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文學典/第25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學彙編 文學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二百五十八卷
理學彙編 文學典 第二百五十九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文學典

 第二百五十八卷目錄

 隱語部總論

  劉勰文心雕龍諧讔篇

 隱語部藝文

  離合作郡姓名字詩     漢孔融

  離合詩          晉潘岳

  離合          宋孝武帝

  離合詩          何長瑜

  作離合          謝靈運

  離合詩二首        謝惠連

  夜集作離合詩        前人

  字謎三首          鮑照

  離合詩          賀道慶

  離合賦物為詠      南齊王融

  離合詩          石道慧

  離合詩          梁元帝

  離合詩贈尚書令何敬容    蕭巡

  離合詩贈江藻       陳沈炯

  以離合詩贈張薦     唐權德輿

  和權載之離合詩       張薦

 隱語部紀事

 隱語部雜錄

 大小言部藝文一

  大言賦          周宋玉

  小言賦           前人

  小語賦          晉傅咸

  擬大言賦有序    宋蘇易簡

 大小言部藝文二

  大言         梁昭明太子

  細言            前人

  大言應令          沈約

  細言應令          前人

  大言應令          王錫

  細言應令          前人

  大言應令          王規

  細言應令          前人

  大言應令          張纘

  細言應令          前人

  大言應令          殷鈞

  細言應令          前人

  七言大言聯句

   顏真卿  晝  李崿  張薦

  七言小言聯句

   真卿  晝

  大言           權德輿

  小言            前人

 大小言部紀事

文學典第二百五十八卷

隱語部總論[编辑]

劉勰文心雕龍[编辑]

《諧讔篇》
[编辑]

「讔」者,隱也。遯辭以隱意,譎譬以指事也。昔還社求拯 於楚師,喻眢井而稱麥麴;叔儀乞糧於魯人,歌佩玉 而呼庚癸,伍舉刺荊王以大鳥,齊客譏薛公以海魚, 莊姬託辭於龍尾,臧文謬書於羊裘。隱語之用,被於 紀傳,大者興治濟身,其次弼違曉惑。蓋意生於權譎, 而事出於機急,與夫諧辭可相表裏者也。漢世《隱書》 十有八篇,歆固編文,錄之歌末。昔楚莊齊威,性好隱 語,至東方曼倩,尤巧辭述,但謬辭詆戲,無益規補。自 魏代已來,頗非俳優,而君子嘲隱,化為謎語。謎也者, 迴互其辭,使昏迷也。或體目文字,或圖象品物,纎巧 以弄思,淺察以衒辭,義欲婉而正,辭欲隱而顯。荀卿 《蠶賦》,已兆其體。至魏文陳思,約而密之,高貴鄉公博 舉品物,雖有小巧,用乖遠大。夫觀古之為隱,理周要 務,豈為童稚之戲謔,搏髀而抃笑哉!

隱語部藝文[编辑]

《離合作郡姓名字詩》
漢·孔融
[编辑]

《漁父屈節》,「水潛匿方。」離魚字與時進止,出行施張。離日字魚 日合成魯《呂公磯釣》,闔口渭旁。離口字《九域》有聖,無土不王。 離或字口或合成國好是正直女《回于匡》。離子字《海外有截》,隼逝 鷹揚。當離乙字恐古文與今文或有不同合成孔也六翮將奮,羽儀未彰。離鬲 字「蛇龍之蟄」,俾也可忘。離虫字合成融玟琁隱曜,美玉韜光。 去玉成文不須合「無名無譽」,放言深藏。離與字按轡安行,誰謂 路長。離才字合成舉

《離合詩》
晉·潘岳
[编辑]

佃漁始化,人民穴處。意守醇樸,音應律呂。桑梓被源, 卉木在野。鍚鸞未設,金石拂舉。害咎蠲消,吉德流普。 谿谷可安,奚作棟宇。嫣然以憙,焉懼外侮。熙神委命, 已求多祜。歎彼季末,口出擇語。誰能默識,言喪厥所。 壟畝之諺,龍潛巖阻。尟義崇亂,少長失敘。思楊容姬難堪

《離合》
宋·孝武帝
[编辑]

霏雲起兮汎濫,雨靄昏而不消。意氣悄以無樂,音塵 寂而莫交。守邊境以臨敵,寸心厲於戎昭。閣盈圖記, 門滿賓僚。仲秋始戒,中園初凋。池育秋蓮,水滅寒漂。 指歸塗以易感,日月逝而難要。分中心而誰寄,人懷 念而必謠。悲客他方字

《離合詩》
何長瑜
[编辑]

宜然悅今會,且怨明晨別。肴蔌不能甘,有難不可雪。

《作離合》
謝靈運
[编辑]

古人怨信次,十日眇未央。加我懷繾綣,口脈情亦傷。 劇哉歸遊客,處子勿相忘。別字

《離合詩二首》
謝惠連
[编辑]

放棹遵遙塗,方與情人別。嘯歌亦何言,肅爾凌霜節。 各字

夫人皆薄離,二友獨懷古。思篤子衿詩。山當作三川何 足苦。念字

《夜集作離合詩》
前人
[编辑]

四坐宴嘉賓,一客自遠臻。《九言》何所戒,《十善》故宜遵。 此字

《字謎三首》
鮑照
[编辑]

二形一體,四支八頭。四八一八,飛泉仰流。井字 頭如刀,尾如鉤,中央橫廣,四角六抽。右面負兩刃,左 邊《雙屬牛》。龜字

《乾》之一九隻立無偶。坤之二六宛然雙宿。土字

《離合詩》
賀道慶
[编辑]

促席宴閒夜,足歡不覺疲。詠歌無餘願,永言終在斯。 信字

《離合賦物為詠》
南齊·王融
[编辑]

冰容慚遠鑒,水質謝明暉。是照相思夕,早望行人歸。 火字

《離合詩》
石道慧
[编辑]

好仇華良夜,子歡我亦欣。昊穹出明月,一坐感良晨。 娛字

《離合詩》
元·帝
[编辑]

「泬寥雲物淨,水木備春光。」龕定方無遠,合浦不難航。 寵字

《離合詩贈尚書令何敬容》
蕭巡
[编辑]

伎能本無取,《支葉》復單貧。柯條謬承日,大石豈知晨。 狗馬誠難盡,犬羊非易馴。斆嚬既不似,學步孰能真。 實由紊朝典,是曰蠹彝倫。俗化於茲鄙,《人塗》自此分。 何敬容字

