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0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二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二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二十八

  明四成祖永樂一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代宗景泰

  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嘉靖一

  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一則 光宗泰昌一則 熹宗天啟一則

皇極典第二百二卷

登極部彙考二十八[编辑]

明四[编辑]

成祖永樂二十二年八月丁巳仁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仁宗皇帝,諱高熾,太宗嫡長子也。 以高帝十一年,生鳳陽。二十八年,冊為燕世子。端重 沈靜,嗜學亡厭。時晉、秦、燕、周四世子,高帝皆教而試 之。異日者,使分閱衛士。帝還奏,後問之,對曰:寒甚,士 方食。高皇帝喜,使閱章奏,擇其有大體可施行者,報 命,高帝益愛之。燕王起靖難,帝居守北平,堅拒李景 隆兵。燕王既為皇帝,尚以世子守北平。既二年,召立 為皇太子。成祖有三子,長帝,次漢王高GJfont,次趙王高 燧。趙王幼以聰敏愛,而漢王用靖難功,幾得立為太 子。謀奪嫡者,數矣。寺人儼、寺人保,數為趙王短太子 於成祖。成祖遷都北京,五出塞,南京事悉付太子施 行。晚節多疾,小人讒搆太子,幾危者屢。宮僚若楊士 奇輩者,為太子下獄,贊善梁潛、司訓周冕,至死獄中。 然太子益恭慎,亦賴士奇、蹇義、夏原吉羽翼之。有白 曰:殿下知讒人乎。曰:吾不知,知為子。太子監國,遇水 旱饑荒,軍民失所,戚焉。賑恤之。暇與宮僚鄒濟、王汝 玉、徐善述等,講說詩書修詞賦之業,日記萬言,辭翰 並精。車駕崩榆木川,遺命至,太子慟絕,強拜受。遂命 皇太孫,迎梓宮開平。臣民三勸進,以八月望日丁巳, 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明年為洪熙元年。

按《明昭代典則》:永樂二年夏四月,立世子高熾為皇 太子。二十二年春正月,阿魯台寇大同。三月戊寅,帝 大閱,北征。夏四月,詔皇太子監國,車駕發京師。六月, 車駕駐荅蘭納木兒河。諸將奏:阿魯台久遁。遂班師。 秋七月丁亥,次翠微岡。上御幄殿,憑几而坐。大學士 楊榮、金幼孜侍。上顧內侍海壽,問曰:計程何日至北 京。對曰:其八月中矣。上頷之。既而諭楊榮曰:東宮涉 歷年久,政務已熟。還京後,軍國事悉付之。朕惟優游 暮年,享安和之福矣。榮對曰:殿下孝友仁厚,天下屬 心,允稱皇上付託。上喜,賜榮等羊酒而退。戊子,上次 雙流濼。以旋師,遣禮部尚書呂震,齎書,諭皇太子,并 詔告天下。己丑,次蒼崖。上不豫,下令大營五軍將士, 嚴部伍,謹哨瞭。庚寅,次榆木川。上大漸,召英國公張 輔,受遺命,傳位皇太子。且云:喪服禮儀,一遵太祖皇 帝遺制。辛卯,上崩。內臣馬雲、孟驥等,以六師在遠外, 祕不發喪。密召大學士楊榮、金幼孜入議喪事。遂一 遵古禮,含斂畢,載以龍轝。所至,朝夕上食如常儀。壬 辰,次雙筆峰。大學士楊榮、少監海壽,奉遺命,馳訃。皇 太子遣皇太孫,出居庸關,赴開平迎駕。時京師諸衛 軍,皆隨征聚行在。惟趙府三護衛軍留京師。一時浮 議籍籍,慮護衛為變。遂祕未發喪。皇太孫臨行,啟皇 太子曰:出外有封章,白事非印識,無以防偽。皇太子 曰:渠言良是,但行急,新製不及。士奇曰:殿下未踐阼, 有事自應行常用之寶。其東宮小圖書,可假之行。此 出一時之權,歸即納上。皇太子即取付太孫曰:有啟 事,以此封識來。此亦久當歸汝,汝就留之。皇太子曰: 大行臨御,儲位久未定,浮議喧騰。吾今就以付之,浮 議何由興。八月己酉,次鵰鶚。皇太孫至,軍中始發喪, 六軍號痛,聲徹天地。辛亥,入居庸關,文武百官,縗服 哭迎。壬子,及郊。皇太子、親王以下,素服哭迎至宮中, 奏安仁智殿,加斂,納梓宮。丁巳,皇太子即皇帝位,改 明年元曰洪熙,大赦天下。

按《明會典》:昭皇帝登極儀:永樂二十二年七月,公侯 駙馬伯文武百官,及軍民耆老等,上箋勸進者三,令 旨俞允。乃命禮部,擇日具儀,先期司設監等衙門,於 華蓋殿,陳御座於中,仍於奉天殿設寶座,欽天監設 定時鼓,尚寶司設寶案於奉天殿,鴻臚寺設表案於 丹陛上,教坊司設中和韶樂,設而不作。鴻臚寺設詔 案,及錦衣衛設雲蓋、雲盤於奉天殿內東別,設雲蓋 於承天門上,設雲輿於午門外,設宣讀案於承天門 上,西南向。是日早,遣官祗告天地宗廟社稷,上具孝 服,設酒果,親詣大行皇帝几筵前,祗告受命。畢,即於 奉天殿前,設香案酒果等物,具冕服,行告天地禮,隨 赴奉先殿,謁告祖宗。畢,仍具袞冕,詣大行皇帝几筵 前,行五拜三叩頭禮。畢,詣母后前,行五拜三叩頭禮。 畢,詣奉天殿,即位。是日早,鳴鐘鼓,錦衣衛設鹵簿大 駕,上服袞冕,御華蓋殿,文武百官,各具朝服,入丹墀內候。鴻臚寺引執事官進,至華蓋殿,行禮。畢,贊各供 事,奏請陞殿。上由中門出,陞寶座,錦衣衛鳴鞭,文武 百官上表稱賀。上命百官免賀,免宣表。上行五拜三 叩頭禮。百官出至承天門外候。翰林院官齎詔書用 寶。訖,鴻臚寺官請頒詔。翰林院官捧詔,授禮部官,由 奉天殿左門出,錦衣衛於午門前候。捧詔,置雲蓋中, 導至承天門,開讀,行禮,如常儀。

仁宗洪熙元年六月癸卯,宣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按《名山藏·典謨記》:宣宗章皇帝,諱瞻基,仁宗嫡長子也。生之夕,成祖夢高祖授以大圭,命曰:傳之子孫,永[编辑]

