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4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四十六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四十六卷目錄

 律令部彙考三十二

皇清律例七

祥刑典第四十六卷

律令部彙考三十二[编辑]

皇清[编辑]

《大清律》
[编辑]

兵律

軍政

擅調官軍

凡將帥部領軍馬、守禦城池、及屯駐邊鎮、若所管地方、遇有草賊生發、即時差人體探緩急聲息果實。須先申報本管上司,轉達朝廷奏聞。給降

御寶聖旨,調遣官軍征討。若無警急,消息及雖有警急不先。

申上司、雖已申上司、不待回報、輒於所屬、擅調軍馬、及所屬擅發與者「將領」 屬:各杖一百,罷職,發邊遠充軍。其暴兵卒至,欲來攻襲,及城鎮屯聚軍馬之處,或有內賊作反。叛。或賊有內應。事有警急。及路程遙遠難候申文待報者,「並聽從便,火速調撥。」所屬軍馬,乘機勦捕。若賊寇滋蔓、應合會兵勦捕者:鄰近衛所,雖非所屬,亦得。行文調發策應。其將領官并策應官並即申報本管上司,轉達朝廷知會。若不即調遣會合,或不即申報上司,及鄰近衛所已奉調遣不即發兵策應者。將領與鄰衛官並與「擅調發」罪同。亦各杖一百發邊衛充軍其餘上司、及典兵大臣將文書、調遣將士、提撥軍馬者文書內非奉。

御寶聖旨、不得擅離汛地。若守禦屯駐軍官有:奉文改除別。

職。或犯罪《奉文》:取發。如文內無奏。奉

聖旨、亦不許擅動。違者兼上數事罪亦如之。

申報軍務

凡將帥參隨、總兵官征進。如總兵官分調攻取城寨、克平之後、隨將捷音、差人飛報、一申總兵官、一行兵部須將克捷事情。另具奏本,實封

御前。若賊人數多,出沒不常,如所領軍人不敷,須要

速申總兵官,添撥軍馬,設策勦捕。不速飛申者。聽。從總兵官量事輕重治罪。至失誤軍機、自依常律。若有賊黨來降之人。將帥官即便送赴總兵官,轉達朝廷區處。其貪取來降人財物,因而殺傷其人及中途逼勒逃竄者,斬監候。若無殺傷逼勒,止依《嚇騙律》斷。

飛報軍情

凡飛報軍情。在外府州如聞「屬縣巡司。」 等報。即差人申督撫按布政司、按察司,本道仍行移都指揮使司。其守禦官差人,各申督撫按,仍行本管都指揮使司。督撫按得報,差人一行移兵部,一具實封

御前。若互相知會,隱匿不速奏聞者,杖一百,罷職不

敘。因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

漏泄軍情大事

凡聞知朝廷及總兵將軍、調兵討襲外番、及收捕反逆賊徒、機密大事、而輒漏泄於敵人者、斬監候。若邊將報到軍情重事報於朝廷。而漏泄。以致傳聞敵人者,杖一百、徒三年二項犯人若有心泄於敵人作姦細論仍以先傳說者為首,傳至者為從,減一等。若私開官司文書印封看視者,杖六十;「事干軍情重事者,以漏泄論」;為首杖一百、徒三年;從減等。若近侍官員漏泄機密重事,不專指軍情凡國家之機密重要皆是於人者,斬監候。《常事》杖一百,罷職不敘。

條例

一、在京在外軍民人等,與朝貢外國人私通往來,投託撥置害人,因而透漏事情者,俱問發邊衛充軍,軍職調邊衛帶俸差操。通事並伴送人等,係軍職者,從軍職例,係文職者,革職為民,邊境申索軍需。

凡守邊將帥、但有缺乏。取索軍器錢糧等物。須要差人一行布政司,一行都指揮使司,再差人一行合干部分,及具缺少應用奏本、實封。

御前。其公文若到。該部、須要隨即將所申事情奏 聞區處。發遣差來人回還。若稽緩、不即奏

聞及。邊將於各處。衙門不行《依式》申報者,並杖一百罷職。

不敘因。不申奏,以致臨敵缺乏。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失誤軍事

凡臨軍征討:有司:應合供給軍器行糧草料。若有徵解違期不完者,當該官吏各杖一百,罪坐所由。或上司移文稽遲或下司徵解不完各坐所由若臨敵:有司違期不至而缺乏、及領兵官、已承上司調遣。而逗遛觀望不依期進兵策應

《若》:軍中。承差告《報》。軍。期而違期,因而失誤軍機者,並斬監候。

從征違期

凡軍官《軍人》:已承調遣。臨,當征討。行師已有起程日期而稽留不進者,一日杖七十。每三日加一等。若故自傷殘及詐為疾患之類以避征役者,各加一等。計日坐之並罪止杖一百,仍發出征。若傷殘至,不堪出征,選丁撥補,仍勾本戶壯丁。若軍臨敵境,託故違期,一日不至者,杖一百。不必失誤軍機三日不至者斬,監候總兵官竟行軍法。若能立功贖罪者,從總兵官區處。若果傷殘篤疾,不堪征進者,驗實開役,不在仍發出征之限。

軍人替役

凡軍人:已遣。不親出征雇倩人冒名代替者,替身杖八十,收籍充軍。正身杖一百,依舊充軍。仍發出征若守禦。城池軍人、雇人、冒名代替者、各減二等。其出征守禦軍人子孫弟侄及同居少壯親屬。非由雇倩自願代替者聽。若果有老弱殘疾,不堪征守者赴本管官司陳告,驗實與免軍身。若醫工承差關領官藥、隨軍征進、轉雇庸醫,冒名代替者本身及替身各杖八十。庸醫所得雇工錢「入官。」

條例

一各處備倭貼守。其把總等官、縱容舍餘人等、代替正軍者、正軍問調沿海衛分。舍餘人等、就收該衛充軍。把總等官、參問治罪

一、在京在外各都司衛所解到新軍官吏旗甲,附寫名數,半月內幫支月糧,各照地方借房安插,存恤三個月,方許送營差操。如有指稱使用等項名色,勒要財物,逼累在逃者,不問。指揮、千百戶、鎮撫俱照賣放正軍事例,計一年之內,所逃人數多寡,降級充軍擬斷。若不及數,及不曾得財者,照常發落軍勾補伍。如無逼累等情。逃軍依律科斷。

