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0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四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四卷目錄

 登極部藝文

  慶文帝受禪表     魏陳思王植

  慶受禪上禮表        同前

  勸進元帝表四首    晉劉琨

  為百官勸進齊明帝表    齊謝脁

  為齊宣德皇后答梁王令   梁任昉

  為宣德太后再敦勸梁王令   前人

  為宣德太后重敦勸梁王令   前人

  梁國府僚勸進牋       前人

  府僚重請牋         前人

  梁武帝踐祚與州郡敕     沈約

  賀齊明帝登祚啟       前人

  為建平王慶少帝登祚章    江淹

  為齊王讓禪表        前人

  為百官勸進陳武帝表    陳沈炯

  文帝登祚尊皇太后詔     徐陵

  賀傳位皇太子表     北周庾信

  唐高祖受禪郊天文     唐闕名

  代張仁亶賀中宗登極表   吳少微

  睿宗即位赦制        蘇頲

  睿宗禪位制         前人

  開元皇帝受禪制       前人

  肅宗皇帝即位冊文      賈至

  賀肅宗即位上元宗表    顏真卿

  代崔冀公賀登極表     于公異

  代鄭尚書賀登極表     令狐楚

  代孔侍郎蕃中賀順宗登極表  呂溫

  賀登極表         柳宗元

  代李相賀登極表       王超

  建隆登極赦文       宋蘇頌

  賀今上皇帝即位表     真德秀

  賀登極表         元虞集

  賀太祖登極表      明李善長

  賀登極表         蘇伯衡

  上建文皇帝即位表      高巍

  為永樂皇帝勸進表      闕名

  諸王勸進表         闕名

 登極部雜錄

皇極典第二百四卷

登極部藝文[编辑]

《慶文帝受禪表》
魏·陳思王植
[编辑]

陛下以聖德龍飛,順天革命,允答神符,誕作民主,乃 祖先后,積德累仁,世濟其美,以暨于先王,勤恤民隱, 劬勞GJfont力,以除其害,經營四方,不遑啟處,是用隆茲 福慶,光啟於魏,陛下承統,贊成前緒,克廣德音,綏靜 內外,紹先周之舊跡,襲文武之懿德,保大定功,海內 為一,豈不休哉。

《慶受禪上禮表》
同前
[编辑]

陛下以明聖之德,受天顯命,良辰即祚,以臨天下,洪 化宣流,洋溢宇內,是以普天率土,莫不承風欣慶,執 贄奔走,奉賀闕下,況臣親體至戚,懷歡踊躍。

《勸進元帝表》
晉·劉琨
[编辑]

否泰之運,古今迭有,宗子有明德,曷嘗不由多難以 隆中興,故獫狁殘周,以啟宣王,巨猾竊漢,乃發光武, 陛下天授至德,聰明神武,勞謙恭己,卑以自牧,體伯 禽經營之誠,行公旦吐握之事,上崇勤王之義,下垂 庇民之量,收羅俊乂,任賢以能,綏爰陝東,化流無外, 異域荒服,請事率職,重譯納貢,不遠萬里,功高德卲, 遐邇歸心,況陛下道邁大宗,勳莫與二,且以親以賢, 義實兼之,是以琨敢緣天文人事徵祥之應,昧死上 事,以奉尊號,願陛下無常心,以群心為心,忘其身,以 萬物為公,則宗廟蒸嘗,不替於今,逆臣逋寇,一討而 滅,無負於天下,無愧於七后矣。

臣聞台宿在天,實承辰極,股肱雖卑,同體元首,臣負 乘前朝,過充三吏,國之崇替,有與憂喜,臣聞德合兩 儀者,固以四海為公,智周萬物者,不以一身為私,舜 禹揖讓,以陟帝位,湯武征伐,以濟時難,彼四王者,遘 會不同,登受有異,至夫外己存物,憂世遺躬,其致一 也,期於愛民治國,應變合道,以為天下利而已矣,況 宗廟是陛下之宗廟,百姓是大晉之百姓耶,陛下若 忽七廟之重,拒天人之心,絕而不繼,困而不拯,則宗 廟不歆其禋祀,群生無所措其手足矣,況臣班具臣 之列,荷累世之恩,上懷國家之統,俯絕烏鳥之情者哉,昔伍員發怒,手撻平王之墓,灌夫慷慨,身搴吳濞 之旗,皆能宣其臣節,攄其私忿,戮尸斬將,存亡罔恨, 臣誠無若人之才,實有此人之憤,苟得上憑天威,展 其微效,雖隕九泉,猶以明白。

陛下之躬執謙光,允恭克讓,俛從吏議,示總萬機,而 蕩曠之詔,開自新之路,海隅漸惠,朔南暨聲,有生之 倫,咸備嘉慶,陛下量包宇宙,明侔三辰,靈祇稽應,中 外同戴,加以王室中微,邦基將絕,遺民元元,屬命陛 下,陛下以德則無所與讓,言事固所負荷,誠宜遺小 禮,存大務,援據圖錄,居正宸極,上副祖宗之心,下一 兆庶之望,臣聞必也正名,前聖大之,春秋傳曰:名以 出信,名苟不正,則事有不從,信苟不立,則禮義或愆, 乃載籍之明誡,開塞之所由也。

