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7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七十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卷目錄

 赦宥部彙考六

  唐元宗開元二十一則 天寶九則

祥刑典第一百七十卷

赦宥部彙考六[编辑]

[编辑]

元宗開元元年七月乙丑,始聽政。丁卯,大赦,賜文武官階、爵。十二月庚寅,大赦,改元,賜內外官勳。[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元年七月丁卯,御承天門樓,下制 曰:朕承累聖之鴻源,荷重光之積慶。昔因多難,時屬 遘屯,寶位深墜地之危,神器有綴旒之懼。事殷家國, 義感人祇,吟嘯風雲,恭行雷電,致君親於堯、舜,濟黎 庶於休和。遂以孟秋,允升儲貳;旋承內禪,繼體宸居。 拜首之請空勤,讓王之誠莫展,恭臨億兆,二載於茲。 上稟聖謨,下凝庶績,大荒同軌,瀛海無波。不謂姦慝 潛謀,蕭牆竊發。逆賊竇懷貞等頃以庸妄,擢居台庭, 毫髮之效未申,丘山之釁仍積,共成梟獍,將肆姦回。 太上皇聖斷宏通,英謀獨運,命朕率岐王範、薛王業 等躬事誅鋤。齊斧一麾,凶渠盡殪。太陽朗耀,澄氣靄 於天衢;高風順時,厲肅殺於秋序。人靈葉贊,夷夏相 歡,四族之慝既清,七百之祚方永。爰承後命,載闡休 期,總軍國之大猷,施雲雨之鴻澤。承乾之道,既光被 於無垠;作解之恩,思式覃於品物。當與億兆,同此維 新。可大赦天下,大辟罪以下咸赦除之。邠王守禮加 實封二千戶,宋王成器、申王成業各加實封一千戶, 岐王範、薛王業各加七百戶。文武官三品以上賜爵 一級,四品以下各加一階。內外官人被諸道按察使 及御史所通惡狀,咸宜洗滌;選日依資敘用。十二月 庚寅,大赦天下,改元為開元。

開元二年六月,赦宥罪人。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年六 月甲子,制曰:朕聞養人者,謂之司牧,非逸於人上。事 天者,謂之帝王,蓋御於天下。故作為棟宇,以避燥濕。 居於臺榭,以順高明。斯乃奉時,令布朝政也。朕以不 德,祗膺睿圖,寶十家之產,愛兆人之力。未嘗興工於 土木,役思於池GJfont。冀之休艾,以致雍熙。自律應長嬴, 時方大暑,溽雲屢起,溫風且至。伏以太上皇宴居保 衛,滌慮清閒,跡不往於甘泉,心每期於汾水。朕侍於 左右,以奉晨夕。助元默之化,則虧於聽理。當炎蒸之 序,又瀆以囂煩。惕焉載懷,敢忘順色。然大明創兆,先 聖所營,即舊不加,因時而往。千門萬戶,外雖謂於別 宮。一日三朝,中自連於複道。下所以寧問安之懇,上 所以資習靜之娛。實獲我心,俾康政理。古有服珍裘 者,則念人之寒。居夏屋者,則念人之熱。況此歲阻飢, 甫田不稔。或愚人陷罪,圜土稱冤。凡厥庶僚,將何以 恤。兩京及諸州,宜令長官,親理冤獄。除犯名教及官 典犯贓,並緣妖偽以外,餘罪徒以下,咸宜放免。其有 茂才異等,拔萃超群,緣無紹介,久不聞達者,咸令自 舉,朕當親問。其應宣撫使名聞。舉人試第四等,須准 舊例,別加優獎。見任人,各量與改轉前資,常選人至 冬,依選例處分。其未出身者,兼授散官。先天以來,軍 將押衛官等,在陣戰亡者,令本軍勘實奏聞。其說災 祥、誑惑閭里,并令州縣長官等,嚴加捉搦。仍令御史 訪察繩糾。有能直言極諫,補朕之闕者,各封狀進,朕 將親覽。如有可採,當加獎擢。其皇親諸親,及東宮丞, 優任員外。簡較試等官,近停,令至冬處分者,有家道 貧迫,情愿外任者,亦令所司勘實,量才注擬。其緣坐 流人,處置有輕重不類者,令所司勘會奏聞。

開元三年正月丁亥,立郢王嗣謙為皇太子。降死罪, 流以下原之。賜酺三日。二月辛酉,赦囚非惡逆、造偽 者。五月丁未,以旱錄京師囚。十月癸亥,如郿,赦所過 徒罪以下。戊辰,降大理繫囚罪。十二月乙丑,降鳳泉 湯所過死罪以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三年二月辛酉,制曰:青春式序,陽 和布氣,萬物熙熙,莫不遂其性而嘉其生也。申念愚 人干我王度,日陷坑GJfont,寘之網羅。朕代天理物,為人 父母,眷言囚繫,良增隱惻。豈憲章之尚密,將教道之 不明歟。順時行令,抑惟常典。兩京及天下見禁囚,除 犯惡逆造偽以外,決一百,配流嶺南磧石。諸州其餘 一切放免。五月丁未,命宰臣親行京城諸獄,省察囚 徒。下詔曰:惟刑恤哉,古之道也。朕撫臨四海,茂育兆 人。思致淳風,登之壽域。期畫冠而不犯,故開羅而在 宥。念茲下愚,自抵常法。時屬盛夏,天其養生,在物最靈,惟人為貴。朕處臺榭,猶有鬱蒸之毒。彼居囹圄,能 無憯怛之憂。故令宰臣,備加案察,省覽所奏,用憫於 懷。爰矜可恕之罪,必務惟輕之義。將布寬惠,俾從原 減。應合書罪者,宜遞降一等論。十月癸亥,詔巡遊所 過之縣,見禁囚徒以下,咸放免。流已上罪,具犯狀奏 聽進止。戊辰,大理具囚名奏,帝覽之,以所犯重者降 一等,輕者並釋放。下詔曰:朕祗膺鴻圖,嗣守丕業。何 曾不馭朽增惕,納隍在慮。六合之內,每勤祗綏。五刑 之屬,尢用欽慎。然簡書多窒,惕之訟圜,扉有幽滯之 人,淹恤逾時,羈縲相對。頗異哀矜之義,實慚恢疏之 網。雖刑政之典,彼則自貽,而在予之責,終以多愧。其 大理禁囚,前令詳覆者,宜按所犯輕者,並放。重降一 等。仍依令式處分。十二月,有司所奏往幸鳳泉,所過 之縣,流已上囚,奏聽進止者,凡稱原減頗詳。故事罪 至死刑,寬其大戮,況聽成有法,閱實無冤。屬陽和上 春,積雪未降,天地之於庶物,正亭之而毒之。皇王之 撫兆人,寧以殺而止殺。申念重辟,惻然疚懷。特布湛 恩,助茲生氣。其犯斯刑者,宜決一百,配流遠惡處。其 犯杖配流者,宜免杖,依前配流。已決及流三千里者, 節級稍移近處。二千五百里以下,並宜配徒以殿。

臣欽若等曰:殿謂自遠而近也。

開元五年正月辛亥,如東都。二月甲戌,大赦,賜從官 帛,給復河南一年,免河南北蝗、水州今歲租。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五年二月甲戌,行幸至東都,大赦 天下,唯謀反大逆不在赦限,餘並宥之。

開元八年九月丙寅,降京城囚罪,杖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八年九月丙寅,制曰:五刑之用,以 禁姦慝。三宥之設,以矜愚耄。朕永康四海,憂在兆人。 俾臻大化,爰措庶獄。而愚妄之徒,抵犯或聞。向隅可 哀,當宁興軫。今天地既肅,申嚴在命。時分其令,罪則 無留。載懷幽犴,思布生德。宜崇減死之恩,式明宥過 之典。其京城內犯罪人等,時令按覆,其中造偽頭首 及謀殺人斷死者,決一百配,流嶺南惡處。斷死者,決 一百,免死,配流遠處。雜犯流移者,各減一等。杖罪已 下,並免。

開元九年五月庚午,原見囚死、流罪隨軍效力、徒以 下未發者。十一月庚午,大赦,賜文武官階、爵,唐隆、先 天實封功臣坐事免若死者加贈,賜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九年五月庚午,詔曰:自昔明王,恤 人為念。朕君臨GJfont縣,子育黎蒸。一物乖宜,常切納隍 之慮。萬方有罪,再軫泣辜之責。故勸農務穡,國政攸 先。捨過錄功,帝圖惟永。況麥風炎序,梅律歊辰。言念 狴牢,情深惻隱。宜申緩獄之令,以布宥刑之澤。其天 下見禁囚徒,犯流已下、徒已上,特宜免以常科,並遣 隨軍展效。仍令所司,明為年限,條例隨便,近諸軍分 配,冀能竭力,勉樹勳庸。其杖已下,即令釋放,使務農 業。十一月庚午,大赦天下,內外官九品已上加一階, 五品已上加爵一等。自六月二十日、七月三日扶衛 社稷食實封功臣,坐事削除勳封官爵,中間有先死 者,並量加收贈。致仕官合佩魚者聽其終身。大酺三 日。

