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4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四十一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四十一卷目錄

 律令部彙考二十七

皇清律例二

祥刑典第四十一卷

律令部彙考二十七[编辑]

皇清[编辑]

《大清律附》
順治二年奏定
[编辑]

真犯死罪,決不待時。

陵遲處死:

刑律:

謀反及大逆,但共謀者,不分首從。

謀殺祖父母、父母及期親尊長、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父母,已殺者。

奴婢及雇工人謀殺家長及家長之期親外祖父母,已殺者,罪與子孫同。

妻妾因姦,同謀殺死親夫者。

妻妾謀殺故夫祖父母、父母,已殺者。

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者。

採生折割人者。

奴婢毆殺家長者。若故殺家長之期親及外祖父母者。

雇工人故殺家長及家長期親,若外祖父母者。妻妾故殺夫者。

弟妹故殺兄姊,若姪故殺伯叔父母、姑,及外孫故殺外祖父母者。

子孫毆祖父母、父母,及妻妾毆夫之祖父母、父母,殺者。

斬罪決不待時

戶律:

收父祖妾及伯叔母。

刑律:

謀反、大逆,祖父、父、子、孫、兄弟及同居之人,不分異姓及伯叔父兄弟之子,不限籍之同異,年十六以上,不論篤疾廢疾。

謀反、大逆,知情故縱隱藏者。

謀叛,但共謀者,不分首從。

逃避山澤,拒敵官兵者。

大祀神祇御用祭器等物,及饗薦玉帛之屬者。

制書及起馬御寶、

聖旨、起船符驗者。

乘輿服御物。

強盜得財者,不分首從。

以藥迷人圖財者,罪同強盜,不分首從。

強盜窩主造意分贓者,若共謀者,行而不分贓,及分贓而不行。

謀殺人因而得財者,同強盜,不分首從。

部民謀殺本屬知府、知州、知縣,軍士謀殺本管指揮、千戶、百戶,吏卒謀殺本部五品以上長官,已殺者。

謀殺祖父母、父母及期親尊長、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父母,已行者。

謀殺緦麻以上尊長,已殺者。

奴婢及雇工人謀殺家長,及家長期親、外祖父母,已行者。若緦麻以上親,已殺者,罪與子孫同。妻妾謀殺故夫之祖父母、父母,已行者。

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為從者。

採生折割人,為從者。

若已行,而未曾傷人者。

造畜蠱毒殺人及教令者。

造魘魅符書咒詛殺人者。

部民毆本屬知府、知州、知縣,軍士毆本管指揮、千戶、百戶,吏卒毆本部五品以上長官,死者。毆受業師,死者。

奴婢毆家長,死者。

雇工人毆家長,死者。

妻妾毆夫,死者。

卑幼毆本宗小功、大功、兄姊尊屬,死者。

弟妹毆兄姊,若姪毆伯叔父母、姑,及外孫毆外祖父母,死者。

子孫毆祖父母、父母,及妻妾毆夫之祖父母、父母者。

妻妾毆夫之期親以上尊長,死者。與夫毆同。

妻妾毆故夫之祖父母、父母者。

姦小功以上親,強者。

姦從祖祖母、姑在室、從祖伯叔母、從父姊妹、母之姊妹及兄弟妻、兄弟子妻,強者。

姦父祖妾、伯叔母、GJfont姊妹子孫之婦、兄弟之女及與和者。

奴及雇工人姦家長妻女者。

絞罪:決不待時

戶律:

兄亡收嫂,弟亡收弟婦者。

刑律:

謀叛知情,故縱隱藏者。若謀而未行,為首者。逃避山澤,不服追喚者。

部民謀殺本屬知府、知州、知縣,軍士謀殺本管指揮、千戶、百戶,吏卒謀殺本部五品以上長官,已傷者。

謀殺緦麻以上尊長,已傷者。

奴婢及雇工人謀殺家長之緦麻以上親,已傷者,罪與子孫同。

妻妾毆夫,至篤疾者。

卑幼毆本宗小功、大功、兄姊尊屬,篤疾者。弟妹毆兄姊,若姪毆伯叔父母、姑,外孫毆外祖父母,刃傷及折肢瞎一目者。

罵祖父母、父母,及妻妾罵夫之祖父母、父母者。妻妾罵故夫之祖父母、父母者。

子孫告祖父母、父母,妻妾告夫之祖父母、父母,誣者。

姦從祖祖母、姑在室、從祖伯叔母、姑、從父姊妹、母之姊妹及兄弟妻、兄弟子妻,及與和者。真犯死罪,監候,再審奏決:

斬罪:監候

吏律:

凡官員大臣,專擅選用者。

大臣親戚,非奉

特旨,除授官職者。

文官非有大功勳,所司朦朧奏請封公侯爵者。當該官吏及受封之人。

姦邪進讒言,左使殺人者。

犯罪該死,巧言諫免,暗邀人心者。

在朝官員,交結朋黨,紊亂朝政者。

刑部及大小各衙門官吏,不執法律,聽從上司官主使,出入人罪者。

諸衙門官吏與近侍人員,互相交結,漏泄事情,夤緣作弊,扶同奏啟者。

諸衙門官吏及士庶人等,上言宰執大臣德政者。

官吏人等,挾詐欺公,妄生異議,變亂成法者。棄毀

制書及起馬御寶、

聖旨、起船符驗、各衙門印信及夜巡銅牌者。

奏事及當該官吏,若有規避,增減緊關情節,朦朧奏准施行者。

聞知調兵討襲外番,及收捕反逆賊徒,機密大事漏泄於敵人者。

近侍官員,漏泄機密重事於人者。

增減官文書,因而失誤軍機者,無問故失。漏使印信,因而失誤軍機者。

戶律:

販私鹽,拒捕者。

禮律:

儀禮司將應朝見官員人等,留難不即引見者。百工技藝之人,應有可言之事,亦許奏

聞,各衙門但有阻當者。

兵律:

太廟、太社及宮殿射箭、放彈、投擲磚石,傷人者。

在京被極刑家屬,并經斷人,朦朧充當近侍,及宿衛守把。 皇城京城門禁者。

當該官司,聽囑及受財,容令充當者。

文武官、內官、廚子、校尉牌面偽造者。

貪取來降人財物,因而殺傷人,及中途逼勒逃竄者。

飛報軍情,隱匿不速奏

聞,因而失誤軍機者。

邊將取索軍器、錢糧等物,不即奏

聞,及不依式申報,因而失誤軍機者。

軍器、糧草臨敵缺乏,及承調遣,不依期策應,告報軍期違限,因而失誤軍機者。

軍臨敵境,托故違期三日不至者。

邊將不固守,及守備不設,因而失陷城寨者。與賊臨境望高巡哨之人,失於飛報,以致陷城

損軍者。

官軍臨陣先退,及圍困敵城而逃者。

軍人私出外境擄掠傷人,為首者。

於已附地面擄掠者,不分首從。

守禦官致有所部軍人反叛,棄城而逃者。牧民官激變良民,失陷城池者。

軍器輒棄毀者,二十件以上。

犯夜拒捕及打奪,因而毆人致死者。

境內姦細走透消息於外,及境外姦細入境內探聽事情,接引起謀之人。

將人口、軍器出境及下海,因而走泄事情者。實封公文,中途邀截取回者。

出使馳驛違限,因而失誤軍機者。

調遣軍馬及報軍務軍情文書,故不遣使給驛,因而失誤軍機者。

軍需管送違限,以致臨敵缺乏,失誤軍機者。刑律:

造讖緯、妖書、妖言及傳用惑眾者。

盜各衙門印信及夜巡銅牌者。

竊盜拒捕及殺傷人者。

因盜而姦者。

劫囚者。

私竊放囚人逃走,因而殺人者。

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及捕獲罪人。聚眾打奪,因而殺人,及聚至十人,為首者。

白晝搶奪,傷人者。

失火、行船遭風,搶奪,傷人者。

略誘略賣良人,因而殺人者。

卑幼發尊長墳塚,開棺槨見屍者。

若棄屍賣墳地者。

毀棄緦麻以上尊長死屍者。

子孫毀棄祖父母、父母及奴婢雇工人毀棄家長死屍者。

謀殺人造意者。

制命出使,而官吏謀殺,已殺者。

因姦同謀,殺死親夫者,姦夫。

用毒藥殺人者。

故殺者。餘條以故殺論者,准此。

故用蛇蝎毒蟲咬傷人,因而致死者。

庸醫故違本方,詐療疾病取財,因而致死,及因事故用藥殺人者。

因姦盜而威逼人致死者。

皇家袒免以上親而毆死者。

制命出使,而官吏毆之至死者。

吏卒毆本部六品以下長官、佐貳官、首領官,死者。

首領官及屬官佐貳官毆長官,死者。

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而毆死者。奴婢毆良人,死者。

奴婢毆家長之期親及外祖父母,傷者。

奴婢毆家長之緦麻、小功、大功親,死者。

雇工人毆家長之期親,若外祖父母,死者。雇工人毆家長之緦麻、小功、大功親,死者。妾毆正妻,死者。

毆妻之父母,死者。

卑幼毆本宗緦麻、及外姻緦麻、小功、大功、兄姊尊屬,死者。

妻妾毆夫之緦麻尊長至死者。

毆繼父至死者。

告謀反、叛逆,官司不即受理掩捕,以致聚眾攻陷城池,及劫掠人民者。

詐為

制書及增減者。

詐傳

詔旨者。

各衙門當該官吏,將奏准合行事理,妄稱奉

旨追問者。

偽造諸衙門印信及曆日符驗、夜巡銅牌、茶鹽引者。

詐假官假與人官者。

詐稱內使及內院、六部監察御史、按察司官,在外體訪事務,煽惑人民者。

近侍之人,在外詐稱私行體察事務,煽惑人民者。

姦緦麻親及妻,若妻前夫之女,及同母異父姊妹,強者。

姦從祖祖姑、出嫁從祖姑,強者。

男婦誣執親翁及弟婦誣執夫兄欺姦者。姦家長緦麻以上親及妻妾,強者。

放火延燒官民房屋及積聚之物,因而盜取財物者。

放火故燒官民房屋及公廨、倉庫,係官積聚之物者。

犯罪拒捕殺人者。

罪囚反獄在逃者。

故勘平人因而致死者。

死囚令人自殺,子孫為祖父母、父母,奴婢雇工人為家長者。

絞罪:監候

吏律:

棄毀官文書,事干軍機錢糧者。

戶律:

強奪良家妻女,姦占為妻妾者。

配與子孫弟姪家人者。

背夫逃走因而改嫁者。

稅糧違限一年之上不足,提調部糧官吏。以私債強奪人妻妾子女,因而姦占婦女者。禮律:

師巫假降邪神。

一應左道亂正之術,煽惑人民,為首者。

兵律:

擅入

御膳所及御在所者。

不係宿衛應直合帶兵杖之人,但持寸刃入

宮殿門內者。

車駕行而逃,百戶以上。

宮殿內營造至申時分,照數點出,其不出者。

至夜持杖入

殿門者。

內使私將兵器入

宮殿門內者。

太廟及宮殿射箭、放彈、投GJfont石者。

皇城者。

皇城門非時擅開閉者。

文武官、內官、廚子、校尉牌面,詐帶朝參及在外詐稱官員名號,有所求為者。

私使軍人出境,因而致死者。

或被賊拘執至三名者。

官軍征討私逃,再犯。

軍人在逃,三犯。

犯夜拒捕及打奪,因而毆人至折傷以上者。越渡沿邊關塞,因而出外境者。故縱同罪。將人口軍器出境及下海者。

刑律:

盜各衙門官文書,事干軍機錢糧者。

私竊放囚人逃走,因而傷人者。

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及捕獲罪人。聚眾打奪,因而傷人者。

殺人及聚至十人,下手致命者。

率領家人隨行打奪,家人亦曾傷人者。

竊盜三犯,掏摸罪同。軍人為盜三犯。

略誘略賣良人,因而傷人者。

發塚開棺槨見屍者。

竊盜一百二十兩以上者。

子孫於祖父母、父母,奴婢雇工人於家長墳墓內薰狐狸,燒屍者。

謀殺人從而加功者,若傷而不死,造意者。奉

制命出使,而官吏謀殺,已傷者。

姦夫自殺其夫,姦婦雖不知情。

鬥毆殺人者。餘條以鬥毆論者,依此。

同謀共毆人,因而致死,下手者。

以他物置人耳鼻,并孔竅中,及屏去人服食,至死者。

威逼期親尊長致死者。

皇家袒免以上親,而毆之篤疾者。

制命出使,而官吏毆之。及部民毆本屬知府、知州、知

縣,軍士毆本管指揮、千戶、百戶,吏卒毆本部五品以上長官,折傷者。

若毆六品以下長官、佐貳官、首領官,篤疾者。首領官及屬官、佐貳官,毆長官篤疾者。

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而毆至篤疾者。以威力制縛人,及私家拷打監禁,因而致死者。奴婢毆良人至篤疾者。

良人毆他人奴婢,若死及故殺者。

故殺緦麻、小功親奴婢者。

毆緦麻、小功、大功親雇工人,至死,及故殺者。奴婢過失殺家長者。

若毆家長期親及外祖父母者。

雇工人毆家長及家長之期親,若外祖父母,折傷者。

家長及家長之期親外祖父母,故殺雇工人者。妾毆正妻至篤疾者。

夫毆妻至死者。

毆妻之父母至篤疾者。

卑幼毆本宗緦麻及外姻緦麻、小功、大功、兄姊尊屬,至篤疾者。

尊長毆卑幼緦麻、小功、大功,至死者。

故殺同堂弟妹堂姪及姪孫者。

嫡繼慈養母殺子孫,致令絕嗣者。

妻毆卑屬至死者。

故殺夫之兄弟子者。

尊長毆卑幼之婦妾至死者。

毆妻前夫之子至死者。

奴婢罵家長者。

投匿姓名文書告言人罪者。

誣告人因而致死,隨行有服親屬一人者。誣告人死罪所誣之人,已決者。

詐為

制書及增減,未施行者。

詐為將軍、總兵官衙門、六部、都察院、都指揮使司、內外各衛指揮使司、守禦千戶所文書,套畫押字,盜用印信,及空紙用印者。

詐傳

皇后懿旨、

皇太子、親王令旨者。

私鑄銅錢者。匠人罪同。

強姦者,姦幼女十二歲以下者。

姦從祖祖姑、出嫁從祖姑者。姦親屬妾,強者。奴及雇工人姦家長之期親,若妻者。

失火延燒

宗廟及宮闕者。

犯罪拒捕毆人,至折傷以上者。

官吏懷挾私讎,故禁平人,因而致死者。

獄卒陵虐罪囚,剋減衣糧,因而致死者。

獄卒以金刃及他物與囚,致囚反獄及殺人者。官吏受財枉法,有祿人八十兩,無祿人一百二十兩。不枉法,有祿人一百二十兩以上。餘條以枉法論者依此。

雜犯死罪:准徒五年

斬罪:

戶律:

內府承運庫交割餘剩之物,朦朧擅將出外者。

禮律:

稱訴冤枉,借用印信封皮入遞,借者及借與者。刑律:

內府財物者。

監守自盜倉庫錢糧等物,不分首從,併臧論罪四十兩。餘條以監守盜論者,依此。

絞罪:

吏律:

軍官犯罪,不請

旨上議,當該官吏。

兵律:

車駕行處,軍民衝入儀仗內者。

衝入儀仗內,訴事不實者。

在京守禦官軍遞送逃軍妻女出京城者,逃軍買求者。

刑律:

常人盜倉庫錢糧等物,不分首從,併贓論罪八十兩。餘條以常人盜官物論者,依此。

塚先穿陷及未殯埋開棺槨見屍者。

邊遠充軍:

吏律:

官員乞養子詐冒承襲者。他人教令者。官司知而聽行者。

戶律:

詐稱軍人,不當軍民差役者。

寺觀庵院不許私自刱建增置,違者。

兵律:

不係宿衛應直合帶兵仗之人,但持寸刃入

皇城門內者。

門官、宿衛官軍故縱者。從

車駕行而逃者。

內使私將兵器進入

皇城門內者。

門官及守衛官失於GJfont檢者。

皇城門應閉而誤不下鎖者。

將帥擅調軍馬及所擅發與者。

若不即調遣會合,或不即申上司及鄰近衛所,不即發兵策應者。

上司及大臣將文書調遣將士,提撥軍馬者。非奉御寶

聖旨,不得擅離汛地,若軍官有改除別職,或犯罪取

發,如無奏奉

聖旨,亦不許擅動。違者。

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

軍人私出外境,擄掠傷人,為從者。

各處守禦官不守紀律,不操練軍士,及城池不完,衣甲器仗不整,再犯,小旗。

隄備不嚴,撫馭無方,致有所部軍人反叛者。親管指揮、千戶、百戶、鎮撫。

軍人關給軍器私賣者。

若私使出境,因而致死,或被賊拘執者。

本管官吏容隱不舉,及虛作逃亡報官者。軍官、軍人聽從公侯役使,及不出征時,輒於公侯門首伺立者。

從征守禦官軍人在逃,再犯者。

在京各衛各處守禦城池軍人在逃,再犯。各處守禦及屯田官軍,遞送逃軍妻女者,逃軍買求者,守門之人知情故縱者。

刑律:

誣告充軍者,民告抵充軍役,軍告者

內外各衛指揮、千戶、百戶、鎮撫、小旗不得接受公侯所與金銀段匹衣服糧米錢物,若受者。充軍:

名例:

軍官有犯私罪,該徒流者,照依地里遠近發各衛。

軍官、軍人犯罪該徒五等,皆發二千里內衛分。流三等,照依地里遠近發各衛。

殺死軍人者,依律處死,仍將正犯餘丁抵數。在京軍民,若犯杖八十以上者,軍發外衛。吏律:

守禦去處,千百戶鎮撫有缺,具本奏

聞選用。若先行委人權管,希望實授者,當該官吏各

罷職役。

戶律:

跟隨官員隱蔽差役者。

兵律:

內使出入,不服搜檢者。

軍人不親出征,雇倩人冒名代替者。替身收籍,正身依舊各充軍。

邊將私令軍人於外境,擄掠人口財物者。軍人出征獲到馬匹,軍官賣者。

軍官私賣軍器者。

管軍百戶及總旗、小旗、軍吏,縱放軍出百里之外買賣,或種田土,或隱占在已使喚,空歇軍役罪止者。若小旗、總旗、百戶縱放軍人,本管指揮、千戶、鎮撫當該首領官吏故縱不舉,及指揮、千戶、鎮撫故縱軍人,百戶、總小旗知而不首告者。軍官、軍人從軍征討,私逃還家,及逃往他所,再犯,在京各衛各處守禦城池軍人在逃,三犯。知情窩藏者,本管目頭知情故縱者。

在京各衛軍人在逃,初犯者。

不行用心鈐束,小旗名下逃去五名者。

軍出百里之外,不給引者,以逃軍論。

刑律:

起發充軍囚徒,中途在逃。押解人、長押官故縱者。

應充軍囚徒斷決後,限外無故稽留不送,因而在逃者。就將提調官吏抵犯人之罪發遣。附真犯死罪充軍為民例:

凌遲處死:

一、在外衙門,如有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者,巡按御史會審情真,即單詳到院,院寺即行單奏決。單到日,御史即便處決。如有監故在獄者,仍戮其屍。

一、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為首。監故者,仍剉碎死屍梟示。

一、義子過房在十五歲以下,恩養年久。或十六歲以上,曾分有財產,配有室家。若於義父母及義父之祖父母、父母有犯,即同子孫取問如律。若過房雖在十五以下,恩養未久。或十六以上,不曾分有財產,配有室家。及於義父之期親并外祖父母有違犯者,以雇工人論。義子之婦,亦

依前擬歲數。如律科斷,從謀故殺毆罵,凌遲斬絞各條下科斷。

一、官民之家,凡倩工作之人,立有文券,議有年限者,以雇工人論。止是短雇月日,受值不多,依凡論其財買。義男如恩養年久,配有室家者,照例同子孫論。如恩養未久,不曾配合者,士庶之家依雇工人論,縉紳之家比照奴婢律論。從謀故殺毆罵,凌遲斬絞各條下科斷。

斬罪:無立決字樣者,俱監候。照例處斷者,查照所比之例施行戶例:

一、凡豪強鹽徒聚眾至十人以上,撐駕大船,張掛旗號,擅用兵杖響器,拒敵官兵,若殺人及傷三人以上者,比照強盜。已行得財者,律皆斬,為首者仍梟首示眾。其雖拒敵,不曾殺傷人,為首者依律處斬。若止十人以下,原無兵杖響器,遇有追捕拒敵,因而傷二人以上者,為首坐以斬罪。

一、凡偽造鹽引印信,賄囑運司吏書人等,將已故并遠年商人名籍中鹽來歷,填寫在引,轉賣誆騙財物。為首者,依律處斬。

一、外國差使赴京

朝貢,官軍民人等與交易,止許光素紵絲絹布衣

服等件。不許將一應兵器并違禁銅鐵等物。違者,處以極刑。

兵例:

一、臨陣若擅殺平人,及被難逃回人口,冒作賊級報功者,俱以故殺論。

一、若打造違式海船,賣與外國人圖利者,比依將應禁軍器下海,因而走泄事情律,處斬,仍梟首示眾。

一、官員軍民人等,私將應禁軍器,賣與外國人圖利者,比依將軍器出境,因而走泄事情者律,各斬為首者,仍梟首示眾。

一、官民人等擅造二桅以上違式大船,將帶違禁貨物下海,前往番國買賣,潛通海賊,同謀結聚,及為嚮導,劫掠良民者,處斬。

一、沿邊沿海腹裡都司衛所,自住一城,及與府州縣同住一城。但遇賊寇攻城,不行固守,或先期避出,或臨時棄去,致賊入城。及守備不設,為賊掩襲而入。殺虜男婦三十人以上,焚燒官民房屋者,都司并各該城分衛所掌印、與專一捕盜官,俱比照守邊將帥失陷城寨者律,斬。其同住府州縣掌印、與專一捕盜官,不行固守,而輒棄去失陷者,亦比問斬罪。若兩縣與衛所同城者,止以賊從某縣所管城分入城,其掌印與專一捕盜官,各照前治罪。若各城原無設有都司衛所,而府州縣職守專城,但有前項失事者,不分不行固守,棄去,及守備不設,各掌印與專一捕盜官,俱比照守邊將帥失陷城寨者律,斬。若兩縣同在府城,止以賊從某縣所管城分入城,其掌印與專一捕盜官,各照前比問斬罪。刑例:

一、盜

乘輿服御物者,仍作真犯死罪,依律議擬。

一、

皇陵山前山後,各有禁限。若有盜砍樹株者,驗實真正

樁楂,比照盜大祀

神御物,斬罪,奏

請定奪。取土取石、開窯燒造、放火燒山者,俱照前

擬斷。

一、沿邊沿海盜銀二百兩,糧四百石,草八千束,錢帛等物值銀二百兩以上。漕運錢糧有盜銀三百兩,糧六百石以上,監守盜者。

一、強盜殺傷人,放火燒人房屋,姦污人妻女,打劫牢獄倉庫,及干係城池衙門,并積至百人以上,不分曾否傷人,俱隨即奏

請審決,梟首示眾。

一、嚮馬強盜,執有弓矢軍器,白日邀劫道路,贓證明白。俱不分人數多寡,曾否傷人,依律處決。於行劫處所,梟首示眾。

一、同居卑幼,將引他人盜己家財物,如係強劫,比依各居親屬行強盜,卑幼犯尊長,以凡人論斬罪,奏

請定奪。

一、糾眾發塚起棺,索財取贖者,比強盜得財。一、各處無籍之徒,引賊劫掠,以復私讎,探報消息,致賊逃竄。比照奸細律條處斬,本犯梟首。一、各處無籍之徒,引賊劫掠復讎,探報消息,致賊逃竄者,本犯梟首。

一、凡子孫威逼祖父母、父母,妻妾威逼夫之祖父母、父母至死者,俱比毆者律奏

請定奪。

一、若盜及棄毀、偽造總督、巡撫、審錄、勘事、提學、兵備、屯田、水利等官

欽給關防,悉與印信同科。偽造及棄毀盜,皆斬。

一、廣西、雲貴、湖川等處,但有冒籍生員食糧起貢,及買到土人倒過所司起送公文,頂名赴吏部投者,若已受職,依律問擬詐假官死罪。一、有私自淨身者,本身并下手之人處斬。一、各邊倉場,若有故燒係官錢糧草束者,挐問明白,正犯梟首示眾。

一、凡問發充軍人犯逃回,原犯真犯死罪,免死充軍者,俱照原問死罪處決。

絞罪:無立決字樣者,俱監候。照例處斷者,查照所比之例施行戶例:

一、凡強奪良家妻女,賣與他人為妻妾,及投獻

王府并勳戚勢豪之家者,比照強奪良家妻女,姦

占為妻妾,絞罪,奏

請定奪。

一、凡鹽徒聚眾止十人以下,原無兵仗響器,遇有追捕拒敵,因而傷人至二命者,下手之人,比照官司捕獲罪人,聚眾中途打奪下手者,坐以絞罪。

兵例:

一、軍官、軍人遇有征調,點選已定,至期起程,避難在逃,依律問斷。其征期已過,編發宣府、獨石等處沿邊墩臺哨瞭半年,還職著役。若仍出征及哨瞭在逃者,依從征私逃再犯者律,處絞。一、在京在外守禦城池軍人,在逃三次,依律處絞。

一、私自販賣硫黃、焰硝賣與外國人,不拘多寡,比照私將軍器出境律條坐罪。

刑例:

一、凡盜

內府財物,及監守常人盜倉庫錢糧等物,三次犯

罪者,不分革前革後,俱比照竊盜三犯,併論次數,奏

請定奪。

一、沿邊沿海盜銀二百兩,糧四百石,草八千束,錢帛等物值銀二百兩以上。漕運錢糧有盜銀三百兩,糧六百石以上,常人盜者。

一、竊盜初犯,刺右臂。革後再犯,刺左臂。若兩臂俱刺,赦後又犯,准三犯論,還將所犯赦前赦後,明白開奏定奪。

一、將腹裡人口,用強略賣與境外土官、土人、峒寨去處圖利。除殺傷人律該處死外,中間罪不至死者,比依將人口出境律,絞。

一、妻妾威逼夫致死者,比妻毆夫至篤疾者律,絞,奏

請定奪。

一、軍民人等威逼本管官致死,為首者。

一、鬥毆傷人,辜限內不平復,延至限外而死,情真事實者。仍擬死罪,奏

請定奪。

一、誣告人因而致死,被誣之人委係平人,及因拷禁身死者,比依誣告人因而致死,隨行有服親屬一人絞罪,奏

請定奪。

一、凡盜用總督、巡撫等官

欽給關防,俱照各官本衙門印信擬罪,皆絞。

一、凡問發充軍人犯逃回,原犯真犯死罪,免死充軍者,照依原問死罪,處決。

一、原犯雜犯死罪以下充軍者,若犯至三次,通係著伍以後者,即依守禦官軍律,絞。其有在逃遇宥者,三犯,亦併論擬絞,奏

請定奪。

永遠充軍:

名例例:

一、管莊佃僕人等,占守水陸關隘,抽分掯取財物,挾制把持害人者,都發邊衛永遠。

一、撥置王府軍民人等充軍,逃回再犯者,極邊煙瘴永遠。

吏例:

一、罷閒官吏,在京潛住,有擅出入禁門交結者,煙瘴永遠。

戶例:

一、沿邊軍民人等,躲避差役,逃入上番峒寨潛住者,邊衛永遠。

一、軍民人等將爭競不明,并賣過及民間起科。僧道將寺觀各田地,朦朧投獻

王府,及內外官豪勢要,捏契典賣者。山東、河南及

直隸各空閒地土,聽民儘力開耕,永不起科。若

有占奪投獻者,俱邊衛永遠。

一、在京在外并各邊收放糧草,若職官子弟、積年光棍,跟子買頭小腳伴當人等,三五成群,搶奪籌斛,占堆行概等項,打攪倉場,及欺陵官攢,或挾詐運納軍民財物,徒以上與再犯,杖以下,屬軍衛者邊衛,屬有司者附近,俱永遠。

一、在京刁徒光棍,訪知鋪行但與解戶交關價銀,輒便邀集黨類數十為群,入門噪鬧,指為攬納,捉要送官。其家畏懼罪名,厚賂買滅,所費錢物出在解戶,以致錢糧累年不完者。照打攪倉場例。

一、捏稱

皇店在於京城內外,邀截客商,掯勒財物者,極邊永

遠。

兵例:

一、川廣雲貴陝西等處,但有漢人交結外國人,互相買賣,借貸,誆騙財物,惹釁及潛住苗寨,教誘為亂,貽患地方者,俱邊衛永遠。

一、沿海守把海防武職,聽受通番土俗哪噠,報水分利,金銀至一百兩以上,許令船貨入港,串同交易,貽患地方,及引惹番賊海寇出沒,戕殺居民。除真犯死罪外,比照川廣雲貴陝西等處漢人交結外國人事例,邊衛永遠。

一、黃船附撘客貨,及夾帶私物者,小甲客商人等俱極邊永遠。

刑例:

一、倉庫錢糧,若宣、大、甘、寧、榆、遼、四川建、松、廣西、貴州并各沿邊沿海去處,監守盜糧四十石,草八百束,銀二十兩,錢帛等物值銀二十兩以上。常人盜倍之,俱邊衛永遠。

一、在京衙門漕運并京、通、臨、淮、徐、德六倉,監守盜糧六十石,草一千二百束,銀三十兩,錢帛等物值銀三十兩以上。常人盜倍之。腹裡但係撫按等官查盤去處,監守盜糧一百石,草二千束,銀五十兩,錢帛等物值銀五十兩以上。常人盜倍之。各處徵收在官,應該起解錢糧,有侵盜者,俱照腹裡例擬斷。

一、將自己及他人騎操官馬盜賣,至五匹及三犯以上,屬軍衛者極邊,屬有司者邊衛,各永遠。一、將良民誣指為盜,及寄買賊贓,捉挐拷打,嚇詐財物。或以起贓為由,沿房搜檢,搶奪財物,淫辱婦女。除真犯死罪外,不分首從,邊衛永遠。一、設方略誘娶良人與略賣良人子女,三犯者,不分革前革後。

一、將腹裡人口,用強略賣與境外土官、土人、峒寨去處圖利,為從者,邊衛永遠。原係邊衛者,改發極邊。

一、威逼人致死一家三命以上者。

一、聚眾執持兇器傷人,及圍繞房屋,搶檢家財,棄毀器物,姦淫婦女。除真犯死罪外,徒以上,不分首從,邊衛永遠。

一、沿邊地方總兵、副、參、遊擊、守備、都司、衛所官員,但有科斂及扣減入己,贓私三百兩以上,邊衛永遠。

一、描摸印信,行使誆騙財物,犯該徒罪以上,邊衛永遠。

極邊煙瘴邊遠沿海邊外充軍:

名例例:

一、太常寺、光祿寺廚役逃三次以上,口外。吏例:

一、軍職應襲兒男弟姪,勘明繳報兵部,原告又行捏詞奏告,屬有司者,邊外。

一、誘賣各邊軍丁者,極邊。

一、土官襲替,其通事人等及逃流軍、囚客人撥置土官親族不該承襲之人,爭襲劫奪讎殺者。俱極邊煙瘴。

戶例:

一、軍戶子孫另開戶籍,或以別府州縣入贅寄籍,及買囑原籍官吏里書人等,捏作丁盡戶絕回申者,煙瘴。

一、強種屯田五十畝以上,不納籽粒。民發邊外。一、大同、山西、宣府、延、寧、遼、薊、紫荊、密雲等邊官旗軍民人等,擅將應禁林木,砍伐販賣者,煙瘴。一、將妻妾作姊妹,及將拐帶不明婦女,或將親女并居喪姊妹,嫁賣與人,騙財之後,設詞託故,公然領去。或瞰起程中途,聚眾行兇,邀搶人財。民發邊外。

一、興販私茶潛住邊境,與外番交易。及在腹裡販賣,與進

貢回還外國人者。不拘斤數,連知情歇家、牙保,俱

煙瘴。

一、陝西、洮河、西寧等處冒頂番名,將老弱不堪馬二匹以上,中納支茶者,軍調別處極邊。一、勢豪舉放私債,交通運糧官,擅挐官軍綁打,強將官糧准還私債。屬有司者,邊外。

禮例:

一、官吏軍民僧道人等來京,妄稱諳曉扶鸞、禱聖、書符、咒水,一切左道亂正邪術,煽惑人民,為從者。及稱燒煉丹藥,出入內外官家,或擅入

皇城,夤緣作弊,希求進用。屬有司者,邊外。

一、左道惑眾燒香集徒,夜聚曉散,為從者。及稱為善友求討布施,至十人以上。并軍民人等窩藏接引,或寺觀容留剃簪,探聽境內事情,誘捨應禁鐵器。屬有司者,邊外。

一、文職官吏人等,若父母見在,詐稱死亡者。發邊外獨石等處。

兵例:

一、臨陣強奪他人首級報功,旗降原役一級。係邊衛者,調極邊衛分。

一、各處備倭貼守,其把總等官,縱容舍餘人等,代替正軍,調沿海衛分。

一、賊擁大眾入寇,官軍卒遇交鋒,傷擄數十人之上,不曾擄去大眾。或被賊白晝夤夜突入境內,搶掠頭畜衣糧數多,不曾殺擄軍民者。俱問守備不設,被賊入境擄掠人民本律,邊遠。若交鋒入境,損傷擄殺四五人,搶去頭畜衣糧不多者,亦問前罪。

一、沿邊、沿海、腹裡府州縣與衛所,同住一城內,州縣掌印與專一捕盜官,若在城同守,止因防禦不固,失陷者。比照守邊將帥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者律,邊遠。若兩縣與衛所同住一城者,止以賊從某縣所管城分入城,其掌印與專一捕盜官,各照前治罪。其餘衛所府州縣佐貳、首領官,但分有守城汛地,致賊於所守去處,攻打掩襲入城者。若各城原無設有都司衛所,而府州縣職守專城,但有前項失事,佐貳、首領官但分有守城汛地,被賊於所守去處入城,并各州縣自來不曾設有城池,被賊攻入劫殺焚燒者,其守巡兵備官駐劄該城,先期托故遠出,臨時潛蹤避匿,及守備不設,以致失陷者,亦比照守邊將帥,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律。

