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2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一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二十一卷目錄

元旦部彙考一

後漢總一則 安帝永初一則 順帝永建一則武帝咸寧一則 南齊總一則總一則 武帝天監一則總一則 北魏高祖太和一則 北齊總一則總一則元宗開元一則總一則太祖建隆一則 乾德一則 太宗淳化一則 仁宗天聖一則 神宗元豐一則 哲 宗元祐一則 徽宗政和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孝宗淳熙二則總一則 世宗大定一則總一則太祖洪武一則 世宗嘉靖一則 歲功典第二十一卷

元旦部彙考一[编辑]

後漢[编辑]

後漢:天子元旦幸德陽殿,受朝賀,大宴群臣,賜觀諸 伎樂。

按《後漢書·禮儀志》:每月朔歲首為大朝。受賀其儀。夜 漏未盡七刻鐘鳴。受賀及贄公侯璧中二千石、二千 石羔,千石、六百石雁,四百石以下雉。百官賀正月,二 千石以上,上殿稱萬歲,舉觴御坐前。司空奉羹、大司 農奉飯,奏食舉之樂。百官受賜,宴饗大作樂。其每朔 唯十月旦從故事者,高祖定秦之月,元年歲首也。 按《禮儀志注》:蔡質漢儀正月旦,天子幸德陽殿,臨軒。 公卿將大夫百官,各陪朝賀。蠻貊胡羌朝貢畢見。屬 郡計吏皆陛覲庭燎。宗室諸劉雜會萬人以上立西 面位定。公納薦,太官賜食酒,西入東出。既定,上壽計 吏中庭北面立太官,上食賜群臣酒食。貢事御史四 人執法殿下,虎賁羽林弧弓撮矢陛戟左右,戎頭偪 脛陪前向後,左右中郎將住東西,羽林虎賁將住東 北,五官將住中央。悉坐就,賜作九賓,徹樂。舍利從西 方來戲于庭,極乃畢入殿前,激水化為比目魚跳躍, 嗽水作霧障日,畢化成黃龍長八丈,出水遊戲于庭。 炫耀日光,以兩大絲繩繫兩柱中,頭間相去數丈,兩 倡女對舞行於繩上,對面道逢切肩不傾又蹋踘出。 身藏形於斗中,鐘磬並作樂,畢作魚龍曼延。小黃門 吹三通,謁者引公卿群臣以次拜。微行出罷,卑官在 前尊官在後。德陽殿周旋容萬人,陛高二丈,皆文石 作壇,激沼水於殿下。畫屋朱梁玉階,金柱刻鏤作宮 掖之好。廁以青翡翠一柱,三帶韜以赤緹。天子正旦 節,會朝百官於此。

安帝永初四年,春正月元會,徹樂。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永初四年春正月元日會徹樂 不陳,充庭車。

每大朝會必陳乘輿法物車輦於庭,故曰充庭 車也。以年饑,故不陳。

順帝永建四年春正月元旦,詔赦天下。下寬和之令。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永建四年春正月丙寅,詔曰:朕 託王公之上,涉道日寡,政失厥中,陰陽氣隔,寇盜肆 暴,庶獄彌繁,憂悴永歎,疢如疾首。詩云:君子如祉,亂 庶遄已。三朝之會,朔旦立春,嘉與海內洗心自新。其 赦天下。從甲寅赦令以來,復秩屬籍。三年正月已來 還贖其閻顯。江京等知識婚姻禁錮,一原除之。務崇 寬和,敬順時令,遵典去苛,以稱朕意。

[编辑]

武帝咸寧 年定元會之儀。[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禮志》:漢儀有正會禮,正 旦夜漏未盡,七刻鐘鳴受賀。公侯以下、二千石以上, 升殿稱萬歲。然後作樂宴饗。魏武帝都鄴,正會文昌 殿,設百華燈。晉受命,武帝定元會儀咸寧注是也。 咸寧注,先正一日,有司各宿設夜漏,未盡十刻,群臣 集到庭燎起火,上賀起謁報,又賀皇后。還,從雲龍東 中華門入,詣東閤下便坐。漏未盡七刻,百官及受贄 郎官以下至計吏皆入立,其次其陛衛者如臨軒儀。 漏未盡五刻,謁者僕射大鴻臚,各各奏群臣就位定。 漏盡,侍中奏外辦,皇帝出,鐘鼓作,百官皆拜伏。太常 導皇帝升御坐。鐘鼓止,百官起,大鴻臚跪奏請朝賀。 掌禮郎讚,皇帝延王登,大鴻臚跪讚,藩王臣某等奉 白璧各一再拜賀。太常報王悉登,謁者引上殿當御 坐,皇帝興,王再拜。皇帝坐,復再拜。跪置璧御坐前,復 再拜。成禮訖,謁者引下殿,還故位。掌禮郎讚,皇帝延 太尉等于是。公特進匈奴南單于金紫將軍,當大鴻 臚西中二千石、二千石、千石、六百石,當大行令西皆 北面伏,鴻臚跪讚。太尉中二千石等,奉璧皮帛羔鴈 雉再拜賀。太常讚,皇帝延公等登,掌禮引公至金紫將軍上殿,皇帝興,皆再拜。皇帝坐,又再拜,跪置璧皮 帛御坐前,復再拜。成禮訖,謁者引下殿,還故位。公置 璧,成禮時,大行令並讚,殿下中二千石以下同。成禮 訖,以贄授贄郎,郎以璧帛付諸謁者,羔鴈雉付太官。 太樂令跪奏雅樂,樂以次作。乘黃令乃出車,皇帝罷 入,百官皆坐。晝漏上水六刻,諸蠻夷胡客以次入,皆 再拜。訖,坐御入。後三刻又出,鐘鼓作。謁者僕射跪奏 請,群臣上,謁者引王公二千石上殿,千石六百石停 本位。謁者引王詣樽酌壽酒,跪授侍中。侍中跪置御 坐前。王還,王自酌,置位前。謁者跪奏藩王臣某等奉 觴再拜。上千萬歲,四廂樂作,百官再拜。已飲,又再拜。 謁者引王等還本位。陛下者傳就席,群臣皆跪諾。侍 中、中書令、尚書令各於殿上。上壽酒,登歌樂升。太官 又行御酒,御酒升階,太官令跪授侍郎,侍郎跪進御 坐前,乃行百官酒。太樂令跪奏,奏登歌三終乃降。太 官令跪請具御飯到階,群臣皆起。太官令持羹跪授, 司徒持飯跪授,大司農尚食持案並授持節,持節跪 進御坐前。群臣就席,太樂令跪奏,奏食舉樂。太官行 百官飯案遍。食畢,太樂令跪奏請進樂,樂以次作。鼓 吹令又前跪奏請以次進。眾妓乃召,諸郡計吏前受 敕戒于階下。宴樂畢,謁者一人跪奏請罷退鐘鼓作, 群臣北面再拜,出。然則夜漏未盡七刻,謂之晨賀。晝 漏上三刻更出,百官奉壽酒,謂之晝會。別置女樂三 十人於黃帳外,奏房中之歌。江左多虞,不復晨賀。夜 漏未盡十刻,開宣陽門。至平旦,始開殿門。晝漏上五 刻,皇帝乃出受賀。皇太子出會者則在三恪下王公 上。正旦元會設白獸樽於殿庭,樽蓋上施白獸。若有 能獻直言者,則發此樽飲酒。案:禮白獸樽乃杜舉之 遺式也,為白獸蓋是後代所為示忌憚也。

南齊[编辑]

齊循宋舊元旦朝會,多仍東晉江左之禮。

按《南齊書·禮志》:漢末蔡邕立漢朝會志竟不就。秦人 以十月旦為歲首,漢初習以大饗會。後用夏正饗會, 猶未廢十月旦會也。東京以後,正旦夜漏未盡七刻, 鳴鐘受賀。公侯以下執贄來庭,二千石以上升殿稱 萬歲,然後作樂宴饗。張衡賦云:皇輿夙駕,登天光於 扶桑,然則雖云夙駕,必辨色而行事矣。魏武都鄴,正 會文昌殿用漢儀,又設百華燈。後魏文修洛陽宮室, 權都許昌,宮殿狹小,元日於城南立氈殿青帷以為 門,設樂饗會。後還洛陽,依漢舊事。晉武帝初,更定朝 會儀,夜漏未盡十刻,庭燎起火,群臣集傅,元朝會賦 云:華燈若乎火樹,熾百枝之煌煌。此則因魏儀與庭 燎並設也。漏未盡七刻,群臣入白賀。未盡五刻,就本 位。至漏盡,皇帝出前殿,百官上賀如漢儀。禮畢,罷入 群臣坐,謂之晨賀晝。漏上三刻,更出百官奉壽酒,大 饗作樂,謂之晝會。別置女樂三十人於黃帳外。奏房 中之歌,江左多虞不復晨賀。夜漏未盡十刻,開宣陽 門。至平旦始開殿門。晝漏上五刻,皇帝乃出受賀。宋 世至十刻乃受賀。其餘升降拜伏之儀,及置立后妃 王公已下,祠祀夕牲,拜授弔祭,皆有儀注,文多不載。

