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4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四十八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四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四十八卷目錄

 笞杖部紀事

 笞杖部雜錄

 笞杖部外編

祥刑典第一百四十八卷

笞杖部紀事[编辑]

《呂氏春秋·真諫篇》:荊文王得茹黃之狗,宛路之矰,以 畋於雲夢,三月不反;得丹之姬,淫,期年不聽朝。葆申 曰:先王卜以臣為葆,吉。今王得茹黃之狗,宛路之矰, 畋三月不反;得丹之姬,淫,期年不聽朝。王之罪當笞。 王曰:不穀免衣繈GJfont而齒於諸侯,願請變更而無笞。 葆申曰:臣承先王之令,不敢廢也。王不受笞,是廢先 王之令也。臣寧抵罪於王,毋抵罪於先王。王曰:敬諾。 引席,王伏。葆申束細荊五十,跪而加之於背,如此者 再,謂王起矣,王曰:有笞之名一也。遂致之。申曰:臣聞 君子恥之,小人痛之。恥之不變,痛之何益。葆申趨出, 自流於淵,請死罪。文王曰:此不穀之過也。葆申何罪。 王乃變更,召葆申,殺茹黃之狗,析宛路之矰,放丹之 姬。後荊國,兼國三十九。令荊國廣大至於此者,葆申 之力也極言之功也。

《左傳》:襄公十七年,宋皇國父為大宰。為平公築臺,妨 於農功。子罕請俟農功之畢,公弗許。築者謳曰:澤門 之GJfont,實興我役,邑中之黔,實慰我心。子罕聞之,親執 扑,以行築者,而抶其不勉者。曰吾儕小人,皆有闔廬, 以辟燥濕寒暑。今君為一臺而不速成,何以為役,謳 者乃止。或問其故。子罕曰:宋國區區,而有詛有祝,禍 之本也。

《漢書·陳勝傳》:秦發閭左戍漁陽九百人,陳勝、吳廣皆 為屯長。素愛人,士卒多為用。廣數言欲亡,忿尉,令辱 之。尉果笞廣。尉劍挺,廣起奪而殺尉。勝佐之。召令徒 屬攻大澤鄉,拔之。

《陳餘傳》:餘,嘗從張耳遊。兩人變名姓,俱之陳,為里監 門。吏嘗以過笞餘,餘欲起,耳攝使受笞。吏去,耳數之 曰:始吾與公言何如。今見小辱而欲死一吏乎。餘謝 罪。

《後漢書·左雄傳》:雄,遷尚書令。時大司農劉據被譴,詔 詣尚書,傳呼促步,又加以捶撲。雄上言:九卿位亞三 事,班在大臣,行有佩玉之節,動有庠序之儀。孝明皇 帝始有撲罰,皆非古典。帝從而改之,其後九卿無復 捶撲者。

《蜀志·先主傳》:先主討黃巾賊有功,除安喜尉。督郵以 公事到縣,先主求謁,不通,直入縛督郵,杖二百,解綬 繫其頸著馬柳,棄官亡命。

《魏志·太祖本紀》:太祖年二十,除洛陽北部尉。太祖 初入尉廨,繕治四門。造五色棒,縣門左右各十餘枚, 有犯禁者,不避豪彊,皆棒殺之。

《何夔傳》:夔字叔龍,太祖辟為司空掾。太祖性嚴,掾屬 公事,往往加杖;夔常畜毒藥,誓死無辱,是以終不見 及。

《北齊書·馮翊王潤傳》:潤,字子澤,神武第十四子也。天 保初封。歷位東北道大行臺、右僕射、都督、定州刺史。 廉慎方雅,習於吏職,至擿發隱偽,姦吏無所匿其情。 開府王迴洛與六州大都督獨孤枝侵竊官田,受納 賄賂,潤按舉其事。二人表言,王出送臺使,登魏文舊 壇,南望嘆息,不測其意。武成使元文遙就州宣敕曰: 馮翊王少小謹慎,在州不為非法,朕信之熟矣。登高 遠望,人之常情,鼠輩欲橫相間構,曲生眉目。於是迴 洛決鞭二百,獨孤枝決杖一百。

《五代新說》:北齊李中散岳弟庶,為臨漳令。以訟魏吏 不平文。宣帝怒,杖之三百,死臨漳獄中。中散痛之終 身不經臨漳。居弟喪,不許婢入室,而令妻伴弟、妻袁 氏。

《唐書·竇建德傳》:建德補隊長。方如軍,會邑人孫安祖 盜羊,為縣令捕劾笞辱,安祖刺殺令,亡抵建德,建德 陰舍之。

《徐有功傳》:有功,補蒲州司法參軍,襲封東莞縣男。為 政仁,不忍杖罰,民服其恩,更相約曰:犯徐參軍杖者, 必斥之。訖代不辱一人。

《朝野僉載》:刑部尚書李日知自為畿赤,不曾打杖行 罰其事。亦濟及刑部尚書有令,史受敕三日,忘不行 者。尚書索杖剝衣喚令,史總集欲決之。責曰:我欲笞 汝一頓,恐天下人稱。你云:撩得李日知嗔喫。李日知 杖你亦不是人,妻子亦不禮汝。遂放之。自是令史無 敢犯者,設有稽失眾共GJfont之。 《唐書·張廷珪傳》:廷珪,遷黃門侍郎,御史蔣挺坐法,詔 決朝堂,廷珪執奏:御史有譴,當殺殺之,不可辱也。士大夫服其知體。

《舊唐書·元宗本紀》:元宗開元四年春正月,尚衣奉御 長孫昕恃以皇后妹婿,與其妹夫楊仙玉毆擊御史 大夫李傑,上令朝堂斬昕以謝百官。以陽和之月不 可行刑,累表陳請,乃命杖殺之。