臣聞天生蒸民,樹之以君,所以對越天地,司牧黎元, 聖帝明王,鑒其若此,知天地不可以無饗,故屈其身 以奉之,知黎元不可以無主,故不得已而臨之,社稷 時難,則戚藩定其傾,郊廟或替,則宗哲纂其祀,所以 弘振遐風,式固萬世,自元康已來,艱禍繁興,永嘉之 際,氛厲彌昏,宸極失御,登遐醜裔,國家之危,有若綴 旒,天不悔禍,大災薦臻,國未亡難,寇害尋興,逆寇劉 曜,縱逸西都,主上幽劫,復沉寇庭,神器流離,再尋荒 逆,臣每覽史籍,觀之前載,厄運之極,古今未有,在食 土之毛,含氣之類,莫不叩心絕氣,行號巷哭,況臣荷 寵二世,位廁鼎司,承問震惶,精爽飛越,臣聞昏明迭 用,否泰相濟,天命無改,曆數有歸,或多難以固邦國, 或隱憂以啟聖明,是以齊有無知之禍,而小白為五 伯之長,晉有驪姬之難,而重耳以主諸侯,陛下元德 通於神明,聖德合於兩儀,應命世之期,紹千載之運, 瑞符之表,天人有徵,中興之肇,圖讖垂典,自京畿殞 喪,九服崩離,陛下撫寧江左,奄有舊吳,柔服以德,伐 叛以刑,抗明威以懾不類,仗大順以肅宇內,純化既 敷,則率土宅心,義風既暢,則遐方企踵,昔少康之隆, 夏訓以為美談,宣王之興,周詩以為休詠,況茂勳格 於皇天,清暉光於四海,蒼生顒然,莫不欣戴,聲教所 加,願為臣妾者哉,且宣皇之GJfont,唯有陛下,億兆攸歸, 曾無與二,天祚大晉,必將有主,主晉祀者,非陛下而 誰,是以邇無異言,遠無異望,謳歌者無不吟詠徽猷, 訟獄者無不思於聖德,天地之際既交,華裔之情允 洽,一角之獸,連理之木,以為休徵者,蓋有百數,冠帶 之倫,要荒之眾,不謀而同辭者,動以萬計,是以臣等 敢考天地之心,因函夏之趣,昧死上尊號,願陛下存 舜禹至公之情,狹巢由矯抗之節,以社稷為務,不以 小行為先,以黔首為憂,不以克讓為事,上以慰宗廟 乃顧之懷,下以釋普天傾首之望,臣聞尊位不可久 虛,萬幾不可久曠,虛之一日,則尊位以殆,曠之浹辰, 則萬幾以亂,陛下雖欲逡巡,其若宗廟何,其若百姓 何。

《為百官勸進齊明帝表》
齊·謝脁
[编辑]

臣聞時乘在御,必待先天之業,神化為皇,乃葉應期 之運。況復湯孫有緒,纂堯惟德。舊邦佇新,復禹歸祉。 大齊之權輿寶曆,孕育前古,昭假四海,克酬三靈。而 嗣命疾威,蕃鄙叛渙,委裘御GJfont,彝鼎如忽。陛下文思 體道,徇齊作聖。翦應龍於冀州,戮長蛇於沮水。榮光 之瑞昭回,延喜之寶潤色。天睠爰發,人謀咸贊。伏願 陛下,仰答靈祗,弘宣景命,誕受多方,奄宅萬國。

《為齊宣德皇后答梁王令》
梁·任昉
[编辑]

承固茲謙揖,未膺大典,敬復雅旨,良有憮然,夫至寂 難原,言象所絕,教思有律,感通斯在,所以異人者神 明,同人者用舍,王誕茲上睿,對越天行,德冠二儀,化 周群動,生民以來,一人而已,但達節弘道,每濡跡於 中庸,神照惟幾,不抑心於鑽仰,范宣既讓,其下取則, 況聖圖睿範,歌思是歸,廉約雖弘,慶賞遂替,誠賢者 悅義,長難進之風,不肖者矜功,阻竭力之效,勸阻之 間,所差已遠,王何得不暫紆雅尚,允答天人,使朕夜 艾以安,早朝有豫,今遣率茲百辟,申薦誠款,萬致一 塗,煩言可略。

《為宣德太后再敦勸梁王令》
前人
[编辑]

宣德皇后敬問具位:夫功在不賞,故庸勳之典蓋闕, 施侔造物,則謝德之途已寡,要不得不強為之名,使 荃宰有寄,公實天生德,齊聖廣淵,不改參辰,而九星 仰止,不易日月,而二儀貞觀,在昔晦明,隱鱗戢翼,博 通群籍,而讓齒乎一卷之師,劍氣凌雲,而屈跡於萬 夫之下,辯折矢口,而似不能言,文擅雕龍,而成輒削 槁,爰在弱冠,首應弓旌,客遊梁朝,則聲華籍甚,薦名 宰府,則延譽自高,隆昌季年,勤王始著,建武維新,締 構斯在,功隆賞薄,嘉庸莫疇,一馬之田,介山之志愈 厲,六百之秩,大樹之號斯存,及擁旄司部,代馬不敢 南牧,推轂樊鄧,邊塵罕嘗夕起,惟彼狡童,窮凶極虐, 衣冠滅絕,禮樂崩喪,既而鞠旅誓眾,言謀王室,白羽一麾,黃鳥底定,甲既鱗下,車亦瓦裂,致天之屆,拱揖 群后,豐功厚利,無得而稱,是以祥光總至,休氣四塞, 五老游河,飛星入昴,元功茂勳,若斯之盛,而地狹乎 四履,勢卑乎九伯,帝有恧焉,輶軒萃止,今遣某位某 甲等率茲百辟,人致其誡,庶匪席之旨,不遠而復。

《為宣德太后重敦勸梁王令》
前人
[编辑]

朕聞匹夫好仁,義在磨踵,君子行道,達斯兼濟,未有 盡器窮神,蘊徽章乎天植,高奠中樽,睹傾罍而勿拯, 惟王德冠往初,功無與二,四時等契,兩曜齊明,擬度 天行,取則乾健,而運距艱季,道極百王,援義而起,一 戎大定,羅山革草,罔不率從,用使商庭產穀,周闕樹 梓,傾宮既散,鹿臺靡蓄,盛德大業,巍巍若此,日者事 岐之號,爰發帝言,殊物備禮,率由寡昧,雖復雲竿載 路,清蹕啟行,昭德報功,未臻其極,而高揖天休,遠存 克讓,俾予未忘,興慚日昃,今遣率茲百辟,人致誠情, 庶有感睿心,霈然降志。

《梁國府僚勸進牋》
前人
[编辑]

