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第25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五十一卷
經濟彙編 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一卷目錄

 古玩部藝文一

  賀衢州進古銅器狀    唐張九齡

  李衛公故物記       韋端符

  先秦古器記        宋劉敞

  集古錄目序        歐陽修

  張仲器銘          前人

  前漢二器銘         前人

  古器說           蔡絛

  前漢玉器銘        周必大

  集古圖考序       元朱德潤

  跋古器物銘       明何喬新

  博古圖序          蔣暘

 古玩部藝文二

  柳元穀以所得晉太康間冢中杯及瓦券來易

  余手繪二首      明徐渭

 古玩部紀事

 古玩部雜錄

考工典第二百五十一卷

古玩部藝文一[编辑]

《賀衢州進古銅器狀》
唐·張九齡
[编辑]

右:伏見衢州所進《瑞魚銘》等,神物瑰奇,形製純古。魚 為龍象,既章受命之元;銘作龜文,更表錫年之永。河 圖舊事,無以加之。臣升贊休明,屢承福應,恭惟拜慶, 倍百𢘆情。伏望宣付史館,傳之不朽,無任喜躍之至。

《李衛公故物記》
韋端符
[编辑]

三年冬,端符於三原令座中揖其群官,有客曰:李丞 某,謂端符曰:「是衛公之胄也。」其家傳賜書與他服器 十餘物者。訖讌,端符即丞居為客謁丞,延入就次,端 符因跪請曰:「藉君僕射公之嗣,固願見僕射公之烈 之多。其事辭雖文記或闕,略具天下耳舌矣。聞君世 傳文帝詔與公服物者,願得以觀。」丞慘然曰:「諾。」即其 家,傴僂躍步,奉賜書一函,他物一器。出發視,有玉帶 一首,末為玉十有三,方者七,挫兩隅者六,每綴環焉, 為附而固者以金。丞曰:「『《傳》云:環者,列佩用也』。玉之粹 者若含怡然,澤者若渙釋然。」公擒蕭銑時,高祖所賜 于闐獻三帶,其一也。素錦袍一,其襟袂促小,裁制絕 巧密,光爛爛如波。旁出紫文綾襖一,「促製,小袖如袍, 其為文林樹於上,其下有馳馬射者。又雜為狻猊、虎 貙、橐駝者。靴褲一,往來為鉤屬鎖劍文,疑非華人所 為也。」自始傳至于今,莫能名其物。「象笏一,差狹不類 今笏者,佩筆一,奇木為管韜,刻飾以金,別為金環以 限其間。韜者火鏡二,大觿一,小觿一,算囊二,椰盃二。」 蓋嘗佩於玉帶環者「十三,物亡其五,有存者八。大帝 為兒時,與公子某年上下,文帝命居宮中,侍吾兒戲」, 即賜以皇子服物。黃綾袍、緋綾袍,皆為龍鸞文;素錦 襖綷五采為花若鳥者;素錦半袖小笏,皆緻巧精妙, 今工之為不能也。文帝賜書二十通,多言征討事,厚 勞苦信必威賞而已。其兵事節度皆付公,吾不從中 制也。暨公疾,親詔者數四,其一曰:「有晝夜視公病,大 老嫗令一人來,吾欲熟知公起居狀。」丞曰:「權文公視 此詔」,常泣曰:「君臣之際乃如是耶?」端符既畢,觀中若 有物擊惻其心者;於玉帶,見遠方致物而上不專有, 以賜有功也;於文錦眾物,見其時之工志功不志靡 也;於賜公子以皇子衣服,見視臣如友而「猶兒也。於 詔征討,見擇將材,付將職也。上尚不中制,其事旁他 可動哉?於問公疾,見上念憫公如家人之視子姓也。 公之勞烈,如是其大,固有以感之。獨推期運,吾不信 也。」丞曰:「子觀吾故物,異他人之觀,一似動色隱心者。 於霜露變時,每閱省是物,人雅謂子工文辭,幸為記, 吾得觀,以慰吾慕思也。故」為記衛公故物。

《先秦古器記》
宋·劉敞
[编辑]

先秦古器,十有一物,制作精巧,有款識,皆科斗書,為 古學者莫能盡通。以它書參之,乃十得五六。就其可 知者校其世,或出周文、武時,於今蓋二千有餘歲矣。 嗟乎!三王之事,萬不存一。《詩》《書》所記,聖王所立,有可 長太息者矣。獨器也乎哉!兌之戈,和之弓,離磬崇鼎, 三代傳以為寶,非賴其用也,亦云上古而已矣。孔子 曰:「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眾不可蓋,安知天下無能 盡辨之者哉?使工模其文,刻其石,又并圖其象,以俟 好古博雅之君子焉。終此意者,禮家明其制度,小學

正其文字譜諜次其世諡,迺為能盡之
考證.svg

《集古錄目序》
歐陽修
[编辑]

