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1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十一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十一卷目錄

 祥刑總部紀事一

祥刑典第十一卷

祥刑總部紀事一[编辑]

《莊子·天地篇》:堯治天下,伯成子高立為諸侯。堯授舜, 舜授禹,伯成子高辭為諸侯而耕。禹往見,則耕在野。 禹趨就下風,立而問焉,曰:昔堯治天下,吾子立為諸 侯。堯授舜,舜授予,而吾子辭為諸侯而耕。敢問,其故 何也。子高曰:昔堯治天下,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畏。 今子賞罰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後世之 亂,自此始矣。夫子闔行邪。無落吾事。俋俋乎耕而不 顧。

《新序·刺奢篇》:紂為鹿臺,七年而成,其大三里,高千尺, 臨望雲雨。作炮烙之刑,戮無辜,奪民力。冤暴施於百 姓,慘毒加於大臣,天下叛之,願臣文王。及周師至,令 不行於左右。悲夫。

《韓非子·難二》:昔者文王侵孟、克莒、舉酆,三舉事而紂 惡之。文王乃懼,請入雒西之地、赤壤之國方千里,以 請解炮烙之刑。天下皆說。仲尼聞之,曰:仁哉,文王。輕 千里之國而請解炮烙之刑。智哉,文王。出千里之地 而得天下之心。

《商子·賞刑篇》:昔者周公旦殺管叔,流霍叔,曰:犯禁者 也。天下眾皆曰:親昆弟有過不違,而況疏遠乎。故天 下知用刀鋸於周廷,而海內治。

《亢倉子·政道篇》:亢倉子居息壤五年,靈王使祭公致 篚帛與紉璐曰:余末小子否德忝位,水旱不時。藉為 人君,何以禳之。亢倉子曰:水,陰沴也。陰於國政類刑, 人事類私。旱,陽過也。陽於國政類德,人事類盈。楚以 為凡遭水旱,天子宜正刑修德,百官宜去私戒盈,則 以類而消,百福日至矣。

《淮南子·氾論訓》:齊桓公將欲征伐,甲兵不足,令有重 罪者出犀甲一戟,有輕罪者贖以金分,訟而不勝者 出一束箭。百姓皆悅,乃矯箭為矢,鑄金而為刃,以伐 不義而征無道,遂霸天下。此入多而無怨者也。故聖 人因民之所喜而勸善,因民之所惡而禁奸。故賞一 人而天下譽之,罰一人而天下畏之。故至賞不費,至 刑不濫。

《人間訓》:子發為上蔡令,民有罪當刑,獄斷論定,決於 令尹前。子發喟然有悽愴之心,罪人已刑而不忘其 恩。此其後,子發盤罪威王而出奔,刑者遂襲恩者,恩 者逃之於城下之廬。追者至,踹足而怒,曰:子發視決 吾罪而被吾刑,怨之憯於骨髓,使我得其肉而食之, 其知厭乎。追者以為然而不索其內,果活子發。 《商子·賞刑篇》:晉文公將欲明刑以親百姓,於是合諸 侯大夫於侍千宮。顛頡後至,請其罪。君曰:用事焉,吏 遂斷顛頡之脊以殉。晉國之士,稽焉皆懼,曰:顛頡之 有寵也,斷以殉,況於我乎。舉兵伐曹五鹿,及反鄭之 埤,東徵之畝,勝荊人於城濮。三軍之士,止之如斬足, 行之如流水。三軍之士,無敢犯禁者。故一假道重刑 於顛頡之脊,而致國治。

《新序·雜事篇》:管仲言齊桓公曰:決獄折中,不誣無罪, 不殺無辜,則臣不若弦寧,請置以為大理。

《左傳》:襄公十九年,齊莊公光殺戎子,尸諸朝,非禮也。 婦人無刑,雖有刑,不在市朝。無黥刖之刑。犯死刑 者,猶不暴尸。《正義》曰:婦人淫則閉之於宮。犯死不 得不殺。而云婦人無刑,知其於五刑之中無三等刑 耳。三等墨、劓、刖也。

《列子·力命篇》:鄧析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辭,當子產 執政,作竹刑。鄭國用之,數難子產之治。子產屈之。子 產執而戮之,俄而誅之。然則子產非能用竹刑,不得 不用;鄧析非能屈子產,不得不屈;子產非能誅鄧析, 不得不誅也。

《晏子·雜下》:景公祿晏子以平陰,與槁邑反市者十一 社。晏子辭曰:吾君好治宮室,民之力弊矣。又好盤游 翫,好以飾女子,民之財竭矣。又好興師,民之死近矣。 弊其力,竭其財,近其死,下之疾其上甚矣。此嬰之所 為不敢受也。公曰:是則可矣。雖然,君子獨不欲富與 貴乎。晏子曰:嬰聞為人臣者,先君後身。安國而度家, 宗君而處身,曷為獨不欲富與貴也。公曰:然則曷以 祿夫子。晏子對曰:君商漁鹽關市,譏而不征。耕者十 取一焉。弛刑罰,若死者刑,若刑者罰,若罰者免。此三 言者,嬰之祿君之利也。公曰:此三言者,寡人無事焉。 請以從。夫子公既行若三言,使人問大國,大國之君 曰:齊安矣。使人問小國,小國之君曰:齊不我加矣。《左傳》: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居近市,湫隘囂 塵,不可以居。請更諸塽塏者。辭曰:君之先臣容焉。臣 不足以嗣之,於臣侈矣。公笑曰:子近市,識貴賤乎。對 曰:既近之,不敢不識。公曰:何貴何賤。是時景公繁於 刑,有鬻踊者。故晏子對曰:踊貴履賤。景公為是省於 刑。君子曰:仁者之言,其利溥乎。晏子一言而齊侯省 刑。

聲子為楚令尹。子木曰:善為國者,賞不僭而刑不濫。 若不幸而過,寧僭無濫。與其失善,寧其利淫。無善人, 則國從之,亡也。古之治民者,勸賞而畏刑。賞以春夏, 刑以秋冬。將賞為之加膳,加膳則飫賜,以此知其勸 賞也。將刑為之不舉,不舉則徹樂,以此知其畏刑也。 《孔叢子·論書篇》:孔子見齊景公,梁丘據自外至,公曰: 何遲。對曰:陳氏戮其小臣,臣有辭,為是故遲。公笑而 目孔子,曰:周書所謂明德慎罰,陳子明德也。罰人而 有辭,非不慎矣。孔子答曰:昔康叔封衛,統三監之地, 命為孟侯,周公以成王之命作康誥焉。稱述文王之 德,以成敕誡之文,其書曰: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 慎罰,克明德者,能顯用有德舉而任之也。慎罰者并 心而慮之,眾平然後行之,致刑錯也。此言其所任不 失德,所罰不失罪不謂己德之明也。公曰:寡人不有 過言,則安得聞吾子之教也。

