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3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三十七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三十一

  元二十三

  順帝三

皇極典第一百三十七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三十一[编辑]

元二十三[编辑]

順帝本紀三[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正十三年春正月庚午朔,用帝 師請,釋放在京罪囚。以中書添設平章政事哈麻為 平章政事,參知政事悟良哈台為右丞,參知政事烏 古孫良楨為左丞。詔印造中統元寶交鈔一百九十 萬錠、至元鈔一十萬錠。辛未,命悟良哈台、烏古孫良 楨兼大司農卿,給分司農司印。西自西山,南至保定、 河間,北至檀、順州,東至遷民鎮,凡係官地及元管各 處屯田,悉從分司農司立法佃種,合用工價、牛具、農 器、穀種、召募農夫諸費,給鈔五百萬錠,以供其用。旌 表真定路槁城縣董氏婦貞節。壬申,命陝西行省平 章政事卜荅失里為總兵官。癸酉,享於太廟。以皇第 二子育於太尉眾家奴家,賜眾家奴及乳母鈔各一 千錠。甲戌,重建穆清閣。乙亥,命中書右丞禿禿以兵 討商州賊。丙子,方國珍復降。以司農司舊署賜哈麻。 庚辰,中書省臣言:近立分司農司,宜於江浙、淮東等 處召募能種水田及修築圍堰之人各一千名為農 師,教民播種。宜降空名添設職事敕牒一十二道,遣 使齎往其地,有能募農民一百名者授正九品,二百 名者正八品,三百名者從七品,即書填流官職名給 之,就令管領所募農夫,不出四月十五日,俱至田所, 期年為滿,即放還家。其所募農夫,每名給鈔十錠。從 之。以杜秉彝為中書參知政事。乙酉,太陰犯太微垣。 丙戌,以武衛所管鹽臺屯田八百頃,除軍現種外,荒 閑之地,盡付分司農司。荅失八都魯克復襄陽、樊城 有功,陞四川行省右丞,賜金繫腰一。庚寅,知樞密院 事老章克復南陽唐州,賜金一錠、銀一十錠、鈔一千 錠、幣帛各五十匹。戊戌,熒惑、太白、辰星聚於奎宿。二 月丁未,祭先農。己酉,太陰犯軒轅。庚戌,太白犯熒惑。 壬子,太陰犯太微垣。甲寅,中書省臣言徐州民願建 廟宇,生祠右丞相脫脫,從之,詔仍立脫脫《平徐勳德 碑》。壬戌,以宣政院使篤憐帖木兒知經筵事,中書右 丞悟良哈台、左丞烏古孫良楨、參知政事杜秉彝並 同知經筵事。三月己卯,命脫脫領大司農司。甲申,詔 修大承天護聖寺,賜鈔二萬錠。丁亥,命脫脫以太師 開府,提調太史院、回回、漢兒司天監。己丑,以各衙門 係官田地并宗仁等衛屯田地土,並付司農分司播 種。是月,會州、定西、靜寧、莊浪等州地震。命江浙行省 左丞帖里帖木兒、江南行臺侍御史左荅納失里招 諭方國珍。夏四月戊戌朔,命南北兵馬司各分官一 員,就領通州、漷州、直沽等處巡捕官兵,往來巡邏,給 分司印,一同署事,半載一更。特命烏古孫良楨得用 軍器。庚子,以禮部所轄掌薪司并地土給付司農分 司。以甘肅行省平章政事鎖南班為永昌宣慰使,總 永昌軍馬,仍給平章政事俸。先是,永昌愚魯罷等為 亂,鎖南班討平之,至是復起,故有是命。辛丑,太白犯 井宿。乙巳,時享太廟。己酉,詔取勘徐州、汝寧、南陽、鄧 州等處荒田并戶絕籍沒入官者。立司牧署,掌司農 分司耕牛。又立玉田屯署。降徐州路為武安州,以所 轄縣屬歸德府,其滕州、嶧州仍屬益都路。辛亥,太陰 犯房宿。是月,車駕時巡上都。五月己巳,命東安州、武 清、大興、宛平三縣正官添給河防職名,從都水監官 巡視渾河隄岸,或有損壞,即修理之。辛未,江西行省 左丞相亦憐真班、江浙行省左丞老老引兵取道自 信州,元帥韓邦彥、哈迷取道由徽州、浮梁,同復饒州, 蘄、黃等賊聞風皆奔潰。癸酉,以太尉阿剌吉為嶺北 行省左丞相。知行樞密院事伯家奴封武國公,與諸 王孛羅帖木兒同出軍。甲戌,行樞密院添設僉院二 員。乙亥,太陰犯歲星。乙未,泰州白駒場亭民張士誠 及其弟士德、士信為亂,陷泰州及興化縣,遂陷高郵, 據之,僭國號大周,自稱誠王,建元天祐。六月丙申朔, 立詹事院,設詹事三員、同知二員、副詹事二員、丞二 員。命四川行省平章政事玉樞虎兒吐華便宜行事。 丁酉,立皇子愛猷識理達臘為皇太子、中書令、樞密 使,授以金寶,告祭天地、宗廟。命右丞相脫脫兼詹事。 己亥,詔征西都元帥汪只南發本處精銳勇敢軍一 千人從征討,以千戶二員、百戶一十員領之。庚子,知 樞密院事失剌把都總河南軍,平章政事荅失八都 魯總四川軍,自襄陽分道而下,克復安陸府。辛丑,罷宮傅府,以所掌錢帛歸詹事院。癸卯,詔以敕牒二十 道、鈔五萬錠,給付淮南行省平章政事達世帖睦邇, 於淮南、淮北等處召募壯丁,并總領漢軍、蒙古守禦 淮安。遼東搠羊哈及乾帖困、朮赤木等五十六名吾 者野人以皮貨來降,給搠羊哈等三人銀牌一面,管 領吾者野人。甲辰,以立皇太子詔天下,大赦。己酉,亦 都護高昌王月魯帖木兒薨於南陽軍中,命其子桑 哥襲亦都護高昌王爵。辛亥,親王完者禿泰州陣亡, 八禿亳州陣亡,各賻鈔五百錠。命前河西廉訪副使 也先不花為淮西添設宣慰副使,討泰州。丙辰,詔皇 太子位下立儀衛司,設指揮二員,給二珠金牌,副指 揮二員,一珠金牌。賜吳王搠思監金二錠、銀五錠、鈔 二千錠、幣帛各九匹。以資政院所轄左、右都威衛屬 詹事院。是月,命淮南行省平章政事達世帖睦邇便 宜行事。詔淮南行省平章政事福壽討興化。是夏,薊 州大水。秋七月丁卯,泉州天雨白絲,海潮日三至。時 享太廟。戊辰,太白晝見。宦官至一品二品者,依常例 給俸祿。壬申,湖廣行省參知政事阿魯輝復武昌及 漢陽府。癸酉,詔詹事院自行銓注本院屬官。壬辰,親 王只兒哈忽薨于海寧軍中,以其子寶童繼襲王爵。 八月癸卯,親王闊兒吉思、帖木兒獻馬。辛亥,賜脫脫 東泥河田一十二頃。親王只兒哈郎討捕金山賊,薨 於軍中,命其子禿魯帖木兒入備宿衛。庚申,命不花 帖木兒襲封文濟王。是月,車駕還自上都。資政院使 脫火赤以兵復江州路。以四川行省平章政事玉樞 虎兒吐華、右丞完者不花守鎮中興路。左遷平章政 事咬住為淮西元帥,供給烏撒軍,進討蘄、黃。九月乙 丑朔,日有食之。乙亥,以怯薛官廣平王咬咬征討慢 功,削其王爵,降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己丑,廣寧王 渾都帖木兒薨,賻鈔一千錠。建皇太子鹿頂殿於聖 安殿西。歪剌歹桑哥失里獻馬一百匹,賜金繫腰一、 幣帛各九。庚寅,太陰犯熒惑。辛卯,扎GJfont別之地獻大 撒哈剌、察赤兒、米西兒刀、弓、鎖子甲及青、白西馬各 二匹,賜鈔二萬錠。壬辰,太白經天,熒惑犯左執法。南 臺御史大夫納麟以老疾辭職,從之,命太尉如故。丁 酉,享於太廟。庚子,太白經天。冬十月癸卯,以江浙行 省參知政事買住丁陞本省右丞,提調明年海運。甲 辰,歲星犯氐宿。丁未,廣西元帥甄崇福復道州,誅賊 將周伯顏。庚戌,從帖里帖木兒、左荅納失里之請,授 方國珍徽州路治中,國璋廣德路治中,國瑛信州路 治中,督遣之任,國珍疑懼,不受命。立水軍都萬戶府 於崑山州,以浙東宣慰使納麟哈剌為正萬戶,宣慰 使董摶霄為副萬戶。