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6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六十六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六十六卷目錄

 律令部彙考五十二

皇清康熙三則

祥刑典第六十六卷

律令部彙考五十二[编辑]

皇清[编辑]

康熙三十三年[编辑]

《吏部則例》
一刑部為揭報劣員虛兵冒餉事看
[编辑]

得紫荊關革職參將陳英揭報守備左鉞「虛兵冒餉」 一案,據直隸巡撫郭世隆審擬徒杖,具題前來。查陳英於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到任,即向左鉞索要家人名糧,加以苛飭。左鉞即同千總吳芳春等議將兵糧二十五名,同營馬五匹,交陳英收受。陳英復索一月截日銀,眾弁目將給過餉銀掣回二十八兩四錢零,交路成志轉送收受。至九月二十四日下操,因左鉞同伊食糧,家人不到觸怒,將伊所收餉銀,官馬即以為左鉞行賄誣揭。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陳英誣首、左鉞行賄等輕罪不議外,陳英將兵丁給過餉銀掣回。《合依》。凡監臨官挾勢求索部內財物,強者准《枉法論》,二十五兩,杖七十,徒一年半,律應徒一年半,至配所不准折贖,責二十五板。係貪官永不敘用。患病仍領餉銀之兵丁殷崇福,轉遞截日銀兩之路成志,俱合依不應重律杖八十,各折責三十板,革退名糧。其容家人頂名食糧及容病夫領餉之左鉞,已經此案革職,併被陳英抑勒邀送兵名餉銀之千總吳芳春等,俱無容議。官馬已經發還,亦無容議。陳英等名下贓銀,各照追入官脫逃之陳照貴嚴緝,獲日另結等因。康熙三十三年十月二十四日題,二十六日奉

旨:「依議。」

《兵部則例》
一浙撫張准兵部咨為報明叩勦事
[编辑]

據原任福浙總督興疏稱:「《李則登》等船於康熙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夜在寧波牛門洋地方被劫同夥十三人,現獲五名,疏防水師專汛把總兼轄遊擊、陸路專汛千總兼轄副將等,相應題參。但海洋內被盜,陸路營官無兼轄水汛之責,應否免其處分?相應聲明,聽候部議」 等因前來。查此案同夥十三人止獲五名,獲賊未及過半,應將水師專汛把總照例住俸,限一年緝賊,如不獲,題參另處。兼轄遊擊石之固已陞山西北樓營參將,應照離任官例,於新任內罰俸一年,未獲賊犯,令接任官照案緝拿。至該督《疏》稱「陸路營官無兼轄水汛之責」 等語,相應將陸路專汛兼轄各官,應毋庸議。康熙三十三年十月初八日,奉

旨:「依議。」

又十月二十九日,准部咨:一、兵部准慶豐司移稱:「查二十二年三月內,總管內務府會同本司議得,遊牧地方三旗牛羊之群,如有偷賣牛羊者,令張家古、北喜峰、殺虎等口查挐。雖經令各口嚴行查挐偷賣之人,但邊外蘇魯地方周圍相近者,有偷賣之人,亦未可定。相應通行曉諭蘇魯地方周圍相近之蒙古王」 《等大臣》《牛羊之群及莊村人等》,不許偷賣彼此貿易。如有違禁偷賣彼此那換者,照例從重治罪。如傍人出首者,將偷賣彼此那換之人照例治罪。將羊隻追出入官。所賣價銀并那換物件,追出與出首之人。如此可以壅塞內外偷賣彼此那換之弊。庶

皇上牲口,不致缺少而稍裨益矣等因。具題奉 旨:「依議。欽此。」移咨貴部轉行禁止在案。令總管內務

府會同本司復議得、羊隻所押印烙、若重者羊腮浮腫若輕者不到數日、將印烙銷去相應照三旗馬印式樣、作為雙刃、將羊耳砍穿為記等因、具題奉

旨:「依議。欽此。移咨貴部,再為轉行禁止」等因前來。相

應通行遵照可也

《刑部則例》
一刑部為呈報事會看得強賊姚四
[编辑]

等行劫廣平府臨洺鎮通判張建策官衙一案,據直撫郭世隆審擬斬流具題前來。查逸賊張耀子躧知建策公出糾合姚四等同夥十五人,于康熙三十一年十二月初四日夜,各持刀棍等械行劫。內王條子等五人因步行半路先回,姚四等十人劫得首飾、銀兩等物,瓜分而散。迨

經挐獲姚四等,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張紅嘴取供病故不議外,姚四、張五軒合依《強盜》打劫干係城池衙門,不分曾否得財,均斬梟示律,均應立決梟示。中途旋回之王條子,合依《強盜》已行而不得財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律應僉妻流三千里。至配所責四十板。已獲贓物,給還失主。未獲贓物,將各盜家產變賠。逸「賊張耀子、耿奎三、王三、雷明吾、張純、張二青、牛得安、李傻子、顧擇三、王以軒、劉小堂,併問賊借銀之劉三禿子、馬三良,俱嚴緝,獲日另結;買賊贓之柴三等,審不知情,均毋庸議」 等因。康熙三十三年二月初十日題,十二日奉。

旨:「姚四、張五軒俱著即處斬梟示,餘依議。」

一、逃人在地方官前指名旗色佐領,及至部中供忘記主子者,照舊鞭刺入官。

一、《督捕》等題,通行沿邊地方總兵官等處,嚴行責令管轄各守邊口武官等嚴查出邊人,皆不許放過逃人,令其挐解。若將逃人疏忽放出者,將看守之官兵、該部照例治罪。康熙三十三年四月三十日奉

旨:「依議。」

一、《督捕等題》,凡旗人出邊口時,應令各該旗將某人帶出之人數開寫。若係所買之人,驗看用印。稅契。若係舊人,令各佐領、驍騎校等作保用印過部,部給出邊口之票,邊口官員驗票,照數詳查放出。若所保之人內有逃人者,將佐領、驍騎校等一併交與該部治罪。邊汛官員不時沿邊巡查,將逃人不許放過,令其挐獲。倘若邊汛之官兵懈怠。將出邊之人不嚴巡詳查,以致逃人謊稱出邊被獲者,其邊汛該班官兵該部照例治罪。康熙三十三年四月三十日奉