《大唐新語》:陸象先為蒲州刺史,有小吏犯罪,但慰勉 而遣之。錄事曰:此例皆合與杖。象先曰:人情相去不 遠,此豈不解吾意。若論必須行杖,當自汝始。錄事慚 懼而退。常謂人曰:天下本自無事,只是愚人擾之,始 為煩耳。但靜其源,何憂不簡。前後歷典數州,其政如 一,人吏咸思之。

《唐書·宇文融傳》:宇文融子審,累遷大理評事。以夏楚 大小無制,始創杖架,以高卑度杖長短,又鑄銅為規, 齊其巨細。

《張嘉貞傳》:嘉貞,遷中書令。祕書監姜GJfont得罪,嘉貞請 加詔杖,已而GJfont死。會廣州都督裴GJfont先抵罪,嘉貞復 援GJfont比,張說曰:不然,刑不上大夫,以近君也。士可殺 不可辱。向GJfont得罪,官三品,且有功,若罪應死,即殺,獨 不宜廷辱,以卒伍待也。況勳貴在八議乎。事往不可 咎,GJfont先豈容復濫哉。帝然之。嘉貞退,不悅曰:言太切。 說曰:宰相,時來則為,非可長保。若貴臣盡杖,正恐吾 輩及之,渠不為天下士君子地乎。

《因話錄》:郭汾陽王在河中,禁無故走馬,犯者死。南陽 夫人乳母之子抵禁,都虞候杖殺。諸子泣告於王,言 虞候縱橫之狀,王叱而遣之。明日,對賓僚吁嘆者數 四。眾皆不曉,徐問之,王曰:某之諸子,皆奴材也。遂告 以故曰:伊不賞父之都虞候,而惜母之阿妳兒,非奴 材而何。

權實子範為殿中侍御史知巡。有小吏從市求取者, 事發,笞臀十數。他日復有如此者,白於臺長,杖背十 五。同列疑其罪同罰異。權對曰:前吏所取者,名屬左 軍。臺之威令不振久矣,百司尚有不稟奉者,況憑禁 軍之勢耶。彼受賄於此輩,且是知抑豪強,可以末減。 後吏則挾臺之威,恐嚇百姓,杖背全命,猶為至輕。 《唐書·刑法志》:劇賊高玉聚徒南山,啗人數千,後擒獲, 會赦,代宗將貸其死,公卿議請為葅醢,帝不從,卒杖 殺之。

《虛谷閒抄》:幽州石老者,賣藥為業。年八十忽腹大,十 餘日不食,惟飲水而已。其夜猶扶持而行,比明其子 號泣,呼四鄰云:適來。有病白鶴入吾父室中,吾父亦 化為白鶴同飛去矣。遂指雲中白鶴擗地號叫。人異 而觀之,皆焚香禮拜。節度使李懷仙差兵馬使朱希 來驗,見室中有穿紙格出入處。遍問邑人四鄰,皆言 石老化為白鶴飛去。翔翥雲間移時,節度使賜絹一 百匹,米一百石與石老子家。遠近傳石老得仙,太清 宮道士段常著續仙傳備載。石老升仙事月餘,其子 與鄰人爭鬥官中訊鞫。乃為分絹不平云:石老病久, 其夕奄忽將終,其子以木貫大石縛父屍,沈於桑乾 河水,妄指雲中白鶴是父。州縣復差人檢驗於所說。 沈水處澇漉得屍,懷仙遂杖殺其子。

《舊唐書·憲宗本紀》:元和三年夏四月癸丑,中使郭里 旻酒醉犯夜,杖殺之。

元和四年夏四月甲申,武功人張英奴撰《迴波辭》惑 眾,杖殺之。

元和五年春正月壬寅朔,己巳,浙西觀察使韓皋以 杖決安吉令孫澥致死,有乖典法,罰一月俸料。 元和八年二月,殿中少監、駙馬都尉于季友誑罔公 主,藏隱內人,轉授兇兄,移貯外舍,傷風黷禮,莫大於 茲,宜削奪所任官,令在家修省。贊善大夫于正、祕書 丞于方並停見任,皆GJfont之子也。捕獲授于GJfont賂為致 出鎮人梁正言,及交構權貴僧鑒虛,並付京兆府杖 死。七月,新授桂管觀察使房啟降為太僕少卿。啟初 拜桂管,啟吏賂吏部主者,私得官告以授啟。俄有詔 命中使齎告牒與啟,曰:受之五日矣。上怒,杖吏部令 史,罰郎官,啟亦即降之。以安南都護馬總為桂管觀 察使。

《唐書·王綝傳》:綝孫GJfontGJfont孫遂。拜沂兗海觀察使。遂資 褊刻,杖扑皆踰制。盛夏,治署舍牆垣,程督慘峭。將吏 素悍戾,遂輒罵曰:反殘賊。人人羞忿。裨校王弁與役 人浴于川,語曰:天方雨,牆且毀,等罪耳。乃謀亂。明日, 遂方燕,弁率其黨挾兵進,遂驚,匿廁下,執而數其罪, 殺之。其副張敦寔、官屬李矩甫皆死。弁自知留事。帝 以沂、海新定,畏青、鄆亦搖,乃拜弁開州刺史。至徐州, 械送京州,斬東市。監軍上遂所製杖,出示於朝為戒 云。

