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3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三十八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三十二

  元二十四

  順帝四

皇極典第一百三十八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三十二[编辑]

元二十四[编辑]

順帝本紀四[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正二十一年春正月癸丑朔,詔 赦天下。命中書參知政事七十往諭孛羅帖木兒罷 兵還鎮,復遣使往諭察罕帖木兒,亦令罷兵。孛羅帖 木兒縱兵掠冀寧等處,察罕帖木兒以兵拒之,故有 是命。庚申,太陰犯歲星。乙丑,河南賊犯杞縣,察罕帖 木兒討平之。丁卯,李思齊進兵平伏羌縣等處。癸酉, 石州大風拔木,六畜俱鳴,民所持槍,忽生火焰,抹之 即無,搖之即有。二月癸未朔,填星退犯太微垣。甲申, 同僉樞密院事迭里帖木兒復永平、陝州等處。己丑, 察罕帖木兒駐兵霍州,攻孛羅帖木兒。壬寅,太陰犯 天江。是月,江南行臺侍御史八撒剌不花殺廣東廉 訪使完者篤、副使李思誠、僉事迭麥赤,以兵自衛,據 廣州。時八撒剌不花以廉訪使久居廣東,專恣自用, 詔乃以完者篤等為廉訪司官,而除八撒剌不花侍 御史。八撒剌不花不受命,怒完者篤等代己,即誣以 罪,盡殺之,惟廉訪使董鑰哀請得免。三月丙辰,太陰 犯井宿。癸酉,察罕帖木兒調兵討永城縣,又駐兵宿 州,擒賊將梁綿住。庚辰,熒惑犯鬼宿。是月,張士誠海 運糧一十一萬石至京師。孛羅帖木兒罷兵還,遣脫 列伯等引兵據延安,以謀入陝。張良弼出南山義谷, 駐藍田,受節制於察罕帖木兒。良弼又陰結陝西行 省平章政事定住,聽丞相帖里帖木兒調遣,營於鹿 臺。夏四月辛巳朔,日有食之。是月,以張良弼為陝西 行省參知政事。察罕帖木兒遣其子副詹事擴廓帖 木兒貢糧至京師,皇太子親與定約,遂不復疑。五月 癸丑,四川明玉珍陷嘉定等路,李思齊遣兵擊敗之。 壬戌,太陰犯房宿。癸酉,太白犯軒轅。甲戌,熒惑犯太 白。乙亥,察罕帖木兒以兵侵孛羅帖兒木所守之地。 是月,李思齊受李武、崔德等降。六月乙未,熒惑、歲星、 太白聚於翼宿。丙申,察罕帖木兒總兵討山東,發晉 軍,下井陘,出邯鄲,過磁、相、懷、衛,踰白馬津,發其軍之 在汴梁者繼之,水陸並進。戊戌,太陰犯雲雨。甲辰,太 白晝見。秋七月辛亥,察罕帖木兒平東昌。己巳,忻州 西北有赤氣蔽天如血。是月,察罕帖木兒進兵復冠 州。八月乙酉,大同路北方夜有赤氣蔽天,移時方散。 庚子,以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普花帖木兒為江南行 臺御史大夫。癸卯,大明兵取江州路。時偽漢陳友諒 據江州為都,至是退都武昌。是月,察罕帖木兒遣其 子擴廓帖木兒、閻思孝等,會關保、虎林赤等,將兵由 東河造浮橋以濟,賊以二萬餘眾奪之,關保、虎林赤 且戰且渡,拔長清,討東平,東平偽丞相田豐遣崔世 英等出戰,大破之。乃遣使招諭田豐,豐降,東平平,令 豐為前鋒,從大軍東討。棣州俞寶降,東平王士誠、東 昌楊誠等皆降,魯地悉定。進兵濟南,劉珪降,遂圍益 都。九月戊午,陽翟王阿魯輝帖木兒伏誅。阿魯輝帖 木兒以宗親,見天下盜賊並起,遂乘間隙,肆為異圖, 詔少保、知樞密院事老章率諸軍討之。老章遂敗其 眾,尋為部將同知太常禮儀院事脫驩所擒,送闕下, 詔誅之。於是詔加老章太傅、和寧王,以阿魯輝帖木 兒之弟忽都帖木兒襲封陽翟王。宗王囊加、玉樞虎 兒吐華與脫驩悉議加封。壬戌,四川賊兵陷東川郡 縣,李思齊調兵擊之。壬申,命孛羅帖木兒於保定以 東,河間以南,從便屯種。是月,命兵部尚書徹徹不花、 侍郎韓祺徵海運糧於張士誠。大明取建昌、饒州二 路。冬十月癸巳,絳州有赤氣見北方如火。以察罕帖 木兒為中書平章政事,兼知河南、山東等處行樞密 院事、陝西行御史臺中丞。察罕帖木兒調參知政事 陳秉直、劉珪等守禦河南。十一月戊申朔,溫州樂清 縣雷。庚戌,太陰犯建星。癸亥,太陰犯井宿。戊辰,黃河 自平陸三門磧下至孟津,五百餘里皆清,凡七日。命 祕書少監程徐祀之。壬申,太陰犯氐宿。是月,察罕帖 木兒、李思齊遣兵圍鹿臺,攻張良弼,詔和解之,俾各 還信地,兵乃解。是歲,京師大饑,屯田成,收糧四十萬 石。賜司農丞胡秉彝上尊、金幣,以旌其功。