世其昌。既數歲,試之事,輒剸決稱旨。成祖愛之。年十 一,以從狩北京,日侍左右,隨事訓教。嘗命從過觀田 家,問所疾苦,作《務本訓》授上,上讀書,一目數行盡GJfont, 皆舉經史百家,莫不涉意。永樂九年,立為皇太孫。自 少曉兵略,善騎射。仁宗即位,冊為皇太子。其春,以南 京地屢震,命往撫治。上旋不豫,既大行。宮中祕不發 喪,以遺命召上。顧臣下稍稍聞上崩。其時,漢庶人蓄 反謀,傳言將要劫群臣,或請整兵,旋或請出間道。上 曰:君父在上,天下歸心,豈有他慮。遂傳詣京師。六月 乙亥朔,至蘆溝,既乃聞,慟絕。左右掖聽遺詔。行哭入 宮門,詣梓宮,拜哭盡哀。頒遺詔天下。癸卯,臣民三勸 進。庚戌,即皇帝位,太赦。

宣宗宣德十年春正月壬午,英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英宗睿皇帝,諱祈鎮,宣宗皇帝嫡 長子。以宣德二年生。生之日,日下五色雲見,光灼殿 陛。既二年,立為皇太子。能言。宣宗抱置膝上,問:他日 為天子,能令天下太平乎。曰:能。問:有干國之紀者,敢 親總六師討之乎。曰:敢。宣宗大喜,解所御龍袍寶帶 加上體,置寶座,左右皆呼萬歲。上天姿秀傑,龍顱魁 碩,顧盻有威。立其側者,皆若傍睨之。宣宗崩,以正月 壬午,即皇帝位。九歲矣。頒詔,大赦天下。以明年為正 統元年。

英宗正統十四年九月癸未,代宗以郕王,即皇帝位。遙尊帝為太上皇帝。[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正統十四年七月,北敵分道入寇。 上議親征,吏部尚書王直,率廷臣諫。司禮太監王振 從中勸成。上不聽,命郕王祁鈺居守,駙馬都尉焦敬 輔之。甲午,車駕發京師。夕,次康家嶺。乙未,次龍虎臺。 夜驚。丁酉,過居庸關,風雨連朝,六軍患苦。文武將士, 皆無紀律。群臣請駐蹕,不許。戊戌,次榆林站。己亥,次 懷來。庚子,次雷家站。辛丑,駕至宣府。風雨大至,邊報 益急。扈從群臣,復交章請駐蹕。王振怒,俱令略陳。壬 寅,次雞鳴山,眾皆危懼。上素以事付振,振益肆威,拒 言折辱諸大臣,必進師。我師漸進,敵漸退,伏塞外。癸 卯,次萬全峪。甲辰,次懷安。是夜,黑雲四塞。乙巳,次天 城西。丙午,次陽和。丁未,次聚落馹。八月戊申朔,次大 同。己酉,雨益驟,始議旋師。庚戌,東還。其夕,營於雙寨, 有黑雲覆營如蓋。須臾,大雷電風雨,徹夜驚亂。辛亥, 次滴水。壬子,次洪州方城。癸丑,次白登,月犯心宿。甲 寅,次懷安城西。乙卯,次萬全峪。丙辰,次陽和北沙嶺。 丁巳,次宣府。庚申,將發宣府,諜報:敵襲我軍後。遂駐 蹕。恭順侯克忠殿戰敗沒。遣成國公勇、永順伯綬領 軍往救,遇伏雞兒嶺,亦陷沒。辛酉,次土木,絕水。壬戌, 移營近水陣,勁敵四面至,我軍大潰。上陷敵中,遂邀 車駕北行,唯中官喜寧、忠勇伯蔣信從,振等皆死,士 卒死者數十萬。張輔、陳瀛、井源、陳懷、李珍、沈榮、梁成、 王貴、王佐、鄺埜、曹鼐、丁鉉、王永和、鄧棨、張益、龔全安、 黃養正、戴慶祖、王居一、劉容、凌壽、及給事中包良佐、 姚銑、鮑輝、中書舍人俞拱、潘澄、錢昺、監察御史張洪、 黃裳、魏貞、夏誠、申祐、尹竑、章存德、孫慶、林祥鳳、郎中 齊旺、馮學明、滕員、員外郎王健、程思溫、程式、逯端、主 事俞鑑、張瑭、鄭瑄、大理寺左寺副馬豫、行人司正尹 昌、行人羅如墉、欽天監夏官正、劉信、序班李恭、石玉 等,皆死焉。當是時也,京師戒嚴,羸馬疲卒,不滿十萬, 人心洶洶。群臣聚哭於朝,議戰議守,未有所決。侍講 徐珵曉天文,好談兵,倡南遷。禮部尚書胡GJfont曰:文皇 帝定鼎於此,示子孫不拔也。而尚可遷。刑部侍郎江 淵曰:當固守。兵部侍郎于謙曰:言遷者,可斬也。速召 勤王兵死守之。學士陳循曰:于侍郎言是。眾皆是。皇 太后禁中疑懼,問太監李永昌,永昌對曰:是也。陵廟 宮闕在此,倉廩府庫百官萬姓在此。南遷,大事去矣。 且陛下不聞宋靖康乎。因為皇太后述靖康事。皇太 后悟。甲子,也先奉車駕宣府城南,守宣府者,昌平侯 洪。先避去,上命諸將開門。登陴遙對曰:天暮矣,所守 者,陛下城池也。上涉河北。乙丑,皇太后命郕王祁鈺, 攝總百官。戊辰,奉車駕大同城下。守大同者,定襄伯 登。亦閉門不納。上曰:傳諭郭登,與朕姻親,何得便爾。 袁彬持駕牌,觸門而呼。大同人縋之廣寧伯劉安、給 事中孫祥、知府霍瑄出見。上曰:勿疑汝主也。安等伏 哭,上前。上使入,登亦出見,伏哭。上曰:奏報皇太后,朕無恙。也先欲送朕還,使來,厚賞之。遲之,益深入矣。因 取庫金二萬二千兩,以二千賜也先,五千賜伯顏帖 木兒、若賽刊,大同王,餘以與眾,置酒,大勞。上召定襄 伯固守刈秋稼,飽士慎警報。是夕,上駐蹕城西二十 里。定襄伯欲使壯士,輦上過石佛寺,乘間迎入城。上 曰:我命在天,勿取敗道。是時郕王以于謙為兵部尚 書。庚午,王御午門,諸大臣廷啟王振罪。王曰:待取旨。 百官趨進,伏地不起,曰:王振罪不容誅。殿下不即正 典刑,族滅之,臣等今日皆死此廷中。痛哭呼號,不辨 人聲。郕長史儀銘,膝行前,錦衣衛指揮馬順叱退之。 給事中王竑起,直前,捽順髮,嚙其肉曰:爾昔倚王振 奸橫,今尚敢爾。群起摮之,或就脫順靴擊出,順眼灑 血於廷,順遂死。朝班大亂,守衛之士皆哭。王環視,屢 起,于謙掖止之。王竟入。將闔門,百官隨之。太監金英 傳令:且退。眾欲捽英,英懼,即傳令曰:許籍沒王振家 矣,尚何言。百官曰:猶有毛貴、王長隨,亦振黨。請付外。 王令出二人門隙中,又捶死之。頃之,眾執振姪指揮 山至,相戒勿捶,使伏法,與天下共知之。王遂命縛山, 赴都市,坐凌遲之誅。下諭曰:閹寺顓權,國家多難。已 如百官請。其各出GJfont事。皆拜退。曳棄三屍東安門外 道上。軍民爭擊之。衛士提水來滌血廷中,儀銘曰:留 其影,可以鑑是日也。進都督楊洪為昌平伯。辛未,陞 石亨為武清侯,充總兵官,練兵京師。是日,奉車駕至 威寧海子。壬申,廷臣交劾隨駕失機總兵官、鎮遠侯 顧興祖等。王下興祖獄,禁錮之。是日,奉車駕次九十 九箇海子。癸酉,次柳原。甲戌,次黑河。丙子,群臣合請 皇太后:國有長君,社稷之福。宜立郕王為皇帝。是日, 奉車駕次八寶山。九月癸未,郕王即位。遙尊上為太 上皇。立太上皇子見深為皇太子。以明年為景泰元 年,詔赦天下。