「物常聚於所好,而常得於有力之彊。有力而不好,好 之而無力,雖近且易,有不能致之。象、犀、虎、豹,蠻夷山 海殺人之獸,然其齒角皮革,可聚而有也。」玉出崑崙 流沙萬里之外,經十餘譯乃至乎中國。珠出南海,常 生深淵,採者腰緪而入水,形色非人,往往不出,則下 飽蛟魚。金礦于山,鑿深而穴遠,篝火餱糧而後進。其 「崖崩窟塞,則遂葬於其中者,率常數百人。其遠且難 而又多死,禍常如此。然而金玉珠璣,世常兼聚而有 也。凡物好之而有力,則無不至也。《湯盤》孔鼎,岐陽之 鼓,《岱山》《鄒嶧》,會稽之刻石」,與夫漢、魏已來聖君賢士 桓碑、彝器、銘詩序記,下至古文籀篆、分隸諸家之字 書,皆三代以來至寶,怪奇偉麗,工妙可喜之物,其去 人不遠,其取之無禍。然而風霜兵火,湮淪磨滅,散棄 於山崖墟莽之間,未嘗收拾者,由世之好者少也。幸 而有好之者,又其力或不足,故僅得其一二,而不能 使其聚也。「夫力莫如好,好莫如一。」予性顓而嗜古,凡 世人之所貪者,皆無欲於其間,故得一其所好於斯。 好之已篤,則力雖未「足,猶能致之。」故上自周穆王已 來,下更秦、漢、隋、唐、五代,外至四海九州,名山大澤,窮 崖絕谷,荒林破塚,神仙鬼物,詭怪所傳,莫不皆有,以 為《集古錄》。以謂傳寫失真,故因其石本,軸而藏之。有 卷帙次第,而無時世之先後,蓋其多取而未已,故隨 其所得而錄之。又以謂聚多而終必散,乃撮其大要, 別為《錄目》,因并載夫可與史傳正其闕謬者,以傳後 學,庶益於多聞。或譏予曰:「物多則其勢難聚,聚久而 無不散,何必區區於是哉?」予對曰:「是吾所好玩,而老 焉可也。」象犀金玉之聚,其能果不散乎?予固未能以 此而易彼也。

《張仲器銘》
前人
[编辑]

右張仲器銘四,其文皆同,而轉注偏傍,左右或異,蓋 古人用字如此爾。嘉祐中,原父在長安,獲二古器於 藍田,形制皆同,有蓋而上下有銘。甚矣,古人之為慮 遠也!知夫物必有弊,而百世之後,埋沒零落,幸其一 在,尚冀或傳爾。不然,何丁寧重複若此之煩也。《詩六 月》之卒章曰:「侯誰在矣?張仲孝友」,蓋周宣王時人也, 距今實千九百餘年,而二器始復出。原甫藏其器,予 錄其文,蓋仲與吾二人者,相期於二千年之間,可謂 遠矣。方仲之作斯器也,豈必期吾二人者哉?蓋久而 必有相得者,物之常理爾。是以君子之於道,不汲汲 而志常在於遠大也。原父在長安,得古器數十,作《先 秦古器記》。而張仲之器其銘文五十有一,其可識者 四十一,具之如左,其餘以俟博學君子。

《前漢二器銘》
前人
[编辑]

右林華宮行鐙銘一,蓮勺宮銅博山爐下槃銘一,皆 漢五鳳中造。林華宮,《漢書》不載,《宣帝本紀》云「困於蓮 勺鹵中」,注云「縣也」,亦不云有宮。蓋秦、漢離宮別館,不 可勝數,非因事見之,則史家不能備載也。余所集錄 古文,自周穆王以來莫不有之,而獨無前漢時字,求 之久而不獲,每以為恨。嘉祐中,友人劉原父出為永 興守。長安秦漢故都,多古物奇器,埋沒於荒基敗塚, 往往為耕夫牧豎得之,遂復傳於人間。而原父又雅 喜藏古器,由此所獲頗多,而以余方集古文,故每以 其銘刻為遺。既獲此二銘,其後又得《谷口銅甬銘》,乃 甘露中造,由是始有前漢時字,以足余之所闕,而大 償其素願焉。余所集錄既博,而為日滋久,求之亦勞, 得於人者頗多,而最後成《余志》者,原父也,故特誌之。 嘉祐八年歲在癸卯七月二十日書。

《古器說》
蔡絛
[编辑]

