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06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六十五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律令部彙考五十一

皇清康熙三則

祥刑典第六十五卷

律令部彙考五十一[编辑]

皇清[编辑]

康熙三十年[编辑]

《吏部則例》
康熙三十年五月十七日戶部咨嗣
[编辑]

後凡係部文知照捐納監生,于季終將本部所編號冊逐一查對相符,仍行造冊報部查核。倘有部文與部冊查對不符,或執照註語差訛,印文字樣模糊者,即速咨明本部,以憑查核。再,各省地方,如有棍徒以假印執照在外招搖誑騙者,該撫即行題參,嚴拿解部,從重治罪。

一、戶部覆臺臣余題:「各省常平倉,原以備各省荒歉,若不論本省他省,俱准捐納,則人皆趨米穀價賤之處捐納,以致米穀價貴之鄉,一遇荒年有誤賑救,嗣後止令在本郡捐納,其往他省捐納,永行停止。康熙三十年六月初五日奉。」

旨:「依議。」

《戶部則例》
一戶部覆豫撫閻疏查巡緝私鹽原
[编辑]

「係該管鹽運使耑責。若不令其巡緝恐有私鹽盛行。官引壅滯。有虧課餉亦未可定。相應仍令各鹽運司在伊所轄地方巡緝私鹽。如有差人在不係所轄地方巡緝。或差役借端生事擾害地方挾制有司併地方匪類捏報誣害等弊者。該撫即行查拿指名題參。從重治罪可也。」 康熙三十年五月初六日奉。

旨:「依議。」

《禮部則例》
一刑部准內務府咨稱太監張文德
[编辑]

等訛詐擬罪具題奉

旨:「爾衙門會同三法司衙門確議具奏。餘依議。」看此。

「等新進太監,胡為亂行,賭錢酗酒臥道,進鋪吃嘴,不給錢,反行毆打放刁,屢次犯出,嗣後該管人役竟不嚴管,如此等事發之日,將該管頭目、包衣大併撥什庫等一併治罪之處,爾衙門定例議罪。欽此。」 議得:嗣後該管頭目、包衣大、撥什庫等,伊等所管太監等,如照前不行屢次查出,亦不行嚴管。如此等事犯,將行走太監照律例治罪外,若行走太監罪至鞭責一百以下者,將該管頭目照行走太監減一等鞭責,包衣大罰俸一個月,將撥什庫減二等鞭責。若一百以上之罪者,將該管頭目鞭一百,包衣大罰俸三個月,撥什庫等各鞭八十,俟。

命下之日通行曉諭可也。康熙三十年二月初六日。

旨:「依議。」

《兵部則例》
一兵部咨查定例內王等以下至入
[编辑]

《八分》內貝子以上,凡蒙古貝子差使,不許給與弓箭、刀鎗。若給「啟奏給與」 ,凡在外蒙古貝子,大人以下,平民以上,不許因其蒙古係相好之國,賣與刀鎗、弓箭,若偷賣者治罪。又本部差章京、筆帖式前往邊口搜查,若係

皇上賞給喀爾喀阿魯忒者、照「理藩院記檔」放出。私

「買帶去者,不許放出。凡官員將軍器私與喀爾喀阿魯忒,及賣給者革職。所買之物入官,白人交與刑部」 等語。又查康熙十四年五月內本部會覆左副都御史金疏,嗣後如有蒙古帶去軍器銅鐵人口等物,將部內給與印票內所有數目,詳對放出,與數多出者挐送。如不詳查,私偷帶去,被傍人首告者,將關口章「京、筆帖式等一併議處。及行文直隸、山西巡撫,轉行地方各官,曉諭軍民人等,嚴禁不許私將人口軍器、銅鐵等物賣與蒙古,如違禁偷賣者,將該管官員及私賣之人一併治罪」 等語。此例傳諭年久,以致怠玩,或有違禁而行者,亦未可定,相應再行嚴禁可也。康熙三十年正月內准咨。

《刑部則例》
一刑部為大盜劫傷事會看得強盜
[编辑]

「《楊兔子眼》行劫深澤縣生員孫顧言家」 一案,據直撫郭審擬梟斬軍罪具題前來。查李二、韓自友素知孫顧言家有積蓄,遂同楊兔子眼等十二人于康熙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夜,各執柳棍,綁縛軟梯,扒城入院,打傷失主,搜劫錢衣等物,分贓各散。迨尚四自行投首,各犯陸續就擒。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趙廷卿、張五老岑取

供後病故不議外,楊兔子眼、楊疤子、薛党、邸順生、趙雲升、賈二眼子、趙文貴、賈良相、李疤子,俱合依《強盜》干係城池立斬梟示律,均應斬立決梟示。李二、韓自友雖未經上盜,應合依「《強盜共謀者》分贓而不行皆斬」 律,均應擬斬立決。尚四事未發而自首,合改依「犯罪未發而自首」 律應免罪;現獲贓物給還失主,未獲之贓,將各盜家產變賠等因。康熙三十年正月二十七日題,二月初三日奉

旨:《楊兔子眼》《楊疤子》「《薛党》《邸順生》《趙雲升》《賈二眼子》」

《趙文貴》、賈良相、李《疤子》,俱著處斬,梟示。李二、《韓自友》俱著處斬。餘依議。

一、兵部覆「直撫郭《疏》查凡官員因事故降級、獲逃加級,俱准抵銷。今巡捕三營獨以獲逃加級不准盜案抵銷,則處分互異,緝獲逃人,以致怠玩。」 巡捕三營官兵,緝獲

《京城》周圍地方,逃人所獲與別處更多,易得「加級。」

「則營官趨易,緝盜不勤,亦未可定。今將逃人數目酌量添增,緝挐加級,不能易得畏懼處分,則逃盜均得勤緝。嗣後將專汛官員拿獲逃人十五名者准加一級之處,改增五名;拿獲二十名者准加一級。兼轄官拿獲逃人三十名者准加一級之處,改增十名;拿獲四十名者准加一級。此所加之級,仍准其抵銷所降」 之級。康熙三十年二月二十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光棍白晝搶糧事》。該本部看得新城縣參革武舉田國輔等搶奪王應舉糧食一案,據直隸巡撫郭世隆審擬杖徒,具題前來。查田國輔知王應舉家有糧食,約旗民佟守志、佟邦直、徐思德等,騎馬拉車,于康熙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至應舉家,以借糧為由,搬搶一十八石,車載而回。又至張輝、楊啟玉「家搜看糧食,約定次日拉取,據地方報縣挐獲。」 該撫歷審情真,田國輔、佟守志、佟邦直、徐思德俱合依「白晝搶奪人財物者杖一百、徒三年,為從減一等《刺字律》」 ,均應刺字。田國輔徒三年,至配所,責四十板。佟守志、佟邦直係旗下人,應解部,各枷號三十五日,鞭九十。徐思德係民,應徒二年半,至配所,「責三十五板,鄭選聽伊主佟守志使令關維寧、田六審不知情,應與張三省等均母庸議。田國輔等所搶糧食,照追給還原主,現獲馬驢變價入官,此抄應入《彙題》可也」 等因。康熙三十年二月二十七日題,本月三十日奉

