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5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五十三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三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四十七

  明十五

  武宗一

皇極典第一百五十三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四十七[编辑]

明十五[编辑]

武宗本紀一[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武宗毅皇帝,諱厚照,孝宗嫡長子 也。生二歲,立為太子。稍長英敏,好騎射。孝宗大漸,召 大學士劉健、李東陽、謝遷榻前,執健手以託。孝宗崩, 上以五月壬寅即皇帝位,大赦,詔天下以明年為正 德元年。論不謹侍大行皇帝藥者罪。六月,思恩府土 官岑濬作亂,總督兩廣左都御史潘蕃等討平之。裁 華亭、丹徒、丹陽、金壇四縣治農丞。庚申,上大行皇帝 尊諡廟號,詔天下。奉安孝肅太皇太后神主於奉慈 殿。八月,尊王皇太后為太皇太后。調練武等營太監 繁等於耀武等營。以尚衣等監太監祥等筦神機營。 自內旨,兵部請如即位詔書,裁革諸添設監鎗分守 守備內臣。戶部請裁革各倉庫監局筦事內官。皆不 許。京師久雨。九月,許慶雲侯周壽、壽寧侯張鶴齡家 人商人譚景清等,買長蘆、兩淮鹽引。十月,祧熙祖。庚 午,葬泰陵。甲戌,附孝宗敬皇帝太廟。榆林軍袁綬言 十九事:其一、言今士大夫恆以忠厚簡默自持,居鄉 黨,可也。若以事君,則為容悅,以臨事,則為因循。間有 矯俗,則群譏共排,必無所容而後已。朝廷當明示意, 嚮釐正之。其二、文武有司清慎者,甘恬退而近傲。貪 墨者,巧奔競而近恭。上人好貨喜GJfont,是以清慎未蒙 旌,貪墨恆超擢,用人者,不可不加之意。下所司。十一 月,命太監興司香太和山兼分守湖廣。科道官奏:初, 詔革天下守備內官非舊額者,墨未乾,遣興,無以示 天下信。不許。十二月,立仁壽宮十皇莊。

元年正月,以太監劉瑾管五千營,張永管神機營中 軍并顯武營,徐智管奮武營,馬永成筦神機營右掖, 王潤筦神機營中軍,二司自內旨。以太監牛總鎮兩 廣,召還,總鎮太監,經自內旨。二月,以都知監左監丞 能守大同,以御馬左監丞彬守右衛,自內旨。乙丑,耕 籍田。戊辰,劉健、謝遷、李東陽自劾,求退,不許。丁丑,又 不許。己卯,又不許。三月甲申,視學,祠宋徐應鑣於錢 塘。以太監宏管神機營左掖。三司景昌筦右掖。三司 調馬永成中軍。二司孫和神機右掖,自內旨。尚膳監 太監果乞監督京倉,許之。戶部左侍郎陳清、監察御 史朱廷聲乞如即位詔書,不聽。四月,五府六部臣請 上勤政好學,止騎射,戒微行,毋淫於遊。上曰:善。廣東 盜褟元祖等平。刑科給事中湯禮敬言:陛下更始之 初,災異屢出,旱潦蝻蝗,星變天鼓之類疊見。京邑近 者雷電交作,雨雹雜下。當六陽用事之時,陰氣與抗, 得非邪佞倖用,忠鯁疏遠之應乎。聞陛下宮中走馬 獵射,以為遊樂。群臣有所論列,雖賜俞允,未見克謹 消弭之道。伏願思祖宗基業之大,念先帝付託之重, 講學勤政,去冗禁濫,必矜細行,無忽小民,左右咸選 忠良,起居悉內於正,則中外乂安,至治可期。報聞。劉 健乞休,不許。南京兵科給事中牧相、十三道御史陸 崑等上疏:竊聞近日朝體紛更,政出多門,有不經內 閣,徑從中斷。有雖繇議擬,旋即改易。有因事建明,未 蒙俞允。劉健親受先帝顧命,未及一年,抗章求退,豈 無所激。大臣不可不敬。惟陛下留念。報聞。五月,以太 監軻筦效勇營,賢筦神機營右哨,舉鎮守江西自內 旨。兵部尚書劉大夏乞歸,許之。以太監魏彬筦神機 營中軍頭司,并奮武營。調張永於三千營,兼管三千 哨馬營。以王潤代永,張恩代潤,自內旨。六月,以太監 劉雲守備南京麥秀,掌南京內織染局。