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文學典/第25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學彙編 文學典 第二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二百五十三卷
理學彙編 文學典 第二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文學典

 第二百五十三卷目錄

 詞曲部紀事二

文學典第二百五十三卷

詞曲部紀事二[编辑]

《揮麈餘話》:熙寧中,蔡敏肅挺以樞密直學士帥平涼, 初冬置酒,郡齋偶成《喜遷鶯》一闋:霜天清曉。望紫塞 古壘,寒雲衰草。汗馬嘶風,邊鴻翻月,壟上鐵衣寒早。 劍歌騎曲悲壯,盡道君恩難報。塞垣樂,盡雙鞬錦帶, 山西年少。談笑。刁斗靜,烽火一把,常送平安耗。聖主 憂邊,威靈遐布,驕虜且寬天討。歲華向晚愁思,誰念 玉關人老。太平也,且歡娛,不惜金尊頻倒。詞成,閑步 後園,以示其子朦。朦寘之袖中,偶遺墜,為應門老卒 得之。老卒不識字,持令筆吏辨之。適郡之娼魁,素與 筆吏洽,因授之。會賜衣襖中使至,敏肅開燕。娼尊前 執板歌此,敏肅怒,送獄根治。倡之儕類,祈哀於中使, 為援於敏肅。敏肅舍之,復令謳焉。中使得其本以歸, 達於禁中,宮女輩但見太平也三字,爭相傳授,歌聲 遍掖庭,遂徹於宸聽,詰其從來,乃知敏肅所製。裕陵 即索紙批出云:玉關人老,朕甚念之。樞筦有闕,留以 待汝。以賜敏肅。未幾,遂拜樞密副使。御筆見藏其孫 稹家。史言敏肅交結內侍,進詞柄用,又不同也。 《聞見後錄》:晏叔原臨淄公晚子,監潁昌府許田鎮手 寫自作長短句上府帥韓少師。少師報書得新詞盈 卷,蓋才有餘而德不足者,願郎君捐有餘之才,補不 足之德不勝。門下老吏之望云:一監鎮官敢以杯酒 間自作長短句,示本道大帥,以大帥之嚴,猶盡門生 忠于郎君之意,在叔原為甚豪,在韓公為盛德也。 詩眼晏叔原謂蒲傳正,曰:先君一生小詞,未嘗作婦 人語。傳正曰: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豈 非婦人語。叔原曰:公謂年少為所歡乎。因公言,乃解 得樂天詩,欲留所歡待富貴,富貴不來所歡去。傳正 笑而悟其言之失。

《青波雜志》:元豐己未明略無咎同登科,明略所游,田 氏麗姝也。一日明略邀無咎晨過田氏。田氏遽起對 鑑理髮,且盼且語,草草妝掠以與客對。無咎以明略 故有意而莫傳也。因為《下水船》一闋上客。驪駒至鸚 喚銀屏,睡起困倚妝臺。盈盈正解螺髻,鳳釵墜繚繞 金盤。玉指巫山一段雲,委半窺鑑向我橫。秋水斜,領 花交鏡裡,淡拂鉛華匆匆。自整羅綺斂眉翠,雖有愔 愔密意空作。江邊解珮,頃在上饒,得說於晁族。無咎 云:大觀庚寅四月十三日,伯比季良無咎集國東之 逆旅,話此四事。季良云:可書也。伯比季良當是群從 風流,醞藉寓諸樂府,雖曰:纖麗不妨游戲於盃酒間。 餘一說,乃陳襲為錢塘妓周子文作四詩詞,洪內相 已載在《夷堅庚志》語皆合,一餘未詳。

《畫墁錄波》:唐善詞曲始為楚州職官,胡知州楷差打 蝗蟲,唐方少年負氣不堪其役,作《蝗蟲三》疊,且曰:不 是這下輩無禮,都緣是我自家遭逢。楷大怒,科其帶 禁軍隨行,坐贓三十年。至熙寧魏公劄子特旨改官 辟充大名府簽判。作《霜飛葉》云:願早作歸來計之語。 介甫大怒,矢言曰:誰教你。及河大決曹村,凡豫事者 皆獲免。其惟唐衝替久之。王廣淵以鄉閭之素辟渭 州簽判,作《雨中花》云:有誰念我,如今霜鬢,遠赴邊堠。 廣淵聞之亦怒,責歌者。唐鬱不自安,竟卒於官。先是 曲初成,識者曰:唐不歸矣。以其有身在碧雲西畔,情 隨瀧水東流。之語,已而果然。

