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6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六十九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目錄

 赦宥部彙考五

  唐高宗永徽五則 顯慶五則 龍朔三則 麟德二則 乾封一則 總章二則 咸亨

  二則 上元二則 儀鳳二則 調露一則 永隆一則 開耀一則 永淳一則 弘道一

  則 中宗嗣聖十九則 神龍二則 景龍三則 睿宗景雲二則 先天二則

祥刑典第一百六十九卷

赦宥部彙考五[编辑]

[编辑]

高宗永徽元年八月庚午,降死罪以下。[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永徽元年八月庚午,親慮囚徒,死罪降 充流,流降入徒,餘決杖而免之。慮未盡者,令太尉無 忌、左僕射李勣等同慮之。

永徽三年正月甲子,以旱避正殿,減膳,降囚罪,徒以 下原之。七月丁巳,立陳王忠為皇太子,大赦,賜五品 以上子為父後者勳一轉,民酺三日。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永徽三年正月甲子,詔曰:去秋少雨,冬 來無雪。今陽和在辰,春作方始。膏澤未降,良疇廢業。 或恐獄訟之間,尚有淫濫,含冤未達,弗辜致罪。百姓 有過,責深在予。宜順彼發生,申茲恩宥。在京及天下 囚徒,死罪宜降從流,流已下放免。鰥寡惸獨及篤疾 之徒,量加賑恤,務令得所。

永徽四年十月庚子,幸溫湯。甲辰,赦新豐。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永徽五年三月辛未,赦岐州及所過徒罪以下。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永徽五年二月辛未,帝在萬年宮詔曰: 恭膺寶命,嗣奉遙圖。居萬乘之尊,當四海之責。遐觀 往烈,詳求前古。每希蹤於哲后,常勞心於庶務。兢懼 弗寧,憂勤若厲。屬天下無事,區宇有截,仰高風於汾 射,暫清暑於林泉。朕昔在震宮,侍遊茲壤。山川如舊, 歲月不追。今既俗阜年和,華夷胥悅,緬懷徽範,情兼 感慰。宜遵省方之義,且順陽和之序。曲申惠澤,式彰 寬宥。行幸所經諸縣,及岐州囚徒、行人犯罪者,流降 徒,徒已下並免之。

永徽六年正月壬申,拜昭陵,赦醴泉及行從,免縣今 歲租、調。二月乙巳,皇太子加元服,降死罪以下。十月 乙卯,立宸妃武氏為皇后。丁巳,大赦,賜民八十以上 粟帛。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永徽六年正月壬辰,親謁昭陵,還行宮, 詔曰:朕躬膺大寶,嗣隆景業。虔奉成則,光闡洪猷。昧 旦兢懷,分宵動慮。蒼昊垂祐,宗社降靈。順黎元之心, 藉忠賢之力。俗登仁壽,道暨升平。遠肅邇安,時康俗 阜。履端受節,陽和肇氣。親率庶寮,奉詣陵寢。遺弓永 慕,切終身之憂。撫鏡纏悲,興寒泉之思。敬深如在,哀 隆罔極。薦享既畢,精禮獲申。式表因心,宜弘愷澤。可 曲赦醴泉縣并行從人大辟罪已下,皆赦除之。百姓 宜免今年租調。右監門員外將軍,嘗基在此宿衛,進 爵一等。陵令、陵丞各加一階,并節級賜物。二月乙巳, 皇太子忠加元服,詔大辟已下罪,并降一等,杖者悉 原之。十月乙卯,詔立武氏為皇后,令來月一日備禮 冊拜。丁巳,大赦天下,流人達前所放還。緣王柳蕭等 家配流者,不在此限。八十已上老人,各賜粟二石,綵 三段。百歲已上,各賜粟五石,綵十段。孝子順孫、義夫 節婦,咸表門閭。鰥寡惸獨篤疾之徒,不能自存者,量 加賑恤。

顯慶元年正月辛未,立代王弘為皇太子。壬申,大赦,改元。[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顯慶元年正月辛未,立代王弘為皇太 子。壬申,大赦天下,改永徽七年為顯慶元年。文武職 事九品以上,及五品以上子為父後者,各加勳一轉。 亡官失爵,並宜量敘。諸年八十以上,各賜粟帛。其有 孝子順孫、義夫節婦,咸表門閭。鰥寡惸獨篤疾之徒, 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賜天下大酺三日。

