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6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六十七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六十七卷目錄

 帝紀部外編一

皇極典第一百六十七卷

帝紀部外編一[编辑]

《五運歷年記》:元氣鴻濛,萌芽滋始。遂分天地,肇立乾 坤。啟陰感陽,分布元氣。乃孕中和,是為人也。首生盤 古,垂死化身,氣成風雲,聲為雷霆,左眼為日,右眼為 月,四肢五體,為四極五嶽,血液為江河,筋脈為地理, 肌肉為田土,髮髭為星辰,皮毛為草木,齒骨為金石, 精髓為珠玉,汗流為雨澤,身之諸蟲,因風所感,化為 GJfont甿。 《三五曆記》:天地混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萬八千歲, 天地開闢,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 變,神于天,聖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 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 長。後乃有三皇,數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處 于九。故天去地九萬里。

《述異記》: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 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 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岳,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岳。先儒 說:盤古氏泣為江河,氣為風,聲為雷,目瞳為電。古說 盤古氏,喜為晴,怒為陰。吳楚間說,盤古氏,夫妻陰陽 之始也。今南海有盤古氏墓,亙三百餘里。俗云:後人 追葬盤古之魂也。桂林有盤古氏廟,今人祝祀。 《路史》:天地成位,君臣道生。粵有天皇,望獲強尊,頎贏 三舌,驤首鱗身,碧盧禿楬,首出庶物。以獲為名,以 望為姓,字子潤,號中天皇君。

地皇氏,作于雄耳龍門之岳,鏗名岳姓,馬踶妝首,十 一龍君,迭辟繼道,主治荒極。字子元,號中地皇君。 地皇十一君,皆女面,龍顙馬踶。《水經注》:榮氏云兄弟 十人,貌皆如女子,而相類蛇身獸足,出龍門山。 人皇九男相像,其身九章。胡洮龍軀,驤首達腋。出刑 馬山提地之國。姓愷名胡洮,字文生,人面龍身。 《山海經》: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爰處廣栗 之野;橫道而處。

《春秋》:命歷序有神人名石年蒼色大眉戴玉理駕六 龍出地輔號皇神農

《新書》:炎帝者,黃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黃帝 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涿鹿之野,血流漂杵。

《拾遺記》:炎帝始教民耒耜躬,勤畎畝之事,百穀滋阜, 神芝發其異色,靈苗擢其嘉穎,陸池丹蕖,駢生如蓋, 香露滴瀝,下流成池。因為豢龍之圃,朱草蔓衍于街 衢,卿雲蔚藹于叢薄。築圓丘以祀朝日,飾瑤階以揖 夜。光奏九天之和樂,百獸率舞,八音克諧,木石潤澤, 時有流雲洒液。是謂霞漿。服之得道,後天而老。有石 璘之玉,號曰夜明,以闇投水,浮而不滅。採峻鍰之銅, 以為器。峻鍰,山名,下有金井白氣冠其上。人升于其 間,雷霆之聲在于地下,井中之金,柔弱可以緘縢。 《列仙傳》:赤松子,神農時,雨師也。服冰玉以教神農,能 入火自燒,隨風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 至高辛時,復為雨師。

《神農求雨書》:春夏雨日而不雨,甲乙,命為青龍,又為 火龍東方,小童舞之。丙丁不雨,命為赤龍南方,壯者 舞之。戊己不雨,命為黃龍,壯者舞之。庚辛不雨,命為 白龍,又為火龍,西方老人舞之。壬癸不雨,命為黑龍, 北方老人舞之。如此不雨,潛處闔南門,置水其外,開 北門,取人骨埋之。如此不雨,命巫祝而暴之。如此不 雨,神仙積薪,擊鼓而焚之。

《列子·黃帝篇》:黃帝即位十有五年,喜天下戴己,養正 命,娛耳目,供鼻口,焦然肌色皯黝,昏然五情爽惑。又 十有五年,憂天下之不治,竭聰明,進智力,營百姓,焦 然肌色皯黝,昏然五情爽惑。黃帝乃喟然讚曰:朕之 過淫矣。養一己其患如此,治萬物其患如此。於是放 萬機,舍宮寢,去直侍,徹鐘懸,減廚膳,退而閒居大庭 之館,齋心服形,三月不親政事。晝寢而夢,遊于華胥 氏之國。華胥氏之國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 齊國幾千萬里;蓋非舟車足力之所及,神遊而已。其 國無帥長,自然而已。其民無嗜慾,自然而已。不知樂 生,不知惡死,故無夭殤;不知親己,不知疏物,故無愛 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順,故無利害:都無所愛惜,都無 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熱。斫撻無傷痛,指擿無痟 癢。乘空如履實,寢虛如處床。雲霧不礙其視,雷霆不 亂其聽,美惡不滑其心,山谷不躓其步,神行而已。黃 帝既寤,怡然自得,召天老、力牧、太山稽,告之,曰:朕閒居三月,齋心服形,思有以養身治物之道,弗獲其術。 疲而睡,所夢若此。今知至道不可以情求矣。朕知之 矣。朕得之矣。而不能以告若矣。又二十有九年,天下 大治,幾若華胥氏之國,而帝登遐。百姓號之,二百餘 年不輟。

