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9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九十八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目錄

 僭號部彙考二十四

  五代僭號三

  南漢劉隱 劉龑 劉玢 劉晟 劉GJfont

  楚馬殷 馬希聲 馬希範 馬希廣 馬希萼 馬希崇

  吳越錢鏐 錢元瓘 錢佐 錢俶

皇極典第二百九十八卷

僭號部彙考二十四[编辑]

五代僭號三[编辑]

南漢劉隱 劉龑 劉玢 劉晟 劉GJfont[编辑]

《五代史》:南漢世家劉隱,其祖安仁,上蔡人也,後徙閩 中,商賈南海,因家焉。父謙,為廣州牙將。唐乾符五年, 黃巢攻破廣州,去略湖、湘間,廣州表謙封州刺史、賀 江鎮遏使,以禦梧、桂以西。歲餘,有兵萬人,戰艦百餘 艘。謙三子,曰隱、台、巖。謙卒,廣州表隱代謙封州刺史。 乾寧中,節度使劉崇龜死,嗣薛王知柔代為帥,行至 湖南,廣州將盧琚、單GJfont作亂,知柔不敢進。隱以封州 兵攻殺琚、GJfont,迎知柔,知柔辟隱行軍司馬。其後徐彥 若代知柔,表隱節度副使,委以軍政。彥若卒,軍中推 隱為留後。天祐二年,拜隱節度使。梁開平元年,加檢 校太尉、兼侍中。二年,兼靜海軍節度、安南都護。三年, 加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封南平王。隱父子起封州,遭 世多故,數有功於嶺南,遂有南海。隱復好賢士。是時, 天下已亂,中朝人士以嶺外最遠,可以避地,多游焉。 唐世名臣謫死南方者往往有子孫,或當時仕宦遭 亂不得還者,皆客嶺表。王定保、倪曙、劉濬、李衡、周傑、 楊洞潛、趙光引之徒,隱皆招禮之。定保容管巡官,曙 唐太學博士,濬崇望之子,以避亂往;衡德裕之孫,唐 右補闕,以奉使往。皆辟置幕府,待以賓客。傑善星曆, 唐司農少卿,因避亂往,隱數問以災變,傑恥以星術 事人,嘗稱疾不起,隱亦客之。洞潛初為邕管巡官,秩 滿客南海,隱嘗師事之,後以為節度副使,及龑僭號, 為陳吉凶禮法。為國制度,略有次序,皆用此數人焉。 乾化元年,進封隱南海王。是歲卒,年三十八。弟龑立。 龑,初名巖,謙庶子也。其母段氏生龑於外舍,謙妻韋 氏素妒,聞之怒,拔劍而出,命持龑至,將殺之。及見而 悸,劍輒墮地,良久曰:此非常兒也。後三日,卒殺段氏, 養龑為己子。及長,善騎射,身長七尺,垂手過膝。隱為 行軍司馬,龑亦辟薛王府諮議參軍。隱鎮南海,龑為 副使。隱卒,龑代立。乾化二年,除清海軍節度使,檢校 太保、同平章事。三年,加檢校太傅。末帝即位,悉以隱 官爵授龑,龑封南海王。唐末,南海最後亂,僖宗以後, 大臣出鎮者,天下皆亂,無所之,惟除南海而已,自隱 始亦自立。是時,交州曲顥、桂州劉士政、邕州葉廣略、 容州龐巨昭,分據諸管;盧光稠據虔州以攻嶺上,其 弟光睦據潮州,子延昌據韶州;高州刺史劉昌魯、新 州刺史劉潛及江東七十餘寨,皆不能制。隱攻韶州, 龑曰:韶州所賴者光稠,擊之,虔人必應,應則首尾受 敵,此不宜直攻而可以計取。隱不聽,果敗而歸,因盡 以兵事付龑。悉平諸寨,遂殺昌魯等,更置刺史,卒出 兵攻敗盧氏,取潮、韶。又西與馬殷爭容、桂,殷取桂管, 虜士政;龑取容管,逐巨昭,又取邕管。隱、龑自梁初受 封爵,稟正朔而已。貞明三年,龑即皇帝位,國號大越, 改元曰乾亨。追尊安仁文皇帝,謙聖武皇帝,隱襄皇 帝,立三廟。置百官,以楊洞潛為兵部侍郎,李衡禮部 侍郎,倪曙工部侍郎,趙光引兵部尚書,皆平章事。光 引自以唐甲族,恥事偽國,常怏怏思歸。龑乃習為光 引手書,遣使間道至洛陽,召其二子損、益并其家屬 皆至。光引驚喜,為盡心焉。龑性聰悟而苛酷,為刀鋸、 支解、刳剔之刑,每視殺人,則不勝其喜,不覺朵頤,垂 涎呀呷,人以為真蛟蜃也。又好奢侈,悉聚南海珍寶, 以為玉堂珠殿。二年,祀天南郊,大赦境內,改國號漢。 龑初欲僭號,憚王定保不從,遣定保使荊南,及還,懼 其非己,使倪曙勞之,告以建國。定保曰:建國當有制 度,吾入南門,清海軍額猶在,四方其不取笑乎。龑笑 曰:吾備定保久矣,而不思此,宜其譏也。三年,冊越國 夫人馬氏為皇后。馬氏,楚王殷女也。四年春,置選部 貢舉,放進士、明經十餘人,如唐故事,歲以為常。七年, 唐莊宗入汴,龑懼,遣宮苑使何詞入詢中國虛實,稱 大漢國主致書大唐皇帝。詞還,言唐必亂,不足憂,龑 大喜。又性好夸大,嶺北商賈至南海者,多召之,使升 宮殿,示以珠玉之富。自言家本咸秦,恥王蠻夷,呼唐 天子為洛州刺史。是歲,雲南驃信鄭旻遣使致朱鬃 白馬以求婚,使者自稱皇親母弟、清容布燮兼理、賜 金錦袍虎綾紋攀金裝刀、封歸仁慶侯、食邑一千戶、 持節鄭昭淳。昭淳好學有文辭,龑與游燕賦詩,龑及 群臣皆不能逮,遂以隱女增城縣主妻旻。八年,作南 宮,王定保獻《南宮七奇賦》以美之。龑初名巖,又更曰陟。九年,白龍見南宮三清殿,改元白龍,又更名龔,以 應龍見之祥。有胡僧言:讖書滅劉氏者龑也。龑乃採 《周易》飛龍在天之義為龑字,音儼,以名焉。四年,楚人 以舟師攻封州,封州兵敗於賀江,龑懼,以《周易》筮之, 遇《大有》,遂赦境內,改元曰大有。遣將蘇章以神弩軍 三千救封州,章以兩鐵索沈賀江中,為巨輪於岸上, 築堤以隱之,因輕舟迎戰,陽敗而奔,楚人逐之,章舉 巨輪挽索鎖楚舟,以彊弩夾江射之,盡殺楚人。三年, 遣將李守鄘、梁克貞攻交阯,擒曲承美。承美至南海, 龑登儀鳳樓受俘,謂承美曰:公常以我為偽廷,今反 面縛,何也。承美頓首伏罪,乃赦之。承美,顥子也。克貞 又攻占城,掠其寶貨而歸。四年,愛州楊廷藝叛,攻交 州刺史李進,遯歸。龑遣承旨程寶攻廷藝,寶戰死。五 年,封子耀樞邕王,龜圖康王,洪度秦王,洪熙晉王,洪 昌越王,洪弼齊王,洪雅韶王,洪澤鎮王,洪操萬王,洪 杲循王,洪暐息王,洪邈高王,洪簡同王,洪建益王,洪 濟辨王,洪道貴王,洪照宜王,洪政通王,洪益定王。九 年,遣將軍孫德成攻蒙州,不克。十年,交州牙將皎公 羨殺楊廷藝自立,廷藝故將吳權攻交州,公羨來乞 師。龑封洪操交王,出兵白藤以攻之。龑以兵駐海門, 權已殺公羨,逆戰海口,植鐵橛海中,權兵乘潮而進, 洪操逐之,潮退舟還,轢撅者皆覆,洪操戰死,龑收餘 眾而還。十五年,龑卒,年五十四,諡天皇大帝,廟號高 祖,陵曰康陵。子玢立。