《東軒筆錄》:王安國性亮直嫉惡太甚。王荊公初為參 知政事,閒日因閱晏元獻公小詞而笑。曰:為宰相而 作小詞,可乎。平甫曰:彼亦偶然自喜而為爾。顧其事 業,豈止如是耶。時呂惠卿為館職,亦在坐。遽曰:為政 必先放鄭聲,況自為之乎。平甫正色曰:放鄭聲,不若 遠佞人也。呂大以為議己,自是尤與平甫相失也。 《清波雜志》:張芸叟元豐間從高遵裕環慶出師失律, 且為轉運使。李察訐其詩語,謪監郴州酒。舟行一小 詞題岳陽樓木葉,下君山,空水漫漫,十分斟酒,斂芳 顏。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陽關》,醉袖撫危欄,天淡雲 閑,何人此路得生還。回首夕陽紅盡處,應是長安。樓 上久踟躕,地遠身孤,擬將憔悴弔三閭,自是長安日。 下影流落江湖,爛醉且消除。不醉何如。又看暝色,滿 平蕪,試問寒沙新到鴈,應有來書。亦豈無去國流離 之思,殊覺哀而不傷也。

《捫蝨新話》:《東坡集》中有《減字木蘭花》詞云:鄭莊好客, 容我樽前時墮幘。落筆生風,籍籍聲名不負公。高山 白早,瑩雪肌膚那解老。從此南徐,良夜清風月滿湖。人多不曉其意,或云:坡昔寓京口,官妓鄭容高瑩二 人侍宴。坡喜之,二妓間請於坡,欲為脫籍。坡許之,而 終不為言。及別二妓之船所,懇之。坡曰:爾但持我此 詞以往太守,一見便知其意。蓋見鄭容落籍,高瑩從 良,八字也。此老真爾狡獪耶。

《坡仙集外紀》:蘇軾於中秋夜宿金山寺,作《水調歌頭》 寄子由。云: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 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 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 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神 宗讀至瓊樓玉宇二句,乃歎云:蘇軾終是愛君,即量 移汝州。

《揮麈後錄》:東坡先生自黃州移汝州,中道起守文登, 舟次泗上,偶作詞云:何人無事,燕坐空山。望長橋上, 燈火鬧。使君還。太守劉士彥,本出法家,山東木強人 也,聞之,亟謁東坡云:知有新詞,學士名滿天下,京師 便傳。在法,泗州夜過長橋者,徒二年。況知州邪。切告 收起,勿以示人。東坡笑曰:軾一生罪過,開口常是,不 在徒二年以下。

《吹劍錄》:東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問我詞何如。 柳七對曰: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 楊柳外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 板唱大江東去。東坡為之絕倒。

《坡仙集外紀》:東坡問陳無己。我詞何如少游。無己曰: 學士小詞似詩,少游詩似小詞。

《侯鯖錄》:東坡知潁州,時一夕月下,梅花盛開。王夫人 曰:春月色勝如秋月色,秋月令人慘悽,春月令人歡 悅。何不招趙德麟輩來飲花下。東坡喜曰:誰謂夫人 不能詩。此真詩家語也。作《減字木蘭花》以紀之。云:春 庭月午,搖蕩春醪光欲舞。步轉迴廊,半落梅花婉婉 香。輕風薄霧,都是少年行樂處。不似秋光,只與離人 照斷腸。

《能改齋漫錄》:西湖有一倅,唱少游《滿庭芳》,誤舉一韻, 云:畫角聲斷斜陽。妓琴操在側,云:譙門非斜陽也。倅 因戲之,曰:爾可改韻否。琴即改作陽字韻,云:山抹微 雲,天黏衰草。畫角聲斷斜陽,暫停征轡,聊共飲。離觴 多少,蓬萊舊侶空回首。煙靄茫茫,孤村裡寒鴉數點。 流水遶低,牆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漫嬴 得青樓薄倖名,狂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餘香, 傷心處。高城望斷,燈火已昏黃。東坡聞而稱賞之。後 東坡在西湖戲琴,曰:我作長老爾試參問。琴曰:何謂 湖中景。東坡答曰: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 飛。又曰:何謂景中人。東坡云: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 巫山一段雲。又云:何謂人中意。東坡云:愔他楊學士, 憋殺鮑參軍。琴又云:如此究竟如何。坡云:門前冷落 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琴大悟,遂削髮為尼。 《冷齋夜話》:東坡在錢塘無一日不在西湖,嘗攜妓謁 大通禪師。師慍形於色。東坡作長短句,令妓歌之。曰: 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借君拍板與門鎚我也。逢 場作戲,不須疑。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皺眉。卻嫌彌勒 下,生遲不見阿婆。三五少年時時有,僧仲殊在蘇州 聞而和之。曰:解武《清平樂》,如今說與誰。紅爐片雪,上 鉗鎚打,就金毛獅子也。堪疑木女明開眼,泥人暗皺 眉。蟠桃已是著花,遲不向東風一笑。待何時。

《楊湜詞話》:蘇子瞻守錢塘,有官妓秀蘭天性黠慧,善 於應對。一日湖中有宴會,群妓畢集。惟秀蘭不至,督 之良久方來。問其故,對以沐浴倦睡,忽聞叩戶甚急, 起而問之,乃樂營將催督也。謹以實告子瞻。已恕之, 坐中一倅怒其晚至,詰之不已。時榴花盛開,秀蘭折 一枝藉手告倅,倅愈怒,子瞻因作《賀新涼》令歌以送 酒,倅怒頓止。