河圖挺輔,佐黃帝修德,立義天下,乃治。乃召天老而 問焉。余夢見兩龍,挺白圖以授余於河之都。天老曰: 河出龍圖,洛出龜書。《紀帝錄》列聖人之姓號,興謀治 太平。然後鳳皇處之。今鳳皇已下,三百六十日矣。天 其授帝圖乎。黃帝乃祓齋七日,至于翠媯之川。大鱸 魚折溜而至,乃與天老迎之,五色畢具,魚汎,白圖蘭 葉朱文,以授黃帝,名曰綠圖。

《莊子·在宥篇》:黃帝立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聞廣 成子在于空同之上,故往見之,曰:我聞吾子達于至 道,敢問至道之精。吾欲取天地之精,以佐五穀,以養 民人。吾又欲官陰陽,以遂群生,為之奈何。廣成子曰: 而所欲問者,物之質也;而所欲官者,物之殘也。自而 治天下,雲氣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黃而落,日月之 光益以荒矣。而佞人之心翦翦者,又奚足以語至道。 黃帝退,捐天下,築特室,席白茅,閒居三月,復往邀之。 廣成子南首而臥,黃帝順下風膝行而進,再拜稽首 而問曰:聞吾子達于至道,敢問,治身奈何而可以長 久。廣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問乎。來,吾語汝至道。至 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視無聽,抱 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 可以長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汝神將守 形,形乃長生。慎汝內,閉汝外,多知為敗。我為汝遂于 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汝入于窈冥之門 矣,至彼至陰之原也。天地有官,陰陽有藏。慎守汝身, 物將自壯。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歲 矣,吾形未嘗衰。黃帝再拜稽首曰:廣成子之謂天矣。 廣成子曰:來。余語汝:彼其物無窮,而人皆以為終;彼 其物無測,而人皆以為極。得我道者,上為皇而下為 王;失吾道者,上見光而下為土。今夫百昌皆生于土 而反于土。故余將去汝,入無窮之門,以遊無極之野。 吾與日月參光,吾與天地為常。當我,緡乎。遠我,昏乎。 人其盡死,而我獨存乎。

《龍魚河圖書》:黃帝時,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並獸身 人語,銅頭鐵額,食砂石子,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威振 天下。誅殺無道,不仁慈。萬民欲令黃帝行天子事,黃 帝仁義,不能禁蚩尤。黃帝仰天而歎。天遣元女下,授 黃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帝因使之主兵,以制八方。 蚩尤沒後,天下復擾亂。黃帝遂畫蚩尤形像,以威天 下。天下咸謂:蚩尤不死。八方萬邦,皆為弭服。

《元女兵法》:蚩尤幻變多方,徵風召雨,吹煙噴霧。黃帝 師眾大迷。帝歸息太山之阿,昏然憂寢。王母遣使者, 被元狐之裘,以符授帝。帝被符既畢,王母乃命九天 元女,授帝以三宮五音陰陽之略,太乙遁甲六壬步 斗之術,陰符之機,靈寶五符五勝之文。遂克蚩尤于 中冀。

《歸藏》: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 桑。黃帝殺之于青丘,作棡鼓之曲十章。一曰雷震驚, 二曰猛虎駭,三曰鷙鳥擊,四曰龍媒蹀,五曰靈夔吼, 六曰鵰鶚爭,七曰壯士奪志,八曰熊羆哮,九曰石 盪崖,十曰波盪壑。

《黃帝內傳》:黃帝伐蚩尤,元女為帝製夔牛鼓八十面, 一震五百里,連震三千八百里。元女為帝制司南車, 當其前記里,鼓車居其右。

《山海經》:東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獸,狀 如牛,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 月,其聲如雷,其名曰夔。黃帝得之,以其皮為鼓,橛以 雷獸之骨,聲聞五百里,以威天下。

《論衡》: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 千里,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 人,一曰神荼,一曰鬱壘,主閱領萬鬼。惡害之鬼,執以 葦索,而以食虎。于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 人,門戶畫神荼、鬱壘與虎,懸葦以禦凶魅。有形,故執 以食虎。

