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第10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一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一百一卷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一百二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

 第一百一卷目錄

 易經部易學別傳七

  漢焦氏易林七

經籍典第一百一卷

易經部易學別傳七[编辑]

漢焦氏易林七[编辑]

中孚之第六十一

中孚 鳥鳴喈喈,天火將下。燔我屋室,災及妃后。兌之革 乾 黃虹之野,賢君所在。管仲為相,國無災咎。 坤 叔梁有名,相與合齒。乾坤利貞,乳生六子長大。

成就風言如母

《屯》 蝗囓我稻,驅不可去。實穗無有,但見空槁。豫之師 《蒙》 嬰孩求乳,母歸其子。黃麑悅喜。

《需》 折箬蔽目,不見稚叔。失旅亡民遠去家室 訟。 牂羊羵首,君子不飽。年饑孔荒,士民危殆 師 靈龜陸處,盤桓失所。伊子退耕,桀亂無輔。歸妹之井

歸妹之剝

比 威約拘囚,為人所誣,皋陶平理,幾得脫免。 小畜 「烏升鵲舉,照臨東海。」「龍降庭堅」,「為陶叔後」,封於

《蓼丘》,「福履綏厚。」《謙》之《頤》《需》之《大畜》《觀》之《頤》、

履 四目相視,稍延同埶。日映之後,見吾伯姊。益之需 《泰》 大步上車,南至喜家。送我狐裘,與福載來。節之觀未

濟之坤

《否》 「穿都相合,未敢面見。」媒妁無良,使我不鄉。 同人 《鴻飛遵陸公母不復伯氏客宿》。剝之井 大有 代戍失期,患至無聊,懼以發難,為我開基邦國。

憂愁

《謙》 伯氏爭言,戰於龍門。搆怨結禍,三世不安。 豫 周政養賊背生。人足陸行,不安國危。為患 隨 蜩螗歡喜,草木嘉茂。百果蕃生,日增富有。謙之解 《蠱》 薄災暴虎,風吹雲卻。欲上不得,復歸其宅。 臨 乘騮駕驪,遊至東齊。遭遇行旅,送我以貨。厚得。

利歸

《觀》 「《鳳生十子》,同巢共乳,歡悅相保。」

噬嗑 「《桃雀竊脂》,巢於小枝。」動搖不安,為風所吹心寒。

《慄搖》常憂殆危。《損》之《渙》。

《賁》 東山西山,各自止安。雖相登望,不得同堂。姤之坤漸

之《屯》。《渙》之《小過》。

《剝》 匍匐出走,驚懼皇恐。白虎生孫,蓐收在後。 復 重弋射隼,不知所定。質疑蓍龜,告以肥牡。明神

答報宜利止居

無妄 開門內福,喜至我側。加以善祥,為吾家宅宮城。

洛邑以昭文德

大畜 烏飛狐鳴,國亂不寧。下強上弱,為陰所刑。 《頤》 三雞啄粟,八雛從食。飢鷹卒擊,失亡兩叔。 大過 歎息不悅,憂逆中出。喪我金罌,無妄失位。 《坎》 剛柔相呼,二姓為家。霜降既同,惠我以仁。家人之損

漸之離

《離》 送我季女,至於蕩道。齊子旦夕,留連久處。 《咸》 低頭竊視,有所畏避。行作不利,酒酸魚敗,眾莫

《貪嗜》。《鼎》之《解》。

《恆》 「典策法書,藏在蘭臺。」雖遭亂潰,獨不遇災。巽之明夷

《坤》之《大畜》《大有》之《恆》。

《遯》 旦醉病酒,暮即瘳愈,獨不及咎。

大壯 畫龍頭頸,文章不成。甘言美語,說辭不名。升之蒙蒙

之《噬嗑》《家人》之《賁》。

《晉》 日月運行,一寒一暑。榮光赫赫,不可得保。顛躓

殞墜,更為士伍。《巽》之《震》:

明夷 「爭利王市,朝多君子。《蘇氏》六國」,獲其榮寵。 家人 《六蛇》奔走,俱入茂草。驚於長塗,畏懼啄口。井之兌豐

之兌

《睽》 《懸》。《素餐》食,非其任失。輿剝廬,休坐徙居。頤之益 蹇 歡欣九子,俱見大喜。攜提福至,王孫是富。 解 伯夷叔齊,貞廉之師。以德防患,憂禍不存。革之否歸