劉璟鎮守浙 江,岑章鎮守遼東,梁裕鎮守福建,張永鎮守山東,自 內旨。調神機營、三司、司設監太監張英筦神機營左 掖并耀武營,而以楊春代英。以太監劉瑾為神機營 把總、同提督十二營,而以馬永成代瑾。以賴義代永 成,自內旨。以孫清鎮守貴州,王宏鎮守薊平、山海等 處,自內旨。授孔彥繩翰林院五經博士,主衢州孔子 廟祀。辛酉,雷夜擊西中門柱脊,暴風大祀殿齋宮獸, 瓦墜,郊壇樹折。劉健、李東陽、謝遷請禁奢靡,戒玩戲, 罷弋獵,以弭災。上曰:朕將改過焉。於是府部科道諸 臣皆陳言。劉健摘其要者五事,請省置坐隅:一曰單 騎輕出宮禁。二曰頻幸監局。三曰泛舟海子。四曰鷹 犬彈射。五曰曲納內侍所獻飲食。七月,戶科都給事 中張文右、給事中倪議、給事中劉GJfont、薛金,陳言五事, 詞多觸忤。其一、言內臣遷改,增添紛然,乞減省以遵明詔。上曰:內臣鎮守,故事也。朕予奪,因才過焉。文等 其自劾。文自伏粗率,執奏如初。上責其不敬,人罰三 月俸。八月,立夏氏為皇后。大學士劉健等請蚤寢蚤 起,以勵朝政。減膳徹樂,以畏天示。親告親祭,以共廟 祀。屏逐嗜好,以存諒闇之禮。上曰:善。九月,免午講。劉 健諫,報聞。命內官監左少監崔果、王瓚織造於南京。 工部尚書魯鑑、給事中諧御史旻等諫止,不聽。果乞 長蘆鹽引萬二千以行,許之。劉健、李東陽、謝遷不肯 草敕,五府六部科道官皆諫,戶部請予半。上召健等 曰:其盡與之。健等言:不可。退,復諫,乃從。十月,濬滏陽 河。命以劉瑾掌司禮監事。大學士劉健、李東陽、謝遷 皆辭位,上許健,遷留東陽。於是天下事,一決於瑾。以 吏部尚書焦芳為大學士。十一月,戶部尚書韓文坐 失覺贗金,降一級,致仕。戶科給事中徐昂論救,遂并 文皆削職除名。十二月,給事中艾洪、李翀、劉GJfont、南京 給事中戴銑、李光翰、任惠、徐蕃、牧相、徐暹、御史薄彥 徽、貢安甫、葛浩、史良臣、李熙、姚學禮、張鳴鳳、陸崑、蔣 欽、曹閔、王昭道、王宏、蕭乾光,各上疏言:上狎比佞倖, 輕顧命臣。上大怒,廷杖之,除名為民。南京兵部尚書 林瀚,聞健遷去,對客歎息。應天府尹陸珩坐傳示京 師奏槁,皆降三級致仕。兵部主事王守仁、監察御史 陳琳,先後疏救,皆降邊方。守仁杖。景皇后汪氏薨。都 察院右僉都御史林俊乞致仕,許之。令工部尚書兼 大理卿掌寺事楊守隨、左都御史張敷華致仕,自內 旨。

二年正月乙亥朔,日有食之。命甘肅鎮巡官採辦野 味,捕取土豹於邊方。詔上元節勿禁民間作樂。閏正 月,以故永平大長公主府第為酒醋麵局外廠,添議 邊關隘口守備內官。南京國子監祭酒章懋乞致仕, 許之。二月,海寇施天、常平。鄭王祐枔薨。三月,取趙福 等六十三人育鷹子內苑。陞皇親夏助為錦衣衛指 揮使,夏臣指揮同知,葉相、何謙正千戶,葉椿、葉鏜、夏 傑百戶,皆世襲。封皇親都督同知夏儒為慶陽伯。造 新寺於內苑。上習佛門焉。因陞大慈恩寺禪師領占 竹為灌頂大國師,大能仁寺禪師麻的寶哩塔西麻 GJfontGJfont卜堅參大隆善護國寺禪師,普肖藏卜為國 師,皆予誥。劉瑾矯旨,追論劉健等為奸黨。辛未,朝退, 跪群臣金水橋南,宣敕曰:朕幼沖嗣位,惟賴廷臣,匡 弼不逮。豈意奸臣范亨、王岳、徐智,竊弄威福,顛倒是 非。去歲,私與大學士劉健、謝遷、尚書韓文、楊守隨、張 敷、華林瀚郎中李夢陽、主事王守仁、王綸、孫磐、黃昭、 簡討劉瑞、給事中湯禮敬、陳廷、徐昂、陶諧、劉GJfont、艾洪、 呂翀、任惠、李光瀚、戴銑、徐蕃、牧相、徐暹、張良弼、葛嵩、 趙士賢、御史陳琳、貢安甫、史良佐、曹閔、王弘、任諾、李 熙、王蕃、葛浩、陸崑、張鳴鳳、陸乾元、姚學禮、王昭道、蔣 欽、薄彥徽、潘鏜、王良臣、趙祐、何天衢、徐玨、楊章、熊卓、 朱廷聲、劉玉等,彼此交通,穿鑿阿附,傷殘善類,煽動 浮言。朕雖察審,尚務優容。後事跡漸露,各反側不安。 朕因其自陳俯,遂休致之請。若自僨,則公言其譴責 之繇。今敕內未罪者,吏部其一令致仕,毋使惡稔。夫 人臣忠敬為本,不聞以阿附為榮。朕不暴明,何從知 悉。繼自今尚精白恪,共毋蹈覆轍,自貽辱累。四月,命 豫新明歲鰲山諸燈。