開元十一年正月丁卯,降東都囚罪,杖以下原之。己 巳,如并州,降囚罪,徒以下原之。賜侍老物。庚辰,次潞 州,赦囚,給復五年。辛卯,次并州,改并州為北都。癸巳, 赦太原府,給復一年,下戶三年元從家五年。三月辛 未,至自汾陰,免所過今歲稅,赦京城。十一月戊寅,有 事于南郊,大赦。賜奉祠官階、勳、爵,親王公主一子官, 高年粟帛,孝子順孫終身勿事。天下酺三日,京城五 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一年正月丁卯,敕曰:獻歲肇春, 陽和感氣。且是發生之日,實惟布德之辰。朕將幸秦 京,言離雒邑,既省方以觀俗,思弘恩以濟人。載念狴 牢,又惻襟抱。宜敷寬大之典,用敦祝泣之意。都城內 見禁囚徒,除犯十惡及造偽頭首,餘雜犯流死等,各 減一等。徒以下並放。是月己巳,鑾輿發東都,北巡狩。 下制曰:朕爰自瀍雒,有事省方。乘發生之和,因豫動 之慶。將欲恤鰥寡,問老疾,陳詩展禮,黜幽陟明。使滯 伏必申,微物咸遂。其行幸所至處,宜令刺史、縣令,存 問百年、老病、鰥寡、惸獨及行人家,如有單貧不濟,不 能存活者,量加賑給。其侍老,仍各賜物三段。見禁囚 徒,除十惡及身犯反逆并造偽頭首以外,自餘雜犯 流死等罪,各減一等。徒以下,放免。百姓有賢良,官人 有清白,並令中書門下,採訪名聞。其貪濁之吏,委御 史覺察彈奏。庚辰,幸雒州,曲赦大辟已下,給復五年。 是月癸巳,帝車駕在并州,敕曰:朕恭承寶位,十有餘 年。荷累聖之昌圖,膺三靈之睠命。日慎一日,雖休勿 休。今省俗觀風,肆覲群后,陳詩納賈,親問百年。雖念勞人,事資展禮。太原舊國,王業所興。乃眷成周,西巡 豐鎬。因惟嗣漢,東至沛鄉。皆會彼舊都,眷茲枌社。況 興王始封之地,鴻圖創業之初。含育生靈,大造區宇。 永惟丕搆,顧慚貽厥。且稱用武,戎役是殷。宜錫懷舊 之恩,以順發生之澤。太原府境內見禁囚徒,除十惡 及造偽頭首,餘並放免。預宴官共賜物二千疋,父老 及吏人等,共賜物一萬疋。百姓宜給復一年,九等戶 給復三年,元從家給復五年。其家籍見在,終身免征。 役侍老年,八十已上,賜物五段,版授上縣令,仍賜緋, 婦人版授上縣君。九十以上,賜物七段,版授上州長 吏,仍賜緋,婦人版授郡君。百歲以上,賜物十段,版授 上州刺史,仍賜紫,婦人版授郡夫人。孝子順孫、義夫 節婦,旌表門閭,終身勿事。其有沉淪草澤,抱德栖遲, 及武德功臣子孫,并元從子孫,才堪文武,並委府縣 搜揚,具以名薦。十一月戊寅,親祀南郊,大赦天下。制 曰:朕獲主三靈,於今一紀。聽政中昃,每不敢康。觀書 乙夜,將求諸道。而頃年以來,為理思至,或遠人不率, 或嗣歲不登。淳朴未還,惕厲斯在。為人上而慚德,奉 天明以畏威。祝史正詞,必期於陳信。郊丘備禮,將俟 於升平。今宗廟降靈,克開厥後。乾坤交泰,保合太和。 麟鳳龜龍,元符黃瑞之祉。蠻夷戎狄,梯山航海之琛。 孰不日月以聞,道路相屬。顧惟不德,當茲休運。欽若 昭報,疇咨故實。所以今年獻春,恭祠后土,季秋吉日, 追崇九廟。採必先於《魯經》,稽肆類於《虞典》。爰因長至, 欽謁上元。告受命之元符,昭嚴配之成績。大典云備, 至誠克展。諸侯駿奔,來於穆之相。百神受職,率咸秩 之文。六變已陳,三獻斯畢。蓋春秋大事,莫先乎祀。王 者盛禮,莫重於郊。而柴燎克終,感慶罔極。豈予一人 之福,亦爾萬邦之賴。宜用咸和之祭,俾承厚下之澤。 可大赦天下。自開元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昧爽已 前,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 徒,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其十惡死罪、造偽頭首、劫 賊、殺財主不在赦例。就中仍慮有冤濫者,所司具狀, 送中書門下,盡理詳覆奏聞,朕將親覽。升壇行事官 及供奉官,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下,加一階。內 外文武官,及致仕,并前資陪位者,賜勳一轉。親王、公 主,各與一子官。凡諸軍節度、大使及三都留守,不備 位,委寄既重,特宜同陞壇官例。百歲老人,賜帛五段, 粟五石。縣令至其家,存問給付。孝子順孫、義夫節婦, 旌表門閭,終身勿事。諸州百姓,或有因逢水旱,流寓 未安者,宜令所司,與朝集使,即作賑恤安輯法奏聞。 征行人家,州縣簡較,勿令侵欺。鰥寡惸獨,州縣矜恤, 使得存濟。元置義倉救人,不足承前貸百姓糧及種 子,未納者,並免,不須卻徵。自古聖帝明王、忠臣烈士、 名山大川,並令所管致祭。其左貶官,非逆人五服內 親,及犯贓賄名教者,所司勘實奏聞,量移近處。其人 有清白政術,堪任刺史、縣令及抱器懷才,不求聞達 者,長官具以名薦。宗室中有孝悌才行,為眾所知,仍 在卑任者,委宗正具以名奏。君臣一體,休戚共焉。朕 承天命,傳大寶,蓋憑累祖餘業得一之符,亦繇群公 舊勳不二之力。永言繄賴,其敢忘之。自武德以來,實 封功臣、知政、宰輔,有身無大故而亡官失封,子孫淪 屈者,所司勘實具以狀聞。存者可酬其官榮,逝者當 錄其裔嗣。使幽冥同慶,知有今辰。亞獻,邠王守禮。終 獻,寧王憲,各賜物一千疋。侍中源乾曜、中書令張說、 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王晙,各賜物五百疋。二 王後賜物一百疋。二品、三品八十疋。四品、五品六十 疋。六品、七品四十疋。八品、九品三十疋。郡主、縣主各 賜物八十疋。天下賜酺三日,京城五日。

開元十三年正月,降死罪,原流以下。十一月,封禪,大 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十三年正月戊子,降死罪,流 以下原之。遣使宣慰天下。十一月庚寅,封於泰山。辛 卯,禪於社首。壬辰,大赦。賜文武官階、勳、爵,致仕官一 季祿,公主、嗣王、郡縣王一子官,諸蕃酋長來會者一 官。免所過一歲、兗州二歲租。賜天下酺七日。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三年正月戊子,制曰:惟刑是恤, 止殺之深仁。寧失不經,好生之大德。朕恭膺丕業,思 濟元元。下之陷辜,上教不至。在予之責,何咎於人。今 履端肇序,陽和獻歲,思布德澤,惠此囹圄。將弘愷悌 之恩,以順發生之氣。其天下見禁囚徒,死罪宜降至 流,流已下罪悉原之。都城內委中書門下,當日疏決 處分。京城委留守制,到日處分。仍令中丞蔣欽緒往 河南,大理少卿明珪往關內,刑部郎中張樽往河東, 水部郎中崔恂往山南東道,右庶子高仲舒往江南 西道,職方郎中鄭績往劍南道,祕書丞張履冰往淮 南道,殿中侍御史孫濟往隴右道,贊膳大夫張景幽 往河西道,右諭德李林甫往山南道,主客郎中張烈 往江南東道,並即馳驛發遣,所至之處,疏決囚徒,宣 慰百姓。其有窮乏交不存濟,及侍老行人之家,有疾 苦者,各令州縣量加醫療及賑恤。其嶺南五府、磧西四鎮,非流配效力等,見禁囚徒,各委節度使及本管 都督府處分。布告遐邇,知朕意焉。十一月壬辰,以封 禪禮畢,御朝覲壇之帳殿,朝群臣,大赦天下。制曰:朕 聞天監為后,后克奉天,既合德以受命,亦推功而復 始。厥初作者七十二君,道洽跡著,時至符出,皆用事 於介丘,升中於上帝。人神之望,蓋有以塞之,皇王之 序,可得而言之。朕接統千歲,承光五業,惟祖宗之德 在人,惟天地之靈作主。往有內難,幽贊而積大勳;間 無外虞,守成而纘舊服。未嘗不乾乾終日,思與公卿 大夫上下葉心,聿求至理,以弘我列聖,其庶乎馨香。 今九有大寧,群萌樂業,時必敬授而不奪,物亦順成 而無夭。懋建皇極,幸致太和。洎乃幽遐,率繇感被。戎 狄不至,唯文告而來庭;麟鳳已臻,將覺悟而在藪。以 故凡百執事,亟言大封。顧惟不德,初欲勿議。伏以先 聖儲祉,與天同功,荷傳慶以在今,敢侑神而無報。大 節斯在,朕何讓焉。遂奉遵高宗之舊章,憲乾封之典, 時邁東出,柴告岱嶽,精意上達,肸蠁來應,信宿行事, 雲物呈祥,登降之禮,斯畢嚴配,之誠獲展,百神群望, 莫不懷柔,四方諸侯,莫不來慶,斯天下之介福也,邦 家之耿光也。無窮之休祉,豈獨在予;非常之惠澤,宜 其逮下。可大赦天下。自開元十三年十一月十日昧 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 正、未結正,見禁囚徒,咸赦除之。唯十惡死罪,不在此 例。流人未達前所者,放還。內外文武官三品以上,賜 爵一等。四品已下,賜一階。邠王守禮、寧王範、薛王業, 各與一子三品官。公主、嗣王、郡主、縣主,各與一子官。 其應行從文武官加階之外,並賜勳兩轉。孔子從褒 聖侯優與處分。天下致仕官,各依本品,賜一季祿及 束帛。諸蕃侯王首來會禮者,各加一官。其行幸州縣, 供頓劬勞百姓,並免一年租賦,兗州免二年租賦。朕 永惟王業,繄賴舊勳,元首股肱,其猶一體。自武德以 來功臣、宰輔,或名存王府,遺嗣沉淪,或身無大故,銜 屈泉壤。宜令所司,訪擇申理。唐元立功官人,往屬艱 難,能盡忠義。今成大禮,何日忘之。宜各與一子出身。 朕躬步天門,宿齋日觀,時屬嚴冬雪後,初夜風寒,朕 因露立祈恩,誓欲代人當咎,俯仰之際,頓息霜GJfont。奠 獻之晨,變同韶景。誠荷上天垂祐,亦賴靈山吐祥。詩 云:無德不報。宜封泰山神為天齊王,禮秩加三公一 等,宜令所管崇飭祠廟,去山十里,禁其樵採。給近山 二十戶,以奉神祀。天下賜酺七日。

開元十五年七月己亥,降都城囚罪,徒以下原之。八 月己巳,降天下死罪、嶺南邊州流人,徒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五年七月己亥,降都城繫死囚 及流罪各減一等,徒已下罪悉免之。八月己巳,制曰: 朕作人父母,為天下君,豈將巖廊為逸,嘗以億兆為 念。何嘗不養之如子,視之如傷。驅彼代俗,躋之仁壽。 使勝殘之道,自我王政。好生之德,洽於人心。皆遷善 以遠罪,亦有恥而且格。靡然向風,以致刑措。今秋典 戒令,理官議獄,愍此愚者,猶聞抵冒。當宁發想,興言 疚懷。宜布惠和之澤,用伸矜降之典。俾率土之內,知 朕意焉。天下見禁囚犯,死罪者,特宜免死。配流者,配 邊州效力。徒已下罪,並放免官。人犯贓罪,不在此例。 其未有斷給者,各處本犯定刑名,准此處分。

開元十六年三月辛丑,免營農囚罪。九月丙午,以久 雨降囚罪,徒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十六年三月辛丑,制曰:頃屬初陽肇授, 移輦新宮。因施惠布德,用順時令。徒已下罪,並責保 放營農。今詳其刑格,亦非重罰。已釋囹圄,不可更收。 宜許自新,特從免放。九月丙午,以久雨,思宥罪緩刑。 乃下詔曰:古之善為邦者,重人之命,執法之中。所以 和氣洽,嘉生茂。今秋京城連雨隔月,恐耗其槁粒,而 害於粢盛,抑朕之不明,何政之闕也。永惟久雨者,陰 氣陵陽,冤塞不暢之所致也。持獄之吏,不有資性生 於刻薄,輕重出於愛憎邪。《詩》曰:此宜無罪,汝反收之。 刺壞法也。《書》曰: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明慎刑也。好 生之德,可不務乎。兩京及諸州繫囚,應推徒已下罪, 并宜釋放。降死罪及流各一等。庶得解吾人之慍結, 迎上天之福佑。布告遐邇,知朕意焉。

