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9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九十九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三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目錄

 僭號部彙考二十五

  五代僭號四

  閩王審知 王延翰 王璘 王昶 王曦 王延政

  南平高季興 高從誨 高保融 高保勖 高季沖

  東漢劉旻 劉承鈞 劉繼恩 劉繼元

皇極典第二百九十九卷

僭號部彙考二十五[编辑]

五代僭號四[编辑]

王審知 王延翰 王璘 王昶 王曦 王延政[编辑]

《五代史》:閩世家王審知,字信通,光州固始人也。父恁, 世為農。兄潮,為縣史。唐末群盜起,壽州人王緒攻陷 固始,緒聞潮兄弟材勇,召置軍中,以潮為軍校。是時, 蔡州秦宗權方募士以益兵,乃以緒為光州刺史,召 其兵會擊黃巢。緒遲留不行,宗權發兵攻緒。緒率眾 南奔,所至剽略,自南康入臨汀,陷漳浦,有眾數萬。緒 性猜忌,部將有才能者,多因事殺之,潮頗自懼。軍次 南安,潮說其前鋒將曰:吾屬棄墳墓、妻子而為盜者, 為緒所脅爾,豈其本心哉。今緒雄猜,將吏之材能者 必死,吾屬不自保朝夕,況欲圖成事哉。前鋒將大悟, 與潮相持而泣。乃選壯士數十人,伏篁竹間,伺緒至, 躍出擒之,囚之軍中。緒後自殺。緒已見廢,前鋒將曰: 生我者潮也。乃推潮為主。是時,泉州刺史廖彥若為 政貪暴,泉人苦之,聞潮略地至其境,而軍行整肅,其 耆老相率遮道留之,潮即引兵圍彥若,逾年克之。光 啟二年,福建觀察使陳巖表潮泉州刺史。景福元年 巖卒,其GJfont范暉自稱留後。潮遣審知攻暉,久不克,士 卒傷死甚眾,審知請班師,潮不許。又請潮自臨軍,且 益兵,潮報曰:兵與將俱盡,吾當自往。審知懼乃親督 士卒攻破之,暉見殺。是歲唐即以潮為福建觀察使, 潮以審知為副使。審知為人狀貌雄偉,隆準方口,常 乘白馬,軍中號白馬三郎。乾寧四年,潮卒,審知代立。 唐以福州為武威軍,拜審知節度使,累遷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封瑯琊王。唐亡,梁太祖加拜審知中書令, 封閩王,升福州為大都督府。是時,楊行密據有江淮, 審知歲遣使汎海,自登、萊朝貢于梁,使者入海,覆溺 常十三四。審知雖起盜賊,而為人儉約,好禮下士。王 淡,唐相溥之子;楊沂,唐相涉從弟;徐寅,唐時知名進 士,皆依審知仕宦。又建學四門,以教閩士之秀者。招 來海中蠻夷商賈。海上黃崎,波濤為阻,一夕風雨雷 電震擊,開以為港,閩人以為審知德政所致,號為甘 棠港。審知同光三年卒,年六十四,諡曰忠懿。子延翰 立。

延翰字子逸,審知長子也。同光四年,唐拜延翰節度 使。是歲,莊宗遇弒,中國多故,延翰乃取司馬遷《史記》 閩越王無諸傳示其將吏曰:閩,自古王國也,吾今不 王,何待之有。於是軍府將吏上書勸進。十月,延翰建 國稱王,而猶稟唐正朔。延翰為人長大,美GJfont如玉,其 妻崔氏陋而淫,延翰不能制。審知喪未期,撤其几筵, 又多選良家子為妾。崔氏性妒,良家子之美者,輒幽 之別室,繫以大械,刻木為人手以繫其頰,又以鐵錐 刺之,一歲中死者八十四人。崔氏後病,見以為祟而 卒。審知養子建州刺史延稟,本姓周氏,自審知時與 延翰不葉。延翰立,以其弟延鈞為泉州刺史,延鈞怒。 二人因謀作亂。十二月,延稟、延鈞皆以兵入,執延翰 殺之。而延鈞立,更名鏻。

