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7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七十七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七十七卷目錄

 僭號部彙考三

  漢代僭號二

  新二王莽二

皇極典第二百七十七卷

僭號部彙考三[编辑]

漢代僭號二[编辑]

新二王莽二[编辑]

《漢書·王莽傳》:天鳳元年正月,赦天下。莽曰:予以二月 建寅之節行巡狩之禮,太官齎糒乾肉,內者行張坐 臥,所過毋得有所給。予之東巡,必躬載耒,每縣則耕, 以勸東作。予之南巡,必躬載耨,每縣則薅,以勸南偽。 予之西巡,必躬載銍,每縣則穫,以勸西成。予之北巡, 必躬載拂,每縣則粟,以勸蓋臧。畢北巡狩之禮,即於 土中居雒陽之都焉。敢有趨讙犯法,輒以軍法從事。 群公奏言:皇帝至孝,往年文母聖體不豫,躬親供養, 衣冠稀解。因遭棄群臣悲哀,顏色未復,飲食損少。今 一歲四巡,道路萬里,春秋尊,非糒乾肉之所能堪。且 無巡狩,須闋大服,以安聖體。臣等盡力養牧兆民,奉 稱明詔。莽曰:群公、群牧、群司、諸侯、庶尹願盡力相帥 養牧兆民,欲以稱予,繇此敬德,其勗之哉。毋食言焉。 更以天鳳七年,歲在大梁,倉龍庚辰,行巡狩之禮。厥 明年,歲在實沈,倉龍辛巳,即土之中雒陽之都。迺遣 太傅平晏、大司空王邑之雒陽,營相宅兆,圖起宗廟、 社稷、郊兆云。三月壬申晦,日有食之。大赦天下。策大 司馬逯並曰:日食無光,干戈不戢,其上大司馬印韍, 就侯氏朝位。太傅平晏勿領尚書事,省侍中諸曹兼 官者。以利苗男訢為大司馬。莽即真,尢備大臣,抑奪 下權,朝臣有言其過失者,輒拔擢。孔仁、趙博、費興等 以敢擊大臣,故見信任,擇名官而居之。公卿入宮,吏 有常數,太傅平晏從吏過例,掖門僕射苛問不遜,戊 曹士收繫僕射。莽大怒,使執法發車騎數百圍太傅 府,捕士,即時死。大司空士夜過奉常亭,亭長苛之,告 以官名,亭長醉曰:寧有符傳耶。士以馬箠擊亭長,亭 長斬士,亡,郡縣逐之。家上書,莽曰:亭長奉公,勿逐。大 司空邑斥士以謝。國將哀章頗不清,莽為選置和叔, 敕曰:非但保國將閨門,當保親屬在西州者。諸公皆 輕賤,而章尢甚。四月,隕霜,殺草木,海瀕尢甚。六月,黃 霧四塞。七月,大風拔樹,飛北闕直城門屋瓦。雨雹,殺 牛羊。莽以周官、王制之文,置卒正、連率、大尹,職如太 守;屬令、屬長,職如都尉。置州牧、部監二十五人。見禮 如三公。監位上大夫,各主五郡。公氏作牧,侯氏卒正, 伯氏連率,子氏屬令,男氏屬長,皆世其官,其無爵者 為尹。分長安城旁六鄉,置帥各一人。分三輔為六尉 郡,河東、河內、弘農、河南、潁川、南陽為六隊郡,置大夫, 職如太守;屬正,職如都尉。更名河南大尹曰保忠信 卿。益河南屬縣滿三十。置六郊州長各一人,人主五 縣。及它官名悉改。大郡至分為五。郡縣以亭為名者 三百六十,以應符命文也。緣邊又置竟尉,以男為之。 諸侯國閒田,為黜陟增減云。莽下書曰:常安西都曰 六鄉,眾縣曰六尉。義陽東都曰六州,眾縣曰六隊。粟 米之內曰內郡,其外曰近郡。有鄣徼者曰邊郡。合百 二十有五郡。九州之內,縣二千二百有三。公作甸侯, 是為惟城;諸在侯服,是為惟寧;在采、任諸侯,是為惟 翰;在賓服,是為惟屏;在揆文教,奮武衛,是為惟垣;在 九州之外,是為惟藩:各以其方為稱,總為萬國焉。其 後,歲復變更,一郡至五易名,而還復其故。吏民不能 紀,每下詔書,輒繫其故名,曰:制詔陳留大尹、大尉:其 以益歲以南付新平。新平,故淮陽。以雍丘以東付陳 定。陳定,故梁郡。以封丘以東付治亭。治亭,故東郡。以 陳留以西付祈隧。祈隧,故滎陽。陳留已無復有郡矣。 大尹、太尉,皆詣行在所。其號令變易,皆此類也。令天 下小學,戊子代甲子為六旬首。冠以戊子為元日,昏 以戊寅之旬為忌日。百姓多不從者。匈奴單于知死, 弟咸立為單于,求和親。莽遣使者厚賂之,詐許還其 侍子登,因購求陳良、終帶等。單于即執良等付使者, 檻車詣長安。莽燔燒良等於城北,令吏民會觀之。緣 邊大饑,人相食。諫大夫如普行邊兵,還言軍士久屯 塞苦,邊郡無以相贍。今單于新和,宜因是罷兵。校尉 韓威進曰:以新室之威而吞外裔,無異口中蚤蝨。臣 願得勇敢之士五千人,不齎斗糧,饑食寇肉,渴飲其 血,可以橫行。莽壯其言,以威為將軍。然采普言,徵還 諸將在邊者。免陳欽等十八人,又罷四關填都尉諸 屯兵。會匈奴使還,單于知侍子登前誅死,發兵寇邊, 莽復發軍屯。於是邊民流入內郡,為人奴婢,迺禁吏 民敢挾邊民者棄市。益州蠻夷殺大尹程隆,三邊盡反。遣平蠻將軍馮茂將兵擊之。寧始將軍侯輔免,講 易祭酒戴參為寧始將軍。二年二月,置酒王路堂,公 卿大夫皆佐酒。大赦天下。是時,日中見星。大司馬苗 訢左遷司命,以延德侯陳茂為大司馬。訛言黃龍墮 死黃山宮中,百姓奔走往觀者有萬數。莽惡之,捕繫 問語所從起,不能得。單于咸既和親,求其子登屍,莽 欲遣使送致,恐咸怨恨害使者,迺收前言當誅侍子 者故將軍陳欽,以他罪繫獄。欽曰:是欲以我為說於 匈奴也。遂自殺。莽選儒生能顓對者濟南王咸為大 使,五威將瑯琊伏黯等為帥,使送登屍。敕令掘單于 知墓,棘鞭其屍。又令匈奴卻塞於漠北,責單于馬萬 匹,牛三萬頭,羊十萬頭,及稍所略邊民生口在者皆 還之。莽好為大言如此。咸到單于庭,陳莽威德,責單 于背畔之罪,應敵從橫,單于不能詘,遂致命而還之。 入塞,咸病死,封其子為伯,伏黯等皆為子。莽意以為 制定則天下自平,故銳思於地里,制禮作樂,講合六 經之說。