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5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五十八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八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五十二

  明二十

  世宗四

皇極典第一百五十八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五十二[编辑]

明二十[编辑]

世宗本紀四[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嘉靖三十四年正月丁酉朔,命朱 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望朝奉天門。柘林倭陷崇 德,轉攻德清。二月,工部右侍郎趙文華致仕。侍郎朱 隆禧各上陳備倭之策。文華言七事,其一、請祭告海 神。隆禧請增置巡視浙福都御史一員,并開互市禁。 兵部尚書聶豹覆上文華疏,有寢有行,格隆禧不覆 奏。上諭嵩:南破北虛,倭尤甚,本兵若罔知者。文華、隆 禧疏不比泛奏,當有依准。卿其集部科示之,抑令豹 自以忠猷告祖宗養教恩深,豈可怨讟時君,忘先聖 大德。豹震慴,請罪。因言:文華疏臣業覆,上隆禧之議, 若增設巡視,則見謂官多擾民。開通互市,則見謂示 弱外國。是以不敢覆請。上曰:朕欲豹忠,猷入告,今何 有,其更悉心計對。豹益惶恐,上便宜五事。上曰:爾職 本兵,坐視賊欺,不設一策平勦。諭問乃汎對。其降俸 二級。因奪侍郎溥等俸,降所司郎中重二級,外調之。 敕責張經:亟勦賊,毋使師老。上曰:大祈元撰臣下有 暗欺者,程文德作可見。今吏部以為南冢宰,豈彼謂 朕奉不經,欲自脫去。其南調之,為工部左侍郎。文德 疏謝。上曰:猶懷訕。黜為民。如趙文華請,遣祭告海神, 兼視江南。倭寇犯薊鎮,參將趙傾葵、指揮褚文明、李 德、周官、千戶黃世勳、段啟、百戶孫世爵等,皆死之。賜 祠祀,贈廕有差。建大祈歲典六日。上諭在直八臣曰: 吏、兵二正,祖宗朝常慎其選。矧今中外多事,兵正或 衰,卿等評之。豹引疾乞休,上特命閑住,去。下吏部,別 推吏部,舉許論、楊博。上諭嵩曰:是官須得精健者,論 亦衰博可。三月,建祈年,醮洪應雷壇七日。建神應軒 於西苑。上曰:朕奉洪應,祈典之中辰,下役不敬,以是 不無欺誹者。豈可諉為數,有而快其謗志。其復啟壇 修七日,毋怠。蘇松兵備副使任環,以舟師擊倭南沙, 勝之。四月,封荊世孫翊鉅為荊王,岷世子定燿為岷 王。田州土官婦瓦氏,與東蘭等州,各領狼兵應調至。 總督張經,使總兵俞大猷、湯克寬分領之。會趙文華 至,方銳破倭,狼兵貪,數請戰。一敗於漕涇,再敗於金 山,而文華意尚銳,直謂倭易平,數趣經以狼兵戰。經 念欲待保靖、永順兵至,與犄角,圖萬全。謂:兵事祕,不 輕語文華。文華怒,上言經玩寇殃民,今獨臣與巡按 御史宗憲,時時在行間也。頃之,永順、保靖兵至,副使 任環領保靖兵攻三丈浦倭於江陰村,破之。倭犯淮 陽、通州、鹽城等處,參政張景賢禦之狼山,亦敗之。寇 入青邊口,宣府參將李光啟等,率眾禦之。兵潰,與指 揮黃添祥、尚真、蔡隆、千戶郝廉、賈璽、尚志、百戶郭勳、 王永同死之。詔賜祠贈廕有差。五月,柘林倭與新倭 突犯嘉興,經令參將盧鏜,與俞大猷等,領永順、保靖 兵,分部水陸夾擊之,遂大破之。王江涇擒斬千八百 九十有奇,餘寇溺者稱是。川沙窪倭出海,流劫崑山 縣,江北倭自日照流劫東安衛,至於贛榆,復至海州、 沐陽、桃源諸處,官兵殲之於徐邳,而江北倭平。倭復 自海上大至,流劫蘇、常間。王江涇之捷,大捷也。而趙 文華所論張經狀,已至上前。上怒,問嵩,嵩對如文華 指,遂命械經及湯克寬於京師,以應天巡撫都御史 周珫為兵部侍郎,兼右僉都御史代之。上曰:經結南 寇,罪在不貸。文華發之,是皆仰GJfont元威。其遣朱希忠 分告於宗廟社稷神祇先聖。有頃,王江涇捷聞,兵科 都給事中用敬等言:王江涇首功,千計東南,用兵以 來,未有捷若此。此倭亡我奮之時,未宜易帥,正當令 張經乘勝掃除之。請姑召還錦衣使者,再觀其成敗。 即敗,逮經未晚也。上大怒曰:張經欺怠不忠,不文華 奏不戰。廝輩黨姦惡直,沮法壞上,其各杖五十,發為 民。已,上心疑之,以問嚴嵩。嵩終陷經,而稱御史胡宗 憲與文華殺賊功,為請賞。上曰:令文華不言者,又復 失賊。遂遣使賞文華、宗憲,令竭忠督討,仰贊元威。柘 林倭焚巢出海,俞大猷等破蘇州倭於陸涇埧,倭寇 常熟,知縣王鈇、鄉官參政錢泮,率兵禦之,不克,死之。 各予贈廕祭祠。上曰:故工部左侍郎郭文英,出身工 匠,久竭勤勞。今家人乞祭葬,其與之,仍加祭壇。上諭 戶部:龍涎香訪取,十餘年矣。不得分毫。始,梁材笑。上 曰:載籍不紀,則成祖作《永樂大典》,偽乎。其再求之海 濱,必得之。六月,倭從海上至,犯上虞、會稽,破杭州,流劫而西。俞大猷遮洋擊三丈浦倭,勝之。賊遯海上之 三板沙。增調三廣選官民鄉勇羌土精兵,赴浙,直軍 門,并力擊倭。江陰知縣錢錞禦倭蔡涇閘,死之。予贈 廕祭祠。浙江倭還犯吳江,俞大猷與參政任環擊勝 之。賊奔嘉興三板沙。賊出海,大猷復與任環追擊之 馬蹟山,勝之,GJfont其餘賊。上曰:朕累言周珫不耐行陣, 今聞疾甚,浙福提督都御史李天寵,嗜酒廢事,其悉 黜為民。遂改南京戶部侍郎楊宜,為南京兵部右侍 郎,兼右僉都御史,代珫。陞胡宗憲為右僉都御史,代 天寵。賜給趙文華敕書關防,令悉心督察軍務。