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4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四十四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四十四卷目錄

 律令部彙考三十

皇清律例五

祥刑典第四十四卷

律令部彙考三十[编辑]

皇清[编辑]

《大清律》
[编辑]

戶律

戶役

脫漏戶口

凡一。《家》曰:戶「全不附籍」有!田應出《賦役》者、「家長杖一百」若係無。田不應出《賦役》者、杖八十附《籍》:有賦照賦無賦照丁當差若將他。人隱蔽在戶不?報。立籍及「相冒合戶附籍。」他戶有賦役者。本戶家長亦杖一百。《無賦役者》、亦杖八十。若將內外另居親屬,隱蔽在戶不報,及相冒合戶附籍者,各減二等。所隱之人,並與同罪,改正立戶,別籍當差。其同宗伯叔弟、姪及婿自來不曾分居者,不在此。斷罪改正之限其見在官役使辦事者、雖脫戶然有役在身有名在官止依《漏口法》,若:曾立有戶「隱漏」自己成丁。十六歲以上人口不附籍及增減年狀,妄作「老幼廢疾」以免差役者,一口至三口,家長杖六十,每三口加一等,罪止杖一百。不成丁,三口至五口笞四十,每五口加一等,罪止杖七十。所隱人口《入籍》:成丁者當差。若隱蔽他人丁口,不附籍者,罪亦如之。所隱之人與同罪,發還本戶,附籍當差。若里長失於取勘,致有脫戶者,一戶至五戶笞五十,每五戶加一等,罪止杖一百。《漏口》者,一口至十口笞三十,每十口加一等,罪止笞五十。本縣提調正官,首領官吏失於取勘致有脫戶者,十戶笞四十,每十戶加一等,罪止杖八十。漏口者,十口笞二十,每三十口加一等,罪止笞四十。知情者並與犯人同罪。「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若官吏曾經三次立案取勘,已責里長文狀,叮嚀省諭者,事發罪坐里長。」如里長官吏知其脫漏而故縱者,與脫漏戶口之人同罪。若有受財者,并計贓以枉法「從重論,人戶以籍為定。」

凡軍民驛竈醫十工樂諸色人戶、並以《原報冊》:籍為定若詐,詐軍作民《冒》。脫。免避。《重就》。輕者,杖八十。其官司妄准、脫免及變亂改軍為民改民為匠版籍者,罪同。軍民人等各改正當差若詐稱「各衛軍人、不當軍民差役」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

條例

一、軍戶子孫畏懼軍役,另開戶籍,或於別府州縣入贅寄籍等項,及至原衛發冊清勾,買囑原籍官吏里書人等,掜作丁盡戶絕回申者,俱問罪。「正犯發煙瘴地面,里書人等發附近衛所,俱充軍,官吏參究治罪。」

一各處衛所、并護衛儀衛司官軍舍餘人等、及竈戶置買民田、一體坐派糧差。若不納糧當差、致累里長包賠者、俱問罪、其田入官

《私刱菴院及私度僧道》。

凡寺、觀、菴院、除見在處所:先年額設。外,不許私自刱建增置,違者杖一百還俗,僧道發邊遠充軍。尼僧女冠入官為奴。地基材料入官若僧道不給度牒,私自簪剃者,杖八十。若由家長,家長當罪。寺觀住持及受業師私度者,與同罪。並還俗。入籍當差《條例》:

一、「僧道擅收徒弟,不給度牒,及民間子弟戶內不及三丁,或在十六以上而出家者,俱枷號一箇月,並罪坐所由。僧道官及住持知而不舉者,各罷職還俗。」

一、「僧道犯罪,雖未給度牒,悉照僧道科斷。該還俗者,查發各原籍當差。若仍於原寺觀菴院,或他寺觀、菴院潛住者,並枷號一箇月,照舊還俗。僧道官及住持知而不舉者,各治以罪。」

立嫡子違法

凡立嫡子違法者、杖八十。其嫡妻年五十以上無子者、得立庶長子。不立長子者、罪亦同俱改正。若養同宗之人為子,所養父母無子。所生父母有子而捨去者、杖一百、發付所養父母收管。若所養父母有親生子及本生父母無子欲還者,聽。其乞養異姓義子,以亂宗族者,杖六十。若以子與異姓人為嗣者,罪同,其子歸宗。其遺棄小兒,年三歲以下,雖異姓仍聽收養,即從其姓。但不得以無子遂立為嗣《若