虞夏而降,制器尚象。後世由漢武帝汾陰得寶鼎,因 更其年元,而宣帝於扶風亦得鼎,款識曰:「王命元臣, 官此物色。」及後和帝時,竇憲勒燕然還,南單于遺憲 仲山甫古鼎有銘,而憲遂上之。凡此數者,咸見諸《史 記》,所彰灼者迨。魏、晉、六朝、隋、唐亦數數言獲古鼎器。 梁劉之遴好古愛奇,在荊楚聚古器數十百種,又獻 古器四種於東宮,皆金錯字。然在上者初不大以為 事,獨國朝來浸乃珍重。始則有劉原父侍讀為之倡, 而成於歐陽文忠公,又從而和之,則若伯父君謨、東 坡數公云爾。初,原父號博雅,有盛名,曩時出守長安, 長安號多古簋、敦、鏡、甗、尊、彝之屬,因自著一書,號《先 秦古器記》。而文忠公喜集往古石刻,遂又著書名《集 古錄》,咸載原父所得古器銘款。由是學士大夫雅多 好之,此風遂一煽矣。元豐後,又有文士李公麟者出。 公麟字伯時,實善畫,性希古,則又取生平所淂暨其 聞睹者作為圖狀,說其所以,而名之曰《考古圖》。傳流 至元符間,太上皇即位,憲章古始,眇然追唐虞之思, 因大崇尚。及大觀初,乃倣公麟之《考古》,作《宣和殿博 古圖》,所藏者大小禮器,則已五百有幾。世既知其所 以貴愛,故有得一器,其直為金錢數十萬,後動至百 萬不翅者。於是天下塚墓,破掘殆盡矣。獨政和間為 最盛,尚方所貯至六千餘。數百器遂盡見三代典禮文章,而讀先儒所講說,殆有可哂者。始端州上宋成 公之鐘,而後得以作《大晟》。及是,又獲被諸制作,於是 聖朝郊廟禮樂,一旦遂復古,跨越先代。嘗有旨以所 藏列崇政殿暨兩廊,召百官而宣示焉。當是時,天子 尚留心政治,儲神穆清,因從瑣闥密窺聽。臣僚訪諸 左右,知其為誰,樂其博識,味其議論,喜於人物而考 驗之詳也。時所重者,三代之器而已。若秦、「漢間物非 殊特,蓋亦不收。及宣和後,則咸蒙貯錄,且累數至萬 餘,若岐陽宣王之石鼓,西蜀文翁禮殿之繪象,凡所 知名,罔間巨細遠近,悉索入《九禁》。而宣和殿又刱立 保和殿者,左右有《稽古》」、「《傳古》《尚古》等諸閣,咸以貯古 玉印璽,諸鼎彝禮器法書,圖畫盡在,然世事則益爛 漫,《上志》衰矣,非復前日之」敦尚。考驗者俄遇僭亂,側 聞都邑方傾覆時,所謂「先王之制作,古人之風烈,悉 入金營。夫以孔父、子產之景行,召公、散季之文辭,牛 鼎象樽之規模,龍瓿雁燈之典雅,皆以食戎馬,供熾 烹,腥鱗濕滅,散落不存。文武之道,中國之恥,莫甚乎 此。」言之可為於邑。至於圖錄規模,則班班尚在,期流 傳於不朽云。作《古器說》。

《前漢玉器銘》
周必大
[编辑]

《六一堂集古錄》千卷,卷為一通,縹以緗紙,束以縹帶, 揭秩次於外,列名物於首,而係考證於後,銜幅皆用 名印,其精謹如此。靖康間,公諸孫避難南行,不能盡 載,乃取遺澤而棄舊刻。此五銘者,總為一軸,首尾獨 備,人皆云「前漢、昭、宣時字畫。」䟦誤以始元為宣帝年號公得之頗 艱,愛之甚至,且以劉、裴手書附其中。今併刻之,不特 使後世識其全篇之體製,抑亦成公遺志也。《五鳳》《黃 龍》三器,字極小,《甬銘》雖大而瘦勁,刻銅既不能深藏, 久印染復點昧。熟視之,前銘「容十」之下,但晦「斗」字,與 後銘同,亦彷彿可辨,蓋不必均以四字為行也。

《集古圖考序》
元·朱德潤
[编辑]

自黃帝氏液金作鑑,夏后氏以名山之金鑄九鼎,防 魑魅以知神姦,至商周廣為禮樂之器,於是文物大 備。若兌之戈,和之弓,垂之竹矢,皆載諸傳記。是皆聖 人創制於前,而歷代繼作於後。攷《周禮》攻金之工,玉 人之工,皆專心至精,琱鏤巧妙,非後人所可及者。蓋 其用心專一,致思無雜,故鍾鼎尊彝,刻文銘功,珮環。 「琫!象物備用」,是皆聖人之徒也。僕自弱冠遊燕京, 諸王公家及祕府所藏,悉得瞻覽。以見古人備物制 器之妙,而後世得以彷彿其儀範,豈非文治之大助 乎?故因暇日,圖其所見,與好事者共之。至正元年夏 五十日。

《跋古器物銘》
明·何喬新
[编辑]

三代盛時,凡諸侯卿大夫有駿烈丕績者,必作彝鼎 而銘之,所以垂不朽而昭示其子孫也。其辭宏深奧 雅,與《書》之典、《誥》《詩》之《雅》《頌》相表裡。自浮屠氏入中國, 凡三代彝器,往往毀之以鑄佛像,其存於下者鮮矣。 予家食時,村氓耕地得一器,狀若古之所謂卣者,村 氓疑其金也,剖而棄之。予取以歸,視其銘識皆籀文, 知其為三代之物,而惜其已毀也。及來京師,遊廢佛 剎,有僧以銅器焚薌,狀若《禮圖》所謂敦者,制作精巧, 其為古物無疑。予欲以白金市之,僧靳而不予。後數 年,過而問之,則已為豪有力者所攘。乃知卣彝敦匜 猶有存者,特出非其時,遇非其人,故湮淪毀棄,而莫 有寶之者矣。則夫君子懷瑾握瑜而不遇知者,其沈 沒無聞,亦何異是器也?予惟嗜古,每恨不及睹三代 之禮器,無以見聖人制作之盛。間取傳記所載古器 物諸銘裒而錄之,得三十有三,將以傳諸好古博雅 之君子。蓋聖人之制作,有道存焉。是數者,雖其器亡 矣,然頌其詞而繹其理,非徒有以見盛王良弼之德 烈,亦庶幾可以想見聖人之道焉。豈眷眷於器數之 末乎哉。

《博古圖序》
蔣暘
[编辑]