公卿旦入暮出,議論連年不決,不暇省獄訟 冤結民之急務。縣宰缺者,數年守兼,一切貪殘日甚。 是時中郎將、繡衣執法在郡國者,並乘權埶,傳相舉 奏。又十一公士分布勸農桑,班時令,案諸章,冠蓋相 望,交錯道路,召會吏民,逮捕證左,郡縣賦斂,遞相賕 賂,白黑紛然,守闕告訴者多。莽自見前顓權以得漢 政,故務自GJfont眾事,有司受成苟免。諸寶物名、帑藏、錢 穀官,皆宦者領之;吏民上封事書,宦官左右開發,尚 書不得知。其畏備臣下如此。又好變改制度,政令煩 多,當奉行者,輒質問乃以從事,前後相乘,憒眊不渫。 莽常御燈火至明,猶不能勝。尚書因是為姦寢事,上 書待報者連年不得去,拘繫郡縣者逢赦而後出,衛 卒不交代三歲矣。穀常貴,邊兵二十餘萬人仰衣食, 縣官愁苦。五原、代郡尢被其毒,起為盜賊,數千人為 輩,轉入旁郡。莽遣捕盜將軍孔仁將兵與郡縣合擊, 歲餘迺定,邊郡亦略將盡。邯鄲以北大雨霧,水出,深 者數丈,流殺數千人。立國將軍孫建死,司命趙閎為 立國將軍。寧始將軍戴參歸故官,南城將軍廉丹為 寧始將軍。三年二月乙酉,地震,大雨雪,關東尢甚,深 者一丈,竹柏或枯。大司空王邑上書言:視事八年,功 業不效,司空之職尤獨廢頓,至迺有地震之變。願乞 骸骨。莽曰:夫地有動有震,震者有害,動者不害。春秋 記地震,易繫坤動,動靜辟脅,萬物生焉。災異之變,各 有云為。天地動威,以戒予躬,公何辜焉,而乞骸骨,非 所以助予者也。使諸吏散騎司祿大衛修寧男遵諭 予意焉。五月,莽下吏祿制度,曰:予遭陽九之GJfont,百六 之會,國用不足,民人騷動,自公卿以下,一月之祿十 GJfont布二匹,或帛一匹。予每念之,未嘗不戚焉。今阨會 已度,府帑雖未能充,略頗稍給,其以六月朔庚寅始, 賦吏祿皆如制度。四輔公卿大夫士,下至輿僚,凡十 五等。僚祿一歲六十六斛,稍以差增,上至四輔而為 萬斛云。莽又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 王臣。蓋以天下養焉。周禮膳羞百有二十品,令諸侯 各食其同、國、則;辟、任、附城食其邑;公、卿、大夫、元士食 其采。多少之差,咸有條品。歲豐穰則充其禮,有災害 則有所損,與百姓同憂喜也。其用上計時通計,天下 幸無災害者,太官膳羞備其品矣;即有災害,以什率 多少而損膳焉。東嶽太師立國將軍保東方三州一 部二十五郡;南嶽太傅前將軍保南方二州一部二 十五郡;西嶽國師寧始將軍保西方一州二部二十 五郡;北嶽國將衛將軍保北方二州一部二十五郡; 大司馬保納卿、言卿、仕卿、作卿、京尉、扶尉、兆隊、右隊、 中部左洎前七部;大司徒保樂卿、典卿、宗卿、秩卿、翼 尉、光尉、左隊、前隊、中部、右部,有五郡;大司空保予卿、 虞卿、共卿、工卿、師尉、列尉、祈隊、後隊、中部洎後十郡; 及六司,六卿,皆隨所屬之公保其災害,亦以十率多 少而損其祿。郎、從官、中都官吏食祿都內之委者,以 太官膳羞備損而為節。諸侯、辟、任、附城、群吏亦各保 其災害。幾上下同心,勸進農業,安元元焉。莽之制度 煩碎如此,課計不可理,吏終不得祿,各因官職為姦, 受取賕賂以自共給。是月戊辰,長平館西岸崩,邕涇 水不流,毀而北行。遣大司空王邑行視,還奏狀,群臣 上壽,以為河圖所謂以土填水,匈奴滅亡之祥也。乃 遣并州牧宋弘、游擊都尉任明等將兵擊匈奴,至邊 止屯。七月辛酉,霸城門災,民閒所謂青門也。戊子晦, 日有食之。大赦天下。復令公卿大夫諸侯二千石舉 四行各一人。大司馬陳茂以日食免,武建伯嚴尤為 大司馬。十月戊辰,王路朱鳥門鳴,晝夜不絕,崔發等 曰:虞帝闢四門,通四聰。門鳴者,明當修先聖之禮,招 四方之士也。於是令群臣皆賀,所舉四行從朱鳥門 入而對策焉。平蠻將軍馮茂擊句町,士卒疾疫,死者 什六七,賦斂民財什取五,益州虛耗而不克,徵還下 獄死。更遣寧始將軍廉丹與庸部牧史熊擊句町,頗 斬首,有勝。莽徵丹、熊,丹、熊願益調度,必克乃還。復大 賦斂,就都大尹馮英不肯給,上言自越嶲遂久仇牛、同亭邪豆之屬反叛以來,積且十年,郡縣距擊不已。 續用馮茂,苟施一切之政。GJfont道以南,山險高深,茂多 敺眾遠居,費以億計,吏士離毒氣死者什七。今丹、熊 懼於自詭期會,調發諸郡兵穀,復訾民取其十四,空 破梁州,功終不遂。宜罷兵屯田,明設購賞。莽怒,免英 官。後頗覺寤,曰:英亦未可厚非。復以英為長沙連率。 翟義黨王孫慶捕得,莽使太醫、尚方與巧屠共刳剝 之,量度五臧,以竹筳導其脈,知所終始,云可以治病。 是歲,遣大使五威將王駿、西域都護李崇將戊己校 尉出西域,諸國皆郊迎貢獻焉。諸國前殺都護但欽, 駿欲襲之,命左帥何封、戊己校尉郭欽別將。焉耆詐 降,伏兵擊駿等,皆死。欽、封後到,襲擊老弱,從車師還 入塞。莽拜欽為慎外將軍,封劋胡子,何封為集胡男。 西域自此絕。四年五月,莽曰:保成師友祭酒唐林、故 諫議祭酒琅邪紀逡,孝弟忠恕,敬上愛下,博通舊聞, 德行醇備,至於黃髮,靡有愆失。其封林為建德侯,逡 為封德侯,位皆特進,見禮如三公。賜第一區,錢三百 萬,授几杖焉。六月,更授諸侯茅土於明堂,曰:予制作 地理,建封五等,考之經藝,合之傳記,通於義理,論之 思之,至於再三,自始建國之元以來九年於茲,乃今 定矣。予親設文石之平,陳菁茅四色之土,欽告於岱 宗泰社后土、先祖先妣,以班授之。各就厥國,養牧民 人,用成功業。其在緣邊,若江南,非詔所召,遣侍於帝 城者,納言掌貨大夫且調都內故錢,予其祿,公歲八 十萬,侯伯四十萬,子男二十萬。然復不能盡得。莽好 空言,慕古法,多封爵人,性實遴嗇,託以地理未定,故 且先賦茅土,用慰喜封者。是歲,復明六筦之令。