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5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五十一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五十一卷目錄

 徒罪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高祖一則 惠帝一則 文帝一則 武帝元狩一則 平帝元始二則

  後漢世祖建武一則

  宋孝武帝大明一則

  梁武帝天監一則 大同一則

  北魏道武帝天賜一則 孝文帝太和一則

  北齊武成帝河清一則

  北周武帝保定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唐總一則 太宗貞觀一則

  遼總一則 興宗重熙五則

  宋太祖開寶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雍熙一則 仁宗景祐一則 神宗一則 熙

  寧一則 徽宗崇寧一則 孝宗乾道一則

  金太宗天會一則 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二則 承安二則 泰和一則

  元總一則 成宗元貞一則 大德一則

  明總一則 太祖洪武五則 成祖永樂二則 憲宗成化一則 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

  嘉靖四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一則

皇清順治一則 康熙二則

 徒罪部總論

  大學衍義補明流贖之意

 徒罪部紀事

 徒罪部雜錄

 徒罪部外編

祥刑典第一百五十一卷

徒罪部彙考[编辑]

[编辑]

成王作《周官》、《秋官》,司寇、司隸掌徒役之事。[编辑]

按《周禮·秋官》:大司寇,以嘉石平罷民。

訂義鄭康成曰:嘉石,文石也。樹之外朝門左。平,成也,成之使善。 易氏曰:上經罷民害人,而麗於法者,此則未麗於法,而不可以法加者也。雖無大罪,可寘圜土,若舍而弗治,亦有害於州里之善俗。於是平之以嘉石,謂石雖嘉而抑之於外朝之左,所以恥之。 賈氏曰:嘉,善也。有文,乃稱嘉,故知文石也。欲使罷民思其文理,以自改悔。

凡萬民之有罪過,而未麗於GJfont,而害於州里者,桎梏 而坐諸嘉石,役諸司空。

訂義鄭康成曰:有罪過,謂邪惡之人。所罪過者,麗附也。未附著於法也。木在足曰桎,手曰梏。役諸司空,坐日,訖,使給百工之役。 黃氏曰:未麗於法,則刑不當施。害於州里,不可直舍。蓋今所謂法輕情重者。 劉執中曰:桎梏其手足而坐,外累其形也。役諸司空,內苦其心也。 鄭鍔曰:罷民以為可罪耶,其罪未麗於法。以為可恕耶,然所為之罪過。又有害於州里,是故加以手足之桎梏,使坐嘉石以恥之。坐日已滿,又役諸司空以勞之,所以激其為善之心。 王氏曰:先王著是法,以為刑人也,不虧體。罰人也,不虧財。非特如此而已。司空之役,不可廢也。與其淫平民而苦之,孰若役此以安州里之為利。

重罪,旬有三日坐,期役,其次九日坐,九月役,其次七 日坐,七月役,其次五日坐,五月役,其下罪三日坐,三 月役,使州里任之,則宥而舍之。

訂義鄭鍔曰:重罪十三日,坐役之期年,其次或九日,或七日,或五日,或三日。役則或九月,或七月,或五月,或三月。隨其輕重為五等,而又久近焉。役訖而州里任之,則宥而舍之。州里不任,是鄉人所不容。苟或捨之,又將為害於州里。任則舍之,乃使州里相安。 鄭康成曰:宥,寬也。 賈氏曰:州里任之者,恐習前非而不改,故使州長里宰保任而舍之。李氏曰:萬民有罪過,及害於州里者,宜法所不貸。今不過桎梏,而坐諸嘉石以恥之。雖罪之重者,不過旬有三日而去矣。役諸司空以疲之,雖罪之重者,不過一期而去矣。五刑蓋未之及也,何以懲一而戒百哉。嗚呼,此萬民之有罪過,又曰未麗於法,蓋其罪之輕者,吾觀已麗於法,而寘諸圜土者,猶姑惟教之,而未遽加以刑。況未麗於法而坐諸嘉石者,豈不尚在可教之域。

司隸中士二人,下士十有二人,府五人,史十人,胥二 十人,徒二百人。

訂義鄭鍔曰:群隸之別有五,曰罪、閩、蠻、夷、貉也。除罪隸之外,四夷皆夷翟之人,故又謂之四隸之隸。有盜賊,則搏之國中。有辱事,則役之百官。所任之器,則積之囚。執人之事,則囚之,執之。祭祀、賓客、喪紀,有煩辱之事,則役之。無乃後世廂軍之類歟。古者取之罪人,夷狄以用之,惡其群聚而無統也。故設司隸之官,以掌其法,辨其服色之物,而掌其政令,

以統治之,宜矣。然王宮之嚴,則使之守。王舍於野外,則守其厲禁。又使之各服其邦之服,而執其邦之兵,以為守衛。則其人雖賤,而所用為甚重矣。此司隸之權,所以尢重焉。故由漢而後,遂置司隸校尉,掌刺舉之任。武帝使之持節捕巫蠱,督大奸猾,其重至於專道而行,專席而坐,秩比二千石。其任雄劇摧辱宰相,有如鮑宣者,蓋始於此。五隸,各百二十人,此其正員也。 薛平仲曰:五隸之員,皆百有二十人,而司隸之徒,則二百人。蓋君令出於司隸,其徒不能以不繁。力役責之司隸,其員不可以不定。 鄭節卿曰:兵衛掌於宮正,而王之親兵與四夷之兵,則掌於虎賁與司隸。漢以南北軍相制,而國朝以皇城司、殿前司相維持,大抵皆周人之遺意。