玢,初名洪度,封秦王。龑子耀樞、龜圖皆早死,玢次當 立。龑病臥寢中,召右僕射王翻與語,呼洪度、洪熙小 字曰:壽、巂雖長,然皆不足任吾事,惟洪昌類我,吾欲 立之。奈何吾子孫不肖,後世如鼠入牛角,勢當漸小 爾。因泣下歔欷。翻為龑謀,出洪度以邕州,洪熙容州, 然後立洪昌為太子。議已定,崇文使蕭益入問疾,龑 以告之,益諫曰:少者得立,長者爭之,禍始此矣。由是 洪度卒得立。更名玢,改元曰光天,尊母趙昭儀為皇 太妃,以晉王洪熙輔政。玢立,果不能任事。龑在殯,召 伶人作樂,飲酒宮中,裸男女以為樂,或衣墨縗與娼 女夜行,出入民家。由是山海間盜賊競起。妖人張遇 賢,自稱中天八國王,攻陷循州。玢遣越王洪昌、循王 洪杲攻之,遇賢圍洪昌等於錢帛館,裨將萬景忻、陳 道庠力戰,挾二王潰圍而走。玢莫能省,嶺東皆亂。洪 熙日益進聲妓誘玢為荒恣。玢亦頗疑諸弟圖己,敕 宦官守宮門,入者皆露索。洪熙、洪杲、洪昌陰遣陳道 庠養勇士劉思潮、譚令禋、林少彊、少良、何昌延等,習 為角GJfont以獻玢。玢宴長春宮以閱之,玢醉起,道庠與 思潮等隨至寢門拉殺之,盡殺其左右。玢立二年,年 二十四,諡曰殤。弟晟立。