[编辑]

梁元會,損益魏晉之禮。

按《隋書·禮儀志》:梁元會之禮未明,庭燎設文物充庭。 臺門闢禁衛皆嚴。有司各從其事,太階東置白獸樽。 群臣及諸蕃客並集,各從其班而拜。侍中奏中嚴,王 公卿尹各執珪璧入拜,侍中乃奏外辦。皇帝服袞冕 乘輿以出,侍中扶左、常侍扶右、黃門侍郎一人執曲, 直華蓋從至階,降輿納舄,升坐。有司御前施奉珪藉, 王公以下至阼階,脫舄劍升殿席,南奉贄珪璧畢,下 殿納舄佩劍詣本位。主客郎徙珪璧於東廂。帝興入 徙御坐於西壁下,東向設皇太子王公已下位,又奏 中嚴,皇帝服通天冠,升御坐,王公上壽禮。畢,食。食畢, 樂伎奏太官進御酒。主書賦黃甘逮二品已上,尚書 騶騎引計吏郡國各一人皆跪受詔。侍中讀五條詔, 計吏每應諾。訖,令陳便宜者,聽詣白獸樽,以次還坐。 宴樂罷,皇帝乘輿以入。皇太子朝則遠遊冠服乘金 輅鹵簿以行。預會則劍履升坐。會訖,先興。 又按志 東宮元會儀注,太子升崇正殿,不欲東西階,責東宮 典儀列,云:太子元會升自西階,此則相承為謬。請自 今東宮大公事。太子升崇正殿並由阼階。

武帝天監六年,始改元日宴會,東向之禮為南向。更 定受玉及乘輿升殿之制。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禮儀志天監六年, 詔曰:頃代以來,元日朝畢,次會群臣,則移就西壁下, 東向坐求之。古義王者,讌萬國唯應南面。何更居東 面。於是御座南向,以西方為上皇,太子以下在北壁, 坐者悉西邊東向。尚書令以下在南方,坐者悉東邊 西向。舊元日御座東向,酒壺在東壁下。御座既南向, 乃詔壺於南闌下。又詔元日受五等贄珪璧,並量付 所司周捨。案周禮冢宰大朝覲贊玉幣。尚書古之冢 宰頃,王者不親撫玉則不復須冢宰贊助。尋尚書主客曹郎既冢宰隸職。今元日五等奠玉既竟,請以主 客郎受鄭元注覲禮云。既受之後,出付玉人於外漢 時。少府職主珪璧,請主客受玉付少府掌。帝從之。又 尚書僕射沈約議正會儀注:御出乘輿至太極殿前, 納舄升階。尋路寢之設,本是人君居處,不容自敬宮 室。案漢氏則乘小車升殿。請自今元正及大公事,御 宜乘小輿至太極階,仍乘板輿升殿。制可。

[编辑]

陳朝會多依梁制令,宮人得隔綺疏而觀。

按《隋書·禮儀志》:陳制先元會十日,百官並習儀注,令 僕已下悉公服監之。設庭燎街,闕城上殿前皆嚴兵。 百官各設部位而朝,宮人皆於東堂隔綺疏而觀。宮 門既無籍,外人但絳衣者亦得入觀。是日,上事人發 白獸樽,自餘亦多依梁禮云。

北魏[编辑]

高祖太和元年春正月元旦,下詔改元。 按《魏書·高祖本紀》:太和元年春正月乙酉朔,詔曰:朕 夙承寶業,懼不堪荷,而天貺具臻,地瑞並應,風和氣 晼,天人交協。豈朕沖昧所能致哉,實賴神祇七廟降 福之助。今三正告初祗感交切,宜因陽始協典革元。 其改今號為太和元年。

北齊[编辑]

北齊以元會日,慰勞郡國計吏,試其優劣,大饗群臣。 中宮朝會賜食如外朝禮。

按《隋書·禮儀志》:後齊正日,侍中宣詔慰勞州郡國使。 詔牘長一尺三寸,廣一尺。雌黃塗飾,上寫詔書三。計 會日,侍中依儀勞郡國計吏,問刺史太守安不及穀 價、麥苗善惡、人間疾苦。又班五條詔書於諸州郡國, 使人寫以。詔牘一枚長二尺五寸廣一尺三寸,亦以 雌黃塗飾,上寫詔書。正會日,依儀宣示使人歸以告 刺史二千石。一曰政在正身在愛人。去殘賊擇良吏 主決獄平徭賦。二曰人生在勤,勤則不匱。其勸率田 桑,無或煩擾。三曰六極之人務加寬養,必使生有以 自救,沒有以自給。四曰長吏華浮奉客,以求小譽,逐 末捨本,政之所疾,宜謹察之。五曰人事意氣干亂,奉 公外內溷淆,綱維不設,所宜糾劾。正會日,侍中黃門 宣詔,勞諸郡上計。勞訖,付紙遣陳土宜,字有脫誤者, 呼起席後立。書?濫劣者,飲墨水一升。文理孟浪無 可取者,奪容刀及席。既而本曹郎中考其文?才辭 可取者,錄牒吏部簡同流外三品。敘元正大饗百官 一品已下,流外九品已上,預會一品已下正三品已 上,開國公侯伯散品。公侯及特命之官下逮刺史並 升殿。從三品已下從九品已上及奉正使人比流官 者在階下,勳品已下端門外。 又按志後齊元日中 宮朝會,陳樂皇后褘衣乘輿,以出於昭陽殿坐定。內 外命婦拜。皇后興,妃主皆跪。皇后坐,妃主皆起。長公 主一人前跪拜賀。禮畢,皇后入室,乃移幄坐於西廂。 皇后改服褕狄以出坐定。公主一人上壽。訖,就坐。御 酒食賜爵並如外朝會。

[编辑]

隋元會悉如後齊制,又定皇后受賀之禮。

按《隋書·禮儀志》:隋制正旦及冬至,文物充庭,皇帝出 西房即御座。皇太子鹵簿至顯陽門外入賀,復詣皇 后御殿拜賀。訖,還宮。皇太子朝訖,群官客使入就位 再拜。上公一人詣西階解劍升賀,降階帶劍復位而 拜。有司奏諸州表。群官在位者又拜而出。皇帝入東 房,有司奏行事訖,乃出西房坐定。群官入就位,上壽 訖,上下俱拜。皇帝舉酒,上下舞蹈,三稱萬歲。皇太子 預會,則設坐於御東南西向,群臣上壽。畢,入,解劍以 升。會訖,先興。 又按志隋儀如後齊制,又有皇后受 群臣賀禮,則皇后御坐,而內侍受群臣拜以入,承令 而出,群臣拜而罷。

[编辑]