庚申,賜皇太子妃鈔十萬錠。壬 戌,賜皇太子五愛馬怯薛丹二百五十人鈔各一百 一十錠。癸亥,太白犯亢宿。是月,撤世祖所立氈殿,改 建殿宇。十一月壬申,太陰犯壘壁陣。乙酉,立典藏庫, 貯皇太子錢帛。丁亥,江西右丞火GJfont赤以兵平富州、 臨江,遂引兵復瑞州。是月,立義兵千戶、水軍千戶所 於江西,事平,願還為民者聽。十二月丁酉,太白犯東 咸。己亥,寧王旭滅該還大斡耳朵思,賜金繫腰一、鈔 一千錠。庚子,熒惑入氐宿。癸卯,脫脫請以趙完普家 產田地賜知樞密院事桑哥失里。庚戌,京城天無雲 而雷鳴,少頃,有火見於東南。淮慶路及河南府西北 有聲如擊鼓者數四,已而雷聲震地。癸丑,以西安王 阿剌忒納失里為豫王;弟荅兒麻討南陽賊有功,以 西安王印與之,命鎮寵吉兒之地。丁巳,太陰犯心宿。 西寧王牙罕沙鎮四川,還沙州,賜鈔一千錠。是月,大 同路疫,死者大半。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卜顏帖木兒、 南臺御史中丞蠻子海牙及四川行省參知政事哈 臨禿、左丞桑禿失里、西寧王牙罕沙,合軍討徐壽輝 於蘄水,敗之,壽輝遁走,獲其偽官四百餘人。陝西行 省平章政事孛羅、四川行省右丞荅失八都魯復均、 房等州,詔孛羅等守之,荅失八都魯討東正陽。是歲, 自六月不雨至於八月。造清寧殿前山子、月宮諸殿 宇,以宦官留守也先帖木兒、留守同知也速迭兒及 都水少監陳阿木哥等董其役。哈麻及禿魯帖木兒 等陰進西天僧於帝,行房中運氣之術,號演揲兒法, 又進西番僧善祕密法,帝皆習之。

十四年春正月甲子朔,汴梁城東汴河冰,皆成五色 花草如繪畫,三日方解。乙丑,熒惑犯歲星。丁卯,太白 犯建星。辛未,享於太廟。壬申,命帖木兒不花襲封廣 寧王,賜鈔一千錠。癸酉,熒惑犯房宿。立遼陽等處漕 運庸田使司,屬分司農司。丁丑,帝謂脫脫曰:朕嘗作 朵思哥兒好事,迎白傘蓋遊皇城,實為天下生靈之 故。今命剌麻選僧一百八人,仍作朵思哥兒好事,凡 所用物,官自給之,毋擾於民。丙戌,以荅兒麻監藏遙 授陝西行省平章政事,實授行宣政院使,整治西番 人民。是月,命桑哥失里、哈臨禿守中興。荅失八都魯 復峽州。二月戊戌,祭社稷。乙卯,命中書平章政事搠 思監提調規運總管府。戊午,太白犯壘壁陣。己未,以 湖廣行省平章政事苟兒為淮南行省平章政事,以兵攻高郵。是月,以呂思誠為湖廣行省左丞。命湖廣 行省右丞伯顏普化、江南行臺中丞蠻子海牙、江浙 行省平章政事卜顏帖木兒、參知政事阿里溫沙,會 合湖廣行省平章政事也先帖木兒討沿江賊。立鎮 江水軍萬戶府,命江浙行省右丞佛家閭領之。詔河 南、淮南兩省並立義兵萬戶府。建清河大壽元忠國 寺,以江浙廢寺田歸之。三月癸亥朔,日有食之。己巳, 廷試進士六十二人,賜薛朝晤、牛繼志進士及第,餘 授官出身有差。壬申,以皇太子行幸,和買駝馬。甲戌, 命親王速哥帖木兒以兵討宿州賊。丙子,潁州陷。是 月,中書定擬義兵立功者權任軍職,事平授以民職, 從之。命四川行省右丞荅失八都魯陞本省平章政 事兼知行樞密院事,總荊、襄諸軍,從宜調遣。詔和買 馬於北邊以供軍用,凡有馬之家,十匹內和買二匹, 每匹給鈔一十錠。夏四月癸巳朔,汾州介休縣地震, 泉湧。以武祺參議中書省事。是月,車駕時巡上都。江 西、湖廣大饑,民疫癘者甚眾。御史臺臣糾言江浙行 省左丞帖里帖木兒等罪。先是,帖里帖木兒與江南 行臺侍御史左荅納失里奉旨招諭方國珍,報國珍 已降,乞立巡防千戶所,朝廷授以五品流官,令納其 船,散遣徒眾,國珍不從,擁船一千三百餘艘,仍據海 道,阻絕糧運,以故歸罪二人。以江浙行省參知政事 阿兒溫沙陞本省右丞,浙東宣慰使恩寧普為江浙 行省參知政事,皆總兵討方國珍。發陝西軍討河南 賊,給鈔令自備鞍馬軍器,合二萬五千人,馬七千五 百匹,永昌、鞏昌沿邊人匠雜戶亦在遣中。造過街塔 於盧溝橋,命有司給物色人匠,以御史大夫也先不 花督之。復立應昌、全寧二路。先是,有詔罷之,以撥屬 魯王馬某沙王傅府,至是有司以為不便,復之。詔復 起永昌、鞏昌、喃巴、臨洮等處軍。命各衛軍人修白浮、 瓮山等處隄堰。五月甲子,安豐、正陽賊圍廬州。是月, 詔修砌北巡所經色澤嶺、黑石頭河西沿山道路,刱 建龍門等處石橋。皇太子徙居宸德殿,命有司修葺 之。立南陽、鄧州等處毛胡蘆義兵萬戶府,募土人為 軍,免其差役,令討賊自效。因其鄉人自相團結,號毛 胡蘆,故以名之。詔以玉樞虎兒吐華募兵萬人下蜀 江,代荅失八都魯守中興、荊門;命荅失八都魯以兵 赴汝寧。陞湖廣行省參知政事阿兒灰為右丞,討廬 州。募寧夏善射者及各處回回、朮忽殷富者赴京師 從軍。復發禿卜軍萬人,命太傅阿剌吉領之。命荊王 荅兒麻失里代闊瑞阿合鎮河西,討西番賊。六月辛 卯朔,薊州雨雹。高郵張士誠寇揚州。丙申,達識帖睦 邇以兵討張士誠,敗績,諸軍皆潰。詔江浙行省參知 政事佛家閭會達識帖睦邇,復進兵討之。甲辰,太陰 入斗宿。己酉,盱眙縣陷。庚戌,陷泗州,官軍潰。秋七月 甲子,潞州襄垣縣大風拔木偃禾。乙丑,太陰犯角宿。 壬申,詔免大都、上都、興和三路今年稅糧。命刑部尚 書阿魯於汝寧州等處募兵討泗州。壬午,太陰犯昴 宿。是月,汾州孝義縣地震。八月,冀寧路榆次縣桃李 花。車駕還自上都。九月己未朔,賜親王撒蠻荅失金 二錠、銀二十錠、鈔一萬錠、幣帛表裏各三百匹。創設 奧剌赤二十名,仍給衣糧草料。庚申,以湖廣行省左 丞呂思誠復為中書左丞。辛酉,以知樞密院事月赤 察兒為中書平章政事。詔脫脫以太師、中書右丞相, 總制諸王各愛馬、諸省各翼軍馬,董督總兵、領兵大 小官將,出征高郵。甲子,封高麗國王脫脫不花為瀋 王。丁卯,普顏忽都皇后母歿,賻鈔三百錠。立寧宗影 堂。戊子,免河南蒙古軍人雜泛差役。是月,賜穆清閣 工匠皮衣各一領。蓋海青鷹房。禁河南、淮南酒。階州 西番賊起,遣兵擊之。方國珍拘執元帥也忒迷失、黃 巖州達魯花赤宋伯顏不花、知州趙宜浩,以俟詔命。 冬十月甲午,享於太廟。戊戌,詔荅失八都魯及泰不 花等會軍討安豐。甲辰,詔加號海神為輔國讓聖庇 民廣濟福惠明著天妃。壬子,太陰犯太微垣。十一月 丙寅,敕:中書省、樞密院、御史臺,凡奏事先啟皇太子。 詔:江浙應有諸王、公主、后妃、寺觀、官員撥賜田糧,及 江淮財賦、稻田、營田各提舉司糧,盡數赴倉,聽候海 運,以備軍儲,價錢依本處十月時估給之。丁卯,脫脫 領大兵至高郵,辛未,戰於高郵城外,大敗賊眾。丙子, 太陰犯鬼宿。癸未,賜親王喃荅失金鍍銀印。乙酉,脫 脫遣兵平六合縣。是月,荅失八都魯復苗軍所據鄭、 均、許三州。皇太子修佛事,釋京師死罪以下囚。十二 月辛卯,絳州北方有紅氣如火蔽天。丙申,以中書平 章政事定住為左丞相;宣政院使哈麻、永昌宣慰鎖 南班並為中書平章政事,進階光祿大夫。監察御史 袁賽因不花等劾奏:脫脫出師三月,略無寸功,傾國 家之財以為己用,半朝廷之官以為自隨。又其弟也 先帖木兒,庸材鄙器,玷污清臺,綱紀之政不修,貪淫 之心益著。章三上,詔令也先帖木兒出都門聽旨,以 宣徽使汪家奴為御史大夫。丁酉,詔以脫脫老師費 財,已逾三月,坐視寇盜,恬不為意,削脫脫官爵,安置淮安路,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安置寧夏路。