《公孫龍篇》:公孫龍者,平原君之客也。好刑名。

《嘉言篇》:陳惠公大城,因起凌陽之臺,未終,而坐法死 者數十人,又執三監吏,夫子適陳,聞之,見陳侯,與俱 登臺而觀焉。夫子曰:美哉斯臺,自古聖王之為城臺, 未有不戮一人而能致功若此者也。陳侯默而退,遂 竊赦所執吏,既而見夫子,問曰:昔周作靈臺亦戮人 乎。答曰:文王之興,附者六州,六州之眾,各以子道來, 故區區之臺,未及期日而已成矣。何戮之有乎。夫以 少少之眾,能立大大之功,惟君耳。

《韓詩外傳》:季孫子之治魯也,眾殺人,而必當其罪;多 罰人,而必當其過。子貢曰:暴哉。治乎。季孫聞之,曰:吾 殺人,必當其罪;罰人,必當其過。先生以為暴,何也。子 貢曰:夫奚不若子產之治鄭,一年而負罰之過省,二 年而刑殺之罪亡,三年而庫無拘人。故民歸之,如水 就下;愛之、如孝子敬父母。子產病,將死,國人皆吁嗟, 曰:誰可使代子產死者乎。及其不免死也,士大夫哭 之於朝,商賈哭之於市,農夫哭之於野。哭子產者皆 如喪父母。今竊聞夫子疾之時,則國人喜,活則國人 皆駭。以死相賀,以生相恐,非暴而何哉。賜聞之:託法 而治,謂之暴;不戒致期,謂之虐;不教而誅,謂之賊;以 身勝人,謂之責。責者失身,賊者失臣,虐者失政,暴者 失民。且賜聞:居上位,行此四者而不亡者,未之有也。 於是季孫稽首謝曰:謹聞命矣。詩曰:載色載笑,匪怒 伊教。

《說苑·君道篇》:司城子罕相宋,謂宋君曰:國家之危定, 百姓之治亂,在君行之賞罰也;賞當則賢人勸,罰當 則姦人止;賞罰不當,則賢人不勸,姦人不止,姦邪比 周,欺上蔽主,以爭爵祿,不可不慎也。夫賞賜讓與者, 人之所好也,君自行之;刑罰殺戮者,人之所惡也,臣 請當之。君曰:善,子主其惡,寡人行其善,吾知不為諸 侯笑矣。於是宋君行賞賜而與子罕刑罰,國人知刑 戮之威,專在子罕也,大臣親也,百姓附之,居斯年,子 罕逐其君而專其政,故曰:無弱君而強大夫。老子曰: 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借人。此之謂也。 《貴德篇》:晉平公春築臺,叔向曰:昔者聖王貴德而務 施,緩刑辟而趨民時;今春築臺,是奪民時也。夫德不 施,則民不歸;刑不緩,則百姓愁。使不歸之民,役愁怨 之百姓,而又奪其時,是重竭也;夫牧百姓,養育之而 重竭之,豈所以定命安存,而稱為人君於後世哉。平 公曰:善。乃罷臺役。

《善說篇》:叔向之弟羊舌虎善樂達,達有罪於晉,晉誅 羊舌虎,叔向為之奴。既而祁奚曰:吾聞小人得位,不 爭不義,君子所憂,不救不祥。乃往見范桓子而說之 曰:聞善為國者,賞不過;刑不濫。賞過則懼及淫人;刑 濫則懼及君子。與不幸而過,寧過而賞淫人,無過而 刑君子,故堯之刑也,殛鯀於羽山而用禹;周之刑也, 僇管、蔡而相周公,不濫刑也。桓子乃命吏出叔向,救 人之患者,行危苦而不避煩辱,猶不能免。今祁奚論 先王之德而叔向得免焉,學豈可已哉。

《孔叢子·抗志篇》:齊王戮其臣不辜,謂子思曰:吾知其 不辜,而適觸吾怒故戮之,以為不足傷義也。子思曰: 文王葬枯骨而天下知仁,商紂斬朝涉而天下稱暴, 夫義者不必遍利天下也。暴者不必盡虐海內也。以 其所施而觀其意民乃去就焉。今君因心之忿,遷戮 不辜,以為無傷於義,此非臣之所敢知也。王曰:寡人 實過,乃今聞命,請改之。

《對魏王篇》:齊王行車裂之刑,群臣諍之弗聽,子高見 於齊王,曰:聞君行車裂之刑,無道之刑也。而君行之, 臣竊以為下吏之過也。王曰:寡人以民多犯法,為法之輕也。子高曰:然,此誠君之盛意也。夫人含五常之 性,有喜怒哀樂,喜怒哀樂無過其節,節過則毀於義, 民多犯法,以法重無所措手足也。今天下悠悠士無 定處有德則住,無德則去,欲規霸王之業,與眾大國 為難,而行酷刑以懼遠近,國內之民將畔,四方之士 不至,此乃亡國之道,君之下吏不具以聞徒恐逆主 意以為憂,不慮不諫之危亡其所矜者小所喪者大, 故曰下吏之過也。臣觀之,又非徒不諍而已也心知 此事之為不可,將有非議在後,則因曰:君忿意實然 我諫諍必有龍達比干之禍,是為虛自居於忠正之 地,而闇推君主使同於桀紂也。且夫為人臣見主非 而不諍,以陷主於危亡,罪之大者也人主疾臣之弼 己而惡之,資臣以箕子比干之忠,惑之大者也。齊王 曰:謹聞命。遂除車裂之法焉。

《漢書·郅都傳》:都,河東大陽人也。濟南瞷氏宗人三百 餘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於是景帝拜都濟南守。至 則誅瞷氏首惡,餘皆股栗。居歲餘,郡中不拾遺,旁十 餘郡守畏都如大府。都遷為中尉,丞相條侯至貴居 也,而都揖丞相。是時民樸,畏罪自重,而都獨先嚴酷, 致行法不避貴戚,列侯宗室見都側目而視,號曰蒼 鷹。