《墨莊漫錄》:東坡在杭州,一日游西湖,坐孤山竹閣前 臨湖亭上。時二客皆有服預焉。久之,湖心有一綵舟 漸近亭前,靚妝數人。中有一人尤麗。方鼓箏,年且三 十餘,風韻GJfont雅綽有態度。二客競目送之。曲未終,翩 然而逝。去戲作長短句,云: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 晚霞明。一朵芙蓉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 有意,慕GJfont婷。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 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樂府紀聞》:東坡守杭,毛滂為法曹掾。常眷一妓,秩滿 當辭,流連惜別,贈以《惜分飛》詞,明日東坡宴客,妓即 歌此詞。侑酒云: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 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GJfont,斷雨殘雲,無意緒。寂寞 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東坡問是 誰作。妓愀然以毛法曹對。東坡語坐客,曰:郡寮有詞 人,而不及知某之罪也。折柬追還,為之延譽,滂以此 得名。

《詞苑》:元祐末東坡自禮部尚書帥定州。官妓因宴索 公為《戚氏詞》,公與客論穆天子事,頗訝其虛誕,遂率 筆應之。隨聲隨寫,歌竟編就,才點定五六字。座中隨聲擊節,終席不聞他語。

《瑯嬛記》:子瞻在惠州,與朝雲閒坐。時青女初至,落木 蕭蕭,悽然有悲秋之意。命朝雲把大白唱花褪殘紅 朝雲,歌喉將轉,淚滿衣襟。子瞻詰其故。答曰:奴所不 能歌,是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也。子瞻 翻然大笑。曰:是吾正悲秋,而汝又傷春矣。遂罷朝雲, 不久抱疾而亡。子瞻終身不復聽此詞。

《坡仙集外紀》:東坡在儋耳,常負大瓢,行歌田間。所歌 皆哨遍也。一日遇媼謂坡,曰:學士昔日富貴一場,春 夢耳。東坡因呼為春夢婆。

《冷齋夜話》:東坡初未識少游。少游聞其將過維揚,作 《坡筆語》,題壁於一山寺中,東坡果不能辨。大驚,及見 孫莘老出少游詩詞數十篇,讀之乃歎。曰:向書壁者, 定此郎也。

《避暑錄話》:秦觀少游亦善為樂府,語工而入律。知樂 者謂之作家。歌元豐間盛行於淮楚,寒鴉萬點流水 繞孤村。本隋煬帝詩也。少游取以為《滿庭芳》詞,而首 言:山抹微雲,天粘衰草,尤為當時所傳。蘇子瞻於四 學士中最善少游,故他文未嘗不極口稱善,豈特樂 府,然猶以氣格為病,故嘗戲云:山抹微雲秦學士,露 花倒影柳屯田。露花倒影柳永《破陣子》語也。

《青波雜志》:秦少游發彬州,反顧有所屬。其詞曰:霧失 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 杜鵑聲裡,斜陽暮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 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山谷云語 意極似劉夢得,楚蜀間語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倒眉 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GJfont。斷雨殘雲,無 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毛澤民元祐間罷杭州法曹,至富陽所作贈別也。因 是受知東坡,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何酷似 少游也。

《高齋詞話》:少游自會稽入都見東坡。東坡曰:不意別 後,公卻學柳七作詞。少游曰:某雖無學,亦不如是。東 坡曰:銷魂當此際,非柳七語乎。坡又問別作何詞。少 游舉小樓連苑橫空,下窺繡轂雕鞍驟。東坡曰:十三 個字,只說得一個人,騎馬樓前過。少游問公近作,乃 舉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晁無咎。曰:只三 句,便說盡張建封事。

《古今詞話》:少游處度亦多好詞,山谷極稱賞之,如藕 葉清香勝花氣,一時盛傳。

《春渚紀聞》:司馬才仲初在洛下晝寢。夢一美姝牽帷 而歌,曰: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 子銜將春色去。紗窗幾陣黃梅雨,才仲愛其詞,因詢 曲名。云:是《黃金縷》且白後日相見於錢塘江上。及才 仲以東坡先生薦應制舉中等,遂為錢塘幕官。其廨 舍後唐蘇小墓在焉。時秦少章為錢塘尉,為續其詞。 後云:斜插犀梳雲,半吐檀板,輕籠唱徹黃金縷。夢斷 彩雲無覓處。夜涼明月生,春渚不踰年。而才仲得疾, 所乘畫舫艤泊河塘。柁工遽見才仲,攜一麗人登舟, 即前聲喏繼,而火起舟尾,倉忙走報家,已慟哭矣。 《墨莊漫錄》:延安夫人蘇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內也。 有詞行於世。或以為東坡女弟,適柳子玉者所作,非 也。