一、各邊關堡墩臺等項守備去處,官軍用錢買閒者,官調極邊。若原在關軍人逃回潛住,及夤夜回家輪班不去者。

一、各處總兵官并分守、守備等官,精選能通書筭軍餘各一名,其餘號稱主文,干預書辦者,調極邊。

一、官吏旗校舍餘軍民人等,為事問發為民,來京潛住,原係邊外者,發邊外充軍。

一、各邊將官并管軍頭目,私役及軍私出境外,釣豹捕鹿,砍木掘鼠等項,并守把之人知情故縱,官旗軍吏扶同隱蔽者。俱調煙瘴地面軍丁充軍。

一、各邊夜不收出境探賊,若與外國人私易貨物者。除真犯死罪外,調廣西煙瘴。

一、司府州縣起解備用馬匹,若馬販交通官吏、醫獸人等,兜攬作弊,再犯累犯者,極邊。

一、大同三路旗軍,將不堪馬匹通引收買,詭令伴當人等,情囑守備等官,俵與軍士,通同醫獸作弊,多支官銀者,調極邊。

一、各處解軍,若長解縱容在家遷延,違限一年之上,正犯原係邊衛,發極邊。

一、馬快船隻附搭客貨,及夾帶私物者,小甲客商人等俱邊外充軍。

刑例:

一、號稱喇虎等名,白晝撒潑,口稱

聖號。及總甲、快手應捕人等,指巡捕勾攝,毆打平人,

搶奪財物。初犯一次,屬有司者,發邊外。

一、盜掘礦沙,持仗拒捕者,不論人數礦數多寡,不分首從,俱邊遠。

一、誆騙聽選官吏、監生人等財物者,煙瘴。若官吏、監生人等央浼營幹被騙者,亦照前例。一、因事聚眾,將本管官毆打綁縛,不分首從,屬軍衛者,極邊。若止是毆打,為首者俱照前。一、在京在外無籍之徒,投托勢要,作為心腹,誘引生事,綁縛平民,在於私家拷打,脅騙財物者,煙瘴。

一、擅入

午門、長安等門內,叫訴冤枉,奉

旨勘問涉虛者,邊外。

一、兄與伯叔謀奪弟姪財產、官職等項,故殺。屬有司者,邊外。

一、各處刁軍、刁民,挾制官吏,陷害良善,起滅詞訟,結黨捏詞,纏告把持官府,不得行事等項。若原係充軍邊外為民者,發極邊。

一、文武官吏人等,妄奏冤枉,摭拾原問。官員勘虛,原為民者,發邊外。原問充軍者,發極邊。一、驀越赴京及撫按、按察司奏告叛逆等事不實,并全誣十人以上。屬有司者,邊外。

一、刁徒身背黃袱,頭插黃旗,口稱奏訴,挾制官吏,不干己事。屬有司者,邊外。

一、將本狀用財雇寄與人赴京奏訴者,并兜攬受雇受寄之人。屬有司者,邊外。

一、沿邊地方總兵、副、參、遊擊、守備、都司、衛所官員,但有科斂及扣減入己,贓二百兩以上,調煙瘴地面充軍。其沿海地方有犯,亦照前例科斷。應改調及充軍者,俱邊遠。

一、起解軍士,捏買偽印批迴者。原係邊衛,調極邊。

一、廣西、雲貴、湖川等處,冒籍生員,若買到土人過倒所司公文,頂名赴部者,邊外。

一、私自淨身并下手之人處斬,全家邊遠。一、軍犯逃回,原犯雜犯死罪以下充軍者,極邊。一、問發延慶、保安二州為民,在逃者,改發自在、安樂二州。若自在、安樂二州逃回在逃者,發極邊充軍,遇

赦不宥。

一、法司問斷過各處進本等項人犯,發各衙門程遞。其押解人役,若擅加杻鐐,非法亂打,搜檢財物,剝脫衣服,逼致死傷。及受財故縱,并聽憑狡猾之徒,買求殺害。除真犯死罪外,徒以上,屬有司者,

充軍。

邊衛:

名例例:

一、

王府設謀,撥置旗校舍餘人等。

一、

郡王、將軍、中尉,凡有奏請啟

王參詳後奏。如違,齎奏人員。若故違

祖訓,親身赴京奏擾者。跟隨之人,其無籍之徒,誆財物

來京交通,歇家打點,例不該行事務者。

一、

王府人役,假借威勢,侵占民田,攘奪財物,致傷人

命。除真犯死罪外,徒以上。

一、

王府祿米,本府旗校官莊人等干預撥置,折收銀

兩,多收米麥,索要財物,及邀截納戶,用強兌支,併擅自差人下府州縣,催徵騷擾者。杖以上。一、投充

王府及鎮守、總兵及在京功臣戚里勢豪之家,作

為家人、伴當,事干赫騙財物,撥置打死人命,強占田地。情重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

一、樂工縱容女子,擅入

王府及容留貝勒、貝子、公在家行姦,并軍民旗校

人等,與貝勒、貝子、公賭博,及擅入府內,教誘為非者。

一、強盜聚眾至十人,及行劫累次,係小功以下親首告。

一、自首強盜,除重罪定例不准自首外,其餘曾傷人,隨即平復不死者。放火燒空房,及田場積聚物者。

吏例:

一、不由銓選推舉,徑自朦朧奏

請,希求進用。夤緣奔競,乞

恩傳奉等項,阻壞選法者。旗軍舍餘調邊衛。

一、軍職考選,其刁潑之徒,不得與選,輒生事端,教唆陷害已選官員者。軍調邊。

一、軍職襲替不由軍功,例該減革,卻行捏奏兵部官吏,阻壞選法者。調邊衛。

一、軍職應襲兒男弟姪,勘明繳部,原告又行捏詞奏告。屬軍衛者,調邊衛。

一、軍職異姓買襲之人。

一、應襲舍人,父在,詐稱死亡襲職者。

一、主文書筭、快手、皂隸、總甲、門禁、庫子人等,久戀衙門,說事過錢,把持官府,飛詭稅糧,起滅詞訟,陷害良善,及賣放強盜,誣執平民為從,事發有顯跡者。軍旗若里書飛詭稅糧二百石以上者。

一、旗軍受財代替夾帶傳遞,及縱容不舉。捉挐者,調邊衛。若冒頂正軍入場看守,屬軍衛者。一、文職舉貢官,恩例監省祭印承罷革,例不入選,買求圖選,已除授者。

一、在京在外軍民人等,與

朝貢外國人私通往來,投托管雇,撥置害人,因而

透漏事情者。

戶例:

一、漢人冒詐番人者。

一、強種屯田五十畝以上,不納籽粒,旗軍、軍丁人等。

一、屯田人等將屯田典賣與人,至五十畝以上,與典主買主各不納籽粒者。

一、西山一帶密邇京師地方,凡內外官豪勢要之家,私自開窯賣煤,鑿山賣石,立廠燒灰者。一、陝西、榆林等處近邊地土,各營堡草場界限明白。敢有私移條款,盜耕草場,及越出邊牆界石種田者。軍民係外處發榆林衛,本處發甘肅衛。

一、將妻妾作姊妹,及將拐帶不明婦女,或將親女并居喪姊妹,嫁賣與人,騙財之後,設詞托故,公然領去。或瞰起程,中途聚眾行兇,邀搶人財。除真犯死罪外,屬衛者。

一、大戶不納秋糧二百石以上。

一、糧草軍需,但有包攬誆騙,事發,三箇月不完者,經年不完者,仍枷號一箇月。各邊武職主使家人、伴當跟隨交結人員,挾勢攬納作弊,聽使之人。

一、各處司府州縣,并各鈔關解到布絹銀錢等項,赴部送甲字等庫驗收。若有指稱權貴名色,掯勒解戶,誆詐財物者。不分軍民匠役。

一、漕運跟官書算人等,科索軍人財物入己,至二十兩以上。

一、各邊召商上納糧草,若內外勢要官豪家人,詭名占窩,轉賣取利者。

一、豪強鹽徒聚眾至十人以上,撐駕大船,張掛旗號,擅用兵仗響器,拒敵官兵。不曾殺傷人,為從者。

一、越境興販官私引鹽至三千斤以上,原係腹裡衛所者,其客商收買餘鹽,買求掣摯,巡捕官乘機興販至三千斤以上,亦照前例。

一、兩淮等處運司商人,不曾納銀,故捏守支年久等項,虛詞奏擾者。

一、偽造鹽引印信,賄囑運司吏書人等,將已故并遠年商人名籍中鹽來歷,填寫在引,轉賣誆騙財物。為從并經紀牙行、店戶、運司吏書一應知情人等,但計贓滿數者,不拘曾否支鹽出場。一、各運司總催該管鹽課納完,方給通關。若買囑官吏,并覆盤委官,指倉指囤,符同作弊者。一、各處鹽場無籍之徒,把持官府,詐害客商,犯徒以上,及再犯杖以下者。