《甯成傳》:成,南陽穰人也。長安左右宗室多犯法,上召 成為中尉。其治效郅都,其廉弗如,然宗室豪桀人皆 惴恐。武帝即位,徙為內史,外戚多毀成之短,抵罪髡 鉗。是時九卿死即死,少被刑,而成刑極,自以為不復 收,乃解脫,詐刻傳出關歸家。周陽由,其父趙兼以 淮南王舅侯周陽,故因氏焉。由以宗家任為郎,事文 帝。景帝時,由為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修謹,然由居 二千石中最為暴酷驕恣。所愛者,撓法活之;所憎者, 曲法滅之。所居郡,必夷其豪。為守,視都尉如令;為都 尉,陵太守,奪之治。汲黯為忮,司馬安之文惡,俱在二 千石列,同車未嘗敢均茵馮。後由為河東都尉,與其 守勝屠公爭權,相告言,勝屠公當抵罪,議不受刑,自 殺,而由棄市。自甯成、周陽由之後,事益多,民巧法,大 抵吏治類多成、由等矣。《義縱傳》云:甯成家居,上欲 以為郡守,御史大夫弘曰:臣居山東為小吏時,甯成 為濟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成不可令治民。上迺拜 成為關都尉。歲餘,關吏稅肄郡國出入關者,號曰:寧 見乳虎,無直甯成之怒。其暴如此。

《義縱傳》:縱,河東人也。為長陵及長安令,直法行治,不 避貴戚。以捕按太后外孫修成子中,上以為能,遷為 河內都尉。至則族滅其豪穰氏之屬,河內道不拾遺。 自河內遷為南陽太守,聞甯成家居南陽,及至關,甯 成側行送迎,然縱氣盛,弗為禮。至郡,遂按甯氏,破碎 其家。成坐有罪,及孔、暴之屬皆奔亡,南陽吏民重足 一跡。而平氏朱彊、杜衍杜周為縱爪牙之吏,任用,遷 為廷尉史。軍數出定襄,定襄吏民亂敗,於是徙縱為 定襄太守。縱至,掩定襄獄中重罪二百餘人,及賓客 昆弟私入相視者亦二百餘人。縱一切捕鞠,曰為死 罪解脫。是日皆報殺四百餘人。郡中不寒而栗,猾民 佐吏為治。

《王溫舒傳》:溫舒,陽陵人也。少時椎埋為姦。已而試縣 亭長,數廢。數為吏,以治獄至廷尉史。事張湯,遷為御 史,督盜賊,殺傷甚多。稍遷至廣平都尉,擇郡中豪敢 往吏十餘人為爪牙,皆把其陰重罪,而縱使督盜賊, 快其意所欲得。此人雖有百罪,弗法;即有避回,夷之, 亦滅宗。以故齊趙之郊盜不敢近廣平,廣平聲為道 不拾遺。上聞,遷為河內太守。素居廣平時,皆知河內 豪姦之家。及往,以九月至,令郡具私馬五十匹,為驛 自河內至長安,部吏如居廣平時方略,捕郡中豪猾, 相連坐千餘家。上書請,大者至族,小者乃死,家盡沒 入償臧。奏行不過二日,得可,事論報,至流血十餘里。 河內皆怪其奏,以為神速。盡十二月,郡中無犬吠之 盜。其頗不得,失之旁郡,追求,會春,溫舒頓足歎曰:嗟 乎,令冬益展一月,足吾事矣。其好殺行威不愛人如 此。上聞之,以為能,遷為中尉。其治復放河內,徒請召 猜禍吏與從事,河內則揚皆、麻戊,關中揚贛、成信等。 義縱為內史,憚之,未敢恣治。及縱死,張湯敗後,徙為 廷尉。而尹齊為中尉坐法抵罪,溫舒復為中尉。為人 少文,居它惛惛不辯,至於中尉則心開。素習關中俗, 知豪惡吏,豪惡吏盡復為用。吏苛察淫惡少年,投銗 購告言姦,置伯落長以收司姦。溫舒多諂,善事有埶 者;即無埶,視之如奴。有埶家,雖有姦如山,弗犯;無埶, 雖貴戚,必侵辱。舞文巧,請下戶之猾,以動大豪。其治 中尉如此。姦猾窮治,大抵盡靡爛獄中,行論無出者。 其爪牙吏虎而冠。於是中尉部中中猾以下皆伏,有 埶者為遊聲譽,稱治。數歲,其吏多以權貴富。

《咸宣傳》:宣,楊人也。以佐史給事河東守。衛將軍青使 買馬河東,見宣無害,言上,徵為廄丞。官事辦,稍遷至 御史及丞,使治主父偃及淮南反獄,所以微文深詆 殺者甚眾,稱為敢決疑。數廢數起,為御史及中丞者幾二十歲。王溫舒為中尉,而宣為左內史。其治米鹽, 事小大皆關其手,自部署縣名曹寶物,官吏令丞弗 得擅搖,痛以重法繩之。居官數年,一切為小治辨,然 獨宣以小至大,能自行之,難以為經。中廢為右扶風, 坐怒其吏成信,信亡藏上林中,宣使郿令將吏卒,闌 入上林中蠶室門攻亭格殺信,射中苑門,宣下吏,為 大逆當族,自殺。

《嚴延年傳》:延年字次卿,東海下邳人也。為涿郡太守。 時郡比得不能太守,涿人畢野白等由是廢亂。大姓 西高氏、東高氏,自郡吏以下皆畏避之,莫敢與啎,咸 曰:寧負二千石,無負豪大家。賓客放為盜賊,發,輒入 高氏,吏不敢追。浸浸日多,道路張弓拔刃,然後敢行, 其亂如此。延年至,遣掾蠡吾趙繡按高氏得其死罪。 繡見延年新將,心內懼,即為兩劾,欲先白其輕者,觀 延年意怒,乃出其重劾。延年已知其如此矣。趙掾至, 果白其輕者,延年索懷中,得重劾,即收送獄。夜入,晨 將至市論殺之,先所按者死,吏皆股弁。更遣吏分考 兩高,窮竟其姦,誅殺各數十人。郡中震恐,道不拾遺。 三歲,遷河南太守,賜黃金二十斤。豪強脅息,野無行 盜,威震旁郡。其治務在摧折豪強,扶助貧弱。貧弱雖 陷法,曲文以出之;其豪傑侵小民者,以文內之。眾人 所謂當死者,一朝出之;所謂當生者,詭殺之。吏民莫 能測其意深淺,戰栗不敢犯禁。按其獄,皆文致不可 得反。延年為人短小精悍,敏捷於事。然疾惡太甚,中 傷者多,尤巧為獄文,善史書,所欲誅殺,奏成於手,中 主簿親近吏不得聞知。奏可論死,奄忽如神。冬月,傳 屬縣囚,會論府上,流血數里,河南號曰屠伯。初,延年 母從東海來,欲從延年臘,到雒陽,適見報囚。母大驚, 便止都亭,不肯入府。延年出至都亭謁母,母閉閤不 見。延年免冠頓首閤下,良久,母乃見之,因數責延年: 幸得備郡守,專治千里,不聞仁愛教化,有以全安愚 民,顧乘刑罰多刑殺人,欲以立威,豈為民父母意哉。 延年服罪,重頓首謝,因自為母御,歸府舍。母畢正臘, 謂延年:天道神明,人不可獨殺。我不意當老見壯子 被刑戮也。行矣。去女東歸,掃除墓地耳。遂去。歸郡,見 昆弟宗人,復為言之。後歲餘,果敗。東海莫不賢知其 母。

