。上下之分不可交,而以心交。心交而志同者,人事之泰也。

《否卦》
[编辑]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彖曰:否之匪人,不 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 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 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象曰:天地 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臨卦》
[编辑]

九二,咸臨吉無不利。

《程傳》二方陽長而漸盛,感動于六五,中順之君,其交之親,故見信任,得行其志。所臨吉而無不利也。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

《程傳》五以柔中順,體居尊位,而下應於二,剛中之臣,是能倚任於二,不勞而治,以知臨下者也。《本義》以柔居中,下應九二,不自用而任人,乃知之事,而大君之宜,吉之道也。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程傳》君臣道合,蓋以氣類相求。五有中德,故能倚任剛中之賢,得大君之宜,成知臨之功。蓋由行其中德也。人君之于賢才,非道同德合,豈能用也。

《蹇卦》
[编辑]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程傳》二以中正之德,與五相應,是中正之人,為中正之君所信任。故謂之王臣雖上下同德,而五方在大蹇之中,致力於蹇難之時。其艱蹇至甚,故為蹇。於蹇也,二雖中正,以陰柔之才,豈易勝其任。所以蹇於蹇也。志在濟君於蹇難之中,其蹇蹇者,非為身之故也。雖使不勝,志義可嘉,故稱其忠,藎不為已也。

九五,大蹇朋來。

《程傳》五居君位,而在蹇難之中,是天下之大蹇也。二在下,以中正相應,是其朋助之來也。自古聖王濟天下之蹇,未有不由賢聖之臣為之助者。湯武得伊呂是也。中常之君,得剛明之臣,而能濟大難者,則有矣。劉禪之孔明、唐肅宗之郭子儀、德宗之李晟是也。《大全》或問:大蹇朋來之義。朱子曰:處九五尊位,而居蹇之中,所以為大蹇。所謂遺大投艱於朕躬,人君當此之時,須屈群策,用群力,乃可濟也

《書經》[编辑]

《虞書大禹謨》
[编辑]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曰:后克 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皋陶謨》
[编辑]

同寅協恭和衷哉。政事懋哉懋哉。

《蔡傳》君臣當同其寅,畏協其恭敬,誠一無間,融會流通,而民彝物,則各得其正,所謂和衷也。爵賞刑罰,乃人君之政事,君主之臣用之,當勉勉而不可怠者也。

《益稷》
[编辑]

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俞。

《大全》孔氏曰:鄰,近也。君臣道近,相須而成。 陳氏經

曰:臣當親近我而助我。故曰:臣哉鄰哉。親我助我,乃盡為臣之道。故曰:鄰哉臣哉。 鄒氏補之曰:臣,謹其分也。鄰,忘其分也。臣而復鄰,嚴不至於苛。鄰而又臣,和不至於流。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汝翼,予欲宣 力四方,汝為,予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 作會,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繡,以五采彰施于五色, 作服,汝明,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在治忽,以出納五 言,汝聽。

《蔡傳》此言臣所以為鄰之義也。君,元首也。君資臣以為助,猶元首須股肱、耳目以為用也。言我欲左右有民,則資汝以為助。欲宣力四方,則資汝以有為也。汝明者,汝當明其小大、尊卑之等差也。在,察也。忽,治之反也。言汝當審樂而察政治之得失者也。

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時惟幾,乃歌曰:股肱喜哉。 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 作興事,慎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乃賡載歌曰:元 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 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俞,往欽哉。

《蔡傳》此舜將欲作歌,而先述其所以歌之意。皋陶將欲賡歌,而先述其所以歌之意。舜作歌而責難于臣,皋陶賡歌而責難于君,君臣之相責難者如此,有虞之治,茲所以為不可及也。

《商書太甲上》
[编辑]

惟嗣王不惠於阿衡,伊尹作書曰:先王顧諟天之明 命,以承上下神祇,社稷宗廟,罔不祗肅,天監厥德,用 集大命,撫綏萬方,惟尹躬,克左右厥辟,宅師,肆嗣王 丕承基緒。

《蔡傳》伊尹言:成湯常目在是天之明命,以奉天地神祗,社稷宗廟,無不敬肅。故天視其德,用集大命,以有天下,撫安萬邦。我又身能左右成湯,以居民眾,故嗣王得以大成其基業也。

