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5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五十四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四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四十八

  明十六

  武宗二

皇極典第一百五十四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四十八[编辑]

明十六[编辑]

武宗本紀二[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正德十年正月乙丑,將大祀,群臣 待誓戒,申刻,乃免朝。戊辰,祀南郊。己巳,二鼓,還。兵科 給事中良佐言:郊廟之祀,省牲誓,戒齋靜,以專宵夙 GJfont事,明信致享,期昭格也。爾者,太廟之祭,日暮行禮, 郊祀誓戒,百官佇集,終日忽免,朝昏暗中,執駕之人, 一呼而散,宿衛之士,群譟而奔。當臨齋宮,百官晨而 候駕,暮往至壇。一鼓免朝,隨即行禮。行禮方畢,隨即 下營,至於次日夜分乃返。一切非時與制矣。又凡節, 令大朝賀,每至昏暮,而司晨之官,尚報卯刻。傳之四 方,所損非細。乞自今敬時而慎禮。不報。京師訛言選 女後宮,民間女皆不如禮而嫁人。二月,保安寺大德 法王綽吉我些兒,為其徒領占綽節兒綽供劄失請 得為正副使,還居烏思藏,比大乘法王例入貢,并給 與國師誥命,得入番熬設廣茶。下禮部。尚書劉春議 不可。令覆議,春執奏。詔:與誥命,罷設茶敕。是時,上習 番經,被番僧服綽,吉我些兒輩出入豹房,參廁權貂, 及領占綽節兒等歸,輜重相屬,傳郵煩費焉。三月,大 學士楊廷和丁父憂,上留之。請終制,三請,乃許。主事 戴冠言朝政三事,降為驛丞。四月,以太監守備黃花 鎮,自內旨。江西副使胡世寧上書言:請防寧。寧王奏 世寧為妖言,命錦衣捕治。世寧閒道自詣,遂下鎮撫 獄,論戍邊。夏五月,京城內外多盜。令提督廣東市舶 太監曹宏採奇香土物以進。大護國保安寺右覺義 班丹倫竹,為其師祖大善法王星吉班丹乞祭葬。禮 部執奏:無故事。特許之。六月,朵顏夷分道內侵,以都 指揮同知桂勇,署都督僉事,充副總兵禦之。庚午,月 食。既,上微行西安門外,越宿歸。七月,巡撫江西都御 史俞諫,討醴源賊徐九齡等,平之。監察御史高公韶, 論劾兵部尚書王瓊,瓊奏辨,有旨令公韶首實。御史 鳳鳴等疏救,不聽。降公韶富民典史。重新太素殿及 御馬監鐘鼓司、南城豹房新房、火藥庫、天鵝房、船塢、 太素殿,侈於舊制。九月,以太監鑾鎮守陝西,景鎮守 河南,甫鎮守湖廣,自內旨。命御用監太監永,同御馬 監太監大用,總管神機并提督十二團營。以御馬監 太監忠監督團營,西官廳保管神機營中軍。四司立 威營學,管神機營右哨頭司,并鼓勇營。十月,以太監 奭鎮守山東,調鎮守貴州太監泰於雲南,以太監鎮 代之,自內旨。十一月,嬖倖言:西域番僧有知三生者, 西人謂之活佛。上使太監劉允往迎,率指揮千戶、百 餘人甲士千,以珠琲為幡幢,黃金為匕供,賜法王金 印袈裟,及其徒饋賜,鉅萬計。敕以十年往返,得便宜 處置錢物,益發官軍護送之。十二月癸丑朔,日有食 之。戊辰,月食。命太監郭原鎮守遼東,劉祥鎮守延綏、 甯城,總鎮兩廣許蒲鎮守江西,王保鎮守四川,自內 旨。賜都督朱寧及妻并三代誥命。

十一年正月,監察御史程啟充言:自古聖帝明王,勤 惕匪懈,所以畏天命,收人心,勵臣工,威外國也。正旦, 令節,文武百官待漏入賀,迄酉而後禮成。迨散朝,則 夜久矣。臣工枵腹奔命,前仆後躓,蹂躪爭歸。有將軍 趙朗,竟死禁門。其他小臣,失簪笏,毀冠裳,至以得生, 相慶午門左右。吏覓其官,子呼其父,僕求其主,喧如 市衢,玩莫甚焉。今郊祀在邇,駕出有期,伏望屏棄宴 遊,益崇儆畏,以肅臣民觀瞻。不報。南京六科給事中 懋等言:直隸鎮守太監于熹,故違敕旨,輕舉燒荒,損 折官軍,為罪大矣。巡按御史張經劾奏,陛下置熹不 問,而獨逮治經。寧波民臣,為市舶太監崔GJfont用事,詐 取民財,姦淫婦女,殃民甚矣。知府翟唐勘臣不法,陛 下置GJfont不問,而獨逮治唐臣。