《妹》之「臨」 ,「節」 之《益》。

《損》 雄聖伏名,人匿麟驚。走鳳飛北,亂潰未息。否之大過

剝之臨

益 久鰥無偶,思配織女。求其非望,自令寡處。 夬 破亡之國,天所不福,難以止息。

《姤》 老慵多欲,弊政為賊。阿房驪山,子嬰失國。 《萃》 三羖六牂,相隨俱行。迷入空澤,經涉虎廬。為所

傷賊死於牙腹

《升》: 《噬囁》《嚾》,「昧冥相搏」,多言少實,語無成事。明夷之豫

謙之乾

「《困》 舞陽漸離」,擊筑善歌,慕丹之義,為燕荊軻陰謀

不遂,霍目死亡,功名何施。

《井》 尹氏伯奇,父子分離。無罪被辜,長舌為災。 革 五精亂行,政逆皇恩。湯武赫怒,天伐利域。 鼎 西歷玉山,東入玉門。登上福堂,飲萬歲漿。 《震》 行觸忌諱,與司命忤。執囚束縛,拘制於吏迷人。

有喜

《艮》 機父不賢,朝多讒臣。君失其政,保我久貧。 漸 三人俱行,北求大牂。孟長病足,倩季負囊,柳下

之貞不失我邦

歸妹 「鵠思其雄,欲隨鳳東。順理羽翼,出次日中。」雖留

比邑復歸其室。《益》之《觀》《需》之《離》《豐》之《泰》,

《豐》 常德自如,不逢禍災。如一作加

旅 白鵠遊望,君子以寧。履德不愆,福祿來成。 巽 膚敏之德,發憤忘食。虜豹擒越,為王得福。大有之困 《兌》 百足俱行,相輔為強。三聖翼事王室,寵光國富。

民康。《屯》之《履》。

渙 生不逢時,困且多憂。年老衰極,中心悲愁 節。 出門蹉跌,看道後旅。買羊逸亡,所謂迯走空手。

握拳坐狼為咎

小過 牧羊稻田,聞虎喧讙。畏懼惕息,終無禍患。隨之漸井

之《否》《剝》之《損》、

既濟 「龍潛鳳池」,箕子變服,陰孽萌作。

未濟 國無比鄰,相與爭強。紛紛凶凶,天下擾攘。

小過之第六十二

小過 初雖驚惶,後乃無傷。受其福慶,永永其祥。 《乾》 積德累仁,靈祐順信,福祉日增。

《坤》 謹慎重言,不幸遭患。周召述職,脫免牢門。 屯 鳥飛,鼓翼喜樂。堯德虞夏,著功要荒。賓服 蒙 牙,糵生齒。室堂啟戶,幽人利貞,鼓翼起舞。 《需》 使伯東求,拒不肯行。與叔爭訟,更相毁傷。 訟。 手足易處,頭尾顛倒。公為雌嫗,亂其蠶織。 師 匠卿操斧,豫章危殆。袍衣既剝,祿命訖已。 比 天女踞床,不成文章。南箕無舌,飯多砂糠虐眾。

盜名「雌雄折頸。」《大畜》之《益》。

小畜 大椎破轂,長舌亂國。床笫之言,三世不安。 履 銜命辱使,不堪厥事。中墜落去,更為負載。 《泰》 三蛇共室,同類相得。甘露時降,生我百穀。 《否》 衣繡夜遊,與君相逢。除患解惑,使君不憂。 同人 「被髮獸心,難與為鄰。」「來如風雨,去如絕絃為狼。」

所殘

大有 剛柔相呼,二姓為家。霜降既同,惠我以仁。家人之損

《中孚》之《坎》《漸》之《離》,

《謙》 牛耳聾瞶,不曉聲味。委以鼎俎,治亂潰潰。 《豫》 低頭竊視,有所畏避。行旅不利,酒酸魚餒,眾莫。

《貪嗜》。《鼎》之《解》。

《隨 雨師》娶婦黃巖,季子成禮。既婚相呼,南上膏我。

《下土》,年歲大有。《否》之《坤》《恆》之《晉》《豐》之《比》《豐》之《大過》,

《蠱》 戴盆望天,不見星辰。顧小失大,遁迯牆外。賁之蒙巽

之《漸》《益》之《中孚》

《臨》 二人輦車,徙去其家。井沸釜鳴,不可以居 《觀》。 攘臂反肘,怒不可止。狼戾腹心,無與為市。 噬嗑 《湯火之憂》,轉解喜來。

賁 忠信輔成,王政不傾。公劉肇基,文武綏之。 剝 登高折木,頓躓蹈險。車傾馬疲,叔伯嗟噓。 復 桑方隕落,黃葉敗散。失勢傾側,如無所立。 無妄 「鸞鳳翱翔,集于家國。」念我伯姊,與母相得。 大畜 《陰淫》所居,盈溢過度,傷害禾稼。

