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9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九十七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目錄

 僭號部彙考二十三

  五代僭號二

  前蜀王建 王衍

  後蜀孟知祥 孟昶

皇極典第二百九十七卷

僭號部彙考二十三[编辑]

五代僭號二[编辑]

前蜀王建 王衍[编辑]

《五代史》:前蜀世家王建,字光圖,許州舞陽人也。為人 隆眉廣顙,狀貌偉然。少無賴,以屠牛、盜驢、販私鹽為 事,里人謂之賊王八。後為忠武軍卒,稍遷隊將。黃巢 陷長安,僖宗在蜀,忠武軍將鹿晏弘以兵八千屬楊 復光討賊,巢敗走,復光以其兵為八都,都將千人,建 與晏弘皆為一都頭。復光死,晏弘率八都西迎僖宗 於蜀,所過剽略。行至興元,逐節度使牛叢,自稱留後。 僖宗即以晏弘為節度使,晏弘以建等八都頭皆領 屬州刺史。已而晏弘擁眾東歸,陷陳、許,建與晉暉、韓 建、張造、李師泰等各率一都,西奔於蜀。僖宗得之大 喜,號隨駕五都,以屬十軍觀軍容使田令孜,令孜以 建等為養子。僖宗還長安,使建與晉暉等將神策軍 宿衛。光啟元年,河中王重榮與令孜爭鹽池,重榮召 晉兵犯京師,僖宗幸鳳翔。二年三月,移幸興化,以建 為清道使,使負玉璽以從。行至當塗驛,李昌符焚棧 道,棧道幾斷,建控僖宗馬,冒煙焰中過,宿GJfont下,僖宗 枕建膝寢,既覺,涕泣,解御衣賜之。僖宗已至興化,令 孜以謂天子播越,由己致之,懼且得罪,西川節度使 陳敬瑄,令孜同母弟也,令孜因求為西川監軍,楊復 恭代為軍容使。復恭出建為璧州刺史,建乃招集亡 命及溪洞夷落,有眾八千,以攻閬州,執其刺史楊行 遷。又攻利州,利州刺史王珙棄城走。敬瑄患之,以問 令孜,令孜曰:王八吾兒也,以一介召之,可置麾下。乃 使人招建。東川顧彥朗與建有舊,建聞令孜召己,大 喜,因至梓州,謂彥朗曰:十軍阿父召我,我欲至成都 見陳公,以求一鎮。即以其家屬託彥朗,選精兵二千, 馳之成都。行至鹿頭關,敬瑄悔召建,使人止之。建大 怒,擊破鹿頭關,取漢州。彥朗聞之,出兵助建,軍于學 射。敬瑄遣將句惟立逆建,建擊敗之,遂攻彭州。敬瑄 遣眉州刺史山行章將兵五萬屯新繁,建又擊敗之, 擄獲萬餘人,橫尸四十里。敬瑄發兵七萬益行章,與 建相持濛陽、新都百餘日。昭宗遣左諫議大夫李珣 為兩川宣諭和協使,詔彥朗等罷兵。彥朗請以大臣 鎮蜀,因為建求旌節。文德元年六月,以宰相韋昭度 為四川節度使。分GJfont、蜀、黎、雅為永平軍,拜建節度使。 敬瑄不受代,昭宗即命昭度將彥朗等兵討之。昭宗 以建為招討牙內都指揮使。久之,不克,建謂昭度曰: 公以數萬之眾,困兩川之人,而師久無功,奈何。且唐 室多故,東方諸鎮,兵接都畿,公當歸相天子,靜中原 以固根本,此蠻裔之國,不足以留公。昭度遲疑未決, 建遣軍士擒昭度親吏於軍門,臠而食之,建入白曰: 軍士飢,須此為食爾。昭度大恐,即留符節與建而東。 昭度已去,建即以兵扼GJfont門,兩川由是阻絕。山行章 屯廣都,建擊敗之,行章走眉州,以州降建。建引兵攻 成都,而資、簡、戎、茂、嘉、邛諸州皆殺刺史降建。建攻成 都甚急,田令孜登城呼建曰:老夫與公相厚,何嫌而 至此。建曰:軍容父子之恩,心何可忘。然兵討不受代 者,天子命也。令孜夜入建軍,以節度觀察牌印授建。 明日,敬瑄開門迎建。建將入城,以張勍為都虞候,戒 其軍士曰:吾以張勍為虞候矣,汝等無犯其令,幸勍 執而見我,我尚活汝,使其殺而後白,吾亦不能詰也。 建入城,軍士剽略,勍殺百人而後止。