旨:「依議。」

一、《督捕等題》:「各旗伐木燒炭人等,領票出邊口時,為首領之人,於各帶往眾人之內,十人放一頭目,將所去之人年貌造冊,令為首帶往之人作保,其冊籍用該部印信,與出邊之文同,發與邊汛之官,照冊內年貌驗數放出。倘若將逃人入於伐木燒炭人群之內帶往,以至逃人被獲者,將窩隱逃人帶往之人斷作」 窩家,其為首帶往之人照鄰佑例治罪。康熙三十三年四月三十日奉

旨:「依議。」

一、《督捕等題》:「嚴查邊外八旗遊牧蒙古」 處所官員,凡遊牧之處住有逃人者,務必令其不時挨查,緝挐解送。若將逃人隱匿,不行舉出,經傍人出首挐獲者,將窩隱逃人之人照例治罪。康熙三十三年四月三十日奉。

旨:「依議。」

一督捕等題通行

盛京、寧古塔、烏喇、黑龍江將軍等、於各所屬之處

按:「其專派官員挨查莊屯,緝挐逃人,再交與驛站以及邊汛等官,令其於各地方村臺處所,挨家嚴查逃人,務期必獲彼處土著之人。」 將逃人隱匿,不行舉出,經傍人出首挐獲者,將隱匿逃人之人照例治罪。康熙三十三年四月三十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欽奉》」

上諭事:三:法司「覆山東強盜羅三等劫任溥等家一」

案查「劉三《瓜打子》《劉二京遊子》」 係另案已經免死減等發黑龍江為奴之犯。後強盜羅三等供出同夥行劫任溥等家,隨經該撫具題提回質審,供認行劫任溥等家,且伊夥賊又經殺人。劉三《瓜打子》《劉二京遊子》亦應照律擬斬立決梟示。康熙三十三年五月十四日奉。

旨:「羅三、張大英、劉三《瓜打子》、劉二京遊子,俱著即處」

斬梟示餘依議

一、刑部會看得席大州砍死緦麻服嬸李氏母女二命一案,據直撫郭疏稱:「席大州欠李氏錢未償,于康熙三十二年十二月初七日,李氏索討,大州誘氏進房,隨行拉姦。李氏不從,情急喊救,大州持斧連砍李氏耳後等處,以致李氏當時殞命。氏有女在傍,恐事敗露,併行砍死。」 席大州比照毆緦麻尊屬至死者斬監候,律應擬斬監候,秋後處決等因,具題前來。查席大州強姦李氏不從,持斧砍死,又恐敗露將李氏之女復行砍死。揆此,明係有心殺死,不係無心鬥毆致死,不便依鬥毆律擬斬。查律內並無卑幼故殺尊屬之條,又律載「謀狀顯跡明白,雖一人同二人之法」 等語。據此,將席大州合改依謀殺緦麻「以上尊長者律,應斬立決。」 席大秀審係無干,毋

庸議。至李氏青年失偶,貞節自持,允宜表揚,將李氏應否旌獎之處,交與禮部議可也等因。康熙三十二年五月二十六日題,二十八日奉。

旨:「席大州著即處決,餘依議。」原招內查律載:「毆、大」

功以下尊屬至死者,斬。註云:「在本宗小功大功兄姊及尊屬則決。」 似乎緦麻尊屬不在立決之內。今席大州擬斬監候,似不為枉。

一、刑部覆臺臣陳條奏,「查《定例》內官員將別案緝挐賊犯,作此案越獄之犯,謊稱被獲、被斬、縊死、溺死者,俱革職」 等語。若將此縣拿獲之賊,作彼案未獲之賊,影射銷案者,將官員亦照此例革職。康熙三十三年八月內奉。

旨:「依議。」

一直隸捕役劉三元買囑張枝盛等認盜誣首一案。查捕役買賊帶銷盜案,律無正條。比照《詐偽條》設計用言教誘犯法,及和同令人犯法。與犯法之人同罪。照此問擬具題。

一、吏部《為奴僕害主事》,准刑部咨稱,「直隸巡撫郭咨稱,檢驗梁三元身屍遲延一案,屢次牌催,遲延二月有餘,始行檢驗,申報薊州知州楊天祐職名開送,交與吏部議」 等因前來。應將薊州知州楊天祐,照此例降一級調用。查楊天祐已經丁憂,又經別案降調,應于補官日降一級調用。有紀錄四次,應銷去紀錄四「次,抵降一級,免其降調」 等因。康熙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呈報事:廣西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刑科抄出直撫郭題前事。康熙三十三年九月二十三日題,十月初七日奉。

旨:「三法司核擬具奏。欽此。」抄出到部,該本部會同都

察院大理寺會看得,《王宗仁毆死韓三偏子》一案,據直撫郭審擬絞杖具題前來。查趙二麻子偷驢被獲,經武邑縣知縣許維梴究審,供出《韓三偏子》窩藏竊賊郭六等。該縣差役王宗仁將《韓三偏子》拏獲。因郭六等未獲,將《韓三偏子》交給王宗仁帶回伊家。於康熙三十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夜,偏子乘間扭鎖越牆,當被宗仁知覺,追獲毒毆受傷身死。該撫歷審,自認情真。王宗仁合依罪囚雖逃走已就拘執,及不拒捕而殺之者,以鬥殺傷論律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知情不舉之衙役張自榮,合依不應重律杖八十,折責三十板。革役趙二麻子,合依「《竊盜》一兩以下」 律杖六十,折責二十板照例面上刺字。逃走「之郭六等,嚴緝,獲日另結」 等因。康熙三十三年十月十五日題,十七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惡僧不法等事》。會看得僧人談祥《強行雞姦劉崇本》一案,據直隸巡撫郭世隆審擬斬罪,具題前來。查僧人談祥於康熙三十三年六月二十五日,見幼童劉崇本、趙炯等上學,道經寺後,誘入寺內,用帶綑縛,將十三歲幼童劉崇本強行雞姦。復恐事洩,隨將劉崇本等抱棄谷地,意圖滅跡。適有趙學旃赴「地取柴,聞聲解救,該撫歷審,自認情真談祥,合依不肖惡徒將良人子弟搶去,強行雞姦者立斬例應擬斬立決」 等因。康熙三十三年十二月十二日題,十八日奉。