《頤》 霄冥高山,道險峻難。王孫罷極,困於阪間。 大過 「和璧隋珠,為火所燒。冥昧失明,奪精無光。」《棄於》

道傍

《坎》 虞君好田,惠我老親。恭承宗廟,長慍不去。《復》我。

內事

《離》 爪牙之士,怨毒祈父。轉憂與己,傷不及母。謙之歸妹 《咸》 倉盈庾億,宜稼黍稷,年歲有息。

《恆》 窗牖戶傍,通利明光。賢智輔聖,仁德大行,家給

人足,海內殷昌。《大畜》之《升》。

《遯》 忉忉之患,凶重與薦,為虎所吞。

大壯 水無魚滋,陸為海涯。君子失居,小人相攜。 《晉 九疑》鬱林,沮濕不中。鸞鳳所惡,君子攸去。無妄之巽 明夷 六翮泛飛,走歸不及。脫歸王室,上其騂特。 家人 不直莊公,與我爭訟。媒伯無禮,自令壅塞。 睽 倉庚多億,宋公危殆。吳子巢門,殞命失所。庚一作庾 《蹇》 失羊捕牛,無損無憂。

《解 夏》麥麩𪍿,霜擊其芒。疾君敗國,使我誅傷。泰之賁 《損》 昧昧暗暗,不知白黑。風雨亂擾,光明伏匿。幽王。

失國

《益》 執斧破薪,使媒求婦。和合二姓,親御飲酒。色比。

毛嬙姑公悅喜

《夬》 六疾生狂,癡走妄行。北入患門,與禍為鄰。 姤 驅羊就群,狼不肯前。慶季愎諫,子之被患。

《萃》。 二人異路,東趍西步。十里之外,不知相處
考證.svg
《升》 義不勝情,以欲自營。睹利為躬,折角摧頸。

困 騷騷擾擾,不安其類。疾在頸項,凶危為憂。 《井》 三河俱合,水怒湧躍。壞我王室,民困於食。 革 陽曜旱疾。傷病稼穡,農人無食。

鼎 流浮出食,載豢入屋。釋轡繫馬,西南廡下。 《震》。 門戶之居,可以止舍。進士不殆,安樂相保。 艮 過時不歸,雌雄苦悲。徘徊外國,與母分離。咸之遯豫

之大壯

《漸》 「中田有廬,疆埸有瓜。獻進皇祖,曾孫壽考。」 歸妹 「失時無友」,「覆家出走,何如喪狗。」

《豐》 「反鼻岐頭,三寡獨居。」

《旅》 衣裳顛倒,為王來呼。成就東周,封受大福。 巽 飛不遠去,還歸故處,興事多悔。

《兌》 含血走禽,不曉五音。匏巴鼓瑟,不悅於心。 《渙》 求玉獲石,非心所欲,祝願不得。

《節》 「山崩谷絕,大福盡歇。涇渭失紀」,玉石既已。 中孚 《雜目》懼怒,不安其居。散漫府藏,無有利得。 既濟 眾邪充側,鳳凰折翼。微子復北,去其邦國。 未濟「六月《采芑》」,征伐無道。張仲季叔,孝友飲酒。離之坎

既濟之第六十三

既濟 《元兔》捐掌,與足相視。證訊詰問,詿情自侶。死誣。

難告口為身禍

乾 游駒石門騄耳。安全受福西鄰,歸隱玉泉 坤。 陽春草生,萬物風興。君子所居,禍災不到。 《屯》 人無足法,紱除牛出。雄走羊驚,不失其家。 《蒙》 太山上奔,變見太傲。陳吾廢忽,作為禍患。 《需》 乘龍光土,先暗後明。燎獵大得,太師以昌。 訟 羊頭兔足,羸瘦少肉。漏囊貯粟,利無所得。渙之艮剝

之恆

《師》 「因禍受福,喜盈其室。螟蟲不作,君無苛惑。 比 舜升大禹,石夷之野。徵詣黃門,拜治水土。」乾之中孚

《豫》之《小畜》《兌》之《萃》。

小畜 烏子鵲雛,常與母居。顧類群聚,不離其巢。 《履 夷》羿所射,發輒有獲增加。倉鷹雙鳥,俱得 泰 晨風文翰,火舉就溫。昧過我邑,羿無所得。小畜之革

《大過》之《豫》《大壯》之《震》。

《否》 六喜三福,南至歡國。與喜同樂,嘉我潔德。 同人 鬥龍股折,日就遂明。自外為主,弟伐其兄。 大有 蒙慶受福,有所獲得,不利出域。

《謙》 蠻夷戎狄,太陰所積。涸水沍寒,君子不存, 豫 畏昏潛處。候時昭明。卒遭白日,為榮祿主。 隨 水流趍下,欲至東海。求我所有,買鮪與鯉。姤之否損

之《需》,益之,《無妄》。

《蠱》 冠帶南行,與福喜期。徼為嘉國,釋為逢時 臨 莎雞振羽,為季門戶。新沐彈冠,仲父悅喜 觀。 結衿流溺,遭讒桎梏。周召述職,身受大福。 噬嗑 田鼠野雞,意常欲迯,拘制籠檻,不得動搖。夬之謙需