一、京衛及在外衛所解到新軍,以投文日為始,不過十日,將收管批迴,給付長解。若刁蹬留難者,該吏軍、吏總小旗提問。衛所掌印,并本管官不拘曾否得財參問帶俸差操。

主將不固守

凡守邊將帥、被賊攻圍城寨、不行固守、而輒棄去、及平時。「守備不設,為賊所掩襲。」因此棄守無備而失陷城寨者,斬監候。若官兵與賊臨境,其望高巡哨之人、失於飛報,以致陷城損軍者,亦斬監候。若主將懈於守備及哨望失於飛報不曾陷城失軍止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其官軍臨陣先退、及圍困敵城而逃者、斬監候

條例

一失誤軍機,除《律》有正條者,議擬監候。奏

請外,若是賊擁大眾入寇,官軍卒遇交鋒,損傷擄

數十人以上,不曾虧損大眾,或賊眾入境,擄殺軍民;數十人以上,不曾擄去大眾,或被賊白晝夤夜,突入境內,擄掠頭畜、衣糧數多,不曾殺擄軍民者,俱問守備不設。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本律發邊遠充軍。若是交鋒入境,損傷擄殺四五人,搶去頭畜衣糧不多者,亦問前罪。以上各項內,情輕律重,有礙發落者,備由奏

請處置。其有被賊入境。將爪探夜不收。及飛報聲

「息等項。公差官軍人等,一時殺傷捉去,事出不測者,俱問不應,杖罪還職。或境外被賊殺擄,爪探夜不收,非智力所能防範者,免其問罪。一凡各邊及腹裏地面,遇賊入境,若是殺擄男婦十名口以上,牲畜三十頭隻以上,不行開報者,軍民職官問罪降一級,加前數一倍者,降二級,加二倍者降三級,甚者罷職。其上」 司及總兵等官,知情扶同,事發參究治罪。

一、凡沿邊、沿海及腹裏府州縣與衛所同住一城及衛所自住一城者,若遇邊緊及盜賊生發,攻圍不行固守而輒棄去,及守備不設,被賊攻陷城池、劫殺焚燒者,衛所掌印與專一捕盜官,俱比照守邊將帥失陷城寨者律斬。府州縣掌印并捕盜官與衛所同住一城及設有守備官駐劄本城者,俱比照「守邊將帥被賊侵入境內擄掠人民」 律,發邊遠充軍。其兵備守巡官駐劄本城者,罷職為民。若非駐劄處所,兵備守巡及守備官俱降三級調用。若府州縣原無設有衛所,但有專城之責者,不分邊腹,遇前項失事,掌印捕盜官,照前律處斬,兵備守巡官亦照前罷職降調。其有兩縣同住一城,及府州縣佐貳首領,但分有守城汛地,各以賊從所管城分進入坐罪。若無城池與雖有城池,被賊潛隱,設計越入劫盜,隨即逃散。不係失陷者,止以失盜論,俱不得引用此例。

縱軍擄掠

凡守邊將帥、非奉總兵官。調遣、私自使令軍人於未附外境擄掠人口財物者將帥杖一百,罷職充軍。《所部聽使》軍官及總旗遞減一等,並罪坐所由。使令之人《小旗》軍人不坐。若軍人不曾經由本管頭目使令私出外境擄掠者,為首杖一百,為從杖九十因擄掠而《傷》。外境人,為首者斬監候,為從杖一百。其擄掠傷人,為從并不傷人,首從俱發邊遠充軍。若本管頭目鈐束不嚴,杖六十,附過還職。其邊境城邑,有賊出沒,乘機領兵攻取者,不在此限。若於已附地面擄掠者,不分首從,皆斬監候。本管頭目鈐束不嚴,杖八十,附過還職。其將帥知。軍人私出外境及已附地面擄掠之情故縱者,各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

條例

一、輪操軍人軍丁,沿途劫奪人財,殺傷人命,占奪車船,作踐田禾等項,許被害之人,赴所在官司具告,挐解兵部,轉送法司究問。除真犯死罪外,徒罪以上,俱調發邊衛充軍。其管操指揮千百戶等官,往回不許與軍相離。若不行鈐束,并故縱劫奪殺人等項者,參問調衛。

一、土官土舍縱容本管土民頭目為盜,聚至百人,殺擄男婦二十名口以上者,問罪降一級。加前數一倍者,奏。

請革職,另推土人信服親枝土舍襲替。若未動官

軍、隨即擒獲解官者、准免本罪

不操練軍士

凡各處、邊方腹裏衛所:守禦官不守紀律,不操練軍士,及城池不完,衣甲器仗不整者,初犯杖八十,附過還職。再犯杖一百。指揮使降充同知,同知降充僉事,僉事降充千戶,千戶降充百戶,百戶降充總旗,總旗降充小旗,小旗降充軍役,并發邊遠守禦。若守禦官隄備不嚴,撫馭無方,致有所部軍人反叛者,親管指揮、千百戶、鎮撫各杖一百,追奪。誥敕發邊遠充軍。《若》因軍人反叛棄城而逃者,斬監候。

條例

一、各衛所京操官員故行搆訟不肯赴操者,除犯該死罪并立功降調罪名另行更替外,其餘悉聽掌印官申呈巡撫巡按衙門,鎖項差人解兵部發操。若有抗違不服或挾私排陷者,參奏,問調邊衛帶俸差操。掌印官縱容不舉,參究治罪。

一、「各邊關堡墩臺等項守備去處,若官軍用錢買閒者,官員問罪,調極邊衛分守禦。旗軍人等,發沿邊枷號一個月,常川守哨。若原在關營官軍,逃回原籍潛住,及架砲夜不收,守墩軍人,夤夜回家輪班不去者,俱照前項調衛枷號、守哨發落。」

激變良民

有司:牧民之官。平日《失於撫》字。非法行事。使之不堪激變良民,因而聚眾反叛,失陷城池者,斬監候。止「反叛而城池未陷者,依守禦官撫綏無方,致軍人反叛,按充軍律奏。」

私賣戰馬

凡軍人出征獲到:敵人。馬匹,須要盡數報官。若私下貨賣,與常人者、杖一百。軍官「賣者罪同,罷職充軍」;買者笞四十,馬匹價錢并入官。若出征軍官軍人買者勿論,賣者追價入官,仍科罪。