立嗣雖係同宗,而尊卑失序者,罪亦如之。其子亦歸宗,改立應繼之人。若庶民之家,存養良家男女為奴婢者,杖一百,即放從良。

條例

一、無子者許令同宗昭穆相當之姪承繼,先儘同父周親,次及大功、小功、緦麻。如俱無,方許擇立遠房及同姓為嗣。若立嗣之後卻生子,其家產與原立子均分,並不許乞養異姓為嗣,以亂宗族。立同姓者亦不得尊卑失序,以亂昭穆。一、婦人夫亡無子守志者,合承夫分,須憑族長擇昭穆相當之人繼嗣。其改嫁者,夫家財產及原有妝奩、並聽前夫之家為主

一、無子立嗣,除《依律》外,若繼子不得於所後之親,聽其告官別立。其或擇立賢能及所親愛者,若於昭穆倫序不失,不許宗族指以次序告爭,并官司受理。若義男女婿為所後之親喜悅者,聽相為依倚,不許繼子并本生父母用計逼逐,仍酌分給財產。若無子之人家貧,聽賣產自贍,收留迷失子女。

《凡收留》:良。人家迷失。道路鄉貫子女不送官司而賣為奴婢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妻妾子孫者,杖九十,徒二年半。若得迷失奴婢而賣者,各減良人罪一等。被賣之人不坐,給親完聚。若收留在逃子女,不送官司而賣為奴婢者,杖九十,徒二年半。為妻妾子孫者,杖八十,徒二年。若得在逃奴婢而賣者,各減良人罪一等。其被賣在逃之人,又各減一等。若在逃之罪重者,自從重論。其自收留為奴婢妻妾子孫者,罪亦如之。暫時「隱藏在家」者。不送官司並杖八十。若買者及牙保知情,減犯人罪一等,追價入官。不知者,俱不坐,追價還主。若冒認良人為奴婢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妻妾子孫者,杖九十,徒二年半。若冒認他人奴婢者,杖一百。

《賦役不均》。賦取於田產,役出於人丁。

凡有司科徵稅糧、及雜泛差役。各驗籍內戶口田糧定立上、中下。「等第科差。」若放富差貧,那移作弊。等則者,許被害貧民赴拘該上司自下而上陳告當該官吏,各杖一百。改正「若上司不為受理者,杖八十。」「受財者。」兼官吏上司言贓,「以枉法從重論。」《條例》

一,布、按二司分巡分守官、直隸巡按御史,嚴督府、州、縣掌印正官,審編均徭,從公「查照歲額差役,於該年均徭人戶丁糧,有力之家,止編本等差役,不許分外加增餘剩銀兩。貧難下戶并逃亡之數,聽其空閒,不許徵銀及額外濫設聽差等項差科。違者聽撫按等官糾察問罪,奏請改調。若各官容情不舉,各治以罪。」

一、各布政司并直隸府州縣掌印官,如遇各部派到物料,從公斟酌所屬大小豐歉坐派。若豪猾規利之徒,買囑吏書,妄稟編派下屬承攬害民者,俱問發附近衛所充軍。各該掌印官聽從者,參究治罪。

丁夫差遣不平

凡應差丁夫、《雜》色在《官工》匠而差遣。勞佚不均平者,一人笞二十,每五人加一等,罪止杖六十。若丁夫、雜匠承差而稽留不著役,及在役日滿而所司不放回者,一日笞一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笞五十。

隱蔽差役

凡豪民:有力之家,不資工食。子孫弟姪跟隨官員,隱蔽差役者,家長杖一百。官員容隱者,與同罪。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跟隨之人免。罪。附近充軍。其功臣容隱者、初犯免罪附過家長仍杖一百跟隨之人充軍《再犯》「住支俸給一半」,《三犯》「全不支給;《四犯》依。」《律論罪》。

禁革主保里長

凡各處人民、每一百戶內、議設里長一名、甲首一十名、輪年應役、催辦錢糧、勾攝公事。若有以妄稱以故《不著官司》之罪。主保、小里長、保長、主首主管甲首等項名色。生事擾民者、杖一百、遷徙比流減半准徒二年若無生事擾民實跡難議遷徙其合設耆老,須於本鄉年高有德、眾所推服人內選充,不許罷閒吏卒及有過之之人充應。違者,杖六十。革退當該官吏笞四十。若受財枉法,從重論。

條例

一、天下各府州縣編《賦役黃冊》,以一百一十戶為里,推丁多者十人為長,餘百戶為十甲,甲凡十人。歲役里長一人,管攝一里之事。城中曰坊,近城曰廂,鄉里曰里,凡十年一周。先後則各以丁數之多寡為次。每里編為一冊,冊首總為一圖。其鰥寡孤獨不任役者,則帶管於百一十戶。