掌五隸之GJfont,辨其物而掌其政令。

訂義鄭康成曰:五隸,謂罪隸四翟之隸也。物,衣服兵器之屬。

帥其民而搏盜賊。

訂義鄭康成曰:民,五隸之民。 鄭鍔曰:盜竊之徒,間有作而力不能搏,則合其民以共搏之。 賈氏曰:序官五隸,皆百二十員。員外皆是民。故云五隸之民。 王昭禹曰:未獲者,則司隸帥民搏之。

役國中之辱事,為百官積任器。凡囚執人之事。

訂義王昭禹曰:國中污辱之事,則司隸帥而役之。五隸之屬,各有百二十人,則足以共其事。 鄭司農曰:百官所當任持之器物,此官主為積聚之也。鄭康成曰:任,猶用也。 李嘉會曰:囚執人之事,若今牢城之兵。

邦有祭祀賓客喪紀之事,則役其煩辱之事。

訂義鄭康成曰:煩猶劇也。《士喪禮下篇》曰:隸人涅廁。

掌帥四翟之隸,使之皆服其邦之服,執其邦之兵,守 王宮與野舍之厲禁。

訂義賈氏曰:服其邦之服,執其邦之兵者,若東方、南方衣布帛,執刀劍。西方、北方衣氈裘,執弓矢。 王昭禹曰:四夷各有利器,宜服齊其政,不易其宜。修其教,不易其俗也。 黃氏曰:四翟守王宮與牧誓,羌髳庸微,盧彭濮同意。 鄭康成曰:野舍,王行所止舍也。厲,遮例也。 鄭鍔曰:王在宮與出在野,皆使四翟之隸守之,不使罪隸。罪隸,吾民之有罪者耳。使四翟之人,見其德足服四夷,司隸正掌其事,而師氏又使其屬董之而已。 劉執中曰:彼其死而復生,又從而衣之,食之,盡其所能而役之,故用之守王宮與厲禁,而賴之以為腹心之衛也。

罪隸百有二十人。

訂義鄭鍔曰:有罪者之家人從坐,則沒為奴隸。百官與凡有職守者,皆得而使令之,乃以百二十人為率,蓋官拘而用者,以此數為率耳。 薛平仲曰:罪而至於隸辱之甚者,以罪言之,斥之遠方,誠足為王者之義。以情言之,處之近地亦,不足病王者之仁。故帥之師氏者,先王教化之功。而帥之司隸者,先王用刑之極功。

掌役百官府,與凡有守者,掌使令之小事。

訂義鄭康成曰:役,給其小役。 鄭鍔曰:使令,皆家役之小事耳。

凡封國若家,牛助為牽徬。

訂義鄭司農曰:凡封國若家,謂建諸侯,立大夫家也。牛助為牽徬,此官主為送致之也。 鄭康成曰:牛助國,以牛助轉徙也。罪隸牽徬之,在前曰牽,在旁曰徬。 賈氏曰:車轅內一牛,前亦一牛。二隸前者牽前牛,旁者御當車之牛。

其守王宮與其厲禁者,如蠻隸之事。

訂義鄭鍔曰:守王宮與其厲禁事,則與蠻隸同皆執兵以為營衛也。然罪隸乃中國之人,因親屬有罪,而沒入在官,與四夷之人不同。故不使掌牛馬鳥獸之事。 易氏曰:五隸,皆隸也。蠻夷閩貉之隸,則賓服之民。罪隸,則沒入為奴之民。其民不同,其用亦異。罪隸則任使令牽徬之冗事,四翟之隸則養之而已。雖蠻隸掌役校人養馬之類,閩隸掌役畜養鳥之類。夷隸掌役牧人養牛馬之類,貉隸掌役服不氏養獸之類,皆因其俗之所習而使之。

[编辑]

始皇三十四年,令天下燒書,違者黥為城旦。[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三十四年,丞相李斯請史官非 秦紀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 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令下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

如淳曰:律說論決為髡鉗,輸邊築長城,晝日伺寇虜,夜暮築長城,城旦四歲也。

[编辑]

高祖十二年五月,詔減諸罪及徒刑。[编辑]

按《漢書·惠帝本紀》:高祖十二年五月丙寅,即皇帝位。 詔上造以上及內外公孫耳孫,有罪當刑,及當為城旦舂者,皆耐為鬼薪白粲。民年七十以上若不滿十 歲有罪當刑者,皆完之。

內外公孫,國家宗室及外戚之孫也。上造,第二爵名也。耳孫,元孫之子。耳音仍。城旦者,旦起行治城;舂者,婦人不豫外徭,但舂作米:皆四歲刑也。鬼薪白粲。取薪給宗廟為鬼薪,坐擇米使正白為白粲,皆三歲刑也。完之不加肉刑髡GJfont也。

惠帝三年六月,發徒隸城長安。[编辑]

按《漢書·惠帝本紀》:三年六月,發諸侯王、列侯徒隸二 萬人城長安。

文帝十三年,定律:當髡黥者鉗為城旦舂,又定其歲數以免。[编辑]

按《漢書·文帝本紀》:十三年五月,除肉刑法。 按《刑法 志》:丞相張蒼、御史大夫馮敬奏:請定律曰:諸當完者, 完為城旦舂;當黥者,髡鉗為城旦舂。罪人獄已決,完 為城旦舂,滿三歲為鬼薪白粲。鬼薪白粲一歲,為隸 臣妾。隸臣妾一歲,免為庶人。隸臣妾滿二歲,為司寇。 司寇一歲,及作如司寇二歲,皆免為庶人。其亡逃及 有罪耐以上,不用此令。前令之刑城旦舂歲而非禁 錮者,如完為城旦舂歲數以免。