私賣軍器

凡軍人:將自己。關給衣甲鎗刀旗幟一應軍器。私下貨賣。與常人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軍官賣者罪同罷職。附近充軍買者,笞四十應禁。其間有應禁軍器民間不宜私有而買者。一件杖八十每一件加一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以《私有》論。所買軍器。不論應禁與否及所得價錢并入官軍。「官軍人買者勿論,賣者仍坐罪,追價入官。」

毀棄軍器

凡將帥關撥一應軍器:出。征守。事訖停留不回納還官者以事訖之日為始十日、杖六十。每十日加一等、罪止杖一百。若將帥征守事訖將軍器輒棄毀者,一件杖八十。每一件加一等。二十件以上,斬監候。遺失及誤毀者,各減三等。軍人各又減一等。并驗。毀失之數追賠。還官其曾經戰陣而有損失者,不坐不賠。

私藏應禁軍器

凡民間私有人馬《甲傍牌》,火筒火炮,旗纛《號帶》之類,應禁軍器者,一件杖八十,每一件加一等。私造者,加私有罪一等。各罪止仗一百,流三千里。非「全成。」不堪用。者并勿論,許令納官。其弓箭、鎗、刀弩及《魚叉》、禾叉,不在禁限

縱放軍人歇役

凡管軍百戶、及總旗小旗軍吏、縱放軍人出百里之外買賣、或私種田土、或隱占在己、使喚空歇軍役不行操備者,計所縱放及隱占之軍數。一名杖八十。每三名加一等,罪止杖一百罷職充附近軍若受財賣放者,以枉法從重論所隱。縱放隱占賣放各項軍人並杖八十。若私使出境,因而致死,或被賊拘執者,杖一百,罷職,發邊遠充軍。至三名者,絞監候本管官吏知情容隱,不行舉問,及虛作逃亡,扶同報官者,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若小旗、總旗、百戶縱放軍人、其本管指揮千戶鎮撫、當該首領官吏知情故縱、或容隱不行舉問、及指揮千戶鎮撫故縱軍人、其百戶、總旗、小旗知而不首告者、罪亦如私使軍人出境官吏不行舉問之。若鈐束不嚴。原無縱放私使之情致有違犯。或出百里或出外境私自歇役及。原無知情容隱止「失於覺舉者,小旗名下一名,總旗名下五名,百戶名下十名,千戶名下五十名,各笞四十。小旗名下二名,總旗名下十名,百戶名下二十名,千戶名下一百名者,各笞五十」,並附過還職。不及數者不坐。若軍官私家役使軍人,不曾隱占歇役者,一名笞四十。每五名加一等,罪止杖八十。並每名計一日,追雇工錢六十文入官,若有吉凶借使者,勿論。

條例

「一、凡各處鎮守總兵官,跟隨軍伴二十四名,協守副總兵二十名,遊擊將軍分守參將十八名,守備官十二名,都指揮六名,指揮四名,千百戶鎮撫二名,不管事者一名。」但有額外多占正軍至五名,餘丁至六名以上,俱問罪,降一級。正軍六名以上,餘丁十名以上,降二級。正軍十名以上,餘丁二十名以上,止降三級。其賣放軍人包納月錢者,正軍五名至十名,餘丁六名至二十名,俱問罪,照前分等降級。若正軍二十名以上,餘丁三十名以上,俱罷職,發邊衛充軍。其役占賣放紀錄幼軍者,照餘丁例。役占賣放備邊壯勇者,照正軍例各擬斷。《律》「七名以上充軍,例止降級,犯者從例。」 一、軍職賣放并役占軍人,二罪俱發。其賣放已至十名以上,役占不及數者,依《賣放例》罷職充軍。役占已至十名以上,賣放不及數者,依役占例降三級。賣放、役占俱至十名以上者,從重發落;俱不及十名者,併數通論,降級。役占軍人五名,又占餘丁十名,及包納月錢滿數者,從重降級,仍發立功滿日,照所降品級,於原衛所帶俸差操

一圍子手并

皇城內外守衛軍士、及紅盔將軍下班之日。其本

管官員及守門官、把總、指揮等官,不許擅撥與人做工等項役使。違者參問。雖不係自己占用,亦照「私役軍人事例發落。」

公侯私役官軍

凡公侯非奉

特旨、不得私自呼喚各衛軍官軍人前去役使。違者

初犯、再犯,免罪;「附過三犯,准免死一次。」《除鐵券》,其軍官軍人聽從,及不出征時,輒於公侯之家門首伺立者,軍官各杖一百,罷職,發邊遠充軍。軍人同罪。若伯爵及旗校有犯亦准此律奏請從征守禦官軍逃。

凡軍官《軍人》:已承調遣。從軍征討、私逃還家、及逃往他所者、初犯杖一百、仍發出征。再犯者、絞監候知。在逃之情窩藏者。不問初犯再犯杖一百,充軍。原籍及他所之里長知而不首者、杖一百。若征討事畢軍還。而軍官軍人不同振旅而先歸者減。在逃五等、因而在逃不著伍者、杖八十。若在京各衛守禦軍人在逃者、初犯杖九十、發附近衛分充軍。各處守禦城池軍人在逃者、初犯杖八十、仍發本衛充軍。《再犯》不問京衛外衛並杖一百,俱發邊遠充軍。三犯者絞。監候知。在逃之情窩藏者,與犯人同罪,罪止杖一百、充附近軍。不在邊遠處絞之限里長知而不首者,各減。窩藏二等:其從征軍守禦軍與本管頭目知情故縱者、各隨所犯次數與同罪。罪止杖一百、罷職附近充軍。其征守在逃官軍:自逃日為始一百日內能自出官首告者。不問初犯再犯免罪。若在限外自首者,減罪二等。但於隨處官司首告者,皆得准理准免罪及減罪二等。《若各衛軍人》不著本伍轉投別衛充軍者、同逃軍論或初再三皆依上文律科斷其。京外衛軍人之親管頭目不行用心鈐束,致有軍人在逃。小旗名下逃去五名者,降充軍人。總旗名下逃去二十五名者,降充小旗。百戶名下逃去十名者,減俸一石。二十名者,減俸二石。三十名者,減俸三