鏻,審知次子也。唐即拜鏻節度使,累加檢校太師、中 書令,封閩王。初,延稟與鏻之謀殺延翰也,延稟之兵 先至,巳執延翰而殺之,明日鏻兵始至,延稟自以養 子,推鏻而立之。延稟還建州,鏻餞于郊,延稟臨訣謂 鏻曰:善繼先志,毋煩老兄復來。鏻銜之。長興二年,延 稟率兵擊鏻,攻其西門,使其子繼雄轉海攻其南門, 鏻遣王仁達拒之。仁達伏甲舟中,偽立白幟請降,繼 雄信之,登舟,伏兵發,刺殺之,梟其首西門,其兵見之 皆潰法,延稟見執。鏻誚之曰:予不能繼先志,果煩老 兄復來。延稟不能對,遂殺之。延稟子繼昇守建州,聞 敗,奔于錢塘。長興三年,鏻上書言:楚王馬殷、吳越王 錢鏐皆為尚書令,今皆已薨,請授臣尚書令。唐不報, 鏻遂絕朝貢。鏻好鬼神、道家之說,道士陳守元以左 道見信,建寶皇宮以居之。守元謂鏻曰:寶皇命王少 避其位,後當為六十年天子。鏻欣然遜位,命其子繼 鵬權主府事。既而復位,遣守元問寶皇:六十年後將 安歸。守元傳寶皇語曰:六十年後,當為大羅仙人。鏻 乃即皇帝位,受冊於寶皇,以黃龍見真封宅,改元為 龍啟,國號閩。追諡審知為昭武孝皇帝,廟號太祖,立 五廟,置百官,以福州為長樂府。而閩地狹,國用不足, 以中軍使薛文傑為國計使。文傑多察民間陰事,致 富人以罪,而籍沒其貲以佐用,閩人皆怨。又薦妖巫徐彥,曰:陛下左右多姦臣,不質諸鬼神,將為亂。鏻使 彥視鬼於宮中。文傑與內樞密使吳英有隙,英病在 告,文傑謂英曰:上以公居近密,而屢以疾告,將罷公。 英曰:柰何。文傑因教英曰:即上遣人問公疾,當言頭 痛而已,無他苦也。英以為然。明日,諷鏻使巫視英病, 巫言:入北廟,見英為崇順王所訊,曰:汝何敢謀反。以 金槌擊其首。鏻以語文傑,文傑曰:未可信也,宜問其 疾如何。鏻遣人問之,英曰:頭痛。鏻以為然,即以英下 獄,命文傑劾之,英自誣伏,見殺。英嘗主閩兵,得其軍 士心,軍士聞英死,皆怒。是歲,吳人攻建州,鏻遣其將 王延宗救之,兵士在道不肯進,曰:得文傑乃進。鏻惜 之不與,其子繼鵬請與之以紓難,乃以檻車送文傑 軍中。文傑善數術,自占云:過三日可無患。送者聞之, 疾馳二日而至,軍士踴躍,磔文傑于市,閩人爭以瓦 石投之,臠食立盡。明日,鏻使者至,赦之,已不及。初,文 傑為鏻造檻車,以謂古制疏闊,乃更其制,令上卜通, 中以鐵芒內嚮,動輒觸之,既成,首被其毒。龍啟三年, 改元永和。王仁達為鏻殺延稟有功,而典親兵,鏻心 忌之,嘗問仁達曰:趙高指鹿為馬,以愚二世,果有之 邪。仁達曰:秦二世愚,故高指鹿為馬,非高能愚二世 也。今陛下聰明,朝廷官不滿百,起居動靜,陛下皆知 之,敢有作威福者,族滅之而已。鏻慚,賜與金帛慰安 之。退而謂人曰:仁達智略,在吾世猶可用,不可遺後 世患。卒誣以罪殺之。鏻妻早卒,繼室金氏賢而不見 答。審知婢金鳳,姓陳氏,鏻嬖之,遂立以為后。初,鏻有 嬖吏歸守明者,以色見倖,號歸郎,鏻後得風疾,陳氏 與歸郎姦。又有百工院使李可殷,因歸郎以通陳氏。 鏻命錦工作九龍帳,國人歌曰:誰謂九龍帳,惟貯一 歸郎。鏻婢春燕有色,其子繼鵬烝之,鏻已病,繼鵬因 陳氏以求春燕,鏻怏怏與之。其次子繼韜怒,謀殺繼 鵬,繼鵬懼,與皇城使李倣圖之。是歲十月,鏻饗軍于 大酺殿,坐中昏然,言見延稟來,倣以為鏻病已甚,乃 令壯士先殺李可殷于家。明日晨朝,鏻無恙,問倣殺 可殷何罪,倣懼而出,與繼鵬率皇城衛士而入。鏻聞 鼓噪聲,走匿九龍帳中,衛士刺之不殂,宮人不忍其 苦,為絕之。繼韜及陳氏、歸郎皆為倣所殺。鏻立十年 見殺,諡曰惠皇帝,廟號太宗。