元祐以後,宗室以詞章知名者,如士暕、士宇、叔益令, 時之,皆有篇釋聞於時。然近屬環衛中能翰墨者, 尤多。如嗣濮王仲御喜作長短句,嘗見十許篇於王 之孫處,皆可儷作者,不能盡載。如上元扈蹕作《瑤臺 第一層》云:嶰管聲催人報道,嫦娥步月來。鳳燈鸞炬 寒輕簾,箔光泛樓臺。萬里正春未老,更旁鄉日月。蓬 萊從仙仗,看星河銀界,錦繡天街,歡陪千官萬騎。九 霄人在五雲堆。赭袍光裡星毬宛轉,花影徘徊,未央 宮漏,永散異香。龍闕崔嵬,翠輿回奏仙韶歌,吹寶殿 樽罍。每使人歌此曲,則太平熙熙之象,恍然在夢寐 間也。

《冷齋夜話》:法雲秀,關西人。鐵面嚴冷,能以理折人。魯 直名重天下,詩詞一出,人爭傳之。師嘗謂魯直曰:詩 多作無害艷歌小詞可罷之。魯直笑曰:空中語耳,非 殺非偷,終不至坐此墮惡道。師曰:若以邪言蕩人淫 心,使彼逾禮越禁,為罪惡之由。吾恐非止墮惡道而 已。魯直頷之,自是不復作詞曲。

《能改齋漫錄》:山谷守當塗,日郭功甫嘗寓焉。一日過 山谷論文,山谷誦少游《千秋歲》,詞歎其句意之善,欲 和之。而海字難押,功甫連舉數海字,若孔北海之類。 山谷頗厭,而未有以卻之。次日又過山谷問焉。山谷 答曰:羞殺人也。爺娘海自是功甫,不復論文於山谷 矣。

《樂府紀聞》:范元實為人凝重,嘗在歌舞之席,終日不 言。一妓問公亦解詞曲否。范笑曰:吾乃山抹微雲女 婿也。草堂詩餘亦有《范元實詞》。

《堯山堂外紀》:張文潛十七歲作《函關賦》從東坡游,元 祐中在祕閣上,巳日集西池。張詠云:翠浪有聲,黃繖動,春風無力。綵旌垂。少游云:簾幕千家錦繡垂。同人 笑曰:又將入小石調也。因文潛作《大石調》《風流子》故 云。

《捫蝨新話》:世傳王元澤一生不作小詞,或者笑之。元 澤遂作《倦尋芳慢》一首,時服其工。其辭曰:露晞向曉, 簾幕風輕。小院閒晝,翠逕鶯來驚下。亂紅鋪繡,倚危 樓,望高榭。海棠經雨,臙脂透算韶華。又因循過了清 明時候。倦遊宴,風光滿目,好景良辰,誰共攜手。恨被 榆錢買斷,兩眉長皺,憶得高陽。人散後,落花流水,仍 依舊這情,懷對東風,盡成消瘦。此詞甚佳,今人多能 誦之,然元澤自此亦不復作。

《古今詞話》:万俟雅言自號詞隱。崇寧中充大晟府制 撰與晁次膺按月律進詞,其《清明應制》一首尤佳,即 見梨花初帶夜月,海棠半含朝雨之詞也。

《耆舊續聞》:崇寧四年重九山谷在宜城郡樓聽邊人 私語,今當鏖戰取封侯耳。因作《南鄉子》詞,有花向老 人頭上笑,羞羞白髮簪花,不解愁,倚闌高歌,若不勝 情。

《妮古錄》:王晉卿駙馬不獨妙擅山水,其作樂府長短 句及碑版書極佳。山谷稱其如蕃錦。

《西清詩話》:王晉卿,歌姬名囀春鶯。晉卿得罪外謫,姬 為密縣人所得,晉卿南遷至汝陰道中,聞歌聲。曰:此 囀春鶯也。訪之果然,賦詩云:佳人已屬沙吒利,義士 曾無。古押衙有足成之者。云:回首音塵兩沉絕,春鶯 休囀上林花。尋復歸晉卿。晉卿有人《月圓》《燭影搖紅》 《花發》《沁園春》諸調。

《侍兒小名錄》:拾遺晁無咎之貶玉山也。過彭門,而陳 履常廢。居里中,無咎出小鬟,招奴舞。梁州以佐酒履, 常作小闋《木蘭花》云:GJfont娉褭褭,芍藥梢頭,紅樣小舞, 袖低回心到郎邊。客已知金樽玉酒,勸我花前千萬 壽。莫莫休休,白髮簪花,我自羞。無咎云:人疑宋開府 鐵心石腸,及為《梅花賦》,清便艷發,殆不類其為人。履 常清通,雖鐵心石腸,不至於開府,而此詞清便艷發 過於《梅花賦》矣。