建遷敬瑄於雅 州,使人殺之;復以令孜為監軍,既而亦殺之。大順二 年十月,唐以建為檢校司徒、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 副大使知節度事、管內觀察處置雲南八國招撫等 使。東川顧彥朗卒,其弟彥暉立。唐遣宦者宗道弼賜 彥暉東川旌節,綿州刺史常厚執道弼以攻梓州,建 遣李簡、王宗滌等討厚。自彥朗死,建欲圖并東川而 未有以發,及李簡等討厚,戒曰:兵已破厚,彥暉必出 犒師,即與俱來,無煩吾再舉也。簡等擊厚,敗之鍾陽, 厚走還綿州,以唐旌節還道弼而出之。彥暉已得節, 辭疾不出犒軍。乾寧二年,建遣王宗滌攻之。十二月, 宗滌敗彥暉於楸林,斬其將羅璋,遂圍梓州。三年五 月,昭宗遣宦者袁易簡詔建罷兵,建收兵還成都。黔 南節度使王肇以其地降于建。四年,宗滌復攻東川, 別遣王宗侃、宗阮等出峽,取渝、瀘州。五月,建自將攻 東川,昭宗遣諫議大夫李洵、判官韋莊宣諭兩川,詔 建罷兵。建不奉詔,乃責授建南州刺史,以郯王為鳳翔節度使,徙李茂貞代建為西川節度使。茂貞拒命, 乃復建官爵。冬十月,建攻破梓州,彥暉自殺。彥暉將 顧彥瑤顧城已危,謂諸將吏曰:事公當生死以之。指 其所佩賓鐵劍曰:事急而有叛者,當齒此劍。及城將 破,彥瑤與彥暉召集將吏飲酒,遂與之俱死。建以王 宗滌為東川留後,唐即以宗滌為節度使,於是并有 兩川之地。是時,鳳翔李茂貞兼據梁、洋、秦、隴,數以兵 侵建。天復元年,梁太祖兵誅宦者,韓全誨等劫天子 幸鳳翔,梁兵圍之,茂貞閉城拒守經年,力窘,求與梁 和。建間遣人聘茂貞,許以出兵為援,勸其堅壁勿和。 遣王宗滌將兵五萬,聲言迎駕,以攻興元,執其節度 使李繼業,而武定節度使拓拔思敬以其地降於建, 於是并有山南西道。是時,荊南成汭已死,襄州趙匡 凝遣其弟匡明襲據之,建乘其間,攻下夔、施、忠、萬四 州。三年八月,唐封建蜀王。四年,唐遷都洛陽,改元天 祐,建與唐隔絕而不知,故仍稱天復。天復六年,又取 歸州,於是并有三峽。七年,梁滅唐,遣使者諭建,建拒 而不納。建因馳檄四方,會兵討梁,四方知其非誠實, 皆不應。是歲正月,巨人見青城山。六月,鳳凰見萬歲 縣,黃龍見嘉陽江,而諸州皆言甘露、白鹿、白雀、龜、龍 之瑞。秋九月己亥,建乃即皇帝位。封其諸子為王,以 王宗佶為中書令,韋莊為左散騎常侍判中書門下 事,唐襲為樞密使,鄭騫為御史中丞,張格、王鍇為翰 林學士,周博雅為成都尹。蜀恃險而富,當唐之末,人 士多欲依建以避亂。建雖起盜賊,而為人多智詐,善 待士,故其僭號,所用皆唐名臣世族;莊,見素之孫;格, 濬之子也。建謂其左右曰:吾為神策軍將時,宿衛禁 中,見天子夜召學士,出入無間,恩禮親厚如寮友,非 將相可比也。故建待格等恩禮尤異,其餘宋玭等百 餘人,並見信用。武成元年正月,祀天南郊,大赦,改元, 以王宗佶為太師。宗佶本姓甘氏,建為忠武軍卒時 掠得之,養以為子,後以軍功累遷武信軍節度使。後 建所生子元懿等稍長,宗佶以養子心不自安,與鄭 騫等謀,求為大司馬,總六軍,開元帥府,凡軍事便宜 行而後聞。建以宗佶創業功多,優容之。唐襲本以舞 僮見幸於建,宗佶尤易之,後為樞密使,猶名呼襲,襲 雖內恨,而外奉宗佶愈謹。建聞之,怒曰:宗佶名呼我 樞密使,是將反邪。宗佶求大司馬,章三上,建以問襲, 襲因激怒建曰:宗佶功臣,其威望可以服人心,陛下 宜即與之。建心益疑。宗佶入奏事,自請不已,建叱衛 士撲殺之,并賜騫死。六月,以遂王宗懿為皇太子。建 加尊號英武睿聖皇帝。七月,騶虞見武定。二年,頒《永 昌曆》。廣都嘉禾合穗。三年八月,有龍五十見洵陽水 中。十月,麟見璧州。十二月,大赦,改明年為永平元年。 岐王李茂貞自為梁所圍,而山南入於蜀,地狹勢孤, 遂與建和,以其子娶建女,因求山南故地。