武帝元狩三年,發有罪者穿昆明池。[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狩三年五月,發GJfont吏穿昆明池。

師古曰:GJfont吏,吏有罪者,罰而役之。

平帝元始元年,令女徒顧山歸家。[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元始元年夏六月,罷明光宮及三 輔馳道。天下女徒已論,歸家,顧山錢月三百。

如淳曰:已論者,罪已定也。令甲,女子犯罪,作如徒六月,顧山遣歸。說以為當于山伐木,聽使入錢顧工直,故謂之顧山。師古曰:如說近之。謂女徒論罪已定,並放歸家,不親役之,但令一月出錢三百,以顧人也。為此恩者,所以行太皇太后之德,施惠政於婦人。

元始二年九月戊申晦,日有蝕之。赦天下徒。

按《漢書·平帝本紀》云云。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三年,令女徒出雇山錢。[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建武三年秋七月庚辰,詔女徒 雇山歸家。

前書音義曰:令甲:女子犯徒遣歸家,每月出錢雇人於山伐木,名曰雇山。

[编辑]

孝武帝大明三年,詔宥二尚方徒隸。[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大明三年八月甲子,詔曰:昔姬 道方凝,刑法斯厝;漢德初明,犴圄用簡。良由上一其 道,下淳其性。今民澆俗薄,誠淺偽深,重以寡德,弗能 心化。故知方者尟,趣辟實繁,向因巡覽,見二尚方徒 隸,嬰金屨校,既有矜復。加國慶民和,獨隔凱澤,益以 慚焉。可詳所原宥。

[编辑]

武帝天監十四年,時徒居作者具五任,其無任者,著升械。若疾病,權解之。[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刑法志》云云。

大同 年,皇太子上愍徒流疏,弗從。[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刑法志》:徒居作者 具五任。是後囚徒或有優劇。大同中,皇太子在春宮 視事,見而愍之,乃上疏曰:臣以比時奉敕,權視京師 雜事。切見南北郊壇、材官、車府、太官下省、左裝等處 上啟,並請四五歲已下輕囚,助充使役。自有刑均罪 等,GJfont目不異,而甲付錢署,乙配郊壇。錢署三所,於辛 為劇,郊壇六處,在役則優。今聽獄官詳其可否,舞文 之路,自此而生。公平難遇其人,流泉易啟其齒,將恐 玉科重輕,全關墨綬,金書去取,更由丹筆。愚謂宜詳 立條制,以為永准。帝手敕報曰:頃年以來,處處之役, 唯資徒GJfont,逐急充配。若科制繁細,義同簡約,切須之 處,終不可得。引例興訟,紛紜方始。防杜姦巧。自是為 難。更當別思,取其便也。竟弗之從。

北魏[编辑]

道武帝天賜元年五月,置山東諸冶,發州郡徒GJfont造兵甲。[编辑]

按《魏書·道武帝本紀》云云。

孝文帝太和十六年五月癸未,詔群臣於皇信堂更定律條,流徒限制,帝親臨決之。[编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云云。

北齊[编辑]

武成帝河清三年,頒徒刑律。[编辑]

按《北齊書·武成帝本紀》:河清三年三月辛酉,以律令 班下。

按《隋書·刑法志》:河清三年,尚書令、趙郡王叡等。又上 《新令》四十卷。三曰刑罪,即耐罪也。有五歲、四歲、三歲、 二歲、一歲之差。凡五等。各加鞭一百。其五歲者,又加 笞八十,四歲者六十,三歲者四十,二歲者二十,一歲者無笞。並鎖輸左校而不髡。無保者鉗之。婦人配舂 及掖庭織。

北周[编辑]

武帝保定三年,頒徒刑律。[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保定三年二月庚子,初頒新律。 按《隋書·刑法志》:保定三年,《大律》乃就。其制罪。三曰徒 刑五,徒一年者,鞭六十,笞十。徒二年者,鞭七十,笞二 十。徒三年者,鞭八十,笞三十。徒四年者,鞭九十,笞四 十。徒五年者,鞭一百,笞五十。徒輸作者,皆任其所 能而役使之。

[编辑]

高祖開皇元年,定徒刑律。[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開皇元年十月戊子,行新律。 按 《刑法志》:開皇元年,乃詔,更定新律,奏上之。其刑名有 五:三曰徒刑五,有一年、一年半、二年、二年半、三年。犯 私罪以官當徒者,五品以上,一官當徒二年;九品以 上,一官當徒一年;當流者,三流周比徒三年。若犯公 罪者,徒各加一年,當流者各加一等。其累徒過九年 者,流二千里。

[编辑]

唐制,徒罪年數。

按《刑法志》:唐之刑書有四。其用刑有五:三曰徒。徒者, 奴也;蓋奴辱之。《周禮》曰:其奴,男子入於罪隸,任之以 事,置之圜土而教之,量其罪之輕重,有年數而捨。 徒刑五,自一年至於三年。

太宗貞觀五年,定徒刑制。[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太宗即位。貞觀 五年,房元齡等增損隋律,降流為徒者七十一。凡居 作者著鉗若校,京師隸將作,女子隸少府縫作。旬給 假一日,臘、寒食二日,毋出役院。病者釋鉗校、給假,疾 差陪役。謀反者男女奴婢沒為官奴婢,隸司農,七十 者免之。凡役,男子入於蔬圃,女子入於廚饎。

