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9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九十四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四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二十

  遼太祖一則 天顯一則 太宗大同一則 世宗天祿一則 穆宗應曆一則 景宗乾

  亨一則 聖宗太平一則 興宗重熙一則 道宗壽隆一則

皇極典第一百九十四卷

登極部彙考二十[编辑]

[编辑]

遼自葛烏菟世雄朔陲歷漢迄唐至太祖功業勃興遂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世表》:考之宇文周之書,遼本炎帝之後,而耶 律儼稱遼為軒轅後。儼志晚出,盍從《周書》。蓋炎帝之 裔,曰葛烏菟者,世雄朔陲,後為冒頓可汗所襲,保鮮 卑山以居,號鮮卑氏。既而慕容燕破之,析其部曰宇 文,曰庫莫奚,曰契丹。契丹之名,昉見於此。隋唐之際, 契丹之君,號大賀氏。武后遣將擊潰其眾,大賀氏微, 別部長過折代之。過折尋滅,迭剌部長涅里立迪輦 組里為阻午可汗,更號遙輦氏。唐賜國姓曰李懷秀。 既而懷秀叛唐,更封楷落為王,而涅里之後曰耨里 思者,左右懷秀、楷落,至于屈戌,幾百年,國勢復振。至 耨里思之孫,曰阿保機,功業勃興,號世里氏,是為遼 太祖。於是世里氏與大賀遙輦,號三耶律。自時厥後, 國日益大起。唐季涉五代宋二百餘年,名隨代遷,字 傳音轉,此其言語文字之相通,可考而知者。若奇首 可汗,胡剌可汗,蘇可汗,昭古可汗,皆遼之先,而世次 不可考。摭其可知者,作遼世表。漢GJfont頓可汗,以兵襲 東國,滅之,餘眾保鮮卑山,因號鮮卑。魏青龍中,部長 比能稍桀驁,為幽州刺史王雄所害,散徙潢水之南, 黃龍之北。晉鮮卑葛烏菟之後,曰普回。普回有子莫 那,自陰山南徙,始居遼西。九世,為慕容晃所滅。鮮卑 眾散,為宇文氏,或為庫莫奚,或為契丹。元魏,契丹國 在庫莫奚東,異族同類,東部鮮卑之別支也。至是,始 自號契丹。為慕容氏所破,俱竄松漠之間。道武帝登 國,間大破之,遂與庫莫奚分背,經數十年,稍滋蔓。有 部落於和龍之北數百里。太武帝太平真君以來,歲 致名馬獻文。時使莫弗紇何辰來獻,始班諸國末欣, 服萬丹部,何大何部,伏弗郁部,羽陵部,日速部,匹絜 部,黎部,吐六于部,以名馬文皮來貢,得交市于和龍、 密雲之間。太和三年,高句麗與蠕蠕謀,取地豆于以 分之。契丹懼,莫弗賀。勿于率其部落車三千乘,眾萬 餘口,內附,止於白狼水東北。齊天保四年九月,契丹 犯塞,文宣帝親討之。至平州,乃趨長漸。司徒潘相樂, 率精騎五千,自東道趨青山。安德王韓軌,帥騎四千, 東斷走路。帝親踰山嶺,奮擊,擄男女十餘萬,雜畜數 十萬。相樂又於青山,大破別部,所擄生口,分置諸州。 復為突厥所逼,又以萬家寄處高麗境內。隋開皇四 年,率諸莫弗賀,來謁。五年,悉眾款塞,高祖納之,聽居 故地。六年,諸部相攻不止,又與突厥相侵。高祖使使 諭解之。別部出伏等,違高麗,率眾內附,置于渴奚那 頡之北。開皇末,別部四千餘戶,違突厥,來降。高祖給 糧遣還,固辭不去。部落漸眾,遂北徙,逐水草,當遼西 正北二百里,依紇臣水而居。東西亙五百里,南北三 百里,分為十部,兵多者三千,少者千餘。有征伐,酋帥 相與議之,興兵則合符契。突厥沙缽略可汗,遣吐屯 潘垤統之,契丹殺吐屯。大業七年,貢方物。唐,契丹地 直京師東北五千里,而嬴東距高麗西奚,南營州,北 GJfont鞨室韋,阻冷陘山以自固。射獵,居處無常。其君大 賀氏,有勝兵四萬,析八部。臣於突厥,以為俟斤。凡調 發攻戰,則諸部畢會獵,則部得自行。與奚不平,每鬥, 不利,輒遁保鮮卑山。武德中,大帥孫敖曹,與GJfont鞨長 突地稽俱來朝。