賜寧王宸濠、音樂院色長榮等 四人冠帶。敕各處鎮守太監,干預刑名諸政。五月,月 食。度天下僧道四萬人。寧王宸濠乞復護衛,許之。六 月,奉安孝宗主太廟,修《歷代通鑑纂要》成。七月,罷每 歲修邊役,輸資京師,復開白塔河。八月,黃河清慶雲 見翼軫。世宗皇帝生於興。命江南買果品、捕禽鳥、征 商使,致之修南海子殿宇橋梁,造豹房。上自此居豹 房,天下事益委瑾。九月,錦衣指揮成,槁城民增獻地 為皇莊,納之。錦衣指揮同知于永善陰道祕戲,上悅 之,以為都指揮同知,自內旨。陞太監谷大用父奉、張 永父友,俱錦衣衛指揮使。賜貢獅子者撒馬兒伍喇 馬力罕差納麻為錦衣百戶。十一月,贈太監丘聚、馬 永成、魏彬父俱錦衣指揮使。與祭一壇,冊惟焯為秦 王。設尼山、洙泗二書院學錄各一員,以孔聞禮為翰 林院五經博士,主子思廟,祀於鄒。上景皇后冊寶。十 二月,加寧王宸濠歲祿二千石,袞龍紅文綺三匹,絹 一匹,賞其承奉長史有差。賜書旌王賢,遍諭諸宗室。 冊祐檡為鄭王。于永矯旨,索回回女善西域舞者十 二人以進。

三年正月、三月,冊祐櫍為襄王,祐GJfont為崇王,祐檯為 徽王。贈劉瑾父榮為後軍都督府都督同知,母一品 夫人。增陝西、河南、山東、山西、四川鄉試解額。祠宋陳 瓚、陳文龍於興化。鬻武爵監生度僧道贖罪,以經邊。 上悅樂官臧賢,賢請增造御樂庫房,許之。寧王宸濠 請追獎其先王之德,上使諭祭焉。伊王諟鏘薨。蜀王 賓瀚薨。六月,大織造繒綺於江南,以備內廷賞賜。七 月,命樂工教樂,以盛慶成之宴。民間有善眩戲者,許 進之京師。榮王之國。九月,戍故兵部尚書劉大夏於 邊。四年正月,憲廟廢后吳氏薨。二月,勒故大學士劉健、 謝遷為民,著令餘姚人毋官京師。賜劉瑾地作元明 宮,益徙民墳斥之。三月,禁百官有名天者。四月,大學 士王鏊乞休,許之。命有司送諸府樂工於教坊。修《孝 宗實錄》成。六月,樂平縣姚源洞賊汪澄二等作亂。八 月,陞大隆善護國寺國師普肖藏卜為法王,剌麻羅 竹班、卓班、丹端竹班、卓羅竹朵、而只堅參俱為左覺 義道錄司左正,一柏尚寬為真人。自內旨。九月,兩廣、 江西、湖廣、四川、陝西多盜。十月,月食。十二月,寇入花 馬池,總制尚書才寬死之,予贈諡。閱武西內。予冒國 姓、稱義子者、朱鐸等十一人為錦衣衛百戶,朱璽等 四人為所鎮撫。謫戍平江伯陳熊并其妻子於海南。 十二月,追奪劉健、謝遷誥命,及故所賜玉帶服色,文 武官坐事為民充軍閒住者,誥敕並追奪之。命選精 通樂藝者八百戶於樂院。

五年正月,裁江西鄉試解額禁。萬安新城人仕者,選 除為京官。籍故尚書秦紘家。二月,四川藍伍盜起,四 川盜突入陝西,轉掠湖廣。四月,陞大能仁寺國師,GJfont 小堅參禪師劄巴藏播為法王,都綱GJfont卜領占為佛 子,公葛端竹堅播札失為禪師,大隆善護國寺剌毛 綽即羅竹為佛子,大慈恩寺國師乳如領占為西天 佛子,革職國師哈剌札為佛子,剌麻也舍窩為禪師。 封致仕右都督神英為涇陽伯。大理寺右評事羅僑 輿櫬直言,下廷議,莫敢是。命降為教職。安化王寘鐇 反,命涇陽伯神英充總兵官,右都御史楊一清總制 陝西、延、寧、甘、涼各路軍務,與御用監太監張永出師 討之。師未至,遊擊將軍仇鉞襲寘鐇,遂平。冊讓栩為 蜀王。五月,湖廣盜劉惟華、洪景清等掠桂陽,指揮鄧 旻死之。百戶于江力戰,擊殺景清,惟華并力刺江,亦 死。六月,陞大隆善寺禪師星吉班丹為國師,左覺義 羅竹班等為禪師,剌麻癿竹為左覺義,三竹捨剌為 右覺義,倫竹堅參為都綱大慈恩寺佛子,乳奴、領占 捨剌札俱為法王,剌麻捨列星吉佛子也夫短竹為 禪師,大能仁寺剌麻領占播為都綱。上自命曰:大慶 法王。因鑄大慶法王西天覺道、圓明自在、大定慧佛 金印,兼給誥命,鐫印曰天一。添設贛、瑞、汀、漳、鄖、陽、漢 中、保寧、夔州及兩廣諸府捕盜通判各一員。惠潮賊 林貴等平。劫郴永者廣西猺賊平。七月,楚王均GJfont薨。 總制軍務尚書洪鍾、總兵官毛倫擒斬湖廣賊楊清、 丘仁等,平之。添設守備於天津三衛,以禦盜。四川流 賊往來通巴、廣、元、袁、龍間。改莆田人監察御史陳茂 烈為晉江教諭。