建怒,不與, 以王宗侃為北路都統,宗佑、宗賀、唐襲為三面招討 使以攻岐。戰於青泥,宗侃敗績,退保西縣,為茂貞兵 所圍。建自將擊之,岐兵敗,解去,建至興元而還。加尊 號曰英武睿聖光孝皇帝。二年,又加號曰英武睿聖 神功文德光孝皇帝。初,田令孜之為監軍也,盜唐傳 國璽入於蜀而埋之,二月,尚食使歐陽柔治令孜故 第,穿地而得之,以獻。五月,梁遣光祿卿盧玭來聘,推 建為兄,其印文曰大梁入蜀之印。宰相張格曰:唐故 事,奉使四裔,其印文曰大唐入某國之印,今梁以兄 事陛下,奈何卑我如外國。建怒,欲殺梁使者,格曰:此 梁有司之過爾,不可以絕兩國之懽。已而梁太祖崩, 建遣將作監李紘弔之,遂刻其印文曰大蜀入梁之 印。劍州木連理。六月,麟見文州。十二月,黃龍見富義 江。三年正月,麟見永泰。五月,騶虞見壁山,有二鹿隨 之。秋七月,皇太子元膺殺太子少保唐襲。元膺,建次 子也,初名宗懿,後更名宗坦,建得銅牌子于什仿,有 文二十餘字,建以為符讖,因取以名諸子,故又更名 元膺。元膺為人猳喙齲齒,多材藝,能射錢中孔,嘗目 抱畫毬擲馬上,馳而射之,無不中。年十七,為皇太子, 判六軍,創大武神機營,開永和府,置官屬。建以元膺 年少任重,以記事戒之,令一切學朕所為,則可以保 國。又命道士廣成先生杜光庭為之師。唐襲,建之嬖 也,元膺易之,屢謔於朝,建懼其交惡,乃罷襲樞密,出 為興元節度使。已而襲罷歸,元膺廷疏其過失,建益 不悅。是月七夕,元膺召諸王大臣置酒,而集王宗翰、 樞密使潘峭、翰林學士毛文錫不至,元膺怒曰:集王 不來,峭與文錫教之耳。明日,元膺白建峭及文錫離 間諸王。建怒,將罪之。元膺出而襲入,建以問之,襲曰: 太子謀作亂,欲召諸將、諸王以兵錮之,然後舉事爾。 建疑之,襲請召屯營軍入衛。元膺初不為備,聞襲召 兵,以為誅己,乃與伶人安悉香、軍將喻全殊率天武 兵自衛,遣人擒峭及文錫而笞之,幽於其家;召大將 徐瑤、常謙率兵出拒襲,與襲戰神武門,襲中流矢,墜 馬死。建遣王宗賀以兵討之,元膺兵敗皆潰去,元膺 匿躍龍池檻中。明日,出而丐食,蜀人識之,以告,建遣宗翰招諭之,宗翰未至,為衛兵所殺。建乃立其幼子 鄭王宗衍為太子。白龍見GJfont州江。四年,荊南高季昌 侵蜀巫山,遣嘉王宗壽敗之於瞿唐。八月,殺黔南節 度使王宗訓。冬,南蠻攻掠界上,建遣夔王宗範擊敗 之於大渡河。麟見昌州。五年,起壽昌殿於龍興宮,畫 建像於壁;又起扶天閣,畫諸功臣像。十一月,大火,焚 其宮室。遣王宗儔等攻岐,取其秦、鳳、階、成四州,至於 大散關。梁叛將劉知俊在岐,於是以其族來。通正元 年,遣王宗綰等率兵十二萬出大散關攻岐,取隴州。 八月,起文思殿,以清資五品正員官購群書以實之, 以內樞密使毛文錫為文思殿大學士。黃龍見大昌 池。十月,大赦。改元十二月又改明年元曰天漢,國號 漢。天漢元年,殺劉知俊。十二月,大赦,改明年元曰光 天,復國號蜀。光天元年六月,建卒,年七十二。建晚多 內寵,賢妃徐氏與妹淑妃,皆以色進,尃房用事,交結 宦者唐文扆等干與外政。建年老昏耄,文扆判六軍, 事無大小,皆決文扆。及建疾,以兵入宿衛,謀盡去建 故將。故將大臣聞建疾,皆不得入見,久之,宗弼等排 闥入,言文扆欲為變,乃殺之。建因以謂老將大臣多 許昌故人,必不為太子用,思擇人未得而疾亟,乃以 宦者宋光嗣為樞密使判六軍而建卒。太子立,去宗 名衍。