開元十七年四月,降死罪,原流以下。十一月,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十七年四月癸亥,降死罪,流 以下原之。十一月丙申,拜橋陵,赦奉先縣。戊戌,拜定 陵。己亥,拜獻陵。壬寅,拜昭陵。乙巳,拜乾陵。戊申,至自 乾陵,大赦。免今歲稅之半。賜文武官階、爵,侍老帛。旌 表孝子順孫、義夫節婦,終身勿事。唐隆兩營立功三 品以上予一子官。免供頓縣今歲稅。賜諸軍行人勳 兩轉。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七年四月癸亥,制:天下繫囚,死 罪減等,餘並宥之。十一月丙申,謁橋陵,以奉先縣為 赤縣,曲赦縣內大辟罪已下。戊申,謁諸陵還,大赦天下。制曰:祀之大者,莫尊於嚴享。德之至者,莫加於孝 敬。故周廟頌思文之章,漢陵躬展事之禮。因心斯在, 敢不肅祗。我國家應天受期,駿惠丕命,繼武宗文之 德,重熙累洽之盛。故以道高系表,首冠帝先。朕以眇 身,獲保鴻業。往屬多艱,時逢國屯。推戴神宗,纂復興 運。允迪前烈,載康兆民。此蓋伏卿士之謀,葉人祇之 贊,豈伊薄德,敢承天休。露往霜來,久積園陵之思。秋 嘗夏禘,聿思孝饗之誠。乃夏朔辰,祥芝產於太室。及 秋吉日,珍木瑞於神宮。對越上靈,拜茲嘉貺。頃以秋 稼未實,民役尚勞。每事害農,豈惟在予有咎之責。因 親設教,恐違先旨恤隱之方。今三時已和,百禮斯洽, 崇樂宿設,萬舞在庭。敬爾臣工,駿奔執豆,蠲潔為饎, 明德惟馨。有來雍雍,載懷怵惕之思。至止肅肅,如聞 歎息之聲。降格有終,纏感罔極。瞻弓劍而莫及,捧鏡 奩而哽咽。始自喬嶽,終奉梁山。紫氣升於壽宮,甘露 遍於陵樹。白兔馴擾,瑞草呈祥。恭惟昭陵載感,王業 肆台。小子夙奉睿圖及齋戒,虔誠率祗祀典,聖容昭 見,靈跡尢彰。每四方多虞,中國有事,雖升龍已遠,而 躍馬如神。及配奠壽宮,親聞忭躍,幽明合慶,今古未 聞。蓋皇天眷於我唐,神心昌於後嗣。延祚之祉,豈獨 在予一人。錫類之恩,宜廣覃於四海。可大赦天下。自 開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 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 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自先天以來,有雜犯經 移近處流人,并配隸磧西瓜州者,朕捨其舊惡,咸與 惟新,並宜放還。其反逆緣坐長流,及城奴,量移近處, 編附為百姓。左降官量移近處。官人有亡官失爵、齒 力未衰者,量加收錄。天下百姓,無出今年地稅之半。 如已徵納,聽折來年逋租。懸調在百姓腹內者,一切 放免。孝子順孫、義夫節婦,旌表門閭,終身勿事。諸州 侍老百歲已上,賜帛十段。九十已上,賜五段。八十已 上,賜三段。獻陵、昭陵、定陵官吏并管陵縣官,各別加 一階。陵戶並放從良,終身洒掃陵寢。仍每陵側近取 百姓。六卿以供陵寢,永勿徭役。自古帝王、賢臣、將相 陵墓,宜令所在州縣致祭。內外文武官三品已上,加 爵一等。四品已下,各賜一階。亞獻皇太子鴻,賜物二 千匹。終獻慶王潭,賜物一千匹。邠王守禮、寧王憲、薛 王業,各賜物八百匹。忠王浚、隸王洽、鄂王滉、光王涺 等,各賜物七百匹。中書門下賜物五百匹,開府王毛 仲賜物三百匹,皇親五等已上、諸親三等已上及文 武百寮,各賜物有差。自古明王,因心以待人,曲己以 施物。故休戚共而憂樂同也。中書門下丞相、尚書、開 府三省大將軍父,並賜三品官。九卿、三監、十二衛、監 門羽林軍、五省長官、三府尹、大都督長史父,各贈四 品官。五品已上清官父,各賜五品官。凡所贈官,宜兼 贈母邑號,俾夫群臣受榮,上延父母。先帝遺澤,下及 幽冥。興言及此,良多感歎。君臣一體,榮辱是同。龍蛇 之歌,古今作戒。其唐元年兩營立功官,三品以上,與 一子官。其四品以下,選日,優與進。改京兆府供頓縣, 免今年地稅。諸道戰亡人家,仰州縣存恤不支濟者, 量事賑濟。諸軍健兒,別敕行人,各賜勳兩轉。

開元十八年正月,祀青帝大赦。二月,免囚杖以下。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十八年二月辛未,免囚罪杖 以下。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八年正月丁巳,親迎氣於東郊, 祀青帝。下制曰:皇王之大化,備載於所陳。必順時而 征政,將奉天而育物。考古之要,莫不繇斯。自膺寶位, 欽若上元。萬物葉心,庶務簡易。齊七政以察璿璣,勸 兆庶而勤稼穡。日慎一日,於今二十年矣。何嘗不夙 夜祗畏,憂勞在懷。思致黎元,以弘政理。屬獻歲初吉, 乘時布令,是用敦本復古,將必稽於月令。始謀作則, 先有事於春郊。宜因展禮之辰,別布惟新之澤。其天 下見禁囚徒,自開元十八年正月五日昧爽已前,大 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 繫囚、見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左降官及流 移配隸,安置罰鎮效力之類,并宜量移近處。其官已 復資至敘用之時,不須為累。其流人配隸,并一房家 口者,所犯人情,非劫害身,已亡歿,其家口放還。流人 及左降官考滿、載滿、丁憂服滿者,亦准例,稍與量移。 其亡官失爵,放還不齒,及諸色被停解免,與替人等, 非犯贓者,宜令司存勘責,量加收敘。其衰老疾病者, 仍與致仕官。天下百姓,今年地稅并諸勾徵欠負等 色,在百姓腹內未納者,并一切矜免。亞獻太子鴻,賜 物二千匹。終獻寧王憲,賜物一千匹。文武百官及有 司職掌等,各賜束帛有差。率土之內,賜酺三日。其海 內五嶽、四瀆及諸鎮名山、大川及靈跡,并自古帝王、 得道升仙、忠臣義士,先有祠廟者,各令郡縣,逐處設 祭。

開元十九年四月壬午,降死罪以下。八月辛巳,以千 秋節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九年四月壬午,詔曰:法以閑邪, 刑以助化。因時而用,蓋非獲已。朕自臨御天下,憂勞 庶務,以至誠感物,道既有孚。以致理和人,仁或繇己。 豈欲以刑制政,期於以化清刑。故不用殊絕之誅,每 施寬大之令。而遷善者眾,犯法者寡。斷獄十數,聞諸 有司。然猶一夫不獲,在予實懷多愧。寰宇殷廣,京都 浩穰。繫於徽纆,或未聽理。逮捕斯擾,糧饋為勞。生業 或虧,何以卒歲。言念於此,深用憫然。況今長嬴在辰, 耘耨斯切,順時立政,存於恤人。思弘在寬之典,庶無 留獄之弊。其天下囚徒,即令疏決。其妖訛、盜賊造、偽 頭首,既深蠹時政,須量加懲罰,刑名致死者,各量決 重杖一百,長流嶺南。自餘支黨,被其詿誤,矜其至愚, 量事科罰,使示其懲創。流已下罪,並節級處分。令中 書門下,就大理及府縣詳理。八月辛巳,帝降誕之日, 有黃雲三道於西方降。天下死罪、配流以下罪,原免 之。

開元二十年二月,降囚罪,原徒以下。十月,赦潞州。十 一月,赦北都,又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二十年二月壬午,降囚罪,徒 以下原之。十月壬午,如潞州。辛卯,赦潞州,給復三年, 賜高年粟帛。十一月辛丑,如北都。癸丑,赦北都,給復 三年。庚申,如汾陰,祠后土,大赦。免供頓州今歲稅。賜 文武官階、勳、爵,諸州侍老帛,武德以來功臣後及唐 隆功臣三品已上一子官。民酺三日。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年二月壬午,制曰:行慶施惠, 所以奉天時。緩刑恤獄,所以愛人命。今陽和布序,草 木自榮。而或入於罪隸,嬰於舂槁,同被亭育之恩,未 暢生成之施。言念於此,深用憫然。思弘時令,以哀黎 庶。應天下囚徒,罪至死者,特寬宥,配隸嶺南遠惡處。 其犯十惡及造偽頭首,量決一百,長流遠惡處。流罪 罰鎮三年。其徒已下罪,并宜釋放。其有官吏犯贓,推 未了者,仍推取實收定名訖,然後准降例處分。計贓 一匹已上,及與百姓怨讎者,并不須令卻上。其上都 委中書門下疏理。京城委留守,天下諸州長官,當日 處理。其責保、停務之類,並宜准此。十月辛卯,北巡狩, 至潞州飛龍宮,曲赦潞州,給復三年。兵募、丁防,悉放。 辛丑,至北都,曲赦太原,給復三年。十一月庚午,祀后 土於雎上。是日,大赦天下。制曰:昔者巡狩所至,柴瘞 所在,蓋取誠享,以尊告類。朕承祖宗之烈,獲主神祇 之祀,夙夜祗畏,不敢荒寧。故勒兵朔垂,先展義於汾 社。迴GJfont雎上,遂有事於郊壇。王者父事天,母事地,則 漢氏祈穀,未始正名。《周禮》降神,乃為徼福而已。朕以 天命之重,子道為先,惟茲精誠,在乎教孝。庶蒙福於 四海,期永康於兆人。是以率由舊章,敬恭明祀。嚴配 之誠既展,奠獻之禮又終。且春秋之義,大事在祀。齋 祭之福,庶品惟祺。豈獨在予,而有斯慶。可大赦天下。 自開元二十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昧爽已前,大辟罪 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 見徒,常赦不免者,咸赦除之。官人犯贓及有罪被推 者,本罪雖原,不得更令卻上。先天已來,雜犯流移人 并配隸人等,各量移。及先經量移,官資未復本品者, 奏聽進止。天下遭損免州及供頓州,無出今年地稅。 如已徵納,聽折來年逋租。懸調貸糧、種子、欠負官物, 在百姓腹內者,並宜放免。諸州開元十七年已前,所 有貸糧、種子、欠負官物,在百姓腹內者,亦宜准此。孝 子順孫、義夫節婦,旌表門閭,終身勿事。諸州侍老百 歲已上,賜粟五碩。八十已上,賜粟三碩。亞獻皇太子 鴻,賜物二千匹。終獻慶王潭,賜物一千匹。忠王浚已 下,各賜物三百匹。裴光庭、蕭嵩,弼亮朕躬,弘益思遠, 不有優異,何殊等夷。加階賜爵之外,各與一子官,仍 賜物二百匹。二王後及長公主、嗣王、郡主、縣主,各賜 物二百匹。行從文武官并節級,賜物。升壇三品已上, 特賜一階。應入三品官階,相當不限考數。緣大禮有 執掌官,賜勳三轉。內外文武官三品已上,賜爵一等。 四品已下,各加一階。致仕官,賜物有差。行從蕃客,共 賜物五千匹。管壇一鄉百姓,給復二年。武德初功臣, 每有大慶,必存追遠業參運,始而義合賞延。其子孫 沉翳無在朝者,宜令勘責,即與官。唐元立功官等,艱 難之際,誠效亦深,言念其功,豈忘終始。其三品已上, 各賜一子官。五品已上,各賜紫金魚袋。有亡歿者,優 贈與官,仍與一子官。兩京留守、京兆、河南尹四大都 督府長史、諸軍節度副大使,准行從官例處分。諸道 陣亡人家,仰州縣存恤,不支濟者,量事賑給。皇親中 有文武才堪任使者,委宗正,具以名薦,當有獎擢。五 嶽、四瀆、名山、大川及自古聖帝明王、忠臣、輔相,各令 致祭,務盡誠潔。率土之內,賜酺三日。

開元二十一年五月戊子,以皇太子納妃,降死罪,流 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一年五月戊子,以皇太子納 妃,下制曰:禮有謹於初,義亦重其本。凡是姻媾,且猶正於人倫。況在元良,更將承於宗祀。皇太子鴻,儲副 是屬,仁孝自然。爰從吉辰,式備嘉禮。上事下繼,君子 重之。言告言歸,朕豈無慰。非獨在予之慶,宜申與眾 之澤。囚徒死罪,特宜免罪,配流嶺南遠處。流罪降至 徒,徒已下罪並宜釋放。諸道征行人家及鰥寡惸獨, 委州縣長官簡較,矜放差科,使安其業。長安、萬年兩 縣百姓,及今月當番人等,並免其家今年地稼。京文 武九品已上,各賜勳一轉。東宮九品已上,及諸司緣 禮會祗供官等,更加一轉。五禮使兵部尚書兼中書 令蕭嵩,特封徐國公。禮會使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韓休,特與三品。妃禮會使少府監馮紹正,賜 紫金魚袋。皇太子舅尚輦奉御趙迥遵,特與三品及 五品官。前右威衛胄騎趙迥進,特與五品及五品官。 皇太子侍讀、侍書等,各加一等階。其太子諭德潘肅, 特與五品。太子妃兄通事舍人薛愿,特與五品及五 品官。今日應預會官等,各節級賜物,即宜領取。安慰 者,所以宣其情。頒錫者,所以將其意。公卿百辟,庶知 朕心。

開元二十二年四月甲辰,降死罪以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二年四月,詔曰:時尚炎蒸,人 或冤繫,豈忘仁恕,固須省察。其兩京都城見禁囚,宜 令中書門下及留守簡較覆訖。徒已下罪,及委所繇 長官據情狀量決罰,便放。死罪已下,遞降一等。有情 狀難容,合決格杖者,決訖,准例處分。天下諸司委刺 史並准此。