每一 筦下,為設科條防禁,犯者罪至死,吏民抵罪者寖眾。 又一切調上公以下諸有奴婢者,率一口出錢三千 六百,天下愈愁,盜賊起。納言馮常以六筦諫,莽大怒, 免常官。置執法左右刺姦。選用能吏侯霸等分督六 尉、六隊,如漢刺史,與三公士郡一人從事。臨淮瓜田 儀等為盜賊,依阻會稽長州,琅邪女子呂母亦起。初, 呂母子為縣吏,為宰所冤殺。母散家財,以酤酒買兵 弩,陰厚貧窮少年,得百餘人,遂攻海曲縣,殺其宰以 祭子墓。引兵入海,其眾浸多,後皆萬數。莽遣使者即 赦盜賊,還言盜賊解,輒復合。問其故,皆曰愁法禁煩 苛,不得舉手。力作所得,不足以給貢稅。閉門自守,又 坐鄰伍鑄錢挾銅,姦吏因以愁民。民窮,悉起為盜賊。 莽大怒,免之。其或順指,言民驕黠當誅,及言時運適 然,且滅不久,莽說,輒遷之。是歲八月,莽親之南郊,鑄 作威斗。威斗者,以五石銅為之,若北斗,長二尺五寸, 欲以厭勝眾兵。既成,令司命負之,莽出在前,入在御 旁。鑄斗日,大寒,百官人馬有凍死者。五年正月朔,北 軍南門災。以大司馬司允費興為荊州牧,見,問到部 方略,興對曰:荊、揚之民率依阻山澤,以漁采為業。間 者,國張六筦,稅山澤,妨奪民之利,連年久旱,百姓饑 窮,故為盜賊。興到部,欲令明曉告盜賊歸田里,假貸 犁牛種食,闊其租賦,幾可以解釋安集。莽怒,免興官。 天下吏以不得奉祿,並為姦利,郡尹縣宰家累千金。 莽下詔曰:詳考始建國二年以來,諸軍吏及緣邊吏 大夫以上為姦利增產致富者,收其家所有財產五 分之四,以助邊急。公府士馳傳天下,考覆貪饕,開吏 告其將,奴婢告其主,幾以禁姦,姦愈甚。皇孫功崇公 宗坐自畫容貌,被服天子衣冠,刻印三:一曰維祉冠 存己夏處南山臧薄冰,二曰肅聖寶繼,三曰德封昌 圖。又宗舅呂寬家前徙合浦,私與宗通,發覺按驗,宗 自殺。莽曰:宗屬為皇孫,爵為上公,知寬等叛逆族類, 而與交通;刻銅印三,文意甚害,不知厭足,窺欲非望。 春秋之義,君親毋將,將而誅焉。迷惑失道,自取此辜, 烏呼哀哉。宗本名會宗,以制作去二名,今復名會宗。 貶厥爵,改厥號,賜諡為功崇繆伯,以諸侯之禮葬於 故同穀城郡。宗姊妨為衛將軍王興夫人,祝詛姑,殺 婢以絕口。事發覺,莽使中常侍GJfont惲責問妨,并以責 興,皆自殺。事連及司命孔仁妻,亦自殺。仁見莽免冠 謝,莽使尚書劾仁:乘乾車,駕坤馬,左蒼龍,右白虎,前 朱鳥,後元武,右杖威節,左負威斗,號曰赤星,非以驕 仁,迺以尊新室之威命也。仁擅免天文冠,大不敬。有 詔勿劾,更易新冠。其好怪如此。以直道侯王涉為衛 將軍。涉者,曲陽侯根子也。根,成帝世為大司馬,薦莽 自代,莽恩之,以為曲陽非令稱,乃追諡根曰直道讓 公,涉嗣其爵。是歲,赤眉力子都、樊崇等以饑饉相聚, 起於琅邪,轉鈔掠,眾皆萬數。遣使者發郡國兵擊之, 不能克。六年春,莽見盜賊多,乃令太史推三萬六千 歲歷紀,六歲一改元,布天下。下書曰:紫閣圖曰太一、 黃帝皆僊上天,張樂崑崙虔山之上。後世聖主得瑞 者,當張樂秦終南山之上。予之不敏,奉行未明,乃今 諭矣。復以寧始將軍為更始將軍,以順符命。易不云 乎。日新之謂盛德,生生之謂易。予其饗哉。欲以誑燿 百姓,銷解盜賊。眾皆笑之。初獻新樂於明堂、太廟。群 臣始冠麟韋之弁。或聞其樂聲,曰:清厲而衰,非興國之聲也。是時,關東饑旱數年,力子都等黨眾GJfont多。更 始將軍廉丹擊益州不能克,徵還。更遣復位後大司 馬護軍郭興、庸部牧李GJfont擊蠻夷若豆等,太傅犧叔 士孫喜清潔江湖之盜賊。而匈奴寇邊甚。莽乃大募 天下丁男及死罪囚、吏民奴,名曰豬突豨勇,以為銳 卒。一切稅天下吏民,訾三十取一,縑帛皆輸長安。令 公卿以下至郡縣黃綬皆保養軍馬,多少各以秩為 差。又博募有奇技術可以攻匈奴者,將待以不次之 位。言便宜者以萬數:或言能度水不用舟楫,連馬接 騎,濟百萬師;或言不持斗糧,服食藥物,三軍不饑;或 言能飛,一日千里,可窺匈奴。莽輒試之,取大鳥翮為 兩翼,頭與身皆著毛,通引環紐,飛數百步墮。莽知其 不可用,苟欲獲其名,皆拜為理軍,賜以車馬,待發。初, 匈奴右骨都侯須卜當,其妻王昭君女也,嘗內附。莽 遣昭君兄子和親侯王歙誘呼當至塞下,脅將詣長 安,彊立以為須卜善於後安公。始欲誘迎當,大司馬 嚴尤諫曰:當在匈奴右部,兵不侵邊,單于動靜,輒語 中國,此方面之大助也。於今迎當置長安槁街,不如 在匈奴有益。莽不聽。既得當,欲遣尤與廉丹擊匈奴, 皆賜姓徵氏,號二徵將軍,當誅單于輿而立當代之。 出車城西橫GJfont,未發。尤素有智略,非莽攻伐四裔,數 諫不從,著古名將樂毅、白起不用之意及言邊事凡 三篇,奏以風諫莽。及當出廷議,尤固言匈奴可且以 為後,先憂山東盜賊。莽大怒,乃策尤曰:視事四年,寇 賊姦宄不能殄滅,不畏天威,不用詔命,兒佷自臧,持 必不移,懷執異心,非沮軍議。未忍致于理,其上大司 馬武建伯印韍,歸故郡。以降符伯董忠為大司馬。翼 平連率田況奏郡縣訾民不實,莽復三十稅一。以況 忠言憂國,進爵為伯,賜錢二百萬。眾庶皆詈之。青、徐 民多棄鄉里流亡,老弱死道路,壯者入賊中。夙夜連 率韓博上言:有奇士,長丈,大十圍,來至臣府,曰欲奮 擊邊寇。自謂巨毋霸,出於蓬萊東南,五城西北昭如 海瀕,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即日以大車四馬,建 虎旗,載霸詣闕。霸臥則枕鼓,以鐵著食,此皇天所以 輔新室也。願陛下作大甲高車,賁育之衣,遣大將一 人與虎賁百人迎之於道。京師門戶不容者,開高大 之,以視百蠻,鎮安天下。博意欲以風莽。莽聞惡之,留 霸在所新豐,更其姓曰巨母氏,謂因文母太后而霸 王符也。