顯慶二年二月癸亥,降洛州囚罪,徒以下原之,免民 一歲租、調。十一月壬子,講武於新鄭,赦鄭州,免一歲 租賦。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顯慶二年二月,幸雒陽宮。辛酉,詔雒州 管內并行從者,大辟已下,並降一等。死罪徒流已下, 悉原之。雒州百姓,免一年租調。

顯慶三年二月,宥京城徒囚。

按《唐書·高宗本紀》:顯慶三年二月戊寅,慮囚。

按《冊府元龜》:顯慶三年二月甲戌自東都還戊寅錄京城囚徒悉原宥之

顯慶四年十月丙午,皇太子加元服,大赦,賜五品已 上子孫為父祖後者勳一轉,民酺三日。

顯慶五年二月丙戌,赦并州及所過州縣,義旂初嘗 任五品已上葬并州者祭之,加佐命功臣食別封者 子孫二階,大將軍府僚佐存者一階,民年八十以上 版授刺史、縣令,賜酺三日。八月癸未,赦神兵道大總 管以下軍士及其家,賜民酺三日。

按以上俱《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龍朔元年二月乙未,改元,赦洛州。[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龍朔元年二月乙未,以益縣等五州皆 言龍見,改顯慶六年為龍朔元年。曲赦雒州境內。 龍朔二年七月戊子,以皇子旭輪生滿月,大赦,賜酺 三日。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龍朔三年十二月庚子,降京師、雍州諸縣死罪以下。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龍朔三年十二月庚子,詔以絳州麟見 於介山,含元殿前、銀臺閣內並睹麟跡,改來年正月 為麟德元年。在京雍州諸縣見繫囚徒,各降一等,杖 罪以下並免之。

麟德元年八月己卯,幸舊第,降萬年縣死罪以下。[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麟德二年四月丙午,赦桂、廣、黔三都督府。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乾封元年正月壬申,大赦,改元。[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乾封元年正月戊辰朔,有事於泰山。壬 辰,御朝覲壇受朝賀。大赦天下。改麟德三年為乾封 元年,諸行從文武官及見朝覲岳牧,二京留守并邊 要州都督刺史,三品已下並賜爵一等,四品已上加 授一階。諸老人年八十已上者版授刺史,司馬縣令 婦人版授郡縣君,並節級量賜粟帛天下百姓,年二 十一已上、八十已下賜爵一級車駕所經州給復一 年齊州停日稍久。給復一年半,兗州管嶽給復二年。 逋租懸調欠貸官物,並宜免徵孝子順孫義夫節婦 表,其門閭終身,勿事率土之內,賜酺七日。

總章元年三月庚寅,大赦,改元。[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總章元年三月庚寅,詔曰:朕以寡薄,忝 承丕緒。奉二聖之遺訓,跨億兆以初臨,馭朽兢懷,推 溝在念。而上元垂祐,宗社降休,歲稔時和,人殷俗阜。 車書混一,文軌大同。簡玉泥金,升中告禪,百蠻執贄, 萬國來庭,朝野歡娛,華夷胥悅。但為郊禋嚴配,未安 太室,布政敷化,猶闕合宮。朕所以日昃忘疲,中宵輟 寢,討論墳籍,錯綜群言,採三代之精微,探九皇之至 賾,斟酌前載,製造明堂。棟宇方圓之規,雖兼古實;肆 筵陳俎之法,獨運財成。宣諸內外,博考詳求,度其長 短,冀廣聞見。而鴻生碩學,俱稱盡善。宜命有司,及時 赴作,務從折中,稱朕意焉。今陽和在辰景風扇物昆 蟲草木,有以自康朕之,百姓尚多勞止,思覃惠澤,與 其更新,可大赦天下,改乾封二年為總章元年,大辟 罪已下,皆赦除之。

總章二年九月乙巳,赦岐州,賜高年粟帛。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總章二年九月己亥,帝自九成宮還京 師。乙巳,至岐州,以高祖初仕隋為扶風太守,故曲赦 岐州管內。