晟,初名洪熙,封晉王。既弒玢,遂自立,改元曰應乾,以 洪昌為兵馬元帥,知政事,洪杲副元帥,劉思潮等封 功臣。晟既弒兄,立不順,懼眾不服,乃益峻刑法以威 眾。已而洪杲屢請討賊,陰勸晟誅思潮等以止外議。 晟大怒,使使者夜召洪杲。洪杲知不免,乃留使者,入 具沐浴,詣佛前祝曰:洪杲誤念,來生王宮,今見殺矣。 後世當生民家,以免屠害。因涕泣與家人訣別,然後 赴召,至則殺之。冬,晟祀天南郊,改元曰乾和,群臣上 尊號曰大聖文武大明至道大光孝皇帝。二年夏,遣 洪昌祠襄帝陵於海曲,至昌華宮,晟使盜刺殺之。晟 自殺洪杲,由是與諸弟有隙,而洪昌最賢,龑素所欲 立者,晟尤忌之,故先及害。鎮王洪澤居邕州,有善政, 是歲鳳凰見邕州,晟怒,使人酖殺之。而諸弟相次皆 見殺。三年,殺其弟洪雅,又殺劉思潮等五人。思潮等 死,陳道庠懼,不自安,其友鄧伸以荀悅《漢紀》遺之,道 庠莫能曉,伸罵曰:憝獠。韓信誅而彭越醢,皆在此書 矣。道庠悟,益懼。晟聞之大怒,以道庠、伸下獄,皆斬於 市,夷其族。以右僕射王翻為英州刺史,使人殺之於 路。五年,晟弟洪弼、洪道、洪益、洪濟、洪簡、洪建、洪暐、洪 照,同日皆見殺。六年,遣工部郎中、知制誥鍾允章聘 楚以求婚,楚不許。允章還,晟曰:馬公復能經略南土 乎。是時,馬希廣新立,希萼起兵武陵,湖南大亂,允章 具言楚可攻之狀。晟乃遣巨象指揮使吳珣、內侍吳 懷恩攻賀州,已克之,楚人來救,珣鑿大阱於城下,覆 箔於上,以土傅之,楚兵逼城,悉陷阱中,死者數千,楚 人皆走。珣等攻桂州及連、宜、嚴、梧、蒙五州,皆克之。掠 全州而還。九年冬,又遣內侍潘崇徹攻郴州,李景兵 亦在,與崇徹等遇,戰,大敗景兵於宜章,遂取郴州。晟 益得志,遣巨艦指揮使暨彥贇以兵入海,掠商人金 帛作離宮游獵,故時劉氏有南宮、大明、昌華、甘泉、玩 華、秀華、玉清、太微諸宮,凡數百,不可悉紀。宦者林延 遇、宮人盧瓊仙,內外專恣為殺戮,晟不復省。嘗夜飲 大醉,以瓜置伶人尚玉樓項,拔劍斬之以試劍,因并 斬其首。明日酒醒,復召玉樓侍飲,左右白巳殺之,晟 歎息而已。十年,潮南王進逵以兵五萬率溪洞蠻攻 郴州,潘崇徹敗逵於蠔石,斬首萬餘級。十一年,晟病 甚,封其子繼興衛王,旋興桂王,慶興荊王,保興祥王,崇興梅王。十二年,晟親耕藉田。交州吳昌濬遣使稱 臣,求節鉞。昌濬者,權子也。權自龑時據交州,龑遣洪 操攻之,洪操戰死,遂棄不復攻。權死,于昌岌立,昌岌 卒,弟昌濬立,始稱臣於晟。晟遣給事中李璵以旌節 招之,璵至白州,昌濬使人止璵曰:海賊為亂,道路不 通。璵不果行。晟殺其弟洪邈。十三年,又殺其弟洪政, 於是龑之諸子盡矣。顯德三年,世宗平江北,晟始惶 恐,遣使修貢於京師,為楚人所隔,使者不得行,晟憂 形於色。又嘗自言知星,末年,月食牛女間,出書占之, 歎曰:吾當之矣。因為長夜之飲。十六年,卜葬域於城 北,運甓為壙,晟親臨視之。是秋卒,年三十九,諡曰文 武光聖明孝皇帝,廟號中宗,陵曰昭陵。子鋹立。 鋹,初名繼興,封衛王。晟卒,以長子立,改元曰大寶。晟 性剛忌,不能任臣下,而獨任其嬖倖宦官、宮婢延遇、 瓊仙等。至鋹尤愚,以謂群臣皆自有家室,顧子孫,不 能盡忠,惟宦者親近可任,遂委其政於宦者龔澄樞、 陳延壽等,至其群臣有欲用者,皆閹然後用。澄樞等 既專政,鋹乃與宮婢波斯女等淫戲後宮,不復出省 事。延壽又引女巫樊胡子,自言玉皇降胡子身。鋹於 內殿設帳幄,陳寶貝,胡子冠遠遊冠,衣紫霞裾,坐帳 中宣禍福,呼鋹為太子皇帝,國事皆決於胡子,盧瓊 仙、龔澄樞等爭附之。胡子乃為鋹言:澄樞等皆上天 使來輔太子,有罪不可問。尚書左丞鍾允章參政事, 深嫉之,數請誅宦官,宦官皆仄目。二年,鋹祀天南郊, 前三日,允章與禮官登壇,四顧指麾,宦者許彥真望 見之曰:此謀反耳。乃拔劍升壇,允章迎叱之,彥真馳 走,告允章反。鋹下允章獄,遣禮部尚書薛用丕治之。 允章與用丕有舊,因泣下曰:吾今無罪,自誣以死固 無恨,然吾二子皆幼,不知父冤,俟其長,公可告之。彥 真聞之,罵曰:反賊欲使而子報讎耶。復入白鋹,并捕 二子繫獄,遂族誅之。陳延壽謂鋹曰:先帝所以得傳 陛下者,由盡殺群弟也。勸鋹稍誅諸王。鋹以為然,殺 其弟桂王璇興。是歲,建隆元年也。鋹將邵廷琄言於 鋹曰:漢乘唐亂,居此五十年,幸中國有故,干戈不及, 而漢益驕於無事,今兵不識旗鼓,而人主不知存亡。 夫天下亂久矣,亂久而治,自然之勢也。今聞真主已 出,必將盡有海內,其勢非一天下不能已。勸鋹修兵 為備,不然,悉珍寶奉中國,遣使以通好。鋹懵然莫以 為慮,惡廷琄言直,深恨之。四年,芝菌生宮中,野獸觸 寢門,苑中羊吐珠,井旁石自立,行百餘步而仆,樊胡 子皆以為符瑞諷群臣入賀。五年,鋹以宦者李托養 女為貴妃,專寵。托為內太師,居中專政。許彥真既殺 鍾允章,惡龔澄樞等居己上,謀殺之。澄樞使人告彥 真反,族誅之。七年,王師南伐,克郴州,晟所遣將暨彥 贇與其刺史陸光圖皆戰死,餘眾退保韶州。鋹始思 廷琄言,遣廷琄以舟兵出洸口抗王師。會王師退舍, 廷琄訓士卒,修戰備,嶺人倚以為良將。有譖者投無 名書言廷琄反,鋹遣使者賜死;士卒排軍門見使者, 訴廷琄無反狀,不能救,為立祠於洸口。八年,交州吳 昌文卒,其佐呂處玶與峰州刺史喬知祐爭立,交阯 大亂,驩州丁璉舉兵擊破之,鋹授璉交州節度。九年, 南海民妻生子兩首四臂。是時,太祖皇帝詔李煜諭 鋹使稱臣,鋹怒,囚煜使者龔慎儀。十三年,詔潭州防 禦使潘美出師,師次白霞。鋹遣龔澄樞守賀州、郭崇 岳守桂州、李托守韶州以備。是歲秋,潘美平賀州,十 月平韶州,又平桂州,十一月平連州。鋹喜曰:韶、桂、連、 賀,本屬湖南,今北師取之,足矣,其不復南也。其愚如 此。十二月平韶州。開寶四年正月,平英、雄二州,鋹將 潘崇徹先降。師次瀧頭,鋹遣使請和,求緩師。二月,師 度馬逕,鋹遣其右僕射蕭漼奉表降。漼行,鋹惶迫,復 命整兵拒命。美等進師,鋹遣其弟祥王保興率文武 詣美軍降,不納。龔澄樞、李托等謀曰:北師之來,利吾 國寶貨爾,焚為空城,師不能駐,當自還也。乃盡焚其 府庫、宮殿。鋹以海舶十餘,悉載珍寶、嬪御,將入海,宦 官樂範竊其舟以逃歸。師次白田,鋹素衣白馬以降。 獻俘京師,赦鋹為左千牛衛大將軍,封恩赦侯。其後 事具國史。

馬殷 馬希聲 馬希範 馬希廣 馬希萼 馬希崇[编辑]

