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戎政典/第08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戎政典 第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八十八卷
經濟彙編 戎政典 第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戎政典

 第八十八卷目錄

 兵法部總論八

  李筌太白陰經

戎政典第八十八卷

兵法部總論八[编辑]

《李筌太白陰經》
[编辑]

《天無陰陽篇第一》
[编辑]

經曰:「天圓地方,本無陰陽。陰陽既形,逆之則敗,順之 則成。蓋敬授人時,非用兵也。」夫天地不為萬物所有, 萬物因天地而有之。陰陽不為萬物而生,萬物因陰 陽而生之。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陰陽之於萬物, 有何情哉?夫火之性自炎,不為焦灼萬物而生其炎。 水之性自濡,不為深蕩萬物而生其濡。水火者,一其 性而萬物遇之自有差殊;陰陽者,一其性而萬物遇 之自有榮枯。若水火有情,能浮石沈木,堅金流土,則 知陰陽不能勝敗存亡,吉凶善惡明矣。夫春風來,草 木甲拆,而積廩之粟不萌;秋天雨霜,百卉是痱,而蒙 蔽之草木不傷陰陽,寒暑不為人謀所變。人謀成敗, 豈為陰陽而變之哉?昔王莽招天下善《韜鈴》者六十 三家,悉補軍吏,備於行間。及昆陽敗,會大雷風,屋瓦 皆飛,雹雨下澍。當是之時,豈三門不興,五將不廢耶? 亭亭白奸,錯設太歲月建耶?當是之時,殆至於此。張 伯松者,值亂出居營內,為賊所逼,營中豪傑悉皆遁 去。伯松曰:「今日反吟,不可出奔。」俄然賊至,伯松被殺, 妻子被擄,財物被掠。《桓談語》曰:「至愚之人,解避惡時, 不避惡事,則陰陽之於人事,有何情哉?」太公曰:「任賢 使能,則不日月而事利;明法審令,則不卜筮而事吉; 貴功賞勞,則不禱祠而得福。人無厚德而用日月之 數,不識敵之強弱,而幸於天時;無智無慮而候於雲 氣;少勇少力而望於天福;怯不敢擊而待龜筮,士卒 不募」而法鬼神,設伏不巧而任向背之道。凡天道鬼 神,視之不見,聽之不聞,索之不得,虛無之形,不可以 決勝負,不可制死生,故良將不法,而眾將不能已也。 《孫武》曰:「明王聖主,賢君良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 於眾者,先知也。」先知不可取於鬼神,不可求象於事, 不可驗之於度,必須求之於人。吳起曰:「料敵有不卜 而戰者,先知也。」范蠡曰:「天時不作,不為人害;人事不 起,不為人始。天時者,敵國水旱災害、蟲蝗霜雷荒亂 之時,非孤虛向背之天時也。」太公曰:「聖人之所生也。」 欲正後世,故作為譎書,而寄勝負於天時,無益於兵 也。夫如是,則天道之於兵,有何傷於陰陽哉!

《地無險阻篇第二》
[编辑]

經曰:「地利者,為兵之助,尤近於天時,不可恃也。昔三 苗氏左洞庭,右彭蠡,逆德不修,禹滅之。夏桀之居,左 河濟,右太華,伊門在其南,羊腸在其北,修政不仁,湯 放之。殷紂之居,左孟門,右太華,常山在其北,大河經 其南,荒淫敗政,武殺之。秦之地,左崤函,右北壟,終南、 太華居其前,九原、上郡居其後。刑政不道,子嬰迎降」 於軹道,姚泓面縛於霸上。吳之居五嶺在其南,三江 在其北,左滄海,右衡山,德義不修,吳主終於歸命侯, 陳主卒於長城。蜀之分左巫峽,右卭僰,南有瀘、淇之 障,北有劍閣之險。時無英雄,劉禪不能守,李勢不能 固。由此而言,天時不能佐無道之主,地利不能守亂 世之國,唯明主能知之,智將能守之,地奚有險易哉。

《人無勇怯篇第三》
[编辑]

經曰:「勇怯有性,強弱有地。秦人勁,晉人剛,吳人弱,蜀 人懦,楚人輕,齊人多詐,越人澆薄;海岱人壯,淮泗人 懦,崆峒人武,燕趙人銳,涼隴人勇,韓魏人厚。地勢所 生,人氣所受,勇怯然也。勇怯在謀,強弱在勢。謀圓勢 成,則怯者勇;謀奪勢失,則勇者怯。」既秦人勁,申屠之 子敗於蕘關,社洪之將北於戲水則秦何得而稱勁? 「吳人怯,吳王夫差兵無敵於天下,敗齊於艾陵,長晉 於潢池」,則吳人何得而稱怯。「蜀人懦,諸葛亮撮巴蜀 之眾,窺兵中原,身為僵屍,而威加魏將」,則蜀人何得 而稱懦。「楚人輕,項羽,破秦軍,擄王離,殺蘇角,威振海 內,諸將俯伏,莫敢仰窺」,則楚人何得而稱輕。「齊人多 詐,田橫藏五百死士,東奔海島,及橫死同日而伏劍」, 則齊人何得而稱多詐?越人澆薄,越王勾踐以殘亡 之國,恤孤之眾,凡九年滅吳。以弱為強,以小取大,則 越人何得而稱澆薄?燕、趙人銳,蚩尤敗於涿鹿,燕丹 死於易水,王浚縛於薊門,公孫戮於上谷,則燕之人 何得而稱銳?涼、隴之人勇,苻堅擁全秦之師,百有餘 萬,投鞭可斷江水,恃其勇也。及淮泗之敗,草行露宿, 夜聞風聲鶴唳,以為王師將至,則涼隴之人,何得而

稱勇?勇怯在乎法,成敗在乎智。怯人使以刑則勇,勇
考證.svg
人使以賞則死,能移人性、變人心者,在刑賞之間,勇

之與怯,人何有哉!

《主有道德篇第四》
[编辑]

經曰:「古者三皇得道之統,立於中央,神與化遊,以撫 四方,天下無所歸其功。五帝則法天地,有言有令,而 天下太平,君臣讓其功。道德廢,王者出而尚仁義;仁 義廢,霸者出而尚智力;智力廢,戰國出而尚譎詐。聖 人之道,不足以理則用法,法不足以理則用術,術不 足以理則用權,權不足以理則用勢,勢用則大兼小, 強吞弱。」周建一千八百諸侯,其後併為六國,連兵結 難,戰爭始起。六國之君疏道德而親權勢,權勢行則 不得親,道德廢則不得不疏,理其然也。惟聖人能反 始復本,以正理國,以奇用兵,以無事理天下。正者,名 法也;奇者,權衡也。以名法理國,則萬物不能亂;以權 衡用兵,則萬物不能敵;以無事理天下,則萬物不能 撓,不撓則神清。神清者,智之泉,智平者心之符。神清 智平,乃能形萬物之情。人主之形萬物之情,財而用 之,則君子小人不失其位。夫德厚而位卑者謂之過, 德薄而位尊者謂之失。寧過於君子,不失於小人。過 於君子則天闕於理,失於小人則物罹其殃。故曰:「人 不鑒於流水而鑒於」澄水者,以其清且平也。人主之 道清平,則任人不失其才,六官各守其職,四封之內, 百姓之事任之於相,四封之外,敵國之事任之於將。 《語》曰:「將相明,國無兵。」舜以干戚而服苗,魯以泮宮而 來淮夷。以道勝者帝,以德勝者王,以謀勝者霸,以力 勝者強。強兵滅,霸兵絕,帝王之兵前無敵於天下,人 主之道,信其然也。