元宗開元 年定元旦朝賀之禮。[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禮樂志》:皇帝元正受群 臣朝賀。而會前一日,尚舍設御幄於太極殿。有司設 群官客使等次於東西朝堂,展縣置案陳車輿。又設 解劍席於縣西北橫街之南。文官三品以上位橫街 之南道。東襄寧侯位三品之下介公酅公位於道西。 武官三品以上位介公之西少南。文官四品五品位 於縣東。六品以下位橫街之南。又設諸州朝集使位, 都督刺史三品以上,位文武官三品之東西。四品以 下分方位。文武官當品之下諸州使人又於朝集,使 之下諸親於四品五品之南。設諸蕃方客位三等以 上東方南方,在東方朝集使之東西方北方。在西方 朝集使之西。每國異位重行北面,四等以下分方位 於朝集。使六品之下又設門外位。文官於東朝堂介 公酅公在西朝堂之前。武官在介公之南。少退每等 異位重行諸親位於文武官四品五品之南。諸州朝 集使東方南方位。宗親之南使人分方於朝集,使之 下諸方客東方南方。在東方朝集使之南西方北方。在西方朝集使之南。每國異位重行其日,將士填諸 街,勒所部,列黃麾大仗,屯門及陳於殿庭。群官就次, 侍中版奏請中嚴,諸侍衛之官詣閤奉迎,吏部兵部 主客戶部贊。群官客使俱出次,通事舍人各引就朝 堂前位,引四品以下及諸親客等應先置者入就位。 侍中版奏外辦,皇帝服袞冕,冬至則服通天冠絳紗 袍,御輿出自西房,即御座,南向坐。符寶郎奉寶置於 前。公王以下及諸客使等以次入就位。典儀曰再拜。 贊者承傳,在位者皆再拜。上公一人詣西階席,脫舄 跪解劍置於席,升當御座前,北面跪賀,稱某官臣某 言元正首祚,景福惟新。伏惟開元神武皇帝陛下與 天同休。乃降階詣席,跪佩?俛伏興納舄,復位。在位 者皆再拜。侍中前承詔降詣,群官東北西面稱有制。 在位者皆再拜。宣制曰:履新之慶與公等同之。在位 者皆再拜,舞蹈,三稱萬歲,又再拜。初群官將朝,中書 侍郎以諸州鎮表別為一案,俟於右延明門外。給事 中以祥瑞案,俟於左延明門外。侍郎給事中俱就侍 臣班。初入,戶部以諸州貢物陳于太極門東東西廊。 禮部以諸蕃貢物可執者,蕃客執入就位,其餘陳於 朝堂前。上公將入門,中書侍郎給事中皆降。各引其 案入詣東西階下立。上公將升賀,中書令黃門侍郎 俱降。各立取所奏之文以次升。上公已賀,中書令前 跪奏諸方表。黃門侍郎又進跪奏祥瑞俱降。置所奏 之文於案。侍郎與給事中引案退至東西階前。案出 初,侍中已宣制。朝集使及蕃客皆再拜。戶部尚書進 詣階間,跪奏稱:戶部尚書臣某言諸州貢物,請付。所 司侍中前承制,退稱制曰可。禮部尚書以次進詣階 間跪奏稱:禮部尚書臣某言諸蕃貢物,請付。所司侍 中前承制,退稱制曰可。太府帥其屬受諸州及諸蕃 貢物。出歸仁納義門,執物者隨之。典儀曰:再拜。通事 舍人以次引北面位者出。侍中前跪奏,稱侍中臣某 言。禮畢,皇帝降坐,御輿入自東房。侍臣從至閤,引東 西面位者以次出。蕃客先出,冬至不奏祥瑞,無諸方 表,其會則太樂令設登歌於殿上,二舞入,立於縣南。 尚舍設群官升殿者坐。文官三品以上於御座東南。 西向介公酅公在御座西南東向。武官三品以上又 於其後。朝集使都督刺史蕃客三等以上座如立位。 設不升殿者座,各於其位。又設群官解劍席於縣之 西北橫街之南。尚食設壽尊於殿上東序之端,西向。 設坫於尊南,加爵一。太官令設升殿者酒尊於東西 廂近北。設在庭群官酒尊各於其座之南,皆有坫冪, 俱障以帷。吏部兵部戶部,主客贊。群官客使俱出次。 通事舍人引就朝堂前位,又引非升殿者次入就位。 侍中版奏外辦,皇帝改服通天冠絳紗袍。御輿出自 西房,即御座。典儀一人升就東階上。通事舍人引公 王以下及諸客使,以次入就位。侍中進當御座前北 面跪奏,稱侍中臣某言,請延諸公王等升。又侍中稱 制曰:可。侍中詣東階上西面稱制,延公王等升殿上 典儀,承傳。階下贊者又承傳,在位者皆再拜。應升殿 者詣東西階至解劍席,脫舄解?,升。上公一人升階 少東西面,立於座後。光祿卿進詣階間,跪奏稱臣某 言請賜群臣上壽。侍中稱制曰:可。光祿卿退,升詣酒 尊所西向立。上公詣酒尊所北面。尚食酌酒一爵授 上公。上公受爵,進前,北面授殿中監,殿中監受爵,進 置御前。上公退,北面跪稱某官臣某等稽首。言元正 首祚臣某等不勝大慶,謹上千秋萬歲壽。再拜。在位 者皆再拜。立於席後侍中前承制,退稱敬舉公等之 觴。在位者又再拜。殿中監取爵奉進,皇帝舉酒,在位 者皆舞蹈,三稱萬歲。皇帝舉酒訖,殿中監進受虛爵, 以授尚食,尚食受爵於坫初。殿中監受虛爵,殿中典 儀唱。再拜階下。贊者承傳,在位者皆再拜。上公就座 後立。殿中典儀唱,就座階下贊者承傳,俱就座。歌者 琴瑟升坐,笙管立階間。尚食進酒至階殿上。典儀唱 酒至興階下。贊者承傳,坐者皆俛伏起立於席後。殿 中監到階省酒,尚食奉酒進,皇帝舉酒。太官令又行 群官酒,酒至殿上,典儀唱再拜,階下贊者承傳,在位 者皆再拜。搢笏受觶殿上。典儀唱就座,階下贊者承 傳,皆就座。皇帝舉酒,尚食進受虛爵。復於坫觴行三 周,尚食進御食。食至階殿上,典儀唱食至,興階下贊 者承傳,坐者皆起立座後,殿中監到階省案。尚食品 嘗食訖,以次進置御前。太官令又行群官案設食訖, 殿上典儀唱就坐,階下贊者承傳,皆就坐。皇帝乃飯, 上下俱飯。御食畢,仍行酒,遂設庶羞二舞作若賜酒。 侍中承詔詣東階上西面稱賜酒。殿上典儀承傳,階 下贊者又承傳,坐者皆起再拜。立受觶,就席坐飲。立 授虛爵,又再拜。就座,酒行十二遍,會畢。殿上典儀唱 可起,階下贊者承傳,上下皆起。降階,佩劍納舄,復位, 位於殿庭者仍立於席後。典儀曰:再拜。贊者承傳,在 位者皆再拜。若有賜物,侍中前承制,降詣群官,東北 西面稱:有制。在位者皆再拜。侍中宣制,又再拜。以次 出。侍中前跪奏稱,侍中臣某言禮畢,皇帝興御輿入自東房東西面,位者以次出。

[编辑]

遼以元旦受群臣朝賀,仍率群臣詣皇太后行禮。 按《遼史·禮志》:正旦朝賀儀,臣僚並諸國使,昧爽入朝 奏班齊。皇帝升殿坐,契丹舍人殿上通訖。引契丹臣 僚東洞門入。引漢人臣僚並諸國使西洞門入。合班 舞蹈,五拜,鞠躬,平身。引親王東階上殿欄內褥位俛 伏跪,自通全御臣某等祝壽。訖伏興退引東階下殿 復位。舞蹈五拜畢,鞠躬。宣徽使殿上鞠躬,奏臣宣答 稱有敕。班首以下聽制訖再拜鞠躬。宣徽傳宣云:履 新之慶,與公等同之。舍人贊謝,宣諭拜。舞蹈五拜。贊 各祗候分班引出。引班首西階上殿奏表。目訖,教坊 起居賀,十二拜。畢,贊各祗候引契丹漢人臣僚並諸 國使東西洞門入,合班再拜。贊進酒引親王東階上 殿,就欄內褥位搢笏,執臺琖進酒。訖,退。復褥位置臺 出笏少前俯跪,自通全御臣某等謹進千萬歲壽酒。 俯伏興,退復褥位。與殿下臣僚皆再拜鞠躬。候宣徽 使殿上鞠躬,奏臣宣答稱有制,親王以下再拜。如初 儀傳宣云:飲公等壽酒,與公等內外同慶。舍人贊謝, 宣諭如初。贊各祗候親王搢笏。執臺殿下臣僚分班。 皇帝飲酒,教坊奏樂殿。上下臣僚皆拜稱:萬歲。贊各 祗候樂止,教坊再拜。皇帝卒飲,親王進受琖復褥,位 置臺琖出笏揖。臣僚合班引親王東階下殿復位鞠 躬再拜。贊各祗候分班引出。皇帝起,詣皇太后殿。臣 僚並諸國使皆從皇太后升殿。皇帝東方側坐,引契 丹漢人臣僚並諸國使兩洞門入班。稱賀進酒皆如 皇帝之儀。畢,引出教坊入起居進酒亦如之。皇太后 宣答稱聖旨。契丹班謝,宣宴,上殿就位。立漢人臣僚 並諸國使東洞門入,丹墀東方面西鞠躬,舍人鞠躬 通文武百僚宰臣某以下,謝宣宴,再拜。出班致詞訖, 退復位,舞蹈五拜。贊各上殿祗候引。宰臣以下並諸 國使副方裀朵殿,臣僚西階上殿就位,立,不應坐。臣 僚並於西洞門出,二人監琖教坊再拜。贊各上階下 殿謝宴,如皇太后生辰儀。 又按《樂志》:正月朔日朝 賀,用宮懸雅樂。元會用大樂,曲破後用散樂,角觝終 之。是夜皇帝宴飲,用國樂。

