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3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三十九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三十九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三十三

  明一

  太祖一

皇極典第一百三十九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三十三[编辑]

明一[编辑]

太祖本紀一[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太祖高皇帝,諱元璋,字國瑞,濠州 人也,姓朱。其先句容人,世農桑,皇祖始渡淮,家泗皇, 考徙鍾離皇妣陳,生四子,帝季也。日章天質鳳目龍 姿,聲如洪鐘,奇骨貫頂,元時太史言聖人生江淮,帝 實應之,當皇妣娠,夢黃冠授一丸,有光,吞之,覺而口 尚聞香。明日生於土地神祠中,白氣貫空,異香經宿, 祠中神驚避數里,時元大曆元年戊辰九月十八日, 也浴汲河水,水浮紅羅,遂取為衣,所居尚有神光,里 人競呼朱家火,往視無有,

帝所生神祠地,至今丈餘莖草不生,浮羅之河水判二色,一紅一白,

已數日不乳,皇考出求醫,有僧坐門,告之,愈期良久 不見皇考心,捨帝出家,年十七歲,饑疫皇考妣,同月 沒,三兄亦先後棄世,帝孤無依托,身皇覺寺為寺僧, 養鵝溺圍之,之他所遊戲鵝,終日不敢出圍,別鵝色 為隊,鵝皆分隊立,居兩月歲荒,僧散,帝遊食江淮,金 斗光息,間至潁道病,有二紫衣同寢食,病已辭去,莫 知所在,夜陷麻胡中,遇群童言迎駕叱之,不見三載, 仍還皇覺寺,元至正十一年,辛卯歲,妖言生,徐潁蘄, 黃兵起,徐李芝麻,蘄黃徐壽輝,潁劉福通與其黨杜 遵道,而泰州張士誠,台州方國珍皆相煽動,惟福通 士誠為盛,元人發兵討士誠,士誠自泰高郵走,渡江 據蘇,杭,湖,江,陰,長,興常諸州縣,號周王,而徐壽輝據 江,池,蘄,黃,瑞,漢,興國,武昌,饒信,徽諸州縣,號蘄王,李 芝麻據徐,泗,武,安,沔陽,蕭諸州縣號沔陽王,劉福通 則立韓山童為宋王,號紅巾軍,據汴梁,潁安,豐廬,確 陽,羅山,真陽,武陽葉諸州縣,是時群盜四起,鍾離定 遠間皆棄農趨凶,定遠人郭子興與其黨孫德崖率 賓客子弟閉濠守之,元丞相脫脫攻福通於汴梁,韓 山童出走竟死,進擊徐州,李芝麻亦遁入沔陽,脫脫 則使其將攻子興,將掠俘良民絳其首,民驚恐皆奔 入濠,帝在皇覺寺欲出,從將慮絳,以俘不則,紅巾軍 入,傷,命祝筊伽藍神,數祝皆陰,帝曰,莫不容予舉大 事否,請復,陰筊,陰,帝曰,舉大事恐凶,請陽筊,七仍陰, 再決之,筊躍然立,則再決,則復陰,乃叩濠求入門者, 欲兵之,子興免焉,召與語,大悅,取為親兵,妻以所育 馬氏女,是為馬皇后。郭氏軍中呼帝曰朱公子,至正 十二年春也,歲為壬辰。脫脫被讒去,繼者賈魯魯,以 其明年死,城圍解。公子歸,收里中殘健七百餘人獻 子興,子興以屬公子,授公子鎮撫。先時,李芝麻餘黨 有彭早住、趙均用來奔,子興納以為帥。二帥暴,公子 屬七百餘人於他將,率其二十四人南略定遠,定遠 人毛麒掖令降。二十四人者,徐達、湯和、吳良、吳禎、花 雲、陳德、顧時、費聚、耿再成、耿炳文、唐勝宗、陸仲亨、華 雲龍、鄭遇春、郭子興、郭英、胡大海、張龍、陳植、謝成、李 新、張赫、張銓、周德興,皆濠種也。復有義旅來歸三千, 率練之。又明年,降義兵秦把頭於豁鼻山,繆大亨於 橫澗山,得精兵二萬餘,遂取泗及滁,迎子興於滁。率 兵取鐵佛岡,攻三汊河口,破張家口堡,收全椒、六合、 大柳樹諸寨。元人來圍六合,公子與耿再成壘瓦梁 禦之,以覆兵破元攻滁之師,是為甲午歲。明年乙未, 擊群盜於雞籠山,與韓把頭戰,直搗烏江。湯和、張天 祐從取和陽,子興使公子總和陽,公子悉取軍中所 得婦女還,人人悅,遂城焉。