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第10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一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理學彙編 第一百五卷
理學彙編 經籍典 第一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

 第一百五卷目錄

 易經部易學別傳十一

  晉郭璞洞林

  北魏關朗擬元洞極真經

經籍典第一百五卷

易經部易學別傳十一[编辑]

晉郭璞洞林[编辑]

胡一桂序

按《洞林》上、中、下三卷,晉河東郭璞景純之所撰也。本傳云:「璞好經術,博學高才,受業郭公,得《青囊書》九卷,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禳災轉禍,通致無方。嘗撰前後筮驗六十餘事,名為《洞林》。又抄京、費諸家要撮,更撰《新林》十篇,《卜韻》一篇,世皆罕有其書。」 余從王浩古仲氏楚翁才古得《洞林》書,撮抄其事之重大者一二于左,以見一書之大概云。《新安鄉貢進士胡一桂序》。

《咸之井》
[编辑]

歲在甲子正月中,丞相揚州令。余卦安危,諸事如何 得《咸》。☶「之《井☵☴》」,案卦,東北郡縣有武名地當有 銅鐸六枚,一枚有龍虎,象異祥。

「《兌》為金」 ,金為口舌。來達號令者,銅鐸也。山陵神氣出此,則丞相創以令天下。見在丑地,則金墓也。起之以卦,為推立之應。晉陵武進縣也。

又「當犬與豬交者。」

狗變入居中,鬼與相連,其事審也。戌亥世應土勝水,二物相交,象吾和合為一體,此丞相雄有江東也。

民當以水妖相警。

歲在水位,而水爻復變成坎,當出大水之象,以此知其靈應。㢲木成言,果又妖生。二月變為鬼,戌土所克,果無他水,乃金子來扶其母,是亦「丞相將興」 之象也。

西南郡縣有陽名者,井水當自沸。

卦變入《井》內丙午變而犯升陽,故知「井湧」 也。于分野應在歷陽。

《虎來入州城寺》。

《兌》者,虎出山而入門闕。正月戌為天煞,即刺史宅。虎屬寅,與月并而來,此大人將興之應。

東方當有蟹鼠為災,必食稻稼。

有離體眼相連之象。艮為鼠,又煞陰在子,子亦鼠,而歲子來寅卯,故知「東方有災。」

又當以「鵝應翔」為瑞。

鵝有象,烏而為徵,以應。象出其相,其應將登其祚也。

其年,晉陵郡武進縣民陳龍果于田中得銅鐸六枚, 言六者,用《坎》數也。銅者,咸本家《兌》故也。口有龍虎文, 又得者名龍。益審陳,土姓,金之用進者,乃生金也。丹 徒縣流民趙子康家有狗,與吳人豬相交。其年六月, 天連雨,百姓相驚,妖言云當有十丈水,翕然駭動,無 幾自靜。又眾人傳言,延陵大陂中有龍生草,蓐復數 里。竟不知其信否。其明年丑歲九月中,吳興臨安縣 民陳嘉親得石瑞,此祥氣之應也。六月十五己未 日未時,歷陽縣中井水沸湧,經日乃止。陰陽相感,各 以其類,亦是金水之應也。六月晦日,虎來州城浴井 中,見覺便去。其秋冬,吳諸郡皆有蟹鼠為災。鼠為子, 子水,蟹亦水物,皆金之子。晉主初登祚,五日有群鵝 之應。此論一歲異事,略舉一卦之意。惟不得臘中行 刑,有血逆之變。將推之不精。亦自無徵不登于卦乎。

《豫之睽》
[编辑]

攝提之歲,晉王將即祚,太歲在寅,為「攝提格。」余自《通 占》,國家徵瑞之事得豫☳。之《睽☲☱》。按《卦》論之曰: 「會稽郡當出鐘,以告成功。」王者功成作樂。會稽,晉王 初所封國,又會稽山靈祥之所興也。神出于家井者, 子爻并知,此實王者受命之事也。上有銘勒,坤為文 章,與天子爻并,故知晉王受命之事。準此,應在民間 井池中得之。鐘出於民家井中者,以象晉王出家而 王也。金以水為子,子相扶而生,此即家之祥徵事也。 《由應》所謂「先王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言王者祭天 以告成功,亦安樂無復事也。其後歲在執徐,會稽郡 剡縣陳青井中得一鐘,長七寸四分,口徑四寸半,器 雖小,形製甚精,上有古文奇書十八字,時人莫之能 識。蓋王者踐祚,必有薦符塞天下之心,與神物契合, 然後可受命。觀鐸啟號於晉陵,鐘造成于會稽,端不 失類,皆出以方。天人合際,不可不察也。