伏承嘉命顯至佇策,明公逡巡盛禮,斯實謙尊之旨, 未窮遠大之致,何者,嗣君棄常,自絕宗社,國命民生, 翦為仇讎,折棟崩榱,壓焉自及,卿士懷脯斮之痛,黔 首懼比屋之誅,明公亮格天之功,拯水火之切,再躔 日月,重綴參辰,反龜玉於塗泥,濟斯民於阬岸,使夫 匹婦童叟,羞言伊呂,鄉校里塾,恥談五伯,而位卑乎 阿衡,地狹於曲阜,慶賞之道,尚其未洽,夫大寶公器, 非要非距,至公至平,當仁推讓,明公宜祗奉天人,允 膺大禮,無使後予之歌,同彼胥怨,兼濟之仁,GJfont為獨 善。

《府僚重請牋》
前人
[编辑]

近以朝命蘊隆,冒奏丹誠,奉被還令,未蒙虛受,搢紳 顒顒,深所未達,蓋聞受金於府,通人之弘致,高蹈海 隅,匹夫之小節,是以履承石而周公不以為疑,贈玉 璜而太公不以為讓,況世哲繼軌,先德在民,經綸草 昧,歎深微管,加以朱方之役,荊河是依,班師振旅,大 造王室,雖復累跡救宋,重胝從楚,居今觀古,曾何足 云,而惑甚盜鐘,功疑不賞,皇天后土,不勝其酷,是以 玉馬駿奔,表微子之去,金版出地,告龍逢之怨,明公 據鞍輟哭,厲三軍之志,獨居掩涕,激義士之心,故能 使海若登祗,罄圖效祉,山戎孤竹,束馬景從,伐罪弔 民,匡時靖亂,匪叨天功,實勤濡足,且明公本自諸生, 取樂名教,道風素論,坐振雅俗,不習孫吳,遘茲神武, 驅盡誅之民,濟必封之俗,龜玉不毀,誰之功歟,獨為 君子,將使伊周何地,某等不達通變,實有愚誠,不任 悾款,棘心重謁,伏願特膺典策,式副民望。

《梁武帝踐祚與州郡敕》
沈約
[编辑]

欽惟邃古,爰及近代,雖禪代異時,而成功一揆,豈惟 靜民寧亂,實由符運總集,故能啟業垂統,光宅區夏, 齊氏遘茲昏詖,斯亡奄及,民命蠢蠢,倒懸非喻,朕大 懼四海舟覆,二象雲傾,億兆與崑岡並燎,搢紳與蘊 崇共日,永言悽悼,發憤經營,摧鋒投袂,電擊風掃,藉 上天之靈,因熊羆之用,德未半古,功侔前烈,齊氏既 欽若虞夏,高揖萬邦,兼以冥符先著,樂推攸在,幽顯 宅心,辭不獲命,猥以虛寡,君臨萬國,川壑之懷,寤寐 盈慮,方欲昧旦丕顯,日昃忘勞,思與賢能,康濟世道, 卿擁旄萬里,共治是寄,當求民瘼,留念獄市,威斷以 御強猾,仁惠以撫貧孤,使遠近幽深,咸得其所,方虛 位欽能,懸爵佇效,勿令漢代璽書,獨行於自古,晉世 班條,靡用於茲日,想加克勉,副其側席。

《賀齊明帝登祚啟》
前人
[编辑]

竊惟皇源浚遠,帝寶連暉,基深慶厚,道貫萬葉,而鬱 林凶德早樹,行悖人經,逖聽之所未盡,宗廟之殆如 綴,百靈聳動,九服迴遑,結后來之望,思庇民之主,日 月以冀,遐邇翹心,伏惟陛下,大聖在躬,君德夙表,龍 章日綵,煥若麗天,納麓賓門,道風遐被,睿化神行,無 思不洽,獄訟允歸,天人戴仰,屈飛龍之眇轡,紆汾陽 之遠情,運堯心以臨億兆,敷舜烈以膺寶命,雖中宗 之興殷道,宣后之隆漢德,異世同符,千載一揆,刑措 之業方遠,隆平之基在焉,率土含欣,懷生戴賴,況臣 早蒙覆潤,夙荷恩靈,踴躍外畿,心不勝慶,謹緝民和, 式流皇澤,塗歌里抃,載懷鳧藻。

《為建平王慶少帝登祚章》
江淹
[编辑]

上書皇帝陛下,伏承肇嗣天震,雲飛璿極,戎夏歸服, 民靈以戴。臣聞,黃旗紆藻,瑞益於姬帝。紫雲垂蓋,效 異於劉后。實乃深賜天衷,廣映祗跡。伏惟陛下,騫英 駕聖,涵靈縱睿。矩心明裁,繩道哲時。遙裔雒符,雜GJfont 河紀。是以膺符寶宮,輯命珍殿。誼洗雲密,德徽媯夏。 濬發鴻源,長禘偉業。方絢聲金,圖騰華玉。曆波渰下, 氓炎躔上。漢臣沿莩締寵,誠兼親屏,禮升之日,守官 楚甸,不獲勉躬,儲外奉顓行間,魂泣江郊,心泫京國, 不任悲仰哽慰之情。

《為齊王讓禪表》
前人
[编辑]

陛下遠規唐虞永揖之典,近謨漢魏高謝之禮,既覽金水昏明之數,又協雲雷隆替之徵。激風太上,扇采 至公,聞命驚爽,心靈殞越。臣聞,天地草昧而樹之,君 所以平對二儀,顯臨萬國,膺符受曆,GJfont明司幽。軒轅 陟祈,首出庶物。顓頊登庸,作為民紀。雖五德迭興,十 代繼運。非賢非睿,莫預斯位。若乃與能之交,禪錫之 會,豈伊虛薄,所可遵擬,昔傅巖佐商,秩終上公,磻溪 翼周,名極列伯,臣才非半古,功愧逮聖,獄訟不往,謳 歌寧歸,河乏馬圖之寶,天無乘龍之錫,元首股肱誓 不可異而曠乘之軌忽臻於茲慚慨憂灼罔識其際 伏願陛下遺舜禹之心,臣守巢由之節,則道耀日月, 澤浸飛泳。聲振開闢,仁動今古,四三王而六五帝,不 亦休哉。