二年,入犯平州境。六年,君長咄羅獻 名馬,豐貂。貞觀二年,摩會來降,突厥請以梁師都易 契丹。太宗曰:契丹、突厥不同,類師都,唐編戶,我將擒 之,不可易降者。三年,摩會入朝,賜鼓纛。由是有常貢。 帝伐高麗,悉發契丹奚首領從軍。還,過營州,以窟哥 為左武衛將軍,大帥紇主據曲,率眾來歸。即其部為 元州,以據曲為刺史,隸營州都督府。窟哥舉部內屬, 乃置松漠都督府,以窟哥為都督,封無極男,賜姓李 氏,以達稽部為峭落州,紇便部為彈汗州,獨活部為 無逢州,芬問部為羽陵州,突便部為日連州,芮奚部 為徒河州,墜斤部為萬丹州,伏部為匹黎、赤二州, 俱隸松漠府,以辱紇主為刺史。窟哥死,與奚叛,行軍 總管阿史德、樞賓執、松漠都督阿不固,獻於東都。窟 哥二孫,曰枯莫,離彈汗州刺史,歸順郡王,曰盡忠,松 漠都督敖曹曾孫,曰萬榮,歸誠州刺史。時營州都督 趙文翽,數侵侮其下,盡忠等怨望,與萬榮共舉兵,殺 文翽,據營州,自號無上可汗。推萬榮為帥。不二旬,眾數萬,攻崇州,執擊討副使許欽寂。武后怒,詔將軍曹 仁師等二十八將,擊之。更號萬榮曰萬斬,盡忠曰盡 滅。戰西硤石、黃獐谷,王師敗績。進攻平州,不克。武后 益發兵擊契丹。萬榮夜襲檀州,清邊道副總管張九 節拒戰,萬榮敗走。俄,盡忠死,突厥默啜襲破其部,萬 榮收散兵,復振。別將駱務,整何阿小,入冀州,殺刺史 陸寶,積掠數千人。武后聞盡忠死,詔夏官尚書王孝 傑等,率兵十七萬,討萬榮,戰東硤石,敗績,孝傑死之。 萬榮進屠幽州。又詔御史大夫婁師德等,率兵二十 萬,擊之。萬榮乘銳鼓行,而南殘瀛州屬縣。神兵總管 楊立基,率奚兵掩擊,大破萬榮,執何阿小別將李楷 固,駱務整降。萬榮委軍走立基,與奚四面合擊,萬榮 眾潰,東走,張九節設三伏待之。萬榮窮蹙,與家奴輕 騎走潞河東,憊甚,臥林下。奴斬其首以獻。九節傳東 都,契丹餘眾不能立,遂附突厥。開元二年,盡忠從父 弟失活,率部落歸唐。失活,元宗賜丹書鐵券。開元四 年,與奚長李大酺偕來。詔復置松漠府,以失活為都 督,封松漠郡王,仍置靜析軍。以失活為經略大使,八 部長皆為刺史。五年,以楊氏為永樂公主,下嫁失活。 六年,卒,娑固,失活之弟,帝以娑固襲爵。開元七年十 一月,娑固與公主來朝。衙官可突于勇悍得眾心,娑 固欲除之。事泄,可突于攻之。娑固奔營州,都督許欽 澹及奚君李大酺攻可突于,不勝。娑固大酺,皆死。鬱 于,娑固從父弟也。可突于推以為主,遣使謝罪。元宗 冊立,襲娑固位。開元十年,鬱于入朝,以慕容氏為燕 郡公主,下嫁鬱于。卒。咄于,鬱于之弟,襲官爵。開元十 三年,咄于復與可突于猜阻,與公主來奔,改封遼陽 王。邵固,咄于之弟,國人共立之。開元十三年冬,朝於 行在。封禪泰山,改封廣化郡王。以陳氏為東光公主, 下嫁邵固。十八年,為可突于所弒。以其眾降突厥,東 光公主走平盧。屈列不知其世系,可突于立之。開元 二十二年六月,幽州節度使張守珪,大破可突于。十 二月,又破之。斬屈列及可突于等,傳首東都,餘眾散 走山谷。過折,本契丹部長,為松漠府衙官,斬可突于 及屈列,歸唐。幽州節度使張守珪立之,封北平郡王。 是年,可突于餘黨泥禮,弒過折,屠其家,一子剌乾走 安東,拜左驍衛將軍。自此,契丹中衰,大賀氏附庸於 奚王,以通於唐,朝貢歲至。至德、寶應間,再至。大曆十 二年、貞元九年、十年、十一年,三至。元和中,七至。太和、 開成間,四至。泥禮耶律儼,遼史書為涅里,陳大任書 為雅里,蓋遼太祖之始祖也。李懷秀,唐賜姓名,契丹 名迪輦俎里,本八部大帥。天寶四年,降唐,拜松漠都 督。安祿山表請討契丹,懷秀發兵十萬,與祿山戰潢 水南,祿山大敗。自是與祿山兵連不解。《耶律儼紀》云: 太祖四代祖,耨里思,為迭剌部夷离堇,遣將只里姑 括里,大敗范陽安祿山于潢水,適當懷秀之世,則懷 秀固遙輦氏之首君,為阻午可汗,明矣。楷落以唐封 恭仁王,代松漠都督,遂稱契丹王。其後寖大。貞元四 年,犯北邊幽州以聞。自祿山反河北,割據,道隔不通, 世次不可悉考。