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4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四十七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四十七卷目錄

 律令部彙考三十三

皇清律例八

祥刑典第四十七卷

律令部彙考三十三[编辑]

皇清[编辑]

《大清律》
[编辑]

刑律:

賊盜:

謀反大逆:

凡謀反不利于國謂謀危 社稷及大逆不利于君謂謀毀 宗廟山陵及宮闕,但共謀者,不分首從已未行,皆凌遲處死。正犯之祖父、父、子、孫、兄弟及同居之人,如本族無服親屬及外祖父母、妻父、女婿之類不分異姓正犯期親及伯叔父兄弟之子,不限籍已未析居之同異,年十六以上,不論篤疾廢疾,皆斬。其十五以下及正犯母、女、妻、妾、姊、妹,若子之妻妾,給付功臣家為奴,正犯財產入官。若女兼姊妹許嫁已定,歸其夫,正犯子孫過房與人及正犯之聘妻未成者,俱不追坐。下條准此,上止坐正犯兄弟之子,不及其孫餘,律文不載,不得株連知情故縱隱藏者,斬。有能捕獲正犯者,民授以民官,軍授以軍職量功授職,仍將犯人財產全給充賞。知而首告,官為捕獲者,止給財產。雖無故縱但不首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未行而親屬告捕到官,正犯與緣坐人俱同自首免,已行惟正犯不免,餘免。非親屬首捕雖未行,仍依律坐謀叛:

凡謀叛謂謀背本國,潛從他國,但共謀者,不分首從,皆斬。妻妾子女,給付功臣之家為奴姊妹不坐,財產並入官。父、母、祖、孫、兄、弟,餘俱不坐不限籍之同異,皆流二千里安置。知情故縱隱匿者,絞。有能告捕者,將犯人財產全給充賞。知已行而不首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若謀而未行,為首者絞,為從者不分多少皆杖一百,流三千里。知未行而不首者,杖一百,徒三年若。逃避山澤,不服追喚者,或避差,或犯罪負固不服,非暫逃比以謀叛未行論。依前分首從其拒敵官兵者,以謀叛已行論。依前不分首從律,以上二條未行時,事屬隱祕,須審實乃坐造妖書妖言:

凡造讖緯、妖書、妖言,又傳用惑眾者,皆斬監候。被惑人不坐。不及眾者,流三千里。合依量情分坐。若他人造傳私有妖書,隱藏不送官者,杖一百,徒三年。

盜大祀神御物:

凡盜大祀

神祇、

御用祭器、帷帳等物,及盜饗薦玉帛、牲牢、饌具之屬

者,皆斬。不分首從,監守常人謂在殿內,及已至祭所而盜者祭器品物未進神御及管造未成,若已奉祭訖之物,及其餘官物,雖大祀所用非應薦之物皆杖一百,徒三年。若計贓重於本罪杖一百,徒三年者,各加盜罪一等。謂監守常人盜者,各加監守常人盜罪一等,至雜犯絞斬不加並刺字。

盜制書:

凡盜

制書若非 御寶原書止抄行者,以官文書論及起馬 御寶、聖旨、起船符驗者,皆斬不分首從。盜各衙門官文書

者,皆杖一百,刺字。若有所規避者,或侵盜錢糧,或受財買求之類從重論。事干軍機之錢糧者,皆絞監候,不分首從。盜印信:

凡盜各衙門印信及 皇城京城夜巡銅牌者,不分首從皆斬監候。又偽造印信、曆日、條記、欽給關防與印信、同盜關防印記者,皆杖一百,刺字。

盜內府財物:

凡盜

內府財物者,皆斬。但雜盜即坐,不論多寡,不分首從。若未進庫,止依常人盜

條例:

一、凡盜

內府財物,係

乘輿服御物者,仍作真犯死罪,其餘監守盜銀三十

兩,錢帛等物值銀三十兩以上,常人盜銀六十兩,錢帛等物值銀六十兩以上,俱問發邊衛,永遠充軍。內員同。

一、凡盜

內府財物,係雜犯,及監守常人盜竊盜掏摸搶奪

等項,但三次者,不分所犯各別,曾否刺字,革前革後,俱得并論比照竊盜三犯律,處絞,奏

請定奪。

盜城門鑰:

凡盜京城門鑰,皆不分首從杖一百,流三千里。盜府州縣鎮城關門鑰,皆杖一百,徒三年。盜倉庫門等鑰,皆杖一百,並刺字。盜 皇城門鑰律無文當以盜 內府物論盜軍器:

凡盜軍人關領衣甲、鎗刀、弓箭之類者,計贓以凡盜論。若盜民間應禁軍器如人馬甲、傍牌、火筒、火砲、旗纛、號帶之類者,與私有事主己得私有之罪同。若行軍之所,及宿衛軍人相盜入己者,准凡盜論。若不入己還充官用者,各減二等。盜園陵樹木:

凡盜園陵內樹木者,皆不分首從,而分監守常人杖一百,徒三年。若盜他人墳塋內樹木者,杖八十,從減一等。若計入己贓重于徒杖本罪者,各加盜罪一等。各加監守常人盜罪一等,若未馱載,仍以毀論

條例:

一、車馬過陵者,及守陵官民入陵者,百步外下馬。違者,以大不敬論。

一、凡山前山後,各有禁限,若有盜砍樹株者,驗實真正樁楂,比照盜大祀

神御物斬罪,奏

請定奪。為從者,發邊衛充軍。取土取石、開窯燒造、

放火燒山者,俱照前擬斷。

監守自盜倉庫錢糧:

凡監臨主守自盜倉庫錢糧等物,不分首從,併贓論罪。併贓謂如十人節次共盜官錢四十兩,雖各分四兩入己,通筭作一處,其十人各得四十兩,罪皆斬。若十人共盜五兩,皆杖一百之類。三犯者,絞。問真犯並於右小臂膊上刺盜官錢糧物三字。每字各方一寸五分,每畫各闊一分五釐,上不過肘,下不過腕。餘條准此

