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9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九十六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目錄

 僣號部彙考二十二

  五代僣號一

  吳楊行密 楊渥 楊隆演 楊溥

  南唐徐溫 李GJfont 李景 李煜

皇極典第二百九十六卷

僭號部彙考二十二[编辑]

五代僭號一[编辑]

楊行密 楊渥 楊隆演 楊溥[编辑]

《五代史》:吳世家楊行密,字化源,廬州合肥人也。為人 長大有力,能手舉百斤。唐乾符中,江、淮群盜起,行密 以為盜見獲,刺史鄭棨奇其狀貌,釋縛縱之。後應募 為州兵,戍朔方,遷隊長。歲滿戍還,而軍吏惡之,復使 出戍。行密將行,過軍吏舍,軍吏陽為好言,問行密行 何所欲。行密奮然曰:惟少公頭爾。即斬其首,GJfont之而 出,因起兵為亂,自號八營都知兵馬使。刺史郎幼復 棄城走,行密遂據廬州。中和三年,唐即拜行密廬州 刺史。淮南節度使高駢為畢師鐸所攻,駢表行密行 軍司馬,行密率兵數千赴之。行至天長,師鐸已囚駢, 召宣州秦彥入揚州,行密不得入,屯於蜀岡。師鐸率 眾數萬出擊行密,行密陽敗,棄營走,師鐸兵饑,乘勝 爭入營收軍實,行密反兵擊之,師鐸大敗,單騎走入 城,遂殺高駢。行密聞駢死,縞軍向城哭三日,攻其西 門,產及師鐸奔於東塘,行密遂入揚州。是時,城中倉 廩空虛,饑民相殺而食,其夫婦、父子自相牽,就屠賣 之,屠者刲剔如羊豕。行密不能守,欲走。而蔡州秦宗 權遣其弟宗衡掠地淮南,彥及師鐸還自東塘,與宗 衡合,行密閉城不敢出。已而宗衡為偏將孫儒所殺, 儒攻高郵破之,行密益懼。其客袁襲曰:吾以新集之 眾守空城,而諸將多駢舊人,非有厚恩素信力制而 心服之也。今儒兵方盛,所攻必克,此諸將持兩端、因 彊弱、擇嚮背之時也。海陵鎮使高霸,駢之舊將,必不 為吾用。行密乃以軍令召霸,霸率其兵入廣陵,行密 欲使霸守天長,襲曰:吾以疑霸而召之,其可復用乎。 且吾能勝儒,無所用霸,不幸不勝,天長豈吾有哉。不 如殺之,以并其眾。行密因犒軍擒霸族之,得其兵數 千。已而孫儒殺秦彥、畢師鐸,并其兵以攻行密。行密 欲走海陵,襲曰:海陵難守,而廬州吾舊治也,城廩完 實,可為後圖。行密乃走廬州。久之,未知所向,問襲曰: 吾欲卷甲倍道,西取洪州可乎。襲曰:鍾傳新得江西, 勢未可圖,而秦彥之入廣陵也,召池州刺史趙鍠委 以宣州。今彥且死,鍠失所恃,而守宣州非其本志,且 其為人非公敵,此可取也。行密乃引兵攻鍠,戰於曷 山,大敗之。進圍宣州,鍠棄城走,追及殺之,行密遂入 宣州。龍紀元年,唐拜行密宣州觀察使。行密遣田頵、 安仁義、李神福等攻浙西,取蘇、常、潤州。二年,取滁、和 州。景福元年,取楚州。孫儒自逐行密,入廣陵,久之,亦 不能守,乃焚其城。殺民老疾以餉軍,驅其眾渡江,號 五十萬,以攻行密。諸將田頵、劉威等遇之輒敗,行密 欲走銅宮。其客戴友規曰:儒來氣銳而兵多,蓋其鋒 不可當而可以挫,其眾不可敵而可久以敝之。若避 而走,是就擒也。劉威亦曰:背城堅柵,可以不戰疲之。 行密以為然。久之,儒兵饑,乃大疫,行密悉兵擊之,儒 敗,被擒,將死,仰顧見威曰:聞公為此策以敗我,使我 有將如公者,其可敗邪。行密收儒餘兵數千,以皂衣 蒙甲,號黑雲都,常以為親軍。是歲,復入揚州,唐拜行 密淮南節度使。乾寧二年,加檢校太傅、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行密以田頵守宣州,安仁義守潤州。昇州刺 史馮弘鐸來附。分遣頵等攻掠,自淮以南、江以東諸 州皆下之。進攻蘇州,擒其刺史成及。四年,兗州朱瑾 奔於行密。初,瑾為梁所攻,求救於晉,晉遣李承嗣將 勁敵數千助瑾,瑾敗,因與俱奔行密。行密兵皆江、淮 人,淮人輕弱,得瑾勁騎,而兵益振。是歲,梁太祖遣葛 從周、龐師古攻行密壽州,行密擊敗梁兵清口,殺師 古,而從周收兵走,追至GJfont河,又大敗之。五年,錢鏐攻 蘇州,及周本戰於白方湖,本敗,蘇州復入於越。天復 元年,遣李神福攻越,戰臨安,大敗之,擒其將顧全武 以歸。二年,馮弘鐸叛,襲宣州,及田頵戰於曷山,弘鐸 敗,將入於海。行密自至東塘邀之,使人謂弘鐸曰:勝 敗,用兵常事也,一戰之衄,何苦自棄於海島。吾府雖 小,猶足容君。弘鐸感泣,行密從十餘騎,馳入其軍,以 弘鐸歸為節度副使,以李神福代弘鐸為昇州刺史。 是歲,唐昭宗在岐,遣江淮宣諭使李儼拜行密東面 諸道行營都統、檢校太師、中書令,封吳王。三年,以李 神福為鄂岳招討使以攻杜洪,荊南成汭救洪,神福 敗之於君山。梁兵攻青州,王師範來求救,遣王茂章 救之,大敗梁兵,殺朱友寧。友寧,梁太祖子也,太祖大怒,自將以擊茂章,兵號二十萬,復為茂章所敗。田頵 叛,襲昇州,執李神福妻子歸於宣州。行密召神福以 討頵,頵遣其將王壇逆之,又遺神福書,以其妻子招 之。神福曰:吾以一卒從吳王起事,今為大將,忍背德 而顧妻子乎。立斬其使以自絕,軍士聞之,皆感奮。行 至吉陽磯,頵執神福子承鼎以招之,神福叱左右射 之,遂敗壇兵於吉陽。行密別遣臺濛擊頵,頵敗死。初, 頵及安仁義、朱延壽等皆從行密起微賤,及江、淮甫 定,思漸休息,而三人者皆猛悍難制,頗欲除之,未有 以發。天復二年,錢鏐為其將許再思等叛而圍之,再 思召頵攻鏐杭州,垂克,而行密納鏐賂,命頵解兵,頵 恨之。頵嘗計事廣陵,行密諸將多就頵求賂,而獄吏 亦有所求。頵怒曰:吏欲我下獄耶。歸而遂謀反。仁義 聞之亦反,焚東塘以襲常州。常州刺史李遇出戰,望 見仁義,大罵之。仁義止其軍曰:李遇乃敢辱我如此, 其必有伏兵。遂引軍卻,而伏兵果發,追至夾岡,仁義 植幟解甲而食,遇兵不敢追,仁義復入潤州。行密遣 王茂章、李德誠、米志誠等圍之。吳之軍中推朱瑾善 槊,志誠善射,皆為第一。而仁義常以射自負,曰:志誠 之弓十,不當瑾槊之一;瑾槊之十,不當仁義弓之一。 每與茂章等戰,必命中而後發,以此吳軍畏之,不敢 近。行密亦欲招降之,仁義猶豫未決。茂章乘其怠,穴 地道而入,執仁義,斬於廣陵。延壽者,行密夫人朱氏 之弟也。頵及仁義之將叛也,行密疑之,乃陽為目疾, 每接延壽使者,必錯亂其所見以示之。嘗行,故觸柱 而仆,朱夫人扶之,良久乃蘇。泣曰:吾業成而喪其目, 是天廢我也。吾兒子皆不足以任事,得延壽付之,吾 無恨矣。夫人喜,急召延壽。延壽至,密迎之寢門,刺殺 之,出朱夫人以嫁之。天祐二年,遣劉存攻鄂州,焚其 城,城中之兵突圍而出,諸將請急擊之,存曰:擊之復 入,則城愈固,聽其去,城可取也。是日城破,執杜洪,斬 於廣陵。九月,梁兵攻破襄州,趙匡凝奔於行密。十一 月,行密卒,年五十四,諡曰武忠。子渥立。溥僭號,追尊 行密為太祖武皇帝,陵曰興陵。