《拾遺記》:軒轅厭世,于昆臺之上留其冠劍佩舄,昆臺 者,鼎湖之極峻處也。立館于其下,帝乘雲龍而遊。殊 鄉絕域,至今望而祭焉。帝以神金鑄器,皆銘題。及昇 遐後,群臣觀其銘,皆上古之字,多磨滅缺落。凡所造 建,咸刊記其年,時辭跡皆質。詔使百辟群臣,受德教 者,先列珪玉于蘭蒲席上,燃沉榆之香,舂雜寶為屑, 以沉榆之膠,和之為泥,以塗地,分別尊卑華戎之位 也。帝使風后負書,常伯荷劍,旦遊洹流,夕歸陰浦,行 萬里而一息,洹流如沙塵,足踐則陷,其深難測。大風 吹沙,如霧中,多神龍魚鱉,皆能飛翔。有石蕖青色,堅 而甚輕,從風靡靡覆其波上,一莖百葉,千年一華。其 地一名沙瀾,言沙湧起而成波瀾也。仙人甯封食飛 魚而死,二百年更生。故甯先生遊沙海七言頌云:青蕖灼爍千載舒,百齡暫死餌飛魚。則此花此魚也。 少昊母,曰皇娥,處璇宮而夜織,或乘桴木而晝遊。經 歷窮桑滄茫之浦。時有神童,容貌絕俗,稱為白帝之 子。即太白之精,降乎水際,與皇娥讌戲,奏嫂娟之樂, 游漾忘歸。窮桑者,西海之濱,有孤桑之樹,直上千尋, 葉紅椹紫,萬歲一實。食之後天而老。帝子與皇娥泛 於海上,以桂枝為表,結薰茅為旌,刻玉為鳩,置于表 端。言鳩知四時之候。故《春秋傳》曰:司至,是也。今之相 風,此之遺象也。帝子與皇娥並坐,撫桐峰梓瑟,皇娥 倚瑟而清歌曰:天清地曠浩茫茫,萬象迴薄化無方。 GJfont天蕩蕩望滄滄,乘桴輕漾著日傍。當其何所至窮 桑,心知和樂悅未央。俗謂遊樂之處為桑中也。《詩》中 《衛風》云:期我乎桑中。蓋類此也。白帝子答歌曰:四維 八埏眇難極,驅光逐影窮水域。璇宮夜靜當軒織,桐 峰文梓千尋直。伐梓作器成琴瑟,清歌流暢樂難極。 滄湄海浦來棲息。及皇娥生少昊時,有五鳳隨方之 色,集於帝庭。因曰鳳鳥氏。金鳴于山,銀湧于地,或如 龜蛇之類,乍似人鬼之形。有水屈曲,亦如龍鳳之狀。 有山盤紆,亦如屈龍之勢。故有龍山、龜山、鳳水之目 也。亦因以為姓,末代為龍丘氏。

帝顓頊,高陽氏黃帝孫昌意之子。昌意出河濱,遇黑 龍負元玉圖,時有一老叟,謂昌意云:生子必葉水德 而王。至十年,顓頊生,手有文如龍,亦有玉圖之象。其 夜,昌意仰視天,北辰下化為老叟。及顓頊居位,奇祥 眾祉,莫不總集。不稟正朔者,越山航海而皆至也。帝 乃揖四方之靈,群后執珪以禮百辟,各有班序。受文 德者,錫以鐘磬。受武德者,錫以干戈。有浮金之鐘,沉 明之磬。以羽毛拂之,則聲振百里。石浮于水,上如萍 藻之輕。取以為磬,不加磨琢。及朝萬國之時,乃奏含 英之樂。其音清密,落雲間之羽。鯨鯢游湧,海水恬波, 有曳影之劍,騰空而舒。若四方有兵,此劍則飛起指 其方。則剋伐未用之時,常于匣裏,如龍虎之吟。 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國,人皆衣羽毛,無翼而飛,日中 無影,壽千歲。食以黑河水藻,飲以陰山桂脂。憑風而 翔,乘波而至。中國氣暄,羽毛之衣,稍稍自落。帝乃更 以文豹為飾,獻黑玉之環,色如淳漆。貢元駒千匹,帝 以駕鐵輪騁勞,殊鄉絕域。其人依風,泛黑河,以旋其 國也。

《寶櫝記》:帝顓頊之妃,鄒屠氏之女。當軒轅去蚩尤之 凶,遷其善者于鄒屠之地,惡者于有北之地。鄒屠氏 常不踐地,常履而飛,出游伊洛。帝乃期焉,納為妃。夢 吞日,則生子。凡八夢,八生子。記云:八神,亦云八星,又 云八英,又云八力,言神力英明也。

《山海經》:漢水出鮒魚之山,帝顓頊葬于陽,嬪葬于陰, 四蛇衛之。

《元中記》:高辛時,犬戎為亂。帝曰:有討之者,妻以美女, 封三百戶。帝之狗,曰槃瓠,去三月,而殺犬戎,以其首 來。帝以女妻之,不可教訓,浮之會稽,東海中,得地三 百里,封之。生男為狗,女為美人,是為犬封氏。

