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5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五十九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一百五十三

  明二十一

  世宗五

皇極典第一百五十九卷

帝紀部彙考一百五十三[编辑]

明二十一[编辑]

世宗本紀五[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嘉靖四十一年正月丙戌朔,命朱 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望朝大朝門。修三慶吉典 於內殿。肅王弼桄薨。二月,修春祈大典大高元殿三 日。罷親蠶禮。取戶部白金二十萬為內供。福建倭襲 破永寧衛。以京城多盜,命朱希孝、葛縉晝夜衛西苑。 建春祈典洪應雷宮九日。錦衣衛都指揮僉事嚴鵠 獻玉兔靈芝,方士藍道行獻壽龜,皆告廟受賀。三月, 總兵石邦憲大破播州土舍韓甸,平之。玉兔生子二, 謝元告廟,群臣表賀。舉恩生瑞醮二十五日。萬壽宮 成,上悅其速,加恩階衡等有差。四月,移御焉舉迎恩 大典五日,群臣表賀。上禱雨禁中。鄠縣散官金進靈 芝五色龜,授太醫院御醫。上曰:龜、靈芝色數兼五,非 元賜耶。遂命希忠告廟,群臣表賀。兔再生二子。上曰: 元恩重示延生之祥,特為罕遇。命駙馬詔告太廟建 謝典。五月,上憂南寇,南贛都御史陸穩言:三月中,署 平和縣者,府知事胡期亨、典史談蘊,領鄉兵與張璉 戰城下,賊少平。和期亨鼓行甚銳,皆驚,謂有大兵至。 蘊麾眾疾擊之,多所擒獲。會提督兩廣都御史張臬, 亦報程鄉賊子雲福保等皆就擒。上大悅,歸感元恩, 論諸臣功有差。是歲,當選庶吉士,而嚴嵩柄國,仕路 溷濁。進士貧者,稱貸,以納賄。有貸於司禮太監錦者。 錦密以聞。上惡之。詔罷選。以財匱,命戶部集議足國 裕民計。御史鄒應龍,劾奏嚴嵩子世蕃、孫錦衣鵠、中 書鴻,其家奴中書羅龍文不法狀。上曰:人惡嚴嵩久 矣。朕以其贊元壽君,特優眷。乃縱逆醜子,負朕。其令 致仕。予傳去有司,歲給祿米百石,其家世蕃等下鎮 撫拷問之。三法司擬罪以聞。遂即陞應龍為通政司 右參議。嚴嵩乞哀自劾,不許。已,法司坐上世蕃戍煙 瘴,鵠、鴻、龍文於邊遠衛。上特宥鴻為民,使侍嵩老。嵩 雖去,上忽忽不樂也。恐大學士徐階不如嵩謹奉元, 群臣復欺謗。曰:朕遂傳位裕王,退老西內,顓祈長生。 階等諫。上曰:則必皆仰奉上命,同輔君闡元,修仙乃 可。臣下有再言嵩者,併鄒應龍斬之。遼東湯站堡告 警,副總兵黑春死之。六月,以徐階言罷聖節文撰,上 曰:凡月之丁卯前四日,後五日,止不急不吉封,臨時 下諭者,不在限。於江西興寧、廣東程鄉、安遠、福建武 平四縣間,設鎮城,名曰伸威,以備盜。以俞大猷為協 守南贛汀漳副總兵,方逢時為廣東兵備副使,彈壓 之,久亦罷。以宮災,龍涎香燬,命有司急購之。兔又生 子四,告廟受賀。發太倉銀三萬,糴山西以備邊。以萬 壽節屆,修迎恩大典於高元等壇。張臬以閩、廣、江西 兵勦張璉、蕭雪峰等,平之。