《為百官勸進陳武帝表》
陳沈炯
[编辑]

臣聞春榮秋落,四時所以迭代,金行水流,五德所以 互序,昔陶唐告終,有虞氏作,漢魏禪讓,晉宋以之登 庸,夫有非常之功,有非常之賞,能利天下者,受天下 之利,陛下造化之功,日月之德,褰裳去之,物誰仰訴, 頃五星夜聚,八風通吹,豐露呈甘,卿雲舒簇,白狼遠 至,素雉朝飛,天意顯然,靈貺可睹。

《文帝登祚尊皇太后詔》
徐陵
[编辑]

朕以虛薄,才非弘濟,竊守藩維,常懼盈滿,豈圖蒼昊 不弔,國步艱難,皇嗣元良,藐在崤渭,二臣奉迎,川塗 靡從,六傅還朝,淹留永日,今國圖無主,家業事隆,上 奉父母之嚴規,下逼群公之廷諍,遂以庸質,升纂帝 基,對揚大化,彌憎號懼,今宜式遵舊則,奉上皇后尊 號為皇太后,御慈訓宮,一依前典,若中流靜晏,皇嗣 歸來,輒當解紱于箕山之陽,歸老于琅邪之國,復子 明辟,還承寶圖,若問與夷,無媿園寢。

《賀傳位皇太子表》
北周·庾信
[编辑]

臣某言:伏見二月十九日詔傳位于皇太子,昔者降 居弱水,登庸有優劣之殊,來朝櫟陽,繼體有君臣之 異,不得與夫天之兩日,日之再中,並曜聯輝,重明雙 照,同年而語矣。伏惟天元皇帝,惟聖作聖,惟親尊親。 降意於與能,鳴謙於神器。欲令百工相和,先聞揖讓 之風,天下無為,早識吾君之子。是以運獨見之明,行 非常之事。先天不違,後天而奉。皇太子身貞萬國,道 照四門,夙膺再命之符,實允基天之命。非關復子明 辟,異於遷虞事夏。既損既益,尚或二天,為離為火,何 妨兩日。且平陽蒲GJfont賢臣,則二十五人。顓頊高辛才 子,則一十六GJfont。與此計事,何遽無成。鼚乎鼓之,軒乎 舞之。自當八風通,慶雲聚。五老同遊,三星運曜。豈直 雙龍再賜,九雉重飛而已哉。皇帝藐然姑射,正當乘 雲馭龍,問道崆峒,豈復先秋木落。臣生預堯年,時逢 舜日,睹維新之慶,實倍萬恆情。

《唐高祖受禪郊天文》
闕名
[编辑]

伏以生人以來,樹之司牧,眷命所矚,謂之大寶。曆數 所在,罔或偷安。故舜禹至公,揖讓而興,虞夏湯武,兼 濟干戈,以定殷周。事乃殊途,功成一致。後之創業,咸 取則焉。臣恭承家慶,世祿降及,曰祖曰考,累功累德。 賜履參墟,建侯唐社。地居戚里,門號公宮。丕緒隆基, 足為榮矣。但有隋爽德,屬饜大業,饑饉師旅,民胥怨 咨。GJfont見咎徵,昭于元鑒。備聞卑聽,所不忍言。臣恭守 晉陽,馳心魏闕,被首濡足,拯溺救焚。大舉義兵,式寧 區宇,徵要荒之辮髮,輯兆庶之離心。誓以捐軀,救茲 人命。指陳喪亂,期之乂安。有功繼世,無希九五。惟身 與子,竭誠盡力。率先鋒鏑,誓以無貳。載蒙弘誘,克濟 艱難。電掃風驅,廓清天邑。傳檄而定岷峨,拱手而平 關隴。西戎即敘,東裔底定。非啟非贊,孰能茲速。尊位 世嫡,翊奉宗隋。戮力輔政,無戲臣節。值鼎祚云革,天 祿告移,謳歌獄訟,聿來唐邸。人符神瑞,輻輳微躬。遠 近宅心,華夷請命。少帝知期運已去,大命有適,遜位 而禪,若隋之初。讓德不嗣,群臣逼請。今六宗乏嗣,七 政未齊,罪有所歸,恐當天譴。請因吉日,設壇告類,祗 畏上帝,惠茲下民。翼子謀孫,罔敢愆德。則小則大,無 惑無違。對越鴻休,伏深慚懼。

《代張仁亶賀中宗登極表》
吳少微
[编辑]

臣仁亶言:今月一日,春官牒至。皇帝陛下,去月二十 五日,光臨寶極,誕告萬方億兆。群生抃舞,欣賀中賀。 臣聞:皇天愛人,則有非常之主。聖人受命,必復先王 之業。伏惟皇帝陛下,明德動天,輯寧國家,張乾坤之 重位,紹文武之耿光。日月再貞,正朔惟序。百神啟祐, 九服咸若。天下元元,不勝慶戴。臣夙仕皇朝,被荷恩 化,荏苒勤役,復遇聖朝。枝朽再生,慶抃之情,特萬恆 品。臣忝慶州域,未獲馳賀闕庭。

《睿宗即位赦制》
蘇頲
[编辑]

門下朕聞,自古帝王,光膺圖籙,則尊尊親親之義,著 于典謨。諒在至公,蓋非獲已。我大唐乘時撫運,累聖 重光,當四海之樂推,受三靈之眷命。大行皇帝,奄棄 GJfont縣,痛結仇讎。朕志掃巨逆,保寧嗣主。今皇帝哀煢 在疚,託于朕躬。勤懇再三,願成茲意。朕以不德,猥承 丕緒。念今追昔,載感於懷。若涉大川,罔知修濟。思荷宗祧之業,屬此惟新。式揚渙汗之恩,與之更始。可大 赦天下。