一兩以下,杖八十。

一兩以上至二兩五錢,杖九十。

五兩,杖一百。

七兩五錢,杖六十,徒一年。

一十兩,杖七十,徒一年半。

一十二兩五錢,杖八十,徒二年。

一十五兩,杖九十,徒二年半。

一十七兩五錢,杖一百,徒三年。

二十兩,杖一百,流二千里。

二十五兩,杖一百,流二千五百里。

三十兩,杖一百,流三千里。

四十兩,斬雜犯徒五年

條例:

一、凡倉庫錢糧,若宣府、大同、甘肅、寧夏、榆林、遼東、四川、建昌、松潘、廣西、貴州并各沿邊、沿海去處,有監守盜糧四十石,草八百束,銀二十兩,錢帛等物值銀二十兩以上,常人盜糧八十石,草一千六百束,銀四十兩,錢帛等物值銀四十兩以上,俱問發邊衛,永遠充軍。在京各衙門及漕運,并京、通、臨、淮、徐、德六倉,有監守盜糧六十石,草一千二百束,銀三十兩,錢帛等物值銀三十兩以上,常人盜糧一百二十石,草二千四百束,銀六十兩,錢帛等物值銀六十兩以上,亦照前擬充軍。其餘腹裏,但係撫按等官查盤去處,有監守盜糧一百石,草二千束,銀五十兩,錢帛等物值銀五十兩以上,常人盜糧二百石,草四千束,銀一百兩,錢帛等物值銀一百兩以上,亦照前擬充軍。以上人犯,俱依律併贓論罪,仍各計入己之贓數滿,方照前擬斷。不及數者,照常發落。若正犯逃故者,於同爨家屬名下追賠,不許濫及各居親屬。其各處徵收在官,應該起解錢糧,有侵盜者,俱照腹裏例擬斷。

一、凡沿邊、沿海錢糧,有侵盜銀二百兩,糧四百石,草八千束,錢帛等物值銀二百兩以上,漕運錢糧,有侵盜銀三百兩,糧六百石以上,俱照本律,仍作真犯死罪。係監守盜者,斬。係常人盜者,絞,奏

請定奪。

常人盜倉庫錢糧:

凡常人不係監守外皆是盜倉庫自倉庫盜出者坐錢糧等物,發覺而不得財,杖六十從減一等。但得財者,不分首從,併贓論罪併贓同前,並于右小臂膊刺盜官錢糧物三字。

一兩以下,杖七十。

一兩至五兩,杖八十。

一十兩,杖九十。

一十五兩,杖一百。

二十兩,杖六十,徒一年。

二十五兩,杖七十,徒一年半。

三十兩,杖八十,徒二年。

三十五兩,杖九十,徒二年半。

四十兩,杖一百,徒三年。

四十五兩,杖一百,流二千里。

五十兩,杖一百,流二千五百里。

五十五兩,杖一百,流三千里。

八十兩,絞。其監守直宿之人,以不覺察科罪條例:

一、監守常人盜侵欺人犯,但有贓至二十兩以上者,限一個月。二百兩以上者,限三個月。果能盡數通完,照本律發落,真犯死罪者,減等免死,充軍充軍以下俱減一等。如過期不完,各依本等律例,從重定擬。

強盜:

凡強盜,已行而不得財者,皆杖一百,流三千里。但得事主財者,不分首從,皆斬。雖不分贓,亦坐。若以藥迷人圖財者,罪同。但得財,皆斬。若竊盜臨時有拒捕及殺傷人者,皆斬。監候,得財、不得財皆斬,須看臨時二字因盜而姦者,罪亦如之不論成姦與否,不分首從。共盜之人,不曾助力,不知拒捕殺傷人及姦情者,審確止依竊盜論分首從、得財、不得財。其竊盜,事主知覺,棄財逃走,事主追逐,因而拒捕者,自首者但免,其盜罪仍依鬥毆傷人律自依罪人拒捕律科罪。於竊盜不得財,本罪上加二等,杖七十。毆人至折傷以上,絞。殺人者,斬。為從,各減一等凡強盜自首,不實不盡,只宜以名例自首律內至死減等科之,不可以不應從重科斷。

條例:

凡常人捕獲強盜一名,竊盜二名者,各賞銀二十兩。強盜五名以上,竊盜十名以上,各與一官。名數不及,折算賞銀。應捕人不在此限。強竊、盜賊止追正贓給主,無主者,沒官。若諸人典當、收買盜賊贓物,不知情者,勿論,止追原贓。其價于犯人名下追徵給主。

一、強竊盜再犯及侵損於人,不准首。家人共盜,以凡人首從論。

一、強盜殺傷人、放火燒人房屋、姦污人妻女、打劫牢獄、倉庫及干係城池衙門,并積至百人以上,不分曾否得財,俱照得財律,隨即奏

請審決梟示。若止傷人而未得財,比照搶奪傷人

律科斷。凡六項有一于此,即引梟示,隨犯摘引所犯之事一、嚮馬強盜執有弓矢、軍器,白日邀劫道路,贓証明白,俱不分人數多寡,曾否傷人,依律處決。於行劫去處,梟首示眾。如傷人不得財,依白晝搶奪傷人,斬一、凡捕獲強盜,不許私下擅自拷打,俱送問刑衙門,務要推究得實。若徇情扶同,致有冤枉,一體重罪不饒。

一、凡強盜必須審有贓証明確,及係當時見獲者,照例即決。如贓跡未明,招扳續緝涉于疑似者,不妨再審。其問刑衙門,如遇鞫審強盜,務要審有贓証,方擬不時處決。或有被獲之時,夥賊供証明白,年久無獲,贓亦花費,夥賊已決,無証,俱引監候處決。

劫囚:

凡劫囚者皆不分首從,斬監候。但劫即坐,不須得囚若私竊放囚人逃走者,與囚同罪。至死者,減一等。雖有服親屬,與常人同竊,而未得囚者,減二等。因而傷人者,絞監候。殺人者,斬監候。雖殺傷被竊之囚,亦坐前罪,不問得囚未得囚為從,各減一等。承竊囚與竊而未得二項若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及捕獲罪人,聚眾中途打奪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因而傷差人者,絞監候。殺人及聚至十人九人而下,止依前聚眾科斷,為首者,斬監候。下手致命者,絞監候。為從,各減一等。其率領家人隨從打奪者,止坐尊長。若家人亦曾傷人者,仍以凡人首從論。家長坐斬,為從坐流,不言殺人者,舉輕以該重也其不于中途,而在家打奪者,若打奪之人,原非所勾捕之人,依威力于私家拷打律。主使人毆者,依主使律。若原係所勾捕之人,自行毆打,在有罪者,依罪人拒捕律。無罪者,依拒毆追攝人律。