[编辑]

遼制,徒刑年數。

按《刑法志》:國初制法,有出於五服、三就之外者。子孫 相繼,互有輕重。然其制刑之凡有四:曰死,曰流,曰徒, 曰杖。徒刑一曰終身,二曰五年,三曰一年半;終身者 決五百,其次遞減百。

興宗重熙二年,詔犯終身徒者,勿黥面。[编辑]

按《遼史·興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重熙二年,有司 奏:元年詔曰,犯重罪徒終身者,加以捶楚,而又黥面。 是犯一罪而具三刑,宜免黥。其職事官及宰相、節度 使世選之家子孫,犯姦罪至徒者,未審黥否。上諭曰: 犯罪而悔過自新者,亦有可用之人,一黥其面,終身 為辱,朕甚憫焉。後犯終身徒者,止刺頸。

重熙  年,詳徒刑之數。

按《遼史·興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徒刑之數詳於 重熙。

重熙十五年十二月壬申,曲赦徒以下罪。

按《遼史·興宗本紀》云云。

重熙十六年十二月乙卯,以太后愈,雜犯死罪減一 等論,徒以下免。

按《遼史·興宗本紀》云云。

重熙二十四年三月癸亥,皇太弟重元生子,曲赦行 在及長春、鎮北二州徒以下罪。

按《遼史·興宗本紀》云云。

[编辑]

太祖開寶五年,遣徒罪人送作坊,應役。[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初,徒罪非有官 當贖銅者,在京師則隸將作監役,兼役之宮中,或輸 作左校、右校役。開寶五年,御史臺言:若此者,雖有其 名,無復役使。遇祠祭,供水火,則有本司供官。望令大 理依格斷遣。於是並送作坊役之。

太宗太平興國五年,詔死罪獲貸者,分隸鹽亭役之。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先是,犯死罪獲貸者,多配隸登州沙門島及通州海島,皆有屯兵使[编辑]

者領護。而通州島中凡兩處官煮鹽,豪強難制者隸 崇明鎮,懦弱者隸東州市。太平興國五年,始令分隸 鹽亭役之,而沙門如故。

雍熙二年,令定竊盜徒役年限。[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雍熙二年,令竊 盜滿十貫者,奏裁;七貫,決杖、黥面、隸牢城;五貫,配役 三年,三貫,二年,一貫,一年。它如舊制。

仁宗景祐二年,改強盜法:不持杖,不得財,徒二年。[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云云。

神宗   年,定《諸倉丐取徒法》。[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神宗,詔三司始 立《諸倉丐取法》。凡丐取不滿百錢,徒一年。

熙寧三年,議復古居作之法。[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熙寧三年,中書 上刑名未安者五:其二,徒、流折杖之法,禁網加密,良民偶有抵冒,致傷肌體,為終身之辱;愚頑之徒,雖一 時創痛,而終無愧恥。若使情理輕者復古居作之法, 遇赦第減月日,使良善者知改過自新,兇頑者有所 拘繫。

徽宗崇寧六年,令違御筆,一日者徒一年。[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崇寧六年,又定 令:凡應承受御筆官府,稽滯一時杖一百,一日徒一 年。

孝宗乾道八年,詔:徒以上罪入禁。[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刑法志》云云。

[编辑]

太宗天會七年,詔定竊盜徒役年限。[编辑]

按《金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刑志》:天會七年,詔凡竊 盜,但得物徒三年,十貫以上徒五年,三十貫以上徒 終身。

世宗大定九年二月庚寅,制妄言邊關兵馬者,徒二年。[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云云。

章宗明昌二年冬十一月甲子,制投匿名書者,徒四年。[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

明昌五年,奏准徒年決杖之制。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刑志》:明昌五年,尚書省 奏:在制,《名例》內徒年之律,無決杖之文便不用杖。緣 先謂流刑非今所宜,且代流役四年以上俱決杖,而 徒三年以下難復不用。婦人比之男子雖差輕,亦當 例減。遂以徒二年以下者杖六十,二年以上杖七十, 婦人犯者並杖五十,著於《敕條》。

承安二年,制軍前受財,徒役年限。[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刑志》:承安二年,制軍前 受財法,一貫以下,徒二年,以上徒三年,十貫處死。 承安五年九月己未,定皇族收養異姓男為子者徒 三年,姓同者減二等,立嫡違法者徒一年。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

泰和元年,新律成,增徒四年、五年為七。[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刑志》:泰和元年十二月, 所修律成,凡十有二篇。實《唐律》也,但增徒至四年、五 年為七。

[编辑]

元定徒刑制。

按《元史·刑法志》:名例:徒刑一年,杖六十七,一年半,杖 七十七,二年,杖八十七,二年半,杖九十七,三年,杖一 百七。

成宗元貞二年五月,詔諸徒役者,限一年釋之,毋杖。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编辑]

大德四年正月丙申,申嚴京師惡少不法之禁,犯者黥刺,杖七十,拘役。[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编辑]

明定徒刑制。

按《明會典》:律例。徒刑五,一年杖六十,一年半杖七十, 二年杖八十,二年半杖九十,三年杖一百。國初,令罪 人得以力役贖罪:死罪拘役終身,徒流照年限,笞杖 計月日,滿日疏放。或修造,或屯種,或煎鹽炒鐵,事例 不一。

太祖洪武八年,定徒役年限。[编辑]