開元二十三年正月乙亥,耕籍田。大赦。侍老百歲以 上版授上州刺史,九十以上中州刺史,八十以上上 州司馬。賜陪位官勳、爵。征防兵父母年七十者遣還。 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三年正月乙亥,親耕籍田,大 赦天下。制曰:昔者受命為君,體元立極,未有不謹於 禮,而能見教於人。朕且庶乎有慚作者,方冊存而可 舉,舊章絕而復尋。自古所行,無一而廢。將以上乞靈 於宗社,下蒙福於黎元。朕茲精誠,天實降鑒。今嗣歲 初吉,農事將起,禮先陳於耕籍,義緣奉於粢盛。所以 嚴祗,敢不敬事。故躬載耒耜,親率公卿,以先萬姓,遂 終千畝。謂篤本之為爾,何布澤之更深。宜有順於發 生,俾無偏於行惠。可大赦天下。自開元二十三年正 月十八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 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咸赦除之。其犯十 惡死罪,不在此限。自餘死罪,并節級降等處分。天下 諸州貸糧、種子,並宜放免。京兆、河南府逋縣欠負,亦 宜放免。天下戶役及貢賦,先令中書門下均融減省, 宜速與條奏。諸軍行人,有父母年老七十已上者,放 還本貫。行人有身亡者,為造棺槨,遞還本鄉。兩京城 內,今年所有諸雜夫役,并宜放免。農桑是時,不得妨 奪,州縣官倍加勸課。孝子順孫、義夫節婦,並旌表門 閭。鰥寡惸獨,不能自存,量加優恤。天下侍老百歲已 上,版授上州刺史。九十,中州刺史。八十已上,州司馬。 七十已上,所繇仍量給酒肉,各令存問。亞獻皇太子 鴻,賜物二千匹。終獻慶王潭,賜物一千匹。邠王守禮 等,各賜物一千匹。忠王浚已下,各賜物三百匹。汝陽 郡王淳已下,各賜物三百匹。裴耀卿、張九齡、李林甫, 自期翊贊,誠有忠益,頒賞以序,等數須優,各與一子 官,賜物三百匹。二王後賜物一百匹,長公主各與一 子官,仍各賜物二百匹。嗣王、郡主、縣主,各賜物一百 五十匹。京文武官九品已上官、三郡留守、諸道採訪 使及節度使,賜物有差。管籍田縣令,更賜物六十匹。 京文武官及朝集使、諸道節度使、採訪使、新除五品 已上官、未赴任畿縣令,見在陪位者,三品已上,賜爵 一級。四品已上,加一階。皇親并內外文武官九品已 上,各賜勳一轉。蕃客應陪位者,共賜物五千匹。近壇 百姓,各免今年雜差科。宗廟致享,務在豐潔。禮經沿 革,必本人情。籩豆之薦,或未能備物。服制之紀,或有 所未通。宜令禮官學士,詳議具奏。朕自臨天下,二紀 於茲,不敢荒寧,日加兢業。而災眚未弭,黎人未康,若 有繇而然,則在予之責。有能直言極諫者,具以狀聞。 每竭賢良,無忘監寐。頃雖虛佇,未副旁求。其或才有 王霸之略,學究天人之際,智勇堪將帥之選,政能當 牧宰之舉者,五品已上清官,及軍將、都督、刺史,各舉 一人。孝悌力田、鄉閭推挹者,本州刺史長官,各以名 聞。致仕官,久歷清資,始終著稱,年漸衰邁,情有可矜。 量與改職,依前致仕。宗室中有才行著聞,比尚沉屈 者,委宗正卿責勘奏聞。唐元兩營立功官,量與進改。 亡官失爵,量加收敘。五嶽四瀆、名山大川及自古聖 帝明王、忠臣良相,並令所在長官,以禮致祭。都城之 內,賜酺三日。

開元二十四年四月丁丑,降死罪已下。十月甲子,次 華州,免供頓州今歲稅,賜刺史、縣令中上考。降兩京死罪,流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四年四月丁丑,敕曰:朕每思 政本,先教後刑。而難遷之徒,抵罪猶眾。幽繫囹圄,綿 歷歲時。今漸向鬱蒸,豈忘惻隱。仍慮持法者不謹,得 罪者有冤。若無省察,何云哀矜。天下見禁囚,犯十惡 死罪,及造偽頭首、劫殺人,先決六十,長流嶺南遠惡 處。自外死罪,先決一頓,並流嶺南。流罪情狀重者,決 六十。輕者,決一頓。決訖,並放。徒已下,並放。其有隱沒 詐情官物及盜,仍責保立限徵賦,准節文處分。其官 人犯贓,合解免,仍勿令重上。都城內,宜令中書門下, 京城委留守,外州委本州長官,即疏決處分。十月,發 東都,還京。甲子,至陝州,敕曰:朕永懷西土,陵寢在焉。 至自東都,誠慰罔極。兼茲巡省,且無怨思。徯予之望, 多謝哲王。飲至之規,豈忘前典。其供頓州,應緣夫役 差科,並免今年地稅。行從、飛騎、萬騎、三衛、引駕、監門, 各賜物五段。兵彉掌閑及諸色當蕃人各,賜物三段。 緣路供頓刺史、縣令及專知官,各賜一中上考。從行 有職掌武官,賜勳一轉。京兆及岐、同、華三州、畿輔之 間,百役所出,至於征鎮,又倍餘州。其今年租,并依本 州納其腳,縱已支入京,亦令所司計折酬還。兩京城 內及京兆府諸縣囚徒,反逆緣坐,及十惡故殺人、造 偽頭首死罪,特宜免罪,長流嶺南遠惡處。其餘雜犯 死罪,隸配效力。五年流罪,並放。罪人犯贓,量罪貶降 緣近頓所。損麥苗,宜令州縣即簡括,量酬價值。畿內 侍老九十已上,量賜酒麵。鰥寡惸獨,及征行之家,宜 令州縣長官,親自存問。如有疾患,量加醫藥。使近甸 之內,咸有賴焉。

開元二十六年正月丁丑,迎氣於東郊。降死罪,流以 下原之。四月己亥,有司讀時令。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六月庚子,立忠王璵為皇太子。七月己巳,大赦。賜文 武九品以上及五品以上子為父後者勳一轉,侍老 粟帛,加版授。免京畿下戶今歲租之半。賜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六年正月丁丑,親迎氣於東 郊,祀青帝。下制曰:皇王之化,載籍所陳。將奉天而育 物,必順時而行政。雖禮文則著,而親祠蓋闕。朕自膺 寶曆,且踰二紀。承宗社之降祉,賴公卿之葉心。萬物 阜成,庶務簡易。思以黎獻,臻夫仁壽。是用敦本復古, 將必稽於月令。謀始作則,先有事於春郊。宜因展禮 之辰,式布維新之澤。其天下見禁囚,應犯罪者,特宜 免死,配流嶺南。已下罪,並放免。朕每念黎氓,斃於征 戍,親戚多別離之怨,關山有往復之勤。何嘗不惻隱 於懷,寤寐增嘆。所以別遣召募,以實邊軍,錫其厚賞, 便令常往。今諸軍所召,人數向足,在於中夏,自可罷 兵。既無金革之事,足保農桑之業。自今已後,諸軍兵 健並宜停遣。其見鎮兵,並一切放還。京畿之內,雜役 殷繁,言念劬勞,豈忘優恤。頃以櫟陽等縣,地多鹹鹵, 人力不及,便至荒廢。近者開決,皆生稻苗。亦既成功, 豈專其利。京兆府界內,應雜開稻田,并散給貧丁及 逃還百姓,以為永業。《書》不云乎:不作無益害有益。《語》 不云乎:奢則不遜儉則固。緬懷前古,嘗折在心。將斲 雕,以為樸期,上行而下效。自今已後,王公不得以珍 物進獻,所司應緣宮室修造,務從節儉。但蔽風雨,勿 為華飾。至於金玉器物,諸色雕鏤,朕緣蕃客所要,將 充宴賞。今流俗之間,遞相倣效。既損才於無用,仍作 巧於相矜。敗俗傷農,莫斯為甚。并一切禁斷,以絕浮 華。古者鄉有序,黨有塾,將以弘長儒教,誘進學徒,化 人成俗,率繇於是。斯道久廢,朕用憫焉。宜令天下州 縣,每一鄉之內,別各置學,仍擇師資,令其教授。其諸 州鄉貢明經進士,每年引見訖,更令國子監,謁先師, 所司設食學官等,為之開講,質問疑義。且公侯之裔, 皆稟義方,學禮聞詩,不應失墜。容其僥倖,是瀆化源。 其於貴胄子孫,多有不專經業,便與及第,深謂不然。 自今已後,宜依令式考試。朕之爵位,惟待賢能。雖選 士命官,則有常調。而安卑退跡,尚慮遺才。其內外八 品已下官,及草澤間,有學業精博,蔚為儒首,文詞雅 麗,通於政術,為眾所推者,各委本州、本司長官,精加 搜擇,具以聞薦。發生之月,實在於行仁。利物之心,莫 先於作善。先斷捕獵,令式有文。所繇州縣,宜嚴加禁 止。其每年千秋節日,仍不得輒有屠宰。釋、道二門,皆 為聖教,義歸弘濟,理在尊崇。其天下寺觀,有道士、女 冠、僧、尼者,宜量寺觀大小,各度六七人簡灼。然有經 業戒行,為鄉閭所推,仍先取年高者。凡百卿士,朕之 同德,宜勉所職,以全時令。亞獻忠王璵,宜賜物一千 匹。終獻潁王GJfont,賜物五百匹。邠王守禮、寧王憲,各五 百匹。慶王琮已下及長公主、郡、縣主、二王後、京文武 官,賜帛各有差。天下諸州侍老,宜令所繇長官,量賜 酒肉,務存優養。今朝廷無事,天下和平,美景良辰,百 官等任,追勝為樂,宜即布告中外,咸使聞知。四月己 亥朔,始令太常卿韋韜,讀時令於宣政殿。百寮於殿上列坐而聽之。敕曰:朕仰稽古訓,思致人和。爰發繇 衷之旨,以行順時之政。今孟夏初吉,三農在朝。禮先 決於薄刑,義必寬於輕繫。既聽其令,用軫於懷。囹圄 之間,少間於冒法。澄清之使,咸盡於忠公。猶慮吏有 煩苛,人或冤滯。是爽和平之氣,殊乖敬授之心。其天 下見繫囚徒,及事發應推身不禁者,放即遣,使分往 諸道,量事疏決,及宣布時令。除犯贓賄、名教、十惡、死 罪,自餘徒已下,特宜放免。迥日奏聞,務在欽恤,以稱 朕懷。七月己巳,冊皇太子。是日,大赦天下。制曰:自昔 聖人恭有神器,必立儲兩,崇其繼明。所以尊宗廟,重 社稷也。朕獲纘休運,丕承寶曆,五聖之業,敢不克勤。 萬邦之本,期諸永固。是以式遵彝訓,乃擇元良。太子 璵,植性溫恭,因心孝友,文武之道既著,君親之義以 弘。有命之初,咸聞慶躍。興言士庶,能協朕心。是用擇 以吉辰,申之冊命,思惠率土,以暢休期。可大赦天下。 自開元二十六年七月二日昧爽已前,大辟,罪無輕 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常赦所 不免者,咸赦除之。比年已來,十道採訪使、通官人惡 狀以其微瑕,為終身之累,豈得永無甄敘,許以自新。 宜令御史臺及刑部、大理寺參詳所犯輕重,類例開 奏。內外文武職事官,九品已上,各賜勳一轉。五品已 上,子為父後者,亦賜勳一轉。其忠王府官及侍讀、侍 書,除賜之外,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下,各加一 階。仍並即與改轉。緣冊命行禮官,各賜物有差。今月 番見上飛騎、萬騎、監直長、三衛引駕、細伏、執扇、黃衣 長上等,各賜勳一轉。彉騎番兵,各放免一番。天下侍 老八十已上,各賜粟三石,帛三段。百歲已下,賜粟五 石,綿帛五段。并加版授。至如磧西之人,路途遙遠,往 復勞弊,頗異諸軍。其中願長往者,已別有處分。訖年 鎮向藩應合放還,未到之間,稍省優假。其家內諸色 雜科,並宜放免。如有營農不自辦者,州縣量事助借, 各使存濟。京畿近輔,百姓所出,雖庶務簡省,終異於 諸州。其百姓等應單貧下戶者,特放今年半租。率土 之內,賜酺三日。