元兵十萬來攻,公子與天 祐以萬人拒卻之。復與諸將擊走元太子禿堅及樞 密副使,絆住馬民兵元帥陳埜先於高望、新塘、青山、 雞籠。元乘公子出,則復來,李善長擊卻之。元兵皆走, 渡江。蓋戰三月乃解。於是趙德勝等,乘勝取真州,略 平含山諸縣。是春,子興卒。劉福通、杜遵道等,復求得 韓山童子林兒迎立之,為小明王,國號宋,改元龍鳳, 署子興子為元帥,張天祐為右副元帥,公子為左副 元帥。公子不受,許用其年紀。是時,鄧愈自虹來,常遇 春自懷遠來。公子喜遇春勇,以為先鋒。公子駐和陽, 久謀東渡江,無舟。左君弼據廬州,巢人廖永安、俞通 海、合肥人張德勝、無為人桑世傑、含人華高,方結水 軍巢湖,與君弼戰,不勝。五月,使韓成求附,於是公子 得舟,乘漲,與元將中丞蠻子海牙戰黃墩及峪溪口, 敗之。遂還和陽。六月,公子率諸將乘舟渡江,常遇春奪采石磯,先登,乘勝取太平路。豫書禁士略。入其城, 遂張禁,耆儒李習陶安率父老迎,改路曰府,置太平 興國翼元帥府。諸將奉公子為大元帥。公子以李善 長為帥府都事,以陶安參幕,旗幟及將士戰衣皆上 赤。元將用巨舟截采石,閉姑孰口,絕我歸路。陳埜先 率眾數萬來攻,大元帥遣徐達、鄧愈、湯和出姑孰東 迎戰,以別將潛繞其後轉戰,至城北雙龍,見障端,元 人愕仰視,達等因夾擊之,埜先大敗。大元帥釋埜先 擒,使招其軍,則皆降。是月,徐達克溧水州。七月,命張 天祐與埜先攻集慶,埜先陰語其故部曲,毋力戰,遂 不克。大元帥怒,縱埜先歸。埜先發大誓,固願附,收其 餘眾屯板橋,陰與元將御史大夫福壽合,白大元帥 書曰:集慶左環大江,右枕崇岡,不利步戰。晉、隋之取 江左,皆效於舟師矣。元人復盛兵守之,聯綴三十餘 里,進虞斷後,守憂乏餉,未可攻也。莫若南據溧陽,東 擣鎮江,絕其糧道,持久而勝之。大元帥報曰:歷代克 江南,長江限之。吾今已渡江,據上游,與晉隋勢異,步 戰足克,公毋再圖。是月,克溧陽州蕪湖縣。九月,命張 天祐等復攻集慶。至方山,攻破元左荅納識里營,走 之。埜先叛歸福壽,拒戰秦淮,我師失利。天祐與子興 子皆沒。埜先追我溧陽,溧陽民兵百戶盧德茂佯降, 以殺埜先。是冬,元人圍亳,劉福通以韓林兒奔安豐。 元將蠻子海牙復大扼水軍於采石。埜先子兆先繼 為將,屯方山,與海牙相望。龍鳳二年丙申二月,大元 帥率常遇春擊蠻子海牙,砲碎其舟,大破之,盡得所 扼軍,蠻子海牙走集慶。三月,進攻兆先,復大破之,降 其眾三萬六千。大元帥召其驍健五百人,夜置帳下, 獨使馮國用執寢戈。大元帥解印鼾寢,三萬六千人 皆安。庚寅,進兵集慶。未及五里,大鼓譟,元人皆驚。福 壽出督戰,擊敗之。反閉城,大軍傅城遂克之,巷戰,兵 潰。或謂福壽曰:公且遁。福壽叱殺之,遂死。元平章阿 魯灰、參政伯家奴、集慶路達魯花赤達尼達思等皆 戰死,獲其御史稷等三百餘人。蠻子海牙遁歸張士 誠。元帥康茂才等率眾降。召官吏父老曰:元失其政, 所在紛擾,兵戈並起,生民塗炭。吾為民除亂耳。各守 生業,賢人君子,吾禮用之。舊政不便,吾除焉。名集慶 路曰應天府,置天興建康翼統軍大元帥府,以廖永 安為統軍元帥,置上元、江寧二縣,錄用儒士夏煜、孫 炎、楊憲等十餘人,用元御史大夫禮葬福壽。徐達、湯 和、張德麟、廖永安等攻鎮江,克之。洛陽人秦從龍避 亂鎮江,大元帥幣求之。既至,大元帥郊迎,治館,召與 謀,謀筆於漆。方從龍薦陳遇,亦召禮之,稱先生而不 名。改鎮江曰江淮府,立淮興鎮江翼元帥府,以徐達、 湯和為統軍元帥。是月,克金壇縣。六月,鄧愈、邵成、湯 昌克廣德。七月己卯朔,諸將奉大元帥為吳國公,置 江南行中書省,以李善長、宋思顏為參議,李夢庚、郭 景祥為左右司郎中,侯原善、楊原果、陶安、阮弘道為 員外郎,孔堯仁、陳養吾、王愷為都事,王GJfont、為照磨,欒 鳳為管勾,夏煜、韓子魯為博士。置江南行樞密院,以 湯和攝同僉樞密院事。置帳前總制親兵都指揮使, 以馮國用為之。置左右等翼元帥府,以華雲龍、唐勝 宗、陸仲亨、鄧愈、陳先、張彪、王玉、陳本等為之。置五部 都先鋒,以陶文興、陳德等為之。置省都鎮撫司,以孫 養浩為之。