渥字承天,行密長子也。行密病,出渥為宣州觀察使。 右衙指揮使徐溫私謂渥曰:今王有疾而出嫡嗣,必 有姦臣之謀,若他日召子,非溫使者慎無應命。渥涕 泣謝溫而去。行密病甚,命判官周隱作符召渥,隱慮 渥幼弱不任事,勸行密用舊將有威望者代主軍政, 乃薦大將劉威,行密未許。溫與嚴可求入問疾,行密 以隱議告之,溫等大驚,遽詣隱所計事。隱未出,而溫 見隱作召符猶在案上,急取遣之。渥見溫使者,乃行。 行密卒,渥嗣立,召周隱罵曰:汝欲賣吾國者,復何面 目見楊氏乎。遂殺之。以王茂章為宣州觀察使。渥之 入也,多輦宣州庫物以歸廣陵,茂章惜而不與,渥怒, 命李簡以兵五千圍之,茂章奔于錢塘。天祐三年二 月,劉存取岳州。四月,江西鍾傳卒,其子匡時代立,傳 養子延規怨不得立,以兵攻匡時。渥遣秦裴率兵攻 之。九月,克洪州,執匡時及其司馬陳象以歸,斬象于 市,赦匡時。以秦裴為江西制置使。梁太祖代唐,改元 開平,渥仍稱天祐。鄂州劉存、岳州陳知新以舟師伐 楚,敗於瀏陽,楚人執存及知新以歸。楚王馬殷素聞 其名,皆欲活之,存等大罵殷曰:昔歲宣城脫吾刃下, 今日之敗,乃天亡我,我肯事汝以求活耶。我豈負楊 氏者。殷知不可屈,乃殺之,岳州復入于楚。初,渥之入 廣陵也,留帳下兵三千于宣州,以其腹心陳璠、范遇 將之。既入立,惡徐溫典牙兵,召璠等為東院馬軍以 自衛。而溫與左衙都指揮使張顥皆行密時舊將,又 有立渥之功,共惡璠等侵其權。四年正月,渥視事,璠 等侍側,溫、顥擁牙兵入,拽璠等下,斬之,渥不能止,由 是失政,而心憤未能發,溫等益不自安。五年五月,溫、 顥共遣盜入寢中殺渥,渥說群盜能反殺溫等者皆 為刺史。群盜皆諾,惟紀祥不從,執渥縊殺之,時年二 十三,諡曰景。弟隆演立。漙僭號,追尊渥為烈宗景皇 帝,陵曰紹陵。