《拾遺記》:帝嚳之妃,鄒屠氏之女也。軒轅去蚩尤之凶, 遷其民善者于鄒屠之地,遷惡者于有北之鄉。其民 以地命族,後分為鄒氏。屠氏女行,不踐地,常履風雲, 游于伊洛。帝乃期焉,納以為妃。妃常夢吞日,則生一 子。凡經八夢,則生八子。世謂為八神,亦謂八翌,亦謂 八英,亦謂八力。按《史記·五帝本紀注》:帝嚳四妃,無鄒屠氏女。《實櫝記》以鄒屠氏為顓頊之

妃,與《拾遺記》事同而帝異。並存之,以備參考

帝堯在位,聖德光洽。河洛之濱,得玉版,方尺,圖天地 之形。又獲金璧之瑞,文字炳列,記天地造化之始。四 凶既除,善人來服。分職設官,彝倫攸敘。乃命大禹疏 川渚澤,有吳之鄉,有北之地,無有妖災。沉翔之類,自 相馴擾。幽州之墟,羽山之北,有善鳴之禽,人面鳥喙, 八翼一足,毛色如雉,行不踐地,名曰青鸐。其聲似鐘, 磬笙竽也。《世語》曰:青鸐鳴,時太平。故盛明之世,翔鳴 藪澤。音中律呂,飛而不行。至禹平水土,棲于川岳,所 集之地,必有聖人出焉。自上古鑄諸鼎器,皆圖像其 形,銘贊至今不絕。堯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于西海。 查上有光,夜明晝滅,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 之出入矣。查常浮繞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復始, 名曰貫月查,亦謂挂星查。羽人棲息其上,群仙含露 以漱日月之光,則如暝矣。虞夏之季,不復記其出沒。 遊海之人,猶傳其神仙也。西海之西,有浮玉山,山下 有巨穴,穴中有水,其色若火,晝則通曨不明,夜則照 耀穴外。雖波濤灌蕩,其光不滅。是謂陰火。當堯世,其 光爛起,化為赤雲,丹輝炳映,百川恬澈。游海者,銘曰 沉燃,以應火德之運也。堯在位七十年,有鸞雛,歲歲 來集,麒麟游于藪澤,梟鴟逃于絕漠。有秖支之國,獻 重明之鳥,一名雙睛,言雙睛在目,狀如雞鳴似鳳,時 解落毛羽,肉翮而飛。能搏逐猛獸虎狼,使妖災群惡, 不能為害。飴以瓊膏,或一歲數來,或數歲不至。國人 莫不掃灑門戶,以望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時,國人或 刻木,或鑄金,為此鳥之狀,置于門戶之間,則魑魅醜類,自然退伏。今人每歲元日,或刻木鑄金,或圖畫為 雞于牖上,此之遺像也。

《淮南子·本經訓》:堯之時,十日並出,焦禾稼,殺草木,而 民無所食。猰貐、鑿齒、九嬰、大風、封豨、修蛇皆為民害。 堯乃使羿誅鑿齒於疇華之野,殺九嬰於凶水之上, 繳大風於青丘之澤,上射十日而下殺猰貐,斷修蛇 於洞庭,擒封豨於桑林,萬民皆喜,置堯以為天子。 《述異記》:堯使鯀治洪水,不勝其任,遂誅鯀于羽山,化 為黃能,入于羽泉。今會稽祭禹廟,不用熊,曰黃能,即 黃熊也。陸居曰熊,水居曰能。昉按今江淮中有,名 熊。熊蛇之精,至冬化為雉,至春復為蛇。今吳中不食 雉,毒故也。

堯為仁君,一日十瑞,宮中芻化為禾,鳳皇止于庭,神 龍見千宮沼,曆草生階,宮禽五色烏化白神,木生蓮 萐,蒲生廚景,星耀于天,甘露降于地,是為十瑞。 《春秋·元命苞》:堯為天子,季秋下旬,夢白虎遺馬喙子, 其母曰扶。始升高丘,睹白虎上有雲,感己,生皋陶。索 扶始問之,如堯言明于刑法,罪次始終,故立皋陶為 大理。

《古今樂錄》:神人GJfont,帝堯所作。堯郊天地,祭神,座上有 響誨。堯曰:水方至為害,命子救之。堯乃作歌曰:清廟 穆兮承予宗,百寮肅兮于寢堂。醊禱進福,求年豐。有 在坐,予為在元中,欽哉。昊天德不隆,承命任 禹,寫中宮。

《莊子·逍遙遊篇》:堯讓天下于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 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 于澤也,不亦勞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吾猶尸之,吾 自視缺然,請致天下。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 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 賓乎。鷦鷯巢于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 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 越樽俎而代之矣。