愚按:前一則《洞林》下卷之首,後一則《洞林下卷》之終,皆取其事體之重者載之,以見卜筮之有關於

國家也如此

《明夷》
[编辑]

余鄉里曾遭危難,因之災癘,寇戎並作,百姓遑遑,靡 知所投。時姑涉《易》義,頗曉分蓍,遂尋思貞筮,鉤求攸 濟。於是普卜郡內縣道可以逃死之處者,皆遇明夷 ☷☲之象。乃投策喟然嘆曰:「嗟乎!黔黎時漂異類,桑 梓之邦,其為魚乎?」於是潛命姻妮密交,得數十家,與 共流遁。當由吳坂遇賊據之,乃卻回,從蒲坂而之河 北。

《同人之革》
[编辑]

時草賊劉石又招集群賊,專為掠害,勢不可遏。于是 同行君子皆欲假道取便,又未審所之,乃令吾決其 去留。《卦遇》:同人≡☲之《革☱☲》,其林曰:「朱雀西北,白虎 東起。」

「離為朱雀,兌為白虎,言火能銷金」 之義。

奸猾銜璧,敵人束手。

《兌》為口,乾為玉,玉在口中,故曰「銜璧。」

占行得此,是謂無咎。

《隨之升》
[编辑]

余初為占,尚未能取定,眾不見從,卻退猗氏縣,而賊 遂至,諸人遑窘。方計舊之從此至河北,有一間逕,名 「焦丘」,不通車乘,惟可輕步,極險難過捕姦之藪。然勢 危理迫,不可得停,復自筮之,如何得隨?《之升☷ ☴其林》曰:「虎在山石,馬過其左。」

兌虎震馬互「艮山石。」

《駮》為功曹,猾為主者。

「駮猾能伏虎。」 愚謂:惜不注「駮猾」 象。

「垂耳而潛」,不敢來下。

《兌》「虎去不能見。」

爰升虛邑。遂釋

恐誤

魏野。

「《隨》時制行」 卦義也。外賊不來知無寇,當魏則河北亦荒敗。

便以《林義通》示行人,說欲從此道之意。咸失色喪氣, 無有讚者。或云「林迨誤人,不可輕信。」吾知眾人阻貳, 乃更申命,候一月,契以禍機,約十餘家即涉此逕詣 河北。後賊果攻猗氏,合城覆沒,靡有遺育。

《泰》
[编辑]

昌邑不靜,復南過潁,由脈頭口渡去三十里所傳高, 賊屯駐,柵斷渡處,以要流人。時數百家車千乘不敢 前,令余占,可決得泰☷≡,欣然語眾曰:「群類逃難,而 得拔茅彙征之卦。且《泰》者,通也,吉又何疑?吾為前驅。」 從者數十家,至賊界,賊已去,餘皆迴避。樏津渡為賊 所劫,人僅得在,悔不取余卦。

《既濟》
[编辑]

至淮南安豐縣,諸人緬然懷悲,咸有歸志,令余卦決 之。卜住安豐,得《既濟☵☲》。其林曰「小狐。」迄濟,垂尾累 衰。

言垂渡而困

初雖偷安,終靡所依。案卦言之,秋吉春悲。

《否》
[编辑]

卜詣壽春,得否≡☷,其林曰:「乾坤蔽塞道,消散虎刑。」 鬼法凶亂。

十一月虎刑在午為鬼,鬼即賊。

「亂則何時」時建寅。

火鬼生處

僵尸交林血流漂。

火刑與鬼并

此占「行者入塗炭。」

《小過之坤》
[编辑]

卜詣松滋,不吉。卜詣合淝,又不吉。卜詣陽泉,得《小過》。 之《坤☷☷》,《其林》曰:小過之《坤》卦不奇,雖有旺氣 變陽離。

卜時立春,其氣變入《坤》中氣廢。

初見勾陳被牽羈,暫過則可羈不宜。將見劫追事幾 危,賴有龍德終無疵。

十二月龍德在艮,凡有月德終「無患。」

於是諸計皆不可,伴人悉散,乃獨往陽泉。會壽春有 事,周馥反為陽泉群凶所迫,登時惶慮,卒無所至,乃 至廬江。其春三月,諸家住安豐者為賊所得,所謂「春 悲」也。松滋合淝,殘夷,更相攻人,無有全者。