石四十名者,減俸四石。逃至五十名者,追奪,降充總旗。《千戶》名下逃去一百名者,減俸一石。二百名者,減俸二石。三百名者,減俸三石。四百名者,減俸四石。逃至五百名者,降充百戶。《不追封誥》:其管軍多者:驗。數,以十分為率《折算、減俸降級》、不及數者不坐。若部下軍人有病亡,殘疾提撥。征守等項事故。不在行伍者,「不在此限條例。」

一、軍官軍人,遇有征調,點選已定,至期起程,不問已未,關給賞賜,若有避難在逃者,依律問斷。其征期已過,送兵部編發宣府、獨石等處沿邊墩臺哨瞭,半年滿日,放回原衛,還職著役。若仍發出征及哨瞭在逃者,依「從征私逃再犯者律,處絞。」

一、輪操官軍,逃在京城內外潛住者,初犯打七十,再犯打一百。《送操事例》發落官旗,無力納贖者,就在原問衙門單衣決打。若逃回原籍原衛者,以越關論。其在逃三次者,不分革前革後,各免決打納贖。京衛調外衛,外衛調邊衛,俱帶俸食糧差操。

優恤軍屬

凡陣亡病故官軍回鄉《家屬》應給:行糧、腳力經過有司不即應付者以家屬到日為始遲一日,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笞五十。

夜禁

凡京城夜禁,一更三點鐘聲已靜。之後。五更三點,鐘聲未動。之前犯者笞三十。二更、三更、四更,犯者笞五十。外郡城、鎮各減一等。其京城外郡因公務急速。軍民之家有疾病生產死喪,不在禁限。其暮鐘未靜,曉鐘已動,巡夜人等,故將行人拘留誣執,犯夜者,抵罪。若犯夜拒捕及打奪者,杖一百。因而毆巡夜人至折傷以上者,絞。監候死者,斬。監候拒捕者指犯夜人打奪者傍人也

關津

私越冒度關津

凡無《文引》私度關津者,杖八十。若關不由門,津不由渡。《別從間道》。而越度者,杖九十。若越度緣邊關塞者,杖一百、徒三年。因而出。交通外境者,絞。監候守把之人知而故縱者,同罪至死減一等失於盤詰者。各減三等,罪止杖一百。軍兵又減一等,並罪坐直日者。若有文引,冒他人名《度關津》者,杖八十。家人相冒者,罪坐家長。守把之人,知情與同罪。不知者,不坐。其將無引馬騾私度冒度《關津者,杖六十》。《越度杖七十》。私度謂人有引馬騾無引冒度謂馬騾冒他人引上馬騾毛色齒歲越度謂人由關津馬騾不由關津而度《條例》:

一、官吏旗校舍餘軍民人等,有因為事問發為民充軍,或罷職冠帶閒住,與降調出外,各來京潛住者,問擬明白,除充軍并發邊外為民,照逃例。見《刑律》「徒流人逃」 條。改發外,文官降調者,革職冠帶閒住。閒住者,發原籍為民。《為民者》,改發邊外為民。武官帶俸者,革職,隨舍餘食糧差操。原隨舍餘食糧差操者,發邊衛差操。其知情容留潛住之人,各治以罪。

一、關隘「引送邊外邊衛逃軍過關、并守把盤詰之人賣放者、俱問發邊衛充軍」

詐冒給路引

凡不應給路引之人:如「配遣囚徒,安置家口」 之類。而給引,及軍詐為民,民詐為軍,若冒名告給引,及以所給引轉與他人者,並杖八十。若於經過官司停止去處,倒換另給路引、及官豪勢要之人、囑託軍民衙門、擅給批帖、影射人貨出入者、各杖一百。若官吏人匠、供送文引年深、於原任原役衙門、告給新引、照身回還者、不在此限。當該官吏聽從指上三件及知情給與者,並同罪。若不從及不知者,不坐。若巡檢司越分給引者,罪亦如之。依聽從知情律其。應給衙門不立文案,空押路引,私填與人者,杖一百、徒三年。「受財者。」分有祿無祿計贓以枉法、及有所規避者或販禁貨通番或避罪犯出境各從重論。若軍民出百里之外不給路引者,軍以逃軍論,民以《私度關津》論。

關津留難

凡關津往來船隻,守把之人不即盤。《詰》。驗。文引放行無故阻當者,一日笞二十。每一日加一等,罪止笞五十。坐值日。若取財者,照「在官人役取受有事人財」例,以枉法計贓科罪。若官豪勢要之人,乘船經過關津,不服盤驗者,杖一百。若撐駕渡船稍水,如遇風浪險惡,不許擺渡。違者,笞四十。若不顧風浪,故行開船,至中流停船,勒要船錢者,杖八十。因而殺傷人者,以故殺。《傷》。未死論:「或不曾勒要船錢,止是不顧風浪,因而沉溺」殺

「傷人者以《過失》」 科斷。

遞送逃軍妻女出城

凡在京守禦官軍、遞送逃軍妻女出京城者、「絞」雜。民犯者,杖一百。「若各處守禦城池,及屯田官軍,遞送逃軍妻女出城者,杖一百,發邊遠充軍。」民犯者,杖八十。受財者,計贓以枉法從重論。分有祿人無祿人其逃軍買求者,罪同「守門之人。」知情故縱者,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失於盤詰者,減三等,罪止杖一百。軍人又減一等。若遞送非逃軍妻女出城者,如犯罪取發及軍在伍而妻女私還原籍及故軍妻女之類但不係逃者皆是杖八十。《有所規避者》如刁姦誘賣或犯罪法應緣坐《從重論》。依送令隱避從重論

盤詰奸細

凡緣邊關塞,及腹裏地面,但有境內奸細,走透消息於外人,及境外奸細,入境內探聽事情者,盤獲到官,須要鞫問接引。《入內》。起謀。出外之《人得實》。不分首從皆斬。監候經過去處守把之人知而故縱、及隱匿不首者、並與犯人同罪至死減等失於盤詰者。《杖一百》。《軍兵杖九十》罪坐直日者

條例

一,交結外國,互相買賣、借貸,誆騙財物,引惹邊釁,及潛住苗寨,教誘為亂。如「打劫民財」 ,以《強盜》分別。貽患地方者。除真犯死罪如越邊關出外境將人口軍器出境賣與硝磺之類外。俱問發邊衛,永遠充軍。

一、沿邊關塞及腹裏地面盤詰奸細處所,有歸復鄉土人口,被獲到官,查審明白,即照例起送。有妄作奸細,希圖冒功者,以《故入人》罪論。若真正奸細能首降者,亦一體給賞安插。