衍字化源。建十一子,曰衛王宗仁,簡王元膺,趙王宗 紀,豳王宗輅,韓王宗智,莒王宗特,信王宗傑,魯王宗 鼎,興王宗澤,薛王宗平。而鄭王宗衍最幼,其母徐賢 妃也,以母寵得立為皇太子,開崇賢府,置官屬,後更 曰天策府。衍為人方頤大口,垂手過膝,顧目見耳,頗 知學問,能為浮艷之詞。元膺死,建以豳王宗輅貌類 己,信王宗傑於諸子最材賢,欲於兩人擇立之。而徐 妃專寵,建老昏耄,妃與宦者唐文扆教相士言衍相 最貴,又諷宰相張格贊成之,衍由是得為太子。建卒, 衍立,諡建曰神武聖文孝德明惠皇帝,廟號高祖,陵 曰永陵。建正室周氏號昭聖皇后,後建數日而卒,衍 因尊其母徐氏為皇太后,后妹淑妃為皇太妃。太后、 太妃以教令賣官,自刺史以下,每一官闕,必數人並 爭,而入錢多者得之;通都大邑起邸店,以奪民利。衍 年少荒淫,委其政於宦者宋光嗣、光葆、景潤澄、王承 休、歐陽晃、田魯儔等;而以韓昭、潘在迎、顧在珣、嚴旭 等為狎客;起宣華苑,苑有重光、太清、延昌、會真之殿, 清和、迎仙之宮,降真、蓬萊、丹霞之亭,飛鸞之閣,瑞獸 之門;又作怡神亭,與諸狎客、婦人日夜酣飲其中。嘗 以九日宴宣華苑,嘉王宗壽以社稷為言,言發流涕。 韓昭等曰:嘉王酒悲爾。諸狎客共以慢言謔嘲之,坐 上諠然。衍不能省也。蜀人富而喜遨,當王氏晚年,俗 競為小帽,僅覆其項,俛首即墮,謂之危腦帽。衍以為 不祥,禁之。而衍好戴大帽,每微服出游民間,民間以 大帽識之,因令國中皆戴大帽。又好裹尖巾,其狀如 錐。而後宮皆戴金蓮花冠,衣道士服,酒酣免冠,其髻 髽然,更施朱粉,號醉籹,國中之人皆效之。嘗與太后、 太妃游青城山,宮人衣服,皆畫雲霞,飄然望之若仙。 衍自作《甘州曲》,述其仙狀,上下山谷,衍常自歌,而使 宮人皆和之。衍立之明年,改元乾德。元年正月,祀天 南郊,大赦,加尊號為聖德明孝皇帝。二年冬,北巡,至 於西縣,旌旗戈中,連亙百餘里。其還也,自閬州浮江 而上,龍舟畫舸,照耀江水,所在供億,人不堪命。三年 正月,還成都。五年,起上清宮,塑王子晉像,尊以為聖 祖至道玉宸皇帝,又塑建及衍像,侍立於其左右;又 於正殿塑元元皇帝及唐諸帝,備法駕而朝之。六年, 以王承休為天雄軍節度使。天雄軍,秦州也。承休以 宦者得幸,為宣徽使,承休妻嚴氏,有絕色,衍通之。是 時,唐莊宗滅梁,蜀人皆懼。莊宗遣李嚴聘蜀,衍與俱 朝上清,而蜀都士庶,簾帷珠翠,夾道不絕。嚴見其人 物富盛,而衍驕淫,歸乃獻策伐蜀。明年,唐魏王繼岌、 郭崇韜伐蜀。是歲,衍改元曰咸康。衍自立,歲常獵於 子來山。是歲,又幸彭州陽平山、漢州三學山。以王承 休妻嚴氏故,十月,幸秦州,群臣切諫,衍不聽。行至梓 潼,大風發屋拔木,太史曰:此貪狼風也,當有敗軍殺 將者。衍不省。衍至綿谷而唐師入其境,衍懼,遽還。唐 師所至,州縣皆迎降。衍留王宗弼守綿谷,遣王宗勳、 宗儼、宗昱率兵以拒唐師。宗勳等至三泉,望風退走。 衍詔宗弼誅宗勳等,宗弼反與宗勳等合謀,送款於 唐師。衍自綿谷還至成都,百官及後宮迎謁七里亭, 衍雜宮人作回鶻隊以入。明日,御文明殿,與其群臣 相對涕泣。而宗弼亦自綿谷馳歸,登大元門,收成都 尹韓昭、宦者宋光嗣、景潤澄、歐陽晃等殺之,函首送 於繼岌。衍即上表乞降,宗弼遷衍於天啟宮。魏王繼 岌至成都,衍君臣面縛輿櫬,出降於七里亭。莊宗召 衍入洛,賜衍詔曰:固當列土而封,必不薄人於險,三 辰在上,一言不欺。衍捧詔欣然就道,率其宗族及偽 宰相王鍇、張格、庾傳素、許寂、翰林學士李昊等,及諸 將佐家族數千人以東。同光四年四月,行至秦川驛,莊宗用伶人景進計,遣宦者向延嗣誅其族。衍母徐 氏臨刑呼曰:吾兒以一國迎降,反以為戮,信義俱棄, 吾知其禍不旋踵矣。衍妾劉氏,鬢髮如雲而有色,行 刑者將免之,劉氏曰:家國喪亡,義不受辱。遂亦就死。 宗弼,本姓魏,名弘夫,建錄為養子。建攻顧彥暉,宗弼 常以建語泄之彥暉者,彥暉敗,建待之如初。建病且 卒,宗弼守太師兼中書令、判六軍,輔政。衍降,宗弼以 蜀珍寶奉魏王及郭崇韜,求為西川節度使,魏王曰: 此我家物也,何用獻為。居數日,為崇韜所殺。宗壽,許 州民家子也。建以同姓,錄之為子。