繼鵬,鏻長子也。既立,更名昶,改元通文,以來倣判六 軍諸衛事。倣有弒君之罪,既立昶,而心常自疑,多養 死士以為備。昶患之,因大享軍,伏甲擒倣殺之,梟其 首于市。倣部曲千人叛,燒啟聖門,奪倣首,奔於錢塘。 晉天福二年,昶遣使朝貢京師,高祖遣散騎常侍盧 損冊封昶閩王,拜其子繼恭臨海郡王。損至閩,昶稱 疾不見,令繼恭主之。又遣中書舍人劉乙勞損于館, 乙衣冠偉然,騶僮甚盛。他日損遇乙于塗,布衣芒履 而已,損使人誚之曰:鳳閣舍人,何偪下之甚也。乙羞 媿,以手掩面而走。昶聞之,怒損稍侵辱之,損還,昶無 所答。而其子繼恭遣其佐鄭元弼隨損至京師貢方 物,致書晉大臣,述昶意求以敵國禮相往來。高祖怒 其不遜,下詔暴其罪,歸其貢物不納。兵部員外郎李 知損上書請籍沒其物而禁錮使者,於是以元弼下 獄。獄具引見,元弼俯伏曰:陛下方示大信,以來遠人, 臣將命無狀,願伏斧鑕,以贖昶罪。高祖乃赦元弼,遣 歸。昶亦好巫,拜道士譚紫霄為正一先生,又拜陳守 元為天師,而妖人林興以巫見幸,事無大小,興輒以 寶皇語命之而後行。守元教昶起三清臺三層,以黃 金數千斤鑄寶皇及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像,日焚龍 腦、薰陸諸香數斤,作樂于臺下,晝夜聲不輟,云如此 可求大還丹。三年夏,虹見其宮中,林興傳神言:此宗 室將為亂之兆也。乃命興率壯士殺審知子延武、延 望及其子五人。後興事敗,亦被殺。而昶愈惑亂,立父 婢春鷰為淑妃,後立以為皇后。又遣毉人陳究以空 名堂牒賣官。昶弟繼嚴判六軍諸衛事,昶疑而罷之, 代以季弟繼鏞,而募勇士為宸衛都以自衛,其賜予 給賞,獨厚於他軍。控鶴都將連重遇、拱宸都將朱文 進,皆以此怒激其軍。是歲夏,術者言昶宮中當有災, 昶徙南宮避災,而宮中火,昶疑重遇軍士縱火。內學 士陳郯素以便佞為昶所親信,昶以火事語之,郯反 以告重遇。重遇懼,夜率衛士縱火焚南宮,昶挾愛姬、 子弟、黃門衛士斬關而出,宿于野次。重遇迎延羲立 之。延羲令其子繼業率兵襲昶,及之;射殺數人,昶知 不免,擲弓于地,繼業執而殺之,及其妻、子皆死無遺 類。延羲立,諡昶曰康宗。

延羲,審知少子也。既立,更名曦,遣使朝貢于晉,改元 永隆。鑄大鐵錢,以一當十。曦自昶世倔彊難制,昶相 王倓每抑折之,曦亦憚倓,不敢有所發。新羅遣使聘 閩以寶劍,昶舉以示倓曰:此將何為。倓曰:不忠不孝 者,斬之。曦居旁色變。曦既立,而新羅復獻劍,曦思倓 前言,而倓已死,命發塚戮其尸,倓面如生,血流被體。 泉州刺史余廷英嘗矯曦命掠取良家子,曦怒,召下 御史劾之。廷英進買宴錢十萬,曦曰:皇后土貢何在。廷英又獻皇后錢十萬,乃得不劾。曦嘗嫁女,朝士有 不賀者笞之。御史中丞劉贊坐不糾舉,將加笞,諫議 大夫鄭元弼切諫,曦謂元弼曰:卿何如鄭魏公,乃敢 彊諫。元弼曰:陛下似唐太宗,臣為魏鄭公可矣。曦喜, 乃釋贊不笞。曦弟延政為建州節度使,封富沙王,自 曦立,不葉,數舉兵相攻,曦由此惡其宗室,多以事誅 之。諫議大夫黃峻舁櫬詣朝堂極諫,曦怒,貶峻漳州 司戶參軍。校書郎陳光逸上書疏曦過惡五十餘事, 曦命衛士鞭之百而不死,以繩係頸,掛于木,久而乃 絕。國計使陳匡範增算商之法以獻,曦曰:匡範人中 寶也。已而歲入不登其數,乃借於民以足之,匡範以 憂死。其後知其借於民也,剖棺斷尸,棄之水中。曦性 既淫虐,而妻李氏悍而酗酒,賢妃尚氏有色而寵。李 仁遇,曦甥也,以色嬖之,用以為相。曦常為牛飲,群臣 侍酒,醉而不勝,有訴及私棄酒者輒殺之。諸子繼柔 棄酒,并殺其贊者一人。連重遇弒昶,懼為國人所討, 與朱文進連姻以自固。曦心疑之,常以語誚重遇等, 重遇等流涕自辨。李氏妒尚妃之寵,欲圖曦而立其 子亞澄,乃使人謂重遇等曰:上心不平於二公,奈何。 重遇等懼。六年三月,曦出遊,醉歸,重遇等遣壯士拉 於馬上而殺之,諡曰景宗。