代宗景泰八年春正月壬午,上皇復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正統十四年七月,上北征,陷敵中。 九月癸未,郕王即位,遙尊上為太上皇。癸巳,也先奉 車駕斷頭山。也先故得賞賜厚,有德中國之心。其送 上皇也,第欲得漢物,無他意。中國不敢信。既扣諸關, 無所入。乃奉車駕以北。上皇無阻怯之容,隱處幄居, 時時見徵表。也先繇此奉上皇甚恭。乙巳,遣都指揮 季鐸起居太上皇,告即位,及立皇子王,奉太上皇書。 若送駕來,可五七騎。擁眾大入,則不敢許。大兄還居 天位,無所不可。但恐降尊就卑,他日非所以正名。亦 致書於也先。也先曰:明立皇帝矣,終無和意。復往迫 擾,令彼南遷,取我故元大都,不亦善乎。庚戌,殺馬設 宴,共立太上皇為皇帝,以白馬賀。壬子,復送車駕還 京。十一月甲寅,至大同東門,也先遣伯顏帖木兒及 喜寧、岳謙言於城下,曰:不納上皇者久,久必讎殺。霍 瑄出水竇,以見控御馬,獻鵝酒諸物。上皇密諭瑄,告 郭登,毋開門也。轉至陽和,陽和不敢納。喜寧語之曰: 二邊不納,今可從紫荊關進腹裏,以入京師。遂奉車 駕入關,殺關指揮韓清等,副都御史孫祥守關出走 死。時京師戒嚴,命諸將分陳九門,受石亨節制,于謙 督亨軍。丁巳,奉上皇過易,次良鄉,父老獻茶果羊酒。 戊午,次蘆溝,果園署官獻果品。上皇奉太后,與帝諭 群臣,凡三書。書命固守。頃之,遣岳謙與敵使納哈出, 答話彰武門外。守門官軍擊殺謙納,哈出奔還。也先 遂列陣西直門外。上皇御幄止德勝門外。己未,奉上 皇土城,邀大臣迎。帝疑焉。即日,陞通政司右參議王 復為右通政中書舍人,趙榮為太常寺少卿,齎敕出 見,進羊酒諸物。也先、伯顏帖木兒擐甲冑,屬弓矢,取 敕視蕃書。太上皇帶刀取敕,視漢書。上皇曰:大臣何 不來。也先問曰:是皆何官。上皇曰:小臣也。也先曰:大 臣不迎,而使小臣。我送皇帝到門,乃諸大臣不迎皇 帝。上皇曰:爾歸,則使于謙、石亨、王直、胡GJfont來復。榮反, 命下廷議,言:謙等,國所仗,竟不遣。庚申,謙、亨伏兵德 勝門兩旁,要擊也先。也先怒。壬戌,奉車駕出土城北 去,與伯顏帖木兒大同王謀送太上皇出紫荊,自往 攻居庸。居庸不守,即迎太上皇還入京師。而曰:中朝 大臣,無一人出迎駕。但隨皇帝者,皆歸於是,獨袁彬 與通事哈銘,隨太上皇駕。癸亥,也先先行,駕後失所 向。袁彬大哭:家有老母而不得歸。哈銘曰:兄切勿言, 萬歲金身,然且在此。我等草木沙土也。又何足道。太 上皇使銘籠馬左右,行過溝河山崖。銘下馬扶持。甲 子,伯顏帖木兒大同王來護太上皇。道見,曰:太師誠 心送皇帝歸。皇帝家兄弟,立為皇帝。皇帝臣宰,背皇 帝恩,不一出見。太師所以怒而西還。今欲到陽和,使 使臣送皇帝,從居庸關以歸。毋令皇帝望見京師,思 念皇太后。萬一皇帝念太后,病悸,至有不可知。乃使 我留惡名後世。晚至易,卒劉婆兒取水作飯,銘煮肉, 納皮袋,防太上皇道饑。乙丑,過紫荊,銘請過視其親。 太上皇曰:如何捨我。銘曰:銘死,不敢他。丙寅,次蔚。丁 卯,次順聖川。己巳,至陽和。是時,也先已攻居庸,不下。 喜寧曰:太師云於此送駕矣。忠勇伯把台曰:太師又謂於此送駕,是輕也。意欲奉太上皇至其營還,求中 朝使臣來迎,乃成禮耳。庚午,奉車駕出陽和,西行,雪。 太上皇帳寢雪中。辛未,次貓兒莊。壬申,往即寧海子 東岸行。甲戌,至敵營。乙亥,往西北行,曰小黃河東。伯 顏帖木兒小營在焉。伯顏帖木兒妻,急使人設氈帳, 止宿供具。數日,復西行。是月也,致書也先曰:太師送 太上皇還京,具悉厚意。聞軍馬從西剽,眾心驚疑,以 此整槊隄備。太師若退劄山下,解甲置兵,送駕中途, 人有額數,此亦當解甲置兵,迎駕入。如太師之人,抑 太師之人,有厚賚,焉以敵退。進封石亨武清侯、于謙 少保兼兵部尚書。十一月,上皇至敵營,也先殺馬設 宴,稽首行君臣禮。妻妾四人,次第上壽。伯顏帖木兒, 亦與其妻見上皇,如也先禮。也先七日一獻馬,伯顏 帖木兒七日一獻牛,日一獻羊。馬牛潼射生,則獻野 馬黃牛。上皇道行,或乘馬,或坐暖車,男女途見,皆馬 上叩頭,時或進生。也先時時設宴,手上酒。大同賽刊 二王,上酒皆跪,曰:中國聖人,天之姤也。也先請上皇 曰:今得明遣使來,迎皇帝歸矣。上皇曰:即汝自送我, 求我,使臣徒費往返耳。喜寧不悅,謂忠勇伯曰:求急 歸者,袁彬也。合殺之。上皇乃謂喜寧:我自謂也。居數 日,也先奉上皇轉西行,至八寶山。喜寧復言:從此還 到甘,使其守將迎入。即轉入陝西,取陝騎卒,以入南 京。遂居於南京。彬銘候喜寧去,白上皇曰:天寒甚,陛 下又不能騎,空取凍冷。到時守將亦必不受。上皇曰: 是也。喜寧曰:此又哈銘謀,直殺銘耳。上皇道渴,銘覓 陽泉,鑿冰進水。上皇居,哈銘求車一輛,駱駝一隻,展 貓皮褥,坐上皇車中。伯顏帖木兒所畜奴,竊上皇物, 喜寧聞上皇,使銘往索之。銘曰:我今在困中,索竊取 物,如虎口奪食,徒生怨耳。上怒,使袁彬鞭銘。鞭已就, 叩頭氈帳前。上皇曰:鞭,何叩頭也。銘曰:臣棄父母兄 弟妻子,而從陛下,尚誰攀耶。是月也,也先遣使來求 使臣,不見報。因自來掠寧夏,竟歸。歸則請尚妹。上皇 固卻之。上皇處居益莊,敵大服聖敬云。是月,以甲申 詔天下詔書,言敵駕辭講和,迎請太上,大臣出見,遍 歷營中,失駕所在。乃焚書斬使,擣之六軍,斬獲甚盛。 京城內外,人心帖然,用告天下,以彰殺伐之威。太常 寺少卿習嘉言:孝弟慈愛,人道所先。推以化成天下, 虞氏之為政也。太上未還,皇太后宮中,豈能紓樹萱 之憂,割懸旌之心。願陛下朝夕惓惓,口不釋迎。復語 皇太子幼沖,不時存問,孝弟慈愛,昭著內外。自然天 下之人,有所感動,以濟大功。十二月庚戌,尊皇太后 為上聖皇太后,母賢妃吳氏為皇太后,封妃汪氏為 皇后。雲南金齒軍民指揮使司知事袁敏言:太上皇 帝曩居九重之上,所服袞繡,所食珍羞,所居璚瑤之 宮,芙蓉之闕。今遠處沙漠,歲且更始。凡有人心,孰不 思痛。臣聞主辱臣死,上皇辱至是,為人臣子,朝夕思 念,碎骨刳心。乞遣人起居,將奉禦寒衣具,若飲食之 物。或就令臣,同通事人伴齎往。臣雖死,亦甘心。 景 泰八年,上居南城七年矣。景帝伐宮樹,錮宮門,已無 復天下意。景帝病,所立太子薨。上太子久廢。司禮監 太監王誠,與大學士王文等,謀迎立襄王子,未定。群 臣且上章,請惟景帝所立。都督張軏,與其弟輗、武清 侯石亨、大監曹吉祥謀,請上復位。鴻臚主簿萬祺知 祿命,告亨曰:皇帝在宮,奚事他求。亨告太常卿許彬, 彬曰:社稷功也。雖然,彬老矣。徐元玉才有膽,盍圖之。 元玉者,副都御史徐有貞也。亨等夜過有貞,有貞曰: 太上出狩,非以遊畋,為國家耳。南宮雖錮,民無離心。 奉以復辟,天人同符,在此時也。一再日,亨等復過有 貞。有貞升屋步乾象,曰:可矣,在今夕。相與密定計。有 貞曰:今寇騎薄都城公總兵也,莫若名備非常,納兵 闕中。皆曰:善。遂倉皇出會曹吉祥,及靖遠伯王驥、都 御史楊善、兵部侍郎陳汝言等。至長安門下門開,亨 等以兵千人入,有出入者,輒呵止之。宿衛皆驚。有貞 收諸門鑰,投水竇中。時方四鼓,天晦,亨等亦恇惑。有 貞大呼曰:時可矣,勿退。率眾薄南宮門錮,俄隱隱有 開戶聲。有貞使數人,舉梁厲以衝門,勇士踰垣入,毀 之,城中黯,翳軏等入,乃燭。太上皇燭下獨出,曰:爾何 為。俯伏合聲:請陛下登位。揮士進輦,皆驚顫莫能舉。 有貞挽之,前擁,上皇登遂夾輦行。忽月星明穊,上皇 顧問有貞:卿等為誰。各具官對。舁導入自東華門,門 者呵之。上曰:吾,太上皇也。遂翼升奉天門,諸臣推御 座門中,上升座,鳴鐘鼓。群臣之請立太子也,景帝許 以是日朝,群臣皆待,而帝不可起。有貞等號曰:太上 皇復辟矣。趨入賀,舉朝震駭,遂皆呼萬歲。日中,群臣 各朝服,奉上登奉天殿,行即位禮。時正月壬午日也。 是日,命徐有貞兼翰林院學士,參預機務於內閣。執 少保兼太子太傅兵部尚書于謙、少保兼太子太保 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王文司禮監太監王誠、舒 良、張永、王勤等,付錦衣獄。