按《明會典》:洪武八年,令雜犯死罪者,免死,工役終身。 徒流罪,照年限工役。官吏受贓及雜犯死罪,當罷職 役者,發鳳陽屯種。民犯流罪者,鳳陽工役一年,然後 屯種。

洪武十八年,詔聖賢之後犯工役者,俱免。

按《明會典》云云。

洪武二十六年,定工役囚人,准工則例,囚徒該撥廠 分。

按《明會典》:凡工役囚人,洪武二十六年,定在京犯法 囚徒,或免死,工役終身。或免徒,流笞杖罰役,准折。如 遇造作去處,量度所用多寡,或重務者用重罪囚徒, 細務者因笞杖之數,臨期奏聞,移咨法司,差撥差人 監管督工。其當該法司,造勘合文冊,一本發工部收 掌,一本發內府收貯。如遇囚徒工完,委官查理工程 無欠,行移原問衙門,再查犯由,明白於內府銷號。合 疏放者,發應天府給引寧家。合充軍者,咨呈都府,照 地方編發。若在工有逃竄之數,即便差人勾提。果有 病故等項,相視明白,埋瘞,移咨原問衙門銷號。如是 缺工未完,移文撥補。

准工則例:每徒一年,蓋房一間,餘罪三百六十日,准 徒一年,共蓋房一間。杖罪不拘杖數,每三名共蓋房 一間。每正工一日,鈔買物料等項八百文為准。雜工 三日為准。挑土并磚瓦附近三百擔,每擔重六十斤 為准,半里二百擔,一里一百擔,二里五十擔,三里三 十五擔,四里二十五擔,五里二十擔,六里十七擔,七里一十五擔,八里一十三擔,九里一十一擔,十里一 十擔。打牆,每牆高一丈,厚三尺,闊一尺,就本處取土 為准。

囚徒該撥廠分,真犯竊盜計贓,以竊盜論。常人盜倉 庫錢糧,常人盜官畜產,卑幼盜己家財,雇工人盜家 長財物,撥臺基廠八里莊、黑窯廠修倉。其計贓准竊 盜監守自盜倉庫錢糧盜贓,而故買撥馬鞍山灰廠、 周口灰廠、大峪楸棍廠、瓷家務灰廠、寅洞山廠、西山 齋堂炭廠、楊村南北廠、尹兒灣南北廠、蔡村掘河獨 流廠。

洪武二十八年,免役死者補役。

按《明會典》:洪武二十八年,詔凡罰役死者,免追家屬 補役。

洪武三十五年,又定徒役年限。

按《明會典》:洪武三十五年,令撥徒罪囚人,充國子監 膳夫,照年限拘役。

又令罪囚工役笞罪,每等五日。杖罪,每等十日。徒罪, 准所徒年月,加以應杖之數。流罪三等,俱四年,一百 日。雜犯死罪,工役終身。

成祖永樂三年,奏准笞杖准工,無力者屯所種田。[编辑]

按《明會典》:永樂三年,奏准凡犯笞杖罪,無力,准工許 詣屯所為民種田,聽官給牛具種子。

永樂十七年,令罪囚并工運GJfont。 按《明會典》:永樂十七年,令做工罪囚并雜犯死罪囚, 准併工運GJfont

憲宗成化二十二年,定囚徒關糧例。[编辑]

按《明會典》:成化二十二年,令各處巡撫管糧等官,將 問發沿邊墩臺一應囚徒,仍舊每名關四斗,永為定 例。

武宗正德十六年,題准囚運灰炭,赴部秤收。[编辑]

按《明會典》:正德十六年,題准囚犯該運灰炭者,止令 赴部秤收,每灰炭一百斤,各加耗五斤,付各該衙門 催事人役領回應用。如願收價,照原定數目,每灰一 百斤,折與銀一錢二分。炭一百斤,折與銀一錢五分。 俱免犯人親納。違者,科道官參究。

世宗嘉靖二十三年,奏准徒囚折納工價。[编辑]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三年,奏准凡法司送部做工運 灰炭囚犯,置簿印鈐,給各該委官收掌,登記。領過囚 數花名,及做過工程辦過物料。其囚犯不願做工運 灰炭者,折納工價。每季終,主事親詣繕工司查驗價, 送節慎庫,為雇募用GJfont炭等項,運赴各工。如有侵收 工價,虛報物料者,呈部參問。

嘉靖二十四年,題准問發囚徒,俱與本縣或本府、本 州擺站。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四年,題准問刑衙門,除軍職旗 軍舍餘外,凡問發囚徒,俱定與本縣馹遞。若本縣馹 遞不係衝要,或無原設馹遞,俱定發本府,或本州衝 要馹遞擺站。

嘉靖二十七年,議准貧病徒囚,月出銀一錢雇工。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七年,議准法司送到囚徒,除年 力精壯,責令做工外。如果貧病不堪,照例每月出辦 工價銀一錢,委官雇人上工,不許額外多取。

嘉靖四十三年,定徒囚供應內府年例。

按《明會典》:凡內府年例,嘉靖四十三年,題准但撥本 色。如或折價,除水和炭,每百斤照舊折銀二錢外,其 磚灰價銀,每灰一百斤,折銀一錢五釐。每磚一箇,折 銀一分三釐。不拘本色、折色,俱照數折算。即於繕工 司納完,隨將犯人轉送法司覆繳工部,另給勘合,發 令車戶運納內府。納完,即出實收,繳回勘合,毋得留 難。各監局年例,止照法司原來人犯多寡,不得執定 舊數,一概催取。其本色仍以三分為率,二分充內府 年例,一分備各衙門修理。