《睿宗禪位制》
前人
[编辑]

門下:天下神器,非上聖,無以運其機。域中大業,非元 良,無以固其本。欽若靈命,寅奉神宗,屈己順人,用安 四海。承祧主鬯,實貞萬國。頃者,家臻大憫在疚,惟憂 梟獍滿衢,豺狼塞路,武職戎政,必任凶GJfont。國要時權, 咸升逆黨。社稷之守,但望包桑。忠義之懷,誰期艾棘。 階禍稔惡,伺隙乘間,煩言碎辭,所不勝述。皇太子隆 基,正氣凝姿,端命毓德。自家刑國,英徽日甚。移孝為 忠,雄謨電發。北軍馳入,掃欃槍於紫微。南宮反正,開 日月於黃道。平亂寧國,翼戴朕躬。一旅不勞,功逾復 禹。七德咸舉,事邈興周。聲應吹銅,望當歸璧。令司空 讀冊,侍中授璽,實由立義,豈曰尚親,承華肇開,元嗣 以建。方流樂風之緒,宜申洊雷之澤。朕爰初踐極,喜 氣呈祥,天人叫心,象緯昭貺。官名有紀,年號用憑。可 大赦天下。

《開元皇帝受禪制》
前人
[编辑]

門下:繼明嗣德王者,所以承天。尊祖奉先,聖人所以 崇孝。敬上之禮,著乎重華。月朔之祠,襲乎文命。猗歟 作頌,發流濬哲之祥。清廟升歌,思表配天之業。歷選 前載,可得而言。我國家首出開元,繼文膺統。七代觀 德,至道洽於生人。三后在天,垂裕光於後嗣。太上皇 帝,道超寰表,功軼帝先。名言不測於乾行,仁智不知 於日用。累讓神器,非以黃屋為尊。俯膺大寶,蓋為蒼 生屈志。黎人於變,淳化斯登。載懷脫屣,疇咨菲薄。竭 讓德之志,天眷莫迴。陳拜首之誠,沖襟逾邈。遂以寡 昧,祗踐宸居,循顧紹庭,載深寅畏。爰撰初吉,躬展肅 雍。虔肆獻之儀,申大號之典。神保之饗斯洽,介福之 道攸宜。億兆同歡,人祇同慶。恭承聖訓,申茲霈澤。可 大赦天下。

《肅宗皇帝即位冊文》
賈至
[编辑]

維天寶十五載,歲次丙申七月癸丑朔十二日甲子, 皇帝若曰:咨爾元子,某惟天為大。惟人君則之順乃 德。故舜禹揖讓,而履皇極,咈乃道故。丹朱商均,不能 保鴻業,是以啟有惠迪,而夏嗣焉。隋有亂紀,而唐受 焉。五聖之御極,皆以勤儉兢業,日慎一日,故能享祚 長久,垂慶無窮。洎於六葉恭位,四紀厭於勤倦。緬慕 汾陽,當保靜怡神思。我烈祖元素之道,是用命爾元 子某,當位嗣統。於戲爾有忠孝之誠,極於君父。爾有 友愛之義,信於兄弟。爾有仁恕之行,通於神明。爾有 戡難之才,彰於兆庶。予懋乃懿,績嘉乃神。武天之曆 數在爾躬,汝惟推誠,禍亂將冀爾而能清。爾惟從諫, 社稷將冀爾而復寧。佞言惟疵,直言惟師。任賢勿貳, 去邪勿疑。民非后,孰理,后非賢,罔與守邦。欽哉,慎乃 有位,無忝我祖宗之丕烈矣。

《賀肅宗即位上元宗表》
顏真卿
[编辑]

臣真卿言,六月二十七日,伏承賊陷潼關,駕幸蜀郡。 李光弼、郭子儀等,正圍博陵郡,收兵入土門。王師既 還,百姓震恐。憂惶危懼,若無所歸。臣不勝悲憤之深, 遂遣腳力人張雲子,間道上表。猶恐不達,又差招討 判官、信都郡武邑縣主簿李詵,相繼間行。詵及雲子, 前後並到靈武郡,奉皇帝七月十二敕,伏承陛下命 皇太子踐祚,改元,皇帝上陛下尊號曰:上皇天帝。臣 及官吏、僧道、耆壽、百姓等,蹈舞抃躍,不勝感咽。其張 雲子回,皇帝授臣工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其李詵回, 又授臣銀青光祿大夫。顧以庸微,預叨寵命,道路隔 絕,辭讓無由。進退失圖,伏增惶懼。竊以逆賊安祿山, 孤負聖恩,憑臨GJfont縣,禍盈惡稔,尚稽天誅。今皇帝撫 軍蒼生,賈勇豐鎬,河洛指期可平。伏願陛下,垂拱頤 神,以睹廓清之慶。臣官守有限,不獲隨例闕庭。無任 懇款悲戀之至。

《代崔冀公賀登極表》
于公異
[编辑]

臣某言:今月五日寅時,大理少卿馬炫至,未時,監軍 使判官奚官局丞程仙望至,累承恩命,宣慰臣及軍 府將吏僧道百姓等,半日之間,二使連至。六辰之內, 五奉詔書。恩旨便繁,顧問稠疊。感懼交集,兢隕失圖。 中賀臣聞,元穹降災,吉凶常數。儲后繼立,周漢舊儀。 伏惟陛下,承八葉之重熙,葉千齡之廣運。以為四海 務重,不可以一日而無君。九廟禮崇,不可以一朝而 乏饗。是以順先皇三日之詔,允群臣五表之請,克遵 古訓,虔奉國經。俯抑聖情,以臨寶位。大頒睠命,再造 寰區,海內悲歡,天下幸甚。臣謬司節制,職守方隅,不 得與萬計連行,同參盛禮。千官並列,稱慶闕庭。無任 抃躍哀榮之至。

《代鄭尚書賀登極表》
令狐楚
[编辑]