《國有富強篇第五》
[编辑]

經曰:「國之所富強者,審權以操柄,審數以御人。課農 者,術之在事而富在粟;計戰者,權之在謀而強在兵。 故曰:『興兵而伐叛,則武爵任;武爵任則兵強;按兵而 勸農,則粟爵任;粟爵任則國富。國不法地,不足以成 其富;兵不法謀,不足以成其強。古者聖人法天而皇, 賢君法地而帝,智主法人而霸。乘天之時,因地之利』」, 用人之力,可以富強。乘天之時者,春樹穀,秋植麥,夏 長成,冬備藏。因地之利者,辨燥濕,別土宜,疏泉源,濬 溝洫。國有天地之饒,而人不足於食,器械不備也;國 有山海之利而人不足於供,人力不備也。通四遠之 珍異,以有易無,謂之「商旅」;餘力以長地財用,資軍實, 謂之「農夫」;理絲麻,成其衣服,謂之「女工。」雲夢之毛羽, 黔溪之丹砂,荊、揚之皮革骨象,江衡之楠梓,會稽之 竹箭,燕、齊之魚鹽羶裘,兗、豫之漆絲絺紵,鄭之刀,宋 之斤,吳、越之劍,魯之削,燕之角,荊之幹,汾湖之箭,吳、 越之金錫,此地之利也。燕之涿薊,趙之邯鄲,魏之溫 軹,韓之滎陽,齊之臨淄,楚之完丘,陳、鄭之陽翟,三川 之二周,越之具區,楚「之雲夢,齊之鉅野,宋之孟瀦,此 地之良也。」「共居其地,非有災害疾病,而貧賤者,非惰 則奢;共居其地,世無奇業,而獨富貴者,非儉則力。」同 列而相臣妾者,貧富使然也;同實而相兼者,強弱使 然也;同地而或強或弱者,理亂使然也。苟有道里,地 足容身,士人可致也;苟有市井,交易所通,財貨可聚 也。夫有容身之地,智者不言弱;有市井之利,智者不 言貧。不患無財,不畏強禦。故神農教耕而王天下,湯 武征伐而服諸侯。國愚則智可以強國,智則力可以 強用,智者可以強於內而富於外,用力者富於內而 強於外。是以漢武帝平百粵以為國圃,卻羌戎以為 國園;珍怪異物,充於後宮;騊駼駃騠,實於外廄,匹庶 乘堅良,民間厭橘柚,此謂智於內而富於外也。秦孝 公行懇草之令,使商不能糴,農不得糶,廢逆旅,一山 澤,貴酒肉之賈,重開市之賦,使農逸而商勞。行之數 年,而倉廩實,人知禮義。至於始皇,以為軍資,東向而 吞諸侯,此謂力富於內而強於外者也。故知霸王之 業,非智不戰,非農不贍,過此以往,富強者未之有也。

《賢有遇時篇第六》
[编辑]

經曰:「賢人之生於世也,無藉地,無貴宗,無奇狀,無智 名,無勇功。或賢而或愚,乍癡而乍醒,不可以事跡,有 不可以人物。得其得者,在明君之心,道合而智同,信 得而言順,如覆水之於地,先流其濕;如燎火之於原, 先就其燥。故伊尹、有莘之耕夫,夏癸之酒保,湯得之 於鼎飪之間,自升而放桀;太公朝歌之鼓刀,孟津之」 賣漿,周得之於垂綸之下。伐紂而立武庚。伍員被髮 徒跣,挾弓持矢,乞食於吳。吳王闔閭嚮風而高其義, 下階而迎之三日,與語而言,無復疑者。范蠡生於五 尸之墟,為結童時,內視若盲,反聽若聾,時人謂之「狂 丈夫。」文種來睹而知其賢,扣門請謁,相與歸霸於地 戶。管夷吾束縛於魯,齊桓任之以相;百里奚自鬻於 虞,秦穆委之以政,韓信、淮陰之怯夫,南鄭之亡卒,漢 高歸之以計。故曰:「人君之心如鑒,鏡如渟泉,真明於 中,形物於外。」故使收賢任能,不失其時也。非心之見, 非智之知,因人視之,借人聽之,其猶眩瞽瞍,以黼黻 招聾。夫以《韶》《武》《元》《黃》《宮》《徵》,無貫於心,欲求得人,而幸其霸,未之有也。是以五帝得其道而興,三王失其道 而廢。廢興之道,在人之心。遭賢之時,非在於兵強地 廣,人殷國富也。

《將有智謀篇第七》
[编辑]

經曰:「太古之初,伯皇氏至,子容成氏,不令而民自化, 不罰而民自齊,不賞而人自勸,不知怒,不知喜,怡然 若赤子。庖曦氏、神農氏教而不誅,軒轅氏、陶唐氏、有 虞氏誅而不怒。蓋三王之政以道,五帝之政以德。夏、 殷衰,湯、武王道德廢,智謀用。秦用商軮、李斯之智而 併諸侯;漢任張良、陳平之智而滅項羽,光武任寇恂」、 馮異之智,而降王莽;樊崇、曹操任許攸、曹仁之智,而 破袁紹;孫權任周瑜、魯肅之智,而敗魏武;先主任諸 葛孔明之智,而王西蜀;晉任杜預、王濬之智,而平南 吳;符堅任王猛之智,定八州之眾;石勒任張賓之智, 而生擒王浚;拓拔氏任崔浩之智,而保河朔之師;宇 文任李穆之智,桎高歡之銳;梁任王僧辨之智而戮 侯景,隋任高熲之智而面縛陳後主,太宗任李靖之 智而敗頡利可汗。有國有家者,未有不任智謀而成 帝業者也。故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理,以神察微,以 智役物,「先福於重關之內,虞患於杳冥之外」者,將之 智謀也。

《術有陰經篇第八》
[编辑]

經曰:「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權而研諸侯之 慮。量權不審,不知強弱輕重之稱;揣情不審,不知隱 匿變化之動靜。量莫難於周知,揣莫難於悉舉,事莫 難於必成。此三者,聖人能任之。征有百勝之術,非善 之善者也。不如不戰而屈人之師,善之善者也。」夫太 公止用計謀,其次因人事,其下用戰伐。用計謀者,荒 惑敵國之主,陰遣諛臣以事之。尤之以巫祝,使其尊 鬼神也。重其綵色文繡,使其賤糶而易之貴;糴其菽 粟,使空其倉廩;遺之美好,使榮其志;遺之巧匠,使起 宮室高樓。竭其財,疲其力,移其心,易其性,使變更謠 俗,侈暴驕恣,而無聖人之教。愛人而與官,無功而與 爵,未勞而賞,喜則釋罪,怒則妄殺。法居而自順,令出 而不行,信,蓍龜卜筮,鬼神禱祠,讒諛諂佞,奇伎貨財, 行於門戶,其所謂是者,皆所謂非也,皆是離君臣之 際,塞忠讜之路。然後淫之以色,玩之以利,娛之以樂, 養之以味;以信為欺,以不信為信,以忠為詐,以不忠 為忠。諍諫者死,阿諛者賞,以君子居草野,以小人居 廊廟。急令暴刑,人不堪命,所謂未戰。以陰謀經之,其 國已可破矣;以兵縱之,其君可擄,其國可隳,其城可 拔,其眾可潰。故武用此而殷紂戮,越用此而吳國墟, 楚用此而陳蔡舉,晉用此而智氏殘,韓用此而東周 分。儒生之言兵,皆曰:「強大者必勝,小弱者必滅。」是則 小國之君無霸王之業,萬乘之君無破亡之兆。昔夏 廣而殷狹,殷大而周小,越弱而吳強,所謂不戰而勝 者,《陰經》之術,夜行之道,文武之數,聖人昭然獨見,怡 然獨喜,其在茲乎。