旨:「談祥著即處斬。」

康熙三十四年

《吏部則例》
一刑部為咨審事四川清吏司案呈
[编辑]

該本部等衙門會看得夾訊吏部咨送頂替捐納已故知縣金永名之《金蘭芳》,供:我名金蘭芳,是實曾在陽城縣做典史,三十一年革職。去年二月內到京來,遇見張憲祖,我說要捐米復還原任典史。張憲祖向我說:伱捐納原職,不如現今我朋友吳倍芳處,有一已死金永名的,即用知縣實收,原係吳倍芳因債準「折的金永名妻子俱無,如今要賣,將我帶到吳倍芳家去,議定一千五百兩銀子,現給銀五百兩買了頂替。金永名名字是實,自行招認。」 張憲祖亦與金蘭芳供同招認。查《律》內,凡為偽劄及將有故官員文憑而假與人官者,斬監候。其知情受假官者,杖一百、流三千里等語。據此,金蘭芳合依知情受假官律,杖一百、流三千里;張憲祖合依《假與人官為從》律,杖一百、流三千里。俱遇熱審減等,徒三年,至配所,各折責四十板。至金蘭芳頂替情由,不行首告之沈八,替金蘭芳央戴晉侯轉求印結之汪元慶,聽金蘭芳主唆控告吳鳳豋之李勇,俱合依不應重律,杖八十;遇熱審減等,杖七十,各折責二十五板。順伊叔金蘭芳謊供之金大成,亦應照不應重律杖八十。《金大成》係金

蘭芳小功堂姪,合依凡小功以下親屬相容隱者,減凡人三等,律應減三等,笞五十。遇熱審減等免罪。據金蘭芳驗到時互結之候選理藩院知事婁文炳、候選知縣蔣棟,雖供:「我們並不曾保結金永名」 等語。據金蘭芳供:「婁文炳、蔣棟、候選吏目吳天麟俱保結我是實」 等語。據文選司郎中阿哈禮、談九乾供:婁文炳、「蔣棟、吳天麟俱係親身畫押」 等語。且《驗看互結》內,伊等名下俱有花押。揆此,婁文炳等互結金永名之處是真,應將婁文炳、蔣棟、吳天麟俱革職。通州知州王光謨,雖保結真金永名,但將已死之處未經查出出結,為此應降二級調用。查王光謨有加七級紀錄四次,應銷去紀錄四次,所加一級,抵降二級,免其調用。其出保結之老人王思忠、鄰佑阮天麟、王維周,俱應照不應重律杖八十;遇熱審減等杖七十,各折責二十五板。據阿哈禮、談九乾供:「金永名取具行人閆中寬印結投遞。我們看得印信甚明,其年月字跡改寫之處,因有印信,我們未及看出,只據印信為憑,准其驗到」 等語。但阿哈禮、「談九乾將印結後年日處所寫字跡增改之處不行看出,查定例內不行詳查遺漏冊籍,司官罰俸兩個月」 等語。據此,阿哈禮、談九乾應各罰俸兩個月,其脫逃之吳倍芳、戴晉侯,應令浙江巡撫挐送到日將賣實收,並尋給印結等處,一併另議。脫逃之金章,應令直隸巡撫拿送,到日另結等因。康熙三十四年六月十二日題,十六日奉。

旨依議。阿哈禮、談九乾皆文選司掌印之官,凡事詳

加稽察。是其專職頂替之處,不行查出,殊屬不合。俱著革職。

《禮部則例》
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因
[编辑]

畿輔《災傷疊告》。山西平陽地震。修省

《赦款》一,國家設官置吏,原欲令其助流德化,愛養

小民。直省督撫以下大小各官,務期潔己奉公,革除陋弊,加意撫綏,以副朕子惠黎元至意。倘有貪殘不法,擾累地方,事發定行重治。

一、直隸各省兵丁巡防汛地,供應差遣,終歲勞苦,深可憫惻。該管將弁宜加意撫恤,勿致失所。應得餉銀,照數給發。如有虛冒扣剋等弊,令各該督撫提鎮不時糾察,分別治罪。

一、凡官吏兵民人等,有犯除《謀反叛逆,子孫殺祖父母父母,內亂妻妾殺夫告夫,奴婢殺家長,殺一家非死罪三人》《採生折割人》,謀殺故殺,蠱毒魘魅毒藥殺人,強盜《妖言十惡等,真正死罪不赦》外,其謀反謀叛犯人,妻妾子女家產應入官,及父母祖孫兄弟牽連犯人應流徙,及修造

宮殿

陵寢工程不固。失陷城池。行間獲罪。受贓枉法監守。自

盜叛逆財產人口,侵蝕入己,發掘墳塚光棍,亦俱不赦。其餘自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昧爽以前,死罪軍流以下,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咸赦除之。有以赦前事告訐者,以其罪罪之。

《兵部則例》
一凡人所得無主馬匹即行報明該
[编辑]

管官如隱匿私用變賣者,俱准《竊盜》治罪。

《刑部則例》
一刑部為挐獲嚮馬等事該本部會
[编辑]