旨:「知道了。」

一、刑部為申報事。該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強賊王福等行劫蔡朝起家」 一案,據直撫郭世隆審擬斬罪,具題前來。查蔡相係蔡朝起之堂姪,素知朝起家有積蓄,與王福、郭萬成商謀,糾合陳智等同夥九人,於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初八日夜,執持弓箭木棍等械入院,拷傷失主,得財分贓。該撫歷審,各自認情真。除蔡相取供後病故,并續據該撫題報王福亦經病故俱不議外,陳智、馮進忠俱合依強盜已行而但得財者,不分首從皆斬律,均應斬立決。馮尚志雖蔡相仇扳,但曾與霍尚雲偷竊黑豆,馮尚志合依竊盜一兩以下杖六十律,霍尚雲合依為從者減一等笞五十律,俱應刺字,各折責二十板解役。張林、張國俊、王友福,疏脫賊犯郭萬成、馬虎,合依押解罪囚,中途不覺失囚者,減囚罪二等,律應徒三年,至配所各責四十板。知情不首之李福順已經病故,田祿等審係無干,俱無庸議。已獲贓物給還失主,未獲之贓照例追賠。馮尚志等所偷黑豆並無失主,呈報照追入官。逸賊張二、麻子、潘大、潘二、「郭萬成、馬虎嚴緝獲日另結。至萬全右衛守備吳伯祚僉差不慎以致賊犯郭萬成、馬虎脫逃相應交與兵部議處。」 再該撫又稱:「口北道董景祚因前衛監倉逼狹更兼時疫大行將賊犯著令原解管押在店。而郭萬成、馬虎乘間脫逃應否併議統候部奪」 等語。查守備吳伯祚僉差不慎,以致賊犯脫「逃。既交與兵部議處,其口北道董景祚應無庸議」 等因。康熙三十年三月十二日題,十四日奉

旨:「陳智、馮進忠俱從寬免死,照例減等,發與黑龍江。」

「《新滿洲》披甲之人為奴,務期嚴押解到,餘依議。」 一、刑部為稟報事。該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何琗殺死親嬸范氏一案,據直撫郭審擬凌遲,具題前來。查何琗欲行強姦親嬸范氏,被范氏持刀赶逐,琗父何福慶知而痛打。何琗存心謀害,於康熙二十九年十一月初四日夜踰牆入室,持𨬐擊氏仆地,復用小刀向氏頷頦狠刺立斃。

「其命,又持𨬐將范氏之子小道士、姪女小五姐俱行打死,搜取清錢五百。該撫歷審,各認情真。何琗應照謀殺期親尊長者律,凌遲處死,財產斷付死者之家。應將妻子流三千里。今遇熱審減一等徒三年。何福慶審係無干,毋庸議」 等因。康熙三十年五月十六日題,十八日奉。

旨:「何琗著即凌遲處死,餘依議。」

一、刑部為稟報事。會看得何琗殺死親嬸范氏一案,何琗應照謀殺期親尊長律,但係殺一家非死罪三人,應改依《殺一家非死罪三人者律》,應即凌遲處死,財產給付死者之家,應將妻子流三千里。遇熱審減一等,徒三年。康熙三十年五月十八日奉。

旨:「依議。」

又六月初七日,准咨:「一刑部咨為艷財殺命事。會看得,傅盛卿謀殺黃佳士得財一案,先經臣部等議覆,余長生被林善以砍柴誘往,原無同謀,並未助打。但林善等殺人之後,方給銀二兩四錢,將余長生以謀殺得財律擬斬,與律不符,令該撫再行確議」 等因,具題咨行去後。今據該撫疏稱:余長生當日被林善以砍柴誘往,止聞謀于臨時,未聞謀于夙昔。且同行而未加功,將余長生改擬流罪具題。查黃佳士販布生理,投寓傅盛卿家發賣,而盛卿艷財起謀,遂與劉尚正等商謀,誘余長生砍柴,瞭望行人。佳士至井邊地方,林善用棍擊傷佳士,俄頃斃命。搜銀烹分歷審,各認情真。造意之傅盛卿,從而加功之劉尚正,合依《謀殺人》因而得財者,同《強盜》,不分首從論,皆斬立決。其同行而不加功之余長生,合依《謀殺人》從而不加功杖一百流三千里,遇《熱審》減等徒三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贓銀追給屍親。逸賊林善、黃某,獲日另結,馬球已經病故應毋庸議。至此案駁審承審各官既行改正,亦無庸議。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殺死人命事。該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宋麻子砍景劉元》一案,據直撫郭疏稱,「宋麻子曾欠景劉元買」錢三文,未償于「康熙三十年正月十二日景劉元賣。」回家,撞遇宋麻子,索討前欠,彼此爭毆,劉元受傷詈罵,麻子復用鎌刀狠砍,以致劉元當即殞命。該撫歷審情真,以故殺律具題前來。查律內臨時有意欲殺曰故鬥毆殺人者,不問手足他物金刃並絞監候等語,律文內無持刀殺人登時致死者作以故殺之條。此案原招內並無臨時欲殺情由,且據宋麻子供,因景劉元不住口罵,要使鏟頭打他,不想失手砍著等語。據此,宋麻子合依鬥毆殺人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等因。康熙三十年七月初五日奉。

旨:「宋麻子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

一、刑部《為殺死人命事:廣西清吏司》案,奉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張全孝砍死張氏》一案,據直撫郭審擬斬罪具題前來。」 查張齊家于康熙三十年二月十五日,因賣木未成,張齊家之女張氏,疑伊父義子張全孝從中阻撓,唆父治罪。全孝問知,與氏辨論。氏恃齊家親女,出言詈罵,又持斧奔砍。全孝一時忿激,輒奪「氏斧連砍太陽頂心等處。以致張氏當即殞命。該撫歷審自認情真,照故殺律擬斬具題。查律內『凡義子于義父之期親有違犯者同雇工人論』」 等語據此,張全孝合改依雇工人毆家長期親死者斬監候律應擬斬監候秋後處決。張全弟等審係無干均應省釋可也等因。康熙三十年七月十二日題,十四日奉。