惟尹躬先見于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其後嗣 王,罔克有終,相亦罔終,嗣王戒哉。祗爾厥辟,辟不辟, 忝厥祖。

《太甲下》
[编辑]

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 于休。

《蔡傳》君臣各盡其道,邦國永信其休美也。

《咸有一德》
[编辑]

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 有之師。

《蔡傳》君臣皆有一德,故能上當天心,受天明命,而有天下。

《說命中》
[编辑]

明王奉若天道,建邦設都,樹后王君公,承以大夫師 長,不惟逸豫,惟以亂民。

《蔡傳》制為君臣上下之禮,以尊臨卑,以下奉上,非為一人逸豫之計而已也。惟欲以治民焉耳。

惟天聰明,惟聖時憲,惟臣欽若。

《孔傳》言聖王法天以立教,臣敬順而奉之。

《說命下》
[编辑]

股肱惟人,良臣惟聖。

《蔡傳》手足備而成人,良臣輔而君聖。

惟后非賢不乂,惟賢非后不食。

《蔡傳》君非賢臣,不與共治。賢非其君,不與共食。言君臣相遇之難如此。

《周書呂刑》
[编辑]

穆穆在上,明明在下,灼于四方,罔不惟德之勤。

《蔡傳》穆穆者,和敬之容也。明明者,精白之容也。灼于四方者,穆穆明明,輝光發越而四達也。君臣之德昭明如是,故民皆觀感動盪為善,而不能自已也。

《詩經》[编辑]

《大雅假樂》
[编辑]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保右命之, 自天申之。

《朱注》君子,指王也。民,庶民也。人,在位者也。

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群匹,受福無疆, 四方之綱。

《朱注》言有威儀聲譽之美,又能無私怨惡,以任眾賢,是以能受無疆之福,為四方之綱。《大全》輔氏曰:率由群匹,能盡用天下之賢也。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 民之攸GJfont

《朱注》解,惰。GJfont,息也。言人君能綱紀四方,而臣下賴之以安,則百辟卿士,媚而愛之,維欲其不解于位,而為民所安息也。 東萊呂氏曰:君燕其臣,臣媚其君,此上下交而為泰之時也。泰之時,所憂者,怠荒

而已。此《詩》所以終于不解于位民之攸GJfont也。方嘉之,又規之者,蓋皋陶賡歌之意也。

《卷阿》
[编辑]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朱注》馮謂可為依者,翼謂可為輔者,孝謂能事親者,德謂得于己者。引導其前也,翼相其左右也。言得賢以自輔如此,則其德日修,而四方以為則矣。

顒顒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綱。

《朱注》承上章言,得馮翼孝德之助,則能如此,而四方以為綱矣。

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 子使,媚于天子。

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亦傅于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 子命,媚于庶人。

《大全》疊山謝氏曰:媚于天子,愛君也。媚于庶人,為王愛其民也。

《烝民》
[编辑]

天監有周,昭假于下,保茲天子,生仲山甫。

《朱注》天之監視有周,能以昭明之德,感格于下,故保祐之而為之。生此賢佐,曰:仲山甫焉。

王命仲山甫,式是百辟,纘戎袓考,王躬是保,出納王 命,王之喉舌,賦政于外,四方爰發。

《朱注》王躬是保。所謂保其身體者也,出承而布之也,納行而復之也。喉舌所以出言也,發發而應之也。

肅肅王命,仲山甫將之,邦國若否,仲山甫明之,既明 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

袞職有闕,仲山甫補之。

《朱注》袞職,王職也。天子龍袞,不敢斥言王闕。故曰袞職有闕也。

《禮記》[编辑]

《表記》
[编辑]

子言之,君子之所謂義者,貴賤皆有事于天下,天子 親耕,粢盛秬鬯,以事上帝,故諸侯勤以輔事于天子,

子曰:唯天子,受命于天士受命于君,故君命順,則臣 有順命,君命逆,則臣有逆命。詩曰:鵲之姜姜,鶉之賁 賁,人之無良,我以為君。

《緇衣》
[编辑]