置理問所,以劉禎、秦裕為之。置提刑按察 使司,以王習古、王德芳為之。置兵馬指揮司,以達必 大為之。張士誠來攻鎮江,徐達、湯和禦之,敗其軍龍 潭。吳公益達士三萬,使與和攻士誠之常州。達擄其 弟士德,已四十餘日,不能下。達與諸將並降一官。九 月,公如江淮,謁孔子廟,勸耕桑,治城塹。十月,以常遇 春為統軍大元帥。十一月,更益徐達士二萬,圍常。張 士誠攻達、和壘,常遇春、廖永安、胡大海自其壘來援, 夾擊,大破之,擄其將。士誠將珍閉城拒守,達進師圍 之。十二月,復名江淮府曰鎮江。三年丁酉二月,耿炳 文、劉成取長興,改曰長安州。立永興翼元帥府,以炳 文為總兵都元帥守之。克常,置毘陵翼,以湯和為樞 密院同僉總管,張赫為元帥守之,改路曰府。置京臨、 永定二縣,以濟南人高復知府事。四月,公往攻寧國, 常遇春中流矢,裹創戰,克之。太平、旌德、南陵、涇以次 下。五月,張士誠遣將原明寇長興,耿炳文擊敗之。江 淮分樞密院副使張鑑等克張士誠之泰興。常遇春 遣將趙忠、王繼祖攻徐壽輝之青陽縣,破之。繼祖為 冠功,銅陵降。六月,趙繼祖、郭天祿、吳良取江陰,徐達 取宜興及常熟,擊張士誠兵,敗之。鄧愈、胡大海等取 績溪,進取徽州,拔之。追擊元將於遂安,改徽州路曰 興安府。立雄鋒翼元帥府,命鄧愈守之。黟、祁門皆降。 十月,常遇春與廖永安克池州,繆大亨克揚州。十二 月,令曰:干戈未寧,人心初附。犯者縲有司,吾甚憫焉。 其自今月二十日昧爽前,無輕重,皆釋之。四年戊戌 正月,樞密院同僉廖永安、判官俞通海、桑世傑攻張 士誠將瑞於江陰,克之。世傑戰死。鄧愈遣部將王弼、 汪同、孫茂先取婺源州,克之。二月,以吳禎為天興翼副元帥使,與其兄良守江陰。以常遇春為江南行中 書省都督馬步水軍大元帥。三月,鄧愈、朱文忠、胡大 海克建德。四月,徐壽輝平章陳友諒,遣其將趙普勝 自樅陽寇池州,陷之。及建德六月,左副都指揮朱文 忠下浦江,元江浙左丞楊完者,為浙江行省丞相達 識帖木邇所害。八月,其苗兵部將員成等,與其桐廬 部三萬餘人來降。使朱文忠往撫之。十月,樞密院判 胡大海取蘭溪,進攻婺。徐達、邵榮克宜興。雄鋒翼統 管胡天福取開化。元帥羅友賢復取建德。胡大海攻 婺,久不下。十二月,吳公親征,途次,召問宣徽間故老 耆儒,賜布帛。前學正朱升對曰:高築牆,多積糧,緩稱 王。吳公悅。至婺約降,不聽,圍焉。胡大海與其子德濟 縱擊元將石抹宜孫於梅花門,大破之。元將安慶開 門納師,遂入婺。斬取民財者以徇。先一日,城中望見 城西有五雲絪縕如車蓋,及是乃知公所駐兵地。置 中書分省於婺州,設官屬。立金華翼元帥府,改曰寧 越府,以王宗顯知府事。賑貧民,禁酒,辟儒士范祖幹、 葉儀,召儒士許元、葉瓚玉、胡翰、吳沈、汪仲山、李公常、 金信、徐孳、童冀、戴良、吳履、張起敬、孫履等十餘人會 食省中,日令二人進講。浦江州民可大,以民兵降。雄 鋒翼元帥王遇成徇下昌化。五年己亥正月,諭諸將 曰:今雖得婺,浙東諸郡尚多未下。吾破建康,秋毫不 犯,遂以大定。克城以武,安民以仁。諸將勉之。平章邵 榮破周餘杭,万國珍奉書獻金繒,願比而攻周,許之。 僉院胡大海取諸暨,以為諸全州,命王宗顯開郡學, 宗顯聘葉儀、宋濂為五經師,戴良為學正,吳沈、徐源 為訓導。喪亂之餘,聞絃誦焉。周士誠復寇江陰,吳良 與弟禎破之。三月,宥獄囚。陳友諒將趙普勝寇太平, 總制胡惟賢,使萬戶程允,同義士汪炳叔擊敗之。四 月,徐達使俞通海與普勝戰,復池。立樞密分院於寧 越府,以常遇春為鎮國上將軍、同僉樞密分院事守 之。張士誠寇建德,朱文忠兩破之。六月,吳公還,使胡 大海守寧越,與常遇春規取衢、處、紹興。八月,元帥朱 文遜、秦友諒取無為州。九月,常遇春克衢。十一月,胡 大海克處。六年庚子正月,復名寧越府曰金華。三月, 徵宋濂、劉基、章溢、葉琛至建康。陳友諒以舟師攻太 平,太平陷,守將花雲、朱文遜、王鼎、知府許瑗皆死之。 友諒遂弒徐壽輝,自稱漢王,與周士誠合謀圖建康。 吳公使指揮康茂才誘致之龍江。公總大軍盧龍山, 諸將夾擊,大敗之。追擊,又敗之。