[编辑]

太祖建隆二年正月朔上詣太后宮門稱慶,始受朝 賀於崇元殿。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二年春正月丙申朔,上詣太 后宮門稱慶。 按《禮志》:太祖建隆二年正月朔,始受 朝賀於崇元殿,服袞冕,設宮懸、侍衛如儀。仗退,群臣 詣皇太后宮門奉賀。帝常服御廣德殿,群臣上壽,用 教坊樂。

乾德四年春,受朝賀。群臣上壽,始用樂歌二舞。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禮志》:乾德四年於朝元 殿賀。畢,常服御大明殿。群臣上壽,始用雅樂登歌二 舞,群臣酒五行,罷。

太宗淳化三年春正月朔,命有司定上壽儀。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宗淳化三年正 月朔,命有司約開元禮,定上壽儀,皆以法服行禮。設 宮縣萬、舞、酒三行,罷。

仁宗天聖五年春正月朔,率百官上皇太后壽酒。畢, 乃受朝天安殿。

按《宋史·仁宗本紀》:天聖五年春正月壬寅朔初,率百 官上皇太后壽於會慶殿,遂御天安殿受朝。 按《禮 志》:仁宗天聖四年十二月詔,明年正月朔,先率百官 赴會慶殿,上皇太后壽酒。畢,乃受朝天安殿。仍令太 常禮院修定儀制。五年正月朔曉,漏未盡三刻,宰臣 百官與遼使諸軍將校,並常服班會慶殿。內侍請皇 太后出殿後幄,鳴鞭升坐。又詣殿後皇帝幄引。皇帝 出帝服靴袍於簾內。北向褥位再拜。跪稱臣某言:元 正啟祚,萬物惟新,伏惟尊號皇太后陛下。膺時納祜 與天同休。內常侍承旨答曰:履新之祜,與皇帝同之。 帝再拜,詣皇太后御坐稍東內。給侍酌酒,授內謁者 監進。帝跪進。訖,以盤興內謁者,監承接之。帝卻就褥 位跪奏曰:臣某稽首言,元正令節,不勝大慶,謹上千 萬歲壽。再拜。內常侍宣答曰:恭舉皇帝壽酒。帝再拜。 執盤侍立,教坊樂止。皇帝受虛醆,還幄。通事舍人引 百官橫行典儀贊再拜,舞蹈。起居太尉升自西階稱 賀。簾外降還位,皆再拜舞蹈。侍中承旨曰:有制。皆再 拜。宣曰:履新之吉,與公等同之。皆再拜舞蹈。閤門使 簾外奏,宰臣某以下進壽酒,皆再拜。太尉升自東階, 翰林使酌御酒盞授,太尉執盞盤跪,進簾外。內謁者 監跪接以進。太尉跪奏曰:元正令節,臣等不勝慶忭, 謹上千萬歲壽。降還位,皆再拜。宣徽使承旨曰:舉公 等觴。皆再拜。太尉升立簾外。樂止,內謁者監出簾授 虛盞。太尉降階橫行,皆再拜舞蹈。宣徽使承旨宣群 臣升殿。再拜,升及東西廂坐,酒三行。侍中奏,禮畢。退。 樞密使以下迎乘輿於長春殿起居稱賀。百官就朝 堂易朝服班天安殿朝賀。帝服袞冕受朝。禮官,通事舍人引中書令門下侍郎各於案,取所奏文,詣褥位 脫劍舄以次升,分東西立。諸方鎮表祥瑞案,先置門 外,左右令使絳衣對舉。給事中押祥瑞,中書侍郎押 表案入,分詣東西階下對立。既賀,更服通天冠絳紗 袍。稱觴上壽,止舉四爵,乘輿還。內恭謝太后如常禮。 神宗元豐元年,命定元會儀注。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元年十一月己丑,命龍圖閣 直學士宋敏求等,詳定正旦御殿儀注。 按《禮志》:神 宗元豐元年,詔龍圖閣直學士、史館修撰宋敏求等 詳定正殿御殿儀注。敏求遂上朝會儀二篇。令式四 十篇,詔頒行之。其制元正大朝會,有司設御坐大慶 殿東西房。于御坐之左右少北,東西閣于殿後,百官 宗室客使次于朝堂之內外五輅。先陳于庭。兵部設 黃麾仗于殿之內外,大樂令展宮架之樂于橫街南。 鼓吹令分置十二案于宮架外。協律郎二人,一位殿 上西階之前楹,一位宮架西北,俱東向。陳輿輦御馬 于龍墀,繖扇于沙墀,貢物于宮架南,餘則列大慶門 外陳布。將士于街,左右金吾、六軍諸衛勒所部。列黃 麾大仗于門及殿庭。百僚客使等俱入朝。文武常參 官朝服陪位。官公服近仗,就陳于閣外。大樂令樂工、 協律郎入就位。中書侍郎以諸方鎮表案。給事中以 祥瑞案俟于大慶門外之左右。諸侍衛官各服其器 服輦出至西閣。降輦符寶郎奉寶詣閤門,奉迎百官 客使陪位官俱入就位。侍中版奏中嚴,又奏外辦,殿 上鳴鞭,宮縣撞黃鐘之鐘,右五鐘皆應。內侍承旨索 扇,扇合帝服通天冠絳紗袍。御輿出,協律郎舉麾奏 乾安樂,鼓吹振作。帝出自西房,降輿即坐。扇開,殿下 鳴鞭。協律郎偃麾,樂止,爐煙升。符寶郎奉寶置御坐 前,中書侍郎、給事中押表案祥瑞案入,詣東西階下 對立百官宗室及遼使班分東西以次入。正安樂作, 就位樂止。押樂官歸本班。起居畢,復案位三師。親王 以下及御史臺外正任遼使俱就北向位。典儀贊,在 位者皆再拜。起居訖,太尉將升,中書令門下侍郎俱 降西階下立,太尉詣西階下,解劍脫舄,升殿。中書令 門下侍郎各於案,取所奏之文,詣褥位解劍脫舄以 次升,分東西立。太尉詣御前北面跪奏:文武百寮,太 尉具官臣某等言,元正啟祚,萬物咸新,伏惟皇帝陛 下,應乾納祜,與天同休。俛伏興,降階,佩劍納舄,還位。 在位官俱再拜舞蹈,三稱萬歲,再拜。侍中進當御前 承旨退臨階西向稱制。宣答曰:履新之慶,與公等同 之。贊者曰拜,舞蹈,三稱萬歲。橫行官分班立。中書令 門下侍郎升詣御坐前,各奏諸方鎮表及祥瑞。訖,戶 部尚書就承制位,俛伏跪奏,諸州貢物,請付所司。禮 部尚書奏,諸蕃貢物,如之。司天監奏雲物祥瑞,請付 史館。皆如上儀。侍中進當御坐前,奏禮畢,殿上承旨 索扇,殿下鳴鞭,宮縣撞蕤賓之鐘,左五鐘皆應。協律 郎舉麾,宮縣奏乾安樂,鼓吹振作。帝降坐御輿,入自 東房,扇開,偃麾,樂止。侍郎奏解嚴,百官退還,次客使 陪位官並退。有司設食案,太樂令設登歌。殿上二舞 入立于架南。預坐當升殿者位御坐之前。文武相向 異位重行,以北為上。非升殿者位于東西廊下。尚食 奉御設壽尊于殿東楹少南,設坫于尊南,加爵一。有 司設上下群臣酒尊殿下東西廂。侍衛官及執事者 各立其位。仗衛仍立,俟上壽百官立班如朝賀儀。侍 中版奏中嚴,外辦,聞鳴鞭,索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 御輿出東房。樂作,帝即坐,扇開樂止。贊拜畢,光祿卿 詣橫街南跪奏,具官臣某言請允群臣上壽興。侍中 承旨,稱制:可。少退。舍人曰拜。光祿卿再拜。訖,復位。三 師以下就位。贊者曰拜,在位者皆拜舞,三稱萬歲。太 尉升殿詣壽尊所北向,尚食奉御酌,御酒一爵授太 尉,搢笏執爵詣前跪進帝。執爵太尉出笏俛伏興,少 退,跪奏:文武百寮,太尉具官臣某等稽首言,元正首 祚,臣等不勝大慶。謹上千萬壽。俛伏興,降,復位。贊者 曰拜,在位者皆再拜,三稱萬歲。侍中承旨,退西向宣 曰舉公等觴。贊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三稱萬歲。北 向班分東西序立。太尉自東階侍立。舉第一爵,和安 樂作,飲畢樂止。太尉受虛爵,復於坫降階,三師以下 贊拜舞蹈,稱萬歲如上儀。侍中進奏,侍中具官臣某 言請延公王等升殿。俯伏興,降,復位。侍中承旨退,稱 有制,贊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宣曰:延公王等升殿。 贊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公王等詣東階升,立席後。 尚食奉御進酒,殿中監省酒以進。帝舉第二爵,登歌 作甘露之曲。飲訖,殿中監受爵,樂止,群臣升殿就橫 行位。舍人曰:各賜酒。贊者曰拜,群官皆再拜,三稱萬 歲。舍人曰就坐,太官令行酒,搢笏受酒。宮縣作正安 之樂,文舞入,立宮架北觴行一周。凡行酒訖,並太官 令奏巡周。樂止,尚食進食,升階以次置御坐前。又設 群官食訖,太官令奏食遍。太樂丞引盛德升聞之舞, 入作三變。止,出。殿中監進第三爵,群官立席後,登歌 作瑞木成文之曲。飲訖,樂止。殿中丞受虛爵,舍人曰: 就坐,群官皆坐,又行酒作樂,進食如上儀。太樂丞引天下大定之舞作三變。止,出。殿中監進第四爵,登歌 奏嘉禾之曲,如第三爵。太官令行酒又一周,樂止。舍 人曰可起,百寮皆立席後,侍中進御坐前跪奏:禮畢。 俛伏興與群官俱降階復位。贊者曰拜,皆再拜舞蹈, 三稱萬歲。起,分班立殿上。索扇,扇合,殿下鳴鞭。太樂 令撞蕤賓之鐘,左右鐘皆應。協律郎俯伏舉麾。太樂 令令奏乾安之樂,鼓吹振作。帝降坐,御輿入自東房, 扇開,樂止。侍中奏解嚴,所司承旨放仗。百寮再拜,相 次退。

