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第17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七十一卷
經濟彙編 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祥刑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目錄

 赦宥部彙考七

  唐肅宗至德二則 乾元二則 上元二則 寶應一則

祥刑典第一百七十一卷

赦宥部彙考七[编辑]

[编辑]

肅宗至德元年七月,即位,大赦。[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至德元年七月甲子,即皇帝位於 靈武,尊皇帝曰上皇天帝,大赦,改元至德。賜文武官 階、勳爵,版授侍老太守、縣令。

按《冊府元龜》:至德元年七月甲子,即位於靈武。御南 門下,詔曰:朕聞聖人畏天命者,奉天時。知皇靈眷命, 不敢違而去之。知曆數有歸,不獲已而當之。在昔帝 王,靡不由斯,而有天下者也。乃者羯胡亂常,京闕失 守,天未悔禍,群兇尚扇。聖皇久厭天位,思傳眇身。軍 興之初,已有成命。予恐不德,罔敢祗承。今群公卿士 僉曰:孝莫大於繼德,功莫大於中興。朕所以理兵朔 方,將殄寇逆。務以大者,本其孝乎。須安兆庶之心,敬 順群臣之請。乃以七月癸丑朔十二日甲子,即皇帝 位於靈武。崇徽號上尊聖皇曰:上皇天帝。所司擇日, 昭告於上帝。朕以薄德,謬當重任。既展承天之禮,宜 覃率土之澤。可大赦天下,改元曰至德。大辟罪以下, 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逆賊李林甫、王GJfont、楊國 忠,近親合累者,不在免限。百姓官吏,能率親屬,去逆 歸順者,有官加其優獎。斬得逆賊父子,不問首從,當 錫茅土,別有褒崇。其直言極諫、才堪牧宰、文詞博達、 武藝絕倫、孝弟力田,沉淪草澤,委所在長官聞薦,詣 闕自陳者,亦聽。東宮官屬,既會昌期,合承寵命,量加 改轉。諸色勾徵逋租懸調,及官錢,在百姓腹內,並宜 免放。靈州改為靈武郡大都督府,上縣為望,中縣為 上,官寮等一切便授。天下耆壽,各賜物五段。侍老版 授太守、縣令有差,各賜物五段。諸道百姓,委本道採 訪使,差郡縣存問。四方將士,各賜馬一匹。六品以下, 賜物十段。天下寺觀,度七人。太守並限三考,然後轉 御史。取曾任郡縣理人官者,後可薦用。所有彈奏,一 依貞觀故事。官吏犯枉法贓,終身勿齒。自古聖帝明 王、忠臣烈士、五嶽四瀆、名山大川,並令所在致祭。孝 子順孫、義夫節婦,旌表門閭。內外文武官九品以下, 各賜兩階,賜勳兩轉。三品以上,賜爵一級。

至德二載十月,降劍南囚罪,流以下原之。十二月戊 午,大赦。

按《唐書·元宗本紀》:至德二載十月丁巳,皇帝復京師, 以聞。誥降劍南囚罪,流以下原之。 按《肅宗本紀》:至 德二載十二月丙子,上皇天帝至自蜀郡。戊午,大赦。 靈武元從、蜀郡扈從官三品以上予一子官,四品以 下一子出身。瘞陣亡者,致祭之,給復其家二載。免天 下租、庸來歲三之一。