告郊廟社稷,百官表賀。七 月,參將戚繼光進勦寧德倭於橫嶼,大破,平之。乘勝 勦福清牛田寇,又破之。瑞兔四各生二子。上曰:天垂 生祥於孟秋,即望仲秋前,應朕生辰,此又非常瑞。其 告廟受賀。苑田嘉禾生,亦命告廟受賀。八月,上以聖 節建醮,急得龍涎香,而宮災。時有私收得者,戶部尚 書高燿密購以進。上大悅,命倍給其直,加燿太子少 保。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臣望朝大朝 門。重錄《永樂大典》。九月,以三殿成,告郊廟社稷,更名 奉天殿曰皇極,華蓋殿曰中極,謹身殿曰建極,文樓 曰文昭閣,武樓曰武成閣,左順門曰會極,右順門曰 歸極,奉天門曰皇極,東閣門曰弘政,西閣門曰宣治。 百官表賀,詔天下。閣臣請赦,上曰:赦者,小人之幸。民 拽石輓木,彼受賜歟。論殿工恩司禮監右監黃錦等、 工部尚書雷禮,並加廕敘。工部尚書徐杲支正一品 俸,錄一子。以瑞兔嘉禾生,建承恩大典,命公溶等告 六宮廟,府部等衙門皆叩帝壇而奏香。建秋,報典大 高元殿三日。十月,福建新倭大至,突犯福清、福寧、政 和等處。建承佑總慶吉典七日。封肅世孫紳堵為肅 王。江西流平。廣東官兵追捕張璉餘黨,賊首林朝 曦等,獲之,潮寇悉平。十一月,福建官兵擒龍山賊蘇 阿普,斬之。裕王第二子翊鎗薨,追封為藍田王。命御 史姜儆、王大任訪求法士祕書於天下,臣民有進者, 賞。南京戶科給事中陸鳳儀,劾奏總督胡宗憲,欺橫 貪淫十大罪,詔械治京師。遂罷。設浙直總督。郊之日, 天爽,上大悅。諭禮部臣曰:朕荷穹眷大報禮成,代者 忠敬,百執效勞,宜有特恩。遂加希忠等官秩有差。寇大入犯寧夏清水營等處,副總兵王勳戰死。賜贈廕 世襲,給殮金,祠死所。福建倭攻興化府,陷之。十二月, 禱雪宮中,甘露降顯陵,上大悅,告郊獻廟。乙丑,月食, 雲隱不見。雪,百官表賀。胡宗憲逮至,上曰:宗憲起御 史,皆朕擢用,非嵩黨。三呈元瑞,近上元祕,皆致一手 書。任事數年,不聞指摘。近自應龍發嵩,諸臣復彈罷 大臣不已。本兵始議獲王直者,五等封。今罪之,後來 誰與我任事。其釋,令閒住。

四十二年正月庚辰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皇極門。以伊王不如詔,毀宮垣,奪祿米三之 二,革其護衛。廣東倭犯惠、潮二府,御史凌儒請舉用 故修撰羅洪先。上怒,以為賣直市恩,逮杖之,黜為民。 甘露再降於顯陵,遣定國公延德往祭。加守備太監 恩一級,守臣及供奉園陵者,各賜金帛有差。淮王厚 燾薨。設澄海、普寧二縣。二月,戶部用太倉白金二萬 七千七十兩,購真珠八萬千八百顆、寶石三色五千 塊,以進。上以未有貓睛、祖母碌,命再購。復購綠撒孛 尼石、紅剌石、比阿洗石、金剛鑽、米藍石、訾英等石。興 化倭結巢崎頭城,泉州衛都指揮歐陽深,與晉江縣 學生薛天申死之,賜殮金廕祠,贈天申為指揮僉事。 賊乘勝攻陷平海衛。倭自福寧、政和等縣,襲寧德,破 之。趨羅源,入海,轉薄連江登岸。上曰:壽源祝帝,萬法 景修。自十一日始,至丁卯後五日,皆毋以雜瀆擾。以 倭陷興化,命張臬總督兩廣軍務,調兩廣兵馬分部 擊之。使總兵官劉顯,戴罪殺賊。