延政,審知子也。曦立,為淫虐,延政數貽書諫之。曦怒, 遣杜建崇監其軍,延政逐之,曦乃舉兵攻延政,為延 政所敗。延政乃以建州建國稱殷,改元天德。明年,連 重遇巳殺曦,集閩群臣告曰:昔太祖武皇帝親冒矢 石,遂啟有閩,及其子孫,淫虐不道。今天厭王氏,百姓 與能,當求有德,以安此土。群臣皆莫敢議,乃掖朱文 進升殿,率百官北面而臣之。文進以重遇判六軍諸 衛事,王氏子弟在福州者無少長皆殺之。以黃紹頗 守泉州,程贇守漳州,許文縝守汀州,稱晉年號,時開 運元年也。泉州軍將留從效詐其州人曰:富沙王兵 取福州矣,吾屬世為王氏臣,安能交臂而事賊乎。州 人共殺紹頗,迎王繼勳為刺史,漳州聞之,亦殺贇,迎 王繼成為刺史,皆王氏之諸子也。文縝懼,以汀州降 于延政。延政已得三州,重遇亦殺文進,傳首建州以 自歸。福州裨將林仁翰又殺重遇,謀迎延政都福州。 是時,南唐李景聞閩亂,發兵攻之,延政遣其從子繼 昌守福州,而南唐兵方急攻延政,福州將李仁達謂 其徒曰:唐兵攻建州,富沙王不能自保,其能有此土 也。乃擒繼昌殺之。欲自立,懼眾不附,以雪峰寺僧卓 儼明示眾曰:此非常人也。被以袞冕,率諸將吏北面 而臣之。已而又殺儼明,乃自立,送款于李景,景以仁 達為威武軍節度使,更其名曰弘義。而景兵攻破建 州,遷延政之族於金陵,封鄱陽王。是歲,景保大四年 也。留從效聞延政降唐,執王繼勳送于金陵,李景以 泉州為清源軍,以從效為節度使。景已破延政,遣人 召李仁達使入朝,仁達不從,遂降于吳越。而留從效 亦逐景守兵,據泉、漳二州,景猶封從效晉江王。周世 宗時,從效遣牙臧蔡仲興為商人,間道至京師,求置 邸內屬。是時,世宗與李景畫江為界,遂不納,從效仍 臣于南唐。其後事具國史。

晉開運三年丙午,南唐保太四年也。是歲,李景兵破建州,王氏滅。《江南錄》云:保太三年,虜王氏之族,遷于金陵。謬也。據王潮實以唐景福元年入福州,拜觀察使,而後人紀錄者,乃用騎馬來、騎馬去之讖以為據,遂以王潮光啟二年歲在丙午拜泉州刺史為始年,至保太四年,歲復在丙午而滅,故為六十一年。然其奄有閩國,則當自景福元年為始,實五十五年也。今諸家記其國滅丙午是也。其始年則牽於讖書,謬矣。惟《江南錄》又差其永年也。

南平高季興 高從誨 高保融 高保勖 高繼沖[编辑]

《五代史》:南平世家季興,字貽孫,陝州硤石人也。本名 季昌,避後唐獻祖廟諱,更名季興。季興少為汴州富 人李讓家僮。梁太祖初鎮宣武,讓以入貲得幸,養為 子,易其姓名曰朱友讓。季興以友讓故得進見,太祖 奇其材,命友讓以子畜之,因冒姓朱氏,補制勝軍使, 遷毅勇指揮使。天復二年,梁兵攻鳳翔,李茂貞堅壁 不出,太祖議欲收軍還河中,季興獨進曰:天下豪傑 窺此舉者一歲矣,今岐人已憊,破在旦夕,而大王之 所慮者,閉壁以老我師,此可以誘致之也。太祖壯其 言,命季興募勇敢士,得騎士馬景,季興授以計,引見 太祖。景曰:此行無還理,願錄其後嗣。太祖惻然止之, 景固請,乃行。景以數騎馳叩城門告曰:梁兵將東,前 鋒去矣。岐人以為然,開門出追梁軍,梁兵隨景後以 進,殺其九千餘人,景死之。茂貞後與梁和,昭宗出,贈 景官,諡曰忠壯。季興由是知名。明年,拜宋州刺史。從 破青州,徙潁州防禦使,復姓高氏。當唐之末,襄州趙 匡凝襲破雷彥恭于荊南,以其弟匡明為留後。梁兵 攻破襄州,匡凝奔于吳,匡明奔于蜀,乃以季興為荊 南節度觀察留後。開平元年,拜季興節度使。二年,加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荊南節度十州,當唐之末,為諸道所侵,季興始至,江陵一城而已,兵火之後,井邑凋 零。季興招緝綏撫,人士歸之,乃以倪可福、鮑唐為將 帥,梁震、司空薰、王保義等為賓客。太祖崩,季興見梁 日以衰弱,乃謀阻兵自固,治城隍,設樓櫓。以兵攻歸、 峽,為蜀將王宗壽所敗。又發兵聲言助梁擊晉,以侵 襄州,為孔勍所敗,乃絕貢賦累年。梁末帝優容之,封 季興渤海王,賜以袞冕劍佩。貞明三年,始復修貢。梁 亡,唐莊宗入洛,下詔慰諭季興,司空薰等皆勸季興 入朝京師,梁震以為不可,曰:梁、唐世為仇敵,夾河血 戰垂二十年,今主上新滅梁,而大王梁室故臣,握彊 兵,居重鎮,以身入朝,行為虜爾。季興不聽,留其二子, 以騎士三百為衛,朝于洛陽。莊宗果欲留之,郭崇韜 諫曰:唐新滅梁得天下,方以大信示人,今四方諸侯 相繼入貢,不過遣子弟將吏,而季興以身述職,為諸 侯率,宜加恩禮,以諷動來者。而反縻之,示天下以不 廣,且絕四方內向之意,不可。莊宗乃止,厚禮而遣之。 莊宗嘗問季興曰:吾已滅梁,欲征吳、蜀,何者為先。季 興曰:宜先蜀,臣請以本道兵先進。莊宗大悅,以手拊 其背,季興因命工繡其手跡於衣,歸以為榮耀。季興 已去,莊宗心悔遣之,密詔襄州劉訓圖之。季興行至 襄州,心動,夜斬關而出。已去,而詔書夜至。季興歸而 謂梁震曰:不聽子言,幾不免。因曰:吾行有二失;來朝 一失,放還一失。且主上百戰以取河南,對功臣誇手 抄《春秋》;又曰:我於手指上得天下。其自矜伐如此。而 荒于遊畋,政事多廢,吾可無慮矣。同光三年,封南平 王。魏王繼岌已破蜀,得蜀金帛四十餘萬,自峽而下, 而莊宗之難作。季興聞京師有變,乃悉邀留蜀物,而 殺其使者韓琪等十餘人。初,唐兵伐蜀,季興請以本 道兵自取夔、忠、萬、歸、峽等州,乃以季興為峽路東南 面招討使,而季興未嘗出兵。魏王已破蜀,而明宗入 立,季興因請夔、忠等州為蜀郡,唐大臣以為季興請 自取之,而兵出無功,不與。季興屢請,雖不得已而與 之,而唐猶自除刺史,季興拒而不納。明宗乃以襄州 劉訓為招討使,攻之,不克,而唐別將西方鄴克其夔、 忠、萬三州,季興遂以荊、歸、峽三州臣于吳,吳冊季興 秦王。天成三年冬卒,年七十一,諡曰武信。季興子九 人,長子從誨立。