《離合詩贈江藻》
陳沈炯
[编辑]

開門枕芳野,井上發紅桃。林中藤蔦秀,木末風雲高。 屋室何寥廓,至士隱蓬蒿。故知人外賞,文酒易陶陶。 友朋足諧晤,又此盛《詩》《騷》。朗月同攜手,良景共含毫。 欒巴有妙術,言是神仙曹。百年肆偃仰,一理詎相勞。 閒居有樂

《以離合詩贈祕書監張薦》
唐·權德輿
[编辑]

黃葉從風散。暗嗟時節換。忽見鬢邊霜,勿辭林下觴, 躬行君子道,辜負芳名早。帳殿漢官儀,巾車塞垣草。 交情劇斷金,文律每招尋。始知蓬山下,如見古人心。

《和權載之離合詩》
張薦
[编辑]

移居既同里,多幸陪君子。弘雅重當朝,弓旌早見招。 植根瓊林圃,直夜金閨步。勸深《子玉銘》,力競《相如賦》。 間闊向春闈,日復想光儀。格言信難繼,木石強為詞。

隱語部紀事[编辑]

《韓詩外傳》:客有見周公者,應之於門曰:「何以道旦也?」 客曰:「在外即言外,在內即言內,入乎?將毋?」周公曰:「請 入。」客曰:「立即言義,坐即言仁,坐乎?將毋?」周公曰:「請坐。」 客曰:「疾言則翕翕,徐言則不聞,言乎?將毋」周公唯唯 旦也。踰明日興師而誅管、蔡。故客善以不言之說,周 公善聽不言之說。若周公可謂能聽微言矣。故君子 之告人也,微其救人之急也。《詩》曰:「豈敢憚行,畏不能 趨。」

《左傳宣十二年》冬,楚子伐蕭,宋華椒以蔡人救蕭。蕭 人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殺,吾退。」蕭人殺之。 王怒,遂圍蕭。蕭潰。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巡三軍, 拊而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遂傅於蕭。還無社,與 司馬卯言,號申叔展。叔展曰:「有麥麴乎?」曰:「無。」「有山鞠 窮乎?」曰:「無。」「河魚腹疾奈何?」曰:「目於眢井而拯之。若為」 茅絰,哭井則已。明日蕭潰,申叔視其井,則茅絰存焉, 號而出之。

哀十三年,吳申叔儀乞糧於公孫有山氏,曰:「佩玉蕊兮,余無所繫之,旨酒一盛兮,余與褐之。」父睨之,對曰: 「粱則無矣,麤則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則諾。」 《國語》:范文子莫退於朝。武子曰:「『何莫也』?對曰:『有秦客 廋辭於朝,大夫莫之能對也,吾知三焉』。武子怒曰:『大 夫非不能也,讓父兄也。爾童子何知而三掩人於朝? 吾不在晉,國亡無日矣』。」擊之以杖,折委笄。廋,隱也。 諸侯伐秦,及涇莫濟。晉叔向見叔孫穆子曰:「諸侯謂 秦不共而討之,及涇而止,於秦何益?」穆子曰:「豹之業 及《匏有苦葉》矣,不知其它。」叔向退,召舟虞與司馬,曰: 「夫苦匏不材於人,共濟而已。魯叔孫賦《匏有苦葉》,必 將涉矣。具舟除隧,不共有法。」是行也,魯人以莒人先 濟,諸侯從之。

《晏子雜上篇》:公遊於紀,得金,乃發視之,中有丹書,曰: 「食魚無反,勿乘駑馬。」公曰:「善哉!知苦言!食魚無反,則 惡其鱢也;勿乘駑馬,惡其取道不遠也。」晏子對曰:「不 然,食魚無反,毋盡民力乎?勿乘駑馬,則無置不肖於 側乎?」公曰:「紀有書,何以亡也?」晏子對曰:「有以亡也。嬰 聞之,君子有道,懸之閭,紀有此言,注之,其不亡何待」 乎。

《韓子難》三篇。人有設桓公隱者曰:「一難二難三難何 也?」桓公不能射,以告管仲。管仲對曰:「一難也,近優而 遠士,二難也,去其國而數之海,三難也,君老而晚置 太子。」桓公曰:「善。」不擇日而廟禮太子。

或曰:「管仲之射,隱不得也。」士之用不在近遠,而俳優 侏儒固人主之所與燕也。則近優而遠士,而以為治, 非其難者也。夫處勢而不能用其有,而徒不去國,是 以一人之力禁一國,以一人之力禁一國者,少能勝 之明,能照遠姦而見隱微。必行之令,雖遠於海內,必 無變。然則去國之海而不劫殺,非其難者也。楚成王 置商臣以為太子,又欲置公子職,商臣作難,遂弒成 王。公子宰,周太子也,公子根有寵,遂以東州反,分而 為兩國,此皆非晚置太子之患也。夫分勢不二,庶孽 卑,寵無藉,雖處老髦,晚置太子可也。然則晚置太子, 庶孽不亂,又非其難也。物之所謂難者,必借人成勢, 而勿使侵害己,可謂一難也。貴妾不使二后,二難也; 愛孽不使危正,適專聽一臣,而不敢偶君,此則可謂 三難也。

難四篇衛靈公之時,彌子瑖有寵於衛國,侏儒有見 公者曰:「臣之夢淺矣。」公曰:「奚夢夢見竈者,為見公也。」 公怒曰:「吾聞人主者夢見日,奚為見寡人而夢見竈 乎?」侏儒曰:「夫日兼照天下,一物不能當也,人君兼照 一國,一人不能壅也。故將見人主而夢日也。夫竈一 人煬焉,則後人無從見矣,或者一人煬君邪,則臣雖 夢竈,不亦可乎?」公曰:「善!」遂去雍鉏,退彌子瑕,而用司 空狗。