三月,設黃安縣。舉祈 年大典洪應雷宮七日。四月,嚴嵩歸至南昌。延道士 田玉等為上醮鐵柱宮以聞。玉因以所藏召鶴符驗 法書附奏,嵩、玉皆賞賚有差。上諭內閣曰:天降玉兔 一於昨歲,總生十子,內四數之一。今日午時,緒生四 瑞,語爾知焉。階率群臣表賀。建宮壇典三日,告太廟。 按:緒,龜也。龜曰元緒,世廟奇語如此雲南進寶石三百六十兩有奇。賑 金復海蓋三衛民。福建新倭自長樂流劫福清等處, 總兵劉顯、俞大猷合擊於遮浪,殲之,平。海倭引舟出 海,把總許朝光以輕舟抄之,斬首四十九級,賊盡焚 其舟,還屯平海。雲南進礦金四百兩,礦銀萬兩。副總 兵戚繼光,與劉顯、俞大猷夾攻平海倭,大破之。福州 以南倭悉平,論功有差。五月,刑科左給事中陳瓚,請 錄用在告諸臣。上曰:瓚幻姦,必行險。儒所言,即以治 儒者治之。杖而黜為民。程鄉賊溫鑑、梁道輝等平。六 月壬戌,月食。戶部進貓睛、祖母碌等石四百五十塊, 用白金四萬七千八百餘兩。甲子,醮大高元壇,至八 月終止,停常封。七月,命撫按官不待復命,即訪有司 貪污者以名聞。西苑龜生五卵,告廟受賀。雲南進青 黃紅寶石六千七百六十九塊。取太倉中庫白金十 五萬為內供。八月,苑田嘉禾生,獻廟,受賀。建壽醮朝 天宮三日。萬壽節,遣朱希忠攝祀天元極殿,群臣望 朝皇極門。致仕大學士嚴嵩、李本各表賀,兼進帝壇 香燭。本復獻聖德同天,萬年純佑頌,上嘉納之,各賜 銀幣。裕王三子生,神宗皇帝也。以訪求元祕,加姜儆、 王大任俸一級。賜廣寧塞死事總兵楊照,贈祭廕諡。 九月,上偶使人醮壇,壇道士中佩不在,有惡刑部員 外郎邵畯者,言中佩過畯為夜飲。上怒,命皆捕杖之, 畯黜為民。建秋,報大齋大高元殿三日。上諭兵部曰: 雨異風作,倏自北起。當內謹火而外嚴邊,以共天示。 以徐、沛、豐、碭四縣水,蠲賑之。十月,罷遣番僧封諸藏, 著為令。冊封吉世子翊鎮為吉王。建醮萬法壇九日。 十一月,上曰:昨風作有,聲不以時。令兵部其益謹兵 火。陣亡士卒,暴原野者,朕甚憫之。其命有司瘞而祭。 更名新宮曰壽恩。甲申,火星逆行,建禳典,百官素服 修省。五日乙未,順次奏謝於禳壇。冬至,群臣望朝皇 極門,施藥朝天宮。增設兗州通判於張秋鎮,以捕盜。 十二月,禁遼東通糴於登萊。祈雪禁中,命朱希忠代 告於元極太廟,論群臣滌心修省,以迓元庥。不恪者, 禮部以名聞。上曰:自今月二十四日,至來正二十日, 首欽大壇報,繼重新甲臘,以承眷佑。其止封諸雜,毋 擾云。新甲者,以明歲為甲子也。

四十三年甲子正月乙亥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 殿,群臣望朝皇極門。是夜,大風。上諭兵部曰:風非四 時之正,上天恩示,其慎承。翌日,又風。上曰:風兩異博, 小心兵理。若徒取往來文書,何益於事。楊博因請先 嚴宣、薊,次各鎮。上曰:屢命之矣,毋虛文取罪。上諭戶 部:兩廣駕言苦倭,莫留意採珠者。雲南無事,寶石乃 亦不至。有司怠上如此矣。祖宗時,珠石貯積不少,皆 弘正間耗費。今上無母后之奉,十已省七,有司見謂, 方理兵食,則廢珍玩乎。尚書燿與為期促之。愆者,治 其罪。修惠熙、宇華、實月殿亭,舉慶祝星典萬法殿四 日,以迎元甲。增築甕城,環京師外城。城潞河。