條例:

一、凡官司差人追徵錢糧,勾攝公事,并捕獲罪人,但聚眾至十人以上中途打奪,為從者,如係親屬并同居家人,照常發落。若係異姓,同惡相濟,及槌師打手,俱發邊衛充軍。

白晝搶奪:

凡白晝搶奪人少而無兇器,搶奪也。人多而有兇器,強劫也人財物者,不計贓杖一百,徒三年。計贓并贓論重者,加竊盜罪二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傷人者,斬監候。為從各減為首一等,並於右小臂膊上刺搶奪二字。若因失火,及行船遭風著淺,而乘時搶奪人財物,及拆毀船隻者,罪亦如之亦如搶奪科罪。其本與人鬥毆,或勾捕罪人,因而竊取財物者,計贓准竊盜論。因而奪去者,加二等,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并免刺。若竊奪有殺傷者,各從故鬥論。其人不敢與爭而殺之曰故,與爭而殺之曰鬥

條例:

一、凡號稱喇虎等項名色,白晝在街撒潑,口稱

聖號,及總甲、快手、應捕人等,指以巡捕勾攝為由,各

毆打平人,搶奪財物者,除真犯死罪外,犯該徒罪以上,不分人多人少,若初犯一次,屬軍衛者,發邊衛充軍。屬有司者,發邊外為民。雖係初犯,若節次搶奪,及再犯、累犯笞杖以上者,俱發原搶奪地方,枷號一箇月,照前發遣。若里老鄰佑知而不舉,所在官司縱容不問,各治以罪。凡問白晝搶奪,要先明事犯根由,然後揆情剖決。在白晝為搶奪,在夜間為竊盜,在途截搶者,雖昏夜仍問搶奪,止去白晝二字。若搶奪不得財,及奪之物即還事主,俱問不應,如強割田禾,依搶奪科之,探知竊盜人財,而于中途搶去,問搶奪。係強盜贓止問不應,若見分而奪,問盜後分贓。其親屬無搶奪之文,比依恐嚇科斷。竊盜:

凡竊盜已行而不得財,笞五十,免刺。但得財不論分贓不分贓以一主為重,併贓論罪。為從者,各指上得財不得財言減一等。以一主為重,謂如盜得二家財物,從一家贓多者科罪。併贓論謂如十人共盜得一家財物,計贓四十兩,雖各分得四兩,通算作一處,其十人各得四十兩之罪。造意者為首,該杖一百。餘人為從,各減一等,止杖九十之類。餘條准此初犯並于右小臂膊上刺竊盜二字,再犯刺左小臂膊,三犯者絞監候。以曾經刺字為坐掏摸者罪同。若軍人為盜或竊或掏摸贓至一百二十兩者,雖免刺字,三犯立有文案明白,一體處絞監候。

一兩,以下杖六十。

一十兩,杖七十。

二十兩,杖八十。

三十兩,杖九十。

四十兩,杖一百。

五十兩,杖六十,徒一年。

六十兩,杖七十,徒一年半。

七十兩,杖八十,徒二年。

八十兩,杖九十,徒二年半。

九十兩,杖一百,徒三年。

一百兩,杖一百,流二千里。

一百一十兩,杖一百,流二千五百里。

一百二十兩,杖一百,流三千里。

一百二十兩以上,絞監候。三犯,不論贓數,絞監候。

條例:

一、凡遇三犯竊盜中,有贓數不多,或在赦前一次,赦後二次,或赦前二次,赦後一次者,併入矜疑辨問疏內參酌,奏

請改遣。

盜馬牛畜產:

凡盜民間馬、牛、驢、騾、豬、羊、雞、犬、鵝、鴨者,並計所值之贓,以竊盜論。若盜官畜產者,以常人盜官物論。若盜馬牛兼官私言而殺者,不計贓即杖一百,徒三年。驢騾,杖七十,徒一年半。若計贓並從已殺計贓重於徒三年,徒一年半本罪者,各加盜竊盜常人盜罪一等。條例:

一、凡盜

御馬者,問罪,枷號三月,發邊衛充軍。若將自己及他

人騎操官馬盜賣者,枷號一個月,發落。盜至三匹以上,及再犯,不拘匹數,俱免枷號,屬軍衛者,發邊軍。屬有司者,發附近衛所,各充軍。五匹以上,屬軍衛者,發極邊衛。屬有司者,發邊衛,各永遠充軍。若養馬人戶盜賣官馬,至三匹以上,亦問發附近充軍。

一、凡冒領太僕寺官馬,至三匹者,問罪,於本寺門首,枷號一個月,發邊衛充軍。若家長令家人冒領三匹,不分首從,俱問常人盜官物罪,家長引例,家人不引。

盜田野穀麥:

凡盜田野穀麥菜果,及無人看守謂原不設守及不待守之物器物者,並計贓准竊盜論,免刺。若山野柴草木石之類,他人已用工力斫伐積聚,而擅取取與盜字有別者,罪亦如之。如柴草木石,雖離本處,未馱載間,依不得財,笞五十,合上條有拒捕,依罪人拒捕

條例:

一、凡盜掘金、銀、銅、錫、水銀等項礦砂,每金砂一觔,折銀二錢五分。銀砂一觔,折銀五分。銅、錫、水銀等砂一觔,折銀一分二釐五毫。俱比照盜無人看守物准竊盜論。若在山洞捉獲者,分為三等,持杖拒捕者為一等,不論人數礦數多寡,及初犯、再犯,不分首從,俱發邊遠充軍。若殺傷人,為首者比照竊盜拒捕殺傷人律,斬。其不曾拒捕,若聚至三十人以上者,為二等,不論礦數多寡,及初犯再犯,為首者發邊衛充軍,為從者枷號三個月,照罪竊盜罪下同發落。若不曾拒捕,又人