隆演字鴻源,行密第二子也。初名瀛,又名渭。初,溫、顥 之弒渥也,約分其地以臣於梁,及渥死,顥欲背約自 立。溫患之,問其客嚴可求,可求曰:顥雖剛愎,而闇於 成事,此易為也。明日,顥列劍戟府中,召諸將議事,自 大將朱瑾而下,皆去衛從然後入。顥問諸將,誰當立 者,諸將莫敢對。顥三問,可求前密啟曰:方今四境多 虞,非公主之不可,然恐為之太速。且今外有劉威、陶 雅、李簡、李遇,皆先王一等人也,公雖自立,未知此輩 能降心以事公否。不若輔立幼主,漸以歲時,待其歸 心,然後可也。顥不能對。可求因趨出,書一教內袖中, 率諸將入賀,諸將莫知所為。及出教宣之,乃渥母史 氏教,言楊氏創業艱難,而嗣王不幸,隆演以次當立, 告諸將以無負楊氏而善事之。辭旨激切,聞者感動。 顥氣色皆沮,卒無能為,隆演乃得立。顥由此與溫有 隙,諷隆演出溫潤州。可求謂溫曰:今捨衙兵而出外 郡,禍行至矣。溫患之,可求因說顥曰:公與徐溫同受顧託,議者謂公奪其衙兵,是將殺之於外,信乎。顥曰: 事已行矣,安可止乎。可求曰:甚易也。明日,從顥與諸 將造溫,可求陽責溫曰:古人不忘一飯之恩,況公楊 氏三世之將,今幼嗣新立,多事之時,乃求居外以苟 安乎。溫亦陽謝曰:公等見留,不願去也。由是不行。行 軍副使李承嗣與張顥善,覺可求有附溫意,諷顥使 客夜刺殺之,客刺可求不能中。明日,可求詣溫,謀先 殺顥,陰遣鍾章選壯士三十人,就衙堂斬顥,因以弒 渥之罪歸之。溫由是專政,隆演備位而已。六月,撫州 危全諷叛,攻洪州,袁州彭彥章、吉州彭玕、信州危仔 倡皆起兵叛。隆演召嚴可求問誰可用者。可求薦周 本,時本方攻蘇州敗歸,慚不肯出,可求彊起之。本曰: 蘇州之敗,非怯也,乃上將權輕,而下多專命爾。若必 見任,願無用偏裨。乃請兵七千。戰于象牙潭,敗之,執 全諷、彥章,而玕奔於楚,仔倡奔於錢塘。全諷至廣陵, 諸將議曰:昔先王攻趙鍠,全諷屢饟給吳軍。乃釋不 殺。初,全諷欲舉兵也,錢鏐送王茂章於梁,道過全諷, 謂曰:聞公欲大舉,願見公兵,以知濟否。全諷陳兵,與 茂章登城望之,茂章曰:我素事吳,吳兵三等,如公此 眾,可當其下將爾,非得益兵十萬不可。而全諷卒以 此敗。八年,徐溫領昇州刺史,治舟師於金陵。宣州李 遇自行密時為大將,勳位已高,憤溫用事,嘗曰:徐溫 何人。吾猶未識,而驟至於此。溫聞之,怒,遣柴再用以 兵送王壇代遇,且召之。遇疑不受命,再用圍之,隆演 使客將何蕘諭遇使自歸。蕘因說曰:公若欲反,可殺 蕘以示眾,若本無心,何不隨蕘以出。遇自以無反心, 乃隨蕘出,溫諷再用伺其出,殺之,并族其家。九年,溫 率將吏進隆演位太師、中書令、吳王。溫為行軍司馬、 鎮海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陳章攻楚取岳 州,執其刺史苑玫。十年,越人攻常州,徐溫敗之於無 錫。梁遣王茂章攻壽春,溫敗之於霍丘。十二年,封徐 溫齊國公、兩浙都招討使,始鎮潤州。留其子知訓為 行軍副使,秉政,而大事溫遙決之。冬,濬楊林江,水中 出火,可以燃。十三年,宿衛將李球、馬謙挾隆演登樓, 取庫兵以誅知訓,陣於門橋。知訓與戰,頻卻,朱瑾適 自外來,以一騎前視其陣,曰:此不足為也。因返顧一 麾,外兵爭進,遂斬球、謙,而亂兵皆潰。十四年,徐溫徙 治金陵。十五年,遣王祺會洪、袁、信三州兵攻虔、韶,久 之不克。祺病,以劉信代之。夏四月,副都統朱瑾殺徐 知訓,瑾自殺。潤州徐知誥聞亂,率兵入,殺唐宣諭使 李儼以止亂,遂秉政。徐氏之專政也,隆演幼懦,不能 自持,而知訓尤凌侮之。嘗飲酒樓上,命優人高貴卿 侍酒,知訓為參軍,隆演鶉衣髽髻為蒼鶻。知訓嘗使 酒罵坐,語侵隆演,隆演愧恥涕泣,而知訓愈辱之。左 右扶隆演起去,知訓殺吏一人,乃止。吳人皆仄目。知 訓又與朱瑾有隙,瑾已殺知訓,GJfont其首馳府中示隆 演曰:今日為吳除患矣。隆演曰:此事非吾敢知。遽起 入內。瑾忿然,以首擊柱,提劍而出,府門已闔,踰垣,折 其足,遂自刎死。米志誠聞瑾殺知訓,被甲率其家兵 至天興門問瑾所在,聞瑾死,乃還。徐溫疑志誠助瑾, 遣使殺之。嚴可求懼事不克,使人偽從湖南境上來 告軍捷,召諸將入賀,擒志誠斬之。劉信克虔州,執譚 全播以歸。