友諒棄太平遁去。余 元帥進取安慶,守之。胡大海克信州。六月,樞密院判 官耿再成擊元將石抹宜孫於慶元縣,石抹宜孫力 戰死。吳公曰:忠臣也。祭之,處州民祠宜孫,吳公命毋 毀。七年辛丑春二月,改分樞密院為中書分省。三月, 改樞密院曰大都督府,命兄子文正為大都督,節制 中外諸軍事。七月,公視事東閣,汗,更衣,衣皆故。參議 宋思顏曰:主公儉德儷禹,臣願始終如此,以示子孫。 公曰:善。賜之幣。思顏更進曰:句陽虎,主公捕獲之,日 食一犬,此益費也。公欣然,殺一虎二熊,分肉於諸將。 漢將張定邊陷安慶。八月庚寅,公御龍驤巨艦,率師 伐漢,建弔民伐罪,納順招降之旗於艦中,有烏數萬, 翼檣以飛,蛇蟠於舵。辛卯,龜來牛渚,與蛇會。戊戌,克 其安慶水寨。壬辰,常遇春擊退漢舟於湖口,追至江 州。公與友諒遇,大破之。友諒夜遁武昌。公使徐達追 扼於漢陽之沌口,遂克南康。康茂才等引兵徇下蘄 黃、興國、沔陽、廣濟、饒、瑞、建昌諸郡,軍聲大振。十月,周 士誠以公在江州,使其將伯昇寇長興,耿炳文兵少, 被圍月餘。公使常遇春往擊走之。鄧愈取撫州。八年 壬寅正月,漢丞相胡廷瑞,與其平章祝宗同僉康泰 以龍興降。上入龍興,拜廷瑞母已,謁孔子廟,過鐵柱 觀,宴滕王閣,諸儒咸賦,存恤無告,召父老子弟曰:爾 輩苦陳氏久矣。人自為生,軍需供億,吾不相勞。皆大 悅。改龍興曰洪都府,以葉琛知府事。守吉安土軍元 帥孫本立、曾萬中與其弟粹中來降,袁州、龍泉諸郡 縣次第降。二月,以鄧愈為江西行省參政,留守洪都。 公還。三月,士誠圍諸全,守將謝再興與胡德濟破之。 祝宗、康泰復以洪都叛,葉琛死焉。四月,徐達從漢陽 還,追斬宗泰,復其城,命大都督朱文正、統軍元帥趙 德勝等,同鄧愈鎮之。苗帥李祐之、賀仁德據處州叛, 平章邵榮及王祐、胡深攻復之。六月,復名永定縣曰 武進。七月,公閱兵三山,邵榮與參政趙繼祖欲為變, 有疾風吹旗,觸公衣。公易服從閒返。事覺,皆伏誅。漢 將熊天瑞寇吉安,守將孫本立戰死於永新。十一月, 朱文正還取之。元將擴廓帖木兒使人通書,獻馬。九 年癸卯正月,遣中書省都事汪河往報,被留。二月,張 士誠將珍,與左君弼攻殺劉福通於安豐。公往救,大 破之。使徐達、常遇春還圍廬。四月,諸全守將謝再興 叛漢,友諒大舉圍洪都,復分遣其將攻陷吉安。五月, 置禮賢館,漢兵陷無為州,知州童曾不屈,縛而沈之 江。徐達、常遇春攻廬,三月不下,公命罷兵。從征漢以 解洪都圍。七月,公率舟師二十萬征漢,有大魚二,夾公舟,自新河口過小孤。丙戌,友諒東出鄱陽湖迎戰。 丁亥,遇於康郎山,大戰五晝夜。八月,友諒大敗,死。公 入洪都,幸學,見諸生,與諸將登滕王閣,飲酒賦詩,宵 張燈縱,旄倪聚觀。改洪都府曰南昌。九月,公還,告廟, 飲至,賜常遇春、廖永忠、田餘將士,論功有差。是月,友 諒子理奔武昌襲位。公復征理於武昌。張士誠稱吳 王。十月,公至武昌,湖北諸郡皆降。十二月,公還。十年 甲辰正月丙寅朔,諸將奉吳公為吳王,建百司官屬, 以李善長為中書右相國,徐達為中書左相國,常遇 春、俞通海為平章政事,汪廣洋為右司郎中,張昶為 左司郎中。上曰:卿等共推戴予,今當協心成治,建國 之初,先正紀綱,紀綱先禮。元氏之亂,主荒臣專。今儀 鑒之。二月,以陳理久不下,復往視師。理降,漢、沔、荊、岳 郡縣相繼降。王謂諸將曰:諸公久從吾勞苦矣。勞者 逸根,苦為甘機,若農耕田,以庸有秋,必先懲乎暇豫。 三月,吳王至建康,封陳理歸德侯,置起居注給事中, 悉罷諸翼統軍元帥府,置十七衛親軍指揮使司。江 西行省進漢金鏤床,王曰:此何異孟昶七寶溺器,亟 毀之。侍臣曰:未富而驕,未貴而侈,所以亡也。上曰:此 覆車也,富亦豈可驕,貴亦豈可侈。四月,像祀戰漢死 事之臣三十六人於康郎山:故樞密院同知丁普郎、

普郎初為陳友諒將,守小孤。王師征友諒,迎降,仍用為將。以功授行樞密院同知。至是戰死,身被十餘劍,首脫,猶執兵若戰狀,植立不仆。

故樞密院判張志雄、

志雄,趙普勝故將,善戰,號長張。陳友諒害普勝,志雄為友諒將。庚子,從友諒犯龍灣。上命將擊敗友諒,志雄遂降。志雄嘗怨友諒,故龍灣之戰無鬥志。既降,盡獻取安慶之策,王師遂克之。