咸亨元年三月甲戌,大赦,改元。[编辑]

咸亨四年十月乙未,以皇太子納妃,赦岐州,賜酺三 日。

上元元年八月壬辰,增高祖、太宗及后諡。大赦,改元,賜酺三日。[编辑]

上元二年六月戊寅,立雍王賢為皇太子,大赦。

儀鳳元年二月丁亥,如汝州溫湯,遣使慮免汝州輕繫。十一月壬申,大赦,改元。[编辑]

儀鳳三年四月丁亥,以旱,慮囚。戊申,大赦。

調露元年六月辛亥,大赦,改元。[编辑]

永隆元年八月乙丑,立英王哲為皇太子,大赦,改元,賜酺三日。[编辑]

開耀元年七月己丑,以太平公主下嫁,赦京師。九月乙丑,改元,赦定襄軍及諸道緣征官吏兵募。[编辑]

永淳元年二月癸未,以孫重照生滿月,大赦,改元,賜酺三日。[编辑]

按以上俱《唐書·高宗本紀》云云。

弘道元年九月,曲赦東都。十二月,改元,大赦,又皇太子即位。大赦。[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弘道元年九月乙丑,以太平公主 子生,赦東都。十二月丁巳,改元,大赦。 按《武后本紀》: 弘道元年十二月,高宗崩。甲子,皇太子即皇帝位,太后臨朝稱制。大赦。

按《冊府元龜》:弘道元年十二月丁巳,詔曰:朕以寡昧, 謬膺丕緒。未嘗不孜孜訪道,戰戰臨人。馭朽懷秋駕 之危,負重積春冰之懼。日慎一日,三十四載於今矣。 何則足寒傷心,人勞傷國。下安即上逸,時弊即君憂。 所以身處九重,而情周萬姓。建本之懷遽切,抑末之 念愈深。今雖庶績已寧,淳源未洽。履素歸厚者,遂寂 寥而靡聞。徇華趨利者,尚馳騖而不息。顧以薄德,有 謝遺風。永念群方,在予多愧。況朕之綿系,兆自元元, 固當遠協先規,光宣道化,變率土於壽域,濟含生於 福林。屬想華胥載勞,寤寐所冀,內外寮寀,各竭乃誠。 敦惟黎民,俱崇簡質。舊染薄俗,咸與惟新。憑大道而 開元,共普天而更始。宜更申霈澤,廣被紘埏。可改永 淳二年為弘道元年,大赦前後責情,流人並放還。老 人年百歲已上者,版授下州刺史,婦人版授郡君。九 十已上者,版授上州司馬,婦人版授縣君。八十已上 者,版授縣令,并婦人,并節級量賜粟帛。孝子順孫、義 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鰥寡惸獨、篤疾不能自 存者,量加賑恤。仍天下諸州,置道士觀,上州三所,中 州二所,下州一所,每觀各度七人。又比來天后事條, 深有益於政,言近而意遠,事小而功多。務令崇用,式 遵無怠。見任內外官五品已上,經四考,及守五考經 三考,六品以下計滿三考,政有清勤,狀無私犯者,各 加一階。

中宗嗣聖元年二月,大赦。九月,大赦。十月,曲赦揚、楚二州。[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光宅元年正月癸未,改元嗣聖。二 月戊午,廢皇帝為廬陵王,幽之。己未,立豫王旦為皇 帝,立永平郡王成器為皇太子。大赦,改元為文明。皇 太后仍臨朝稱制。九月甲寅,大赦,改元。十月丁酉,曲 赦揚、楚二州。

嗣聖二年即武后垂拱元年正月丁未,大赦,改元。 嗣聖三年即武后垂拱二年正月辛酉,大赦,賜酺三日,內外 官勳一轉。十月己巳,有山出於新豐縣,改新豐為慶 山,赦囚,給復一年,賜酺三日。