古人制器,取法於象,百工司之,類以義起,日用咸備, 所以周天下之用而已。迨考之三后以來圖書,如《詩》 《書》《左氏》所載,則又不徒用也。其郊廟朝著,吉凶慶恤, 鄉閭比伍,服御器用,往往臣下為君上監制,子孫為 父祖專設。至其銘款,咸祝祈壽祉,期之世世。甚而用 之,酬功德以為賞典,頒侯牧以為世守。上下貢賚,動 以名器為重,如「闕鞏之甲,密須之鼓,宣后鞶鑑之器, 先吳壽夢之鼎」之類是也。何也?蓋爾時天地之運淳 渾,而作德養才者備,故不特參擬盡神。愉成化,作 則垂憲而已。雖器用之類,亦未有不順軌盡制者矣。 試以《伍金之範》,流傳人間者觀之,或嘉宴犧象,或清 廟彝鼎,以至於壺罍舟卣敦觚鬲鍑之屬,其銘識則 鐘鼎魚鳥之紋,其賁飾則雲雷龍鳳之象,其形制則 方圓高下之式,舉纖麗而合中正,古質而寓工巧,以 養以戒,均有取義焉。稽之後世,大工者則淫巧,大樸 者或駁略,故孔子所以有「不觚之嘆也。」嗚呼!法服法 器,古人非所以為麗也。惟心一於正,則於是皆不苟

焉。推之於大者,其先王仁政之形,井田學校封建禮
考證.svg
樂之類,意者皆其心神之妙也。是以形而傳彼典籍,

今亦耿耿也。有志者考古人之器,則由是而知古人 之政矣。宣和收錄其志,恐專為器噫,為器則敝矣。予 苦是籍艱於好古者,爰屬掌鹽司者黃君景星再購 佳木而翻刊之,是亦孔子存羊之意焉。若曰「玩物喪 其志」,則予不敢

古玩部藝文二[编辑]

《柳元穀以所得晉太康間冢中杯及瓦券來易余手繪二首》
明·徐渭
[编辑]

《券文》云:「大男楊紹,從土公買冢地一丘,東極闞澤,西極黃滕,南極山背,北極於湖,直錢四百萬,即日交畢,日月為證,四時為伍,太康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對共破剪,民有私約如律令。」 詳玩右文,似買於神,若今祀后土,義非從人間買也。二物在會稽倪光簡冢地中,於萬曆元年掘得之地,在山陰二十七都應家頭之西,尚有一白磁獅子及諸銅器。銅器出則腐敗矣,獅尚藏光簡家。

遙思冢中人,有杯不能飲。孤此黃兔窯,伴千三百稔。 券鏹四百萬,買地作衾枕。想當不死時,用物必弘甚。 尊罍羅寶玉,裹襪賤繡錦。豈有纖纖指,捧此鍛泥蕈。 存亡隔一丘,華寂迥千仞。活鼠勝死王,斯言豈不審。

古人笑不飲,此說豈無見。五斗叫《劉伶》,哀來淚如霰。 嗟彼太康子,冢中亦杯坫。固知好飲徒,無咽可澆嚥。 杯出黃土中,忽復受傾灌。譬彼避秦人,乃不知有漢。 我欲學盧充,詣市買金盌。庶幾遇小姨,知是崔氏玩。

古玩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章帝本紀》:建初七年「冬十月癸丑,西巡狩長 安,進幸槐里岐山,得銅器,形似酒樽,獻之。」

《胡綜別傳》:綜博物,孫權時掘地得銅匣,長二尺七寸, 以琉璃為蓋,又一白玉如意,所執處皆刻龍虎及蟬 形,莫能識其由,使人問綜,綜曰:「昔秦皇以金陵有天 子氣,平諸山阜,處處輒埋寶物,以當王氣,此蓋是乎?」 《因話錄》:宋江夏王義恭性愛古物,常遍就朝士求之。 侍中何勖已有所送,而王徵索不已。何甚不平,嘗出 行,於道中見狗枷犢鼻,乃命左右取之,還以箱擎送 之。牋曰:「承復須古物,今奉李斯狗枷,相如犢鼻。」 《南齊書劉悛傳》:悛為廣陵太守,都諸軍事,於

「州治下立學校,得古禮器銅罍、銅甑、豳山、銅罍樽、銅 豆鍾各二口」,獻之。

《陸澄傳》:澄領國子祭酒。竟陵王子良得古器,小口方 腹而底平,可將七八升,以問澄,澄曰:「此名服匿」,單于 以與蘇武。子良後詳視器底有字,髣髴可識,如澄所 言。

《竟陵王子良傳》:「子良敦義愛古,於西邸起古齋」,多聚 古人器服以充之。

《梁書劉之遴傳》,之遴好古愛奇,在荊州聚古器數十 百種,有一器似甌,可容一斛,上有金錯字,時人無能 知者。又獻古器四種於東宮。其第一種,鏤銅鴟夷榼 二枚,兩耳有銀鏤,銘云「建平三年造。」其第二種,金銀 錯鏤古樽二枚,有篆銘云「秦容成侯適楚之歲造。」其 第三種,外國澡灌一口,銘云「元封二年,龜茲國獻。」其 第四種古製澡盤一枚,《銘》云「初平二年造。」

《劉顯傳》:「顯博文強記。時魏人獻古器,有隱起字,無能 識者。顯案文讀之,無有滯礙,考校年月,一字不差,高 祖甚嘉焉。」

《酉陽雜俎》:「梁大同八年,戍主楊光欣獲玉龍一枚,長 一尺二寸,高五寸,雕鏤精妙,不似人作。腹中容斗餘, 頸亦空曲。置水中,令水滿倒之,水從口出,水聲如琴 瑟,水盡乃止。」