按《復辟錄》:景泰八年春正月,上染疾,免百官朝,數日。 內外群臣患之。十有一日,左都御史蕭維禎、左副都御史徐有貞,率十三道,同百官問安於左順門外。太 監興安自內出,問曰:若皆何官。維禎答曰:乃都御史、 六科十三道、給事中、御史五府六部堂上官。聖體不 寧,謹來問安。興安以指作十字,謂病之篤,不過是日 耳。又曰:若皆朝廷大臣耳目,不能為社稷計,日日徒 問安耳。眾乃惶惶而起。即日,維禎同有貞,集十三道 御史議曰:今日興安之言,若皆達其意否。眾曰:皇儲 一立,無他患矣。請早立之。二公喜曰:斯議得矣。眾還, 道中作封事,草其略曰:聖躬不寧,五日未朝,內外憂 懼,京民震恐。蓋為皇儲未立,以致如此。伏望皇上,早 建元良,正位東宮,以鎮人心。草具呈堂,二公是之。會 槁於朝,集文武群臣石亨、張輗、張軏、于謙、王文、胡GJfont、 楊善等於左掖門,議允僉題。維禎舉筆曰:我更一字。 乃更建字為擇字。笑曰:吾帶亦欲更也。是日,進奏。十 有三日,本出,奉聖旨:朕這幾日偶染寒疾,是以不曾 視朝。待正月十七日早朝。請擇元良一節,難准。部院 科道皆勃勃憂慮。瑄與同官監察御史錢璡、樊英同 曰:斯當復請。未幾,禮部尚書胡GJfont,令一辦事官,赴道 報曰:請立東宮事,今本部會閣下,及文武大小群臣, 於十七日,待上視朝,合辭懇請。令來報知。僉名瑄與 璡、英,不勝忻忻。約曰:上再不可,吾等皆免冠叩頭,辭 職,乞還田里。滿朝若是,上亦心動,事無不可。皆會議 於禮部,學士商輅,主筆草奏,其略曰:天下者,太祖太 宗之天下。傳之於宣宗。陛下,宣宗之子。沂王,宣宗之 孫。以祖父之天下,傳之子孫,此萬古不易之常法。槁 成,登正本,會僉,因姓氏眾,字畫多訛,至十六日晡時 方完。十七日四鼓時,眾集於朝,人人謹待上出,以期 事濟。頃之,南城呼噪震地,群臣失色。須臾,鳴鐘鼓,上 皇御極矣。於是朝野歡騰,以為復見太平。本遂不進。 旨下,擒于謙、王文等,以其迎立外藩故也。有貞、亨等, 皆進爵有差。