故左副指揮韓成、故統軍元帥宋貴、陳兆先、故左副 元帥俞昶昌、文貴、故右副元帥王勝、李信、陳弼、劉義、 徐公輔、故同知元帥李志高、故元帥副使王咬住、故 萬戶程國勝、故千戶姜潤、后明、王德、朱鼎、汪清、常德 勝、王鳳顯、丁宇、王仁、汪澤、王理、陳沖、裴軫、王喜先、袁 華、史德勝、故鎮撫常惟德、曹信、逯德山、故都尉鄭興、 羅世榮,皆贈勳爵有差。復像祀守南昌者於南昌府: 故平章趙德勝、故樞密判官李繼先、故左副指揮使 劉齊、故統軍元帥許圭、故右副元帥趙國昭、故同知 元帥朱潛、故元帥副使牛海龍、故千戶張子明、張德 山、故百戶徐明、故總管夏茂成、故江西省都事葉思 誠、故洪都府知府葉琛、故臨江府同知趙天麟,凡十 有四人,皆有贈覈。諸將所部兵有五千人者,為指揮。 千人者,為千戶。百人者,為百戶。五十人為總旗,十人 為小旗。悉罷樞密、平章、元帥、總管、萬戶等名。征商三 十而稅一。七月,徐達、常遇春克廬州,命常遇春會鄧 愈及金大旺兵,討江西上流未附郡縣。徐達按行荊 湖等處。九月,繪塑功臣像於卞壺蔣子文廟,改長安 州曰長興州,立死戰故守將劉成廟於州中。十一年 乙巳正月,常遇春克漢,故將熊天瑞於贛州賜書,獎 其不殺。遇春進師南安,招諭嶺南諸郡,南、韶皆降。王 閱將士,將經理淮甸焉。二月,參軍胡深下浦城。徐達 降下湘潭、辰、衡、寶慶諸郡,及靖州安撫司諸長官司, 命班師。張士誠遣其將大圍新城,李文忠率諸將大 敗之。三月,胡深克松溪,命常遇春曰:安陸、襄陽跨連 巴蜀,控扼南北,古必爭地。汝其往取,夫堅城之下,緩 則頓師,急則驅死,相機招輯,是在賢將軍。復召江西 行省右丞鄧愈,為湖廣行省平章政事,使謂之曰:今 遣遇春取安陸、襄陽,汝兵繼之,所得州郡,撫其降附。 近聞擴廓帖木兒集兵汝寧,以若所為,如防壅水,惟 恐滲于外。汝往,愛軍恤民,仁聞而人歸,猶水就下,若 穴滲其防,惟爾念之。命廣信衛指揮朱亮祖繇鉛山, 建昌,右丞王溥繇杉關,會胡深,取崇安,以圖閩中。常 遇春克安陸,執其將。至襄陽,其將張德山以城降。六 月,元帥王國寶等克安福州,胡深克樂清,朱亮祖克 崇安。進攻建寧,胡深死焉。以儒士滕毅、楊訓文為起 居注。命曰:諸臣有言,予雖信宿,切磋究之,況若職左 右,若毋苟容,若毋改守。譬之馳驅,戒險則不顛,肆夷 則驟蹶。予常自警,故以勗若。復命毅訓文集古暴君 之行,曰《政龜鑑》也,可以知喪亂之繇。七月,命元降將 德山還歸,招徠未附山寨。賜鄧愈書:汝戍襄陽,法度 已定,宜謹守之。未附者,業遣德山招徠,舊籍民兵悉 如其故,軍人丁校,令其屯種,戰且耕爾。所戍地鄰擴 廓,帖木兒若爾愛加於民,法行於軍,彼之脅從,脫虎 就乳,惟我賴汝,實如長城。成事甚艱,僨事甚易。嗚呼, 念哉。以劉基為太史令。八月,指揮李琛取竹山縣,降 之。九月,置國子學。十月,命左相國徐達、平章常遇春、 胡廷瑞、知樞密院馮國勝、左丞華高等,率馬步舟師, 並取偽吳士誠之淮泰。閏十月,平章湯和克漢故將 周安於永新,指揮副使王宗寶取餘干州,徐達圍泰 州,敗偽吳湖北之援兵。偽吳以舟師出大江,次范蔡 港,小舟別往來江中。王至江陰水寨觀之。既還,達、遇春遂克泰安,分置泰俘五千人於潭、辰二州,賜男女 衣履布帛鍼線,室家完皆大悅,呼萬歲。十一月,徐達 進攻高郵。王恐其深入,命馮國勝帥所部節制諸軍 援之。達還軍泰,以圖淮濠。張士誠寇宜興,徐達引兵 渡江擊敗之。還,攻高郵。十二月,士誠將以八萬兵寇 吉安,守將費子賢用三千人擊卻之。十二年丙午正 月,張士誠駐舟師君山,復出兵馱沙,以窺江陰,王督 軍往救,寇遁。命康茂才等追之於大江,大敗其兵於 浮子門。議按察憲綱,命按察司僉事周湞等曰:神明 能福,鬼魅能妖,風憲紀綱之司,法清弊革,人則神明。 陰詭蠹國,乃鬼魅矣。禁種糯以塞酒源。徐達拔高郵, 使乘勝取淮安。四月,淮安降,遂取興化。王謂劉基、王 禕曰:四方凋瘵,吾欲紓之。基曰:方今用武,殆未可。王 曰:吾將定賦焉。定賦則用節,節則民不困。定賦則末 兼,兼則國常裕。