穆宗隆慶三年,題准內府灰炭年例。[编辑]

按《明會典》:計內府年例,灰炭御用監水和炭三十萬 斤,隆慶三年,題准召商買辦兵仗局水和炭五十萬 斤,內官監水和炭二十五萬斤,織染局石灰七萬斤, 寶鈔司石灰一十二萬二千五百斤,供用庫石灰一 萬三千三百三十三斤。以上俱刑部撥囚搬運。近年 運炭,多係折色送屯田司帖收,節慎庫遇額數不多, 動支買辦上納。

神宗萬曆十五年,重修《會典》成,併定律例及徒罪之制。[编辑]

按《明通紀》:萬曆十五年二月,重修《大明會典》書成。 按《明會典》:無官犯罪,一、舍人、舍餘無官犯罪,有官事 發,若犯該流罪,減至杖一百,徒三年者,俱令運炭納 米等項還職。

徒流人又犯罪,凡犯罪已徒已流而又犯罪者,依律 再科後犯之罪。其犯徒者,依所犯杖數。該徒年限決 訖,應役不得過四年。謂先徒三年,已役一年,又犯徒 三年者,止加杖一百,徒一年之類,則總徒不得過四 年。若先犯徒,年未滿者,亦止總役四年。一、先犯徒流罪,運炭、做工等項,未曾完滿,又犯徒流 罪者,依已徒而又犯徒,將所犯杖數,或的決,或納鈔, 仍總徒不得過四年。

一、在京在外問擬,一應徒罪,俱免杖。其已徒而又犯 徒,該決訖所犯杖數,總徒四年者,在京遇熱審,在外 遇五年審錄,俱減一年。

徒流遷徙地方徒役,各照所徒年限,並以到配所之 日為始。發鹽場者,每日煎鹽三斤。鐵冶者,每日炒鐵 三斤,另項結課。 直隸府州,江南發山東鹽場。 江 北發河間鹽場。 福建布政司府,分發兩淮鹽場。 浙江布政司府分發山東鹽場。 江西布政司府分 發泰安、萊蕪等處鐵冶。 湖廣布政司府分發廣東 海北鹽場。 河南布政司府分發浙東鹽場。 山東 布政司府分發浙東鹽場。 山西布政司府分發鞏 昌鐵冶。 北平布政司府分發平陽鐵冶。 陝西布 政司府分發大寧、綿州鹽井。 廣西布政司府分發 兩淮鹽場。 廣東布政司府分發浙西鹽場。 海北 海南府分發進賢、新喻鐵冶。 四川布政司府分發 黃梅、興國鐵冶。

皇清[编辑]

順治十八年[编辑]

《大清會典》:順治十八年,又議定旗下人犯徒一年者,

枷號二十日。徒一年半者,枷號二十五日。徒二年者,枷號一箇月。徒二年半者,枷號三十五日。徒三年者,枷號四十日。雜犯死罪,准徒五年,枷號三箇月十五日。

康熙四年[编辑]

《大清會典》:康熙四年,議准

盛京所招之民,有犯徒流者,照旗下例,分別枷號。

照民人例,分別杖懲。

康熙二十四年

《大清會典》:康熙二十四年,覆准雲南徒罪人犯,發本

省多羅松林等十二驛擺站。罪重者,迤東各府人犯,發諾鄧等井煎鹽。迤西各府人犯,發個舊各廠熬鉛。

徒罪部總論[编辑]

《大學衍義補》
[编辑]

《明流贖之意》
[编辑]

《周禮》:大司寇,以嘉石平罷民。凡萬民之有罪過,而未 麗於法,而害於州里者,桎梏而坐諸嘉石,役諸司空, 重罪,旬有三日坐,期役,其次九日坐,九月役,其次七 日坐,七月役,其次五日坐,五月役,其下罪三日坐,三 月役,使州里任之,則宥而舍之。

吳澂曰:嘉石,樹之外朝門左。平,成也。成之使善也。民有罪,而未麗於法,謂罪輕,未入於法也。役諸司空,謂坐嘉石之日訖,使給百工之役也。役之月訖,又使州里之人保任其不可再犯,然後寬而釋之也。 王安石曰:州里任之,則宥而舍之。則無任者,終不舍焉。是乃使州里相安也。先王著是法,以為其刑人也,不虧體。其罰人也,不虧財。非特如此而已。司空之役,不可廢也。與其傜平民而苦之,孰若役此,以安州里之為利也。

臣按:此後世役罪人,以工庸,而里正相保任者,其原出於此。

司圜掌收教罷民。凡害人者弗使冠飾,而加明刑焉。 任之以事而收教之,能改者,上罪三年而舍,中罪二 年而舍,下罪一年而舍,其不能改而出圜土者殺,雖 出三年不齒。凡圜土之刑人也。不虧體,其罰人也不 虧財。

王昭禹曰:其刑人也不虧體,則加之以明刑而已,異於五刑之刑也。其罰人也不虧財,則罰之以職事之勞而已,異於五罰之出鍰者也。此謂收教歟。臣按:弗使冠飾後世犯罪者去冠衣。其原始此先王之於惡人,不徒威之以刑,而又愧之以禮。去衣冠以恥之,加明刑以警之,任事役以勞之。凡此欲其省己愆,以興善念也。上罪三年而舍,中罪二年而舍,下罪一年而舍。以罪之輕重,而為之遠近之期,能改即止,不能改然後加之以刑。後世徒罪有年限,本此。然惟限其年而已。限滿即出,以為平人,而無復古人冀其改惡之意,亦無復古人雖出不齒之教矣。