《私出外境及違禁下海》。

凡將馬牛軍需鐵貨。未成軍器。銅錢段匹、紬絹絲綿,私出外境貨賣,及下海者,杖一百受雇「挑擔馱載之人減一等。」物貨船車並入官。於內以十分為率,三分付告人充賞。若將人口、軍器出境及下海者,絞。監候因而走泄事情者,斬。監候其拘該官司、及守把之人、通同夾帶、或知而故縱者、與犯人同罪至死減等失覺察者。減三等,罪止杖一百;軍兵又減一等,罪坐直日者;若守把之人受財,以枉法論。

條例

一、各邊將官并管軍頭目私役,及軍民人等私出境外,釣豹捕鹿,砍木掘鼠等項,并把守之人知情故縱,該管里老官旗軍吏扶同隱蔽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俱調發煙瘴地面,民人里老為民,軍丁充軍,官旗軍吏帶俸食糧差操。一、凡守把海防武職官員有犯,聽受通番《土俗》,《哪噠》報水,分利金銀物貨等項,值銀百兩以上,名為《買港》。許令船貨私入,串通交易,貽患地方,及引惹番賊海寇出沒,戕殺居民,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俱問受財枉法罪名,發邊衛永遠充軍。一、凡他國貢船到岸,未曾報官盤驗、先行接買番貨,及為外國收買違禁貨物者,俱發邊衛充軍。

一、凡沿海去處下海船隻,除有號票文引,許令出洋外,若奸豪勢要及軍民人等擅造二桅以上違式大船,將帶違禁貨物下海,前往番國買賣,潛通海賊,同謀結聚,及為嚮道劫掠良民者,正犯比照「謀叛已行律」 處斬,仍梟首示眾,全家發邊衛充軍。其打造前項海船,賣與他國圖利者,比照「私將應禁軍器下海,因而走泄事情律,為首者處斬,為從者發邊衛充軍。」 若止將大船雇與下海之人分取番貨,及雖不曾造有大船,但糾通下海之人,接買番貨,與探聽下海之人番貨到來,私買販賣蘇木、胡椒至一千斤以上者,俱發邊衛充軍,番貨並入官。其小民撐使單桅小船,給有執照,於海邊近處捕魚打柴,巡捕「官軍,不許擾害。」

一、私自販賣硫黃五十斤、焰硝一百斤以上者,問罪。硝黃入官,賣與外國及邊海賊寇者,不拘多寡,比照「私將軍器出境,因而走泄事情律,為首者處斬,為從者俱發邊衛充軍。」 若合成火藥賣與鹽徒者,亦問發邊衛充軍。兩鄰知而不舉,各治以罪。

一、各邊《夜不收》出境探聽賊情、若與賊人私擅交易貨物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問調廣西煙瘴地面衛所食糧差操。

凡官員軍民人等、私將應禁軍器、賣與進

貢他國圖利者,《比依》將軍器出境,因而走泄事情

者,律斬。為從者,問發邊衛充軍。

私役弓兵

凡私:事。役。使《弓兵》者,一人笞四十。每三人加一等,罪止杖八十。每名計:役通一、日,追雇工銀八分

五釐五毫入官,當該官司應付。役使。者,同罪罪坐所由。應付之官吏

廄牧

牧養畜產不如法

人戶。牧養。馬牛駝騾驢羊、並以一百頭為率。若死者、損者失者,各從實開報。死者即時將皮張鬃尾入官。《牛筋角皮張》亦入官。其管牧群頭、群副每馬牛駝一頭,各笞三十,每三頭加一等,過杖一百,每十頭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徒三年。羊減馬三等,四頭笞一十,每三頭加一等,過杖一百,每十頭加一等,罪止杖七十,徒一年半。驢騾減馬牛駝二等,一頭笞一十,每三頭加一等,過杖一百,每十頭加一等,罪止杖八十,徒二年。若胎生不及時日而死者,灰醃看視明白,不坐。若失去賠償,損傷不堪用,減死者一等坐罪。其死損數目並不准除。

條例

凡太僕寺所屬十四牧監、九十八群,專一提調牧養孳生馬騾驢牛。其養戶俱係近京民人,或五戶十戶共養一匹。若人戶不行用心孳牧,致有虧欠倒死,就便著令買補還官。每歲將上年所生馬駒,起解赴京,調撥本寺。每遇年終比較,或群監官員怠惰,或人戶姦頑,致有馬匹瘦損,虧欠數多,依律坐罪。

孳生馬匹

馬戶。群頭管領騍馬一百匹為一群,每年孳生駒一百匹。若一年之內止有駒八十匹者,笞五十,七十匹者杖六十。都群所官不為用心提調者。致孳生不及數各減三等。太僕寺官又減都群所官罪二等。

條例

太僕寺少卿二員,一巡視京營及各邊騎操馬匹。一巡視順天府所屬寄牧馬匹。寺丞一十二員,一管順天府所屬寄牧馬匹。其餘分管京衛及保定等府孳牧寄操馬匹

凡把總等官剋減官馬草料者,計贓滿例發邊衛立功,滿日就彼帶俸。盜賣者,發瞭哨。賣。至料豆十石以上者,充軍管領。縱容盜賣,發邊衛立功,滿日就彼帶俸。買者問罪

驗畜產不以實

官司:《相驗分揀》。相驗其美惡而分別揀選以定高下官馬牛駝騾驢。不以美惡之實者,一頭笞四十。每三頭加一等。罪止杖一百。《驗羊》不以實,減三等。若因驗畜不實而價有增減者,計所增。虧官減。損民價坐贓論。入己者,以「監守自盜論」,各從重科斷。不實罪重從不實自盜罪重從自盜《條例》:

一州縣起解備用馬匹、各要經由該管官驗中起解。若有馬販交通官吏醫獸人等、兜攬作弊者、問罪枷號一個月、發邊衛充軍。再犯累犯者、枷號一個月、發極邊衛分充軍

「一、大同三路官旗舍人軍民人等,將不堪馬匹,通同光棍,引赴該管官處,及管軍頭目,收買私馬,詭令伴當人等,出名情囑各守備等官,俵與軍士,通同醫獸作弊,多支官銀者,俱問罪。官旗軍人,調別處極邊衛所,帶俸食糧差操。民並舍餘人等,俱發附近充軍。引領光棍並作弊醫獸,及詭名伴當人等,各枷號一個」 月發落。干礙內外官員。奏