英宗天順八年春正月乙亥憲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憲宗純皇帝,諱見深,英宗皇帝長 子也。母周太后。生時,紅光滿室。其歲,天下大稔。英宗 北狩,郕王監國,慈壽皇太后立為皇太子。方三歲,郕 王即位,立其子見濟。降封沂王。英宗復辟,上復立為 皇太子。上廣額豐頤,方面大耳,目睛如漆,光彩射人, 左右莫敢仰視。出閣講學,敏於讀書,便習騎射,侍膳 問安,孝敬備至。英宗大漸,召屬後事。既崩,群臣三勸 進。以正月乙亥,即皇帝位。下詔以明年為成化元年, 大赦天下。

憲宗成化二十三年九月壬寅,孝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孝宗敬皇帝,諱祐樘,憲宗子也。母 曰紀淑妃。憲宗王皇后無子,萬貴妃寵而妒,他妃不 得子。淑妃一幸上,為萬貴妃所譖逐。既有身,及生上, 周皇太后王皇后私育之,而不敢以聞。及六歲,憲宗 方知有上。即冊立為皇太子。憲宗崩,以其年九月壬 寅,即位,大赦天下。以明年為弘治元年。始,憲宗冊上 為太子時,詔至南京,瑞雲見孝陵,如車蓋。既稍長,仁 孝恭儉,聞於東宮。及是,持麻衰,絕酒肉,日侍靈幄,哀 擗有加。時覽記《孝經》、《尚書》、《家禮》、《大明律》四種書,皆有 日課。有疑義,即召問法吏儒臣,天下翕然望治。於是 放省內苑鳥獸虎豹之屬,勿飼之,使自斃。追奪李孜 省、鄧常恩、趙玉芝、凌中、顧玒、顧經、曾克彰、黃大經、江 懷、李成等故所賜冠劍印章,謫戍之。降太監梁芳、陳 喜、韋興於南京閒住。其餘以左道附孜省進者,悉罷 黜。癸卯,上大行皇帝尊諡廟號,詔天下。

按《明昭代典》:則成化十一年十一月,立皇長子祐樘 為皇太子。二十三年八月庚辰,上不豫,命皇太子暫 視朝於文華殿。己丑,上崩於乾清宮。九月壬寅,皇太 子即皇帝位,改明年元曰弘治。

孝宗弘治十八年五月壬寅,武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武宗毅皇帝,諱厚GJfont,孝宗嫡長子 也。生二歲,立為太子。稍長,英敏好騎射。孝宗大漸,召 大學士劉健、李東陽、謝遷榻前,執健手以託。孝宗崩, 上以五月壬寅,即皇帝位。大赦,詔天下,以明年為正 德元年。

按《昭代典則》:弘治五年三月,立皇長子厚GJfont為皇太 子。十八年五月,上不豫。初六日,昧爽,司禮監太監戴 儀出左掖門,宣內閣臣東陽、臣健、臣遷入乾清宮,至 寢殿,穿重幔,上仙橋,見御榻,上著黃色便服,坐榻中, 南面。健等叩頭。上令近前者再。於是直叩頭榻下。上 曰:朕承祖宗大統,在位十八年。今年三十六歲,乃得 此疾,殆不能興。朕蒙皇考厚恩,選張氏為皇后,生東 宮,今十五歲矣。尚未選婚,社稷事重,可急會禮部舉 行。皆應曰:諾。時司禮監太監陳寬、李榮、蕭敬等,以次 畢至,皆羅跪榻外。上曰:授遺旨。太監扶案,李璋捧筆 硯,戴儀就榻前書之。上曰:東宮聰明,但年幼好逸樂。先生每勸他讀些書,輔導他做箇好人。健等皆叩頭, 仰奏曰:臣等敢不盡力。上復加慰諭而退。健等出,至 後左門,調旨,傳禮部行之。戴儀送出東閣而入。越一 夕,而龍馭上賓矣。壬寅,皇太子即皇帝位。大赦。詔曰: 惟我皇明,誕受天命,為天下民物主。祖宗列聖,鴻規 大訓,傳在子孫。皇考嗣統,十有八年。深仁至德,覃被 海內,治化之盛,在古罕聞。間復憫念民窮,勵精新政, 訪求利弊,方將大有興革。綸音未布,遽至彌留。叩地 籲天,無所逮及。天下之慟,矧予一人。比有親承遺命, 謂主器不可久虛,而宗親文武群臣軍民耆老,累箋 勸進。拒之至再,情益懇切。謹以是月十八日,祗告天 地宗廟社稷,即皇帝位。顧國家創造之難,眇躬荷負 之重。惟正道是遵,惟古訓成憲是守。其以明年,為正 德元年。大赦天下,與民更始。