竊惜之。伏惟敕下法司, 從公勘實。果其被誣,即垂寬宥。不報。頃之,御史啟言: 經及副使胡世寧,久繫獄,乞出之。奪其俸。二月,敕召 楊廷和。廷和請終制,許之。給故右都御史熊繡養贍 米月一石。令居庸關擒致生虎豹,御史屠僑言:居庸 關東北陵寢地,諸兵以守關為重,不宜使擒生。不報。 三月,都督僉事馬昂之妹美,已適人,有身矣。江彬以 聞。上召之。昂妹善騎射,解胡樂達語。上嬖焉。以昂為 右都督,賜第太平倉東,馬氏一門,無大小,皆賜蟒衣。 宦者呼昂舅。科道官言:昂驕淫廢將,不繇超薦,旨從 中下,合朝惑駭。昂兄弟子姪,出入禁闈。陛下降等削尊,與共坐起,睥睨薰灼,外人盻畏。陛下移于尤物,蓄 此禍水,不韋、李園,其將復見。昔王氏封侯,黃霧四塞。 昂拜官之日,異亦若是。男戎曰幸,女戎曰嬖。馬昂女 弟,殆女戎也。皆不報。其後上從數騎過,昂飲酒酣,召 昂妾,昂不應。上怒,起。昂妹乃疏。巡按直隸御史盧雍 言:宣府氣候風土,大殊內地。城中居室稠密,下民安 土重遷。近者,道路傳言,朝廷欲為離宮。宣府以備臨 幸,輕出萬乘之重,怨咨窮簷之心。臣切謂不可。不報。 大學士梁儲,請擇藩屬之賢者,召入京師,以備儲選。 不報。四月,寧王宸濠造離宮城東北,請名焉,賜名曰 陽春。以太監清鎮守河南,自內旨。五月,河南大饑,賑 之。贈故布政使陳選為光祿卿,與諡。收自宮男子三 千四百餘人,充海戶,人月予斗米。以內官監晹鎮守 騰衝、金齒,自內旨。六月,命尚衣監太監智大織造於 蘇杭。七月,以御馬少監昇守備倒馬關,自內旨。織造 太監宣過沛,索挽舟之卒千。沛知縣胡守約予五百, 補之以傭錢。宣怒,自至縣,捕吏。守約與宣爭。宣還奏, 命逮守約。詔獄,既至,勒為民。出胡世寧調戍之。瀋王 幼GJfont薨。八月,大閱。取太僕戰馬二萬匹賑宛平縣貧 民。十月,御史徐文華論太廟禮,下詔獄,黜為民。鎮守 浙江太監堂奏:僉事韓邦奇沮格上供。詔逮訊錦衣 獄。既至,黜為民。十一月,給事中徐之鑾言:邇者都民 爭言,京師西角頭新設花酒店房,或云車駕將幸其 間,或云朝廷實收其利。陛下主天地民,物富四海,何 至競錐刀倡優之館。請亟罷之。不報。湖廣賊駕璋等 平。以修理象房畢工,賞左都督朱寧、工部尚書李鐩、 侍郎俞琳、劉永,白金,紵絲有差。旗校匠役與陞賞者, 四十餘人。以劉愷、李浩為禮部尚書,張昱為鴻臚寺 卿,魏境為鴻臚寺左少卿,自內旨。降吏科都給事中 呂經、禮科都給事中潘塤一級,補外,自內旨。科道官 言:今者用舍違宜,爵賞太濫,貪污竊位,奔競肆行。尚 書以傳奉而驟得,卿相以乞憐而苟安。銓曹失職甚 矣。功次冒濫,邊備廢弛。黨逆者得襲官,失機者得倖 免。推舉悉繇風旨,是非不恤人言。本兵廢墮極矣。經、 塤二臣、給事吏兵,不敢瘝官,上負陛下。所以參駁論 列,屢爭可否。兵部尚書王瓊,忌塤執駁太甚,假手內 降,連坐及經。陛下不察,而隳其計。臣恐從此,軟熟成 風,廉恥道喪,耳目之司壅蔽,敢言之氣摧折也。伏望 收回成命,召使復職。不報。遣太監燒造瓷器於饒 州。十二月丁未朔,上視郊祀牲,車駕暮出夜入,邊軍 馳騎擁門,扈從諸臣多蹂踐者。命左都督劉暉充總 兵官,署都督僉事傅愷充左參將,都督僉事張椿充 右參將,操練團營東官廳軍。復命暉選遼東精兵三 千一百三十人,以參將一人統之。榆林遊擊將軍杭 雄充參將,選補所部軍如遼東數,團操聽調。陞都指 揮同知神周為後府都督同知,詹冕為都指揮僉事, 自內旨。

十二年正月丁丑朔晡,鳴鼓漏下十刻,乃朝。朝散,百 官吏卒相失譟沸,有踐死者。戊寅,召內閣府部大臣 及科道官左順門。召甚急,曰:己丑郊,既將畋南海子。 皆諫。己丑,郊,畋南海,文武大臣追從。駕方縱獵,門閉 立而侍。既晡,使歸,候承天門。漏下十刻,駕還宮。庚寅, 御奉天殿,群臣行慶成禮。既,夜宴。辛巳,賜所獵獸於 諸大臣及五品以下。二月,織造袍服於陝西。給事中 任忠言:陝西地瘠早寒,民多穴居。衣皮餔藿,無他生 計。頃者,沿邊被寇殺掠,耕牧曠廢腹裏。有三四府僅 完。又以調集士馬,轉輸芻糧,亦皆疲斃。麰麥稿於春 夏,苗稼盡於雪霜。逃竄流移,十室而九。近傳取黃牛 皮,及織造龍衣,費輒數萬。張太監往彼催辦進貢諸 物,索督峻急。臣近奉使實親目之,鳥窮則啄,獸窮則 攫。臣不勝意外之憂。民或啄以攫。不報。以太監吳經、 崔安守備南京,自內旨。