《舊唐書·穆宗本紀》:元和十五年,詔曰:山人柳泌輕懷 左道。上惑先朝。固求牧人,貴欲疑眾,自知虛誕,仍更 遁逃。僧大通醫方不精,藥術皆妄。既延禍舋,俱是姦 邪。邦國固有常刑,人神所宜共棄,付京兆府決杖處 死。八月,京兆府戶曹參軍韋正牧專知景陵工作,刻 削廚料充私用,計贓八千七百貫文;石作專知官奉仙縣令于翬刻削,計贓一萬三千貫,並宜決重杖處 死。

《敬宗本紀》:長慶四年正月癸酉,敬宗即位。四月丙申, 賊張韶等百餘人至右銀臺門,殺閽者,揮兵大呼,進 至清思殿,登御榻而食,弓箭庫。右神策軍兵馬使康 藝全率兵入宮討平之。是日,上聞其變,急幸左軍。丁 酉,上還宮,群臣稱慶。己亥,九仙門等監共三十五人, 並笞之。八月丁酉,妖賊馬文忠與品官季文德等凡 一千四百人,將圖不軌,皆杖一百處死。

寶曆元年七月辛酉,萬年縣典賈鎮誣告故統軍王 佖男王謨等七人謀亂,詔杖殺之。

寶曆二年十一月癸巳,以前東都留守楊於陵為太 子少傅。中官李奉義、王惟直、成守貞各杖三十,分配 諸陵;宣徽使閆弘約、副使劉弘逸各杖二十。

《文宗本紀》:開成二年八月乙丑,房州刺史盧行簡坐 贓杖殺。十一月癸亥,狂病人劉德廣突入含元殿,付 京兆府杖殺。

《東觀奏記》:武宗好長生久視之術。大中宮築望仙臺 勢侵天漢。上始即位,執道士趙歸真杖殺之。罷望仙 臺院。大中八年復命緝之,右補闕陳凝已下抗疏,論 其事立罷,修造以其院為文思院。

武昌軍節度使苗責同子嚴不避馬,擒至幕笞其背。 嚴母詣闕稱冤,苗貶江州司馬。制曰:避馬雖乖于嚴 敬,鞭人合顧于簪纓,舍人楊紹復之詞也。苗自此為 清議所薄。

《朝野僉載》:王熊為澤州都督府,法曹斷掠糧。賊惟各 決杖一百通判。熊曰:總掠幾人。法曹曰:掠七人。熊曰: 掠七人合決七百。法曹曲斷府司科罪。時人哂之。 《唐國史補》:袁GJfont之破袁晁,擒其偽公卿數十人,州縣 大具桎梏,謂必生致闕下,GJfont曰:此惡百姓,何足煩人。 乃各遣笞臀而釋之。

《唐語林》:李封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罰,但令裹 碧頭巾以辱之。隨所犯輕重以日數為等級,日滿乃 釋。吳人著此服出入州鄉以為大恥,皆相勸勵無敢 犯。賦稅常先諸縣,既去官竟不捶一人。

《五代史·劉銖傳》:銖,拜永興軍節度使。用法,亦自為刻 深。民有過者,問其年幾何,對曰若干,即隨其數杖之, 謂之隨年杖。每杖一人,必兩杖俱下,謂之合歡杖。 《遼史·太祖本紀》:太祖八年正月,特离敏執逆黨怖胡、 亞里只等十七人來獻,上親鞫之。辭多連宗室及有 脅從者,乃杖殺首惡怖胡,餘並原釋。于越率懶之子 化哥屢蓄姦謀,上每優容之,而反覆不悛,召父老群 臣正其罪,并其子戮之,分其財以給衛士。有司所鞫 逆黨三百餘人,獄既具,上以人命至重,死不復生,賜 宴一日,隨其平生之好,使為之。酒酣,或歌、或舞、或戲 射、角觝,各極其意。明日,乃以輕重論刑。首惡剌葛,其 次迭剌哥,上猶弟之,不忍寘法,杖而釋之。

《景宗本紀》:保寧五年二月丁亥,近侍實魯里誤觸神 纛,法論死,杖釋之。

《聖宗本紀》:統和四年十月己亥,北大王帳郎君曷葛 只里言本府王蒲奴寧十七罪,詔橫帳太保覈國底 鞫之。蒲奴寧伏其罪十一,笞二十釋之。曷葛只里亦 伏誣告六事,命詳酌罪之。知事勤德連坐,杖一百,免 官。十一月甲午,以盧補古臨陣遁逃,奪告身一通;其 判官、都監各杖之。

統和七年正月庚寅,次長城口。三卒出營劫掠,笞以 徇眾。

《興宗本紀》:重熙十三年八月乙未,以夏使對不以情, 羈之。丁巳,夏國復遣使來,詢以事宜,又不以實對,笞 之。

《道宗本紀》:太康二年十一月甲戌,上欲觀《起居注》,修 注郎不GJfont及忽突堇等不進,各杖二百,罷之。 《宋史·太祖本紀》:建隆二年四月己未,商河縣令李瑤 坐贓杖死。

乾德二年五月辛巳,宗正卿趙礪坐贓杖、除籍。 《梁周翰傳》:翰,字元褒。開寶三年,遷右拾遺,監綾錦院。 杖錦工過差,為其所訴。太祖甚怒,責之曰:爾豈不知 人之膚血與己無異,何乃遽為酷罰。將杖之,周翰自 言:臣負天下才名,不當如是。太祖乃解止。

《太祖本紀》:開寶六年八月丁酉,泗州推官侯濟坐試 判假手,杖、除名。

開寶七年春正月癸亥,左拾遺秦亶、太子中允呂鵠 並坐贓,宥死,杖、除名。

《皇朝類苑》:曹侍中彬為人仁愛。常知徐州有吏犯罪, 既立案,逾年然後杖之。人皆不曉其旨。彬曰:吾聞此 人新娶婦,若杖之彼其舅姑必以婦為不利而惡之。 朝夕笞罵使不能自存,吾故緩其事而法亦不赦也。 其用志如此。