以河 南行省平章政事泰不花為本省左丞相,中書平章 政事月闊察兒加太尉,集賢大學士雪雪知樞密院 事,一同總兵,總領諸處征進軍馬,并在軍諸王、駙馬、 省、院、臺官及大小出軍官員,其滅里、卜亦失GJfont山、哈 八兒禿、哈怯來等拔都兒、云都赤、禿兒怯里兀、孛可、 西番軍人、各愛馬朵憐赤、高麗、回回民義丁壯等軍 人,並聽總兵官節制。詔:被災殘破之處,令有司賑恤, 仍蠲租稅三年。賜高年帛。罷庸田、茶運、寶泉等司。戊 戌,以定住領經筵事,中政院使桑哥失里為中書添 設右丞。己亥,太陰犯昴宿。庚子,以桑哥失里同知經 筵事。冀國公禿魯加太尉,進階金紫光祿大夫。癸卯, 命哈麻提調經正監、都水監、會同館,知經筵事,就帶 元降虎符。甲辰,以桑哥失里提調宣文閣;哈麻兼大 司農,呂思誠兼司農卿,提調農務。己酉,紹興路地震。 是月,命織造世祖御容。詔威順王寬徹普化還鎮湖 廣。先是以賊據湖廣,命奪其王印,至是寬徹普化討 賊累立功,故詔還其印,仍守舊鎮。命甘肅右丞嵬的 討捕西番賊。荅失八都魯復河陰、鞏縣。猺賊自耒陽 寇衡州,萬戶許脫因死之。是歲,詔諭:民間私租太重, 以十分為率普減二分,永為定例。降鈔十萬錠賞江 西守城官吏軍民。京師大饑,加以疫癘,民有父子相 食者。帝於內苑造龍船,委內官供奉少監塔思不花 監工。帝自製其樣,船首尾長一百二十尺,廣二十尺, 前瓦簾棚、穿廊、兩暖閣,後吾殿樓子,龍身并殿宇用 五彩金裝,前有兩爪。上用水手二十四人,身衣紫衫, 金荔枝帶,四帶頭巾,於船兩旁下各執篙一。自後宮 至前宮山下海子內,往來游戲,行時,其龍首眼口爪 尾皆動。又自製宮漏,約高六七尺,廣半之,造木為匱, 陰藏諸壺其中,運水上下。匱上設西方三聖殿,匱腰 立玉女捧時刻籌,時至,轍浮水而上。左右列二金甲 神,一懸鐘,一懸鉦,夜則神人自能按更而擊,無分毫 差。當鐘鉦之鳴,獅鳳在側者皆翔舞。匱之西東有日 月宮,飛僊六人立宮前,遇子午時,飛僊自能耦進,度 僊橋,達三聖殿,已而復退立如前。其精巧絕出,人謂 前代所鮮有。時帝怠於政事,荒於游宴,以宮女三聖 奴、妙樂奴、文殊奴等一十六人按舞,名為十六天魔, 首垂髮數辮,戴象牙佛冠,身披纓絡、大紅銷金長短 裙、金雜襖、雲肩、合袖天衣、綬帶鞋襪,各執加巴剌般 之器,內一人執鈴杵奏樂。又宮女一十一人,練槌髻, 勒帕,常服,或用唐帽、窄衫,所奏樂用龍笛、頭管、小鼓、 箏、GJfont、琵琶、笙、胡琴、響板、拍板。以宦者長安迭不花管 領,遇宮中讚佛,則按舞奏樂。宮官受祕密戒者得入, 餘不得預。

十五年春正月戊午朔,以中書平章政事搠思監提 調留守司,宣徽使黑廝為中書平章政事,河南行省 左丞許有壬為集賢大學士,遼陽行省左丞奇伯顏 不花陞本省平章政事。壬戌,以宣政院副使忻都為 太子詹事。癸亥,享於太廟。甲子,親王禿堅帖木兒歿 於軍中,賜鈔五百錠。江西行省平章政事道童加大 司徒。戊辰,太陰犯五車。辛未,太陰犯鬼宿。大斡耳朵 儒學教授鄭咺建言:蒙古乃國家本族,宜教之以禮, 而猶循本俗,不行三年之喪,又收繼庶母、叔嬸、兄嫂, 恐貽笑後世,必宜改革,繩以禮法。不報。丙子,上都饑, 賑糶米二萬石。丁丑,徐壽輝偽將倪文俊復陷沔陽 府,威順王寬徹普化令王子報恩奴等同湖南元帥 阿思藍水陸並進討之。至漢川,水淺,文俊用火筏燒 船,報恩奴遇害。庚辰,復設仁虞、雲需、尚供三總管府。 丙戌,大同路饑,出糧一萬石減價糶之。是月,詔以湖 廣行省平章政事乞剌班慢功,削其官爵,令從軍自 效。詔安置脫脫於亦集乃路,收所賜田土。命河南行 省參知政事洪丑驢守禦河南,陝西行省參知政事 述律朵兒只守禦潼關,宗王扎牙失里守禦興元,陝 西行省參知政事阿魯溫沙守禦商州,通政院使朵 來守禦山東。詔豫王阿剌忒納失里與陝西行省平 章政事搠思監從宜商議軍事。閏月壬寅,以各衛軍 人屯田京畿,人給鈔五錠,以是日入役,日支鈔二兩 五錢,仍給牛、種、農器,命司農司令本管萬戶督其勤 惰。丙午,太陰犯心宿。丙辰,太白經天。是月,上都路饑, 詔嚴酒禁。命河南行省參知政事塔失帖木兒領元 管陝西軍馬,守禦河南。二月己未,劉福通等自碭山 夾河迎韓林兒至,立為皇帝,又號小明王,建都亳州, 國號宋,改元龍鳳。以其母楊氏為皇太后,杜遵道、盛 文郁為丞相,羅文素、劉福通為平章,劉六知樞密院 事;拆鹿邑縣太清宮材建宮闕,遵道等各遣子入侍。 遵道得寵專權,劉福通疾之,命甲士撾殺遵道,福通 遂為丞相,後稱太保。丙寅,以中書平章政事黑廝、左 丞許有壬並知經筵事。戊辰,命太傅、御史大夫汪家 奴為中書右丞相,中書平章政事定住為左丞相,詔 天下。庚午,以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咬咬為遼陽行省 左丞相。壬申,立淮東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於天長縣,統濠、泗義兵萬戶府并洪澤等處義兵,聽富民 願出丁壯義兵五千名者為萬戶,五百名者為千戶, 一百名者為百戶,仍降宣敕牌面。丙子,以達識帖睦 邇為中書平章政事,提調留守司;平章政事黑廝兼 大司農。是月,命刑部尚書董銓等與江西行省平章 政事火GJfont赤專任征討之務,便宜從事,遣使先降曲 赦,諭以禍福,如能出降,釋其本罪,執迷不悛,剋日進 討。三月庚寅,太陰犯五車。癸巳,徐壽輝兵陷襄陽路。 甲午,命汪家奴攝太尉,持節授皇太子愛猷識理達 臘玉冊,錫以冕服九旒,祗謁太廟。丙申,太陰犯房宿。 辛丑,以監察御史言,安置脫脫於雲南鎮西路,也先 帖木兒於四川碉門,脫脫長男哈剌章安置肅州,次 男三寶奴安置蘭州,仍籍其家產。己酉,命知樞密院 事眾家奴知經筵事,知樞密院事捏兀失該提調內 史府。癸丑,太白經天。夏四月壬戌,中書省臣言:江南 因盜賊阻隔,所在闕官,宜遣人與各省及行臺官以 廣東、廣西、海北、海南三品以下通行遷調,五品以下 先行照會之任,江浙行省三年一次遷調,福建等處 闕官亦依前例。從之。命彰德等處分樞密院添設同 知、副使、都事各一員。癸亥,以中書平章政事達識帖 睦邇知經筵事,命樞密院添設僉院一員、判官二員, 直治分樞密院添設副使一員、都事一員。以御史中 丞扎撒兀孫同知經筵事。乙丑,以中書右丞臧卜、左 丞烏古孫良楨分省彰德。辛未,命御史中丞伯家奴 同知經筵事,中書參議成遵兼經筵官。癸酉,以左丞 相定住為右丞相,平章政事哈麻為左丞相,太子詹 事桑哥失里為中書平章政事,雪雪為御史大夫。丁 丑,加知樞密院事眾家奴太傅。辛巳,親王脫脫薨,賜 鈔二百錠。是月,車駕時巡上都。詔翰林待制烏馬兒、 集賢待制孫撝招安高郵張士誠,仍齎宣命、印信、牌 面,與鎮南王孛羅不花及淮南行省、廉訪司等官商 議給付之。御史臺劾奏中書左丞呂思誠,罷之。詔四 川等處立宣化鎮南軍民府,改四川忠孝軍民府為 忠孝軍民安撫司;罷盤順府,改立盤順軍民安撫司; 罷四川羊母甲洞、臭南王洞長官司,改立忠義軍民 安撫司,立汴梁等處義兵萬戶府。五月壬辰,復襄陽 路。監察御史也里忽都等劾奏河南行省左丞相太 不花慢功虐民,詔削其官職,仍令率領火赤溫,從總 兵官、平章政事荅失八都魯征進,荅失八都魯管領 太不花一應軍馬。庚戌,倪文俊自沔陽陷中興路,元 帥朵兒只班死之。是月,命淮南行省平章政事咬住、 淮東廉訪使王也先迭兒撫諭高郵。六月丙辰,命御 史大夫雪雪提調端本堂。癸亥,太白經天。