徵博下獄,以非所宜言,棄市。明年改元曰地 皇,從三萬六千歲歷號也。地皇元年正月乙未,赦天 下。下書曰:方出軍行師,敢有趨讙犯法者,輒論斬,毋 須時,盡歲止。於是春夏斬人都市,百姓震懼,道路以 目。二月壬申,日正黑。莽惡之,下書曰:迺者日中見昧, 陰薄陽,黑氣為變,百姓莫不驚怪。兆域大將軍王匡 遣吏考問上變事者,欲蔽上之明,是以適見於天,以 正於理,塞大異焉。莽見四方盜賊多,復欲厭之,又下 書曰:予之皇初祖考黃帝定天下,將兵為上將軍,建 華蓋,立斗獻,內設大將,外置大司馬五人,大將軍二 十五人,偏將軍百二十五人,裨將軍千二百五十人, 校尉萬二千五百人,司馬三萬七千五百人,侯十一 萬二千五百人,當百二十二萬五千人,士吏四十五 萬人,士千三百五十萬人,應協於易弧矢之利,以威 天下。予受符命之文,稽前人,將條備焉。於是置前後 左右中大司馬之位,賜諸州牧號為大將軍,郡卒正、 連帥、大尹為偏將軍,屬令長裨將軍,縣宰為校尉。乘 傳使者經歷郡國,日且十輩,倉無見穀以給,傳車馬 不能足,賦取道中車馬,取辦於民。七月,大風GJfont王路 堂。復下書曰:乃壬午晡時,有烈風雷雨發屋折木之 變,予甚弁焉,予甚栗焉,予甚恐焉。伏念一旬,迷迺解 矣。昔符命文立安為新遷王,臨國雒陽,為統義陽王。 是時予在攝假,謙不敢當,而以為公。其後金匱文至, 議者皆曰:臨國雒陽為統,謂據土中為新室統也,宜 為皇太子。自此後,臨久病,雖瘳不平,朝見挈茵輿行。 見王路堂者,張於西廂及後閣更衣中,又以皇后被 疾,臨且去本就舍,妃妾在東永巷。壬午,烈風毀王路 西廂及後閣更衣中室。昭寧堂池東南榆樹大十圍, 東僵,擊東閣,閣即東永巷之西垣也。皆破折瓦壞,發 屋拔木,予甚驚焉。又候官奏月犯心前星,厥有占,予 甚憂之。伏念紫閣圖文,太一、黃帝皆得瑞以僊,後世 褒王當登終南山。所謂新遷王者,乃太一新遷之後 也。統義陽王乃用五統以禮義登陽上遷之後也。臨 有兄而稱太子,名不正。宣尼公曰:名不正,則言不順, 至於刑罰不中,民無所錯手足。惟即位以來,陰陽未 和,風雨不時,數遇枯旱蝗螟為災,穀稼鮮耗,百姓苦 饑,寇賊姦宄,人民正營,無所錯手足。深惟厥咎,在名 不正焉。其立安為新遷王,臨為統義陽王,幾以保全 二子,子孫千億,外攘四裔,內安中國焉。是月,杜陵便 殿乘輿虎文衣廢臧在室匣中者出,自樹立外堂上, 良久乃委地。吏卒見者以聞,莽惡之,下書曰:寶黃廝 赤,其令即從官皆衣絳。望氣為數者多言有土功象, 莽又見四方盜賊多,欲視為自安能建萬世之基者,乃下書曰:予受命遭陽九之GJfont,百六之會,府帑空虛, 百姓匱乏,宗廟未修,且祫祭於明堂大廟,夙夜永念, 非敢寧息。深惟吉昌莫良於今年,予乃卜波水之北, 郎池之南,惟玉食。予又卜金水之南,明堂之西,亦惟 玉食。予將親築焉。於是遂營長安城南,提封百頃。九 月甲申,莽立載行視,親舉築三下。司徒王尋、大司空 王邑持節,及侍中常侍執法杜林等數十人將作。崔 發、張邯說莽曰:德盛者文縟,宜崇其制度,宣視海內, 且令萬世之後無以復加也。莽乃博徵天下工匠諸 圖畫,以望法度筭,及吏民以義入錢穀助作者,駱驛 道路。壞徹城西苑中建章、承光、包陽、大臺、儲元宮及 平樂、當路、陽祿館,凡十餘所,取其材瓦,以起九廟。是 月,大雨六十餘日。令民入米六百斛為郎,其郎吏增 秩賜爵至附城。九廟:一曰黃帝太初祖廟,二曰帝虞 始祖昭廟,三曰陳胡王統祖穆廟,四曰齊敬王世祖 昭廟,五曰濟北愍王王祖穆廟,凡五廟不墮云;六曰 濟南伯王尊禰昭廟,七曰元城孺王尊禰穆廟,八曰 陽平頃王戚禰昭廟,九曰新都顯王戚禰穆廟。殿皆 重屋。太初祖廟東西南北各四十丈,高十七丈,餘廟 半之。為銅薄櫨,飾以金銀琱文,窮極百工之巧。帶高 增下,功費數百鉅萬,卒徒死者萬數。鉅鹿男子馬適 求等謀舉燕趙兵以誅莽,大司空士王丹發覺以聞。 莽遣三公大夫逮治黨與,連及郡國豪傑數千人,皆 誅死。封丹為輔國侯。自莽為不順時令,百姓怨恨,莽 猶安之,又下書曰:惟設此壹切之法以來,常安六鄉 巨邑之都,枹鼓稀鳴,盜賊衰少,百姓安土,歲以有年, 此乃立權之力也。今邊寇未滅誅,蠻僰未絕焚,江湖 海澤麻沸,盜賊未盡破殄,又興奉宗廟社稷之大作, 民眾動搖。今復壹切行此令,盡二年上之,以全元元, 救愚姦。是歲,罷大小錢,更行貨布,長二寸五分,廣一 寸,直貨錢二十五。貨錢徑一寸,重五銖,枚直一。兩品 並行。取盜鑄錢及偏行布貨,五人知不發舉,皆沒入 為官奴婢。太傅平晏死,以子虞唐尊為太傅。尊曰:國 虛民貧,咎在奢泰。乃身短衣小袖,乘牝馬柴車,藉槁, 瓦器,又以歷遺公卿。出見男女不異路者,尊自下車, 以象刑赭幡汙染其衣。莽聞而說之,下詔申敕公卿 思與厥齊。封尊為平化侯。是時,南郡張霸、江夏羊牧、 王匡等起雲杜綠林,號曰下江兵,眾皆萬餘人。武功 中水鄉民三舍墊為池。二年正月,以州牧位三公,刺 舉怠解,更置牧監副,秩元士,冠法冠,行事如漢刺史。 是月,莽妻死,諡曰孝睦皇后,葬渭陵長壽園西,令求 侍文母,名陵曰億年。初莽妻以莽數殺其子,涕泣失 明,莽令太子臨居中養焉。莽妻旁侍者原碧,莽幸之。 後臨亦通焉,恐事洩,謀共殺莽。臨妻愔,國師公女,能 為星,語臨宮中且有白衣會。臨喜,以為所謀且成。後 貶為統義陽王,出在外第,愈憂恐。會莽妻病困,臨予 書曰:上於子孫至嚴,前長孫、中孫年俱三十而死。今 臣臨復適三十,誠恐一旦不保中室,則不知死命所 在。莽候妻疾,見其書,大怒,疑臨有惡意,不令得會喪。 既葬,收原碧等考問,具服姦、謀殺狀。莽欲祕之,使殺 案事使者司命從事,埋獄中,家不知所在。賜臨藥,臨 不肯飲,自刺死。