八月,太監張永自安化還,上戎衣御 東長安門,文武大臣候橋東,頌繫寘鐇,獻其俘,金鼓 之聲振。上置酒勞永諸閹侍。比夜,劉瑾先退,永密奏 曰:寘鐇以誅劉瑾為名。致寇者,瑾也。因上其十七事, 曰:瑾且反。上曰:負我負我。永曰:請亟之。諸閹皆詆瑾。 上自執之,夜繫之菜廠,降為奉御,旦籍沒之,得偽璽 一,牙牌五百,扇中置刀二,及衣甲弓弩之屬。上大怒, 付獄,下廷議誅之。收其黨吏部尚書張綵,及掌錦衣 衛事指揮使楊玉,掌鎮撫司事指揮石文義于都察 院獄。黜大學士曹元及其奸黨二十餘人,皆為民,凡 瑾所更置予奪者,悉復故。復革寧王宸濠護衛。以慶 王台浤不捄正寘鐇反,革護衛及祿米三之一。九月, 加張永歲祿米四十八石,賞銀五百兩,紵絲五十表 裏。封仇鉞咸寧伯,其餘陞賞有差。上曰:張永奉命出 師,討畔定民,還奏逆瑾,消變甚大。歲賞止其身,未稱。 其下兵部議。兵部尚書王敞會諸臣,議永敉寧中外, 兩建奇功,其兄弟並宜封伯,以稱國家報功意。上曰: 是。乃封永兄富泰安伯,永弟容定安伯。復陳熊平江 伯,以錦衣衛指揮使朱寧管南鎮撫司事,自內旨。封 義子錦衣衛指揮同知,朱德為永壽伯,太監谷大用 兄大寬高平伯,馬永成兄山平京伯,魏彬弟英鎮安 伯。四川流賊藍廷瑞、鄢本恕、廖惠攻破通江城,巡撫 都御史林俊等擊敗之。廷瑞走,惠被擒,餘賊入陝西。 十月,陞國師羅竹班卓丹端竹為灌頂大國師,禪師 領占陸竹為國師,給番僧度牒三萬,漢僧道士各五 千,以廣番教。姚源洞賊汪澄三、王浩八等劫掠樂平、 餘干諸縣,破安仁、霸州。強賊劉七等詣州自首,貰其 死。斬逆瑾親屬傑等十五人、瑾姪劉二、漢黨張文冕、 楊玉等於市,凌遲石文義,張綵死獄中,肆屍剉之。復 劉大夏太子太保兵部尚書,楊守隨工部尚書,林瀚 南京兵部尚書,戶部尚書,太子少保吏部尚書, 艾璞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皆致仕如故。十二月,重慶 強賊曹弼等劫掠真州,轉南川、綦江等縣,陷江津,分 巡僉事吳景,率典史張俊拒戰,皆死之。上王太皇太 后張皇太后徽號。以朱寧掌錦衣事都指揮僉事,馬 鉞指揮使,朱安、朱福掌南鎮撫司事,百戶文達陞正 千戶總旗,麟鐸俱副千戶總旗,文友琦小旗,秀舍人 倉俱百戶,舍人相、招、賢、銘、永,俱所鎮撫,自內旨。陞御 用監各色官匠錦衣衛副千戶,淮為正千戶總旗,諤 雄為所鎮撫。文思院副使景為錦衣衛百戶,儒士沂為鴻臚序班人匠,忠等三十四人為文思院副使,祥 等六十五人為皮作局副使,各給與牙牌,自內旨。 六年正月,藍鄢賊陷營山縣,僉事王源、典史林俊死 之。以太監甄謹鎮守河南,王潤鎮守湖廣,畢真鎮守 山東,商GJfont鎮守福建,張倫鎮守雲南,李嵩分守居庸, 張鳳守備紫荊,許全守備淮安,梁泰筦廣東市舶,自 內旨。二月,以太監黎安鎮守江西,自內旨。賊汪澄三 等陷安仁縣,指揮養勳、通判梁奎死之。盜起畿甸青 萊徐淮間,及江西、福建。令寘鐇自殺,燬其屍。增造豹 房,立僧寺禁中。巡撫四川都御史林俊,使指揮李蔭 擊江津賊曹輔等,大焚之。起左都御史陳金,總制江 西等處軍務,以平賊。三月,霸州賊劉晨、劉六齊、彥明、 顧子美等,流劫山東樂安、濱州、高苑城,破之。賊劫彰 德,入延津,轉封、丘、長、垣、曹、東明等縣,百戶張世祿死 之。江西賊入新淦、萬安、新喻諸縣。山東賊入金鄉縣, 賊入博野、饒陽、南宮、無極、東明等縣,深、冀、定、祁、開等 州,大殺掠。命惠安伯張偉充總兵官,陞巡撫大同右 副都御史馬中錫為左副都御史,提督軍務。都指揮 朱振、戴儀俱充參將。發京營軍討賊河南、山東、北直 隸。賊攻破濱州、臨胊、臨淄、昌樂、日照、蒲臺、武城、陽信、 曲阜、泰安諸州縣。賊據樂安,指揮朱泰擊勝之。賊入 清、豐、滑。賊犯闕里。賊破郾城。賊犯信陽,指揮馬振、陳 鎮追擊賊於應山,皆死之。四月,賊破萊蕪,知縣熊驂、 主簿韓塘死之。刑部員外郎宿進上疏,請察劉瑾餘 黨之在內侍者,群小惡而譖之。上怒,廷杖進,黜為民。 戶部主事王崇慶疏救,下詔獄。久之,降壽康驛丞。賊 李龍等出蒙陰,破長山,參將李瑾追擊之青城,勝之。 青城圍解。