契丹王屈戌,武宗會昌二年,授雲麾 將軍幽州節度使,是為耶瀾可汗。張仲武奏契丹舊 用回鶻印,乞賜聖造。詔以奉國契丹為文。契丹王習 爾,是為巴剌可汗。咸通中,再遣使貢獻。部落寖強,契 丹王欽德,習爾之族也,是為痕德堇可汗。光啟中,鈔 掠奚室韋諸部,皆役服之。數與劉仁恭相攻。晚年,政 衰,八部大人法,常三歲代迭,刺部耶律阿保機,建鼓 旗,自為一部,不肯受代,自號為王,盡有契丹國。遙輦 氏遂亡。蕭韓家奴有言:先世遙輦可汗,洼之後,國祚 中絕,自夷离堇雅里立,阻午可汗,大位始定。今以《唐 史》、《遼史》參考,大賀氏絕于邵固,雅里所立,則懷秀也。 其間唯屈列、過折二世,屈列,乃可突于所立,過折以 別部長,為雅里所殺,《唐史》稱泥里為可突于餘黨,則 洼可汗者,殆為屈列耶。 按《太祖本紀》:太祖,姓耶律 氏,諱億,字阿保機,小字啜里只,契丹迭剌部霞瀨益 石烈鄉耶律彌里人,德祖皇帝長子,母曰宣簡皇后 蕭氏,唐咸通十三年生。初,母夢日墮懷中,有娠。及生, 室有神光異香,體如三歲兒,即能匍匐。祖母簡獻皇 后異之,鞠為己子。常匿于別幕,塗其面,不令他人見。 三月能行;晬而能言,知未然事。自謂左右若有神人 翼衛。雖齠齔,言必及世務,時伯父當國,疑輒咨焉。既 長,身長九尺,豐上銳下,目光射人,關弓三百斤。為撻 馬狘沙里。時小黃室韋不附,太祖以討降之。伐越兀 及烏古、六奚、比沙狘諸部,克之。國人號阿主沙里。唐 天復元年,歲辛酉,痕德堇可汗立,以太祖為本部夷 离堇,專征討,連破室韋、于厥及奚帥轄剌哥,俘獲甚 眾。冬十月,授大迭烈府夷离堇。明年秋七月,以兵四 十萬伐河東河北,攻下九郡,獲生口九萬五千,駝、馬、 牛、羊不可勝紀。九月,城龍化州于潢河之南,始建開 教寺。明年春,伐女直,下之,獲其戶三百。九月,復攻下 河東懷遠等軍。冬十月,引軍略至薊北,俘獲以還。先 是德祖俘奚七千戶,徙饒樂之清河。至是創為奚迭剌部,分十三縣。遂拜太祖于越、總知軍國事。明年歲 甲子,三月,廣龍化州之東城。九月,討黑車子室韋,唐 盧龍軍節度使劉仁恭發兵數萬,遣養子趙霸來拒。 霸至武州,太祖諜知之,伏勁兵桃山下。遣室韋人牟 里詐稱其酋長所遣,約霸兵會平原。既至,四面伏發, 擒霸,殲其眾,乘勝大破室韋。明年七月,復討黑車子 室韋。唐河東節度使李克用遣通事康令德乞盟。冬 十月,太祖以騎兵七萬會克用于雲州,宴酣,克用借 兵以報劉仁恭木瓜澗之役,太祖許之。易袍馬,約為 兄弟。及進兵擊仁恭,拔數州,盡徙其民以歸。明年二 月,復擊劉仁恭。還,襲山北奚,破之。汴州朱全忠遣人 浮海奉書幣、衣帶、珍玩來聘。十一月,遣偏師討奚、霫 諸部及東北女直之未附者,悉破降之。十二月,痕德 堇可汗殂,群臣奉遺命請立太祖。曷魯等勸進,太祖 三讓,從之。元年春正月庚寅,命有司設壇于如迓王 集會堝,燔柴告天,即皇帝位。尊母蕭氏為皇太后,立 皇后蕭氏。北宰相蕭轄剌、南宰相耶律歐里思率群 臣上尊號曰天皇帝,后曰地皇后。 按《耶律曷魯傳》: 遙輦痕德堇可汗歿,群臣奉遺命請立太祖。太祖辭 曰:昔我祖夷离堇雅里嘗以不當立而辭,今若等復 為是言,何歟。曷魯進曰:曩吾祖之辭,遺命弗及,符瑞 未見,第為國人所推戴耳。今先君言猶在耳,天人所 與,若合符契。天不可逆,人不可拂,而君命不可違也。 太祖曰:遺命固然,汝焉知天道。曷魯曰:聞于越之生 也,神光屬天,異香盈幄,夢受神誨,龍錫金佩。天道無 私,必應有德。我國削弱,齮齕于鄰部日久,以故生聖 人以興法之。可汗知天意,故有是命。且遙輦九營基 布,非無可立者;小大臣民屬心于越,天也。昔者于越 伯父釋魯嘗曰:吾猶蛇,兒猶龍也。天時人事,幾不可 失。太祖猶未許。是夜,獨召曷魯責曰:眾以遺命迫我。 汝不明吾心,而亦俛隨邪。曷魯曰:在昔夷离堇雅里 雖摧戴者眾,辭之而立阻午為可汗。相傳十餘世,君 臣之分亂,紀綱之統隳。委質他國,若綴斿然。羽檄蜂 午,民疲奔命。興王之運,實在今日。應天順人,以答顧 命,不可失也。太祖乃許。明日,即皇帝位,命曷魯總軍 國事。