臣某言:伏承皇帝光膺冊命,踐登寶位,率土臣子,抃 慶滋深。中賀臣聞,天子之孝,以纂承為重。聖人之寶, 以傳授為公。伏惟皇帝陛下,德合乾符,道光天宇。廓 寰宇以御曆,洒渥澤而飛龍。上以代太上之憂勤,下 以副群生之欣戴。溥傳天旨,大洽人心。喜氣騰輝,晴雲動色。黎元率舞,將校傳呼。即日而萬姓歡康,累旬 而四海清謐。臣職當統帥,寄重方隅,慶賀之誠,倍萬 常品。限以所守,不獲奔赴闕庭。

《代孔侍郎蕃中賀順宗登極表》
呂溫
[编辑]

臣某言:六月十六日,入蕃告哀,使右金吾將軍兼御 史中丞田景度至吐蕃,列館,伏承皇帝陛下,以正月 二十六日,明德奉天,纂臨宸極。重光昇耀,百化維新。 澤被幽遐,慶覃動植。中賀臣聞,和氣既蒸,勾萌具達。 時雨將降,柱礎猶知。臣從役單車,閉留絕域,天臨日 照,而別處幽陰。雷動風行,而兀為聾聵。伏賴陛下,義 敦柔遠,禮及窮荒。始獲虔奉德音,仰霑聖澤。具寮就 列,無階蹈詠之初。庶物效靈,獨在飛沉之後。舛薄鍾 命,恥玷自躬,疚心厚顏,罔知攸措。今月七日,自列館 回至河州大夏川,即以十二日進發。星言夕惕,豈敢 遑寧。瞻望天庭,載深感懼。無任喜抃屏營之至。

《賀登極表》
柳宗元
[编辑]

臣某言:太子中舍嚴公弼至,伏奉某月日敕書,慰諭, 伏承陛下,以某月日,虔奉典冊,允昇寶位。凡在群生, 孰不慶幸。臣某誠歡誠抃,頓首頓首。臣聞,天地泰而 聖人出,雷雨解而品物榮。是以五行迭用,水火更其 位。十葉重光,宗廟輔其德。殷宗恭默,再開成湯之業。 漢文聰明,克承高祖之緒。陛下重離出曜,體乾繼統, 主鬯彰孝恭之美,撫軍著神武之功。欽承遺訓,永保 鴻業。遏密之中,施雨露以被物。遐邇之地,都日月之 繼明。則四維之外,八極之表,人神胥悅,草木皆春。煦 嫗生成,不失覆載。況臣謬膺守土,累受國恩,爰自出 身,洎乎領鎮。沐浴聖澤,優游昌時。不獲睹闕庭之禮, 展臣庶之分,戴天荷聖,倍萬恆情。

《代李相賀登極表》
王超
[编辑]

臣某言:臣伏聞陛下,式遵典章,正位宸極。臣聞,大明 繼照,雖昧者,必昭其視。震雷發聲,雖聵者,必達其聽。 是以聖人鼓萬物,而耳目咸革。感人心,而天下太平。 致理興邦,率由茲道。中賀伏惟陛下,紹累聖之鴻緒, 冠前王之盛烈。祥符薦委,景福攸臻。纂武繼文,重光 累洽。自宣猷上嗣,育德儲闈,仁孝表於域中,慈儉彰 於天下。由是餒者思食,瘠者思豐。曶爽咸耀於光明, 枯朽更延於惠澤。顒顒億兆,咸沐惟新。鼓舞而四表 歡心,運行而二儀貞觀。臣夙承朝獎,謬列藩條,歡抃 之誠,倍萬恆品。

《建隆登極赦文》
宋·蘇頌
[编辑]

五運推移,上帝於焉睠命。三靈改卜,王者所以膺圖。 朕起自側微,備嘗艱苦。當周邦草昧,從二帝以徂征。 洎虞舜陟方,翊嗣君而纂位。但罄一心而事上,敢期 百姓之與能。屬以北敵侵疆,邊民罹苦。朕長驅禁旅, 往殄邊塵。鼓旗纔出於國門,將校共推於天命。迫迴 京闕,欣戴眇躬。幼主以曆數有歸,尋行禪讓。兆民不 可以無主,萬幾不可以曠時。勉徇群心,已登大寶。昔 湯武革命,發大號以順人。唐漢開基,因始封而建國。 宜國號大宋,改周顯德七年,為建隆元年。乘時撫運, 既葉於謳謠。及物推恩,宜周於華夏。可大赦天下。於 戲革故鼎新,景命初隆於王室。眚災肆赦,鴻恩普洽 於民心。更賴將相王公,協謀同力,共裨寡昧,以致升 平。凡爾萬方,咸知朕意。

《賀今上皇帝即位表》
真德秀
[编辑]

臣某言:閏八月二十二日,準都進奏院遞到赦書,恭 睹皇帝陛下,登寶位,中外稱賀者,聖神有作,夙當上 帝之心。朝覲攸歸,咸屬吾君之子。大明一出,薄海交 欣。中賀恭惟皇帝陛下,勇智正邦,聰明協帝。英姿異 稟,實鍾禹會之山川。盛德深仁,宜主漢家之宗廟。方 侍璪旒之眸穆,遽聆玉几之丁寧。寅御丕圖,式遵慈 訓。顧炎運中興之盛,今且百年,而職方故境之歸,殆 將萬里。珍重豈惟於奉璧,憂危諒多於涉淵。雖休勿 休,彌謹時幾之敕。以聖繼聖,益昭付託之公。臣猥寄 節麾,幸宣詔令。天開地闢,可占平治之期。日就月將, 願獻緝熙之頌。

《賀登極表》
元·虞集
[编辑]