右皆卜避難之事。所謂「林」 者,自為韻語占決之辭也。

《遯之姤》
[编辑]

義興郡丞仍叔寶得傷寒疾,積日危困,令卦乃得《遯 ≡》之《姤≡☴。其林》曰:「卦象出墓氣,家囚」

艮為「乾墓」 ,世主丑,故卜時五月,申金在囚。

《變身》見絕鬼潛遊。

身在丙午,夏入辛亥,在五月。

爻墓充刑,鬼煞俱

生戎為鬼墓,而初六為戌刑刑在占,故言「充刑。」 五月白虎在卯,與月煞并也。

卜病得此歸蒿丘,誰能救之坤上牛。

以卜爻見丑為牛,丑為子,能扶身克鬼之厭虎煞上,令伏不動。

若依子色吉之尤。

《㢲》主辛丑,丑為白虎,金色復徵,以和解,鬼及虎煞,皆相制也。

案林即令求白牛,而廬江荒僻,卒索不得。即日有大 牛從西南來詣途中,仍留一宿,主人乃知過將去。去 之後,復尋挽斷綱,來臨叔寶,叔寶驚愕,起病得愈也。 此即「救禦潛應」,感而遂通。

此一則係卜疾有自然救禦之道。

《賁之豫》
[编辑]

丞相掾桓茂倫嫂病困,慮不能濟,令余卦得《賁》 之《豫☳☷》,《其林》曰:「時陰在初,卦失度。」

卜時四月,降陰在初,而見陽爻,此為「失度。」

殺陰為「刑鬼入墓。」

四月殺陰在申,申為木鬼,與殺陰并,又身為卯,變入乙未,未是木墓。

建未之月難得度,消息卦爻為扶助,馮馬之師乃寡 嫗。

馬午:午為火,馮亦馬申是殺陰,以火姓消之,《㢲》為寡婦。

自然奇救宜飧兔。

兔屬卯,所謂「破墓出身」 ;

「子若恤之,得守。故。」茂倫歸,求得兔,令嫂食之,便心痛 不可堪,於是病愈。

《臨之頤》
[编辑]

東中郎參軍景緒病經年不瘥,在丹徒,遣其弟景岐 來卦,六月癸酉日得《臨☱》之《頤☶☳》。《其林》曰:「卯與 身世并而扶天醫。」

六月天醫在卯

案「卦病,法當食兔。」乃瘥弟歸,捕獲一頭,食之果瘥。

右皆卜病,皆以《食兔》愈病也。

《豫之解》
[编辑]

余至揚州,從事弘泰言家,時坐有眾客,語余曰:「家適 有祥,試為卦,若得吉者,當作二十人。」王人即為卜之, 遇《豫☳》之解☳。《其林》曰:「有釜之象,無火形」;

不見離也

變見夜光連月精。

坎為月

潛龍在中不游行。

言蟠者

案卦卜之,「藻盤鳴,金妖所憑,無咎慶。」藻盤非鳴,或有 鳴者,其家至今無他。弘泰言大駭云:「前夜月出盥,盤 忽鳴,中有盤,龍象也。」

右一則可謂占法之奇中者,卷內他皆稱是,難以盡書,姑錄此八則,亦可概見矣。按:以上俱見胡一桂《周易啟蒙翼傳外篇》。

《易洞林》
以下見說郛
[编辑]

郭璞避難至新息,有人以茱萸令璞射之,璞曰:「子如 小鈴含元珠,搆支言之是茱萸。」

太子洗馬荀子冀家中以龍銅魁作食欻鳴。李尤《羹 魁銘》曰:「羊羹不遍,駟馬長驅。」

丞相從事中郎王文英家枕自作聲。

曲阿令趙元瞻兒,字虎舒,從吾學卜,自求蓍作卦,見 吾有盛艾小陵龜,欲得之,不與。語之曰:「當作卦相為 致此物合自來。」後數日,果有一龜入廄。虎舒後見吾, 言:「偶有一物,試可占之,若得,當再拜,輸一好角弓。」即 使作卦,曰:「案卦之,是為龜。」虎舒奉弓起,再拜。