丁卯,監察 御史哈林禿劾奏脫脫之師集賢大學士吳直方及 其參軍黑漢、長史火里赤等並宜追奪,從之。監察御 史歪哥等辯明中書左丞呂思誠,給付元追所授宣 命、玉帶。戊辰,命中書平章政事搠思監兼大司農,桑 哥失里知經筵事。己巳,靖安王闊不花薨,無後,命其 姪襲封靖安王。癸酉,以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荅失八 都魯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乙亥,命將作院判官烏 馬兒招安濠、泗等處,章佩監丞普顏帖木兒招安沔 陽等處。諸王倒吾沒於軍中,賻鈔二百錠。丁丑,保德 州地震。己卯,陝西行省平章政事禿禿加荅剌罕。庚 辰,徵徽州隱士鄭玉為翰林待制,不至。江浙省臣言: 至正十五年稅課等鈔,內除詔書已免稅糧等鈔,較 之年例,海運糧井所支鈔不敷,乞減海運,以甦民力。 戶部定擬本年稅糧,除免之外,其寺觀并撥賜田糧, 十月開倉,盡行拘收;其不敷糧,撥至元折中統鈔一 百五十萬錠,於產米處糴一百五十萬石,貯瀕河之 倉,以聽撥運,從之。癸未,中書參知政事實理門言:舊 立蒙古國子監,專教四怯薛并各愛馬官員子弟,今 宜諭之,依先例入學,俾嚴為訓誨。從之。是月,大明皇 帝起兵,自和州渡江,取太平路。自紅巾妖寇倡亂之 後,南北郡縣多陷沒,故大明從而取之。荊州大水。命 湖廣行省平章政事阿魯灰領軍,與淮南行省平章 政事蠻子海牙、淮西道宣慰使完者不花以兵攻和 州等處。命郡王只兒噉伯、湖廣行省右丞卜蘭奚攻 討河南。以湖廣行省平章政事咬住為總兵官,領本 省軍馬并江州楊完者、黃州李勝等軍,守禦湖廣。江 浙行省參知政事納麟哈剌統領水軍萬戶等軍,會 本省平章政事定定,進攻常州、鎮江等處。命將作院 判官烏馬兒、利用監丞八十奴招諭濠、泗,淮南行省 左丞相太平助之;章佩監丞普顏帖木兒、翰林修撰 烈瞻招諭沔陽,四川行省平章政事玉樞虎兒吐華 等助之。以怯薛丹潑皮等六十名從江南行御史臺 大夫福壽守禦集慶路。國王朵兒只薨於揚州軍中, 命郡王只兒噉伯管領其所部軍馬。秋七月辛卯,享 於太廟。壬寅,倪文俊復陷式昌、漢陽等處。是月,命親 王失里門以兵守曹州,山東宣慰馬某火者以兵分 府沂州、莒州等處。命知樞密院事荅兒麻監藏及四 川行省左丞沙剌班、湖南同知宣慰使劉荅兒麻失里,以兵屯中興,招諭諸處,有不降者,與親王禿魯及 玉樞虎兒吐華討之。命湖廣行省平章政事桑哥、亦 禿渾及禿禿守禦襄陽,參知政事哈林禿及王塔失 帖木邇守禦沔陽,如賊徒不降,即進兵討之。陞台州 海道巡防千戶所為海道防禦運糧萬戶府。八月庚 申,命南陽等處義兵萬戶府召募毛胡蘆義兵萬人, 進攻南陽。戊辰,以中書平章政事達識帖睦邇為江 浙行省左丞相,便宜行事,賜鈔一千錠。甲戌,以大宗 正府扎魯忽赤迭里迷失為甘肅行省平章政事。戊 寅,太白經天。雲南死可伐等降,令其子莽三以方物 來貢,乃立平緬宣撫司。四川向思勝降,以安定州改 立安定軍民安撫司。是月,車駕還自上都。詔淮南行 省左丞相太平統淮南諸軍討所陷郡邑,仍命湖廣 行省平章政事阿魯灰以所部苗軍聽其節制。立吾 者野人乞列迷等處諸軍萬戶府於哈兒分之地。命 親王寬徹班守興元,永昌宣慰使完者帖木兒討西 番賊。以淮南行省平章政事蠻子海牙與同知樞密 院事絆住馬等,自蕪湖至鎮江南岸守禦,同阿魯灰 所部軍馬協力衛護江南行臺。命荅失八都魯從便 調度湖廣行省左丞卜蘭奚所領苗軍,江浙行省平 章政事卜顏帖木兒守禦蘄、黃、蘭溪等處。九月癸未, 命搠思監提調武衛。以知嶺北行樞密院事紐的該 為中書平章政事。乙酉,立分海道防禦運糧萬戶府 於平江路。己丑,太白犯太微垣。辛卯,命祕書卿荅蘭 提調別吉太后影堂祭祀,知樞密院事野僊帖木兒 提調世祖影堂祭祀,宣政院使蠻子提調裕宗、英宗 影堂祭祀。己亥,倪文俊圍岳州路。壬子,命桑哥失里 提調宣文閣,呂思誠知經筵事,集賢大學士許有壬 兼太子諭德。是月,移置脫脫於阿輕乞之地,命荅失 八都魯移軍住陳留。冬十月丁巳,立淮南行樞密院 於揚州。己未,太陰犯壘壁陣。甲子,命兵、工二部尚書 撒八兒、黃安童,以金銀牌一百六十五面,給淮東宣 慰使司等處義兵官員。命哈麻領大司農司。帝謂右 丞相定住等曰:敬天地,尊祖宗,重事也。近年以來,闕 於舉行,當選吉日,朕將親祀郊廟,務盡誠敬,不必繁 文,卿等其議典禮,從其簡者行之。遂命右丞斡欒、左 丞呂思誠領其事。以中書右丞拜住為平章政事。庚 午,以襲封衍聖公孔克堅同知太常禮儀院事,以克 堅子希學為襲封衍聖公。癸酉,太陰犯軒轅。哈麻奏 言:郊祀之禮,以太祖配。皇帝出宮,太郊祀所,便服乘 馬,不設內外儀仗、教坊隊子,齋戒七日,內散齋四日 於別殿,致齋三日,二日於大明殿西幄殿,一日在南 郊祀所。丙子,以郊祀,命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祭告 太廟。己卯,以翰林學士承旨慶童為淮南行省平章 政事。立黃河水軍萬戶府於小清口。十一月甲申,熒 惑犯氐宿。庚寅,填星犯井宿。壬辰,親祀上帝於南郊, 以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為亞獻,攝太尉、右丞相定 住為終獻。甲午,以太不花為湖廣行省左丞相,總兵 招捕湖廣、沔陽等處,湖廣、荊襄諸軍悉聽節制,給還 元追奪河南行省丞相宣命,仍給以功賞宣敕、金銀 牌面。戊戌,介休縣桃杏花。己亥,太陰犯鬼宿。戊申,右 丞相定住以病辭職,命以太保就第治病。庚戌,賊陷 饒州路。辛亥,賜高麗國王伯顏帖木兒為親仁輔義 宣忠奉國彰惠靖遠功臣。是月,荅失八都魯攻夾河 賊,大破之。賊陷懷慶,命河南行省右丞不花討之。以 湖廣歸州改隸四川行省。十二月壬子朔,熒惑犯房 宿。給湖廣行省分省印。丁巳,命中書參知政事月倫 失不花、陳敬伯分省彰德。癸亥,立忠義、忠勤萬戶府 於宿州、武安州。己巳,以諸郡軍儲供餉繁浩,命戶部 印造明年鈔本六百萬錠給之。壬申,以平章政事帖 里帖木兒、右丞斡欒並知經筵事,參議丁好禮兼經 筵官。乙亥,以天下兵起,下詔罪己,大赦天下。是月,荅 失八都魯大敗劉福通等於太康,遂圍亳州,偽宋主 遁於安豐。立興元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於興元 路。是歲,薊州雨血。詔:凡有水田之處,設大兵農司,招 集人夫,有警乘機進討,無事栽植播種。詔濬大內河 道,以宦官同知留守埜先帖木兒董其役。也先帖木 兒言:自十一年以來,天下多事,不宜興作。帝怒,命往 使高麗,改命宦官荅失蠻董之。以中書平章政事拜 住分省濟寧,設四部。是歲,察罕帖木兒與賊戰於河 南北,屢有功,除中書刑部侍郎。