《南史始興王鑑傳》:「時有廣漢什邡人段祖以淳于獻。 鑑,古禮器也。高三尺六寸六分,圍三尺,圓如筩,銅色, 黑如漆,甚薄。上有銅馬,以繩懸馬,令去地尺餘,灌之 以水,又以器盛水於下,以芒莖當心跪注,淳于以手 振芒,則聲如雷,清響良久乃絕,古所以節樂也。」 《隋書高祖本紀》:「開皇十一年春正月丁酉,以平陳所 得古」器,多為妖變,悉命毀之。

《中說》:邳公好古物,鍾鼎什物珪璽錢貝必具。子聞之 曰:「古之好古者聚道,今之好古者聚財。」

《唐闕史》裴休,尚古好奇,掌綸誥日,有親表調授邑宰 於曲阜者,土人墾田得古器曰盎,腹容三斗,淺項痺足、規口短耳,朴素古醜。既洗滌之,復磨礱之,隱隱有 古篆九字,帶盎之腰,曲阜令不能辨。兗州有一生姓 魯,能八體書字者,召至於邑,出盎示之曰:「此古篆也, 非今之所行者,雖某頗嘗學之。」是九字曰:「齊桓公會 于葵丘,歲鑄邑。」宰大奇其說,及以篆驗,則字勢存焉。 及輦致河東公之門,公以為《麟經》時物,得以言古矣, 寶之猶鍾玦郜鼎也。視草之暇,輒引親友之分深者 觀之,以是京華聲為至寶。公後以小宗伯掌貢舉,生 徒有以盎寶為請者。裴公一日設食,會門弟子出器 於庭,則離立環觀,迭詞以質。獨劉舍人蛻以為非當 時之物,近世矯作也。公不悅曰:「果有說乎?」紫微曰:「某 初專丘明之書,具載小白桓公九合諸侯,取威定霸, 葵丘之會第八盟。又按《禮經》,諸侯五月而葬,同盟至 既葬然後反虞,虞然後卒哭,卒哭然後定諡。則葵丘 之役,實在生前,不得以諡稱。此乃近世矯作也。」裴公 洗然而悟,命擊碎,然後舉爵盡飲而罷。

談言李寰建節晉州,表兄武恭性誕妄,又稱好道,及 蓄古物,遇寰生日無餉,乃遺箱挈一故皂襖子與寰 曰:「此是李令公收復京師時所服,願尚書一似西平。」 寰以書謝。後聞恭生日,挈一破膩脂幞頭餉恭,曰:「知 兄深慕高真,求得一洪崖先生,初得仙時幞頭,願兄 得道一如洪崖。」賓寮無不大笑。又記有嘲好古者,以 市古物不計直,破家無以食,遂為丐,猶持所有《顏子 陋巷瓢》,號於人曰:「孰有太公九府錢,乞一文。」與武恭 事正相類。

《玉壺清話》:李翰及第于和凝牓下,后與座主同任學 士。會凝作相,翰為承旨,適當批詔,次日于玉堂輒開 和相舊閤,悉取圖書器玩,留一詩于榻,攜之盡去。詩 曰:「座主登庸歸鳳閤,門生批詔立鰲頭。玉堂舊閤多 珍玩,可作西齋潤筆不?」

《清異錄》:歐陽通善書,修飾文具,其家藏遺物尚多,皆 就刻名,號研室曰「紫方館。」金盛研滴曰「金小相鎮」, 紙曰「套子龜」,「小連城」,《千鈞史》,「界尺」曰「由準氏」,「芒筆」曰 「畦宗郎君」,「夾槽」曰「半身龍。」

《退朝錄》:忠懿錢尚父自國初至歸朝,其貢奉之物,著 錄行於時。今大宴所施塗金銀花鳳狻、猊壓舞茵、蠻 人及銀裝龍鳳鼓,皆其所進也。凡獻銀、絹、綾錦、乳香、 金器、瑇瑁、寶器、通天帶之外,其銀香、龍、香象、獅子、鶴、 鹿、孔雀,每集皆千餘兩。又有香囊、酒諸什器莫能 悉數。祥符《天聖經》「火多爇去。」今太常有銀飾鼓十枚 尚存。

《王氏談錄》:景祐中,內出古銅鍾鼎尊三器,詔公辨其 款識。公驗其文,稱「有周立玉字法,參以篆隸形制,不 與經典相合,非遠古時物。」疑宇文氏時器,具上其事。 詔藏於龍圖閣,語在公集中。皇祐中又出玉器二:一 為四龍行走上騰之形,其端可置物;一為梳形,旁上 連窣繅,繰可插羽,下有柄,雕以蜻蜓蝘。絕工巧,公 以為皆物柄也。梳形者疑古人羽扇之柄,其他莫可 知。

《太平清話》:「山谷有苕帚杖、虎臂杖、虎胎冠、椰子茶瓶、 鏡研。」

《道山清話》:張文潛嘗言:「近時印書盛行,而鬻書者往 往皆士人躬自負擔,有一士人盡掊其家所有,約百 餘千,買書將以入京,至中途,遇一士人取書目閱之, 愛其書而貧不能得,家有古銅器,將以貨之。而鬻書 者雅有好古器之癖,一見喜甚,乃曰:『毋庸貨也,我將 與汝估其直而兩易之』。於是盡以隨行之書,換數十」 銅器,亟返其家。其妻方訝夫之回,疾視其行李,但見 二三布囊磊塊然鏗鏗有聲。問得其實,乃詈其夫曰: 「你換得他這箇,幾時近得飯吃?」其人曰:「他換得我那 箇,也則幾時近得飯喫?」因言人之惑也如此。坐皆絕 倒。