旨:「張全孝依擬應斬,著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又七月二十日准咨:「一刑部為稟報事:陝西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案:查何琗殺死親嬸范氏一案,將何琗合依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律,凌遲處死,財產斷付死者之家,妻子流三千里,遇熱審減等徒三年等因,具題咨行直撫去後。今據該撫咨稱,何琗有妻李氏、子小保,年三歲,應否照《有力圖》內之例收贖」等因前來。該撫既稱何琗妻李氏係婦人子小保年三歲,准其照例收贖,相應移咨該撫可也。又本年七月三十日刑部咨,據該撫咨稱,何琗有妻李氏子小保年三歲,應否照《有力圖》內之例收贖等因。咨請前來。查該撫既稱何琗妻李氏係婦人子小保年三歲,准其照律收贖後照有力收贖訖。

一直隸巡道看得「獻縣居民《李進寶家被盜》」 一案。緣未獲賊趙克實窺進寶家厚積多藏。垂涎有素。盜念頓生。與未獲夥賊楊四海商謀行劫。

分頭聚夥。《克實》則糾在逃之張培,與自首之劉朴、張均。而四海則糾已獲之趙本立、楊四,投首之孫和宇,并取供後病故之李進寶,共夥九人,分執刀鎗等械,于康熙二十九年八月初一日夜,齊登事主之門。登梯上房者,李進寶、孫和宇也;踰牆進院者,趙本立、楊四海也;在外把風者,張培、劉朴、張均、趙克實也。以事主房門緊閉,無由入室進院,進寶與四海遂縱火焚燒,致事主父母先後殞命。衣物首飾并牛驢等物,罄劫一空。拴縛雇工人李上進,送出村外,各賊至真武廟內,分贓而散。嗣據劉朴于事未發之前,赴縣投首,張均、孫和宇聞拿自首。楊四、趙本立、李進寶,陸續就獲。歷經研訊,供吐如繪起獲贓物,已經主認,其為此案真賊無疑。除李進寶取供病故,無庸置議外,劉朴自首于未發之前,張均、孫和宇投首于事發之後,各犯于上盜之時,瞭望把風,並未下手縱火,其先後投首,情實可憫。查《律文》開載,「凡自首強盜,除殺死人,奸人妻女,燒人房屋,不准自首」 等語。又現行例開載:強盜未經下手殺人,自「首者果無動手,與死者並無仇隙,主謀照依《強盜》,傷人不死,免死擬軍」 等語。是耑指殺傷人而言,亦未并及燒房屋也。雖縱火之罪差輕于殺人,而新例無比附之條。趙本立、楊四、劉朴、張均、孫和宇,合依強盜燒人房屋,不分曾否得財,俱照得財律擬斬梟示。逸賊張培、楊四海、趙克實嚴緝務獲,照案「另結。已獲贓物給主,未獲者,照例追賠。伏候院裁。」 院駁為「照定例內,除強盜再犯殺死人命,奸人妻女,燒人房屋者,仍照律不准自首外,凡事發查拿時自首之強盜,內有傷人不死者,擬絞;如不傷人者,照知人欲告而自首例減二等律,擬徒」 等語。查劉朴係自行投首,張均、孫和宇係聞拿自首之犯,當日行劫李進寶家時。放火燒死二命。劉朴等三犯並未下手。今該道擬以梟斬。是否允協。合行查議道議。議得強盜殺死人命。奸人妻女燒人房屋。三者俱惡極罪大。故不准其自首。此從前定例也。恭逢

聖天子「泣罪為懷,網開三面。」于康熙二十九年正月

內奉有新例,凡事發查拏自首之強盜,如有傷人不死者,遣戍。如不曾傷人者,照「知人欲告而自首減二等」 律擬徒,欽遵在案。且傷人殺人案內,如不曾下手者,仍得免死罪減等。比年以來,悔過投首之徒,仰荷

皇恩,而生者、已不知凡幾矣。若燒人房屋之盜,較殺

死人命者似為差輕。彼未下手殺人者既得從輕,則燒人房屋而未下手者亦得准其自首。今李進寶失事案內,賊犯劉朴係事未發而自首,張均、孫和宇事發聞拏自首,俱可分別免罪減等。但奉行新例,止有「殺死人命」 之句,而未并及燒人房屋與姦人妻女之處,既不敢懸揣為舉重概輕,又不敢以新例而比附援引,是以本道無例可援,不得不遵照例文,仍擬斬梟示眾。其間輕重懸殊,又不得不奏。

請定奪。合請題明。嗣後凡姦人妻女,燒人房屋,案

「內自首之強盜,如不曾下手者,與殺死人命而不曾下手者,一例減等免罪。庶律例不致異同,而承審無虞出入矣。」 院批:「仰候敘入前招核題繳部。」 咨後,段該本部會同院寺查得強賊趙本立等行劫李進寶家一案,據直撫郭審擬斬罪,具題前來。查云云。再據該撫將不曾放火事未發自行投首之劉朴,事發投首「之孫和宇、張,均俱擬斬梟示。嗣後凡有強盜姦人妻女,燒人房屋,內如有自首,強盜未經行姦放火者,應否與殺死人命不曾下手之強盜,一例減等免罪,擬請確議《定例》。」 查強盜再犯殺人行兇,身自投首,不免同夥雖殺人行兇,自行投首之強盜,未經下手,事未發投首,或事發投首,俱減等免罪。據此,事未發,投首未經放火之劉朴,合改照「犯罪未發而自首者,應免罪。」 未經放火,事發投首之孫和宇、張均合改照「知人欲告而自首者減二等」 ,杖一百,徒三年,例應徒三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其強盜未經放火,姦污婦女,與不曾傷人之犯無異。此等人犯有自行投首者,俱與《殺人案》內「未經下手自首減免之條相符,無容再行定例」 等因。康熙三十年閏七月初十日題,十二日奉

旨:「趙本立、楊四俱著處斬梟示,餘依議。」

又八月,一刑部覆直撫郭題為《舉報事》:「查逸賊苑小鐵匠躧知滿城縣石井村居住韓峻豐、苑學榮二家,積有糧食,遂與何保子等商謀偷竊。」 後何保子等二十一人,于康熙二十九年七月