宗壽好學,工琴弈, 為人恬退,喜道家之術,事建時為鎮江軍節度使。衍 既立,宗壽為太子太保奉朝請,以煉丹養氣自娛。衍 為淫亂,獨宗壽常切諫之,後為武信軍節度使。唐師 伐蜀,所在迎降,魏王常以書招之,獨宗壽不降。聞衍 已銜璧,大慟,從衍東遷,至岐陽,以賄賂守者,得入見 衍,衍泣下霑襟,曰:早從王言,豈有今日。衍死,宗壽至 澠池,聞莊宗遇弒,亡入熊耳山。天成二年,出詣京師, 上書求衍宗族葬之。明宗嘉其忠,以為保義軍行軍 司馬,封衍順正公,許以諸侯禮葬。宗壽得王氏十八 喪,葬之長安南三趙村。

後蜀孟知祥 孟昶[编辑]

《五代史·後蜀世家》:孟知祥,字保引,邢州龍岡人也。其 叔父遷,當唐之末,據邢、洺、磁三州,為晉所擄。晉王以 遷守澤潞,梁兵攻晉,遷以澤潞降梁。知祥父道,獨留 事晉而不顯。及知祥壯,晉王以其弟克讓女妻之,以 為左教練使。莊宗為晉王,以知祥為中門使。前此為 中門使者多以罪誅,知祥懼,求他職,莊宗命知祥薦 可代己者,知祥因薦郭崇韜自代,崇韜德之,知祥遷 馬步軍都虞候。莊宗建號,以太原為北京,以知祥為 太原尹、北京留守。魏王繼岌伐蜀,郭崇韜為招討使, 崇韜臨訣,白曰:即臣等平蜀,陛下擇帥以守西川,無 如孟知祥者。已而唐兵破蜀,莊宗遂以知祥為成都 尹、GJfont南西川節度副大使。知祥馳至京師,莊宗戒有 司盛供帳,多出內府珍奇諸物以宴勞之。酒酣,語及 平昔,以為笑樂,歎曰:繼岌前日乳臭兒爾,乃能為吾 平定兩川,吾徒老矣,孺子可喜,然益令人悲爾。吾憶 先帝棄世時,疆土侵削,僅保一隅,豈知今日奄有天 下,九州四海,奇珍異產,充牣吾府。因指以示知祥,曰: 吾聞蜀土之富,無異於此,以卿親賢,故以相付。同光 四年正月戊辰,知祥至成都,而崇韜已死。魏王繼岌 引軍東歸,先鋒康延孝反,攻破漢州。知祥遣大將李 仁罕會任圜、董璋等兵擊破延孝,知祥得其將李肇、 侯弘實及其兵數千以歸。而莊宗崩,魏王繼岌死,明 宗入立。知祥乃訓練兵甲,陰有王蜀之志。益置義勝、 定遠、驍銳、義寧、飛掉等軍七萬餘人,命李仁罕、趙延 隱、張業等分將之。初,魏王之班師也,知祥率成都富 人及王氏故臣家,得錢六百萬緡以犒軍,其餘者猶 二百萬。任圜自蜀入為相,兼判三司,素知蜀所餘錢。 是冬,知祥加拜侍中,乃以太僕卿趙季良齎官告賜 之,因以為三川制置使,督蜀犒軍餘錢送京師,且制 置兩川征賦。知祥怒,不奉詔。然知祥與季良有舊,遂 留之。樞密使安重誨頗疑知祥有異志,思有以制之。 初,知祥鎮蜀,莊宗以宦者焦彥賓為監軍,明宗入立, 悉誅宦者,罷諸道監軍。彥賓已罷,重誨復以客省使 李嚴為監軍。嚴前使蜀,既歸而獻策伐蜀,蜀人皆惡 之,而知祥亦怒曰:焦彥賓以例罷,而諸道皆廢監軍, 獨吾軍置之,是嚴欲以蜀再為功也。掌書記毋昭裔 及諸將吏皆請止嚴無內,知祥曰:吾將有以待其來。 嚴至境上,遣人持書候知祥,知祥盛兵見之,冀嚴懼 而不來,嚴聞之自若。天成二年正月,嚴至成都,知祥 置酒召嚴。是時,焦彥賓雖罷,猶在蜀,嚴於懷中出詔 示知祥以誅彥賓,知祥不聽,因責嚴曰:今諸方鎮已 罷監軍,公何得來此。目客將王彥銖執嚴下,斬之。明 宗不能詰。初,知祥鎮蜀,遣人迎其家屬於太原,行至 鳳翔,鳳翔節度使李從聞知祥殺李嚴,以為知祥 反矣,遂留之。明宗既不能詰,而猶欲以恩信懷之,乃 遣客省使李仁矩慰諭知祥,并送瓊華公主及其子 昶等歸之。知祥因請趙季良為節度副使,事無大小, 皆與參決。三年,唐徙季良為果州團練使,以何瓚為 節度副使。知祥得制書匿之,表留季良,不許。乃遣其 將雷廷魯至京師論請,明宗不得已而從之。是時,瓚 行至綿谷,懼不敢進,知祥乃奏瓚為行軍司馬。是歲, 唐師伐荊南,詔知祥以兵下峽,知祥遣毛重威率兵 三千戍夔州。