十六年,春二月,溫率將吏請隆演即天子 位,不許。夏四月,溫奉玉冊、寶綬尊隆演即吳王位。建 宗廟、社稷,設百官如天子之制,改天祐十六年為武 義元年,大赦境內,追尊行密孝武王,廟號太祖,渥景 王,廟號烈祖。拜溫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封東海 郡王,以徐知誥為左僕射、參知政事,嚴可求為門下 侍郎,駱知祥為中書侍郎,殷文圭、沈顏為翰林學士, 盧擇為吏部尚書,李宗、陳璋為左、右雄武統軍,柴再 用、錢鏢為左、右龍武統軍,王令謀為內樞密使,江西 劉信征南大將軍,鄂州李簡鎮西大將軍,撫州李德 誠平南大將軍,廬州張崇安西大將軍,海州王綰鎮 東大將軍,文武以次進位。封宗室皆郡公。溫之徙鎮 金陵也,以其養子知誥守潤州。嚴可求嘗謂溫曰:二 郎君非徐氏子,而推賢下士,人望頗歸,若不去之,恐 為後患。溫不能用其言。及知誥秉政,其語泄,知誥出 可求於楚州,可求懼,詣金陵見溫謀曰:唐亡於今十 二年,而吳猶不敢改天祐,可謂不負唐矣。然吳所以 征伐四方,而建基業者,常以復興為辭。今聞河上之 戰,梁兵屢絀,若李氏復興,其能屈節乎。宜於此時先 建國以自立。溫深然之,因留可求不遣,方謀迫隆演 僭號。二年五月,隆演卒。隆演少年嗣位,權在徐氏,及 建國稱制,非其意,常怏怏,酣飲,稀復進食,遂至疾卒, 年二十四,諡曰宣。弟溥立,溥僭,號追尊為高祖宣皇 帝,陵曰肅陵。

溥,行密第四子也,隆演建國,封丹陽郡公。隆演卒,弟 廬江公濛次當立,而徐氏秉政,不欲長君,乃立溥。七 月,改昇州大都督府為金陵府,拜徐溫金陵尹。明年 二月,改元順義,赦境內。冬十一月,祀天於南郊。御天 興樓,大赦。拜徐溫太師,嚴可求右僕射。三年,唐莊宗滅梁。遣司農卿盧蘋使于唐,嚴可求密條數事授之 以行。蘋見洛陽,莊宗問之,蘋次第以對,皆如所授。四 年,溥至白沙閱舟師,徐溫來見,以白沙為迎鑾鎮。五 年,唐遣議諫大夫薛昭文使福州,假道江西,劉信出 勞之,謂曰:亞次聞有信否。昭文曰:天子新有河南,未 熟公名也。信曰:漢有韓信,吳有劉信,君還,其語亞次, 當來較射於淮上也。乃酌大GJfont,望牙旗鎞首百步,謂 昭文曰:一發而中,願以此GJfont為壽,否則亦以自罰。言 訖,而箭已穿矣。六年,追爵大丞相徐溫四代祖考,立 廟於金陵。左僕射徐知誥為侍中,右僕射嚴可求同 平章事。是歲,莊宗崩,五月丁卯,詔為同光主輟朝七 日。七年,大丞相徐溫率吳文、武上表勸溥即皇帝位, 溥未許而溫病十月溫卒。十一月庚戌,溥御文明殿 即皇帝位,改元曰乾貞,大赦境內,追尊行密武皇帝, 渥景皇帝,隆演宣皇帝。以徐知誥為太尉兼侍中,拜 溫子知詢輔國大將軍、金陵尹,治溫舊鎮。諸子皆封 王。二年正月,封東海為廣德王,江瀆廣源王,淮瀆長 源王,馬當上水府寧江王,采石中水府定江王,金山 下水府鎮江王。六月,荊南高季興來附,封季興秦王。 九月,季興敗楚師於白田,獲其將吏三十四人來獻。 三年十一月,金陵尹徐知詢來朝,知誥誣其有反狀, 留之不遣,以為左統軍,斬其客將周廷望。以徐知諤 為金陵尹。溥加尊號聖睿文明孝皇帝,大赦境內,改 元大和,以徐知誥為中書令。二年,冊其子江都王璉 為太子。三年,以徐知誥為金陵尹,以其子景通為司 徒,及左僕射王令謀、右僕射宋齊丘皆平章事。四年, 封知誥東海王。五年,建都於金陵。六年閏正月,金陵 火,罷建都,廢臨川王濛為歷陽公,知誥遣親信王宏 以兵守之。拜王令謀司徒,宋齊丘司空。知誥召景通 還金陵,為鎮海軍節度副使,以其子景遷為太保、平 章事,與令謀等執政。七年九月,溥加尊號曰睿聖文 明光孝應天弘道廣德皇帝,大赦,改元天祚。知誥進 位太師、天下兵馬大元帥,封齊王。二年,景遷病,以次 子景遂為門下侍郎、參政事。三年,知誥建齊國,立宗 廟、社稷,置左、右丞相已下,以金陵為西都,廣陵為東 都。冬十月,溥遣江夏王璘奉冊禪位于齊王。十二月, 溥卒於丹陽,年三十八,諡曰睿。昇元六年,李GJfont遷其 子孫於海陵,號永寧宮,嚴兵守之,絕不通人。久而男 女自為匹偶,吳人多哀憐之。顯德三年,世宗征淮南, 下詔撫安楊氏子孫,而李景聞之,遣人盡殺其族。周 先鋒都部署劉重進得其玉硯、馬腦碗、翡翠瓶以獻, 楊氏遂絕。