胡宗 憲請遣人入海,諭倭,禁其部夷毋入寇,兼伺誘王直 焉。從之。使生員蔣洲、陳可願,充市舶提舉以行。上曰: 朕聞宣、大二鎮米價踊貴,北直隸、山東、河南麥熟,其 急倣昔人平準法,以濟民饑。蔡涇閘倭至夏港鎮,浙 江副使王崇古擊勝之。七月,倭自杭突至徽寧諸縣, 入南陵,蕪湖丞陳一道,獨麾一軍,與其僕子義死之。 江南倭大載舟出海,僉事董邦政,與俞大猷,追擊焚 之。會颶作,賊舟亦自壞。賊還海港,登岸劫掠新作、元 雷,居成。南陵倭流劫至蕪湖,進逼太平,至南京城下。 以倭破杭州,逮李天寵京師,與張經、湯克寬皆論死, 繫獄。造蘆溝橋成,以陶仲文先獻萬金助工,加歲祿 千石。八月,倭自南京過秣陵關,掠溧水,柘林倭載舟 出海,僉事董邦政、總兵俞大猷分擊,勝之。上為壽,奏 示齋府曰:今月十日,小臣始誕躬覲大高元殿,前期 三朝為首節,後三辰慶周啟,建金籙,欽承玉眷,大祝 七晝夜,修設羅天寶醮二千六百分位。仰惟父天保 命,母地育生,底宗子以成仙,賜愚臣而得道。慶臻宗 社,禧衍家邦。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 望朝奉天門。上曰:近得徽王薦奏一道者,獲太上之 元,其賜徽王清微忠孝翊教輔化真人道號,予之金 印道者,賜名通妙散人,給三品誥命。溧水倭趨宜興, 越武進,抵無錫,至滸墅關。會柘林出海倭,風飄之,還 登岸,據華亭之陶宅鎮。蘇松巡撫都御史曹邦輔,恐 滸墅寇與陶宅合,督兵備副使王崇古,集兵四扼之。 僉事董邦政,與把總婁宇,盡殲其眾於楊林,平之。九 月,趙文華以不得滸墅之捷為恨,與胡宗憲自將兵 大搗陶宅,乃大敗,賊益熾。掩不言,反劾邦輔、邦政不 進兵協攻,趨易避難,請亟罷黜之。上下邦政總督都 御史問治。頃之,巡按御史孔昭以陶宅之敗聞,給事 中栻濬先後言,文華欺誕負簡命,江南人稱邦輔功, 不容口,文華嫉GJfont人捷,自掩敗,邦輔不惟不得論功, 且以罷黜,請宜罪。上竟不問。命邦輔勦賊如故。建秋, 報大齋朝天宮三日夜。大同參將丁碧死於寇,予贈 廕祭祠。倭自海上至泊台州、螺門,都指揮王沛與參 將盧鏜盡殲之。建秋,報大典於大高元殿七日。十月, 裕王長子生。禮部請告郊廟社稷,詔天下。上曰:生太 孫則然,可不待上命,自為禮,其遣告元極、奉先二殿 而已。已,群臣疏賀。上詰掌詹事府事吏部侍郎閔如 霖,辭意藏謗,降三級俸,罷其元撰,命嚴嵩再擇敬神 而畏君者代之。陶宅倭奔屯周浦,曹邦輔督兵攻之, 敗績。建祈報大典於洪應雷殿六日。殺張經、李天寵、 楊繼盛於市,天下益惡趙文華及嵩父子。十一月壬 辰朔,日有食之。倭犯莆田,千戶戴洪、高懷德、張鑾皆 戰死。海上倭二千餘入川沙窪,與舊倭合,焚劫浦東 一帶。丙午望,月食。倭自海上來,屯海鹽人家。指揮徐 行健焚滅之。倭自海上來犯平陽。倭自海上來流劫 樂清、黃巖、仙居、餘姚、上虞、會稽諸縣,守備劉隆、指揮 閔溶禦之於謝浦,死之。倭犯興化,千戶丘珍、楊一茂 死之。已,復犯福清、海口、泉州衛,指揮僉事童乾震,直 奔其壘,斬十餘賊,亦死之。皆賜祠其地,襲陞其子二 級。冬至,群臣望朝奉天門。閏十一月,統領川兵遊擊 曹克新,邀擊周浦倭,勝之。賊焚巢出海,副總兵俞大 猷等追之老鸛嘴,又勝之。餘賊奔上海,浦東曹克新 擊倭,鏖戰於嘉定之高橋,兵潰。越二日,復整而大擊 之,又復大潰敗。倭犯上虞、會稽者,典史吳成器督眾 勦滅之龕山,官軍盡平之嵊縣。十二月,選練南京衛 軍一千人,使守京,以都督段堂領之。孝陵衛三千人, 使護陵,以豐潤伯曹松領之。名二營曰:振武。開礦四 川、山東。趙文華擊賊無功,謾言水陸成功,江南清宴, 請還闕供本職。許之。山、陝、河南地大震,壓死官吏軍 民。奏報有名者,八十三萬有奇,不知名者無數。戶科 左給事中楊允繩、御史張巽言劾光祿寺丞胡膏,侵 牟多金,下法司驗問。膏以允繩謗上元修為解。上大 怒,詔逮允繩等,送鎮撫司掠治。鎮撫具允繩獄,不及 巽言。上切責曰:旨云等也,如何脫巽言不治。奪其俸, 皆下之法司。刑部尚書何鰲等,坐允繩儀仗內訴事 不實者,絞,引例充軍。膏妄費受贓,為民。上詔廷杖允 繩、巽言。允繩論絞如律,頌繫之。別降巽言於外任。建 紫皇殿成。嚴嵩病,上諭階本:嵩病,猶勉入直,敬畏天, 敬畏君也。茲聞其篤細邪之物,快哉。其傳示世蕃,孝 侍,毋怠。寇犯神木,參將楊璘死之。賜贈廕立祠。三十五年正月辛酉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奉天門。賜直臣衣,曰:卿等直侍朕家,娛亦廢, 它等猶不遂心。孰非臣耶,我下諭元輔計,立帝建儲, 我須閑元輔,駭生疾,天不可違我,且止衣非正賜,少 禦春寒焉。守備王倫等,扼倭曹娥江,追殲之於三江。 調河南兵禦倭,令浙江練鄉兵。二月,以山、陝、河南地 震,敕戶部左侍郎鄒守愚往祭其山川社稷城隍,及 所在帝王陵寢,領白金四萬,從便宜賑之。舉大祈歲 典七日。趙文華還,上言:臣還時,大都南寇已滅,獨零 賊未盡殄耳。上疑其誑,數問嵩,嵩為支吾對。文華因 言:南寇所未盡滅者,坐督撫楊宜不稱,獨胡宗憲可 代宜,易置宜,用宗憲。上然之。會御史惟中劾問,詔罷 之宜,罷吏部尚書李默,推南京戶部右侍郎王誥以 代。文華既被上詰問,因謀告訐自解。上言宗憲才實 可用,尚書默故與臣異同,臣劾張經,經屬默同鄉,思 為之報復。臣論曹邦輔,默黨,留之東南,寇至未解,皆 繇默不奉公推賢。致是,因摘默部試選人策目,有引 漢武唐憲事實,擬上懷訕謗。上大怒,下禮部,三法司 及科道官,皆覆稱默褊執,失大臣體,策目所引,尤不 宜言。上以其黨護,切責尚書王用賓等,各降俸三級。 下默鎮撫司考訊。刑部尚書何鰲,遂坐默比子罵父 者律,絞。