二十二年春正月戊申朔,太白犯建星。甲寅,詔李思 齊討四川,張良弼平襄漢。時兩軍不和,故有是命。乙 卯,填星退犯左執法。庚申,大明取江西龍興諸路。時 江西諸路皆陳友諒所據。丁卯,詔以太尉完者帖木兒為陝西行省左丞相。仍命察罕帖木兒屯種於陝 西。申諭李思齊、張良弼等各以兵自效。以也先不花 為中書右丞。二月丁丑朔,盜殺陝西行省右丞塔不 歹。己卯,太白犯壘壁陣。乙酉,彗星見於危宿,光芒長 丈餘,色青白。丁酉,彗星犯離宮西星,至二月終,光芒 長二丈餘。是月,知樞密院事禿堅帖木兒奉詔諭李 思齊討四川。時思齊退保鳳翔,使至,思齊進兵益門 鎮;使還,思齊復歸鳳翔。三月戊申,彗星不見星形,惟 有白氣,形曲竟天,西指掃大角。壬子,彗星行過太陽 前,惟有星形,無芒,在昴宿,至戊午始滅。甲寅,四川明 玉珍陷雲南省治,屯金馬山,陝西行省參知政事車 力帖木兒等擊敗之,擒明玉珍弟明二。己未,御史大 夫老的沙辭職,不許。是月,命孛羅帖木兒為中書平 章政事,位第二,加太尉。張良弼受節制於孛羅帖木 兒。李思齊遣兵攻良弼,至於武功,良弼以伏兵大破 之。夏四月丙子朔,長星見,其形如練,長數十丈,在虛、 危之間,後四十餘日乃滅。丁亥,熒惑離太陽三十九 度,不見,當出不出。己丑,詔諸王、駙馬、御史臺各衙門, 不許占匿人民不當差役。乙未,賊新橋張陷安州,孛 羅帖木兒來請援兵。是月,紹興路大疫。五月乙巳朔, 泉州賽甫丁據福州路,福建行省平章政事燕只不 花擊敗之,餘眾航海還據泉州。福建行省參知政事 陳有定復汀州路。己未,中書參知政事陳祖仁上章, 乞罷修上都宮闕。辛酉,太陰犯建星。辛未,明玉珍據 成都,自稱隴蜀王,遣偽將楊尚書守重慶,分兵寇龍 州、青州,犯興元、鞏昌等路。是月,張士誠海運糧一十 三萬石至京師。六月辛巳,彗星見紫微垣,光芒長尺 餘,東南指,西南行。戊子,彗星見芒掃上宰。田豐及王 士誠刺殺察罕帖木兒,遂走入益都城,眾乃推察罕 帖木兒之子擴廓帖木兒為總兵官,復圍益都。詔贈 察罕帖木兒推誠定遠宣忠亮節功臣、開府儀同三 司、上柱國、河南行省左丞相,追封忠襄王,諡獻武,食 邑沈丘縣;令河南、山東等處立廟,長吏歲時致祭。其 父司徒阿都溫賜良田二百頃;其子擴廓帖木兒授 光祿大夫、中書平章政事,兼知河南山東等處行樞 密院事、同知詹事院事,一應軍馬,並聽節制。仍詔諭 其將士曰:凡爾將佐,久為察罕帖木兒從事,惟恩與 義,實同骨肉,視彼逆黨,不共戴天,當力圖報復,以伸 大義。己亥,益都賊兵出戰,擴廓帖木兒生擒六百餘 人,斬首八百餘級。秋七月乙卯,彗星滅跡。丙辰,熒惑 見西方,須臾,成白氣如長蛇,光炯有文,橫亙中天,移 時乃滅。是月,河決范陽縣,漂民居。八月己亥,擴廓帖 木兒言:孛羅帖木兒、張良弼據延安,掠黃河上下,欲 東渡以奪晉寧,乞賜詔諭。癸巳,太白犯畢宿。九月癸 卯朔,劉福通以兵援田豐,至火星埠,擴廓帖木兒遣 關保邀擊,大破之。甲辰,以山北廉訪司權置於惠州。 丁未,太白犯亢宿。己酉,太陰犯斗宿。癸亥,歲星犯軒 轅。丙寅,熒惑犯鬼宿。戊辰,以也速為遼陽行省左丞 相,依前總兵,撫安迤東郡縣。己巳,有流星如酒盃,色 青白,光明燭地。熒惑犯鬼宿積屍氣。冬十月壬申朔, 江西行省平章朵列不花。移檄討八撒剌不花時朵 列不花分省廣州,適邵宗愚陷廣州,執八撒剌不花, 殺之。甲戌,孛羅帖木兒南侵擴廓帖木兒所守之地, 遂據真定路。己卯,太陰犯牛宿。丁亥,辰星犯亢宿。戊 子,太陰犯畢宿。十一月乙巳,擴廓帖木兒復益都,田 豐等伏誅。自擴廓帖木兒既襲父職,身率將士,誓必 復讎,人心亦思自奮,圍城益堅。賊悉力拒守,乃以壯 士穴地通道而入,遂克之,盡誅其黨,取田豐、王士誠 之心以祭察罕帖木兒。庚戌,擴廓帖木兒遣關保復 莒州,山東悉平。庚申,詔授擴廓帖木兒太尉、銀青榮 祿大夫、中書平章政事、知樞密院事、太子詹事,便宜 行事,襲總其父兵;將校、士卒,論賞有差;察罕帖木兒 父阿魯溫進封汝陽王,察罕帖木兒改贈宣忠興運 弘仁效節功臣,追封潁川王,改諡忠襄。癸亥,四川賊 兵陷青州。十二月壬辰,太陰犯角宿。庚子,以中書平 章政事佛家奴為御史大夫。是歲,樞密副使李士瞻 上疏極言時政,凡二十條:一曰悔己過,以詔天下;二 曰罷造作,以快人心;三曰御經筵,以講聖學;四曰延 老成,以詢治道;五曰去姑息,以振乾剛;六曰開言路, 以求得失;七曰明賞罰,以厲百司;八曰公選舉,以息 奔競;九曰察近倖,以杜奸弊;十曰嚴宿衛,以備非常; 十一曰省佛事,以節浮費;十二曰絕濫賞,以足國用; 十三曰罷各官屯種,俾有司經理;十四曰減常歲計 置,為諸官用度;十五曰招集散亡,以實八衛之兵;十 六曰廣給牛種,以備屯田之用;十七曰獎勵守令,以 勸農務本;十八曰開誠布公,以禮待藩鎮;十九曰分 遣大將,急保山東;二十曰依唐廣寧故事,分道進取。 