使侍中驃騎將軍同說侯林賜魂衣 璽韍,策書曰:符命文立臨為統義陽王,此言新室即 位三萬六千歲後,為臨之後者乃當龍陽而起。前過 聽議者,以臨為太子,有烈風之變,輒順符命,立為統 義陽王。在此之前,自此之後,不作信順,弗蒙厥佑,夭 年隕命,嗚呼哀哉。跡行賜諡,諡曰繆王。又詔國師公: 臨本不知星,事從愔起。愔亦自殺。是月,新遷王安病 死。初,莽為侯就國時,幸侍者增秩、懷能、開明。懷能生 男興,增秩生男匡、女,開明生女捷,皆留新都國,以 其不明故也。及安疾甚,莽自病無子,為安作奏,使上 言:興等母雖微賤,屬猶皇子,不可以棄。章視群公,皆 曰:安友于兄弟,宜及春夏加封爵。於是以王車遣使 者迎興等,封興為功修公,匡為功建公,為睦修任, 捷為睦逮任。孫公明公壽病死,旬月四喪焉。莽壞漢 孝武、孝昭廟,分葬子孫其中。魏成大尹李焉與卜者 王況謀,況謂焉曰:新室即位以來,民田奴婢不得賣 買,數改錢貨,徵發煩數,軍旅騷動,四裔並侵,百姓怨 恨,盜賊並起,漢家當復興。君姓李,李者徵,徵火也,當 為漢輔。因為焉作讖書,言文帝發忿,居地下趣軍,北 告匈奴,南告越人。江中劉信,執敵報怨,復續古先,四 年當發軍。江湖有盜,自稱樊王,姓為劉氏,萬人成行, 不受赦令,欲動秦、雒陽。十一年當相攻,太白揚光,歲 星人東井,其號當行。又言莽大臣吉凶,各有日期。會 合十餘萬言。焉令吏寫其書,吏亡告之。莽遣使者即 捕焉,獄治皆死。三輔盜賊麻起,乃置捕盜都尉官,令 執法謁者追擊長安中,建鳴鼓攻賊幡,而使者隨其 後。遣太師犧仲景尚、更始將軍護軍王黨將兵擊青、 徐,國師和仲曹放助郭興擊句町。轉天下穀幣詣西 河、五原、朔方、漁陽,每一郡以百萬數,欲以擊匈奴。秋, 隕霜殺菽,關東大饑,民犯鑄錢,伍人相坐,沒入為官奴婢。其男子檻車,兒女子步,以鐵鎖琅當其頸,傳詣 鍾官,以十萬數。到者易其夫婦,愁苦死者什六七。孫 喜、景尚、曹放等擊賊不能克,軍師放縱,百姓重困。莽 以王況讖言荊楚當興,李氏為輔,欲厭之,迺拜侍中 掌牧大夫李棽為大將軍、揚州牧,賜名聖,使將兵奮 擊。上谷儲夏自請願說瓜田儀,莽以為中郎,使出儀。 儀文降,未出而死。莽求其尸葬之,為起冢、祠室,諡曰 瓜寧殤男,幾以招來其餘,然無肯降者。閏月丙辰,大 赦天下,天下大服民私服在詔書前亦釋除。郎陽成 修獻符命,言繼立民母,又曰:黃帝以百二十女致神 仙。莽於是遣中散大夫、謁者各四十五人分行天下, 博采鄉里所高有淑女者上名。莽夢長樂宮銅人五 枚起立,莽惡之,念銅人銘有皇帝初兼天下之文,即 使尚方工鐫滅所夢銅人膺文。又感漢高廟神靈,遣 虎賁武士入高廟,拔劍四面提擊,斧壞戶牖,桃湯赭 鞭鞭灑屋壁,令輕車校尉居其中,又令中軍北壘居 高寢。或言黃帝時建華蓋以登仙,莽乃造華蓋九重, 高八丈一尺,金瑵羽葆,載以祕機四輪車,駕六馬,力 士三百人黃衣幘,車上人擊鼓,輓者皆呼登仙。莽出, 令在前。百官竊言此似軟車,非仙物也。是歲,南郡秦 豐眾且萬人。平原女子遲昭平能說經博以八投,亦 聚數千人在河阻中。莽召問群臣禽賊方略,皆曰:此 天囚行尸,命在漏刻。故左將軍公孫祿徵來與議,祿 曰:太史令宗宣典星歷,候氣變,以凶為吉,亂天文,誤 朝廷。太傅平化侯飾虛偽以媮名位,賊夫人之子。國 師嘉信公顛倒五經,毀師法,令學士疑惑。明學男張 邯、地理侯孫陽造井田,使民棄土業。犧和魯匡設六 筦,以窮工商。說符侯崔發阿諛取容,令下情不上通。 宜誅此數子以慰天下。又言:匈奴不可攻,當與和親。 臣恐新室憂不在匈奴,而在封域之中也。莽怒,使虎 賁扶祿出。然頗采其言,左遷GJfont匡為五原卒正,以百 姓怨非故。六筦非匡所獨造,莽厭眾意而出之。初,四 方皆以饑寒窮愁起為盜賊,稍稍群聚,常思歲熟得 歸鄉里。眾雖萬數,亶稱巨人、從事、三老、祭酒,不敢略 有城邑,轉掠求食,日闋而已。諸長吏牧守皆自亂鬥 中兵而死,賊非敢欲殺之也,而莽終不諭其故。是歲, 大司馬士按章豫州,為賊所獲,賊送付縣。士還,上書 具言狀。莽大怒,下獄以為誣罔。因下書責七公曰:夫 吏者,理也。宣德明恩,以牧養民,仁之道也。抑彊督姦, 捕誅盜賊,義之節也。今則不然。盜發不輒得,至成群 黨,遮略乘傳宰士。士得脫者,又妄自言我責數賊何 故為是。賊曰以貧窮故耳。賊護出我。今俗人議者率 多若此。惟貧困饑寒,犯法為非,大者群盜,小者偷穴, 不過二科,今乃結謀連黨以千百數,是逆亂之大者, 豈饑寒之謂邪。七公其嚴敕卿大夫、卒正、連率、庶尹, 謹牧養善民,急捕殄盜賊。有不同心并力,疾惡黜賊, 而妄曰饑寒所為,輒捕繫,請其罪。於是群下愈恐,莫 敢言賊情者,亦不得擅發兵,賊由是遂不制。惟翼平 連率田況素果敢,發民年十八以上四萬餘人,授以 庫兵,與刻石為約。赤糜聞之,不敢入界。況自劾奏,莽 讓況:未賜虎符而擅發兵,此弄兵也,厥罪乏興。以況 自詭必禽滅賊,故且勿治。後況自請出界擊賊,所嚮 皆破。莽以璽書令況領青、徐二州牧事。況上言:盜賊 始發,其原甚微,非部吏、伍人所能禽也。咎在長吏不 為意,縣欺其郡,郡欺朝廷,實百言十,實千言百。朝廷 忽略,不輒督責,遂至延曼連州,乃遣將率,多發使者, 傳相監趣。郡縣力事上官,應塞詰對,共酒食,具資用, 以救斷斬,不給復憂盜賊治官事。將率又不能躬率 吏士,戰則為賊所破,吏氣寢傷,徒費百姓。前幸蒙赦 令,賊欲解散,或反遮擊,恐入山谷轉相告語,故郡縣 降賊,皆更驚駭,恐見詐滅,因饑饉易動,旬日之間更 十餘萬人,此盜賊所以多之故也。今雒陽以東,米石 二千。竊見詔書,欲遣太師、更始將軍,二人爪牙重臣, 多從人眾,道上空竭,少則亡以威視遠方。宜急選牧、 尹以下,明其賞罰,收合離鄉。