天顯元年十一月壬戌,太宗以皇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太宗,諱德光,字德謹,小字堯骨。太 祖第二子,母淳欽皇后蕭氏。唐天復二年生,神光異 常,獵者獲白鹿、白鷹,人以為瑞。及長,貌嚴重而性寬 仁,軍國之務多所取決。天贊元年,授天下兵馬大元 帥,尋詔統六軍南徇地。明年,下平州,獲趙思溫、張崇。 回破箭笴山胡遜奚,諸部悉降。復以兵掠鎮、定,所至 皆堅壁不敢戰。師次幽州,符存審拒于州南,縱兵邀 擊,大破之,擒裨將裴信等數十人。及從太祖破于厥 里諸部,定河壖党項,下山西諸鎮,取回鶻單于城,東 平渤海,破達盧古部,東西萬里,所向皆有功。天顯元 年七月太祖崩,皇后攝軍國事。明年秋,治祖陵畢。冬 十一月壬戌,人皇王倍率群臣請于后曰:皇子大元 帥勳望,中外攸屬,宜承大統。后從之,是日即皇帝位。 癸亥,謁太祖廟。丙寅,行柴冊禮。戊辰,還都。壬申,御宣 政殿,群臣上尊號曰嗣聖皇帝。大赦。有司請改元,不 許。十二月庚辰,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皇后為應天 皇太后,立妃蕭氏為皇后。按《禮志》:柴冊儀:擇吉日。 前期,置柴冊殿及壇。壇之制,厚積薪,以木為三級壇, 置其上。席百尺氈,龍文方茵。又置再生母后搜索之 室。皇帝入再生室,行再生儀畢,八部之叟前導後扈, 左右扶翼皇帝冊殿之東北隅。拜日畢,乘馬,選外戚 之老者御。皇帝疾馳,仆,御者、從者以氈覆之。皇帝詣 高阜地,大臣、諸部帥列儀仗,遙望以拜。皇帝遣使敕 曰:先帝升遐,有伯叔父兄在,當選賢者。沖人不德,何 以為諜。群臣對曰:臣等以先帝厚恩,陛下明德,咸願 盡心,敢有他圖。皇帝令曰:必從汝等所願,我將信明 賞罰。爾有功,陟而任之;爾有罪,黜而棄之。若聽朕命, 則當謨之。僉曰:唯帝命是從。皇帝於所識之地,封土 石以誌之。遂行。拜先帝御容,宴饗群臣。翼日,皇帝出 冊殿,護衛太保扶翼升壇。奉七廟神主置龍文方茵。 北、南府宰相率群臣圜立,冬舉氈邊,贊祝訖,樞密使 奉玉寶、玉冊入。有司讀冊訖,樞密使稱尊號以進,群 臣三稱萬歲,皆拜。宰相、北南院大王、諸部帥進赭、白 羊各一群。皇帝更衣,拜諸帝御容。遂宴群臣,賜賚各 有差。