先是薊國公脫火赤上言乞罷三宮造作,帝為減軍 匠之半,還隸宿衛,而造作如故,故士瞻疏首及之。皇 太子常坐清寧殿,分布長席,列坐西番、高麗諸僧。皇 太子曰:李好文先生教我儒書多年,尚不省其義。今聽佛法,一夜即能曉焉。於是頗崇尚佛學。帝以讒廢 高麗王伯顏帖木兒,立塔思帖木兒為王。國人上書 言舊王不當廢、新王不當立之故。初,皇后奇氏宗族 在高麗,恃寵驕橫,伯顏帖木兒屢戒飭不悛,高麗王 遂盡殺奇氏族。皇后謂太子曰:爾年已長,何不為我 報讎。時高麗王昆弟有留京師者,乃議立塔思帖木 兒為王,而以奇族子三寶奴為元子,以將作同知崔 帖木兒為丞相,以兵萬人送之國,至鴨綠江,為高麗 兵所敗,僅餘十七騎還京師。詔加封唐撫州刺史南 庭王危全諷為南庭忠烈靈惠王。

二十三年春正月壬寅朔,四川明玉珍僭稱皇帝,建 國號曰大夏,紀元曰天統。乙巳,大寧陷。庚戌,歲星犯 軒轅。二月戊戌,太白晝見。庚子,亦如之。是月,擴廓帖 木兒自益都領兵還河南,留鎖住以兵守益都,以山 東州縣立屯田萬戶府。三月辛丑朔,彗星見東方,經 月乃滅。詔中書平章政事愛不花分省冀寧,擴廓帖 木兒遣兵據之。丙午,大赦天下。丁未,親試進士六十 二人,賜寶寶、楊輗進士及第,餘出身有差。丙辰,太白 犯氐宿。壬戌,大同路夜有赤氣亙天,中侵北斗。是月, 立廣西行中書省,以廉訪使也兒吉尼為平章政事。 時南方郡縣多陷沒,惟也兒吉尼獨保廣西者十五 年。立膠東行中書省及行樞密院,總制東方事。以袁 宏為參知政事。是春,關先生餘黨復自高麗還寇上 都,孛羅帖木兒擊降之。夏四月辛丑,熒惑犯歲星。孛 羅帖木兒、李思齊互相交兵。庚申,歲星犯軒轅。是月, 擴廓帖木兒遣貊高等以兵擊張良弼。五月己巳朔, 張士誠海運糧十三萬石至京師。壬午,太白晝見。甲 午,亦如之。乙未,熒惑犯右執法。是月,瓜哇遣使淡濛 加加殿進金表,貢方物。六月戊戌朔,孛羅帖木兒遣 方脫脫迎匡福於彰德,擴廓帖木兒遣兵追之,敗還。 匡福遂據保定路。己亥,擴廓帖木兒部將歹驢等駐 兵藍田、七盤,李思齊攻圍興平,遂據盩厔。孛羅帖木 兒時奉詔進討襄漢,而歹驢阻道於前,思齊踵襲於 後,乃請催督擴廓帖木兒東出潼關,道路既通,即便 南討。戊申,孛羅帖木兒遣竹貞等入陝西,據其省治。 時陝西行省右丞荅失鐵木兒與行臺有隙,且恐陝 西為擴廓帖木兒所據,陰結於孛羅帖木兒,請竹貞 入城,劫御史大夫完者帖木兒及監察御史張可遵 等印。其後屢使召完者帖木兒,貞拘留不遣。擴廓帖 木兒遣部將貊高與李思齊合兵攻之,竹貞出降,遂 從擴廓帖木兒。庚戌,星隕於濟南龍山,入地五尺。甲 寅,招授江南下第及後期舉人為路、府、州儒學教授。 乙卯,太白犯井宿。丁巳,絳州有白虹二道,衝斗牛間。 庚申,平陽路有白氣三道,一貫北極,一貫北斗,一貫 天漢,至夜分乃滅。壬戌,太白晝見,夜犯井宿。秋七月 戊辰朔,京師大雹,傷禾稼。丁丑,以馬良為中書參知 政事。乙酉,太白晝見。有星墜於慶元路西北,聲如雷, 光芒數十丈,久之乃滅。八月丁酉朔,倭人冠蓬州,守 府劉暹擊敗之。自十八年以來,倭人連寇瀕海郡縣, 至是海隅遂安。辛丑,擴廓帖木兒遣兵侵孛羅帖木 兒所守之境。壬寅,太白犯軒轅。己巳,太陰犯建星。丁 未,太白犯軒轅。己酉,太白晝見。丙辰,太陰犯畢宿。沂 州有赤氣亙天,中有白色如蛇形,徐徐西行,至夜分 乃滅。戊午,孛羅帖木兒言:擴廓帖木兒踵襲父惡,有 不臣之罪,乞賜處置。己未,太白晝見。辛酉,太白犯歲 星。乙丑,太白犯右執法。是月,大明兵與偽漢兵大戰 於鄱陽湖,陳友諒敗績而死。其子理自立,仍據武昌 為都,改元德壽,大明兵遂進圍武昌。九月丁卯朔,遣 瓜哇使淡濛加加殿還國,詔賜其國主三珠金虎符 及織金紋幣。辛未,太白犯左執法。乙亥,歲星犯右執 法。丁丑,辰星犯填星,丁亥,太白犯填星。辰星犯亢宿。 是月,張士誠自稱吳王,來請命,不報。遣戶部侍郎博 羅帖木兒等徵海運於張士誠,士誠不與。冬十月丙 申朔,青齊一方赤氣千里。癸卯,太白犯氐宿。甲辰,湖 廣偽姚平章、張知院陰遣人言於擴廓帖木兒,設計 擒殺偽漢主陳理及偽夏主明玉珍,不果。己酉,監察 御史米只兒海牙劾奏太博太平罪狀,詔安置太平 於陝西之西,仍拘收宣命并御賜等物。戊午,太白犯 房宿。是月,擴廓帖木兒遣僉樞密院事任亮復安陸 府。孛羅帖木兒遣兵攻冀寧,至石嶺關,擴廓帖木兒 大破走之,擒其將烏馬兒、殷興祖。孛羅帖木兒軍由 是不振。十一月壬申,御史臺臣言:故右丞相脫脫有 大臣之體,向在中書,政務修舉,深懼滿盈,自求引退, 加封鄭王,固辭不受。