一、私茶有興販夾帶五百斤的,照私鹽例。一、私茶在西寧、甘肅、洮河販賣者,三百斤以上。若守備、把關巡捕等官,自行興販私茶通番者。一、做造假茶五百斤以上,本商并轉賣之人,原係腹裡衛所者。店戶窩頓一千斤以上。

一、勢豪舉放私債,交通運糧官,挾勢擅挐官軍,綁打陵辱,強將官糧准還私債。屬軍衛者。一、會同館內外四鄰軍民人等,代外國人收買違禁貨物者。

一、客商輻輳去處,若牙行及無籍之徒,誆賒貨物。若監追年久,無還,累死客商。屬軍衛者。一、楊村、蔡村、河西務等處,如有用強攔截民運糧船,在家包雇車輛,逼勒多出腳錢者。

禮例:

一、僧道軍民人等,於各寺觀神廟,刁姦婦人,因而引誘逃走,或誆騙財物者。

一、官吏軍民僧道人等,來京妄稱諳曉扶鸞、禱聖、書符、咒水一切左道亂正邪術,煽惑人民。為從者,及稱燒煉丹藥出入內外官家,或擅入

皇城,夤緣作弊,希求進用。屬軍衛者。

一、左道惑眾之人,或燒香集徒,夜聚曉散,為從者。又稱為善友求討布施,至十人以上,并軍民人等不問來歷,窩藏接引。或寺觀住持容留剃簪,探聽境內事情,及被誘軍民捨與應禁鐵器等項。屬軍衛者。

兵例:

一、

皇城各門各鋪上直守衛,該管官旗鈐束不嚴,及

容情,故縱所管軍人離直,點視不到,十名以上者,小旗降軍,調邊衛。若受財賣放者,不分人贓多寡,降調。其留守五衛各該直宿官旗軍人,點視不到三次以上者,問發邊衛差操。

一、

聖駕出郊,衝突儀仗,妄行奏訴者,追究主使教唆捏

寫本狀之人。

一、各衛直宿軍職使令上直軍人、內官使令上直校尉,各懸帶銅牌,出百里之外,營幹私事者。軍人校尉。

一、臨陣報有斬獲賊級,若用錢買者、賣者。軍發邊衛。若強奪他人首級冒報功次者,軍照前例發遣,旗降一級,外衛調邊衛。

一、在京在外各都司衛所,勾到新軍,官吏、旗甲如有勒要財物,逼累在逃者。不問指揮、千百戶、鎮撫,俱照賣放正軍事例,計所逃人數多寡,降級充軍。

一、輪操軍人、軍丁,沿途劫奪人財,殺傷人命,占奪車船,作踐田禾等項,許被害之人赴所在官司具告,挐解兵部,轉送法司究問。除真犯死罪外,杖以上。

一、各處京操官,故行不肯赴操者,撫按鎖解兵部發操。若抗違不服,參奏問調邊衛。

一、鳳陽、山東、河南各都司衛所,將原額京操軍全班不到者,掌印領班、劄付官降調邊衛。一、各處總兵、協守、遊擊、守備等官,跟隨軍伴多占正軍至二十名,餘丁至三十名以上,俱罷職,發邊衛。其役占賣放紀錄幼軍者,照餘丁例。役占賣放備邊壯勇者,照正軍例。

一、軍職役占賣放餘丁三十名以上,致地方防守妨廢,照賣放軍人例。

一、軍職賣放并役占軍人,二罪俱發。其賣放已至十名以上,役占不及數者,依賣放甚者例。一、輪操軍在逃三次者,不分革前革後,外衛調邊衛。

一、官吏、旗校、舍餘軍民人等,為事問發充軍,來京潛住者。

一、居庸、山海等關引送邊外邊衛逃軍過關,并守把盤詰之人賣放者。

一、外國人

貢船到岸,先行接買番貨,及為外國人收買違禁

貨物者。

一、軍民人等擅造二桅以上大船,將帶違禁貨物下海,前往番國買賣,潛通海賊,同謀結聚,及為鄉導,劫掠良民者。正犯處以極刑,全家發邊衛。若止將大船雇與下海之人,分取番貨,及雖不曾造有大船,但糾通下海之人接買番貨者。其探聽下海之人,番貨到來,私下收買販賣,若蘇木、胡椒至一千斤以上者。

一、私販硫黃、焰硝,賣與外國海賊,為從者。合成火藥賣與鹽徒者。

一、官員軍民人等,私將應禁軍器,賣與進

貢外國人,走泄事情,為從者。

一、司府州縣起解備用馬匹,若馬販交通官吏、醫獸人等,兜攬作弊者。

一、各鋪司兵,若有用強包攬,多取工錢,致將公文稽遲沉匿。旗軍。

一、驛遞夫役、巡司弓兵,若用強包攬多取工錢害人,攪擾衙門者。旗軍。

一、直隸、江南、山東等處馬驛,僉到馬頭,若用強包攬者,旗軍。其有光棍交通攬徒,將正身姓名捏寫虛約,投托官豪勳戚之家,前去原籍,妄挐正身家屬,逼勒取財者。應提應奏人員,俱照前例。

一、會同館夫,若五年以上不行替役,及近館軍民人等,用強攬當者。

一、指稱近侍官員家人名目,擾害有司驛遞,占宿公館,索取馬匹,勒要財物者。為首及同惡相濟之人。

一、各處解軍,若長解縱容在家遷延,違限一年之上,正犯原係附近,發邊衛。

刑例:

一、

皇陵山前山後,各有禁限。若盜砍樹株,為從者。取土

取石、開窯燒造、放火燒山者。

皇陵鋪舍以外,去牆二十里之內,開山取石、安插墳

墓、築鑿臺池者。

一、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并捕獲罪人。但聚眾十人以上,中途打奪,為從。若係異姓同惡相濟,及搥師打手。

一、號稱喇虎等名,白晝撒潑,口稱

聖號,及總甲、快手、應捕人等,以巡捕勾攝為由,各毆

人奪財,犯徒以上。不分人多人少,若初犯一次屬軍衛者。雖係初犯,若節次搶奪,及再犯累犯,笞杖以上者。

一、盜

御馬者。

一、將自己及他人騎操官馬,盜賣三匹以上,及再犯,不拘匹數,屬軍衛者。

一、冒領太僕寺官馬至三匹者。

一、盜掘礦沙,但係山洞捉獲,曾經持杖拒捕者。不論人多寡,礦輕重。及聚眾三十人以上,分礦三十斤以上者。俱不分初犯再犯。若不及數,又不拒捕,再犯。

一、指稱內外大小官員名頭,并各衙門打點,使用名色,誆騙財物,計贓犯徒以上。不分首從。一、設方略而誘取良人,與略賣良人子女。不分已賣未賣。若婦人,罪坐夫男。

一、發掘

王府貝勒、貝子、公、夫淑人等、郡縣主、郡縣鄉君、歷

代帝王、名臣、先賢墳塚,開棺,為從。與發見棺槨,為首者。

一、各處大戶家人佃僕,結搆為盜,殺官劫庫、劫獄、放火。若大戶知情故縱。犯徒流杖罪,屬軍衛者。

一、皇親功臣管莊家僕佃戶人等,及諸色軍民大戶,勾引來歷不明之人,窩藏強盜二名以上,竊盜五名以上,坐家分贓者。

一、知強竊盜贓,而接買受寄,三犯以上。不拘贓數多寡,與知強盜後而分贓,至滿數。

一、同謀共毆人,審係執持兇器,有致命傷痕者。一、故殺妾及弟姪子孫,與子孫之婦,及故將妻妾、男婦等項打傷、墮胎,圖賴人。屬軍衛者。一、因事用強毆打威逼人致死,果有致命重傷,及成殘廢篤疾者。雖有自盡實跡,發邊衛。一、因事威逼一家二命,致死者。

一、婦人夫亡,願守志,別無主婚之人。若有用強求娶,逼受聘財,因而致死者。

一、軍民人等威逼本管官致死,為從者。

一、兇徒因事忿爭執,持兇器但傷人,及誤傷旁人,與凡剜瞎人睛、折跌人體、全抉人耳鼻口唇、斷人舌、毀敗人陰陽者。

一、卑幼毆期親尊長,執有刀刃趕殺情狀,兇惡者。雖未成傷,發邊衛。

一、兄與伯叔謀奪弟姪財產、官職等項,故行殺害。屬軍衛者。

一、假以建言為由,挾制官府,及將曖昧不明姦贓事情,污人名節,報復私讎。旗軍人等。

一、漢人投入土夷,冒頂外國人親屬頭目名色,妄奏代人報讎,占騙財產者。

一、驀越赴京,及赴撫按、按察司,各奏告叛逆等項機密重事,不實,并全誣十人以上。屬軍衛者。一、在外刁徒身背黃袱,頭插黃旗,口稱奏訴,直入衙門,挾制官吏。所在官司,就挐送問。若不干己事情,別無冤枉,并追究主使之人,一體問罪。屬軍衛者。