三月癸巳,賜舒芬等進士及 第出身有差。先是,上騎至東西華門,閽者伏馬首諫, 回轡屢矣。是日,從數人出北安,行東市。比夜乃歸,傳 制。四月,命許泰、張彬、張洪同新寧伯譚祐等,監試武 舉。六科都給事中石天柱等言:近毀積慶、鳴玉二坊 民居,有言欲造皇店酒館,有言欲營義子府第,有言 欲開設教場者。老稚轉徙,哀號垂涕。夫開設皇店,數 年於此,商賈苦科索,閭閻艱貿易。朝廷得利甚微,而 下同壟斷不罷,即已復增設之,則非恩也。孰非陛下 臣子從何。有所謂義者,高門堊廬,居此嬖佞,則非體 也。教場故宜城外,在禁中者,演習中官而已。造鎮國 府內操邊軍,已謬誤矣。更展拓之,則非制也。夫二坊 之民,近在西安門外也。陛下於荒州遐部,一聞窮苦, 尚降綸音,紓厥愁困。何至令肘腋下若禽獸驚駭,毋 所迴避。伏賜停罷。不報。六月乙巳朔,日有食之。賜後 軍左都督許泰、前軍右都督張洪國姓。七月,上幸南 海子,馳一騎而已。從近嬖數人。部院臺諫,諸臣詣跪 海子門,請還蹕。上使慰之,示還期。至期不至,諸臣洶 洶。欲再往,諸大臣有言:古者天子四時巡狩,南海子 階序耳。洶洶者,徒搖人心。諸臣乃止。八月甲辰朔,上微服出德勝門,幸昌平,欲出居庸關。關御史張欽兵 而立,關門以攔駕,三抗章。乙巳,大學士梁儲、蔣冕、毛 紀追請還蹕於沙河。不納。丙午,儲及諸臣復請。不報。 己酉,上不得出關,乃往東馬房,轉通州,循南海子返。 丙辰,上還豹房。戊辰,上夜視朝。庚申,梁儲等請擇宗 室中親而賢者一人,使司香內殿,以預儲。德王見潾 薨。丙寅,上復夜出德勝門,趨居庸。辛未,上度居庸門, 曰:始,張御史閉關,吾今亦來此。遂幸宣府。令谷大用 禁關。癸酉,梁儲請還蹕。不報。九月甲戌朔,上駐宣府, 江彬營鎮國府第以居上。群臣上疏,不報。壬辰,上駐 蹕陽和城,自號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丁酉, 萬壽聖節,群臣朝服遙賀。戊戌,寇屯五萬餘騎玉林, 將入寇。命總兵官王勛、副總兵張輗、遊擊陳鈺、孫鎮 軍大同、遼東。參將蕭滓軍聚落,遊擊時春軍天城,副 總兵陶杰、參將楊玉軍延綏,參將杭雄軍陽和,遊擊 周政軍威遠。庚子,獵陽和,大雨雹,士有死者。以百萬 金勞軍。夜,星隕。辛丑,幸大同。寇分道南下,勛、輗、鈺、鎮 率部領禦之。十月癸卯朔,上駐順聖川。丁未,寇來攻, 上督諸將戰,辰及西百餘合,乃退。十一月癸酉朔,上 駐蹕大同。戊子,還至宣府。辛丑,冬至,群臣朝虛朝,班 行亂。十二月,諸大臣請駕居庸關,關有禁,乃還。閏十 二月丁亥,上迎春宣府,以大車數十,使僧與女共載, 女執毬車驅之轂,擊僧,首相觸,或墮。上大樂焉。大學 士楊廷和服闋還朝,與蔣冕請駕於居庸。上止之。 十三年正月庚子朔,群臣朝,不賀。賜鎮守浙江太監 王堂生祠額,并護敕。京畿饑,多盜,命賑饑。上將還京, 使中官預言上意於群臣,所以迎駕禮,賜群臣衣若 馬為御幄迎駕所賜衣一品,斗牛二品,蟒三品,飛魚 四品,及翰林學士至侍讀,皆麒麟五品,堂官六科長 皆獅,翰林、史官、給事中、郎中、員外皆彪,獨御史豸。群 臣鳩私金,具羊酒,金綵帛綵帳數十,綵聯千數,帳聯 皆縷金文,文稱威武大將軍,百官列次不稱臣。乙巳, 駕次懷來。丙午,大雨雪,夜,良久。天子擁邊騎,戎衣,裹 赤劍而騎。炬光煜煜,浴鐵間。群臣服曳撒大帽,衣所 賜衣,繫鸞帶,叩頭迎道左。既至幄,天子下騎,坐,群臣 手進紅梵,夾陳羊酒、白金、綵帛。楊廷和奉觴,梁儲注, 蔣冕奉果,毛紀奉金花。天子接飲,遂起馳入,宿豹房。 丁未,大雪。戊申,駕出齋宮。庚戌,祀南郊,復如南海子 觀獵。辛亥,夜二鼓,駕還。壬子,御奉天殿,群臣行慶成 禮。夜分,宴。己未,賜所獵獸如去歲。庚申,陳擄獲器械 諸物奉天門下,令群臣縱觀之。賜銀牌,一品白金二 十兩,二品三品白金十鏤,曰慶功飾。五采組貫朱,四 品五品及都給事中白金五兩,左右給事中四御史 三鏤,曰賞功組貫青。各被花紅布蓋,賜如所進賀數。 翰林官不賀,亦不賜。是日申刻,上單騎出德勝門,復 如宣府,從者四人,餘以次追去。楊廷和與群臣諫,不 從。二月己卯,太皇太后崩。壬午,上至自宣府,乃發喪。 朱彬遣百戶英捉人於平谷,御史董相杖繫之。彬以 聞,下錦衣獄。已,降為州判。巡按山東御史王相禁緝 非例供奉,鎮守太監黎鑑劾之。逮繫詔獄,降為知縣。 