再秉鈞軸,克濟艱危,統軍進征, 平徐州,收六合,大功垂成,浮言搆難,奉詔謝兵,就貶 以沒。已蒙錄用其子,還所籍田宅,更乞憫其勳舊,還 其所授宣命。從之。癸未,太陰犯軒轅,歲星犯左執法。 是歲,御史大夫老的沙與知樞密院事禿堅帖木兒, 得罪於皇太子,皆奔大同,孛羅帖木兒匿之營中。 二十四年春正月戊寅,太白犯軒轅。庚辰,保德州民 家產豬一頭兩腳。二月壬子,歲星犯左執法。癸丑,太陰犯西咸池。是月,大明滅偽漢,其所據湖南北、江西 諸郡皆降於大明。三月乙亥,監察御史王朵列禿、崔 卜顏帖木兒等諫皇太子勿親征。辛卯,詔以孛羅帖 木兒匿老的沙,謀為悖逆,解其兵權,削其官爵,候道 路開通,許還四川田里。孛羅帖木兒拒命不受。夏四 月甲午朔,命擴廓帖木兒討孛羅帖木兒。乙未,太陰 犯西咸池。孛羅帖木兒悉知詔令調遣之事非出帝 意,皆右丞相搠思監所為,遂令禿堅帖木兒舉兵向 闕。壬寅,禿堅帖木兒兵入居庸關。癸卯,知樞密院事 也速、詹事不蘭奚迎戰於皇后店。不蘭奚力戰,也速 不援而退,不蘭奚幾為所獲,脫身東走。甲辰,皇太子 率侍衛兵出光熙門,東走古北口,趨興、松。乙巳,禿堅 帖木兒兵至清河列營。時都城無備,城中大震,令百 官吏卒分守京城,使達達國師至其軍問故,以必得 搠思監及宦官朴不花為對,詔慰解之,不聽。丁未,詔 屏搠思監於嶺北,竄朴不花於甘肅,執而與之。復孛 羅帖木兒前官,仍總兵。以也速為左丞相。庚戌,禿監 帖木兒陳兵自健德門入,覲帝於延春閣,慟哭請罪, 帝就宴賚之。加孛羅帖木兒太保,依前守禦大同,禿 堅帖木兒為中書平章政事。辛亥,禿堅帖木兒軍還。 皇太子至路兒嶺。詔追及之,還宮。癸丑,太白犯井宿。 甲子,黃河清。戊辰,擴廓帖木兒奉命討孛羅帖木兒, 屯兵冀寧,其東道以白鎖住領兵三萬,守禦京師,中 道以貊高、竹貞領兵四萬,西道以關保領兵五萬,合 擊之。關保等兵逼大同,孛羅帖木兒留兵守大同,而 自率兵與禿堅帖木兒、老的沙復大舉向闕。甲戌,太 白犯鬼宿。乙亥,又犯積屍氣,歲星犯左執法。六月癸 卯,三星晝見,白氣橫突其中。甲辰,河南府有大星夜 見南方,光如晝。丁未,大星隕,照夜如晝,及旦,黑氣晦 暗如夜。甲寅,白鎖住以兵至京師,請皇太子西行。丁 巳,太白犯右執法。是月,保德州黃龍見井中。秋七月 癸亥,太白與歲星合於翼宿。甲子,歲星犯左執法。丙 戌,孛羅帖木兒前鋒軍入居庸關,皇太子親率軍禦 於清河,也速軍於昌平,軍士皆無鬥志。皇太子馳還 都城,白鎖住引兵入平則門。丁亥,白鎖住扈從皇太 子出順承門,由雄、霸、河間,取道往冀寧。戊子,孛羅帖 木兒駐兵健德門外,與禿堅帖木兒、老的沙入見帝 於宣文閣,訴其非罪,皆泣,帝亦泣,乃賜宴。孛羅帖木 兒欲追襲皇太子,老的沙止之。庚寅,詔以孛羅帖木 兒為中書左丞相,老的沙為中書平章政事,禿堅帖 木兒為御史大夫,其部屬布列省臺百司。以也速知 樞密院事。詔諭:孛羅帖木兒、擴廓帖木兒俱朕股肱, 視同心膂,自今各棄宿忿,弼成大勳。是月,大明兵取 廬州路。八月壬辰朔,日有食之。乙未,熒惑犯鬼宿。壬 寅,詔以孛羅帖木兒為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節制 天下軍馬。乙巳,皇太子至冀寧。乙卯,張士誠自以其 弟士信代達識帖睦邇為江浙行省左丞相。是月,孛 羅帖木兒請誅狎臣禿魯帖木兒、波迪哇兒禡,罷三 宮不急造作,沙汰宦官,減省錢糧,禁止西番僧人好 事。九月辛酉朔,宦官思龍宜潛送宮女伯忽都出自 順承門,以達於皇太子。乙丑,太白晝見。癸酉,夜,天西 北有紅光,至東而散。甲申,太陰犯軒轅。是月,大明兵 取中興及歸、峽、潭、衡等路。冬十月丙午,太陰犯畢宿。 己酉,太陰犯井宿。己未,詔皇太子還京師。命也速、老 的沙分道總兵。十二月乙卯,太陰犯太白。

二十五年春正月癸亥,封李思齊為許國公。丙寅,太 白晝見。戊辰,亦如之。己巳,大明兵取寶慶路,守將唐 隆道遁走。偽漢守將熊天瑞以贛州及韶州、南雄降 於大明。甲戌,太白犯建星。壬午,監察御史孛羅帖木 兒、賈彬等辯明哈麻、雪雪之罪。二月辛丑,汴梁路見 日傍有一月一星。丙午,太陰犯填星。戊午,皇太子在 冀寧,命甘肅行省平章政事朵兒只班以岐王阿剌 乞兒軍馬,會平章政事臧卜、李思齊,各以兵守寧夏。 三月庚申,皇太子下令於擴廓帖木兒軍中曰:孛羅 帖木兒襲據京師,余既受命總督天下諸軍,恭行顯 罰,少保、中書平章政事擴廓帖木兒,躬勤將士,分道 進兵,諸王、駙馬及陝西平章政事李思齊等,各統軍 馬,尚其奮義戮力,剋期恢復。丙寅,孛羅帖木兒幽置 皇后奇氏於諸色總管府。丁卯,命老的沙、別帖木兒 並為御史大夫。戊辰,太白犯壘壁陣。