從誨字遵聖。季興時,入梁為供奉官,累遷鞍轡庫使, 賜告歸寧,季興遂留為馬步軍都指揮使、行軍司馬。 季興卒,吳以從誨為荊南節度使。從誨以父自絕于 唐,懼復見討,乃遣使者聘于楚,楚王馬殷為之請命 于唐,而從誨亦遣押衙劉知謙奉表自歸,進贖罪銀 三千兩,明宗納之。長興元年正月,拜從誨節度使,追 封季興楚王,諡曰武信。三月,封從誨渤海王。應順元 年,封南平王。從誨為人明敏,多權詐。晉高祖遣翰林 學士陶榖為從誨生辰國信使,從誨宴榖望沙樓,大 陳戰艦于樓下,謂榖曰:吳、蜀不賓久矣,願修武備,習 水戰,以待師期。榖還,具道其語,晉高祖大喜,復遣使 賜以甲馬百匹。襄州安從進反,結從誨為援,從誨外 為拒絕,陰與之通。晉師致討,從誨遣將李端以舟師 為應,從進誅,從誨求郢州為屬郡,高祖不許。契丹滅 晉,漢高祖起太原,從誨遣人間道奉表勸進,且言漢 得天下,願乞郢州為屬,漢高祖陽諾之。高祖入汴,從 誨遣使朝貢,因求郢州,高祖不與。從誨怒,發兵攻郢 州,為刺史尹實所敗。漢遣國子祭酒田敏使于楚,假 道荊南,從誨問敏中國虛實,以為契丹之後,兵食皆 殫,意欲以誚敏,敏為言:杜重威悉以晉戈甲降寇,寇 置之鎮州,未嘗以北,而晉兵皆漢有也。從誨不悅。敏 以印本《五經》遺從誨,從誨謝曰:予之所識,不過《孝經》 十八章爾。敏曰:至德要道,於此足矣。敏因誦《諸侯章》 曰:在上不驕,高而不危,制節謹度,滿而不溢。從誨以 為譏己,即以大GJfont罰敏。荊南地狹兵弱,介于吳、越,為 小國。自吳稱帝,而南漢、閩、楚皆奉梁正朔,歲時貢奉, 皆假道荊南。季興、從誨常邀留其使者,掠取其物,而 諸道以書責誚,或發兵加討,即復還之而無媿。其後 南漢與閩、蜀皆稱帝,從誨所嚮稱臣,蓋利其賜予。俚 俗語謂奪攘苟得無媿恥者為賴子,猶言無賴也,故 諸國皆目為高賴子。從誨自求郢州不得,遂自絕於 漢。逾年,復通朝貢。乾祐元年十月卒,年五十八,贈尚 書令,諡曰文獻。子保融立。從誨十五子,長曰保勳,次 保正,保融第三子也,不知其得立之因。

保融字德長。從誨時,為節度副使,兼峽州刺史。從誨 卒,拜節度使。廣順元年,封渤海郡王。顯德元年,進封 南平王。世宗征淮,保融遣指揮使魏璘率兵三千,出 夏口以為應。又遣客將劉扶奉牋南唐,勸其內附。李 景稱臣,世宗得保融所與牋,大喜,賜以絹百匹。荊南 自後唐以來,數歲一貢京師,而中間兩絕。及世宗時, 無歲不貢矣。保融以為器械金帛,皆土地常產,不足 以效誠節,乃遣其弟保紳來朝,世宗益嘉之。初,季興 之鎮,梁以兵五千為牙兵,衣食皆給於梁。至明宗時, 歲給以鹽萬三千石,後不復給。及世宗平淮,故命泰州給之。保融性迂緩,無材能,而事無大小,皆委其弟 保勗。其從叔從義謀為亂,為其徒高知訓所告,徙之 松滋而殺之。宋興,保融懼,一歲之間三入貢。建隆元 年,以疾卒,年四十一,贈太尉,諡曰貞懿。弟保勖立。 保勗字省躬,從誨第十子也。保融卒,拜節度使。三年, 保勗疾,謂其將梁延嗣曰:我疾遂不起,兄弟孰可付 之後事者。延嗣曰:公不念貞懿王乎。先王寢疾,以軍 府付公,今先王子繼沖長矣。保勗曰:子言是也。即以 繼沖判內外兵馬。十一月,保勗卒,年三十九,贈侍中。 保融之子繼沖立。