請提問。凡受財者問枉法,係文職,附近充軍,係軍。

「官立功出錢人,問行求無贓官依囑託聽從。」 事已施行,杖一百,不在調衛之限。通同多支官銀分受,以常人盜并贓論。

養療瘦病畜產不如法

凡養療瘦病。官。馬牛駝騾驢不如法。無論頭數笞三十因而致死者,一頭笞四十。每三頭加一等。罪止杖一百,羊減三等。

乘官畜脊破領穿

凡官馬牛駝騾驢乘駕不如法而致。脊《破領》穿瘡,圍繞三寸者,笞二十;五寸以上,笞五十。並坐乘駕之人若牧養瘦者,計百頭為率。十頭瘦者,牧養人及群頭、群副各笞二十。每十頭加一等,罪止杖一百;羊減三等。典牧所官各隨所管群頭多少,通計科罪。太僕寺官各減典牧所官罪《三等條例》:

一下班官軍、將原領馬匹、兌與見操缺馬官軍、領騎喂養。若有擅騎回衛者、問罪、罰馬一匹、解兵部給操。其原領馬匹倒失者、追賠

官馬不調習

凡牧馬之官,聽乘官馬而不調習者,一匹笞二十。每五匹加一等。罪止杖八十。

宰殺馬牛

凡私宰自己馬牛者,杖一百。駝騾驢,杖八十。《觔角皮張》入官,誤殺及病死者,不坐。若故殺他人馬牛者,杖七十,徒一年半。駝騾驢,杖一百。官畜產同。若計贓重於本罪者,准盜論。係官者,准「常人盜官物」斷罪,並免刺,追價給主。若傷而不死,不堪乘用,及殺豬羊等畜者,計殺傷所減。價亦准盜論。各追賠所減價錢。完官給主價不減者,笞三十。其誤殺傷者,不坐罪,但追賠減價。《為從者》故殺傷「各減一等。」官物不分首從。若故殺緦麻以上親馬、牛、駝、騾、驢者,與本主私宰罪同,追價賠主。殺豬、羊等畜者,計減價坐贓論,罪止杖八十。其誤殺及故傷者,俱不坐,但各追賠減價。若官私畜產,毀食官私之物,因而殺傷者,各減「故殺傷」三等,追賠所減價。還畜主畜主賠償所毀食之物。還官主《若》:放官私畜產,損食官私物者,笞三十。計所食之贓重。於本罪者,坐贓論,罪止杖一百、徒三年。《失》者,減二等,各賠所損物。還官主若官畜產。失防「毀食官物者,止坐其罪,不在賠償」之限。若畜產欲觸觝、踢、咬人,登時殺傷者,不坐罪,亦不賠償。兼官私《條例》:

一、凡宰殺耕牛,并私開圈店,及知情販賣牛隻,與宰殺者,俱問罪,枷號一個月發落。再犯累犯者,免其枷號,發附近衛充軍。若盜而宰殺及貨賣者,不分初犯再犯,枷號一個月,照前發遣《畜產咬踢人》。

凡馬牛及犬。有觸觝踢咬人而畜主。記號拴繫不如法,若有狂犬不殺者,笞四十。因而殺傷人者,以過失論。各准鬥毆殺傷收贖給主。若故放令殺傷人者,減鬥毆殺傷一等。親屬有犯者,依《尊卑相毆殺傷律》。其受雇醫療畜產無制控之術及無故。人自觸之而被殺傷者,不坐罪。若故放犬,令殺傷他人畜產者,各笞四十,追賠所減價錢。給主「隱匿孳生」官畜產。

人戶等:牧養係官馬騾驢等畜。所得孳生,限十日內報官。若限外隱匿不報。計所隱匿之價為贓,准《竊盜》論,止杖一百、流三千里。因而盜賣、或將不堪孳生抵換者,並以「監守盜」論罪,不分首從,併贓至四十兩,雜犯,斬。其都群所太僕寺官,知情不舉,與犯人同罪。不知者,俱不坐。買主知情,以故買盜贓科匿賣抵換之物還官。

條例

凡盜賣官馬者,追罰馬二匹。知情和買,牙保鄰人,各罰馬一匹。宰殺及盜賣官驢者,俱照此例首告,於犯人名下,追馬銀三兩、騾二兩、驢一兩,充賞。凡巡馬官,每三月一換。

凡寄養馬,除年老外,其餘作踐成疾、不堪給軍者,原領人戶,追罰銀二兩。盜賣三匹以上者,充軍。知情和買者,民發擺站,軍發邊瞭哨。

凡印烙馬匹民馬照舊印左、給軍則印右。如京營邊關馬無右印、即係盜買民間官馬、追究問罪

私借官畜產

凡監臨。官吏。主守。之人將係官馬牛駝騾驢私自借用或轉借與人、及借之者不論久近多寡「各笞五十。」驗。計借過日。追雇賃錢入官,若計雇賃錢重。於笞五十者、各坐贓論加一等雇錢不得過其本價官畜死依毀棄官物在場牽去依常人盜

條例

一、在京坐營管操內外官并把總以下官,若將馬匹私占騎用,及撥與人騎坐至五匹者,降一級。六匹以上,降二級。其各邊分守守備、把總、管隊等官,將騎操并驛傳走遞官馬,擅撥與人騎坐,及私用伺候等項,亦照前例問擬。

一、官軍將所領官馬、耕田走驛、馱載物件、及雇與人騎、坐問罪。俱罰馬一匹。

公使人等索借馬匹

凡公使人等、承差經過去處除應付腳力外。索借有司官馬匹騎坐者,杖六十。驢騾笞五十。官吏應付者,各減一等。罪坐所由。應付之人

郵驛

遞送公文

凡鋪兵遞送公文,晝夜須行三百里。稽留三刻笞二十。每三刻加一等,罪止笞五十。其公文到鋪,不問角數多少。鋪司。須要隨即。附曆遣兵遞送。不許等待後來文書。違者鋪司笞二十。

凡鋪兵遞送公文,若磨擦及破壞封皮、不動原封者,一角笞二十。每三角加一等。罪止杖六十。若損壞公文不動原封者。一角,笞四十。每二角加一等,罪止杖八十。若沉匿公文及拆動原封者,一角,杖六十。每一角加一等,罪止杖一百。若事干軍情機密文書與漏泄不同不拘角數,即杖一百,有