上曰:律不著臣罵君,謂必無也。今有之矣。其 加等處斬,錮於獄。因黜宜為民,逮治曹邦輔,以胡宗 憲為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僉都御史,總督浙直軍。 邦輔竟坐戍默,從獄中咽金死。三月,命大學士李本 暫掌吏部事。是時,嚴嵩子世蕃,專恣貪婪,政以賄成。 趙文華一出江南之,公私匱竭,刑賞倒置,士論惡此 三人已甚。嵩慮有它故,欲排鋤其異己者。本承嵩指, 上言:近者當事用人遷擢,一出貨營,賢否盡徇愛憎, 以致庶績日隳,南北多寇。雖陛下焦思於上,屢更數 易,未有能分主憂者。兩京大小九卿,及在外督撫諸 臣,臣不識忌諱,欲為陛下分別其人,定擬去留,以請 許之。本因列諸臣為三等,吳鵬、趙文華、嚴世蕃、陸炳、 馮天馭、何鰲、沈坤等二十八人,為上等。鄢茂卿、徐履 祥、趙貞吉等七十人,為中等。楊行中、葛守禮、艾希淳、 郭鋆、陶邦修等十有五人,為下等。上皆如所擬。已,復 命一體考察兩京科道官以聞。即亦皆如本請。諸御 史考察無害者,人杖四十,乃留之。遂加本為少保兼 武英殿大學士。以工部尚書吳鵬為吏部尚書,鵬舉 趙文華自代,從之。仍加文華太子太保,以賞訐發不 臣功。以國用不足,推廣入貲之路。建祈年,禱雨,醮於 洪應雷宮。百官素服辦事如修省。賊酋徐海,擁諸倭 復大至,分數道入自浙東西,至江南北彌滿,海復導 柘林賊陳東所部數千人,逼乍浦,焚舟登岸,人各殊 死戰。倭入古田,指揮使劉GJfont、副千戶王月死之。賜贈 祠。四月,停刑止屠以禱雨。雨降,上悅。嚴嵩率百官表 賀。倭破慈谿,殺溫州同知黃釧,軍民死者亡數。予釧 贈廕,祠死所。倭犯鎮江、瓜、儀等處,大燒漕糧,江北倭 流劫至圌山、無為州,同知齊恩,率其子尚文嵩及其 家人擊敗之。遇伏,力戰,死。倭復攻破慈豁、餘姚,省祭 官杜槐死之。皆賜贈廕有差。俞大猷、董邦政擊倭寶 山,勝之。遊擊將軍宗禮,以河朔兵九百人,擊乍浦倭 萬餘於崇德三里橋,三戰三勝之。徐海氣大阻,會橋 陷,軍潰,禮與鎮撫侯槐、何衝、忠義官霍貫道,皆死之。 皆廕敘有差。建謝雨典於雷宮三日。上曰:今大小官, 以私情乘空,銓除無數。侍上者,十百人中,乃一二侍 讀,訥修撰春坊,供撰久勞,其俱陞為翰林院學士,右 春坊右中允份,文學可稱,令入補撰文,重元事焉。五 月,倭乘勝燒劫桐鄉,圍之。浙江巡按御史孔昭,請簡 才望大臣一人,督兵應援,且以為南京保障,從之。敕 兵部右侍郎沈良才,兼都察院右僉都御史,行上故 數以汪南倭詰文華,至是復諭嵩令文華具舉倭實 情對。嵩知上覺其欺,教文華自以其意請復視師,嵩 從中為言,收良才之命,命文華總領涿、保定、河間及 河南、山東、徐、沛等兵以往,懸勸借賞格以備倭。上曰: 古禮因事索鬼神焉。南北欺犯,其遣大臣祭告於郊 廟社稷,行禮樂歌,五成用牲。倭自慈谿入海,聽撫賊 毛海峰等,助官軍追擊之魚山。胡宗憲使人說下桐 鄉賊徐海,與陳東自攜,乃退屯乍浦,桐鄉之圍解。遣 通政王槐取礦玉旺峪。敕建真武殿於齊雲山。六月, 造帝真殿。倭劫湖州等處,蘇松倭遯出海。總兵俞大 猷追擊,大敗之。浙江倭陷仙居,趨台州,副總兵盧鏜 等擊勝之。寇三萬餘騎犯宣府,遊擊張絃迎戰,死之, 一軍盡沒。中軍官陳徭、千把總繆策、陳鎮、張瑞等,俱 死之。賜贈廕有差。開礦河南。嚴嵩再滿九年,考獎,敕 賜宴,廕一子。七月,建延生,典高元殿五十日,取中庫 銀十萬為內供。獻西苑雙穗穀於太廟。徐海擒陳東 等以獻,海自退營梁莊,以其乍浦巢委我。我軍大破, 平之。八月,以徽王載GJfont不法,追收故所賜其父恭王 真人印。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望朝 奉天門。舉承恩大典於內殿。陶仲文、顧可學皆言芝入藥,可壽,命分採之元岳、龍虎、鶴鳴、三茅、齊雲、及五 岳諸山。上曰:當職者怠,龍涎香多年訪求,未得,故所 遣廣東、福建官,記其罪,趣之。更遣一官求之於雲南。 上曰:芝與香,無論臣民,得者許自獻。宛平民誠獻芝 五本,賜銀幣。胡宗憲大集保靖、河朔、永、保兵,進勦徐 海於梁莊,大破之,海沉河死。而倭寇盡平。上曰:玉旺 峪所進礦銀,轉勝於初,可仰承天地,賜更訪採諸未 開之場,顯金玉露形,昭太上元風焉。戶部臣言:聖德 敷被,帝錫佳寶,不宜壅閼無用之地。請如旨,宣示四 川、山東、河南有司,以稱天地降祥,及聖主足國裕民 之意。報可。九月,遼東告警,指揮劉洪臣、千戶黃相、李 承宗、百戶管振死之。廢徽王載GJfont為庶人,除世封。載 GJfont自殺。杭州大火燔民舍三千餘家。上曰:冬寒可念, 禮部止採芝民,毋行。禮部臣言:臣向未敢請,今敢不 如詔。上曰:為近畿者耳。元岳諸山,採如故,毋後。舉秋 報,大齋洪應雷壇七日。以倭平,遣祭告郊廟社稷帝 王神祇,受百官表賀。論平倭功。十月丙戌朔,日食。御 醫果,進元岳仙芝,賜綵幣。倭入詔安縣。播州苗賊盧 阿項等平。十一月,廣寧塞告警,總兵殷尚質、遊擊閻 懋官死之。賜贈廕祭祠。上曰:元輔嵩,年七十餘,忠順 罔怠,朕心弗安。免廷賀,苑直賜腰輿,建景圓一陽二 典於萬法殿,十四日。冬至,群臣望朝奉天門。兩廣督 撫侍郎談愷,討平洞賊陳以明,論功有差。十二月,山 東賊楊思仁平。追贈許逵三代祖父,賜誥,命獻陳東 之俘。俞大猷擊餘倭之駐浙東舟山者,大破之。倭平。 三十六年正月乙卯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奉天門。上曰:景元祝典,已降詔諸司,停封九 日。頃者,朕受寒侵,仰事上元禮不可減,其增修七日。 展日而致敬。三月,建大祈典於大高元殿,歲祈典於 洪應雷宮,各五日。宛平民道等進靈芝,賜布絹人五 匹。