《呂氏春秋·行論篇》:堯以天下讓舜。鯀為諸侯,怒于堯 曰:得天之道者為帝,得地之道者為三公。今我得地 之道,而不以我為三公。以堯為失論。欲得三公。怒甚 猛獸,欲以為亂。召之不來,仿佯于野以患帝。舜于是 殛之于羽山,副之以吳刀。

《韓子外儲說》:堯欲傳天下于舜。鯀諫曰:不祥哉。孰以 天下而傳之匹夫乎。堯不聽,舉兵而誅殺鯀于羽山 之郊。共工又諫曰:孰以天下而傳之于匹夫乎。堯不 聽,又舉兵而誅共工于幽之都。于是天下莫敢言無 傳天下于舜。

《拾遺記》:虞帝在位十年,有五老遊于國都。舜以師道 尊之,言則及造化之始。舜禪于禹,五老去,不知所從。 舜乃置五星之祠以祭之。其夜,有五長星出,薰風四 起,連珠合璧,祥應備焉。萬國重譯而至,有大頻之國, 其民來朝,乃問其災祥之數。對曰:昔北極之外,有潼 海之水,渤潏高隱於日中,有巨魚大蛟,莫測其形也。 吐氣則八極皆闇,振鬐則五岳波盪。當唐堯時,懷山 為害,大蛟縈天,縈天則三河俱溢,海瀆同流。三河者, 天河、地河、中河是也。此三水有時通壅。至聖之治,水 色俱溢,無有流沫。及帝之商均,暴亂天下,則巨魚吸 日,蛟繞于天。

舜葬蒼梧之野,有鳥如雀丹州而來,吐五色之氣,氤 氳如雲,名曰憑霄雀。能群飛,銜土成丘墳。

《列女傳》:瞽叟與象謀殺舜。使塗廩。二女曰:往哉。舜既 治廩,乃捐階,瞽叟焚廩,舜往飛去。象復與父母謀,使 舜浚井,二女曰: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從掩,舜潛 出。時既不能殺舜,瞽叟又速舜飲酒,醉將殺之,二女 乃與舜藥浴注,遂往,舜終日飲酒不醉。舜之女弟繫 憐之,與二嫂諧。

《竹書紀年》:帝舜有虞氏。九年,西王母來朝。西王母 之來朝,獻白環、玉玦。

《淮南子·修務訓》:舜作室,築牆茨屋,辟地樹穀,令民皆 知去巖穴,各有家室。南征三苗,道死蒼梧。

《越絕書》:舜親父假母,母常殺舜。去耕歷山。三年大熟, 身自外養,父母皆飢。舜父頑,母嚚,兄狂,弟傲。舜求為 變心易志,瞽叟欲殺舜,未嘗可得。呼而使之,未嘗不 在側。

《莊子·讓王篇》:舜讓天下于子州支伯,子州支伯曰:予 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故天下大 器也,而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異乎俗者也。舜 以天下讓善卷,善卷曰:予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 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種,形足以勞動;收斂,身足以休 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于天地之間而心意自 得。吾何以天下為哉。悲夫,子之不知予也。遂不受。于 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處。舜以天下讓其友石戶之 農。石戶之農曰:捲捲,后之為人,葆力之士也。以舜之 德為未至也。于是夫負妻戴,攜子以入于海,終身不 反。

《述異記》:會稽山有虞舜巡狩臺,臺下有望陵祠,帝舜南巡,葬于九疑。民思之,立祠曰望陵祠。

湘水去岸三十里許,有相思宮、望帝臺。昔舜南巡,而 葬於蒼梧之野。堯之二女:娥皇、女英,追之不及,相與 慟哭,淚下沾竹,竹文上為之斑斑然。

昔禹會塗山,執玉帛者萬國,防風氏後至,禹誅之。其 長三丈,其骨頭專車。今南中民有姓防風氏,即其後 也,皆長大。越俗祭防風神,奏防風古樂,截竹長三尺, 吹之如嗥,三人披髮而舞。

《拾遺記》:禹鑄九鼎,五者以應陽法,四者以象陰數。使 工師以雌金為陰鼎,以雄金為陽鼎。鼎中常滿,以占 氣象之休否。當夏桀之世,鼎水忽沸。及周將末,九鼎 咸震。皆應滅亡之兆。後世聖人,因禹之跡,代代鑄鼎 焉。禹盡力溝洫,導川夷岳,黃龍曳尾于前,元龜負青 泥于後。元龜,河精之使者也。龜頷下有印文,皆古篆 字,作九州山川之字。禹所穿鑿之處,皆以青泥封記 其所,使元龜印其上。今人聚土為界,此之遺象也。 禹鑿龍關之山,亦謂之龍門。至一空巖,深數十里,幽 暗不可復行。禹乃負火而進。有獸狀如豕,銜夜明之 珠,其光如燭。又有青犬行吠于前。禹計可十里,迷于 晝夜,既覺漸明,見向來豕犬,變為人形,皆著元衣。又 見一神,蛇身人面。禹因與語,神即示禹八卦之圖,列 于金板之上。又有八神侍側。禹曰:華胥生聖子,是汝 耶。答曰:華胥是九河神女,以生余也。乃探玉簡,授禹, 長一尺二寸,以合十二時之數。使量度天地。禹即執 持此簡,以平定水土。蛇身之神,即羲皇也。