鴻業啟圖,世守肇基之跡。龍庭受賀,躬膺大曆之歸。 欣戴云初,謳歌為盛。欽以世祖紹統乾之運,裕皇隆 出震之名,推一本之均齊,累四朝之繼及。於惟景命, 監至德之無私。粵在太宗,御禎符而有慶。天心攸屬, 國勢以安。欽惟陛下,道合彌綸,功存綏撫。立長式遵 於家法,計宜允協於輿情。車服旌旗,皆我祖宗之舊。 星辰河嶽,赫乎宇宙之新。時開泰平,人用寧壹。臣等 叨承重任,適際昌期。建皇極以敷言,親揚彝訓。坐明 堂而布政,永贊成能。

《賀太祖登極表》
明·李善長
[编辑]

天生聖智,宏開基創業之功。運際亨嘉,仰濟世安民 之主。萬方欣戴,四海更新。恭惟陛下,稟聰明睿智之 資,備聖神文武之德。首出庶物,卓冠群倫。初無尺地 一人之階,而致溥天率土之會。東征西怨,猶大旱之 望雲霓。外攘內安,措顛連而置衽席。兵威所向,靡堅不摧。德意所加,無遠不服。平群雄而僭亂息,埽六合 而煙塵清。拯其塗炭之氓,布以寬仁之政。四維張而 風俗美,三綱正而倫理明。天命攸歸,實茂膺於曆數。 人心所屬,咸鼓舞於謳歌。冕旒端拱於宸居,華夏統 承於正朔。乃繼天而立極,爰定鼎而建都。臣等幸際 亨嘉,獲叨任使,忝居鵷列,上祝鴻圖。偃武修文,開太 平於萬世。制禮作樂,妙化育於兩間。

《賀登極表》
蘇伯衡
[编辑]

皇穹垂祐,誕錫貞符,哲后挺生,丕承正統。欽惟陛下, 匹馬渡江,六龍御極。大明建國,八埏咸囿於照臨。洪 武紀元,九域同歸於戡定。於昭駿烈,有赫鴻猷。臣等 仰沐恩波,叨居翰苑。雲從龍,風從虎,幸逢千載之昌 期。河出圖,洛出書,願啟萬年之文運。

《上建文皇帝即位表》
高巍
[编辑]

貴州都司軍士臣高巍,係山西遼州五指里民,誠忻 誠忭,稽首頓首。謹言:伏聞鳳凰至而諸禽舞,麒麟出 而百獸鳴。物類之微,尚知有主,而飛鳴以賀。何況人 靈萬物者。今我皇上,龍飛九五,鳳曆初春,謳歌所向, 四海會同。臣懽忻踊躍,如流水朝宗,而不能自已也。 於洪武三十一年六月十二日,遠聞聖詔頒,告臣民, 於本年閏五月十六日,恭依太祖遺詔,嗣登寶位,以 理萬幾之勞。天下士庶臣民,萬口一言,齊聲共賀。恭 惟太祖皇帝傳位,以嫡長大居正也。使聖子神孫,本 宗百世為天子,支庶百世為諸侯。上法三代之公,下 洗漢唐之陋。祖訓一定,後王永法。繼繼繩繩,千萬年 也。微臣才疏識短,文詞鄙野,何足以頌祝聖代宏軌 之遠,故復詠歌《大雅·下武》二章以賀。詩云:昭茲來許, 繩其祖武。於萬斯年,受天之祜。受天之祜,四方來賀。 於萬斯年,不遐有佐。軍士微目,高巍幼蒙教育,頗通 經史。知聖君即位,體春秋五始之要。敢不奉表稱賀 以聞。

《為永樂皇帝勸進表》
闕名
[编辑]

臣聞,鋤奸去惡,式揚神聖之謨。附翼攀鱗,幸際風雲 之會。功光前烈,德振中興。恭惟殿下,文武英明,寬裕 仁孝。為太祖之嫡嗣,實國家之長君。天生不世之資, 民仰太平之主。曩因奸惡,逞毒鞠兇。禍既覃於宗藩, 機欲傾於社稷。集天下之兵,以相圍逼,使國中之眾, 不能逃生。乃赫怒而奮一隅之師,遂呼吸而定九州 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寔由大命之有歸,近者悅,遠者 來,爰見人心之有在。今內難已平之日,正萬方忻戴 之時。宜登宸極之尊,以慰臣民之望。臣等忝隨行陳, 仰仗威靈,素無遠大之謀,竊效分毫之力。雖不敢冀 雲臺之圖像,實欲慕竹帛之垂名。

《諸王勸進表》
闕名
[编辑]

天眷皇明,宏開景運。宜正大寶,永係萬邦。恭惟殿下, 龍鳳之姿,天日之表,禎祥昭應於圖書。堯舜之德,湯 武之仁,勳華已彰於宗社。邇因憸邪搆禍,毒害宗親, 輒動干戈,幾危社稷。乃遵承祖訓,奉行天誅,以一怒 而安斯民。備文王禮義之勇,不四載而固帝業。同世 祖中興之功,武以翦戡,克全皇考之天下。文以經緯, 聿明洪武之典章。實天命之所歸,豈人力之能強。願 俯徇於眾志,庶永紹於洪圖。某等誼重天倫,情深手 足。荷蒙拯溺,得遂生全。祇迓龍輿,早正天位。庶皇考 之天下,永有所託。四海之赤子,永有所歸。幸鑒微忱, 毋頻謙讓。

登極部雜錄[编辑]

《孔叢子·論書篇》:子張問曰:聖人受命必受諸天而書 云受終于文祖,何也。孔子曰:受命於天者,湯武是也。 受命於人者,舜禹是也。夫不讀詩書易春秋則不知 聖人之心,又無以別堯舜之禪湯武之伐也。