所規避而沉拆者,各從重論。「規避罪重從規避」 ,「沈拆罪重問沈拆。」 其鋪司不告舉者,與犯人同罪。若已告舉、而所在官司不即受理施行者,各減犯人罪二等。凡各縣鋪長、專一於概管鋪分往來巡視,提調官吏、每月一次親臨各鋪刷勘。若有姦弊失於檢舉者,通計公文稽留及磨擦破壞封皮不動原封十件以上,鋪長笞四十,提調吏典笞三十,官笞二十。若損壞及沉匿公文若拆動原封者,鋪長與鋪兵同罪。提調吏典減一等,官又減一等。府州提調官吏失於檢舉者,各遞減一等。

條例

一,無印信文字不許入遞。

一各鋪司兵若有無籍之徒,不容正身,應當「用強包攬,多取工錢,致將公文稽遲沉匿等項問罪。旗軍發邊衛,民并軍丁人等發附近,俱充軍。其提調官、該吏鋪長各治以罪。」

邀取實封公文

凡在外大小各衙門官、但有入遞進呈實封公文、至

御前。下司被上司非理陵虐亦許其實封奏而上司官令人於中途急。

遞鋪、邀截取回者,不拘遠近、從本鋪鋪司鋪兵赴所在官司告舉、隨即申呈上司、轉達該部追究邀截之情。得實,斬。監候邀截進表文比例其鋪司、鋪兵,容隱不告舉者,各杖一百。若已告舉,而所在官司不即受理施行者,罪亦如之。若邀取實封至六部察院公文者,各減二等。下司畏上司劾奏而邀取者比此鋪舍損壞。

凡急遞鋪舍損壞不為修理,什物不完、鋪兵數少、不為補置,及令老弱之人當役者,鋪長笞五十。有司提調官吏各笞四十

條例

一、急遞鋪,每一十五里設置一所,每鋪設鋪兵四名,鋪司一名。於附近有丁力糧近一石之上、二石之下者點充。須要少壯正身,與免雜泛差役。每鋪置備各項什物,十二時輪日晷牌子一箇,紅綽屑一座,并牌額鋪曆二本。《上司行下》一本。「各府申上」 「一本。」 遇夜常明燈燭,鋪兵每名合備什物:「夾板一副,鈴攀一副,纓鎗一副,油絹三尺,軟絹包袱一條,箬帽蓑衣各一件,紅悶棍一條,《回曆》一本,私役鋪兵。」

凡各衙門一應公差人員於經過所在。不許差使鋪兵挑送官物及私己行李,違者笞四十。每名計一日追雇工銀八分五釐五毫入官。公用驛使稽程。

凡出使馳驛,違限常事,一日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軍情重事加三等。因而失誤軍機者、斬。監候。若各驛官故將好馬藏匿,推「故不即應付,以致違限者,對問明白。」即以前應得笞杖斬《罪坐》驛官,其遇水漲、路道阻礙經行者不坐。若驛使承受官司文書誤,不依原行題寫:所在公幹去處,錯去他所而違限者減二等。四日笞一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笞四十。《事干軍務》者不減。若由原行公文題寫錯者罪坐題寫之人,《驛使不坐條例》

一、順治三年五月十五日,欽奉:

《上傳》。凡滿洲官奉差往還及在外緊急軍情,齎奏沿

途經過地方,有司驛站等衙門,務要照依《勘合》火牌糧單,即時應付馬匹併廩給口糧公所。如或違玩稽遲,許差官據實奏聞,定將本地方官併經管衙門員役按其事體輕重分別究治。雖本地方官公出,亦係平日怠玩,不能預飭,必不姑恕。著兵部傳諭。

一各

王府公差人員、但係尋常事務、及各王禮節往來

不許馳驛。有擅應付,及假以軍情為由,馳驛者,處死。

一、各處水馬驛、遞運所夫役、巡檢司弓兵,若有用強包攬、不容正身著役、多取工錢害人攪擾衙門者、問罪。旗軍調發邊衛民并軍丁人等、發附近,俱充軍。其官吏通同縱容者、各治以違制。罪。若不曾用強多取工錢者,不在此例。多取工錢問求索計贓依不枉法論

一、直隸、江南、山東等處各屬馬驛,僉到馬頭,情願雇募土民代役者聽。若用強包攬者問罪。旗軍發邊衛,民并軍丁人等發附近,俱充軍。其有光棍交通包攬之徒,將正身姓名捏寫虛約,投托官豪勳戚之家,前去原籍,妄挐正身家屬,逼勒取財者,所在官司應提問者,提問應奏。

請者將人員羈留奏

請提問。俱照前例充軍。該管官司坐視縱容者、參

究治罪。光棍妄挐逼勒,問恐嚇、詐欺罪律,《餘同上》。

一會同館夫供役三年,轉發該管官司、收當民差、另僉解補。不許過役更易姓名、捏故僉補。違者、官吏一體坐違制。罪。若五年以上不行替役、及近館無籍軍民人等、用強攬當者、俱問發邊衛充軍

多乘驛馬

凡出使人員應乘驛船,驛馬數外多乘一船一馬者,杖八十。每一船一馬,加一等。若應乘驢而乘馬,及應乘中等下等馬,而勒要上等馬者,杖七十。因而毆傷驛官者,各加一等。至「折齒以上,依鬥毆」 論。若驛官容情應付者,各減犯人罪一等。其應乘上等馬,而驛官卻與中等下等馬者,罪坐驛官。本驛如無上等馬者,勿論。《若》出使人員枉道馳驛及經驛不換船馬者,杖六十。因而走死驛馬者,加一等,追償馬匹還官。其事非警急,不曾枉道而走死驛馬者,償而不坐。若軍情警急及前驛無船馬倒換者,不坐不償。亦究不倒換緣由《條例》:

一凡指稱勳戚文武大臣近侍官員姻黨族屬家人名目,虛張聲勢,擾害經過軍衛有司驛遞衙門,占宿公館,索取人夫馬匹車輛財物等項;及奸徒詐稱勢要衙門,乘坐《黑樓》等船隻,懸掛牌面,希圖免稅,誆騙違法者,徒罪以上,俱於所犯地方,枷號一箇月,發邊衛充軍。杖罪以下,枷號一箇月發落。「索取財物」 ,問「求索」 「希圖免稅」 ,問「匿稅。」 「誆騙違法」 ,問「詐稱見任官家人於所部內得財」