《春渚紀聞》:「徐州護戎陳皋供奉,行田間,遇開墓者得 瑪瑙盂,圓淨無雕鏤紋,盂中容二合許,疑古酒巵也。 陳用以貯水注硯,因見硯之中有一鯽,長寸許,游泳 可愛,意為偶汲水得之,不以為異也。後或疑之,取置 缶中,盡出餘水。驗之,魚不復見。復酌水滿中。須臾,一 魚泛然而起,以手取之,終無形體可拘,復不可知為 何寶也。余視之數矣。」又記晉出帝既遷黃龍府,遼主 新立,召與相見,帝因以金盌魚盆為獻。金盌半猶是 磁,云是唐明皇令道士葉法靜冶化金藥成點磁盆 試之者。魚盆則一木素盆也,方圓二尺,中有木紋 二魚狀,鱗鬣畢具,長五寸許。若貯水用,則雙魚隱然 湧起,頃之遂成真魚,覆水則宛然木紋之魚也。至今 句容人鑄銅為洗,名「雙魚」者,用其遺製也。

《揮麈前錄》:韓似夫與先子言:「頃使金國,見金主所繫 犀帶,倒透中正透如圓鏡狀,光彩絢目。似夫注視久 之,金主曰:『此石晉少主歸獻耶律氏者,唐世所寶日 月帶也』。又命取磁盆一枚示似夫云:『此亦石主所獻, 中有畫雙鯉存焉,水滿則跳躍如生,覆之無它矣。二 物誠絕代之珍也』。」盆蓋見之范蜀公記事矣{{Annotation|。按此及前條俱

係晉少主事。但木盆磁盆,未知孰是。

}}

《續夷堅志》:「秀岩安常,字順之,常從党承旨學大篆,多 識古文奇字。泰和末,嘗見內府所藏湯盤,作白玉方 斗,僅四小寸,底銘九字,即『德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者 也。章宗有旨,令辨之。」又一方鼎,耳二足,四饕餮象,在 雷文中,銘云:「魯公作文王尊彝。」銅既古,瑩如碧玉,無 復銅性矣。

《太平清話》:「金章宗幸蓬萊院內宴時所陳玉器及諸 玩好盈前,視其篆識,多南宋宣和物。」

《蒙齋筆談》:「余少好藏三代秦漢間遺器,遭錢塘兵亂。」


盡亡之後,有遺余古銅鳩杖頭,色如碧玉,因以天台 藤杖為幹植之,每置左右。今年所親章徽州在平江, 有鬻銅酒器,其首為牛制作𥳑質,其間塗金,隱隱猶 可見,意古之兕觥。會余生朝,章亟取為余壽,余欣然 戲之曰:「正患吾鳩杖無侶,造物豈以是假之耶?」二物 常以自隨,往歲行山間,使童子操杖以從,殆以為觀 爾,未必真須此物也。邇來足力漸覺微,每陟降殆不 可無。時坐石間,兒子甥姪輩環於側,輒倚杖,使以觥 酌酒而進,即為引滿,常亦自笑其癖。

《研北雜志》:「吳興朱文中尚奇,每倣古物立怪名,以紿 流俗。」

《元氏掖庭記》:靜懿皇后旦日受賀,六宮嬪妃以次獻 慶禮。時南朝宮人有選入後庭者,亦以所珍進獻,一 人獻「寒光水玉魚,一人獻『青芝雙虯如意,一人獻『柳 金𥳑翠腕闌』』。」似今之手鐲類但彼扁而用臂者耳《魚》是太真潤肺物,《如 意》是六朝宮人所遺闌,又建業景陽宮胭脂井物。疑是 麗華所墜后不悅。

《輟耕錄》:「松江之橫雲山,古冢纍纍然,世傳以為多晉 陸氏所藏山人封生業盜冢。至正甲辰春發一冢,冢 磚上有『太元二年造』五字。按太元,東晉武帝時也,逆 數而上,計九百一十餘年矣。或者謂冢有志石,但恐 事泄,祕弗示人。冢中得古銅罍、勺、壺、洗、尊、鼎、雜器之 物二百餘件,內一水滴作獅子,昂首軒尾走躍狀,而 一人面部方大,髭鬚飄蕭,騎獅子背,左手握無底圓 桶,右手臂鷹人之腦心為竅以安吸子。吸子頂微大, 正蓋胸心,儼一席帽胡人衣褶及獅鷹羽毛,種種具 備,通身青綠,吸子渾若碧玉。論其製作膚理,則非晉 人所能,乃漢器無疑。必其平生寶惜而以殉葬。約長 五寸,高四寸許,誠奇物也。」至秋夏,士安偶過生,生出 售,即捐錢五十緡買之歸。剔鑿沙土,飾澤蠟石,神氣 百倍於昔,韞櫝寶藏時,以示博古好雅者。一日,為有 勢力時貴奪去。昔鮮于困學公嘗畜一水滴,正與士 安者大同小異,相承曰:「蠻人獅子,愛之未嘗去手。」寓 杭州斷橋,日臨湖,有水閣,倚闌把玩,偶墮吸子於湖 水中,百計求之不可見,悒怏嘅嘆,形神為之凋枯。既 他往,踰三年,復來杭,仍居昔所寓舍。追懷故物,往視 湖波。適當霜降水靜之時,吸子儼在土內。亟命僕下 取,欣然如獲至珍,即易號曰《神人獅子》。遂序述顛末, 求館閣諸老與夫騷人雅士歌詠以張之,寖成巨軸。 公歿,子孫不能世守,水滴與詩卷皆歸婺州陶氏,陶 亦不能久有,又將求善賈而沽諸,今不知所在。自我 朝百餘年來,僅聞公得其一於先,而士安得其一於 今?非若他古銅器比,可以屈指數也。