郭璞為左尉,周恭卜云:「君墜馬傷頭。」尉後乘馬行,黃 昏坂下有犢車觸馬,馬驚,頭打石上流血,殆死。 日為流珠青龍之俱。

有人以牛骨占事,呈示吉凶,無往不中。牛非含智之 物,骨有若此之效。

趙朔善占卦氣,客有卜田者,得《履》之四,朔曰:「子歸,當 有逸豚。」已而果然。

北魏關朗擬元洞極真經[编辑]

胡一桂序

愚案:《洞極真經》莫知作者,而元魏關朗子明之所傳 次也。雖無預於《易》,然序本論述聖人本《河圖》以畫卦, 朱子之《啟蒙》之所援證,其為極也,又啟於《洛書》之數, 以北方一為生之弌,西南二為育之弌,東方三為資 之弌,而極有一畫矣;又以東南四為生之弍,中央五 為育之弍,西北六為資之弍,而極有二畫矣。又以西 方七為生之弎,東北八為「育」之弎,南方九為資之弎而極有三畫矣。每一極演而為九,三九二十七而極 終。亦猶近世蔡氏《皇極內篇》演《洛書》之數,至於九九 八十一也。其為書也,生傳一,資傳二,育傳三,論上四, 論下五。斂本一明變二極數三原名四原德五子明自為之序。今錄序 及生《資育三極》與二體用六為用七為擬八次為九互為十極圖十一《論要》 者於左,以見一書大略云。

《關朗自序》
[编辑]

朗業儒蓄書積數世矣。自六代祖淵,會鼎國之亂,徙 家於汾河,所藏之書,散逸幾盡。其祕而存者,惟《洞極 真經》而已。六世祖嘗謂人曰:「《洞極真經》,聖人之書也。 吾後數世,當有賢者生。如得其用功,不下於稷契,倘 不時偶其顏淵之流乎」,是經之蘊,當可明也。朗幸生 其族,得聞遺言於祖父,敢不勉勉以發揚先祖之意 乎?因伏讀累年,思以傳次。然而性蒙識泥,不能洞達。 聞崆峒山有秫先生者,世之異人也,故往師焉。至之 幾歲,孜孜焉未嘗敢廢弟子之禮。一日,齋戒盥沐,發 卷以請其蘊。先生乃掩卷而歎曰:「此天地之樞機,聖 賢之壼奧也,潛而不傳也久矣,子孰從而得之?」朗具 以先祖之言告。先生因為朗著《翼》,以明其大端,作則 以指諸人事,於是洞極之義渙然可詳。朗既得而歸, 有頃,聞先生已飛昇矣。「嗚呼!聖人之言,將假先生而 示諸人耶?將不可使下民知之耶?不然,何先生之傳 而不留矣?」朗以謂「天以先生而啟之,而不可以先生 盡之。使盡之者,其非朗乎?」因以先生之《翼》則附於經, 又編其遺言為《洞極論》。凡十一篇。後作傳以釋其蘊。 為圖以序其為。庶乎來者知洞極之道焉。時太和末 年正月上休日序。

《生傳第一》
[编辑]

生弌生弍生弎生洪明正 《翼》曰:陽秉日生,洪哉大也,明哉正哉,極也。惟生故能 大盛而極焉。

則曰:「聖人以化育天下。」按胡氏本生傳翼曰則曰附在濟於用也之後資傳育傳

俱在前,當以「在前」 者為是,今訂正。

一弌冥虖。 《傳》曰:「冥,物始生也。」

一弍形虖為。 《傳》曰:「形虖為質始成也。」

一弎:罔不利。 《傳》曰:「罔不利,濟於用也。」

次萌息華茂,止安燠實,通九傳。今不備載。

《資傳第二按此似亦當以育傳第二資傳第三
{{{3}}}{{{4}}}
[编辑]

資弌資弍資弎資、天生地育而人資。 《翼》曰「取天地之道曰資。」觀其資三極之情可見矣、 則曰聖人以順天地而創法立制。

三弌,資其象以制服器。 《傳》曰:「資其象,制服器也。」

三弍,資其器,以闢田里,以興地利。 《傳》曰:「資其器,興地利也。」

三弎資其用,以化育兆姓。 《傳》曰:「資其用,化育兆姓,其道大也。」

次用「達興紊悖靜平序通九傳。」今不備載。

《育傳第三》
[编辑]