《吳越春秋》:夫差既殺子胥,連年不孰,民多怨恨。吳王 復伐齊,為闌溝於商魯之間,北屬蘄,西屬濟,欲與魯 晉合攻於黃池之上。恐群臣復諫,乃令國中曰:「寡人 伐齊,有敢諫者死。」太子友知子胥忠而不用,太宰嚭 佞而專政,欲切言之,恐罹尤也,乃以諷諫激於王。清 旦,懷丸持彈,從後園而來,衣袷履濡。王怪而問之曰: 「子何為袷衣濡履,體如斯也?」太子友曰:「適遊後園,聞 秋蜩之聲,往而觀之。夫秋蜩登高樹,飲清露,隨風為 撓,長吟悲鳴,自以為安。不知螳螂超枝緣條,曳腰聳 距而稷其形。夫螳螂翕心而進,志在有利,不知黃雀 盈綠林,徘徊枝陰。」「微,進欲啄螳螂。夫黃雀但知 伺螳螂之有味,不知臣挾彈危擲,蹭蹬飛丸而集其 背。今臣但虛心志在黃雀,不知空埳其旁,闇忽埳中 陷於深井,臣故袷體濡履,幾為大王取笑。」王曰:「天下 之愚,莫過於斯。但貪前利,不睹後患。」太子曰:「天下之 愚,復有甚者。魯因周公之末,有孔子之教,守仁抱德, 無欲於鄰國,而齊舉兵伐之,不愛民命,惟有所獲。夫 齊徒舉伐魯,不知吳悉境內之士,盡府庫之財,暴師 千里而攻之。夫吳徒知踰境征伐非吾之國,不知越 王將選死士,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屠我吳國,滅 我吳宮,天下之危,莫過於斯也!」吳王不聽太子之諫, 遂北伐齊。

《列子說符篇》:白公問孔子曰:「人可與微言乎?」孔子不 應。白公問曰:「若以石投水,何如?」孔子曰:「吳之善沒者 能取之。」曰:「若以水投水,何如?」孔子曰:「淄、澠之合,易牙 嘗而知之。」白公曰:「人固不可與微言乎?」孔子曰:「何為 不可?唯知言之謂者乎!夫知言之謂者,不以言言也。 爭魚者濡,逐獸者趨,非樂之也。故至言去言,至為無 為。夫淺知之所爭者末矣。」白公不得已,遂死於浴室。 《史記楚世家》:「莊王即位,三年不出號令,日夜為樂,令 國中曰:『有敢諫者死無赦』。伍舉入諫,莊王左抱鄭姬, 右抱越女,坐鐘鼓之間。伍舉曰:『願有進』。隱曰:『有鳥在 於阜,三年不蜚不鳴,是何鳥也』?莊王曰:『三年不蜚,蜚 將沖天;三年不鳴,鳴將驚人。舉退矣,吾知之矣』。」居數 月,淫益甚,大夫蘇從乃入諫。王曰:「若不聞令乎?」對曰: 「殺身以明君臣之願也。」於是乃罷淫樂聽政,所誅者數百人,所進者數百人,任伍舉、蘇從以政。國人大說。 《田敬仲世家》。騶忌子見三月而受相印,淳于髡見之 曰:「善說哉!髡有愚志,願陳諸前。」騶忌子曰:「謹受教。」淳 于髡曰:「得全全昌,失全全亡。」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 毋離前。」淳于髡曰:「狶膏棘軸,所以為滑也,然而不能 運方穿。」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事左右。」淳于髡曰:「弓 膠昔幹,所以為合也,然而不能傅合疏罅。」騶忌子曰: 「謹受令,請謹自附於萬民。」淳于髡曰:「𤜶裘雖弊,不可 補以黃狗之皮。」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擇君子,毋雜 小人」其間。淳于髡曰:「大車不較,不能載其常任;琴瑟 不較,不能成其五音。」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修法律 而督姦吏。」淳于髡說畢,趨出,至門而面其僕曰:「是人 者,吾語之微言五,其應我,若響之應聲,是人必封不 久矣。」居期年,封以下邳,號曰成侯。

《新序雜事篇》:「昔者鄒忌以鼓琴見齊宣王,宣王善之。 鄒忌曰:『夫琴所以象政也』。」遂為王言琴之象政狀,及 霸王之事。宣王不悅,與語三日,遂拜以為相。齊有稷 下先生,喜議政事。鄒忌既為齊相,稷下先生淳于髡 之屬七十二人皆輕忌,以謂設以辭,鄒忌不能及,乃 相與俱往見鄒忌。淳于髡之徒禮倨,鄒忌之禮卑,淳 于髡等曰:「𤜶白之裘,補之以弊羊皮,何如?」鄒忌曰:「敬 諾,請,不敢雜賢以不肖。」淳于髡曰:「方內而員釭,如何?」 鄒忌曰:「敬諾。請謹門內,不敢留賓客。」淳于髡等曰:「三 人共牧一羊,羊不得食,人亦不得息,何如?」鄒忌曰:「敬 諾。減吏省員,使無擾民也。」淳于髡等三稱,鄒忌三知 之,如應響。淳于髡等辭屈而去。鄒忌之禮倨,淳于髡 等之禮卑。故所以尚干將、莫邪者,貴其立斷也;所以 貴騏驥者,為其立至也。必且歷日曠久乎?絲氂猶能 挈石,駑馬亦能致遠,是以聰明捷敏,人之美材也。子 貢曰:「回也聞一以知十。」美敏捷也。

靖郭君欲城薛,而客多以諫。君告謁者,無為客通事。 於是有一齊人曰:「臣願一言過一言,臣請烹。」謁者贊 客,客曰:「海大魚。」因反走。靖郭君曰:「請少進。」客曰:「否,臣 不敢以死戲。」靖郭君曰:「嘻!寡人毋得已,試復道之。」客 曰:「君獨不聞海大魚乎?網弗能止,繳弗能牽,碭而失 水,陸居則螻蟻得意焉。且夫齊亦君之水也。君已有 齊,奚以薛為?君若無齊,城薛猶且無益也。」靖郭君大 悅,罷民弗城薛也。

《刺奢篇》:魏文侯見箕季,其牆壞而不築。文侯曰:「何為 不築?」對曰:「不時。」其牆枉而不端。問曰:「何不端?」曰:「固然。」 從者食其園之桃,箕季禁之。少焉日晏,進糲餐之食, 瓜瓠之羹。文侯出,其僕曰:「君亦無得於箕季矣,曩者 進食,臣竊窺之。糲餐之食,瓜瓠之羹。」文侯曰:「吾何無 得於季也?吾一見季而得四焉。其牆壞不築,云待時 者,教我無奪農時也。牆枉而不端」,對曰:「固然者,是教 我無侵封疆也。從者食園桃,箕季禁之,豈愛桃哉?是 教我下無侵上也。食我以糲餐者,季豈不能具五味 哉?教我無多斂於百姓,以省飲食之養也。」