《數有探心篇第九》
[编辑]

經曰:「古者鄰國烽煙相望,雞犬之聲相聞,而足跡不 接於諸侯之境,車軌不結於千里之外。以道存生,以 德安形,人樂其居。後世澆風長而淳朴散,權智用而 譎詐生。鄰國往來,專用間謀,縱橫之士專,隱括之人 入矣。徐守仁義,社稷丘墟;魯尊儒墨,宗廟殄滅。非達 奧智慧不能禦伐不勞心苦思不能原事,不悉見物 情不能成名;才賢不明不能用兵;名實不真不能知 人。」是以鬼谷先生述《捭闔揣摩》《飛箝》《抵戲》之篇,以教 蘇秦、張儀游說諸侯之國,而探諸侯之心,於是術數 行焉。夫用探心之數者,必先以道、德、仁、義、禮、樂、忠、信, 《詩》《書》、經傳子史計謀成敗,渾如《雜說》包而羅之。澄其 心,靜其志,同人之心於有所愛惡,知「其去就」,從欲而 攻之,陰慮而陽發,必虛往而實來,此虛言而往,彼實 心而來。因其心,察其容,聽其聲,考其辭,言不合者,反 而求之,其應必出。既得心,反射其意,符應不失,契合 無二,膠而漆之,無使復反,如養由基之操弓,逄蒙之 挾矢,其發無不中的者。其猶設罝罘以羅魚免,張其 會,磔其要,脅其虛,動必衝繼而挂目,亦奚有所遺哉? 然探仁人之心,必以信,勿以財;探勇士之心,必以義, 勿以懼;探智士之心,必以忠誠,勿以欺殆。探愚人之 心,必以蔽,勿以明;探不肖之心,必以懼,勿以常;探好 財之心,必以賄賂,勿以廉貞。夫與智者言,必依於博, 智有涯而博無涯,則智不可以測;與博者言,依於辨, 博陳古而辨應今,則古不可御今。「與貴」者言依於勢 貴,位高而勢制高,則位不可以禁勢。「與富者」言依於 物富,積財而物方寶,則財不足以易寶。「與貧者」言依 於利貧,匱乏而利豐贍,則乏不可以周豐。「與賤」者言 依於謙賤,人謙而謙降下,則賤不可以語謙。「與勇者」 言依於「敢勇」,不懼而敢剛毅,則勇不可以懼;剛與愚 者言,依於銳,愚質而銳聰明,則愚不可察。聽此人者, 皆本同其道,而末異其表。同其道,人所欲聽,異其表,

聽而不曉。如此則不測淺,不測深。吾得出無間,入無
考證.svg
朕,獨往獨來,或縱或橫,如偃枯木,使東而東,使西而

西,如引停水,決之則流,壅之則止,謀何患乎不從哉? 夫道貴制人,不貴制於人。制人者,握權也;則制於人 者,制命也。制人之術,避人之所長,攻人之所短,見己 之所長,蔽己之所短。故獸之動必先其爪牙;禽之動 必先於嘴距;螫蟲之動必先其毒;水蟲之動必先其 甲。夫禽獸蟲蟻之屬,尚用其所長以制物,況於智士 乎?夫人好言道德者,必以仁義折之;好言儒墨者,必 以縱橫御「之;好談名法者,必以權橫挫之。必乖其始, 合其終,摧其牙,落其角,使無出吾之右。」徐以慶弔,以 言憂喜其心,使其神不得為心之主。長生安樂,富貴 榮華,聲色喜悅,慶言也。死亡憂患,貧賤苦辱,刑戮誅 罰,弔言也。與貴者言弔則悲;與賤者言慶則悅。悅其 心,迎其意,或慶又或弔,以惑其志。情變於內者,形先 於外,當以其所見而觀其隱,所謂「測隱」探心之數也。 雖有先王之道、聖智之術,而無此者,不足以成霸王 之業也。

《政有誅強篇第十》
[编辑]

經曰:「夫國有亂軍者,士卒怯弱,器械柔鈍,政令不一, 賞罰不明不預焉。所謂亂軍。豪家強臣,昏姻嬖昵,為 吾下吏,權軍之勢,擅將之威,公政私討,上發謀下,詛 議上申,令下不行,猛如虎,貪如狼,強不可制者,是謂 亂軍,皆誅之。」是故文宣王誅少正卯於兩觀而魯國 清,田穰苴斬莊賈於表下而定齊,魏絳戮揚干於亂 「行而諸侯服,項藉斬宋義於帳中而天下怖。」夫誅豪 者益其威,戮強者增其權,威權生豪強之身,而不在 於士卒之庸。豪強有兼才者,則駕而御之,教而道之。 如畜騺鳥,養猛獸,必節其饑飽,剪其爪,縻其足,呼而 隨之,嗾而走之,牢籠其心,使馴吾之左右。豪強無兼 才者,則長惡恣其武,縱其心,橫其志,使禍盈於三軍, 怨流於百姓,然後誅之,以壯吾氣。故曰:「不善者,善人 之資,為國之將,為國之師」,不誅豪強,何以成軍之威 哉!

《善師篇第十一》
[编辑]

經曰:「兵非道德仁義者,雖霸有天下,君子不處也。」周 德既衰,諸侯自作禮樂,專征伐,始於魯隱公。齊以伎 擊強,魏以武卒奮,秦以銳士勝,說以孫吳為宗。惟荀 卿明於王道而非之,謂「齊之伎擊是亡國之兵,魏之 武卒是危困之兵,秦之銳士是蹈利之兵,至於齊桓、 晉文之師,可謂入其域而有節制矣。故齊之伎擊不」 可以遇魏之武卒,魏之武卒不可以值秦之銳士,秦 之銳士不可以當桓文之節制,桓文之節制不可以 敵湯武之仁義。故曰:「善師者不陣,善陣者不戰,善戰 者不敗,善敗者不亡。」黃帝獨立中央而勝四帝,所謂 善師者不陣也。湯武征伐,陳師誓眾,而放桀擒紂,所 謂善陣者不戰也。齊桓公南服強楚,使貢周室,北伐 山戎,為燕開路,所謂「善戰者不敗」也。楚昭王遭闔閭 之禍,國滅出亡,父老相與奔秦請救,秦人出兵,楚王 反國,所謂「善敗者不亡」也。凡兵所以存亡繼絕,救亂 除害,故伊呂之將,子孫有國,與殷周並至末代,苟任 詐力,以決去貧賤,孫、吳、韓白之徒,皆身被刑戮,子孫 不傳於後。蓋兵者凶器,戰者危事,陰謀逆德,好用凶 器,非道德忠信,不能以兵定天下之災,除民之害也。