《廣川惠王越傳》:廣川惠王越以孝景中二年立,十三 年薨。子繆王齊嗣,四十四年薨。初齊有幸臣乘距,已 而有罪,欲誅距。距亡,齊因禽其宗族。距怨王,乃上書 告齊與同產姦。是後,齊數告言漢公卿及幸臣所忠 等,又告中尉蔡彭祖捕子明,罵曰:吾盡汝種矣。有司 案驗,不如王言,劾齊誣罔,大不敬,請繫治。齊恐,上書 願與廣川勇士奮擊匈奴,上許之。未發,病薨。有司請 除國,奏可。後數月,下詔曰:廣川惠王於朕為兄,朕不 忍絕其宗廟,其以惠王孫去為廣川王。去即繆王齊 太子也,師受易、論語、孝經皆通,好文辭方技博奕倡 優。其殿門有成慶畫,短衣大褲長劍,去好之,作七尺 五寸劍,被服皆效焉。有幸姬王昭平、王地餘,許以為 后。去嘗疾,姬陽成昭信侍視甚謹,更愛之。去與地餘 戲,得GJfont中刀,笞問狀,服欲與昭平共殺昭信。笞問昭 平,不服,以鐵鍼鍼之,彊服。乃會諸姬,去以劍自擊地 餘,令昭信擊昭平,皆死。昭信曰:兩姬婢且泄口。復絞 殺從婢三人。後昭信病,夢見昭平等以狀告去。去曰: 虜乃復見畏我。獨可燔燒耳。掘出尸,皆燒為灰。後去 立昭信為后;幸姬陶望卿為修靡夫人,主繒帛;崔修 成為明貞夫人,主永巷。昭信復譖望卿曰:與我無禮, 衣服常鮮於我,盡取善繒丐諸宮人。去曰:若數惡望 卿,不能減我愛;設聞其淫,我亨之矣。後昭信謂去曰: 前畫工畫望卿舍,望卿袒裼傅粉其旁。又數出入南 戶窺郎吏,疑有姦。去曰:善司之。以故益不愛望卿。後 與昭信等飲,諸姬皆侍,去為望卿作歌曰:背尊章,嫖 以忽,謀屈奇,起自絕。行周流,自生患,諒非望,今誰怨。 使美人相和歌之。去曰:是中當有自知者。昭信知去 已怒,即誣言望卿歷指郎吏臥處,具知其主名,又言 郎中令錦被,疑有姦。去即與昭信從諸姬至望卿所, 臝其身,更擊之。令諸姬各持燒鐵共灼望卿。望卿走, 自投井死。昭信出之,杙其陰中,割其鼻唇,斷其舌。 謂去曰:前殺昭平,反來畏我,今欲靡爛望卿,使不能 神。與去共支解,置大鑊中,取桃灰毒藥并煮之,召諸 姬皆臨觀,連日夜靡盡。復共殺其女弟都。後去數召 姬榮愛與飲,昭信復讚之,曰:榮姬視瞻,意態不善,疑 有私。時愛為去刺方領繡,去取燒之。愛恐,自投井。出 之未死,笞問愛,自誣與醫姦。去縳繫柱,燒刀灼潰兩 目,生割兩股,銷鈆灌其口中。愛死,支解以棘埋之。諸 幸於去者,昭信輒譖殺之,凡十四人,皆埋太后所居 長壽宮中。宮人畏之,莫敢復迕。昭信欲擅愛,曰:王使 明貞夫人主諸姬,淫亂難禁。請閉諸姬舍門,無令出 敖。使其大婢為僕射,主永巷,盡封閉諸舍,上籥於后, 非大置酒召,不得見。去憐之,為作歌曰:愁莫愁,居無 聊。心重結,意不舒。內茀鬱,憂哀積。上不見天,生何益。日崔隤,時不再。願棄軀,死無悔。令昭信聲鼓為節,以 教諸姬歌之,歌罷輒歸永巷,封門。獨昭信兄子初為 秉華夫人,得朝夕見。昭信與去從十餘奴博飲遊敖。 初去年十四五,事師受易,師數諫正去,去益大,逐之。 內史請以為掾,師數令內史禁切王家。去使奴殺師 父子,不發覺。後去數置酒,令倡俳臝戲坐中以為樂。 相彊劾繫倡,闌入殿門,奏狀。事下考案,倡辭,本為王 教修靡夫人望卿弟都歌舞。使者召望卿、都,去對皆 淫亂自殺。會赦不治。望卿前亨煮,即取他死人與都 死并付其母。母曰:都是,望卿非也。數號哭求死,昭信 令奴殺之。奴得,辭服。本始三年,相內史奏狀,具言赦 前所犯。天子遣大鴻臚、丞相長史、御史丞、廷尉正雜 治鉅鹿詔獄,奏請逮捕去及后昭信。制曰:王后昭信、 諸姬奴婢證者皆下獄。辭服。有司復請誅王。制曰:與 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博士議。議者皆以為去悖虐, 聽后昭信讒言,燔燒亨煮,生割剝人,距師之諫,殺其 父子。凡殺無辜十六人,至一家母子三人,逆節絕理。 其十五人在赦前,大惡仍重,當伏顯戮以示眾。制曰: 朕不忍致王於法,議其罰。有司請廢勿王,與妻子徙 上庸。奏可。與湯沐邑百戶。去道自殺,昭信棄市。 《後漢書·董宣傳》:宣字少平,陳留圉人也。初為司徒侯 霸所辟,舉高第,累遷北海相。到官,以大姓公孫丹為 五官掾。丹新造居宅,而卜工以為當有死者,丹乃令 其子殺道行人,置屍舍內,以塞其咎。宣知,即收丹父 子殺之。丹宗族親黨三十餘人,操兵詣府,稱冤叫號。 宣以丹前附王莽,慮交通海賊,乃悉收繫劇獄,使門 下書佐水丘岑盡殺之。青州以其多濫,奏宣考岑,宣 坐徵詣廷尉。在獄,晨夜諷誦,無憂色。及當出刑,官屬 具饌送之,宣乃厲色曰:董宣生平未曾食人之食,況 死乎。升車而去。時同刑九人,次應及宣,光武馳使騶 騎特原宣刑,且令還獄。遣使者詰宣多殺無辜,宣具 以狀對,言水丘岑受臣旨意,罪不由之,願殺臣活岑。 使者以聞,有詔左轉宣懷令,令青州勿案岑罪。後特 徵宣為洛陽令。時湖陽公主蒼頭白日殺人,因匿主 家,吏不能得。及主出行,而以奴驂乘,宣於夏門亭候 之,乃駐車叩馬,以刀畫地,大言數主之失,叱奴下車, 因格殺之。主即還宮訴帝,帝大怒,召宣,欲箠殺之。宣 叩頭曰:願乞一言而死。帝曰:欲何言。宣曰:陛下聖德 中興,而縱奴殺良人,何以理天下乎。臣不須箠,請得 自殺。即以頭擊楹,流血被面。帝令小黃門持之,使宣 叩頭謝主,宣不從,彊使頓之,宣兩手據地,終不肯俯。 主曰:文叔為白衣時,臧亡匿死,吏不敢至門。今為天 子,威不能行一令乎。帝笑曰:天子不與白衣同。敕彊 項令出。賜錢三十萬,宣悉以班諸吏。由是搏擊豪彊, 莫不震慄。京師號為臥虎。歌之曰:枹鼓不鳴董少平。 《樊GJfont傳》:GJfont為天水太守。政嚴猛,好申韓法,善惡立斷。 人有犯其禁者,率不生出獄,吏人及羌胡畏之。道不 拾遺。行旅至夜,聚衣裝道傍,曰以付樊公。涼州為之 歌曰:游子常苦貧,力子天所富。寧見乳虎穴,不入冀 府寺。大笑期必死,忿怒或見置。嗟我樊府君,安可再 遭值。