太宗大同元年夏四月丁丑,世宗以永康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世宗本紀》:世宗,諱阮,小字兀欲。讓國皇帝長 子,母柔貞皇后蕭氏。帝儀觀豐偉,內寬外嚴,善騎射, 樂施予,人望歸之。太宗愛之如子。會同九年,從伐晉。 大同元年二月,封永康王。四月丁丑,太宗崩於欒城。 戊寅,梓宮次鎮陽,即皇帝位于柩前。甲申,次定州,命 天德、朔古、解里等護梓宮先赴上京。太后聞帝即位, 遣太弟李胡率兵拒之。六月甲寅朔,次南京,五院夷离堇安端、祥穩劉哥遣人馳報,請為前鋒;至泰德泉, 遇李胡軍,戰敗之。上遣郎君勤德等詣兩軍諭解。秋 閏七月,次潢河,太后、李胡整兵拒於橫渡,相持數日。 用屋質之謀,各罷兵趨上京。既而聞太后、李胡復有 異謀,遷於祖州;誅司徒劃設及楚補里。八月壬午朔 尊母蕭氏為皇太后,以太后族剌只撒古魯為國舅 帳,立詳穩以總焉。以崇德宮戶分賜翼戴功臣,及北 院大王洼、南院大王吼各五十,安搏、楚補各百的魯、 鐵剌子孫先以非罪籍沒者歸之。癸未,始置北院樞 密使,以安搏為之。九月壬子朔,葬嗣聖皇帝於懷陵。 丁卯,行柴冊禮,群臣上尊號曰天授皇帝。大赦,改大 同元年為天祿元年。追諡皇考曰讓國皇帝。按《章 肅皇帝傳》:章肅皇帝,小字李胡,一名洪古,字奚隱,太 祖第三子,母淳欽皇后蕭氏。少勇悍多力,而性殘酷, 小怒輒黥人面,或投水火中。太祖嘗觀諸子寢,李胡 縮項臥內,曰:是必在諸子下。又嘗大寒,命三子採薪。 太宗不擇而取,最先至;人皇王取其乾者束而歸,後 至;李胡取少而棄多,既至,袖手而立。太祖曰:長巧而 次成,少不及矣。而母篤愛李胡。天顯五年,遣徇地代 北,攻寰州,多俘而還,遂立為皇太弟,兼天下兵馬大 元帥。太宗親征,常留守京師。世宗即位鎮陽,太后怒, 遣李胡將兵擊之。至泰德泉,為安端、留哥所敗。太后 與世宗隔潢河而陣,各言舉兵意。耶律屋質入諫太 后曰:主上已立,宜許之。時李胡在側,作色曰:我在,兀 欲安得立。屋質曰:奈公酷暴失人心何。太后顧李胡 曰:昔我與太祖愛汝異於諸子,諺云:偏憐之子不保 業,難得之婦不主家。我非不欲立汝,汝自不能矣。及 會議,世宗使解劍而言。和約既定,趨上京。會有告李 胡與太后謀廢立者,徙李胡祖州,禁其出入。穆宗時, 其子喜隱謀反,辭逮李胡,囚之,死獄中。按《耶律屋 質傳》:屋質,博學,知天文。會同間,為惕隱。太宗崩,諸大 臣立世宗,太后聞之,怒甚,遣皇子李胡以兵逆擊,遇 安端、劉哥等於泰德泉,敗歸。李胡盡執世宗臣僚家 屬,謂守者曰:我戰不克,先殪此曹。人皆洶洶相謂曰: 若果戰,則是父子兄弟相夷矣。軍次潢河橫渡,隔岸 相拒。時屋質從太后,世宗以屋質善籌,欲行間,乃設 事奉書,以試太后。太后得書,以示屋質。屋質讀竟,言 曰:太后佐太祖定天下,故臣願竭死力。若太后見疑, 臣雖欲盡忠,得乎。為今之計,莫若以言和解,事必有 成;否即宜速戰,以決勝負。然人心一搖,國禍不淺,惟 太后裁察。太后曰:我若疑卿,安肯以書示汝。屋質對 曰:李胡、永康王皆太祖子孫,神器非移他族,何不可 之有。太后宜思長策,與永康王和議。太后曰:誰可遣 者。對曰:太后不疑臣,臣請往。萬一永康王見聽,廟社 之福。太后乃遣屋質授書於帝。帝遣宣徽使耶律海 思復書,辭多不遜。屋質諫曰:書意如此,國家之憂未 艾也。能釋怨以安社稷,則臣以為莫若和好。帝曰:彼 眾烏合,安能敵我。