育弌育弍育弎育《洪明 翼》曰:「陰能成陽之生曰育。育則洪,洪然後正。」

《則》曰:「君子以承君,闡化以育兆姓。」

二弌,女子育於家,正臧。 《傳》曰:「女子育於家,育在內也。不正則否,正乃臧也。」 二弍,乃蟄乃萌,育於田。 《傳》曰:「乃蟄乃萌,育於田也。」

二弎:利用獲。 《傳》曰:「利用獲育,道成也。」

次和塞,作煥幾抑冥,通通九傳。今不備載。

按原本二十七傳胡氏止載三傳

《敘本論》。并圖。

生≡:興☱達。《實☲萌☳通》。茂。息。《抑》。《煥☴華》。幾。《安☶育☷靜》。《序》:止。冥。《燠≡紊》。用。和。悖。《塞》。作。平。資。

子曰:「《河圖》之文,七前六後,八左九右」,聖人觀之,以畫 八卦。是故全七之三以為離奇以為巽;全八之三以 為《震》奇以為艮;全六之三以為坎奇以為乾;全九之 三以為兌奇以為坤。正者全其位,偶者盡其畫。《易》曰: 「四象生八卦。」其是之謂乎!《洛書》之文,九前一後,三左 七右,四前左,二前右,八後左,六後右,後聖稽之,以為 三象。是故一為《生之弌》,四為《生之弍》,七為《生之弎》,二 為《育之弌》,五為《育之弍》,八為《育之弎》,三為《資之弌》,六 為《資之弍》,九為《資之弎》,因而變以成二十有七為。

《明變論》。并圖。

生≡煥☱實☲興☳燠。茂。達。《序》:和。資。《抑》。用。作。冥。《塞》。平。通。幾。育☷萌☳「《華☵安☶》悖。」止。靜。息。紊。

生之象

≡生之象「育」、乘其弌而為「煥☴」、乘其弍而為實☲、乘 其弎而為興☱ 資、乘其弌而為燠。弍而為茂。弎而為達, 育,弌資弍而為序「育」弍資弌而為和。

育之為

☷《育》之為生。乘其弌而為萌☱。弍而為華☵、弎而為 安☶ 資。乘其弌而為悖。《弍》而為止。弎而為靜, 《生弌資》弍而為息。生《弍資》弌而為紊。

資之為

「資』之為生,乘其「弌」而為抑。《弍》而為用,弎而為 作。 《育》乘其弌而為「冥。」弍而為塞,弎而為平, 生《弌育》弍而為「通。」生《弍育》弌而為幾。 此之謂「變為之道」也。

《極數》
[编辑]

子曰:「天一地二人三,天四地五人六,天七地八人九。 三極之數四十五,天有十二。」

一四七

《地》有十五。

二五八

《人》有十八,

三六九

審其數而畫之,「三十有九則弌。」

除天地人六數外,有三十九數,歸之於天。

《四十有二》則《弍》。

除《人三》數外,有《四十二歸》之地。

四十有五則弎,

「《洛書》全數」 ,歸之於人。

生之策百一十七。

三畫計三十九

育之策百二十六。

三畫計四十二

《資》之策百三十五。

三畫計四十五

遺其餘,則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顯冥之道盡矣。

愚計三策之數,本甚不合,遺其餘七六、五,然後合三百六十之數。《易》計乾坤之策,三百六十,不如是也,未敢以為然。

《原名》
[编辑]

朗問曰:「《經》取極名之何謂也?」子曰:「形而上者謂之天, 日月星辰皆天也。形而下者謂之地,山川草木皆地 也。命于其中者謂之人,禽魚皆人也。酌其原則流可 知矣,視其表則影可見矣。達於此者,其知經之名乎?」

愚案:此唐韓文公《原人》之文也。豈崆峒山人先得其所欲言者乎?愚不能無疑。

《原德》
[编辑]

子曰:物無不受之謂洪,物無下燭之謂明,於物無欺 之謂正。君子體洪臨下,明以修性,正以治德,故曰「洪 明正。」

《次為論》
并圖
[编辑]