嗣聖五年即武后垂拱四年七月丁巳,大赦。八月辛亥,曲赦 博州。九月丙寅,赦豫州。十二月辛亥,改明堂為萬象 神宮,大赦。

嗣聖六年即武后永昌元年正月乙卯,享於萬象神宮,大赦, 改元,賜酺七日。

嗣聖七年即武后天授元年正月庚辰,大赦,改元曰載初。七 月甲午,赦永昌縣。九月壬午,改國號周。大赦,改元,賜 酺七日。乙酉,加尊號曰聖神皇帝,降皇帝為皇嗣。 嗣聖八年即武后天授二年四月壬寅朔,日有蝕之。丙午,大 赦。

嗣聖九年即武后長壽元年四月丙申朔,日有蝕之。大赦,改 元如意。九月庚子,大赦,改元。

嗣聖十年即武后長壽二年九月乙未,加號金輪聖神皇帝, 大赦,賜酺七日。

嗣聖十一年即武后延載元年五月甲午,加號越古金輪聖 神皇帝,大赦,改元,賜酺七日。

嗣聖十二年即武后天冊萬歲元年正月辛巳,加號慈氏越古 金輪聖神皇帝,改元證聖。大赦,賜酺三日。九月甲寅, 加號天冊金輪大聖皇帝。大赦,改元,賜酺九日。 嗣聖十三年即武后萬歲通天元年臘月甲申,封於神岳。改元 曰萬歲登封。大赦,免今歲租稅,賜酺十日。三月丁巳, 復作明堂,改曰通天宮。大赦,改元,賜酺七日。

嗣聖十四年即武后神功元年三月戊申,赦河南、北。九月壬 寅,大赦,改元,賜酺七日。

嗣聖十五年即武后聖曆元年正月甲子,大赦,改元,賜酺九 日。四月庚寅,赦神都及河北。九月壬申,立廬陵王顯 為皇太子,大赦,賜酺五日。

嗣聖十六年即武后聖曆二年臘月辛亥,賜皇太子姓武氏, 大赦。九月乙亥,如福昌縣,曲赦。

嗣聖十七年即武后久視元年五月己酉朔,日有蝕之。癸丑, 大赦,改元。十月甲寅,復唐正月,大赦。

嗣聖十八年即武后長安元年四月丙午,大赦。六月辛未,赦 告成縣。十月辛酉,大赦,改元。

嗣聖十九年即武后長安二年十一月戊子,祀南郊,大赦,賜 酺三日。

嗣聖二十一年即武后長安四年四月丙子,如興泰宮,赦壽 安縣,給復一年。

按以上俱《唐書·武后本紀》云云。

神龍元年正月,大赦。二月,大赦。九月,大赦。十一月,大赦。[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長安五年正月壬午,大赦。 按《中 宗本紀》:神龍元年正月,張柬之等以羽林兵討亂。甲 辰,皇太子監國,大赦,改元。丙午,復於位,大赦,賜文武 官階、爵,民酺五日,免今歲租賦,給復房州三年,放宮 女三千人。二月甲寅,復國號唐。甲子,皇后韋氏復於 位,大赦,賜酺三日。九月壬午,祀天地於明堂。大赦,賜文武官勳、爵,民為父後者占爵一級,酺三日。十一月 壬午,及皇后享於太廟,大赦,賜文武官階、勳、爵,民酺 三日。