夏四月庚寅,孛 羅帖木兒至諸色總管府見皇后奇氏,令還宮取印 章,作書遺皇太子,遣內侍官完者禿持往冀寧,復出 皇后,幽之。乙巳,關保等進兵圍大同。壬子,熒惑犯靈 臺。乙卯,關保入大同。五月辛酉,熒惑犯太微垣。甲子, 京師天雨氂,長尺許,或言於帝曰:龍絲也。命拾而祀 之。乙亥,大明兵破安陸府,守將任亮迎戰,被執。己卯, 大明兵破襄陽路。是月,侯卜延荅失奉威順王自雲 南經蜀轉戰而出,至成州,欲之京師,李思齊俾屯田 於成州。六月戊子,以黎安道為中書參知政事。辛丑, 湖廣行省左丞周文貴復寶慶路。乙巳,皇后奇氏自 幽所還宮。乙卯,以太尉火GJfont赤為御史大夫。是月,皇太子加李思齊銀青榮祿大夫、邠國公、中書平章政 事、皇太子詹事,兼四川行樞密院事、虎符招討使。分 中書四部。秋七月丁丑,填星、歲星、熒惑聚於角、亢。太 陰犯畢宿。己卯,太陰犯畢宿。乙酉,孛羅帖木兒伏誅, 禿堅帖木兒、老的沙皆遁走。丙戌,遣使函孛羅帖木 兒首往冀寧,召皇太子還京師。大赦天下。黎安道、方 脫脫、雷一聲皆伏誅。是月,京師大水。河決小流口,達 於清河。八月丁亥朔,京城門至是不開者三日。竹貞、 貊高軍至城外,命軍士緣城而上,碎平則門鍵,悉以 軍入,占民居,奪民財。乙未,太陰犯建星。己亥,太白犯 壘壁陣。癸卯,詔命皇太子分調將帥,戡定未復郡邑, 即還京師,行事之際,承制用人,並准正授。丁未,皇后 弘吉剌氏崩。壬子,以洪寶寶、帖古思不花、捏烈禿並 為中書平章政事。九月,擴廓帖木兒扈從皇太子至 京師。丁丑,太陰犯井宿。壬午,詔以伯撒里為太師、中 書右丞相、監修國史;擴廓帖木兒為太尉、中書左丞 相、錄軍國重事、同監修國史、知樞密院事,兼太子詹 事。是月,以方國珍為淮南行省左丞相,分省慶元。冬 十月辛卯,熒惑犯天江。壬寅,以哈剌章為知樞密院 事。丁未,益王渾都帖木兒、樞密副使觀音奴擒老的 沙,誅之。禿堅帖木兒以餘兵往八兒思之地,命嶺北 行省左丞相山僧及知樞密院事魏賽因不花同討 之。戊申,以資政院使禿魯為御史大夫。己酉,熒惑犯 斗宿。太陰犯右執法。庚戌,太陰犯太微垣。閏月庚申, 以賓國公五十八為知樞密院事。詔張良弼、俞寶、孔 興等悉聽調於擴廓帖木兒。戊辰,太白、辰星、熒惑聚 於斗宿。太陰犯畢宿。辛未,詔封擴廓帖木兒河南王, 代皇太子親征,總制關陝、晉冀、山東等處并迤南一 應軍馬,諸王各愛馬應該總兵、統兵、領兵等官,凡軍 民一切機務、錢糧、名爵、黜陟、予奪,悉聽便宜行事。壬 申,太白犯辰星。辛巳,以脫脫木兒為中書右丞,達識 帖睦邇為參知政事。己丑,太白犯熒惑,太陰犯壘壁 陣。丙申,太陰犯畢宿。癸卯,太陰犯太微垣。是月,大明 兵取泰州。時泰州、通州、高郵、淮安、徐州、宿州、泗州、濠 州、安豐諸郡,皆張士誠所據。十二月乙卯,詔立次皇 后奇氏為皇后,改奇氏為肅良合氏,詔天下,仍封奇 氏父以上三世皆為王爵。癸亥,太陰犯畢宿。以帖林 沙為中書參知政事。庚子,歲星掩房宿。辛未,太陰犯 右執法。是月,禿堅帖木兒伏誅。

二十六年春正月己酉,以崇政院使孛羅沙為御史 大夫。壬子,以完者木知樞密院事。是月,以沙藍荅里 為中書左丞相。命燕南、河南、山東、陝西、河東等處舉 人會試者,增其額數,進士及第以下遞升官一級。二 月癸丑朔,立河淮水軍元帥府於孟津縣。甲戌,詔天 下,以比者逆臣孛羅帖木兒、禿堅帖木兒、老的沙等 干紀亂倫,內外之民經值軍馬,致使困乏,與免一切 雜泛差徭。是月,擴廓帖木兒還河南,分立省部以自 隨,尋居懷慶,又居彰德,調度各處軍馬,陝西張良弼 拒命。三月癸未朔,罷洛陽嵩縣宣慰司。丁亥,白虹五 道亙天,其第三道貫日,又有氣橫貫東南,良久始滅。 甲午,擴廓帖木兒遣關保、虎林赤以兵西攻張良弼 於鹿臺。李思齊、脫烈伯、孔興等兵皆與良弼合。以蠻 子、脫脫木兒知樞密院事。乙未,廷試進士七十二人, 賜赫德普化、張棟進士及第,餘出身有差。監察御史 玉倫普建言八事:一曰用賢,二曰申嚴宿衛,三曰保 全臣子,四曰八衛屯田,五曰禁止奏請,六曰培養人 才,七曰罪人不孥,八曰重惜名爵。帝嘉納之。是月,大 明兵取高郵府。夏四月辛酉,詔立皇太子妃瓦只剌 孫荅里氏。是月,大明兵取淮安路、徐州、宿州、濠州、泗 州、潁州、安豐路。五月壬午朔,洛陽瑞麥生,一莖四穗。 甲辰,以脫脫不花為御史大夫。六月壬子朔,汾州介 休縣地震。平遙縣大雨雹。紹興路山陰縣臥龍山裂。 己未,命知樞密院事買閭以兵守直沽,命河間鹽運 使拜住、曹履亨撫諭沿海GJfont戶,俾出丁夫從買閭征 討。丙寅,詔:英宗時謀為不軌之臣,其子孫或成丁者, 可安置舊地,幼者隨母居草地,終身不得入京城及 不得授官,止許於本愛馬應役。