巡按河南御史昭進五色芝二十八本,上曰:芝五 色,仰承天恩,其進御。寇入延綏,總兵陳鳳死之。賜贈 廕,祠死所。又犯大同,指揮楊汲、百戶李潮死之,皆賜 廕。四月,寇大入永平、遷安等處,副總兵蔣承勛死於 陣。予祭葬贈廕。總督薊遼左侍郎右副都御史王GJfont, 降為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火星逆行二舍,敕諸司 修省,禳于洪應雷殿。崇王載境薨。丙申,奉天殿災,華 蓋、謹身二殿,文、武二樓,奉天、左順、右順、午門,一時燬 火,兩日乃息。群臣疏慰。報曰:天垂無前異,朕戰懼若 涉大淵。罪在朕躬,尚敢他飾。子職畏親,惟有感眷為 順。壬寅,詔曰:朕惟皇天畀命,暨二親貽慶,入奉大統, 三十六祀,於茲矣。曩大遭無前之內變,荷天恩赦,祐 以復生,刻感難名,身命是愛。但賴臣勞之一語,原非 虛寂之二端。天心朕悉,朕忠天鑒。昨因時旱,禱澤於 雷霆洪應之壇,方喜雨膏,隨有雷烈。正朝三殿,延門 及廊,一時燼焉。仰惟仁愛之篤垂,總屬朕躬之咎重, 下茲罪己,用示臣民。凡在位者,首體相關,敬畏宜同, 未可肆幸樂之心,要當竭國民之念。共圖協恭,勿乃 我棄。倭復至南通州,攻城,不克,分犯如皋、泰興。復有 倭乘七艘,自金沙登岸。以殿災,舉高元大壇典五日。 倭至揚州,進犯高郵,金沙倭犯如皋,至泰州。諭禮工 二部曰:朝堂無不復之理,當仰天慈,勿或賣直為忠, 狃時作敬。其先作朝門午樓焉。五月,泰州倭犯揚州, 高郵倭犯寶應,入之。揚州倭犯天長,入之。復入盱眙、 清河,皆燒劫而去。遂侵淮安府,入劫安東縣。六月,參 將劉顯擊倭安東,敗走之。以財詘,裁官吏冗員。上諭 禮部曰:殿廷之災,不及大內。上天恩宥,朕當祗戴。其 舉醮乾清宮九日,諸司停封如例。停止陝西採礦,取 中庫銀十萬,備內供。七月,封益世子厚炫為益王。詔 順天府買辦珍珠,并下廣東開採,各四十萬顆有奇。 八月,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望朝於 端門。總督都御史胡宗憲進鮮芝七十本,巡撫福建 都御史阮鶚一百四十本,巡撫江西都御史馬森一 十六本,以賀壽。上諭吏部曰:直贊撰文公希忠,歲加 祿百石,伯承裕加少保,都督炳少傅,輔臣嵩兼支尚 書,俸階,加少傅本兼太子太傅,尚書山加太子太保, 侍郎朴瓚、煒各加太子賓客,仍與二品服色,除侍講 二字。學士訥春坊份,各陞太常寺卿,兼翰職如故。示 嵩毋廷謝。上已稍聞趙文華視師江南,黷貨殃民狀。 至是,責建朝門甚急,欲以觀於述職之臣、外國之使。 文華不能即奉旨,滋不懌。文華故拜嵩為乾子,嵩告 上曰:師生屢為言。至是,上諭嵩曰:日以望之夕,召工 部入理門樓,木備建造,乃諉諸未,敢曰未敕,無專責 者,大臣不任事。可見文華志不若昔。今聞其病生,不 諭責之,不早成,嵩計之。嵩未知上意,言文華連歲視 師,致勞疾,工正事繁,請欽命專責者,更增設一侍郎 佐文華部事。從之。文華隨上疏請假,上特命回籍養 病。以刑部尚書歐陽必進代之。丁未,興重建午門工。 上曰:人君百為萬用,靡匪天也。我皇祖名門奉天,義 取爾然,己身坐之,未安耳。今兩蒙災,示決不可復。禮 部其集議門名聞。是月,晦日,趙文華子錦衣千戶恩懌上疏,請送文華還家。上建萬壽醮,故命停封盡八 月。而恩懌以是日具疏,意計徹御在來月。上察而惡 之。九月朔,上曰:文華濫殺無辜生命,朕大宥之。以少 寬任事之臣,而勸後者。朕吉修,停八月封,累諭矣。廝 恩懌,未盡八月,疏病告,好欺褻也。文華姑革職為民, 恩懌削官邊戍之。因責禮科都給事中江等,不參舉, 皆執杖之,斥為民。下文華視師江南諸不法狀示嵩, 曰:卿勿以弟子為意。嵩佯驚惶恐對,乃罷。是時中外 鼓舞,頌聖斷。禮部類奏,五岳及方內名山所獲芝,凡 千本有奇。殺口外民沈練。廕宣大總督都御史楊順 一子為國子生。上曰:重建明堂事,義至大,天神垂祐, 葦可久也。何必曰楠杉堅。朕聞正德中,視乾清工者, 不自謂怠,乃曰皇兄在豹房,令無亟。朕久不臨朝,臣 下欺上,恐亦爾咎。凡在臣民,竭力盡忠,必速之,毋以 待殿材為解。取太倉銀十萬為內供。十月,建秋成,報 典於大高元殿五日。再詔採芝於四方。故禮部左侍 郎朱隆禧卒,家人請祭葬,禮部執弗與。上曰:隆禧調 護朕有功,所進方藥香衲,至今在御。其特以恩許,勿 為例。上親告經始殿廷於大高元殿,而舉典。十一月, 蔣洲說王直自倭至,胡宗憲誘擒之,直餘黨驚叛,據 舟山,阻岑港自固。以大明光殿成,及景命修報,遣祭 告朝天六宮。上曰:是典禮特隆重者,諸司其停刑止 封,吉服GJfont事。自是日,至於來月之朔,毋怠毋欺。冬至, 群臣望朝於端門。興建大朝門工。十二月,祈雪朝天 等宮。廣東扶藜、葵梅諸山峒賊馮天恩、李汝瑞等平。 山西平遙賊田武平。以水災,免遼東諸衛所稅糧,預 發太倉銀五萬優卹之。