《能改齋漫錄》:政和癸巳大晟樂府告成蔡元長薦晁 次膺赴闕下,會禁中嘉蓮生,進《並蔕芙蓉》詞,稱旨充 大晟協律。

《古今詞話》:晁沖之政和間作《漢宮春·詠梅》獻蔡攸,攸 以進其父京。曰:今日於樂府中得一人,因以大晟府 丞用之。

《東溪詞話》:僧祖可字正平,蘇伯固子。與陳師道謝逸 結江西詩社,其《小重山》詞最工,吳虎臣曰:正平工詩 長短句尤佳,何世徒稱其詩也。

《苕溪漁隱》:陳後山自謂他文未能及人,獨詞不減秦 七黃九,其自矜如此。

《能改齋漫錄》:徽宗天才甚高,詩文而外尤工長短句。 嘗作《探春令》云:簾旌微動,峭寒天氣,龍池冰泮。杏花 笑吐香猶淺。又還是春將半,清歌妙舞,從頭按等芳 時開宴。記去年對著東風,曾許不負鶯花願。又有《聒 龍謠》《臨江仙》《燕山亭》等篇皆清麗凄惋。

《鐵圍山叢談》:宣和初雅樂新成,八音告備。因作徵招 角,招有曲名《黃河清慢》者,詞曰:晴景初升,風細細雲 收。天淡如洗,望外鳳凰城闕,蔥蔥佳氣,朝罷香煙滿 袖。侍臣報天顏,有喜夜來頻,得封章大河,徹底清泚。 君王壽與天齊,馨香動上穹,頻降祥瑞,大晟奏功六 樂,初調宮徵,合殿熏風,乍轉萬花覆,千官盡醉。內家 傳詔重開宴未央宮裡。此詞音詞極韶美,入大晟樂 府,天下無問遐邇,大小皆爭唱之。

《古今詞話》:王通叟少年游宦長安,負不羈之才,頗饒 逸韻。輦下欣慕者眾,後數年復至舊游,多有存者,仍 寓意焉。遂作《感皇恩》一曲,有長安重到,人面依然似 花好。之句。

《苕溪漁隱》:汪彥章舟行汴中,見岸旁畫舫有映簾而 觀者,止見其額,作詞云:小舟簾隙,佳人半露梅妝額。 綠雲低映花如刻,恰似秋宵一半。銀蟾白髻兒,梢朵 香紅扐鈿蟬,隱隱搖金碧,春山秋水渾無跡,不露牆 頭些子。真消息,醉落魄調也。

《能改齋漫錄》:賀方回眷一姝。別久姝寄詩云:獨倚危 闌淚滿襟,小園春色嬾追尋。深恩縱似丁香結,難展 芭蕉一寸心。賀因賦《石州引》詞,先敘分別時景色,後 用所寄詩語,有芭蕉不展丁香結之句。

《軒渠錄》:王彥齡高才不羈,為太原掾官。嘗作《青玉案》 《望江南》詞,以嘲帥與監司。監司聞之大怒,責之。彥齡 斂板向前,曰:某居下位,常恐被人讒。只是曾填《青玉 案》,如何取做《望江南》,請問馬初監。時馬初監者,適與 彥齡並坐,惶恐亟自辨訴。既退尤彥齡,曰:某初不知 何,乃以某為証。彥齡笑曰:乃借公趁韻,幸勿多怪。 《堅支志》:周美成在姑蘇,與營妓岳楚雲相戀。後從 京師過吳,則岳已從人矣。因飲於太守蔡巒席上見 其妹,乃賦《點絳脣》詞,寄之。云:遼鶴歸來,故人多少傷 心事。短書不寄,魚浪空千里。憑仗桃根,說與相思意。愁無際,舊時衣袂猶有東風淚。楚雲得詞,感泣累日。 《貴耳集》:道君幸李師師家,偶周邦彥先在焉。知道君 至,遂匿於床下。道君自攜新棖一顆,云:江南初進來。 遂與師師謔語。邦彥悉聞之,GJfont括成《少年遊》云:并刀 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棖。後云:嚴城上已三更,馬 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李師師因歌此。道君 問誰作。李師師奏云:周邦彥詞。道君大怒,坐朝宣諭。 蔡京云:開封府有監稅周邦彥者,聞課額不登,如何。 京尹不按發,來蔡京罔知,所以奏云:容臣退朝呼。京 尹叩問,續得復奏。京尹至蔡,以御前聖旨諭之。京尹 云:惟周邦彥課額增羨。蔡云:上意如此,只得遷就。將 上得旨,周邦彥職事廢弛,可日下押出國門。隔一二 日,道君復幸李師師家,不見李師師。問其家,知送周 監稅。道君方以邦彥出國門為喜。既至不遇,坐久至 更初,李始歸,愁眉淚睫,憔悴可掬。道君大怒,云:爾去 那裡去。李奏:臣妾萬死,知周邦彥得罪,押出國門,略 致一杯相別,不知官家來。道君問曾有詞否。李奏云: 有《蘭陵王》詞,今柳陰直者,是也。道君云:唱一遍看。李 奏云:容臣妾奉一杯歌,此詞為官家壽。曲終,道君大 喜。復召為大晟樂正,後官至大晟樂樂府待制。邦彥 以詞行,當時皆稱美。成詞殊不知美成文筆大有可 觀,作《汴都賦》如牋奏雜著,皆是傑作。可惜以詞掩其 他文也。