皇后肅良合氏生日, 百官進箋,皇后諭沙藍荅里等曰:自世祖以來,正宮 皇后壽日,不曾進箋,近年雖行,不合典故。卻之。秋七 月辛巳朔,日有食之。徐溝縣地震,介休縣大水,石州 大星如斗自西南而落。甲申,以李思齊為太尉。甲午, 太白經天。丙申,擴廓帖木兒遣朱珍、盧旺屯兵河中, 遣關保、虎林赤合兵渡河,會竹貞、商暠,且約李思齊 以攻張良弼。良弼遣子弟質於思齊,與良弼拒守。關 保等不利,思齊請詔和解之。丙午,太白經天。八月戊 寅,以李國鳳為中書左丞,陳友定為福建行省平章 政事。九月甲申,李思齊兵下鹽井,獲川賊余繼隆,誅 之。禮部侍郎滿尚賓、吏部侍郎掩篤剌哈自鳳翔還 京師。先是,尚賓等持詔諭思齊開通川蜀道路,思齊 方兵爭,不奉詔,尚賓等留鳳翔一年,至是始還。丙戌, 以方國珍為江浙行省左丞相,弟國瑛、國GJfont,姪明善,並為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己亥,以中書平章政事失 列門為御史大夫。辛丑,孛星見東北方。冬十月甲子, 擴廓帖木兒遣其弟脫因帖木兒及貊高、完哲等駐 兵濟南,以控制山東。十一月甲申,大明兵取湖州路。 丙申,大明兵取杭州路及紹興路。辛丑,大明兵取嘉 興路。時湖州、杭州、紹興、嘉興、松江、平江諸路及無錫 州皆張士誠所據。十二月庚午,蒲城洛水和順崖崩。 二十七年春正月乙未,絳州夜聞天鼓鳴,將旦復鳴, 其聲如空中戰鬥者。庚子,大明兵取松江府。癸卯,大 明兵取沅州路。是月,李思齊、張良弼、脫列伯自會於 含元殿基,推李思齊為盟主,同拒擴廓帖木兒。二月 庚申,以買住為雲國公,七十為中書平章政事,月魯 不花為御史大夫。乙丑,以詹事月魯帖木兒為御史 大夫。三月丁丑朔,萊州大風,有大鳥至,其翅如蓆。擴 廓帖木兒遣兵屯滕州以禦王信。庚子,京師大風自 西北起,飛砂揚礫,白日昏暗。夏五月丙子朔,白氣二 道亙天。以去歲水潦霜災,嚴酒禁。戊寅,以空名宣敕 遣福建行省,命平章政事曲出、陳友定同驗有功者 給之。辛巳,大同隕霜殺麥。癸未,福建行宣政院以廢 寺錢糧由海道送京師。乙酉,以完者帖木兒為中書 右丞相,辭以老病,不許。辛卯,以知樞密院事失列門 為嶺北行省左丞相,提調分通政院。己卯,以俺普為 中書平章政事。辛丑,擴廓帖木兒定擬其所屬官員 二千六百一十人,從之。是月,山東地震,雨白氂。李思 齊遣張良弼部將郭謙等守黃連寨,擴廓帖木兒部 將關保、虎林赤、商暠、竹貞引兵拔其寨,郭謙走;會貊 高等為變,關保、虎林赤夜遁,李思齊遂解而西。六月 丙午朔,日有食之,晝晦。丁巳,皇太子寢殿後新甃井 中有龍出,光燄爍人,宮人震懾仆地。又長慶寺有龍 纏繞槐樹飛去,樹皮皆剝。丁卯,沂州山崩。是月,知樞 密院事壽安,奉空名宣敕與侯伯顏達世,令其以兵 援擴廓帖木兒。時李思齊據長安,與商暠拒戰,侯伯 顏達世進兵攻李思齊,秦州守將蕭公達降思齊。思 齊知關保等兵退,遣蔡琳等破其營,侯伯顏達世奔 潰。秋七月甲申,命也速提調武備寺。丁酉,絳州星隕, 光耀如晝。是月,李思齊遣許國佐、薛穆飛會張良弼、 脫列伯兵屯於華陰。時命禿魯為陝西行省左丞相, 思齊不悅,遣其部將鄭應祥守陝西,而自還鳳翔。龍 見於臨胊龍山,大石起立。八月丙午,詔命皇太子總 天下兵馬,其略曰:元良重任,職在撫軍,稽古徵今,卓 有成憲。曩者障塞決河,本以拯民昏墊,豈期妖盜積 造訛言,簧鼓愚頑,塗炭郡邑,殆遍海內,茲逾一紀。故 察罕帖木兒仗義興師,獻功敵愾,汛掃汴洛,克平青 齊,為國捐軀,深可哀悼。其子擴廓帖木兒克繼先志, 用成駿功。愛猷識理達臘計安宗社,累請出師。朕以 國本至重,詎宜輕出,遂授擴廓帖木兒總戎重寄,畀 以王爵,俾代其行。李思齊、張良弼等,各懷異見,搆兵 不已,以致盜賊愈熾,深遺朕憂。況全齊密邇輦轂,儻 失早計,恐生異圖,詢諸眾謀,僉謂皇太子聰明仁孝, 文武兼資,聿遵舊典,爰命以中書令、樞密使,悉總天 下兵馬,諸王、駙馬、各道總兵、將吏,一應軍機政務,生 殺予奪,事無輕重,如出朕裁。其擴廓帖木兒,總領本 部軍馬,自潼關以東,肅清江淮;李思齊總統本部軍 馬,自鳳翔以西,與侯伯顏達世進取川蜀;以少保禿 魯為陝西行中書省左丞相,本省駐劄,總本部及張 良弼、孔興、脫列伯各枝軍馬,進取襄樊;王信本部軍 馬,固守信地,別聽調遣。詔書到日,汝等悉宜洗心滌 慮,同濟時艱。庚戌,貊高殺衛輝守禦官余仁輔、彰德 守禦官范國英,引軍至清化,聞懷慶有備,遂還彰德, 上疏言:人臣以尊君為本,以盡忠為心,以愛民為務。 今總兵官擴廓帖木兒,歲與官軍讎殺,臣等乃朝廷 培養之人,素知忠義,焉能俛首聽命。乞降明詔,別選 重臣,以總大兵。