子曰:為上可望而知也,為下可述而志也,則君不疑 於其臣,而臣不惑於其君矣。尹告曰:惟尹躬及湯,咸 有壹德,詩云,淑人君子,其儀不忒。

子曰:上人疑則百姓惑,下難知則君長勞,故君民者, 章好以示民俗,慎惡以御民之淫,則民不惑矣,臣儀 行,不重辭,不援其所不及,不煩其所不知,則君不勞 矣。詩云,上帝板板,下民卒,小雅曰:匪其止共,維王 之GJfont

君毋以小謀大,毋以遠言近,毋以內圖外,則大臣不 怨,邇臣不疾,而遠臣不蔽矣。

《淮南子》[编辑]

《主術訓》
[编辑]

夫臣主之相與也,非有父子之厚,骨肉之親也,而竭 力殊死,不辭其軀者,何也。勢有使之然也。昔者豫讓, 中行文子之臣。智伯伐中行,并吞其地。豫讓背其主 而臣智伯。智伯與趙襄子戰于晉陽之下,身死為戮, 國分為三。豫讓欲報趙襄子,漆身為厲,吞炭變音,擿 齒易貌。夫以一人之心而事兩主,或背而去,或欲身 徇之,豈其趨捨厚薄之勢異哉。人之恩澤使之然也。 紂兼天下,朝諸侯,人跡所及,舟楫所通,莫不賓服。然 而武王甲卒三千人,擒之于牧野。豈周民死節,殷民 背叛哉。其主之德義厚而號令行也。夫風疾而波興, 木茂而鳥集,相生之氣也。是故臣不得其所欲于君 者,君亦不能得其所求于臣也。君臣之施者,相報之 勢也。是故臣盡力死節以與君,君計功垂爵以與臣。 是故君不能賞無功之臣,臣亦不能死無德之君。

《性理會通》[编辑]

《歷代》
[编辑]

龜山楊氏曰:天下之禍,莫大乎不明分。分之不明,由 較材程力之過也。予觀韓彭之亡,皆以此歟。蓋西漢 之初,高皇帝以匹夫起阡陌之中,一時名將,非屠販 亡命輕猾之徒,則里巷齠齔布衣之交也。其平居握 手,素非有君臣等威也。論其材力,亦豈足相過哉。天 下未平,而大者已王,小者已侯,皆連城數郡,一搖足, 則秦項之爭復搆矣。漢方收民於百戰凋瘵之餘,而 臨諸侯王之上,凜乎其猶蹈春冰,而常恐其潰也。故 疑隙一開,則葅醢隨之矣。嗚呼,是豈知先王所以維 持天下者哉。雖朝委裘植遺腹,而不亂者,亦有名義 以正其分耳。故君君臣臣而天下治。如將較材程力,以強弱勝負為君臣,則天下之禍何時已哉。漢之君 臣,不知出此,卒至相夷而不悟。悲夫。

《君臣》
[编辑]

程子曰:君貴明不貴察,臣貴正不貴權。

華陽范氏曰:《書》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 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此舜、皋陶所以 《賡歌》而相戒也。夫君以知人為明,臣以任職為良。君 知人則賢者得行其所學,臣任職則不賢者不得苟 容於朝。此庶事所以康也。若夫君行臣職,則叢脞矣。 臣不任君之事,則惰矣。此萬事所以隳也。當舜之時, 禹平水土,稷播百穀,土穀之事,舜不親也。契敷五教, 皋陶明五刑,教刑之事,舜不治也。伯夷典禮,夔典樂, 禮樂之事,舜不與也。益為虞,垂作共工,虞工之事,舜 不知也。禹為一相,總百官,自稷以下,分職以聽焉。君 人者,如天運于上,而四時寒暑,各司其序,則不勞而 萬物生矣。君不可以不逸也,所治者大,所司者要也。 臣不可以不勞也,所治者寡,所職者詳也。不明之君, 不能知人,故務察而多疑。欲以一人之身,代百官之 所為,則雖聖智,亦日力不足矣。故其臣下,事無大小, 皆歸之君。政有得失,不任其患,賢者不得行其志,而 持祿之士,得以保其位,此天下所以不治也。