賊破濰、昌邑,至於平度,指揮張陞、知事杜 德銘死之。五月,賊藍廷瑞自鹽亭縣焚劫富村,及柳 邊驛,殺百戶雄,茂州知州汪鳳朝死之。轉破梓潼、綿、 魏城,遂至劍,判官羅明及其子介,率義官王思政、鄭 廷祿等禦之。城破,皆被害。賊趨江油,官軍遏焉,乃返 鹽亭,循南部去山東。賊流入河南,朱振擊敗之于胙 城。賊破平度、萊蕪,遂抵高密。賊楊謙等,掠濬,知縣陳 滯擊,勝之。遁入太行山。冊訐淵為伊王。教坊司左司 樂臧賢以疾求退,上勉留之,陞為奉鑾。河南賊入湖 廣,破雲夢,掠黃,趨江西,掠星子,復歸湖廣,還攻河南 商城,轉入潁。六月,山西賊李華等起,與劉六合,劉瑾 餘黨亡命者,多從之。掠壺關賊楊虎入山西,破池水、 趙城、祁、大谷、江津賊曹輔餘黨流入貴州,石阡、李崖, 并與賊任俸舟等,陷婺川、龍泉坪,焚烏江屯寨。賊楊 虎等復自山西十六盤山口,還破武安,燬臨洺鎮,掠 曲周、武城、清河、故城等縣,及于景,復入文安,亦與劉 六合。江西華林山賊陳福一等,攻破瑞州府。賊復入 山東,破武城縣。七月,賊破棗強,知縣段豸死之。山東 賊連破武城、樂安、陽信、霑化、海豐、清城等縣,轉攻樂 陵,知縣許逵敗走之。賊破武安,戴儀擊之,從臨洺關 遁去。賊破南宮,掠寧晉。賊千餘騎至阜城縣,焚其東 南二門,入之,復入獻,焚擄而去。江西賊破臨江府。八 月,命兵部侍郎陸完兼左都御史,提督軍務。調宣府 延綏兩鎮兵,使副總兵許泰、馮禎、遊擊將軍郤永領 之,并京營官軍,往直隸、山東、河南等處勦賊。總制尚 書洪鍾巡撫四川。都御史林俊等獲賊首藍廷瑞、鄢 本恕及其黨與,陞賞有差。福建賊破南豐,湖廣賊破 永寧,轉入瑞州境。江西賊破樂安,執其知縣、主簿、教 諭等官。賊劉六、劉七等攻破大城、靜海二縣,大焚掠, 遂至青興、濟滄。賊復入青,以張偉、馬中錫、朱振玩賊 不治,下之獄。九月,賊楊虎等二千餘人,攻滄。賊攻武 城、平原、禹城、臨邑、霑化、茌平、陽信、蒲臺、樂安諸縣,皆 破之。賊破靜海縣。馮禎破楊虎賊於阜城,郤永破賊 於棗強,復與許泰破之于參老集,及薛官屯。藍廷瑞、 鄢本恕餘黨三千餘人,復自陝西漢中流入寧、羌、沔 等州縣,遂及略陽、扶風,知縣孫璽死之。癸亥,月食。賊 楊虎等破威、新河二城。賊劉六等破日照、海豐、壽張、 陽穀、寧陽、曲阜、沂水、泗水等十縣。廣東、福建流賊三 千餘人,入江西永豐,破樂安、新淦。廣東猺賊破湖廣 酃縣。陞錦衣衛指揮使朱寧為都指揮僉事,本衛掌 印兼提督官校辦事。錦衣衛指揮使朱安堂上辦事 提督官校。巡捕指揮使朱增南鎮撫司管事。崇王祐 GJfont薨。十月,以朱寧為都督同知。賊入長山,典史李暹 死之。賊劉六等攻濟寧州,不克,焚漕船千二百餘艘。 賊劉六等寇曹州,馮禎等擊勝之。賊破廣平。賊方四 自貴州復入四川,陷南川、綦江。十一月,賊自宿遷渡 河,攻虹,命御馬監太監谷大用總督軍務,伏羌伯毛 銳充總兵官,太監張忠管神鎗,統領京營軍,與侍郎 陸完會勦山東、直隸等處賊。遣大臣賑濟兩畿、山東、 河南。以太平倉賞永壽伯朱德為私第。戶部尚書孫 交諫,不聽。以破賊功,陞陸完為右都御史,馮禎、郤永 為都督僉事,許泰為署都督僉事。賊楊虎破宿遷縣。 十二月,賊入衡山,郤永追賊於濰縣,斬首八百餘級。 流賊自章丘奔突廣平、曲周、威,又北奔新河、南宮、棗強、冀,轉至衡水,破之。賊劉三等劫掠項城、商水、西華 等縣,僣稱總督元帥,相戒毋妄殺,詐為牌帖,約官吏 毋避。黃河清,自清河口至柳鋪九十餘里者,三日。賊 入歸德、夏邑、永城、虞城。賊劫蠡,攻束鹿,破深。