數不及三十名者,為三等,為首者初犯,枷號三個月,照罪發落。再犯,亦發邊遠充軍。為從者,止照罪發落。凡非山洞捉獲,止是私家收藏、道路背負者,惟據見獲論罪,不許巡捕人員,逼令展轉攀指。違者,參究治罪。

親屬相盜:

凡各居本宗外姻親屬相盜兼後尊長卑幼二款財物者,期親減凡人五等,大功減四等,小功減三等,緦麻減二等,無服之親減一等,並免刺。若盜有首從,而服屬不同,各依本服降減科斷,為從各又減一等若行強盜者,尊長犯卑幼,亦從強盜已行而得財不得財各依上減罪。卑幼犯尊長,以凡人論不在減等之限。若有殺傷者,總承上竊強二項各依殺傷尊長卑幼本律,從論。若同居卑幼,將引若將引各居親屬同盜,其人亦依本服降減,又減為從一等科之,如卑幼自盜止,依擅用,不必加他人盜己家財物者,卑幼依私擅用財物論,加二等,罪止杖一百。他人兼首從言減凡盜罪一等,免刺。若有殺傷者,自依殺傷尊長卑幼本律科罪。他人縱不知情,亦依強盜得財不得財論。若他人殺傷人者,自依竊盜臨時殺傷人斬。卑幼縱不知情,亦依殺傷尊長卑幼本律,仍以私擅用加罪及殺傷罪權之論。其同居奴婢雇工人盜家長財物,及自相盜者,減凡盜罪一等,免刺。為從又減一等。被盜之家親屬告發,並論如律,不在名例得相容隱之例。

條例:

一、同居卑幼,將引他人盜己家財物,如係強劫,比依各居親屬行強盜,卑幼犯尊長,以凡人論斬,奏

請定奪。

恐嚇取財:

凡恐嚇取人財者,計贓准竊盜論,加一等,以一主為重,併贓分首從。其未得者,亦准竊盜不得財罪上,加等,免刺。若期親以下,自相恐嚇者,卑幼犯尊長,以凡人論計贓,准竊盜加一等。尊長犯卑幼,亦依親屬相盜律,遞減科罪。期親亦減凡人恐嚇五等。須于竊盜加一等上減之。條例:

一、監臨恐嚇所部取財者,依挾勢求索強者,准枉法論。

一、知人犯罪不虛,而恐嚇取財者,合計贓以枉法論。

一、凡將良民誣指為盜,及寄買賊贓,捉挐拷打,嚇詐財物,或以起贓為由,沿房搜檢,搶奪財物,淫辱婦女,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不分首從,俱發邊衛永遠充軍。誣指送官,依誣告論。淫辱婦女,依強姦論。

詐欺官私取財:

凡用計詐官私,以取財物者,並計詐欺之贓准竊盜論,免刺。若期親以下不問尊長卑幼,同居各居自相欺詐者,亦依親屬相盜律,遞減科罪。若監臨主守,詐欺同監守之人取所監守之物者,係官物以監守自盜論。未得者,減二等。若冒認及誆賺局騙拐帶人財物者,亦計贓准竊盜論。係親屬,亦論服遞減,免刺。

條例:

一、凡誆騙聽選官吏及舉人、監生、生員人等財物,指稱買官賣缺,及買求中式等項,俱問罪,不分首從,於該衙門門首,枷號三個月,發煙瘴地面充軍。其央浼營幹,致被騙誆者,免其枷號,亦照前發遣。

一、凡指稱內外大小官員名頭,并各衙門打點,使用名色,誆騙財物,計贓犯該徒罪以上者,俱不分首從,發邊衛充軍。情重者,仍枷號二個月,發遣。如親屬指官誆騙,止依期親以下詐欺律,不可引例。

略人略賣人:

凡設方略而誘取良人為奴婢,及買賣良人與人為奴婢者,皆不分首從未賣杖一百,流三千里。為妻妾子孫者造意,杖一百,徒三年。因誘賣不從,而傷被略之人者,絞監候。殺人者,斬監候。為從,各減一等。被略之人不坐,給親完聚。若假以乞養過房為名,買良家子女轉賣者,罪亦如之。不得引例。若買來長成而賣者,難同此律。若和同相誘取在己情願賣良人為奴婢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妻妾子孫者,杖九十,徒二年半。被誘之人,減一等,仍改正給親。未賣者,各減已賣一等。十歲以下,雖和亦同略誘法,被誘略者,不坐。若略賣和誘他人奴婢者,各減略賣和誘良人罪一等。若略賣子孫為奴婢者,杖八十。弟妹及姪、姪孫、外孫,若己之妾子孫之婦者,杖八十,徒二年。略賣子孫之妾,減二等。同堂弟妹堂姪及姪孫者,杖九十,徒二年

半。和賣者,減略賣一等。未賣者,又減已賣一等。被賣卑幼,雖和同,以聽從家長,不坐,給親完聚。其和略賣妻為婢及賣大功以下尊卑親為奴婢者,各從凡人和略法。若受寄所賣人口之窩主,及買者知情,並與犯人同罪。至死,減一等。牙保各減犯人一等,並追價入官。不知者,俱不坐。追價給主。

條例:

一、凡設方略而誘取良人,與略賣良人子女,不分已賣未賣,俱問發邊衛充軍。若略賣至三口以上,及再犯者,用一百斤枷,枷號一個月,照前發遣。三犯者,不分革前革後,發極邊衛分,永遠充軍。其窩主與買主并牙保人等,知情者,各依律治罪。婦人有犯,罪坐夫男。若不知情,及無夫男者,止坐本婦。照常發落。

一、將腹裏人口用,強略賣與境外土官、土人、峒寨去處,圖利,除殺傷人律該處死外,若未曾殺傷人,比依將人口出境律,絞。為從者,文官問革,武官調煙瘴地面衛分,帶俸差操。軍民人等,發邊衛,永遠充軍。原係邊衛者,改發極邊衛充軍。發塚:

凡發掘他人墳塚見棺槨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已開棺槨見屍者,絞監候。發而未至棺槨者,杖一百,徒三年。招魂而葬,亦是。為從減一等。若年遠塚先穿陷,及未殯埋,而盜屍柩屍在柩未殯或在殯未埋者,杖九十,徒二年半。開棺槨見屍者,亦絞。其盜取器物磚石者,計贓准凡盜論,免刺。若卑幼發五服以內尊長墳塚者,同凡人論。開棺槨見屍者,斬監候。若棄屍賣墳地者,罪亦如之。買地人、牙保知情者,各杖八十,追價入官,地歸同宗親屬。不知者,不坐。若尊長發五服以內卑幼墳塚,開棺槨見屍者,緦麻杖一百,徒三年。小功以上各遞減一等。祖父母、父母發子孫墳塚,開棺槨見屍者,杖八十。其有故而依禮遷葬者,尊長卑幼俱不坐。若殘毀他人死屍,及棄屍水中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謂死屍在家,或在野,未殯葬,將屍焚燒支解之類。若已殯葬者,自依發塚開棺槨見屍律,從重論若毀棄緦麻以上尊長未葬死屍者,斬監候。棄他人及尊長而不失其屍毀而但髡髮若傷者,各減一等。凡人減流一等,卑幼減斬一等毀棄緦麻以上卑幼,各依凡人毀棄依服制遞減一等。毀棄子孫死屍者,杖八十。其子孫毀棄祖父母、父母,及奴婢雇工人毀棄家長死屍不論殘失與否者,斬監候。律不載妻妾毀棄夫屍,有犯依緦麻以上尊長律上請若穿地得無主死屍,不即掩埋者,杖八十。若於他人墳墓熏狐狸,因而燒棺槨者,杖八十,徒二年。燒屍者,杖一百,徒三年。若緦麻以上尊長,各遞加一等。燒棺槨者,各加為杖九十,徒二年半。燒屍者,遞加為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可依服屬各遞加,致反重于祖父母、父母也卑幼各因其服依凡人遞減一等。若子孫於祖父母、父母,及奴婢雇工人於家長墳墓熏狐狸者,杖一百。燒棺槨者,杖一百,徒三年。燒屍者,絞監候。若平治他人墳墓為田園者,雖未見棺槨杖一百,仍令改正。于有主墳地內盜葬者,杖八十,勒限移葬。若將尊長墳塚平治作地,得財賣人,止問誆騙人財,亦不可作棄屍賣墳地斷。買主知情,則坐不應事,重追價入官。不知情,追價還主。至計贓輕者,亦杖一百。若地界內有死人,里長地鄰不申報官司檢驗,而輒移他處,及埋藏者,杖八十。以致失屍者,杖一百。殘毀及棄屍水中者,杖六十,徒一年。殘棄之人,仍坐流罪。棄而不失,及髡髮若傷者,各減一等,杖一百。若鄰里自行殘毀,仍坐流罪。因而盜取衣服者,計贓准竊盜論,免刺。

條例:

一、凡發掘貝勒、貝子、公、夫人等及歷代帝王、名臣、先賢墳塚,開棺為從,與發見棺槨為首者,俱發邊衛。發見棺槨為從,與發而未至棺槨為首,及發常人塚開棺見屍為從,與發見棺槨為首者,俱發附近,各充軍。如有糾眾發塚,起棺,索財取贖者,比依強盜得財律,不分首從,皆斬。夜無故入人家:

凡夜無故入人家內者,杖八十。主家登時殺死者,勿論。其已就拘執,而擅殺傷者,減鬥殺傷罪二等。至死者,杖一百,徒三年。

盜賊窩主:

凡強盜窩主造意,身雖不行,但分贓者,斬。若行則不問分贓不分贓,只依行而得財者,不分首從,皆斬。若不知盜情,只是暫時停歇者,止問不應若不行,又不分贓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共謀其窩主不曾造謀,但與賊人共知謀情者,行而不分贓,及分贓而不行,皆斬。若不行,又不分贓者,杖一百。竊盜窩主造意,身雖不行,但分贓者,為首論。若不行,又不分贓者,為從論,減一等。以臨時主意上盜者,為首。其窩主若不造意而但為從者,行而不分贓,及分贓而不行,減造意一等,仍為從論。若不行,又不

分贓,笞四十。若本不同謀,偶然相遇共為強竊盜,其強盜固不分首從,若竊盜則以臨時主意上盜者,為首。餘為從論。其知人略賣和誘人,及強竊盜後而分所賣所盜贓者,計所分贓,准竊盜為從論,免刺。若知強竊盜贓,而故買者,計所買物坐贓論,折半科罪。知而寄藏者,減故買一等,各罪止杖一百。其不知情誤買,及受寄者,俱不坐。

條例:

一、凡推鞫窩主窩藏分贓人犯,必須審有造意共謀實情,方許以窩主律論斬。若止是勾引容留往來住宿,並無造意共謀情狀者,但當以窩藏例發遣,毋得附會文致,概坐窩主之罪。一、凡各處大戶家人佃僕,結搆為盜,殺官、劫庫、劫獄、放火,許大戶隨即送官追問。若大戶知情故縱,除真犯死罪外,其餘徒流杖罪,屬軍衛者,發邊衛,屬有司者,發附近,各充軍。

一、凡

皇親功臣管莊家僕、佃戶人等,及諸色軍民大戶,

勾引來歷不明之人,窩藏強盜二名以上,竊盜五名以上,坐家分贓者,俱問發邊衛充軍。若有造意共謀之情者,各依律從重科斷。干礙勳戚,參究治罪。

一、凡各處無籍之徒,引賊劫掠,以復私讎。探報消息,致賊逃竄者,照姦細律條處斬,梟首示眾。一、知強竊盜贓而接買受寄,若馬騾等畜,至二頭匹以上,銀貨坐贓至滿數者,但問罪,不分初犯再犯,枷號一個月,發落。若三犯以上,不拘贓數多寡,與知強盜後而分贓至滿數者,俱免枷號,發邊衛充軍。