《周紆傳》:周紆字文通,下邳徐人也。為人刻削少恩,好 韓非之術。少為廷尉史。永平中,補南行唐長。到官,曉 吏人曰:朝廷不以長不肖,使牧黎民,而性讎猾吏,志 除豪賊,且勿相試。遂殺縣中尤無狀者數十人,吏人 大震。遷博平令。收考奸臧,無出獄者。以威名遷齊相, 亦頗嚴酷,專任刑法,而善為辭案條教,為州內所則。 後坐殺無辜,復左轉博平令。建初中,為渤海太守。每 赦令到郡,輒隱閉不出,先遣使屬縣盡決刑罪,乃出 詔書。坐徵詣廷尉,免歸。

《黃昌傳》:昌字聖真,會稽餘姚人也。曉習文法,仕郡為 決曹。後拜宛令,政尚嚴猛,好發奸伏。人有盜其車蓋 者,昌初無所言,後乃密遣親客至門下賊曹家掩取 得之,悉收其家,一時殺戮。大姓戰懼,皆稱神明。 《陽球傳》:陽球字方正,漁陽泉州人也。拜尚書令。時中 常侍王甫、曹節等奸虐弄權,扇動外內,球嘗拊髀發 憤曰:若陽球作司隸,此曹安得容乎。光和二年,遷為 司隸校尉。王甫休沐里舍,球詣闕謝恩,奏收甫及中 常侍淳于登、袁赦、封GJfont、中黃門劉毅、小黃門龐訓、朱 禹、齊盛等,及子弟為守令者,奸猾縱恣,罪合滅族。太 尉段熲諂附佞倖,宜並誅戮。於是悉收甫、熲等送洛 陽獄,及甫子永樂少府萌、沛相吉。球自臨考甫等,五 毒備極。萌謂球曰:父子既當伏誅,少以楚毒假借老 父。球曰:若罪惡無狀,死不滅責,乃欲球假借邪。萌乃 罵曰:爾前事吾父子如奴,奴敢反汝主乎。今日困吾, 行自及也。球使以土窒萌口,箠朴交至,父子悉死杖 下。熲亦自殺。乃僵磔甫屍於夏城門,大署牓曰賊臣 王甫。盡沒入財產,妻子皆徙比景。球既誅甫,復欲以 次表曹節等,乃敕中都官從事曰:且先去大猾,當次 案豪右。權門聞之,莫不屏氣。諸奢飾之物,皆各緘縢, 不敢陳設。京師畏震。時順帝虞貴人葬,百官會喪還,曹節見磔甫屍道次,慨然抆淚曰:我曹自可相食,何 宜使犬舐其汁乎。今且俱入,勿過里舍也。節直入省, 白帝曰:陽球故酷暴吏,前三府奏當免官,以九江微 功,復見擢用。愆過之人,好為妄作,不宜使在司隸,以 騁毒虐。帝乃徙球為衛尉。時球出謁陵,節敕尚書令 召拜,不得稽留尺一。球被召急,因求見帝,叩頭曰:臣 無清高之行,橫蒙鷹犬之任。前雖糾誅王甫、GJfont熲,蓋 簡落狐狸,未足宣示天下。願假臣一月,必令豺狼鴟 梟,各服其辜。叩頭流血。殿上呵叱曰:衛尉扞詔耶。至 於再三,乃受拜。其冬,司徒劉郃與球議收案張讓、曹 節,節等知之,共誣白郃等。語已見陳球傳。遂收球送 洛陽獄,誅死,妻子徙邊。

《王吉傳》:王吉者,陳留浚儀人,中常侍甫之養子也。吉 少好誦讀書傳,喜名聲,而性殘忍。以父秉權寵,年二 十餘,為沛相。曉達政事,能斷察刑獄,發起奸伏,多出 眾議。課使郡內各舉奸吏豪人諸常有微過酒肉為 臧者,雖數十年猶加貶棄,注其名籍。專選剽悍吏,擊 斷非法。若有生子不養,即斬其父母,合土棘埋之。凡 殺人皆磔屍車上,隨其罪目,宣示屬縣。夏月腐爛,則 以繩連其骨,周遍一郡乃止,見者駭懼。視事五年,凡 殺萬餘人。其餘慘毒刺刻,不可勝數。郡中惴恐,莫敢 自保。及陽球奏甫,乃就收執,死於洛陽獄。