按《冊府元龜》:至德二年十二月戊午,御丹鳳樓門,下 詔曰:軒轅有版泉之戰,堯帝有丹水之師。湯有葛伯 不祀,周有玁狁孔熾。古之王者,奉若天命,違道不敢 不正,干紀不得不誅。日者,逆胡猖狂,敢行稱亂。朕嗣 守鴻業,欽承睿圖。枕戈嘗膽,撫劍泣血。罔不夙夜,若 涉春冰。賴天地疾威,社稷憑怒,上皇丕烈,萬國永懷, 因時致討,為人請命。由是義夫奮發,回紇籍兵,邦圻 關輔之士,汧隴河湟之眾,沙朔羌戍之騎,微盧蠻貊 之人,萬里雲超,四方霧合。既張我伐,咸乃一心。蠢茲 蜂蠆之餘,尚負螳蜋之力。自京南合戰,雒北追奔,百 萬摧鋒,一戎而定。昔夏以有窮之亂,克之者四十年。 漢以新莽之亂,復之者六千日。今環周未載,氛祲廓 清,風振海而波盪,雷破山而石裂。區宇重闢,日月增 輝。此皆三靈葉贊,累聖垂祉。豈予小子,能集大勳。頃 以先掃宮室,奉迎鑾駕,紫宸初正,黃屋未歸。耆老之 望則深,庭闈之戀猶積。所以自天之澤,必奉於承顏。 作解之恩,尚稽於候命。今六龍屆止,萬姓昭蘇。義本 奉親,慶深家國。不失舊物,與俗惟新。宜弘肆眚之典, 共喜以康之福。可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 之。其逆人能自投降,率眾款附,反逆殺人,并獲逆人, 其以所部郡縣軍城降者,並加超賞。應與安祿山同 謀反支黨,及李林甫、王GJfont、楊國忠等一房,並不在免 限。其赴蜀郡、靈武元從官,及在路扈從官三品已上, 與一子官。四品已下,與一子出身。六品已上,量與進 改。功臣將士,功業高者,別有處分。應見任五品已上, 當別與一品階。其陣亡人,令所在郡縣,收骸骨瘞埋, 具酒食致祭。各與追贈其家,給復二載。諸郡縣牧或 隔絕賊境,則困於幽殘。或犒宴官軍,則弊於賦斂。其來載租庸,三分放一。其天下百姓,應諸色人勾徵及 欠負官物,一切放免。宜令中書門下簡使,即分道宣 慰,所至郡縣,審問百姓間利害,有須釐革處置者,一 一聞奏。其園苑內,有閑廄使總監,各據所管地界耕 種,所牧草粟,以備國馬。其宮女及狗豽雞鷹鷂之類, 宜即停減。屋宇、車輿、衣服、器用,並宜准式。珠玉、寶鈿、 平脫、金泥織成刺繡之類,一切禁斷。學官即宜精選, 務令講習。簡擇郎官,有堪任太守、縣令者,委京清資 五品已上及郎官、御史聞薦。其郡縣官,有灼然清白、 理行尤異、百姓中孝悌力田、不求聞達者,委採訪使 聞奏。其有文經邦國、學究天人、博於經史、工於詞賦、 善於著述、精於法理、軍謀制勝、武藝絕倫,並任於所 在自舉,委郡守銓擇奏聞。不限人數。其律令格式,未 折中者,委中書門下,簡擇通明識事官兩三人,並法 官兩三人刪定。近日所改百官額,及郡名官名,一切 依故事。頃以上皇在蜀,朕以居岐,蜀郡宜改為南京, 鳳翔宜改為西京,西京為中京。蜀郡改為成都府,鳳 翔府尹以下官寮,並依三京名號。吳山為吳嶽,其祠 享官屬並准五嶽故事。天柱山老君廟改為啟聖宮。 五品已上清資官及三品已上官、上郡太守父見在 無官,及官卑,並與五品官。父母先亡歿者,贈一人官。 祖母亡歿,亦賜邑號。其內外文武官,有枉遭逆賊殺 害,及身赴朝廷,并逃難山谷,其父子、兄弟、伯叔等為 賊捕捉損害,及謀反城人言語洩漏,因遭殺戮,並勘 實聞奏,當以追贈。天下侍老,八十已上,版授有差。並 贈緋魚袋。太原久遭逼圍,給復三載。上黨三度被攻, 給復五載。其南陽、潁川、靈昌、睢陽、雍丘等郡縣,堅壁 多時,力窮方下,絕食尚守,情亦可矜。各給復三年。其 好畤、奉仙兩縣,進退禦寇,徵求復多,各給復三載。蜀 郡上皇親幸,萬乘久居,明年租賦,宜依常式,起後載 給復三載。儀王已下,各賜五百匹。諸長公主各與一 子官。嗣王及郡縣王,各與一子六品官。皇五等已下 及九廟子孫,及親等人見在者,並與轉改。內外文武 官三品已下,各加一階。應敘三品、五品,量加減兩考。 蜀郡、鳳翔扈從從官,九品已上,賜勳兩轉。溥天下,賜 酺五日。

乾元元年二月,上上皇冊號,大赦。四月,享太廟祀南郊,大赦。十月,立太子,大赦。[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乾元元年二月乙巳,上上皇天帝 冊號曰聖皇天帝。丁未,大赦,改元。贈死事及拒偽命 者官。成都、靈州扈從三品以上予一子官,五品以上 一子出身,六品以下敘進之。免陷賊州三歲稅。賜文 武官階、爵。四月甲寅,朝享於太廟,有事於南郊。乙卯, 大赦,賜文武官階、勳、爵,天下非租、庸勿輒役使,有能 賑貧窮寵以官爵,京官九品以上言事,二王、三恪予 一子官。十月甲辰,立成王俶為皇太子。大赦。賜文武 官階、爵,五品以上子為父後者勳兩轉。舉忠正孝友 堪東宮官者。