十六年春正月壬午,改福建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為 福建行中書省。戊子,親享太廟。命中書平章政事帖 里帖木兒提調國子監。己丑,太陰犯昴宿。丁酉,太保 定住以病辭職,太尉、大宗正府扎魯忽赤月闊察兒 以出軍中傷辭職,皆不允。乙亥,詔命太尉阿吉剌開 府設官屬。乙巳,以遼陽行省左丞相咬咬為太子詹 事,翰林學士承旨朵列帖木兒同知詹事院事。丙子, 以知樞密院事實理門兼大府監卿。戊申,雲南土官 阿蘆降,遣姪腮斡以方物來貢。庚戌,左丞相哈麻罷。 辛亥,御史大夫雪雪亦罷,以搠思監為御史大夫。復以定住為右丞相。是月,薊州地震。倪文俊建偽都於 漢陽,迎徐壽輝據之。二月癸酉,禿魯帖木兒辭職,不 允。搠思監糾言哈麻及其弟雪雪等罪惡,帝曰:哈麻 兄弟雖有罪,然侍朕日久,與朕弟懿璘質班皇帝實 同乳,且緩其罰,令之出征自效。甲寅,命右丞相定住 依前太保,中書一切機務,悉聽總裁,詔天下。丙辰,以 鎮南王孛羅不花自兵興以來率怯薛丹討賊,累立 戰功,賜鈔一萬錠。定住及平章政事桑哥失里等復 奏哈麻兄弟罪惡,遂命貶哈麻惠州安置,雪雪肇州 安置,尋杖殺之。壬戌,詹事伯撒里辭職。乙丑,禁銷毀、 販賣銅錢。丙寅,命翰林國史院、太常禮儀院定擬皇 后奇氏三代功臣諡號、王爵。甲戌,命六部、大司農司、 集賢翰林國史兩院、太常禮儀院、祕書、崇文、國子、都 水監、侍儀司等正官,各舉才堪守令者一人,不拘蒙 古、色目、漢、南人,從中書省斟酌用之,或任內害民受 贓者,舉官量事輕重降職。命蠻蠻為靖安王,賜金印, 置王傅等官。己卯,命集賢直學士楊俊民致祭曲阜 孔子廟,仍葺其廟宇。詔諭:山東鹽法,軍民毋得沮壞。 賜定住篤憐赤、怯薛丹三十名,給衣糧、馬匹、草料。是 月,高郵張士誠陷平江路,據之,改平江路為隆平府, 遂陷湖州、松江、常州。三月辛巳,復立酒課提舉司。命 中書平章政事帖里帖木兒、參知政事成遵等議鈔 法。壬午,徐壽輝復寇襄陽。癸未,臺臣言:係官牧馬草 地,俱為權豪所占。今後除規運總管府見種外,盡取 勘,令大司農召募耕墾,歲收租課以資國用。從之。丁 亥,以今秋出師,詔和買馬六萬匹。戊子,命宣讓王帖 木兒不花、威順王寬徹普化以兵鎮遏懷慶路,各賜 金一錠、銀五錠、幣帛九匹、鈔二千錠。庚寅,大明兵取 集慶路,江南行臺御史大夫福壽死之。丙申,倪文俊 陷常德路,總兵官俺都剌遁。命搠思監提調承徽寺。 丁酉,立行樞密院於杭州。命江浙行省左丞相達識 帖睦邇兼知行樞密院事,節制諸軍,省、院等官並聽 調遣,凡賞功、罰罪、招降、討逆,許以便宜行事。大明兵 取鎮江路。戊申,方國珍復降,以為海道運糧漕運萬 戶,兼防禦海道運糧萬戶。其兄方國璋為衢州路總 管,兼防禦海道事。是月,有兩日相盪。夏四月辛亥,以 搠思監為中書左丞相。丙辰,以資正院使普化為御 史大夫。丁巳,命左丞相搠思監領經筵事,中書平章 政事悟良哈台、御史大夫普化並知經筵事。庚申,以 河南行省左丞卜蘭奚為湖廣行省平章政事,荅失 八都魯加金紫光祿大夫。丙寅,命阿因班太子與陝 西行省官同討均、房、南陽。遼陽行省平章政事奇伯 顏不花加大司徒。丁卯,以陝西行臺御史大夫朵朵 為陝西行省左丞相,大司農咬咬為遼陽行省左丞 相。以知樞密院事實理門分院濟寧,翰林學士承旨 脫脫同知詹事院事。壬申,命豫王阿剌忒納失里與 陝西行省官商議軍機,從宜攻討。己卯,命悟良哈台 兼太子諭德。是月,車駕時巡上都。五月壬辰,太白犯 鬼宿,癸巳,亦如之。甲午,太陰入斗宿。丙申,倪文俊陷 澧州路。丁酉,太陰犯壘壁陣。乙巳,賊寇辰州,守將和 尚以鄉兵擊敗之。六月甲寅,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三 旦八、參知政事楊完者以兵守嘉興路,禦張士誠。乙 丑,大明兵取廣德路。秋七月癸未,以翰林學士禿魯 帖木兒為侍御史。丁酉,太陰犯壘壁陣。是月,張士誠 遣兵陷杭州,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左荅納失里戰死, 丞相達識帖木邇遁,楊完者及萬戶普賢奴擊敗之, 復其城。八月丙辰,奉元路判官王淵等以義兵復商 州,陞淵同知關商襄鄧等處宣慰司事。己未,賊侵河 南府路,參知政事洪丑驢以兵敗之。丁卯,太陰犯昴 宿。庚午,倪文俊陷衡州路,元帥甄崇福戰死。甲戌,彗 星見張宿,色青白,彗指西南,長尺餘,至十二月戊午 始滅。是月,車駕還自上都。黃河決,山東大水。九月庚 辰,汝、潁賊李武、崔德等破潼關,參知政事迷律杰戰 死。壬午,豫王阿剌忒納失里、同知樞密院事定住引 兵復潼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伯家奴以兵守之。丙 申,潼關復陷,伯家奴兵潰,豫王阿剌忒納失里復以 兵取之,李武、崔德敗走。戊戌,賊陷陝州及虢州。詔以 太尉納麟復為江南行臺御史大夫,遷行臺治紹興。 是月,察罕帖木兒復陝州及虢州,復襲敗賊兵於平 陸、安邑,以功由兵部尚書陞僉河北行樞密院事。冬 十月丁未,大名路有星如火,從東南流,芒尾如曳篲, 墮地有聲,火燄蓬勃,久之乃息,化為石,青黑色,光瑩, 形如狗頭,其斷處如新割者,命藏於庫。壬辰,太陰犯 井宿。是月,詔罷太尉也先帖木兒。十一月丙戌,以老 的沙、荅里麻失並為詹事。丁亥,流星大如酒盃,色青 白,尾跡約長五尺餘,光明燭地,起自東北,東南行,沒 於近濁,有聲如雷。壬辰,太陰犯井宿。是月,河南陷,河 南廉訪副使俺普遁。置河南廉訪司於沂州,又於沂 州設分樞密院,以兵馬指揮使司隸之。十二月,倪文 俊陷岳州路,殺威順王子歹帖木兒。湖廣參知政事 也先帖木兒與左江義兵萬戶鄧祖勝合兵復衡州。是歲,詔:沿海州縣為賊所殘掠者,免田租三年。賜高 年帛。河南行省左丞相太不花駐軍於南陽嵩、汝等 州,叛民皆降,軍勢大振。陝西行臺監察御史李尚絅 上《關中形勝急論》,凡十有二事。命大司農司屯種雄、 霸二州以給京師,號京糧。

十七年春正月丙子朔,日有食之。以伯顏禿古思為 大司徒。辛卯,命山東分省團結義兵,每州添設判官 一員,每縣添設主簿一員,專率義兵以事守禦,仍命 各路達魯花赤提調,聽宣慰使司節制。丙申,監察御 史哈剌章言:淮東道廉訪使楮不華,徇忠盡節,宜加 褒贈,優恤其家。從之。二月壬子,賊犯七盤、藍田,命察 罕帖木兒以軍會荅兒麻亦兒守陝州、潼關;哈剌不 花由潼關抵陝西,會豫王阿剌忒納失里及定住等 同進討。癸丑,太陰犯五車。以征河南許、亳、太康、嵩、汝 大捷,詔赦天下。戊辰,知樞密院事脫脫復邳州,調客 省使撒兒荅溫等攻黃河南岸賊,大破之。壬申,劉福 通遣其黨毛貴陷膠州,僉樞密院事脫歡死之。甲戌, 倪文俊陷陝州。是月,李武、崔德陷商州,察罕帖木兒 與李思齊以兵自陝、虢援陝西,以察罕帖木兒為陝 西行省左丞,李思齊為四川行省左丞。詔以高寶為 四川行省參知政事,將兵取中興,不克,賊遂破轆轤 關。三月乙亥,義兵萬戶賽甫丁、阿迷里丁叛據泉州。 庚辰,毛貴陷萊州,守臣山東宣慰副使釋嘉訥死之。 壬午,大明兵取常州路。甲申,太陰犯鬼宿。壬辰,歲星 犯壘壁陣。甲午,毛貴陷益都路,益王買奴遁,自是山 東郡邑皆陷。乙未,以江淮行樞密院副使董摶霄為 山東宣慰使。丁酉,毛貴陷濱州。戊戌,以中書平章政 事帖里帖木兒為御史大夫,悟良哈台、斡欒並為中 書平章政事。夏四月丙午,監察御史五十九言:今京 師周圍,雖設二十四營,軍卒疲弱,素不訓練,誠為虛 設,儻有不測,誠可寒心。宜速選擇驍勇精銳,衛護大 駕,鎮守京師,實當今奠安根本、固堅人心之急務。況 武備莫重於兵,而養兵莫先於食。今朝廷撥降鈔錠, 措置農具,命總兵官於河南克復州郡,且耕且戰,甚 合寓兵於農之意。為今之計,權命總兵官從宜於軍 官內選委能撫字軍民者,兼路府州縣之職,務要農 事有成,軍民得所,則擾民之害益除,而匱乏之憂亦 釋矣。