屋質曰:即不敵,奈骨肉何。況未知 孰勝。借曰幸勝,諸臣之族執於李胡者無GJfont類矣。以 此計之,惟和為善。左右聞者失色。帝良久,問曰:若何 而和。屋質對曰:與太后相見,各紓忿恚,和之不難;不 然,決戰非晚。帝然之,遂遣海思詣太后約和。往返數 日,議乃定。始相見,怨言交讓,殊無和意。太后謂屋質 曰:汝當為我畫之。屋質進曰:太后與大王若能釋怨, 臣乃敢進說。太后曰:汝第言之。屋質借謁者籌執之, 謂太后曰:昔人皇王在,何故立嗣聖。太后曰:立嗣聖 者,太祖遺旨。又曰:大王何故擅立,不稟尊親。帝曰:人 皇王當立而不立,所以去之。屋質正色曰:人皇王捨 父母之國而奔唐,子道當如是耶。大王見太后,不少 遜謝,惟怨是尋。太后牽于偏愛,託先帝遺命,妄授神 器。如此何敢望和,當速交戰。擲籌而退。太后泣曰:向 太祖遭諸弟亂,天下荼毒,瘡痍未復,庸可再乎。乃索 籌一。帝曰:父不為而子為,又誰咎也。亦取籌而執。左 右感激,大慟。太后復謂屋質曰:議既定,神器復誰歸。 屋質曰:太后若授永康王,順天合人,復何疑。李胡厲 聲曰:我在,兀欲安得立。屋質曰:禮有世嫡,不傳諸弟。 昔嗣聖之立,尚以為非,況公暴戾殘忍,人多怨讟。萬 口一詞,願立永康王,不可奪也。太后顧李胡曰:汝亦 聞此言乎。汝實自為之。乃許立永康。帝謂屋質曰:汝 與朕屬尢近,何反助太后。屋質對曰:臣以社稷至重, 不可輕付,故如是耳。上喜其忠。按《耶律吼傳》:吼,字 曷魯,六院部夷离堇蒲古只之後。會同六年,為南院 大王,帝崩於欒城,無遺詔,軍中憂懼不知所為。吼詣 北院大王耶律洼議曰:天位不可一日曠。若請於太 后,則必屬李胡。李胡暴戾殘忍,詎能子民。必欲厭人 望。則當立永康王。洼然之。會耶律安搏來,意與吼合, 遂定議立永康王,是為世宗。按《耶律安搏傳》:安搏, 父迭里,太祖崩,淳欽皇后稱制,欲以大元帥嗣位。迭 里建言,帝位宜先嫡長;今東丹王赴朝,當立。由是忤 旨。以黨附東丹王,詔下獄,詞鞫,加以炮烙。不伏,殺之, 籍其家。安搏自幼若成人,居父喪,哀毀過禮,見者傷之。太宗屢加慰諭,嘗曰:此兒必為令器。既長,寡言笑, 重然諾,動遵繩矩,事母至孝。以父死非罪,未葬,不與 宴樂。世宗在藩邸,尢加憐恤,安搏密自結納。太宗伐 晉還,至欒城崩,諸將欲立世宗,以李胡及壽安王在 朝,猶豫未決。時安搏直宿衛,世宗密召問計。安搏曰: 大王聰安寬恕,人皇王之嫡長;先帝雖有壽安,天下 屬意多在大王。今若不斷,後悔無及。會有自京師來 者,安搏詐以李胡死傳報軍中,皆以為信。於是安搏 詣北、南二大王計之北院大王洼聞而遽起曰:吾兩 人方議此事。先帝嘗欲以永康王為儲貳,今日之事 有我輩在,孰敢不從。但恐不白太后而立,為國家啟 釁。安搏對曰:大王既知先帝欲以永康王為儲副,況 永康王賢明,人心樂附。今天下甫定,稍緩則大事去 矣。若白太后,必立李胡。且李胡殘暴,行路共知,果嗣 位,如社稷何。南院大王吼曰:此言是也。吾計決矣。乃 整軍,召諸將奉世宗即位於太宗柩前。帝立,以安搏 為腹心,總知宿衛。是歲,約和于潢河橫渡。太后問安 搏曰:吾與汝有何隙。安搏以父死為對,太后默然。 按《耶律洼傳》:太宗崩於欒城,南方州郡多叛,士馬困 乏,軍中不知所為。洼與耶律吼定策立世宗,乃令諸 將曰:大行上賓,神器無主,永康王人皇王之嫡長,天 人所屬,當立;有不從者,以軍法從事。諸將皆曰:諾。世 宗即位,賜官戶五十,拜于越。