按《冊府元龜》:乾元元年二月丁未,御丹鳳門,大赦。詔 曰:古者父有天下,傳歸於子。子有天下,尊歸於父。有 國所以繼統,立身莫若揚親。其義遠矣。我太上至道 聖皇天帝,惟皇降衷,敷祐於上。允文允武,乃聖乃神。 道合乎乾坤,德明於日月。粵若增崇九廟,巡謁五陵, 天子之孝也。嚴禋二郊,升中東嶽,聖人之表也。制禮 作樂,闡學明刑,帝皇之業也。戡定多難,懷柔百蠻,霸 王之功也。於是乎為而不宰,成而勿居,神超象外之 光,心契合莫之境。釋負於小子,俾承於丕構。討伐叛 逆,綏懷四方。豈朕所能,皆聖皇之訓也。頃者親授寶 符,載錫美稱,顧朕不德,以克負荷。君父之命,若登於 天,祖宗之緒,恐墜於地。一昨與群臣、百僚、庶尹、眾士 圖維帝載,欽若聖譽。自古以來,百王垂範,文明濬哲, 孝友寬仁,豈有如我開元之盛也。乃稽大典,上徽號 曰:大上至道聖皇天帝。累日誠請,不蒙許納。至於數 四。今茲俯從,允膺天休,克副人望。朕上迫嚴旨,曲被 殊私,迎春之初,承奉嘉命。聖皇所賜曰:光天文武大 聖孝感皇帝。名以制義,亦為實賓。卑不踰尊,是昭物 則。恭惟聖造,何敢當仁。頃以鴻業載昌,有虧公議。伏 以大聖二字,深僭皇猷。讓非飾詞,言必形泣。承順顏 色,而宸睠不迴。祗膺寵光,乃夕惕增厲。今惟新景命, 禮洽於尊親。誕受徽章,敬在於順上。發生萬物,行慶 其時。孚祐兆人,緩刑斯在。宜弘霈澤,以布陽和。可大 赦天下。改至德三年,為乾元元年。起二月五日已前, 大辟罪,無輕重,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兩京文 武官,應三司先推勘者,本罪中遞減等處分。其合放 者,三司具條件奏聞。自開元已來,將相大臣,非反逆 及犯名教、枉法、贓罪者,流死,許其家人以禮收葬。其 陷在賊境,為其殺戮,未經追贈公主并郡王、嗣王、郡 主、縣主及皇五等已上親,被逆賊殺害者,各與子孫 一人官,使其瘞藏。亡失骸骨者,各招魂葬。身死者,三 品已上,各與追贈,仍各與一子官。五品已上,一子出 身。六品已下,量事追贈。其元從聖皇天帝至成都府,文武官五品已上,宜與一子官。六品已下,超資進改。 聖望至成都府後到官,及寧州、靈州首末扈從,三品 已上,與一子官。五品已上,放一子出身。情願迴授周 親及親近,亦聽。六品已下,量與改轉。鳳翔府以歸順 前者,普恩外加一階。車駕出城後,任官潛藏不仕,逆 賊即與處分,唐元功臣,普恩外,賜爵一級。身亡歿者, 子孫一人加一階。其諸道節度下將士,三品已上,與 一子官。五品已上,放一子出身。六品已下,量與改轉。 勳業高者,各委本使聞奏。諸道留後將士,普恩外賜 恩三轉。自開元以來,宰輔之家,不為逆賊所汙者,與 子孫一人官。賊陷兩京,文武常參官及諸道刺史,絕 脰仰藥,不事叛人,為眾所知者,量加優贈。有脫身賊 庭,妻子被屠戮者,委所司勘會聞奏。其天下孝義門, 各與一子官,委採訪司具名聞奏,量文武處分。其左 降官,非反逆緣坐,及犯惡逆、名教、枉法、盜贓,如有親 年八十已上,及疾患在床枕者,不堪扶持,更無兄弟, 許其停官終養。其流人,亦准此。自今以後,應有以醫 術入仕者,同明法例處分。天下百姓,今年租庸,並放。 其百司府縣諸色雜供,各宜減半。其雜徭役,非要切 者,一切並停。其天下州縣,有遭逆賊攻擊,堅守不下, 竟以獲全,其官人百姓中,有識效灼然為眾所知者, 宜令本道使,案驗奏聞,據狀跡酬其官賞。身亡歿者, 重加褒贈。有父母存者,仍與一官及邑號。無父母者, 與妻子。仍令州縣以官物賑恤,并量造舍宇,使得安 存。其州因城陷,被賊殺戮殘毀者,委本道使勘責取 實,各量免其二年租賦。自逆賊已來,有匹夫、匹婦,節 義可稱者,並旌表其閭墓。其流亡戶復業者,委本道 使與刺史勾當賑給,并與種子、犁牛,仍免三年租賦。 內外文武官三品已上,各賜爵一級。四品已下及四 方通表使,各加一階。五品已下,有父歿者,各賜勳兩 轉。其刺史、上佐、錄事、參軍、縣令,委中書門下,速於諸 色人中精加訪擇,補擬。判司丞已下,宜令所繇,先於 兩京潛藏不仕逆賊,及固託疾病官中,簡擇資考深, 才堪者銓注,續發遣皇五等已上親,及九廟子孫,有 才學政理,委宗正寺揀擇聞薦。其有任偽官,及掌兵 馬軍將,能即來,各還本官,仍別優賞。其左降官諸色, 流移配隸、安置罰鎮效力之類,亡官失爵、解退放歸 田里,及安祿山反黨緣坐,不在免限。李林甫、王GJfont、楊 國忠等一房,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制後所犯,並准前 制處分。四月甲寅,親行享廟之禮。乙卯,御丹鳳門,大 赦天下。詔曰:朕聞,皇天有命,皇王受之。命之為君,孝 理為本。莫不欽崇前烈,聿修祼享之儀。對越上元,式 陳郊禋之敬。美其盛德,商頌有奏鼓之音。