繼沖字成和。保勗卒,拜節度使。湖南周行逢卒,子保 權立,其將張文表作亂,建隆四年,太祖命慕容延釗 等討之。延釗假道荊南,約以兵過城外。繼沖大將李 景威曰:兵尚權譎,城外之約,不可信也。宜嚴兵以待 之。判官孫光憲叱之曰:汝峽江一民爾,安識成敗。且 中國自周世宗時,已有混一天下之志,況聖宋受命, 真主出邪。王師豈易當也。因勸繼沖去斥堠,封府庫 以待,繼沖以為然。景威出而歎曰:吾言不用,大事去 矣,何用生為。因扼吭而死。延釗軍至,繼沖出逆于郊, 而前鋒遽入其城。繼沖亟歸,見旌旗甲馬,布列衢巷, 大懼,即詣延釗納牌印,太祖優詔復命繼沖為節度 使。乾德元年,有事于南郊,繼沖上書願陪祠。九月,具 文告三廟,率其將吏宗族五百餘人朝于京師,拜武 寧軍節度使以卒。光憲拜黃州刺史,其後事具國史。

東漢劉旻 劉承鈞 劉繼恩 劉繼元[编辑]

《五代史》:東漢世家劉旻,漢高祖母弟也。初名崇,為人 美鬚髯,目重瞳子。少無賴,嗜酒好博,嘗黥為卒。高祖 事晉為河東節度使,以旻為都指揮使。高祖即帝位, 以為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隱帝時, 累加中書令。隱帝少,政在大臣,周太祖為樞密使,新 討三叛,立大功,而與旻素有隙,旻頗不自安,謂判官 鄭珙曰:主上幼弱,政在權臣,而吾與郭公不葉,時事 如何。珙曰:漢政將亂矣。晉陽兵雄天下,而地形險固, 十州征賦足以自給。公為宗室,老不以此時為計,後 必為人所制。旻曰:子言,乃吾意也。乃罷上供征賦,收 豪傑,籍丁民以益兵。三年,周太祖起魏,隱帝遇弒,旻 乃謀舉兵。周太祖之自魏入也,反狀已白,而漢大臣 不即推尊之,故未敢即立,乃白漢太后,立旻子贇為 漢嗣,遣宰相馮道迎贇于徐州。當是時,人皆知太祖 之非實意也,旻獨喜曰:吾兒為帝矣,何患。乃罷兵,遣 人至京師。周太祖少賤,黥其頸上為飛雀,世謂之郭 雀兒。太祖見旻使者,具道所以立贇之意,因自指其 頸以示使者曰:自古豈有雕青天子。幸公無以我為 疑。旻喜,益信以為然。太原少尹李驤曰:郭公舉兵犯 順,其勢不能為漢臣,必不為劉氏立後。因勸旻以兵 下太行,控孟津以俟變,庶幾贇得立,贇立而罷兵可 也。旻大罵曰:驤腐儒,欲離間我父子。命左右牽出斬 之。驤臨刑嘆曰:吾為愚人畫計,死誠宜矣。然吾妻病, 不可獨存,願與之俱死。旻聞之,即并戮其妻于市,以 其事白漢,以明無他。已而周太祖果代漢,降封贇湘 陰公。旻遣牙將李GJfont奉書周太祖,求贇歸太原,而贇 已死。旻即慟哭,為李驤立祠,歲時祠之。乃以周廣順 元年正月戊寅即皇帝位于太原,以子承鈞為太原 尹,判官鄭珙、趙華為宰相,都押衙陳光裕為宣徽使, 遣通事舍人李GJfont間行使于契丹。契丹永康王兀欲 與旻約為父子之國,旻乃遣宰相鄭珙致書兀欲,稱 姪皇帝,以叔父事之而已。兀欲遣燕王述軋、政事令 高勳以冊尊旻為大漢神武皇帝,并稱旻妻為皇后。 兀欲性豪GJfont,漢使者至,輒以酒肉困之,珙素有疾,兀 欲彊之飲,一夕而以醉卒。然兀欲聞旻自立,頗幸中 國多故,乃遣其貴臣述軋、高勳以自愛黃騮、九龍十 二稻玉帶報聘。已而兀欲為述軋所弒,述律代立。旻 遣樞密直學士王得中聘于述律,求兵以攻周。述律 遣蕭禹厥率兵五萬助旻。旻出陰地攻晉州,為王峻 所敗。是歲大寒,旻軍凍餒,亡失過半。明年,又攻府州, 為折德扆所敗,德扆因取岢嵐軍。周太祖崩,旻聞之 喜,遣使乞兵于契丹。契丹遣楊袞將鐵馬萬騎及奚 諸部兵五六萬人號稱十萬以助旻。旻以張元徽為 先鋒,自將騎兵三萬攻潞州。李筠遣穆令鈞以步騎 三千拒元徽于太平驛,元徽擊敗之,遂圉潞州。是時, 世宗新即位,以謂旻幸周有大喪,而天子新立,必不 能出兵,宜自將以擊其不意。自宰相馮道等多言不 可,世宗意甚銳。顯德元年三月親征,甲午,戰于高平, 李重進、白重贊將左,樊愛能、何徽將右,向訓、史彥超 居中軍,張永德以禁兵衛蹕。旻亦列為三陣,張元徽 居東偏,楊袞居西偏,旻居其中。袞望周師謂旻曰:勍 敵也,未可輕動。旻奮髯曰:時不可失,無妄言。袞怒而 去。旻號令東偏先進,王得中叩馬諫曰:南風甚急,非 北軍之利也,宜少待之。旻怒曰:老措大,毋妄沮吾軍。 即麾元徽,元徽擊周右軍,兵始交,愛能、徽退走,其騎 軍亂,步卒數千棄甲叛降元徽,呼萬歲聲振川谷。世宗大駭,躬督戰士,士卒皆奮命爭先,而風勢愈盛,旻 自麾赤幟收軍,軍不可遏,旻遂敗。日暮,旻收餘兵萬 人阻澗而止。是時,周之後軍,劉詞將之,在後未至,而 世宗銳於速戰,戰已勝,詞軍繼至,因乘勝追擊之,旻 又大敗,輜重器甲、乘輿服御物皆為周師所獲。旻獨 乘契丹黃騮,自鵰窠嶺間道馳去,夜失道山谷間,得 村民為鄉導,誤趨平陽,得佗道以歸,而張元徽戰歿 于陣。楊袞怒旻,按兵西偏不戰,故獨全軍而返。旻歸, 為黃騮治GJfont,飾以金銀,食以三品粒,號自在將軍。世 宗休軍潞州,大宴將士,斬敗將樊愛能、何徽等七十 餘人,軍威大振。進攻太原,遣符彥卿、史彥超北控忻 口,以斷契丹援路。太原城方四十里,周師去城三百 步,圍之匝,自四月至於六月,攻之不克,而彥卿等為 契丹所敗,彥超戰歿,世宗遽班師。初,周師之圍城也, 旻遣王得中送楊袞以歸,因乞援兵於契丹,契丹發 數萬騎助旻,遣得中先還。至代州,代州將桑珪殺防 禦使鄭處謙,以城降周,并送得中於周。世宗召問得 中虜助兵多少,得中言送袞歸,無所求也,世宗信之。 已而契丹敗符彥卿於忻口,得中遂見殺。旻自敗于 高平,已而被圍,以憂得疾,明年十一月卒,年六十,子 承鈞立。