《玉照新志》:美成以待制提舉南京鴻慶宮。自杭徙居 睦州,夢中作《瑞鶴仙》一闋。既覺,猶能全記,了不詳。其 所謂也。未幾,遇方臘之亂,欲還杭州。舊居,而道路兵 戈已滿。僅得脫免入錢塘門,見杭人倉皇奔避。如蜂 屯蟻沸。視落日在鼓角樓檐間,即詞中所謂斜陽映 山,落斂餘霞。猶戀孤城闌角者,應矣。舊居既不可往, 是日無處得食,忽稠人中有呼待制何往者。乃鄉人 之侍兒。素所識也。且曰:日昃必未食,能舍車過酒家 乎。美成從之,驚遽間連引數杯,腹枵頓解。則詞中所 謂凌波步弱過短亭,何用素約有流鶯,勸我重解繡 鞍,緩引春酌。之句,應矣。飲罷覺微醉,耳目惶惑不敢 少留。乃徑出城江北漲橋斷諸寺,士女已盈滿,不能 駐足。獨一小寺經閣偶無人,遂宿其上。即詞中所謂 不記歸時,早暮上馬,誰扶醒朱閣者。應矣。已聞兩浙 盡為賊據,因自計方領南京鴻慶宮,有齋廳可居。乃 挈家往焉。則詞中所謂念西園已是花深無地,東風 何事。又惡任流光過了,歸來洞天自樂。之句,又應矣。 美成平生好作樂府,末年夢中得句,而字字皆應,豈 偶然哉。

《揮麈餘話》:周美成為江寧府溧水令,主簿之室,有色 而慧,美成每款洽於尊席之間。世所傳《風流子》詞,蓋 所寓意焉:新綠小池塘。風簾動,碎影舞斜陽。羨金屋 去來,舊時巢燕,土花繚繞,前度莓牆。繡閣鳳帷深幾 許,聽得理絲簧。欲說又休,慮乖芳信,未歌先噎,愁轉 清商。暗想新妝了,開朱戶,應自待月西廂。最苦夢魂, 今宵不到伊行。問甚時卻與,佳音密耗,擬將秦鏡,偷 換韓香。天便教人,霎時廝見何妨。新綠、待月,皆簿廳 亭軒之名也。

《能改齋漫錄》:姑蘇官妓瓊行第九,蔡元長道過蘇州, 太守召佐飲。元長聞瓊能詞,因命即席為之。并限以 九字為韻,瓊即獻詞,曰:韓愈文章蓋世,謝安情性風 流,良辰美景在西樓,敢勸一卮芳酒。記得南宮高選 弟兄爭占鼇頭,金鑪玉殿瑞煙浮。高占甲科第九,蓋 元長奏名第九也。

《卻掃編》:柳永耆卿以歌詞顯名於仁宗朝,官為屯田 員外郎。故世號柳屯田,其詞雖極工緻,然多雜以鄙 語。故流俗人尤喜道之。其後歐蘇諸公繼出,文格一 變,至為歌詞,體製高雅。柳氏之作,殆不復稱於文士 之口,然流俗好之自若也。劉季高侍郎宣和間嘗飯 於相國寺之智海院,因談歌詞,力詆柳氏,旁若無人 者,有老宦者。聞之,默然而起,徐取紙筆,跪於季高之 前。請曰:子以柳詞為不佳者,盍自為一篇示我乎。劉 默然無以應,而後知稠人廣眾中,甚不可有所否臧 也。

《泊宅編》:朱行中自右史出典數郡,是時年尚少,風采 才藻皆秀整。守東陽,日嘗作春詞,云:小雨纖纖風細 細,萬家楊柳青煙裡。戀樹濕花飛不起,愁無比。和春 付與東流水。九十光陰,能有幾。金龜解盡,留無計。寄 語東流,沽酒市GJfont一醉,而今樂事,他年淚。予以門下 士每或從公,公往往乘醉,大言你曾見我,而今樂事, 他年淚否。蓋公自謂得句,故誇之也。予嘗心惡之,而 不敢言。行中後歷中書舍人,帥番禺遂得罪,安置興 國軍,以死流落之。兆已見於此詞。