五峰胡氏曰:人君,剛健、中正、純粹,首出庶物者也。人 臣,柔順、利貞、順承乎天而時行者也。

寡欲之君,然後可與言王道。無欲之臣,然後可與言 王佐。

自三代之道不行,君臣之義不明,君誘其臣以富貴, 臣干其君以文行。夫君臣相與之際,萬化之原也。既 汨於利矣,末流其可禁乎。三代之治,所以不復也。 朱子曰:君臣之際,權不可略重,纔重則無君。且如漢 末,天下唯知有曹氏而已。魏末,唯知有司馬氏而已。 魯當莊僖之際也,得箇季友整理一番,其後季氏遂 執其權,歷三四世,魯君之勢全無了,但有一季氏而 已。葉賀孫問:也是合下君臣之間,其識慮不遠。曰:然。 所以聖人垂戒,謂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 矣。由辨之不早辨也。這箇事體,初間只爭些小。到後 來,全然只有一邊。聖人所以一日二日,萬幾常常,戒 謹恐懼。《詩》稱文王之盛,於後便云殷之未喪師,克配 上帝,宜鑒于殷,駿命不易。此處甚多。

問:忠只是實心,人倫日用,皆當用之。何獨只于事君 上說忠字。曰:父子、兄弟、夫婦,皆是天理自然,人皆莫 不自知。愛敬君臣,雖亦是天理,然是義合。世之人,便 自易得苟且,故須於此說忠,卻是就不足處說。如莊 子說:命也,義也。天下之大戒。看這說君臣,自是有不 得已意思。

問:君臣父子,同是天倫。愛君之心,終不如愛父。何也。 曰:離畔也只是庶民,賢人、君子便不如此。韓退之云: 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此語何故。程子云:是好文王, 豈不知紂之無道。卻如此說,是非欺誑眾人,直是有 說,須是有轉語,方說得文王心出。看來臣子無說君 父不是底道理。此便見得是君臣之義處。莊子云:天 下之大戒,二命也。義也,子之於父無適而非命也。臣 之於君無適而非義也。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東萊呂氏曰:畢公弼亮,四世為周父師,而康王之冊, 尚有罔曰弗克,罔曰民寡之戒。康王非敢少畢公,蓋 規警勉飭。此是君臣間常法,初不以耆艾廢也。

《大學衍義補》[编辑]

《敬大臣之禮》
[编辑]

《周易》: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臣按:侯而謂之康者,以其有康民安國之功,而得為侯者也。賢哲之君在上,臣下順附而奉承之,而有康民安國之功,是以人君必錫之以寵,數車馬至於眾多,接之以親禮,晝日至於三接。在外之侯且然,則內之公卿可知也。後世人主,於在外之諸侯,曠世不一再見。於內之公卿,或五日一朝,或間日視朝,其勤者雖一日一朝,然惟應故事而已。顏面之不親,情意之不孚,況望其晝日之間三接乎。夫惟接見之頻,然後其情可以通,其言可以入,勢分不至於懸隔,而上下無壅蔽之患,內外無廢墜之事也。有志任賢求治之主,尚念之哉。

《虞書》: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俞。

臣按:先儒謂臣以分,言鄰以情,言君臣之間,一於分則離,一於情則褻。故帝舜於大禹,既欲其盡臣道以親助於我。曰:臣哉鄰哉。又欲其親助我以盡臣道。曰:鄰哉臣哉。反覆詠歎之不置,舜歎而言之,禹俞而然之,君臣之際,其交相親近有如此者,後世人君之於臣下,不過於嚴,則過於瀆。此上下之情,所以不孚,而治功之成,恆不若於古歟。

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時惟幾,乃歌曰:股肱喜哉。 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 作興事,慎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乃賡載歌曰:元 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俞,往欽哉。

臣按:虞廷君臣相與賡歌,以元首股肱為言,以見君臣一體之意。君之歌,則先股肱。臣之歌,則先元首。於詠歌歡樂之中,寓推尊致敬之意。當是時也,一堂之間,君臣之際,臣敬君則拜稽以颺其言,君敬臣則致拜以俞其語。君臣一心,上下忘勢。此虞廷之君臣,所以為萬世法,而其治效,所以為不可及歟。

《詩·大雅·卷阿其首章》曰:有卷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 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次章曰:伴奐爾游矣。優游爾 休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矣。