上曰:大行皇后山陵開隧道,朕輕騎往視。且遍祭于 諸陵。群臣諫:非故事。陛下其將幸宣府,工科都給事 中石天柱,刺血書疏,以止上行,皆不納。三月庚子,上 大行太皇太后尊諡,詔天下。以陽和衛都指揮僉事 馬炅守備儀真。兵科都給事中汪元錫等言:炅起納 粟,即有功,宜換授總旗而已,不繇兵部論薦,冒越為 守備,體要大,不可者。不納。勒致仕左都御史彭澤為 民,逮治甘肅巡撫都御史李昆、兵備副使陳九疇,尋 調都給事中石天柱、王壙於外任,以都知監太監劉 岑守備開原,王秩調守備山海關,御馬監太監黃玉 分守潼關,自內旨。都給事中汪元錫等言:非制。不報。 以太監俟欽守備萬全左衛,馮敬分守萬全右衛,葉 森分守獨石馬營,王忺鎮守甘肅,劉德分守涼州,李 昕監鎗寧夏,自內旨。戊辰,上如昌平。四月己巳朔,祭 六陵,遂幸密雲。密雲民訛言,欲括女子、斂財物進奉。 皆驚疑避匿,哭泣相聞。永平知府毛思義出教:今大 喪未舉,車駕必不遠遊。我民其曠心奠業,毋信姦徒 滿讕造言。敢稱駕至擾民者,太守捕治之。或奏其言, 上怒,執繫錦衣獄。已,降為邊遠知州。乙亥,風霾晝翳, 日色白暈無光。有仇殺人者,官校獲之。兵部歸功朱 寧,遂加寧歲俸官校友等十人,皆陞賞有差。谷大用 提督居庸關,獲孤旅三人,逼掠之,使自誣為奸細以 聞,皆不敢辯。上嘉大用功,加歲俸。乙未,上幸喜峰關, 過濼河,見溪流沙迴,意有寶物,命取之,得異珠焉。五 月己亥朔,日有食之。上幸銀山、薊、遵化,駐蹕大喜峰 口,駕出口外,至于溜津,獵於古北,漁於灤GJfont。庚戌,打 魚干,偏涼汀,乘舟至北釋院口,手打捕。辛亥,觀海于 泊河,觀魚于佛住山。致朵顏三衛,夷納質宴勞。初,上 幸河西,務指揮勳藉言供應,科擾盜侵。巡按御史劉 士元按之。至是,勳逃行在所,因嬖倖譖士元。上怒,命 裸縛于行在軍門,訊之。駕方蹕於野朿,楊鞭之檻車入京,并執知縣曹悛等十餘人,並下錦衣獄。群臣諫, 不聽。戊申,上還京,賜群小賜姓者朱山等十人,俱為 錦衣衛小旗,賜西域番僧食茶八萬九千餘斤人,許 帶六千斤下番,不為例。六月庚辰,孝貞太皇太后梓 宮發,引結平臺焉。上晨出北安門,迎皇太后御平臺, 候殯,復入宮,率番僧梵咒。遂親奉梓宮,以朝祖。群臣 為祖祭,上戎服馳過,顧侍從之馬逸,超騎而乘。是夜, 宿清河。癸未,梓宮至山陵,奉安于獻殿。遣駙馬都尉 元等分告于六陵。上忽馳至,陪祭官皆驚散,遂飲獻 殿宿焉。甲辰,梓宮葬茂陵。乙酉,上奉主還京。壬辰,陪 祭執事官候于廟。酉初刻,上乃至,降輦升階,及門,大 雷電雨如注,燈燭滅,朝臣衛士奔避,班行亂,禮廢。奉 鑾,臧賢請疾,上眷留之。調陞綏德衛副千戶欽為錦 衣正千戶,更姓朱。舍人鑑等十三人,俱授錦衣衛小 旗。革守山海關主事,即太監王秩掌之,賜秩敕,得與 鎮巡官議事。自蘆溝橋至涿,多盜,以太監張忠、都督 朱泰充總兵官,侍郎王憲兼左僉都御史,提督軍務, 以捕盜。調鎮守密雲太監于信薊州,以太監邢安代 之。以參將李青充副總兵,自內旨。七月,遣清平伯傑 等,封瀋世子詮鉦為瀋王。使十三出。庚子,晡告廟,傳 制,駕陞殿,忽大雨,朝臣沬趄東角門,衛士督促就班, 雨傾盆,朝臣立水中,拜興無序。未及宣制,衛卒舁寶 輿出,夜深黑,喧鬨如沸。群臣靴注水,朝大喧。上自名 壽曰:近歲寇屢犯,順承平日久,朕慮廢兵,特命總督 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統率六軍,至于遼東、 宣府、大同、延綏、陝西、寧夏、甘肅,隨布人馬,或守或攻, 內地河南、山東西、南北直隸,儻有小寇,亦便往翦削, 期于防患未然,靖安民物。其即書敕付之。遂召諭內 閣及大臣科道官於左順門。皆伏門下泣諫,不納。時 大學士楊廷和稱疾不出,上促梁儲、毛紀敕,儲奏不 敢者再。上怒,詰責儲曰:何逆命。儲對:臣草敕,乃名君。 因伏地泣。上大怒,手劍,良久,罷。上使御史差次應州 功,凡五萬六千四百四十九人。下兵部,尚書王瓊議, 當陞賞者,九千五百五十五人。上曰:朕親臨戰,率少 擊多,振威全捷。非若承命專閫者,其如御史所差次。 六科十三道言:是役也,斬首十六級,我軍死者十二 人,重傷五百六十二人,其間未出國門,冒者不可濫 與。上不納。於是加太監張永、魏彬、張忠歲祿二十四 石,廕弟姪一人錦衣正千戶。陞右都督朱彬三級,廕 一子如之。