皆對曰:善。濠州李濟以城降。元守將 陸聚以徐宿降。以聚為江淮行省參政,守徐如故。諭 其吏民曰:有元失政,亂起汝、潁間,天下皆謂,豪傑奮 興,太平立見。乃惟妖言。是庸元之將,舊師行甚寇,中 原板蕩十餘年矣。咨爾士民,勞苦日深。自歲丙午始, 賦役軍需,參政聚議於有司,毋繁以苛,爾安無悸聚。 遣將攻魚臺之下邳、蕭、宿、遷、雎、寧諸縣皆降。王如濠 州,素寇白纓衫絰而朝墓,濠父老皆來見,勞苦如平 生。宴罷,且別,王曰:濱淮諸郡,尚有寇兵,鄉人耕作交 易,且無遠出。徐達取安豐,克之。五月,王還。王讀《魯論》 節用愛人,使民以時。愛其語,與侍臣誦之。王召諸臣 計討士誠,右相國李善長對曰:張氏勢雖屢屈,兵力 未衰,土沃多儲,殆未可也。王曰:長淮東北,吾皆有之。 臨以勝師,何憂不拔。徐達曰:張氏橫暴侈汰,此天亡 之時也。其將李伯昇、呂珍輩,齪齪亡數。黃、蔡、葉三參 軍,居中書生耳。臣奉威德,可計日定。王喜曰:惟達與 我意合。八月,出兵將,以舟師繇常入江,委曲通太湖。 王告大江曰:伏聞民欲安,聖人一。民欲愁,伯主多。予 心在安民,決戰於張氏,請天判聖焉。惟神奉天,告神 鑒之。遂命徐達為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軍,帥師二 十萬,往誓,戒曰:毋擄掠,毋妄殺,毋發丘壟,毋毀廬舍。 張氏母葬城外,毋傷之。已,問諸將曰:是行也,師孰先。 常遇春曰:先姑蘇。上曰:不然。張氏杭、湖皆有守將。先 姑蘇,必來援。莫若先湖。遇春曰:臣聞,逐梟者覆巢,去 鼠者熏穴。王作色曰:攻湖失利,吾自當之。攻蘇而敗, 固不貸汝。己巳,常遇春擊敗偽吳兵湖州港,遂次洞 庭山。癸酉,進至毘山,擊擒其二將。又進,敗之三里橋。 進圍其城,絕其援道於舊館。士誠身與達戰皂林之 野,擄其帥及甲士三千人。九月,命朱文忠攻杭,以疲 其應戰。常遇春焚其赤龍船於平望。十月,遇春攻其 將於烏鎮,追破之昇山。顧時、薛顯奮擊之,降其五太 子及朱暹、呂珍等,得兵六萬。十一月,湖州守將李伯 昇出降。朱文忠攻下桐廬、富陽、餘杭。杭州將潘原明 以城降。紹興、嘉興、海寧皆降。改路為府,名諸全州曰 諸暨縣。遂開浙江行中書省於杭州,以文忠為平章 政事,賜復其故姓曰李,修公子書以教公卿貴人子 弟,務農技藝商賈書以教四民。群臣請營建廟社,立 宮室。許之。營繕進圖,王去其奇麗者,曰:茅茨而聖,彫 峻而亡。以明年為吳元年。

元年正月,有一老人告省局匠曰:吳王即位三年,當 平一天下。匠驚問之,曰:我,太白神也。去不見。王曰:吾 昔在軍中,嘗空腹出戰,歸,得一食,即粗糲,甚甘。今飲 膳豐美,未嘗忘之。太平應天宣城諸郡,吾渡江開創, 地供億,先勞,其免太平府租稅六年,應天宣城諸郡 一年。沅、嘉定二州降。二月,元將擴廓帖木兒遣其左 丞李二侵徐,指揮傅友德破之。王曰:餌我也,謹備之, 毋惰。左君弼自廬州歸元,元使守陳。王以書招之:足 下,予鄉人,GJfont然而來,當與更始。君弼猶豫不決。君弼 之母質於王所,王歸之於陳,敕徐達曰:帝王之興,必 有命世。將軍有謀有武,遏絕世略,消弭群兇,今剋期 稟命,不違造次,此賢臣事君之道,吾甚嘉焉。夫將在 外,君不御。自後便宜行之。澧石門降。三月,設文武科 取士。錢塘衛指揮同知袁洪取崇德州。五月,下令曰: 予本布衣,因天下亂,集眾渡江,撫定江左,十有三年。 中原之民,流離顛頓,尚無所歸。吾乃積粟而控弦,徐、 濠、泗、壽、邳、東海、安東、襄陽、安陸郡,及今後新附人民, 中書省其命有司,免賦徭三歲。六月丙午朔,日有食 之,晝晦。久旱。及戊辰,大雨。下令免今年田租,命朝賀 毋女樂。七月,除郡縣官定,賜予道里之費,賜及其父 母妻子。甲申,群臣勸即皇帝位,不許。皆力請。吳王曰: 吾常笑陳友諒,未也而稱帝,天命在我,有時也。己丑, 雷震宮門,獸吻得物,斧形而石質。王藏之,出負駕前, 朝置几,以恭天戒。遂赦中外獄囚,諭群臣曰:古之賢 君,常憂治世,其臣亦憂治君。然賢臣之憂治君者,君 常安,賢君之憂治世者,世常治。