按《冊府元龜》:中宗神龍元年正月乙亥,即位,大赦天 下。唯張易之黨,不在原限。其周興等所枉破家人子 女,已進宮及配沒者,賜爵一級。東宮官寮,見任六品, 加官計階。應入五品者,特令不拘年限。諸州百姓,免 今年租稅。天下宗姓,普准舊式。房州百姓,三年給復。 於是天下大悅。三月甲申朔,文明以來,被破家人,特 從放免。所有子孫,並還其資蔭。其揚州搆逆黨,唯徐 敬業一房及裴炎不在免限,餘并原宥。九月壬午,親 祀昊天上帝、土皇地祇於明堂。禮畢,制曰:朕聞唯天 為大,所以上序三宗。唯帝為尊,於是宏開七廟。故知 肇興衢室,爰申宗祀之規。為建明堂,或廣嚴禋之禮。 莫不八窗四達,分氣候於炎涼。複廟重簷,定尊卑於 昭穆。實為國之洪訓,乃經邦之茂典。我國家睿祖神 宗,重光累葉,道軼羲農之上,功侔造化之初。冠今昔 而居尊,掩寰區而作大。朕承撫天運,纘聖開元。披鳳 曆而乘時,握龍圖而建極。春秋變易,每增霜露之心。 日月推移,倍切烝嘗之思。然而城臨丹鳳,清廟久安。 水控元龜,神基未立。金輿往幸,空展望於瑤祠。玉輦 來巡,實幸親於碣石。三川帝里,八水皇州,豈都邑之 相誇,而郊畿之有謝。所以交風奧壤,還開候鴈之庭。 睽日明區,更置馴龍之室。巍巍紫座,無虧薦鮪之途。 奕奕彤宮,遂得獻羔之所。加以總章霧闢,重屋煙披。 懸晦日於梅梁,掛晴虹於桂棟。是以用斯圭璧,奠彼 牲牢,唱孤竹之簫管,奏空桑之琴瑟。爰於祔享之日, 乃至禋宗之辰。景色殊常,煙雲冠古。或凱風南至,縈 喜氣而分輝。或驟雨東來,引祥雲而合饗。固可以作 樂崇德,殷薦上帝。而璧海遙澄,覺三邊之霧捲。丹霄 上廓,看九野之塵清。祖宗之靈貺昭然,宇宙之神心 可見。虔誠既展,盛禮斯弘。宜覃作解之恩,以廣奉先 之德。但赦者小利而大害,始泰而終否,著小人之幸, 非君子之幸。今歲以來,頻敷渥命,徒長僥倖,逾犯憲 章。非所以弘獎風猷,發揮明教。深慮無知者因茲獲 罪,有識者緣此致譏。遐思管仲之篇,緬想吳漢之說。 恐負丕搆,慨然長想。昔孔明相蜀,王猛佐秦,咸以數 赦為言,俱稱肆眚非便。朕惟新闡政,方事澄源,期望 古而裁規,具修今而布澤。伏以禮申崇祔,情展泰禋, 式流曠蕩之恩,兼明懲勸之道。可大赦。雒州境內、天 下諸州見禁囚徒,罪應至死者,特宜免死。配流者,入 徒。餘并原宥。京文武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上, 各加一階。外文武官九品已上,賜爵一轉。皇親嗣王, 仍特許佩金魚袋。內外職事官三品已上,及四品清 官,并中書門下五品官,父已亡者,並量加追贈。如聞 天下諸宮,皆畫化胡之變,諸寺亦畫老君之形一種 尊容,兩俱不可。限制到後十日,並除卻。若有故留者, 即科違敕罪。其化胡,經先有明敕禁斷,乃聞在外仍 頗流行,自今諸部化胡經事及餘,凡說化胡事處,並 宜除削。在外百姓婚娶之家,百兩未行二親俄殯,停 哀之際,便即成婚,遂輟苴絰之容,敢申花GJfont之禮。寧 戚之心安寄,罔極之志闕如。敗俗傷風,莫過於此。自 今以後,宜即懲革。自弘道以前,經任相三年以上,及 秦府晉府寮佐四品已上,并食實封功臣,雖經罪責, 不至破家子孫,無任京官者,特宜優與一官。英府、周 府舊寮五品已上子孫,亦宜准此。天下百姓,為父後 者,各賜占爵一級。大酺三日。十一月壬午,親謁太廟, 告謝受尊號之意。禮畢,大赦天下。前後流人,非反逆 緣坐者,並放還。緣張易之徒黨,本犯配流者,量輕重 與遠官。京官文武官及朝集士,九品已上,加一等。三 品已上,賜爵一等。外官九品已上,賜勳一轉。安國相 王諱鎮太平公主,並加實封,通前萬戶。天下賜酺三 日。

神龍二年十月戊戌,至自東都。十一月乙巳,大赦,賜 行從官勳一轉。

按《唐書·中宗本紀》云云。

景龍元年四月庚寅,赦雍州。七月癸卯,大赦。九月庚子,大赦,改元。[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云云。

景龍二年二月庚寅,大赦。十一月己卯,大赦,賜酺三 日。

按《唐書·中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景龍二年二月庚寅,順天皇后言衣箱 中裙上有五色雲起,久而方歇,帝令畫工圖其狀,以 示百寮,乃大赦天下,內外五品已上官母妻各加邑 號一等。十一月己卯,安樂公主降武延秀禮畢,大赦 天下,賜酺三日。