武宗正德十六年夏四月癸卯,世宗以興獻王長子入,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世宗肅皇帝,諱厚熜,與獻王長子 也。憲宗十子,長孝宗,次貴妃邵氏子興獻王,封楚安 陸。上生之年,為正德二年。翼軫見慶雲楚分也。正德 十六年三月,武宗崩,無子。慈壽張太后,使駙馬都尉 元皇親喜輪,持遺詔,召上。時興獻王薨,上已除喪,年 十五矣。度河拏舟,父老相告曰:昔聖天子生年,此河 清三百里者三日。茲其徵夫。四月壬寅,上至自安陸, 大學士楊廷和,請從東安門入居文華殿,俟勸進。上 曰:此皇太子禮。我奉遺詔嗣皇帝。遂以癸卯,受臣民 箋,於行殿入大明門。日中即位。頒詔除舊,以明年為 嘉靖元年。

按《永陵編年史》:正德十六年三月丙寅日,武宗崩。無 子,廷議以興獻王長子為憲宗純皇帝孫,倫序當立。 乃譔為遺詔曰:朕承祖宗丕業,惟在繼統得人。皇考 孝宗敬皇帝親弟,興獻王長子,聰明仁孝,德器夙成。 倫序當立。遵祖訓兄終弟及之文,告於宗廟,請於慈 壽皇太后,遣官迎取,來嗣皇帝位。越丁卯,遣司禮大 監韋霖、壽寧侯張鶴齡、駙馬都尉崔元、大學士梁儲、 禮部尚書毛澄,齎詔、金符,往迎。戊寅,至興邸,帝迎於 國門外。既得詔已,乃登座受符,朝群臣。四月壬午,辭 園寢。癸未,發安陸。帝母蔣妃戒曰:吾兒行荷重任,毋 輕言。帝嗚咽曰:謹受教。輦道所經,屏絕諸王有司餽 獻。命從官約束藩衛,毋擾民。丁亥,內閣楊廷和,令儀 制郎中余才,擬儀狀,由東安門入。翼日,百官朝見,勸 進,擇日即位。帝覽之,謂長史袁宗皋曰:遺詔以吾嗣 皇帝位,此狀云何。癸卯,至京師,乃御行殿,受箋由大 明門入,日中即位。時久旱,俄而大雨沾溉。頃復開霽, 景象一新。識者知為中興之兆云。翼日,詔曰:朕承皇 天眷命,屬以倫序,入奉宗祧。四月二十二日,祗告天 地宗廟社稷,即皇帝位。惟我皇兄大行皇帝,運撫盈 成,業承熙洽,勵精雖切,化理未孚。中遭權奸蒙蔽,潛 弄政柄,大播凶威。朕在藩邸,已知非皇兄之意。茲欲 興道致治,必當革故鼎新。率由舊章,敬承先志。其以 明年為嘉靖元年。凡正德間,冒濫軍匠,傳陞乞陞,監 織榷稅,盡行釐革。直言貶戍諸臣,存者擢用,亡者贈 廕。舊逋悉蠲,仍免元年田租之半。弊政一洗,中外鼓 舞,若更生云。

按《明會典》:肅皇帝登極儀:正德十六年三月十四日, 奉武宗皇帝遺詔,迎上入承大統。次日,皇親、駙馬、司 禮監、太監、內閣大學士、禮部尚書等官,齎捧詔諭、金 符,馳詣安陸藩府,奉迎。內官監、工部,蓋行殿於宣武 門外,南向。司設監設帷幄御座於中,尚衣監備翼,善 冠服。錦衣衛備鹵簿大駕以候。四月二十一日早,文 武百官,出郊,各具青綠錦繡服,迎駕入行殿。朝見,行 四拜禮。明日,即皇帝位。先期,司設監設御座於華蓋 殿,設寶座於奉天殿,欽天監設定時鼓,錦衣衛設鹵 簿大駕,尚寶司設寶案於奉天殿,鴻臚寺設表案於 丹陛上,教坊司設中和韶樂,設而不作。鴻臚寺設詔 案,錦衣衛設雲蓋、雲盤於奉天殿內之東,別設雲蓋 於承天門,設雲輿於午門外,設宣讀案於承天門上, 西南向。至日,遣官祭告天地宗廟社稷,駕由大明門 入,至文華殿。省定詔,草欽,改年號畢,設酒果於大行 皇帝几筵前。上具素服,謁告畢,設香案酒果等物於 奉天殿丹陛上。上具袞冕服,行告天地禮。畢,詣奉先 殿、奉慈殿,謁告。畢,仍詣大行皇帝几筵前,行禮。畢,詣 慈壽皇太后、莊肅皇后前,各行禮。畢,上御華蓋殿。文 武百官,各具朝服,入丹墀內,序立。鴻臚寺引執事官 進,至華蓋殿,傳旨:百官免賀,止行五拜三叩頭禮。傳 畢,贊。執事官行禮,贊。各供事鴻臚寺正官,跪奏,請陞 殿。上由中門出,陞寶座,錦衣衛鳴鞭,欽天監報時,鴻 臚寺贊行五拜三叩頭禮。訖,百官出至承天門外,俟 翰林院官齎詔,用寶,訖。鴻臚寺官奏請:頒詔。翰林院 官捧詔,授禮部官,由奉天殿左門出,錦衣衛於午門 前候。捧詔,置雲蓋、雲盤中。導雲輿至承天門,開讀行 禮,如常儀。

世宗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穆宗以裕王入即皇帝位[编辑]