《五代史》:楚世家馬殷,字霸圖,許州鄢陵人也。唐中和 三年,蔡州秦宗權遣孫儒、劉建峰將兵萬人屬其弟 宗衡,略地淮南,殷初為儒裨將。宗衡等攻楊行密於 揚州,未克,梁兵方急攻宗權,宗權數召儒等,儒不欲 還,宗衡屢趨之,儒怒,殺宗衡,自將其兵取高郵,遂逐 行密。行密據宣州,儒以兵圍之,久不克,遣殷與建峰 掠食旁縣。儒戰敗死,殷等無所歸,乃推建峰為帥,殷 為先鋒,轉攻豫章,略虔、吉,有眾數萬。乾寧元年,入湖 南,次灃陵。潭州刺史鄧處訥發邵州兵戍龍回關,建 峰等至關,降其戍將蔣勛。建峰取勛鎧甲被先鋒兵, 張其旗幟,直趨潭州,至東門,東門守者以為關兵戍 還,開門內之,遂殺處訥,建峰自稱留後。僖宗授建峰 湖南節度使、殷為馬步軍都指揮使。蔣勛求為邵州刺史,建峰不與,勛率兵攻湘鄉,建峰遣殷擊勛於邵 州。建峰庸人,不能帥其下,常與部曲飲酒讙呼。軍卒 陳贍妻有色,建峰私之,贍怒,以鐵撾擊殺建峰。軍中 推行軍司馬張佶為帥,佶將入府,乘馬輒踶齧,傷佶 髀。佶臥病,語諸將曰:吾非汝主也,馬公英勇,可共立 之。諸將乃共殺贍,磔其尸,遣姚彥章迎殷於邵州。殷 至,佶乘肩輿入府,殷拜謁於庭中,佶召殷上,乃率將 吏下,北面再拜,以位與之,時乾寧三年也。唐拜殷潭 州刺史。殷遣其將秦彥暉、李瓊等攻連、邵、郴、衡、道、永 六州,皆下之。桂管劉士政懼,遣其將陳可璠、王建武 等率兵守全義嶺。殷遣使聘於士政,使者至境上,可 璠等不納。殷怒,遣瓊等以兵七千攻之,擒可璠等及 其兵二千餘人,悉阬之,遂圍桂管,虜士政,盡取其屬 州。殷表瓊桂管觀察使。四年,拜殷武安軍節度使。初, 孫儒敗於宣州,殷弟賨為楊行密所執,行密收儒餘 兵為黑雲都,以賨為指揮使。賨從行密攻戰,數有功, 為人質重,未嘗自矜,行密愛之,問賨誰家子,賨曰:馬 殷弟也。行密大驚曰:汝兄貴矣,吾今歸汝可乎。賨不 對。他日又問之,賨謝曰:臣,孫儒敗卒也,幸公待以不 死,非殺身不足報。湖南鄰境,朝夕聞殷動靜足矣,不 願去也。行密歎曰:昔吾愛子之貌,今吾得子之心矣。 然勉為吾合二國之歡,通商賈、易有無以相資,亦所 以報我也。乃厚禮遣賨歸。殷大喜,表賨節度副使。行 密遣其將劉存等攻杜洪,圍鄂州,殷遣秦彥暉、許德 勳以舟兵救之,已而杜洪敗死,存等遂攻殷。殷遣秦 彥暉拒於上流,偏將黃璠以舟三百伏瀏陽口。存等 屢戰不勝,乃致書於殷以求和,殷欲許之,彥暉曰:淮 人多詐,將怠我師,不可信。急擊之,存等退走,黃璠以 瀏陽舟截江合擊,大敗之,劉存及陳知新戰死,彥暉 取岳州。梁太祖即位,殷遣使修貢,太祖拜殷侍中兼 中書令,封楚王。荊南高季昌以兵斷漢口,邀殷貢使, 殷遣許德勳攻其沙頭,季昌求和,乃止。楊行密袁州 刺史呂師周來奔。師周,勇健豪俠,頗通緯候、兵書,自 言五世將家,懼不能免,常與酒徒聚飲,醉則起舞,悲 歌慷慨泣下。行密聞之,疑其有異志,使人察其動靜。 師周益懼,謂其裨將綦毋章曰:吾與楚人為敵境,吾 常望其營上雲氣甚佳,未易敗也。吾聞馬公仁者,待 士有禮,吾欲逃死於楚可乎。章曰:公自圖之,章舌可 斷,語不泄也。師周以兵獵境上,乃奔於楚,綦毋章縱 其家屬隨之。殷聞師周至,大喜曰:吾方南圖嶺表而 得此人,足矣。以為馬步軍都指揮使,率兵攻嶺南,取 昭、賀、梧、蒙、龔、富等州。殷表師周昭州刺史。朗州雷彥 恭召吳人攻平江,許德勳擊敗之。殷遣秦彥暉攻朗 州,彥恭奔於吳,執其弟彥雄等七人送於梁。於是灃 州向壞、辰州宋鄴、漵州昌師益等率溪洞諸蠻皆附 於殷。殷請升朗州為永順軍,表張佶節度使。殷乃請 依唐太宗故事,開天冊府,置官屬。太祖拜殷天冊上 將軍,殷以其弟賨為左相,存為右相,廖光圖等十八 人為學士。末帝時,加殷武安、武昌、靜江、寧遠等軍節 度使,洪、鄂四面行營都統。唐莊宗滅梁,殷遣其子希 範修貢京師,上梁所授都統印。莊宗問洞庭廣狹,希 範對曰:車駕南巡,纔堪飲馬爾。莊宗嘉之。莊宗平蜀, 殷大懼,表求致仕,莊宗下璽書慰勞之。明宗即位,遣 使修貢,并賀明年正月,荊南高季昌執其貢使史光 憲。殷遣袁詮、王環等攻之,至其城下,季昌求和,乃止。 殷初兵力尚寡,與楊行密、成汭、劉龑等為敵國,殷患 之,問策於其將高郁,郁曰:成汭地狹兵寡,不足為吾 患,而劉龑志在五管而已,楊行密,孫儒之仇,雖以萬 金交之,不能得其懽心。然尊王仗順,霸者之業也,今 宜內奉朝廷以求封爵而外誇鄰敵,然後退修兵農, 畜力而有待爾。於是殷始修貢京師,然歲貢不過所 產茶茗而已。乃自京師至襄、唐、郢、復等州置邸務以 賣茶,其利十倍。郁又諷殷鑄鈆鐵錢,以十當銅錢一。 又令民自造茶以通商旅,而收其算,歲入萬計。由是 地大力完,數邀封爵。天成二年,請建行臺。明宗封殷 楚國王,有司言無封國王禮,請如三公用竹冊,乃遣 尚書右丞李序持節以竹冊封之。殷以潭州為長沙 府,建國承制,自置官屬,以其弟賨為靜江軍節度使, 子希振武順軍節度使,次子希聲判內外諸軍事,姚 彥章為左相,許德勳為右相,李鐸為司徒,崔穎為司 空,拓拔常為僕射,馬珙為尚書,文武皆進位。諡其曾 祖筠曰文肅、祖正曰莊穆、父元豐曰景莊,立三廟於 長沙。長興元年,殷卒,年七十九,詔曰馬殷官爵俱高, 無以為贈,諡曰武穆而已。子希聲立。