《玉堂漫筆》:「蘇丑字叔武,歙人,易簡之後。年八十餘,正 統間卒。以隱逸自高,性愛古法書名畫,不惜萬金購 之,曰:『此足養心性,非他玩好可比』。」其人品亦可謂博 雅矣。近時江南人家有好古玩物,至於敗家亡身者, 又可為監戒也。

《懸笥瑣探》:「予嘗至南內,於戊字庫見古銅器一事,如 劍而無刃,平直,首微稜,下有靶,長可二尺,闊僅及寸。」

嵌銀作童子奉牌舞牌上有「古并聶家」 四字,面嵌

《銀題》:「模稜難斷佞臣頭,碎腦翻成百倍憂。解使英雄 生膽氣,從今不用佩吳鉤。」詩直似宋元人作,然不可 考矣。

《見聞錄》:「陸文裕嗜古玩,羅列一室中。聞魏莊渠先生 至訪,悉為撤去。」

《筆記》:「華尚古名珵,字汝德,無錫人。有尚古樓,凡冠履 盤盂几榻,悉擬制古人。尤好古法書、名畫、鼎彝之屬, 懸購益勤,能推別真贋美惡,故所蓄皆不下一品。時 吳有沈周先生,號能鑒古,尚古時時載小舟從沈周 先生遊,互出所藏,相與評騭,或累旬不返。成化、弘治 間,東南好古博雅之士稱沈先生,而尚古其次焉。 沈」雲鴻字維時,石田之子也。性特好古,器物書畫,遇 名品,摩撫諦玩,喜見顏色,往往傾橐購之。菑畬所入, 足以資是。縹囊緗帙,爛然充室,而襲藏惟謹,對客手 自展列,不欲一示非人。至尋核歲月,甄品精駮,歷歷 有據依,江南賞鑒家咸推之。又喜積書,讎勘勤劇,曰: 「後人視,非貨財必不易散。萬一能讀,則吾所遺厚矣。」 先石田而卒。

《長安客話》:「豐潤縣治內古鼎一,弘治間士人鑿井得 之,重五百斤。圜腹弇口,四足。足上為牛首,下為牛蹄款識甚古。或以為商時物。」

《妮古錄》:「余於項元度家見官窯人面杯,哥窯一株,缾 哥窯八角把杯,又哥窯乳爐,又白玉蓮花臙脂盒,又 白玉魚盒,又倭廂倭几,又宋紅剔桂花香盒,又水銀 青綠鼎,銅青綠提梁卣,蓋底皆有款,又金翅壺,又商 金鵬尊,有四螭,上下蟠結而青綠,比他器尤翠,皆奇 物也。是日為乙未,八月二十有五日。」

繆貞,字仲素。善篆隸真行書,虞山碑刻多貞手蹟。尤 嗜古,凡三代、漢、唐器物,悉能購藏。嘗得宋內藏紹興 丁巳邵諤所進《述古圖》硯,因以「述古」名堂。黃晉卿為 之記。子侃,字權正,亦好文。

古玩部雜錄[编辑]

《龍城錄》:「建康李生,名照,字明叔,好古博雅,於古器凡 自戰國洎於蕭梁之間,譜所載者十得五六,皆精製 奇巧,後世莫迨。然生頗為文思澀,設諸勤求古器,心 在於文書間,亦足以超偉於當代也。」

《鄰幾雜志》:長安有寶貨行,有購得名「玉魚」者,亦名「玉 梁」,似今所佩魚袋,有玉者、銅者。文丞相五千市一瑪 瑙者,府中莫知何用,多云墓中得之。薛俅比部慶成 軍觀太寧宮醮,見禮服劍室貫縚者,形正相似。 《避暑錄話》:宣和間,內府尚古器,士大夫家所藏三代、 秦、漢遺物,無敢隱者,悉獻於上。而好事者復爭尋求, 不較「重價,一器有直千緡者。利之所趨,人競搜剔山 澤,發掘塚墓,無所不至,往往數千載藏,一旦皆見,不 可勝數矣。」吳玨為光州固始令,先申伯之國而楚之 故封也。間有異物,而以僻遠,人未之知,乃令民有罪 皆入古器自贖。既而罷官,幾得五六十器。與余遇汴 上,出以相示,其間數十器,尚三代物。後余中表繼為 守,聞之微用其法,亦得十餘器,乃知此類在世間未 見者尚多也。范之才為湖北察訪,有紿言「澤中有鼎, 不知其大小,而耳見於外,其間可過六七歲小兒。」亟 以上聞。詔本部使者發民掘之,凡境內陂澤悉乾之, 掘數十丈,訖無有。之才尋見謫。