小國無城郭者,徙其老 弱置大城中,積藏穀食,并力固守。賊來攻城,則不能 下,所過無食,埶不得群聚。如此,招之必降,擊之則滅。 今空復多出將率,郡縣苦之,反甚於賊。宜盡徵還乘 傳諸使者,以休息郡縣。委任臣況以二州盜賊,必平 定之。莽畏惡況,陰為發代,遣使者賜況璽書。使者至, 見況,因令代監其兵。況隨使者西,到,拜為師尉大夫。 況去,齊地遂敗。三年正月,九廟蓋構成,納神主。莽謁 見,大駕乘六馬,以五采毛為龍文衣,著角,長三尺。華 蓋車,元戎十乘在前。因賜治廟者司徒、大司空錢各 千萬,侍中、中常侍以下皆封。封都匠仇延為邯淡里 附城。二月,霸橋災,數千人以水沃救,不滅。莽惡之,下 書曰:夫三皇象春,五帝象夏,三王象秋,五伯象冬。皇 王,德運也;伯者,繼空續乏以成歷數,故其道駁。惟常 安御道多以所近為名。迺二月癸巳之夜,甲午之辰, 火燒霸橋,從東方西行,至甲午夕,橋盡火滅。大司空 行視考問,或云寒民舍居橋下,疑以火自燎,為此災也。其明旦即乙未,立春之日也。予以神明聖祖黃虞 遺統受命,至於地皇四年為十五年。正以三年終冬 絕滅霸駁之橋,欲以興成新室統壹長存之道也。又 戒此橋空東方之道。今東方歲荒民饑,道路不通,東 岳太師亟科條,開東方諸倉,賑貸窮乏,以施仁道。其 更名霸館為長存館,霸橋為長存橋。是月,赤眉殺太 師犧仲景尚。關東人相食。四月,遣太師王匡、更始將 軍廉丹東,祖都門外,天大雨,霑衣止。長老歎曰:是謂 泣軍。莽曰:惟陽九之GJfont,與害氣會,究於去年。枯旱霜 蝗,饑饉薦臻,百姓困乏,流離道路,於春尤甚,予甚悼 之。今使東岳太師特進褒新侯開東方諸倉,賑貸窮 乏。太師公所不過道,分遣大夫謁者並開諸倉,以全 元元。太師公因與廉丹太使五威司命位右大司馬 更始將軍平均侯之兗州,填撫所掌,及青、徐故不軌 盜賊未盡解散,後復屯聚者,皆清潔之,期於安兆黎 矣。太師、更始合將銳士十餘萬人,所過放縱。東方為 之語曰:寧逢赤眉,不逢太師。太師尚可,更始殺我。卒 如田況之言。莽又多遣大夫謁者分教民煮草木為 酪,酪不可食,重為煩費。莽下書曰:惟民困乏,雖溥開 諸倉以賑贍之,猶恐未足。其且開天下山澤之防,諸 能采取山澤之物而順月令者,其恣聽之,勿令出稅。 至地皇三十年如故,是王光上戊之六年也。如令豪 吏猾民辜而攉之,小民勿蒙,非予意也。易不云乎。損 上益下,民說無疆。書云:言之不從,是謂不艾。咨虖群 公,可不憂哉。是時下江兵盛,新市朱鮪、平林陳牧等 皆復聚眾,攻擊鄉聚。莽遣司命大將軍孔仁部豫州, 納言大將軍嚴尤、秩宗大將軍陳茂擊荊州,各從吏 士百餘人,乘船從渭入河,至華陰迺出乘傳,到部募 士。尤謂茂曰:遣將不與兵符,必先請而後動,是猶紲 韓盧而責之獲也。夏,蝗從東方來,蜚蔽天,至長安,入 未央宮,緣殿閣。莽發吏民設購賞捕擊。莽以天下穀 貴,欲厭之,為大倉,置衛交戟,名曰政始掖門。流民入 關者數十萬人,迺置養贍官稟食之。使者監領,與小 吏共盜其稟,饑死者十七八。先是,莽使中黃門王業 領長安市買,賤取於民,民甚患之。業以省費為功,賜 爵附城。莽聞城中饑饉,以問業。業曰:皆流民也。乃市 所賣梁GJfont肉羹,持入視莽,曰:居民食咸如此。莽信之。 冬,無鹽索盧恢等舉兵反城。廉丹、王匡攻拔之,斬首 萬餘級。莽遣中郎將奉璽書勞丹、匡,進爵為公,封吏 士有功者十餘人。赤眉別校董憲等眾數萬人在梁 郡,王匡欲進擊之,廉丹以為新拔城罷勞,當且休士 養威。匡不聽,引兵獨進,丹隨之。合戰成昌,兵敗,匡走。 丹使吏持其印韍符節付匡曰:小兒可走,吾不可。遂 止,戰死。校尉汝雲、王隆等二十餘人別鬥,聞之,皆曰: 廉公已死,吾誰為生。馳奔賊,皆戰死。莽傷之,下書曰: 惟公多擁選士精兵,眾郡駿馬倉穀帑藏皆得自調, 忽於詔策,離其威節,騎馬呵譟,為狂刃所害,烏呼哀 哉。賜諡曰果公。國將哀章謂莽曰:皇祖考黃帝之時, 中黃直為將,破殺蚩尤。今臣居中黃直之位,願平山 東。莽遣章馳東,與太師匡并力。又遣大將軍陽浚守 敖倉,司徒王尋將十餘萬屯雒陽填南宮,大司馬董 忠養士習射中軍北壘,大司空王邑兼三公之職。司 徒尋初發長安,宿霸昌GJfont,亡其黃鉞。尋士房揚素狂 直,迺哭曰:此經所謂喪其齊斧者也。自劾去。莽擊殺 揚。四方盜賊往往數萬人攻城邑,殺二千石以下。太 師王匡等戰數不利。莽知天下潰畔,時窮計迫,迺議 遣風俗大夫司國憲等分行天下,除井田奴婢山澤 六筦之禁,即位以來詔令不便於民者皆收還之。待 見未發,會世祖與兄齊武王伯升、宛人李通等帥舂 陵子弟數千人,招致新市平林朱鮪、陳牧等合攻拔 棘陽。是時嚴尤、陳茂破下江兵,成丹、王常等數千人 別走,入南陽界。十一月,有星孛於張,東南行,五日不 見。莽數召問太史令宗宣,諸術數家皆繆對,言天文 安善,群賊且滅。莽差以自安。四年正月,漢兵得下江 王常等以為助兵,擊前隊大夫甄阜、屬正梁丘賜,皆 斬之,殺其眾數萬人。初,京師聞青、徐賊眾數十萬人, 訖無文號旌旗表識,咸怪異之。好事者竊言:此豈如 古三皇無文書號諡邪。莽亦心怪,以問群臣,群臣莫 對。惟嚴尤曰:此不足怪也。自黃帝、湯、武行師,必待部 曲旌旗號令,今此無有者,直饑寒群盜,犬羊相聚,不 知為之耳。莽大說,群臣盡服。及後漢兵劉伯升起,皆 稱將軍,攻城略地,既殺甄阜,移書稱說。莽聞之憂懼。 漢兵乘勝遂圍宛城。初,世祖族兄聖公先在平林兵 中。三月辛巳朔,平林、新市、下江兵將王常、朱鮪等共 立聖公為帝,改年為更始元年,拜置百官。莽聞之愈 恐。欲外視自安,迺染其鬚髮,進所徵天下淑女杜陵 史氏女為皇后,聘黃金三萬斤,車馬奴婢雜帛珍寶 以巨萬計。莽親迎於前殿兩階間,成同牢之禮於上 西堂。