一、軍旗欲告運官不法事情,候完糧回南之日,赴漕司告理。如赴別衙門挾告詐財者,徒以上。一、各處刁軍、刁民專一挾制官吏,誣害良善,起滅詞訟,結黨捏詞,纏告把持官府,不得行事等項,情犯深重者。軍發邊衛。

一、各處姦棍串結衙門人役,假倚上司訪察為由,纂集事件,挾制官府,陷害善良。或詐騙財物,或復私讎,名為窩訪者。

一、無籍棍徒,私自串結,將不干己事情,捏寫本詞,聲言奏告,恐嚇得財。計贓滿數者,不分首從。若妄指

宮禁親藩為詞,誣害平人者,不分首從。

一、代人捏寫本狀,教唆或扛幫赴

京,及赴撫按、按察司,各奏告叛逆等項機密、強盜、

人命重事,不實,并全誣十人以上者。

一、將本狀用財雇寄與人,赴

京奏訴者。并兜攬受雇受寄之人,屬軍衛者。

一、文武職官,索取土官、外國人、猺獞財物,犯徒三年以上者。

一、詐為察院、布按、府州縣及其餘衙門文書,誆騙科斂財物者。

一、起解軍士,捏買偽印批迴者。軍士調邊衛。一、私鑄銅錢,為從者。旗軍調邊衛。

一、廣西、雲貴、湖川等處,但有冒籍生員食糧起貢,及買到土人,倒過所司起送公文,頂名赴吏部投考。若已授職賣者。

一、詐冒皇親族屬姻黨家人,在

京在外巧立名色,挾騙財物,侵占地土。并有禁山

場,攔當船隻,掯要銀兩,出入大小衙門,囑託公事,販賣銅錢、私鹽,包攬錢糧,假稱織造,私開牙行,擅搭橋梁,侵漁民利。及往來河道,吹打響器,張掛旗號。經過軍民有司衙門,需索人夫酒食,

勒要車輛船隻者。除真犯死罪外,徒以上。一、假充大臣家人名目,豪橫鄉村,生事害民,強占田土房屋,招集流移住種者。

一、詐冒內官,恐嚇官司,誆騙財物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

一、詐冒鑾儀衛、校尉、巡捕名色,占宿公館,妄挐平人,嚇取財物,生事煽惑,擾害軍民者。

一、親屬犯姦至死罪者,若強姦未成者。

一、先年淨身人曾經發遣,私自來

京,圖謀進用者。

一、放火故燒人田場積聚之物,及延燒人房屋者。徒以上。

一、內外問刑衙門,若酷刑至死三命以上者。武官。

一、法司問斷過各處進本等項人犯,發各衙門程遞。其押解人役,若擅加杻鐐,非法亂打搜檢財物,剝脫衣服,逼致死傷。及受財故縱,并聽憑狡猾之徒,買求殺害。除真犯死罪外,徒以上屬軍衛者。

工律:

一、巡按三司分巡、分守官,查盤軍器,若衛所官旗人等,侵欺物料,那前補後,虛數開報。及三年不行造冊奏繳者。旗軍人等。

一、故決、盜決南旺、昭陽、屬山、安山、積水湖各隄岸,并阻絕山東、泰山等處泉源,有干漕河禁例,為首軍。其閘官人等用草捲閣閘板,盜泄水利,串同取財,徒以上。照前問發。

一、河南地方盜決、故決河防,毀害人家,漂失財物,渰沒田禾。犯徒以上,為首軍。

一、運河一帶強包閘夫、溜夫二名、撈淺鋪夫三名之上。旗軍。

附近衛:

名例例:

一、僧道官受財枉法,滿數。

一、差舍押解軍犯,若受財賣放犯,徒以下。及無職者舍人,抵充軍役,候獲替放。若酷害軍犯,搜檢財物。縱不脫放,亦照前例。

一、差舍押解軍犯,若受財賣放,犯該枉法絞罪。若酷害軍犯,搜檢財物。縱不脫放,亦照前例。一、鑾儀衛將軍、校尉,犯該姦盜搶奪,誆騙恐嚇,求索枉法不枉法等罪。調衛。

一、鑾儀衛旗校、軍士在逃,再犯,調衛。

一、天文生犯該充軍,係習業已成,能專其事者,仍定擬衛分,就于本監應役。

一、老幼廢疾犯該充軍,若有壯丁主使,就將主使之人照例。

一、強盜聚眾至十人,及行劫累次係大功以上親,首告。

一、謀故殺死總小旗者。戶內壯丁抵充軍數。吏例:

一、夫匠人等受財,代替夾帶文字,傳遞,屬有司者。

一、文職舉貢官恩例監等罷革,例不入選,買求圖選,未除授者。

一、校尉事故別姓,朦朧詐冒替補者,調衛。一、主文書算、快皂、總甲、門禁、庫子人等,久戀衙門,說事過錢,把持官府,飛詭稅糧,起滅詞訟,陷害良善,及賣放強盜,誣執平民,為從,事發,有顯跡情重者,民并軍丁。

一、冒頂正軍入場看守,屬有司者。

戶例:

一、遇各部泒到物料,豪猾規利之徒,買囑該吏,妄稟偏泒下屬,承攬害民者。俱問發。

一、勢豪大戶,不納秋糧五十石以上者。

一、勢豪大戶,不運赴倉,逼軍私兌者。

一、軍戶捏作丁盡戶絕回申者,里書人等。一、勾補軍役,若正軍戶下本有人丁,捏作無勾,扶同回申,原保結里鄰人等。

一、越境興販官,私引鹽客商收買餘鹽,買求掣摰,巡捕官乘機興販,但至三千斤以上者。一、私茶有興販夾帶五百斤者,照私鹽例。一、私茶在西寧、甘肅、洮河販賣一百斤以上者。若守衛、把關、巡捕等官,在西寧、甘肅、洮河販賣三百斤以上者。

一、陝西、洮河、西寧等處行茶地方,冒頂番名,將老弱不堪馬二匹以上,中納支茶者。民并舍餘人等。

一、做造假茶五百斤以上,本商并轉賣之人、店戶,窩頓一千斤以上。

一、在

京在外,但係納稅去處,若權豪無籍之徒,結黨把

持,生事攪擾者。

一、甘肅、西寧等處,遇有番人到來,勢豪之家主使弟男、子姪、家人、頭目人等,將番人好馬奇貨包收,逼令減價,以賤易貴。及將粗重貨物,并瘦損頭畜拘收,取覓用錢,方許買賣者。聽使之人。一、客商輻輳去處,牙行及無籍之徒,誆賒貨物,若監追年久無還,累死客商,屬有司者。

兵例:

一、內官使令上直校尉,懸帶銅牌,出百里之外,營幹私事。發充淨軍。

一、臨陣報有斬獲賊級,若用錢買者、賣者。官旗本衛民并軍丁人等,附近。若強奪他人首級報功者,民舍餘人等,照前發遣。旗降原役一級,京衛調外衛。

一、各處清解軍丁,若不係同宗子孫,頂替起解,及將長解正身賣放,執批頂名者。正軍調衛,頂軍就收本衛。長解受雇之人,附近。里老鄰佑受財者,一體發遣。

一、各處備倭貼守,其把總等官,縱容舍餘人等,代替正軍者。舍餘人等,就收該衛。

一、擅殺平人報功,其本管將官頭目,失於鈐束者。重則罷職充軍。

一、宰殺耕牛,并私開圈店,及知情販賣牛隻,與宰殺,再犯、累犯者。若盜而宰殺及貨賣者,不分初犯再犯。

一、輪操軍在逃三次者,不分革前革後。京衛調外衛。

一、大同三路舍民人等,將不堪馬匹,通引收買,詭令伴當人等,情囑守備等官,俵與軍士,通同醫獸作弊,多支官銀者。

一、各鋪司兵,若有用強包攬,多取工錢,致公文稽遲沉匿。民并軍丁人等。

一、驛遞夫役、巡司弓兵,若用強包攬,多取工錢害人,攪擾衙門者。民并軍丁人等。

一、直隸、江南、山東等處馬驛,僉到馬頭,若用強包攬者,民并軍丁人等。其光棍交通攬徒,將正身姓名,捏寫虛約,投託官豪勳戚之家,前去原籍,妄挐正身家屬,逼勒取財者。應提應奏人員,俱照前例。

一、各處有司解軍,若長解縱容在家遷延,不即起程,違限一年之上者。

一、黃船若客商人等,止是空身附搭者,連小甲俱,附近。

刑例:

一、將自己及他人騎操官馬,盜賣三匹以上,及再犯,不拘匹數,屬有司者。

一、養馬人戶將官馬盜賣三匹以上者。

一、發掘

王府貝勒、貝子、公、夫淑人等、郡縣主、郡縣鄉君、歷

代帝王、名臣、先賢墳塚,見棺槨,為從。與發而未至棺槨,為首。及發常人塚,開棺見屍,為從。與發見棺槨,為首者。

一、各處大戶家人佃僕,結搆為盜,殺官劫庫、劫獄、放火,若大戶知情故縱,犯徒流杖罪,屬有司者。

一、故殺妾及弟姪子孫與子孫之婦,及故將妻妾男婦等項打傷、墮胎,圖賴人,屬有司者。一、各處刁軍、刁民,挾制官吏,陷害善良,起滅詞訟,結黨捏詞,纏告把持官府不得行事等項。民發附近。

一、假以建言為由,挾制官府,及將曖昧不明姦贓事情,污人名節,報復私讎者。民附近。

一、文職官吏、監生、知印承差,受財枉法,至絞罪者。

一、雲貴、兩廣、川湖等處流官,擅科土官財物,僉取兵夫徵價入己,強將貨物發賣,多取價利,各贓至滿數,犯徒三年以上者。

一、起解軍士,捏買偽印批迴,解人。

一、私鑄銅錢,為從,民匠舍餘。

一、姦緦麻以上親及緦麻以上親之妻。若妻前夫之女,同母異父姊妹者。

一、內外問刑衙門,若酷刑致死三命以上者,文武。

工律:

一、故決、盜決南旺、昭陽、屬山、安山、積水湖各隄岸,阻絕山東、泰山等處泉源,有干漕河禁例,為首之人。其閘官人等,用草捲閣閘板,盜泄水利,串同取利,犯徒以上,照前。

一、河南地方盜決、故決河防,毀害人家,漂失財物,渰沒田禾,犯徒以上,為首。旗舍餘丁民人。一、運河一帶強包閘夫二名、撈淺鋪夫三名之

上,民并軍丁人等。

比附律條:比附各條革久不用,今亦存留備考一、發賣豬羊肉灌水,及米麥等插和沙土貨賣者,比依客商將官鹽插和沙土貨賣者,杖八十。一、姦義女,比依姦妻前夫之女律。

一、姦親女,比依姦子孫之婦,又比依姦兄弟之女者律,斬決,不待時。律無該載,合依比附律條斬。

一、男女定婚,末曾過門,私下通姦,比依子孫違犯教令律,杖一百。

一、姦妻之母姨,比依凡姦論。

一、義男姦義母,比依雇工人姦家長妻律,斬。一、姦乞養男婦,比依姦妻前夫之女律科斷,其男與婦斷還本宗。但強者,斬。

一、女婿姦妻母,係敗壞人倫,有傷風化,比依本條事例,各斬。

一、伴當姦舍人妻,比依雇工人及奴婢姦家長期親者律,絞。

一、兄調戲弟婦,比依強姦未成者律。

一、姦義妹,比依姦同母異父姊妹律。

一、弓兵姦職官妻,比依奴及雇工人姦家長期親之妻者律。

一、姦繼母,比依姦父妾律,斬。

一、罵親王,比依罵祖父母律,絞。

一、罵三品以上官長,比依罵祖父母律,絞。一、義子罵義父母,比依子孫罵祖父母律,絞。一、既聘未娶,子孫之婦罵舅姑,比依子孫違犯教令律,杖一百。

一、罵主,比依罵祖父母律,絞。

一、毀罵職官,比依奴婢罵家長期親論。

一、奴婢放火燒主房屋,比依奴婢罵家長律,絞。一、誹謗

朝廷,比依子孫罵祖父母律,絞。

一、奴婢誹謗家長,比依子孫罵父母律論。一、殺義子,比依殺兄弟之子律,杖一百,徒三年。故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一、妻之子打庶母傷者,比依弟妹毆兄姊者律,杖九十,徒二年半。

一、千戶私役軍人,不從,踢傷身死。事發,差人押解,不服,又將解人打死。比依故勘平人,及毆差人致死之罪相等律,斬。

一、養父毆殺乞養子,比依師毆弟子與伯叔父母毆殺姪同。

一、乞養異姓子毆養父母,比依僧道毆受業師,與毆伯叔父母同。今例與子孫同,論年歲,有無娶妻、分產。

一、謀殺義叔,比依雇工人謀殺家長已行罪,同子孫殺父母已行律。

一、妻將夫毆打,又行嚇說,GJfont每日將父母打罵,我去告GJfont,以致夫自縊身死,比依威逼期親尊長致死者,絞。

一、民人結攬寫發,比依禁革主保小里長,生事擾民論。

一、僧道打死徒弟,比依伯叔故殺子姪律論。一、負累平人致死,比依誣告人,因而致死一人論。

一、凡官吏打死監候犯人,比依獄卒非理凌虐罪囚,致死者,各絞。

一、給由牌誤,比依奏事錯誤論。

一、倒使印信,比依行移文書失錯論。

一、上直官軍、上工人匠遺失銅牌、木牌,比依遺失官文書律,杖七十,責限三十日尋見,免罪。一、打破信牌,比依毀官文書律,杖一百。又比依棄毀

制書論。

一、遺失

京城門鎖鑰,比依遺失印信、巡牌律論。

一、棄毀祖宗神主,比依棄毀父母死屍律,斬。一、三犯竊盜,偽造上工人匠牌面,帶入

內府,比依廚役、校尉入內懸帶銅牌、木牌偽造者,

斬。

一、私煎銀兩,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律,絞。一、詐他人名姓,註附木牌,進

內府,不銷名字,意在陷害他人。比依投隱匿姓名,

文書告言人罪者律,絞。

一、詐稱御史,齎駕帖挐人,比依詐傳

詔旨律。

一、假寫家書,詐稱寄來財物,不行送還,勒取人財物者。比依恐嚇取人財物,計贓准竊盜論。一、詐稱校尉挐人,比依近侍人詐稱私行者律,斬。

一、故無廩給與多支廩給者,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論。

一、私賣自己官馬,比依監守自盜倉庫錢糧律,斬。

一、庫官多秤綿花,比依多收稅糧斛面,計贓重者,從重論。

一、軍民人等舉放銀兩,剋減軍糧,比依知竊盜贓故買論。

一、隱匿費抄沒財物,比依常人盜倉庫錢糧論。一、軍官將帶操軍人,非理凌虐,以致在逃。比依牧民官非法行事,激變良民者律,斬。

一、軍官將羈管逃軍,非法凌虐科差,以致在逃。比依牧民官非法行事,激變良民律,斬。

一、過

午門不下馬,比依違

制論。

一、雇工人做煙火、點火,人眾驚擠,GJfont踏壓死,比依燒香集眾,夜聚曉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為首者絞,為從者流。造作人不應,從重論。

一、吏部吏典赴

內府,帶木牌,不問收取,問給擬不應,從重論。

一、奏本赴

內府,帶小木牌一面,放在

承天門外,不放,被守把官軍奏發,比依不應從重

論。

一、官軍里老人等,扶捏符同保結,比依囑托公事,當該官吏聽從已行、未行律,有贓從重論。一、光祿寺廚役點燈偷飲官酒,醉臥,被火燒燬酒房,并上用等酒,比依放火故燒係官積聚之物,及盜

內府財物律,斬。

一、邀截進

賀表箋,比依在外大小衙門進呈實封公文,呈至

御前,而邀截取回律,斬。

一、偷盜所掛號令犯人首級,丟棄水中,比依拆毀申明亭板榜律,杖一百,流三千里。

一、運糧一半,在逃,比依凡奉

制書有所施行,而違者律,杖一百。

一、強盜不得財,傷人,比依白晝搶奪傷人者律,斬。

一、尊長墳內燻狐狸,緦麻親族祖父母、族伯叔父母、兄堂、兄妻、附妻父母燒棺槨者,杖九十,徒二年半。燒屍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一、夫棄妻之屍,比依尊長棄毀緦麻以下卑幼律論。

一、將腎莖放入人糞門內淫戲,比依穢物灌入人口律,杖一百。

一、僧道徒弟與師共犯罪,徒弟比依家人共犯免科。

一、僧道舊寺觀,故僧道存原造侍奉佛像三尊,去別寺院侍奉,比依不應從重論。

一、盜用知府印,父在時押空紙,父已故,假捏父在任時呈文,陷害人,買囑鋪兵遞送,比依投隱匿姓名文書,告言人罪者律,絞。

一、姦義男婦,比依姦緦麻以上親之妻,及妻前夫之女,同母異父姊妹,杖一百,徒三年。強者,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