三十七年正月庚戌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奉天門。光祿寺火,上曰:天火也。自馬從謙以 來,邪黨日多,茲其應矣。下大官署正炤等於法司,黜 為民。寇圍右衛益急,城中困甚。上大慮之。命發帑銀 十萬,賑濟雪。嚴嵩等疏賀,嘉答之。倭犯潮州,鄠縣散 官王金聚芝為山以獻,曰仙應萬年,芝凡百八十餘 本,有徑尺八寸者。上悅,賚金幣。建首祝景度吉典於 內殿,九日。二月,懸大工開納例。有錦衣衛匠餘岳,輸 金二千三百,乞陞兵部。奏授本衛指揮僉事,子孫襲 一輩。兵科都給事中日新等言:國家錦衣之職,比古 吾賁,非特恩不授,無異功不襲。縣官即急財,何至藉 一工匠餘資,濫朝廷名器。上善之,命改岳千戶,奪兵 部司屬官俸三月。右衛急內賦匱竭,戶部尚書方鈍 憂懼,不知所出。乘間陳帑藏空虛狀,因條便宜七事。 上曰:鈍所議第,可備將來,安見有為國憂思之忠。可 為右衛應卒者。鈍惶恐謝。因命發太倉庫金五萬,及 紫荊關新城倉,浮圖峪客兵米豆三萬石於大同,以 濟之。建大祈典於萬法殿九日。三月,上曰:右衛危在 旦夕,朕甚念焉。邊臣屢求糧餉,戶部不時給,好怠視 也。工部其暫齎工資贓罰等銀,五萬於右衛,二萬於 薊鎮,兵部發馬價銀一萬於宣府,急濟之。九卿科道 官曾任巡撫二司,及有司習知各省錢穀,有可設法 計處者,各明白條奏。大同戰守事宜,及文武官,有宜 更置者,兵部亦詳議。於是別調朱笈、龔業陞山西副 使,楊選為右僉都御史,代笈。改山西總兵張承勛為 大同總兵,代業。蜀王承爚薨。刑科給事中吳時來言, 總督宣大侍郎楊順,GJfont鎮以來,所請帑銀,亡慮三十 餘萬,而該鎮兵食日見嬴虛,往往殺愚稚民報首功, 不能一矢效尺寸。御史路楷,受順賄金,祕不以聞。去 冬,寇屠應州堡七十,男婦死者千計,即楷初疏亦云。 及奉命勘覆,則為之諉責,守臣以所殺邊民,侈為順 功,兵部尚書論雷同附奏,濫予世廕,無章甚矣。夫近 者,大同右衛,上軫聖懷,而當事之臣,朋比不忠,交相 欺肆,一至於此。臣誠恨之。願陛下一大創此三臣者。 上密問嚴嵩,嵩比之,上特命逮治順、楷,權代以兵部 侍郎,江東因黜論為民,代以故兵部尚書楊博,并改 戶部尚書鈍於南京,代以刑部尚書賈應。春,遼東大 饑,人相食。預發太倉餉銀五萬,優卹之。建二祝景度 吉典於內殿九日。御史儀望給事中祐言:福建提督 阮鶚,獵取浮譽,以得美官。行部所至,幃帟盤盂率緣, 飾綺繡珍寶,日集金工,鍛鑄罍卮修,京師問遣,倭入, 任其出沒,則加派繇賦,遺金繒舟輿送之出境而已。 臣恐其罪不止罷斥。上大怒,械治之京師。既至,黜為 民。上曰:今右衛困極,朕聞城中將變。爾東用心急處, 毋諉諸權代總督,不待再推。即暫以尚書博往任之。 御史萬民英奏:臣巡視薊鎮,見牆子嶺、白馬關一帶 邊牆,皆苟且倖成,旋即圯壞。以故寇得乘之。蓋今兵 部侍郎吳嘉會,故任巡撫時所築。乞按覈錢穀之數, 論冒破罪。上命錦衣先逮嘉會下獄,遣科道官往按 之,已,黜為民。詔恤京商刑科給事中吳時來、刑部主 事張翀、董傳策,交章論劾嚴嵩,納賄誤國狀。上曰:時 來所言,順、楷己行之矣。彼本譏朕事元怠政,故先攻 一二遠臣,次及輔首,必有主使同計之人。錦衣衛其 與翀、傳策逮送鎮撫司訊究之。已,三臣百掠不承讞,上俱發充車。嵩乞罷,上優詔,不允。四月,楊順、路楷逮 至,刑部尚書鄭曉論,順死,楷為民。因奏:時來言楷受 順金,須勘證有,則罪不止削籍。上命繫順、楷獄,命兵 科給事中鄭茂往按之。海上倭大至,犯台、溫諸處,及 福建沿海府縣。以右衛圍未解,復黜朱笈為民,褫龔 業職,下御史問之。寇困右衛益急,上數問大學士嵩, 嵩意欲棄之,不敢顯言。上益命措餉發兵,前後動發 太倉之儲數十萬計。使兵部左侍郎閔煦,兼都察院 右僉都御史,督救之。以遼東大饑,出戶、兵二部庫銀 三萬,發賑。胡宗憲得白鹿於舟山以獻,上悅,賜金幣。 禮部請告廟受賀,上曰:元天眷賜,瑞固非一。獨宗憲 人心不泯,以此進耳。其命希忠代獻太廟,表賀已之。 裕王妃李氏薨,不稱薨,曰故。禮如壽定王繼妃吳氏 喪。江東楊選、張承勖大集主客兵,嚴部奪右衛,圍寇 悉拔帳北遯,圍解。上徵東還賜二品朱衣一襲,論選 等功有差。命楊博廣賑卹,繕墩堡,練丁壯,計善後略, 從便宜具奏。建景命瑞典於御仙宮九日。倭攻福清, 破之,執其縣令,舉人陳見率家僮禦倭,不克,與訓導 鄔忠涵被執,罵賊死。祈雨禳風於內殿。倭攻惠安縣, 知縣林咸率丁壯禦之,五晝夜,乃引去。逐之,死於鴨 山。五月,倭焚掠南安縣。建三祝景度吉典於乾光壇 五日。福建倭出海口港,參將尹鳳等引舟師擊勝之。 六月,倭分犯興、泉、漳諸府,攻福清、南安二縣,破之。遣 督造磁器三萬於江西,以備醮壇之用。浙江倭分掠 樂清、永嘉諸縣,指揮劉茂、朱廷綸、千戶周賓、李爵、劉 源死之。鄉官致仕僉事王德赴以義兵,亦死之。賜德 贈祠祭廕,茂等皆襲陞其子二級。新建朝門午樓東 西角門,左右順門,闕左右門,成,權名朝門曰大朝門。 建壽明殿於內苑。七月,建景祝吉典於大光明殿,七 日。初,上從總督尚書楊博請,以薊鎮一衛兵聽宣大 調遣,總督侍郎王GJfont執奏,薊鎮、古北諸口,川原平曠, 無險可守,獨恃入衛卒擁護陵京。奈何聽它鎮調發。 上曰:故有旨,令薊鎮練兵畫區守,今八歲矣。幸寇不 至,即一卒不練,每遇秋防,專倚調發,頻年遠戍,糜糧 餉,歲復一歲,何時已也。兵部其遣一郎中,與巡關御 史閱數以聞。遂命郎中唐順之往。修景度四祝吉典 於內殿十四日。以岑港海寇未平,奪總兵俞大猷、參 將戚繼光職級,令胡宗憲督勦之。封崇世子翊GJfont為 崇王。閏七月,西苑進瑞穀,獻廟,受賀。賜督理農事戶 部侍郎高燿金幣。楊順、路楷之被逮也,獄成矣。所遣 鄭茂,特按其受金一事耳。至是茂還言:楷受順金,雖 無證,要吳時來言皆是。順、楷宜重比。先是,順、楷相比 為姦,朱笈不與聞也。桃松寨之事,笈、順大左,順等譖 之。大學士嵩別調笈,笈未及代,而順、楷已被逮,人皆 以為快。嵩心醜之,笈黜為民,未慊也。方順、楷逮時,上 怒,嵩不敢解,故示意刑部尚書曉,請令茂出按,以緩 其獄。及是茂還報,上怒解曉,乃阿嵩變其獄辭,更免 順死論戍,楷降邊方辭,插入笈逮之,亦坐以順所坐, 於是物論大譁嵩父子。胡宗憲再獻白鹿於齊雲山。 上曰:一歲二瑞,天眷非常。命告謝元極殿太廟,以宗 憲忠敬,陞其俸一級。百官表賀。大朝門既成,放休工 匠以來歲冬隙,舉殿工焉。禮部請賀,上曰:朕仰荷天 簡,以宗人入承祖位,非它所為,欺我之邪。初則奪親 誣天,至今尚非一二。