告厥成功, 夏書有錫圭之慶。國之大事,實在於斯。間者,孽胡亂 常,暴殄天物。致圖書禮樂,或阻於干戈。宗廟神祇,有 虧於享祀。朕誕受明命,恭行天罰。群妖克殄,討鯨鯢 以示威。王室既寧,奉鑾輿而載復。太上聖皇大帝,功 格天地,道邁胥庭。思凝神於姑射,將釋負於宸扆。俾 予小子,纘承大統,夙夜祗懼,俯盡臣子之心。親親尊 尊,庶極於此。是用追崇先后,建立中宮,永言孝思,感 徽音於父母。俾行婦道,想釐降於虞嬪。情理於是獲 申,人倫以之攸敘。然後執瓚清廟,歌五聖之重光。燔 柴圓丘,睹百神之受職。復修祭禮,再備樂章。尊祖配 天,不失舊物。今大禮斯舉,元符允答。行慶施惠,尚屬 於陽和。出繫挺囚,必當於時令。思與天下,更布維新。 宜覃肆眚之恩,以洽雍熙之化。可大赦天下。除反逆 之黨,緣坐謀殺、十惡、大劫盜、臨監主掌,自餘一切原免, 其餘逆賊元謀,及脅從,今但歸投,並原其罪,仍與官 賞。其成都府元從聖皇功臣、及靈武元從功臣、並收 兩京將士、京留守諸道節度、採訪使,普恩外,三品已 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上,加一階。行人賜勳三轉。自寇 賊以來,官吏百姓中,有勞未經酬賞者,委所在官長, 具狀奏聞,當與甄錄。天下百姓,除正租庸外,一切不 得別有使役。如緣軍務所要,自令和市。兵士有尪弱 羸老,並揀擇放。其長安、萬年兩縣,各借錢一萬貫,每 月收利,以充和雇。敕其別索物及供諸司并蕃客等, 左藏雖給價值,奏請每引時月,宜先給兩縣各五十 貫,貯於兩市,差官專知,旋還價值。其州府縣門夫勳 官,並於舊額數減一半。其庸丁殘疾人等,不須更差。 其州縣官上什物,並以公廨及官人料錢,依時價和 雇造買,不得分配。典正其年支口味,宜減一半。諸使 應進鷹狗豹豽等,一切並停。應緣南郊百司張設,有 損百姓苗稼者,委京兆尹,隨損多少,陪酬所損錢物, 便即奏聞。百姓中有能行仁義、分濟貧窮、免填溝壑、 賴救恤者,具名聞奏,當寵以官職。鰥寡惸獨,篤疾不 能自存,及陣亡人家,並租免戶,州縣隨事優恤賑給。 百姓中有事親不孝,別籍異財,點汙風俗,虧敗名教, 先決六十,配隸磧西。有官品者,禁身奏聞。京官九品 已上,許封事極言時政得失,朕將親覽。用佇嘉謀,才 有可觀,別當甄錄。草澤及卑位之間,有不求聞達,未 經推薦者,一藝已上,恐遺俊乂。令兵部、吏部作徵召條目奏聞。錄事、參軍、職司糾舉。自今已後,宜升判司, 一政以彰,委任國子監學生,明經法帖策,口試各十, 並通四已上,進士。通三與及第,鄉貢。明經准常式,州 縣學生,放歸營農。待賊平之後任役常式。二王、三恪 各與一子官。內外文武官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 已下,加一階。十月甲辰,上御宣政殿,冊成王為皇太 子。詔曰:守器為重,擇賢而立。萬國由其永貞,百王以 之垂範。蓋以重社稷,而奉粢盛也。朕纘承洪緒,惟懷 永圖,丕膺皇極,既符域中之大。茂建元儲,用崇天下 之本。皇太子俶,植性恭懿,因心孝友,文武之德,克聞 於日躋。君親之誠,實原於天性。往以時屬艱阻,義扶 宗社,故能外清元祲,內復皇圖。繇是肇啟承華,懋昭 嘉緒。今撰辰斯及,冊命攸行。宜承繼明之慶,俾廣洊 雷之澤。可大赦天下。頃者,頻興大典,累洽殊私,率土 之間,屢經蕩滌。猶慮近有冒法,或滯狴牢。其天下見 禁囚徒已下罪,一切放免。內外文武官,三品已上者, 賜爵一級。四品已上,各加一階。五品已上官,子為父 後者,賜勳兩轉。頃因國用不足,頒賜末周,今所鑄新 錢,數盈於萬。其京官文武五品已上,及常參官六軍 將士、東京北留守及諸道節度將士等,各賜有差。其 唐元功臣、成都元從及朕元從功臣等,普恩之外,更 賜一爵。四品已下,更加兩階。其在靈州及寧州至鳳 翔者,仰所司類例,更遞加一等。皇親及諸色陪位人, 各賜勳兩轉。其鴻臚蕃客,賜絹一千匹。天下義夫節 婦、孝子順孫,旌表門閭,終身不仕。京官五品已上,各 舉忠正孝友、文儒周慎,堪任東宮官者,務取實才,不 得虛薦。今餘寇未殄,有脅在賊中未歸順者,一切不 以為罪。其有受賊節制,能以兵降者,酬其封爵。且為 政之要,求賢是急。比令中外薦舉,多非實才,所以詢 事考言,登科蓋寡。猶慮嵒穴之內,尚有沉淪。宜令所 在州縣,更加搜擇。其懷才抱器,隱遁丘園,以禮徵送。 如或不赴,具以名聞。凡與前詔科目相當,一切委內 外文武五品已上官。有所知者,不限人數,任各薦聞。 如自舉者,亦聽於所在投狀。有堪任用,不限常資。其 行人家及羸老、單貧、鰥寡、惸獨,已頻有處分,宜令州 縣長官,倍加優恤。應元冊禮,職掌要重者,及撰冊書、 舁寶官、禮官等,普恩之外,賜勳兩轉。其禮儀使,特賜 一階。副使,普恩之外,賜爵一級。敕文有不該者,所司 類例奏聞。