據《吳錄》、《運歷圖》、《九國志》,皆云行密以唐景福元年再入揚州,至晉天福二年,為李GJfont所篡,實四十六年。而《舊唐書》、《舊五代史》皆云大順二年入揚州,至被篡,四十七年。《吳錄》徐鉉等撰,《運歷圖》龔穎撰,二人皆江南故臣,所記宜得實。而唐末喪亂,中朝文字多差失,故今以鉉、穎所記為定。

南唐徐溫 李GJfont 李景 李煜[编辑]

《五代史》:吳世家徐溫,字敦美,海州胊山人也,少以販 鹽為盜,行密起合淝,以隸帳下。行密所與起事劉威、 GJfont雅之徒,號三十六英雄,獨溫未嘗有戰功。及行密 欲殺朱延壽等,溫用其客嚴可求謀,教行密陽為目 疾,事成,以功遷右衛指揮使,始預謀議。及行密病,平 生舊將,皆以戰守在外,而溫居帳下,遂預立渥之功。 及殺渥,又與張顥有隙,使鍾章殺之。章許諾,選壯士 三十人,椎牛享之,刺血為盟。溫猶疑章不果,夜半使 人探其意,陽謂曰:溫有老母,懼事不成,不如且止。章 曰:言已出口,寧可已乎。溫乃安。明日,鍾章殺顥,溫因 盡殺紀祥等,歸殺渥之罪於顥,以其事入白渥母史 氏。史氏悸而泣曰:吾兒年幼,禍亂若此,得保百口歸 合淝,公之惠也。隆演立,溫遂專政,遷昇州刺史,治舟 師於金陵。大將李遇怒溫用事,出嫚言,溫使柴再用 族遇於宣州。行密舊將,人人皆自疑,溫因偽下之,恭 謹如見行密,諸將乃安。八年,溫遷行軍司馬、潤州刺 史、鎮海軍節度使、同平章事。十年,遣招討使李濤攻 越,戰於臨安,裨將曹筠奔於越,濤敗被執。溫間遣人 語筠曰:吾用汝為將,汝軍有求,吾不能給,是吾過也。 赦筠妻子不誅,厚遇之。秋,越人攻毘陵,溫鎮於無錫, 筠感溫前言,臨陣奔歸,遂敗越兵。十二年,封溫齊國 公,兼兩浙招討使,始就鎮潤州,以昇、潤、宣、常、池、黃六 州為齊國。溫城昇州,建大都督府。十四年,徙治之,以 其子知訓輔隆演於廣陵,而大事溫遙決之。知訓為 朱瑾所殺,溫養子知誥自潤州先入,遂得政。溫雖姦 詐多疑,而善用將吏。江西劉信圍虔州,久不克,使人 說譚全播出降,遣使報溫,溫怒曰:信以十倍之眾,攻 一城不下,而反用說客降之,何以威敵國。笞其使者 而遣之,曰:吾以笞信也。因命濟師,遂破全播。人有誣 信逗遛陰GJfont全播,言信將反者,信聞之,因自獻捷至 金陵見溫,溫與信博,信斂骰子厲聲祝曰:劉信欲背 吳,骰為惡彩,苟無二心,當成渾花。溫遽止之,一擲,六子皆赤,溫慚,自以GJfont酒飲信,然終疑之。及唐師伐王 衍,溫急召信至廣陵,以為左統軍,託以內備,遂奪其 地。溫客尢見信者,如駱知祥、嚴可求,可求善籌畫,知 祥長於財利,溫嘗以軍事問可求,國用問知祥,吳人 謂之嚴、駱。溫亦自喜為智詐,以得吳人之心。初隨行 密破趙鍠,諸將皆爭取金帛,溫獨收餘囷,作粥以食 餓者。十六年,溫請隆演即皇帝位,不許,復請即吳王 位,乃許,遂建國改元,拜溫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 封東海郡王。隆演卒,溫越次立其弟溥。順義十年,溫 又請溥即皇帝位,溥未許而溫病卒,年六十六,追封 齊王,諡曰忠武。李GJfont僭號,號溫為義祖。 《五代史》:南唐世家李GJfont,字正倫,徐州人也。世本微賤, 父榮,遇唐末之亂,不知其所終。GJfont少孤,流寓濠、泗間, 楊行密攻濠州,得之,奇其狀貌,養以為子。而楊氏諸 子不能容,行密以乞徐溫,乃冒姓徐氏,名知誥。及壯, 身長七尺,廣顙隆準。為人溫厚有謀。為吳樓船軍使, 以舟兵屯金陵。柴再用攻宣州,用其兵殺李遇,昇以 功拜GJfont州刺史。時江淮初定,州、縣吏多武夫,務賦斂 為戰守,GJfont獨好學,接禮儒者,能自勵為勤儉,以寬仁 為政,民稍譽之。徐溫鎮潤州,以昇、池等六州為屬,溫 聞GJfont理昇州有善政,往視之,見其府庫充實,城壁修 整,乃徙治之,而遷GJfont潤州刺史。GJfont初不欲往,屢求宣 州,溫不與。既而徐知訓為朱瑾所殺,溫居金陵,未及 聞。GJfont居潤州,近廣陵,得先聞,即日以州兵渡江定亂, 遂得政。GJfont事徐溫甚孝謹,溫嘗罵其諸子不如GJfont,諸 子頗不能容,而知訓尤甚,嘗召GJfont飲酒,伏劍士欲害 之,行酒吏刁彥能覺之,酒至GJfont,以手爪搯之,GJfont悟起 走,乃免。後GJfont自潤州入覲,知訓與飲於山光寺,又欲 害之,徐知諫以其謀告GJfontGJfont起遯去。知訓以劍授刁 彥能,使追殺之,及於中塗而還,紿以不及,由是得免。 後GJfont貴,以彥能為撫州節度使。知訓之用事也,嘗凌 弱楊氏而驕侮諸將,遂以見殺。及GJfont秉政,欲收人心, 乃寬刑法、推恩信,起延賓亭以待四方之士,引宋齊 丘、駱知祥、王令謀等為謀客,士有羈旅於吳者,皆齒 用之。嘗陰使人察視民間有婚喪匱乏者,往往賙給 之。盛暑未嘗張蓋、操扇,左右進蓋,必卻之,曰:士眾尚 多暴露,我何用此。以故溫雖遙秉大政,而吳人頗已 歸GJfont。武義元年,拜左僕射,參知政事。溫行軍司馬徐 玠數勸溫以己子代GJfont,溫遣子知詢入廣陵,謀代GJfont 秉政。會溫病卒,知詢奔還金陵,玠反為GJfont謀,誣知詢 以罪,斬其客將周廷望,以知詢為右統軍。楊溥僭號, 拜GJfont太尉、中書令。大和三年,出鎮金陵,如溫之制,留 其子景通為司徒同平章事,以王令謀、宋齊丘為左、 右僕射同平章事。四年,封GJfont東海郡王。GJfont照鑑見白 鬚,顧其吏周宗嘆曰:功業已就,而吾老矣,奈何。宗知 其意,馳詣廣陵見宋齊丘,謀禪代。齊丘以為未可,請 斬宗以謝吳人,GJfont黜宗為池州刺史。吳臨江王濛者, 怨徐氏捨己而立溥,心常不平,及GJfont將謀篡國,先廢 濛為歷陽公,使吏以兵守之。濛殺守者,奔廬州節度 使周本。本,吳舊將也,聞濛至,欲納之,為其子祚所止。 本曰:此吾故主家郎君也,何忍拒之。遽自出迎濛,祚 閉門遮本不得出,縛濛至金陵,見殺。五年,GJfont封齊王。 已而閩、越諸國皆遣使勸進,GJfont謂人望已歸。天祚三 年,建齊國,置宗廟社稷,以宋齊丘、徐玠為左、右丞相。 十月,溥遣攝太尉楊璘傳位於GJfont,國號齊,改元昇元。 GJfont以冊尊溥曰:受禪老臣知誥,謹上冊皇帝為高尚 思元弘古讓皇帝。追尊徐溫為忠武皇帝,封子景為 吳王,封徐氏子知證江王,知諤饒王。周本與諸將至 金陵勸進,歸而嘆曰:吾不能誅篡國者以報楊氏,今 老矣,豈能事二姓乎。憤惋而死。二年四月,遷楊溥於 潤州丹陽宮。以王輿為浙西節度使、馬思讓為丹陽 宮使,以嚴兵守之。徐氏諸王請GJfont復姓,GJfont謙抑不敢 忘徐氏恩,下其議百官,百官皆請,然後復姓李氏,改 名GJfontGJfont。自言唐憲宗子建王恪生超,超生志,為徐州 判司;志生榮。乃自以為建王四世孫,改其國號曰唐。 立唐高祖、太宗廟,追尊四代祖恪為孝靜皇帝,廟號 定完;曾祖超為孝平皇帝,廟號成宗;祖志孝安皇帝, 廟號惠宗;考榮孝德皇帝,廟號慶宗。奉徐溫為義祖, 徐氏子孫皆封王、公,女封郡、縣主。以門下侍郎張居 詠、中書侍郎李建勳、右僕射張延翰同平章事。十一 月,以步騎八萬講武於銅橋。楊溥卒於丹陽宮。溥子 璉為吳太子時,GJfont以女妻之,及GJfont篡國,封其女永興 公主。女聞人呼公主,必悲咽流涕而辭,宮中皆憐之。 溥卒,以璉為康化軍節度使,已而以疾卒。三年四月, GJfont郊祀昊天上帝於圓丘,禮畢,群臣請上尊號。GJfont曰: 尊號非古也。不許。州、縣言民孝悌五代同居者七家, 皆表門閭,復其繇役;其尤盛者江州陳氏,宗族七百 口,每食設廣席,長幼以次坐而共食,有畜犬百餘,共 一牢食,一犬不至,諸犬為之不食。四年六月,晉安州 節度使李金全叛,送款於GJfontGJfont遣鄂州屯營使李承 裕迎之。承裕與晉將馬全節、安審暉戰安陸南,三戰皆敗,承裕與裨將段處恭皆死,都監杜光鄴及其兵 五百人被執,送于京師,高祖厚賜之,遣還。GJfont致書高 祖,復送光鄴等,請以敗軍行法,高祖又遣之,GJfont以甲 士臨淮拒之,乃止。六年,吳越國火,焚其宮室、府庫,甲 兵皆盡,群臣請乘其弊攻之,GJfont不許,遣使弔問,厚賙 其乏。錢氏自吳時素為敵國,GJfont見天下亂久,常厭用 兵,及將纂國,先與錢氏約和,歸其所執將士,錢氏亦 歸吳敗將,遂通好不絕。GJfont客馮延己好論兵大言,嘗 誚GJfont曰:田舍翁安能成大事。而GJfont志在守吳舊地而 已,無復經營之略也,然吳人亦賴以休息。七年,GJfont卒, 年五十六,諡曰光文肅武孝高皇帝,廟號烈祖,陵曰 永陵。子景立。