承鈞,旻次子也。少頗好學,工書。旻卒,承鈞遣人奉表 契丹,自稱男。述律答之以詔,呼承鈞為兒,許其嗣位。 初,旻常謂張元徽等曰:吾以高祖之業,贇之冤,義不 為郭公屈爾,期與公等勉力以復家國之仇。至於稱 帝一方,豈獲已也,顧我是何天子,爾亦是何節度使。 故其僭號仍稱乾祐,不改元,不立宗廟,四時之祭,用 家人禮。承鈞既立,始赦境內,改乾祐十年曰天會元 年,立七廟于顯聖宮。契丹遣高勳以兵助承鈞,承鈞 遣李存GJfont與勳攻上黨,無所得而還。明年,世宗北伐 契丹,下三關,契丹使來告急,承鈞將發兵,而世宗班 師,乃已。宋興,昭義節度使李筠叛命,遣其將劉繼沖、 判官孫孚奉表稱臣,執其監軍周光遜、李廷玉送于 太原,乞兵為援。承鈞欲謀於契丹,繼沖道筠意,請無 用契丹兵。承鈞即率其國兵自將出團柏谷,群臣餞 之汾水。僕射趙華曰:李筠舉事輕易,陛下不圖成敗, 空國興師,臣實憂之。承鈞至太平驛,封筠隴西郡王。 筠見承鈞儀衛不備,非如王者,悔臣之,筠因自陳受 周氏恩,不忍背德。而承鈞與周世仇也,聞筠言亦不 悅。遣宣徽使盧贊監其軍,筠心益不平,與贊多不葉, 承鈞遣宰相衛融和解之。已而筠敗死,衛融被執至 京師,太祖皇帝問融承鈞所以助筠反狀,融言不遜, 太祖命以鐵撾擊其首,流血被面,融呼曰:臣得死所 矣。太祖顧左右曰:此忠臣也。釋之,命以良藥傅其瘡。 遣融致書于承鈞,求周光遜等,約亦歸融太原。承鈞 不報,融遂留京師。承鈞謂趙華曰:不聽公言,幾至于 敗。然失衛融、盧贊,吾以為恨爾。承鈞由此益重儒者, 以抱腹山人郭無為參議國政。無為,棣州人,方顙鳥 喙,好學多聞,善談辯。嘗衣褐為道士,居武當山。周太 祖討李守貞于河中,無為詣軍門上謁,詢以當世之 務,太祖奇之。或謂太祖曰:公為漢大臣,握重兵居外, 而延縱橫之士,非所以防微慮遠之道也。由是太祖 不納。無為去,隱抱腹山。承鈞內樞密使段常識之,薦 其材,承鈞以諫議大夫召之,遂以為相。五年,宿衛殿 直行首王隱、劉紹、趙鸞等謀作亂,事覺被誅,其詞連 段常,乃罷常樞密為汾州刺史,縊殺之。自旻世凡舉 事必稟契丹,而承鈞之立多略。契丹遣使者責承鈞 改元、援李筠、殺段常不以告,承鈞惶恐謝罪。使者至 契丹輒見留,承鈞奉之愈謹,而契丹待承鈞益薄。承 鈞自李筠敗而失契丹之援,無復南侵之意。地狹產 薄,以歲輸契丹,故國用日削,乃拜五臺山僧繼顒為 鴻臚卿。繼顒,故燕王劉守光之子,守光之死,以孽子 得不殺,削髮為浮圖,其後居五臺山,為人多智,善商 財利,自旻世頗以賴之。繼顒能講《華嚴經》,四方供施, 多積蓄以佐國用。五臺當契丹界上,繼顒常得其馬 以獻,號添都馬,歲率數百匹。又於柏谷置銀冶,募民 鑿山取礦,烹銀以輸,劉氏仰以足用,即其治建寶興 軍。繼顒後累官至太師、中書令,以老病卒,追封定王。 太祖嘗因界上諜者謂承鈞曰:君家與周氏為世讎, 宜其不屈,今我與爾無所間,何為困此一方之人也。 若有志於中國,宜下太行以決勝負。承鈞遣諜者復 命曰:河東土地兵甲,不足以當中國之十一;然承鈞 家世非叛者,區區守此,蓋懼漢氏之不血食也。太祖 哀其言,笑謂諜者曰:為我語承鈞,開爾一路以為生。 故終其世不加兵。承鈞立十三年病卒,其養子繼恩 立。