《晉書·苻堅載記》:堅僭位,以王猛為中書侍郎。時始平 多枋頭西歸之人,豪右縱橫,劫盜充斥,乃轉猛為始 平令。猛下車,明法峻刑,澄察善惡,禁勒強豪。鞭殺一 吏,百姓上書訟之,有司劾奏,檻車徵下廷尉詔獄。堅 親問之,曰:為政之體,德化為先,GJfont任未幾而殺戮無 數,何其酷也。猛曰:臣聞宰寧國以禮,治亂邦以法。陛 下不以臣不才,任臣以劇邑,謹為明君揃除兇猾。始 殺一奸,餘尚萬數,若以臣不能窮殘盡暴,肅清軌法 者,敢不甘心鼎鑊,以謝孤負。酷政之刑,臣實未敢受 之。堅謂群臣曰:王景略固是夷吾、子產之儔也。於是 赦之。

《姚泓載記》:尚書王敏、右丞郭播以刑政過寬,議欲峻 制,泓曰:人情挫辱,則壯厲之心生;政教煩苛,則苟免 之行立。上之化下,如風靡草。君等參贊朝化,弘昭政 軌,不務仁恕之道,惟欲嚴法酷刑,豈是安上馭下之 理乎。敏等遂止。

《晉·虞預·會稽典錄》:徐弘,字聖通,為山陰縣令。俗剛強 大姓兼并,弘到官誅剪奸桀,豪右斂手,商旅路宿,道 不拾遺。童歌之曰:徐聖通政無雙平,刑罰奸宄空。 《隋書·刑法志》:梁元帝即位,懲前政之寬,且帝素苛刻, 及魏師至,獄中死囚且數千人,有司請皆釋之,以充 戰士。帝不許,並令棒殺之。事未行而城陷。

陳宣帝即位,優借文武之士,崇簡易之政,上下便之。 其後政令既寬,刑法不立,又以連年北伐,疲人聚為 劫盜矣。

《魏書·刑罰志》:魏初,禮俗純朴,刑禁疏簡。宣帝南遷,復 置四部大人,坐王庭決辭訟,以言語約束,刻契記事, 無囹圄考訊之法,諸犯罪者,皆臨時決遣。神元因循, 亡所革易。穆帝時,劉聰、石勒傾覆晉室。帝將平其亂, 乃峻刑法,每以軍令從事。民乘寬政,多以違命得罪, 死者以萬計。於是國落騷駭。

《宋世景傳》:世景,廣平人。舉秀才,對策上第,拜國子助 教,遷彭城王勰開府法曹行參軍。勰愛其才學,雅相 器敬。高祖亦嘉之。遷司徒法曹行參軍。世景明刑理, 著律令,裁決疑獄,剖斷如流。尋加伏波將軍。行滎陽 太守。鄭氏豪橫,號為難治。濟州刺史鄭尚弟遠慶先 為苑陵令,多所受納,百姓患之。世景下車,召而謂之 曰:與卿親,宜假借。吾未至之前,一不相問,今日之後, 終不相捨。而遠慶行意自若。世景繩之以法,遠慶懼, 棄官亡走。於是寮屬畏威,莫不改肅。終日坐於廳事, 未嘗寢息。縣吏、三正及諸細民,至即見之,無早晚之 節。來者無不盡其情抱,皆假之恩顏,屏人密語。民間 之事,巨細必知,發奸摘伏,若有神明。嘗有一吏,休滿 還郡,食人雞豚;又有一幹,受人一帽,又食二雞。世景 叱之曰:汝何敢食甲乙雞豚,取丙丁之帽。吏幹叩頭 伏罪。於是上下震悚,莫敢犯禁。

《于洛侯傳》:于洛侯,代人也。以勞舊為秦州刺史,而貪 酷安忍。州人富熾奪民呂勝脛纏一具,洛侯輒鞭富 熾一百,截其右腕。百姓王隴客刺殺民王羌奴、王愈 二人,依律罪死而已,洛侯生拔隴客舌,刺其本,并刺 胸腹二十餘瘡。隴客不勝苦痛,隨刀戰動。乃立四柱 磔其手足,命將絕,始斬其首,支解四體,分懸道路。見 之者無不傷楚,闔州驚震,人情怨憤。百姓王元壽等 一時反叛。有司紏劾。高祖詔使者於州刑人處宣告 兵民,然後斬洛侯以謝百姓。

《胡泥傳》:泥,代人也。歷官至司衛監,賜爵永城侯。泥率 勒禁中,不憚豪貴。殿中尚書叔孫侯頭應內直而闕 於一時,泥以法繩之。侯頭恃寵,遂與口諍。高祖聞而 嘉焉,賜泥衣服一襲。出為幽州刺史,假范陽公。以北平陽尼碩學,遂表薦之。遷平東將軍、定州刺史。以暴 虐,刑罰酷濫,受納貨賄,徵還戮之。將就法也,高祖臨 太和殿引見,遣侍臣宣詔責之,遂就家賜自盡。 《李洪之傳》:洪之,本名文通,恆農人。以外戚為河內太 守,進爵任城侯,威儀一同刺史。河內北連上黨,南接 武牢,地險人悍,數為劫害,長吏不能禁。洪之至郡,嚴 設科防,募斬賊者便加重賞,勸農務本,盜賊止息。誅 鋤奸黨,過為酷虐。後為使持節、安南將軍、秦益二州 刺史。至治,設禁奸之制,有帶刃行者,罪與劫同,輕重 品格,各有條章。於是大饗州中豪傑長老,示之法制。 乃夜密遣騎分部覆諸要路,有犯禁者,輒捉送州,宣 告斬決。其中枉見殺者百數。洪之素非廉清,每多受 納。時高祖始建祿制,法禁嚴峻,司察所聞,無不窮糾。 遂鎖洪之赴京。高祖臨太華,庭集群官,有司奏洪之 受贓狼籍,又以酷暴。高祖親臨數之,以其大臣,聽在 家自裁。