《貴和篇第十二》
[编辑]

經曰:「先王之道,用和為貴,貴和重人,不尚戰也。」《春秋 左傳》有曰:「君若以德綏諸侯,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 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軍之眾,無所用也。是 故晉悼公使魏絳和諸戎,以正諸華,八年之中,九合 諸侯,如樂之和,無所不諧。姜戎氏亦歸晉惠公為不 侵不叛之臣,於是有崤之師。譬如捕鹿者,晉人捕之, 戎人角之。夫有道之主,能以德服人;有仁之主,能以 義和人;有智之主,能以謀勝人;有權之主,能以勢制 人。戰勝易,和勝難。《語》曰:「先王耀德不觀兵。」夫戢而後 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故有衣裳之會,無有歃 血之盟;有兵車之會,未嘗有大戰之名。兵者,不祥之 器,不得已而用之。古者先王所以舉而勝人,成功出 於眾者,先文德以懷之懷之不服飾玉帛以啖之,啖 之不來,然後命上將練車馬,銳兵甲,攻其無備,出其 不意,所謂叛而必討,服而必柔。既懷既柔,可以示德。 《夏書》曰:「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夫如是,則四方不足吞, 八戎不足庭也。

《廟勝篇第十三》
[编辑]

經曰:「天貴持盈,不失陰陽四時之綱紀;地貴定順,不 失生長平均之所宜;人貴節事,調和陰陽,布告時令, 事來應之,物來知之,天下盡其忠信,從其政令。故曰: 天道無災,不可先來;地道無殃,不可先唱;人事無失, 不可先伐。四時相承,水旱愆和,冬雷夏霜,飛蟲食苗, 天災也。山崩川涸,土不稼穡,水不潤下,五菜不樹,八」 穀不成,地殃也。重賦苛政,高臺深池,興役過時,禽酒 色荒遠君子,昵小人,用兵好征伐,人殃也。必見天災, 又睹地殃,傍觀人殃,不則天不可動,不法地不可行征伐不和,於人不可成。天贊其時,地資其財,人定其 謀,盡見其陽,妙察其陰,先觀其跡,後知其心。所謂勝 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故曰:「未戰而 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 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以此觀之,勝負易 見矣。

《沈謀篇第十四》
[编辑]

經曰:「善用兵者,非信義不立,非陰謀不勝,非奇正不 列,非詭譎不戰。謀藏於心,事見於跡。心與跡同者敗, 心與跡異者勝。故曰: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用 心謀大,跡示小心謀取跡示與。惑其真,疑其詐,二者 不決,則強弱不分。湛乎若元雲之無象,漾乎若滄海 之不測。如此則陰陽不能算,鬼神不能知,智術所不」 能窮,卜筮所不能占,而況於將乎?夫善戰者,勝敗生 於兩陳之間。其謀也策不足聽,其勝也形不足觀。能 言而不能行者,國之賊;能行而不能言者,國之用。故 曰:「至事不說,而大兵不言。」微乎,神乎!故能通天地之 理,備萬物之情。是故貪者利之使其難厭,強者卑之 使其驕矜,親者離之使其攜貳。難厭則失政,驕矜則 虞守廢,攜貳則謀臣去。周文離殷而啇紂弒,勾踐卑 吳而夫差戮,漢相離楚而項籍亡。是故屈諸侯者以 言,殺諸侯者以策。夫善用兵者,攻其愛,敵必從,擣其 虛,敵必隨,多其方,敵必分,疑其事,敵必備。從隨不得 城守,分備不得并兵,則我逸而敵勞,敵寡而我眾。夫 以佚繫勞者,武之順;「以勞繫佚者,武之逆;以眾繫寡 者,武之勝;以寡繫眾者,武之敗。能以佚繫勞、以眾繫 寡者,吾所以得全勝矣。」夫竭三軍之氣,奪一將之心, 疲萬人之力,斷千里之糧者,不在布行陣之勢,而在 握志算之中。兮觸兮,而卷之不盈於懷袖;沈兮密 兮,而舒之可經於淮海。五寸之鍵,能制開闔;方寸之 心,能易成敗。智周萬物而不殆,貴順天而信人,察始 而知終,則謀何患乎不從哉。

《子卒篇第十五》
[编辑]

經曰:「古者用人之力,一歲不過三日,籍斂不過十一。 公劉好貨,居者有積倉,行者有裹糧。太王好色,內無 怨女,外無曠夫。文王作刑,國無冤獄;武王行師,士樂 其死。古之善子卒者,未有不能得其心而得其力者 也,未有不能得其力而得其死者也。故國必有親愛 禮信之義,然後人以饑餓易飽;國必有孝慈廉恥之」 俗,而後以死易生。人之守戰至死不衰者,上之所施 於人者厚也。上施厚則人報之亦厚。士之於將,非有 骨肉之親,戰至死不衰者,上之所加施於人者厚也。 「上施厚」者,冒鋒鏑,賞千兩,死不旋踵,必以恩信養之 禮恕道之小惠,漸之如慈父之育愛子也。故救其阽 危,極其塗炭;卑身下士,齊其甘苦。親臨疾病。寒不衣 裘,夏不揮扇,登不乘馬,暑不張蓋。軍幕未辦,將不言 坐;軍井未達,將不言渴。以妻子補縫於行間,以身分 工於作役。簞醪之饋,必投於河;挾纊之言,必巡於軍。 是以人喜金鐸之聲,卒鼓勇敢之氣者,非惡生而樂 死,思欲致命以報之於將也。是故視卒如嬰兒,可以 赴深谿;視卒如愛子,可與之俱生死。厚而不能使,愛 而不能令,亂而不能理,譬如驕子,不可用也。是故令 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語》曰:「夫妻諧,可攻齊;一 僕庶,可攻魯。」王翦、李牧、吳起、田單、穰苴竟以此術而 兵強於諸侯。

《選士篇第十六》
[编辑]

經曰:「部六軍之眾,署百萬之師,而無選鋒,渾而雜用, 則智者無所施其計,辯者無所施其說,勇者無所施 其敢,力者無所施其壯,無異獨行中原,亦奚取於勝 敗哉?軍無選鋒曰北。」夫選士以賞,賞得其進也;用士 以刑,刑懼其退也。古之善選士者,懸賞於中軍之門。 有沈深密謀,慮出人表者,上賞得而禮之,名曰「智囊」 之士。有辭從理衡,飛箱闡闔,能知人之性,奪人之心 者,上賞得而禮之,名曰「辯說之士。」有得敵國君臣聞 問請謁之情性者,上賞得而禮之,名曰「間謀之士。」有 知山川井泉水草次舍,道路迂直者,上賞得而厚之, 名曰「鄉導之士。」有制造五兵,攻守利器,奇變詭譎者, 上賞得而厚之,名曰「伎巧之士。」有引五石之弓,矢貫 五札,戈矛劍戟,便於利用,陸搏犀兕,水斷黿鼉,跳身 捕鹵,搴摭旗鼓者,上賞得而撫之,名曰「猛殷」之士。有 立乘奔馬,左右超忽,踰越城堡,出入廬舍而無形跡 者,上賞得而聚之,名曰「矯捷」之士。有往還三百里者, 上賞得而聚之,名曰「疾足」之士。有力負二百二十斤, 行五十步者,上賞;一百二十斤者次賞;得而聚之,名 曰「巨力之士」;有步五行,運三式,多言天道,詭說陰陽 者,下賞;得而存之,名曰「伎術之士。」天下才士之用,皆 盡其才,任其道。計謀:使智囊之士談說,使說辯之士 離親合疏;使間謀之士深入諸侯之境;使鄉導之士 建造五兵,使伎巧之士摧鋒捕鹵,守危攻強;使猛殷 之士掩襲侵掠;使矯捷之士,探報計期;使疾足之士,