《卓異記》:中宗皇帝,弘道元年二月六日,皇太子即位。 嗣聖元年二月八日,降廬陵王。聖曆元年九月十五 日,即冊為皇太子。神龍二年正月二十四日,重即帝 位。謹按:中宗皇帝即位後,復為皇太子,又重紹寶位, 昇降兩度,自古無比。暨昭宗龍紀元年三月十三日, 自壽王即位,至光化三年十一月三日,遷為太上皇, 至天復元年正月一日,返政卻即帝位,自古未有。 穆宗皇帝,聖子三人,敬宗長慶四年正月十三日,即 帝位。文宗寶曆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即位。武宗開成 五年正月十四日,即位。謹按:穆宗有聖子三人,皆有 天下。詳求正史,未有比倫。或曰:高洋兄弟三人,亦皆 即位,如何。對曰:皇唐仗義舉旗,拯時之亂,承隋致禪, 光有八紘。安得以區區北齊,偏方閏位,弱才稚立,欲相侔埒。況高歡乃追封為尊,安得比我穆宗十二葉 之嗣君也。

《嬾真子》:成湯既沒,太甲元年注云:太甲,太丁之子,湯 之孫也。太丁未立而卒。及湯沒,而太甲立,稱元年。惟 元祀十有二月乙丑,伊尹祠于先王注云:成湯崩,踰 月,太甲即位。奠殯而告。據此文意,則成湯之後,中間 別無君也。然《孟子》云:湯崩,太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 四年,太甲顛覆湯之典刑,伊尹放之於桐。據此,則中 間又有兩君矣。《史記》:湯崩,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 太丁之弟外丙,是為帝外丙。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 丙之弟仲壬,是為帝仲壬。帝仲壬即位四年,崩。伊尹 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湯適長孫也。以此考之, 然則書所謂成湯既沒,太甲元年者,蓋為伊尹欲明 言成湯之德,以訓嗣王,故須先言成湯既沒,非謂中 間無二君也。而注誤認此語,遂失之。當以《孟子》、《史記》 為正。

僕讀《史記》,因歎曰:天道遠矣,吁可畏矣。秦昭王四十 八年,始皇生於邯鄲,年十三,即位。是歲甲寅,然是年 豐沛已生漢高皇帝矣。後十五年己巳,項羽生。二十 七年,始皇南巡會稽,時年已二十三矣。其年七月,始 皇崩。二世元年九月,沛公起沛,時年三十九。項羽起 會稽,時年二十四。漢元年,高帝至灞上,時年四十二。 十二月,羽繼至,遂殺子嬰而滅秦。高帝在位十二年, 五十三而崩,時歲在丙午。噫,消長倚伏,其運密矣。 《儒林公議》:太祖承五代易姓之後,知人心未固,以大 寶授之太宗,纂嗣,下河東,海內生靈寖安,不知有他 姓矣。大哉,聖人之治也,舍其子而立其弟,以公天下。 追惟堯舜之心,豈遠是道哉。

《朱子全書》:春秋一發首不書即位,即君臣之事也;書 仲子嫡庶之分,即夫婦之事也;書及邾盟,朋友之事 也;書鄭伯克段,即兄弟之事也。一開首,人倫盡在。 《老學庵筆記》:今上初登極,周丞相草儀注,稱新皇帝, 蓋創為文也。

《後山談叢》:余讀《魏氏雜編》,見真宗時,公卿大夫,慰國 哀,登極,往還書,蓋大臣同憂戚,宜有慶弔,往在南都, 奉神宗諱。見蘇尚書作路發運帖,莫知當慰與否也。 相與商論,竟復中輟,乃知前輩禮法猶在,而近世士 大夫之寡聞也。因錄之。寇侍郎賀書曰:伏以聖人出 震,大明初耀於四方。王澤如春,普慶俄頒於九有。凡 在照臨之下,畢同歡忭之日。侍郎久滯外藩,已成美 政。廊廟佇徵於舊德,雲雷始洽於新恩。未果馳誠,先 蒙飛翰。感銘忻慰,無以喻名。

《野客叢談》:元城先生,夏至日,與門人論陰陽消長之 理,以謂物禁太盛者,衰之始也。門人因曰:漢宣帝甘 露三年,呼韓邪單于稽侯狦來朝,此漢極盛時也。是 年王政君得幸於皇太子,生帝驁於甲觀畫室,為世 適皇孫,此新室代漢之兆。此正夏至生一陰之時。先 生曰:然,漢再受命,已朕兆於景帝生長沙定王發之 際矣。蓋謂光武,長沙定王之後故也。僕謂生長沙定 王之時,已萌芽漢再受命之象,又非所以為朕兆也。 朕兆之時,其見於程姬所避之際乎。當景帝之召程 姬也,程姬有所避而飾,唐姬以進有所避者,顏師古 謂月事也。上醉,以為程姬,而幸之,遂有身。已而覺其 非程姬。及生子,因名發。發之云者,謂悟己之謬也。向 使程姬無所避,景帝不醉,唐姬其能幸乎。程姬之避, 景帝之醉,天實使之也。杜牧之詩曰:織室魏豹俘,作 漢太平基。誤置代籍中,兩朝尊母儀。光武紹高祖,本 係生唐兒。其推原遠矣。

《清暑筆談》:堯舜之與賢也,禹湯之傳子也。論者謂堯 舜不私其子,然使啟非賢,而太甲不遷善,則禹湯有 不得私其子者。故南巢之放,禹不得而有夏矣。牧野 之伐,湯不得而有商矣。以是知堯舜之善愛其子。 《永陵編年史》:嘉靖九年,羽林前衛指揮劉永昌,劾張 璁譔登極詩,有少年天子謝書院,表有遍為爾德,為 欺慢璁辨,其句出經史,因乞歸。帝溫旨留之。

今言成祖起自北藩,征誅而得天下。壬午年,即位。後 一百二十年,今皇帝起自南藩,揖讓而有天下。壬午 年改元。

《日知錄》:即位者,即先君之位也。未祔,則事死如生位, 猶先君之位也。故祔廟而後嗣子即位,殷練而祔即 位,必在期年之後。周卒哭而祔,故踰年斯即位矣。有 不待葬而即位,如魯之文公、成公者,其禮之末失乎。 三年喪畢,而後踐天子位,舜也,禹也。練而祔,祔而即 位,殷也。踰年正月即位,周也。世變愈下,而柩前即位, 為後代之通禮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