臣按:本朝學士朱善曰:天下之可樂者,莫如泰和盛治之時。而可慮者,亦莫如泰和盛治之時。曷為其可樂而又可慮也。蓋泰和盛治之時,以三光則得其明,以四時則得其序,以庶類則得其所,是誠可樂也。然治極而不戒則亂,亦於此乎。兆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謂治,可保其常不亂乎。此其所可慮也。夫惟慮之於極治之時,此有虞所以有皋陶之《賡歌》,有周所以有召公之《卷阿》也。

第三章曰:爾土宇昄章,亦孔之厚矣。豈弟君子,俾爾 彌爾性,百神爾主矣。第四章曰:爾受命長矣。茀祿爾 康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爾常矣。

臣按:此二章,朱熹所謂極言壽考福祿之盛,以廣王心,而歆動之者也。宋儒有言,漢文之時,賈誼為之痛哭流涕,如禍患之迫乎。其後誼之憂國誠深矣。然其言太過,而無優游不迫之意。帝退而觀天下之勢,不至於此,則一不之信。然後知康公之戒君,其言亦有法也。由是以觀,則知人臣之告君,懼之以禍患,不如歆之以福壽可知矣。雖然,此為人臣告君者言爾。若夫人君,畏天命而悲人窮者,固當求賢法祖,以迓福壽於方來。尤當戒謹恐懼,以消禍患於將萌。二者不可偏廢也。

第五章曰: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 四方為則。其卒章曰:君子之車,既庶且多,君子之馬, 既閑且馳,矢詩不多,維以遂歌。

臣按:此詩,先儒謂,召公從成王游,歌於卷阿之上而作。其卒章所謂維以遂歌,猶書皋陶賡帝舜之載歌也。則是自古聖帝明王,所以敬禮其臣,相與游歌者,有自來矣。洪惟我太祖高皇帝,萬幾之暇,條成大誥三編,以示天下臣民。其初編之首,即託始以君臣同游為第一,其言曰:昔者人臣得與君同游者,竭其忠,成全其君,飲食夢寐,未嘗忘其政。所謂政者,何。惟務為民造福,拾君之失,箴君之過,補君之闕,顯祖宗於地下,歡父母於生前,榮妻子於當時,身名流芳,千萬載不磨。噫,聖祖之心,所以為聖子神孫慮者,深矣。蓋君尊如天,臣卑如地,其分至嚴。矧繼世之君,生長深宮,其於臣下,尤易懸絕。蓋一日之間,視朝之際,僅數刻耳。退朝之後,所親接者,宦官、宮人,所謂賢士大夫者,無由親近也。於是乎,發為君臣同游之訓,謂之游者,則凡便殿燕閒之所,禁GJfont行幸之處,無不偕焉。如皋陶賡明良之歌,召公從卷阿之游是已。然尤恐其臣之同游也。或啟君之怠荒,或長君之淫縱。於是又教之曰:務在成全其君,飲食夢寐,不忘其政,惟務為民造福。拾君之失,箴君之過,補君之闕。又恐其臣不知所以感發而歆動者。於是又期之以顯祖宗,歡父母,榮顯生前,流芳後世。噫,聖祖之心,所以感發其臣,而為聖子神孫慮,一何深且遠哉。臣於是尤有以見,古今聖君賢相,其心千萬世而相通也。何則召公作詩,以臣而告君也。故以壽考福祿之盛,以歆動其君之心。俾其興起於善,求賢用善,以為法祖致治之基。聖祖作誥,以君而告臣也。故以顯榮流芳之效,以歆動其臣之心。使其感發於善,盡忠福民,以為成全其君之地。可見君臣之義,千古一心,聖賢之心,萬世一理。後之踐聖祖之位,以奉天出治者,尚當以聖祖之心為心。居召公之位,以從君游歌者,尚當以召公之心為心。臣不勝惓惓。

《周書·召誥》:今沖子嗣,則無遺壽耇,曰:其稽我古人之 德,矧曰其有能稽謀自天。

臣按:蔡沈言,無遺壽耇,君天下者之要務。蓋壽耇之人,閱世久而涉歷深,於凡前王之政,祖宗之典,古今興衰治亂之跡,當世沿革廢舉之由,莫不有以知其所當然及其所以然。如此則是,如此則非,如此則成,如此則敗,如此則治,如此則亂,灼然於心胸之間,瞭然於見聞之際,燦然於指畫之頃,於事有所證,非徒為是空言也。於理無所遺,非徒為此駕說也。人君為治,誠能不遺斯人,惟其言之,是咨是用,則其治效之臻,視夫用彼新進少年,不經事者,其相去,奚趐十百哉。