之外,而列於圖後,名曰《畸零冊》。成一本,進戶部、布政司及府州縣各存一本。

逃避差役

凡民戶逃住鄰境州縣、躲避差役者、杖一百、發還原籍當差。其親管里長提調官吏、故縱、及鄰境人戶、隱蔽在己者、各與同罪。若鄰境:里長知而不逐遣,及元管官司不移文起取。若移文起取而所在官司占恡不發者,各杖六十。若丁夫雜匠在役及工樂雜戶謂驛竈醫卜等戶逃者,一日笞一十,每五日加一等,罪止笞五十。提調官吏故縱者,各與同罪。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不覺逃者,五人笞二十,每五人加一等,罪止笞四十;不及五名者免罪。上言躲避鄰境是全不當差役者故其罪重此言在役而逃是猶當差役者故其罪輕

條例

「一、因兵荒逃避之民,有司多方招撫,仍令附籍復業當差。或年久逃遠府州縣,造逃戶周知文冊,備開逃民鄉里姓名,男婦口數,軍民匠竈等籍,及遺下田地稅糧若干」 ,原籍有無人丁應承糧差,送各處撫按督令復業。其已成家業願入籍者,給與戶由執照,附籍當差。如仍不首,雖首而所報人口不盡,或展轉逃移,及窩家不舉首者,俱發附近衛所充軍

一、有司委官挨勘「流民名籍,男婦大小丁口,排門粉壁,十家編為一甲,互相保識,分屬當地里長帶管。如或游蕩作非,公舉治罪。」 若團住山林湖濼,或投托官豪勢要之家,藏躲抗住官司不服招撫者,正犯并里老窩家知而不首,及占恡不發者,各依律科。

一、「沿邊沿海地方軍民人等躲避差役,逃入土夷峒寨海島潛住,究問情實,俱發邊遠衛分,永遠充軍。本管里長、總小旗及兩鄰知而不首者,各治以罪。有能擒挐送官者,不問。漢土軍民,量加給賞。」

點差獄卒

凡各處獄卒,於相應慣熟人內點差應役,令人代替者,笞四十。

私役部民夫匠

凡有司官私役使部民、及監工官私役使夫匠、出百里之外、及久占在家使喚者有司官使:一名笞四十。每五名加一等,罪止杖八十。監工官照名各加二等私役罪小誤工罪大每名計一日,追給雇工銀八分五釐五毫。若有吉凶及在家借使雜役者,勿論。監工官仍論其所使人數,不得過五十名,每名不得使過三日,違者以私役論。

別籍異財

凡祖父母、父母在,子孫別立戶籍,分異財產者,杖一百。須祖父母、父母親告,乃坐。若居父母喪,而兄弟別立戶籍,分異財產者,杖八十。須期親以上尊長親告,乃坐。或奉遺命,不在「此律」 條例。

一,祖父母、「父母在者,子孫不許分財異居,其父母許令分析者聽。」

卑幼私擅用財

凡同居卑幼、不由尊長、私擅用本家財物者、十兩笞二十。每十兩、加一等。罪止杖一百。若同居尊長、應分家財、不均平者、罪亦如之

條例

一、嫡庶子男除有官廕襲,先儘嫡長子孫,其分析家財田產,不問妻妾婢生,止依子數均分。姦生之子,依子量與半分。如別無子,立應繼之人為嗣,與姦生子均分。無應繼之人,方許承繼全分。

一、戶絕財產,果無同宗應繼者,所有親女承分,無女者入官。

收養孤老

凡鰥、寡、孤、獨及篤廢之人,貧窮無親屬依倚,不能自存,所在官司,應收養而不收養者,杖六十。若應給衣糧,而官吏剋減者,以「《監守自盜》論。」 凡係監守者,不分首從,併贓論。

條例

「一鰥寡孤獨。每月官給糧米三斗。每歲給綿布一匹。」 務在存恤。

田宅

欺隱田糧

凡欺隱田糧。全不報戶入冊。脫漏版籍者。一應錢糧俱被埋沒矣計所隱之田一畝至五畝、笞四十。每五畝、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其脫漏之田入官。所隱稅糧依畝數額數年數總約其《數徵納》若將,版籍上自己田土移坵方圓成坵換段。坵中所分區段那移?起科等則,以高作下,減瞞糧額,及詭寄田糧。詭寄謂詭寄於役過年分並應免人戶冊籍影射:脫免自己之《差役