破堅陷剛;使巨力之士,誣愚惑癡;使伎術之士:此謂
考證.svg
任才之道,選士之術也。三王之后,五霸之辟,得其道

而興,與失其道而亡。興亡之道,不在人主聰明文思, 其在選士任能之當才也。

《勵士篇第十七》
[编辑]

經曰:「感激人之心,勵士之氣,發號施令而人樂聞,興 師動眾而人樂戰,交兵接刃令人安死,在於以戰勸 戰,以士勵士。夫木石無心猶可動,況於人乎?古先帝 王霸有天下,戰勝於外,班師較功,集眾於中軍之門, 上功賜以金章紫綬,錫以錦綵之衣,繒帛以豐儉為 準,坐以重茵上席,享以太牢,飲以醇酒。父母妻子皆」 賜紋綬之服,坐以重席,享以少牢,飲以酣酒,大將軍 奉賜,偏將軍奉觴。大將軍令於眾曰:「戰士某乙等,奮 不顧身,攻超百萬,斷元戎之首,搴大將軍之旗,功高 於人,錫以上賞,子孫後嗣,長稱卿大夫之家。」父母妻 子皆受重賞,牢席有差。眾士咸知其次功,賜之銀章 朱綬、紋綾之服,坐以重席,享以少牢,飲以酣酒。父母 妻子錫以繒帛,坐以單席,飲以釃酒。偏將軍奉賜,子 將軍奉觴。大將軍令於眾曰:「戰士某乙等,勇冠三軍, 才輕百戰,斬驍雄之首,奪虎豹之旗,功出於人,錫以 次賞。子孫後嗣長為勛給之家,父母妻子皆受榮賞, 牢席有差。」眾士咸知其下功,賜以布帛之衣,坐以單 席,享以雞豚,飲以釃酒。其父母妻子,立而無賞,坐而 無席。子將軍奉賜,卒長奉觴。大將軍令於眾曰:「戰士 某乙等,戮力行間,劬勞歲月,雖無搴旗斬將之功,實 有䟦涉疆場,賜以下賞,子孫後嗣無以庇緒,父母妻 子不及坐享。」眾士咸知,令畢,命上功起舞,再拜大將 軍。上功讓曰:「某乙沗列王臣,行大將軍令,敢不盡節, 有媿無功,而受上賞。」再拜。大將軍避席曰:「某乙不德, 謬居師長,賴子之功,梟縣凶逆,盛績美事,某無專擅。」 退而復坐,命次功再拜上功。上功坐受曰:「某乙無功 無勇,遵師長之命,有進死而勞,無退生而辱,身受殊 賞,上光父母,下及妻子,子其勉旃!」次功退而復坐,命 下功再拜次功。次功坐受曰:「某乙少猛寡毅,尊師長 之命,決得勝於一時,身受次賞,上光父母,下及妻子, 子其勉旃下功,退而復坐。夫如是勵之,一會則鄉勉 黨,里勉鄰,父勉子,妻勉夫;二會則縣勉朋,州勉友;三 會則行路相勉,聞金鼓之聲,相踐而出,鄰邦敵國,邑 無堅城,何患乎不勵哉?」

《刑賞篇第十八》
[编辑]

經曰:「有虞氏畫衣冠,異章服,以刑輔謬而奸不犯,其 人淳也。湯武鑒五刑,傷四肢,以謬輔刑而奸不息,其 人薄也。有虞氏非仁也,湯武非暴也,其道異者時也。 古之善理天下者,不賞仁,賞仁,則爭為施而國亂;不 賞智,賞智,則爭為謀而政亂;不賞忠,賞忠,則爭為直 而軍亂;不賞能,賞能,則爭為巧而事亂;不賞勇,賞勇」, 則爭為先而陣亂。夫蒞政以仁,權謀以智,事君以忠, 制物以能,臨敵以勇,此五者,士之常賞。常賞則致爭, 爭則政亂,亂則非刑不治。故曰:賞者忠信之薄,亂之 所由生;刑者忠信之戒,禁之所由成。刑多而賞少,則 無刑;賞多而刑少,則無賞。刑過則不善,賞過則多奸。 王者以賞禁奸,以刑禁勸。善求過不求善而人自為 善。賞文也,刑武也。文武者,軍之法,國之柄。據罪而制 刑,按功而設賞,賞一功而千萬人悅,刑一罪而千萬 人懼。賞無私善,刑無私罪,是謂軍國之法,生殺之柄。 故曰:「能生而能殺,國必強;能生不能殺,國必亡。」又曰: 「能生死而救赦殺者,王也。」刑賞之術,無私於人,常公 於世,以為其道也,非自立於堯舜之時,非自逃於桀 紂之朝,「用得之則天下治,用失之則天下亂」,理亂之 道在於刑賞,不在於人君。過此以往,雖彌綸宇宙,纏 絡萬品,生殺之外,聖人精而不言哉!

《地勢篇第十九》
[编辑]

經曰:「善戰人者,以地強,以勢勝。如轉圓石於千仞之 蹊者,地勢然也。千仞者,險之地;圓石者,轉之勢。地無 千仞而有圓石,置之窳塘之中」,則不能復轉;地有千 仞而無圓石,投之以方稜楄編,則不能復移。地不因 險,不能轉圓石;石不能圓,不能赴深蹊。故曰:「兵者因 地而強,地者因兵而出。善用兵者,高丘勿向,背丘勿 迎,負陰抱陽,養生處實,則無百疾。」是故諸侯自戰於 其地,曰「散地」;入人之境不深,曰「輕地」;彼此皆利,曰爭 地;彼我可往,曰「交地;三屬諸侯之國,曰衢地;深入背 人城邑多,曰重地;山林沮澤險阻,曰圮地」;出入紆縊, 彼寡可以擊吾眾者,曰「圍地。」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 曰死地。故曰:「散地無戰,輕地無留,爭」地無功,交地無 絕,衢地則合,重地則掠,圮地則行,圍地則謀,死地則 戰。是故城有所不攻,計不合也;地有所不愛,未見利 也;君命有所不聽,不便於事也。九地之勢,九事之權, 良將行之,智將遵之,而旅將非之。欲幸全勝,非龜魚 舞蛇,未之準也。

《兵行篇第二十》
[编辑]

經曰:「夫兵之興也,有形有神。旗幟金鼓依於形,智謀 計事依於神。戰勝攻取,形之事而用在神;虛實變化神之功而用在形。形粗而神細,形無物而不能鑒,神 無物而不能察。形誑而惑,事其外;神密而員,事其內。 觀形不見其神,不知其事。是以曳柴揚塵,形其眾也; 減竈滅火,形其寡也;勇而無剛,當敵而速去之,形其」 退也;斥山澤之險,無所不致,形其進也;油幕布帔,冠 諸樹株,形其強也;偃旗臥鼓,寂若無人,形其弱也。故 曰:「兵形」象陶人之埏土,鳧氏之冶金,為方為圓,或鼎 或鐘。土金無常性,因功以為名;戰陣無常勢,因敵以 為形。故形兵之極,至於無形。無形則深,間者不能窺, 智者不能謀。因形而措勝於眾,眾不能知,人皆知我 所以勝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勝之形。形不因神不 能為變化,神不因敵,不能為智謀,水因地而制形,兵 因敵而《制勝》者也。