《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三年七月壬子,中書令史李知 古坐受賕擅改刑部所定法,杖殺之。八月癸酉,詹事 丞徐選坐贓,杖殺之。《燕翼貽謀錄》:太宗雍熙三年七月癸未,京兆府鄠縣 民甄婆兒報母仇,殺人詔決杖遣之。

《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三年九月癸巳,杖殺入內高品 江守恩於鄭州。

天禧四年夏四月丙申,杖殺前定陶縣尉麻士瑤於 青州。

《刑法志》:真宗時,蔡州民三百一十八人有罪,皆當死。 知州張榮、推官江嗣宗議取為首者杖脊,餘悉論杖 罪。帝下詔褒之。

《鄰幾雜志》:溫仲舒判開封府一進士早出探榜,其妻 續有人報其父母。船至水門,亟僦驢往省之。至東門 為醉人毆擊僦驢者。又懼證左留滯潛遁去,府中以 醉人亦有指爪痕,俱杖而遣之。歸家號泣夫自外歸 亦落第而泣。兩不相知其由,徐知妻被杖詣所司訴 冤,不聽。于州橋夫妻投河溺死。真宗聞之,怒知府已 下悉罷去。

《談錄》:真宗朝因宴有一親事,官失卻金楪子一片。左 右奏云:且與決責。上云:不可且令尋訪。又奏云:只與 決小杖。上云:自有一百日限,若百日內尋得只小杖, 亦不可行也。帝王尚守法如此,為臣子誠合如何。 真宗朝,嘗有兵士作過於法,合死特命於橫門決脊 杖二十改配。其軍士聲高叫喚,乞劍不伏決,杖從人 把捉不得,遂奏取進止。傳宣云:須決杖二十後別取。 進止處斬尋決,訖取旨。真宗云:此只是怕見喫杖後 如此。既已決了便送配所更,莫與問其寬恤如此。 《包孝肅公遺事》:公尹京號為明察。有編民犯法當杖 脊,吏受賕與之約曰:今見尹必付我責狀,汝第號呼 自辨。我與汝分此罪,汝決杖我亦決杖。既而包引囚 問畢果付吏責狀,囚如吏言分辨不已。吏人聲訶之 曰:但受脊杖出去,何用多言。包謂:其市權捽吏於庭 杖之十七,特寬囚罪止從杖坐以沮。吏勢不知,乃為 所賣卒如素約,小人為奸固難防也。孝肅天性峭嚴, 未嘗有笑容,人謂包希仁笑比黃河清。

《宋史·高宗本紀》:紹興十二年九月甲寅,杖殺偽福國 長公主李善靜。

《談藪》:王公袞,字吉老。宣子尚書之弟。先墓在會稽西 山為掌墓人。奚泗所發公袞訴之,郡杖之而已。公袞 憤甚奚泗受杖詣,公袞謝罪。公袞呼前勞以酒拔劍 斬之,持其首詣郡。宣子時,為侍郎奏乞以己官贖罪。 詔給舍集議中書舍人張孝祥等議,上詔赦之猶鑴 一秩。

《宋史·孝宗本紀》:淳熙四年四月乙亥,參知政事龔茂 良以曾覿從騎不避道,杖之。

《墨客揮犀》:國子博士李餘慶,知常州強於政事。果於 去惡凶,人惡吏畏之如神。末年得疾甚困,有州醫博 士多過惡,常懼為餘慶所發。因其困進利藥以毒之。 服之洞泄不已,勢已危。餘慶察其姦,使人扶舁坐廳 事,召醫博士杖殺之。然後歸臥未及席而死,葬於橫 山。人至今畏之,過墓者皆下馬。有病瘧者,取墓土著 床席間輒差,其敬憚之如此。

《金史·太祖本紀》:天輔三年六月辛卯,散睹還自宋。宋 使馬政及其子宏來聘。散睹受宋團練使,上怒,杖而 奪之。

天輔五年六月丙申,千戶胡离荅坐擅署部人為蒲 里衍,杖一百,罷之。

《太宗本紀》:天會四年二月丁巳,次澤州。海濱王家奴 誣其主欲亡去,詔誅其首惡,餘並杖之。

天會五年七月甲午,以石州戍將烏虎棄城喪師,杖 之,削其官。

《熙宗本紀》:皇統八年七月戊寅,以尚書左丞唐括辯 奉職不謹,杖之。

《海陵本紀》:天德三年十二月戊辰,杖壽寧縣主徐輦。 天德四年八月癸亥,以侍御史保魯鞫事不實,杖之。 貞元二年八月丙午,以左丞相昂去衣杖其弟婦,命 杖之。

貞元三年三月壬子,以張暉每見僧法寶必坐其下, 失大臣體,杖二十。僧法寶妄自尊大,杖二百。七月辛 酉,如大房山,杖提舉營造官吏部尚書耶律安禮等。 八月庚子,杖左宣徽使敬嗣暉、同知宣徽事烏居仁 及尚食官。九月丁卯,上親迎梓宮及皇太后於沙流 河,命左右持杖二束,跽太后前,曰:某不孝,久失溫凊, 願痛笞之。太后掖起之,曰:凡民有子克家,猶愛之,況 我有子如此。叱持杖者退。