《過庭錄》:趙軏信可許人也。以才稱鄉里,為陝曹屬潦 倒,選調先子與之鄉舊,既在太原,趙沿檄相謁。因館 於書室,是夕八月十四日夜,先子具酒飲食。宣使張 永錫召先子會酌,趙獨處寂寥就枕,即作一詞。達先 子云:今夜陰雲初霽,畫簾外月華如水。露靄晴空,風吹高樹,滿院中秋意。皎皎蟾光。當此際,怎奈何不成。 況味莫近簷間,休來窗上。且放離人睡。永錫見之,大 喜。贈上尊數壺,先子為求薦,章僅改秩而終。

李清臣邦直平生罕作詞,惟晚年赴大名,道中作一 詞。云:去年曾宿黃陵浦,鼓角秋風海鶴遼東,回首紅 塵一夢中,竟死不返。亦為詩讖也。

《揮麈餘話》:徐幹臣伸,三衢人。政和初,以知音律為太 常典樂,出知常州。嘗自製《轉調二郎神》之詞云:悶來 彈鵲,又攪碎,一簾花影。謾試著春衫,還思纖手,薰徹 金虯燼冷。動是愁端如何向,但怪得,新來多病。嗟舊 日沈腰,如今潘鬢,怎堪臨鏡。重省。別時淚滴,羅襟猶 凝。為我厭厭,日高慵起,長託春酲未醒。鴈足不來,馬 蹄難駐,門掩一亭芳景。空佇立,盡日欄干倚遍,晝長 人靜。既成,會開封尹李孝壽來牧吳門。李以嚴治京 兆,號李閻羅。道出郡下,幹臣大合樂燕勞之,喻群娼 令謳此詞,必待其問乃止。娼如戒,歌至三四。李果詢 之,幹臣蹙額云:某頃有一侍婢,色藝冠絕。前歲以亡 室不容,逐去。今聞在蘇州一兵官處,屢遣信欲復來, 而今之主公靳之。感慨賦此。詞中所敘,多其書中語。 今焉適有天幸,公擁麾於彼,不審能為我之地否。李 云:此甚不難,可無慮也。既次無錫,賓贊者請受謁次 第。李云:郡官當至楓橋。橋距城十里而遠。翌日,艤舟 其所,官吏上下望風股栗。李一閱刺字,忽大怒云:都 監在法不許出城,迺亦至此,使郡中萬一有火盜之 虞,豈不殆哉。斥都監下階,荷校送獄。又數日,取其供 牘判奏字。其家震懼求援,宛轉哀鳴致懇。李笑云:且 還徐典樂之妾了來理會。兵官者解其指,即日承命, 然後舍之。

《墨莊漫錄》:宣和二年睦寇方臘起,幫源浙西震恐,士 大夫相與奔竄。關注子東在錢塘避地攜家於無錫 之梁溪。明年臘就擒,離散之家悉還。桑梓子東貧未 能歸,乃僑寓於毗陵郡崇安寺古柏院中。一日忽夢 臨水有軒,主人延客。可年五十,元衣美髯鬚,儀觀甚 偉。揖坐使兩女子以銅杯酌酒,謂子東,曰:自來歌曲 新聲,先奏天曹,然後散落人間。他日東南休兵,有樂 府。曰:《太平樂》,汝先聽其聲,遂使兩女子舞,主人抵掌 而為之節。及覺猶記其五拍子,東乃作詩記,曰:元衣 仙子從雙鬟,緩節長歌一解顏。滿引銅杯效鯨吸,低 回紅袖作弓彎。舞留月殿春風冷,樂奏鈞天曉夢還。 行聽新聲《太平樂》,先傳五拍到人間。後四年子東始 歸杭州,而先廬已焚於兵火。因寄家菩提寺,復夢前 美髯者,腰一長笛,手披書冊,舉以示子東。紙白如玉, 小朱欄界間行似譜,而無其詞。笑謂曰:將有待也。往 時在梁溪,曾按《太平樂》尚能記其聲否。子東因為歌 之。美髯者援腰間笛,復作一弄,亦能記其聲,蓋是重 頭小令。已而遂覺其後,又夢至一處,榜曰:廣寒宮。宮 門夾兩池,水瑩淨無波。地無纖草,仰視巍峨,若洞府。 然門鑰不啟,或有告之者,曰:但曳鈴索呼月姊,則門 開矣。試之,果有二仙子開門引入。問上何人。曰:月姊 也。升堂再拜,月姊因問往時梁溪曾令雙鬟歌舞傳 《太平樂》,又遣紫髯翁吹新聲,亦能記否。子東曰:悉記 之。因為之歌。月姊喜,復出一紙書,示曰:亦新聲也。乃 自歌之,其聲宛轉似樂府昆明池,子東欲強記之,姊 有難色,顧視手中紙,化為碧字,皆滅跡矣。遂揖而退。 既覺,獨記其一句。云:深沉杳隔無疑,亦不知為何等 語也。前後三夢,多忘其聲,獨紫髯笛聲猶在,遂倚其 聲,為之詞。名曰:桂華明云縹緲,神清開洞府,遇廣寒 宮女,問我雙鬟梁溪舞還,記得當時否。碧玉詞章教 仙女為按歌,宮羽皓月滿窗人,何處聲永斷瑤臺路。 子東自為余言之。