二月,雲 南進寶石七百六十餘兩,碎小,不中,命更採青紅色 三寸、黃色徑寸,并紫英等石以獻。量免順天三河被 兵諸處稅糧,賑之。以鍰金,降伊王典GJfont為庶人,除世 封。福建餘倭攻圍仙遊縣,總兵戚繼光追擊,大破之。復追擊之同安,又追擊之漳浦,大破之。倭遯廣東,而 福建賊悉平。建天保、二祝、景度典,停常封七日。建春 報,大齋朝天宮三日夜。閏二月,命吏部侍郎兼翰林 學士董份直西苑,舉歲祈典大高元殿。汀漳盜與江 西建城寇,合拒傷官軍,漳平知縣魏文瑞死之。賜贈 官。三月,更名惠熙殿元熙。延年殿成。廣東官軍擊潮 州倭,破之。建景祝大典於太極殿九日。己未,親禱雨 洪應雷宮。甲子,黃霾雨土,命百官修省九日。遣府部 大臣齋告南郊,及朝天等六宮廟。吏、禮二尚書督察 其不虔者。四月庚辰,雨,群臣表賀。上悅,賜祭告宮廟 諸大臣金幣。施藥朝天宮。巡撫貴州都御史吳維嶽, 招土酋楊珂等降之。五月壬寅朔,日有食之。廣東進 珠二千兩,上少之,命別選大珠,兼督香木以獻。分遣 使者建醮鶴鳴諸山,道士進香嶽鎮海瀆以祝壽。乙 卯,桃夜降於御幄。上喜,修迎恩典五日。丙辰,桃復降, 白兔生二子。上益喜,謝元告廟。頃之,壽鹿亦生二子。 群臣表賀。上以奇祥三錫,天眷非常,並手詔答之。建 洪法太素殿。六月,取太倉銀二十萬兩為內供。總兵 俞大猷、湯克寬,大破倭於海豐,廣東倭盡平。七月,南 贛官軍討程鄉等處群盜,擒之。雲南進寶石六百五 十餘兩,詔更採徑寸者以獻。定王親官至布政使者, 考滿例。八月三日,醮大光明壇,至於月終,停雜封。御 醫金聚芝三百六十六本,為萬壽香山三以獻,賜白 金。是歲,天下臣民進法祕、仙桃、瑞芝及為上建醮祝 釐者甚眾,皆蒙賞賚。以萬壽節,加恩直贊諸臣,進階 賜級有差。醮朝天宮。萬壽節,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 殿,群臣望朝皇極門。大學士階等表賀,上悅。九月,建 秋報典於大高元殿三日。總督薊遼副都御史劉燾, 通潮河川於通州,轉漕密雲鎮,賜金幣。巡按應天御 史瑞言:故莒州人孫鏜僑,寓松江,自具弓劍,率死士 百餘,擊倭,敗之。追奔射殺,戰死重圍。羈旅之人,捐貲 糾黨,以赴國難。事偉報蔑,忠魂未慰。浙江守臣亦言: 嘉靖四十年,賊犯龍泉,縣人故巡簡黃尚正,引鄉兵 禦殺追奔,見擒,陰遣其養子進還,約為內應。及期,官 軍不至,尚正密入賊帳,斬三渠首。旋被支解。進聞變, 奔號,隨亦遇害。乞加贈廕,以勵方來。兵部覆請,皆許 之。十月,王大任、姜儆還報命,皆陞翰林院侍讀學士, 賜第京師。上諭法司曰:今者,甲元建歲,會典舉修,宜 奉天賚,不為緩失。應決罪囚,其停刑繫獄如故。建秋 報典六日。命戶部發銀五萬兩,亟買黃金香料以進。 禁私鑄。十一月,嚴世蕃、羅龍文逃戍而歸,聚眾大治 私第。南京御史林潤以聞,詔逮治之。上諭禮部:朕承 皇眷,遇甲元慶始之年,建典迎恩,其停刑禁屠,止常 封九日,百官吉服蒞事。命公張溶等,告祭六宮廟。冬 至,百官望朝皇極門,修圓景,預祝大典九日。罷寶源 局鑄錢,更定歲貢法,毋循廩次,以求得人。十二月,命 順天府官祈雪。上責戶部所進金色不純,尚書燿皇 恐謝,請進豆色金千兩自贖,乃解。上親祈雪洪應壇 六日。詔番僧入貢者,限人入邊,如成化弘治故事。古 田獞賊銀豹等,劫廣西布政司庫,殺參政黎民衷。南 韶山賊作亂,流劫乳源、江灣,守備賀鐸納級、指揮蔡 允元迎戰,見執,罵賊死。賜贈廕陞襲,祠死所。寇犯山 西興嵐等處,遊擊梁平、守備祁謀死之。予贈襲致祭 立祠。北畿、山東大饑。