近二藩作逆無君,去年火燃朝 堂,不臣者方相慶自得謗我事,元廢朝信方士,近佞 臣也,何賀之為。以壽明殿成,及聖旦屆期,建祝延典 於內殿,停常封盡八月。建大齋朝天宮三日夜。八月, 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望朝大朝門。 庚申,月食。寇犯宣府、赤城等處,遊擊董一奎等帥兵 禦卻之,把總馮尚才戰死。九月,上諭嚴嵩曰:古人三 十即求補益,況年老氣衰。太上、孔子皆示人以妙不 可違焉。人元之丹,比金石勝,卿當服之。建秋,報於萬 法殿九日。唐順之閱視薊鎮,還報命。上曰:各區缺兵 至三萬,不補,且一卒不練,督撫官何職也。王GJfont及總 兵歐陽安,其各降俸二級,令嚴督將領,取見卒實練 之。歲以五月,奏請遣閱視,期以三年有成。不則,科臣 參劾之。十月,岑港倭巢柯梅,胡宗憲屢討之,不克。南 京御史珊等劾宗憲,私誘王直,老師縱寇,濫叨功賞, 請追奪之。上下廷臣集議其去留,議上,即手答曰:妖 逆賊直罪,浮賊全富,本宗憲計獲之。會彼奏上元瑞, 小人嫉功,遂爾有言。朕下諸疏付丞弼議,擬用存公 論,乃亦不分是非,明功罪也。宗憲其用心平賊如舊, 副簡眷焉。未幾,宗憲上疏自辨。上報曰:卿討獲妖賊, 人所皆曉。特以獻瑞,故人不敢指引。特引軍事害卿 耳。卿宜竭誠展布,以平餘氛。不允所辭。禮部類進四 方芝千八百六十有四本,詔更廣求徑尺以上者。命 唐順之往視師浙江,以胡宗憲協謀勦賊。泗水湧出 大木一,命舁京造殿邊山。把總馮時雍死於寇。十一 月,冬至,以夜寒,賜執事郊壇官金幣。明日,百官望朝 大朝門。柯梅倭駕舟出海,總兵俞大猷等自沈家門, 引舟師橫擊之。倭遯入閩廣間。敕三法司曰:刑以弼治當,則氣協庥祥。自至否,則上干災沴生焉。是以古 帝王及我祖宗,罔不慎斯。朕固本祈天為民造福,矜 卹庶獄,惓惓於懷。何近年以來,司獄失人,深文鍛鍊, 甚或賄囑,顛倒是謬。近安陸幼男,一魁二命,枉刑,母 又被捉,情無所告。遠叩朝扉,以一推之,豈止百數。爾 三法司,宜體朕心,多思矜卹。都察院通行撫按,申飭 司府州縣,省改前愆。天地神祇,照鑒在上,惟公惟慎, 自能保祿而昌後。如不恭命,明法幽譴,必不一逭。欽 哉。丙戌,上親禱雪洪應雷宮。丁酉,雪,群臣表賀。十二 月,初,命都察院歲差御史一員,稽刷光祿寺錢糧月 籍支費,進覽。

三十八年正月癸酉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大朝門。倭千餘人突犯饒平、海豐,攻破黃岡 城,流劫海陽、潮陽、惠來等縣。以大學士嚴嵩年八十, 賜肩輿直苑,支伯祿。嵩辭,詔歲給祿千二百石,如先 朝兵部尚書靖遠伯王驥故事。贈集鄉兵殺倭者,永 嘉縣良醫王沛為太僕寺丞,予祠贈廕。二月,建春,祈 典於朝天宮。歲例,祈年典於大高元殿各三日。丁巳, 月食。廣東倭犯詔安、漳浦,遵化民張應相、李朝舉、李 梅、張沖靈、張德實、汝楫、麻鑑等,力戰,死於寇,予贈官。 廣東賊流劫歸善等縣。倭自象山犯浙西,副使譚綸 擊敗之。倭既遯入閩廣間,福建人大譟,謂胡宗憲嫁 禍於閩。宗憲參論總兵俞大猷,不蹙倭柯梅,坐令得 奔毒兩省間。詔逮大猷京師,治之。戊戌,親禱雨雷宮。 辛丑,雨,百官表賀,告謝六宮廟。倭犯崇明。四月,掠揚 州、海門等處。裕王長子翊釴薨,進封為世子祭葬,如 世子禮。倭大入福建沿海諸郡,攻福安,破之。江北倭 趨通州,總兵鄧城禦之,敗績,指揮張谷死之。倭遂進 據白浦鎮,巡撫貴州都御史郭翀,擒得普安賊李昂 等,論功有差。副總兵盧鏜攻北倭於三沙,勝之。福建 倭圍福州城,參將黎鵬舉擊勝倭於海中。刑部左侍 郎楊大章告病,上疑其詐,命太醫院官驗實,乃放還。 先是,江北副使劉景韶,擊白浦倭,三勝之。倭大聚其 眾,謀西犯揚州。景韶復追殺之潘家莊,而通州倭盡 平。倭大屯廟灣,合攻淮安,巡撫右都御史李遂,督參 將曹克新等,大戰於姚家蕩,大敗之。餘倭仍保於廟 灣。上悅,賜敕獎,遂劉景韶追擊倭於印莊,乘勝追擊 於新州,焚之新河口,而江北流倭盡平。以唐順之為 通政,仍與胡宗憲共事。盜火太原公廨。五月,倭犯寧、 紹、台、溫。是時,江北倭惟廟灣大屯未平,李遂環攻以 困之。唐順之以為玩寇,持兵先軍,我兵死傷甚眾。倭 解福州圍,燒劫同安縣,巡按直隸御史方輅,論劾總 督都御史王GJfont,節制失策,宜黜為民。詔逮治京師,下 獄,論死。倭攻永福,破之。福建山賊突劫永平、泰寧、龍 巖、歸化等縣,永定知縣許文猷、汀州通判郭子進,督 兵勦平之。裁冗官。更建元聖五龍亭廟。灣倭被圍日 久,劉景韶載葦焚舟,嚴兵逼之。賊潛出海遯,而江北 倭盡平。大學士徐階滿九年,考改吏部尚書,賜獎敕。 六月,親祈晴洪應雷宮,詔百官齋三日。以陶仲文八 十,遣使存問,加官其子與五品服俸。丙寅,雷擊奉先 殿外南西牆。七月,命總督倉場侍郎,具銀庫出內之 數,每兩月進覽。三沙倭,繇海門縣七星港,突犯江北, 參將丘陞死之。予贈廕襲祠。劉景韶擊七星港倭於 揚州,火之,賊宵遁。八月,京師大霖雨,祈晴於雷殿。萬 壽節,命朱希忠攝告天元極殿,群臣望朝大朝門。李 遂獻白兔二,告太廟。甲寅,月食,雲陰,不見。副總兵劉 顯破江北倭於白駒場,盡殄之。遼東饑,遣御史齎太 倉銀六萬兩,召糴賑給之。九月,修顯陵及飛龍等殿, 工成。建秋報大典大高元殿。十月,設廣陵縣。以瑞雪 及秋祥疊降,詔法司停刑。太元都殿成。十一月,許朱 熹裔孫以博士,奉祀婺源者,世襲。建一陽欽天寶典, 大高元殿,九日。冬至,群臣望朝大朝門。改陝西州屬 渭南、醴泉、隆德、洵陽、石泉、沔諸縣隸府。十二月辛丑, 親禱雪內殿。雪,上悅,百官表賀。贈故蘇松兵備右參 政任環為光祿寺卿,祠蘇州,廕其子。召楊博還,特加 秩少保。