開元二十七年二月,群臣上尊號,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二十七年二月己巳,群臣上 尊號曰開元聖文神武皇帝,大赦。免今歲稅。賜文武 官階、爵。版授侍老百歲以上下州刺史,婦人郡君;九 十以上上州司馬,婦人縣君;八十以上縣令,婦人鄉 君。賜民酺五日。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七年二月己巳,加尊號開元 聖文神武皇帝,大赦天下。制曰:夫執大象、建皇極者, 必藉彝訓而受鴻名,所以應乎天而順乎人也。朕嗣 守丕業,二十七年。受命之初,既膺明號尚多,祗懼已 謂崇高。而公卿、宗子、緇黃、耆艾,披誠瀝懇,詣闕上言, 僉以為乃聖乃文。祖宗大烈,恭惟纘服,必在欽承。願 以休名,施於薄德,抑而不許。凡已十年。爰迨於今,又 陳入請。上追奉先之義,下稽從眾之言,將從至公,不 可固拒。以今日敬請大號,曰開元聖文神武皇帝,勉 從典訓,良增感懼。惟新之號,既不私於朕躬。非常之 澤,宜普覃於率土。大赦天下。自開元二十七年二月 七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 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 之。自開元以來,諸色應員痕累人等,咸從洗滌,令許 自新。所司更不須以此為累。其有別敕停官,及亡官 失爵者,放歸不齒之類,量加收敘。左降官及諸色流 人,並稍量移近處。朕每於黎甿,常恐失所求,其賑困 乏,必在及時。比來諸州,或有傷損處所,請賑給例,逼 春農比及奏報。又淹時月,既無救於懸絕,亦何成於 惠養。自今已後,每年至秋收後,即宜遣使,分道宣慰, 仍與採訪使及州縣相知,巡簡百姓,間或有乏絕,不 自支濟者,應須蠲放及賑給,便量事處置訖,奏聞。天 下百姓,宜放今年地稅。古者,三載考績,黜陟幽明,允 葉大猷,以勸天下,諸道所通善狀,但優仕進之GJfont,與 為選調之資,責實存名,或乖古義,自今日已後,諸道 更不須通善狀,每至三年,朕當自擇使臣,觀察風俗, 有清白政理著聞者,當別擇用。宗廟致敬,必先於如 在,神人所依,無取於非族,深惟至理,用切因心,其應 緣太廟五享,於宗子及嗣郡王中,揀擇有德望者,令 攝三公行事,其異姓官,吏不須令攝。其草澤間有殊 才異行、文堪經國,為眾所知,不求聞達者,所由州長 官,以禮徵送。皇太子璵男及慶王琮已下男,宜並封 授官。邠王守禮、寧王憲,各與一子三品官。其內外文 武官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下,各加一階。長公 主、公主及嗣王、郡王,各與一子官。郡主、縣主,各放一 子出身。二王後及諸方蕃客,宜各賜物。諸致仕官,量 與進改,依前致仕。天下侍老,百歲已上,版授下州刺 史,婦人版授郡君,賜粟五石,綿帛五段。九十已上,版 授上州司馬,婦人版授縣君,賜粟三石,綿帛三段。八 十已上,版授縣令,婦人版授鄉君,賜粟兩石,綿帛兩 段。京城父老等,宜共賜物三千段。僧尼等,賜物一萬匹。天下寺觀,每六齋日,宜轉讀經典,懲惡勸善,以闡 大教。率土之內,賜酺五日。

開元二十九年五月庚戌,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九年五月庚戌,帝夢元元皇 帝告以休期,畫真容,布告天下。制曰:道有三寶,慈居 一焉。欽若至言,爰茲宥過。天下見禁囚徒,其十惡罪 及造偽頭首,并謀殺妖訛宿宵人等,特宜免死,配流 嶺南。官人犯贓,據情狀輕重,量事貶降。餘一切放免。 且夫愛人之義,長之育之,務在清淨,合於簡易。至於 州縣造籍之年,因團定戶,皆據資產以為升降。其有 小葺園廬,粗致蓄積,多相糾訐,便被加等。朕情惟敦 本,義在勸農,欲使野絕遊人,國無曠土,安可得也。自 今歲已後,且三五年間,未須定戶,其中或有家資破 散,簡覆非虛,則不可循舊差科,量事與降。今者真容 應見,古所未聞。福雖始於邦家,慶宜均於士庶。其親 王、公主、郡縣主、內外文武官等,並是賜錢,至休假之 辰,宜以素餐,用申慶樂。諸道節度使及將士等,亦准 此。其兩京諸州父老,亦量賜錢,同此歡晏。其錢以當 處官物充伊,爾公卿逮於黎獻,宜勉崇元化,共復淳 源。宣布遐邇,明知朕意。

天寶元年正月丁未,大赦,改元。二月丙申,合祭天地於南郊,大赦。侍老加版授,賜文武官階、爵。[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寶元年正月丁未朔,御勤政樓,受朝 賀,大赦天下。制曰:古先哲王之致理也,皆上順天心, 下稽人事。時令贊發生之德,靈符協紀年之稱。考彼 前載,斯為大猷。恭惟烈祖元元皇帝,天寶賜慶,象帝 之先,垂裕後人,重光五聖。自朕嗣守丕業,洎三十年。 實賴宗祏降靈,昊穹孚祐,萬方無事,六府惟修。寰宇 晏如,庶臻於理。然則乾元在上,仁覆為德。皇王臨下, 惠化攸先。思弘善貸,用廣慈育。遵道寶而建元,暢元 風而不宰。況屬陽和布氣,獻歲發生。宜覃在宥之恩, 式降惟新之澤。可大赦天下,改開元三十年,為天寶 元年。正月一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 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常赦所不原 者,咸赦除之。諸色左降官並流人,未經量移者,亦與 量移。陽春布和,鳥獸孳育,宜禁麛卵,以遂生成。自今 已後,每年春,天下宜禁弋獵。如聞百姓之內,或有人 戶高丁多,苟為規避,父母在,乃別籍異居,宜令州縣 勘會,其一家之中有十丁已上者,放兩丁征行賦役。 五丁已上,放一丁。即令同籍共居,以敦風化。天下侍 老八十已上者,宜委州縣官,每加存問,仍量賜粟帛。 侍丁者,令其養老。孝假者,矜其在喪。比者王政優容, 俾申情理,而官吏不依令式,多雜役使。自今已後,不 得更然。國之急務,莫若求才。頃者數遣搜揚士庶,尚 慮遺逸。更宜精訪,以副虛懷。其前資及白身人中,有 儒學博通,及文詞秀逸,或有軍謀越眾,或有武藝絕 倫者,委所在長官,具以名薦。若乃弘我風化,實惟方 岳,必佇其人,以膺其理。其在京文武官,五品已上,清 資並郎官,據資歷人才,堪為刺史者,各人封狀自舉。 但文宣垂訓,事必正名。而黃鉞古來,以金為飾。金者 應五行之數,有肅殺之威。去金稱黃,理或未當。其黃 鉞宜改為金鉞,副武威之義焉。內外文武官,九品已 上,各賜勳兩轉。前王重典,在乎祭祀。況屬惟新事,宜 昭告五嶽、四瀆、名山、大川諸靈跡,及自古帝王、忠臣、 義士,並令所繇州縣致祭。三月丙申,合祭天地於南 郊。制天下囚徒,罪無輕重,並放免。流人移近處。左降 官依資敘用。身死貶處者,量加追贈。文武官三品已 上,加一爵。四品已下,加一階。

天寶三載正月丙申,改年為載。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三月壬申,降死罪,流以下原之。十二月癸丑,祠九宮 貴神於東郊,大赦。詔天下家藏《孝經》。賜文武官階、爵, 侍老粟帛,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寶三載正月丙申朔,御含元殿,受朝 賀。下制曰:履端正名,義取垂範。體元設教,在乎變通。 雖沿革從宜,罔不稽古。朕纘復興運,恭守睿圖。嘗恐 至化猶微,淳風尚薄,未能臻華胥之俗,登可封之人。 故未明求衣,日昃忘食,勵精為理,思致雝和。歷觀載 籍,詳求前制。而唐虞之際,煥乎可述。用是欽若舊典, 以協惟新。可改天寶三年為載。今春事將興,陽和布 澤,發號施令之日,革故履新之時。宜弘在宥之恩,以 助生成之化。其天下見禁囚徒,應雜犯死罪者,宜各 降一等。自餘一切,放免。其十惡及造偽妖妄頭首、官 吏犯贓並姦盜等,害政既深,情難容恕,不在免限。凡 諸郡縣,仍令太守、縣令勸課農桑。其先處分太守、縣 令,在任有增減戶口成分者,所由司量為殿最。自今 已後,太守、縣令兼能勾當租庸,每載加數成分者,特 賜以中上考。如三載之內,皆成分,所司錄奏,超資與 處分。其丁戶仍須案實,不得取虛挂之名,使新鄰代納,受其艱弊。凡在黎獻,實資存恤。一失生業,則流傭 不歸。每軫於懷,深可矜憫。諸色當畜人,應送資課者, 當郡具申尚書省勾覆。如身至上處,勿更抑令納資, 致使往來辛苦。從閏二月至六月已來,其當上人中, 有單貧老弱者,委郡縣長官與所由,計會,便放營農。 諸軍征鎮,及有GJfont羸疾病者,委節度使速擇放還。中 外庶僚,勉修其職,各副朕意。宣布遐邇,咸使聞知。三 月壬申,制曰:王者法天惠人,順時行令。是惟舊典,用 致和平。朕臨御萬邦,於茲三紀。宵衣旰食,思弘至化。 尚恐天下郡縣,囹圄滯留,不即疏決,以傷和氣。今三 農在時,宜助生育。庶覃寬宥之澤,以協上元之心。其 天下見禁囚徒,應合死配流嶺南,流已下罪,并見徒, 一切放免。其責保在外及追捉未獲者,并同見禁例 處分。其京城內,宜令中書門下,即分往疏決。應合流 人,便配訖,聞奏。其東京及北京兼諸郡,各委所繇長 官,准此處分。即宣示中外,咸使聞知。十二月癸丑,親 祠九宮貴神於東郊。禮畢,大赦天下。制曰:九宮嚴祀, 百代莫修。豈日給之不暇,將明靈之有待。朕當扆君 臨,握圖纘業。每聽政中昃,疇咨讜言,觀書乙夜,以求 摭實。勵精為理,三紀於茲。上荷宗廟延祥,克開厥後。 下賴股肱協德,以致雍熙。而麟鳳龜龍,近遊郊藪。蠻 夷戎狄,遠輸琛貢。乘時來之休運,恢皇王之遠圖。是 以圜丘方澤之儀,升中告類之禮。無典不舉,靡神不 懷。恭惟九宮,明祠尚闕。載深兢惕,用建靈壇。爰以元 辰,親執奠獻。協青春發生之慶,祈黔庶啟佑之福。今 至誠式展,大禮云備。瑞景和風,神心如答。無疆之祉, 豈獨在予。非常之澤,宜覃率土。可大赦天下。自天寶 三載十二月二十五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 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並赦 除之。其十惡死罪、造偽頭首、謀殺、攻劫及官典犯贓, 不在此限。朕深惟善政,實在養人,作法務從於寬簡, 任事必量於齒力。比者成童之歲,即挂輕搖。既冠之 年,便當正役。憫其勞苦,用軫於懷。自今已後,天下百 姓,宜以八十已上為中男,二十三已上成丁,每載庸 調,八月徵收,農功未畢,恐難濟辦。自今已後,延至九 月三十日為限。諸軍行人遠為邊扞,修短之分,雖有 定期,從役而終,良深軫念。其陣亡及在軍亡歿骸骨, 尚未還貫者,宜令節度使,給其棺櫬,遞歸本鄉。其家 內無人,付親收葬,仍令所繇郡縣,量事優恤,使得濟 辦。自古聖王,皆以孝理,五常之本,百行莫先。移於國 而為忠,事於長而為順。永言要道,孝行過人,鄉閭欽 服者,宜令所繇州郡長官,具以名薦。其有父母見在, 別籍異居,虧損名教,莫斯為甚。親歿之後,亦不得分 拆。自今已後,如有不孝不恭,傷財敗產者,宜配隸磧 西,用清風教。朕惟熙庶績,博訪逸人,豈惟振拔罪淹, 以期於大用。亦欲褒崇高尚,將敦於薄俗。虛佇之懷, 蓋若於此。其有高蹈不仕,遁跡丘園,為遠近所知,未 經薦舉者,委所在長官,以禮徵送。又崇德追遠,式閭 封墓,用旌前烈,以協大猷。自古聖帝明王、名臣烈士 陵墓,有頹壞者,宜令管內,量事修葺,仍明立標記,禁 其樵採。天下侍老,百歲已上,賜綿帛五段,粟三石。八 十已上,三段,粟兩石。仍令郡縣長官,存問給付。亞獻 太子璵,宜賜物二千匹。終獻慶王琮,一千匹。正衣夾 侍,各五百匹。親王三百匹,新封建郡王及國公一百 匹,賢妃三百匹,長公主各三百匹,公主各二百匹,嗣 郡王各一百匹。中書門下三品,竭心翊戴,弘益實多, 各與一子官。如先已授官,量與一人改轉。內外文武 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下,各與一階。一品賜物 七十匹,三品已上六十匹,五品已上賜物四十匹,六 品已上二十段。諸道節度使,各賜物一百匹。三京留 守及二王後,各八十匹。採訪使各六十匹,諸蕃客共 賜二千匹。其唐元功臣,締搆之初,竭其忠款,欽功念 舊,情所不忘。普恩之外,更加一階。其身歿者,各贈一 官。皇親五等已上,及九廟子孫、諸親三等已上,未出 身者,與一子出身。其前資者,選日稍優與處分。見任 者,更賜勳兩轉。應天下賜酺三日。