之《隨》,《巽》之《隨》。

賁 居華山巔,遊觀浮雲。有雨不濡,心樂無憂。 剝 傾倚將顛,亂不能存。英雄作業,家困無年。 復 心願所喜,乃今逢時。保我利福,不離兵革。兌之蹇 無妄 靈龜陸處,盤桓失所。阿衡退耕,夏封於國。 大畜 弱水之右,有西王母。生不知老,與天相保。不利。

行旅

《頤》 抱瑰求金,日暮坐吟。終身卒歲,竟無成功。 大過 言笑未畢,憂來暴卒。身加檻纜,囚繫縛束 坎。 望幸不至,文章未成。王子逐兔,犬踦不得。未濟之兌 《離》 震悚恐懼,多所畏忌。行道留難,不可以步 咸。 雄狐綏綏,登山崔嵬。昭告顯功,大福允興。 恆 火起吾後喜,炙我廡倉。龍含水深,潠吾柱雖憂。

無咎

《遯》 危坐至暮,請求不得。膏澤不降,政戾民忒。剝之頤需

之《頤》,《漸》之《坎》。

大壯 孟春和氣,鷹隼搏鷙,眾雀憂潰。

《晉》 緩法長奸,不能理冤。沉湎失節,君受其患。 明夷 魚鱉貪餌,死於網釣。受危因寵,為身殃咎。 家人 「金精耀怒,帶劍過午。徘徊高原,宿於山谷。」《兩虎》

《相距》,弓矢滿野。《震》之《豫》。

《睽》 四目相望,精近同光。並坐鼓簧。

《蹇》 茹芝餌黃,飲酒玉漿。與神流通,長無憂凶 解 求獐嘉鄉,惡蛇不行。豳岐口還。復反其床, 損 天門地戶。幽冥不觀,不知所在。觀又作睹 《益》 「跛足息肩,有所忌難。金城鐵郭,以銅為關藩屏。」

息衛。安止無患。《遯》之《旅》:

《夬》 三雁俱飛,欲歸稻池。經涉山澤,為矢所射。 《姤》 濟深難渡,濡我衣褲。王子善濯,決無他故。 萃 飲酒醉飽,跳趨爭鬥。伯傷叔僵,東家治喪。比之鼎大

《畜》之《晉》《益》之《蒙》。

升。 跛躓未起,失利後市。蒙被殃咎,不得鹿子 困。 辰次降婁,建星中堅。子無遠行,外顛霄陷遂合。

訖終

《井》 商風召寇,來呼。外盜間諜內應,與我爭鬥。殫己。

寶藏主人不勝

革 「甘露醴泉,太平機關。仁德感應,歲樂民安。」 鼎 蔡仲子突,要門逐急。禍起子傷弟伐,其兄鄭文。

不昌

震 反孽難步,留不及舍。露宿澤陂,亡其襦褲。 艮 狼虎結謀,相聚為保。伺候牛羊,病我商人。 《漸》 明德克敏,乘興貢舉故。一作放勳御用人。一作乂哲。

蒙祐

歸妹 貧鬼守門,日破我盆。毁罌破甕,空虛無子。損之剝 《豐》 天命赤烏,與兵徼期。征伐無道,箕子遨遊 旅 威約拘囚,為人所誣。皋陶平理,剖械出牢,脫歸。

家閭

《巽》 羊驚虎狼,聳耳群聚。無益威僵,為齒所傷。 兌 初雖啼號,後必慶笑。光明照耀,百嘉如意。 渙 馬服長股,宜行善市,蒙祐諧耦。獲金五倍 節, 應門內崩。誅賢殺暴,上下咸愜。景公失位長歸。