并受寄者,罪亦如之。如「欺隱田糧」 之類。其。減額詭寄之《田》「改正。」坵段收。歸本戶起科。當差里長,知而不舉,與犯人同罪。其「還鄉復業人民,丁力少而舊田多者,聽從儘力耕種,報官入籍,計田納糧當差。若多餘占田而荒蕪者,三畝至十畝,笞三十。每十畝加一等,罪止杖八十,其田入官。若丁力多而舊田少者,告官於附近荒田內,驗力撥付耕種。」

條例

一凡宗室置買田產、恃強不納差糧者,有司查實、將管莊人等問罪。仍計算應納差糧多寡、抵扣祿米。若有司阿縱不舉者,聽撫按官參奏重治。

一、將自己田地移坵換段,詭寄他人及灑派等項,事發到官,全家抄沒。若不如此,靠損小民。一,官田起科每畝五升三合五勺,民田每畝三升三合五勺,重租田每畝八升五合五勺,蘆地每畝五合三勺四抄,草塌地每畝三合一勺,沒官田每畝一斗二升。

一各處姦頑之徒、將田地詭寄他人名下者、許受寄之家首告、就賞為業

檢踏災傷田糧

凡部內有水旱霜雹、及飛者曰:蝗。走者曰蝻為害,一應災傷。應減免之田糧。有司官吏應准告而不即受理申報上司親行檢踏、及本管上司不與委官覆踏者、各杖八十。若初覆檢踏有司承委官吏不行親詣田所,及雖詣田所,不為用心從實檢踏,止憑里長甲首朦朧供報。中間以熟作荒,以荒作熟,增減分數,通同作弊,瞞官害民者,各杖一百,罷職役不敘。若致有災傷當免而徵曰枉徵無災傷當徵而免曰枉免枉有所徵免糧數,計贓重者,坐贓論。枉有所徵免糧數自奏准後發覺謂之贓故罪重於杖一百並坐贓論里長、甲首各與同罪受財。官吏里長受財檢踏開報不實以致枉有徵免者,並計贓,以枉法從重論。其檢踏官吏及里長首原未受財止失於關防。致。使荒熟分數有不實者。計不實之田十畝以下,免罪;十畝以上至二十畝,笞二十。每二十畝,加一等,罪止杖八十。官吏係公罪俱納贖還職役若人戶將成熟田地移坵換段,冒告災傷者。計所冒之田一畝至五畝,笞四十。每五畝,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其冒免之田合納稅糧。依數,追徵入官。

條例

一天下有司、凡遇歲饑、先發倉廩賑貸、然後具奏、請

旨「寬恤。」

功臣田土

凡功臣之家、除朝廷。撥賜公田。免納糧當差外,但有。自置田土從管莊人盡數報官入籍。照額一體納糧當差。違者計所隱之田一畝至三畝,杖六十。每三畝,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徒三年。罪坐管莊之人,其田入官。仍計遞年所隱糧稅,《依數》畝數年數額數《徵納》。若里長及有司官吏。阿附踏勘不實、及「知而不舉」者、與管莊人同罪「不知」者不坐。

條例

一、公侯祿米、各有等第。皆於官田內撥賜。其佃戶仍於有司當差

一、該納《本折》佃戶赴本管州縣上納,令各該公侯遣人員赴官關領,不許自行收受。

盜賣田宅

凡盜:他人田宅。賣。將自己不堪田宅換易。及冒認他人田宅作自己者若虛。寫價《錢實》:立文契典買及侵占他人田宅者,田一畝,屋一間,以下笞五十。每田五畝,屋三間,加一等。罪止杖八十,徒二年,係官。田宅者,各加二等。若強占官民山場湖泊、茶園蘆蕩、及金銀銅錫鐵冶者不計畝數杖一百,流三千里。若將互爭,不明及他人田產、妄作己業、朦朧投獻官豪勢要之人,與者受者、各杖一百、徒三年。其盜賣與投獻等項田產、及盜賣過田價、并各項田產中遞年所得花利。各應還官者《還官》。應給主者「給主」:若功臣初犯,免罪附過。再犯,住支俸給一半。三犯,全不支給。四犯與庶人同罪。

條例

「一、軍民人等,將爭競不明并賣過,及民間起科僧道,將寺觀各田地,若子孫將公共祖墳山地,朦朧投獻王府,及內外官豪勢要之家,私捏文契典賣者,投獻之人,問發邊衛,永遠充軍,田地給還。應得之人,及各寺觀墳山地,歸同宗親屬各管業。其受投獻家長并管莊人,參究治罪。山東、河南及直隸各處空閒地土,俱聽民儘力開種,永不起科。若有占奪投獻者,悉照前例問發。」 一、用強占種屯田五十畝以上不納子粒者,問罪,照數追納,完日官調邊衛帶俸差操。旗軍軍丁人等,發邊衛充軍,民發邊外為民。其屯田人