世宗天祿五年九月丁卯,穆宗以壽安王即皇帝位。按《遼史·穆宗本紀》:穆宗,諱璟,小字述律。太宗皇帝長子,母曰靖安皇后蕭氏。會同二年,封壽安王。天祿五[编辑]

年九月癸亥,世宗遇害。逆臣察割等伏誅。丁卯,即皇 帝位,群臣上尊號曰天順皇帝,改元應曆。按《耶律 屋質傳》:屋質,天祿五年,為右皮室詳穩。秋,上祭讓國 皇帝於行宮,與群臣皆醉,察割弒帝。屋質聞有言衣 紫者不可失,乃易衣而出,亟遣人召諸王,及喻禁衛 長皮室等同力討賊。時壽安王歸帳,屋質遣弟沖迎 之。王至,尚猶豫。屋質曰:大王嗣聖子,賊若得之,必不 容。群臣將誰事,社稷將誰賴。萬一落賊手,悔將何及。 王始悟。諸將聞屋質出,相繼而至。遲明整兵,出賊不 意,圍之,遂誅察割。亂既平,穆宗即位,謂屋質曰:朕之 性命,實出卿手。命知國事,以逆黨財產盡賜之,屋質 固辭。

穆宗應曆十九年二月,景宗以皇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景宗本紀》:景宗,諱賢,字賢寧,小字明扆。世宗 皇帝第二子,母曰懷節皇后蕭氏。察割之亂,帝甫四 歲。穆宗即位,養永興宮。既長,穆宗酗酒怠政。帝一日 與韓匡嗣語及時事,耶律賢適止之。帝悟,不復言。應 曆十九年二月戊辰,入見,穆宗曰:吾兒已成人,可付 以政。己巳,穆宗遇弒,帝率飛龍使女里、侍中蕭思溫、 南院樞密使高勳率甲騎千人馳赴。黎明,至行在,哭 之慟。群臣勸進,遂即皇帝位于柩前。百官上尊號曰 天贊皇帝,大赦,改元保寧。