《說苑敬慎篇》常摐有疾,老子往問焉,曰:「先生疾甚矣, 無遺教可以語諸弟子者乎?」常摐曰:「子雖不問,吾將 語子。」「常摐曰:『過故鄉而下車,子知之乎』?」老子曰:「過故 鄉而下車,非謂其不忘故耶?」常摐曰:「嘻,是已。」常摐曰: 「過喬木而趨,子知之乎?」老子曰:「過喬木而趨,非謂敬 老耶?」常摐曰:「嘻,是已。」張其口而示老子,曰:「吾舌存乎?」 《老子》曰:「然。」「吾齒存乎?」老子曰:「亡。」《常摐》曰:「子知之乎?」老 子曰:「夫舌之存也,豈非以其柔耶?齒之亡也,豈非以 其剛耶?」常摐曰:「嘻!是已,天下之事已盡矣,無以復語 子哉。」

《政理篇》:「復槁之君朝齊,桓公問治民焉。復槁之君不 對,而」口,操衿抑心。《桓公》曰:「與民共甘苦飢寒乎?夫 以我為聖人也,故不用言而諭。」因禮之千金

《正諫篇》:晉平公好樂,多其賦斂,下治城郭,曰:「敢有諫 者死。」國人憂之。有咎犯者,見門大夫曰:「臣聞主君好 樂,故以樂見。」大夫入言曰:「晉人咎犯也,欲以樂見。」平 公曰:「內之。止坐殿上,則出鐘磬竽瑟。」坐有頃,平公曰: 「客子為樂。」咎犯對曰:「臣不能為樂,臣善隱。」平公召隱 士十二人,咎犯曰:「隱臣竊願昧死御。」平公曰:「諾。」咎犯 申其左臂而詘五指。平公問於隱官曰:「占之為何?」隱 官皆曰:「不知。」平公曰:「歸之。」咎犯則申其一指曰:「是一 也;便游赭盡而峻城闕,二也;柱梁衣繡,士民無褐,三 也;侏儒有餘酒而死士渴,四也;民有飢色而馬有粟 秩,五也;近臣不敢諫,遠臣不敢達。」平公曰:「善。」乃屏鐘 鼓,除竽瑟,遂與咎犯參治國。

《漢書東方朔傳》:朔待詔金馬門,稍得親近。上嘗使諸 數家射覆,置守宮盂下,射之皆不能中。朔自贊曰:「『臣 嘗受《易》,請射之』。乃別蓍布卦而對曰:『臣以為龍,又無 角,謂之為蛇,又有足,跂跂脈脈,善緣壁,是非守宮即 蜥蜴』。」上曰:「善。」賜帛十匹。復使射他物,連中輒賜帛。時 有幸倡郭舍人,滑稽不窮,常侍左右曰:「『朔狂幸,中耳, 非至數也。臣願令朔復射。朔中之,臣榜百,朔不能中, 臣賜帛』。乃覆樹上寄生,令朔射之。朔曰:『是窶數也』。」舍人曰:「果知朔不能中也。」朔曰:「生肉為膾,乾肉為脯,著 樹為寄生,盆下為窶數。」上令倡監榜舍人,舍人不勝 痛呼,謈朔笑之曰:「咄!口無毛聲,謷謷凥益高。」舍人恚 曰:「朔擅詆欺天子,從官當棄市。」上問朔何故詆之,對 曰:「臣非敢詆之,迺與為隱耳。」上曰:「《隱》云何?」朔曰:「夫口 無毛者,狗竇也;聲謷謷者,烏哺𪃟也;凥益高者,鶴俛 啄也。」舍人不服,因曰:「臣願復問朔隱語,不知亦當榜。」 即妄為《諧語》曰:「令壺齟老,柏塗伊優,亞狋吽牙。何謂 也?」朔曰:「令者,命也,壺者,所以盛也,齟者,齒不正也。老 者,人所敬也,柏者,鬼」之廷也。塗者,漸洳徑也。《伊優亞》 者,辭未定也。《狋吽牙》者,兩犬爭也。舍人所問,朔應聲 輒對,變詐鋒出,莫能窮者,左右大驚。

《九州春秋》:夏侯淵為黃忠所殺,操臨漢中,至陽平,欲 攻劉元德而不得進,欲守又難為功,乃出令曰:「雞肋!」 官屬不知所謂,楊修便自嚴裝。人驚問修何以知之, 修曰:「夫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所得,以比漢中,知公 欲還也。」俄操迴師,時人伏其幾決。

《世說》:魏武嘗過曹娥碑下,楊修從碑背上見題作「黃 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魏武謂修:「解否?」修曰:「解。」「黃絹, 色絲也,於字為絕;幼婦,少女也,於字為妙;『外孫,女子 也,於字為好;『齏臼』,受辛也,於字為辭。所謂絕妙好辭 也』。」

《魏書咸陽王禧傳》:「世宗既覽政,禧意不安。而其國齋 帥劉小苟每稱左右言,欲誅禧。禧聞而歎曰:『我不負 心天家豈應如此』!由是常懷憂懼。加以趙脩專寵,王 公罕得進見,禧遂與其妃兄兼給事黃門侍郎李伯 尚謀反。時世宗幸小平津,禧在城西小宅,初欲勒兵 直入金墉,眾懷沮異,禧心因緩,自旦達晡,計不能決」, 遂約不洩而散。武興王楊集始出,便馳告,而禧意不 疑,乃與臣妾向洪池別墅,遣小苟奉啟,云「檢行田牧。」 小苟至邙嶺,已逢軍人,怪小苟赤衣,將欲殺害。小苟 困迫,言欲告反,乃緩之。禧是夜宿於洪池,大風暴雨, 拔樹折木,禧不知事露。其夜,或說禧曰:「殿下集眾圖 事,見意而停,恐必洩漏。今夕何宜自寬,恐危禍將至。」 禧曰:「有此軀命,應知自惜,豈待人言!」又說曰:「殿下兒 婦已渡河,兩頭不相知,今俯眉自安,不其危乎?」禧曰: 「初遣去日,令如行人渡河,聽我動靜。我久已遣人追 之,計今應還。」而尹仵期與禧長子通,已入河內郡,列 兵仗,放囚徒,而將士所在追禧。禧自洪池東南走,僮 僕不過數人,左右從禧者,唯兼防閤尹龍虎。禧憂迫 不知所為,謂龍虎曰:「吾憒憒不能堪,試作一謎,當思 解之,以釋毒悶。」龍虎欻憶舊謎云:「眠則俱眠,起則俱 起,貪如犲狼,贓不入己。」都不有心於規刺也。禧亦不 以為諷己,因解之曰:「此是眼也,而龍虎謂之是箸。」 《伽藍記》:王肅與高祖殿會,食羊肉酪粥甚多。高祖怪 之,謂肅曰:「即中國之味也。羊肉何如?魚羹何如?茗飲 酪漿何如?」肅對曰:「羊者是陸產之最,魚者是水族之 長,所好不同,並各稱珍。以味言之,是有優劣。羊比齊 魯大邦,魚比邾莒小國,唯茗不中,與酪作奴。」高祖大 笑,因舉酒曰:「三三橫,兩兩縱,誰能辨之?」賜金鍾。御史 中丞李彪曰:「沽酒老嫗甕注𤬪,屠兒割肉與」稱同,尚 書右丞甄琛曰:「吳人浮水自云,工妓兒擲繩在虛空。」 彭城王勰曰:「臣始解此是習字。」高祖即以金鍾賜彪, 朝廷服彪聰明有知,甄琛和之亦速。