《松窗錄》:元寵六舉不第,著《鐵硯篇》自勵,宣和中成進 士,有寵於徽宗。曾賞其《如夢令》《風弄一枝花影》及《點 絳脣》暮山無數,歸鴈愁邊度句。徽宗又手書《眉峰碧》 詞,問其出處,真蹟藏其家。

《宣和遺事》:宣和中宋齊愈為太學官,徽宗召對。曰:卿 文章新奇,可作梅詞進呈。須是不經人道語,齊愈立 進《眼兒媚》云:霏霏疏影,轉征鴻人語。暗香中,小橋斜 度,曲屏深院,水月濛濛,人間不是藏春處。玉笛曉霜, 空江南,處處黃垂密雨。綠漲薰風,徽宗稱善。次日諭 近臣,曰:宋齊愈梅詞,非惟不經人道,且自開花說至 結子黃熟,并天氣亦言之,可謂盡致矣。

《玉照新志》:李邴少年日作《漢宮春詞》,膾炙人口。所謂 問玉堂,何似茅舍疏籬者,是也。政和間自書省丁憂 歸山東,服終造朝舉,國無與立談者,方悵悵無計。時 王黼為首相,忽遣人招至東閣開宴。延之上坐,出其 家姬數十人,皆絕色也。酒半群唱是詞,以侑觴。大醉 而歸,數日有館閣之命,不數年遂入翰苑。

《陳質齋》云:劉一止有曉行《喜遷鶯》一闋,即曉光催角 聽,宿鳥未驚,鄰雞先覺。之辭也。一時盛傳,號劉曉行。 《樂府紀聞》:何文縝政和丙申進士第一。靖康中盡節 名臣也。少時會飲貴戚家,侍兒惠柔慕公丰標,解帕為贈,約牡丹時再集。何賦《虞美人》,詞云:分香帕,子柔 藍膩欲去殷勤。惠重來約在牡丹時,只恐花枝相妒, 故開遲別來,看盡閒桃李,日日闌干倚。催花無計問 東風,夢作一雙蝴蝶遶芳叢。

《夷堅志》:侯蒙少游場屋年三十有一,始得鄉貢,人以 其年長貌寢不之敬,有輕薄。子畫其形於紙,鳶上引 線放之。蒙見而大笑,作《臨江仙》詞,題其上,曰:未遇行 藏,誰肯信。如今方表名,蹤無端良匠畫形容,當風輕 借力,一舉入高空。才得吹噓,身漸穩,只疑遠赴蟾宮。 雨餘時候,夕陽紅,幾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竟一舉 登第,年未四十遂為執政。

《宣和遺事》:宣和間上元張燈許士女縱觀,各賜酒一 杯。一女子竊所飲金杯。衛士見之,押至御前。女誦《鷓 鴣天》云:月滿蓬壺,燦爛燈,與郎攜手至端門。貪看鶴 陣笙歌舉,不覺鴛鴦失卻群。天漸曉感皇恩。傳宣賜 酒飲杯巡,歸家恐被翁姑責,竊取金杯作照憑。徽宗 大喜,以金杯賜之,令衛士送歸。

《夷堅志》:陳東靖康間嘗飲於京師酒樓。有娼向座而 歌,東不之顧乃去倚闌獨立歌《望江南》詞,音調清越, 東不覺傾聽,視其衣服故敝。時以手揭衣爬搔,肌膚 綽約如雪。乃復召使前再歌之。其詞曰:闌干曲紅颺, 繡簾旌花嫩,不禁纖手,捻被風吹去,意還驚眉黛蹙。 山青鏗鐵板閒,引步虛聲,塵世。無人知此曲。卻騎黃 鶴上瑤京,風冷月華清。東問何人所製。曰:上清蔡真 人詞也。歌罷得數錢,即下樓,亟追之,已失所在矣。 《花庵詞》:客僧仲殊本安州進士,妻以藥毒之,遂為僧。 時食蜜以解其毒,東坡呼為蜜殊。每於禁煙時。置酒 待賓客,謂之看花局。其填詞甚多,小令為最,小令中 《訴衷情》為最。

《揮麈三錄》:徽宗靖康初南幸,次京口,駐蹕郡治,外祖 曾空青以江南轉運使來攝府事應辦,忽宣至行宮, 上引至深邃之所,問勞勤渥,命喬貴妃者出焉。上回 顧語喬曰:汝在京師,每問曾三,此即是也,特令汝一 識耳。蓋外祖少年日喜作長短句,多流入禁中,故爾。 取七寶杯,令喬手擎滿酌,并以杯賜之,外祖拜貺而 出。明清少依外氏,寶杯猶及見之,今不知流落何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