天寶六載正月丁亥,享於太廟。戊子,有事於南郊,大 赦,流人老者許致仕,停立杖。賜文武官階、爵,侍老 粟帛,民酺三日。七月乙酉,以旱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寶六載正月戊子,有事於南郊。禮畢, 下制曰:昭事昊穹,必惟殷祀,蓋順帝則而成政也。肅 雍清廟,必惟嚴享,蓋繼先志而為孝也。則累聖之德 在人,元陽之和在候。思所以達明靈之景貺,迪皇王 之大猷者矣。朕夕惕宵衣,奉天纘業,勉思政道,惟懷 永圖。賴百辟庶官,輔予不逮,聲朔無遠,車書靡殊。加 以乾符坤珍,日來月往,感福應之尤盛,懼明祠之未 殷。且資父事天,因親設教,沿情以達禮,廣敬以推尊。 時享之誠,寧宜異數。日舉之饋,豈忘事生。是以疇咨 故典,率循新禮,對越上靈,聿追嚴配。既而崇牙宿設, 明德惟馨。敬爾臣工,駿奔執豆,陟降至止,樂編禮成。精意上協,神休下答。宜廣維祺之福,以覃作解之恩。 其天下見禁囚徒,除十惡死罪及官典犯贓,自餘一 切放免。自天寶元年已前,流人及配隸效力、左降官, 非反逆緣坐,其並量移近處。其中有年齒衰暮,情可 哀矜者,仍聽致仕。朕承大道之訓,務好生之德,施令 約法,以去極刑。議罪執文,猶存舊目。既措而不用,亦 惡聞其名。自今已後,斷絞斬刑者,宜除削此條,仍令 法官約近例,詳定處分。三皇五帝,道冠開闢,創物垂 範,功濟生靈。繼天之德,在墳典而昭著。勤人之祀,於 禮文而尚闕。永言龜鏡,宜示欽崇。其三皇,宜置一廟, 五帝亦置一廟,即令所司,卜擇吉地營建,仍以時致 祭。其廟,令太常寺簡較諸廟之主,禮有遵於合祭,同 等則祔,義亦取於旁通。惠宣等太子,雖官為立廟,比 來子孫自祭,或時物有闕,禮儀不備,興言及此,良用 憮然。宜與隱太子及懿德太子,列次諸室,擇揀一寬 處,同為廟,一應祭祀及樂饌等,並令官供,每差祭官, 宜依常式,仍都置廟官及丞等。自餘所廢廟官等,並 宜減省。奠獻既昭,感思增遠。恭惟陰教,以集禎祥。自 獻祖宣莊皇后張氏已下祖父,未有贈官,及一房子 孫沉翳,所司即以名聞,將展褒崇,以申追慕王業之 功。群才佐命中興之後,元宰協心,且配食廟庭,必重 勳德,循名冊府。尚有闕遺,緬懷茂功,用增禮典。自今 已後,太廟配享功臣,高祖室宜加裴寂、劉文靜。太宗 室加長孫無忌、李靖、杜如晦。高宗室加褚遂良、高季 輔、劉文軌。中宗室加狄仁傑、魏元忠、王同皎。文武之 道,既惟並用,宗敬之義,不可獨闕。其鄉貢武舉人上 省,先令謁太公廟,每拜大將,及行師剋捷,亦宜告猷。 今勝殘在運,無事為心。顧此朝儀,當符至理。既時非 旰食,將至升平,而廷設殺刑,何成在宥。其每日立仗 食,設杖等,並宜停廢。立身揚名,所以廣孝。流根自 葉,亦在推恩。既切因親之心,須開議事之制。其內外 文武官,五品已上官,父祖無資蔭者,其所蔭,宜同子 孫同蔭之例,五服之紀,宜所跂及,三年之數,以報免 懷,齊斬之殊,雖存出母之制,顧復之慕,何申孝子之 心,其出嫁母,宜終服三載。祭祀之典,犧牲所備,將有 達於虔誠,蓋不資於廣殺。況牛之為畜,人實有賴。既 功施於播種,亦力被於車輿。此比餘生,尢可矜憫。但 前聖有作,難為盡廢。明神克享,亦在深仁。自今已後, 每大祭祀,應用騂犢,令所司量減其數,仍永為常式。 崇我祖訓,其惟道門。將以福助生靈,弘拯天下。諸觀 道士等,如聞人數全少,修行多闕,其欠少人處,宜度 滿七人,並取三十已上,灼然有道行經業者充。仍令 所由長官,精加試練採訪,使重覆,勿使踰濫。度訖,挾 名奏聞。其諸觀有絕無人處,亦量度三兩人,准此簡 試。選賢擇能,嘗慮不廣,三府之辟,則唯採於大名。四 科之薦,蓋不通於小學。今承平既久,仕進多端,必欲 遠賁弓旌,載空巖穴,片善必錄,末技無遺。天下諸色 人中,通明一藝已上,各任薦舉,仍委所在郡縣長官 精加試練,灼然超絕流輩,遠近所推者,具名送省,仍 委尚書及左右丞,諸司委御史中丞,更加對試,務取 名實相副,一時奏聞。四瀆五嶽,雖差秩序,興雲播潤, 蓋同利物。崇號所及,錫命宜均。其五嶽既已封王,四 瀆當升公位。遞從加等,以答靈心。其河瀆宜封靈源 公,濟瀆封清源公,江瀆封廣源公,淮瀆封長源公。仍 令所司,擇日差使告祭。自古聖帝明王、忠臣烈士陵 墓,有頹壞者,先令修葺,并禁樵採。歲月深久,摧壞或 多,宜令所由郡縣,申明前敕處分。並五嶽及諸名山 大川,並令所在長官致祭。諸郡義倉,本防水旱,如聞 多有費損,妄作破除。自今已後,每郡差一上佐專知, 除賑給百姓之外,更不得輒將雜用。天下百姓,今載 應損郡逋租庸調、諸色勾徵變換等物,及諸延限者, 並宜一切放免。征行之家,每令存恤。差科之際,或未 優矜。自今已後,並准飛騎例,蠲免。天下侍老百歲已 上,賜綿帛五段,粟三石。八十已上,綿帛三段,粟二石。 仍令所在長官存問,各即分付。亞獻太子璵,賜物二 千匹。終獻慶王琮,賜物一千匹。京文武官,各賜帛有 差。天下賜酺三日。

天寶七載五月,上尊號,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天寶七載五月壬午,群臣上尊號 曰開元天寶聖文神武應道皇帝,大赦,免來載租、庸。 以魏、周、隋為三恪。賜京城父老物人十段。七十以上 版授本縣令,婦人縣君,六十以上縣丞。天下侍老百 歲以上上郡太守,婦人郡君;九十以上上郡司馬,婦 人縣君;八十以上縣令,婦人鄉君。賜文武官勳兩轉, 民酺三日。