初三日會齊,因同夥人眾,遂攻行劫,各執器械,張五、于之貴、劉五、費五、李二、李三保在外把風。何保子、尤邦生、李學禮、高二、洪二、李印等行劫。韓峻豐家得財,火拷,砍傷韓峻豐之父,三日斃命。李玉奉、王福生、洪老哥、閆三、樊曾、劉汝希、李瞎,長虫王明學等行劫,苑學榮、得財二家之財,合在一處瓜分。迨李二出首,各賊陸續就擒,歷審供認情真。除李三保聞拿自經王明學、李印取供後病故,李瞎長虫自刺身死,均毋庸議外,何保子、尤邦生、張大、李學禮、高二,合依強盜殺人,不分曾否得財斬梟示律,均應斬立決、梟示。李玉奉、王福生、洪老哥、閆三、張五、于之貴、劉五、費五,俱合依凡強盜已行而得財者,不分首從斬律,均應斬立決。尢邦生、高二、張大、李玉奉、洪老哥、閆三、張五、劉五、費五,俱係另戶旗人,應解部正法。范二麻子、劉可學既稱商謀為竊,行劫時均未上盜,後至合依「共謀為竊盜」 ,臨時不行而行者為強盜。其不行之人,分贓俱為竊盜,從律應杖一百、流三千里,遇熱審俱減等。劉可學刺字,徒三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范二麻子係旗人,解部刺字,枷號四十日,鞭一百。李二係自行投首,合依「知人欲告而自首者,減罪二等」 ,杖一百,徒三年,遇熱審減等,徒二年半,至配所折責三十五板。現獲贓物,給還失主,未獲贓物,將各盜家產變賠逸賊。苑小鐵匠洪二、樊曾、劉汝希,嚴緝獲日,另結尢邦生等在「屯為盜,應將屯撥什庫康安福、曹進明、梁進新、趙應聯照例各鞭一百;于之貴之主常山應照例鞭五十。原係職官,照律收贖」 等因。康熙三十年八月十五日題,十九日奉。

旨:「何保子、尤邦生、張大、李學禮、高二,俱著即處斬梟。」

示:李玉奉、洪老哥、閆三、張五、劉五、費五俱從寬免死,照例減等,發往黑龍江當差。王福生、于之貴俱從寬免死,照例減等,發與黑龍江新滿洲披甲之人為奴,務期嚴押解到。餘依議 。」 附巡道詳看得:何保子等劫韓峻豐、苑學榮兩家也,緣上年荒歉乏用,有苑小鐵匠窺韓、苑兩家對門居住,積有餘糧,商於何保子、王明學,分糾尢邦生等多人,於二十九年七月初三日夜,在河套內會齊,不過欲偷取糧食,聊以充饑。然以謀食而起者,竟以劫掠而終,實以保子、明學等因聚集多人,臨期改謀以成之也。除苑小鐵匠俱人認識,范二麻子、劉可學不及通知,事後方至,俱未經上盜外,何保子等二十一人,各執器械,齊至事主兩家拷打事主搜劫銀錢衣物,仝至烏山石洞,分贓而散。學榮之妻,幸已平復;峻豐之父傷重旋斃。當據報縣通詳,督役嚴緝。隨有夥賊李三抱贓首告,供出賊夥姓名、住址,陸續分頭捕獲,漏網者僅苑小鐵匠洪二、樊曾、劉汝希四名矣。茲據該府招解前來,本道覆加研訊,各犯供認躧盤合夥上盜,及拷主劫贓情形,莫不鑿鑿如繪,眾口僉同,賊械並獲,更經主認明確,其為此案真盜無疑。除聞拿自縊之李三保,當據地方報明,該縣驗確果係自縊情真,與取供後病故之王明學、李印及拒捕身死之李瞎、長虫,俱不議外,其劫韓峻豐家賊犯何保子、尤邦生、張大、李學禮、高二,俱合依《強盜殺傷人,不分曾否得財,俱照得財律,應斬梟示。其劫苑學榮家賊犯李玉奉、王福生、洪老哥、閆三,合依強盜,但得財者,不分首從,皆斬律,駢斬不枉。其張五、于之貴、劉五、費五,在外把風,應照〈名例〉》內二罪俱發以重論,均應斬梟示。范二麻子、劉可學,止知赴約盜取糧食情由,實不知何保子等臨期強劫之事,應照「共謀為竊盜,臨時不行而行者為強盜。其不行之人,係餘人,分贓為竊盜之從論,併贓一百二十兩以上律減一等,各杖一百,流三千里。仍行刺臂,允無枉縱。未經下手傷人李二聞拿自首,應照「自首強盜不曾傷人者」 ,照「知人欲告而自首減二等」 律應減二等,杖一百、徒三年。現贓給主,未獲者,照例追賠。逸賊苑小、鐵匠等勒緝,獲日另結 ,院駁:據該道呈詳「行劫韓峻豐等家賊犯何保子等招由到院。」 據此,除詳批外,為照賊犯未經到官身死,或聞拿自盡者,應該地方官親詣驗明,出具印結申送,以杜假捏謊報情弊。今案內賊犯李三保,止據該犯家屬自行呈報一詞,該地方官並未查驗,亦不出具印結呈送,未便遽入疏內。再,自首強盜,未經下手殺人,照依傷人不死,發邊衛充軍,此係從前現行《則例》開載也。康熙二十九年正月內,准刑部咨開,「嗣後自首強盜,不曾傷人,照知人欲告而自首,減二等擬徒」 等語,是自首強

盜不曾傷人者,又當援引新例問擬矣。又十一月內准刑部咨:議覆「東省劉勤齋等行劫李日華家夥賊殺死三命,張義等未經傷人出首,照知人欲告自首擬徒,業經行知該道在案。今首賊李二所犯,與張義等事同一轍,該道仍將李二照先定例擬軍,似屬未洽,合行駁擬」 云云。康熙三十一年。

《戶部則例》
一刑部為特參貪劣等事看得故城
[编辑]