《作戰篇第二十一》
[编辑]

經曰:「古之善戰人者,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員則行,方 則止。行者非能行,而行勢不得不行;止者非能止,而 止勢不得不止。夫善戰人者,自鬥於其地則散,投之 於死地則戰。散者非能散,而散勢不得不散。戰者非 能戰,而戰勢不得不戰。行止不立於木石,而制在於 人。散戰不在於人,而制在於勢。此因勢之戰人也。夫」 未見利而戰,雖眾必敗;見利而戰,雖寡必勝。利者,彼 之所短,我之所長是也。見利則起,無利則止。見利乘 時,帝王之資。時之至間,不容瞬息,先之則太過,後之 則不及。見利不失,遇時不疑;失利後時,反受其害。疾 雷不及掩耳,卒電不及瞑目,赴之若驚,用之若狂。此 因利之戰人也。夫戰者,左山澤,右丘陵,將高而下,處 生擊死,此平陸之戰人也。遇敵無迫於水,彼知不克, 致死於我,困獸猶鬥,蜂蠆有毒,況於人乎?俟半濟而 擊之,先者知克,後者慕之,蔑有鬥心,敵逆水而來,迎 之於水內,此水上之戰人也。左右山陵,溪谷隘狹,與 敵相遇,我則金鼓蔽山,旗幟依林,登高遠斥,出沒人 馬,此山谷之戰人也。「勢利者兵之便,山水平陸者戰 之地。」夫善用兵者,以便勝,以地強,以謀取。乃勢之戰 人者,如建瓴水,於高宇之上無復滯留,有如破竹,數 節之後,迎刃而解,無復著手矣。

《攻守篇第二十二》
[编辑]

經曰:「地所以養人,城所以守地,戰所以守城。內得受 焉所以守,外得受焉所以攻。守不足,攻有餘,力不足 者守,力有餘者攻。攻人之法,先絕其援,使無外救。料 城中之粟,計人日之費,糧多人少,攻而勿圍;糧少人 多,圍而勿攻。力未屈,粟未盡,城尚固而拔者,攻之至 也;力屈粟殫城壞,而不拔者,守之至也。」夫守城之法, 以城中壯男為一軍,壯女為一軍,老弱為一軍,三軍 無使相遇,壯男遇壯女則費力而奸生,志散而力不 專強壯遇老弱,則老使壯者悲,弱使強者憐,悲憐在 心,則使勇人更慮,壯夫不戰。故「善攻者敵不知所守, 善守者敵不知所攻。」

《行人篇第二十三》
[编辑]

經曰:「國君擇日登壇,拜大將軍,繕甲兵,具卒乘,出則 破人之國,欺人之軍,殺人之親,擄人之俘,而贏糧萬 里,行於敵人之境,而不知敵人之情者,主之過也,將 之罪也。敵情不可求於星象,不可求於鬼神,不可求 於卜筮,可求之於人事。昔殷之興也,伊尹為夏之庖 廚;周之興也,呂望為殷之釣叟;秦之帝也,李斯為東」 山之獵夫。漢之王也,韓信為楚之亡卒;魏之伯也,荀 彧為袁紹弄臣;晉之禪也,賈充任魏。魏之起,崔浩家, 晉收而用之,故能臣七君而帝天下。夫賢人出奔,必 有佞人持君之衡。是以崇侯諂紂,優倡惑晉。故曰:「三 賢去而殷虛,二老歸而周熾,子胥死而吳亡,范蠡存 而越伯,晉殺人而秦喜,樂毅出而燕」懼。將能收敵國 之人,任之以索其情,戰何患乎未克?故曰:「羅其英,敵 國傾,羅其雄,敵國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夫行人之 用者有三:一曰因敵國之人來觀我釁,我厚賂之,使 倒其事;二曰因敵之人亡官得罪,來奔於我,高其爵, 重其祿,察其辭,覆其事,實而任之,虛而誅之,以為鄉 導。三曰吾使行人觀「敵國之君,左右執事,孰賢孰愚; 中外近臣,孰貪孰廉;舍人謁者,孰君子,孰小人?吾得 其情,因而隨之,可就吾事。夫三軍之重者,莫重於行 人;三軍之密者,莫密於行人。行人之謀未發而泄以 告之者皆死。謀發之日,削其槁,焚其草,金其口,木其 舌,無使內謀之泄,若隼鳥之入重林無其蹤,如游魚 之赴」深潭,無其跡;《離朱俛》首,不見其形;師曠傾耳,不 聆其音。「微乎微乎」,釁與纖塵俱飛。其飽食醉酒勇力 輕合之將,而見行人之事乎?

《擇才篇第二十四》
[编辑]

經曰:「人稟元氣所生,陰陽而成。淳和平淡,元氣也;聰 明俊傑,陰陽也。淳和不達權變,聰明不識至道。夫人 柔順安忍,失其決斷,可與修節,難與權宜。強悍剛勇, 失於積惡,可以守難,難與持久。貞良畏慎,失於狐疑, 可與守成,難與謀始。清介廉潔,失於褊局,可與立節,

難與變通。情性沈靜,失於遲回,可與深慮,難與應接
考證.svg
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英者智也,雄者

力也,英者不能果敢,雄者不能計謀。故英得雄而行, 雄得英而成。夫人有「八性不同,仁義忠,信,智勇貪愚。 仁者好施,義者好親,忠者好直,信者好守,智者好謀, 勇者好決,貪者好取,愚者好矜。」人若合於仁義則大 下親,合於忠信則四海賓,合於智勇則諸侯臣,合於 貪愚則受制於人。仁義可以謀從,智勇可以謀衡,從 成者王,衡成者伯。伯王之道,不在於兵強士勇之際, 而在於仁義智勇之間。此謂偏才之人,未足以言大 將。若能以柔以剛,能翕能張,英而有勇,雄而有謀,員 而能轉,還而能端,智周萬物而道濟天下,八通之人 可足以言大將。故曰:「將者國之輔」,輔周則國必強,輔 隙則國必弱,是謂人之司命。國家安危係之,不可不 察也。明主所以擇人者,量其才,通其用,監其貌,厚而 貴,察其心,貞而明,居高遠望,徐視審聽,神其形,聚其 精,若山之高不可極,若淵之深不可測,然後察其賢 愚,擇其智勇,事乃可任也。夫擇聖以道,擇賢以德,擇 智以謀,擇勇以名,擇貪以利,擇奸以間隙,擇愚以危 事。或同而觀其道,或異而觀其德,或權變而觀其謀, 或攻取而觀其勇,或才而觀其利,或捭闔而觀其間 隙,或恐懼而觀其危事。故曰:「欲取其來,先察其往;欲 求其古,先察其今。先察而任者存,先任而察者亡。」昔 市偷自育於晉,晉察而用之朦焚;伊尹自干於湯,湯 察而用之,放桀。智能之士,不在遠近。仁者不困危,無 以廣其德;智士不棄時,無以舉其功。王者不絕代,以 立其義,伯者不強敵,以遺其患。明主任人,不失其能; 直士舉賢,不容於代。夫無萬人智者,不可栖於萬人 之上。故曰:「不知軍中之事,而同軍中之政,則軍士惑 矣;不知三軍之任者,則軍」覆矣。三軍既覆而疑,則諸 侯之難至矣。如是則君不虛王,臣不虛貴,所謂「君道 知臣,臣道知術知事」者也。