景龍三年十一月乙丑,有事於南郊,以皇后為亞獻, 大赦。十二月甲辰,赦新豐,給復一年。

按《唐書·中宗本紀》云云。

====睿宗景雲元年六月,溫王即位,大赦,改元唐隆。是月,====睿宗即位,大赦。七月,大赦,改元景雲。十一月,葬中宗, 赦靈駕所過。

按《唐書·睿宗本紀》:景雲元年六月壬午,韋皇后矯詔 立溫王重茂為皇太子。甲申,又矯遺詔,自立為皇太 后。皇太子即皇帝位,以睿宗參謀政事,大赦,改元曰 唐隆。庚子,臨淄郡王隆基率兵討亂,誅韋氏。辛丑,睿 宗奉皇帝御安福門,大赦。甲辰,安國相王即皇帝位 於承天門,大赦,長流、長任及流人未達者還之。賜內 外官階、爵。復重茂為溫王。七月己巳,大赦,改元景雲。十 一月己酉,葬孝和皇帝於定陵。丁卯,赦靈駕所過。 按《冊府元龜》:少帝溫王,唐隆元年六月庚子,臨淄郡 王平韋庶人,辛丑,詔曰:大盜移國,朝有賊臣,見危授 命,家多義士。朕以凶閔,觸諸糜潰,姦豎搆扇,傾陷宗 社。潛圖竊發,機兆未萌。相王第三子、臨淄郡王隆基, 糾合同盟,忠勇奮怒,志除兇黨,保護邦家。逆賊韋溫、 馬秦客、葉靜能、宗楚客、紀處訥、武延秀、趙履溫、楊筠 等,密行鴆毒,先聖暴終。朕志不圖全,枕戈泣血。風雲 元感,情計陰通。太平公主男衛尉卿薛崇暕、與前同 州朝邑縣尉劉幽求、總監鍾紹宗,日夜共謀,誓誅逆 黨,兇徒驚恧,投竄無所。今天衢交泰,氛祲廓清,宜申 作解之恩,以洽昇平之化。自唐隆元年六月二十一 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 其逆賊頭首,咸已斬決。自餘支黨,一無所問。內外官 三品已上,賜爵一等。四品已下,加一階。隆基可封平 王,食實封一千戶,賜物五千段。薛崇暕封立節郡王, 食實封五百戶,賜物三千段。鍾紹宗可銀青光祿大 夫,守中書侍郎、潁川郡開國公,食實封二百戶,賜物 一千段。前同州朝邑縣尉劉幽求,可朝議大夫、守中 書舍人,仍參知機務,中山郡開國男,食實封二百戶。 利仁府折衝麻嗣宗,可雲麾將軍,行左金吾衛中郎 將,賜物一千段。追貶皇后韋氏為庶人,安樂公主為 悖逆庶人。睿宗以唐隆元年六月甲辰即位,大赦天 下。自唐隆元年六月二十四日辰時已前,大辟罪已 下,咸赦除之。內外官三品已上,各加爵一等。四品已 下,各加一階。內外職事官,五品已上,各舉所知一人。 諸道征鎮人家,令州縣簡較。景雲元年七月七日,平 王為皇太子,大赦天下,制曰:天下公器,非上聖無以 運其機。域中大業,非元良無以固其本。朕欽若靈命, 寅奉神宗,屈己順人,用安四海。承祧主鬯,實貞萬國。 頃者,家臻大憫,在疚惟憂。梟獍滿朝,豺狼塞路。武職 戎政,必任凶徒。國要時權,咸升逆黨。社稷之守,望絕 苞桑。忠義之懷,惟其艾棘。階禍稔惡,伺隙乘間。煩言 碎辭,所不勝述。皇太子正氣凝姿,端命敏德,自家刑 國,英徽日湛。移孝為忠,雄謀電發。北宮馳入,掃攙搶 於紫衢。南宮反正,開日月於黃道。平亂寧夏,翼戴朕 躬。一旅不勞,功逾復禹。百神咸舉,事邈興周。聲應吹 銅,望惟當璧。今遣司空讀冊,命侍中授璽,實由立義, 豈曰尚親。承華肇開,元嗣以建。宜申洊雷之澤,仍紀 景雲之瑞。可大赦天下,改唐隆元年為景雲元年。自 七月二十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其犯 十惡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內外文武官,九品已 上,子為父後者,賜勳一轉。公卿各舉孝友忠正,堪任 東宮官一人。自神龍以來,直諫枉遭非命,咸令封植 其墓。十一月,葬中宗於定陵,曲赦萬年、高陵、三原、華 原、富平等縣,自景雲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昧爽已 前,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常赦不免,不在赦例。 景雲二年四月壬寅,大赦。八月乙卯,大赦。