七年正月,賊犯霸州,京城戒嚴。賊入大城,知縣張汝 舟、主簿李銓迎戰,死之。賊自安肅、博野,攻蠡及臨城, 臨城主簿張俊拒之,斬其酋一人,遂遇害。四川賊麻 六兒,越百丈關,以向川東,副使馮傑禦之蒼溪,死之。 贈死賊者:上蔡知縣霍恩、西平知縣王佐為光祿寺 少卿。巡撫四川都御史林俊,復敗方四賊於江津。二 月,河南賊劉三、趙風子、邢老虎等,連破州縣,報日急。 以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彭澤,同咸寧伯仇鉞,提督軍 務,御馬監太監陸誾監督軍務,司設監太監尹生監 管神鎗,以破賊。賊掠利都,指揮周琮死之。賊入萊州 界,指揮僉事蔡顯,與其子淇、英、順死之。卻永追敗賊 李隆於陳村店、劉六賊於宋家莊。三月,賊破裕州上 蔡、西平圍。唐副總兵時源,敗賊于陽武。吏部尚書楊 一清言:今鴻臚寺、欽天監、太醫院、中書科、錦衣衛鎮 撫司傳陞,乞陞并營繕文思院、皮作局等衙門所副 大使副使冠帶,匠官文華、仁智二殿御用監辦事官 員、監生、儒士,動以千計,高者或至列卿,其他校尉軍 匠不可勝計。僧道錄司號稱國師、真人、法王、佛子者, 出入禁闥,供饋之盛,擬於王侯。方今水旱相仍,盜賊 充斥,師疲而餉絕,民困而斂煩。閭閻鮮儋石之藏,太 倉無數歲之儲,廩糧柴薪,日見難給。乞大奮乾綱,速 賜裁罷。上命退五人,餘如故。以太監張雄總督官校 辦事。方四賊復犯貴州。賜故西天佛子捨剌星吉祭 葬。賊陷碭山、蕭、睢、寧,主簿金聲、丘紳死之。賊陷梁山, 主簿時桓死之。賊劉六復焚蘄黃等州縣,副總兵劉 暉追賊滕嶧,大破之。副總兵時源、馮禎、參將神周、金 輔擊賊西平,大勝之。賊繇上蔡、商水西走,招集散亡, 復攻鄢陵、西華、長葛、新鄭、汜水、鞏,圍河南府三日,馮 禎死之。賊攻夏邑,縣丞安宣死之。江西右參政吳廷 舉等,敗賊連河寨。四月,賊楊虎自河南入山西澤、潞、 遼諸州,陵川、壺關、高平、沁水、陽城、翼城、曲沃、襄陵、洪 洞、趙城、靈石、介休、平遙、祁、大谷諸縣皆殘破,殺掠以 千萬計。參將王杲遇賊蒙村,死之。五月,賊劉六、劉七 等敗於滕嶧,奔登、萊,陸完率諸將破之,追之於淮上。 盜劫羅山,主簿王續宗死之。賊劉三等,自遂平趨成 皋、永順,宣慰彭明輔等以土軍追擊,破之。撫州賊王 玨等平。吏部尚書楊一清等上言:視朝聽政,經筵日 講,帝王成規,國家舊典也。陛下月不過一二朝,當講 輒罷。而竊聞龍輿留駐豹房,練兵花苑,鼓砲之聲,震 駭城市,甚非所以示中外,訓來世。願自今戒無度之 戲,以保心體之和。遠不經之所,以重社稷之身。上曰: 朕知。劉六賊殺總督南京糧儲御史馬炳然於夏口, 轉劫漢口。指揮滿弼追之,擒斬六十人。其一中箭溺 水死,獲其屍,或曰劉六也。河南賊趨徐州,渡河,副總 兵劉暉等敗賊於冠。妖賊趙景龍起河南,巡視侍郎 叢蘭使人擊斬之,遂解。閏五月,賊楊寡婦掠濰縣,僉 事許逵擊敗之。以太監崔安守備南京,史泰鎮守貴 州,自內旨。獲賊首方四,磔於市。咸寧伯仇鉞等擊賊 光山,大破之。賊破泗、宿、睢、寧、定遠諸州縣。賊自河南 入羅田,轉掠黃陂,都指揮陳表潘勳等擊破之。冊榮 滅為楚王。以御馬監太監張銳提督東廠。賊劉六等 繇邳南渡河,至固始,副總兵時源、參將神周、姚信、金 輔、游擊將軍陳珣,追擊趙鐩、賈勉兒、劉三、張永兒、朱 諒,盡獲之,河南賊悉平。賊廖麻子等掠福建。賊劉七 等入湖廣。敕彭澤、仇鉞仍率時源、神周、陳珣所部兵 往勦之。敕陸完、陸誾兼提督河南軍務,率金輔、姚信 等所部兵,以殄殘賊。六月,方四餘黨奔寧羌,遂犯沔。 賊劉七等自黃州下九江,經安慶、太平、儀真,以達鎮 江,所過殘掠。以太監耿守分守遼陽,自內旨。黑眚見 京師。七月丁卯,月食。大帽山賊張時旺、何積欽等平。 江西按察副使周憲討賊華林寨,敗績,死之。山東殘 賊復嘯聚劫掠冠朝城、寧陽、鄒、費、臨邑、高唐諸州縣。 八月,賊劉七等踰南京,抵瓜洲,殺傷官軍。監察御史 周廣請罷朱寧,逐番僧,降為驛丞。戶部主事曹琥疏 救,亦謫之。賊劉七齊、彥明自大江下孟瀆,陸完追至 鎮江,與諸將盡殲之狼山。九月,調鎮守薊州等處太 監宏于河南,以太監忻代之。罷雲南鎮守太監綸奉, 以太監裕堂代之。自內旨。江西華林山賊羅光權等 平。以賊平,加谷大用、陸誾歲祿,蔭弟姪各一人,世襲 錦衣指揮使。進封仇鉞咸寧侯,陞陸完左都御史,彭 澤右都御史,皆加太子少保,各蔭子一人,世襲百戶, 其餘蔭敘有差。賜義子百二十七人國姓,則永壽伯, 朱德都督,朱寧、朱安為之首,其次朱國、朱福、朱剛,皆 至都督,最下鎮撫。旗舍列籍錦衣,騰驤諸衛,蓋皆中 官,廝養市井桀黠,偶悅上心,遂蒙收賜,而朱採、朱靜、 朱滿、朱恩、朱規五人者,來自亡命,得幸於上云。