四十四年正月己亥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皇極門。賑畿內饑。景王薨。辛亥,上不豫,授法 士秩文斌為太常慱士,兼右演法中孚。希濂、太忻、守 貴為協律郎,兼左至靈。二月丙子,上瘳,加銜太醫院 使偉為右通政使,遂舉吉典於大元都殿七日。上諭 徐階曰:龍涎香,常有耳。燿所進銖稱不足,尚加恩,何 更忽諸。燿皇恐,請趣廣東、福建,撫按官百方購之。上 曰:爾毋效梁材,誹慢為。三月,建金籙大典大都元殿 七日。大明門內西千步廊火,遣告郊廟社稷,百官青 衣辦事五日。營崇臺殿亭,復命壽恩宮曰萬壽,遣奏 告元極殿。壬子,車駕還御之醮五日,百官詣朝皇極 門表賀。嚴世蕃、羅龍文逮至,御史林潤再劾之,下刑 部,讞上論死。上曰:世蕃蓄逆非常,爾等皆不推究,總 挈潤疏,如其說,足示遠耶。其會同都察院、大理寺、錦 衣衛再鞫之。尚書黃光昇,乃上言世蕃交通倭寇,謀 逆有狀,請亟正典刑,以快天下。上尚銜嵩,曰:曷不言 逆本。命即斬世蕃、龍文,籍其家。嵩孫在官者,皆削職 為民。遼東死事參將線補袞、遊擊楊維藩,賜贈官,陞 襲,給殮金,祠祀。四月,宮怪有黑氛,木綿,見披簷藻井 上。上惡之,議內禪,亦竟止。建清馥殿。詔歲貢吏員有 治行卓異者,一體超擢。洪應殿成,總督工事工部尚 書徐杲為其子求世襲錦衣僉事,許之。倭犯通州,官 軍禦敗之。賊轉掠至江西三河,副總兵郭成等追擊 之海子,沉其舟。倭寇浙江溫、台,官軍擊敗之塢口竹 嶼,逐出外洋。丙戌,親禱雨洪應壇,停刑禁屠五日。百 官青衣辦事。己丑,雨,百官表賀。詔安賊首吳平盜復 起,行劫兩廣、福建間。倭自台州海洋突犯福寧州,總兵戚繼光,督參將李超、把總魏宗瀚擊敗之。乘勝勦 舊犯永寧倭,亦敗之。雲南叛寇阿萬、李向陽等平。五 月,建雷軒寇犯鎮武營,遊擊楊維藩擊之,陷伏,沒。罷 雲南鑄錢議方士胡大順。故緣陶仲文以進,仲文死, 坐斥,至是更名以寧,遣其子玉元,隨妖人廷玉進水 銀藥,詭言呂祖示萬壽金書,授以不老方。因上所倖 方士藍田玉、羅萬象、太監趙楹以獻。上問以寧安在, 田玉等遂詐上旨,徵之,至則上書屢求見,乃大順也。 命之箕曰:不降。問宮怪,言二十一年,宮變枉死者為 之,亦坐藍道行下獄,故有所使然。上問階,階言大順 等皆無賴小人,田玉尤甚,世蕃黨也。水銀決不可餌。 箕降或有大較,此曹非能究其術,媾結上左右,得上 意或能答。今猝不得,故托不降。宮妖久矣,聖人所不 道。若夫詐傳徵旨,罪惡特深。望聖明速斷。上悟,詔錦 衣逮問,送法司重擬之。趙楹匿殿櫺中,將為大順伺 閒訴。上大怒,付拷司禮監,與大順俱下法司,獄論,斬 楹斃獄中。上責尚書黃光昇:逆囚不令肆市曹,得自 斃。奪郎中良曙俸二月。六月,芝生睿宗舊廟,上大悅, 命奏謝元極嚴告太廟,百官表賀。名舊廟曰玉芝宮, 奉睿宗帝后御位焉。