按《東京夢華錄》:正旦大朝會,車駕坐大慶殿。有介冑 長大人四人立於殿角,謂之鎮殿。將軍諸國使人入 賀。殿庭列法駕儀仗,百官皆冠冕朝服。諸路舉人解 首亦士服立班。其服二梁冠白袍青緣。諸州進奏吏 各執方物入獻。諸國使人、大遼大使頂金冠,後簷尖 長如大蓮葉,服紫窄袍金蹀躞。副使展裹金帶如漢 服。大使拜則立左足,跪右足,以兩手著右肩為一拜。 副使拜如漢儀。夏國使副皆金冠,短小樣製服,緋窄 袍,金蹀躞弔敦,皆叉手展拜。高麗與南番交州使人 並如漢儀。回紇皆長髯高鼻,以疋帛?頭,散披其服。 于闐皆小金花氈笠,金絲戰袍束帶,並妻男同來,乘 駱駝氈兜銅鐸入貢。三佛齊皆瘦脊?頭,緋衣上織 成佛面。又有南蠻五姓番,皆椎髻烏氈並如僧人。禮 拜入見,旋賜漢裝錦襖之類。更有真臘大理大石等 國有時來朝貢。其大遼使人在都亭驛。夏國在都亭 西驛。高麗在梁門外安州巷同文館。回紇于闐在禮 賓院。諸番國在瞻雲館或懷遠驛。唯大遼高麗就館 賜宴。大遼使人朝見訖。翼日,詣大相國寺燒香。次日, 詣南御苑射弓。朝廷旋選能射武臣伴射。就彼賜宴 三節,人皆與焉。先列招箭班十餘於垛子前。使人多 用弩子射一裹無腳小愨頭子錦襖子。遼人踏開弩 子舞,旋搭箭過與使人,彼窺得端正止。令使人發牙 例本朝。伴射用弓箭,中的則賜鬧裝銀鞍馬衣著金 銀器物有差。伴射得捷,京師市井兒遮路爭獻口號, 觀者如堵。翼日,使人朝辭。朝退內前燈山已上綵,其 速如神。

哲宗元祐八年春正月元,會改立御馬於庭。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元祐八年,太常博 士陳祥道言:貴人賤馬古今所同。故覲禮馬在庭而 侯氏升堂。致命聘禮馬在庭,而賓升堂私覿。今元會 儀御馬立于龍墀之上,而特進以下立于庭,是不稱 尊賢才。體群臣之意請改儀注,以御馬在庭,于義為 允。

徽宗政和 年定皇太子元正受賀之禮。[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皇太子元正冬至, 受群臣賀。儀政和新儀前一日。有司於東門外量地 之宜。設三公以下文武群官等次,如常儀典儀。設皇 太子答拜褥位於階下南向。又設文武群官版位於 門之外。其日,禮直官舍人先引三公以下文武群臣, 以次入就位立定。禮直官舍人引左庶子詣皇太子 前跪請內嚴。少頃,又言外備。內侍褰簾皇太子常服 出,次左右侍衛如常儀。皇太子降階,詣南向褥位。典 儀曰再拜。贊者承傳曰再拜,三公以下皆再拜。皇太 子答拜。班首少前稱賀云:元正首祚,景福維新。伏惟 皇太子殿下與時同休。賀訖,少退,復位。左庶子前承 命詣群臣前答云:元正首祚,與公等均慶。典儀曰再 拜,班首以下皆再拜。皇太子答拜。訖,禮直官通事舍 人引三公以下文武百官以次出。內侍引皇太子升 階還,次降簾侍衛如常儀。少頃,禮直官舍人引知樞 密院官以下入就位立定。內侍引皇太子降階,詣南 向褥位。樞密以下參賀如上儀。訖,退。次引師傅保賓 客以下入就位。參賀如上儀。師傅保以下以次出。內 侍引皇太子升坐。禮直官引文武宮官入就位,重行 北向立。典儀曰再拜,在位官皆再拜。左庶子少前跪 言:具官某言元正首祚,伏惟皇太子殿下與時同休。 俛伏興復位。典儀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分東西序 立。左庶子少前跪言:禮畢。左右近侍降簾,皇太子降 坐,宮官退,左右侍衛以次出。

高宗紹興十五年春正月,始復御大慶殿受朝賀如 儀。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十五年春正月丁未朔,御大 慶殿初行大朝會禮。 按《禮志》:紹興十二年十月,臣 僚言竊以元正一歲之首,冬至一陽之復。聖人重之。 制為朝賀之禮焉。自上世以來未之有改也。漢高祖 以五年即位,而七年受朝于長樂宮。我太祖皇帝以 建隆元年即位,受朝于崇元殿。主上臨御十有六年, 正至朝賀初未,嘗講艱難之際,宜不遑暇。茲者太母 還宮,國家大慶,四方來賀,亶惟其時。欲望自今元正 冬至舉行朝賀之禮,以明天子之尊。庶幾舊典不至 廢墜。禮部太常寺考定朝會之禮。依國故事,設黃麾 大仗車輅法物樂舞等,百寮服朝服再拜。上壽宣王 公升殿,間飲三周。詔自來年舉行。十一月權禮部侍郎王賞等言朝會之制。正旦冬至及大慶受朝受賀, 係御大慶殿其文德紫宸垂拱殿。禮制各有不同。月 朔視朝,則御文德殿謂之前殿。正衙仍設黃麾半仗 紫宸垂拱皆係側殿,不設儀仗。元正在近,大慶殿之 禮事務至多乞。候來年冬至別行取旨。詔從之。明年 閤門言依汴京故事。遇行大禮,則冬至及次年正旦 朝會皆罷。十四年九月,有司言明年正旦朝會,請權 以文德殿為大慶殿。合設黃麾大仗五千二十七人, 欲權減三分之一,合設八寶于御座之東西及登歌 宮架樂舞,諸州諸蕃貢物,行在致仕官諸路貢士舉 首並令立班。詔從之。十五年正旦,御大慶殿受朝,文 武百官朝賀如儀。