同院寺會看得「嚮賊李良佐等截劫行客楊大行等」 一案,據直撫沈朝聘審擬斬梟,具題前來。查李良佐因搬移家眷無錢,遂與脫逃之陳四商謀,于康熙三十三年閏五月十四日,各騎馬帶械,良佐令伊工人閆黑兒等赶車隨行。適因拉車之馬斷套,遂令黑兒驏騎同行,于肅寧縣馮家村南遇行客楊大行,良佐射傷大行,劫得布匹等物,又于王家村南劫得陸進福被套清錢,良佐當經追獲。該撫歷審,各自認情真。李良佐合依嚮馬強盜執有弓矢軍器,白日邀劫道路贓証明白,不分人數多寡,曾否傷人,依律處決。於行劫處梟示律應擬斬立決,梟首示眾。閆黑兒兩次截劫時,騎馬隨行,亦應斬梟,但李良佐供並沒有與閆黑兒商量等語。閆黑兒供:我是李良佐家做活人,因車上斷了套,令小的騎了驏馬,跟著去來。截劫之處,並沒有說與小的,小的並沒動手等語。閆黑兒係雇工人,並未共謀,截劫時又未動手。閆黑兒合比照凡白晝搶奪人財物傷人者首斬,為從減一等律,應擬流。今遇熱審減等「徒三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李良佐之主劉三應照例鞭五十,亦遇熱審免罪。逸賊陳四嚴緝獲日,另結原贓,給主賊馬、腰刀等物入官。拿獲強盜之張世琦,照例給賞」 等因。康熙三十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奉。

旨:「李良佐著即處斬梟示。餘依議

一、「刑部為《泣叩特》」

「恩援例」等事。湖廣司奉本部准直撫沈咨稱:流犯穆

應邦「左腿癱瘓,已成廢病,不能動履,照律收贖,免其發配。取具該縣印結」 等因,咨送前來。查穆應邦係毆死梁大受,擬斬監候,于康熙三十三年秋審可矜具題奉:

旨免死減等之流犯,今該撫既稱癱瘓,已成廢疾,相

「應行令該撫將穆應邦照例收贖」 可也。三十四年五月十六日准咨。

一、刑部「為拿獲大盜」 事:雲南清吏司案呈,刑科抄出直撫沈朝聘題前事,康熙三十四年五月十九日題,二十九日奉。

旨:「三法司核擬具奏。欽此。」欽遵抄出到部。查該撫疏

稱:康熙三十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夜,楊二麻子糾邀劉三禿子、白光棍劉華山、盧四、丁鬍子、宋三、李二、李三、石自里張麻子、張五共十二人,各持刀棍行劫遵化州蒼山莊住民秦珽家,烤死失主之姪秦之宇得財瓜分,窩主王三亦分所劫之贓。三十二年正月二十八日夜,趙四邀大楊二、劉華山、盧四、胡假故兒劉」 三禿子、吳二禿子共七人,各持木棍等械,行劫來育地方住民秦乾菜家,因錯登徐二道之門,未經得財而散。三十二年四月初三日夜,楊少峰輾轉邀會胡假故兒、大楊二、宋三、趙四、劉華山、盧四、張麻子、張小宇、李二、李三、劉三禿子、劉大、陳四、謝大、吳二禿子共十六人,各持刀棍等械,行劫灤州柏三莊住民晁化民家,烤死失主,劫得銀衣等物,分贓而散。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傍晚,李大糾邀趙九、盧四、劉華山、宋三大、楊二、劉三禿子、馮二,胖子、謝大、張保子」 、陳四共十一人,騎馬帶械,行劫三河縣南莊居住正白旗楊壽佐領下王之翰家,劫得牲畜銀衣,分贓而散。三十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夜,汪世元糾同劉三禿子、趙二、盧四大、楊二、趙九、胡假故兒趙四、陳四、李拉子、賈南瓜子、吳二禿子內除賈南瓜子、吳二禿子臨期不到共十人,各持木棍等械,行劫霸州所屬「薛哥莊」 居住鑲白旗下人王嘉祚家,將伊妻楊氏烤死得財,瓜分而散。三十二年十二月初三日夜,李大糾合盧四、汪世元、劉華山、楊少峰、大楊二、宋四、馮二胖子、李拉子、小楊四、陳四、史大,共十二人,各持柳棍行劫三河縣火哥莊居住鑲黃旗下內務府錢糧莊頭王之佐家,劫得銀衣等物而散。三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夜,窩主李三起意糾邀楊少峰、宋三、大楊二、小楊二、張麻子、趙四、劉三禿子、馮二胖子。其李三未去,共八人,各持柳棍強逼亢三、姜一虎領路行劫鳳河營園頭唐文芳家,得財瓜分而散。亢三、姜一虎領至門首逃回。內除白光棍并窩主李三取供後病故,汪世元、宋四、張麻子、窩主王三,續據該撫疏稱病故俱不議外,其逸賊楊二麻子、張五、吳二禿子、劉大、陳四、謝大、李大、張保子、馮二胖子、李拉「子、史二、小楊四、賈南瓜子,獲日另結」 外,該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強賊劉三禿子等三十三人,于康熙三十三年二月二十七等日,行劫遵化州等州縣所屬秦珽等七家一案,據直撫沈朝聘審擬斬杖,具題前來。查民人劉三禿子行劫六次,劉華山行劫五次,盧四行劫六次,丁鬍子、石自里各行劫一次。正白旗「株株」 佐領下五十巴家人宋三行劫四次;民人李二、李三各行劫二次,楊少峰行劫三次,趙四行劫四次,大楊二行劫六次,胡假故兒行劫三次,張小宇、趙二各行劫一次。正白旗「孫得禮」 佐領下諤黑之子德星家人趙九行劫二次,民人小楊二行劫一次。該撫歷審,各認情真。內劉三禿子、劉華山、盧四、丁鬍子、石自里、宋三、李二、李三、楊少峰、趙四大、楊二、胡假故兒、張小宇、趙二、趙九行劫秦珽等家三案內,將失主烤傷身死,均合依「強盜殺人斬梟示」 律,俱應斬立決梟示。強盜已行得財未傷人之小楊二,合依《強盜》已行而得財者,皆斬律,應斬立決。「知情不行首告」 之亢三、姜一虎,合依凡知同伴人謀害他人之後不首告者,杖一百律,應杖一百。遇熱審減等,各折責三十五板。盜後分銀三兩之小二哥,合依「知強竊盜後而分贓者」 ,計贓准「竊盜為從」 論。「《免刺律》應免刺,杖六十。遇熱審減等,係旗人解部,鞭五十。吳鼎賢等,審係無干,毋容議。失主王之佐,被劫不報,合依「《不應重律》,杖八十,年未及歲,照律收贖現獲贓物,給還各失主。未獲贓物,照例追賠。逸賊楊二麻子等,嚴緝獲日,另結趙九為盜情由,伊主德星應照例鞭五十,遇熱審免罪。宋三等之主五十巴,行查該旗五十巴家,并