以萬壽節,建各壇醮,停封,八月 終止。七月,施藥朝天等宮廟。河決沛。八月,重建萬法 殿,及千步廊。葬景恭王於西山。西苑刈穀得嘉禾,賜 督理侍郎守直金幣。陽曲生員登高獻白兔,賜金幣。 遂告禾兔於太廟,百官表賀。建壽醮朝天宮三日夜。 萬壽節,命朱希忠攝祀天元極殿,群臣望朝皇極門。 上諭禮部曰:頃者,朕御褥若案上,各有藥丸一,天賜 也。朕親奏謝於太極殿,溶等其分告朝天六宮廟。遂 建謝瑞典於紫皇殿,命大學士徐階、嚴訥、李春芳、尚 書郭朴、高拱伯、方承裕為上香,使督祝官道,仍分詣 各宮廟行禮。建毓德宮。福建把總朱璣、協總王毫擊 吳平海中,陷沒。詔閩廣鎮巡官督勦之。九月,寇犯延 綏鎮靖堡,參將魯聰,率指揮權世爵、千戶李朝鸞等, 禦之,俱敗死。賜聰等贈廕立祠。定親藩封。仍用孟夏 月,建樂成殿。給事中舜岳、御史振之等,劾奏高燿貪 黷脂韋,不勝戶部。上曰:燿不聞過差,近覓香買石,少 見獎,遂被忌諸臣,曰未聞求賢急於寶貨。不無謗上。 燿其視事如故。命工部尚書朱衡,開新河沛縣。大同 警報日數至。上諭徐階曰:昔我語嵩,政隙而習武。嵩 云:佳兵不祥。古北口果欺犯,茲邊警不次報,博不預 圖,與其後成功也。無寧過先籌。建秋報大齋朝天宮 三日夜。交城王表,得白兔於藐姑射山,撰頌以獻。 賜白金百兩金,綵袞龍朱衣三襲。十月,告謝瑞鹿於 元極殿、太廟。增設饒州通判一員,掌燒造御器。諸府 宗祿不給,吉王翊鎮、瀋王恬GJfont、晉王新GJfont、秦王懷埢、 慶王枋,奏辭祿千石以補之。皆賜獎敕。封趙世曾 孫常清為趙王。先是,胡宗憲為言官所劾,以書抵羅 龍文,轉求世蕃為內援。書未達,會世蕃被罪。及龍文 誅,巡按御史汝正奉詔籍其家,得宗憲書,因言宗憲 故交通王直,奧援龍文、世蕃以免。今蒙恩放歸,不思 補過,愈肆猖狂,招集無賴,暴橫鄉里,其罪不在二犯 下。乞正明辟,以服人心。詔執宗憲京師,詰問之。久之, 宗憲逮至,疏辯,并訐汝正私罪。上心憐之,下汝正并 訊。宗憲尋死於獄,詔已之。戶部主事海瑞上書極諫。 十一月,御史張檟言:頃,皇上寘嵩世蕃於法,顯陟鄒 應龍,以旌其直,中外翕然稱快。乃先年諸臣如吳時 來、董傳策、張翀、王宗茂輩,皆首發嵩世蕃罪者。今或 雜戎行,或流瘴癘,臣竊痛之。乞赦過錄用,以厲直臣。 上大怒,逮治之京師。舉一陽大典於萬歲山壇。冬至, 群臣望朝皇極門。韓王融燧薨。十二月,榮王載墐奏 減祿千石,崇王翊GJfont減五百,充補宗祿,皆賜敕褒獎。 上曰:吏貪不治,民不安。州縣官贓多者,皆先勒為民。 巡按御史乃逮問之,都察院亦以此稽御史功能焉。 丙子,禱雪於雷軒,命百官齋三日。丁丑,以火星逆行, 詔修省。是日,大雪,百官表賀。定新建萬法寶殿名,中 曰壽憩,左曰福舍,右曰祿舍。建真慶殿大元都殿,修 懺穰大典於洪應雷宮三日。建報歲大典於萬壽宮, 停常封,至正月二十五日止。