《呂氏春秋·求人篇》:禹東至摶木之地,日出、九津、青羌 之野,攢樹之所,天之山,鳥谷、青丘之鄉,黑齒之國; 南至交趾、孫樸、續樠之國,丹粟、漆樹、沸水、漂漂、九陽 之山,羽人、裸民之處,不死之鄉;西至三危之國,巫山 之下,飲露、吸氣之民,積金之山,共肱、一臂、三面之鄉; 北至人正之國,夏海之窮,衡山之上,犬戎之國,夸父 之野,禺疆之所,積水、積石之山。不有懈墮,憂其黔首, 顏色黎黑,竅藏不通,步不相過,以求賢人,欲盡地利, 至勞也。得陶、化益、真窺、橫革、之交五人佐禹,故功績 銘乎金石,著于盤盂。

《述異記》:夏桀宮中,有女子化為龍,不可近。俄而復為 婦人,甚麗,而食人。桀命為蛟妾,告桀吉凶。

桀時,泰山山走石泣。先儒說:桀之將亡,泰山三日泣。 今泰山之石,遠望之,若人泣者,是也。武王謂周公曰: 桀為不道,走山泣石。

《呂氏春秋·離俗篇》:湯將伐桀,因卞隨而謀。卞隨辭曰: 非吾事也。湯曰:孰可。卞隨曰:吾不知也。湯又因務光 而謀。務光曰:非吾事也。湯曰:孰可。務光曰:吾不知也。 湯曰:伊尹何如。務光曰:彊力忍詬,吾不知其他也。湯 遂與伊尹謀夏伐桀,克之,以讓卞隨。卞隨辭曰:后之 伐桀也,謀乎我,必以我為賊也。勝桀而讓我,必以我 為貪也。吾生乎亂世,而無道之人再來詬我,吾不忍 數聞也。乃自投于潁水而死。湯又讓于務光曰:知者 謀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位之。 請相吾子。務光辭曰:廢上,非義也。殺民,非仁也。人犯 其難,我享其利,非廉也。吾聞之:非其義,不受其利;無 道之世,不踐其土,況于尊我乎。吾不忍久見也。乃負 石而沈于募水。

《竹書紀年》:太甲元年辛巳,王即位,命卿士伊尹。伊尹 放太甲于桐,乃自立。七年,王潛出自桐,殺伊尹,天大 霧三日,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復其父之田宅而中 分之。

《拾遺記》:紂之昏亂,欲討諸侯,使飛廉惡來誅戮賢良, 取其寶器,埋于瓊臺之下,使飛廉等,惑所近之國侯 服之,內使烽燧相續。紂登臺,以望火之所在,乃興師 往伐其國,殺其君,囚其民,收其女樂,肆其淫虐。神人 憤怨。時有朱鳥銜火,如星之照耀,亂其烽燧之光。紂 乃回惑,使諸國滅其烽燧。于是億兆夷民乃歡,萬國 已靜。及武王伐紂,樵夫牧豎,探高鳥之巢,得玉璽,文 曰:水德將滅,木祚方盛。文皆大篆。紀殷之世歷已盡, 而姬聖之德方隆。是以三分天下,而其二歸周。故蚩 蚩之類,嗟殷亡之晚,望周來之遲矣。

師延者,殷之樂人也。設樂以來,世遵此職。至師延,精 述陰陽,曉明象緯,莫測其為人,世載遼絕。而或出或 隱,在軒轅之世,為司樂之官。及殷時,總修三皇五帝 之樂,拊一絃琴則地祗皆升,吹玉律則天神俱降。當 軒轅之時,年已數百歲。聽眾國樂聲,以審興亡之兆。 至夏末,抱樂器以奔殷。而紂淫于聲色,乃拘師延于 陰宮,欲極刑戮。師延既被囚繫,奏清商流徵滌角之 音,司獄者以聞于紂。紂猶嫌曰:此乃淳古遠樂,非余 可聽說也。猶不釋。師延乃更奏迷魂淫魄之曲,以歡 修夜之娛。乃得免炮烙之害。周武王興師,乃越濮流 而逝。或云:死于水府。故晉衛之人,鐫石鑄金,以像其 形,立祀不絕。