無宋三、宋四之人等語,應仍咨該撫將宋三再行訊明,到日再議等因。康熙三十四年七月初三日題,初五日奉

旨:《劉三禿子》《劉華山》《盧四》《丁鬍子》《石自里》《宋三李二》

李三、楊少峰、趙《四大》、楊二、胡《假故兒》《張小宇》、趙二、趙九,俱著即處斬梟示。小《楊二》從寬免死,照例減等,發與黑龍江新滿洲披甲之人為奴。務期嚴押解到。餘依議。

又部覆刑部為前事,該本部議得「續獲賊犯張耀子等行劫廣平府臨洺鎮通判張建策官衙一案,據直撫沈朝聘審擬斬罪具題前來。查張耀子躧知建策公出糾合姚四等同夥十五人,於康熙三十一年十二月初四日夜,各持刀棍等械行劫,得贓而散。先經該撫將姚四等拿獲,審擬具題,經臣部等衙門議覆,『除張紅嘴病故,王條子擬流外,將姚四、張五軒擬斬梟示。逸賊張《耀子》等嚴緝獲日,另結具題』。」 奉:

旨:「姚四、張五軒俱著即處斬梟示,餘依議欽遵」在案。

今續獲張耀子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張純、耿奎三、張二青已于行劫山東德平縣當鋪呂玉和案內歸結外張耀子、牛得安俱合依強盜打劫干係衙門不分曾否得財俱斬梟示律均應斬立決梟示。但該撫既稱張耀子、牛得安又有行劫景州祖應元家之案應俟彼案審明從重歸結未獲之贓將各盜家產變「賠逸賊雷明吾、王三、李傻子、顧擇三、王以軒、劉小堂,仍嚴緝獲日另結」 等因。康熙三十四年七月初七日題,初九日奉。

旨:「知道了。」

一、刑部為《特參貪酷》等事:據浙撫王疏稱:「查海寧縣革職知縣羅銓,徵收糧米,衙役胡君明勒米二十三石四斗,王叔德勒米三十八石八斗零,羅銓並未分肥。又差衙役陳奇等四人催討錢糧,羅銓每石要銀四兩,共得銀十六兩。所差衙役陳奇、吳龍、儲福并已死,吳德共婪眾里銀二十兩。又僉點戶糧、兵工四房」 ,掌收錢糧之四櫃羅銓,每名得銀四兩,共銀一十六兩。書役馬爵、潘德、陳凡、王美向交錢糧人勒索串票銀共九兩七錢。又石士盛、陳有量相爭訟縣書役董昌翼索騙陳有量銀一十二兩。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羅銓失察衙役犯贓并吳德病故俱不議外,羅銓合依「監臨官求索部內財物,強者准枉法論,三十兩杖八十,徒二年,律應徒二年,至配所杖八十,係貪官,永不敘用。胡君明、王叔德合依官員多收斛面入已,以監守自盜論,不分首從四十兩律斬,係雜犯均刺字,准徒五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 又將書辦董昌翼依蠹役恐嚇索詐銀十兩以上例,擬安插奉天地方等語。查陳有量向石士盛索取欠銀角口,石士盛之母縊死,控縣陳有量求董昌翼代伊打點,給銀十二兩,並無恐嚇索詐之處。董昌翼合改依「凡官吏因事受財,計贓科斷」 ,不枉法贓一十兩杖七十,無祿人減一等杖六十。陳奇、吳龍、儲福、馬爵、潘德、陳凡、王美俱合依枉法贓一兩至五兩,無祿人減一等律應減一等杖七十,俱革役。所得贓照追入官。康熙三十四年九月初七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慎刑奉有》

《恩綸》等事。廣西清吏司案呈:准直撫沈咨稱:原任真

定營遊擊許澤,容留娼妓,得樂戶劉自安等銀兩擬絞秋審案內。部覆奉

旨:「免死減等」,安插尚陽堡。「例應僉妻并未分家之子。」

解部發遣。但許澤監禁日久,已患半身不遂,確查與「廢疾收贖」 之例相符。取具印甘各結咨請前來。查許澤贓銀已經全完事犯已遇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恩赦。相應免流,知照該撫將許澤釋放可也。

一、直隸巡道為打死父命等事。看得已死之杜棠,乃康熙二十四年間為逆僕僭竊名器等事案內杜良之子,嗣奉部議斷歸石氏之僕也。自從斷歸之後,拐馬逃遁,潛住于

京師者八九年矣。於《康熙三十三年二月間》,忽欲

索討陳弘謨之舊逋,浼情投回,伊主石雲等遂未之究。又不能循分守職,倏來倏去,終日遊蕩於外,是其目中固不復知有其主矣。迨八月二十八日,伊主《石雲》與高坐談之間,而棠適值歸家,雲。因詰其所之,追數其短,乃棠輒悻悻不服,出言無狀,甚至互相詬詈。《高》在傍勸解,亦幾為辱及。於是雲心忿怒,持棍毆打,棠又跳叫亂嚷,以致亂棍之下,傷其心坎肋脊等處,延至九月初四日身死。前據該州檢審,由通永道詳