徒罪部紀事[编辑]

《太平御覽·璅語》曰:晉冶氏女徒病,棄之。舞囂之馬僮 飲馬而見之,病徒曰:吾夜夢。馬僮曰:汝奚夢乎。曰:吾 夢乘木如河汾,三馬當以舞。僮告舞囂,自往視之,曰: 尚可活。遂買之。至舞囂氏,而疾有間,而生荀林父。 《戰國策》:衛嗣君時,胥靡逃之魏,衛贖之百金,不與。乃 請以左氏群臣諫曰:一百金之地贖一胥,靡無乃不 可乎。君曰:治無小,亂無大,教化喻於民,三百之城,足 以為治。民無廉恥,雖有十左氏,將何以用之。

《史記·秦始皇本紀》:九年四月,長信侯毐作亂。王知之, 發卒攻毐。盡得毐等。衛尉竭、內史肆、佐弋竭、中大夫 令齊等二十人皆梟首。車裂以徇,滅其宗。及其舍人, 輕者為鬼薪。

二十八年,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幾不得渡。上問博 士曰:湘君何神。博士對曰:聞之,堯女,舜之妻,而葬此。 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樹,赭其山。 《唐類函》:《風俗通》曰:秦始皇遣蒙恬築長城,徒卒罪髡, 負土赬衣,後遂繁息,今皆髡頭衣赬。

《京口記》曰:有龍目湖,秦始皇東遊,觀地勢曰:有天子 氣。使赭衣徒三千人鑿此中間長搖,使斷,因改名為 丹徒。

《漢書·高祖本紀》:高祖以亭長為縣送徒驪山,徒多道 亡。自度比至皆亡之,到豐西澤中亭,止飲,夜皆解縱 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從此逝矣。徒中壯士願從 者十餘人。

《曹參傳》:參為相國三年,薨。窋嗣侯。傳國至曾孫襄,武 帝時為將軍,擊匈奴,薨。子宗嗣,有罪,完為城旦。 《食貨志》:所忠師古曰所姓也忠名也言:世家子弟富人或鬥雞 走狗馬,弋獵博戲,亂齊民。迺徵諸犯令,相引數千人, 名曰株送徒。入財者得補郎,郎選衰矣。

《黥布傳》:布以論輸驪山,驪山之徒數十萬人,布皆與 其徒長豪桀交通,乃率其曹耦,亡之江中為群盜。 《楚元王傳》:元王,以穆生、白生、申公為中大夫,元王敬 禮申公等,穆生不耆酒耆讀曰嗜,元王每置酒,常為穆生 設醴。及王戊即位,常設,後忘設焉。穆生退曰:可以逝 矣。醴酒不設,王之意怠,不去,楚人將鉗我於市。遂謝 病去。申公、白生獨留。王戊稍淫暴。二人諫,不聽,胥靡 之,衣之赭衣,使杵臼雅舂於市。胥,相也。靡,隨也。猶 今役囚徒以鎖聯綴耳。雅舂,高肱舉杵,正身而舂之。 一曰雅歌以相舂也。

《丙吉傳》:武帝末,巫蠱事起,吉以故廷尉監徵,詔治巫 蠱郡邸獄。時宣帝生數月,以皇曾孫生衛太子事繫, 吉見而憐之。又心知太子無事實,重哀曾孫無辜,吉 擇謹厚女徒,令保養曾孫。

《唐類函》:漢邴吉使女徒復作弛刑徒。注曰:不私鎖,但 責保。

《後漢書·龐參傳》:參字仲達,河南緱氏人也。初仕郡,未 知名,河南尹龐奮見而奇之,舉為孝廉,拜左校令。坐 法輸作若盧。永初元年,涼州先零種羌反畔,遣車騎 將軍鄧騭討之。參於徒中使其子俊上書曰:方今西 州流民擾動,而徵發不絕,水潦不休,地力不復。重之 以大軍,疲之以遠戍,農功消於轉運,資財竭於徵發。 田疇不得墾闢,禾稼不得收入,搏手困窮,無望來秋。 百姓力屈,不復堪命。臣愚以為萬里運糧,遠就羌戎, 不若總兵養眾,以待其疲。車騎將軍騭宜且振旅,留 征西校尉任尚使督涼州士民,轉居三輔。休徭役以 助其時,止煩賦以益其財,令男得耕種,女得織紝,然 後畜精銳,乘懈沮,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則邊人之仇 報,奔北之恥雪矣。書奏,會御史中丞樊準上疏薦參 曰:臣聞鷙鳥累百,不如一鶚。昔孝文皇帝悟馮唐之 言,而赦魏尚之罪,使為邊守,匈奴不敢南向。夫以一 臣之身,折方面之難者,選用得也。臣伏見故左校令 河南龐參,勇謀不測,卓爾奇偉,高才武略,有魏尚之 風。前坐微法,輸作經時。今羌戎為患,大軍西屯,臣以 為如參之人,宜在行伍。惟明詔採前世之舉,觀魏尚 之功,免赦參刑,以為軍鋒,必有成效,宣助國威。鄧太 后納其言,即擢參於徒中,召拜謁者,使西督三輔諸 軍屯,而徵鄧騭還。