「等,將屯田典賣與人。至五十畝以上,與典主、買主各不納子粒者,俱照前問發。若不滿數,及上納子粒不缺,或因無人承種而侵占者,照常發落。管屯等官不行用心清查者,糾奏治罪。一、西山一帶,密邇京師地方,內外官豪勢要之家,私自開窯賣煤,鑿山賣石、立廠燒灰者,問罪,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干礙內外」 官員、參奏提問

一、近邊分守守備、備禦并府州縣官員,禁約該管官旗軍民人等,不許擅自入山,將應禁林木砍伐販賣。違者,問發南「方煙瘴衛所充軍。若前項官員有犯,文官革職為民,武官革職差操。鎮守并副參等官有犯,指實參奏。其經過關隘河道守把官軍容情縱放者,究問治罪。」

任所置買田宅

凡有司官吏、不得於見任處所、置買田宅。違者笞五十解任、田宅入官

典買田宅

凡典買田宅,不稅契者,笞五十仍追。契內田宅價錢一半入官。不過割者,一畝至五畝笞四十。每五畝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其不過割之田入官。若將已典賣與人田宅,朦朧重復典賣者,以所得重典賣之價錢計贓,准「竊盜」論,免刺,追價還。後典買之主田宅從元典買主為業,若重復典買之人及牙保知其重典賣之情者,與犯人同罪,追價入官,不知者不坐。其所典田宅、園林、碾磨等物,年限已滿,業主備價取贖。若典主托故不肯放贖者,笞四十。限外遞年所得。多餘花利追徵給主、依仍聽依原價取贖,其年限雖滿,業主無力取贖者,不拘此律條例。

一、告爭家財田產,但係五年之上,并雖未及五年,驗有親族,寫立分書,已定《出賣文約》是實者,斷令照舊管業,不許重分再贖,告詞立案,不行盜耕種官民田。

凡盜耕種他人田。園地土:者。不告田主一畝以下笞三十。每五畝加一等,罪止杖八十。荒田減一等。強者不由田主各。指熟田荒田言加一等、係官者、各通盜耕強耕荒熟言又加二等。仍追所得《花利》:官田歸官。民田給主條例:

一、近邊地土,各營堡草場界限明白,敢有那移條款,盜耕草場,及越出邊牆界石種田者,依律問擬,追徵花利,完日軍職,降調差操。軍民,調發衛所充軍。有毀壞邊牆,私出境外者,枷號三箇月發落。

荒蕪田地

凡里長、部內已入籍納糧當差田地無水旱災傷之。故荒蕪及應課種桑麻之類而不種者。計荒蕪不種之田地俱以十分為率。一分笞二十,每一分加一等,罪止杖八十,縣官各減。里長罪二等:長官為首,一分減盡,無科二分,方笞一十,加至杖六十罪止。佐職為從,又減長官一等,二分者盡減,無科三分者,方笞一十,加至笞五十,罪止。「人戶,亦計荒蕪田地及不種桑麻之類。」就本戶田地以五分為率。一分笞二十,每一分加一等,追徵合納稅糧還官。應課種桑棗黃麻苧麻綿花監靛紅花之類各隨鄉土所宜種植棄毀器物稼穡等。

故意。棄毀人器物,及毀伐樹木稼穡者,計所棄毀之物即為贓,准「《竊盜》論。」照竊盜定罪「免刺」,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官物加。」准竊盜贓上二等。「若遺失及誤毀官物者,『各』」於官物加二等上減三等:凡棄毀遺失誤毀並驗數追償。還官給主若遺失誤毀私物者,償而不坐罪。若毀人墳塋內碑碣石獸者,杖八十。毀人神主者,杖九十。若毀損人房屋牆垣之類者,計合用修造雇工錢,坐贓論。一兩以下,笞二十;二十五兩以上,罪止杖一百,徒三年。各令修立官屋,加二等。誤毀者,但令修立,不坐罪。

擅食田園瓜果

凡於他人田園、擅食瓜果之類。坐贓論計所食之物價。一兩以下,笞一十。二兩笞二十。計兩加等,罪止杖六十,徒一年。棄毀者,罪亦如之。其擅將去。及「食。」之者係官田園瓜果。如林衡署果嘉蔬署瓜之類若官造酒食者,加二等。照擅食他人罪加二等主守之人給與及知而不舉者,與同罪。若主守私自將去者,並以「監守自盜」論。至四十兩問雜犯,准徒五年。「私借官車船」