元恆。一作「洹。」 《望妻》不來。

中孚 執斧破薪,使媒求婦。好合二姓親,御斯酒色比。

《毛嬙》,姑悅公喜。《小過》之《益》。

小過 「兩輪日轉,南上大阪。」「四馬共轅,無有險難。」《與禹》

《笑言》。《賁》之《需》。

既濟 「千柱百梁,終不傾僵。」周家寧康。

未濟之第六十四

未濟 志慢未習,單酒糗脯,數至神前,欲求所願,反得

大患

《乾》 且生夕死,名曰「嬰鬼」,不可得祀。渙之大過震之坤小過之升 《坤》 大步上車,南至喜家。送我狐裘,與福喜來。節之觀大

《過》之《困》《中孚》之《泰》、

《屯》 西多小星,三五在東。早夜晨行,勞苦無功。大過之夬 《蒙》 北陸藏冰,君子心悲。困於粒食,鬼驚我門。 《需》 山泉暴怒,壞梁折柱。稽難行旅,留連愁苦 訟。 比目四翼,來安吾國。福喜上堂,與我同床。損之隨同

人之《兌》《比》之《離》,

《師》 狡兔趯趯,良犬逐咋。雄雌爰爰,為鷹所獲。 比 增祿益福。喜來入室,解除憂惑。

小畜 「騎龍乘鳳,上見神公。」彭祖受制王喬,贊通巫咸。

就位拜福無窮。《家人》之《剝》。

履 天火卒起,燒我旁里。延及吾家,空盡己財 泰。 金帛黃寶,宜與我市。嫁娶有息,利得萬倍。 否。 鬼魅之居,凶不可舍。

同人 飛鳥逐兔,各有畏惡。鵰鷹為賊,亂我室舍。 大有 初雖驚惶,後乃無傷,受其福慶。

《謙》 兩金相擊,勇氣均敵。日月鬥戰,不破不缺。 豫 曳綸河海,掛釣魴鯉。王孫利德,以享仲發。一作友 《隨》 犬畏虎狼,依人作輔。三夫執戟伏,不敢起身安。

無咎

《蠱》 蜘蛛作網,以伺行旅。青蠅嚵聚,觸我羅域為網。

所得死於網羅

《臨》 所望在外,鼎命方來。拭爵滌罍,炊食待之不為。

季憂

《觀》 「日月並居,常暗匪明。高山崩顛,丘陵為溪。」蹇之咸 噬嗑 春服既成,載華復生,莖葉茂盛,實穗泥泥。 《賁》 華首山頭,仙道所遊,利以居止,長無咎。憂 《剝》 三狐,嗥哭自悲孤獨,野無所由,死於丘室。 復 火中暑退,求藿其食。商人不至,市空無有。 無妄 獨立山巔,求麋耕田。草木不闢,秋饑無年。 大畜 火雖熾,在吾後;寇雖近,在吾右。「身安吉,不危殆。」

歸妹之震

《頤》。 貧鬼相《賁》,無有懽怡,一日九結。豐之晉 大過 追亡逐北,呼還幼叔。至山而得,反歸其室。渙之臨需

之渙

坎 銜命辱使,不堪厥事。遂墮落去,更為欺吏。 《離》 被珠銜玉,沐浴仁德,應聘唐國。四門穆穆,蟊賊

不作凶惡伏匿

《咸》 機關不便,不能出言。精誠適通,為人所冤。 《恆》 甕破缶缺,南行凶失。

《遯》 唇亡齒寒,積日凌根。朽不可用,為身災患。 大壯 蒙惑憧憧,不知西東。魁罡指南,告我失中。利以

宜止去國憂患

《晉》 烏鴟搏翼,以避陰賊。盜伺二女,賴厥生福。旱災

為疾君無黍稷

明夷 「名成德就」,《項領》不試;景公耄耋,《尼父》避去。 家人 言與心詭。西行東望。鯀湮洪水,佞賊為禍。 《睽》 獫狁匪度,治兵焦穫。伐鎬及方,與周爭疆。《元戎》

其駕衰及夷王。一作《以安我王》。

《蹇》 三火起明,雨滅其光。高位疾顛,驕恣誅傷。 解 陰涿川決,水為吾祟,使我潰心。毋樹枲麻,居止。

凶殆

《損》 厭浥晨夜,道多湛露。沾我襦褲,重難以步。

益 宜行賈市,所求必倍。載喜抱子,與利為友{{Annotation|,大過之恆
考證.svg

巽之損

}}

《夬》: 陰變為陽,女化為男。治道得通,君臣相承。煥之旅豐

之《節》,《屯》之《離》,

姤 淵蔽杜荊,生蘙山旁。仇敵皆憎。孰肯相迎。 萃 坐茵乘軒。握德宰臣。虞叔受命,六合和親。 升, 雲興蔽日。雨集草木。年茂歲熟。

《困》 「播枝折岐」,與母別離,絕不相知。旅之大過 《井》 天旱水涸,枯槁無澤。困於沙石,未有所獲。 革 「圭璧琮璜,執贄見王。百里甯戚,應聘齊秦 鼎 龍。渴求飲,雲黑景從。河伯捧醴跪進,酒漿流潦。」