四十五年正月癸巳朔,命朱希忠攝拜天元極殿,群 臣望朝皇極門。改建真慶殿。大風塵,示楊博防兵火。 大足縣妖賊蔡伯貫作亂,尋平。開化礦賊攻婺源,破 之,流劫德興、玉山諸處。陞真人府焚修製藥官王中 敬為太常寺少卿。歐陽中衡、李中陽、陶倣、屈存輝及 內局高士包存蘭等,皆加俸秩有差。二月,先是海瑞 上疏。上怒,擲之,復取觀,反覆太息,如是者再四,竟留 中。至是,上疾,煩懣。諭徐階曰:瑞言是也。朕久病,大不 如曩者,安能視朝。今人心恨不新其政,其政既新,其 君御此,尊無二上。朕欲別建一宮,居於南京,又何貶 焉。階曰:瑞誠戇,顧殊無一語及傳繼事。陛下奈何出 此言。且臣聞,主聖則臣直,陛下天地也,何所不容。乃 下旨曰:瑞畜物詈君,不臣悖道。錦衣衛其捕付鎮撫 司,嚴究主使同商者。既讞上,法司擬子罵父者,律絞。竟留中。先是,上居恆念承天以為祖家,與徐階及中 官黃錦議南幸者,屢矣。至是,會承天水溢,睿陵堧牆 傾,守備張方、湖廣巡撫都御史谷中虛以聞。上意益 決。手畫宮殿、陛廡掖庭,以及法門雷壇,崇祀元武之 地,規制一倣京師,費以萬萬計。即遣工部侍郎張守 直視工,內官監大監袁亨督理工匠,授副使參議郎 中。爵號者,餘二百人,皆至楚中緹騎貂璫,偵探稽督 者,相屬於道。是時,楚中連歲災荒,人心恟恟,莫知所 出。巡按御史陳省上疏,不敢止。上南巡,乃極言湖廣 水災,民困死流離狀。上心動,下旨工部曰:既財歉水 災,想造作艱緩,弗美。其一切都停,第速恭量修隆慶、 GJfont恩二殿畢之日,督工官及工匠俱還京。而上竟乃 已。顧諭徐階曰:朕病久不瘳,承天將一詣承天,朕受 生之地,拜親陵,採藥焉,必奏功。諸王毋朝迎,從官勿 朝,我用臥輦至。階諫:不可。居數日,上復曰:朕修理龍 飛等殿圖,一視之心乃唐。階對:陛下自南幸,至今二 十七年矣。自度精力何如。曩者四方無警,塞陲晏然, 又何如。曩者六飛遠狩,根本空虛,萬一叵測,得無驚 虞。惟陛下深思。上乃罷而意猶不懌。時時念郢中不 置云。戶部進黃白玉五百餘斤,命多訪買黃色以進, 并採大小珠一號至十二號者。承天大志成,造御憩 等殿於大道殿果園中。四川山寇黃中平。三月,廣東 山賊李亞元等,毒掠河源、和平諸縣,原任總兵俞大 猷,直搗其巢,大破平之。戶部進珠百三十八兩有奇, 命再取進六號、九號者。六號者五千顆,九號者二萬 顆。取太倉中庫永樂、宣德中舊銀十萬為內供。開化 賊還掠遂安,與西安新賊相應,勢日熾。陞浙江巡撫 都御史劉畿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僉都御史, 總督浙、直、江西軍務。徵三省兵亟勦之。四月壬戌朔, 日有食之。參將湯克寬、都司傅應嘉,窮追吳平寇,入 安南,大破之。以紫極殿、壽清宮成,遣謝郊廟社稷,舉 典於內壇,百官表賀。先是,有旨清理京師鋪行。時錦 衣官校,多占籍行戶者。大興知縣世儒等,以詔書召 之承役,左都督朱希孝言,禁衛親軍例,當優免。世儒 奉詔無狀,擅勾問之。御史顏鯨言:禁軍依憑城社,操 奇贏晏然,吏不得問其尺帛銖金。世儒等召行戶,非 勾禁軍也。希孝庇群小,撓法市恩,不忠之大者。上責 鯨輕詆勳臣,降雜職,外調之。封淮世子載GJfont為淮王。 遼東西興、西平二堡告警,備禦苟麒、把總張祿死之。 五月,趣採珠廣東礦金銀寶石於雲南。六月,太醫院 吏目乾獻白兔,告謝元極太廟,百官表賀。舉天保元 修醮於內殿,至八月終止。戊寅,親禱雨凝道雷軒。越 三日,大雨,群臣表賀。七月,修元極寶殿,暫遷上帝睿 宗神位於咸福宮。購西域賈胡玉,以造御寶。