報,蒙憲臺以「律有輕重,命無貴賤」等因,批令提審。誠不欲使兇徒與惡黨漏網,而俾死者免含冤於地下也。本道遵即行據永平府將一干犯証呈解前來,隨逐一詳加嚴審。乃不惟本犯與証佐堅稱是日石慶並未在家,王大委無其人,而毆之所由,實係石雲。以其詈主無狀,一時忿恨,而毆並無謀,故別情亦無加「功餘黨。即訊之屍子杜煜,亦稱原係得之傳聞,非真有所見知也。」查其患病之時,雖有陳受曾為診視,但既經驗有傷痕,則其心疼自是不足為據,而實死于毆,固難藉詞于病也。但使果有謀故之心,即應立斃其命,乃不死于當時,而死于五六日之後,又似難過為吹求也。石雲相應照依。奴僕有罪,其家長不告官司而毆殺之律,杖一百。特逢熱審減一等,杖九十。查該犯既係生員,例內官員毆殺奴僕,若非刃殺者,不過罰俸一年,並未有參革之條,則該犯亦不便咨革,相應照例納贖。餘既無干,應請省釋。至杜煜並不據實控告,本應律擬,但念父死是真,情亦可憫,從寬免議,應否仍著伊主領回,擬合呈詳憲臺,統候核奪。院駁為照《律》載「奴婢有罪,其家長不告官司而私自毆殺者,杖一百;無罪而毆殺者,杖六十,徒一年」等語。查杜棠雖稱曠役多年,但業經來歸,亦可已矣,有何重罪?乃石雲、石慶借詞逞兇,拳棍交擊,傷痕鱗砌,越日殞命,斷非一人所毆。且兇犯証佐,都是生員,或請教賡韻而來,或止宿探望而至,豈適逢其會而有如是之巧合者?是以駁令嚴提確審。今據該道呈詳,堅以此日石慶並未在家,王大委無其人,止將石雲仍擬「奴僕有罪」之條,減等收贖發落。是兇徒惡黨,均得漏網,而死者之幽魂恐難免含冤于地下也。事關人命,未便草率。且杜煜父子皆死仇手,何以泛「稱有罪?煜今既告,亦云有罪,將見游魂,更可勿論矣。仍斷服役,是否符合?至于生員打死人命納贖之處,是否允協,合再嚴駁。」云云頂詳。巡道覆看得人命固無貴賤之分,而情罪則有輕重之別。如石雲打死伊僕杜棠一案,前經歷審,據石雲、石慶堅稱是日慶在鄭若嶠家討租王大,並無其人。而雲之所以毆打,初雖詰其去來之無定,繼實以其目無家長,交口污罵,是以忿怒棍擊迨,延至九月初三日夜而身死。此乃出之意外,實非必欲致之死地也。再三究詰,始終不移。查棠之歸家,乃在三十三年二月間,而雲之毆打,則在八月二十八日。棠之屍傷,沿身上下,共止九處,皆係棍傷。夫使果因曠役之故,何不毆之于歸家之時,而乃毆之于七八閱月之後?果有助毆之人,何以棍傷之外,並無別傷?則其所供各情,自是可信,況現有目擊之高。與住居之《若嶠》,質証甚確。若以為:等,都是生員,未足憑信,未有如是巧合,則是必欲舍眼見之生員為不足証,而將誰為証乎?且與嶠有何怨于杜棠,何德于雲等,乃敢扶同附和,蹈曲徇之罪,甘以身徇他人乎?從來承審事件,皆以証供為據,無証佐者,難以吹求而懸斷。今有証據者,豈反不足為信耶?查《律》載「奴僕罵家長者應絞」,今杜棠乃石氏之世僕,輒敢肆橫辱罵其主,還係有罪之僕,而雲之毆打致死,與《律》載「家長不告官司而毆殺者」,適相符合。夫

朝廷之法、雖以戢暴、亦有等分應重者、固不能縱

之使輕,而應輕者亦何敢入之使重。是以本道揆情準法,依律定擬,實以其罪,一杖之外,無可復加。至於煜之所以請寬者,以情尚有可原耳。若夫生員納贖之例,雖無正條,然生員的決必須褫革,而律內舉監生員非犯贓私姦盜,行止有虧者,不至于為民。今雲:係家長而毆殺奴僕,罪止一杖,非若打死他人并有心故殺,行止有虧者比也。且歷稽舊案,生員而犯滿杖,皆准援贖。如三十年間為誣質賊情等事,劉佩醇等毆死季仲銀案內,生員李藩等奉部議照例折贖,即其明驗也。則石雲亦自應一例科斷。又查律內,奴僕無罪而殺,始將當房人口悉放從良,若有罪而殺者,並未言及杜棠,乃奉

旨斷給石姓之僕,似未便輕為斷出,故本道前請應。

「否仍歸伊主,總皆一本之于例,據實論斷,原非敢漫為定擬,泛從末減,使兇徒漏網,冤魂夜泣也。茲蒙憲臺檄駁,敢不祗遵。隨即轉檄永平府覆審前來。無如兇犯証佐堅供如故,剖辯益堅。而揆之情理,按之律例,翻覆細繹前詳所擬,實屬情罪相符,無可再為推敲矣。擬合詳請憲臺核奪,仍照前擬發落,洵屬允協」 等因。于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蒙撫院沈批:「如詳發落。」

康熙三十五年

《戶部則例》
康熙三十五年正月一戶部為請
[编辑]

旨嚴禁私鹽事。議覆兩浙巡鹽御史穆一疏內開:凡

附近場竈真正貧難小民、負鹽易米者、仍令照舊不必禁捕外。其遠離場竈行引地方奸民冒稱貧難小民偷賣私鹽、并越境偷賣者、該管各官嚴加禁緝如有失察即行指名題參可也。奉

旨:「依議。」

又十一月一戶部為勢惡大棍等事。「『福建清吏司案呈,准正白旗司付稱:先經直撫郭咨稱,解旗人田民望,發該旗主收管。本司隨傳該阿羅桑格渾、托和、撥什庫、長壽領訖,追取銀兩,俱關銷筭,應將原咨付福建司議』。等因。查得直撫郭咨稱:『據滿城縣呈稱:田民望續給彭昌齡、劉雷等入官房冊,共應追田民望名下地價銀三十二兩三錢八分,清錢一百二十五文,現今貯稱:齊應龍等賣與田民望地五畝後,伊等即往河南就食,至今多年,並無音信。又田進孝賣與田民望莊窠一處,清錢二千五百文,進孝但家貧如洗,乞丐為生,實難追比』」 等情。除批令將進孝等應追價銀從寬豁免外,所有送到《田房價值冊》,咨送前來。查田民望已據正白旗司交與阿羅桑格渾托和、撥什庫長壽伊主太監曹之芳等語,毋庸議。其田進孝應追錢二千五百文,該撫既稱乞丐為生,批令豁免,亦無庸議。再查順治十八年題定,「順治七年禁止以後旗下買民間田房,將田房入官所買價部裡收拿」 等語。相應將彭昌齡等追完價銀三十二兩三錢八分彙行解部,清錢一百二十五文收貯候用。又齊應龍等地畝價銀應俟回日照數追解。至《滿城縣田房冊》合筭地畝共二十七畝三分,《完縣冊》內係五十二畝五分,數目不符。應令該撫查明報部可也。