《唐書許欽明傳》:「欽明以軍功擢左玉鈐衛將軍、安西 大都護、鹽山郡公,出為涼州都督。嘗輕騎按部,會突 厥默啜兵奄至,被執。賊與皆至靈州,使說之降。欽明 至城下,呼曰:『我乏食,有美醬乎?有粱米乎?并乞墨一 枝』。」時賊營四面阻水,惟一路得入,欽明欲選將柬兵, 乘夜襲賊也,而城中無寤其廋者,遂見害。

《大唐新語》:則天朝,諸蕃客上封事,多獲官賞,有為右 臺御史者。則天嘗問張元一曰:「近日在外,有何可笑 事?」元一對曰:「朱前宜著綠,綠仁傑著朱。閻知微騎馬, 馬吉甫騎驢,將名作姓;李千里將姓作名。吳楊吾左 臺胡御史」,右臺御史胡元禮也。蕃人為御史者,尋授 別敕。

《玉泉子》:太保令狐相綯出鎮淮海日,友使班蒙與從 事俱遊大明寺之西廊,睹前壁所題云:「一人堂堂,二 曜同光。泉深尺一,點去冰傍。二人相連,不欠一邊。三 梁四柱,烈火而然。除卻雙勾。」兩日,諸寮佐幕顧,駐足 久之,莫能辨解。獨班蒙曰:「一人豈非大字乎?二曜者 日月,非明字乎?尺一者十一寸,非寺字乎?點去冰傍, 水字也。二人相連,天字也。不欠一邊,下字也。三梁四 柱而烈火,無字也。兩日除雙勾,比字也。得非大明寺 水,天下無比乎?」眾皆恍然曰:「黃絹之奇智,亦何異哉!」 歎美彌日,詢之老僧,曰:「頃年有客獨遊,題之而去,不 言姓氏。」

乾符末,有客寓止廣陵開元寺。《因文會話》云:「頃在京 寄青龍寺日,有客嘗訪知寺僧,屬其匆遽,不暇留連。 翊日至,又遇要地朝客,後至,復來復阻。他日頗有怒 色,題其門而去。『龕龍東去海,時日隱西斜,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僧皆不能詳。有沙彌頗解,眾問其由, 曰:『龕龍去,有『合』字存焉。時日隱,有『寺』字存焉。敬文不 在,有『苟』字存焉。碎石入沙,有『卒』字存焉。此不遜之言, 辱我曹矣』。」僧大悟,追訪,沓無蹤矣。客云合寺苟卒沙 彌乃懿,皇朝雲皓供奉是也。

《廬陵官下記》:曹著機辯,有客試之,因作謎云:「一物坐 也坐,臥也坐,立也坐,行也坐著」應聲曰:「在官地,在私 地。」復作一謎云:「一物坐也臥,立也臥,行也臥,走也臥, 臥也臥。」客不曉,曹曰:「我謎吞得你謎」客大慚。

《談苑》:宋庠罷參,鄭戩罷樞,葉清臣罷計,吳安道罷尹, 蓋呂文靖惡其黨盛也。時數公多以短封廋詞相往 來,如「青骨不識字」,米蓆子作版之類。青骨謂蔣堂。時 諺謂知制誥為識字,待制為不識字。楊吉作發運,以 餉權要,得戶部副使。

《青箱雜記》:陳亞自為亞字謎曰:「若教有口便啞,且要 無心為惡。中間全沒肚腸,外面強生稜角。」此雖一時 俳諧之詞,然所記興亦有深意。

《冷齋夜話》:舒王在鍾山,有道士求謁,因與棋,輒作數 語曰:「彼亦不敢先,此亦不敢先,惟其不敢先,是以無 所爭,惟其無所爭,故能入於不死不生。」舒王笑曰:「此 特棋隱語也。」

《楓窗小牘》:荊公柄國時,有人題相國寺壁云:「終歲荒 蕪湖浦焦,貧女戴笠落柘條,阿儂去家京洛遙,驚心 寇盜來攻剽。」人皆以為夫出婦憂荒亂也。及荊公罷 相,子瞻召還,諸公飲蘇寺中,以此詩問之,蘇曰:「於『貧 女』句可以得其人矣。終歲,十二月也,十二月為『青』」字, 「荒蕪,田有草也,草田為『苗』」字,「湖浦焦水去也,水旁去」 為「法」字。「女戴笠」為「安」字。「柘落木條」剩石字。「阿儂」是吳 言,合吳言為誤字。「去家京洛,為國寇盜,為賊民。」蓋言 青苗法安石,誤國賊民也。

《瑯嬛記》:趙明誠幼時,其父將為擇婦。明誠晝寢,夢誦 一書,覺來惟憶三句云:「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 拔。」以告其父,其父為解曰:「『汝待得能文詞婦也。言與 司合」,是「詞』字,安上已脫,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 字,非謂汝為詞女之夫乎。後李翁以女女之,即易安 也。果有文章。