按《冊府元龜》:天寶七載五月壬午,冊尊號畢,御勤政 樓,大赦天下。制曰:惟天法道,惟后奉天。既合德以降 符,必執象以明本。則上元眷命,有以丕承。大寶鴻名, 斯為公義。朕纘宗社之重,揚文武之烈,克勤匪懈,服 道齊心。允迪元猷,聿求至理。日慎一日,三紀於茲矣。 區夏大寧,靈祇集貺,而公卿、宗子、耆艾、法流,僉曰:玉芝白魚,神言瑞景,天之應也。敦信興禮,務本崇儒,人 之應也。化洽而風俗還淳,氣和而疵癘不作,天啟道 運,其何讓焉。上答元符,願增徽號,披誠詣闕,累上封 章。至請愈勤,懇詞難奪。以今日敬膺典冊,曰開元天 寶聖文神武應道皇帝。式副人神,感懼交集。宜廣恩 於善貸,俾協慶於惟新。可大赦天下。自天寶七載五 月三十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 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當赦除之。其左降 官及流移配隸、安置罰鎮效力之數,並稍與量移。亡 官失爵,放歸不齒,及諸色被停與替,非衰老疾病者, 宜令所司量加收敘。人和年登,休運斯屬,輕徭省賦, 惠政攸先。將洽小康,必弘厚貸。其天下百姓,來載租 庸,並宜放免。及諸色勾徵等,亦一切放免。自古帝王, 建邦受命,必敬先代,以循舊章,周備禮文,既存三恪 之位,漢從損益,唯立二王之後,自茲已降,且復因循, 將廣繼絕之恩,式弘復古之道,宜於後魏子孫中,簡 擇譜屬灼然相承者一人,委所司勘責,准酅公例,定 為三恪。陵廟所奏,典職惟崇事,雖更於有司任,豈循 於常秩,其宗正卿,宜與太常卿同品,其少卿及丞亦 宜准此,又上古之君,存諸號氏,雖事先書契,而道著 皇王,緬懷厥初,寧忘咸秩,其三皇以前帝王,宜於京 城共置一廟,仍與三皇五帝廟相近,以時致祭,自古 受命之,主創業之君,皆經濟艱難戡定禍亂,雖道謝 於往古,乃功施於生人,用率典章亦從禋祀,其歷代 帝王肇跡之處,未有祠宇者,宜令所由郡縣量置一 廟,以時享祭,仍取當時將相,德業可稱者三人,配祭, 仍並圖畫立像,如先有祠宇,霑享祭者,亦宜准此,式 閭表墓追賢紀善事,有勸於當時,義無隔於異代,其 忠臣義士,孝婦烈女,史籍所載,德行彌高者,所在亦 置一祠宇,量事致祭,古者鄉有塾,黨有庠,所以明尊 卑之義,正長幼之序。風化之道,義在於茲。先置鄉學, 務令敦勸。如聞郡縣之間,不時訓誘。閭巷之內,多虧 禮節。致使言詞鄙褻,少長相凌,有黷清猷,何成雅俗。 自今已後,宜令郡縣長官,申明條式,切加訓道。如有 禮義興行,及紀綱不立者,委採訪使明為褒貶,具狀 聞奏。道教之設,淳化之源,必在弘闡,以敦風俗。頃列 四經之科,將冠九流之道。雖及門求進,頗有其人,而 睹奧窮微,罕聞達者。豈專精難就,為勸獎未弘。天下 諸色人等,有通《道德經》及《南華》等四經,任於所在自 舉,各委長官考試申送。其崇元館生,自今已後,每至 選日,宜減於常例,次為留放。朕每以道元有屬,思竭 精誠,經教所在,豈忘崇奉。且宗其道者,師其人。行其 道者,尊其禮。晉琅琊王公府舍人楊真人、護軍長史 許真人、丹陽上計掾許真人,皆道著妙門,感通元闕, 降高真之跡,為上清之宗。後漢張天師,教達元和,德 宗太乙,正一之道,幽贊生靈。梁中散大夫貞白陶先 生,高尚塵表,博達元微,綜輯真經,傳授後學。並令有 司,審定子孫,將有封植,以隆真嗣。天師冊為太師,真 白冊贈太保,其洞宮山,各置壇祠宇,每處度道士五 人,並取近山三十戶,蠲免租稅差科,永供灑掃。諸郡 有自古得道昇仙之處,雖先令醮祭,循慮未周。宜每 處度道士二人,其靈跡殊尢,功應遠大者,度三人,永 修香火。其茅山紫陽觀,取側近二百戶。太平、崇元二 觀,各一百戶,並蠲免租稅差科,長充修葺灑掃。應天 下靈山仙跡,並宜禁斷樵採、弋獵。如聞山林學道之 士,每被搜括。且法之防邪,本有所以,至於宿宵。妖訛 亡命,聚眾誘陷愚人,故令禁斷。郡縣遂一概迫逐,使 志道者,不得安居。自今已後,審係清潔,更不得恐動, 以廢修行。其五嶽四瀆、名山大川,各令本郡長官致 祭。朕刻意真經,虔誠至道。冀憑元佑,永錫黔黎。每朝 禮三清,則宵衣忘寢。或齋戒一室,則蔬食精專。不以 勤躬為倦,務以徇物為心。況於宰殺,尢加惻隱。自今 已後,每月十齋日,不得輒有宰殺。又閭閻之間,例有 私社,皆殺生命,以資宴集。仁者之心,有所不忍。永宜 禁斷。且因親設教,式本於人倫。自葉流根,必逮於榮 養。內外文武職掌官,有五品已上,其父老見在無官 者,宜各授一官,仍令致仕。其祖母見在,准母例處分。 京官五品已下正員,如父母已沒,未有官者,宜追贈 所司勘會,即與處分。睦親之義,因心不忘。前開府儀 同三司竇,頃以容納微人,頗虧憲典,永懷舅氏,追 感渭陽。宜申國恩,再復榮秩。可開府儀同三司,仍放 優閒,不須朝會。王澤無私,豈殊於中外。天瑞有慶,頻 屬於京輦。寬大之典,則以博覃。施惠之恩,特申曲被。 其京城父老,宜各賜物十段。七十已上,仍版授本縣, 令其妻版授縣君。六十已上,版授本縣丞。天下侍老 百歲已下,版授下郡太守,婦人版授郡君。九十已上, 版授上郡司馬,婦人版授縣君。八十已上,版授縣令, 婦人版授鄉君。仍並即量賜酒GJfont。內外見任文武官, 九品已上,宜各賜勳兩轉。其京文武官,見在京及致 仕,並陪位官、諸方通表使及月番官等,一品賜物一 百匹,二品、三品八十匹,四品、五品五十匹,六品、七品三十匹,八品、九品二十段。兩京留守,各八十匹。其節 度採訪使並諸充官使,未回者,並同在京例賜物。貴 妃楊氏,稟性柔和,因心忠孝,克慎閨壼。蹈禮循詩,加 以勤志元宗,協誠舉奉,率勵宮掖,以迪關雎。宜賜物 三千匹。嬪御等賜物有差。其大真觀,雖已度人,住持 尚少,宜更度道士七人。太子璵宜更賜物二千匹,慶 王琮已下各賜物有差。率土之內,賜酺三日。

天寶八載閏六月,群臣上尊號,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天寶八載閏六月丙寅,群臣上尊 號曰開元天地大寶聖文神武應道皇帝,大赦,男子 七十、婦人七十五以上皆給一子侍,賜文武官階、爵, 民為戶者占爵,酺三日。

按《冊府元龜》:天寶八載閏六月丙寅,群臣上尊號。帝 御含元殿受冊。禮畢,大赦天下。制曰:自昔皇王受命, 必降於元符。天人協心,乃彰於大號。朕纘承元緒,虔 奉睿圖,何嘗不精意真宗,專心庶政。幸以方隅底定, 風雨時若。人和歲稔,且洽於時雍。極瑞殊祥,薦臻於 昭應。故得玉芝再產,秘牒元通。至道降休,先聖儲祉。 顧惟菲德,曷以克當。是用祗薦崇名,永揚洪烈。群公 百辟,援義比事,誠請不已,固辭不獲。以今日敬膺典 禮,曰開元天地大寶聖文神武應道皇帝。徽章載茂, 寅畏增深。宜因稽古之典,式布惟新之澤。可大赦天 下。自天寶八載閏六月五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 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 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朕永惟風教,漸冀還淳。至 於弘貸之名,亦思復古。其天下百姓丈夫戶頭者,宜 各賜爵一級。征鎮之役,其來久矣。雖存素備,諒在變 通。頃者用兵,蓋非獲已。今西戎摧殄,北虜歸降,南蠻 東夷,咸來稽顙。亦可謂四海無事,萬里廓清。減戍息 人,思弘善貸。其軍鎮兵,非切要,可均減者,宜令本鎮 節度使,與所司商量處置,奏聞。其百姓有頻經鎮戍 者,已後差點之次,不在此限。高年給復,義存養老,因 時定式,務廣仁恩。其天下百姓,丈夫七十五以上、婦 人七十以上,宜各給一人充侍,仍自揀擇。至八十以 上,依常式處分。唐虞省刑,畫冠不犯。秦漢制法,密網 維煩。理亂之源,得失斯在。朕嘗想淳古,務崇敦朴。刑 期不濫,政協無為。豈惟守於升平,庶有臻於大道。頃 者,詳諸條目,已從推究。至於結斷,尚慮深刻。所貴從 寬,示其知禁。宜令中書門下與刑部、大理寺法官,審 更詳定,法律之間,有所不便者,具條目聞奏。禘祫之 禮,以存序位。質文之變,蓋取隨時。國家糸本仙宗,業 承聖祖。重熙累盛,既錫無疆之休。合享祭神,思弘不 易之典。自今已後,每遇禘祫,並於太清宮聖祖前,設 位序正,上以明陟配之禮,欽若元宗。下以盡虔恭之 誠,無違至道。比來每緣禘祫,時廢時享,事雖適於從 宜,理或虧於必備。已後每緣禘祫,其常享無廢。又奉 先追遠,禮惟昭後。崇福展敬,義在因心。自今已後,獻 祖宣皇帝、宣莊光皇帝、光懿皇后忌日,宜令京城一 日設齋。太祖景皇帝、景烈皇后、代祖元皇帝、元貞皇 后忌日,京城三日行道。元宗妙本,實備微言。垂範傳 策,將弘至化。朕所以發求道之使,遠令搜訪,因聽政 之餘,親加尋繹。既判訛謬,爰至簡編。必闡揚以敦風 教。今內出一切道經,宜令崇元館,即繕寫,分送諸道 採訪使,令管內諸郡轉寫。其官本便留採訪郡一大 觀持誦。聖人垂訓,蓋先於道學者,宗本必有其師,文 宣王與聖祖,同時俱為教首。雖考言比德,理在難名, 而問禮敘經,跡彰親授。思廣在三之義,用崇得一之 尊。宜於太微宮聖祖前,更立文宣王遺像,與四真人 列侍左右。且道降真符,天有成命,藏之於密,則取固 名山。彰之以類,則發祥星洞。況靈仙所集,宜表殊真, 太白山可封為神應公,所繇四時祭祀,其金星洞改 為嘉祥洞,所管華陽縣,仍置一祠宇。仙人臺下置一 觀。兩京并十道,於一大郡,亦宜置一觀。並以真符玉 芝為名。每觀度道士七人,修持香火。戶部侍郎兼御 史中丞王GJfont,以才授委,以忠奉上。頃命精求元記,克 協神心,宜旌迺誠,俾正章綬。特與三品。其李渾等三 人,既親傳真誥,因獲元符,當有甄明,用旌福應。宜令 中書門下,量其所能,具狀聞奏,當別處分。又九州之 鎮,實著禮經。三代之典,必崇望秩。事既屬於報功,義 有符於錫命。其九州鎮山,除入諸嶽外,並宜封公,仍 各置祠宇。先已有祠宇者,量更增修。儲慶發祥,當申 昭報。宜令所在長官,各陳祭禮。名山大川,亦量事致 祭。天下侍老,並宜賜爵一級。四品已上,加一階。其京 文武官,在京及諸色陪位官、通表使等,賜帛有差。率 土之內,賜酺三日。

天寶十載正月甲午,有事於南郊,大赦,賜侍老粟帛, 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載正月甲午,有事於南郊。大赦 天下。制曰:皇天眷命,必順於五行。哲后馭時,實遵於 三統。考古之道,何莫繇斯。朕欽若上元,嗣守丕業,察璿衡以齊政,念稼穡以勸人。日慎一日,四十載於茲 矣。何嘗不夙夜祗畏,憂勞在懷。思致黎元,臻夫至理。 幸以刑清俗阜,天成地平,萬方底寧,群物咸遂。雖慚 大化,且謂小康。此皆至道儲祉,宗社敷祐。豈予菲薄 而克致焉。然則上稽歷象,傍採輿議,爰以土位承漢, 火行是憑。大易之辭,用紹前王之烈。禎祥累應,正閏 攸分。不改舊章,惟新景運。屬獻歲初吉,乘時布和。是 用展祀崇禮,竭誠昭報。庶協發生之序,載覃雷雨之 澤。可大赦天下。自天寶十載正月十一日昧爽已前, 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 正、繫囚、見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左降官及 流移配隸、安置罰鎮效力之類,並稍量移近處。其官 已復資,至敘用之日,不須為累。其流人配隸,并一家 往者,所犯人情,非切害身已,亡歿其家口,放還。流人 及左降官,考滿、載滿、丁憂服滿者,亦准例稍與量移。 其亡官失爵、放還不齒、其諸色放停解考、免與替人 等非犯贓者,宜令所司勘責,量加收敘。其衰老疾病 者,仍與致仕官。天下百姓,今載地租并諸色勾徵欠 負等色,在百姓腹內未納者,並一切放免。且京兆府 及三輔、三郡,百役殷繁。自今已後,應差防丁、屯丁,宜 令所由,支出別郡。禮者,所以訓導人俗,昭事明祇。所 宜增修,以會其本。況國之大典,在於精禋,必資備禮, 以彰遵奉。自今已後,設祭南郊、薦獻太清、薦享太廟, 其太尉行事前一日,於致齋所,具羽儀鹵簿,公服引 入,朕親授祝版,乃赴清齋,用展誠敬。天子孝奉親極 敬,惟愛歿有思戚霜露之感,愈深祭以嚴恭蒸嘗之 敬。如在且廟者,貌也,取像存焉。是禮由於情,因心則 感。太廟宜置內官,以備嚴奉。仍於廟外,別造一院安 置。庶申罔極之思,無忘事生之禮。嶽瀆山川,蘊靈毓 粹,雲雨之澤,利及生人。春秋之義,存乎祀典。況正其 運序,式遵咸秩。其五嶽四瀆及諸鎮山,宜令專使分 往致祭。其名山大川及諸靈跡,并自古帝王,及得道 昇仙、忠臣義士、孝婦烈女,有祠廟者,各令郡縣長官, 逐便致祭。其有陵墓屋宇頹壞者,量事修葺,合應禁 樵採。宜申明。四海攸廣,百川朝宗,德乃靈長,道惟善 利。永言澤潤,義在封崇。其四海宜並封王,仍差使備 禮冊祭,每順時行令,奉道施法,天心不違,靈鑒不遠。 且去載長至,庚子御辰,今茲建元,辛卯應歷,立春乃 標於歲首,上巳更協於清明。此氣序和調,乾坤交泰, 既正東方之位,咸歸啟運之祥。則政貴弘通,上符天 意。況法以輔德,刑以閑邪。豈在煩苛,必資簡易。朕永 懷至理,思至還淳。每懷哀矜之心,屢申寬大之詔。實 欲人皆知禁,化洽無為。頃者已令法官,每刊刑典,夫 共理親人,在於郡守、縣令。今二千石朝廷,精擇得其 人,縣令委之選司,慮未盡善。孰若連職同官,見有蹤 跡。宜令天下太守,各舉堪任縣令一人,善惡賞罰,必 及所舉。所司仍明作條例,每搜羅賢俊,旌賁丘園。猶 慮遁跡藏名,安卑守位。瞻言及此,寤寐思焉。其諸色 人中,有懷才抱器,未經薦舉者,委所在長官,審訪具 名錄奏,禮之。王制垂範作程,亦既觀德,訓人孝敬。故 天子七廟,諸侯五廟,大夫三廟,士一廟。孝享奉先,亦 各有辨。今三品已上,仍許立廟。永言廣敬,載感於懷。 其京官上員、四品清望官及四品、五品清官,並許立 私廟。京官五品已上正員,清資官階,相當並五品已 上正員外清官,父母先亡歿,無官號者,並與追贈。又 父有封爵,合傳授子孫,或緣申請遲違,准式遂停承 襲。如有此色,自開元以來,宜令所司審加勘責,灼然 合襲者,特宜許襲。天下侍老百歲已上,賜綿帛五段, 粟五石。八十已上,綿帛三段,粟三石。丈夫七十五已 上、婦人七十已上,綿帛二段,粟二石。太清宮道士,各 賜物三十段。陪位道士,共賜五百段。亞獻太子,賜物 二千匹。終獻榮王琬,賜物一千段。文武百官及有職 掌,各賜帛有差。率土之內,賜酺三日。