滂滂

「震 雹梅零蔕。」心思積憤,亂我雲氣。

《艮》 鹿求其子,虎廬之西。唐伯李耳,貪不我許。煥之既濟

隨之否

《漸》 「穿匏挹水,搆銕燃火。勞瘦力竭,飢渴為禍。」 歸妹 龍生馬淵,壽考且神。舍宿「《軒轅》,居樂常《安 豐》。 崔嵬北岳,天神貴客。溫仁正直,主布恩德衣冠。」

不已蒙受大福

「《旅》 鬼夜哭泣」,「齊失其國」,為下所賊。

《巽》 二政多門,君失其權。三家專制,禍起季孫。 《兌》 望幸不到,文章未就。三子逐兔,犬踦不得。 《渙》 伯虎仲熊,德義淵弘。使布五教,陰陽順序。 《節》 兩足四翼,飛入家國。寧我伯姊,與母相得。 中孚 《春秋》禱祝,解禍除憂,君無災咎。

小過 牧羊稻園,聞虎喧讙。畏懼悚息,終無禍患。剝之損井

之《否》,《隨》之《漸》。

既濟 大蛇巨魚,相搏於郊。君臣隔塞,郭公出廬。

王俞易林序

「大凡變化象數,莫逃乎《易》。惟人之情偽最為難知,筮 者尚占,憂者與處。」贛明且哲,乃留其術。俞巖畊東鄙, 目前困蒙,客有枉駕蓬廬,以焦辭數軸出示。予嘗讀 班史列傳,乃歷代名臣譜系諸家雜說之文,盛稱自 夫子授《易》于商瞿,僅十餘輩,延壽經傳于孟喜,固是 同時。當西漢元成之間,陵夷厥政,先生或出或處,輒 以《易》道上于梁王,遂為郡察舉,詔補小黃令,而邑中 隱伏之事,皆預知其情,得以寵異。蒙遷秩亦卒于官。 次所著《大易通變》,其卦總四千九十六題,事本彌綸, 同歸簡易。其辭假出于經史,其意雅合于神明。但齋 潔精專,舉無不中,而言近意遠,易識難詳,不可瀆蒙, 以為辭費。後之好事如君行者,則子「《雲之書》為不朽 矣。聖唐會昌景寅歲。」

薛季宣易林序

漢焦贛《易林》十卷卷有四林,林有六十四𦅸,凡六十 四卦之變,四千九十有六,以所傳中祕書孫氏藏書 參校,中書𦅸多亡佚,以孫氏書銓補圓備,古書屢經 傳寫,字多舛錯,以「羊」為缶,以「快」為決,若此者眾為是 正,其曉然者,其不可知,以「喜」為嘉,以「鵲」為鸛,以「烏」為 鳥,一卦兩占之類,並兩存之,無所去取,具已刊定,可 繕寫。漢儒傳《易》,明于占候者,如贛、費直、許峻、崔篆、管 輅數家《易》,俱有林,惟焦氏,林今傳于世。《東觀漢記》:孝 明帝永平五年,少雨,上御雲臺,自筮卦遇蹇,以京氏 《易》,林占之。𦅸曰:「螘封定戶,天將下雨。」沛獻王輔用體 《說卦》謂螘穴居知雨。京房,延壽弟子,今書蹇𦅸,實在 震林,林為焦氏,可不疑贛,延壽字也。其卦本以六十 四卦,更直日用事,以風雨寒溫為候,《易林》用之卜筮, 尚其占與變者。政和間,校書郎黃伯思校《中祕書》,論 林自林直日災祥,自直日災祥,其法雖同出于贛,初 未嘗一其用。昧者勿悟,乃合而一之,于直日卦中求 所得卦,謬託燕薊士之祕。本朝王佖于雍熙二年春 遇異人為筮,得《觀》之《賁》,其占乃《觀》中《賁》。《林》《觀》《賁》皆白 露之卦,非春所宜用,不當于觀中求之。異人之占,固 不應誤,是知直日之說,非可用之占。伯思言若簡易, 其實非也。簭法固于直日林中求所遇卦,于遇卦林 中求變所之觀,從初決從終,則雍熙異僧之占,初未 嘗與術戾僧論。「一幕掀天,一同掃地」,自有得之𦅸林 之外者,未可以一術齊也。直卦之法,略在漢京房、郎 顗傳,天朝班歷,尚取其象。或者直以《周易》卦爻占數, 猶屢有筮驗,至用林筮,頗多不合伯思之說,未易循 也。京氏學以卦爻分配期日,坎、離、震、兌用事,自分至 之首,皆得八十分日之七十三,《頤》《晉》《井》《大畜》皆五日 十四分,餘皆六日七分。歲既有之,日亦宜「然,于直日 卦中,分卦直日,如日之次日,凡十卦,一時八刻三分 刻之一,配卦時有一刻二分,《頤》《晉》《井》《大畜》皆五刻二 分,坎、離、震、兌用事于日卦,貞晦初爻之首,中爻之中, 皆四刻一分。」是又卜數一法,不待筮而占者自可通 用。《易經》并論風雨陰陽占候,不必專取諸林。漢儒林 傳孟喜授《易》于田王孫,得《易》家占候陰陽災變書,詐 言田生且死時,枕喜膝獨傳。喜同門梁丘賀疏通證 明之,曰:「田生絕于施讎手中,時喜歸東海,安得此事?」 延壽嘗從孟喜問《易》,京房以為延壽即孟氏學,翟牧、 白生不肯,皆曰非也。劉向校書,以為諸《易》學說皆祖田何、楊叔、丁將軍,大義略同,惟京氏為異黨。延壽獨 得隱士之說,託于孟氏,不與相同。《藝文志》《易》有《孟氏》 《京房》諸篇,無復分異。京氏書世尚有之,雖陰陽家不 特災變之候,論以《漢儒林傳》《藝文志》自有不可誣者, 諸儒黨同伐異,可盡信邪?延壽行事略在《京房傳》中 舉最小黃,詔聽留,增秩矣。其曰「得我道以亡身」者,京 生也。知人見事,未可以明經學士視之。《易林》近古占 書,既自可尚,綴辭引類,尤爾雅可喜。尚其辭者,于漢 氏西京文字,又可忽諸。