繼恩本姓薛氏,父釗為卒,旻以女妻之,生繼恩。漢高 祖以釗婿也,除其軍籍,置之門下。釗無材能,高祖衣 食之而無所用。妻以旻女常居中,釗罕得見,釗常怏 怏,因醉拔佩刀刺之,傷而不死,釗即自裁。旻女後適 何氏,生子繼元,而何氏及旻女皆卒。旻以其子承鈞無子,乃以二子命承鈞養為子。承鈞立,以繼恩為太 原尹。承鈞嘗謂郭無為曰:繼恩純孝,然非濟世之才, 恐不能了我家事。無為不對。承鈞病臥勤政閣,召無 為,執手以後事付之。承鈞卒,繼恩告哀於契丹而後 立。繼恩服縗裳視事,寢處皆居勤政閣,而承鈞故執 事百司宿衛者皆在太原府廨。九月,繼恩置酒會諸 大臣,飲罷,臥閣中。供奉官侯霸榮率十餘人挺刃入 閣,閉戶而殺之。郭無為遣人以梯登屋入,殺霸榮并 其黨。初,承鈞之語郭無為也,繼恩怨無為不助己,及 立,欲逐之而未果,故霸榮之亂,人皆以謂無為之謀, 霸榮死,口滅而無知者。無為迎繼元而立之。

繼元為人忍。旻子十餘人,皆無可稱者。當繼元時,有 鎬、鍇、錡、錫,於繼元為諸父,皆為繼元所殺,獨銑以佯 愚獲免。承鈞妻郭氏,繼元兄弟自少母之。繼元妻段 氏,嘗以小過為郭氏所責,既而以它疾而卒,繼元疑 其殺之。及立,遣嬖者范超圖殺郭氏,郭氏方縗服哭 承鈞於柩前,超執而縊殺之,於是劉氏子孫無遺類 矣。繼元立,改元曰廣運。王師北征,繼元閉城拒守,太 祖以詔書招繼元出降,許以平盧軍節度使,郭無為 安國軍節度使。無為捧詔色動,而并人及繼元左右 皆欲堅守以拒命。無為仰天慟哭,拔佩刀欲自裁,為 左右所持。繼元自下執其手,延之上坐,無為曰:奈何 以孤城拒百萬之王師。蓋欲動搖并人,而并人守意 益堅。宦者衛德貴察無為有異志,以告繼元,繼元遣 人縊殺之。初,太祖命引汾水浸其城,水自城門入,而 有積草自城中飄出塞之。是時,王師頓兵甘草地中, 會歲暑雨,軍士多疾,乃班師。王師已去,繼元決城下 水注之臺駘澤,水已落而城多摧圮。契丹使者韓知 璠時在太原,歎曰:王師之引水浸城也,知其一而不 知其二,若知先浸而後涸,則并人無類矣。太平興國 四年,王師復北征,繼元窮窘,而并人猶欲堅守。其樞 密副使馬峰老疾居於家,舁入見繼元,流涕以興亡 諭之,繼元乃降。太宗御城北高臺受降,以繼元為右 衛上將軍,封彭城公。其後事具國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