三十九年正月丁卯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大朝門。建啟籙迎恩典大高元殿,二十五日。 盜入泰興。二月,舉歲祈禋典大高元殿三日。胡宗憲 讞上王直獄,命梟示之。浙江兵部議擒直賞。上曰:元 祐也,不奏謝,人心歟。命告元極寶殿,而論宗憲等功 有差。修都城。總兵徐仁等,擊寇舟山,勝之。上曰:財用 今不若祖宗時,何也。朕覽戶部所上籍,入少出多。嵩 其與尚書坤議之,何有長算,可得充者。修祈年典洪 應雷宮七日。故春坊中允郭希顏上書,請分封景王, 以安儲貳。疏引往歲聖諭,有建帝語。上諭嵩曰:立子 為儲,是矣。帝當誰建耶。今不忠之臣,不義之民,不言 君而攻相,以君相久位矣。朕欲下希顏疏於諸大臣, 則謂大臣諛也。其下議之耳目官。於是禮科都給事 中璧等議,上坐希顏妖言惑眾,律即其家斬之,傳首 天下。以水災,賑順永饑民。倭劫潮州。三月,琉球使請封者,言寇方擾海,請自齎詔冊還,不敢勞使者。不許。 國子監祭酒沈坤,家居跌宕負氣,鄉人惡之。南京御 史林潤以風聞,奏坤居鄉暴橫狀。命逮京繫治之。坤 竟死獄中。南京振武營軍,以索糧譟亂,逼總督侍郎 黃懋官私第,殺之。上聞,逮治為首者。使南京戶科奏 所以。上曰:今小民無怨,君之念,多為臣者。求改新政, 快意耳。朕覽南京事,若五堡初作,非軍敢為,皆臣使 之。張文錦猶可諉無心,黃懋官即郭希顏、沈坤輩,欺 天無君,故違不為懋官,勒減軍士糧,雖死,罪首也。其 追革職為民。以副都御史鄢懋卿,清理天下鹽運。求 五色盈尺芝於天下。以近畿饑,流民多就食京師,上 諭兵部:朕聞四方盜賊蜂起,有司欺怠不問,其亟示 撫臣督屬撫勦,務俾除靖。有不悉心者,以名聞。建祈 民醮洪應雷宮十五日。四月,南京兵部侍郎李遂,擒 得振武營亂軍山等二十五人,下兵部,當山等梟斬, 不待時。上命三法司與科道官詳之,改以秋後決。上 曰:廉無自遠之理,必因堂高,士卒辱大臣,當斬。若時 君立新帝者,必法外凌遲矣。但黃懋官心存欺謗,全 屍而已。失刑已甚,茲所獲亦未果知當否。其再議。乃 僅坐首惡三人,餘皆發戍邊。未獲者,悉貸之。賑順天 饑民。追賜岳懷王名曰厚熙,以便醮壇追薦。復設都 御史一員,提督南京糧儲。改督漕右副都御史章煥 為之。五月,賑山西饑民。福建山賊、倭寇並起,攻掠平 和、詔安等縣,破崇武、所城。復起王邦瑞為兵部尚書, 協理京營戎政。六月,建天寶大典於大高元殿,停常 封至八月二十日止。七月,取太倉銀二十萬為內供。 章煥故巡撫河南,既得督漕之命,將行,言中州妖盜 並興,失今不圖,恐成大患。因上經略中原疏八事。上 以言之一統,全盛之時,心厭焉。唐王宇溫薨。八月,上 曰:直贊諸臣,效誠年久,未有加與,何以重君。上事帝 之典,公希忠賜爵祿,二臣嵩、炳,各歲加祿米二百石。 二輔階加太子太師,本加少傅,秩宗山加少保卿,貳 朴瓚煒各GJfont正二品俸,少卿訥春芳份,各陞禮部右 侍郎,兼學士。嵩子世蕃仍兼支尚寶卿俸,以答朝夕 左右之勤。胡宗憲獻芝草五、白龜二。上悅,特命賜白 金五十兩,金彩鶴衣一襲。禮部請謝元告廟,許之。建 萬壽大齋朝天宮三日夜。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 元極殿,群臣望朝大朝門。戊申,月食。上嘉郭朴直贊 恭慎,特加太子少保,以為南禮部尚書。朴言:臣幸效 誠元撰,不願遠闕。上說。玉龜亡,上曰:天降靈物,朕固 疑其塵寰不久。設興安縣。九月,建安神異典大元都 殿七日。秋報大典大高元殿三日。玉熙宮成。十月,建 金籙酬恩,秋報,大齋朝天宮三日夜。永壽宮成。東川 營長阿堂,與霑益土官九鼎相攻,巡撫都御史游居 敬調兵勦之。巡按御史大任言:居敬不待會勘,輕動 五萬師,冀不可成功,恐生意外變。命逮訊之。已,謫戍 邊。建秋成,典於洪應宮。命景王之國。詔兵部嚴督所 司,捕畿內盜。上曰:今秋天降奇祥,仰欽恩賜,其暫免 行刑。以臨、德、天津三倉米賑饑民。封蜀世子宣圻為 蜀王。趙王厚煜自縊薨。十一月,南京給事中負圖,劾 糧儲都御史章煥,赴任遲延。上故厭煥前疏,下旨曰: 章煥專事談論,久欺謗,其逮治京師。既至,謫戍之。親 禱雪雷宮。千步廊火。將郊,上諭禮部曰:朕敬天不怠, 郊祀,大重事,其命百執事,益毖虔。冬至,群臣望朝大 朝門。倭攻永春,陷之。流劫德化、同安、漳平間。十二月, 以雪未應,遣祭告元極宗廟社稷,及各宮廟。上諭戶 部:朕聞民死凍餒甚眾,其即發倉米萬石糜之。尤饑 寒者,給食一器,更與米一升。露死者,五城御史,令掩 瘞之。陶仲文卒,加贈特進光祿大夫,予諡賜祭十壇, 葬之以伯禮。陸炳卒,追贈忠誠伯,予諡賜祭廕。雪,嚴 嵩等表賀。陝西巡撫都御史軏、巡按御史秋,得白鹿 於商南山萬壽宮前芝叢中,遂致鹿獻芝,賜鈔幣。寇 掠海蓋、熊岳等堡,指揮李元勳死之。錄一子,賜立祠, 祭葬。倭陷潮州。