凡監臨主守,將係官車船店舍碾磨之類,私自借用,或轉借與人,及借之者,各笞五十,驗日追雇賃錢入官。不得過本價。若計雇賃錢重。於笞五十者、各坐贓論加一等加一等謂加杖至六十則重於笞五十矣《婚姻》:

男女婚姻

凡男女定婚之初。若或。有殘。廢或疾。老幼庶出過房。同宗乞養。異姓者,務要兩家明白通知,各從所願。不願即止願者同媒妁寫立婚書。依禮聘嫁。若許嫁女已報婚書。及有私約。謂先已知夫身疾殘老幼庶養之類而輒悔者。女家主婚人笞五十。其女婦本夫雖無婚書,但曾受聘財者亦是。若再許他人未成婚者。女家主婚人杖七十。《已成婚者》杖八十。《後定娶者》男家《知情》。主婚人《與》。女家同罪。財禮入官,不知者不坐追還。後定娶之人財禮:女歸前夫,前夫不願者,倍追財禮給還其女,仍從後夫男家悔。而再聘者,罪亦如之。仍令娶前女後聘聽其別嫁不追財禮。其未成婚男女,有犯姦盜者。男子有犯聽女別嫁女子有犯聽男別娶不用此律,若為婚而女家妄冒者主婚人杖八十。謂如女有殘疾卻令姊妹妄冒相見後卻以殘疾女成婚之類追還財禮,男家妄冒者加一等。謂如與親男定婚卻與義男成婚又如男有殘疾卻令弟兄妄冒相見後卻以殘疾男成婚之類不追財禮「未成婚者仍依原定。」所冒相見之無疾兄弟姊妹及親生之子為婚如妄冒相見男女先已聘許他人或已經配有室家者不在仍依原定之限已成婚者離異。其應為婚者雖已納聘財期約未至而男家強娶,及期約已至而女家故違期者男女主婚人並笞五十。若卑幼或仕宦、或買賣在外、其祖父母、父母、及伯叔父母、姑兄姊自卑幼出外之後「為定婚而卑幼。」不知自娶妻已成婚者,仍舊為婚。尊長所定之女聽別嫁未成婚者,從尊長所定。自聘者從其別嫁違者杖八十,仍改正。

條例

一、嫁娶皆由祖父母、父母主婚。祖父母、父母俱無者,從餘親主婚。其夫亡攜女適人者,其女從母主婚。若已定婚,未及成親,而男女或有身故者,不追財禮。

一、「男女婚姻,各有其時。或有指腹、割衫襟為親者,並行禁止。」

一、招婿須憑媒妁明立《婚書》,開寫「養老」 或出舍年限,止有一子者,不許出贅。如招養老女婿者,仍立同宗應繼者一人,承奉祭祀,家產均分。如未立繼身死,從族長依例議立。

典雇妻女

凡將妻妾受財:《立約》出:典。驗日暫雇與人為妻妾者本夫杖八十,「《典雇女》者。」杖六十。婦女不坐。若將妻妾妄作姊妹嫁人者、杖一百。妻妾杖八十。知而典娶者、各與同罪。並離異女給親妻妾歸宗「財禮入官」,不知者不坐;追還財禮,仍離異。

條例

一將妻妾作姊妹、及將拐帶不明婦女、或將親女并居喪姊妹、嫁賣與人作妻妾使女名色騙財之後、設詞託故公然領去、或瞰起程中途聚眾行邀搶人財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屬軍衛者,發邊衛充軍。屬有司者,發邊外為民。媒人知情罪同。若婦人有犯,罪坐夫男。若不知情,及無夫男者,止坐本婦,照常發落。

妻妾失序

凡以妻為妾者、杖一百。《妻在》以妾為妻者、杖九十。並改正。若有妻更娶妻者、亦杖九十後娶之妻。《離》異。歸宗其民年四十以上無子者,方聽娶妾。違者,笞四十。不言離異仍聽為妾也

逐婿嫁女

凡逐:已入,贅之。婿嫁女或再招婿者,杖一百,其女不坐。後婚男家知而娶。或後贅者同罪。未成婚者,各減五等。財禮入官,不知者,亦不坐。其女斷付前夫,出居完聚。如招贅之女,通同父母,逐婿改嫁者,亦坐杖一百。