帝嘉納之。乙卯,毛貴陷莒州。丙辰,京師立便民 六庫,倒易昏鈔。辛酉,以咬咬為甘肅行省左丞相。荅 失八都魯加太尉、四川行省左丞相。漢中道廉訪司 糾陝西行省左丞蕭家奴遇賊逃竄,失陷所守郡邑, 詔正其罪。是月,車駕時巡上都。封江西行省平章政 事火GJfont赤為營國公。大明兵取寧國路。五月乙亥,命 知樞密院事孛蘭奚進兵討山東。戊寅,平章政事亦 老溫帖木兒復武安州等三十餘城。丙申,命搠思監 為右丞相,太平為左丞相,詔天下。免民今歲稅糧之 半。詔以永昌宣慰司屬詹事院。六月甲辰朔,以實理 門為中書分省右丞,守濟寧。丙辰,監察御史脫脫穆 而言:去歲河南之賊窺伺河北,惟河南與山東互相 策應,為害尤大。為今之計,中書當遴選能將,就太不 花、荅失八都魯、阿魯三處軍馬內,擇其精銳,以守河 北,進可以制河南之侵,退可以攻山東之寇,庶幾無 虞。從之。己未,以帖里帖木兒、老的沙並為御史大夫。 庚申,大明兵取江陰州。壬申,帖里帖木兒糾陜西知 行樞密院事也先帖木兒,遂命罷陝西行樞密院,令 也先帖木兒居於草地。癸酉,溫州路樂清江中龍起, 颶風作,有火光如毬。是月,劉福通犯汴梁,其軍分三 道,關先生、破頭潘、馮長舅、沙劉二、王士誠寇晉、冀,白 不信、大刀敖、李喜喜趨關中,毛貴據山東,其勢大振。 秋七月己卯,帖里帖木兒奏續集《風憲宏綱》。庚辰,大 明兵取徽州路。癸未,太白犯鬼宿。甲申,太陰犯斗宿。 乙酉,命右丞相搠思監領宣政院事,平章政事臧卜 知經筵事,參知政事李稷同知經筵事,參知政事完 者帖木兒兼太府卿。丁亥,填星犯鬼宿。戊子,以李稷 為御史中丞。中書省臣言:山東般陽、益都相次而陷, 濟南日危,宜選將練卒,信賞必罰,為保燕、趙計,以衛 京師。不報。己丑,鎮守黃河義兵萬戶田豐叛,陷濟寧 路,分省右丞實理門遁,義兵萬戶孟本周攻之,田豐 敗走,本周還守濟寧。甲午,以御史中丞完者帖木兒 為中書右丞,河南廉訪使俺普為中書參知政事。監 察御史迭里彌實、劉傑言:疆域日蹙,兵律不嚴,陝西、 汴梁、淮潁、山東之寇有窺伺燕、趙之志,宜俯詢大臣, 共圖克復之宜,預定守備之策。不報。是月,立四方獻 言詳定使司,秩正三品。歸德府知府林茂、萬戶時公 權叛,以城降於賊,歸德府及曹州皆陷。八月癸卯,填 星犯鬼宿,太白犯軒轅。癸丑,劉福通兵陷大名路,遂 自曹、濮陷衛輝路,荅失八都魯之子孛羅帖木兒與 萬戶方脫脫擊之。甲子,太陰犯五車。乙丑,以陝西行 臺御史中丞伯嘉訥為陝西行省平章政事;淮南行 省參知政事余闕為淮南行省左丞;江浙行省參知 政事楊完者陞左丞;方國珍為江浙行省參知政事,海道運糧萬戶如故。丙寅,慶陽府鎮原州大雹。是月, 大駕還自上都。薊州大水。詔知樞密院事紐的該進 討山東。大明兵取揚州路。平江路張士誠,俾前江南 行臺御史中丞蠻子海牙為書請降,江浙左丞相達 識帖睦邇承制令參知政事周伯琦等至平江撫諭 之,詔以士誠為太尉,士德為淮南行省平章政事,時 士德已為大明兵所擒。九月丙子,命同知樞密院事 壽童以兵討冠州。以老的沙為中書省平章政事兼 兀良海牙指揮使。甲午,澤州陵州縣陷,縣尹張輔死 之。戊戌,太不花復大名路并所屬郡縣。辛丑,詔中書 右丞也先不花、御史中丞成遵奉使宣撫彰德、大名、 廣平、東昌、東平、曹、濮等處,獎厲將帥。是月,命紐的該 加太尉,總諸軍守禦東昌。時田豐據濟、濮,率眾來寇, 擊走之。倪文俊謀殺其主徐壽輝,不果,自漢陽奔黃 州,壽輝偽將陳友諒襲殺之,友諒遂自稱平章。閏九 月癸卯,有飛星如盂,青色,光燭地,尾約長尺餘,起自 王良,沒於勾陳。監察御史朵兒只等劾奏知樞密院 使哈剌八禿兒失陷所守郡縣,詔正其罪。丙午,太陰 犯斗宿。右丞相搠思監、左丞相太平並加開府儀同 三司。平章政事完者不花兼大司農。庚申,太陰犯井 宿。乙丑,潞州陷。丙寅,賊攻冀寧,察罕帖木兒以兵擊 走之。冬十月乙亥,熒惑犯氐宿。戊寅,設分詹事院。甲 申,太陰掩昴宿。戊戌,曹州賊入太行山。是月,白不信、 大刀敖、李喜喜陷興元,遂入鳳翔,察罕帖木兒、李思 齊屢擊破之,其黨走入蜀。荅失八都魯與知樞密院 事荅里麻失里以軍討曹州賊,官軍敗潰,荅里麻失 里死之。靜江路山崩,地陷,大水。十一月辛丑,山東道 宣慰使董摶霄建言:請令江淮等處各枝官軍,分布 連珠營寨於隘口,屯駐守禦,宜廣屯田,以足軍食。從 之。汾州桃杏花。壬寅,賊侵壺關,察罕帖木兒大破之。 戊午,以河南行省平章政事荅蘭為中書平章政事, 御史中丞李獻為中書左丞,陝西行臺中丞卜顏帖 木兒、樞密院副使荅剌那海、司農少卿崔敬、侍御史 陳敬伯皆為參知政事。癸亥,豫王阿剌忒納失里與 陝西行省左丞相朵朵、陝西行臺御史中丞伯嘉訥, 分道攻討關陝。己巳,以中書參知政事八都麻失里 為右丞。十二月庚午,熒惑犯天江。辛未,山東道廉訪 使伯顏不花建言:嚴保伍,集勇健,汰冗官。戊寅,太白 犯歲星。甲申,太陰犯鬼宿。丁亥,歲星犯壘壁陣。庚寅, 太白犯壘壁陣。癸巳,太陰犯心宿。丁酉,慶元路象山 縣鵝鼻山崩。己亥,流星如金星大,尾約長三尺餘,起 自太陰,近東而沒,化為青白氣。庚子,荅失八都魯卒 於軍中。是歲,詔天下團結義兵,路、府、州、縣正官俱兼 防禦事。詔淮南行知樞密院事脫脫領兵討淮南。詔 諭濟寧李秉彝、田豐等,令其出降,敘復元任;嘯亂士 卒,仍給資糧,欲還鄉者聽。倪文俊陷川蜀諸郡,命偽 元帥明玉珍守據之。趙君用及彭大之子早住同據 淮安,趙僭稱永義王,彭僭稱魯淮王。義兵千戶余寶 殺其知樞密院事寶童以叛,降於毛貴。余寶遂據棣 州。河南大饑。

十八年春正月辛丑,填星犯鬼宿。乙巳,察罕帖木兒、 李思齊合兵於鳳翔。丙午,太陰犯昴宿。陳友諒陷安 慶路,守將余闕死之。庚戌,大明兵取婺源州。甲子,以 不蘭奚知樞密院事。乙丑,大風起自西北,益都土門 萬歲碑仆而碎。丙寅,田豐陷東平路。丁卯,不蘭奚與 毛貴戰於好石橋,敗績,走濟南。是月,詔荅失八都魯 子孛羅帖木兒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總領其父元 管軍馬。詔察罕帖木兒屯陝西,李思齊屯鳳翔。二月 己巳朔,議團結西山寨大小十一處以為保障,命中 書右丞塔失帖木兒、左丞烏古孫良楨等總行提調, 設萬夫長、千夫長、百夫長,編立牌甲,分守要害,互相 策應。毛貴陷清、滄州,遂據長蘆鎮。中書省臣奏以陝 西軍旅事劇務殷,去京師道遠,供費艱難,請就陝西 印造寶鈔為便,遂分戶部寶鈔庫等官,置局印造。仍 命諸路撥降鈔本,畀平準行用庫倒易昏幣,布於民 間。癸酉,毛貴陷濟南路,守將愛的戰死。毛貴立賓興 院,選用故官,以姬宗周等分守諸路;又於萊州立三 百六十屯田,每屯相去三十里,造大車百輛,以挽運 糧儲,官民田十止收二分,冬則陸運,夏則水運。乙亥, 填星犯鬼宿。辛巳,詔以太不花為中書右丞相,總兵 山東。壬午,田豐復陷濟寧路。甲申,輝州陷。丙戌,紐的 該聞田豐逼近東昌,棄城走。丁亥,察罕帖木兒調兵 復涇州、平涼,保鞏昌。戊子,田豐陷東昌路。庚寅,王士 誠自益都犯懷慶路,周全擊敗之。辛卯,以安童為中 書參知政事。丁酉,興元路陷。三月己亥朔,日色如血。 加右丞相搠思監太保。庚子,毛貴陷般陽路。辛丑,大 同路夜黑氣蔽西方,有聲如雷;少頃,東北方有雲如 火,交射中天,遍地俱見火,空中有兵戈之聲。