希聲字若訥,殷次子也。殷建國,以希聲判內外諸軍 事。荊南高季昌聞殷將高郁素教殷以計策而楚以 彊,患之,嘗使諜者行間於殷,殷不聽。希聲用事,諜者 語希聲曰:季昌聞楚用高郁,大喜,以為亡馬氏者必 郁也。希聲素愚,以為然,遽奪郁兵職,郁怒曰:吾事君 王久矣,亟營西山,將老焉,犬子漸大,能咋人矣。希聲 聞之,矯殷令殺郁。殷老不復省事,莫知郁死,是日大霧四塞,殷怪之,語左右曰:吾嘗從孫儒,儒每殺不辜, 天必大霧,豈馬步獄有冤死乎。明日,吏以狀白,殷撫 膺大哭曰:吾荒耄如此,而殺吾勳舊。顧左右曰:吾亦 不久於此矣。明年殷薨。希聲立,授武安、靜江等軍節 度使。希聲嘗聞梁太祖好食雞,慕之,乃日烹五十雞 以供膳。葬殷上潢,希聲不入泣,頓食雞肉數器而起。 其禮部侍郎潘起譏之曰:昔阮藉居喪而食蒸豚,世 豈乏賢邪。長興三年,希聲卒,追封衡陽王。弟希範立。 希範字寶規,殷第四子也。殷子十餘人,嫡子希振長 而賢,其次希聲與希範同日生,而希聲母袁夫人有 美色,希聲以母寵得立,而希振棄官為道士,居於家。 故希聲卒,而希範以次立,襲殷官爵,封楚王。清泰二 年,賜以弓矢冠劍。天福四年,加希範天冊上將軍,開 封承制如殷故事。希範好學,善詩,文士廖光圖、徐仲 雅、李皋、拓拔常等十八人皆故殷時學士,希範性奢 侈,光圖等皆薄徒,飲博讙呼,獨常沈厚長者,上書切 諫,光圖等惡之。襄州安從進、安州李金全叛,晉高祖 詔希範出兵。希範遣張少敵以舟兵趨漢陽,漕米五 萬斛以饋軍,金全等敗,少敵乃旋。溪州刺史彭士然 率錦、獎諸蠻攻澧州,希範遣劉勍、劉全明等以步卒 五千擊之,士然大敗。勍等攻溪州,士然走獎州,遣其 子師暠率諸蠻酋降於勍。溪州西接牂牁、兩林,南通 桂林、象郡,希範乃立銅柱為表,命學士李皋銘之。於 是,南寧州酋長莫彥殊率其本部十八州、都雲酋長 尹懷昌率其昆明等十二部、牂牁張萬濬率其夷、播 等七州皆附於希範。希範作會春園、嘉宴堂,其費鉅 萬,始加賦於國中,拓拔常切諫以為不可。希範又作 九龍殿,以八龍繞柱,自言身一龍也。是時,契丹滅晉, 中國大亂,希範牙將丁思覲廷諫希範曰:先王起卒 伍,以攻戰而得此州,倚朝廷以制鄰敵,傳國三世,有 地數千里,養兵十萬。今天子囚辱,中國無主,真霸者 立功之時。誠能悉國之兵出荊、襄以趨京師,倡義於 天下,此桓文、之業也。奈何耗國用而窮士木,為兒女 子之樂乎。希範謝之,思覲嗔目視希範曰:孺子終不 可教也。乃扼喉而死。開運四年,希範卒,年四十九,諡 曰文昭。希廣立。

希廣字德丕,希範同母弟也。希範平生惡拓拔常諫 諍,常入謁,希範呼閽者指常曰:吾不欲見此人,勿復 內也。乃謝絕之。及臥病,始思常言,以為忠,召之託以 希廣。希範卒,常數勸希廣以位奉其兄希萼,希廣不 從。希萼為朗州節度使,希範之卒,希萼自朗州來奔 喪。希廣將劉彥GJfont謀曰:武陵之來,其意不善,宜出兵 迎之,以備非常,使其解甲釋兵而後入。張少敵、周廷 誨曰:王能與之則已,不然宜早除之。希廣泣曰:吾兄 也,焉忍殺之,分國而治可也。乃以兵迎希萼於砆石, 止之於碧湘宮,厚賂以遣之。希萼憤然而去,乃遣使 詣京師求封爵,請置邸稱藩。漢隱帝不許,降璽書慰 勞講解之。希萼怒,送款於李景,舉兵攻長沙。希廣遣 劉彥GJfont、許可瓊等禦之。彥GJfont敗希萼於僕射洲。希萼 去,誘溪洞諸蠻寇益陽。希廣遣崔洪璉以步卒七千 屯湘鄉王潭以遏諸蠻。劉彥GJfont以舟兵趨武陵,攻希 萼。彥GJfont敗於湄洲,希廣大懼,遣使請兵於京師,漢隱 帝不能出師。希萼率舟兵沿江而上,自號順天將軍, 攻岳州,刺史王贇堅城不戰,希萼呼贇曰:吾昔約君 同行,今何異心乎。贇曰:君王兄弟不相容,而責將吏 異心乎。願君王入長沙,不傷同氣,臣其敢不盡節。希 萼引兵去,下湘鄉,至長沙,屯水西。劉彥GJfont、許可瓊屯 水東。彭師暠登城望水西軍,入白希廣曰:武陵兵驕, 雜以蠻蜑,其勢易破。請令可瓊等陣山前,臣以步兵 三千自巴溪渡江趨岳麓,後夜擊之。希廣以為可,而 可瓊已陰送款於希萼,遂沮其議。明日,師暠詣可瓊 計事,瞋目叱之曰:視汝反文在面,豈欲投賊乎。拂衣 而出,急自希廣,請殺之,希廣不聽。希萼攻長樂門,牙 將吳宏、楊滌戰於門中,希萼少衄,已而許可瓊奔於 希萼,宏、滌聞之皆潰。希廣率妻子匿於慈堂。明日擒 之。希萼見之惻然曰:此鈍夫也,豈能為惡。徒為左右 惑之爾。顧其下曰:吾欲活之,如何。其下皆不對,遂縊 殺之。乾祐三年,希萼自立。明年,漢隱帝崩,京師大亂, 希萼遂臣於李景,景冊封希萼楚王,希萼悉以軍政 任其弟希崇。希崇與楚舊將徐威、陸孟俊、魯綰等謀 作亂。希萼置酒端陽門,希崇辭以疾,威等縱惡馬十 餘匹,以壯士執檛隨之,突入其府,劫庫兵,縛希萼,迎 希崇以立。希崇遣彭師暠、廖偃囚希萼於衡山,師暠 奉希萼為衡山王,臣於李景。希崇懼,亦請命於景。景 遣邊鎬入楚,盡遷馬氏之族於金陵,時周廣順元年 也。景封希萼楚王,居洪州;希崇領舒州節度使,居揚 州。顯德三年,世宗征淮,下揚州,下詔撫安馬氏子孫。 已而揚州復入於景,希崇率其兄弟十七人歸京師, 拜右羽林統軍,希能左屯衛大將軍,希貫右千牛衛 大將軍,希隱、希濬、希知、希朗皆為節度行軍司馬。 劉言,吉州廬陵人也。王進逵,武陵人也。言,初事刺史彭玕,從玕奔楚,言事希範為辰州刺史。進逵少為靜 江軍卒,事希萼為指揮使。希萼攻希廣,以進逵為先 鋒,陷長沙。長沙遭亂殘毀,希萼使進逵以靜江兵營 緝之,兵皆愁怨,進逵因擁之,夜以長柯巨斧斫關,奔 歸武陵。希萼方醉,不能省,明旦遣將唐翥追之,及於 武陵,翥戰大敗而還。進逵乃逐出留後馬光惠,迎言 於辰州以為帥,進逵自為副。已而希萼將徐威等作 亂,縛希萼而立希崇,湖南大亂。李景遣邊鎬入楚,遷 馬氏於金陵,因并召言。言不從,遣進逵與行軍司馬 何景真等攻鎬於長沙,鎬敗走。周廣順三年,言奉表 京師,以邀封爵。又言長沙殘破,不可居,請移治所於 武陵。周太祖皆從之,乃升朗州為武平軍,在武安軍 上,以言為節度使,因以武安授進逵,進逵自以言己 所迎立,不為之下。言患之,二人始有隙,欲相圖。進逵 謀曰:言將可用者不過何景真、朱全琇爾,召而殺之, 言可取也。是時,劉晟取楚梧、桂、宜、蒙等州,進逵因白 言召景真等會兵攻晟。言信之,遣景真、全琇往,至皆 見殺,乃舉兵襲武陵,執言殺之,奉表京師,周太祖即 以進逵為武平軍節度使。世宗征淮南,授進逵南面 行營都統。進逵攻鄂州,過岳州,岳州刺史潘叔嗣,進 逵故時同列,待進逵甚謹。進逵左右就叔嗣求賂,叔 嗣不與,左右讒其短,進逵面罵之,叔嗣慚恨,語其下 曰:進逵戰勝而還,吾無遺類矣。進逵入鄂州,方攻下 長山,叔嗣以兵襲武陵。進逵聞之,輕舟而歸,與叔嗣 戰武陵城外,進逵敗,見殺。