正隆二年正月庚寅,以工部侍郎韓錫同知宣徽院 事,錫不謝,杖百二十,奪所授官。

正隆三年正月己卯,杖右諫議大夫楊伯雄。

正隆五年四月甲寅,宿州防禦使耶律翼使宋失體, 杖二百,除名。七月壬午,以張弘信被命討賊,稱疾逗 遛萊州,與妓樂飲燕,杖之二百。

正隆六年正月丁丑,判大宗正徒單貞、益都尹京、安 武軍節度使爽、金吾衛上將軍阿速飲酒,以近屬故,杖貞七十,餘皆杖百。二月乙巳,杖衛王襄之妃及左 宣徽使許霖。八月,杖尚書令張浩、左丞相蕭玉。 《世宗本紀》:大定二年四月辛巳,宴夏使貞元殿。故事, 外國使三節人從皆坐廡下賜食。上察其食不精腆, 曰:何以服遠人之心。掌食官皆杖六十。

大定十一年四月丁未,大理卿李昌圖以廉問真定 尹徒單貞、咸平尹右抹阿沒刺受贓不法,既得罪狀, 不即黜罷,杖之四十。

大定十二年二月丙辰,戶部尚書高德基濫支朝官 俸錢四十萬貫,杖八十。十一月丙子,上以曹國公主 家奴犯事,宛平令劉彥弼杖之,主乃折辱令,既深責 公主,又以臺臣徇勢偷安,畏忌不敢言,奪俸一月。 大定十四年二月壬戌,以大興尹璋使宋有罪,杖百 五十,除名,仍以所受禮物入官。

大定十七年八月壬申,以監察御史體察東北路官 吏,輒受訟諜,為不稱職,笞之五十。

大定二十一年三月丁未,上初聞薊、平、灤等州民乏 食,命有司發粟糶之,貧不能糴者貸之。有司以貸貧 民恐不能償,止貸有戶籍者。上至長春宮,聞之,更遣 人閱實,賑貸。以監察御史石抹元禮、鄭達卿不糾舉, 各笞四十,前所遣官皆論罪。五月戊子,西北路招討 使完顏守能以贓罪,杖一百,除名。

大定二十五年五月庚寅,平章政事襄、奉御平山等 射懷孕兔。上怒杖平山三十,召襄誡飭之。六月甲寅, 獵近山,見田壟不治,命笞田者。

大定二十六年十月戊戌,寧昌軍節度使崇肅、行軍 都統忠道以討烏底改不待克敵而還,崇肅杖七十, 削官一階,忠道杖八十,削官三階。

大定二十九年正月,章宗即位。丁巳,參知政事崇浩 罷。山東統軍裔以私過都城不赴哭臨,笞五十,降授 彰化軍節度使。十月庚戌,中侍石抹阿古誤帶刀入 禁門,罪應死,詔杖八十。

《章宗本紀》:明昌二年正月戊寅,隋王永升以聞國喪 奔赴失期,罰其俸一月,其長史笞五十。

明昌三年七月己卯,祁州刺史頓長壽、安武軍節度 副使胡剌坐賑濟不及四縣,各杖五十。

明昌五年九月甲子,都水監官王汝嘉等坐河決,各 削官兩階,杖七十,罷之。

承安元年九月丁酉,知大興府卞、同知郭鑄以擅逮 問宰臣,各笞四十。

承安二年十一月庚申,北京留守裔以行省失職,杖 一百,除名。右諫議大夫納蘭昉杖九十,削官二階,罷 之。

泰和三年十月壬戌,奉御完顏阿魯帶以使宋還,言 宋權臣韓GJfont胄市馬厲兵,將謀北侵。上怒,以為生事, 笞之五十。

泰和六年三月甲午,尚書省奏,遷右振肅蒲察五斤 官,從之。明昌初,五斤嘗為奉御,出使山東,至河間,以 百姓飢,輒移提刑司開倉賑之,還具以聞。上初甚悅。 太傅徒單克寧言:陛下始親大政,不宜假近侍人權, 乞正專擅之罪。詔杖之二十。克寧又以為言,乃罷之。 後上思之,由泰州都軍召為振肅。十二月壬申,以紇 石烈執中縱下虜掠,遣近臣杖其經歷阿里不孫等, 仍詔放還所掠。

《宣宗本紀》:貞祐三年八月丙辰,元帥左監軍兼知真 定府事永錫坐援中都失律,削官爵,杖之八十。 興定二年三月戊子,陝西行六部尚書楊貞削五官, 累杖一百七十,解職。

興定三年十一月辛丑,戶部令史蘇唐催租封丘,期 限迫促,民有生刈禾輸租者。上聞之,遣吏按問,杖唐 五十,縣令高希隆減二等。尚書以希隆罰輕,上曰:使 臣至外路,自非至剛者,孰能不從。其依前詔。

興定四年九月己酉,尚書省都事僕散奴失不坐誅, 駙馬都尉徒單壽春奪官一階,杖六十。

興定五年十月乙卯,太醫侯濟、張子英治皇孫疾,用 藥瞑眩,皇孫不能任,遂不療,罪當死。上曰:濟等所犯 誠宜死,然在諸叔及弟兄之子,便應准法行之,以朕 孫故殺人,所不忍也。命杖七十,除名。

《哀宗本紀》:正大元年正月戊午,有男子服麻衣,望承 天門且笑且哭。詰之,則曰:吾笑,笑將相無人;吾哭,哭 金國將亡。群臣請寘重典,上持不可,曰:近詔草澤諸 人直言,雖涉譏訕不坐。法司惟以君門非笑哭之所, 重杖而遣之。