「縣革職知縣許國璠貪劣」 一案,據直撫郭審擬流杖具題前來。查革職知縣許國璠,因採買兵米價值盤費不敷,派銀四十五兩貼用,下剩五兩,衙役傅二樓等分用。又遞馬撥協置辦草料,斂銀五十四兩,交劉福等收受。迎春備辦芒牛等項,派錢二十七千,餘錢二十二千,衙役傅二樓等分用。又賑施飢民,有王斌「等捐輸所剩柴米,許國璠糶賣得銀二十八兩二錢,輒修衙舍。該撫歷審情真,許國璠因米價不敷等項私派銀錢,并失察衙役犯贓輕罪俱不議外,許國璠合依凡監臨主守那移出納還充官用者,計贓准監守自盜論」 二十五兩,杖一百,流二千五百里。係雜犯准徒四年,律應徒四年。查《定例》內,凡官員先參婪贓,及加派入己,革職提問者,審無婪贓之處,止擬「那用錢糧,私自加派,公用科斂,坐贓致罪者,除革職外,其徒杖等罪,折贖俱免」 等語,許國璠原於此案革職,應照例免罪。衙役傅二樓、劉進孝等,各得銀一兩三兩不等,俱合依枉法贓一兩至五兩,杖八十,無祿人減一等律,應各減一等,杖七十,各折責二十五板。呂陰等各得銀九錢六錢不等,俱合依「《枉法》贓一兩以下杖七十,無祿人減一等」 律杖六十,各折責二十板。孫奇昌雖無得贓,但不行稟阻,應照不應重律杖八十,折責三十板。傅二樓等俱革役。許國璠等贓銀,俱照追入官,未經交納。王斌等所捐柴米,應於許國璠名下,照追備賑王大奎審係無干、俱應省釋。此案解審遲延之官,該撫既經題參議處、應無庸議等因具題、於康熙三十一年二月十七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特參貪庸縣令》等事。該本部議得:「據直隸巡撫郭世隆疏稱,康熙三十年正月內,窮民欲借倉糧,邯鄲縣革職知縣姚琚將存倉米豆九百七十四石七斗零及捐納米二千九百八十石四斗俱借給民人,聞知盤查,將康熙三十年地丁銀二千七百八十二兩八錢零買米墊補捐納之米。參後借米之民」 胡大義等,將虧空銀兩及存倉米豆照數補項,其缺少驛馬,先因失臕未收,後經臕壯署事、新任各官陸續收足等因。將姚琚擬以徒罪折贖,具題前來。姚琚除那用庫銀等項輕罪不議外,查《律》內將官錢糧等物私自轉借與人者,計贓以監守自盜論。其非監守之人借者,以常人盜倉庫錢糧論等語。查姚琚因窮民一時權變,將倉糧借給,其所借民人俱照數補交還倉,應將所借縣民俱免照所借擬罪。姚琚照該撫所擬,合依。凡監臨主守將官錢糧等物私自轉借與人者,計贓以監守自盜論,四十兩斬,係雜犯准徒五年,律應徒五年,係職官照例折贖不行稟阻之經承。劉凱、郝貞、張永太,合依不應重律,各杖八十,折責三十板,均革役。姚琚虧空庫銀、倉糧,該撫既稱「知府石佳彝將那借銀米詳報,應無庸議」 等因。康熙三十一年三月二十二日題,二十四日奉。

旨:「依議。」

一、戶部咨:「康熙三十一年五月初二日奉」

上諭《諭大學士》等:「《積貯米糓》最為要務。倘能實有蓋」

「藏,則雖有凶荒,必不致於饑餒。但小民不知儲蓄,每於豐稔之年恣意糜費,一遇歉歲,即坐困不支。今正值麥石收穫之時,應令各該地方官勸諭百姓,令各戶量力捐輸積貯。該州縣官以輸納之人姓名、數目詳記冊籍。其秋禾收穫以後,亦依此例舉行。如春月轉貸於乏糓之民,俟秋月即照此數償還備用。」 每歲「當收穫時,遵行此捐輸之法,不數年間,米穀充裕,縱使歲偶不登,何至閭閻艱於粒食?爾等與九卿、詹事、科道會議具奏。欽此。」 臣等恭繹。

上諭,俱應一一遵行。今正值麥石收穫之時,應行各

該督撫令州縣衛所官員勸諭鄉紳士民人等,令各戶量力所能,不論幾石幾斗,聽便勸輸。該州縣衛所官員將輸納之人姓名、麥石數目造報。該府秋收後亦照此捐輸積貯。若將米麥貸與乏穀之人,俟秋收時即照原領米麥之數交納。如有不肖官員混行抑勒多收情弊,事發即

「照私派錢糧」 例處分。每歲收穫時,俱照此遵行。至於收納米麥,該州縣衛所官員於所屬地方城市鄉村適中之地,酌量設倉幾所,於本地方紳衿耆老內,令公舉誠實可任者幾人交付管理,敬謹收貯,毋致浥爛。一切貸借償還,該管之人俱造冊呈明,地方官用印存案。凡此捐輸,乃為小民代謀積貯。如有竟不捐輸者,將姓名另記一冊。設遇蠲免錢糧,此戶錢糧不准豁免。其地方官員將此捐輸米麥,應不時稽察,交代、收受時俱照正項錢糧交代收受。該府於歲終查勘,詳明該撫。該撫將捐輸總數造報戶部。遇有司薦舉時於事實內註明「勸輸有法」 字樣,方准薦舉。若有官吏侵蝕等弊,即照虧空正項錢糧例處分可也。康熙三十一年五月初八日奉

旨:「依議。」

一、戶部題:「查得各省一應應撥錢糧,各該撫逐件咨部請撥,俱照部撥動用。惟直隸錢糧不行報部,該撫即行動用。有將上年錢糧下年動用者,亦有將下年錢糧上年動用者。部內不知該撫所用亦有重複撥給者,是以年終奏銷不符,駁款繁多。」 嗣後除供應

陵工、并緊要事務所用者。該撫一面動用。一面報部。至

動用別項錢糧,仍行咨部照臣部所撥動用。若不遵部撥款,擅自動用者,照定例議處可也。康熙三十一年八月初九日奉

旨:「依議。」

《刑部則例》
一刑部覆直撫郭世隆題前事康熙
[编辑]

三十一年正月三十日題,二月十一日奉。

旨:「三法司核議具奏。欽此。該本部會看得云云」等語。

但律法難容,閆玉合依「弟毆兄致死者斬律,應擬斬立決」 等因。康熙三十一年二月十七日題,十八日奉。

旨:「九卿、詹事、科道會議具奏。欽此。」該本部會同九卿、

詹事科道會議得、閆玉砍死胞兄閆英一案、先經刑部等衙門議覆、將閆玉擬斬立決等因。具題奉

旨:「九卿詹事科道會議具奏。欽此。」查閆玉與胞兄閆

「英素相友愛,閆英責弟不務農業,玉醉後拾鐮砍傷英脅殞命,伊父閆起家呈稱:我年七十三歲,年老赤貧,止生二子,英已身死。再將閆玉抵償,耄年無依,以致絕嗣,哀懇留養等語。閆玉應照律擬斬立決。今閆英已經身死,若將閆玉正法,閆起家必致絕嗣,情屬可矜。相應將閆玉免死,枷號兩個月,責四十板,准其」 存留養親等因。康熙三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報知事,會看得「陳起鳳《刺死張亮》」 一案,據直撫郭世隆審擬絞戍,具題前來。查陳起鳳、李奉丹與張亮,因朱舉生子,于康熙三十年九月初七日同往稱賀,朱舉留飲,各皆酣醉。因李奉丹、陳起鳳先出,張亮即行詈罵,奉丹即取木板毆傷張亮左眉、手腕,張亮即拔刀還刺,陳起鳳奪刀刺傷張亮糓道,以致「張亮當日畢命。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陳起鳳合依共毆人因而致死者以致命傷為重下手者絞監候律,應擬絞監候處決。李奉丹合依共毆之人執持兇器亦有致命傷痕者發邊衛充軍律,應僉妻發邊衛充軍。至配所責四十板。《朱舉等審》係無干,毋庸議」 等因。三十一年二月十二日題,十四日奉。