景,初名景通,GJfont長子也。既立,又改名璟。徐溫死,GJfont專 政,以為兵部尚書、參知政事。明年,GJfont鎮金陵,留景為 司徒、同平章事,與宋齊丘、王令謀居廣陵,輔楊溥。GJfont 將篡國,召景歸金陵為副都統。GJfont立,封齊王。GJfont卒,嗣 立,改元保大。尊母宋氏為皇太后,妃鍾氏為皇后。封 弟壽王景遂為燕王,宣城王景達為鄂王,景遏前未 王,為保寧王。秋,改封景遂齊王、諸道兵馬元帥、太尉、 中書令,景達為燕王、副元帥,盟于GJfont柩前,約兄弟世 世繼立。封其子冀南昌王、江都尹。冬十月,破虔州妖 賊張遇賢。遇賢,循州羅縣小吏也。初,有神降羅縣民 家,與人言禍福輒中。遇賢禱之,神曰:遇賢是羅漢,可 留事我。是時,南海劉龑死,子玢初立,嶺南盜賊起,群 盜千餘人未有所統,問神當為主者,神言遇賢,遂共 推為帥。遇賢自號中天八國王,改元永樂,置官屬,群 盜皆絳衣,攻剽嶺外,問神所嚮,神曰:當過嶺取虔州。 遂襲南康,節度使賈浩不能禦。遇賢據白雲洞,造宮 室,有眾十餘萬,連陷諸縣。景詔洪州營屯虞候嚴思、 通事舍人邊鎬率兵攻之。遇賢問神,神不復語,群盜 皆懼,遂執遇賢以降。景以馮延己、常夢錫為翰林學 士,馮延魯為中書舍人,陳覺為樞密使,魏岑、查文徽 為副使。夢錫直宣政殿,專掌密命,而延己等皆以邪 佞用事,吳人謂之五鬼。夢錫屢言五人者不可用,景 不納。十二月,景下令中外庶政委齊王景遂參決,惟 陳覺、查文徽得奏事,群臣非召見者皆不得入。給事 中蕭儼上疏切諫,不報。侍衛軍都虞候賈崇詣閤求 見景,曰:臣事先朝三十年,見先帝所以成功業者,皆 用眾賢之謀,故延接疏遠,未嘗壅隔,然下情猶時有 不達者。今陛下新即位,所信用者何人。奈何頓與臣 下隔絕。臣老即死,恐無復一見顏色。因泣下嗚咽,景 為之動容,引與坐,賜食而慰之,遂寢所下令。初,宋齊 丘為GJfont謀篡楊氏最有力,及成事,乃陽入九華山,GJfont 屢招之,乃出。GJfont僭號,未幾,齊丘以病罷相,出為洪州 節度使。景立,復召為相,陳覺、魏岭等皆為齊丘所引 用。而岭與覺有隙,譖覺于景,左遷少府監。齊丘亦罷 相為浙西節度使。齊丘不得意,願復歸九華山,賜號 九華先生,封青陽公,食青陽一縣。二年二月,閩人連 重遇、朱文進弒其君王延羲,文進自立。是時,延羲弟 延政亦自立於建州,國號殷。王氏兄弟連兵累年,閩 大亂,景因其亂遣查文徽及待詔臧循發兵攻建州。 延政聞唐且攻之,遣人紿福州曰:唐兵助我討賊矣。 福州信之,共殺文進等以降,延政遣其從子繼昌守 福州。文徽軍屯建陽,福州將李仁達殺王繼昌自稱 留後,泉州將留從效亦殺其刺史黃紹頗,皆送款於 文徽。四年八月,文徽乘勝克建、汀、泉、漳四州,景分延 平、劍浦、富沙三縣,置劍州,遷王延政之族於金陵。以 延政為饒州節度使、李仁達為福州節度使、從效為 清源軍節度使。景遂欲罷兵,而查文徽、陳覺等皆言: 仁達等餘孽猶在,不若乘勝盡取之。覺自言可不用 尺兵致仁達等。景以覺為宣諭使,召仁達朝金陵,仁 達不從。覺慚,還至建州,矯命發汀、建、信、撫州兵攻仁 達。時魏岭安撫漳、泉,聞覺起兵,亦擅發兵會覺。景大 怒,馮延己等為言:兵業行,不可止。乃以王崇文為招 討使、王建封為副使,益兵以會之,馮延魯、魏岭、陳覺 皆為監軍使。仁達送款於吳越,吳越以兵三萬應仁 達。覺等爭功,進退不相應,延魯與吳越兵先戰,大敗 而走,諸軍皆潰歸。景怒,遣使者鎖覺、延魯至金陵。而 馮延己方為宰相,宋齊丘復自九華召為太傅,為稍 解之,乃流覺蘄州、延魯舒州。韓熙載上書切諫,請誅 覺等,齊丘惡之,貶熙載河州司馬。是歲,契丹陷京師, 中國無主,而景方以覺等疲兵東南,不暇北顧。御史 中丞江文蔚劾奏宰相馮延己、諫議大夫魏岭亂政, 與覺等同罪而不見貶黜,言甚切直。景大怒,自答其 疏,貶文蔚江州司士參軍,亦罷延己為少傳、岭為太 子洗馬。五年,以景遂為太弟;景達為元帥,封齊王;南 昌王冀為副元帥,封燕王。契丹遣使來聘,以兵部尚 書賈潭報聘。六年,漢李守貞反河中,遣其客將朱元 來求援,景以潤州節度使李金全為北面行營招撫 使,兵攻沐陽,聞守貞已敗,乃還。是時,漢隱帝少,中國 衰弱,淮北群盜多送款於景,景遣皇甫暉出海、泗諸州招納之。八年,福州詐言吳越戍兵亂,殺李仁達而 遯,遣人請建州節度使查文徽,文徽與劍州刺史陳 誨下舟閩江趨應之。福州以兵出迎。誨曰:閩人多詐 難信,宜駐江岸徐圖之。文徽曰:久則生變,乘其未定, 亟取之。留誨屯江口,進至西門,伏兵發,文徽被擒。誨 與越人戰,大敗之,獲其將馬先進。景送先進還越,越 亦歸景文徽。是歲,楚王馬希廣為其弟希萼所弒,希 萼自立。九年秋,楚人囚希萼於衡山,立其弟希崇,附 于景,楚國大亂。景遣信州刺史邊鎬攻楚,破潭州,盡 遷馬氏之族于金陵。景以希萼為洪州節度使,希崇 舒州節度使,以邊鎬為湖南節度使。十年,分洪州高 安、清江、萬載、上高四縣,置筠州。以馮延己、孫忌為左、 右僕射同平章事。廣州劉晟乘楚之亂,取桂管,景遣 將軍張巒出兵爭之,不克。楚地新定,其府庫空虛,宰 相馮延己以克楚為功,不欲取費於國,乃重斂其民 以給軍,楚人皆怨而叛,其將劉言攻邊鎬,鎬不能守, 遯歸。十一年,金陵大火踰月。十二年,大饑,民多疫死。 十三年十一月,用師南征,詔曰:蠢爾淮甸,敢拒大邦, 盜據一方,僭稱偽號。晉、漢之代,寰海未寧,而乃招納 叛亡,朋助兇逆。金全之據安陸,守貞之叛河中,大起 師徒,來為應援。迫奪閩、越,塗炭湘、潭,至于應接慕容, 憑凌徐部,沐陽之役,曲直可知。勾誘契丹,入為邊患, 結連并壘,實我世讎。罪惡難名,人神共憤。乃拜李穀 為行營都部署,攻自壽州始。是時,宋齊丘為洪州節 度使,景召齊丘還金陵,以劉彥貞為神武統軍,劉仁 贍為清淮軍節度使,以拒周師。李穀曰:吾無水戰之 具,而使淮兵斷正陽浮橋,則我背腹受敵。乃焚其芻 糧,退屯正陽。