乾元二年三月丁亥,以旱降死罪,流以下原之;流民 還者給復三年。

按《唐書·肅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乾元二年二月壬戌,帝遣侍中苗晉卿、 中書侍郎王璵,分錄大理寺、御史臺、京兆府見禁囚, 徒已下罪,皆免之。三月丁亥,詔曰:古之哲王,臨御區 夏,莫不好生慎罰,以理人命。故《易》稱緩死,《書》貴恤刑。 所以樂時布和,奉天育物者也。朕恭守丕緒,祗膺皇 極,順時調氣,庶欽若於元樞。旰食宵衣,每憂勤於黃 屋。頃自獻春之後,膏液稍GJfont,言念人時,或稽政本。雖 離畢之應,未獲滂沱。而滋萌之漸,亦頻霑沐。是用申 茲渥澤,助彼發生。宜崇寬大之典,俾達陽和之氣。其 天下應合死罪,特降從流,流以下罪,放免。其事緣反 逆、造偽頭首,情狀難容者,所司詳議聞奏。其流移左 降,該恩合量移者,宜令所司,即類例處分。朕為人父 母,義當亭育時有。或GJfont於令物,有不遂其生,敢懷自 逸之至,實受在予之責。但以兇徒尚阻,戎旅多虞,致 使黎庶不堪,徭役未息。雖國家之事,休戚當同。而君 父之誠,寧忘愧惻。況春農在候,田事方興,百姓之間, 固須優恤。天下州縣,應欠租庸課稅,傳馬、粟、貸糧、種 子、糴糶變稅,及營田少作諸色勾徵納,未足者,一切 放免。其正義等倉及諸色攤徵,亦宜准此。其至德二 載十二月三十日已前,和糴和市,并負欠官物,及諸 色官錢欠利,常平義倉欠負五色,一切放免。州縣百 姓,頃屬軍興戶口之間,不無流散。宜令州縣長官,審 加勘責。且立簿書,據見在戶徵課稅。其逃亡者,別立 文案,設法招輯,終年類例,以為褒貶。如勘責虛望,所 由官長,並節級科貶。其所繇典正等,先決六十,仍罰 效力。其百姓先逃散,即能還者,並每季申省,給復三 年。其逃戶有田宅邸店,堪充課稅者,宜令所繇,即為 租賃,不得因茲妄有欺隱。主到即卻令分付。比者不 急之務,尋已詔停。如聞所司未全減省,載求人瘼,實 切朕懷,固當革弊息人,勵精為理。自今已後,內外不 得輒別徵求,妄為進奉。諸色力役造作,非軍國灼然 要急,及諸色率稅,亦一切並停。太常寺音聲,除禮用 雅樂外,並教坊音聲人等,並仰所司疏理,使敦生業。 非祠祭大祀,及宴蕃客,更不得輒有追呼。其內將作、 少監及諸供司丁匠等,各仰長官逐要量留。餘者並 委御史臺,專加糾察。如有違犯,具錄奏彈。宣示中外, 令知朕意。