景宗乾亨三年九月癸丑,聖宗以梁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聖宗,諱隆緒,小字文殊奴。景宗皇 帝長子,母曰睿智皇后蕭氏。帝幼喜書翰,十歲能詩。 既長,精射法,曉音律,好繪畫。乾亨二年,封梁王。四年 九月壬子,景宗崩。癸丑,即皇帝位於柩前,時年十二。 皇后奉遺詔攝政,詔諭諸道。冬十月己未朔,帝始臨 朝。辛酉,群臣上尊號曰昭聖皇帝,尊皇后為皇太后, 大赦。

聖宗太平十一年六月己卯,興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興宗本紀》:興宗,諱宗真,字夷不堇,小字只骨。 聖宗長子,母曰欽哀皇后蕭氏。上始生,齊天皇后取 養之。幼而聰明,長而魁偉,龍顏日角,豁達大度。善騎 射,好儒術,通音律。三歲封梁王。太平元年冊為皇太 子。十年六月,判北南院樞密使事。十一年六月己卯, 聖宗崩,即皇帝位於柩前。壬午,尊母元妃蕭氏為皇 太后。

興宗重熙二十四年八月己丑,道宗以趙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道宗本紀》:道宗,諱洪基,字涅鄰,小字查剌。興 宗皇帝長子,母曰仁懿皇后蕭氏。六歲封梁王。重熙 十一年進封燕國,總領中丞司事。明年,總北南院樞 密使事,加尚書令,進封燕趙國王。二十一年為天下 兵馬大元帥,知惕隱事,預朝政。帝性沉靜、嚴毅,每朝, 興宗為之斂容。二十四年八月己丑,興宗崩,即皇帝 位于柩前,哀慟不聽政。辛卯,百僚上表固請,許之。詔 曰:朕以菲德,託居士民之上,第恐知識有不及,群下 有未信;賦斂妄興,賞罰不中;上恩不能及下,下情不 能達上。凡爾士庶,直言無諱。可則擇用,否則不以為 愆。卿等其體朕意。

道宗壽隆七年春正月甲戌,天祚帝以燕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遼史·天祚帝本紀》:天祚皇帝,諱延禧,字延寧,小字阿果。道宗之孫,父順宗大孝順聖皇帝,母貞順皇后 蕭氏。大康元年生。六歲封梁王,加守太尉,兼中書令。 後三年,進封燕國王。大安七年,總北南院樞密使事, 加尚書令,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壽隆七年正月甲戌, 道宗崩,奉遺詔即皇帝位于柩前。群臣上尊號曰天 祚皇帝。二月壬辰朔,改元乾統,大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