旨:「陳起鳳依議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又刑部為報知事:該本部看得:據直隸巡撫郭世隆疏稱:李奉丹係同陳起鳳毆死張亮案內擬軍之犯,未奉

旨之先于康熙三十一年正月二十日在監病故。與

准抵之律相符等因,具題前來。查陳起鳳等與張亮角口,李奉丹持木板毆打張亮左眉手腕,陳起鳳奪刀刺傷張亮糓道畢命。陳起鳳擬絞,李奉丹擬軍,議覆奉

旨。「未經至該撫之先。李奉丹在監病故。」查律內開載、

凡共毆下手擬絞人犯,果於未結之前,遇有元謀助毆重傷之人,監斃在獄者,准其抵命等語。陳起鳳相應照律免死,僉妻發邊衛充軍,至配所責四十板等因。康熙三十一年三月初二日題,初四日奉。

旨:「依議。」

又刑部為報知事:江西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准直隸巡撫郭咨稱:陳起鳳係刺死張亮之兇犯,先經擬絞具題于未奉

旨之先案內《擬軍》人犯李奉丹病故。因一命已有一

抵,援例擬軍是與!《奉》

旨《免死減等》人犯。有間時逢熱審。應否准其減等。聽

「候部裁」 等因,咨請前來。查免死減等人犯,無再減之例。今陳起鳳係李奉丹刺死張亮擬絞之犯,先因軍犯李奉丹病故,因一命已有一抵,將陳起鳳改擬軍罪,具題在案。原與免死減等人犯不同。今遇熱審,將陳起鳳減等,杖一百、徒三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等因。案呈到部。為此合咨前去,查照施行。

一、刑部為報知事,該本部會同院寺議得:直撫郭世隆,先以馮自真之妻郝氏,被王一茂強姦馮自真,于次日將一茂誘去毆殺,將馮自真擬斬具題。臣部等衙門以王一茂非和姦郝氏,且馮自真係一茂雇主米欽,自幼撫養娶妻,自幼撫養娶妻之子孫治罪,罪與子孫同。馮自真將有罪之人殺死,不是當時身死,此等之處,原招內並未聲明、不便懸擬等因。具題奉

旨咨行去後,今該撫將馮自真引本犯應死而擅殺

者律,改擬杖罪。又稱:「馮自真雖自幼撫養娶妻,並未隨姓」 等因前來。查律內姦夫次日追而殺者,並依故殺擬斬。雖馮自真因王一茂強姦伊妻,次日殺死,但姦夫王一茂係馮自真親姨夫家雇工之奴,馮自真又係姨夫撫養娶妻,雖未隨姓,王一茂係奴僕強姦伊主養子馮自真之妻,因而被殺,馮自真不便照此律擬抵,且又律內義子曾分有財產,配有室家,即同子孫馮自真所犯,應同子孫擬罪,馮自真之杖罪亦應豁免。至此案已經改正具題,承審各官應毋庸議等因。康熙三十一年六月初六日奉。

旨:「依議。」

又六月初七日,一刑部為《因姦致死株殺四命事》:據青縣申稱:高吉賓等糾黨拉趙民來之女,輪姦致斃四命一案,高吉賓稱係旗人,不便刑訊,擬合解部審奪等因前來。隨傳問正藍旗拖什佐領下,問得供稱:高吉賓係二十九年七月內,用銀五十兩白契買的等語。查例內康熙二十二年十月以前,中証明白者,「斷與買主」 等語。高吉賓係白契所買之人,非係旗人,相應仍發回該縣詳報各上司審理可也。

又六月,一刑部為報知事:江南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准直撫郭世隆咨稱:陳起鳳係刺死張亮之兇犯,先經擬絞具題於未奉

旨之先案內《擬軍》人犯李奉丹病故。因一命已有一

抵,援例擬軍是與!《奉》

旨《免死減等》人犯。有間時逢熱審。應否准其減等。聽

「候部裁」 等因,咨請前來。查免死減等人犯,無再減之例。今陳起鳳係同李奉丹刺死張亮擬絞之犯,先因軍犯李鳳丹病故,因一命已有一抵,將陳起鳳改擬軍罪,具題在案。原與免死減等人犯不同。今遇熱審,應將陳起鳳減等,杖一百、徒三年,至配所折責四十板。為此合咨前去,查照施行。

一、刑部為截途輪姦事。會看得徐騷達子等強姦杜氏一案,據直隸巡撫郭世隆審擬絞杖,具題前來。查徐騷達子于康熙三十一年五月二十五日,窺杜氏獨行,輒起淫心,隨喚徐驢兒將杜氏拉住,強逼求姦。迨氏不從,喊救。張歪頭聞聲奔至,持石恐嚇,將杜氏推至谷地。徐騷達子、徐驢兒、張歪頭三人輪姦,該撫「歷審,各自認情真,除徐騷達子、徐驢兒取供後病故不議外,張歪頭合依凡強姦者絞監候律,應擬絞監候,係旗人解部監候,秋後處決。王三、王老哥在傍不行勸阻,均合依不應重律杖八十,係旗人解部各鞭八十可也」 等因。康熙三十一年十二月初八日題,初十日奉。