備和嬪、美御、和人三,位視公;嬪人九,視卿;美人 二十七,視大夫;御人八十一,視元士:凡百二十人,皆 佩印韍,執弓韣。封皇后父諶為和平侯,拜為寧始將軍,諶子二人皆侍中。是日,大風發屋折木。群臣上壽 曰:迺庚子雨水灑道,辛丑清靚無塵,其夕穀風迅疾, 從東北來。辛丑,巽之宮日也。巽為風為順,后誼明,母 道得,溫和慈惠之化也。易曰:受茲介福,於其王母。禮 曰:承天之慶,萬福無疆。諸欲依廢漢火劉,皆沃灌雪 除,殄滅無餘雜矣。百穀豐茂,庶草蕃殖,元元驩喜,兆 民賴福,天下幸甚。莽日與方士涿郡昭君等於後宮 考驗方術,縱淫樂焉。大赦天下,然猶曰:故漢氏舂陵 侯群子劉伯升與其族人婚姻黨與,妄流言惑眾,悖 畔天命,及手害更始將軍廉丹、前隊大夫甄阜、屬正 梁丘賜,及北狄胡虜逆輿洎南GJfont虜若豆、孟遷,不用 此書。有能捕得此人者,皆封為上公,食邑萬戶,賜寶 貨五千萬。又詔:太師王匡、國將哀章、司命孔仁、兗州 牧壽良、卒正王閎、揚州牧李聖亟進所部州郡兵凡 三十萬眾,迫措青、徐盜賊。納言將軍嚴尤、秩宗將軍 陳茂、車騎將軍王巡、左隊大夫王吳亟進所部州郡 兵凡十萬眾,迫措前隊醜類。明告以生活丹青之信, 復迷惑不解散,皆并力合擊,殄滅之矣。大司空隆新 公,宗室戚屬,前以虎牙將軍東指則反虜破壞,西擊 則逆賊靡碎,此迺新室威寶之臣也。如黠賊不解散, 將遣大司空將百萬之師征伐劋絕之矣。遣七公幹 士隗囂等七十二人分下赦令曉諭云。囂等既出,因 逃亡矣。四月,世祖與王常等別攻潁川,下昆陽、郾、定 陵。莽聞之愈恐,遣大司空王邑馳傳之雒陽,與司徒 王尋發眾郡兵百萬,號曰虎牙五威兵,平定山東。得 顓封爵,政決於邑,除用徵諸明兵法六十三家術者, 各持圖書,受器械,備軍吏。傾府庫以遣邑,多齎珍寶 猛獸,欲視饒富,用怖山東。邑至雒陽,州郡各選精兵, 牧守自將,定會者四十二萬人,餘在道不絕,車甲士 馬之盛,自古出師未嘗有也。六月,邑與司徒尋發雒 陽,欲至宛,道出潁川,過昆陽。昆陽時已降漢,漢兵守 之。嚴尤、陳茂與二公會,二公縱兵圍昆陽。嚴尤曰:稱 尊號者在宛下,宜亟進。彼破,諸城自定矣。邑曰:百萬 之師,所過當滅,今屠此城,喋血而進,前歌後舞,顧不 快邪。遂圍城數十重。城中請降,不許。嚴尤又曰:歸師 勿遏,圍城為之闕,可如兵法,使得逸出,以怖宛下。邑 又不聽。會世祖悉發郾、定陵兵數千人來救昆陽,尋、 邑易之,自將萬餘人行陳,敕諸營皆按部毋得動,獨 迎,與漢兵戰,不利。大軍不敢擅相救,漢兵乘勝殺尋。 昆陽中兵出並戰,邑走,軍亂。天風蜚瓦,雨如注水,大 眾崩壞號謼,虎豹股栗,士卒奔走,各還歸其郡。邑獨 與所將長安勇敢數千人還雒陽。關中聞之震恐,盜 賊並起。又聞漢兵言,莽鴆殺孝平帝。莽迺會公卿以 下於王路堂,開所為平帝請命金縢之策,泣以視群 臣。命明學男張邯稱說其德及符命事,因曰:易言:伏 戎於莽,升其高陵,三歲不興。莽,皇帝之名。升謂劉伯 升。高陵謂高陵侯子翟義也。言劉升、翟義為伏戎之 兵於新皇帝世,猶殄滅不興也。群臣皆稱萬歲。又令 東方檻車傳送數人,言劉伯升等皆行大戮。民知其 詐也。先是,衛將軍王涉素養道士西門君惠。君惠好 天文讖記,為涉言:星孛掃宮室,劉氏當復興,國師公 姓名是也。涉信其言,以語大司馬董忠,數俱至國師 殿中廬道語星宿,國師不應。後涉特往,對歆涕泣言: 誠欲與公共安宗族,奈何不信涉也。歆因為言天文 人事,東方必成。涉曰:新都哀侯小被病,功顯君素耆 酒,疑帝本非我家子也。董公主中軍精兵,涉領宮衛, 伊休侯主殿中,如同心合謀,共劫持帝,東降南陽天 子,可以全宗族;不者,俱夷滅矣。伊休侯者,歆長子也, 為侍中五官中郎將,莽素愛之。歆怨莽殺其三子,又 畏大禍至,遂與涉、忠謀,欲發。歆曰:當待太白星出,迺 可。忠以司中大贅起武侯孫伋亦主兵,復與伋謀。伋 歸家,顏色變,不能食。妻怪問之,語其狀。妻以告弟雲 陽陳邯,邯欲告之。七月,伋與邯俱告,莽遣使者分召 忠等。時忠方講兵都肄,護軍王咸謂忠謀久不發,恐 漏泄,不如遂斬使者,勒兵入。忠不聽,遂與歆、涉會省 戶下。莽令GJfont惲責問,皆服。中黃門各拔刃將忠等送 廬,忠拔劍欲自刎,侍中王望傳言大司馬反,黃門持 劍共格殺之。省中相驚傳,勒兵至郎署,皆拔刃張弓。 更始將軍史諶行諸署,告郎吏曰:大司馬有狂病,發, 已誅。皆令弛兵。莽欲以厭凶,使虎賁以斬馬劍挫忠, 盛以竹器,傳曰反虜出。下書赦大司馬官屬吏士為 忠所詿誤,謀反未發覺者。收忠宗族,以醇醯毒藥、尺 白刃叢棘并一坎而埋之。劉歆、王涉皆自殺。莽以二 人骨肉舊臣,惡其內潰,故隱其誅。伊休侯疊又以素 謹,歆訖不告,但免侍中中郎將,更為中散大夫。後日 殿中鉤盾土山僊人掌旁有白頭公青衣,郎吏見者 私謂之國師公。衍功侯喜素善卦,莽使筮之,曰:憂兵 火。莽曰:小兒安得此左道。是迺予之皇祖叔父子僑 欲來迎我也。莽軍師外破,大臣內畔,左右亡所信,不 能復遠念郡國,欲謼邑與計議。崔發曰:邑素小心,今 失大眾而徵,恐其執節引決,宜有以大慰其意。於是莽遣發馳傳諭邑:我年老無適子,欲傳邑以天下。敕 亡得謝,見勿復道。邑到,以為大司馬。大長秋張邯為 大司徒,崔發為大司空,司中壽容苗訢為國師,同說 侯林為衛將軍。莽憂懣不能食,亶飲酒,啗鰒魚。讀軍 書倦,因馮几寐,不復就枕矣。性好時日小數,及事迫 急,亶為厭勝。遣使壞渭陵、延陵園門罳,曰:毋使民 復思也。又以墨洿色其周垣。號將軍曰歲宿,申水為 助將軍,右庚刻木校尉,前丙燿金都尉,又曰:執大斧, 伐枯木;流大水,滅發火。如此屬不可勝記。秋,太白星 流入太微,燭地如月光。成紀隗崔兄弟共劫大尹李 育,以兄子隗囂為大將軍,攻殺雍州牧陳慶、安定卒 正王旬,并其眾,移書郡縣,數莽罪惡萬於桀紂。