給太監佛保等八人,各歲祿十二石,廕弟 姪一人錦衣百戶。陞參將神周一級,廕一子如之。其 餘總兵、副總兵、參將、督餉侍郎、巡撫都御史、巡按御 史、管糧郎中、主事及官旗軍,各陞賞有差。上曰:總督 軍務威武大將軍朱壽,親統六師,勦除外患,保眾安 民,邊境肅清,聖武神功,宜隆報之。其特加公爵。上曰: 從征臣士既論功矣,尚念太監谷大用,掌守關城,勤 勞夙夜。蕭敬、溫祥、賴義、秦文、張欽、蔣貴、韋霦、張淮、李 英,典司機務,慎重安詳。張銳并都督朱寧,提督官校, 防察周密。兵部尚書王瓊,并侍郎陳玉、王憲,勤於籌 議。太監于經、周昂,奉命往來不懈。都督朱寧、朱洪、宋 贇,練士馬。大用、銳并敬等,各歲加祿米二十石,廕弟 姪一人。寧、瓊各賞銀五十兩,紵絲四表裏,廕子一人, 俱錦衣衛世襲正千戶。經、昂各加祿米十二石,廕弟 姪一人。王憲各廕子一人,俱錦衣衛世襲百戶。泰、洪、 贇,各陞一級錦衣衛官。舍朱政、朱勛、朱舍利、朱得那, 左右效勞,各廕為本衛百戶,世襲指揮使。上曰:內閣 楊廷和、梁儲、蔣冕、毛紀,運籌定議,協力成功,各賞銀 五十兩,紵絲四表裏,廕子姪一人錦衣衛,世襲正千 戶。文武各衙門,皆供事勤勞,五府、六部掌印官、都察 院、左右都御史等官,各賞銀五十兩,紵絲四表裏。五 府堂上見任,并侍郎副僉都御史、通政使、大理寺卿、 錦衣衛堂上官,各賞銀三十兩,紵絲二表裏。左右通 政參議、大理少卿、寺丞、并科道掌印官,各賞銀二十 兩,紵絲一表裏。兵部該司官郎中,銀十兩。員外主事 各八兩。群臣諫,不聽。江西清軍御史范輅,與鎮守太 監畢真訐奏,械輅京師。既至,謫之。遣番僧覺義領占 劄巴等,封烏思藏國酋為闡教王,劄巴等乞給馬快 船三十,載食鹽,為入番買路資。部科執奏詔,特許之。 命都指揮僉事佐管事南鎮撫司,以錦衣衛指揮同 知暹管事象房,自內旨。上曰:朕念寇警,特行邊。其令 兵部治兵馬,戶部治器械,各遣侍郎一人,率司屬二 人從朕。丙午,侵晨,發群臣知而送者五十餘人。乃使 楊廷和居守。丁未,上度居庸復禁關,遂歷懷來、保安 諸城堡,復駐蹕宣府。巡撫都御史王守仁討岑、浰二 賊,悉平之。八月,太監張忠管皇莊於武清,群小肆天, 津兵備副使胡文璧執治之,逮繫詔獄,降為雜職。乙 酉,上自萬全右衛、懷安、天城、陽和,至大同,駐蹕焉。九 月,大同鎮守太監馬錫以總兵葉椿第為獻,遂改為 總兵府。又改都指揮俊所置二店為酒肆,榜曰官食, 皆使券而不價。庚子,上至偏頭關,索女樂於晉府。樂 人騰妻、劉良女善謳,上悅而嬖之。左右觸上怒者,陰求良女,輒一笑罷。於是近貴多掠良家子女,冀上悅, 後車數十,日有死者。上曰: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 兵官朱壽,統領六師,掃除邊患,累建奇功,特加封鎮 國公,支祿米五千石。吏部其如敕。因封右都督朱彬 為平鹵伯,左都督朱泰為安邊伯,各食祿米千石,予 世復。陞廕太監魏彬等弟姪一十五人。朱寧六歲子 永安為都督,錫蟒衣玉帶,皆以應州功。十月戊辰,上 渡黃河。己卯,駐蹕榆林。月食。十一月,上下倣邊帥,體 遣夜,不收持火牌,調西官廳勇士、四衛二營馬隊官 軍勇士六千二百六十八人,馬六千五百七十二匹, 赴宣大按伏。徵太監清、少監漢等九十一人,赴延綏, 家人匠役,皆給傳。壬子,上至綏德州,幸總兵戴欽第, 納欽女。上將幸陝焉。御史張文明諫,文明外裁抑諸 權倖,而綏德知州棟復誤上供,太監張忠言上,上怒, 命執械文明棟於京師。十二月,南京尚膳監奉御王 敬進鮮過徐,例外索折乾錢,不得,與知州樊淮詬。淮 發其舟中夾帶違禁諸物。敬詣兵備余祐為解。祐不 應。敬還,奏淮、祐,毆辱之,逮繫鎮撫司鞫治,各降二級, 於邊方。戊寅,上自榆林,歷米脂、綏德,渡河,幸石州、文 水諸州縣。戊子,駐蹕太原。僰蠻攻破高慶、符二縣。 十四年正月戊戌,上發太原。壬子,至宣府,皆腰弓劍, 乘馬風雪中,三改郊。二月壬申,還京師,群臣迎駕如 前歲禮。上閱俘獲器仗於外教場,暮乃入,賜群臣銀 牌花紅有差。皆辭,不允。造鎮國公牙牌誥券,群臣諫。 甲戌,將郊誓戒,群臣以夜不能待,傳制而退。乙亥夕, 乃使群臣齋。丙子,上從騎百餘人,乘馬入郊壇。丁丑, 郊,遂獵南海子。是日,地震風霾。戊寅,上夜還,風霾止。 大學士楊廷和繳還居守敕。上曰:其留。朕尚不時巡 狩焉。