《高遵傳》:遵,字世禮,渤海蓨人。遵性不廉清,在中書時, 每假歸山東,必借備騾馬,將從百餘。屯逼民家求絲 縑,不滿意則詬罵不去,彊相徵求。旬月之間,縑布千 數。邦邑苦之。遵既臨州,本意未弭,選召寮吏,多所取 納。其妻明氏家在齊州,母弟舅甥共相憑屬,爭求貨 利,嚴暴非理,殺害甚多。貪酷之響,帝頗聞之。及車駕 幸鄴,遵自州來朝,會有赦宥。遵臨還州,請辭,帝於行 宮,引見誚讓之。遵自陳無負,帝厲聲曰:若無遷都赦, 必無高遵矣。又卿非惟貪惏,又虐於刑法,謂何如濟 陰王,猶不免於法。卿何人,而為此行。自今宜自謹約。 還州,仍不悛革。齊州人孟僧振至洛訟遵。詔廷尉少 卿劉述窮鞫,皆如所訴。

《張赦提傳》:赦提,中山安喜人也。性雄武,有規畫。初為 虎賁中郎。時京畿盜魁自稱豹子、虎子,並善弓馬,遂 領逃連及諸畜收者,各為部帥,於靈丘、鴈門間聚為 劫害。至乃斬人首,射其口,刺人臍,引腸繞樹而共射 之,以為戲笑。其為暴酷如此。軍騎掩捕,久弗能獲,行 者患焉。赦提設防遏追窮之計,宰司善之,以赦提為 逐賊軍將。乃求驍勇追之,未幾而獲虎子、豹子及其 黨與。盡送京師,斬於闕下,自是清靜。其靈丘羅思祖 宗門豪溢,家處隘險,多止亡命,與之為劫。顯祖怒之, 孥戮其家。而思祖家黨,相率寇盜。赦提應募求捕逐, 乃以赦提為游徼軍將,前後擒獲,殺之略盡。因而濫 有屠害,尤為忍酷。既資前稱,又藉此功,除冠軍將軍、 幽州刺史,假安喜侯。赦提克己厲約,遂有清稱。後頗 縱妻段氏,多有受納,令僧尼因事通請,貪虐流聞。中 散李真香出使幽州,採訪牧守政績。真香驗案其罪, 赦提懼死欲逃。其妻姑為太尉、東陽王丕妻,恃丕親 貴,自許詣丕申訴求助,謂赦提曰:當為訴理,幸得申 雪,願且寬憂,不為異計。赦提以此差自解慰。段乃陳 列真香昔嘗因假而過幽州,知赦提有好牛,從索不 果。今臺使心協前事,故威逼部下,拷楚過極,橫以無 辜,證成誣罪。執事恐有不盡,使駕部令趙秦州重往 究訊。事狀如前,處赦提大辟。高祖詔賜死於第。將就 盡,召妻責之曰:貪濁穢吾者卿也,又安吾而不得免 禍,九泉之下當為仇讎矣。又有華山太守趙霸,酷暴 非理。大使崔光奏霸云:不遵憲度,威虐任情,至乃手 擊吏人,寮屬奔走。不可以君人字下,納之軌物,輒禁 止在州。詔免所居官。

《羊祉傳》:祉,字靈祐,太山鉅平人。性剛愎,好刑名。自當 官,不避彊禦,朝廷以為剛斷,時有檢覆,每令出使。好 慕名利,頗為深文,所經之處,人號為天狗下。及出將 臨州,並無恩潤,兵民患其嚴虐焉。

《崔暹傳》:暹,字元欽,本云清河東武城人也。性猛酷,少 仁恕。累遷平北將軍、瀛州刺史。貪暴安忍,民庶患之。 嘗出獵州北,單騎至於民村。井有汲水婦人,暹令飲 馬,因問曰:崔瀛州何如。婦人不知其暹也,答曰:百姓 何罪,得如此癩兒刺史。暹默然而去。

《酈道元傳》:道元,字善長,范陽人也。太和中,為尚書主 客郎。御史中尉李彪以道元秉法清勤,引為治書侍 御史。累遷輔國將軍、東荊州刺史。威猛為治,蠻民詣 闕訟其刻峻,坐免官。

《谷楷傳》:楷,昌黎人,濮陽公渾曾孫。稍遷奉車都尉。時 沙門法慶反於冀州,雖大軍討破,而妖帥尚未梟除。 詔楷詣冀州追捕,皆擒獲之。楷眇一目而性甚嚴忍, 前後奉使皆以酷暴為名。時人號曰瞎虎。

《北齊書·盧斐傳》:斐,字子章,范陽涿人也。性殘忍,以強 斷知名。世宗引為相府刑獄參軍。謂之云:狂簡,斐然 成章,非佳名字也。天保中,稍遷尚書左丞,別典京畿 詔獄,酷濫非人情所為。無問事之大小,拷掠過度,於 大棒車輻下死者非一。或嚴冬至寒,置囚於冰雪之 上;或盛夏酷熱,暴之日下。枉陷人致死者,前後百數。 又伺察官人罪失,動即奏聞,朝士見之,莫不重跡屏 氣,皆目之為盧校書。斐後以謗史,與李庶俱病鞭死 獄中。《隋書·刑法志》:帝猜忌,二朝臣寮,用法尤峻。御史監帥, 於元正日不劾武官衣劍之不齊者,或以白帝,帝謂 之曰:爾為御史,何縱捨自由。命殺之。諫議大夫毛思 祖諫,又殺之。左領軍府長史考校不平,將作寺丞以 諫麥GJfont遲晚,武庫令以署庭荒蕪,獨孤師以受蕃客 鸚鵡,帝察知,並親臨斬決。仁壽中,用法益峻,帝既喜 怒不恆,不復依準科律。時楊素正被委任,素又稟性 高下,公卿股慄,不敢措言。素于鴻臚少卿陳延不平, 經蕃客館,庭中有馬屎,又庶僕氈上樗蒱。旋以白帝, 帝大怒曰:主客令不灑埽庭內,掌國以私戲汗敗官 氈,罪狀何以加此。皆於西市棒殺,而榜棰陳延,殆至 於斃。大理寺丞楊遠、劉子通等,性愛深文,每隨牙奏 獄,能承順帝旨。帝大悅,並遣於殿庭三品行中供奉, 每有詔獄,專使主之。候帝所不快,則案以重抵,無殊 罪而死者,不可勝原。遠又能附楊素,每於塗中接候, 而以囚名白之,皆隨素所為輕重。其臨終赴市者,莫 不塗中呼枉,仰天而哭。越公素侮弄朝權,帝亦不之 能悉。