居喪嫁娶

男女:居父母、及妻妾居夫喪,而身自主婚《嫁娶者》杖一百。若男子居父母喪。娶妾妻:居夫喪女:居父母喪而嫁人為妾者:「各減二等。若命婦夫亡」,雖服滿再嫁者、罪亦如之亦如凡婦居喪嫁人者擬斷追奪。敕誥並離異知。係居喪及命婦而共為婚姻者。主婚人各減五等。財禮入官不知者,不坐。仍離異追財禮若居祖父母、伯叔父母、姑、兄姊喪。除承重孫外而嫁娶者,杖八十。不離異妾不坐。若居父母、舅姑及夫喪、而與應嫁娶人主婚者、杖八十。其夫喪服滿、妻妾《願守志》非女之祖父母、父母而強嫁之者、杖八十女之期親強嫁者,減二等。其夫家之祖父母,及期親強嫁之者,罪亦如之。婦人不坐,追歸前夫之家,聽從守志。娶者亦不坐,追還財禮。

父母囚禁嫁娶

凡祖父母父母、犯死罪、被囚禁,而子孫《自》。嫁娶者杖八十。若男娶妾女嫁人為妾者減二等。其奉囚禁祖父母、父母命而嫁女娶妻者,不坐,亦不得筵宴。忘其至親任情縱欲不孝之大者也當依棄親之任條科斷杖八十父母囚禁筵宴自有本律同姓為婚:為婚兼妻妾言禮不娶同姓所以厚別也若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凡同姓為婚、主婚與男女各杖六十,離異。婦女歸宗財禮入官

尊卑為婚

凡外姻《有服》尊屬卑幼共為婚姻,及娶同母異父姊妹,若妻前夫之女者,各以親屬相姦論。其父母之姑、舅、兩姨姊妹及姨,若堂姨、母之姑、堂姑、己之堂姨 、再從姨、堂外甥女,若女婿之姊妹及子孫婦之姊妹。雖無服,並不得為婚姻。違者。男女各杖一百。有主婚者獨坐主婚人若娶己之姑舅、兩姨、姊妹者。雖無尊卑之分尚有緦麻之服杖八十,並離異。婦女歸宗財禮入官《條例》:

一、男女親屬尊卑相犯重情,或有于律應離異之人,悉遵《成憲》,俱照親屬已定名分,各從本律科斷,不得妄生異議,致罪有出入。其間情犯稍有可疑,揆於法制似為太重,或於大分不甚有礙者,聽各該原問衙門臨時斟酌擬奏。

一、前夫子女與後夫子女苟合成婚者、以娶同母異父姊妹,《律條》科斷。

娶親屬妻妾

凡娶同宗無服:姑姪姊妹。之親、及無服親之妻者男女各杖一百。若娶同宗《緦麻親之妻》、及舅甥妻、各杖六十、徒一年《小功》之妻以上各以姦論。自徒三年至絞斬其。親之妻曾被出、及已改嫁、而娶為妻妾者無服之親不與各杖八十。若收父祖妾、及伯叔母者不問被出改嫁各斬。若兄亡收嫂,弟亡收弟婦者。不問被出改嫁俱坐各絞妾:父祖妾不與各減。二等:被出改嫁遞減之若娶同宗緦麻以上姑姪姊妹者,亦各以姦論。除應死外並離異。

娶「部民婦女為妻妾。」

凡府州縣親民官、任內娶部民婦女為妻妾者、杖八十。若監臨內外上司:官娶:見問為事人妻妾、及女為妻妾者、杖一百。女家主婚人並同罪妻妾仍兩離之女給親。兩離者不許給與後娶者亦不給還前夫令歸宗其女以父母為親當歸宗或已有夫又以夫為親當給夫完聚《財禮入官》。恃勢強娶者,各加二等,女家不坐。婦還前夫女給親不追財禮。若為子孫弟姪家人娶者,罪亦如之。男女不坐。若娶為事人婦女,而於事有所枉者,仍以枉法從重論。娶逃走婦女

凡娶:自己。犯罪。已發在官而逃走。在外之婦女為妻《妾知》。逃走之「情」者,與同。其所犯之本罪。而婦人加逃罪二等其娶者不坐至死者,減一等;「離異」「不知」者,不坐。若無夫。《會赦免罪》者不離。一有不合,仍離。