詔以擴廓帖木兒不遵詔命,宜黜其 兵權,就令貊高討之。辛亥,帖木兒不花進封淮王,賜 金印,設王傅等官。壬子,為皇太子立大撫軍院,秩從 一品,知院四員,同知二員,副使、同僉各一員,經歷、都 事各二員,管勾一員。癸丑,封太師伯撒里永平王。甲 寅,以右丞相完者帖木兒、翰林承旨荅爾麻、平章政 事完者帖木兒並知大撫軍院事。丙辰,完者帖木兒 言:大撫軍院專掌軍機,今後迤北軍務,仍舊制樞密 院管,其餘內外諸王、駙馬、各處總兵、統兵、行省、行院、 宣慰司一應軍情,不許隔越,徑行移大撫軍院。詹事 院同知李國鳳同知大撫軍院事,參政完者帖木兒 為副使,左司員外郎咬住、樞密參議王弘遠為經歷。 庚申,完者帖木兒言:諸軍將士有能用命效力建立 奇功者,請所賞宣敕依常制外,加以忠義功臣之號。 從之。辛酉,以完者帖木兒仍前少師、知樞密院事,也 速仍前太保、中書右丞相,帖里帖木兒以太尉、添設 中書左丞相。丙寅,立行樞密院於阿難荅察罕腦兒, 命陝西行省左丞相禿魯仍前少保兼知行樞密院 事。壬辰,命帖里帖木兒仍前太尉、左丞相,為知大撫軍院事;中書右丞陳敬伯為中書平章政事。九月甲 戌朔,義士戴晉生上皇太子書,言治亂之由。命右丞 相也速以兵往山東,命參知政事法都忽剌分戶部 官,一同供給。丁亥,以兵起,迤南百姓供給繁重,其真 定、河南、陝西、山東、冀寧等處,除軍人自耕自食外,與 免民間今年田租之半,其餘雜犯一切住罷。辛巳,大 明兵取平江路,執張士誠。乙酉,大明兵取通州。丁亥, 大明兵取無錫州。己丑,詔也速以中書右丞相分省 山東,沙藍荅里以中書左丞相分省大同。丙申,太師 汪家奴追封兗王,諡忠靖。己亥,命帖里帖木兒提調 端本堂及領經筵事。辛丑,大明兵取台州路。時台州、 溫州、慶元三路皆方國珍所據。冬十月甲辰朔,貊高 以兵入山西,定孟州、忻州,下漷州,遂攻真定。詔也速 自河間以兵會貊高取真定,已而不克,命也速還河 間,貊高還彰德。乙巳,皇太子奏以淮南行省平章政 事王信為山東行省平章政事兼知行樞密院事。立 中書分省於真定路。丙午,加司徒、淮南行省平章政 事王宣為沂國公。丁未,享於太廟。壬子,詔擴廓帖木 兒落太傅、中書左丞相并諸兼領職事,仍前河南王, 錫以汝州為其食邑;其弟脫因帖木兒以集賢學士 同擴廓帖木兒於河南府居。其帳前諸軍,命瑣住、虎 林赤一同統之。其河南諸軍,命中書平意政事、內史 李克彝統之。關保本部諸軍仍舊統之。山東諸軍,命 太保、中書右丞相也速統之。山西諸軍,命少保、中書 左丞相沙藍荅里統之。河北諸軍,命知樞密院事貊 高統之。赦天下。甲寅,以火里赤為中書平章政事。乙 丑,命集賢大學士丁好禮為中書添設平章政事。丙 寅,平章、內史關保封許國公。己巳,大明兵取溫州。十 一月壬午,大明兵取沂州,守臣王信遁,其父宣被執。 癸未,大明兵取慶元路。丙戌,以平章政事月魯帖木 兒,知樞密院事完者帖木兒,平章政事伯顏帖木兒、 帖林沙並知撫軍院事。戊子,大明兵取嶧州。乙未,以 知樞密院事貊高為中書平章政事。命太尉、中書左 丞相帖里帖木兒為撫軍院使。丁酉,命帖里帖木兒 同監修國史。命關保分省於晉寧。辛丑,大明兵取益 都路,平章政事保保降,宣慰使普顏不花、總管胡濬、 知院張俊皆死之。十二月癸卯朔,日有食之。丁未,大 明兵取般陽路。戊申,大明兵取濟寧路,陳秉直遁。己 酉,大明兵取萊州,遂取濟南及東平路。丁巳,大明兵 入杉關,取邵武路。時邵武、建寧、延平、福州、興化、泉、漳、 汀、潮諸路,皆陳友定所據。庚申,以楊誠、陳秉直並為 國公、中書平章政事。甲子,命右丞相也速,太尉知院 脫火赤,中書平章政事忽林台,平章政事貊高,知樞 密院事小章、典堅帖木兒、江文清、驢兒等會楊誠、陳 秉直、伯顏不花、俞勝各部諸軍同守禦山東,又命關 保往援山東。丙寅,以莊家為中書參知政事。庚午,大 明兵由海道取福州,守臣平章政事曲出遁,行宣政 院使朵兒死之。是月,方國珍歸於大明。詔命陝西行 省左丞相禿魯總統張良弼、脫列伯、孔興各枝軍馬, 以李思齊為副總統,禦關中,撫安軍民。脫列伯、孔興 等出潼關,及取順便山路,渡黃河合勢同行,共勤王 事。思齊等皆不奉命。是歲,詔分潼關以西屬李思齊, 以東屬擴廓帖木兒,各罷兵還鎮。於是關保退屯潞 州,商暠留屯潼關。