孝宗淳熙八年春正月,御殿引見金使,始率皇后皇 太子至德壽宮行朝賀禮。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辟寒淳熙七年十二月 廿八日,南內遣御藥井後苑官管押進奉兩宮守歲 合食、劇金銀錢、消夜歲軸、果兒、錦曆、鍾馗、爆仗、羔兒、 法酒、春牛、花朵等,就奏知太上,元日欲先詣宮朝賀, 然後還內,引見大金使人。太上不許,傳語官家:至日 可先引見使人,訖卻行到宮禮。正月元日,上坐紫宸 殿,引見使人訖,即率皇后皇太子太子妃至德壽宮 行朝賀禮,進呈畫本,使人面貌姓名及館伴問答。是 歲太上聖壽七十有五,舊歲欲行慶壽禮,太上不許。 至是乃密進黃金酒器二千兩,上侍太上於欏木堂 香閣內說話。宣喚棋待詔並小說人孫奇等十四人 下棋兩局。各賜銀絹供泛索。訖,官家恭請太上太后 來就南內排當。初二日早,進膳訖,遣太子到宮恭迎 兩殿,並只用轎兒,禁衛簇擁入內。官家親王殿門恭 迎,親扶太上降輦至損齋。進茶訖,至清燕殿看書畫 翫器。約午初刻,後苑供進酥酒十色熬煮。午正三刻 就凌虛閣排當。三盞後,至萼綠華堂看梅。上進銀三 萬兩會子十萬貫。太上云:宮中無用錢處,不須得。再 三奏請,止受三分之一。未初刻,雪大下,正是臘前。太 上甚喜,謂官家云:今年正欠些雪,可謂及時,卻甚好, 但恐長安有凍者。上奏云:已令有司比去歲倍數支 散。太上方命提舉官于本宮支,犒官,會照朝廷之數, 命近侍進酒,宮裏上壽。近臣獻詞云:紫皇高宴,仙臺 雙成戲,擊瓊苞碎。何人為把銀河水,將甲兵都洗玉。 乾坤八荒同色,了無塵翳。喜冰消,太液煖融,鳷鵲端 門,曉班初退,聖主憂民深意,轉鴻鈞滿天。和氣太平 有象,三宮二聖,萬年千歲。雙玉杯深,五雲樓迥,不妨 頻醉,看來不似飛花,片片是豐年瑞。太上大喜,賜鍍 金酒器二百兩、細色?疋、復古殿香羔法酒。太后命 本宮歌板色歌此曲進酒。太上盡醉。至更深宣轎兒 入便門。上親扶升輦還宮。

淳熙十三年春正月,帝率群臣詣德壽宮行禮。 按《宋史·孝宗本紀》:淳熙十三年春正月庚辰朔,率群 臣詣德壽宮行慶壽禮,大赦。文武臣僚並理三年磨 勘,免貧民丁身錢之半,為一百一十餘萬緡。內外諸 軍犒賜共一百六十萬緡。 按《禮志》:淳熙十三年春 正月朔,以太上皇帝聖壽八十。帝率群臣詣德壽宮 行禮。其儀注恩赦並如淳熙二年典故。

按《乾淳歲時記》:朝廷元日冬至行大朝會儀,則百官 冠冕朝服備法駕。設黃麾仗三千三百五十人視東京已 減三之一用太常雅樂宮架登歌。太子上公親王宰執並 赴紫宸殿,立班進酒,上千萬歲壽。上公致辭,樞密宣 答及諸國使人及諸州入獻朝賀,然後奏樂進酒賜 宴。此禮不能常行,每歲禁中,止是以三茅鐘鳴駕興, 上服愨頭玉帶靴袍先詣福寧殿。龍墀及聖堂炷香, 用臘沈腦子次至天章閣祖宗神御殿,行酌獻禮。次詣東 朝奉賀,復回福寧殿。受皇后太子皇子公主貴妃至 郡夫人內官,大內已下賀。賀畢,駕始過大慶殿。御史 臺閣門,分引文武百僚追班稱賀。大起居十六拜致 辭上壽。樞密宣答:禮畢,放仗。是日,後苑排辦御筵于 清燕殿。用插食盤架。午後修內司排辦晚筵于慶瑞。 殿用煙火,進市食,賞燈並如元夕。

[编辑]

金以元旦受皇太子及臣僚客使朝賀上壽,賜宴。 按《金史·禮志》:元日聖誕上壽儀,皇帝陞御座,鳴鞭報 時畢,殿前班小起居各復侍立位。舍人引皇太子並 臣僚使客合班入至丹墀,舞蹈五拜。平立。閤使奏諸 道表,自皇太子以下皆再拜。引皇太子升殿褥位搢 笏捧盞盤進酒。皇帝受置於案,皇太子退復褥位,轉 盤與執事者,出笏。二閤使齊揖入欄子內拜跪致詞 云:元正啟祚,品物咸新。恭惟皇帝陛下與天同休。若 聖節則云:萬春令節謹上壽?。伏願皇帝陛下萬歲 萬歲萬萬歲。祝畢拜,興復褥位,同殿下群僚皆再拜。 宣徽使稱有制,在位者皆再拜。宣答曰:履新上壽與 卿等內外同慶。聖節則曰:得卿壽酒與卿等內外同 慶。詞畢,舞蹈,五拜。齊立。皇太子搢笏執盤,臣僚分班, 教坊奏樂。皇帝舉酒,殿上下侍立臣僚皆再拜。皇太子受虛盞,退立褥位,轉盤盞與執事者,出笏,左下殿, 樂止,合班在位。臣僚皆再拜,分引與宴官上殿,次引 宋國人從至丹墀再拜。不出班奏聖躬萬福,再拜。唱 有敕賜酒食,又再拜。各祗候平立引左廊立,次引高 麗夏人,從如上儀。畢,分引左右廊立御果床入進酒。 皇帝飲,則坐宴,侍立臣皆再拜。進酒官接盞還位,坐 宴。官再拜,復坐。行酒傳宣,立飲訖,再拜,坐。次從人再 拜,坐。三盞,致語:揖臣使並從人立誦。口號畢,坐宴,侍 立,官皆再拜,坐。次從人再拜,坐。食入七盞,曲將終。揖 從人立再拜。畢,引出聞曲。時揖臣使起再拜。下殿果 床出至丹墀。合班謝宴,舞蹈五拜,各祗候分引出。 世宗大定二年,定皇太子正旦生日受賀之儀。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二年,命有司 議親王百官妃主命婦見皇太子禮。有司按唐宋舊 儀,擬親王宗室賀皇太子依冊畢受賀禮。然唐禮元 正復有降階見伯叔答,群官再拜之文。又無妃主命 婦見太子之禮。稽古令文應致參之官相見,或貴賤 殊隔,或長幼親戚,任從私禮。自今若在東宮候皇太 子,便服則當從私禮接見。若三師以下遇皇太子誕 日,在御前,則候皇太子先進酒畢,百官望皇太子再 拜,班首跪進酒,又再拜。若賜酒,即當殿跪飲畢,又再 拜。以為定制。命頒行之。十二月晦,皇太子奏狀曰:按 禮文,親王井一品宗室皆北面拜伏,臣但答揖而已。 雖曰尊宗子而在長幼惇敘之間,誠所未安。當時遽 蒙頒降,未獲謙讓。明日元正,有司將舉此禮,伏望聖 慈,許臣答拜。庶敦親親友愛之義。上從其請,命尚書 省頒下所司,若皇太子生日則公服左上露臺,欄子 外先再拜。二閤使齊揖入欄子內拜跪。祝畢就拜,興 復位再拜,又再拜。棲臺進酒,退,跪。候飲畢,接盞復位, 轉臺與執事者,再拜。宣徽使以酒進。皇帝親賜酒,接 盞稍退,跪。飲畢,宣徽使接盞,復位再拜。復揖入欄子 內跪搢笏,受賜物。畢,出笏興復位再拜。退,更衣入殿 稍東西向立。皇妃等進勸生日酒。皇太子跪,皇妃等 亦跪。飲畢各再拜。群官致賀,則其日質明皆公服集 於門外。少詹事奏請內嚴,又奏外備。典儀引升座,文 武宮臣入就庭下,重行北向立。典儀曰:再拜,在位官 皆再拜。班首稍前,跪奏:元正首祚。生日則云:慶誕令 辰,伏惟皇太子殿下福壽千秋。賀畢復位,典儀曰:再 拜。宮臣皆再拜,坐受。分東西序立。次引東宮三師于 殿上,三少于殿柱外北向東上立,皇太子詣南向褥 位。典儀曰:再拜,師少皆再拜。班首同前稱賀,復位。執 事者酌酒一?。班首奉進,樂作。飲訖,樂止。回勸師少 畢,各復位。典儀贊,師少再拜,皇太子答拜。師少出,皇 太子就坐。次引親王入欄子內,一品宗室于欄子外, 餘宗室序班庭下,拜致賀,進酒如上儀。皇太子答拜 畢,就坐。復引隨朝三師三公宰執于殿上,三品以上 職事官于露階上,四品以下于庭下。北向每等重行 以東為上立。皇太子詣褥位,典儀曰:再拜,上下皆再 拜。畢,班首少前致賀,復位。執事者酌酒一?,班首奉 進,樂作,飲畢,樂止。如有進獻如常儀。回勸三師三公 餘殿上,群官則令執事者以盤行酒。飲畢,典儀曰:再 拜,上下皆再拜,乃答拜。引群官以次出。少詹事跪:奏 禮畢。自是歲賀為定制。