《刑部則例》
康熙三十五年三月初五日准咨一
[编辑]

刑部《為持斧劈死三命事:廣東清》吏司案呈,准直撫沈咨稱,已正法徐仲然之妻傅氏、子貴生收贖一案,因徐仲然家產盡皆斷給屍親收領,現在一貧如洗,斷難照有力收贖,止可照婦人幼小收贖等因。查該撫既稱徐仲然家產盡皆斷給屍親,應將伊妻傅氏、子貴生,照婦人幼小例收贖可也。

一、刑部為呈報事:會議得:《劉通環等謀殺劉之茂》一案,據江西巡撫馬如龍審擬斬絞徒杖,具題前來。查劉之茂因與緦麻服弟劉之海妻江氏通姦,之茂大功服兄劉通環惡其亂倫,頓起謀殺之心,妄以祖宗規條,于康熙三十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主使劉之海、劉曰能、劉曰佐、劉曰忠、劉曰祥用繩捆縛之茂手足,「復用磨石壓背,投溺水濱,之茂立時殞命。」 該撫歷審,俱各自認情真。據此,劉通環,合依凡尊長謀殺卑幼者,依《故殺法》,尊長故殺大功堂弟者絞監候律,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劉曰能、劉之海,俱係之茂緦麻卑幼,合依凡謀殺緦麻以上尊長者,不分首從皆斬律,均應擬斬立決。劉曰祥、劉曰忠、劉曰佐,俱係劉之茂無服族姪,合依「凡謀殺人從而加功者絞監候」 律,均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江氏合依「姦緦麻親者杖一百、徒三年」 律,應杖一百、徒三年。其寫立文憑之劉孟哲、鳴鑼送水之劉曰信、假捏報官之劉之萬,俱合依不應重律,各杖八十。但江氏、劉孟哲、劉曰信、劉之萬事犯,在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赦前應免罪。又該撫疏稱「孫居湜竟不執法究擬。」

「而反巧稱,與臨時有意,非人所知有間。至於妄稱祖宗規條,輒將磨石壓背溺水,又云與謀殺不同而強為故出。」 似此斷獄,縱令殺人兇犯,輕漏法網,將來謀殺之風愈昌愈熾,所當糾參。至建昌縣知縣吳中立,「《南康府另案題參》,知府李元鼐亦難辭咎」 等語。應將應擬斬絞人犯,故擬流徒等罪之按察使孫居湜,《南康府另案題參》知府李元鼐、建昌縣知縣吳中立,俱交與吏部議可也等因。康熙三十五年三月二十七日題,二十九日奉。

旨:「人命關係重大,這案著九卿、詹事、科道會議具奏。」

欽此。該本部會同九卿、詹事、科道會議得據江西巡撫馬如龍疏稱,劉通環率領族姪劉曰能等謀殺大功堂弟劉之茂一案,先經刑部等衙門議覆,「劉通環謀殺大功堂弟,依故殺法照律擬絞;劉曰能、劉之海謀殺緦麻以上尊長,不分首從,皆斬,俱擬斬立決。無服之劉曰祥、劉曰忠、劉曰佐,照謀殺人從而加功律」 亦擬絞與已死

之劉之茂,通姦之劉之海妻江氏照律擬徒。聽從劉《通環》主使之劉孟哲等擬杖。其將斬絞罪犯故擬流徒等罪之按察使孫《居湜》等,交與該部議等因。具題奉

旨:「人命關係重大,這案著九卿、詹事、科道公議具奏。」

欽此。查劉之茂因與劉之海妻江氏通姦,劉通環遂以《祖宗遺留規條》內開「族中有敗壞人倫者,沉水致死」 等詞,令寫合同主使劉曰能等,將劉之茂捆縛沉水殞命。應將起意之劉通環,仍照前擬「尊長故殺大功堂弟者絞監候」 律,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其劉曰能、劉之海、劉曰祥、劉曰忠、劉曰佐等,雖係謀殺劉之茂加功,但劉《通環》係劉曰能等尊長,劉曰能等又與已死之劉之茂素無讎恨,遵尊長主使,若俱照「謀殺」 為從擬死,情有可原,應將劉曰能、劉之海、劉曰祥、劉曰忠、劉曰佐俱免死減等,應擬戍罪。但伊等罪犯,在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赦前應免罪江氏、劉孟哲、劉曰信、劉之萬,仍照刑。

部等衙門前議完結。再,此案在江南江西總督范承勳揭參案內,應將按察使孫居湜等毋容在此案議可也等因。康熙三十五年四月十八日題,二十日奉。

旨:「劉通環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一、刑部為覈贖鍰以收實用事:雲南清吏司案呈,刑科抄出直撫沈朝聘題前事,康熙三十五年三月二十六日題,四月初七日奉。

旨:「著察核,該部知道。欽此。」欽遵抄出到部,該本部議。

得:「據直隸巡撫沈朝聘將康熙三十四年分所有自理贓贖變價銀兩數目并犯人姓名造冊題報前來。查冊內趙子玉等九起俱情罪相符毋庸議,其收贖事件遇熱審從無減等之例今該撫將翟文俊、石雲俱減等收贖與例不符應將原冊咨回該撫,照原擬之罪收贖另造清冊送部,到日再議可也」 等因。康熙三十五年五月十五日題,十七日奉。