周行逢,武陵人也。與王進逵俱為靜江軍卒,事希萼 為軍校。進逵攻邊鎬,行逢別破益陽,殺李景兵二千 餘人,擒其將李建期。進逵為武安軍節度使,拜行逢 集州刺史,為進逵行軍司馬。進逵與劉言有隙,行逢 為畫謀策遂襲殺言。進逵據武陵,行逢據潭州。顯德 元年,拜行逢武清軍節度使,權知潭州軍府事。潘叔 嗣殺進逵,武勸其入武陵,叔嗣曰:吾殺進逵,救死而 已,武陵非吾利也。乃還岳州,遣其客將李簡率武陵 人迎行逢於潭州。行逢入武陵,或請以潭州與叔嗣, 行逢曰:叔嗣殺主帥,罪當死,以其迎我,未忍殺爾。若 與武安,是吾使之殺王公也。召以為行軍司馬。叔嗣 怒,稱疾不至,行逢怒曰:是又欲殺我矣。乃陽以武安 與之,召使至府受命,至則殺之。行逢故武陵農家子, 少貧賤無行,多慷慨大言。及居武陵,能儉約自勉勵, 而性勇敢,果於殺戮,麾下將吏素恃功驕慢者,一以 法繩之。大將十餘人謀為亂,行逢召宴諸將,酒半,以 壯士擒下斬之,一境皆畏服。民過無大小皆死,夫人 嚴氏諫曰:人情有善惡,安得一概殺之乎。行逢怒曰: 此外事,婦人何知。嚴氏不悅,紿曰:家田佃戶,以公貴, 頗不力農,多恃勢以侵民,請往視之。至則營居以老, 歲時衣青裙押佃戶送租入城。行逢往就見之,勞曰: 吾貴矣,夫人何自苦邪。嚴氏曰:公思作戶長時耶。民 租後時,常苦鞭朴,今貴矣,宜先期以率眾,安得遂忘 壟畝間乎。行逢彊邀之,以群妾擁升肩輿,嚴氏卒無 留意,因曰:公用法太嚴而失人心,所以不欲留者,一 旦禍起,田野間易為逃死爾。行逢為少損。建隆三年, 行逢病,召其將吏,以其子保權屬之曰:吾起壟畝為 團兵,同時十人,皆以誅死,惟衡州刺史張文表獨存, 然常怏怏不得行軍司馬。吾死,文表心叛,當以楊師 璠討之。如其不能,則嬰城勿戰,自歸於朝廷。行逢卒, 子保權立。文表聞之,怒曰:行逢與我起微賤而立功 名,今日安能北面事小兒乎。遂舉兵叛,攻下潭州。保 權乞師於朝廷,亦命楊師璠討文表,告以先人之言, 感激涕泣,師璠亦泣,顧其軍曰:汝見郎君乎。年未成 人而賢若此。軍士奮然,皆思自效。師璠至平津亭,文 表出戰,大敗之。初,保權之乞師也,太祖皇帝遣慕容 延釗討文表,未至而文表為師璠所執。延釗兵入朗 州,保權舉族朝於京師,其後事具國史。

吳越錢鏐 錢元瓘 錢弘佐 錢弘俶[编辑]