正大三年四月辛卯,郕國夫人車經御路,過廟前,馭 者乘馬,二婢坐車中,俱不下,詔繫獄杖之。

《元史·世祖本紀》:中統三年十一月辛丑,真定民郝興 讎殺馬忠,忠子榮受興銀,令興代其軍役。中書省以 榮納賂忘讎,無人子之道,杖之,沒其銀。事聞,詔論如 法。有司失出之罪,俾中書省議之。

至元十二年二月癸丑,御史臺臣劾前南京路總管 田大成,以其弟婦趙氏為妻,廢絕人倫,敕杖八十,三年不齒。時大成已死,惟市杖趙氏八十。

至元二十年六月丙戌,令江南遷轉官不之任者杖 之,追奪所授宣敕。七月丙子,淮東宣慰同知宋廷秀 私役軍四十人,杖而罷之。

至元二十六年二月丙寅,江西大都路總管府判官 蕭儀嘗為桑哥掾,坐受賕事覺,帝貸其死,欲徙為淘 金。桑哥以儀嘗鉤考萬億庫,有追錢之能,足贖其死, 宜解職杖遣之,帝曲從之。

《成宗本紀》:元貞元年閏四月庚申,南人洪幼學上封 事,妄言五運,笞而遣之。九月壬辰,湖州司獄郭GJfont訴 浙西廉訪司僉事張孝思多取廩餼,孝思繫GJfont於獄。 行臺令監察御史楊仁往鞫,而江浙行省平章鐵木 而逮孝思至省訊問,又令其屬官與仁同鞫GJfont事,仁 不從,行臺以聞。詔省臺遣官鞫問,既引服,皆杖之。 元貞二年五月己丑,詔徒役者,限一年釋之,毋杖。 大德元年六月丙辰,監察御史斡羅失剌言:中丞崔 彧兄在先朝嘗有罪,還其所籍家產非宜。又買僧寺 水碾違制。帝以其妄言,笞之。

大德二年四月庚申,以也速帶而擅調甘州戍軍,遣 伯顏等笞之。

《仁宗本紀》:武宗至大四年正月丙戌,忙哥帖木兒杖 流海南。

《英宗本紀》:仁宗延祐七年二月甲子,參議中書省事 乞失監坐鬻官,刑部以法當杖,太后命笞之,帝曰:不 可。法者天下之公,徇私而輕重之,非示天下以公也。 卒正其罪。

至治元年五月庚寅,沂州民張昱坐妖言,濟南道士 李天祥坐教人兵藝,杖之。九月壬辰,中書平章政事 塔失海牙坐受贓杖免。

至治二年三月辛卯,監察御史何守謙坐贓杖免。五 月乙酉,雲南行省平章荅失鐵木兒、朵兒只坐贓杖 免。七月辛酉,中書左丞張思明坐罪杖免,籍其家。十 一月辛酉,刑部尚書不答失里坐受金,范德郁坐詭 隨,並杖免。

至治三年正月庚子,刑部尚書烏馬兒坐贓杖免。五 月壬寅,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忽辛坐贓杖免。

《曹伯啟傳》:伯啟,遷刑部侍郎。宛平尹盜官錢,鐵木迭 兒欲併誅守者,伯啟執不可,杖遣之。

《泰定帝本紀》:泰定三年十一月庚子,宣撫使馬合某、 李讓劾浙西廉訪使完者不花受賂,簿對不服,詔遣 刑部郎中唆住鞫其侵辱使者,笞之。

《文宗本紀》:至順二年四月庚申,寧國路涇縣民張道 殺人為盜,道弟吉從而不加功,居囚七年不決。吉母 老,無他子孫,中書省臣以聞,敕免死,杖而黜之,俾養 其母。辛酉,御史臺臣言:儲政使哈撒兒不花侍陛下 潛邸時,受馬七十九匹,又盜用官庫物。天曆初,領兵 盧溝橋,迎敵即逃,擅閉城門,驚惑民庶。度支卿納哈 出嘗匿官馬,又矯增制命,又受諸王斡即七寶帶一、 鈔百六十錠。臣等議,其罪宜杖一百七,除名,斥還鄉 里。從之。

《順帝本紀》:至正十六年二月丙辰,定住及平章政事 桑哥失里等復奏哈麻雪雪兄弟罪惡,遂命貶哈麻 惠州安置,雪雪肇州安置,尋杖殺之。

《明·刑法志》:刑制有刱之自明,而為前代所未有者,廷 杖與東西兩廠、錦衣衛、鎮撫司獄是已。是二者,殺人 至慘,而不麗於法。舉朝野之命,一聽於武夫、宦豎之 手,可嘆也。太祖常與侍臣論待大臣禮。太史令劉基 曰:古者公卿有罪,盤水加劍,詣請室自裁,未嘗輕折 辱之,所以存大臣之體也。時侍讀學士詹同侍坐因 取《大戴禮》,賈誼疏以進,且曰:古者刑不上大夫。以厲 廉恥也。必如是,君臣之恩禮始可兩盡。上深然之。 洪武六年,工部尚書王肅坐法當笞,太祖曰:六卿貴 重,不宜以細故加辱。命以俸贖罪。後群臣罣誤,許贖 俸,始此。然永嘉侯朱亮祖父子皆以鞭死,工部尚書 夏祥斃杖下,故當時上書者猶以大臣有過惡當誅 不宜加辱為言。

宣德三年,怒御史嚴皚、方鼎、何傑等沈湎酒色,久不 朝參,遂命枷項以徇。自此言官有枷項者。至正統六 年,大臣枷項者,為行在戶部尚書劉中敷,侍郎吳璽、 陳GJfont,時王振亂政鞭撻公卿,殿陛行杖習為故事。 《復辟錄》:天順元年正月十七日,聖上復位。當日拏于 謙、王文。第二拏項文曜,聞父喪未起身送錦衣衛,皆 打一百。第二日拏陳循蕭,鎡商輅俞士悅江淵、王偉 顧鏞丁澄沈敬等,多官問,皆打二十。