《畢命》:惟公懋德,克勤小物,弼亮四世,正色率下,罔不 祗師言,嘉績多於先王,予小子垂拱仰成。

臣按:史漸曰:忠厚近迂闊,老成若遲鈍。先王終不以此易彼者,蓋世臣舊德功業已見於時,聞望已孚於人。商功、利課、殿最,雖不若新進者。至於雍容廊廟,天下想聞其風采,足以廉頑立懦,敦薄厲偷。如泰山喬嶽,初無運動之勞,而功之及人厚矣。畢公,四世元老,雖有不可及之盛德,常有不自足之誠心。小物不以不必勤而不勤,嘉績不以已多於前時而或怠。正色斂容,而使人之非意自消。出辭吐氣,而使天下之群心胥服。吁斯人也,其《書》所謂壽耇,《詩》所謂老成人歟。人君誠能得斯人,而付倚毘之任,以正朝綱,以敦雅俗,垂衣拱手,以仰其成,尚何政教之不孚,強暴之不服哉。

蕩之什曰:匪上帝不時,殷不用舊,雖無老成人,尚有 典刑。曾是莫聽大命以傾。

臣按:為治之具,在人與法而已。有人以為咨詢,謀為之用,有法以為持循,憑藉之資用老成之人,行見成之法,則凡所以咨詢,而見於謀為者,皆先王之舊政。成憲用之久,而事無弊,行之習而民相安者,由是而循守之,以為憑藉之資。則可以存國體,安民生,保天命,千萬年如一日也。不幸而老成凋喪,而先王之舊法,幸有存者,持循而憑藉之,猶可以繫人心,延國祚,而不至於傾覆。苟驟用新進,輕變舊法,其不至於喪亂也者幾希。若宋神宗舍韓琦、富弼,聽用王安石變祖宗舊法以馴,致靖康之禍,茲其明驗歟。

《禮記·內則》:凡養老,五帝憲,三王有乞言。

臣按:年之貴乎天下久矣。五帝三王,莫不有養老之禮。然其所以養之者,有國老焉,有庶老焉。所謂國老者,國家耆舊之臣。蓋嘗執政服役,食君之祿,任君之事者也。非徒加之以執漿執爵之儀,祝噎祝哽之禮,實欲法其善行,體之於己,以為美德,求其善言,服之於行,以為良法焉。

《中庸子》曰:敬大臣則不眩。又曰:官盛任使,所以勸大 臣也。

臣按:敬大臣,九經之一也。敬大臣,本於尊賢。尊賢本於修身,而修身則又本於誠焉。誠者,真實無妄之謂。心有不誠,則所以修身者無實德,所以尊賢者無實禮,所以敬大臣者,貌敬而心不孚,言入而實不繼,皆為虛文矣。故曰: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所以行之者,一也。一者,誠而已矣。

漢賈誼上文帝疏曰:廉恥節禮以治君子,故有賜死 而亡戮辱。是以黥劓之GJfont不及大夫。禮不敢齒君之 路馬,蹴其芻者有罰。所以為主上豫遠不敬也,所以 體貌大臣而厲其節也。臣聞之,履雖鮮不加於枕,冠 雖敝不以苴履。夫嘗已在貴寵之位,天子改容而禮 貌之矣,吏民嘗俯伏以敬畏之矣,今而有過,令廢之 可也,退之可也,賜之死可也;若夫束縛之,係紲之,輸 之司寇,編之徒官,小吏詈罵而榜笞之,殆非所以合 眾庶見也。夫卑賤者習知尊貴者之一旦吾亦乃可 以加此也,非所以尊尊貴貴之化也。

臣按:賈誼此言,蓋為當時大臣,多以罪下獄而發。文帝果深納其言,養臣下有節,是後大臣有罪,皆自殺不受刑。嗚呼,誼之此言,非特以救當時之弊。蓋人君待臣之禮所當然也。史謂文帝深納其言,養臣下有節養之云者,蓋欲其同入於德善之中,而不至於罹吾之法也。孟子曰:以善養人。文帝其庶幾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