永和王 新墥獻白鹿,遣祭謝咸福宮,告太廟,百官表賀。寇大 掠延安府及保安、定塞諸縣,數日乃出。始通天津海 運,轉漕永平。八月,進封敬妃文氏為貴妃,宮御尚氏 為壽妃。萬壽節,命駙馬都尉詔代告內殿,公希忠代 祭天咸福宮,群臣望皇極門,表賀。西苑生瑞穀,獻廟, 群臣表賀。命工部速建紫宸新宮,迎冬至一陽入居, 必亟之。九月,修乾光殿。以元極殿畢工,奉安上帝睿 宗神位如故。修咸福宮。韋銀豹等平。以更建新宮,祈 祐於紫極殿五日。增設廣東巡撫,改總督軍門為總 督兩廣軍務,兼理糧餉,巡撫廣西。召還鎮守勳臣,以 流官都督填之。復設鎮守廣東總兵。十月,戶、禮二部 進綠玉盈尺者三。上諭高燿曰:三玉不澤,不堪作寶。 若重購之夷賈當得美者,其求白漿、水碧二色以進。 復示燿大小珠一函,及甘黃玉刀鋏一具,使如式求 之。GJfont嚴嵩親黨、故大理卿萬寀戍。逮問故刑部右侍 郎鄢懋卿于巡按御史。固原告警,總兵郭江、千總李 大本死之,賜江贈諡祠廕。又入偏頭關,殺守備一人, 及官軍甚眾。癸酉,月食。以方大建紫宸,且歲多災異, 暫免刑囚。淮徐饑,賑之。戶部司務何以尚,請宥海瑞。 上大怒,詔杖之百,下鎮撫獄,晝夜禁。出沈束,發為民。 御史王時舉,論劾刑部尚書黃光昇,擬海瑞罪失律, 編發之口外。丁亥,上復不豫,訖於大漸。閏十月,劉畿 遣都指揮陳大成、成大器等,分勦開化礦賊,平之。紫 宸宮成,告謝元極寶殿內殿,百官望朝奉天門表賀。 雲南、四川兵討雲南土舍鳳繼祖,平之。命高燿買黃 金四千兩以進。上曰:金玉珠寶,王侯制度,非不經也。 思爾職無避怨。已,燿用白金二萬二千五百餘兩,購 進大小珠千五百餘顆,凡四等。上曰:未如數,抑無甘 黃玉,其毋GJfont直,亟之。寇犯大同、威遠等處,參將崔世 榮引兵二百禦之,殊死戰,不利,及其子大朝、大賓死 之。各贈官祠祀如故事。舉一陽大典於萬壽山壇。十 一月,冬至,群臣望朝皇極門表賀。命有司祈雪。乙丑, 雪,群臣表賀。修顯陵GJfont恩殿成,更碑題曰大明睿宗 獻皇帝陵。十二月,改龍州宣撫司為龍安府,割江、油 二縣隸之。設隆昌、海澄、寧洋三縣。庚子,上疾甚,還乾 清宮,遂崩。遺詔曰:朕以宗人,入繼大統。獲奉宗廟,四 十五年。深惟享國久長,累朝未有。乃茲不起,夫復何憾。念朕遠奉列聖家法,近承皇考身教,一念惓惓,本 惟敬天勤民是務。祇緣多病,過求長生,遂致姦人乘 機誑惑,禱祠日舉,土木歲興,郊廟不親,朝講久廢。既 違成憲,亦負初心。天啟朕衷,方圖改轍。遽嬰疾病,補 過無緣。每一追思,惟增愧恨。皇子裕王,可即皇帝位。 勉修令德,勿過毀傷。喪禮如舊,以日易月。祭用素饈, 毋禁民間音樂、嫁娶、郊社等禮。及朕祔葬享,各稽祖 宗舊典,斟酌改正。自即位至今,建言得罪諸臣,存者 召用,歿者恤錄。在繫者,即先釋放復職。方士人等,論 厥情罪,各正刑典。齋醮工作採辦,諸勞民事,坐行停 止。於戲,子以繼志,述事兼善,為孝臣,以將順匡救,兩 盡為忠,當體至情。用欽末命。詔告中外,咸使聞知。裕 王入,發喪。尋,上尊諡為欽天履道英毅聖神宣文廣 武皇仁大孝肅皇帝,廟號世宗,葬永陵。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