《授鉞篇第二十五》
[编辑]

經曰:國有疆場之役,天子居正殿,召將軍詔之曰:「朕 以不德,謬承天運,使戎狄擾攘,草竊邊陲,日旰忘食, 憂在寢寐。勞將軍之武,帥師以應之。」將軍再拜受詔, 乃令太史卜齋三日,於廟拂龜,太史擇日以授斧鉞。 君入廟,北面而立,親操鉞以柄授將軍曰:「從此以往, 上至於天,將軍制之。」復操斧以柄,授將軍曰:「從此以 往,下至於眾,將軍制之。」將軍既受命,跪而答君曰:「臣 聞治國不可外理,理軍不可從內御,二心不可以事 君,凝志則可以應敵。臣既受命,專斧鉞之威,臣不敢 生還,願君亦無中制之命,於臣」許之,乃辭而行。軍中 之事,不聞君命,皆由於將軍。將出臨敵決戰,無有二 心。若此無天於上,無地於下,無敵於前,無主於後,是 故智者為之慮,勇者為之鬥,氣麗青雲,疾若馳電,兵 不接刃,而敵降服,戰勝於外,功立於內,是以將軍乃 縞素避舍,請罪於君。君命舍。

《部署篇第二十六》
[编辑]

經曰:「兵有四正四奇,總有八陣,或合而為一,或離而 為八。以正合以奇勝,餘奇為握奇,聚散之事勢,節制 之變也。一萬二千五百人為一軍,一萬二千象十二 月,五百象閏餘。窮陰極陽,備物成功,征不義,伐無道。 聖人得之以興,亂人得之以廢,廢興存亡、昏明之術, 皆由兵也。」司馬穰苴曰:「五人為伍,十伍為部。部,隊也。」 一軍凡二百五十隊,十以三為奇。《風后》曰:「餘,奇為握 奇軍。」故一軍以三千七百五十人為奇兵,隊七十有 五外,餘八千七百五十人。一百七十五隊分為八陣, 陣有一千九十三人,七分五銖。軍有二十二隊,欠七 人以為一陣之總管。舉一軍則千軍可知矣。

《將軍篇第二十七》
[编辑]

經曰:「將軍之眾,百萬之師,張設輕重,在於一人,不可 不察也。一人大將軍,智信仁勇嚴、賢明者任之。二人 副大將軍,智信仁勇嚴、忠敬、平直者任之。一主軍糧, 一主兵馬。四人總軍嚴勇諒、識軍容者任之。二人主 左右虞候,二人主押衛。八人子將,明行陣、辨金鼓、曉 部署者任之。八人大將軍別奏,一十六人大將軍傔, 八人副大將軍《別奏》,一十六人副大將軍傔,八人總 管《別奏》,一十六人總管傔,一十六人子將傔,並忠勇 驍果兼一孝義有勢能者任之。」二人判官,深沈密謀, 計事情傳者任之,偏僻者不可任也。一主軍糧,一主 軍馬。典簿四人,行謹厚、明書算、明理體者任之。一人 主軍糧,一人主兵馬,一人主軍令斷決罪;一人「主軍 儀,掌賓客祭祀。」

《陣將篇第二十八》
[编辑]

經曰:「古者主立於陽,大夫立於陰。是以臣不得窺君, 下不得窺上,則君臣上下之道格矣。夫智鈞則不能 相侵,力鈞則不能相勝,權鈞則不能相懸,道同則不 能相君,性同則不能相生,情異則理,情同則亂。」任軍 將以智,任陣將以勇。以勇以智謀何得不從哉?一人 偏將軍,勇猛果敢,揮戈舞劍,力制百人,輕合好鬥者 「任之。二人副偏將軍,明鬥於敵,有死戰,力守成規而不失者任之。四人子將,目明旌旗,耳察金鼓,心存號 令,宣布威德者任之。二人虞候,心多詭譎,陰伏探覘 非常,伺察動靜,飛符走檄,安忍好殺者任之。二人承 局,差點均平,無漏無失,糾舉必中者任之。六人偏將 軍別奏,一十二人偏將軍傔,六人副」將軍,別奏,一十 二人;副偏將軍傔,八人;虞候傔,並忠厚孝義、驍勇果 敢、藝能者任之。一人判官,主財帛倉庫出納,軍器刑 書,公平者任之。二人典簿,明書算,謹厚者任之。

《隊將篇第二十九》
[编辑]

《經》曰:「智者之使愚也,必聾其耳,瞽其目,迷其心,然後 用其命,如驅群羊,驅往驅來,莫知其所之。師興之日, 登高去其梯,入諸侯之境,登其梁,役之以事,勿告之 以言,勿語之以利,勿告之以害,則士不得有二心而 致其身。如此則生死聚散,聽之於我,是謂良將。」一人 押官,主軍隊,習戰鬥,識旗鼓者任之。一人隊頭,二人 隊副,主文書,名曰「典簿。」酬功行賞,行列疏密,並責成 之。知勞苦,明部隊邪曲,明曉者任之。一人乘旗,二人 副旗,壯勇者任之。一人枹鼓,主律嚴明誓,進止節制, 氣勇志銳者任之。一人吹角,主攻進鼓,怯懦退昏昧 明節者任之。一人司兵,主五兵利銳,支分器仗,明解 者任之。一人司倉,主給付軍糧財帛,清廉者任之。一 人承局,主雜供差役,無人情、惡口舌者任之。五人火 長,主廚傳飲食、扶病、掩死、守火內衣資樵採,不預戰 陳、不預仁惠者任之。

《征馬篇第三十》
[编辑]

經曰:「夫戎馬,必安其處所,適其水草,節其饑飽。冬則 溫廄,夏則涼廠,剋則剔毛衣,謹四落。壓其耳目,無令 驚駭。習其馳逐,閑其進止,人馬相親,然後可使鞍勒 轡銜,必令完堅,乏絕輒補。凡馬不傷於末,必傷於始。 不傷於餓,必傷於飽。日莫道遠,必數上下,寧勞於人。 慎勿亟馬,常令有備,敵難覆我。能明此者,可以橫行」 八表。凡馬軍,人支馬兩匹,軍征馬二萬五千,其無馬 亦加五支,合以二匹為率。「一人征馬副使,副大將軍 中擇善養牧者任之。二人征馬總管,副,偏將,軍中擇 善牧者任之。」「五百人群頭,善騎馬奔走者任之。」獸醫 亦於群頭中取。如無,別差一千人馬,于軍外差之。

《鑒人貌篇第三十一》
[编辑]