《續問奇類林》:紂見老人晨渡朝歌水而怯,曰:老者髓 不實,故晨寒。因斮脛以視髓。見孕婦,與妲己戲辨男女,剖而驗之。又以比干之諫,怒曰:比干自以為聖乎。 吾聞聖人之心有七竅,請視之。遂剖其心。此皆紂所 無道。故《周書》曰:惟紂罪浮于桀。

《拾遺記》:周武王東伐紂,夜濟河,時雲明如晝,八百之 族,皆齊而歌。有大蜂,狀如丹鳥,飛集王舟。因以鳥畫 其旗。翌日而梟紂,其船,曰蜂舟。魯哀公二年,鄭人擊 趙簡子,得其蜂旗,則其類也。武王使畫其像於幡旗, 以為吉兆。今人幡信,皆為鳥畫,則遺像也。

成王即政三年,有泥離之國來朝。其人稱,自發其國, 常從雲裡而行,聞雷霆之聲在下,或入潛穴。又聞波 濤之聲在上,或泛巨水。視日月以知方國所向,計寒 暑以知年月。考國之正朔,則序曆與中國相符。王接 以外賓之禮。

昭王即位二十年,王坐祗明之室,晝而假寢。忽夢白 雲蓊蔚而起,有人衣服皆毛羽,因名羽人。夢中與語, 問以上仙之術。羽人曰:大王精智未開,欲求長生久 視,不可得也。王跪而請受絕慾之教。羽人乃以指畫 王心,應手即裂。王乃驚寤,而血濕衿席。因患心疾,即 卻膳撤樂,移於旬日。忽見所夢者,復來語王曰:先欲 易王之心。乃出方寸綠囊,中有藥,名曰續脈明丸,補 血精散。以手摩王之臆,俄而即愈。王即請此藥,貯以 玉缶,緘以金繩。以之塗足,則飛天地萬里之外,如遊 咫尺之內。有得服之,後天而死。

二十四年,塗修國獻青鳳、丹鵲各一雌一雄。孟夏之 時,鳳鵲皆脫易毛羽,聚鵲翅以為扇,緝鳳羽以飾車 蓋也。扇一名遊飄,二名條翮,三名虧光,四名仄影。時 東甌獻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娛。使二人更搖此扇, 侍於王側,輕風四散,冷然自涼。此二人辯口麗辭,巧 善歌笑,步塵上無跡,行日中無影。及昭王淪於漢水, 二女與王乘舟,夾擁王身,同溺於水。故江漢之人,到 今思之,立祀于江湄。數十年間,人於江漢之上,猶見 王與二女,乘舟戲於水際。至暮春上巳之日,褉集祠 間,或以時鮮甘果,採蘭杜包裹,以沉於水。或結五色 紗囊,盛食,或用金鐵之器,並沉水中,以驚蛟龍水蟲, 使畏之不侵此食也。其水傍號曰招祗之祠,綴青鳳 之毛為二裘,一名煩質,二名暄肌,服之可以卻寒。至 厲王,流于彘,彘人得而奇之,分裂此裘,遍於彘土。罪 入大辟者,抽裘一毫,以贖其死,則價值萬金。

《竹書紀年》:穆王十七年,王西征昆侖丘,見西王母。其 年,西王母來朝,賓于昭宮。

《述異記》:周穆王時,天下連雨三月。穆王乃吹笛,其雨 遂止。

《拾遺記》:穆王即位三十二年,巡行天下,馭黃金碧玉 之車,傍氣乘風,起朝陽之岳,自明及晦,窮GJfont縣之表。 有書史十人,記其所行之地。又副以瑤華之輪十乘, 隨王之後,以載其書也。王馭八龍之駿,一名絕地,足 不踐土。二名翻羽,行越飛禽。三名奔宵,夜行萬里。四 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踰輝,毛色炳燿。六名超光,一 形十影。七名騰霧,乘雲而奔。八名挾翼,身有肉翅。遞 而駕焉。按轡徐行,以匝天地之域。王神智遠謀,使跡 轂遍於四海。故絕異之物,不期而自服焉。

三十六年,王東巡大騎之谷,指春宵宮,集諸方士仙 術之要,而螭鵠龍蛇之類,奇種憑空而出。時已將夜, 王設常生之燈以自照。一名恆輝。又列璠膏之燭,遍 於宮內。又有鳳腦之燈,又有冰荷者,出冰壑之中,取 此花以覆燈七八尺,不欲使光明遠也。西王母乘翠 鳳之輦而來,前導以文虎文豹,後列雕麟紫GJfont,曳丹 玉之履,敷碧蒲之蓆,黃莞之薦共玉帳,高會薦清澄 琬琰之膏以為酒。又進洞淵紅蘤,GJfont州甜雪,崑流素 蓮,陰岐黑棗,萬歲冰桃,千常碧藕,青花白橘,素蓮者, 一房百子,陵冬而茂。黑棗者,其樹百尋,實長二尺,核 細而柔,百年一熟。