癸卯,王 士誠陷晉寧路,總管杜賽因不花死之。甲辰,察罕帖 木兒遣賽因赤等復晉寧路。己酉,劉福通遣兵犯衛 輝,孛羅帖木兒擊走之。庚戌,毛貴陷薊州,詔徵四方兵入衛。乙卯,毛貴犯漷州,至棗林,樞密副使達國珍 戰死,遂略柳林,同知樞密院事劉哈剌不花以兵擊 敗之,貴走據濟南。丙辰,大明兵取建德路。以周全為 湖廣行省參知政事,統奧魯等軍,移鎮嵩州白龍寨。 冀寧路陷。丁巳,田豐陷益都路。辛酉,大同諸縣陷,察 罕帖木兒遣關保等往擊之。是時賊分二道犯晉、冀, 一出沁州,一侵絳州。乙丑,以老章為太子少保。夏四 月甲申,陳友諒陷龍興路,省臣道童、火GJfont赤棄城遁。 壬午,田豐陷廣平路,大掠,退保東昌。詔令元帥方脫 脫以兵復廣平。癸未,以諸處捷音屢至,詔頒軍民事 宜十一條。庚寅,以翰林學士承旨蠻子為嶺北行省 平章政事。辛卯,太白犯鬼宿。甲午,陳友諒遣王奉國 陷瑞州路。是月,車駕時巡上都。察罕帖木兒、李思齊 會宣慰張良弼、郎中郭擇善、宣慰同知拜帖木兒、平 章政事定住、總帥汪長生奴,各以所部兵討李喜喜 於鞏昌,李喜喜敗入蜀。察罕帖木兒駐清湫,李思齊 駐斜坡,張良弼駐秦州,郭擇善駐崇信,拜帖木兒等 駐通渭,定住駐臨洮,各自除路府州縣官,徵納軍需。 李思齊、張良弼又同襲殺拜帖木兒,分總其兵。五月 戊戌朔,察罕帖木兒遣董克昌等以兵復冀寧。以方 國珍為江浙行省左丞,兼海道運糧萬戶。詔察罕帖 木兒還兵鎮冀寧。李思齊殺同僉樞密院事郭擇善。 庚子,賊兵踰太行,察罕帖木兒部將關保擊敗之。以 察罕帖木兒為陝西行省右丞兼陝西行臺侍御史、 同知河南行樞密院事。劉福通攻汴梁。壬寅,太白犯 填星。汴梁守將竹貞棄城遁,福通等遂入城,乃自安 豐迎其偽主居之以為都。陳友諒遣康泰、趙琮、鄧克 明等以兵寇邵武路。甲辰,命太尉阿吉剌為甘肅行 省左丞相。乙巳,關保與賊戰於高平,大敗之。庚戌,陳 友諒陷吉安路。壬子,太陰犯斗宿。癸丑,監察御史七 十等,糾劾太保、中書右丞相太不花。乙卯,詔削太不 花官爵,安置蓋州。時太不花總兵山東,以知行樞密 院悟良哈台代之。命悟良哈台節制河北諸軍,河南 行省平章政事周全節制河南諸軍。辛酉,陳友諒兵 陷撫州路。甲子,監察御史七十、燕赤不花等劾中書 參知政事燕只不花。是月,遼州蝗。山東地震,天雨白 毛。察罕帖木兒自以劉尚質為冀寧路總管。六月戊 辰朔,太不花伏誅。察罕帖木兒調虎林赤、關保同守 潞州。拜察罕帖木兒陝西行省平章政事,便宜行事。 庚辰,關先生、破頭潘等陷遼州,虎林赤以兵擊走之, 關先生等遂陷冀寧路。乙酉,命左丞相太平督諸軍 守禦京城,便宜行事。是月,汾州大疫。秋七月丁酉朔, 周全據懷慶路以叛,附於劉福通。時察罕帖木兒駐 軍洛陽,遣伯帖木兒以兵守GJfont子城。周全來戰,伯帖 木兒為其所殺,周全遂盡驅懷慶民渡河,入汴梁。丁 未,太陰犯斗宿。不蘭奚以兵復般陽路,已而復陷。戊 申,太白晝見。癸丑,有賊兵犯京城,刑部郎中不花守 西門,夜,開門擊退之。己未,劉福通遣周全引兵攻洛 陽,守將登城,以大義責全,全愧謝退兵,劉福通殺之。 丙寅,以完卜花、脫脫帖木兒為中書平章政事。是月, 京師大水,蝗,民大饑。八月丁卯朔,江浙行省平章政 事三旦八遁於福建。先是,三旦八討饒州,貪財玩寇, 久而無功,遂妄稱遷職福建行省。至福建,為廉訪僉 事般若帖木兒所劾,拘之興化路。壬申,太陰掩心宿。 庚辰,陳友諒兵陷建昌路。辛巳,義兵萬戶王信以滕 州叛,降於毛貴。甲申,太陰掩昴宿。庚寅,以老的沙為 御史大夫。詔作新風紀。九月丁酉朔,詔授昔班帖木 兒同知河東宣慰司事,其妻剌八哈敦雲中郡夫人, 子觀音奴贈同知大同路事,仍旌表其門閭。先是,昔 班帖木兒為趙王位下同知怯憐口總管府事,其妻 嘗保育趙王,及是部落滅里叛,欲殺王,昔班帖木兒 與妻謀,以其子觀音奴服王平日衣冠居王宮,夜半, 夫妻衛趙王微服遁去。比賊至,遂殺觀音奴,趙王得 免。事聞,故旌其忠焉。褒封唐贈諫議大夫劉蕡為文 節昌平侯。關先生攻保定路,不克,遂陷完州,掠大同、 興和塞外諸郡。中書左丞張沖請立團練安撫勸農 使司二道,一奉元延安等處,一鞏昌等處,從之。壬寅, 詔命中書參知政事普顏不花、治書侍御史李國鳳 經略江南。癸卯,詔以福建行中書省平章政事慶童 為江南行臺御史大夫。丙午,賊兵攻大同路。壬戌,平 定州陷。乙丑,陳友諒陷贛州路,江西行省參知政事 全普庵撒里及總管哈海赤死之。冬十月丙寅朔,詔 豫王阿剌忒納失里徙居白海,尋遷六盤。壬申,大明 兵取蘭溪州。己卯,太陰犯昴宿。壬午,監察御史燕赤 不花劾右丞相搠思監罪狀,詔收其印綬。乙酉,監察 御史荅兒麻失里、王彝等復劾之,請正其罪,帝不聽。 壬辰,大同路陷,達魯花赤完者帖木兒棄城遁。十一 月乙未朔,以普化帖木兒為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癸 卯,陳友諒陷汀州路。丙午,太陰犯昴宿,太白犯房宿。 丁未,田豐陷順德路。先是,樞密院判官劉起祖守順 德,糧絕,劫民財,掠牛馬,民強壯者令充軍,弱者殺而食之。至是城陷,起祖遂盡驅其民走於廣平。辛酉,太 陰掩心星。十二月乙丑朔,日有食之。癸酉,關先生、破 頭潘等陷上都,焚宮闕,留七月,轉略往遼陽,遂至高 麗。戊寅,太白經天。庚辰,察罕帖木兒遣樞密院判官 瑣住進兵於遼陽。癸未,太白經天。甲申,大明兵取婺 州路,達魯花赤僧住、浙東廉訪使楊惠死之。戊子,太 陰犯房宿。

十九年春正月甲午朔,陳友諒兵陷信州路,守臣江 東廉訪副使伯顏不花的斤力戰死之。大明兵取諸 暨州。辛丑,太陰犯昴宿。乙巳,以朵兒只班為中書平 章政事。丙午,遼陽行省陷,懿州路總管呂震死之,贈 震河南行省左丞,追封東平郡公。察罕帖木兒遣樞 密院判官陳秉直、八不沙將兵二萬守冀寧。癸丑,流 星如酒盃大,有聲如雷。三月辛巳,樞密副使朵兒只 以賊犯順寧,命張立將精銳由紫荊關出討,命鴉鶻 由北口出迎敵。甲申,叛將梁炳攻辰州,守將和尚擊 敗之,以和尚為湖廣行省參知政事。賊由飛狐、靈丘 犯蔚州。庚寅,御史臺臣言:先是召募義兵,費用銀鈔 一百四十萬錠,多近侍、權倖冒名關支,率為虛數。乞 令軍士,凡已領官錢者,立限出征。詔從之,已而復止 不行。是月,詔孛羅帖木兒移兵鎮大同,以為京師捍 蔽。置大都督兵農司,仍置分司十道,專督屯種,以孛 羅帖木兒領之,所在侵奪民田,不勝其擾。太不花潰 散之兵數萬鈔掠山西,察罕帖木兒遣陳秉直分兵 駐榆次招撫之,其首領悉送河南屯種。三月癸巳朔, 陳友諒遣兵由信州掠衢州,復遣兵陷襄陽路。辛丑, 京城北兵馬司指揮周哈剌歹與林智和等謀叛,事 覺,伏誅。庚戌,太陰犯房宿。壬戌,詔定科舉流寓人民 額,蒙古、色目、南人各十五名,漢人二十名。夏四月癸 亥朔,汾水暴漲。賊陷金、復等州,司徒、知樞密院事佛 家奴調兵平之。甲子,毛貴為趙君用所殺。帝以天下 多故,卻天壽節朝賀,詔群臣曰:朕方今宜敬天地,法 祖宗,以自修省。朕初度之日,群臣毋賀。庚午,左丞相 太平暨文武百官奏曰:天壽節朝賀,乃臣子報本,實 合禮典。今謙讓不受,固陛下盛德,然今軍旅征進,君 臣名分,正宜舉行。不允。壬申,皇太子復率群臣上奏 曰:朝賀祝壽,是祖宗以來舊行典故,今不行,有乖於 禮。帝曰:今盜賊未息,萬姓荼毒,正朕恐懼、修省、敬天 之時,奈何受賀以自樂。