《五代史》:吳越世家錢鏐,字具美,杭州臨安人也。臨安 里中有大木,鏐幼時與群兒戲木下,鏐坐大石指麾 群兒為隊伍,號令頗有法,群兒皆憚之。及壯,無賴,不 喜事生業,以販鹽為盜。縣錄事鍾起有子數人,與鏐 飲博,起嘗禁其諸子,諸子多竊從之遊。豫章人有善 術者,望牛斗間有王氣。牛斗,錢塘分也,因遊錢塘。占 之在臨安,乃之臨安,以相法隱市中,陰求其人。起與 術者善,術者私謂起曰:占君縣有貴人,求之市中不 可得,視君之相貴矣,然不足當之。起乃為置酒,悉召 縣中賢豪為會,陰令術者遍視之,皆不足當。術者過 起家,鏐適從外來,見起,反走,術者望見之,大驚曰:此 真貴人也。起笑曰:此吾旁舍錢生爾。術者召鏐至,熟 視之,顧起曰:君之貴者,因此人也。乃慰鏐曰:子骨法 非常,願自愛。因與起訣曰:吾求其人者,非有所欲也, 直欲質吾術爾。明日乃去。起始縱其子等與鏐遊,時 時貸其窮乏。鏐善射與槊,稍通圖緯諸書。唐乾符二 年,浙西裨將王郢作亂,石鑑鎮將董昌募鄉兵討賊,表鏐偏將,擊郢破之。是時,黃巢眾已數千,攻掠浙東, 至臨安,鏐曰:今鎮兵少而賊兵多,難以力禦,宜出奇 兵邀之。乃與勁卒二十人伏山谷中,巢先鋒度險皆 單騎,鏐伏弩射殺其將,巢兵亂,鏐引勁卒蹂之,斬首 數千級。鏐曰:此可一用爾,若大眾至何可敵邪。乃引 兵趨八百里,八百里,地名也,告道旁媼曰:後有問者, 告曰:臨安兵屯八百里矣。巢眾至,聞媼語,不知其地 名,皆曰:嚮十餘卒不可敵,況八百里乎。遂急引兵過。 都統高駢聞巢不敢犯臨安,壯之,召董昌與鏐俱至 廣陵。久之,駢無討賊意,昌等不見用,辭還,駢表昌杭 州刺史。是時,天下已亂,昌乃團諸縣兵為八都,以鏐 為都指揮使,成及為靖江都將。中和二年,越州觀察 使劉漢宏與昌有隙,漢宏遣其弟漢宥、都虞候辛約, 屯兵西陵。鏐率八都兵渡江,竊敵軍號,斫其營,營中 驚擾,因焚之,漢宥等皆走。漢宏復遣將黃珪、何肅屯 諸暨、蕭山,鏐皆攻破之。與漢宏遇,戰,大敗之,殺何肅、 辛約。漢宏易服持膾刀以遯,追者及之,漢宏曰:我宰 夫也。舉刀示之,乃免。四年,僖宗遣中使焦居璠為杭、 越通和使,詔昌及漢宏罷兵,皆不奉詔。漢宏遣其將 朱褒、韓公玫、施堅實等以舟兵屯望海。鏐出平水,成 及夜率奇兵破褒等於曹娥埭,進屯豐山,施堅實等 降,遂攻破越州。漢宏走台州,台州刺史執漢宏送於 鏐,斬於會稽,族其家。鏐乃奏昌代漢宏,而自居杭州。 光啟三年,拜鏐左衛大將軍、杭州刺史,昌越州觀察 使。是歲,畢師鐸囚高駢,淮南大亂,六合鎮將徐約攻 取蘇州。潤州牙將劉浩逐其帥周寶,寶奔常州,浩推 度支催勘官薛朗為帥。鏐遣都將成及、杜稜攻常州, 取周寶以歸,鏐具軍禮郊迎,館寶於樟亭,寶病卒。稜 等進攻潤州,逐劉浩,執薛朗,剖其心以祭寶。然後遣 其弟銶攻徐約,約敗走入海,追殺之。昭宗拜鏐杭州 防禦使。是時,楊行密、孫儒爭淮南,與鏐戰蘇、常間。久 之,儒為行密所殺,行密據淮南,取潤州,而鏐亦取蘇、 常。唐升越州威勝軍,以董昌為節度使,封隴西郡王; 杭州武威軍,拜鏐都團練使,以成及為副使。及字弘 濟,與鏐同事攻討,謀多出於及,而鏐以女妻及子仁 琇。鏐乃以杜稜、阮結、顧全武等為將校,沈崧、皮光業、 林鼎、羅隱為賓客。景幅二年,拜鏐鎮海軍節度使、潤 州刺史。乾寧元年,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二年,越州 董昌反。昌素愚,不能決事,臨民訟,以骰子擲之,而勝 者為直。妖人應智王溫、巫韓媼等,以妖言惑昌,獻鳥 獸為符瑞。牙將倪德儒謂昌曰:曩時謠言有羅平鳥 主越人禍福,民間多圖其形禱祠之,視王書名與圖 類。因出圖以示昌。昌大悅,乃自稱皇帝,國號羅平,改 元順天。分其兵為兩軍,中軍衣黃,外軍衣白,銘其衣 曰歸義。副使黃竭切戒昌以為不可,昌大怒,使人斬 竭,持其首至,罵曰:此賊負我好聖,明時三公不肯作, 乃自求死邪。投之圊中。昌乃以書告鏐,鏐以昌反狀 聞。昭宗下詔削昌官爵,封鏐彭城郡王,浙江東道招 討使。鏐曰:董氏於我有恩,不可遽伐。乃以兵三萬屯 迎恩門,遣其客沈滂諭昌使改過。昌以錢二百萬犒 軍,執應智等送軍中,自請待罪,鏐乃還兵。昌復拒命, 遣其將陳郁、崔溫等屯香嚴、石侯,乞兵於楊行密,行 密遣安仁義救昌。鏐遣顧全武攻昌,斬崔溫。昌所用 諸將徐珣、湯白、袁邠等皆庸人,不知兵,遇全武輒敗。 昌兄子真,驍勇善戰,全武等攻之,逾年不能克。真與 其裨將剌羽有隙,刺羽譖之,昌殺真,兵乃敗。全武執 昌歸杭州,行至西小江,昌顧其左右曰:吾與錢公俱 起鄉里,吾嘗為大將,今何面復見之乎。左右相對泣 下,因瞑目大呼,投水死。昭宗以宰相王溥鎮越州,溥 請授鏐,乃改威勝軍為鎮東軍,拜鏐鎮海、鎮東軍節 度使、加檢校太尉、中書令,賜鐵券,恕九死。鏐如越州 受命,還治錢塘,號越州為東府。光化元年,移鎮海軍 於杭州,加鏐檢校太師,改鏐鄉里曰廣義鄉勳貴里, 鏐素所居營曰衣錦營。婺州刺史王壇叛附於淮南, 楊行密遣其將康儒應壇,因攻睦州。鏐遣其弟銶敗 儒於軒渚,壇奔宣州。昭宗詔鏐圖形凌煙閣,升衣錦 營為衣錦城,石鑑山曰衣錦山,大官山曰功臣山。鏐 游衣錦城,宴故老,山林皆覆以錦,號其幼所嘗戲大 木曰衣錦將軍。天復二年,封鏐越王。鏐巡衣錦城,武 勇右都指揮使徐綰與左都督指揮使許再思叛,焚 掠城郭,攻內城,鏐子傳瑛及其將馬綽、陳為等閉門 拒之。鏐歸,至北郭門不得入。成及代鏐與綰戰,斬首 百餘級,綰屯龍興寺。鏐微服踰城而入,遣馬綽、王榮、 杜建徽等分屯諸門,使顧全武備東府,武全曰:東府 不足慮,可慮者淮南爾,綰急,必召淮兵至,患不細矣。 楊公大丈夫,今以難告,必能閔我。鏐以為然。全武曰: 獨行,事必不濟,請擇諸公子可行者。鏐曰:吾嘗欲以 元GJfont婚楊氏。乃使隨全武如廣陵。綰果召田頵於宣 州。全武等至廣陵,行密以女妻元GJfont,亟召頵還。頵取 鏐錢百萬,質鏐子元瓘而歸。天祐元年,封鏐吳王,鏐 建功臣堂,立碑紀功,列賓佐將校名氏於碑陰者五百人。四年,升衣錦城為安國衣錦軍。梁太祖即位,封 鏐吳越王兼淮南節度使。客有勸鏐拒梁命者,鏐笑 曰:吾豈失為孫仲謀邪。遂受之。太祖嘗問吳越進奏 吏曰:錢鏐平生有所好乎。吏曰:好玉帶、名馬。太祖笑 曰:真英雄也。乃以玉帶一匣、打毬御馬十匹賜之。江 西危全諷等為楊渥所敗,信州危仔倡奔於鏐,鏐惡 其姓,改曰元。開平二年,加鏐守中書令,改臨安為安 國縣,廣義鄉為衣錦鄉。三年,加守太保。楊渥將周本、 陳章圍蘇州,鏐遣其弟鋸、鏢救之。淮兵為水柵環城, 以銅鈴繫網沈水中,斷潛行者。水軍卒司馬福,多智 而善水行,乃先以巨竹觸網,淮人聞鈴聲遂舉網,福 乃過,入城中,其出也亦然。乃取其軍號,內外夾攻,號 令相應,淮人以為神,遂大敗之,本等走,擒其將閭丘 直、何明等。四年,鏐游衣錦軍,作《還鄉歌》曰:三節還鄉 兮掛錦衣,父老遠來相追隨。牛斗無孛人無欺,吳越 一王駟馬歸。乾化元年,加鏐守尚書令,兼淮南、宣潤 等道四面行營都統。立生祠於衣錦軍。鏐弟鏢居湖 州,擅殺戍將潘長,懼罪奔於淮南。二年,梁郢王友珪 立,冊尊鏐尚父。末帝貞明三年,加鏐天下兵馬都元 帥,開府置官屬。四年,楊隆演取虔州,鏐始由海路入 貢京師。龍德元年,賜鏐詔書不名。唐莊宗入洛,鏐遣 使貢獻,求玉冊。莊宗下其議於有司,群臣皆以謂非 天子不得用玉冊,郭崇韜尤為不可,既而許之,乃賜 鏐玉冊金印。鏐因以鎮海等軍節度授其子元瓘,自 稱吳越國王,更名所居曰宮殿、府曰朝,官屬皆稱臣, 起玉冊、金券、詔書三樓於衣錦軍,遣使冊新羅、渤海 王,海中諸國,皆封拜其君長。明宗初即位,安重誨用 事,鏐致書重誨,書辭嫚,重誨大怒。是時,供奉官烏昭 遇、韓玫使吳越,既還,玫誣昭遇稱臣舞蹈,重誨乃奏 削鏐王爵、元帥、尚父,以太師致仕。元瓘等遣人以絹 表間道自陳。安重誨死,明宗乃復鏐官爵。長興三年, 鏐卒,年八十一,諡曰武肅。子元瓘立。