晁公武讀書志

漢天水焦延壽傳《易》於孟喜,此其所著書也。費直題 其前曰:「六十四卦變爻,有唐渝王序。所書每卦變六 十四,總四千九十六首,皆為韻語,與《左氏傳》載『鳳凰 于飛,和鳴鏘鏘』,《漢書》所載『大橫庚庚,予為天王』之語 絕相類。豈古之卜者,各有此等書耶?」

葉適習學記言

吾家有焦贛《易林》、京房《易傳》二書,大抵皆卜筮陰陽 氣候之言,不復更及《易》道。考之班固《儒林傳》,漢初傳 《易》,大抵皆本之田何,而焦贛獨得隱士之說,以授京 房。贛嘗從孟喜問《易》,會喜死,房即以其學出孟氏,其 徒瞿牧、白生不肯,皆曰非也。然孟喜雖受田王孫,至 其候陰陽災變,言田生死時,枕喜膝獨傳喜,其實妄 也。故梁丘賀辨以為田生絕施讎手中,時喜歸東海 無此事。則二氏書其源流固無所本,縱焦贛書出孟 氏,固謬矣。如趙賓說箕子明夷,為箕子者,萬物方荄 茲也,云「受於喜」,謂喜為名之,則喜乃妄人而已。

程迥易解外編

紹興三十一年,沈丞相判明州時,顏元亮入寇,有窺 海道者,沈以《易》林筮之遇,比之隨曰:「過時不歸,苦悲 雄雌。裴徊外國,與叔分離。」亮前來洛中,留今金主守 國。及亮馬飲江,為下所殺,而今金主代之。所謂與叔 分離者乎!然其書於乾之姤曰:「仁政不暴,鳳凰來舍。 四時順序,民安其處。曾不與潛龍之辭合。」乾之《同人》 曰:「子號索哺,母行求食。返見空巢,訾我長息。」亦不與 見龍之辭合。其《泰》之《豫》曰:「東鄰好女,為王妃后。莊公 築館,以尊主母。歸於京師,季姜說喜用事,誤。」莊公築 館,豈后妃事耶?其文不逮太元遠甚。

陳氏書錄解題

《易林》又名《大易通變》,凡四千九十六卦,其辭假出於 經史,其意雅通於神祇,蓋一卦可以變六十四也。舊 見沙隨程迥所記。南渡諸人以《易林》筮國事,多奇驗, 求之累年,寶慶丁亥,始得之蒲田。皆韻語古雅,頗類 《左氏》所載𦅸辭。或時援引古事,其中亦多重複,或諸 卦數爻共一𦅸,莫可考也。