四十年正月壬戌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 望朝大朝門。寇入五花營,守備王世臣、千戶李虎等 迎戰於冰橋,敗,死。告軏等所獻鹿芝於元極太廟。二 月辛卯朔,日有食之。微陰,不見。欽天監官言:微陰不 見,同不食。上悅。禮部尚書吳山救護如常禮,上不悅。 山引罪。上曰:山,守禮之臣也。當科官,何不參者,其以 狀對。禮科都給事中東華等,惶恐引罪。上住為首者 俸,罰其餘半年。遂行謝典於大光明殿三日。禮成,群 臣表賀。發臨、德、徐三州倉,賑濟南六府。江西賊馮天 爵等平。建春祈大典大高元殿三日。趙王自縊。王妃 與其子載垸,移誣彰德知府傅汝礪、通判田時雨以 奏,詔逮京拷問。已,戍汝礪極邊,械時雨還斬於河南 景王之國,免面辭二朝。上諭禮部:春冷人疾,其令太 醫院散藥九門。至於夏至,風,上曰:其兵火博示諸臣, 戢宄而嚴邊。居有間,上諭嵩、博,言諸邊有備足無患, 今天風復旬日,恐不可不預慮。吏部左侍郎茅瓚病 足久,告。上問嵩,瓚懼,言:臣所患肢體末疾,行差矣。當即出,敢再乞數日。告。上曰:銓曹非養痾地,其令去。發 天津、通州兩倉米二萬一千石於順天、永平、太倉,白 金萬五千兩於保定、河間等六府,賑濟。重建祈年典 於洪應雷宮七日。以伊王宮垣僭制,命毀之。廣東惠 潮山賊起,流劫海豐、歸善等縣。三月,發米萬石,賑饑 民流移入京師者。南京錦衣衛指揮繼勳,得白兔於 鳳陽鳳凰山下,以獻。遣告於太廟,群臣賀。建萬春宮, 命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煒直苑撰元。四月,上曰: 朕聞藥不投病,餒民反傷。又貧弱無濟,有力濫與,失 朕下令意。其傳示小民知,執事者過也。抑民饑,流入 京師,皆守土有司失職不賑恤。其出內庫制錢三百 萬,量地遠近,與為歸資。撫按官,嚴督守令,招集安撫 之。大風雨,黃土,晝晦。命百官修省。順天府致敬而求 霖。安遠龍南盜起。山西饑,發太倉銀五千賑之。以雨 未足,遣大臣分告諸宮廟,百官素衣齋宿,禁刑屠九 日,以得霖日止。分遣使者六人,建萬壽醮於元岳、鶴 鳴、龍虎、齊雲、三茅、王屋諸山,道士十一人,齎香帛於 各省,撫臣祭鎮海河瀆山川之神,命鎮守湖廣安遠 侯震醮承天元佑宮。五月,以旱霾災,命大小九卿自 陳南京池河新營兵變。雨,群臣賀。閏五月,吉王載均 薨。嚴嵩妻夫人歐陽氏卒,上命禮臣破例予卹典,時 世蕃無意歸制,嵩乃言:臣老,獨子不可無侍者。上許 世蕃無歸,令其孫鵠護喪往。六月癸酉,月食。建仁和 宮。七月己丑朔,日食一分五杪。禮部尚書袁煒言:臣 聞唐一行曰:日,君道也。無朏魄之變,古之太平,日有 不食,月或變行避之。或五星潛互其下,禦侮而擁之。 或涉交數淺,或在陽曆。陽盛陰微則不食,或德之休 明,而有小眚焉。則天為之隱,雖交而不食。此四者,皆 教所繇生也。皇上父事天,兄事日,群陰退,萬象輝。是 以日佐班榮,陰氣銷鑠。食一分,與不食同。臣等不任 懽忭之至。上悅。閩廣流賊突入江西,掠萬安、太和諸 處。副使汪一中等戰死,賜贈廕祭葬立祠。敕諸臣勦 捕賊。賊火玉山,攻永豐,破之。以萬春宮成,建迎恩典 於大高元殿,禁常封三十有四日。上曰:間者,天降祥 禾,御田四十九本。今歲五月,恩滋應祈。是月,元育生 瑞,當知恩也。禮部請獻太廟,從之。八月,建萬壽大齋 朝天宮三日夜。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大朝門。上曰:自博召入,朕恆慮邊。今秋恐有 擾者。嵩其語博,先遏之。建秋,報大齋大高元殿三日。 九月,廣東賊張璉等,襲攻南靖,入之。福建山賊襲破 鎮海衛城。廣東賊攻陷福建崇安,犯浙龍泉、固原。寧 夏地震,傷人,發太倉白金八千賑恤之。總督薊鎮保 定都御史楊選,條陳邊務,下兵部,覆上。上曰:薊鎮總 督等官,遇警,輒張皇請調兵。初謂權宜,今十有一載 矣。未見減撤,加挑選焉。供餉繁費,何時已。卿博歷任 薊遼,宜竭盡忠謀,如何練主兵,乃可免調邊兵者。大 破格整理之,再以方略聞。上曰:夏霖應禱,秋稼賜祥, 朕感元庥,其暫免今歲刑囚繫獄如故。十月,閩廣流 賊自邵武轉掠鉛山、貴溪等處,參將戚繼光破之。山 坊巢賊奔寧德,還攻宜黃,為南贛兵所敗,始遁。建壽 光閣。封唐世子宙梂為唐王。增城人湛壽魯為其祖、 故南京兵部尚書若水乞贈官。下吏部覆。尚書歐陽 必進言:若水學問醇正,士望所歸,宜許贈如壽GJfont請。 上曰:若水偽學亂政,必進浮譽之。奪其散官侍郎郎 中以下,皆停罰有差。上以宣、薊二鎮兵餉匱竭,使薦 大臣有才望者往理。吏部以總督倉場戶部右侍郎 林應亮名,上許之。兵科都給事中益言:應亮,愿人也, 不足於敏達。上下大臣再推,因升右僉都御史霍冀 為戶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以往。調應亮南京。頃 之,益復言戶部有兩侍郎,曰劉大實、趙貞吉。廷推不 及,乏才故也。宜使致仕。吏部覆如益言,上皆命閒住, 責吏部尚書歐陽必進對狀,曰:二位不堪,何不先言。 降必進俸二級,侍郎張永明一級,司官各奪俸二月。 禮部類奏:四方所進芝凡七百六十九本。命明歲加 意採五色盈尺者。淮王獻白鴈二,賜金幣。上曰:天降 祥羽,其廟告。十一月,冬至,以天寒,賜攝郊者都督朱 希孝御衣。明日,群臣望朝大朝門。禮部缺尚書,會推, 及郭朴。上責歐陽必進,顓恣擅改元撰臣,令致仕,即 以朴代之。上曰:深冬未見正白,農民切望。朕竭誠禱 雪焉。會大風,上曰:其禳風而禱雪,停刑禁屠,百官同 之。上所居永壽宮災,嚴嵩請徙南城焉。南城者,英宗 之御也。上不懌,乃移御玉熙宮。上曰:朕御皇初宮二 十餘祀,大變蒙恩,久安元事。茲荷庇益感眷,其以下 月,擇日謝郊廟社稷如常儀。禮部請詔示天下百官, 齋戒修省。上曰:非正朝也。十二月,御馬房火,燬九十 餘楹。工部尚書雷禮言:玉熙宮殿墊隘,不稱御居。永 壽宮,成祖之舊宮也。受命重地,王氣攸鍾。偶值災變, 天啟皇上,鼎新丕基,永延於萬祀。請及時營繕,以承 明眷。上曰:日謝罪郊廟,風藏氣爽。皇天其赦憫朕,以 命大學士徐階,與工部侍郎衡董其事。月食,親禱雪 於凝道雷軒。上復自玉熙宮徙居元都殿。聞京師內外多盜,命朱希孝領官校、兵部左侍郎葛縉領營兵 入衛,命巡撫官嚴督所司,捕盜而撫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