生≡萌☳息。《華☵茂》。止。《安☶》燠。實☲資。用。達。《興☱紊》。悖。靜。平。《序》:育☷和。《塞》。作。煥☴幾。《抑》。冥。通。

「天地闢,萬物生,生必萌,萌而後息,息而華,華則茂。物 不終茂,故所以止。」「止然後安,安則得其燠,燠則實,實 則可以資矣。資必有所用,用然後達,達則能興。物不 終興,興久則紊,紊則悖。治悖莫若靜,靜則平,平則有 序,序則可以育」矣。「育然後和。」物不終和,和久則塞,決 塞必有作,作則煥,煥則幾乎正矣。「至正必有抑,抑則」 冥物不終,冥故以通而終焉。

《洞極元包潛虛總論》
[编辑]

仲尼至聖也,曰:述而不足,聖作難矣。明述豈易言哉? 嘗閱《洞極》《元包》《潛虛》,皆不敢自擬於作,而各有所述 焉。《洞極真經》,莫知所創始,傳次則關子明也。觀其敘 本述聖人,本《河圖》以畫卦,而敘《洛書》之數,故其書起 弌弍弎生傳一,資傳二,育傳三,每一極演之為九,三 九二十七,而極終焉,皆《洛書》數也。天一、地二、人三、天 四地五人六,天七地八人九,故為「三極。」其義取天生 地育人資,其畫則一為一,二為╍三為。「而一一一 二一三二一二二二三三一三二三三以為之變也。」 是洞極之數,述《洛書》也。衛氏元包,則祖述京房《易傳》 八宮卦以為之。如坤宮八卦為元包太陰,乾宮八卦 為元包太陽。次兌宮八卦為少陰,艮宮八卦為少陽, 離宮八卦為仲陰,坎宮八卦為仲陽,巽宮八卦為孟 陰,震宮八卦為孟陽。《易》首乾包,首坤太陰,取《歸藏》之 義也。然陰生於上,陽生於下,故包於陰。陽亦先陰而 後陽,先少而後長。且其變則《易》主爻,包主卦,故變皆 自上而下,各卦上爻皆不變,凡七變,而歸魂十四變 而及本也。卦雖用《易》法,則放於《火珠林》焉。司馬溫公 之潛虛,則自以擬太元也。其七十五數,皆取諸五行十為水,二十為火,卅為木。為金╳、為土。其圖則先 氣、次體、性、名、行、命。其義則謂「萬物皆祖於虛,生於氣, 氣以成體,體以受性,性以辨名,名以立行,行以俟命。」 而其占不過吉凶臧否平其理一歸諸王相休囚死 也。即是觀之,三書所述雖不同,所起卦數,亦各有所 指準,《易》則一也。試舉其辭,略言之,可準易否,自不能 淆矣。彼洞極以生萌息華茂,止安育,實屬乎天,以育 和塞,作渙,幾抑冥通配夫地,以資用達,興紊悖靜平, 序配之人在《元德》篇曰:「物無不受之謂洪,物無不燭 之謂明,於物無欺之謂正。」君子體洪臨下,明以修性, 正以治德,故曰洪明正。乃獨以洪明正歸生,以洪明 歸諸育,餘可例見矣。元包首《太陰》篇曰:「坤荒。」《莫默 傳》曰:荒者春之熙,弍者夏之茂,莫者秋之落,默者冬 之潛。」《次太陽篇》曰:「乾顛宀《勹盈。傳》曰:「顛者仁之高,宀 者義之覆,勹者禮之拎,盈者性之充。」序謂其文字奇 詭,音義譎怪者此也。《潛虛名圖篇》曰:「一六置後,二七 置前,三八置左,四九置右。通以五十五行葉序,卬而 瞻之,宿纏從度,卬則為」「《頫》則為墬。」卬得五宮,頫得 十數。元餘者物之始終,故無變。齊者中也,包斡萬物, 故無位。至之氣,起于元,轉而周三百六十四變, 變尸一日乃餘,而終之以步。軌以葉《歲紀》三書,雖 曰各有祖述,其實皆作也,非述也。即其辭句之間,心 良苦矣。宜其精蘊奧義,非人所易窺矣。何獨艱深譎 詭其辭句,而意義乃爾也?抑以為易之其辭危也,顧 如是哉!雖然,洞極以「起數,而三九二十七變焉可 也。元包依《易》六十四卦,而卦止七變可也。《潛虛》以五 行起數二十五,而通之以五十亦可也。但四聖畫卦 繫辭,皆循天地造化之自然,而一毫人力不與也。三 書心非不苦,思非不精,辭非不確,而欲以通神明之 德,類萬物之情,吾未知之矣。此所以人工雖巧,安足 以侔天工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