天寶十三載二月,群臣上尊號,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天寶十三載二月甲戌,群臣上尊 號曰:開元天地大寶聖文神武證道孝德皇帝,大赦, 左降官遭父母喪者聽歸。賜孝義旌表者勳兩轉。侍 老百歲以上版授本郡太守,婦人郡夫人;九十以上 郡長史,婦人郡君;八十以上縣令,婦人縣君。太守加 賜爵一級,縣令勳兩轉,民酺三日。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三載二月甲戌,御興慶殿,受冊 尊號,為開元天地大寶聖文神武證道孝德皇帝。禮 畢,御勤政樓,大赦天下。制曰:王者事天明,事地察。修 身慎行,孝德彰矣。故風化天下,和睦興焉。致敬宗廟, 祖考來格。是則禮莫大於嚴享,孝莫大於揚名。有以 通於神明,有以廣於四海。朕承真之道,纘聖之業,欽 若先訓,惟懷永圖。寶儉寶慈,無為而理。自南自北,有 截來威。五教聿興,家服仁孝。四靈咸盛,物應純誠。百 郡公卿,萬方夷夏,僉奉元貺,徵長發於真源。屢薦鴻 名,願昭彰於至德。封章守闕,於再於三。加以聖祖錫 符,元中啟迪。天心垂裕,榮光降臨。敢不丕承,固執沖讓。乃展因心之義,以弘推尊之典。虔上冊禮,齋肅思 誠。入室僾然,敢忘於目。出戶而聽,庶幾有聞。揚美諡 於無疆,展永懷於罔極。且敬從拜後,禮既尊先。式副 群心,以允成義。以今日敬膺典冊曰:開元天地大寶 聖文神武證道孝德皇帝。大號載崇,祗若增懼。宜因 布和之序,式弘在宥之澤。可大赦天下。自天寶十三 載二月九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 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常赦所不免者, 咸赦除之。官人犯入己贓,不可更令卻上,後不須為 累。其左降官,並稍量移近處。反逆緣坐流配之色,宜 與量移。其王GJfont、李林甫、柴崇躍、阿布思等,並寄任非 輕,苞藏特甚,原情議法,深所難容。況日月未淹,罪坐 尢重,即從寬宥,何以懲肅。應緣親累流配者,並不在 該及之限。左降官承前遭憂,皆不得離任。孝行之道, 所未弘通。情理之間,深可哀恤。如有此類,宜並放歸。 仍申省計,至服滿之日,准法處分。自今已後,編入常 式。其中有非反逆緣坐,及情理切害,有父母年老不 任相隨,無昆弟養者,許停官歸侍。及有身已衰老,久 罹譴責,願停官者,委本道採訪使,簡擇具名牒中書 門下,然後放還。鰥寡惸獨之絕者,量加賑給。三載黜 陟,百王令典,殿最之跡,廉問攸歸。欲更別遣使臣,慮 有煩擾。今載宜委本道採訪使,具官人善惡奏聞,以 申勸阻。自臨御以來,四十餘年,棫樸延想,寤寐求賢, 林藪無遺,旌招不絕。猶慮昇平已久,策業增多。至於 徵求,或遺僻陋。其博通墳典、洞曉元經、清白著聞、詞 藻宏麗、軍謀出眾、武藝絕人者,任於所在自舉,仍委 郡縣長官精加銓擇,必取才實相副者奏聞。朕尊榮 先諡,霜露增感,於以孝思,無忘錫類。其內外見任官 階,俱是三品已上。父未有五品官,及無官已亡歿者, 宜各贈五品官。及母無邑號者,亦與追贈。其見任四 品、五品清官,官階俱是五品已上者,亡父母先無官 號,亦准此追贈。且厚其風俗,五教之旨。聿興賁於丘 園,十翼之風斯在。其士庶間,眾推孝弟,異代義居,高 尚確然,隱遁巖穴者,委採訪使博訪聞薦。其孝義之 人,已經旌表,雍睦無易,純至有終,著美鄉閭,深可嘉 尚。各賜勳兩轉,以彰德行。天下侍老,百歲以上,版授 本郡太守,婦人版授郡夫人,各賜綿帛五段,粟三石。 八十已上,版授本縣令,婦人版授縣君,各賜綿帛兩 段,粟兩石。太清宮闕聖祖仙居,頻降休徵,屢貽啟迪, 不有優異,豈表殊常。其本宮道士,宜各賜物三十段, 道門威儀王虛真,賜物五十段。陪位大德,各賜物二 十段。因心推崇,增山美諡,惟官統職,必在正名。今以 太常尊事宗廟,安可別署為名,禮不逼尊,情期達敬, 五陵署改為臺,其獻陵臺等五令及丞,并升一階,以 彰崇奉。五嶽四瀆及名山大川,并靈跡之處、先賢祠 廟,各委郡縣長官致祭。其有陵墓祠宇頹壞者,量情 修葺。亞獻皇太子璵,賜物一千段。終獻榮王琬,賜物 五百段。餘各賜階爵有差。其郡守、縣令,職在親人。必 務公勤,以康黎庶。凡所推擇,皆竭乃誠。寵賜之間,須 甄異等。普恩之外,太守等並賜爵一級,縣令賜勳兩 轉。庶期勉勵,以表朕心。其京文武官,一品賜物一百 匹,二品八十匹,三品七十匹,四品、五品五十匹,六品、 七品各三十匹,八品、九品各二十匹。北京留守節度、 採訪使並京官,准敕出使未迴者,所賜物並同見在 例。武德功臣及貞觀初宰輔等,緬想忠義,感會風雲, 用集大勳,肇興王業。其有子孫零落、冠冕陵夷,無任 官宦者,宜令所司勘責,依資與一人京官。唐元勳臣, 績參締搆,錄勞念舊,每寘於懷。普恩之外,宜放一子 出身。如已出身,所司依資與一官。率土之內,賜酺三 日。

天寶十四載八月辛卯,降死罪,流以下原之。免今載 租、庸半。賜侍老米。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四載八月辛卯,是月,天長節。上 御勤政樓,宴群臣。下制曰:朕臨馭萬邦,迨今四紀。曷 嘗不虔誠至道,銳心庶政。昊穹孚祐,俗致昇平。仁壽 之域,漸登太和之風。斯在比歲,小有僭亢,頗非豐稔, 遂使開倉賑乏,空圄恤刑。兼蠲徭省賦,故得家給人 足。頃者農功正興,而霑澤頻阻。言念黎獻,匪遑底寧。 是用發於精誠,庶乎昭鑒,至誠上達,膏雨應期。俾夏 苗如雲,秋穫不日。用覽原野,宛同茨梁。豈惟有慰朕 懷,實亦剋符人慶。此皆上元垂貺,宗社降靈,豈曰朕 躬所能通感。屬天長令節,盛德在金,爰因歡慶之辰, 用申雷雨之澤。其天下見禁囚徒,有犯十惡及謀殺、 偽造頭首,罪至死者,特宜免死,配流嶺南遠惡處。自 餘一切,釋放。故聖人積不涸之泉,王者用無窮之府, 支計苟足,多賦何為。天下百姓,今載租庸,並宜放半。 所運糧儲,本資國用,大倉今既餘羨,江淮轉輸艱勞。 務在從宜,何必舊數。其來載水運入京,宜並停。如聞 天下郡縣逃戶,有田宅產業,妄被人破除,並緣欠負 租庸,親鄰貨賣,及其歸復無所依投,永言此流,須加安輯。應復業者,宜並給還。縱已代出租庸,不在徵陪 之限。《書》云:咸秩群望。《詩》曰:懷柔百神。永惟明徵,豈忘 昭報。今秋稼穡頗勝常年,實賴靈祇,福臻稔歲。其五 嶽四瀆所在山川,及得道昇仙靈跡之處,宜委郡縣 長官,至秋後,各令醮祭,務崇嚴潔,式展誠享,無廣屠 宰,以備牲牢。其天下侍老,宜各量賜米麥。又親人之 要,令長為重。比雖精選,未盡徵求。卓魯之才或遺,蒲 密之化安寄。宜令京官五品已上正員、文官三品已 上正員、武官及郎中、御史各舉堪任縣令一人,具名 申省,委有司試擇奏授。其有善惡賞罰,與舉主並同, 僚作期限,一時令集。王制,下士視上農周政,庶士陪 祿,若衣食既足,則廉恥乃知。至於資用靡充,或貪求 不已,敗名冒法,實此之由。輦轂之下,尢難取給。其在 兩京文武九品已上正員,既親於職務,可謂勤心。自 今已後,每月給俸食、雜用、防閤、庶僕等,宜十分為率, 加二分。其同正員官,加一分,仍永為常式。其南衙九 品以上,并京兆府畿令等,宜共賜物二萬匹。左右龍 武軍,各賜一千匹。其唐元功臣,念言勳舊,宜異常倫, 兩軍各賜物二千匹,餘各有差。庶生成之澤,自葉而 流根。慶賞之恩,由衷以暢物。宣示遐邇,知朕意焉。 天寶十五載八月壬午,大赦,賜文武官階、爵,為安祿 山脅從能自歸者原之。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五載八月庚辰,元宗至蜀郡。壬 午,大赦天下。制曰:朕以薄德,嗣守神器。何嘗不乾乾 惕厲,勤念蒼生。至於水旱或GJfont,則禱祠請罪。邊鄙微 擾,則齋戒思過。聿來四紀,人亦小康。蓋祖宗之靈,卿 大夫之助也。是以推心將相,不疑於物。而姦臣兇黨, 負信背恩。創剝我黎元,暴亂我函夏。皆朕不明之過, 豈復尢人哉。楊國忠厚斂害時,已肆諸原野。安祿山 亂常構禍,尚逋其斧鉞。朕用巡巴蜀,訓厲師徒,命元 子北略朔方,諸王分守重鎮。合其兵勢,以定中原。將 盪滌煩苛,大革前弊。思與億兆,約法惟新。上以奉宗 廟神祇,下以寧華夷動植。可大赦天下。其天寶十五 載八月一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常赦所不免者, 咸赦除之。自兵興已來,有破家者,一切與雪。流人一 切放還。左降官各還舊資,內外文武官節級,賜階爵。 安祿山脅從官,有能改過自新,背逆歸順,並原其罪, 優與官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