經曰:「凡人觀其外,足以知其內。七竅者,五臟之門戶。 三亭九候,定於一尺之面;智愚勇怯,形於一寸之眼。 《天倉》《金匱》,以別富貴貧賤。夫欲任將,必視其貌,鑒其 神,乃知其心。容貌堂堂,精神清徹,聲色玉帛,不變其 志;榮枯喜怒,不易其操。是謂神明有餘。頭項豐停,腹 背穰厚,鼻圓而直,口方而稜,兩額相臨,顴耳高聳,肉」 多而不餘,骨粗而不露,眉目明朗,手足紅鮮,坐下而 就高,比大而獨小,是謂「形有餘。」隱惡揚善,無疾人無 貪欲,無危人以自安,陰德惠信,豁達大度,不拘小節, 是謂「心有餘。」

「虎頭高視,富貴無比。犀頭嵂崒,富貴鬱鬱。象頭高廣, 福祿俱長。鹿頭側長,志氣雄強。龜頭都縮,惟豐酒肉。 獺頭悶狹,志氣豁達。駝頭蒙鴻,福祿千鍾。蛇頭平薄, 財物穫落。狢頭細小,窮厄無計。兔頭陡削,志氣卑下。 狗頭尖圓,泣涕漣漣。眉直頭昂,富貴吉昌。眉薄而稀, 少信多欺。髮欲細密,鬚欲粗疏。」眼光彩明淨者富貴。 眼鼻成就者,魄魂強美。眉目指爪者好施。眼鼻口小 者,多虛無實,鼻大者,有實無虛。眼中赤脈貫瞳子者 兵死。雞眼捲頭,不淫則偷。羊目直視,能殺妻子。豬目 定澄,刑禍相承。蜂目狼聲,常行安忍。螻蛄目心難得。 猴目窮寒,鷹視狼顧,常懷嫉妬。牛頭虎視,富貴無比。 鼻準圓實,富貴終吉。口鼻小縮,慳貪「不足。蜣蜋鼻,少 意志。野狐鬚,難期信。羖䍽髭髯,多有狐疑。口如馬喙, 心性難制。口如馬嘴,窮寒客死。口如江海,富貴自在。 唇口如硃,才學世無。舌紅且厚,神識自厚。吐舌及鼻, 壽而且貴。」鋸齒食肉,平齒食菜。疏齒猛殷,密齒淳和。 細齒長壽,名曰倪齒。燕頷封侯。《耳輪》厚大者,貴且壽; 小薄者,夭而賤。虎項「員粗,富貴有餘。鶴頭鳧項,錢財 乏少。頸粗短者,富貴長壽;長細者貧賤。」「胸背如龜,富 貴巍巍;胸長而方,智慧無雙。手足纖穰。指欲密而厚 者,富貴。手如鳥足,意智褊促。手如豬蹄,志氣昏迷。手 如猿掌,勤劬伎倆。肚如垂囊,富貴吉昌。牛肚貪婪,狗 肚窮寒。蝦蟆肚懶,蜥蜴腰緩。」聲欲深且實,不欲淺而 虛。遠「而不散,近而不亡,淺而能壯,深而不藏,大而不 濁,小而不彰,細而不亂,幽而能明。餘響微徹,有若笙 簧,宛轉流運,能員能長。」虎聲將軍,馬聲驍勇。雄聲而 雌視者,虛偽人也;氣急而聲重者,實直人也。黑子欲 得大而明生,隱處吉,露處凶。人面欲圓,腰欲方,尻欲 厚,背欲圓,上欲長,下欲短,五岳成,四瀆就。頭高足厚, 項短臂長,似龍似虎,所謂行、住、坐、臥、飲食聲音,並可 觀也。

右《鑒》頭目眉鬚鼻耳口舌法。

腦骨峰起者,將軍呂玉,關枕萬戶侯,小將軍品升階

枕二千石。《五岳枕》,《大將軍》「吅雙枕」,「大將軍◎」「車輻
考證.svg
枕」,封公侯。《三星枕》封侯。《偃月枕》,至三公口枕封

侯。《十方枕三千石》,《凸酒樽枕二千石》三公。《枕封 侯○》枕額上覆月文,將軍八。眉上有紋通髮者,將軍。 眉間有土字紋者,封侯。眉間有文字者,兵死。凡人色 欲正不欲邪。白如凝脂,黑如純漆,紫如爛椹,黃如蒸 粟,赤如炙火,青如浴藍,皆三公也。

右「鑒頭骨《玉枕紋法》。」

《誓眾軍令篇第三十二》原三十三
[编辑]

經曰:「陶唐氏以令成於國中,欲令人強其命也。有虞 氏以農教戰,漁獵簡習,故人體之。夏后氏誓眾於軍 門之外,欲令先以意待事也。周將交白刃而誓之,以 致人意。夏賞於朝,賞善也。殷戮於市,威不善也。周賞 於朝,戮於市」,兼誓武也。夫人以心定言,定言以出令, 故須振雄略,出勁詞,銳鐵石之心,凜風霜之氣,發揮 號令,申明軍法。《誓眾文》曰:某將軍某乙,告示大將軍 吏士伍等:聖人弦木為弧,剡木為矢,以威天下,蓋取 諸暌,兼弱攻昧,取亂侮亡。今某氏不恭式於皇命,皇 帝授我斧鉞,肅將天誅,有進死而榮,無退生而辱,用 命賞於祖,不用命戮於社。軍無二令,將無二言,勉爾 乃誠,敬從王命,無干典刑。《經》曰:「師眾以順為武,軍事 有死無犯為敬。」故穰苴斬莊賈,魏絳戮楊干,而名聞 諸侯,威震鄰國。令之不行,不可以稱兵。三令而不如 法者,吏士之罪也。申明而不如者,將之過也。先甲三 日,懸令於軍門,使軍正執木,宣於六軍之眾,有犯令 者,令軍正准令,按集軍人,而後行刑,使六軍皆知之 者。

一、漏泄軍中陰事、及告人以事者,皆斬。

一、「背軍逃走者,斬。」

在道路及營中臨陣而逃者,「斬。」

一、「不戰而降敵人者藉沒其家。」

「《背順》歸降」 與逆同。

一、「後期者斬。」

《計事》會戰,因雨雪水火者,不坐。

一行列不齊。旌旗不整,金革不鳴,主守皆斬。

教旗列營會戰同之

一、與敵私交通者,斬,藉沒家產。

《言語》。《家書》同。

一、失主將者斬。

隨從即坐

一、失旗鼓節鉞,全隊斬。

為敵所取

一臨難不相救者,斬。

一、「訛言詭惑,妄說陰陽卜筮者,斬。」

妄言「鬼神災祥以動眾心」 者,同。

一、「無故驚軍者,斬。」

叫呼奔走、妄說言語,《陣賊下者》同。

一、「道棄五兵軍裝者斬。」

「不謹收遺而不拾」 ,拾而不公者同。

一、自相竊盜者,斬。

一針一縷皆同

一、「將吏守事不平,賊情相容者,斬。」

理事曲情同之

一、以強陵弱、樗蒲忿爭、酗酒喧呼、惡罵、無禮於理不 順者,斬。

去暴也。因公宴會。醉者不坐。

一、「軍中奔車走馬者,斬。」

自入陣將軍以下,並步入營,乘騎入者同。

一、「《破敵先擄掠》者,斬。」

入敵境中同

一、更鋪失候,犯「夜失號、正宿地火者,斬。」

恐奸得計

一、守圍不固者,斬。

罪及主吏

《一》、不伏差遣及主吏役使不平者,斬。

「有私」 及《強梁》同。

一、使欺居人,奸居人婦女及入營者,斬。

一、違將軍一時之令者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