旨:「張歪頭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一刑戶准八旗都統等進奉事件。奉

上諭:「近見賭博愈盛如此,雖恩養兵丁。未能有益於」

「生計,此皆大臣等管轄不嚴所致。且大臣內亦有賭博者,既身為大臣,尚行賭博,烏能管轄以下之人?如果自身不賭,嚴行管查,有何不能之處。」 欽此。竊惟以賭博甚為惡習,已經交與六部定例禁止。如此尚有賭博者,此皆大臣等所管疏玩所致。嗣後賭錢事發,將開局抽頭及容留房主,俱照光棍為從治罪。該佐領等不行首送,或他處發覺,將佐領罰俸一年,驍騎校革職。該班小撥什庫枷號兩個月,鞭一百。族長係官,罰俸一年,係平人鞭八十。除該管人首送并挐送外,或于他處發覺,將該管參領每次罰俸二個月。都統、副都統每次罰俸一個月。派出查拿官員,罰俸一年。派出官兵,拿獲三次,加一級。賭博人若係三品以上官員,向賭博人要銀二百兩;四品以下有頂帶官員,以上要銀一百兩係護。

軍披甲閒散人要銀四十兩,給與拿獲之人等因。摺子啟奏,奉

旨:「爾等會同刑部確議具奏。欽此。」會議得賭博皆由

「該管人員不行嚴查,大臣不覺惡習,反為樂事所致。著令各都統等嚴行查拿,關內城外寺廟墳圈,交與五城三營嚴行查拿。以前賭博之罪,俱行寬免,所輸銀錢,不准給還。若仍行索討,止將索討之人治罪。嗣後賭博事犯,將賭博開場之人存留,賭博家主,不分官員平人,俱照《光棍為從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 世職承襲、世管佐領,不准與伊子承襲,與兄弟內才能之人管理。承襲。賭博大臣,俱革職,不准折贖,枷號三個月,永不敘用,著令披甲折磨當差。世職承襲、世管佐領,亦不准與伊子承管,與兄弟內才能之人承管。其造賣紙牌骰子者,雖經定例禁止,仍有私行造賣者,應照「開場抽頭之人」 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餘俱照定例遵行外。其巡查挐獲加級追銀給賞及該管人員治罪之處、俱照都統等原擬。不許妄扳拖累。通行旗下兵丁駐劄之處、及八旗包衣佐領遵行可也。康熙三十一年十二月內奉

旨:「依議。」

一、刑部為報明地方事,會議得張天麟戳死胞兄張天右一案,據浙撫線一信疏稱:張天右飲醉夜歸,伊母周氏索錢燒香,天右不允,反持刀詈母。天麟恐母被傷,奪天右之刀。天右隨追天麟毆打,天麟情急,將刀抵拒,戳傷天右左肋,越宿殞命。張天麟以弟殺兄,法無可寬。但天麟之父張必成、母周氏俱年逾七旬,祖母黃氏年九十一歲,止有天右、天麟二子,一子既斃,一子典刑,家無次丁,情屬可憫等因。具題刑部議以律內並無殺死胞兄、存留養親之條,張天麟仍照律擬斬題覆奉

旨:「這案著九卿詹事、科道會議具奏。」查張天麟與張

天右素相和好,因天右醉後執刀詈母,天麟護母奪刀,天右追毆被戳身死,且張必成止有天右、天麟二子,若將天麟抵以死罪,則伊父母、祖母年老無倚,情有可憫,應將張天麟免死減等,枷號兩個月,責四十板,准其存留養親可也。《奉》。

旨:「依議。」

一、康熙三十一年河間府屬一件報「知事馮自真毆死王一茂」 一案。先照「因姦次日追而殺之依故殺擬斬。」 刑部駁:改「照本犯應死而擅殺者」 律,杖一百具題。承審官並不查參。

康熙三十二年

《戶部則例》
康熙三十二年三月十九日准咨一
[编辑]

刑部為移咨事:「貴州清吏司案呈,據直撫郭咨稱,鄭尚義與趙來恩告爭房地一案,尚義為價買在先造墳蓋房已經二十餘年,而來恩何不早告,堅持爭辨?但推情度理,尚義以數十年之業,一旦奪去,心不輸服,所以疊訟不休。查鄭尚義添有新蓋房屋,應於來恩名下,斷出房價銀八十兩,償給尚義。」 等因前來。案查康熙二十六年據趙來恩供:「李鎮家人鄭尚義居住圈子村,縱伊家人肆惡,又惡棍孫延慶等鑽謀,於康熙四年投與鄭尚義為奴,將恩血產朦朧寫契,投獻伊主。我控告時,曾將地斷給與我」 等語。查二十六年據該撫咨稱:「尚義家人肆惡,但事俱在」

《赦前》惟《控地》一節,已經逐一清判,眾所共憤者,實

欲驅令尚義歸旗,相應咨部勒令尚義歸旗等語。康熙二十七年尚義歸旗時,直撫于曾將尚義所買房地俱查明造冊,交與該地方官召民承種,租銀代征,轉交旗主咨部在案。是二十六年該撫並未將地斷與趙來恩。三十年據鄭尚義在部告稱:康熙三年我父鄭良用銀八十六兩買得民人孫延慶地一頃六「十一畝,押有靜海縣印信,造墳蓋房,已經二十餘年,現有紅契可據。康熙五年孫延慶賣身,亦押有靜海縣印信,是買地在先,賣身在後。今天津道書辦趙來恩抗不服斷,仍將義房地霸佔」 等語。本部查鄭尚義康熙三年買地造墳蓋房之時,來恩不行控告,何遲至二十餘年始行控告?再,尚義房地坐落圈子村,天津道所報退歸來恩地畝,在鄧家店村,圈子村、鄧家店村相隔十有餘里,兩不相涉,因事關墳塋地畝,故屢行確查明白去後。今該撫咨稱,尚義地畝坐落圈子村、鄧家店村,是經承誤寫。又「來恩之不敢控告者,因李鎮現在,小民畏懼」 等語。查尚義之主李克德,係康熙十七年病故,葬於靜海縣《稍直口》。十七年,李鎮既故之後,來恩因何又不行控告?即前後所稱「退歸來恩」 地畝年分又係互異,且今據《河間府》

將原地主孫延慶干証孫奇勳、鄭尚義、趙來恩公同質審時,據孫延慶供:原是康熙二年贖地,三年賣地等語。據孫奇勳供:原是康熙二年贖地,康熙三年賣與尚義,是我畫字等語。況今據趙來恩自供:孫延慶原是當年贖地,當年賣身等語。來恩既供地係延慶贖回,則地是孫延慶之地。後延慶將贖回地畝同中孫奇勳立契畫字,押靜海縣印信轉賣與尚義,則此又係尚義之業,且造墳蓋房二十餘年,又曾經前撫將此項地畝在尚義名下查明造冊,交與該地方官召民承種,租銀代徵,轉交旗主報部在案。其地畝應斷歸鄭尚義。但查《戶部定例》內,順治七年以前旗人所買民地仍歸旗人,七年以後旗人「所買民地、銀地入官」 等語。據此,應咨戶部,將趙來恩冒認鄭尚義大地一頃六十一畝并孫延慶所得賣地銀八十六兩,一併入官。其趙來恩冒認房地之處,移咨該撫照律完結。其鄭尚義墳地,該撫應酌量存留。所有房屋如非看墳之房,令鄭尚義領拆可也。為此合咨前去查照施行。