《賢奕尼》妙寂,姓葉氏,江州尋陽人。嫁大賈任華。父昇 與華之潭州,不復。妙寂忽夢父泣謂曰:「吾與汝夫湖 中遇盜,殺我者車中猴,門東草,殺爾夫者禾中走。」一 日,夫有李公佐者,能辨隱語,謂妙寂曰:「殺汝父者申 蘭,殺汝夫者申春耳。猴,申生也。車去兩頭,故是『申』字。 『門東草』非『蘭』字耶?『禾中走』者,穿田過也,此亦『申』字,一 日,夫蓋春字耳。」妙寂乃易服泛傭江湖之間。聞有申 村,村中有申蘭兄弟,默往求傭,年餘無知其非丈夫 者。二盜飲醉,妙寂奔告,有司獲之,詞伏就法,得其所 喪以歸,竟從釋教云。

《霏雪錄》:元末有人襆被行山逕間,遇惡少,意所負必 楮鏹也,擊殺之。視襆中特楮衾耳。大悔之,乃書楮衾 曰:「的的的,孰令爾?紙被似鈔角。問我何處住,五色雲 中住。問我是何姓?杓子少箇柄。爾也錯,我也錯,不如 歸去。」「的的的」,愬官不知主名,召商謎者問之,曰:「五色 雲,綵煙也。綵煙,新昌山名;杓子少,柄,盂也。」蓋于姓也。 密令隸人往蹤跡之,久而不得,隸人亦了事者。一日 坐鑷肆櫛髮,見一人對門置餅,鼓其槌作的的之聲, 即揚言曰:「某山中刦負紙被者。」官察知賊處,即來捕 視。其人有懼色,次日閉門不賣餅矣。竟捕之果服。 《龍興慈記》:聖祖戰偶失利,夜行宿妓館,明發語姓名, 題詩於壁曰:「二之十,古之一,左七右七」,橫山倒出,得 了一,是為之土之一,皆不能解。後生子,聞《登極錄》壁 間詩,㩦子奏聞,即命工部造府,封子為王。其婦不召 見。詩蓋言王吉婦得子為王,系曰欽仰聖睿,非膚淺 所能窺也。又聞母氏云:「起兵時微行御女與記後生 子合年月日認之,多封王,亦名養子,有封侯者噫!眾 建親王,垂萬世無疆之」休。

《委巷叢談》:「杭人元夕多以謎為猜燈,任人商略。」永樂 初,錢塘楊景言以善謎名。

隱語部雜錄[编辑]

《酉陽雜俎續集》事徵釋門古今謎字、 《爭田書》「貞」字 善繼焉兜知伯叔?柯古《解夢》羊負魚。夢復問入,曰:「下人。」善繼塔 上書《師子》。柯古

《聞見後錄》:錢昭度有食梨詩云:「西南片月充腸冷,二 八飛泉繞齒寒。」予讀《樂府解題》,井謎云:「二八三八,飛 泉仰流。」蓋二八三八為五八四十也,四十為井字。 《墨客揮犀》:或傳得一詩謎云:「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 胸前白雪膚。走入帳中尋不見,任他風水滿江湖。」乃賈島、李白、羅隱、潘閬四詩人名也。或以為王丞相所 撰。

《容齋四筆》:杜、韓二公作詩,或用歇後語,如「悽其望呂 葛」,「山鳥山花吾友于」,「友于皆挺拔,再接再礪乃僮僕, 誠自劊,為爾惜居諸,誰謂貽厥無基址」之類是已。 《演繁露》:古無謎字,若其意制,即伍舉、東方朔謂之為 隱者是也。隱者,藏匿事情,不使暴露也。至《鮑照集》則 有井謎矣。《玉篇》亦收謎字,釋云:隱也,即後世之謎也。 鮑之《井謎》曰:「一八五八,飛泉仰流。」飛泉仰流也者,垂 綆取水而上之,故曰仰流也。一八者,井字八角也。五 八者,析井字而四之,則其字為十者四也,四十即五 八也。凡謎皆倣此。

《老學庵筆記》:「蔚藍」乃隱語天名,非可以義理解也。杜 子美《梓州金華山詩》云:「上有蔚藍天,垂光抱瓊臺。」猶 未有害。韓子蒼乃云:「水色天光共蔚藍」,乃直謂天與 水之色俱如藍耳,恐又因杜詩而失之。

《雞肋編》著屐之謎,載於前史,鮑照集中亦有之,如「一 士弓張泉非衣金卯刀千里草」之其原出於及正 止戈,而詩人因作字謎。王介甫作《字謎》云:「兄弟四人 兩人大,一人立地二人坐,家中更有一兩口,便是凶 年也好過。」又作謎云:「常隨措大官人,滿腹文章儒雅; 有時一面紅妝,愛向花前月下。」至於酒席之間,亦專 以文字為戲。嘗為令云:「有商人姓任名。」販金與錦 至關,關吏告之任。任入《金錦禁急》。又云:「親兄弟日 日昌,堂兄弟火火炎,堂兄弟令令。」又云:「掘地去土, 添水成池,皆無有能酬者。」又為字中一點謎云:「寒則 重重疊疊,熱則四散分流,兄弟四人下縣三人入州, 在村裏只在村裏,在市頭只在市頭。」又為疊字下兩 點謎云:「兄弟二人,同姓同名,若要識我,先識家兄,不 識我家兄,知為誰人?」婦字謎云:「左七右七,橫山倒出。 甑」謎云:「將軍是箇五行精,日月燕山」望石城。待得功 成身又退,空將心腹為蒼生。

《齊東野語》:古之所謂廋詞,即今之隱語,而俗所謂謎。 《玉篇》謎字釋云:「『隱也』。人皆知其始於黃絹幼婦,而不 知自漢伍舉、曼倩時已有之矣。至《鮑照集》則有『井』」字 謎,自此《雜說》所載,間有可喜。今擇其佳者,著數篇於 此,以資酒邊雅談云。

《用字謎》云:「一月復一月,兩月共半邊,上有可耕之田, 下有長流之川;六口共一室,兩口不團圓。」又云:「重山 復重山,重山向下懸。明月復明月,明月兩相連。」 木玷云:「我本無名,因汝有名;汝有不平,吾與汝平 日。」謎云:「畫時圓,寫時方,寒時短,熱時長。」又云:「東海有 一魚,無頭亦無尾,除去脊梁骨。」便是這箇謎。