賊廖 麻子陷銅梁、榮昌,遂趨內江、遂寧、安岳,直入樂至、中江、金堂等縣。磔反賊趙鐩等三十七人。上命剝為魁 者六人皮,以為鞍GJfont騎乘之。十月,以太監許宣鎮守 涼州,調涼州太監張昭於寧夏,使甘肅鎮守太監宋 彬、大同鎮守太監梁玉互調換,自內旨。工部言:豹房 成造,迄今五年,為費不貲。茲復增蓋二百餘間,國乏 民貧,仰望聖明,或罷或減。不聽。上曰:盜賊勦平,錦衣 捕緝有功。朱寧、朱安、朱謙、朱剛、朱國其皆蔭為世襲 錦衣衛指揮使。故有傳奉恩陞者,累功加敘焉。十一 月,詔給終養御史陳茂烈月米三石。兌調京營宣府 官軍,令以春秋番換如班操例。廷臣議不可,不聽。大 慈恩寺法王乞修造僧房,許之。工部諫,不聽。十二月, 賊廖麻子攻破綿竹、樂至、金堂諸縣,指揮殷輔死之。 山西妖賊李五平。

八年正月,江西賊王浩八聽撫,復叛,以右副都御史 俞諫,提督江西軍務,代陳金討之。以脫脫太等充御 馬監勇士。兵部尚書何鑑諫,不聽。寇圍副總兵神周 於大同,命署都督同知許泰管操敢勇營,都指揮僉 事江彬管操神威營,武平伯陳熹管操五軍營左掖, 指揮以下不用命者,得以軍法從事。泰、彬兩人者,皆 宣府邊將。二月,賊廖麻子降。太監谷大用、張誾,以監 督賊平,請視仇鉞安化例,使其弟姪得累功承蔭。下 兵部議,累功,非例也。平賊諸將,若劉暉、卻永、時源、神 周等,驅馳戰陣,萬死一生,議功不過都督等官而已。 始懸賞格,封拜如安化也。謂如仇鉞,獨出奇謀,削平 僭亂者也。今群賊殄滅,非一人功,累功承蔭,居諸將 右,無以服諸將。上不許,令再議。兵部請視朱寧例,加 陞至右都督,毋令過諸將。又不許,命廷議。群臣請如 兵部。後請若有餘功,別蔭弟姪一人。上曰:門庭兇寇, 累征不捷。二臣相繼削平之,其封谷大用弟都督僉 事,大亮為永清伯,陸誾弟錦衣衛指揮使,永為鎮平 伯,各賜勳階誥券,祿千石。賊王浩八等劫弋陽、上饒 等州縣,命仇鉞領操團營官軍,以許泰副之。三月,試 御史孟洋論劾禮部尚書靳貴、大學士梁儲,下之獄, 降為桂林教諭。改太平倉為鎮國府,以居宣府軍。工 部奏置府更倉,非舊也。且其位屬乾方,乾,天門也。上 曰:天門宜闢,其如旨。以賊廖麻子降復叛,逮四川巡 撫都御史高崇熙治之。四川軍餘范藻作亂。四月,王 浩八屯開化,掠婺源、休寧諸縣。大役軍士,為番僧修 大慈恩寺,鬻爵贖罪以充費。遊擊將軍閻勳擊敗廖 麻子,斬之。五月,御史賀泰諫賜義子姓,外調之。六月, 河決黃陵岡。戶部尚書孫交、禮部尚書傅珪乞致仕, 許之。科道官乞留,不聽。總督軍務都御史俞諫等,大 破賊王浩八於貴溪橋,擒之。贈死劉七賊者,葉縣知 縣唐天恩、固始縣致仕縣丞曾基、息縣致仕主簿那 祥官。七月,廣西盜李天寶等作亂,巡撫都御史林廷 選等討平之。八月,江西賊劉昌等奔據玉山,知縣陳 攬獲之。賊攻瑞金,知縣萬琛死之。都督同知朱安乞 封贈三代,如朱寧,許之。九月,發太僕寺馬價銀萬兩, 於鎮國府買補馬匹,自內旨。姚源賊胡浩三等撫復 叛,俞諫等會勦平之。上悅江彬,賜之國姓,并及領宣 府軍者裨將六人。十月,以太監宋輔分守建昌行都 司,自內旨。大慈恩寺灌頂大國師也舍窩死,命造塔 葬之。工部及工科給事中執奏曰:非故事。上曰:著為 令。賊艾茹七撫復叛,俞諫討擒之。新淦賊張元三等 作亂。十一月,賜大慶法王領占班丹番行童度牒,聽 其收度自便。俞諫等奏,擒賊首王重七等,命械送京 師。十二月,追贈劉基太師與學士承旨,宋濂國子祭 酒,宋訥並賜諡。