今土宇日廣,人民雖 蕃,久困未蘇,予心未嘗忘憂。卿同吾憂國,福至矣。不 然,禍敗隨之,不可捄藥。八月,圓方二丘及社稷壇成,定樂律。乙丑,大風雨。丙寅,吳王祀山川畢,將還宮,顧 世子曰:國家初定,民始息肩,汝知人勞乎。夫人貴則 驕,逸則忘勞。若夫貴而不驕,逸而知勞,心體眾情,能 為君者也。今將士中夜扈從至此,皆未朝食,汝可步 歸。徵江西儒士顏六奇、蕭飛鳳、劉于等,欲官之,俱以 老病辭,賜帛遣還。九月,命參政朱亮祖討方國珍於 台州,諭之曰:國珍呰窳偷生,往討必下。顧其民疲困 已甚,下之日,毋殺一人。太廟成命,民有犯,毋連坐。大 將軍徐達克姑蘇,執張士誠。通州、狼山降。朱亮祖進 攻台州,方國瑛出拒戰,擊敗之。製磬,琴,瑟,取石磬於 靈壁,采桐梓於湖。論平偽吳功,封李善長宣國公,徐 達信國公,常遇春鄂國公,諸將皆賞賚有差。謂之曰: 破漢滅吳,皆公等功。公等何忝古名將。今當北定中 原矣。各努力。明,入謝。吳王曰:公等還家,皆置酒為樂 否。對曰:荷上恩,有之。王曰:吾亦欲置酒一歡。中原未 平,尚非其時。張氏君臣飲食宴樂,今竟亡,公等所知 也。朱亮祖克台州,遂徇下僊,居諸縣。王謂偽吳諸故 將曰:今列爾等將校無異,顧爾等為張氏將,多取子 女玉帛,加以浙饒雅富貴,吾所用諸將,皆濠、泗、汝、潁、 壽春、定遠諸州人,勤勞而苦約。今當如我將,革去其 舊習。命博士熊鼎,編類古人行事可鑒戒者,書壁間。 又書《大學衍義》於兩廡,將甃地,有請琢文石於瑞州。 王曰:作宮厲民矣,更琢石於遠耶。王謂太史令劉基、 學士陶安曰:南方既平,今宜致力中原,以一天下。基 曰:土廣人眾,正可席卷。王曰:惟廣與眾,不可恃也。吾 起兵以來,臨小敵若大,以有成功。今雖垂就,一或不 戒,成敗關焉。基曰:近滅張氏,乘勝長驅,此其時也。王 曰:彼方自相犄角,豈得遽云長驅。必吾持勝道,俟彼 亡機,加慎重焉。十月,出幣帛求遺賢於四方,徙蘇州 富室以實濠。王語給事中吳去疾等:吾以布衣起兵, 李、徐及湯皆居相。近君臣相遇,殊非偶然。今掃除群 雄,撫有江南。終夜思之,恆不安枕,人心易動,事機易 壞,撫之失宜,施之失當,亂今方生。命百官禮儀俱尚 左,敕禮官曰:元右丞相余闕守安慶,屹然當南北之 衝,援絕力窮,舉家皆死。江州總管李黼身守孤城,力 抗強敵,與闕同義。自古忠臣義士,見褒後代,以勵風 也。宜令有司建祠肖像,歲時祀之。置御史臺,以湯和 為左御史大夫,鄧愈為右御史大夫,劉基、章溢為御 史中丞。諭之曰:國家新立三大府,總天下政。中書,政 本也。都督府掌軍旅,御史臺察百官。《詩》不云乎:剛亦 不吐,柔亦不茹。諭和曰:今居文職,宜親近儒生。再命 湯和為征南將軍,吳禎為副將軍,討方國珍於慶元。 吳王曰:毋殺,當如徐達下姑蘇。定律令,宴功臣於西 樓。既罷,諭之曰:吾賴諸將,以有今日,顧勞甚矣。大將 軍達,平章遇春等,出死力,成功,一代元勛也。張氏之 滅,惟大將軍財寶無所取,婦女無所近,心謂中原未 平,不敢安志。爾等皆當學大將軍。皆頓首謝。考正四 廟雅樂,定樂舞之制。是時,元將在中原者,山東則有 王宣,宣子信。河南則有擴廓帖木兒。關隴則有李思 齊、張思道。吳王將伐之,問計徐達、常遇春。遇春對曰: 擣元都。王曰:都焉必固,逾越州郡,頓師堅城下,如無 後繼何。吾欲先取山東,旋師河南,拔潼關守之,然後 進兵元都,鼓行而西,雲中、九原以及關隴,可席卷也。 諸將皆曰善。甲子,命達為征鹵大將軍,遇春為征鹵 副將軍,率甲士二十五萬,與諸將繇淮入河,以取中 原。命中書平章胡廷瑞為征南將軍,江西行省左丞 何文輝為副將,率軍繇江西取福建,以湖廣參政載 德隨征。命湖廣平章楊璟、左丞周德興、參政張彬率 軍取廣西。王曰:今諸將非不健鬥,然持重有律,莫如 大將軍。達至,當百萬之眾。摧鋒陷陣,所向披靡,則遇 春也。顧吾第患遇春輕,吾向見遇春武昌跳而赴數 騎,非大將體。今達主中軍,毋輕動。遇春領前鋒,趨大 敵。敵強即與馮宗異分擊之。諸將若薛顯、傅友德皆 勇略寇軍,此可當一面。諭達曰:茲始山東,次第進取。 山東古云山河十二,師行,毋輕。