《刑法志》:成化十五年,汪直誣陷侍郎馬文升、都御史 牟俸等,有詔切責給事中李俊等二十七人,御史王 濬等二十九人互相容隱不言,各廷杖二十。

正德十四年,以諫止南巡,杖者舒芬、黃鞏下百三十 人,死者陸宸等十一人。

嘉靖三年,群臣爭大禮,聚哭左順門。帝大怒,杖五品 以下豐熙等一百三十有四人,死者王思等十七人。於時,裹瘡吮血填滿犴狴,此其最酷者矣。

嘉靖中用法益急,雖大臣不免笞辱。

嘉靖三十一年,戎政兵部侍郎蔣應奎、左通政唐國 相以子弟寄名冒功,皆逮杖之。或斃獄中,或斃杖下。 公卿之辱,前此所未有也。故事凡杖者,以繩縛兩腕, 囚服逮赴午門外。每入一門,門扉隨闔至杖,所列校 百人衣襞,衣執木棍林立。司禮監宣駕帖訖坐午門 西,墀下左錦衣衛使坐右。其下緋而趨走者,數十人。 須臾縛囚定左右,厲聲喝喝閣棍,則一人持棍出閣 於囚股。上喝打則行杖,杖之三則喝。令著實打或伺 上意不測曰:用心打則囚無生理矣。五杖而易一人, 喝如前。每喝環列者,群和之喊聲動地,聞者股慄。凡 杖以布承,囚四人舁之杖。畢舉布擲諸地,幾絕者十 恆八九。

《辛齋詩話》:海寧查京尹秉彝為諸生。時夢受杖身在 暗室中,仰見一額懸天上春回四字,後任戶科給事 中。上疏論嚴嵩父子,詔廷杖六十,謫定邊縣。典史恍 憶前夢,因作詩云:九重天上春回日,二十年前夢裡 身。

《楊忠愍公集》:楊繼盛以上疏,詔杖公百,送刑部獄。郎 史君朝賓議從輕比,而其長貳,皆嵩黨竟當公詐傳 親王令、旨絞公之將受杖也。或遺之蚺蛇膽卻不受。 曰:椒山自有膽及繫,刑部創甚。吏畏禍莫敢睨公,公 乃自破磁碗,刺左股,出血數升。已復手小刃割左股, 去其腐肉,旁觀者咸為戰慄,公顧自如。

《國朝典彙》:隆慶元年,吏部尚書楊博等上言:先朝諸 臣以建言,廷杖死者,若太僕卿楊最編修。王思給事 中薛宗鎧、何光裕、裴紹、張原。御史浦鈜、曾翀、葉經主 事,周天佐、伍瑜、臧應奎、殷承敘凡十三人,應復職贈 廕上。從之。

隆慶二年,給事中石星條奏六事。上怒其訕上無禮, 廷杖之。上御五鳳樓潛察杖者,中官戒閽吏。毋納給 事從人,部郎穆文熙,恐以杖斃。先以義白緹帥身自 掖蔽,中官共詈之,文熙且詈、且掖,以出得不死。 《閭史掇遺》:海鹽鄭少卿、履淳為尚寶司丞。隆慶三年, 疏言今之最急,莫如用賢。陛下恭默三祀寧曾召問 一大臣面質,一講官賞納一諫士乎。得旨杖一百血 漬於褲,今其子孫尚置於笥中。

《查浦輯聞》:午門、廷杖司禮。監錦衣衛使分坐左右,列 校行杖之重輕。匪獨察二人之話言,辨其顏色也。黠 者每視其足,足如箕張則囚。可生靴尖一斂,則囚無 生理矣。聞諸惡少年行習,行杖時先縛草為二人。一 寘磚於中一紙,裹其外俱以衣覆之,杖寘磚者視之 若輕。徐解而觀則磚都裂。杖紙裹者,視之極重而紙 無傷。能如是則入選以朝臣之死生,恣閹豎武夫之 喜怒,真可嘆息痛恨也。

《刑法志》:萬曆六年,以爭首輔張居正奪情,杖編修趙 用賢等五人。天下冤之。後帝益厭言者,疏多留中,廷 杖寖不用。

《明外史·陳幼學傳》:幼學,字志行,無錫人。萬曆十七年 進士。授確山知縣。歲旱禁屠沽潞府中使出,其境索 肉不得縛。縣吏擊傷役夫令校尉四人,譁於庭。幼學 怒執而杖之。錮內使於館舍,絕其飲食內使窘哀。訴 乞去乃釋之,歸而謀諸長史。欲害幼學長史力為解 事竟已。

《闡德錄》:吉水鄒忠介公元標。萬曆初,以建言予杖。天 啟初,起為都憲,年老矣。入朝而躓,德陵色不怡先太 傅。文恪公進曰:元標在先朝直言受杖,至今筋骨猶 負痛也。上為之改容。

《明·刑法志》:天啟四年,司禮監太監王體乾奉敕大審, 復開其端,重笞武臣李承恩,以悅魏忠賢。因斃主事 萬GJfont、御史吳裕中於杖下,始GJfont等之被杖也。臺省爭 詣閣救止之不得,大學士葉向高因疏言:以數十年 不行之敝政,而三見於旬日之間,比者萬GJfont已亡林。 汝翥汪文言亦將就斃廷杖之事,萬萬不可再行。後 以當問者,悉付之鎮撫司,士類受禍其慘更有不忍 言者矣。

笞杖部雜錄[编辑]