是時世宗親征,行至圉鎮,聞穀退軍,曰: 吾軍卻,唐兵必追之。遣李重進急趨正陽,曰:唐兵且 至,宜急擊之。劉彥貞等聞穀退軍,果以為怯,急追之。 比及正陽,而重進先至,軍未及食而戰,彥貞等遂敗。 彥貞之兵施利刃於拒馬,維以鐵索;又刻木為獸,號 捷馬牌;以皮囊布鐵蒺藜于地。周兵見而知其怯,一 鼓敗之。世宗營于淝水之陽,徙浮橋于下蔡。景遣林 仁肇等爭之不得,而周師取滁州。景懼,遣泗州牙將 王知朗至徐州,稱唐皇帝奉書,願效貢賦,陳兄事之 禮,世宗不答。景東都副留守馮延魯、光州刺史張紹、 舒州刺史周祚、泰州刺史方訥皆棄城走;延魯削髮 為僧,為周兵所獲。蘄州裨將李福殺其刺史王承雋 降周。景益懼,始改名璟以避周廟諱,遣其翰林學士 鍾謨、文理院學士李德明奉表稱臣,獻犒軍牛五百 頭、酒二千石、金銀羅綺數千,請割壽、濠、泗、楚、光、海六 州,以求罷兵。世宗不報,分兵襲下揚、泰。景遣人懷蠟 丸書走契丹求救,為邊將所執。光州刺史張承翰降 周。十四年三月,景又遣司空孫晟、禮部尚書王崇質 奉表,辭益卑服,世宗猶不答,前遣鍾謨等并晟、崇質 皆留行在。而謨等請歸取景表,盡獻江北地,世宗許 之,遣崇質、德明等還,始賜景書曰:自有唐失御,天步 方艱,六紀于茲,瓜分鼎峙。自為聲教,各擅蒸黎,交結 四夷,憑凌上國。華風不競,否運所鍾,凡百有心,孰不 興憤。朕擅一百州之富庶,握三十萬之甲兵,農戰交 修,士卒樂用,苟不能恢復內地,申畫邊疆,便議班旋, 真同戲劇。至於削去尊稱,願輸臣節,孫權事魏,蕭察 奉周,古也雖然,今則不取。但存帝號,何爽歲寒。儻堅 事大之心,必不迫人於險。德明等還,盛稱世宗英武, 景不悅。宋齊丘、陳覺等皆以割地無益,而德明賣國 以圖利。景怒,斬德明。遣元帥齊王景達與陳覺、邊鎬、 許文縝率兵趣壽春,景達將朱元等復得舒、蘄、泰三 州。夏,大雨,周師在揚、滁、和者皆卻,諸將請要其險隘 擊之。宋齊丘曰:擊之怨深,不如縱之以為德。誡諸將 閉壁,毋得要戰,故周師皆集于壽州。世宗屯于渦口, 欲再幸揚州,宰相范質以師老泣諫,乃班師,以李重 進攻廬、壽,向訓守揚州。請棄揚州,併力以攻壽春,乃 封府庫付主者,遣景舊將撫巡城中,秋毫不犯而去, 淮人大悅,皆負糗糧,以送周師。十五年,景達遣朱元 等屯紫金山,築甬道以餉壽州。二月,世宗復南征,徙 下蔡浮橋于渦口,為鎮淮軍,築二城以夾淮。周師連 破紫金諸寨。景達雖為元帥,而兵事皆決於陳覺。覺 與朱元素有隙,以元李守貞客,反覆難信,景遣大將 楊守忠代元,且召之。元憤怒,叛降于周,諸軍皆潰,許 文縝、邊鎬皆被執,景達以舟兵奔還金陵。劉仁贍病 且死,其副使孫羽等以壽州降于周。世宗班師。景遣 人焚揚州,驅其士庶而去。冬十月,世宗復南征,遂圍 濠州,濠州刺史郭廷謂告于周曰:臣不能守一州以 抗王師,然願請命于唐而後降。世宗為之緩攻,廷謂 遣人請命于景,景許其降,乃降。又取泗州。周師步騎 數萬,水陸齊進,軍士作《檀來》之歌,聲聞數十里。十二 月,屯于楚州之北門。交泰元年正月,大赦改元。周師 攻楚州,守將張彥卿、鄭昭業城守甚堅,攻四十日不 可破。世宗親督兵以洞屋宗城而焚之,城壞,彥卿、昭 業戰死,周兵怒甚,殺戮殆盡。周師復取海、泰、揚州。世宗幸迎鑾以臨大江,景知不能支,而恥自屈身去其 名號,乃遣陳覺奉表,請傳國與其世子而聽命。初,周 師南征,無水戰之具,已而屢敗景兵,獲水戰卒,乃造 戰艦數百艘,使降卒教之水戰,命王環將以下淮。景 之水軍多敗,長淮之舟,皆為周師所得。又造齊雲船 數百艘,世宗至楚州北神堰,齊雲舟大,不能過,乃開 老鵲河以通之,遂至大江。景初自恃水戰,以周兵非 敵,且未能至江。及覺奉使,見舟師列于江次甚盛,以 為自天而下,乃請曰:臣願還國取景表,盡獻江北諸 州,如約。世宗許之,始賜景書曰皇帝恭問江南國主, 勞其良苦而已。是時,揚、泰、滁、和、壽、濠、泗、楚、光、海等州, 已為周得,景遂獻廬、舒、蘄、黃,畫江以為界。五月,景下 令去帝號,稱國主,奉周正朔,時顯德五年也。初,孫晟 使于周,留不遣,而世宗問晟江南虛實,不對,世宗怒, 殺晟。周已罷兵,景乃贈劉仁贍太師,追封晟魯國公。 世宗遣鍾謨、馮延魯歸國。景復遣謨等朝京師,手自 書表,稱天地父母之恩不可報,又請降詔書同藩鎮, 遣謨面陳願傳位世子。世宗遣謨等還國,優詔以勞 安之。景以謨為禮部侍郎、延魯戶部侍郎。景為太子 時;延魯等皆出入東宮,禮部尚書常夢錫自GJfont世屢 言不可使延魯等近太子,及景立,延魯等用事,夢錫 每排斥之。景既割地稱臣,有語及朝廷為大朝者,夢 錫大笑曰:君等嘗欲致君如堯、舜,今日自為小朝邪。 鍾謨素善李德明,既歸,而聞德明由宋齊丘等見殺, 欲報其冤,未能發。陳覺,齊丘黨也,與景相嚴續素有 隙。覺嘗奉使周,還言世宗以江南不即聽命者,嚴續 之謀,勸景誅續以謝罪。景疑之,謨因請使于周,驗其 事。景以割地稱臣,乃遣謨入朝謝罪,言不即割地者, 非續謀,願赦之。世宗大驚,曰:續能為謀,是忠其主也, 朕豈殺忠臣乎。謨還,言覺姦詐,景怒,流覺饒州,殺之, 宋齊丘坐覺黨與,放還青陽,賜死。以太弟景遂為洪 州節度使,燕王冀為太子。景困於用兵,鍾謨請鑄大 錢以一當十,文曰永通泉貨。謨嘗得罪,而大錢廢。韓 熙載又鑄鐵錢,以一當二。九月,太子冀卒,次子從嘉 封吳王,居東宮。鍾謨言從嘉輕肆,請立紀國公從善, 景怒,貶謨國子司業,立從嘉為太子。世宗使人謂景 曰:吾與江南,大義已定,然慮後世不能容汝,可及吾 世修城湟、治要害為子孫計。景因營緝諸城,謀遷其 都于洪州,群臣皆不欲遷,惟樞密使唐鎬贊之,乃升 洪州為南昌,建南都。建隆二年,留太子從嘉監國,景 遷于南都。而洪州迫隘,宮府營廨,皆不能容,群臣日 夕思歸,景悔怒不已。唐鎬慚懼,發疾卒。六月,景卒,年 四十六。從嘉嗣立,以喪歸金陵,遣使入朝,願復景帝 號,太祖皇帝許之,乃諡曰明道崇德文宣孝皇帝,廟 號元宗,陵曰順陵。