群臣皆諫,悉留中。刑部主事汪金疏言:上不可 時巡者九,宜戒者一。其一謂九者,不可利害較然,獨 竊聞乘輿居起,杯酌常隨,清晝已醺,而左右復預。既 醉乍醒,罌甒續進,時輒冷飲。夫酒,能令人亂性、善忘、 致病、伐生者也。好惡愆違,可否貿亂,莫不繇此。群小 竊權之心,惟恐陛下一刻清明,不克遂奸。寧計玉體, 有所傷憊。乞省臣言,少垂睿戒。不報。調鎮守浙江太 監鏜於兩廣,鎮守江西太監真於浙江,以南京守備 太監璟守備河南,自內旨。令左都督暉,同安邊伯寧, 監督團營西官廳。管操御馬太監欽、祿、保,同太監增 等,監督勇士四衛提督團營。御馬監太監和,同太監 永,把總神機營。御馬監太監永玉,同太監大用,提督 勇士四衛營。自內旨。張忠、朱泰、王憲,獲涿、蘆溝之盜, 各廕子姪一人,錦衣百戶世襲。其餘參將而下,三百 八十二人,陞賞有差。已,盜首六人逸獄,久乃得之。兵 部尚書王瓊又曰朱寧功,賜寧獎敕,增歲俸五十石, 加廕子一級。賜左都督劉暉、神周、都督僉事李琮國 姓。上將南巡焉,曰: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鎮 國公朱壽,其加太師,令往南北兩直隸、山東泰安州 等處,尊奉聖像,供獻香帛,以為民祈福。工部急修黃 船馬快待,群臣皆諫。調鎮守湖廣太監甫于福建,鎮 守貴州太監鎮於湖廣,分守四川建昌太監輔於貴 州,自內旨。三月,以管家將千把總朱勇等四十七人, 俱填註錦衣衛帶俸舍,餘朱郭綱等千一百人,各充 御馬監家將勇士,食糧,領馬騎,操家將之名,自此始。 太監馬永成死,賜祭葬,建享堂碑亭若齋。糧麻布太 監亨為其門下乞陞授,皆許之,凡九十餘人。令太監 彬管神機營中軍二司并練武營,自內旨。調分守懷 來太監寶鎮守陝西,以守備萬全右衛太監欽代之。 以倒馬關太監昇代欽,自內旨。丙午,六科給事中十 三道御史諫南巡,不報。皆伏闕俟命。辰至申,上恚甚, 使宣諭,乃退。丁未,月望,鴻臚寺請升殿視朝。上曰:朕 病氣不能朝矣。己酉,群臣詣左順門問安。以御馬監 太監忠守備紫荊關,金守備倒馬關,左監丞厚守備 劉家口,御馬監太監春監督勇士營,自內旨。是時,寧 王宸濠久蓄異謀,有言伺上南幸,以輕舟伏甲迎駕, 將為亂。而上行意決,群臣憂懼,不知所出。癸丑,武選 郎中黃鞏具諫疏,車駕員外郎陸震附名同。上既入, 不報。於是吏部員外郎中夏良勝、禮部主事萬潮、太 常博士陳九川三人,為一疏。翰林院修撰舒芬、編修 崔桐、庶吉士江暉、王廷、陳汪、應軫、馬汝驥、曹嘉七人 為一疏。明日,兵部郎中孫鳳等十六人為一疏。刑部 郎中陸俸等五十五人為一疏。又明日,吏部郎中張 衍瑞等十四人為一疏。禮部郎中姜龍等十六人為 一疏。醫士徐鏊自為一疏。以醫諫。上大怒,曰:朕病未 寧,不問視,乃出位妄言,多詘謗。鞏、震、良、勝、潮、九川、鏊, 其執送鎮撫司,嚴治之。鳳、衍、龍、俸、芬等一百八人,俱 罰跪闕。五日,卯至酉,官校時視之,待日足聞。丙辰,行 人司司副余廷瓚等二十八人,復為一疏諫。上愈怒, 令繫鎮撫司,嚴加掠治。明日,大理寺寺正周敘等十 人為一疏。又明日,工部主事林大輅等三人為一疏。 皆極諫。上怒益甚,命廷瓚等并鞏、震、良、勝、潮、九川、鏊, 俱更梏拲跪,五日,廷暴之,日足,復繫詔獄胥後命。時京師人情震駭,公卿大臣,被唾罵投擲,晨夕出入,不 敢待辯色。數日陰霾晝晦,水溢,南海子不了橋高四 尺鐵柱,七根齊折如斬。金吾衛都指揮僉事張英曰: 是大變故,明驗駕出必不利。肉袒挾兩囊土,跪端門 外。衛士詰之,曰:至尊若出,生靈無依,英當隨駕。若遇 變,寧死此。即自刃其胸。衛士奪英刃,不死。亦下獄鞫 治。問英:何囊土。為恐灑血污帝廷,土掩之耳。法司坐 英妄言,擬斬。詔杖之八十,遂死。戶部尚書石玠請寬 諸臣罪。上怒,詰責,玠自服,乃罷。戊午,杖孫鳳等百七 十人于午門,各三十,并陸俸、張衍瑞、姜龍、舒芬,皆調 之外任。諸臣言者,皆及江彬。彬陰助上怒,杖甚楚。刑 部主事劉較、照磨劉玨死焉。四月壬申,杖鞏、震、良、勝、 潮、九川、敘、大輅、廷瓚、鏊於獄中。丁丑,杖之闕下,各五 十。鞏、震、良、勝、潮、九川黜為民,敘、大輅、廷瓚降三級,外 補,鏊戍瘴方,其餘部寺官繼上疏者,各杖四十,降二 級。旬日間,震、廷瓚及工部主事何遵、刑部主事劉較、 評事林公黼、刑部照磨劉玨、行人詹軾、孟陽、劉概、李 紹賢、李惠、王翰等,相繼死,蓋十餘人。