已而荊南高季興死,其子從誨請命,知 祥請罷戍兵,不許。知祥諷重威以兵鼓譟,潰而歸,唐 以詔書劾重威,知祥奏請無劾,由是唐大臣益以知 祥為必反。四年,明宗將有事於南郊,遣李仁矩責知 祥助禮錢一百萬緡。知祥覺唐謀欲困己,辭不肯出。 久之,請獻五十萬而已。初,魏王繼岌東歸,留精兵五 千戍蜀。自安重誨疑知祥有異志,聽言事者,用己所 親信分守兩川管內諸州,每除守將,則以精兵為其牙隊,多者二三千,少者不下五百人,以備緩急。是歲, 以夏魯奇為武信軍節度使;分東川之閬州為保寧 軍,以李仁矩為節度使;又以武虔裕為綿州刺史。仁 矩與東川董璋有隙,而虔裕重誨表兄,由是璋與知 祥皆懼,以謂唐將致討。自璋鎮東川,未嘗與知祥通 問,於是璋始遣人求婚以自結。而知祥心恨璋,欲不 許,以問趙季良,季良以謂宜合從以拒唐,知祥乃許。 於是連表請罷還唐所遣節度、刺史等。明宗優詔慰 諭之。長興元年二月,明宗有事於南郊,加拜知祥中 書令。初知,祥與璋俱有異志,而安重誨信言事者,以 為璋盡忠於國,獨知祥可疑,重誨猶欲倚璋以圖知 祥。是歲九月,董璋先反,攻破閬州,擒李仁矩殺之。是 月應聖節,知祥開宴,東北望再拜,俯伏嗚咽,泣下霑 襟,士卒皆為之歔欷,明日遂舉兵反。是秋,明宗改封 瓊華公主為福慶長公主,有司言前世公主受封,皆 未出降,無遣使就蕃冊命之儀。詔有司草具新儀,乃 遣祕書監劉岳為冊使。岳行至鳳翔,聞知祥反,乃旋。 明宗下詔削奪知祥官爵,命天雄軍節度使石敬塘 為都招討使,夏魯奇為副。知祥遣李仁罕、張業、趙廷 隱將兵三萬人會璋攻遂州,別遣侯弘實將四千人 助璋守東川,又遣張武下峽取渝州。唐師攻GJfont門,殺 璋守兵三千人,遂入GJfont門。璋來告急,知祥大駭,遣廷 隱分兵萬人以東,已而聞唐軍止劍州不進,喜曰:使 唐軍急趍東川,則遂州解圍,吾勢沮而兩川搖矣。今 其不進,吾知易與爾。十二月,敬塘及廷隱戰於劍門, 唐師大敗。張武已取渝州,武病卒,其副將袁彥超代 將其兵,又取黔州。二年正月,李仁罕克遂州,夏魯奇 死之,知祥以仁罕為武信軍留後,遣人馳魯奇首示 敬塘軍,敬塘乃班師。利州李彥珂聞唐軍敗東歸,乃 棄城走,知祥以趙廷隱為昭武軍留後。李仁罕進攻 夔州,刺史安崇阮棄城走,以趙季良為留後。是時,唐 軍涉險,以餉道為艱,自潼關以西,民苦轉饋,每費一 石不能致一斗,道路嗟怨,而敬塘軍既旋,所在守將 又皆棄城走。明宗憂之,以責安重誨。重誨懼,遽自請 行。而重誨亦以被讒得罪死。明宗以謂致知祥等反, 由重誨失策,及重誨死,乃遣西川進奏官蘇愿、進奉 軍將杜紹本西歸招諭知祥,具言知祥家屬在京師 者皆無恙。知祥聞重誨誅死,而唐厚待其家屬,乃邀 璋欲同謝罪,璋曰:孟公家屬皆存,而我子孫獨見殺, 我何謝為。知祥三遣使往見璋,璋不聽,乃遣觀察判 官李昊說璋,璋益疑知祥賣己,因發怒,以語侵昊。昊 乃勸知祥攻之。而璋先襲破知祥漢州,知祥遣趙廷 隱率兵三萬,自將擊之,陣雞距橋。知祥得璋降卒,衣 以錦袍,使持書招降璋,璋曰:事已及此,不可悔也。璋 軍士皆譟曰:徒曝我於日中,何不速戰。璋即麾軍以 戰。兵始交,璋偏將張守進來降,知祥乘之,璋遂大敗, 走。過金鴈橋,麾其子光嗣使降,以保家族,光嗣哭曰: 自古豈有殺父而求生者乎,寧俱就死。因與璋俱走。 知祥遣趙廷隱追之,不及,璋走至梓州見殺,光嗣自 縊死,知祥遂并有東川。然自璋死,知祥卒不遣使謝 唐。唐樞密使范延光曰:知祥雖已破璋,必借朝廷之 勢,以為兩川之重,自非屈意招之,彼亦不能自歸也。 明宗曰:知祥,吾故人也,本因間諜致此危疑,撫吾故 人,何屈意之有。先是,克寧妻孟氏,知祥妹也。莊宗已 殺克寧,孟氏歸於知祥,其子GJfont,留事唐為供奉官。明 宗即遣GJfont歸省其母,因賜知祥詔書招慰之。