二十八年春正月壬申朔,皇太子命關保固守晉寧, 總統諸軍,如擴廓帖木兒拒命,當以大義相裁,就便 擒擊。以中書平章政事伯顏帖木兒為御史大夫。辛 巳,詔諭擴廓帖木兒曰:比者也速上奏,卿以書陳情, 深自悔悟,及省來意,良用惻然。朕視卿猶子,卿何惑 於憸言,不體朕心,隳其先業。卿今能自悔,固朕所望。 卿其思昔委任肅清江淮之意,即將冀寧、真定諸軍, 就行統制渡河,直擣徐沂,以康靖齊魯,則職任之隆, 當悉還汝。衛輝、彰德、順德,皆為王城,卿無以貊高為 名,縱軍侵暴。其晉寧諸軍,已命關保總制策應,戡定 山東,將帥各宜悉心。庚寅,彗星見於昴、畢之間。是月, 大明兵取建寧、延平二路,陳友定被執。二月壬寅朔, 詔削擴廓帖木兒爵邑,命禿魯、李思齊等討之,詔曰: 擴廓帖木兒本非察罕帖木兒之宗,俾嗣職任,冀承 遺烈,GJfont以相位,陟以師垣,崇以王爵,授以兵柄,顧乃 憑藉寵靈,遂肆跋扈,搆兵關陝,專事吞併。貊高倡明 大義,首發姦謀,關保弗信邪言,乃心王室,陳其罪惡, 請正邦典。今禿魯、李思齊,其率兵東下,共行天討。癸 卯,武庫災。癸丑,大明兵取東昌路,守將申榮、王輔元 死之。丙辰,擴廓帖木兒自澤州退守晉寧,關保守澤、 潞二州,與貊高軍合。己未,大明兵取寶慶路。甲子,汀 州路總管陳谷珍以城降於大明。丙寅,大明兵取棣 州。是月,大明兵至河南,李思齊、張良弼等解兵西還。 詔命知樞密院事脫火赤、平章政事魏賽因不花進 兵攻晉寧。李思齊次渭南,張良弼次櫟陽。興化、泉州、 漳州、潮州四路皆降於大明。二月庚寅,彗星見於西 北。壬辰,翰林學士承旨王時、太常院使陳祖仁上章,乞撫諭擴廓帖木兒,以兵勤王赴難。是月,有星流於 東北,眾小星隨之,其聲大震。大明兵取河南。李思齊、 張良弼會兵駐潼關,火焚良弼營,思齊移軍葫蘆灘, 調其所部張德斂、穆薛飛守潼關。大明兵入潼關,攻 李思齊營,思齊棄輜重,奔於鳳翔。是月,大明兵取永 州路,又取惠州路。夏四月辛丑朔,大明兵取英德州。 丙午,隕霜殺菽。戊申,大明兵取廣州路,又取嵩、陝、汝 等州。五月庚午朔,大明兵取道州。李克彝棄河南城, 奔陝西,推李思齊為總兵,駐兵岐山。是月,李思齊部 將忽林赤、脫脫、張意據盩厔,商暠據武功,李克彝據 岐山,任從政據隴州。六月庚子朔,徐溝縣地震。癸丑, 大明兵取全州、郴州、梧州、藤州、尋州、貴、象、鬱林等郡。 甲寅,雷雨中有火自天墜,焚大聖壽萬安寺。壬戌,臨 州、保德州地震,五日不止。大明兵取靜江路。是月,廣 西諸郡縣皆附於大明。秋七月癸酉,京城紅氣滿空, 如火照人,自旦至辰方息。乙亥,京城黑氣起,百步內 不見人,從寅至巳方息。貊高、關保以兵攻晉寧。是月, 李思齊會李克彝、商暠、張意、脫列伯等於鳳翔。海南、 海北諸郡縣皆降於大明。閏月己亥朔,擴廓帖木兒 與貊高、關保戰,敗之,擒關保、貊高,遣其斷事官以聞。 詔:關保、貊高,間諜搆兵,可依軍法處治。關保、貊高皆 被殺。辛丑,大明兵取衛輝路。癸卯,大明兵取彰德路。 乙巳,左江、右江諸路皆降於大明。丁未,大明兵取廣 平路。丁巳,詔罷大撫軍院,誅知大撫軍院事伯顏帖 木兒等。詔復命擴廓帖木兒仍前河南王、太傅、中書 左丞相,統領見部軍馬,由中道直抵彰德、衛輝;太保、 中書右丞相也速統率大軍,經由東道,水陸並進;少 保、陝西行省左丞相禿魯統率關陝諸軍,東出潼關, 攻取河洛;太尉、平章政事李思齊統率軍馬,南出七 盤、金、商,克復汴洛。四道進兵,掎角勦捕,毋分彼此。秦 國公、平章、知院俺普,平章瑣住等軍,東西布列,乘機 掃殄。太尉、遼陽左丞相也先不花,郡王、知院厚孫等 軍,捍禦海口,藩屏畿輔。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悉總 天下兵馬,裁決庶務,具如前詔。壬戌,白虹貫日。癸亥, 罷內府河役。甲子,擴廓帖木兒自晉寧退守冀寧。大 明兵至通州。知樞密院事卜顏帖木兒力戰,被擒死 之。左丞相失列門傳旨,令太常禮儀院使阿魯渾等, 奉太廟列室神主與皇太子同北行。阿魯渾等即至 太廟,與署令王嗣宗、太祝哈剌不花襲護神主畢,仍 留室內。乙丑,白虹貫日。罷內府興造。詔淮王帖木兒 不花監國,慶童為中書左丞相,同守京城。丙寅,帝御 清寧殿,集三宮后妃、皇太子、皇太子妃,同議避兵北 行。失列門及知樞密院事黑廝、宦者趙伯顏不花等 諫,以為不可行,不聽。伯顏不花慟哭諫曰:天下者,世 祖之天下,陛下當以死守,奈何棄之。臣等願率軍民 及諸怯薛歹出城拒戰,願陛下固守京城。卒不聽。至 夜半,開健德門北奔。八月庚申,大明兵入京城,國亡。 後一年,帝駐於應昌府,又一年,四月丙戌,帝因痢疾 殂於應昌,壽五十一,在位二十六年。太尉完者、院使 觀音奴奉梓宮北葬。五月癸卯,大明兵襲應昌府,皇 孫買的里八剌及后妃并寶玉皆被獲,皇太子愛猷 識理達臘從十數騎遁。大明皇帝以帝知順天命,退 避而去,特加其號曰順帝,而封買的里八剌為崇禮 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