====上元元年三月丙子,降死罪,流以下原之。閏四月己卯,大赦,改元,賜文武官爵。====按《唐書·肅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乾元三年三月丙子,詔曰:國之用刑,兼 在於慎恤。王者布澤,亦貴於乘時。所以大易陳規,必 議於獄。周官設教,遵於中興。朕躬臨寶位,憂念黎元, 乾乾之心,日慎一日。況兵戎未息,征役尢繁,哀此下 人,無忘夕惕。如聞州縣之內,多有累囚,囹圄之間,動 淹時序。每軫納隍之慮,常懷解網之仁。屬陽春布和, 品彙咸達,宜覃在宥之澤,俾葉生成之化。其天下見 禁囚徒,死罪降流,流已下一切放免。其十惡反逆及 偽造頭首、強盜、劫殺、官吏犯贓枉法等,害政既甚,在 法難容,不在此限。其諸供司及作曹,非切要外,並宜 減省。京畿諸色和糴,一切並停。其天下百姓,灼然單 貧,交不存者,緣租庸先立,限長行每鄉量降十丁,猶 恐編戶之中,懸罄者眾,限數既少,或未優矜。其實不 支濟者,宜令每鄉,量更矜放,待資產稍成,任依常式。 以天下未寧,頻申赦令,公私庶務,優恤蓋多。載覃宥 過之恩,庶及措刑之美。宣示中外,知朕意焉。閏四月 己卯,御鳴鳳門,詔曰:自古哲王,恭承景命,莫不執象 以御宇,歷時以建元。必當上立乾符,下立人極者也。 朕承累聖之鴻業,紹大中之寶位。胡孽干紀,王師尚 勞。乾乾之心,豈忘鑒寐。一物失所,每軫納隍之憂。萬 邦未寧,深懷馭朽之懼。賴上元垂福,宗廟降靈,百辟 卿士,同心戮力。方冀干戈載戢,區宇乂寧。每勵躬於 帝圖,常取則於天道。屬天人葉紀,景象垂文,爰遵革 故之典,將契維新之命。義存更始,庶有應於天心。澤 被無私,宜載覃於率土。可大赦天下。改乾元三年為 上元元年,閏四月十九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已 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見禁囚徒,罪無輕重,常 赦不免者,咸赦除之。其與逆賊元謀,及脅從受驅使, 懼法來降,及潛藏不出者,已頻處分。但能歸順,赦罪。 除元惡之外,一無所問。其史思明,心能改圖,束手來 款,亦當洗其瑕釁,議以勳封。內外文武官,賜爵各有 差。其六軍及飛龍、閑廄,加賜物。其成都、靈武元從扈 從,遞加有差。在外諸軍,各加錄賞物。陣亡將士,優加 褒贈。行人家口,所在賑給。定禍亂者,必先於武德,拯 生靈者,諒在於師貞。周武創業,克寧區夏,惟師尚父, 實佐興王。況德有可師,義當禁暴,稽諸古昔,爰崇典 禮。其太公望,可追封為武成王。有司依文宣王置廟, 仍委中書門下,擇古今名將配享。並置亞聖及十哲 等,享祭之典,一同文宣。自古百王,欽慎刑法,蓋以法 者,人之命。刑者,國之權。苟或失其科條,固難措其手 足。頃或奸臣擅命,中典不修,造次便行,哀矜何在。自 今已後,其有犯極刑者,宜令本司,依舊三覆,庶平反 之際,人謂不冤。幽明之間,理皆無濫。又《書》稱群望咸 集,《詩》曰祀事孔明。爰自遐代,尤崇祭祀。朕深惟古義, 必在至誠。苟德之不修,則神亦無據。故知精誠有感, 黍稷非馨。而況宋璟發言,固三從而可驗。漢文深戒, 為千載之明徵。事可遵行,理當變革。有司所立祕祝 之法,或移於歲,或移於人。君人之心,寧所忍也。自今 已後,削去此法,其中祀下祀,并雜祭祀等,一切並停。 其諸應合祭祀,列於常典。所用祭科,一依古制,務從 減省,以副朕心。又車服以庸,有虞盛典。威儀以等,周 禮舊章。往屬承平,多歷年所。至於公卿,列位中外,在 官多以奢僭為心,流弊成俗。宜令所司,定王公以下, 車服產業,各詳古制,及令式作節限聞奏。自頃戎車 未息,殘孽猶虞,軍史獻功,務陳首級。且四海之內,孰 非王人,豈以苟從昏迷,陷在夷戮。一朝授首,懸彼槁 街。朕志在好生,憫其驅脅。其諸軍所獲首級,除元惡 之外,一切不得傳送。又設官以禮,本在安人,遞遷之 政,勞於利物。今寰瀛之內,兵革未清,加以時或不登, 物皆踴貴,軍儲是急,廩稍靡供。冗官之流,固甚勞弊。 其京閑司官等,有材堪釐務者,宜令中書門下,即類 例,量資歷出授外官。王者設教,擇賢以理。廣徵巖穴, 用副薪槱。宜令中外五品已上文武正員官,各舉賢 良方正、直言極諫一人。武藝文才,俱堪濟理者,亦任 狀舉。其或文乏詞策,武非騎射,但權謀可以集事,材 力可以臨戎,方圓可收,亦任通舉。並限制到一月內 奏畢。自古明王聖帝、名山大川,並委州縣長吏,擇日 致祭。義夫節婦、孝子順孫,旌表門閭,終身勿事。 上元二年正月甲寅,降死罪,流以下原之。九月壬寅, 大赦。去乾元大聖光天文武孝感號,去上元號,稱元 年,以十一月為歲首,月以斗所建辰為名。