強占良家妻女

凡豪:強。勢。之人強奪良家妻女,姦占為妻妾者,絞監候,婦女給親婦歸夫女歸父配與子孫弟姪家人者、「罪。」罪歸所主亦如之。所配《男女不坐仍離異給親條例》

一強奪良人妻女賣與他人為妻妾及投獻。

王府、并勳戚勢豪之家者、俱比照強奪良家妻女

姦占為妻妾絞罪奏

請定奪

娶樂人為妻妾

文武:官。吏娶樂人:妓者為妻妾者,杖六十,並離異,不給於官吏,亦不還。《樂工》斷離歸宗,財禮入官。若官員子孫乃應襲廕者娶者罪亦如之。《附過候廕》襲。之日。照應襲本職上降一等,於邊遠敘用。其在順治元年赦前娶者,勿論。

僧道娶妻

凡僧道娶妻妾者,杖八十,還俗女家主婚人:《同罪離異》。財禮入官寺觀住持知情,與同罪。如因人連累不在還俗之限不知者不坐。若僧道假託親屬或僮僕為名求娶,而僧道自占者,以姦論。以僧道犯姦加凡人和姦罪二等論婦女還親財禮入官係強者以強姦論

良賤為婚姻

凡家長、與奴娶良人女為妻者、杖八十。女家主婚人:減一等;不知者,不坐;其奴自娶者,罪亦如之;家長知情者,減二等。因而入籍,指家長言《為婢者杖一百》。若妄以奴婢為良人,而與良人為夫妻者,杖九十。妄冒由家長坐家長由奴婢坐奴婢各離異改正。謂入籍為婢之女改正復良

外番色目人婚姻

凡外番色目人:是《回回》種類。聽與中國人為婚姻。務要兩相情願不許本類自相嫁娶,違者杖八十。不願為婚姻者,聽從本類自相嫁娶,不在禁限。飲食居處各有本俗不能相同故婚姻止聽其自便

出妻

《凡妻》:於七出:無應出。之條及。於夫無《義絕之狀》出。出之者,杖八十。雖犯七出,有三不去而出之者,減二等,追還完聚。若犯義絕應離而不離者,亦杖八十。若夫妻不相和諧,而兩願離者情既已離難強其合不坐,若夫無願離之情妻。背夫在逃者杖一百,從夫嫁賣。其妻因。而。輒自改嫁者絞。監候其因夫。棄妻逃亡三年之內,不告官司而逃去者,杖八十;擅

嫁者杖一百。《罪責》「主婚人,有財禮乃坐。」 妾「各減二等。」無主婚人以和姦刁姦論其妻妾仍從夫嫁賣「若婢背家長在逃者」,杖八十。奴逃者罪亦同《因而改嫁》者杖一百減妾二等問給還家長窩主、及知情娶者、各與妻妾奴婢同罪至死者,減一等。財禮入官「不知」者。主婚者言俱不坐。財禮給還若由。婦女之期親以上尊長主婚改嫁者、罪坐。主婚妻妾、止得在逃之罪。餘親主婚者餘親謂期親卑幼及大功以下尊長卑幼主婚改嫁者「事由主婚」,主婚為首,男女為從;事由男女,男女為首,主婚為從;至死者,主婚人並減一等。不論期親以上係主婚人皆杖一百流三千里《條例》:

凡妻犯七出之狀,有三「不去」 之理,不得輒絕,犯姦者不在此限。

《七出 》:「無子 ,淫泆 不事舅姑 。多言 盜竊 ,妒忌 ,惡疾。」

三不去 ,與更三年喪 。前貧賤,後富貴 。有所娶,無所歸。

「五年無過不娶」 ,及夫逃亡三年不還者,並聽經官告給執照,別行改嫁,亦不追財禮。

《嫁娶違律》「主婚媒人罪」 ;

凡嫁娶違律、若由男女之祖父母、父母、伯叔父母、姑兄姊、及外祖父母、主婚者違律之罪獨坐主婚。男女不坐餘親主婚者。餘親謂期親卑幼及大功以下尊長卑幼主婚者「事由主婚」,「主婚為首,男女為從。」得減一等事由男女,「男女為首,主婚為從。」得減一等至死者。除事由男女自當依律其由主婚人並減一等。其男女被主婚人威逼、事不由已。若男年二十歲以下、及在室之女雖非威逼亦獨坐,主婚男女俱不坐。不得以首從科之未成婚者,「各減已成婚罪五等。」如絞罪減五等杖七十徒一年半餘類推減若媒人知情者,各減。男女主婚犯人罪一等,不知者不坐。其違律為婚各條稱離異改正者,雖會赦但得免罪猶《離異改正。離異》者,婦女並歸宗財禮,若娶者知情,則不論已未成婚俱追入官,不知者則追還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