胡一桂「《翼傳》外篇」

案《易林》一十六卷,西漢建信天水外黃令焦延壽之 所譔也。延壽卦變法以一卦變為六十四卦,六十四 卦通變四千九十六卦,而卦變之次本之文王《序卦》, 首乾坤而終《既》《未濟》。又如以《坤》為本卦,其變首乾,次 《屯》《蒙》以至未濟。又如以末一卦未濟為本卦,其變亦 首《乾》,次《屯》《蒙》以至《既濟》,每一卦變六十三卦,通本卦 成六十四卦,且每一卦變成《詩》六十四首,六十四卦 變共四千九十六首,以代占辭,而文王、周、孔辭並不 復用。亡友王浩翁得其書於遠方而手抄之,且為之 《跋》。略曰:「紫陽夫子以爻變多寡順而列之,以定一卦 所變之序;又以乾卦所變之次引而伸之,為六十四 卦所變相承之序,然後次第秩然,各」得其所。雖出於 焦,而比焦尢密,誠哉是言。今愚錄其詩數篇于左,并 述其變卦之例,以見書之大概云。 案費直作《易林 序》引孟康曰:分卦直日之法,一爻主一日,六十卦為 三百六十日。餘四卦震、離、坎、兌為方內監司之官,所 以用震、離、坎、兌者,是二至二分用事之日,又是四時 各專主之氣,各卦主一日,其占法各以其日觀其善 惡也。又案:項平菴曰:「焦氏卦法,自乾至未濟,並依《易 書》本序,以一卦直一日,乾直甲子,坤直乙丑,至未濟 直癸亥,乃盡六十日而四正卦則直二分二至之日, 坎直冬」至,離夏至,震春分,兌秋分,不在六十卦輪值 之數,此即京房六十卦氣之法。但京主六日七分,此 但主一日。京用太元之序,此用《周易》之序耳。其論一 卦直一日,與費氏一爻直一日之說不同,姑記以俟 參考。 愚案朱子《啟蒙》六十四卦變例只三十二圖, 每一圖反覆成兩圖,共成六十四圖。如以《乾》為主,一 爻變六卦,二爻變十五卦,三爻變二十卦,四爻變十 五卦,五爻變六卦,六爻變只一《坤》卦。自坤反觀又成 一圖,其法條理精密,且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各各相 對,不亂其占,一以卦爻辭為據。今焦氏詩既不本之 卦爻辭,又不取之卦爻象,雖其變卦次第本文王《序 卦》,而義則無取。如沈丞相占略與《詩》應,亦其偶然,不 過如籤辭之適中爾,非真卦象然也。特其以一卦變 六十四卦,引而為四千九十六卦,則自我作古,深有 可取焉也。費直稱其致《易》未見,誠為過論。而卦氣直日之法,先儒皆不能無議云。 按文王卦序本有六 十四,而《易林》于每卦又有六十四變,各以己意別為 一詩,共詩四千九十六首,以代占辭,而文王、周、孔之 辭並不復用。今止舉乾坤、既、未濟四卦及其變各四 卦,摘錄其辭,以見大略。其法以揲蓍得卦,而日以其 辭占,然亦兼卦氣而用之,故費直曰:「其占法各以其 日,觀其善惡」云。《易林揲法》,即朱子《本義》所載筮儀也。 《易緯類是謀》曰:冬至日在坎,春分日在震,夏至日在 離,秋分日在兌,四正之卦,卦有六爻,又主一歲。餘六 十卦,主六日七分,八十分日之七歲,十二月三百六 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六十而一周」,蓋自焦氏已然矣。

易林紀驗

宣和末,長慶福崔相公任州日,其時晏清無事,思此 聖書,虔誠自卜,得《大過》卦云:「典冊法書,藏在蘭臺。雖 遭亂潰,獨不遇災。」之《遯卦》辭曰:「坐席未溫,憂來扣門。 踰牆北走,兵來我後,脫於虎口。」其時卜後十日州亂, 崔相公踰牆而出,家族不損,無事歸京。乃知此書賢 人所製,初雖難會後詳,無不中節,見者當所敬重。黃 金自貴,未能蒙於此書。

紹興末,完顏亮入寇時,有人以焦贛《易》林筮遇,解之 大壯,其辭曰:「驕鹵火形,造惡作凶,無所能成,遂自滅 身。」其親切應驗如此,雖天綱淳風,不能過也。開闢以 來,惟亮可以當之。延壽著書,何以知後世有亮也?其 漢焦延壽傳《易》於孟喜,行事見《儒林傳》中,此其所著 書也。費直題其前曰:「六十四卦變。」又有唐王俞序,所 書每卦變六十四,總四千九十六首,皆為韻語,與《左 氏傳》載「鳳凰于飛,和鳴鏘鏘」,《漢書》所載「大橫庚庚,予 為天王」之語絕相類。豈古之卜者有此等書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