元瓘字明寶,少為質於田頵。頵叛於吳,楊行密會越 兵攻之,頵每戰敗歸,即欲殺元瓘,頵母常蔽護之。後 頵將出,語左右曰:今日不勝,必斬錢郎。是日頵戰死, 元瓘得歸。鏐臥病,召諸大將告之曰:吾子皆愚懦,不 足任後事,吾死,公等自擇之。諸將泣下,皆曰:元瓘從 王征伐最有功,諸子莫及,請立之。鏐乃出筦鑰數篋, 召元瓘與之曰:諸將許爾矣。鏐卒,元瓘立,襲封吳越 國王,玉冊、金印,皆如鏐故事。王延政自立於建州,閩 中大亂,元瓘遣其將仰詮、薛萬忠等攻之,逾年,大敗 而歸。元瓘亦善撫將士,好儒學,善為詩,使其國相沈 崧置擇能院,選吳中文士錄用之。然性尤奢侈,好治 宮室。天福六年,杭州大火,燒其宮室迨盡,元瓘避之, 火輒隨發。元瓘大懼,因病狂。是歲卒,年五十五,諡曰 文穆。子佐立。

佐字祐,立時年十三,諸將皆少佐,佐初優容之,諸將 稍不法,佐乃黜其大將章德安於明州、李文慶於睦 州,殺內都監杜昭達、統軍使闞璠,由是國中皆畏恐。 王延羲、延政兄弟相攻,卓儼明、朱文進、李仁達等自 相篡殺,連兵不解者數年。仁達附於李景,已而又叛, 景兵攻之,仁達求救於佐。佐召諸將計事,諸將皆不 欲行,佐奮然曰:吾為元帥,而不能舉兵邪。諸將皆吾 家素畜養,獨不肯以身先我乎。有異吾議者斬。乃遣 其統軍使張筠、趙承泰等率兵三萬,水陸赴之。遣將 誓軍,號令齊整。筠等大敗景兵,俘馘萬計,獲其將楊 業、蔡遇等,遂取福州而還,由是諸將皆服。佐立七年, 襲封吳越國王,玉冊、金印,皆如元瓘。開運四年,佐卒, 年二十,諡曰忠獻。弟俶立。

俶字文德。佐卒,弟倧以次立。初,元瓘質於宣州,以胡 進思、戴惲等自隨,元瓘立,用進思等為大將。佐既年 少,進思以舊將自待,甚見尊禮,及倧立,頗卑侮之,進 思不能平。倧大閱兵於碧波亭,方第賞,進思前諫以 賞太厚,倧怒擲筆水中曰:以物與軍士,吾豈私之,何 見咎也。進思大懼。歲除,畫工獻《鍾馗擊鬼圖》,倧以詩 題圖上,進思見之大悟,知倧將殺己。是夕擁衛兵廢 倧,囚於義和院,迎俶立之,遷倧於東府。俶歷漢、周,襲 封吳越國王,賜玉冊、金印。世宗征淮南,詔俶攻常、宣 二州以牽李景,俶治國中兵以待。景聞周師將大舉, 乃遣使安撫,境上皆戒嚴。蘇州候吏陳滿不知景使, 以謂朝廷已克諸州,遣使安撫矣,亟言於俶,請舉兵 以應。俶相國吳程遽調兵以出,相國元德昭以為王 師必未渡淮,與程爭於俶前,不可奪。程等攻常州,果 為景將柴克宏所敗,程裨將邵可遷力戰,可遷子死 馬前,猶戰不顧,程等僅以身免。周師渡淮,俶乃盡括 國中丁民益兵,使邵可遷等以戰船四百艘、水軍萬 七千人至於通州以會期。吳越自唐末有國,而楊行 密、李GJfont據有江淮。吳越貢賦,朝廷遣使,皆由登、萊泛 海,歲常飄溺其使。顯德四年,詔遣左諫議大夫尹日 就、吏部郎中崔頌等使於俶,世宗諭之曰:朕此行決 平江北,卿等還當陸來也。五年,王師征淮,正月克靜海軍,而日就等果陸還。世宗已平淮南,遣使賜俶兵 甲旗幟、橐駝羊馬。錢氏兼有兩浙幾百年,其人比諸 國號為怯弱,而俗喜淫侈,偷生工巧,自鏐世常重斂 其民以事奢僭,下至雞魚卵鷇,必家至而日取。每笞 一人以責其負,則諸案吏各持其簿列於廷;凡一簿 所負,唱其多少,量為笞數,己則以次唱而笞之,少者 猶積數十,多者至笞百餘,人尢不堪其苦。又多掠得 嶺南商賈寶貨。當五代時,常貢奉中國不絕。及世宗 平淮南,宋興,荊、楚諸國相次歸命,俶勢益孤,始傾其 國以事貢獻。太祖皇帝時,俶嘗來朝,厚禮遣還國,俶 喜,益以器服珍奇為獻,不可勝數。太祖曰:此吾帑中 物爾,何用獻為。太平興國三年,詔俶來朝,俶舉族歸 於京師,國除。其後事具國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