[编辑]

元以元日受群臣朝賀,上壽,賜宴。四品以上于殿,五 品以下于門。

按《元史·禮樂志》:元正受朝儀,前期三日習儀于聖壽 萬安寺,前二日陳設于殿庭。至期大昕侍儀使引導 從護尉各服其服入至寢殿前,捧牙牌跪報外辦。內 侍入奏,出,傳制曰:可。侍儀俯伏興,皇帝出閤陞輦,鳴 鞭三,侍儀使並通事舍人分左右,引擎執護尉劈正 斧中行導至大明殿外,劈正斧直正門北向立。導從 倒卷序立,惟扇置于錡。侍儀使導駕時引進,使同內 侍官引宮人擎執導從,入至皇后宮庭,捧牙牌跪報 外辦。內侍入啟,出,傳旨曰:可。引進使俯伏興,皇后出 閤陞輦。引進使引導從導至殿東門外,引進使分退 押直至堊塗之次。引導從倒卷出,俟兩宮升御榻,鳴 鞭三,劈正斧退立於露階東。司晨報時雞唱。畢,尚引 引殿前班皆公服,分左右入日精月華門就起居位, 相向立。通班舍人唱曰:左右衛上將軍兼殿前都點 檢,臣某以下起居。尚引唱曰鞠躬,曰平身。引至丹墀 拜位,知班報班齊,宣贊唱曰拜,通贊贊曰鞠躬,曰拜, 曰興,曰拜,曰興,曰都點檢稍前,宣贊報曰聖躬萬福, 通贊贊曰復位,曰拜,曰興,曰拜,曰興,曰平身,曰搢笏, 曰鞠躬,曰三舞蹈,曰跪左膝,三叩頭,曰山呼,曰山呼, 曰再山呼,曰出笏,曰就拜,曰興,曰拜,曰興,曰拜,曰興, 曰平立。宣贊唱曰:各恭事兩班點檢宣徽將軍分左 右陞殿,宿直以下分立殿前,尚?分立仗南,管旗分 立大明門南楹,俟后妃諸王駙馬以次賀獻。禮畢,典 引引丞相以下皆公服入日精月華門,就起居位,通 班唱曰:文武百僚開府儀同三司、錄軍國重事監修國史右丞相臣某以下起居。典引贊曰:鞠躬,曰平身。 引至丹墀拜位,知班報班齊,宣贊唱曰拜,通贊贊曰: 鞠躬,曰拜,曰興,曰拜,曰興,曰平身,曰搢笏,曰鞠躬,曰 三舞蹈,曰跪左膝,三叩頭,曰山呼,曰山呼,曰再山呼, 曰出笏,曰就拜,曰興,曰拜,曰興,曰拜,曰興,曰平身。侍 儀使詣丞相前請進酒,雙引升殿前,行樂工分左右 引登歌者及舞童舞女,以次升殿門外露階上,登歌 之曲各有名,音中本月之律。先期儀鳳司運譜翰林院譔詞肄之丞相 至宇下褥位立。侍儀使分左右北向立。俟前行色曲 將半舞旋列定。通贊唱曰:分班樂作。侍儀使引丞相 由南東門入,宣徽使奉隨至御榻前,丞相跪,宣徽使 立於東南。曲終,丞相祝贊曰:溥天率土祈天地之洪 福,同上皇帝皇后億萬歲壽。宣徽使答曰:如所祝。丞 相俛伏興退,詣進酒位。尚醞官以觴授丞相,丞相搢 笏捧觴北面立。宣徽使復位前,行色降舞,旋至露階 上,教坊奏樂。樂舞至第四拍,丞相進酒,皇帝舉觴。宣 贊唱曰:殿上下侍立。臣僚皆再拜。通贊贊曰:鞠躬,曰 拜,曰興,曰拜,曰興,曰平身。丞相三進酒畢,以觴授尚 醞官,出笏。侍儀使雙引自南東門出,復位,樂止。通贊 贊曰:合班。禮部官押進奏表章禮物二案至橫階下, 宣禮物。舍人進讀禮物目至第二重階,俟進讀表章 官等翰林國史院屬官一人至宇下齊跪,宣表目。舍人先讀中 外百司表目,翰林院官讀中書省表。畢,皆俛伏興退 降第一重階下立,俟進讀禮物。舍人陞階至宇下,跪 讀禮物目。畢,俛伏興退同降至橫階,隨表章西行至 右樓下。侍儀仍領之禮物東行至左樓下,太府受之。 宣贊唱曰拜,通贊贊曰鞠躬,曰拜,曰興,曰平身,曰搢 笏,曰鞠躬,曰三舞蹈,曰跪左膝,三叩頭,曰山呼,曰山 呼,曰再山呼,曰出笏,曰就拜,曰興,曰拜,曰興,曰拜,曰 興,曰平立。僧道耆老外國藩客以次而賀。禮畢,大會 諸王宗親駙馬大臣,宴饗殿上。侍儀使引丞相等陞 殿侍宴。凡大宴,馬不過一,羊雖多,必以獸人所獻之 鮮及脯鱐。折其數之半,預宴之服。衣服同制,謂之質 孫。四品以上賜酒,殿上典引引五品以下賜酒于日 精月華二門之下。宴畢,鳴鞭三,侍儀使導駕引進使 導后還寢殿如來儀。

[编辑]