《染物霞頭云》:「身居色界中,不染色界塵。一朝解塵縛, 見姓自分明。」

《持棋》云:「彼亦不敢先,此亦不敢先。惟其不敢先,是以 無所爭,是以能入於不死不生。」

《字點》云:「寒則重重疊疊,熱則四散分流,四箇在縣,三 箇在州,村裏不見在村裏,市頭不見在市頭。」

《印章》云:「方圓大小隨人,腹裏文章儒雅。有時滿面紅 粧,常在風前月下。」

《金剛》云。「立不中門。行不履閾。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亦 不足畏也矣。」

《蜘蛛》云:「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心藏之,元之又元。」又 云:「自東自西,自南自北,無思不服。」

《拄杖》云:「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危而不持,顛 而不扶,將焉用彼。」

《木屐》云:「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遇剛則 鏗爾有聲,遇柔則沒齒無怨。」

《蹴踘》云:「瞻之在前,忽焉在後。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 《墨斗》云:「我有一張琴,絲絃長在腹。時時馬上彈,彈盡 天下曲。」

《打稻耞》云:「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瞻之在前,忽焉 在後。」

夾註:《書》云:「大底不曾說小底,小底常是說大底。若要 知得大底事,須去仔細問小底。」

《元夕燈球》云:「我有紅圓子,治赤白帶下。」每服三五九, 臨夜茶酒下。

《日曆》云:「都來一尺長,上面都是節。兩頭非常冷,中間 非常熱。」

《手指》云:「大者兩支,小者三支,十枚共計二十八支。」 《水中石》云:「小時大,大時小,漸漸大,不見了。或以為小 兒囟門。」

《手巾》云「八尺一片四角兩面所識是人面不識畜生 面。」

《接果》云。「斫頭便斫頭。卻不教汝死。拋卻親生男。卻愛 過房子。」

又有以今人名藏古人名者,云:「人人皆戴子瞻帽。」仲長 統君實新來轉一官。司馬遷《門狀》送還王介甫。謝安石潞 公身上不曾寒。溫彥博

又有以古詩賦《敗弓》云:「爭帝圖王勢已傾。」無靶八千兵散楚歌聲。無絃烏江不是無船渡。無弰羞向東吳再起兵。 無面然此近俗矣。若今書會所謂謎者,尤無謂也。 《丹鉛總錄》:杜子美詩:「側生野岸及江蒲,不熟丹宮滿 玉壺。雲壑布衣鮐背死,勞生害馬翠眉須。」杜公此詩, 蓋紀明皇為貴妃取荔枝事也。其用「側生」字,蓋為廋 文隱語,以避時忌,《春秋》定哀多微辭之意,非如西崑 用僻事也。末二句蓋昌黎感二鳥之意,言布衣抱道, 有老死雲壑而不徵者,乃勞生害馬,以給翠眉之須, 何為者耶?其旨可謂隱而彰矣。山谷謂「雲壑布衣」,指 後漢臨武長唐羌諫止荔枝貢者,此俗所謂厚皮饅 頭、夾紙燈籠矣。山谷尚如此,又何以責黃鶴、蔡夢弼 輩乎?

羅隱《詠紅梅》詩云:「天賜臙脂一抹腮,盤中風味笛中 哀。雖然未得和羹用,曾與將軍止渴來。」此卻似軍官 宿娼謎也。

《暖姝由筆》:祝枝山學佛語,作義袋謎子曰:「無佛。」「不 開口」,開口便成佛。盛物《盤多羅詰》。多羅破多剎。多 佛。多難陀。

一箇十字,四箇「口」字。是圖字一箇《口字》,四箇《十字》。是畢字 《委巷叢談》《輟耕錄》言杭州人好為隱語以欺外方,如 物不堅緻,曰「憨大」,暗換易物,曰「搠包兒」;麤蠢人曰「杓 子朴實」,曰「艮頭。」《白獺髓》。言杭俗澆薄,語年甲則曰「年 末」,語居止則曰「只在前面」,語家口則曰「一差牙齒」,語 仕祿則曰「小差遣」,此皆宋時事耳。乃今三百六十行 各有市語,不相通用,倉猝聆之,竟不知為何等語也。 有曰四平市語者,以一為《憶多嬌》,二為《耳邊風》,三為 《散秋香》,四為《思鄉馬》,五為《誤佳期》,六為《柳搖金》,七為 《砌花臺》,八為《霸陵橋》,九為《救情郎》,十為《舍利子》,小為 《消梨花》,大為「朵朵雲」,老為「落梅風。」諱低物為靸,以其 足下物也。復諱靸為「撒金錢」,則又義意全無,徒以惑 亂觀聽耳。

杭人有以二字反切一字以成聲者,如以「秀」為《鯽溜》, 以「團」為《突欒》,以「精」為《鯽令》,以「俏」為《鯽跳》,以「孔」為《窟籠》, 以「盤」為《勃蘭》,以「鐸」為《突落》,以「窠」為《窟陀》,以「圈」為《窟欒》, 以「蒲」為《鶻盧》。有以雙聲而包一字,易為隱語以欺人 者,如以「好」為《現薩》,以「醜」為《懷五》,以「罵」為《雜嗽》,以「笑」為 《喜黎》,以「肉」為《直線》,以「魚」為《河戲》,以「茶」為《汕老》,以「酒」為 「海老」,以「沒有」為「埋夢」,以「莫言」為稀調。又有諱本語而 巧為俏語者,如詬人嘲我曰「淄牙」,有謀未成曰「掃興」 之類是也。

《太平清話》:漢太尉許馘碑,其陰題云:「談馬礪畢,王田 數七。」徐鉉讀之,以為許碑重立,碑在宜興。

大小言部藝文一[编辑]

《大言賦》
周宋玉
[编辑]

楚襄王與唐勒、景差、宋玉遊於陽雲之臺,王曰:「能為 寡人大言者上坐。」玉因唏曰:「操是《太阿》,戮剝一世。流 血沖天車不可以厲。」至唐勒曰:「壯士憤兮絕天維,北 斗戾兮太山夷。」至景差曰:「校士猛毅皋陶嘻,大笑至 兮摧覆思。鋸牙裾雲晞甚大,吐舌萬里唾一世。」至宋 玉,曰:「方地為車,圓天為蓋,長劍耿介,倚乎天外。」王曰: 「未可也。」玉曰:「并吞四夷,渴飲枯海,跂越九州,無所容 止。身大四塞,愁不可長;據地蹴天,迫不得仰。若此之 大也,如何?」楚王曰:「善!」

《小言賦》
前人
[编辑]