上亦竟不言南 巡事。己卯,月食。戶部尚書石玠乞休,許之。以太監俊 坐神機營左掖三司,管操太監祿分守建昌行都司, 并川南道等處。五月,復代祿以太監欽,以太監滿司 香太和山兼分守湖廣行都司等處,自內旨。詔自今, 大漢將軍試百戶,五年實授,著為令。試御史蕭淮,奏 寧王宸濠諸圖不軌狀,遣太監賴義、駙馬都尉崔元 帥、御史顏頤壽往諭之。六月,義等行,未至,宸濠殺巡 撫都御史孫燧、按察副使許逵以反。改總督兩廣軍 務都御史為提督軍務,避上號也。太監得玉為故太 監敏,乞恩廕授錦衣衛指揮,及僧道醫官凡八十人, 張忠復言御史張文明於上,上親鞫文明豹房。文明 自分死,上忽悟,釋而謫之瘴邊。兵部集議請命將討 宸濠,上曰:朕親征焉。其遣安邊伯泰掛威武副將軍 印,充總兵官,趨南京,太監忠提督軍務,左都督暉掛 平賊將軍印,充總兵官,趨江西,令總督軍務。威武大 將軍總兵官、後軍都督府太師、鎮國公朱壽統各鎮 邊兵,親勦之。群臣諫,不聽。監察御史陳察上疏,上怒, 奪其俸,曰:再言者,極刑之。削宸濠封爵屬籍,告天下。 提督南贛都御史王守仁,與吉安知府伍文定等,討 宸濠,平之。廠衛旗校妄言:賊人劉學、孟貴等為妖言, 聚眾河南,將為亂。尋獲之。命三法司會鞫,擬凌遲處 死。遂論太監張銳、朱寧功,加祿米歲百二十石,廕陞 其弟姪一人三級。八月,命朱彬提督東廠錦衣衛官 校行事。上故寵銳、寧,使銳居東廠,寧居錦衣也。至是, 命彬兼之。定乾清、坤寧二宮磉,敕廕與勞者太監張 永而下,二十七人有差。雖其甥表,亦與。武臣則新寧 伯祐、左都督寧,文臣則大學士廷和、冕、儲、紀、兵部尚 書瓊、工部尚書燧,皆得廕。上曰:朕統六師,親征反者, 仍托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鎮國公名號,其 寫敕與之。楊廷和爭,不可。上擿他事,譴廷和,亦及梁 儲。起用忤宸濠者,前江西布政使鄭岳、副使胡世寧。 癸未,上發京師,使梁儲、蔣冕扈從,命太監張永率團 營邊鎮兵五百人,提督贊畫機密重務,兼覈按宸濠 反事。朱彬與朱周,提督贊畫機密軍務,仍軍門提督 官校辦事,掌錦衣衛事。左軍都督朱寧,量帶官校隨 駕,都督僉事朱宗,同太監劉祥、佛保,統捕盜硬兵官 兵五百人,押船防運神器。以錦衣衛帶俸都指揮僉 事朱政、南鎮撫司管事賜宣府右衛中所百戶劉昱 等四人國姓,皆填註錦衣衛帶俸,臧賢坐為宸濠通 賄於太監蕭敬,吏部尚書陸完、都督朱寧三人者,杖 戍邊。既,遣寧使盜殺賢於途,以滅口。丁亥,上至涿,留 太監張忠私第。王守仁捷至,上不發而決南幸。戊子, 至保定。九月壬辰朔,上宴保定府堂,與都御史伍符 為藏GJfont之戲,再不中,投GJfont於地,使拾之,罰符數瓢酒。 符醉,上乃喜。戊戌,至臨清,山東諸鎮巡官皆從。越三 日,令進宴。宴具草,上視笑曰:慢我太甚。及宴,都御史 王珝獻觴,步緩,上目之神周,怵珝曰:且不測。明日,又 宴。都御史龔弘趨而進言姓名,江彬叱之。上亦自如。 太監黎鑑有所索於有司,珝不可,鑑頭觸珝,遂鬥,入 泣上前。上曰:都御史何敢輒辱爾,爾必有求。王守仁 將以宸濠之俘獻,自江西至杭。上使張永止之。上南 征,劉良女獻簪,上納焉,且以為召信。上馳而失之,至 臨清,使召,不至。上夜乘輕舸疾歸,與良女俱載而南。 乙卯,萬壽節,至德州,不泊,從官拜望于河渚。十月己 亥,月食。群臣以宸濠就擒,請上旋師。不報。壬午,發臨 清。十一月辛卯朔,過濟寧。丙申,至徐。辛丑,御龍舟自 徐順流下。乙巳,至淮安,幸監鎗太監張陽第。漁清江 浦累日賜所捕魚於左右,左右獻金帛謝。是時,南京、 河南、山東、淮揚等處文武官,皆來集,或送或迎,無貴 賤,戎裝徒行道路間。江彬不時傳旨,有所徵索,拷縛 郡縣長吏如奴隸。又矯旨大索鷹犬珍玩於民間。壬 子,冬至節,群臣稱賀張陽第。甲寅,上屏侍衛,徒步入 淮安城,幸總兵官顧仕隆第。己未,上漁范光湖。十二月辛酉朔,上至揚州,太監吳經預奪民居,改為提督 府,矯旨言:上將刷處女、寡婦焉。知府蔣GJfont為民請命, 經大怒,夜半遣騎卒開城門,呼駕至。馗巷列炬,大搜 婦女,破屋壞垣,必捽之。尋分送之尼寺,贖乃免。壬戌, 上數騎獵城西,遂幸上方寺。自是數獵,劉良女諫,乃 止。令神周取鷹犬,泰州括民百餘,為獵手大獵三日。 辛未,命明年正月郊祀於南京。梁儲、蔣冕再四諫,乃 寢。戊寅,上閱妓,揚州撫按官進宴,卻之,取燕直。乙卯, 至儀真,禁民畜豬。曰:近國姓犯者,戍極邊。癸未,漁儀 真之新閘,視大江,命江彬攝祭大江神。明日,幸民昌 本家,復閱妓,半送之舟中。乙酉,渡江。丙戌,至南京。丁 亥,祭南京太廟。戊子,祭奉先殿。既下拜,不能興者,良 久。