《禮部則例》
康熙三十二年八月初七日
[编辑]

上諭諭戶部:「朕撫馭寰宇,早夜孜孜,惟以實惠及民。」

「俾登康阜為念。廣西、四川貴州、雲南四省俱為邊地土壤磽瘠民生艱苦與腹內舟車輻輳得以廣資生計者不同。朕時切軫懷歷歲以來屢施恩恤」 廣西省十六年通省錢糧、十七八年民欠錢糧貴州二十二年秋冬及二十三年春夏地丁錢糧又貴州、四川二省二十五年未完及二十六年應徵錢糧雲南省二十七年以前屯地積欠錢糧。俱經次第蠲豁。茲念育民之道無如寬賦矧邊省地方非再沛優恤之恩則閭閻無由充裕所有三十三年四省應徵地丁銀米著通行蠲免仍行該督撫遍加曉諭令人沾實澤以稱朕加惠遠省民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借端朦混私自徵收者該督撫指名奏劾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兵部則例》
一刑部為請
[编辑]

旨事:康熙三十二年五月內,議覆直隸趙用叩。

《閽告》《王二夾子》一案,趙用依衝入儀仗,訴事不實。

《律》:絞;熱審減等,徒四年。

一、兵部覆《黑龍江將軍薩疏》:「嗣後阿爾素、兀魯德回子弓刀、犀牛角、鋼鐵等物,軍器、焰硝、硫磺不准給賣。若違例私賣者,以及邊界關口,故縱私放,該管官不行嚴查,被傍人首告者,將販賣之人並該管官兵照焰硝、硫磺例處分;都統、將軍、副都統照總督、巡撫、提、鎮例處分。又四十九旗喀爾喀、扎克、薩叉哈爾、歸化」 城蒙古,若違例將軍器偷賣與阿爾素兀魯德回子,將偷賣之人該管官扎克薩等照例議處。俟

命下之日、通行八旗包衣佐領、張家、喜峰、古北、獨石。

「殺虎《山海》」 等關口:

盛京、寧古塔、黑龍江四十九旗,并直隸各省,嚴行

禁止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六月初四日奉。

旨:「依議。」

《刑部則例》
一刑部為出首偷馬事貴州司案呈
[编辑]

盧思瑞持買驛馬票,與劉玉之等商議,夥同偷了鄂克濟哈馬三十七匹,賣了之處是真。查盧思瑞等偷馬事犯,係在未定《新例》之前,《律》內「凡竊盜一百二十兩以上者絞,為從各減一等」 等語。除造意之劉玉之病故不議外,盧思瑞係考定品級之人,姚瑄係武生,均應免刺,俱照為從律杖流。康熙三十二年四月十三日,奉。

旨:「知道了。」思瑞等偷馬在二十九年十二月偷馬新例係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題定

一、刑部為申報事。該本部會同院寺會看得萬全縣捕役胡正環等誣拿劉萬倉等為盜一案,據直撫郭世隆審擬絞戍,具題前來。查李橒家于康熙三十年三月二十八日夜被賊行劫,有捕役胡正環將劉萬倉誣拿弔拷逼扳王大漢等十人為夥,復串通捕役宋可才等將大漢等擒獲,非刑拷打,詐取銀錢,教囑「口供,以致被害之郭老二、陳四瞎子拖累斃命,并民人李明貞乘機誆騙胡自友銀兩,迨發值季廳審訊。」 萬倉等咸供胡正環等私刑逼認。該撫歷審各認情真。除李成、趙伏海病故不議外,胡正環合比依《誣告》平民因而致死一二人者絞,例應絞監候秋後處決。照律將犯人財產一半斷付郭老二等,二家非刑弔打之宋可才、田祿、黃金棟、李明貞、張進武,俱依將良民誣指為盜,捉拿拷打,嚇詐財物,不分首從,俱發邊衛永遠充軍。律應:「充軍」 ,遇熱審減等,應徒三年,至配所各責四十板。李明貞合依凡誆騙人財物,計贓准竊盜論,三

「十兩,杖九十,免刺,律應免刺,遇熱審減等,責三十板。萬全右衛降調守備吳伯祚,擅用夾棍,並誣良為盜,以及失察衙役犯贓之處,一併交與兵部議處。不能審出真情之西路通判高有琪,已經病故,應無庸議。劉萬倉等相應省釋脫迯之胡帕子、姚剛等,與行劫此案真盜,獲日另結贓銀,各照追入官」 等因。康熙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奉。

旨:「胡正環依擬應絞,著監候秋後處決,餘依議。」

又六月,一刑部為考選軍政官員事。看得即墨營革職守備馬資萬貪婪一案,查馬資萬因伊蓋房強索兵丁岑太等銀十五兩,又因與劉景湯說情,得銀五兩。山紬一匹,作銀三兩。又稱山紬作價過多,差兵荊瑞玉索找銀一兩五錢,俱入己。馬資萬合依。凡官吏挾勢求索所部內財物,強者准枉法論,二十兩,杖六十,徒一年律應擬徒。熱審減等。應將行賄央求之劉景湯,合依「《枉法贓》五兩者杖八十。無祿人減一等」 律應杖七十,奉。

旨:「依議。」

又六月,一刑部「為遵」

旨熱審事:據廣督石《疏稱參革功》加左都督吳豹等

《辱罵潘田司巡檢王雄世》一案,吳豹、吳州彥,合依軍民罵本部佐貳官律,杖六十,熱審減等,奉

旨:「知道了。」

一、兵部「為《欽奉》」

《上諭》事:「武選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兵科抄出本部」

彙題前事一件,為申報事:准刑部咨稱,萬全右衛捕役胡正環等,誣拿劉萬倉等為盜一案,萬全右衛降調守備吳伯祚,擅用夾棍,並誣良為盜,拖斃二命,以及失察衙役犯贓之處,一併交與兵部議處。等因前來。除吳伯祚擅用夾棍,以及失察衙役犯贓輕罪不議外,查定例,捕役誣拿良民,私用非刑害人致死者,將該管官以不能詳察論革職等語。相應將萬全右衛降調守備吳伯祚照誣拿良民為盜例革職。康熙三十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奉

旨:「王廷彪從寬免罰俸,餘依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