多支廩給

凡出使人員、多支領廩給者、計贓、以不枉法論《分》「有祿」 「無祿。」 當該官吏,與者,減一等。強取者,以枉法論。官吏不坐。多支口糧比此

條例

一、各處地方、如遇外國人入

貢。經過驛遞、即便查照勘合應付。不許容令買賣

連日支應,違者重治。若街市鋪行人等私與外國人交通買賣者,貨物入官,犯人問罪,枷號一箇月發落。貨物若不係違禁引,違制。若係「禁貨引」 ,為外國收買違禁貨物,例發邊衛充軍。

文書應給驛而不給

朝廷調遣軍馬、及報警急軍務、至邊將。若邊將及

各衙門飛報軍情詣

朝廷。實封。文書,故不遣使給驛。而入遞者、杖一百。因而

失誤軍機者,斬監候。若進賀表箋及賑救饑荒、申報災異、取索軍需之類重事,故不遣使給驛者,杖八十。失誤軍機,仍從重論。若常事不應給驛,而故給驛者,笞四十。

公事應行稽程

凡公事、有應起解官物、囚徒畜產、差人管送、而輒稽留、及一切公。事有期限而違者、一日笞二十。每三日加一等。罪止笞五十。若起解軍需、隨征供給而管送兼稽留違限者,各加二等。罪止杖一百。以致臨敵缺乏,失誤軍機者,斬監候。若承差人誤不依題寫去處,錯去他所,以致違限者,減。本罪二等「事干軍務者不減」或笞或杖或斬照前科罪若由公文題寫錯。而違限者,罪坐題寫之人,「承差人不坐」《條例》

一、各處有司起解逃軍,并軍丁及充軍人犯,量地遠近定立程限,責令管送。若長解縱容在家遷延不即起程,違限一年之上者,解人發附近。正犯原係附近,發邊衛。原係邊衛,發極邊衛,分各充軍。

占宿驛舍上房

凡公差人員出外幹辦公事、占宿驛舍正廳上房者、笞五十《廳房待品官上客》。

乘驛馬齎私物

凡出使人員、應乘驛馬。除隨身衣服器。仗外齎帶私物者,十斤杖六十。每十斤加一等,罪止杖一百;驛驢減一等。所帶私物入官,致死驛馬者,依本律

私役民夫抬轎

凡各衙門官吏、及出使人員、役使人民抬轎者、杖六十。有司應付者、減一等。若豪富《庶民》:之家役使。謂不給雇錢而勢使之也佃客抬轎者,罪亦如之。每名計一日,追給雇工銀八分五釐五毫。其民間婦女若老病之人及出錢雇工者,不在此限。

病故官家屬還鄉

凡軍民官、在任以理病故、家屬無力、不能還鄉者、所在官司、差人管領應付車船夫馬:腳力隨程驗。所有家口、官給行糧,遞送還鄉。違而不送者,杖六十

承差轉雇寄人

凡承差起解官物囚徒畜產、不親管送、而雇人寄人代領送者、杖六十。因而損失官物畜產、及失囚者、依本。律各《從重論》。損失重問損失輕則仍科雇寄受寄、受雇人各減。承差人一等。其同差人自相替者,放者各笞四十。《取財者》承替取放者貼解之物計贓,以「不枉法」論。若事有損失,亦依「損失官物及《失囚律》」追斷,不在減等之限。若侵欺故縱各依本律替者有犯管送人不知情不坐「乘官畜產」、車船「附私物。」

凡因公差、應乘官馬牛駝騾驢者各衙門自撥官馬、不得馳驛而行者除隨身衣仗外,私馱物不得過十斤。違者五斤笞一十,第十斤加一等,罪止杖六十。不在乘驛馬之條其乘船車者,私載物不得過三十斤,違者,十斤笞一十。每二十斤加一等,罪止杖七十。家人隨從者不坐。若受寄私載他人物者,寄物之人同罪,其物並入官。當該官司知而容縱者與同罪,不知者不坐。若應合遞運家小,如陣亡病故官軍及軍民官在任以理病故者。雖有私帶物件《不在此限條例》。

一,「運軍土宜,每船許帶六十石,沿途過淺盤剝,責令旗軍自備腳價,例外多帶者,照數入官。監兌糧儲等官,水次先行搜檢,督押司道及府佐官員沿途稽查。經過儀真,聽儧運御史盤詰。淮安、天津,聽理刑主事兵備道盤詰。經盤官員徇情賣法,一并參治。其餘衙門俱免投文盤詰。」「多帶」 ,問「違 制」 ;「徇情賣法」 ,問「聽從囑託,事已施行」 ;「受財」 ,問「枉法;出錢之人」 ,問「行求。」 一,漕運船隻,除運軍自帶土宜貨物外,若附搭客商勢要人等,酒、麪、糯米、花草、竹木、板片、器皿貨物者,將本船運軍并附載人員參問發落,貨物入官。其把總等官,有犯降一級回衛帶俸差操。民運船不在此例。運軍併附載人員依違制運軍與把總等官有贓問枉法無贓止問違 制

一、黃船附搭客貨及夾帶私物者,小「甲客商人等,俱問發極邊衛分,永遠充軍,貨物入官。若客商人等止是空身附搭者,亦連小甲俱發附近充軍。其馬快船隻附搭客貨及夾帶私物者,小甲客商人等,俱發邊外充軍,貨物亦入官。若客商人等止是空身附搭者,照常發落。」

一、沿河一帶省親、省祭、丁憂起復、并陞除外任及內外公差官員。若有乘坐馬快船隻、一事:興販私鹽。二事起撥人夫。三事并帶去無籍之徒、辱罵鎖綁官吏、勒要銀兩者。巡撫巡按、巡河、巡鹽、管河、管閘等官、就便挐問。干礙應奏官員、奏

請提問。其軍衛有司、驛遞衙門、若有懼勢應付者

參究治罪。「三事不備」 ,不引此例,止犯一事,依本律論。《私借》驛馬。

凡驛官將驛馬私自借用、或轉借與人、及借之者、各杖八十。驛驢減一等、驗計:日。追雇賃錢入官。若計雇賃錢重。於私借之罪「者,各坐贓論加二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