知祥兼 據兩川,以趙季良為武泰軍留後、李仁罕武信軍留 後、趙廷隱保寧軍留後、張業寧江軍留後、李肇昭武 軍留後。季良等因請知祥稱王,以墨制行事,議未決 而GJfont至蜀。知祥見GJfont倨慢。九月,GJfont自蜀還,得知祥表, 請除趙季良等為五鎮節度,其餘刺史以下,得自除 授。又請封蜀王,且言福慶公主已卒。明宗為之發哀, 遣閤門使劉政恩為宣諭使。政恩復命,知祥始遣其 將朱濕來朝。四年二月癸亥,制以知祥檢校太尉兼 中書令,行成都尹、劍南東西兩川節度,管內觀察處 置、統押近界諸蠻,兼西山八國雲南安撫制置等使。 遣工部尚書盧文紀冊封知祥為蜀王,而趙季良等 五人皆拜節度使。唐兵先在蜀者數萬人,知祥皆厚 給其衣食,因請送其家屬,明宗詔諭不許。十一月,明 宗崩。明年閏正月,知祥乃即皇帝位,國號蜀。以趙季 良為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門使王處回為樞 密使,李昊為翰林學士。三月,唐潞王舉兵於鳳翔,愍 帝遣王思同等討之,思同兵潰,山南西道節度使張 虔釗、武定軍節度使孫漢韶皆以其地附於蜀。四月, 知祥改元曰明德。六月,虔釗等至成都,知祥宴勞之, 虔釗奉觴起為壽,知祥手緩不能舉觴,遂病,以其子 昶為皇太子監國。知祥卒,諡為文武聖德英烈明孝 皇帝,廟號高祖,陵曰和陵。

昶,知祥第三子也。知祥為兩川節度使,昶為行軍司 馬。知祥僭號,以昶為東川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知祥病,昶監國。知祥已卒而祕未發喪,王處回夜過趙季良,相對泣涕不已,季良正色曰:今彊侯握兵, 專伺時變,當速立嗣君以絕非望,泣無益也。處回遂 與季良立昶,而後發喪。昶立,不改元,仍稱明德,至五 年始改元曰廣政。明德三年三月,熒惑犯積尸,昶以 謂積尸蜀分也,懼,欲禳之,以問司天少監胡韞,韞曰: 按十二次,起井五度至柳八度,為鶉首之次,鶉首,秦 分也,蜀雖屬秦,乃極南之表爾。前世火入鬼,其應多 在秦。晉咸和九年三月,火犯積尸,四月,雍州刺史郭 權見殺。義熙十四年,火犯鬼,明年,雍州刺史朱齡石 見殺。而蜀皆無事。昶乃止。昶好打毬走馬,又為方士 房中之術,多採良家子以充後宮。樞密副使韓保貞 切諫,昶大悟,即日出之,賜保貞金數斤。有上書者,言 臺省官當擇清流,昶歎曰:何不言擇其人而任之。左 右請以其言詰上書者,昶曰:吾見唐太宗初即位,獄 吏孫伏伽上書言事,皆見嘉納,奈何勸我拒諫耶。然 昶年少不親政事,而將相大臣皆知祥故人,知祥寬 厚,多優縱之,及其事昶,益驕蹇,多踰法度,務廣第宅, 奪人良田,發其墳墓,而李仁罕、張業尢甚。昶即位數 月,執仁罕殺之,并族其家。是時,李肇自鎮來朝,杖而 入見,稱疾不拜,及聞仁罕死,遽釋杖而拜。廣政九年, 趙季良卒,張業益用事。業,仁罕甥也。仁罕被誅時,業 方掌禁兵,昶懼其反仄,乃用以為相,業兼判度支,置 獄於家,務以酷法厚斂蜀人,蜀人大怨。十二年,昶與 匡聖指揮使安思謙謀,執而殺之。王處回、趙廷隱相 次致仕,由是故將舊臣殆盡。昶始親政事,於朝堂置 匭以通下情。是時,契丹滅晉,漢高祖起於太原,中國 多故,雄武軍節度使何建以秦、成、階三州附於蜀,昶 因遣孫漢韶攻下鳳州,於是悉有王衍故地。漢將趙 思綰據永興、王景崇據鳳翔反,皆送款於昶。昶遣張 虔釗出大散關,何建出隴右,李廷珪出子午谷,以應 思綰。昶相毋昭裔切諫,以為不可,然昶志欲窺關中 甚銳,乃遣安思謙益兵以東。已而漢誅思綰、景崇,虔 釗等皆罷歸,而思謙恥於無功,多殺士卒以威眾。昶 與翰林使王藻謀殺思謙,而邊吏有急奏,藻不以時 聞,輒啟其封,昶怒之。其殺思謙也,藻方侍側,因并擒 藻斬之。