按《唐書·肅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上元二年正月甲寅,詔曰:乘時布澤,有 國之彝訓。議獄緩刑,前王之茂典。繇是洽其麛卵,殷 湯弘解網之仁。順彼陽和,漢后有錄囚之詔。育物施 惠,抑惟舊章。朕纘服鴻業,祗膺寶位,何嘗不日旰忘 食,中夜求衣。慮一物之失所,憂四方之未乂。雖身居 黃屋,而志在蒼生。今寇孽為虞,征輸未息,猶恐提戈 釋耒,未有厚於人時。寘棘理梧,或慮盈於幽圄。屬三 陽啟候,萬物遂生,宜覃在宥之澤,庶葉維新之令。其天下見禁徒囚,死罪降流,徒以下並釋放。京城宜令 中書門下,即分往府縣,御史臺、大理寺即自親按問 疏決,訖,具狀聞奏。諸府州各委所繇長官,准此處分。 諸色流人及左降官等,所繇類例,並與量移,仍委中 書門下議覆,奏取處分。其先緣安祿山偽署三司,有 名應在流貶者,原情議罪,負國誠深。朕以捨其殊死, 竄於荒徼,固當與眾共棄,長為匪人。然皆邦國舊臣, 嘗挂纓冕,使其終沒裔土,永匿慚魂,孰若貸以殊私, 俾令效節,亦准例處分。兼委中書門下,量輕重類例, 奏取處分。比緣寇盜之內,干戈脅從,白刃臨頸,胡寧 忍決。所以陷於兇黨,苟免者多。前從詔書,頻以該及, 其史思明將士及偽署官屬等,有束身歸順,并率眾 來降,官爵如初,一無所問。以城邑降者,仍別加封爵。 餘兇黨之流,亦同此例。天實臨照,朕無食言。王者設 教,務農為首。今土膏方起,田事將興。敦本勸人,實惟 政要。宜令天下刺史、縣令,各於所部,親勸農桑。百姓 中有勤勞耕耘,積其菽粟,或贍於閭里,或能益軍儲, 委所繇長吏,具狀奏聞,當特與甄賞。仍令有司,第其 高下,量酬五品已下官員。其百司及州縣興工力役, 不急之務,一切並停。諸軍兵健,應在行營,有羸老疾 病,不任戰陣者,各委節度使,速揀擇放還。路次州縣, 量加濟卹。諸色步役,各令所司減省,放其營農。且寇 孽未平,軍戎當備。甿庶之內,征賦猶繁。朕所以親帥 公卿,躬行節儉,而詔書屢下,蠲免蓋多。國計軍儲,取 給而已。猶欲累加損益,以惠黔黎。宜委中書門下勾 當,令度支使,與諸供司,一切減省,應可蠲免,每司各 條件聞奏,當使施行。九月壬寅,詔曰:為人上者,與眾 守邦。自古哲王,懼其滿假,聰明濬哲,罔不在躬。文武 聖神,乃以為號。顧予菲薄,運屬經綸,一旅成師,復其 舊物。聖皇納人壽域,游意道源,神器之重,傳歸於朕。 獲守丕業,若履春冰,敢忘謙沖,日益招損。欲垂範而 自我,亦去華而就實。其乾元大聖光天文武孝感等 尊崇之稱,何德以當之。以欽若昊天,定時成歲,春秋 五始,義在體元。惟以紀年,更無潤色。至於漢武,飭以 浮華,非昔王之茂典,豈永代而為則。三代受命,正朔 皆殊。宗周之王,實得天統。陽生元氣之本,律首黃鍾 之尊。制度可行,葉用斯在。自今己後,朕號稱皇帝,其 年但號元年,去上元之號。其以今年十一月,為天歲 首,便建丑建寅,每月以所建為數,承天陟后,稽古臨 人。必繇革故之源,方合大中之道。風行GJfont縣,澤被無 涯。欽承上帝之心,申錫蒼生之慶。可大赦天下。自二 年九月二十一日昧爽已前,大辟罪,無輕重,已發覺、 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見繫囚徒,常赦所不免者,咸 赦除之。其十惡、五逆及造偽頭首、官典犯贓法,實難 容刑,故無小並,不在免限。其史朝義,若能翻然改圖, 背逆歸順,罪無所問,加以勳封。自乾元元年已前,開 元已來,應反逆連累,赦慮節度,限所未該及者,並宜 釋放。有官者,降資與官。無官者,依本色例收敘。內外 官三品以上,賜爵一級。四品、五品,各加一階。六品已 下,賜勳兩轉。成都府及靈武元從,普恩之外,三品已 下,更賜爵一級。四品,更加一階。六品已下,更賜勳一 轉。眷及勤勞,俾其焯敘。每以田功在謹,農事惟勤。不 有司存,何成重穀。諸州等各置司田參軍一人,專主 農事。每縣各置田正二人,於當縣揀明閑田種者充, 務令勸課。國之大事,郊祀為先。貴其至誠,不美多品。 黍稷雖設,猶或非馨。牲牢空多,未謂能享。今以元元 孚祐,至道為心。將臻太和,不欲多殺。禮樂殊制,孝敬 同歸。圜丘方澤,任依嘗享。宗廟時祠,但臨時獻熟,用 懷明德之馨,庶合西鄰之祭。唐虞之代,肇有九州。王 者所都,文無異制。其京兆府、河南府、太原府三京之 號,宜停。其鳳翔先為西京,亦宜准此。所設諫曹,欲聞 諷議,允副從繩之望,須成削槁之書。其諫官,令每月 一上封事,指陳時政得失。若不舉職事,當別有處分。 其諸州別駕,可依舊卻置。每除京官五品已上正員、 清望官及郎官、御史、諸州刺史,皆用推薦一兩人以 自代。仍具錄行能聞奏,觀其所舉,以行殿最。文武官 等,賜物各有差。自今已後,有隱欺須勾剝者,宜勾當 年。若事連去年,亦任通勾。其隔年者,不在勾限。官典 隱藏在腹內,不在此限。其氏姓雖得之久遠者,與俗 諱及隱疾同聲者,宜改與本族望所出大姓,自逐穩 便。名山大川、明王聖帝所在廟祠,各委州縣官長,虔 誠致祭。天下侍老,先版授者,改與版授。未版授者,與 版授。鰥寡惸獨,不能存立者,委刺史、縣令量加賑恤。 義夫節婦、孝子順孫,旌表門閭,終身勿事。赦書有所 未及者,各令有司,速勘會類例條件聞奏。