共謀為盜:此條專為共謀而臨時不行者言凡共謀為強盜,數內一人臨時不行而行者,卻為竊盜。共謀而不行者,分贓,但係造意者,為竊盜首。果係餘人並為竊盜從。若不分贓,但係造意者,即為竊盜從。果係餘人並笞五十,必查以臨時主意上盜者為竊盜首。其共謀為竊盜,數內一人臨時不行而行者,為強盜,其不行之人,造意者,分贓,知情不知情,並為竊盜首。造意者,不分贓,及餘人而曾分贓,俱為竊盜從。以臨時主意及共為強盜者,不分首從論。

公取竊取皆為盜:

凡盜公取竊取,皆為盜。公取謂行盜之人,公然而取其財,如強盜搶奪竊取,謂潛行隱面,私竊取其財。如竊盜掏摸,皆名為盜器物錢帛以下兼官私言之類,須移徙已離盜所方謂之盜。珠玉寶貨之類,據入手隱藏,縱在盜所未將行,亦是為盜。其木石重器,非人力所勝,雖移本處,未GJfont載間,猶未成盜,不得以盜論。牛馬駝騾之類,須出闌圈。鷹犬之類,須專制在己,乃成為盜。若盜馬一匹,別有馬隨,不合併計為罪。若盜其母而子隨者,皆並計為罪。此條乃以上盜賊諸條之通例,未成盜而有顯跡證見者,依已行而未得財科斷。已成盜者,依律以得財科斷。

起除刺字:

凡盜賊曾經刺字者,俱發原籍收充警跡。該徒者,役滿,充警。該流者,于流所充警。若有起除原刺字樣者,杖六十,補刺。收充警跡,謂充巡警之役,以蹤跡盜賊之徒,警跡之人,俱有冊籍,故曰收充。若非應起除,而私自用藥或火炙去原刺背膞上字樣者,雖不為盜,亦杖六十,補刺原刺字樣

人命:

謀殺人:

凡謀或謀諸心或謀諸人殺人,造意者斬監候,從而加功者,絞監候。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殺訖,乃坐。若未曾殺訖,而邂逅身死,止依同謀共毆人科斷。若傷而不死,造意者,絞監候。從而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杖一百,徒三年。若謀而已行,未曾傷人者,造意為首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從者,同謀同行各杖一百。但同謀者雖不同行皆坐。其造意者通承已殺、已傷、已行三項身雖不行,仍為首論。從者不行,減行而不加功者一等。若因而得財者,無問殺人與否同強盜,不分首從,論皆斬。行而不分贓,分贓而不行,及不行又不分贓者,皆仍依謀殺論

條例:

一、凡勘問謀殺人犯,果有詭計陰謀者,方以造意論斬。助毆傷重者,方以加功論絞。謀而已行,人贓見獲者,方與強盜同辟。毋得據一言為造謀,指助勢為加功,坐虛贓為得財,一概擬死,致傷多命。

謀殺制使及本管長官:

凡奉

制命出使,而所在官吏謀殺,及部民謀殺本屬知府:知

州:知縣,軍士謀殺本管指揮:千戶:百戶,若吏卒謀殺本部五品以上長官,已行未傷者,杖一百,

流二千里。已傷者,絞。流、絞俱不言,皆則為從各減等已殺者,皆斬。官吏謀殺監候,餘皆決不待時,下斬同,其從而不加功,及不行者,及謀殺六品以下長官,及府州縣佐貳、首領官,本條俱不載,各依凡人謀殺論謀殺祖父母父母:

凡謀殺祖父母、父母及期親尊長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父母,已行不問已傷未傷者,預謀之子孫,不分首從皆斬。已殺者,皆凌遲處死。其為從,有服屬不同,自依緦麻以上律論,凡人自依凡論,凡謀殺服屬,皆倣此謀殺緦麻以上尊長,已行者,杖一百,流二千里。為從杖一百,徒三年。已傷者,絞。為從加功、不加功,並同凡論。已殺者,皆斬不問首從。其尊長謀殺本宗及外姻卑幼,已行者,各依故殺罪減二等。已傷者,減一等。已殺者,依故殺法依故殺法,謂各依鬥毆條內,尊長故殺卑幼律問罪。若奴婢及雇工人謀殺家長,及家長之期親外祖父母,若緦麻以上親者兼尊卑言,罪與子孫同。若已贖身,當同凡論。條例:

一、凡子孫謀殺祖父母、父母者,巡按御史會審情真,即單詳到院,院寺即行單奏決。單到日,御史即便處決。如有監故在獄者,仍戮其屍。殺死姦夫:

凡妻妾與人姦通,而本夫于姦所親獲姦夫、姦婦,登時殺死者,勿論。若止殺死姦夫者,姦婦依和姦律斷罪,入官為奴。或調戲未成姦,或雖成姦,已就拘執,或非姦所捕獲者,皆不得拘此律。其妻妾因姦,同謀殺死親夫者,凌遲處死,姦夫處斬監候。若姦夫自殺其夫者,姦婦雖不知情,絞監候。豋時姦所獲姦,止殺姦婦。或非姦所,姦夫已去,將姦婦逼供而殺,俱依毆妻至死。

已離姦所,本夫登時逐至門外殺之,止依不應,杖非登時,依不拒捕而殺。

姦夫奔走良久,或趕至中途,或聞姦次日追而殺之,並依故殺。

姦夫已就拘執,而毆殺,或雖在姦所捉獲,非登時而殺,並須引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至死例。

本夫之兄弟及有服親屬,或同居人,或應捕人,皆許捉姦。其婦人之父母、伯叔、姑、兄姊、外祖父母捕姦,殺傷姦夫者,與本夫同。但卑幼不得殺尊長,犯則依故殺伯叔母、姑、兄姊律科。尊長殺卑幼,照服輕重科罪。

弟見兄妻與人行姦,趕上殺死姦夫,依罪人不拒捕而殺。

外人或非應捕人有殺傷者,並依鬥殺傷論。姦婦自殺其夫,姦夫果不知情,止科姦罪。因姦謀殺本夫,傷而不死,姦婦依謀殺夫,已行斬。姦夫依謀殺人,傷而不死,從而加功滿流。若是造意,依造意絞。

姦夫自殺夫之父母,以便往來。姦婦雖不知情,亦絞。

嫂叔通姦,有指實,本夫得知,不于姦所而殺二命,依本犯應死而擅殺。以上先須姦情確審得實,乃坐條例:

一、本夫拘執姦夫、姦婦而毆殺者,比照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至死律條科斷。謀殺故夫父母:

改嫁妻妾謀殺故夫之祖父母、父母者,並與謀殺見奉舅姑罪同。若妻妾被出,不用此律。若舅姑謀殺已故子孫改嫁妻妾,依故殺律。已行、已傷,亦各減一等。若奴婢不言雇工人,舉重以見義謀殺舊家長者,以凡人論。謂將自己奴婢轉賣他人者,皆同凡人,餘條准此殺一家三人:

凡殺一家謂同居,雖奴婢雇工人皆是,或不同居,果係父子兄弟至親,亦是真犯死罪三人,及支解但一人即坐,雖有罪亦坐,不必非死罪三人也者,凌遲處死,財產斷付死者之家。妻子不言女,不在緣坐之限流二千里。為從加功者,斬,財產妻子不在斷付應流之限。不加功者,依謀殺人律減等。若將一家三人先後殺死,則通論。若本謀殺一人,而行者殺三人,不行之人,造意者斬,非造意者,以從者不行,減行者一等論。仍以臨時主意殺三人者為首。

條例:

一、凡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為首監故者,將財產斷付被殺之家,妻子流二千里,仍剉碎死屍,梟首示眾。

一、支解人如毆殺故殺人,殺死之後,欲求避罪,割碎死屍,棄置埋沒,原無支解之心,各以毆殺故殺論。若初心本欲支解其人,行兇之時,或勢力不遂,乃先行殺,隨又支解,惡狀昭著者,以支解論,俱奏

請定奪。

採生折割人:

凡採生折割兼已殺及已傷言人者,凌遲處死,財產斷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雖不知情,並流二千里安置。採生折割人是一事,謂取生人耳目臟腑之類,而折割其肢體也。此與支解事同,但支解者止欲殺其人而已,此則殺人而為妖術以惑人,故又特重之為從加功者斬。財產家口不在斷付應流之限,不加功者,依謀殺人律減等若已行而未曾傷人者,亦斬,妻子流二千里。財產及同居家口,不在斷付應流之限為從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亦減一等里長知而不舉者,杖一百。不知者不坐。告獲者,官給賞銀二十兩。

造畜蠱毒殺人:

畜蠱毒,堪以殺人,及教令人造畜者,並坐不必用以殺人。造畜者,不問已未殺人財產入官,妻子及同居家口,雖不知情,並流二千里安置。所教令之財產妻子等,不在此限若以蠱毒毒同居人,其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孫不知造蠱情者,不在流遠之限。若係知情,雖被毒,仍緣坐。若里長知而不舉者,各杖一百。不知者不坐。告獲者,官給賞銀二十兩。若造魘魅符書咒詛,欲以殺人者,凡人子孫、奴婢雇工人、尊長卑幼各以謀殺已行未傷論。因而致死者,各依本殺法。欲令人疾苦無殺人之心者,減謀殺已行未傷二等。其子孫于祖父母、父母不言妻妾于夫之祖父母、父母,舉子孫以見義奴婢雇工人於家長者,各不減,仍以謀殺已行論斬。若用毒藥殺人者,斬監候。或藥而不死,依謀殺已傷律,絞。買而未用者,杖一百,徒三年。知情賣藥者與犯人同罪。至死,減等。不知者不坐。鬥毆及故殺人獨毆曰毆,有從為同謀共毆。臨時有意欲殺,非人所知曰故。共毆者,惟不及知,仍只為同謀共毆,此故殺所以與毆同條,而與謀攸分凡鬥毆殺人者,不問手足、他物、金刃,並絞監候。故殺者,斬監候。若同謀共毆人,因而致死者,以致命傷為重下手致命傷重者,絞監候。元謀者,不問共毆與否杖一百,流三千里。餘人不曾下手致命,又非元謀各杖一百。各兼人數多寡及傷之輕重言

條例:

一、凡同謀共毆人,除下手致命傷重者,依律處絞外,其共毆之人,審係執持鎗刀等項兇器,亦有致命傷痕者,發邊衛充軍。

一、凡同謀共毆人犯,除下手者擬絞外,必真係造意首禍之人,方以元謀擬流。毆有重傷,而又持有兇器者,方以合例發遣。其但曾與謀,而未造意,并有重傷而無兇器,有兇器而無重傷者,毋得概擬流戍。

一、凡審共毆下手擬絞人犯,果于未結之前,遇有原謀助毆,重傷之人,監斃在獄,與解審中途因而病故者,准其抵命。若係配發事結之後,若在家病亡者,不得濫改抵償。仍將下手之人依律處決。

屏去人服食:

凡以他物一應能傷人之物置人耳鼻及孔竅中,若故屏去人服用飲食之物,而傷人者,不問傷之輕重杖八十。謂寒月脫去人衣服,饑渴之人絕其飲食,登高乘馬,私去梯轡之類致成殘廢疾者,杖一百,徒三年。令至篤疾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將犯人財產一半給付篤疾之人養贍。至死者,絞監候。若故用蛇蝎毒蟲咬傷人,以鬥毆傷論。驗傷之輕重,如輕則笞四十,至篤疾亦給財產因而致死者,斬監候。

戲殺誤殺過失殺傷人:

凡因戲以堪殺人之事為戲,如比較拳棒之類而殺傷人,及因鬥毆而誤殺傷傍人者,各以鬥殺傷論死者並絞,傷者驗輕重坐罪。其謀殺、故殺人而誤殺傍人者,以故殺論死者處斬,不言傷,仍以鬥毆論。若知津河水深泥濘,而詐稱平淺,及橋梁渡船朽漏不堪渡人,而詐稱牢固,誑令人過渡,以致陷溺死傷者,與戲殺相等亦以鬥殺傷論。若過失殺傷人者,較戲殺愈輕各准鬥殺傷罪,依律收贖,給付其被殺傷之家。過失,謂耳目所不及,思慮所不到,如彈射禽獸,因事投擲磚瓦,不期而殺人者。或因升高險,足有蹉跌,累及同伴。或駕船使風,乘馬驚走,馳車下坡,勢不能止。或共舉重物,力不能制,損及同舉物者。凡初無害人之意,而偶致殺傷人者,皆准鬥毆殺傷人罪,依律收贖,給付被殺被傷之家,以為營葬及醫藥之資條例:

一、應該償命罪囚,遇蒙

赦宥,俱追銀二十兩,給付被殺家屬。如果十分貧

難者,量追一半。

一、收贖過失殺人,絞罪,與被殺之家營葬,折銀十二兩四錢二分。

夫毆死有罪妻妾:

凡妻妾因毆罵夫之祖父母、父母,而夫不告官擅殺死者,杖一百。若夫毆罵妻妾,因而自盡身死者,勿論。祖父母、父母親告,乃坐。若已亡,止科罵夫,或妻有他罪不至死,而夫擅殺,仍絞。

殺子孫及奴婢圖賴人:

凡祖父母、父母故殺子孫,及家長故殺奴婢,圖賴人者,杖七十,徒一年半。若子孫將已死祖父

母、父母,奴婢雇工人將家長身屍未葬圖賴人者,杖一百,徒三年。期親尊長,杖八十,徒二年。大功、小功、緦麻,各遞減一等。若期親尊長將已死卑幼,及他人身屍圖賴人者,杖八十。以上俱指未告官言其告官者,隨所告輕重,並以誣告平人律反坐論罪。若因圖賴而詐取財物者,計贓准竊盜論。搶去財物者,准白晝搶奪論,免刺,各從重科斷。圖賴罪重依圖賴論,詐取搶奪罪重依詐取搶奪論條例:

一、凡故殺子孫,若遇謀故殺人不赦者,依律斷放。其誣賴于人,遇革者,所誣之人罪若該原,犯人止從故殺子孫科斷。如所誣之人罪不該原,亦從重論。

一、有服親屬,互相以屍圖賴者,依干名犯義律。一、妻將夫屍圖賴人,比依卑幼將期親尊長圖賴人律。若夫將妻屍圖賴人者,依不應,從重。其告官司詐財搶奪者,依本律科斷。

一、故殺妾及弟妹子孫姪、姪孫與子孫之婦,圖賴人者,俱問罪。屬軍衛者,發邊衛。屬有司者,發附近各充軍。

弓箭傷人:

凡故非因事而故意之謂向城市及有人居止宅舍放彈、射箭、投擲磚石者,雖不傷人笞四十。傷人者,減凡鬥傷一等。雖至篤疾,不在斷付家產之限因而致死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若所傷係親屬,依名例律本應重罪,而犯時不知者,依凡人論。本應輕者,聽從本法。車馬殺傷人:

凡無故于街市鎮店馳驟車馬,因而傷人者,減凡鬥傷一等。致死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若無故于鄉村無人曠野地內馳驟,因而傷人不致死者不論致死者,杖一百,以上所犯並追埋葬銀一十兩。若因公務急速,而馳驟殺傷人者,以過失論,依律收贖,給付其家。

庸醫殺傷人:

凡庸醫為人用藥鍼刺,誤不如本方,因而致死者,責令別醫辨驗藥餌穴道。如無故害之情者,以過失殺人論,依律收贖,給付其家,不許行醫。若故違本方,乃以疾病,而增輕作重,乘危以取財物者,計贓准竊盜論。因而致死,及因事私有所謀害故用反証之藥殺人者,斬監候。

窩弓殺傷人:

凡打捕戶于深山曠野,猛獸往來去處,穿作阬GJfont,及安置窩弓,不立望竿,及抹眉小索者,雖未傷人亦笞四十。以致傷人者,減鬥毆傷二等。因而致死者,杖一百,徒三年,追徵埋葬銀一十兩。若非深山曠野,致殺傷人者,從殺傷論。

威逼人致死:

凡因事戶婚、田土、錢債之類威逼人致自盡死者,審犯人必有可畏之威杖一百。若官吏公使人等,非因公務,而威逼平民致死者,罪同。以上二項並追埋葬銀一十兩給付死者之家。若卑幼威逼期親尊長致死者,絞監候。大功以下遞,減一等。若因盜,而威逼人致死者,斬監候。姦不論已成與未成,盜不論得財與不得財條例:

一、凡因姦威逼人致死人犯,務要審有挾制窘辱情狀。其死者,無論本夫、本婦、父母、親屬、姦夫,亦以威逼擬斬。若和姦縱容,而本婦、本夫媿迫自盡,或妻妾自逼死其夫,或父母夫自逼死其妻女,或姦婦以別事致死其夫,而姦夫無干者,毋得概坐因姦威逼之條。

一、凡因事用強,毆打威逼人致死,果有致命重傷,及成殘廢篤疾者,雖有自盡實跡,依律追給埋葬銀兩,發邊衛充軍。

一、凡因事威逼人,致死一家二命,及非一家,但至三命以上者,發邊衛充軍。若一家三命以上,發邊衛,永遠充軍。仍依律各追給埋葬銀兩。一、凡子孫威逼祖父母、父母,妻妾威逼夫之祖父母、父母致死者,俱比依毆者律,斬。其妻妾威逼夫致死者,比依妻毆夫至篤疾者律,絞。俱奏

請定奪。

一、婦人夫亡,願守志,別無主婚之人。若有用強求娶,逼受聘財,因而致死者,依律問罪,追給埋葬銀兩,發邊衛充軍。

一、凡軍民人等,因事威逼本管官致死,為首者,比依威逼期親尊長致死律,絞。為從者,枷號半年,發邊衛充軍。

尊長為人殺私和:

凡祖父母、父母及夫,若家長為人所殺,而子孫妻妾奴婢雇工人私和者,杖一百,徒三年。期親尊長被殺,而卑幼私和者,杖八十,徒二年。大功以下,各遞減一等。其卑幼被殺,而尊長私和者,

依服制減卑幼一等。若妻妾、子孫及子孫之婦、奴婢雇工人被殺,而祖父母、父母、夫、家長私和者,杖八十。受財者,計贓准竊盜論,從重科斷。私和就各該抵命者言,追贓入官常人為他人私和人命者,杖六十。受財,以枉法論。

同行知有謀害:

凡知同伴人欲行謀害他人,不即阻當救護,及被害之後,不首告者,杖一百。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