按《名山藏·典謨記》:穆宗皇帝,諱載,世宗皇帝第三 子也。母杜太后。帝晬盤之日,首取龍旗畫鼓,及《五行 志》。每取,輒進世宗。世宗奇之。長而丰神秀朗,舉止端 莊。見者謂有帝王之度。始封裕王,與莊敬太子同日 受冊。中官誤送皇太子冊寶帝所,而裕王冊寶乃在 太子宮。是時,莊敬已屬疾,竟薨。中外曰:天所啟也。世 宗兩立太子,皆薨。其後春秋高,益惡言立儲事。諸方 士有言於世宗者,曰:二龍不相見。於是帝仍為王,出 居邸者十餘年,絕不得召入。中外莫測,屢有言者。然 而世宗意固自定。世宗末年,海瑞上疏切直,上私命 錦衣毋死之。世宗崩,乃入踐天子位焉。是為嘉靖四 十五年十二月壬子,頒詔,赦。以明年為隆慶元年。 按《昭代典則》:嘉靖十八年春,立元子為皇太子,第二 子為裕王。四十五年十二月十有四日,上崩於乾清 宮。遺詔曰:朕以宗人,入繼大統。獲奉宗廟,四十五年。 深惟享國長久,累朝未有。乃茲弗起,夫復何憾。但念 朕遠奉列聖之家法,近承皇考之身教。一念惓惓,本 惟敬天勤民是務。祇緣多病,過求長生,遂致奸人,乘 機誑惑,禱祈日舉,土木歲興。郊廟之祀不親,朝講之 儀久廢。既違成憲,亦負初心。邇者天啟朕衷,方圖改 轍,而遽嬰疢疾,補過無由。每一追思,惟增愧恨。蓋愆 成美,端仗後賢。皇子裕王載,仁孝天植,睿知夙成, 宜上遵祖訓,下順群情,即皇帝位。勉修令德,勿過毀 傷。喪禮依舊制。皇子裕王,即皇帝位,詔曰:惟我祖宗, 聖聖相承,至治鴻功,超越千古。暨我皇考大行皇帝, 以經文緯武之德,建安內攘外之勳。增光先朝,垂庇 後世。方表俱賴,遽爾上賓。特廑憑几而言,屬以神器 之重。朕煢煢在疚,本不忍聞。而文武群臣,下及耆老 軍民,合詞勸進,至於再三。辭拒弗獲,乃遵遺詔,以是 月二十六日,祗告天地宗廟社稷,即皇帝位。以明年 為隆慶元年。仰惟末命之昭垂,深望繼述之兼善。俯 焉自省,豈所能勝。然而先志不可不成,聖訓不敢不 奉。是用推類以盡義,通變以宜時。期衍舊恩,遹新弘 化。

按《泳化類編》:世宗自興邸入京,御文華殿,文武百官、 英國公張龠等,上箋勸進。其一箋曰:大德受命,繼統 得人。奉皇明祖訓之文,稽兄終弟及之典。佑啟聖人, 傳授神器,敬惟聰明,天縱仁孝。性成以憲宗皇帝之 孫,繼孝宗皇帝之統,九廟不可乏享,萬幾不可暫虛。 雖在諒闇之中,當以繼入為大。其二箋曰:大行皇帝, 承祧踐祚,奉天臨民,雖在戎馬不暇之時,已有天位 當傳之語。既憑玉几而揚末命,遂奉神器以授聖人。 敬惟天表清明,聖心仁孝。勿事南向西向之再讓,深 惟一日二日之萬幾。其三箋曰:人君之大寶曰位,上 天之曆數在躬。敬惟日表,殊資天潢。近派萬方快睹, 九有攸從。顧哀痛之孔殷,豈繼承之可緩。伏望仰遵 祖訓,俯順群情。

穆宗隆慶六年六月,神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明通紀》:隆慶元年正月,禮部尚書高儀,請冊立皇 太子。上諭:皇子尚幼,先冊名而後冊立。二年正月,張 居正、高儀等,復請立東宮。命擇日具儀以聞。三月,冊 立皇太子。無何,太子遇閣臣於御道西,召謂曰:先生 良苦。翊贊閣臣頓首謝曰:願殿下勤學。答曰:方讀《三 字經》。既而曰:先生且休矣。睿音清粹,步履幽閒。舉朝 稱慶,以為後日之太平天子也。六年五月,上不豫。二 十五日,召閣臣高拱、張居正、高儀至乾清宮,受顧命。 上倚坐御榻,后及皇貴妃咸侍,東宮立於左。拱等跪 於御榻下。命宣顧命曰:朕嗣祖宗大統六年,偶得此 疾,遂不能起。有負先帝付託。東宮幼小,朕今付之卿 等。宜協心輔佐,遵守祖訓,保固皇圖。卿等功在社稷, 萬世不泯。拱等咸痛哭,叩首而出。翌日,上崩於乾清 宮。六月,皇太子即皇帝位,時年十齡。詔以明年為萬 曆元年。

神宗萬曆四十八年八月丙午朔光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明通紀》:萬曆二十九年冬,冊立元子諱常洛為皇太 子。時冠婚並舉。冊封福王、端王、惠王、桂王。恭上聖母 慈聖宣文明肅貞壽端獻皇太后徽號。群臣奉表稱 賀。四十八年七月,聖諭內閣:朕嗣祖宗大統,歷今四 十八年,久因國事焦勞,以致脾疾,遽不能起。有負先 王付託。惟皇太子青宮有年,實賴卿與司禮監,協心 輔佐,遵守祖宗,保固皇圖。卿功在社稷,萬世不泯。二 十一日酉時,上崩。八月丙午朔,帝登極,詔告天下。詔 曰:維我皇明,運祚隆昌,基圖鞏固,煌煌大曆,聖聖相 承。我皇考大行皇帝,奉天臨民,四十八載。乾綱在握, 解澤旁流。淵穆端居而慮周海內,化成久道而誡切 日中。方垂恭己之衣,忽陟上賓之馭。顧命神器,GJfont於 眇躬。仰遵彌留,憑几之言。俯循臣庶,累牋之請。宗社 大計,弗獲固辭。茲於八月初一日,祗告天地宗廟社稷,即皇帝位。永維皇考,啟佑之深慈,嗣服覲揚之匪 易。有懷兢惕,若涉淵冰。尚賴文武親賢,一心一德,惟 是邦家彝憲,是訓是行。屬茲GJfont祚之初,宜渙維新之 號。其以明年,為泰昌元年。大赦天下,與民更始。

光宗泰昌元年九月熹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编辑]