主威者勝,任勢者強。 威立則士用命,勢重則敵難攻。夫將三軍,司命也。命 廷瑞曰:汝故從陳氏,嘗為陳攻福建,知其形便,故命 汝往。文輝德,皆吾故人也,然不可以故廢吾法。命楊 璟曰:使胡廷瑞取閩,閩平,就以其師航海趨廣東。爾 率荊湘之眾,進取廣西,兩軍合勢,何征而不克。是日, 祭上下神祇於北門七里山。祝畢,大諭諸將士曰:城 下,勿妄殺人,勿奪民財,毀民居,勿廢農具,勿殺耕牛, 勿掠子女,獲有遺孤幼弱,還之。遣世子、次子詣臨濠 陵墓,擇輔行,以少牢祭所過郡邑、城隍、山川。諭之曰: 命汝游歷旁郡縣,因道途險易,以知鞍馬之勤勞。觀 小民業作,以知依生之艱。察民好惡,以知其情。即祖 宗陵墓訪見父老,問吾起兵渡江時事,知吾創業不 易也。檄齊魯、河洛、燕薊、秦晉人曰:宋祚傾移,有元踐 位。其初君明臣良,綱維天下。延及嗣君,沈荒失道,加 以宰相專權,憲臺報怨,有司毒虐,人心叛離,天下兵 起,使我民,死者肝腦塗地,生者骨肉不相保。雖因人事,實天厭其德而棄之。之時也,天運循環,中原氣盛, 億兆之中,當有聖人出而救之,一紀於茲,未之有聞。 予本淮右布衣,因天下亂,為眾所推,率師渡江居於 金陵,十有三年。西抵巴蜀,東連滄海,南控閩越,湖湘、 漢沔、兩淮、徐邳,皆入版圖,奄及南方,盡為我有,目視 中原,赤子茫無歸依,深用疚懷。予恭天命用,率群英, 廓清海內。慮民未知,反為我讎,挈家北走,陷溺尤深。 兵至勿避,予無秋毫之犯。朱亮祖自黃巖進擊方國 珍部將於溫州,克之。王宣、宣子信以沂降。十一月,湯 和克慶元,方國珍遁入海。王宣降,復叛。徐達進克之。 嶧莒、海、沐陽、日照、贛、榆諸縣皆降。命中書平章廖永 忠為征南副將軍,帥師自海道會湯和,討方國珍於 海上。國珍降。使諭徐達曰:聞將軍已下沂,未知勒兵 何向。如向益都,當扼黃河之要,斷其援兵。若益都未 下,宜進取濟寧、濟南。吳王沐浴,觀於圜丘,世子從,使 導之農家,觀其居處飲食,器用。還,謂之曰:汝審農勞 乎。終歲勤動,居不過草茅,服不過練衣,食不過羹糲。 國家經費,皆其所出。故令汝知。復指道傍荊,示之曰: 是惟榎,楚古人以為朴刑也。能愈風。孺子識之。上謂 侍臣:慕容超郊祀時,有赤鼠如馬之異。成公綏以為 信奸佞,害賢良,重賦役之占。妖繇人興,吾常以此自 警。平章韓政,使千戶趙實略滕州,克之。徐達克益都, 徇下壽光、臨淄、昌樂、高苑等縣,濰、膠、博興等州,遂進 師濟南。十二月癸卯,日有食之。律令成。般陽路總管 主等詣徐達降。其屬淄川、新城諸縣皆降。大都督府 同知張興祖師至東平,元平章德棄城遁,追至東阿, 東阿降。元衍聖公孔希學,率曲阜尹迎見。兗以東皆 降。徐達至章丘,降之,遂進降濟南。胡廷瑞至邵武,邵 武降。張興祖取濟寧。諭徐達、常遇春曰:將軍已下齊 魯諸郡矣。屢勝之兵易驕,久勞之師易潰,尚慎戒之。 又諭曰:元省院官來降者,今俱遣來,處我官屬閒習, 而後用之。夫人藏其心,不可度也。吾慮或晝敵而夜 盜。密州安東、蒲臺、鄒平降。吳王夢人置璧於項,項肉 隱起,有異骨焉。癸巳,群臣勸進吳王,辭。固請,固卻之。 明日又請,許之。胡廷瑞至建陽,建陽降。敕湯和、廖永 忠、吳禎帥舟自明州海道,以取福州。廣信衛指揮沐 英破分水關,略崇安,克之。甲子,祭告上帝皇祗於新 宮,曰:惟我中國人民之君,自宋運告終,帝命真人來 自沙漠,百有餘年。今運亦終。天下紛爭於豪傑,惟帝 賜臣英賢,遂斟定之。今輿地週迴二萬里,臣下曰:生 民無主,必推臣帝。臣不敢辭,亦不敢不告。是用明年 正月四日,設壇鍾山之陽,惟帝祗之簡在。如臣可君, 祭日天澄氣和。臣若不可,當示異焉。賜諸子麻履、行 縢,令出城稍遠,馬行三,步行一。參政傅友德取萊。徐 達自濟南還益都,登萊,福山諸州縣皆降。湯和克福 州,今官往撫山東郡縣。曰:新民望治,猶疾望醫。醫有 攻有保,攻者伐邪,保者扶衰。民脫喪亂,外邪已去。今 望扶衰,休養生息,在賢守令。分三等,以定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