《呂氏春秋·蕩兵篇》:古之賢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家 無怒笞,則豎子嬰兒之有過也立見;國無刑罰,則百 姓之悟相侵也立見;天下無誅伐,則諸侯之相暴也 立見。故怒笞不可偃於家,刑罰不可偃於國,誅伐不 可偃於天下,有巧有拙而已矣。

《淮南子·時則訓》:仲春之月,命有司,毋笞掠。

《說苑·尊賢篇》:衛君問於田讓曰:寡人封侯盡千里之 地,賞賜盡御府繒帛而士不至,何也。田讓對曰:君之賞賜,不可以功及也;君之誅罰,不可以理避也;猶舉 杖而呼狗,張弓而祝雞矣;雖有香餌而不能至者,害 之必也。

《桂苑叢談》:崔弘度,隋文時為太僕卿,嘗戒左右曰:無 得誑我。後因食鱉,問侍者曰:美乎。曰:美。弘度曰:汝不 食,安知其美皆杖焉。長安為之語曰:寧飲三斗醋,不 見崔弘度;寧茹三斗艾,不逢屈突蓋。蓋,同時虐吏也。 《零陵總記》:嚴安之、崔潭俱為赤尉,安之令伍伯執大 杖潭亦大其杖,至如椽安之復令執小杖。潭亦益小 其杖至如箸安之令,伍伯空手乃不復學也。

《宋·景文公筆記》:父慈於箠家有敗,子將礪於鈇士乃 忘軀。

《畫墁錄》:熙寧中,郎中趙誠自富順監代還,過鳳翔自 言,一任二年裁兩次杖罪。

《後山居士詩話》:昔之黠者,滑稽以玩世。曰:彭祖八百 歲而死,其婦哭之慟。其鄰里共解之曰:人生八十不 可得,而翁八百矣。尚何尢婦謝曰:汝輩自不諭爾八 百死矣。九百猶在也,世以癡為九百謂其精神不足 也。又曰:令新視事而不習吏道。召胥魁具道笞十至 五十,及折杖數令遽止之。曰:我解矣,笞六十為杖十 四耶。魁笑曰:五十尚可六十。猶癡邪長公取為偶對 曰:九百不死,六十猶癡。

《遯齋閒覽》:杜甫贈適詩云:脫身簿尉中,始免捶楚辭。 韓愈贈張工曹詩云:判司卑官不堪說,未免捶楚塵 埃間。杜牧寄小姪阿宜詩云:參軍與縣尉,塵土驚劻 勷。一語不中,治鞭箠身滿瘡,以此明唐之參軍簿尉。 有過即受笞杖之刑,猶今之吏胥也。

《泊宅編》:唐律禁食鯉違者,杖六十。豈非鯉李同音彼 自以為裔,出老君不敢斥言之至號。鯉為赤GJfont公舊 說鯉過禹門則為龍仙人。琴高子英皆乘以飛騰。古 人亦戒食之,非以其能變化,故邪。

《霏雪錄》:近世拆字言吉凶者,無如張乘槎。按字畫成 卦,即斷云:不為鉤距余一日,坐槎肆中有二僮。持一 字來拆槎曰:是為吏緣同曹訟之,當送刑部笞四十。 即回二僮相視默默。既而曰:皆如先生言,余欲訴通 政司求免可乎。槎曰:此行不可逾,旦矧欲已耶。余謂 笞四十未可知。僮曰:準律當然耳。

《歸有園麈談》:內臣之奴,易使只靠鞭笞寡婦之子,難 馴多因姑息。

《明臣十節》:段公名堅,字可久,蘭州人。為福山令。公嘗 被酒杖囚醒而忘其故,是後飲即不笞。

笞杖部外編[编辑]

《洞冥記》:東方朔字曼倩,父張夷字少平。妻田氏女夷 年二百歲,顏如童子。朔生三日而田氏死時,景帝三 年也。鄰母拾而養之。年三歲,天下祕讖一覽闇誦於 口。常指撝大下:空中獨語鄰母忽失朔。累月方歸母 笞之。後復去經年乃歸,母忽見大驚。曰:汝行經年一 歸,何以慰我耶。朔曰:兒至紫泥海有紫水污衣,仍過 虞淵湔浣朝發中返,何云經年乎。

《報應記》:竇德元麟德中為卿。奉使揚州渡淮船已離 岸數十步,見岸上有一人形容憔悴。擎一小襆坐於 地德元,曰:日將暮更無船渡。即令載之中流覺。其有 飢色,又與飯乃濟,及德元上馬去,其人即隨行已數 里。德元怪之,乃問曰:今欲何去。答曰:某非人乃鬼使 也,今往揚州追竇大使。曰:大使何名云名德元。德元 驚懼下馬,拜曰:某即其人也。涕泗請計鬼曰:甚媿公 容載復又賜食且放。公急念金剛經一千遍,當來相 報至月餘經數足矣。鬼果來云經已足保,無他慮。然 亦終須相隨,見王德元。於是就枕而絕,一宿乃蘇云, 初隨使者入一宮城。使者曰:公且住我,當先白王使 者,乃入於屏障。後聞王遙語曰:你與他作計漏洩吾 事。遂受杖三十。使者卻出袒以示公,曰:喫杖了也。德 元再三媿謝,遂引入見一著紫衣人。下階相揖云:公 大有功德,尚未合。來請公還出墮坑中,於是得活。其 使者續至云:飢未食及乞錢財,並與之。問其將來官 爵曰:熟記取從此改殿中監。次大司憲,次太子中允, 次司元太常伯,次左相年。至六十四,言訖辭去曰:更 不復得來矣。後皆如其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