太祖洪武二十六年,定元正朝賀之禮。 按《明會典》:洪武二十六年,定凡正旦前一日,尚寶司 陳御座於奉天殿及寶案于御座之東。又設香案于 丹陛之南。教坊司設中和韶樂于殿內之東西北向。 其日清晨,錦衣衛陳鹵簿儀仗于丹陛及丹墀之東 西,設朋扇於殿內。東西列車輅步輦於丹墀,東西相 向。鳴鞭四,人左右北向。教坊司陳大樂于丹陛之東 西北向,儀禮司設同文玉帛案于丹陛之東,金吾衛 設護衛官于殿內及丹陛之東西,陳甲士于午門外、 奉天門外及丹墀東西。錦衣衛設將軍于奉天門外、 丹陛丹墀及奉天門。列旗幟于奉天門外。東西典牧 官陳仗馬犀象于文武樓南,東西相向。欽天監設司 晨郎報時位于內道東近北。立糾儀、御史二人于丹 墀北,東西相向。內贊二人于殿內,外贊二人于丹墀 北,東西相向。設傳制宣表等官位于殿內,東西相向。 鼓初嚴,文武官具朝服齊班于午門外。鼓次嚴,引禮 引百官由左右掖門入,詣丹墀東西北向立。鼓三嚴, 執事官詣華蓋殿伺候,內官跪奏,皇帝具袞冕陞座, 鐘聲止。儀禮司官跪奏,各執事官行禮贊,五拜。禮畢, 贊供事執事官各就位,儀禮司官跪奏,請陞殿,駕興, 中和韶樂奏聖安之曲,尚寶官捧寶前行,導駕官前 導,扇開簾捲。尚寶官置寶于案,樂止,鳴鞭,報時雞唱 曉,對贊唱排班,班齊,贊禮唱:鞠躬,大樂作。贊,四拜,平 身,樂止。典儀唱進表,大樂作,給事中二人詣同文案 前導引序班舉案,由東門入置殿中。樂止,內贊唱宣 表目,宣表目官跪宣。訖,俯伏興唱:宣表。展表官取表, 宣表官至簾前,外贊唱,眾官皆跪。宣表訖,內外皆唱。 俯伏興,平身。序班即舉表案于殿東。外贊唱,眾官皆 跪。代致詞官跪于丹陛中。致詞云:具官臣某等茲遇 三陽開泰,萬物咸新。恭惟皇帝陛下膺乾納祜,奉天 永昌。賀訖,外贊唱,眾官皆俯伏,興,樂作,四拜,興,平身。 樂止。傳制官詣御前跪奏,傳制俯伏,興。由東門靠東 出至丹陛之東西向立,稱有制。贊禮唱跪,百官皆跪。 宣制云:履端之慶與卿等同之。贊禮唱:俯伏,典,平身。 樂止。贊,搢笏,鞠躬,三舞蹈。贊跪唱:山呼。百官拱手加 額曰萬歲。唱山呼。曰萬歲。唱再山呼。曰萬萬歲。凡呼 萬歲,樂工軍校齊聲應之。贊,出笏,俯伏,興,大樂作。贊, 四拜,平身,樂止。儀禮司官跪奏禮畢,中和樂作奏定 安之曲。駕興。尚寶官捧寶導駕官前導至華蓋殿。樂 止,引禮官引百官以次出。 又按《明會典》:凡正旦日, 典?官設東宮座于文華殿中。錦衣衛設儀仗于殿 外東西。教坊司陳大樂于文華殿內東西北向。府軍 衛列甲士旗幟于門外,錦衣衛設將軍十二人于殿 中門外及文華門外,東西相向立。儀禮司官設箋案于殿東門外。設文武官拜位于文華殿門外。設傳令 宣箋等官位于殿內東西。執事官先行四拜。禮訖,各 就位。引禮引各官詣文華門外北向立。儀禮司官啟 請陞座。導引官奉迎東宮具冕服出。樂作,陞座,樂止。 贊禮唱班,齊鞠躬。樂作,四拜,興,平身。樂止,唱進箋。給 事中前導箋案,由殿東門入置殿中。內贊唱宣箋目。 宣訖,俯伏,興,平身,唱宣箋。外贊唱:跪。展箋官詣案前 取箋。宣箋官宣訖,內外皆贊。俯伏,興,平身。即舉案于 殿東外,贊唱:眾官皆跪。代致詞官中道跪致詞云:具 官臣某等茲遇三陽開泰,萬物咸新。敬惟皇太子殿 下茂膺景福。賀畢,唱,眾官皆俛伏,興,平身。傳令官跪 啟,傳令由東門左出,至丹陛東西向立。稱有令。贊,眾 官皆跪。宣令云:履端之節同臻嘉慶。贊,俛伏,興,樂作, 四拜,平身,樂止。儀禮司官跪啟:禮畢。

世宗嘉靖十六年,更定元旦朝會之儀。 按《明會典》:嘉靖十六年,更定元旦前一日,尚寶司設 寶案于奉天殿寶座之東。鴻臚寺設表案二于殿之 東中門外。禮部主客司設番國貢方物案八于丹陛 之中道左右。欽天監設定時鼓于文樓之上。教坊司 設中和韶樂于奉天殿內東西。設大樂于奉天門內 東西,俱北向。至期,錦衣衛陳鹵簿儀仗千丹陛及丹 墀東西。設朋扇于殿內東西。陳車輅步輦于奉天門、 丹墀中道北向。金吾等衛列甲士軍仗于午門外、奉 天門外丹墀東西。旗手衛設金鼓于午門外。列旗幟 于奉天門外。御馬監設仗馬,錦衣衛設馴象于文武 樓南,東西相向。欽天監設報時位于丹陛之東。鼓初 嚴,百官具朝服齊班于午門外。鼓次嚴,引班官引百 官並進表人員及四夷人等次第由左右掖門入,詣 丹墀序立,欽天監、雞唱官、司晨一員于文樓下西向、 錦衣衛將軍六員于殿內之南北向、將軍四員于丹 陛四隅東西相向。鳴鞭四,人于丹墀中道左右北向, 金吾等衛護衛官二十四員于丹陛之南,六員于丹 墀之北,俱東西相向,陳設方物。鴻臚寺司賓署丞一 員徹方物案。鴻臚寺序班十六員于丹陛中道左右, 外贊、鴻臚寺鳴贊等官十二員于丹陛及丹墀東西 糾儀御史十二員于丹墀之東西。殿前侍班、錦衣衛、 千戶六員,光祿寺署官四員,序班二員傳呼鳴鞭。錦 衣衛百戶四員俱于殿中門外,東西相向。導表六科 都給事中二員、序班二員于表案。左右掌領侍衛官 三員于殿內東西相向。錦衣衛正直指揮一員于簾 右東向。百戶二員于簾下左右相向。各豫立以俟。鼓 三嚴,執事禮部堂上官,并內贊鳴贊一員陳設表案, 並舉案序班五員,典儀鴻臚寺司儀署丞一員捧表, 禮部儀制司官四員展表,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 寺堂上官二員宣表致詞。並傳制等項。鴻臚寺堂上 官五員捧寶。尚寶司官二員導駕六科給事中十員 殿內侍班翰林院官四員,中書官四員,糾儀御史四 員,序班二員,及各遣祭官俱詣華蓋殿外候。上具袞 冕陞座,鐘聲止。入序立,遣祭官以次復命。訖,各趨入 丹墀班。禮部堂上官跪奏方物並請上位看馬。候得 旨復位。鴻臚寺卿跪奏,執事官行禮,贊五拜叩頭。畢, 贊,各供事鴻臚寺卿跪請陞殿。駕興,導駕官前導,尚 寶官捧寶前行。中和樂作,奏聖安之曲。上御奉天殿 陞座。導駕官立于殿內柱下,東西相向。侍班翰林院 官立于東導駕官之後。中書官立于西導駕官之後。 糾儀御史序班分立于侍班官之下。尚寶官置寶于 案,分立于導駕官之上。樂止,鳴鞭,報時雞唱。訖,外贊 唱排班,班齊,鞠躬,大樂作,四拜,興,平身,樂止。內贊贊 進表,大樂作。導表官導表案至殿東中門止。序班舉 案入置殿中,退立于東西柱下。樂止,贊宣表目。禮部 堂上官并宣表目官詣殿中跪宣。畢,各叩頭退。贊宣 表。展表官取表,同宣表官詣殿中跪。外贊贊跪,眾官 皆跪。宣。畢,展表官分東西先退,內外皆贊,俯伏,大樂 作,興,平身,樂止。宣表官退序班,舉案置殿東。外贊贊 跪。眾官皆跪。代致詞官跪于丹陛中道,致詞云:公侯 駙馬伯文武百官某官臣某等賀。訖,外贊贊俯伏,眾 官皆俯伏。大樂作,四拜,興,平身,樂止。傳制官詣御前 跪奏,傳制,俯伏,興。由東門靠東出至丹陛之東西向 立。稱有制。外贊贊跪。眾官皆跪。宣制宣。訖,外贊贊俯 伏,大樂作,興,平身,樂止。贊搢笏,鞠躬,三舞蹈。贊跪唱: 山呼。百官拱手加額曰:萬歲。唱:山呼。曰:萬歲。唱:再山 呼。曰:萬萬歲。贊出笏,俯伏,大樂作,四拜,興,平身,樂止。 鴻臚卿詣御前跪奏:禮畢。鳴鞭,中和樂作,奏定安之 曲,駕興,尚寶官捧寶導駕官前導至華蓋殿。樂止,引 班官引百官人等以次出。序班徹方物案。所司設黃 幄于丹陛上,陳王府及勳臣總兵官外夷所進馬匹 于丹墀內。禮部並鴻臚寺官立于丹墀東,候上易便 服御黃幄甲士。行禮畢,禮部官詣御道中跪奏:御馬 過,奏畢復位。候馬過,詣御道中跪奏:馬過畢。駕還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