十五年正月庚寅朔,謁孝陵。丁酉,迎春於南京,備諸 戲劇如宣府,司禮監官秀過臨淮,知縣吳鼎待之慢, 入言上,逮訊之京師。命改郊先師,社稷之祭亦俟後。 丁戊三月,太常寺以方禁豬,請所以供犧牲。上曰:陵 寢祭祀,所從來也。仍用豬。以太監蘭鎮守山東,兼管 臨清地方,自內旨。四月,淮揚大饑,人相食。月食,梁 儲、蔣冕以聖駕久在外,乞罷免。不報。江西諸郡水。六 月,上微行至牛首山,宿衛諸軍夜驚失上所在。七月, 僰蠻平。夜有物墮上前,如豕首,其色綠。閏八月,上有 游蘇、杭,泛江浙,泝湖湘,登武當之意。梁儲、蔣冕手奏 乞迎鑾,跪泣行宮門外。未至酉,上遣中官內其奏命 之起。對曰:未得乞。中官傳旨曰:已知,即回鑾。乃起。群 黨尚欲還縱宸濠於江,天子與之遇而復擒之。張永 不可,乃以大將軍鈞帖,令王守仁重上捷音。守仁約 前疏,再敘群黨功,始議北旋。壬辰,上詣孝陵辭。癸巳, 受江西俘。丁酉,旋蹕發龍江,使宸濠舟尾御舟。辛丑, 至儀真。壬寅,漁于江口,次日如瓜州,避雨民家,夕宿 望江樓。癸卯,自瓜州濟江,登金山,遂如鎮江,幸致仕 大學士楊一清第。明日,復幸,取其《冊府元龜》《文獻通 考》以去。又明日,又幸焉。樂作分題賜一清製詩十章, 命更定屬和。一清進杯為闌門之歌。上大悅。及駕還, 凡五幸。故大學士靳貴方卒,上入其家,使番僧繞柩 誦經三匝。庚子,發鎮江。壬子,復宿望江樓。癸丑,上至 揚州。九月丁巳,撫按等官進金銀牌各二,軸一,旗帳 一,綵帛若干匹,設慶功之宴。戊午,發揚州。庚申,復漁 范光湖,太監丘得索知府蔣GJfont貢物,加糾纆焉。辛卯, 上駐蹕淮安,都御史蕭蘭、總兵官顧仕隆進賀功金 牌花紅綵帳。上戎服,篸花鼓吹,騎入城。過山陽縣學, 入之,視廊廡肖像。移時,復入教官舍,取《通鑑》諸書出。 止故尚書金濂第。癸亥,重陽,左右競進菊。丙寅,至清 江浦,復幸張陽第。三日,漁積水溺焉。出,左右呼萬歲, 曰龍也。丙子,至東昌。戊寅,萬壽節,至臨清,群臣稱賀。 鎮守太監第。十月,庚寅,至天津。庚戌,至通州。十一 月,捕交通宸濠者,吏部尚書陸完、太監商忠等。十二 月,朱彬奏:臣隨駕南征,奉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 兵官後軍都督府太師鎮國公朱壽指示方略,擒捕 宸濠及其逆黨十五人,乞典刑殛之。上曰:卿承受方 略,捕賊無遺,地方安毖,朕甚嘉焉。其先加祿米歲百 石,廕一子錦衣,世襲正千戶。功賞行別論。召皇親、公 侯、駙馬、伯、內閣府部大臣、科道官於通,議宸濠獄,賜 宸濠死,燔之。甲午,上還宮,大耀軍,俘數千人陳東西 輦道。陸完、錢寧裸,反接死者,竿其首,皆標白幟,書姓 名,彌望數里。上戎衣騎而閱正陽門下,良久入。諸俘 自東安門經大內出。丁巳,乃補郊,初獻。上拜伏,嘔血, 扶歸於齋宮,踰宿,駕乃入。群臣問安左順門。女直都 指揮僉事速黑忒進小熊一,特納之。太監于經侍疾 頑慢,上斥之,使就學內書堂。壬子,力疾,視朝,降手敕, 改王瓊為吏部尚書。

十六年正月,上力疾,詣奉先、奉慈二殿,及皇太后宮, 行禮出,視朝。己未,祔孝貞純皇后神主太廟。辛丑,乃 補禫。以不豫,復改郊。二月,又改郊。古田蠻賊平。三月 癸丑朔,日食。清遠、四會二縣遺賊復起。回賊流劫山 陝界中。改團營西官廳為威武團練營,以西官廳監 督太監張忠、安邊伯朱泰、平鹵伯朱彬、都督朱洪、朱 暉、朱周、朱琮提督之。別闢團練營教場於他處。兵部 執奏,不許。乙丑,上大漸,于豹房召司禮監,使達意皇 太后曰:前多誤。天下事重,其與輔臣議處。丙寅,上崩, 殯大內。慈壽皇太后命迎取興獻王長子於興,入嗣 皇帝位。四月,入為世宗皇帝,上尊諡曰承天達道英 肅睿哲昭德顯功宏文思孝毅皇帝,廟號武宗。九月, 葬康陵,壽三十有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