按《唐書·睿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景雲二年四月壬寅,大赦天下,繫囚、見 徒、流移未達前所,及已到流所者,皆赦之。京官四品 已下,加一階。外官賜勳一轉。三品已上,各賜一爵。天 下濫度僧、尼、道士、女冠等,先經度者,並令依舊。諸州 廢寺觀,并依舊名置立。八月乙卯,以高祖舊宅有柿 樹,天授中已經枯死,至是重生,因而大赦天下,謀殺 人、造偽頭首者,并免死,配流嶺南。官典取受者,特免 放。

先天元年正月,大赦,改元。五月,大赦,改元。八月,大赦,改元。十月,大赦。[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先天元年正月己丑,大赦,改元曰 太極。五月戊寅,有事於北郊。辛巳,大赦,改元曰延和。 八月庚子,立皇太子為皇帝;自尊為太上皇。甲辰,大 赦,改元。先天 按《元宗本紀》:先天元年八月庚子,即皇 帝位。十月庚子,享於太廟,大赦。

按《冊府元龜》:延和元年五月戊寅,有事於北郊。辛巳, 大赦天下。改太極元年為延和元年。五月十二日昧 爽已前,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其十惡及劉誠之、胡 大宰徒侶,并不在赦限。文武官預大禮,各賜勳一轉。 天下大酺五日。先天元年八月甲辰,傳位於皇太子, 帝稱太上皇,大赦天下。改元先天。自先天元年八月 七日,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其常赦不免者,不在赦 限。先天二年三月,太上皇下赦宥之詔。七月,大赦。 按《唐書·睿宗本紀》:先天二年七月甲子,大赦。乙丑,誥 歸政於皇帝。

按《冊府元龜》:先天二年三月,太上皇詔曰:恤刑緩獄, 古之通義。務本勸農,國之常典。今陽和布氣,膏澤順 時。凡厥黎民,咸事東作。而疲人嬰法,自滯圜扉。言念 於此,有軫於懷。宜從寬宥,使營稼穡。其京城內見禁 囚,除死罪已外,並特放免營農。天下諸州,亦宜准此。 七月甲子,左僕射竇懷貞等,與太平公主謀逆,事覺, 伏誅。是日,太上皇御承天門樓,下詔曰:天步時艱,王 業多難。亂常干紀,何代無之。我國家累聖膺期,重光 繼統,戎蠻慕義,遐邇無虞。朕以寡昧,嗣守丕祚,嚮明 而理,昃景忘劬。冀GJfont內之小康,庶群生之遂性。又使 家知禮讓,人盡忠良。不謂姦宄潛謀,蕭牆作釁。逆賊 竇懷貞、蕭至忠、岑羲、薛稷、李慈、李猷、常元楷、唐晙、唐 昕、李晉、李欽、賈應福、傅孝忠、僧惠範等,咸以庸微謬 承恩幸,未申毫髮之效,遂興梟獍之心。共舉北軍,突 入中禁,將欲廢朕及皇帝,以行篡逆。朕令皇帝率眾 討除,應時殄盡。元惡既戮,姦黨畢殲。宗社乂安,人神 胥悅。務申寬大之典,宜覃肆宥之恩。可大赦天下。自 大辟罪已下,無輕重,咸赦除之。其逆人魁首,未捉獲, 及應緣坐者,並不在赦限。自餘黨類往還,一無所問。 布告遐邇,咸使聞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