乙亥,御史大夫帖里帖木兒 復奏曰:天壽朝賀之禮,蓋出臣子之誠,伏望陛下曲 徇所請。若朝賀之後,內庭燕集,特賜除免,亦古者人 君減膳之意,仍乞宣示中書,使內外知聖天子憂勤 惕厲至於如此。帝曰:為朕缺於修省,以致萬姓塗炭, 今復朝賀燕集,是重朕之不德。當候天下安寧,行之 未晚。卿等其無復言。卒不聽。己丑,賊陷寧夏路,遂略 靈武等處。五月壬辰朔,以陝西行臺御史大夫完者 帖木兒為陝西行省左丞相,便宜行事。丙申,熒惑犯 鬼宿。丁酉,皇太子奏請巡北邊以撫綏軍民,御史臺 臣上疏固留,詔從之。壬寅,察罕帖木兒請今歲八月 鄉試河南舉人及避兵儒士,不拘籍貫,依河南省元 定額數,就陝州置貢院應試,詔從之。丙午,太陰犯天 江。丁未,太陰犯斗宿。是月,察罕帖木兒大發秦、晉諸 軍討汴梁,圍其城。山東、河東、河南、關中等處蝗飛蔽 天,人馬不能行,所落溝塹盡平,民大饑。六月辛巳,詔 以宣徽使燕古兒為御史大夫。秋七月壬辰朔,出搠 思監為遼陽行省左丞相,便宜行事。丁酉,太白犯上 將。庚子,詔以察罕腦兒宣慰司之地屬資政院,有司 毋得差占。察罕腦兒之地,在世祖時隸忙哥歹太子 四千戶,今從皇后奇氏請,故以屬之資正院。甲辰,太 白犯右執法。戊申,命國王囊加歹、中書平章政事佛 家奴、也先不花、知樞密院事黑驢等,統領探馬赤軍 進征遼陽。己酉,太白犯左執法。丙辰,趙君用既殺毛 貴,其黨續繼祖自遼陽入益都,殺君用,遂與其所部 自相讎敵。是月,霸州及介休縣、靈石縣蝗。八月辛酉 朔,倪文俊餘黨陷歸州。戊寅,察罕帖木兒督諸將閻 思孝、李克彝、虎林赤、賽因赤、荅忽、脫因不花、呂文、完 哲、賀宗哲、孫翥等攻破汴梁城,劉福通奉其偽主遁, 退據安豐。己卯,蝗自河北飛渡汴梁,食田禾一空。詔 以察罕帖木兒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兼同知河南 行樞密院事、陝西行臺御史中丞,依前便宜行事,仍 賜御衣、七寶腰帶,以旌其功。是月,大同路蝗,襄垣縣 螟蝝。九月癸巳,以中書平章政事帖里帖木兒為陝 西行省左丞相,便宜行事。乙巳,以湖南、北,浙東、西四 道廉訪司所治之地皆陷,詔任其所便之地置司。丙 午,夜,白虹貫天。丁未,禁軍人不得私殺牛馬。甲寅,太 白犯天江。是月,大明兵取衢州路。詔遣兵部尚書伯 顏帖木兒、戶部尚書曹履亨,以御酒、龍衣賜張士誠, 徵海運糧。冬十月庚申朔,詔京師十一門皆築甕城, 造弔橋。以方國珍為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壬申,太白 犯斗宿。辛巳,流星大如桃。十一月癸卯,大明兵取處 州路。戊申,陳友諒兵陷杉關。十二月戊辰,太白犯壘壁陣。是月,知樞密院事兀良哈台領太不花軍,其所 部方脫脫與弟方伯帖木兒時保遼州,兀良哈台同 唐琰、高脫因等屯孟州,與察罕帖木兒部將八不沙 等交兵。已而兀良哈台獨引達達軍還京師,方脫脫 等乃從孛羅帖木兒。皇太子憾太平忤己,以中書左 丞成遵、參知政事趙中皆太平所用,使監察御史誣 成遵、趙中以贓罪,杖殺之。是歲以後,因上都宮闕盡 廢,大駕不復時巡。陳友諒以江州為都,迎偽主徐壽 輝居之,自稱漢王。

二十年春正月己丑朔,察罕帖木兒請以鞏縣改立 軍州萬戶府,招民屯種,從之。御史大夫老的沙、御史 中丞咬住奏:今後各處從宜行事官員,毋得陰挾私 讎,明為舉索,輒將風憲官吏擅自遷除,侵擾行事,沮 壞臺綱。從之。己亥,太陰犯井宿。癸卯,大寧路陷。壬子, 以危素為參知政事。乙卯,會試舉人,知貢舉平章政 事八都麻失里、同知貢舉翰林學士承旨李好文、禮 部尚書許從宗、考試官國子祭酒張翥、同考官太常 博士傅亨等奏:舊例,各處鄉試舉人,三年一次,取三 百名,會試取一百名。今歲鄉試所取,比前數少,止有 八十八名,會試三分內取一分,合取三十名,如於三 十名外,添取五名為宜。從之。丙寅,五色雲見移時。二 月戊午朔,左丞相太平罷為太保,守上都。三月戊子 朔,田豐陷保定路。彗星見東方。甲午,廷試進士三十 五人,賜買住、魏元禮進士及第,其餘出身有差。乙巳, 冀寧路陷。壬子,以搠思監為中書右丞相。夏四月庚 申,命大司農司都事樂元臣招諭田豐,至其軍,為豐 所害。丁卯,太陰犯明堂。辛未,僉行樞密院事張居敬 復興中州。癸酉,太陰犯東咸。五月丁亥朔,日有食之。 雨雹。陳友諒殺其偽主徐壽輝於太平路,遂稱皇帝, 國號大漢,改元大義,已而回駐於江州。乙未,陳友諒 遣羅忠顯陷辰州。己亥,以絆住馬為中書平章政事。 壬寅,太陰犯建星。是月,張士誠海運糧十一萬石至 京師。閏月己未,以太尉也帖木兒知經筵事,以甘肅 行省左丞相阿吉剌為太尉。乙亥,流星大如桃。六月 己丑,命孛羅帖木兒部將方脫脫守禦嵐、興、保德州 等處。詔:今後察罕帖木兒與孛羅帖木兒部將,毋得 互相越境,侵犯所守信地,因而讎殺,方脫脫不得出 嵐、興州境界,察罕帖木兒亦不得侵其地。癸巳,太白 犯井宿。戊戌,太陰犯建星。是月,大明兵取信州路。秋 七月辛酉,命遼陽行省參知政事張居敬討易州賊。 孛羅帖木兒敗賊王士誠於臺州。乙丑,太陰犯井宿。 乙亥,詔孛羅帖木兒總領達達、漢兒軍馬,為總兵官, 仍便宜行事。八月戊子,命孛羅帖木兒守石嶺關以 北,察罕帖木兒守石嶺關以南。辛卯,太陰犯天江。壬 辰,加封福建鎮閩王為護國英仁武烈忠正福德鎮 閩尊王。乙未,永平路陷。壬辰,填星犯太微。甲辰,太陰 犯井宿。詔:諸處所在權攝官員,專務漁獵百姓,今後 非朝廷允許,不得之任。庚戌,詔江浙行省左丞相達 識帖睦邇加太尉兼知江浙行樞密院事,提調行宣 政院事,便宜行事。九月乙卯朔,詔遣參知政事也先 不花往諭孛羅帖木兒、察罕帖木兒,令講和。時孛羅 帖木兒調兵自石嶺關直抵冀寧,圍其城三日,復退 屯交城。察罕帖木兒調參政閻奉先引兵與戰,已而 各於石嶺關南北守禦。壬戌,賊陷孟州,又陷趙州,攻 真定路。癸未,賊復犯上都,右丞忙哥帖木兒引兵擊 之,敗績。冬十月甲申朔,甘露降於國子監大成殿前 柏木。以張良弼為湖廣行省參知政事,討南陽、襄樊。 詔孛羅帖木兒守冀寧,孛羅帖木兒遣保保、殷興祖、 高脫因倍道趨冀寧,守者不納。丙戌,命迭兒必失為 太尉,守衛大斡耳朵思。戊子,熒惑犯井宿。己亥,察罕 帖木兒遣陳秉直、瑣住等,以兵攻孛羅帖木兒之軍 於冀寧,與孛羅帖木兒部將脫列伯戰,敗之。時帝有 旨以冀寧畀孛羅帖木兒,察罕帖木兒以為用兵數 年,惟藉冀、晉以給其軍,而致盛強,苟奉旨與之,則彼 得以足其兵食,乃託言用師汴梁,尋渡河就屯澤、潞 拒之,調延安軍交戰於東勝州等處,再遣八不沙以 兵援之。八不沙謂彼軍奉旨而來,我何敢抗王命,察 罕帖木兒怒,殺之。十一月甲寅朔,黃河清,凡三日。孛 羅帖木兒以兵侵汾州,察罕帖木兒以兵拒之。癸酉, 賊犯易州。十二月丙戌,詔:太廟、影堂祭祀,乃子孫報 本重事。近兵興歲歉,品物不能豐備,累朝四祭,減為 春秋二祭,今宜復四祭。後竟不行。辛卯,廣平路陷。是 歲,陽翟王阿魯輝帖木兒擁兵數十萬,屯於木兒古 徹兀之地,將犯京畿,使來言曰:祖宗以天下付汝,汝 已失其大半;若以國璽付我,我當自為之。帝遣報之 曰:天命有在,汝欲為則為之。命樞密院事禿堅帖木 兒等將兵擊之,不克,軍士皆潰,禿堅帖木兒走上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