九年正月,詔所在有司,存恤致仕廉吏不能自給者。 戊辰,設慶成宴炬,而後GJfont位。土官岑濬餘黨覃恩復 叛。寧王宸濠獻異燈。先是,元夕,歲張燈費數萬計。至 是,上以寧王獻召工入張乾清宮燈,著柱壁如晝,以 氈幕承簷貯火樹焉。火不戒,延及外宮殿。上見大焰, 悅之,戲語曰:燒棚。大學士楊廷和、梁儲、費宏以宮災 自劾,請上親廟祭誠慈養,勤學修政,受善任賢,革禁 中市肆以肅內,令出西僧,罷皇店,停止工作,以減免 織造,還兌調邊兵,以謹外防。上曰:其令皇店戢下,毋 擾工作織造,所司量緩急,條奏。戶科給事中呂經言: 乾清宮,陛下正寢。祖宗意欲萬世聖子神孫,法天行 清海內也。陛下舍正宮而處豹房,忽儲貳而畜義子, 疏儒臣而昵番僧,棄文德而寵邊帥,忽朝政而開酒 店,信童豎而事遊佚,天心赫怒,顯示譴告。臣望陛下, 乘此震驚,大明悔悟,講求消復之道,討論利病之源。 下所司。戶科給事中石天柱言:先帝御宇,十有八年, 清心守法,始終不渝。陛下所親見。今廟祭率多遣代, 兩宮乘輿罕至,前星未耀,儲嗣久虛。朝儀闊絕,君臣 暌隔。而外列皇店,內張酒館,寵信番僧,從其鬼教,招 集邊軍,同其服色。或容結為晜弟,或縱禁中乘馬,燕 飲無復尊卑,飲食不計冷煖。數離深宮,驅馳于外。下 營過隊,日常不輟。有時府衛之臣,不知所在,甚非所 以為宗社生靈長久計也。變不虛兆,陛下宜急還宮,思愆改往。不報。其餘廷臣言者,皆不報。監察御史劉 天和、王廷相坐忤鎮守太監廖堂,皆降為縣丞。二月, 賊首汪浩八、艾茹七等伏誅。庚子,上夜微行,至教坊 司,觀樂星廟。永平諸府大旱饑,令所在發倉庫賑之。 四川賊喻思俸等平。三月,臨川賊陳玖、譚懿昌等為 寇。姚源賊梅憲三等復叛。都御史俞諫等皆發兵擊 斬之。立曾子廟於嘉祥。四月,旱。五月,寧王宸濠復請 復護衛屯田,許之。科道官諫,不聽。大學士費宏阻之, 左右讚於上,上責宏兄弟:群從何為並處清華者。宏 辭,立許之。從弟編修寀亦附批致仕。冊厚燿為崇王。 六月,江西大池賊張元二等平。貴州賊鄧先等平。工 部主事韓邦靖言:諸臣頃因災變,極陳闕失,未見聽 納。前後以言獲罪者,未蒙召用。乞開延攬採擇之門, 以收人心。下錦衣獄,黜為民。詔:自今言事黜謫者,毋 敘。七月,使撫寧侯麒守紫荊,寧晉伯岳守古北口,崇 信伯柱守居庸,保定侯永福守倒馬,指揮使寬守黃 花,指揮同知英守龍泉。贈司禮監太監張淮、廖鑾父 為錦衣都指揮使,其母皆為夫人,予祭葬。八月辛卯 朔,日有食之。寇入寧武關、忻、定襄、寧化,殺守備指揮 陳經,軍民死者相枕籍。上設東西兩官廳禁中,視團 營練兵焉。以太監張忠領東,邊將許泰領西,復設勇 士營,領以神周、劉暉,皆賜國姓為義子。四鎮兵號外 四家,復使江彬兼統之。上自領中官善騎射者,為一 營,曰中軍。江彬數為上言邊樂,上大造刀銃甲箭,將 遊幸焉。九月,上為氈宮,以齋門廡帷幕,至于溷湢畢 具,陝人造之,一年乃成。贈御馬監太監于經父為錦 衣衛都指揮使,母為夫人。經以開設皇店得幸,自麋 百萬,治塚,造香山、碧雲二寺,極宏壯。上數臨幸之,賜 祠額護功,敕命鎮國府參將宗斌、楊玉、京營參將左 欽、湛臣,各領官軍三千餘,斌、玉上班,則赴京操備,下 班則回鎮聽調。欽、臣上班則赴宣府禦備,下班則交 兌回京。俱以遊擊將軍體統行事。授太監張雄父千 戶為後府右都督,帶俸朝參,母贈一品夫人。上入虎 圈,虎傷焉。編修王思諫,降為驛丞。十月,刑部主事李 中言:曩者逆瑾竊權,勢焰薰灼,陛下一悟,必誅無赦。 天下皆謂:陛下有堯舜湯武之資,太平立可致也。夫 何大權未收,儲位未建,義子未革,小人日進,君子日 退,士氣日靡,言路日閉,名器日輕,賄賂日行,紀綱日 弛,風俗日壞,民財日殫,軍政日弊。奸逆既除,善治未 舉者,良以陛下之心,惑於異端也。夫以禁闥之嚴,雜 居邪道,護國佛寺,建於西華門內,延住番僧,與親居 處,異言日沃,忠言日遠,用舍顛倒,政務乖廢,豈不宜 哉。我憲宗偶惑妖僧繼曉,隨悟其誣,即加斥譴。孝宗 即位,重之誅戮,人心痛快。伏惟陛下,追法憲孝,博選 儒臣,講求平治,則天下之政,次第舉矣。疏入,不報者 累日。尋降為通衢驛丞。吏科給事中張原直言時事, 降新添驛丞。十一月,令太監籥守山西,太監英守遼 陽,調浙江鎮守太監璟總鎮兩廣,以市舶司太監堂 代之。調分守懷來太監熹守宣府,以太監寶代之。以 分守大同右衛太監錫鎮守大同,以太監環代之。自 內旨。命鎮國府春秋兩班,及宣府備禦,并新選團營 勇士,四衛軍,皆於西官廳聽操。使朱泰、朱彬提調之。 十二月,建乾清坤寧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