按《明通紀》:光宗泰昌元年六日辛亥,吏部奏請冊立 東宮。上曰:立東宮,謹遵遺詔。於釋服後,舉行。禮部其 擇日,具儀注。十六日辛酉,上不視朝。群臣齊赴宮門, 恭候萬安。二十日乙丑,部臣臺臣,各上書,元輔調護 聖躬,請冊立東宮。二十二日丁卯,上復召御醫陳璽 等診視。二十六日辛未,上召閣部九卿科道於乾清 宮,上御東暖閣,倚榻憑几。皇長子侍立。諸臣問安畢, 上命諸臣前,連諭云:朕見卿等,甚喜。又諭:封選侍。且 諭:速封。禮臣孫如游奏曰:臣等面睹天顏,耳聆天語, 惓惓聖意,惟以選侍保震器國本為重。臣等自當仰 體。但臣部前奉聖諭,上孝端貞恪莊惠仁明媲天毓 聖顯皇后、孝靖溫懿敬讓貞慈參天育聖皇太后尊 諡,加封恭靖端懿溫惠郭元妃、昭肅恭和章懿王才 人為皇后,皆未經告竣。若論先後次序,宜俟四大禮 既舉之後。若論皇儲之保護,關係甚鉅,而撫育慈愛, 厥功之懋,已明諭中外,則選侍之封,惟恐其不早。即 從該監之請,亦未為不可。上曰:著照該監,原擇九月 初六日舉行。二十九日甲戌,上再召輔臣方從哲等 十三員,於乾清宮。諸臣問安畢,上仍諭冊立皇貴妃。 從哲等對以冊儲原卜期,宜移近,蚤竣吉典,以慰聖 懷。上因顧皇長子,諭曰:卿等輔佐為堯舜。又語及壽 宮,輔臣以皇考山陵對。則自指云:是朕壽宮。諸臣言: 聖壽無疆,何遽及此。上仍諭要緊者再,賜諸臣銀幣, 燒割。是日,李可灼進藥。九月乙亥朔,帝崩。遺詔皇長 子諱由校嗣皇帝位。文書房傳出,皇長子令旨:大行皇 帝崩逝,未造陵寢,著司禮監,同內閣禮部堂上官,會 同欽天監,前去天壽山,相擇來說。禮部欽奉聖諭,擇 初六日,冊封皇貴妃李氏。奉令旨,著該監照擇九月 初六日舉行。大學士方從哲等,率諸臣哭臨皇考大 行皇帝於乾清宮。畢,即請叩見皇長子。良久未出。諸 臣力請之,皇長子始出。諸臣叩頭畢,遂擁護皇長子 出乾清宮門外,至文華殿。先叩慰皇長子,即正皇長 子位。行五拜三叩頭禮,呼萬歲。乃起。諸臣以即日登 極,請朝服以待。奉令旨,例行郊祀諸大典禮未行,於 禮未協。禮部具儀以聞。吏部等衙門尚書等官,周嘉 謨等,上啟:卜日登極,以無負先帝付託,以為社稷靈 長之慶。五日己卯,兵科楊璉疏諫:先朝選侍,不宜妄 以母道自尊。直言不諱。選侍移居於仁壽殿,禮科李 若珪奏曰:竊惟殿下,明日登極。登極之詔,即定年號 之日。前先帝登極之詔,以明年為泰昌元年。顧先朝 臣皆知。今去登極止半日耳。其用何者兩字為元年 也。擬正否。已蒙欽照否。臣等皆不知,禮部亦不知。此 等大事,禮部決當會議禮科,亦當與聞。姑且勿論,惟 是先帝即位,雖僅匝月,而善政遍滿,已足千秋大業。 豈使年號之不存。昔建文無年號,至今人心不平。堂 堂天朝,豈又有此大闕大謬。臣有一得之愚,啟之殿 下,商之同朝。謂:除明年正月初一日,為我殿下紀元。 今年自八月初一,先帝登極之日,以至十二月終斷, 宜借之先帝,俱稱泰昌。每年月日,萬曆年號,斷自今 年七月終止。則是先帝之年號既不虧,萬曆之實數 又不礙。殿下明年之稱元,實至便也。造曆在即,時刻 難緩,懇祈諭閣部,即速令議上請。如果臣言不謬,仍 諭該部,傳示內外臣民。自今以至年終,凡上疏及文 書等項,俱稱泰昌元年月日。六日庚辰,帝即位。

熹宗天啟七年八月,愍帝以信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明通紀》:天啟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冊皇五弟諱由檢 為信王。七年八月,熹廟不豫,屢旨召上,盡被魏忠賢 截住。諸文武齊至隆道閣前問安。忽有數內臣,招呼 兵部尚書崔家來,百官相顧錯愕,眾聲齊云:所言,公 當與眾公言之。天下事,豈呈秀一人所可擅者耶。於 是呈秀不敢應命,而忠賢失意,無所錯手足。上因百 官問安,步至隆道閣前。魏忠賢慌把住宮門,說聖上 有旨,病中要靜養,一應人,勿得亂入。司禮監太監王 體乾,見魏忠賢如此專橫,大聲叫道:聖躬不豫,密旨 宣召千歲爺,不啻數十餘次。今日不容進去,爾等欲 何為邪。說罷,迎上入宮,見熹廟,執手痛哭。備說魏忠 賢、王體乾事情,又放聲大哭而出。禮部接皇后懿旨, 大行皇帝奈素秉虛弱,兼東事焦勞,得患時疾,醫藥 罔愈,於天啟七年八月二十二日申時崩逝。合行喪 儀事,現在禮部,便會同翰林院計議,從厚具儀來看。 又接出皇五弟信王令諭:文武群臣軍民耆老人等, 覽所進箋,具見卿等愛國至意。顧予哀痛方切,繼統 之事,豈忍遽聞。所請不允。又接出一箋,大行皇帝崩 逝,命婦免哭,臨併祭禮部知道。皇五弟令旨,皇兄崩 逝,今有文武大小官員於文華殿,行問慰禮,請速即 位。今細詳之所有例,行郊祀等諸大典未行,禮恐未協。還著該部詳議來看。特諭,又接出二箋:見卿等為 宗社至計,言益諄切。披覽之餘,愈增哀慟。豈忍遽即 大位,所請不允。又接出三箋皇五弟信王令諭:文武 群臣軍民耆老人等,卿等合詞陳情,至再至三,已悉 忠懇。天位至重,誠難久虛。況遺命在躬,不敢固遜,勉 從所請。二十四日,上登極,文武百官朝賀。詔曰:我國 家列聖,纘承休烈,化隆俗美,累洽重熙,遠垂萬祀。我 大行皇帝,仁度涵天,英姿憲古,勵精宵旰,銳慮安攘。 海宇快睹,維新疆土。動思恢復,萬幾總攬。六幕禔庥, 方啟鴻圖。忽賓龍馭,援膺顧命,及於眇躬。相聞憑几 之言,凜受承祧之重。而文武群臣軍民耆老,合詞勸 進,至於再三。堅拒弗獲,乃仰遵遺詔,於八月二十四 日,祗告天地,即皇帝位。以明年為崇禎元年。朕以沖 人,統承鴻業,祖功宗德,惟祗服於典常,吏治民艱,將 求宜於通變。毗爾中外文武之賢,賚予股肱耳目之 用。光昭舊緒,念茂新猷。所有合行事宜,開列於後。布 告中外,咸使聞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