《庫狄士文傳》:庫狄士文,代人也。高祖受禪,拜貝州刺 史。法令嚴肅,吏人股戰,道不拾遺。有細過,必深文陷 害。發摘姦隱,長吏尺布升粟之贓,無所寬貸。得千餘 人而表之,上悉配防嶺南,親戚相送,哭泣之聲遍於 州境。至嶺南,遇瘴癘死者十八九,於是父母妻子唯 哭士文。士文聞之,令人捕捉,撾捶盈前,而哭者彌盛。 有京兆韋焜為貝州司馬,河東趙達為清河令,二人 並苛刻,惟長史有惠政。時人為之語曰:刺史羅剎政, 司馬蝮蛇瞋,長史含笑判,清河生喫人。上聞而嘆曰: 士文之暴,過於猛獸。竟坐免。

《田式傳》:式,字顯標,馮翊下邽人也。周明帝時,拜渭南 太守,政尚嚴猛,吏人重足而立,無敢違法者。遷本郡 太守,親故屏跡,請託不行。及高祖受禪,拜襄州總管, 專以立威為務。每視事於外,必盛氣以待其下,官屬 股慄,無敢仰視。有犯禁,雖至親昵,無所容貸。其女婿 京兆杜寧,自長安省之,式誡寧無出入。寧久之不得 還,竊上北樓,以暢羈思。式知之,笞寧五十。其所愛奴, 嘗詣式白事,有蟲上其衣衿,揮袖拂去之。式以為慢 己,立榜殺之。或寮吏姦贓,部內劫盜者,無問輕重,悉 禁地牢中,寢處糞穢,令其苦毒,自非身死,終不得出。 每赦書到州,式未暇讀,先召獄卒,殺重囚,然後宣示 百姓。其刻暴如此。

《燕榮傳》:榮,字貴公,華陰弘農人也。以功拜上柱國,遷 青州總管。榮在州,選絕有力者為伍伯,吏人過之者, 必加詰問,輒楚撻之,創多見骨。姦盜屏跡,境內肅然。 他州縣人經其界者,畏若寇讎,不敢休息。上甚善之。 後為幽州總管。榮性嚴酷,有威容,長吏見者,莫不惶 懼自失。范陽盧氏,代為著姓,榮皆署為吏卒以屈辱 之。鞭笞左右,動至千數,流血盈前,飲噉自若。嘗按部, 道次見叢荊,堪為笞捶,命取之,輒以試人。人或自陳 無咎,榮曰:後若有罪,當免爾。及後犯細過,將撾之,人 曰:前日被杖,使君許有罪宥之。榮曰:無過尚爾,況有 過耶。榜箠如舊。是時元弘嗣被除為幽州長史,懼為 榮所辱,固辭。上知之,敕榮曰:弘嗣杖十已上罪,皆須 奏聞。榮忿曰:豎子何敢弄我。於是遣弘嗣監納倉粟, 颺得一糠一秕,輒罰之。每笞雖不滿十,然一日之中, 或至三數。如是歷年,怨隙日搆,榮遂收赴獄,禁絕其 糧。弘嗣饑餒,抽衣絮,雜水咽之。其妻詣闕稱冤,上遣 考功侍郎劉士龍馳驛鞫問。奏榮虐毒非虛,又贓穢 狼籍,遂徵還京師,賜死。先是,榮家寢室無故有蛆數 斛,從地墳出。未幾,榮死於蛆出之所。

《趙仲卿傳》:仲卿,天水隴西人也。拜石州刺史。法令嚴 猛,纖微之失,無所容捨,鞭笞長吏,輒至二百。官人戰 慄,無敢違犯,盜賊屏息,皆稱其能。遷兗州刺史,未之 官,拜朔州總管。於時塞北盛興屯田,仲卿總統之。微 有不理,仲卿輒召主掌,撻其胸背,或解衣倒曳於荊 棘中。時人謂之猛獸。事多克濟。時有表言仲卿酷暴 者,上令御史王偉按之,並實,惜其功不罪也。因勞之 曰:知公清正,為下所惡。賜物五百段。仲卿益恣,由是 免官。仁壽中,檢校司眾卿。蜀王秀之得罪,奉詔往益 州窮按之。秀賓客經過之處,仲卿必深文致法,州縣 長吏坐者大半。上以為能,賞奴婢五十口,黃金二百 兩,米粟五千石,奇寶雜物稱是。

《崔弘度傳》:弘度,字摩訶衍,博陵安平人也。素貴,御下 嚴急,動行捶罰,吏人讋氣,聞其聲,莫不戰慄。所在之 處,令行禁止,盜賊屏跡。每戒其寮吏曰:人當誠恕,無 得欺誑。皆曰:諾。後嘗食鱉,侍者八九人,弘度一一問 之曰:鱉美乎。人懼之,皆云:鱉美。弘度大罵曰:傭奴何 敢誑我。汝初未食鱉,安知其美。俱杖八十。官屬百工 見之者,莫不流汗,無敢欺隱。時有屈突蓋為武侯驃 騎,亦嚴刻,長安為之語曰:寧飲三升酢,不見崔弘度。 寧茹三升艾,不逢屈突蓋。

《元弘嗣傳》:弘嗣,河南洛陽人也。開皇十四年,除觀州總管長史,在州專以嚴峻任事,吏人多怨之。二十年, 轉幽州長史。於時燕榮為總管,肆虐於弘嗣,每被笞 辱。弘嗣心不服,榮遂禁弘嗣於獄,將殺之。及榮誅死, 弘嗣為政,酷又甚之。每推鞫囚徒,多以酢灌鼻,或椓 杙其下竅,無敢隱情,姦偽屏息。

《王文同傳》:文同,京兆潁陽人也。性明辯,有幹用。開皇 中,以軍功拜儀同,尋授桂州司馬。煬帝嗣位,徵為光 祿少卿,以忤旨,出為恆山郡丞。有一人豪猾,每持長 吏長短,前後守令咸憚之。文同下車,聞其名,召而數 之。因令左右剡木為大橛,埋之於庭,出尺餘,四角各 埋小橛。令其人踣心於木橛,縳四支於小橛,以棒毆 其背,應時潰爛。郡中大駭,吏人相視懾氣。及帝征遼 東,令文同巡察河北諸郡。文同見沙門齋戒菜食者, 以為妖妄,皆收繫獄。比至河間,召諸郡官人,小有遲 違者,皆覆面於地而箠殺之。求沙門相聚講論,及長 老共為佛會者數百人,文同以為聚結惑眾,盡斬之。 又悉裸僧尼,驗有淫狀非童男女者數千人,將復殺 之。郡中士女號哭於路,諸郡驚駭,各奏其事。帝聞大 怒,遣使者達奚善意馳鎖之,斬於河間,以謝百姓,讎 人剖其棺,臠其肉而噉之,斯須咸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