周靈王二十三年,起昆昭之臺,亦名宣昭。聚天下異 木神工,得崿谷陰生之樹。其樹千尋,文理盤錯,以此 一樹,而臺用足焉。大幹為桁棟,小枝為栭桷。其木有 龍蛇百獸之形,又篩木精以為泥臺,高百丈,昇之以 望雲色。時有萇弘,能招致神異。王乃登臺,望雲氣蓊 鬱。忽見二人乘雲而至,鬚髮皆黃,非謠俗之類也。乘 遊龍飛鳳之輦,駕以青螭,其衣皆縫緝毛羽也。王即 迎之上席。時天下大旱,地裂木燃。一人先唱能為雪 霜引氣,一噴則雲起雪飛,坐者皆凜然。宮中池井,堅 冰可瑑。又設狐腋素裘,紫羆文褥。羆褥是西域所獻 也。施於臺上,坐者皆溫。又有一人唱,能使即席為炎, 乃以指彈席上,而暄風入室,裘褥皆棄於臺下。時有 容成子諫曰:大王以天下為家,而染異術,使變夏改 寒,以誣百姓。文武周公之所不取也。王乃疏萇弘而 求正諫之士。時異方貢玉人石鏡,此石色白如月,照 面如雪,謂之月鏡。有玉人機捩,自能轉動。萇弘言於 王曰:聖德所招也。故周人以萇弘媚諂,而殺之,流血 成石。或言成碧,不見其屍矣。

秦始皇元年,騫霄國獻刻玉,善畫工,名裔,使含丹青,以漱地,即成魑魅。及詭怪群物之象,刻玉為百獸之 形,毛髮宛若真矣。皆銘其臆前,記以日月。工人以指 畫地,長百丈,直如繩墨,方寸之內,畫以四瀆五岳,列 國之圖。又畫為龍鳳,騫翥若飛。皆不可點睛。或點之, 必飛走也。始皇嗟曰:刻畫之形,何得飛走。使以淳漆, 各點兩玉虎一眼睛。旬日則失之,不知所在。山澤之 人云:見二白虎,各無一目,相隨而行。毛色相似,異於 常見者。至明年,西方獻兩白虎,各無一目。始皇發檻 視之,疑是先所失者。乃GJfont殺之,檢其胸前,果是元年 所刻玉虎。迄胡亥之滅,寶劍神物,隨時散亂。

始皇好神仙之事。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而至,舟形似 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淪波舟。其國人長十 丈,編鳥獸之毛,以蔽形。始皇與之語,及天地初開之 時,了如親睹。曰:臣少時,躡虛卻行,日遊萬里。及其老 朽也,坐見天地之外事。臣國在咸池,日沒之所,九萬 里。以萬歲為一日,俗多GJfont霧,遇其晴日,則天豁然雲 裂,耿若江漢。則有元龍黑鳳,翻翔而下。及夜,燃石以 繼日光,此石出燃山,其土石皆自光澈,扣之則碎,狀 如粟,一粒輝映一堂。昔炎帝始變生食,用此火也。國 人今獻此石,或有投其石於溪澗中,則沸沬流於數 十里,名其水為焦淵。臣國去軒轅之丘十萬里,少典 之子,採首山之銅,鑄為大鼎。臣先望其國,其金火氣 動奔,而往視之,三鼎已成。又見冀州有異氣,應有聖 人生,果有慶都生堯。又見赤雲入于酆鎬,往視,果有 丹雀瑞昌之符。始皇曰:此神人也。彌信仙術焉。 始皇起雲明臺,窮四方之珍木,搜天下之巧工。南得 煙丘碧樹,酈水燃沙,賁都朱泥,雲岡素竹。東得蔥巒 錦柏,漂檖龍松,寒河星柘,岏雲之梓。西得漏海浮金, 狼淵羽壁,滌嶂霞桑,沉塘員籌。北得冥阜乾漆,陰GJfont 文梓,褰流墨魄,闇海香瓊,珍異是集。二人騰虛緣木, 揮斤斧於空中。子時起工,午時已畢。秦人謂之子午 臺,亦言於子午之地,各起一臺也。

《述異記》:秦始皇作石橋于海上,欲過海觀日出處。有 神人驅石去,不速。神人鞭之,皆流血。今石橋,其色猶 赤。

《獨異志》:始皇二十八年登封泰山,至半,忽大風雨雷 電,路傍有五松樹,蔭翳數畝,乃封為五大夫。忽聞松 上有人言曰:無道德,無仁禮,而天下妄命。帝何以封。 左右咸聞,始皇不樂,乃歸,崩於沙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