煜字重光,初名從嘉,景第六子也。煜為人仁孝,善屬 文,工書畫,而豐額駢齒,一目重瞳子。自太子冀已上, 五子皆早卒,煜以次封吳王。建隆二年,景遷南都,立 煜為太子,留監國。景卒,煜嗣立于金陵。母鍾氏,父名 泰章。煜尊母曰聖尊后;立妃周氏為國后;封弟從善 韓王,從益鄭王,從謙宜春王,從度昭平郡公,從信文 陽郡公。大赦境內。遣中書侍郎馮延魯修貢于朝廷, 令諸司四品以下無職事者,日二員待制于內殿。三 年,泉州留從效卒。景之稱臣于周也,從效亦奉表貢 獻于京師,世宗以景故,不納。從效聞景遷洪州,懼以 為襲己,遣其子紹基納貢于金陵,而從效病卒,泉人 因并送其族于金陵,推立副使張漢思。漢思老不任 事,州人陳洪進逐之,自稱留後,煜即以洪進為節度 使。乾德二年,始用鐵錢,民間多藏匿舊錢,舊錢益少, 商賈多以十鐵錢易一銅錢出境,官不可禁,煜因下 令以一當十。拜韓熙載中書侍郎、勤政殿學士。封長 子仲遇清源公,次子仲儀宣城公。五年,命兩省侍郎、 給事中、中書舍人、集賢勤政殿學士,分夕于光政殿 宿直,煜引與談論。煜嘗以熙載盡忠,能直言,欲用為 相,而熙載後房妓妾數十人,多出外舍私侍賓客,煜 以此難之,左授熙載右庶子,分司南都。熙載盡斥諸 妓,單車上道,煜喜留之,復其位。已而諸妓稍稍復還, 煜曰:吾無如之何矣。是歲,熙載卒,煜嘆曰:吾終不得 熙載為相也。欲以平章事贈之,問前世有此比否,群 臣對曰:昔劉穆之贈開府儀同三司。遂贈熙載平章 事。熙載,北海將家子也,初與李穀相善。明宗時,熙載 南奔吳,穀送至正陽,酒酣臨訣,熙載謂穀曰:江左用 吾為相,當長驅以定中原。穀曰:中國用吾為相,取江 南如探囊中物耳。及周師之征淮也,命穀為將,以取 淮南,而熙載不能有所為也。開寶四年,煜遣其弟韓 王從善朝京師,遂留不遣。煜手疏求從善還國,太祖 皇帝不許。煜嘗怏怏以國蹙為憂,日與臣下酣宴,愁 思悲歌不已。五年,煜下令貶損制度。下書稱教,改中 書、門下省為左、右內史府,尚書省為司會府,御史臺 為司憲府,翰林為文館,樞密院為光政院,諸王皆為 國公,以尊朝廷。煜性驕侈,好聲色,又喜浮圖,高談,不恤政事。六年,內史舍人潘佑上書極諫,煜收下獄,佑 自縊死。七年,太祖皇帝遣使召煜赴闕,煜稱疾不行, 王師南征,其遣徐鉉、周惟簡等奉表朝廷求緩師,不 答。八年十二月,王師克金陵。九年,以俘至京師,太祖 赦之,封煜違命侯,拜左千牛衛將軍。其後事具國史。 予世家江南,其故老多能言李氏時事,云太祖皇帝 之出師南征也,煜遣其臣徐鉉朝于京師。鉉居江南, 以名臣自負,其來也,欲以口舌馳說存其國,其日夜 計謀思慮言語應對之際詳矣。及其將見也,大臣亦 先入請,言鉉博學有材辯,宜有以待之。太祖笑曰:第 去,非爾所知也。明日,鉉朝於庭,仰而言曰:李煜無罪, 陛下師出無名。太祖徐召之升,使畢其說。鉉曰:煜以 小事大,如子事父,未有過失,奈何見伐。其說累數百 言。太祖曰:爾謂父子者為兩家可乎。鉉無以對而退。 嗚呼,大哉,何其言之簡也。蓋王者之興,天下必歸於 一統。其可來者來之,不可者伐之;僣偽假竊,期於掃 蕩一平而後已。予讀周世宗《征淮詔》,GJfont其區區GJfont摭 前事,務較曲直以為辭,何其小也。然世宗之英武有 足喜者,豈為其辭者之過歟。

據湯悅所撰《江南錄》云:景以保大十五年正月,改元交泰,是歲盡獻淮南十四州,畫江為界。保大十五年,乃周顯德四年也。按《五代舊史》及《世宗實錄》,顯德四年十月壬申,世宗方復南征,五年正月丙午,始克楚州。二月己亥,景始盡獻淮南諸州,畫江為界,當是保大十六年也。悅等南唐故臣,記其目見之事,何其差繆。而《九國志》、《紀年通譜》之類,但以悅書為正,不復參較,遂皆差一年。至於景滅閩國,是保大四年,《江南錄》書於三年,亦差一年,已見《閩世家》注。或疑景立踰年而改元,則滅閩國當為三年,周取淮南當為十五年不差,但《江南錄》誤於景立之年改元保大,所以常差一年也。今知不然者,以諸書參較,閩人殺王延羲,當晉開運元年,周師始伐南唐當顯德二年。據景以初立之年即改元,則開運元年為保大二年,顯德二年為保大十三年。今《江南錄》書延羲被殺于二年,周師始伐於十三年,則是景立之年改元,不誤,而悅等書滅王氏、割淮南自各差二年爾。GJfont自晉天福二年建國,至皇朝開寶八年國滅,凡三十九年。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