《太平御覽·鍾離意別傳》曰:司徒侯霸辟意署議曹掾, 詔送徒三百餘人到河北,連陰,冬盛寒,徒皆貫連械, 不復走。及到弘農縣,使令出見錢,為徒作襦褲,令對 曰:被詔書,不敢妄出錢。意曰:使者奉詔,命寧私行耶。 出錢便上尚書,使者亦當上之。光武皇帝得上狀,見 司徒侯霸曰:所使吏,何乃仁恕用心乎,誠良吏也。襦 褲既具悉到前縣給賜糜粥,復謂徒曰:使者不忍,善 人嬰刑。飢寒感惻於心,今已得衣矣。欲悉解善人械 桎,得逃去耶。皆曰:明使君哀徒,恩過慈父。身成灰土, 不敢逃去。意復曰:徒中無欲歸候親者耶。悉解械桎, 先遣之,與期日。會作所,徒皆先期至也。

《魏略》曰:人得崔琰書,以裹幘籠,持其籠,行都道中。時 有與琰宿不平者,遙見琰名著幘籠,從而視之,遂白之。太祖以為琰腹誹心謗,乃收付獄,髡刑輸徒。前所 白琰者又復白云:琰為徒,虯鬚直視,心似不平。太祖 亦以為然,遂欲殺之。

《水經注》:魏文帝在東宮宴諸文學,酒酣,命甄后拜坐, 坐者咸伏。惟劉楨平仰觀之。太祖以為不敬,送徒隸 簿。後太祖乘步牽車,乘城降關,簿作諸徒咸敬,而楨 摳坐磨石不動。太祖曰:此非劉楨,石如何性。楨曰: 石出荊山元岩之下,外炳五色之章,內秉堅貞之志。 雕之不增文,磨之不加瑩。稟氣貞正,稟性自然。太祖 曰:名豈虛哉。復為文學。

《太平御覽》:《魏略》曰:王淩為長,遇事,髡刑五年,當道掃 除。時太祖車過,問:此何徒。左右以狀對。太祖曰:此子 師兄子也,所坐亦公耳。於是主者,選為驍騎主簿。 郭子曰:劉道真嘗為徒扶風,王司馬駿以五匹布贖 之。既而用為從事中郎。當時以為美談。

《三國典略》曰:太原公洋之赴晉陽也,陽休之勸崔季 舒從。季舒性好聲色,心在閑放,遂不請行,欲恣其淫 樂。司馬子如等緣宿憾,乃奏季舒過狀,各鞭二百,徒 於馬城,晝則供役,夜置地牢。

《遼史·聖宗本紀》:開泰元年秋七月丙子,進士康文昭、 張素臣、郎元達坐論知貢舉裴元感、邢祥私曲,祕書 省正字李萬上書,辭涉怨訕,皆杖而徒之,萬役陷河 冶。

《宋史·刑法志》:熙寧八年,洪州民有犯徒而斷杖者,其 餘罪會恩免,官吏失出,當劾。中書堂後官劉袞駮議, 以謂律因罪人,以致罪,罪人遇恩者,準罪人原法。洪 州官吏當原。

《金史·石琚傳》:琚,字子美,定州人,拜尚書右丞。時,議禁 網捕狐、兔等野物,累計其獲,或至徒罪,琚奏曰:捕禽 獸而罪至徒,恐非陛下意,杖而釋之可也。

《元史·王思誠傳》:思誠,拜監察御史。行部至檀州,首言: 采金鐵冶提舉司,設司獄,掌囚之應徒配者,釱趾以 舂金礦,舊嘗給衣與食,天曆以來,水壞金冶,因罷其 給,齧草飲水,死者三十餘人,瀕死者又數人。夫罪不 至死,乃拘囚至於飢死,不若加杖而使速死之愈也。 況州縣俱無囚糧,輕重囚不決者,多死獄中,獄吏妄 報其病月日用藥次第。請定瘐死多寡罪,著為令。

徒罪部雜錄[编辑]

《婚雜儀注》:律有甲娶乙,丙其戲甲,旁有櫃,比之為獄, 舉置櫃中復之。甲因氣絕,論當鬼薪。

徒罪部外編[编辑]

《隨手雜錄》:柳州張通直舟泊潭州,新婦死七日,而體 溫。既還魂,云:初見二人如弓手,追去甚急。至一河次, 一人曰:解衣。婦曰:我,婦人,衣不可去。其一人止之,呼 舟而渡。入大城,市井喧鬧。聞傳呼聲,二人引婦立城 砌上,二人立其下。見一金紫人,導從甚嚴。婦識之,乃 其舅程之邵之元父也。連呼舅舅。金紫者亦識之,曰: 七娘,來來。遂佇馬,取二人文檄視之,乃曰:誤矣。急呼 衣箱,取紙一番,令婦執之。候至戒石,但執紙而立。既 去,二人失色,相顧低頭,不復語。至府門,人間大官府 也。婦立戒石南,俄見金紫人至,次衣綠人,次衣朱人, 皆坐。金紫人即呼婦,取紙,語二同坐。曰:誤勾此人來 矣。綠衣人曰:已來,不奈何。朱衣人曰:既誤,莫須放回。 金紫人曰:合如此,只是二人得徒罪矣。即引二如弓 手者,取狀杖脊二十下,令虞候引婦出,至一寺,大廈 修廊,寂無一人,虛堂屏間,一僧坐。虞候未前,又一吏 人至詣僧致語。僧移榻,俯階,問婦曰:識字否。曰:識之。 僧指手中經題問之,婦曰:《金剛經》也。僧展卷教誦之。 又曰:歸則誦之。遂令婦執堂下幡腳,用力引之,幡起。 驚寤而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