旨:「知道了。欽此。」抄部送司。相應移咨。為此,合咨前去。

欽遵查照施行

又刑部為前事,會看得續獲強賊牛得安等行劫廣平府臨洺鎮通判張建策官衙一案,據直撫沈朝聘審擬斬流,分別援

赦具題前來。查強賊張耀子、牛得安等共十五人

於康熙三十一年十二月初四日夜行劫通判張建策官衙內,王文軒等五人半路先回,姚四等十人劫得銀兩等物而散,後將姚四、張五軒拿獲,該撫審擬具題,經臣部等衙門議覆,「將姚四、張五軒擬斬立決梟示,逸賊張耀子等獲日另結」 等因具題奉。

旨:「姚四、張五軒俱著即處斬梟示,餘依議。」續據該撫

將張耀子、牛得安拿獲審擬具題。又經臣部議覆、「將張耀子、牛得安俱應擬斬立決梟示。」 但伊等有行劫景州祖應元家之案,俟彼案審明,從重歸結具題。奉

旨:「知道了。」俱欽遵在案。今該撫疏稱:行劫祖應元家,

之案,已經審明,牛得安應立決。其王文軒在景州出首時,未將行劫張建策官衙,半路先回之處並首,相應擬流等語。據此,牛得安應仍照原擬應斬立決梟示,王文軒合依《強盜已行而不得財》律擬流。但事犯在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赦前,王文軒應免罪。再該撫疏稱「張耀子雖在行」 ,

「劫景州祖應元案內出首免罪,未將行劫通判張建策官衙之案並首張耀子,應改依自首不實不盡律擬流」 等語。查張耀子係行劫通判張建策官衙案內擬斬之犯,被獲之後始央人代首行劫祖應元家之案並未將行劫張建策官衙之案一併首出不便改擬流罪。應行該撫再行確擬具題到日再議。未獲贓「物,將各賊家產變賠,逸賊雷明吾、王三、李傻子、顧擇三、劉小堂嚴緝,獲日另結」 等因。康熙三十五年七月二十日題,二十二日奉。

旨:「牛得安著即處斬梟示,餘依議。」

一、刑部為《兇惡持刀刺死人命事》。會看得:楊三刺死彭子成一案,據直隸巡撫沈朝聘審擬絞罪,具題前來。查楊三與彭子成素無嫌隙,因楊三曾欠子成飯錢一百五十文,日久未償。于康熙三十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楊三帶刀赴地,子成看見,索取前欠,因無償還,即欲剝其衣履。楊三情急,持小刀刺傷子成左臀,「透至腹內,當時殞命。該撫歷審,自認情真,楊三合依鬥毆殺人者不問手足他物金刃並《絞監候律,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 等因。康熙三十五年十一月十四

日題十六日奉

旨:「楊三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

又十一月二十日准咨:「一、刑部為前事:雲南清吏司案呈,先據直撫沈將康熙三十四年分自理贖鍰并變價等銀共一十九兩五錢六分七釐五毫造報前來。本部以收贖事件,遇熱審無減等之例,翟文俊、石雲俱減等收贖,與例不符,移咨該撫,照原擬收贖報部去後。今據該撫將翟文俊銀七釐五毫、石雲銀五錢,俱照原擬補交收贖,造冊咨送前來,應無庸議。其贓贖、變價等銀共二十兩七分五釐,彙行解部可也」 等因。案呈擬合就行。為此,合咨前去,煩為查照施行。一、刑部為刁拐婦女事:山東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刑科抄出直撫沈題前事,康熙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題,十二月初十日奉

旨:「三法司核擬具奏。欽此。」該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

郭玉《勒死張氏》一案,據直撫沈審擬斬罪枷責,分別援

赦具題前來。查郭玉向與苗重洪之妻張氏通姦

而氏又素與傭工之郭心敬通姦情密,被苗重洪知覺,將心敬赶逐,氏囑玉邀約心敬不前。康熙三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郭玉誘出張氏,至次日張氏不見心敬,遂叫喊不從行。郭玉即用帶將張氏勒死,棄屍河內。該撫歷審,自認情真。郭玉合依故殺者斬監候,律應擬斬監候,秋後處決。郭心敬止是短雇月日,受值不多,應同凡論,合依軍民人等與相等人妻通姦者,枷號一個月,鞭一百,例應治罪。但郭心敬事犯,在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赦前、相應免罪。其承審遲延之官、該撫已經題參

「應無庸議」 等因。康熙三十五年十二月十六日題,十八日奉。

旨:「郭玉依擬應斬,著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一、刑部咨為報明事:會看得:「叛犯黃應進等越獄脫逃」 一案,據浙撫線審擬斬絞徒杖,具題前來。查叛犯陶明庚等收禁臨海縣獄,乃有書辦陳嘉猷欲救陶明庚,向黃楚珩借斧送監。于康熙三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夜,陶明庚等持斧砍開刑具欲遁,因同案犯人蔣榮生不從,黃應進繩勒榮生之頸,徐叔可持釘釘榮生耳鼻畢命,叔可又用斧砍死禁卒施華,各犯踰牆而遁,遂經拿獲。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陶明庚已經正法外,黃應進、黃德貴俱合依罪囚反獄在逃者斬監候律,俱應擬斬監候,秋後處決。陳嘉猷合比依獄卒與囚金刃,致囚反獄殺人者絞監候。黃楚珩合依《常人》「以可解逃之物與囚者《為從減一等律》應徒三年,至配所折責。林雲合依《獄卒不覺失囚減囚罪二等,若囚自反獄又減二等律》應徒一年,至配所折責。書辦蔣鳴,合依《司獄官典減獄卒罪三等律》應杖八十,均革役。失察之臨海縣知縣邢方奕,交與吏部議。」 又該撫雖稱「典史孟維新曾經點視,應邀免議」 等語,但孟維新失于防範,以致書辦陳嘉猷送斧反獄。據此,典史孟維新亦應交與吏部議,脫逃徐叔可嚴緝,獲日另結可也。康熙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

旨:「黃應進、黃德貴依擬應斬。陳嘉猷依擬應絞。俱著」

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