楚襄王既登陽雲之臺,令諸大夫景差、唐勒、宋玉等 並造《大言賦》,賦畢而宋玉受賞。王曰:「此賦之迂誕,則 極巨偉矣,抑未備也。且一陰一陽,道之所貴,小往大 來,剝復之類也。是故卑高相配,而天地定位,三光並 照,則小大備。能高而不能下,非兼通也;能麤而不能 細,非妙工也。然上坐者未足明賞,賢人有能為《小言 賦》者,賜之雲夢之田。」景差曰:「載氛埃兮乘𣿖塵。體輕 蚊翼,形微蚤鱗。聿遑浮踊,凌虛縱身。經由鍼孔,出入 羅巾。飄眇翩綿,乍見乍泯。」唐勒曰:「析飛塵以為輿,剖 秕糠以為舟。汎然投乎桮水中,澹若巨海之洪流。馮 蚋眥以顧盼,附蠛蠓而遨遊。寧隱微以無準,原存亡 而不憂。」又曰:「館於蠅鬚,宴於毫端。烹蝨腦,切蟣肝,會 九族而同嚌,猶委餘而不殫。」宋玉曰:「無內之中,微物 潛生,比之無象,言之無名,蒙蒙滅景,昧昧遺形,超於 太虛之域,出於未兆之庭,纎於毳末之微蔑,陋於茸 毛之方生,視之則眇眇,望之則冥冥,離朱為之歎悶, 神明不能察其形,二子之言,磊磊皆不小,何如之為 精。」王曰:「善。」遂賜雲夢之田。

《小語賦》
晉·傅咸
[编辑]

楚襄王登陽雲之臺,景差、唐勒、宋玉侍。王曰:「能為小 語者,處上位。」景差曰:「幺蔑之子,形難為象。晨登蟻垤, 薄暮不上。朝炊半粒,晝復得釀。烹一小蝨,飽於鄉黨。」 唐勒曰:「攀蚊髯,附蚋翼,我自謂重彼不極。邂逅有急 相切逼,竄於鍼孔以自匿。」宋玉曰:「折薜足以為櫂,舫粒糠而為舟。將遠遊以遐覽,越蟬溺以橫浮。若涉海」 之無涯,懼湮沒於洪流。彌數旬而汔濟,陟蟣蟻之崇 丘。未升半而九息,何時達乎杪頭。

《擬大言賦》有序
宋·蘇易簡
[编辑]

淳化四年,上皇帝書白龍牋、草書《宋玉大言賦》,賜玉堂臣蘇易簡。御筆煌煌,雄辭,洋洋,瓌瑋博達,不可備詳。召易簡升殿,躬指其理,且歎宋玉奇怪也。因伏而奏曰:「恨宋玉不與陛下同時。」 帝曰:「噫!何代無人焉,卿為朕言之。」 易簡因擬宋玉作《大言賦》以獻。其辭曰:

聖人興兮告成功,登崑崙兮展升中。芳席地兮饗祖 宗,天籟起兮調笙鏞。日烏月兔,耀文明也。參旗井鉞, 嚴武衛也。執北斗兮奠元酒也,削西華兮為石䃭也。 飛雲湧霞,騰燔燎也。刳鯨《腊鵬》,代鶼鰈也。迅雷三變, 山神呼也,流電三激,爟火舉也。四時一同兮萬八千 年。泰山融兮溟海乾,圓蓋偃兮方輿穿。君王壽兮無 「窮焉。」

大小言部藝文二[编辑]

《大言》
梁·昭明太子
[编辑]

觀修鶤其若轍鮒,視滄海之如濫觴。經二儀而跼蹐, 跨六合以翱翔。

《細言》
前人
[编辑]

坐臥鄰空塵,憑附蟭螟翼。越咫尺而三秋,度毫釐而 九息。

《大言應令》
沈約
[编辑]

隘此《大汎》庭,方知「九垓局。」窮天豈彌指,盡地不容足。

《細言應令》
前人
[编辑]

開館尺棰餘,築榭微塵裏。蝸角列州縣,毫端建朝市。

《大言應令》
王錫
[编辑]

欲遊五嶽,迫不得申。杖千里之木,鱠橫海之鱗。

《細言應令》
前人
[编辑]

冥冥藹藹,《離朱》不辨其實。步蝸角而三伏,經鍼孔而 千日。

《大言應令》
王規
[编辑]

「俛身望日入,下視見星羅。」噓八風而為氣,吹四海而 揚波。

《細言應令》
前人
[编辑]

鍼鋒於焉止息,髮杪可以翱翔。蚊眉深而易阻,蟻目 曠而難航。

《大言應令》
張纘
[编辑]

河流既竭,日月俱騰。罝羅微物,動落雲鵬。

《細言應令》
前人
[编辑]

遨遊蟻目辨輕塵,蚊睫成宇蝨如輪。

《大言應令》
殷鈞
[编辑]

「噫氣為風,揮汗成雨。」聊灼戴山龜,欲持「探邃古。」

《細言應令》
前人
[编辑]

「汎舟毛滴海,為政蝸牛國。」逍遙輕塵上,指塵問南北。

《七言大言聯句》
[编辑]

 顏真卿  晝  李崿  張薦[编辑]

高歌《閬風》步瀛洲。燂鵬爚鯤餐未休。真卿《四方》上 下無外頭。崿一啜頓涸滄溟流。

《七言小言聯句》
[编辑]

 真卿  晝[编辑]

長路迢遙吞吐絲。真卿《蟭螟》蚊睫察難知。

《大言》
權德輿
[编辑]

華嵩為佩河為帶,南交北朔跬步內。摶鵬作腊巨鼇 膾,伸舒軼出元氣外。

《小言》
前人
[编辑]

醯雞伺晨駕蚊翼,毫端棘刺分畛域。蛛絲結搆聊蔭 息,蟻垤崔嵬不可陟。

大小言部紀事[编辑]

《晉書顧愷之傳》:「桓元時與愷之同在殷仲堪坐,共作 了語。愷之先曰:『火燒平原無遺燎』。元曰:『白布纏根樹 旒旐』。仲堪曰:『投魚深泉放飛鳥』。復作危語。元曰:『矛頭 淅米劍頭炊』。仲堪曰:『百歲老翁攀枯枝』。有一參軍云: 『盲人騎瞎馬臨深池』。仲堪眇目驚曰:『此太逼人』。因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