十二年,置吏部三銓、禮部貢舉。十三年,昶加 號睿文英武仁聖明孝皇帝。封子元哲秦王,判六軍 事;次子元玨褒王;弟仁毅夔王,仁贄雅王,仁裕嘉王。 十八年,周世宗伐蜀,攻自秦州。昶以韓繼勳為雄武 軍節度,聞周師來伐,歎曰:繼勳豈足以當周兵耶。客 省使趙季札請行,乃以季札為秦州監軍使。季札行 至德陽,聞周兵至,遽馳還奏事。昶召問之,季札惶懼 不能道一言,昶怒殺之,乃遣高彥儔、李廷珪出堂倉 以拒周師。彥儔大敗,走青泥,於是秦、成、階、鳳復入於 周。昶懼,分遣使者聘於南唐、東漢,以張形勢。二十年, 世宗以所得蜀俘歸之,昶亦歸所獲周將胡立於京 師,因寓書於世宗,世宗怒昶無臣禮,不答。二十一年, 周兵伐南唐,取淮南十四州,諸國皆懼。荊南高保融 以書招昶使歸周,昶以前嘗致書世宗不答,乃止。昶 幼子元寶,生七歲而卒,太常言無服之殤無贈典,昶 問李昊,昊曰:昔唐德宗皇子評生四歲而卒,贈揚州 大都督,封肅王,此故事也。昶乃贈元寶青州大都督, 追封遂王。二十五年,立秦王元哲為皇太子。昶幸晉、 漢之際,中國多故,而據險一方,君臣務為奢侈以自 娛,至於溺器,皆以七寶裝之。宋興,已下荊、潭,昶益懼, 遣大程官孫遇以蠟丸書間行東漢,約出兵以撓中 國,遇為邊吏所得。太祖皇帝遂詔伐蜀,遣王全斌、崔 彥進等出鳳州,劉光乂、曹彬等出歸州;詔八作司度 右掖門南、臨汴木為昶治第一區,凡五百餘間,供帳 什物皆具,以待昶。昶遣王昭遠、趙彥韜等拒命。昭遠, 成都人也,年十三,事東郭禪師智諲為童子。知祥嘗 飯僧於府,昭遠執巾履從智諲以入,知祥見之,愛其 惠黠。時昶方就學,即命昭遠給事左右,而見親狎。昶 立,以為捲簾使。樞密使王處回致仕,昶以樞密使權 重難制,乃以昭遠為通奏使知樞密使事,然事無大 小,一以委之,府庫金帛恣其所取不問。昶母李太后 常為昶言昭遠不可用,昶不聽。昭遠好讀兵書,以方 略自許。兵始發成都,昶遣李昊等餞之,昭遠手執鐵 如意,指揮軍事,自比諸葛亮,酒酣,謂昊曰:吾之是行, 何止克敵,當領此二三萬雕面惡少兒,取中原如反 掌爾。昶又遣子元哲率精兵數萬守劍門。元哲輦其 愛姬,GJfont樂器、伶人數十以從,蜀人見者皆竊笑。全斌 至三泉,遇昭遠,擊敗之。昭遠焚吉柏江浮橋,退守劍 門。軍頭向韜得蜀降卒言:來蘇小路,出劍門南清彊 店,與大路合。全斌遣偏將史延德分兵出來蘇,北擊 劍門,與全斌夾攻之,昭遠、彥韜敗走,皆見擒。元哲聞 昭遠等敗,亦逃歸。劉光乂攻夔州,夔州守將高彥儔 戰敗,閉牙城拒守,判官羅濟勸其走,彥儔曰:吾昔不 能守秦川,今又奔北,雖人主不殺我,我何面目見蜀 人乎。又勸其降,彥儔不許,乃自焚死。而蜀兵所在奔 潰,將帥多被擒獲。昶問計於左右,老將石頵以謂東兵遠來,勢不能久,宜聚兵堅守以敝之。昶歎曰:吾與 先君以溫衣美食養士四十年,一旦臨敵,不能為吾 東向放一箭,雖欲堅壁,誰與吾守者耶。乃命李昊草 表以降,時乾德三年正月也。自興師至昶降,凡六十 六日。初,昊事王衍為翰林學士,衍之亡也,昊為草降 表,至是又草焉,蜀人夜表其門曰世修降表李家,當 時傳以為笑。昶至京師,拜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封秦 國公,七日而卒,追贈楚王。其母李氏,為人明辯,甚見 優禮,詔書呼為國母,嘗召見勞之曰:母善自愛,無戚 戚思蜀,他日當送母歸。李氏曰:妾家本太原,儻得歸 老故鄉,不勝大願。是時劉鈞尚在。太祖大喜曰:俟平 劉鈞,當如母願。昶之卒也,李氏不哭,以酒酹地祝曰: 汝不能死社稷,苟生以取羞。吾所以忍死者,以汝在 也。吾今何用生為。因不食而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