寶應元年建卯月,大赦。建辰月,大赦。建巳月,大赦。五月,大赦。十一月,免為賊脅從者罪。[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寶應元年建卯月辛亥,大赦。賜文 武官階、爵。五品以上清望及郎官、御史薦流人有行 業情可矜者。停貢鷹、鷂、狗、豹。建辰月壬午,大赦,官吏 聽納贓免罪,左降官及流人罰鎮效力者還之。建巳月乙丑,皇太子監國。大赦,改元年為寶應元年。 按 《代宗本紀》:寶應元年四月己巳,即皇帝位。五月丁酉, 大赦。刺史予一子官,賜文武官階、爵,子為父後者勳 一轉。免民逋租宿負。

按《冊府元龜》:寶應元年建卯月辛亥朔,御丹鳳門,詔 曰:惟天為大,事之在明。惟聖能享,承之在德。朕託於 人上,獲守丕圖。思大道之行,去鴻名之節。文武徽號, 存而不稱,開統履端,建元葉紀。美皆有讓,言必可陳。 虔告元元,致齋清廟。恭行舊典,展禮南郊。百神允懷, 上帝臨我。升聞之際,其亦可言。昭事以誠,實膺多福。 高而不遠,復見其心。乃候發生之時,用行嚮勸之道。 暘谷出日,登大明於域中。泰山起雲,遍膏雨於天下。 君人臨照,德澤周洽,布其寬大,豈止於茲。宜行肆眚 之恩,益廣萬邦之慶。可大赦天下。自元年建卯月一 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 已結正、未結正、繁囚、見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 其反逆、造偽頭首、謀殺、故殺并十惡死罪官吏,及典 正犯贓,為蠹既深,在法難容,並不在赦限。其史朝義 已下脅從將士,及受偽官等,棄逆歸順,因事立功,封 賞之外,餘無所問。其諸色流人,及左降官等,前後頻 有處分,並與量移,所繇稽遲,動歷年數。宜令有司,即 申明前後制敕節文,速勘責類例聞奏。其中外行業 夙著,情狀可矜,久踐朝班,曾經任用者,委在朝五品 已上清望官及郎官、御史,於流貶人中,素相諳委,為 眾所推者,各以名薦,須當才實。其內外文武官三品 已上,賜爵一級。四品已上,各加一階。成都府、靈武元 從功臣,三品已上,更賜爵一級。四品已上,更加一階。 朕敬授人時,慎徽月令,庶無極否,以獲休徵。自今以 後,每至四孟月、迎氣之日,與百辟卿士,舉而行之。建 辰月,應蕃彉騎,宜三分量留一分,其餘即放歸營農。 至建巳月,任依嘗式。諸州刺史、縣令,及司田參軍,令 設法勸課,令其耕種,不得失時。貧不支濟戶,仍方圓 處置,量事借貸,務令存立。歲終,巡按量其功效,便申 賞罰。諸道貢獻,除馬畜供軍之外,其餘鷹鷂狗豹、奇 禽異獸,並不得輒進。五都之號,其來自久,宜以京兆 府為上都,河南府為東都,鳳翔府為西都,江陵府為 南都,太原府為北都。孝本天經,禮崇國典。橫於四海, 漏及三泉。其京資清正員,文官五品已上,武官三品 已上,并兩省供奉官、御史、諸州刺史並諸道節度已 下、三品已上,父母亡歿,未經追贈者,並量與追贈。文 武不墜,道弘於人,務在搜揚,俾其展效。其諸道人中, 有詞學高深、兼通政理、軍謀制勝、明習韜鈐者,委所 在刺史,揀擇薦京。四品已上員,文武官任各舉一人。 孝子順孫、義夫節婦,旌表門閭,終身勿事。建辰月壬 午,詔曰:元首之義,以人為心。外有凋傷,內懷慘怛。罪 歸於己,情見乎辭。伯禹深泣辜之仁,漢皇下哀痛之 詔。與理同道,惟刑是恤。朕志弘覆載,運屬艱難,思措 大刑,俾登壽域。風以解慍,時當發生。國有舊章,已懸 書於象魏。恩成在宥,宜釋繫於狴牢。其天下見禁囚 徒,罪無輕重,一切放免。其官典犯贓,情雖難恕,特從 寬典,許以自新,並宜納贓放。所犯罪左降官等,即與 量移近處。諸色流人及效力罰鎮人等,並即放還。其 有亡官失爵,亦與收敘。比來兵革不息,年穀未登。百 姓流離,至於困弊。戰士暴露,頗聞闕乏。或先有結聚, 及有違軍令,但宜改過自效,前事捨而不論。艱虞以 來,多冒刑憲,道存善貸,屢有德音。庶其最靈,咸自改 勵。宣示中外,知朕意焉。己未,又詔曰:左降收敘官及 流人等,今月三日,已有處分。若准例更待本處文解, 必恐動經歲年,恩不及時,殊乖先意。宜令所繇計會, 勘責五品已上及郎官、御史,俱貶中書門下六品已 下,委兵、吏部各詳犯狀輕重,量才改轉。其本犯非巨 蠹,曾經清班,名行夙著者,仰具名御聞奏。諸色流人 等,所司簡勘明曆牒,所繇州縣軍鎮等放還。流貶人 所在身亡者,任其親故收以歸葬,仍州縣量給棺櫬, 發遣。四月乙丑,詔曰:上天降寶,獻自楚州,神明告曆 數之,符合璧定妖災之氣,總集瑞命祗承鴻休,因以 體元,葉乎五紀。其元年宜改為寶應,元年建巳月改 為四月,其餘月並為常數,仍舊以正月一日為歲首。 受茲福應,佇以升平。因日月之重光,布雲雨之渥澤。 其天下見禁囚徒,罪無輕重,并巳發覺、未發覺、已結 正、未結正,四月十五日昧爽以前,一切放免。左降官, 宜即量移近處。流人,一切放迴。有司更不得輒有類 例條件。其楚州刺史并出寶縣官,及進寶官,量與進 改,隨進寶官典傔等,各量與一子官。宣示中外,宜知 朕意。己巳,代王即位。五月丁酉,帝御丹鳳樓門,下大 赦天下制曰:高宗嗣興諒闇,成受終之禮。康王承統 翌日,奉顧命之書。況萬事尚殷,蕭牆有釁,蒼生佇望, 社稷謀安。教雖達於通喪,禮有變於金革。順人聽政, GJfont俛從權。朕頃從鑾輿,率彼西夏,佐成草昧,俾掌戎 車。國步艱難,睿圖廣運。再清GJfont縣,崇復宗社。稟承命 以受律,敢貪天以為功。聖慈弘深,冊踐明兩,奉承庭訓,敢有怠違。嗚呼不弔,昊天殃咎,薦至皇祖之哀,未 釋閔凶之罰。奄鍾攀號,罔極若無,天地誓終,喪紀企 及前王。百辟抑予,俾恭遺訓,俯遂眾望,嗣膺丕烈,欽 茲大寶,懼不勝任,若蹈春冰,如集喬木。日者先聖哀 損,朕在問安,而鬩牆搆災,凌長成禍。閫闈作孽,閽寺 滔天,職為亂階,潛置巫蠱。將以竊弄,覆我邦家。賴良 弼翊戴,爪牙同德,天道助順,神理害盈。昭此共工之 心,終貽管蔡之辱。舍彼有罪,咸伏其辜。廢於離宮,實 於城潁。今天衢雖泰,率土未康。式協公卿之心,仰遵 易月之命。奉時斯在,先甲未孚。宜允人神,覃茲漫汗。 可大赦天下。自寶應元年五月十九日昧爽已前,大 辟罪已下,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 常赦所不免者,罪無輕重,咸赦除之。自開元以來所 有諸色犯累者,並宜雪免。左降官并諸色流人,及罰 鎮效配軍團人等,一切即放還。其中有見任刺史、縣 令及正員者,并依本任其四月十五日巳後,諸色流 貶者,與量移近處。逆賊史朝義已下,有能投降及率 眾歸附者,當超與封賞。天下禁囚,不得過五日,所有 推劾,不得分外拷掠,亦不得信友證,便結罪名。諸色 文武官,應在凌霄門內謁見者,并飛龍射生等,並宜 以寶應功臣為名。諸州刺史,與一子官。刺史、縣令入 五品,減兩考。內外文武官,三品已上,賜爵一級。四品 已下,各加一階。諸州刺史父母在,無官者,與致仕官。 及無諡號,已亡歿者,追贈。諸州防禦使,並停。天下子 為父後者,各賜勳一轉。州縣官,自今巳後,宜令三考 一替。大官饔膳等,特宜減省。有涉奢侈,一切宜停。天 下百姓,逋租懸調、貸糧種子、諸色欠負官物,一切放 免。開元、乾元等錢,並宜准一文用,不須計以虛數。益 昌郡王邈,進封鄭王。延慶郡王迥,進封韓王。故庶人 皇后王氏、故庶人太子瑛、鄂王瑤、光王琚,宜並復封 號。棣王琰、永王璘及應安祿山詿誤人反狀人等,並 宜昭雪。建昌王追封為濟王,崇恩王追封為衛王,靈 昌王追封為鄆王。其有明於政理、博綜典墳、文可經 邦、謀能制勝及孝悌力田,諸州刺史,並宜搜揚聞薦。 投匭者,不須勘以停處姓名,務招直言,以副朕意。十 一月辛巳,詔東都、河北應受賊脅從署偽官,并偽出 身,悉原其罪,一切不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