是月, 析人鄧GJfont、于匡起兵南鄉百餘人。時析宰將兵數千 屯鄡亭,備武關。GJfont、匡謂宰曰:劉帝已立,君何不知命 也。宰請降,盡得其眾。GJfont自稱輔漢左將軍,匡右將軍, 拔析、丹水,攻武關,都尉朱萌降。進攻右隊大夫宋綱, 殺之,西拔湖。莽愈憂,不知所出。崔發言:周禮及春秋 左氏,國有大災,則哭以猒之。故易稱先號咷而後笑。 宜呼嗟告天以求救。莽自知敗,迺率群臣至南郊,陳 其符命本末,仰天曰:皇天既命授臣莽,何不殄滅眾 賊。即令臣莽非是,願下雷霆誅臣莽。因搏心大哭,氣 盡,伏而叩頭。又作告天策,自陳功勞,千餘言。諸生小 民會旦夕哭,為設飧粥,甚悲哀及能誦策文者除以 為郎,至五千餘人。GJfont惲將領之。莽拜將軍九人,皆以 虎為號,號曰九虎,將北軍精兵數萬人東,內其妻子 宮中以為質。時省中黃金萬斤者為一匱,尚有六十 匱,黃門、鉤盾、臧府、中尚方處處各有數匱。長樂御府、 中御府及都內、平準帑臧錢帛珠玉財物甚眾,莽愈 愛之,賜九虎士人四千錢。眾重怨,無鬥意。九虎至華 陰回谿,距隘,北從河南至山。于匡持數千弩,乘堆挑 戰。鄧GJfont將二萬餘人從閿鄉南出棗街、作姑,破其一 部,北出九虎後擊之。六虎敗走。史熊、王況詣闕歸死, 莽使使責死者安在,皆自殺;其四虎亡。三虎郭欽、陳 翬、成重收散卒,保京師倉。鄧GJfont開武關迎漢,丞相司 直李松將二千餘人至湖,與GJfont等共攻京師倉,未下。 GJfont以弘農掾王憲為校尉,將數百人北渡渭,入左馮 翊界,降城略地。李松遣偏將軍韓臣等徑西至新豐, 與莽波水將軍戰,波水走。韓臣等追奔,遂至長門宮。 王憲北至頻陽,所過迎降。大姓櫟陽申碭,下邽王大 皆率眾隨憲。屬縣GJfont嚴春、茂陵董喜、藍田王孟、槐里 汝臣、盩厔王扶、陽陵嚴本、杜陵屠門少之屬,眾皆數 千人,假號稱漢將。時李松、鄧GJfont以為京師小小倉尚 未可下,何況長安城,當須更始帝大兵到。即引軍至 華陰,治攻具。而長安旁兵四會城下,聞天水隗氏兵 方到,皆爭欲先入城,貪立大功鹵掠之利。莽遣使者 分赦城中諸獄囚徒,皆授兵,殺豨飲其血,與誓曰:有 不為新室者,社鬼記之。更始將軍史諶將度渭橋,皆 散走。諶空還。眾兵發掘莽妻子父祖冢,燒其棺槨及 九廟、明堂、辟雍,火照城中。或謂莽曰:城門卒,東方人, 不可信。莽更發越騎士為衛,門置六百人,各一校尉。 十月戊申朔,兵從宣平城門入,民間所謂都門也。張 邯行城門,逢兵見殺。王邑、王林、王巡、GJfont惲等分將兵 距擊北闕下。漢兵貪莽封力戰者七百餘人。會日暮, 官府邸第盡奔亡。二日己酉,城中少年朱弟、張魚等 恐見鹵掠,趨讙並和,燒作室門,斧敬法闥,謼曰:反虜 王莽,何不出降。火及掖庭承明,黃皇室主所居也。莽 避火宣室前殿,火輒隨之。宮人婦女謕謼曰:當奈何。 時莽紺袀服,帶璽韍,持虞帝七首。天文即按拭於前, 日時加某,莽旋席隨斗柄而坐,曰:天生德於予,漢兵 其如予何。莽時不食,少氣困矣。三日庚戌,晨旦明,群 臣扶掖莽,自前殿南下椒除,西出白虎門,和新公王 揖奉車待門外。莽就車,之漸臺,欲阻池水,猶抱持符 命、威斗,公卿大夫、侍中、黃門郎從官尚千餘人隨之。 王邑晝夜戰,罷極,士死傷略盡,馳入宮,間關至漸臺, 見其子侍中睦解衣冠欲逃,邑叱之令還,父子共守 莽。軍人入殿中,謼曰:反虜王莽安在。有美人出房曰: 在漸臺。眾兵追之,圍數百重。臺上亦弓弩與相射,稍 稍落去。矢盡,無以復射,短兵接。王邑父子、GJfont惲、王巡 戰死,莽入室。下晡時,眾兵上臺,王揖、趙博、苗訢、唐尊、 王盛、中常侍王參等皆死臺上。商人杜吳殺莽,取其 綬。校尉東海公賓就,故大行治禮,見吳問綬主所在。 曰:室中西北陬間。就識,斬莽首。軍人分裂莽身,支節 肌骨臠分,爭相殺者數十人。公賓就持莽首詣王憲。 憲自稱漢大將軍,城中兵數十萬皆屬焉,舍東宮,妻 莽後宮,乘其車服。六日癸丑,李松、鄧GJfont入長安,將軍 趙萌、申屠建亦至,以王憲得璽綬不輒上,多挾宮女, 建天子鼓旗,收斬之。傳莽首詣更始,縣宛市,百姓共 提擊之,或切食其舌。莽揚州牧李聖、司命孔仁兵敗 山東,聖格死,仁將其眾降,已而歎曰:吾聞食人食者 死其事。拔劍自刺死。及曹部監杜普、陳定大尹沈意、 九江連率賈萌皆守郡不降,為漢兵所誅。賞都大尹王欽及郭欽守京師倉,聞莽死,乃降,更始義之,皆封 為侯。大師王匡、國將哀章降雒陽,傳詣宛,斬之。嚴尤、 陳茂敗昆陽下,走至沛郡譙,自稱漢將,召會吏民。尤 為稱說王莽篡位天時所亡聖漢復興狀,茂伏而涕 泣。聞故漢鍾武侯劉聖聚眾汝南稱尊號,尤、茂降之。 以尤為大司馬,茂為丞相。十餘日敗,尤、茂并死。郡縣 皆舉城降,天下悉歸漢。初,申屠建嘗事崔發為詩,建 至,發降之。後復稱說,建令丞相劉賜斬發以徇。史諶、 王延、王林、王吳、趙閎亦降,復見殺。初,諸假號兵人人 望封侯。申屠建既斬王憲,又揚言三輔黯共殺其主。 吏民惶恐,屬縣屯聚,建等不能下,馳白更始。二年二 月,更始到長安,下詔大赦,非王莽子,他皆除其罪,故 王氏宗族得全。三輔悉平,更始都長安,居長樂宮。府 臧完具,獨未央宮燒攻莽三日,死則按堵復故。更始 至,歲餘政教不行。明年夏,赤眉樊崇等眾數十萬人 入關,立劉盆子,稱尊號,攻更始,更始降之。赤眉遂燒 長安宮室市里,害更始。民饑餓相食,死者數十萬,長 安為虛,城中無人行。宗廟園陵皆發掘,惟霸陵、杜陵 完。六月,世祖即位,然後宗廟社稷復立,天下艾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