韓丞相玉汝家藏王莽時銅枓一,狀如勺。以今尺度 之,長一尺三寸,其柄有銘云:「大官乘輿,十凍銅枓,重 三斤九兩。新始建國,天鳳上戊六年十二月,工遵造 史臣閎、掾臣岑、掌旁丞臣弘、令臣栩、第二十六枓食 器」,正今之杓也。《史記·趙世家》:「趙襄子請代王,使廚人 操銅枓食,代王及從者行斟陰令以枓擊殺之」是已。 凍,《周官》音鍊。據《漢書》,莽改始建國六年為天鳳六年, 而不言其因。今天鳳上猶冒始建國,蓋通為一稱,未 嘗去舊號。上戊,莽所作曆名,莽自以為土德王,故云。 宣和間,公卿家所藏漢器雜出,余多見之,唯此器獨 見於韓氏。

《聞見後錄》:「宣和殿聚周鼎、鍾尊爵等數千百種。國破, 金盡取禁中物,其下不禁勞苦,半投之南壁池中。」後 世三代彝器,當出於大梁之墟云。

《容齋隨筆》:「三代彝器,其存至今者,人皆寶為奇玩,然 自春秋以來固重之矣。經傳所記,取郜大鼎於宋、魯, 以吳夢壽之鼎賄荀偃,晉賜子產、莒之二方鼎,齊賂 晉以紀甗。」「磬,徐賂齊以甲父之鼎,鄭賂晉以襄鐘, 衛欲以文之舒鼎定之。鞶鑑納魯侯,樂毅為燕破齊, 祭器設於寧臺,大呂陳於元英,故鼎反乎磨室是已。」 《老學庵筆記》:「予初見梁《歐陽頠傳》,稱頠在嶺南多致 銅敱,獻奉珍異。」又云:「銅鼓累代所無。」及予在宣撫司, 見西南夷所謂銅鼓者,皆精,銅極薄而堅,文鏤亦頗 精,叩之鼕鼕如鼓,不作銅聲。祕閣下古器庫亦有二 枚。此鼓南蠻至今用之於戰陣祭享,初非古物,實不 足辱祕府之藏。然自梁時已珍貴之如此,不知何理 也。

《揮麈餘話》:李伯時自畫其所蓄古器為一圖,極其精 妙,舊在上蔡畢少董良史處。少董嘗從先人求識於 後,少董死,乃歸秦伯陽熹,其後流傳於其婿林子長 桷。今為王順伯厚之所得,真一時之奇物也。先人跋 語云:「右《古器圖》,龍眠李伯時所藏,因論著自畫,以為 圖也。」今藏予友畢少董家。凡先秦古器源流,莫先於 此軸矣。昔孔子刪《詩》《書》,以堯、舜、殷、周為終始。至於《繫 辭》言三皇之道,則罔罟、耒耨、衣裳、舟楫所從來者,而 繼之曰後世聖人者,欲知明道立法制器,咸本於古 也。本朝自歐陽子、劉邍父始輯三代鼎彝,張而明之 曰:「自古聖賢所以不朽者,未必有託於物,然固有託 於聖賢而取重於人者。」歐陽子肇此論而龍眠賡續, 然後煥然大備。所謂三代邈矣,萬一不存,左右採獲, 幾見全古,惟龍眠可以當之也。此圖既物之難致者而得之又少。董以聞道知經,為朝廷識拔,則陳聖人 之大法,指陳根源,貫萬古,惟一理,其將以《春秋》侍帝 傍矣。順伯錄以見予。

《并觀瑣言》:《宣和博古圖》成於宋道君朝王黼輩之手, 凡銘識有乙辛、癸己等字者,皆定以為商器。其無銘 識者,亦強指為商、周物。其《彝舟總說》云:「國家積德百 年之後,講明禮樂,收攬前代遺製,而範金之堅,多出 於僻陋潛壤之奧者。四方來上,如鐘、鼎、尊、壺之類,動 以百數。」予謂以道君之好彌文,而重以蔡京、王黼、童 貫、朱勔等之巧求曲飾,以愚媚其君受命,「鎮國」二寶, 尚不難於假托撰造,況其他乎?然則四方所上,固難 盡信矣。且古人觶觚、尊爵、簠簋之類,雜用陶梓,未必 皆範銅為之也。其的然可信者,如「齊侯鐘」、晉姜鼎、宰 辟父敦等器,款紋形製,字畫詞義,皆非後世所能為 者,則非誣也。

《癸辛雜識》伯機云:「長安中有耕者,得陶器於古墓中, 形如臥繭,口與足出繭腹之上下,其色黝黑,勻細若 石,光潤如玉,呼為繭瓶。大者容數斗,小者僅容數合, 養花成實。或云三代秦以前物,若漢物則苟𥳑不足 觀也。」

《續夷堅志》:「燕都廟學有夾銅鼎,高二尺,受數斛,篆有 『離明神鼎養火』」六字。後歸裕陵,竟不曉古人作何用 也。蔡內翰正夫《古器類倫紀》二鼎云:「其一明昌三年 二月藍田玉山鄉農民李興穿地得之,高二尺,兩耳 有字一十行,文曰『王四月初吉丁亥』。」以《長曆》考之,魯 莊公十二年四月丁亥,即周安釐王初立之歲,未改 元,故不稱年而以月數。又有「一百」二字,必周侯伯所 作之器也。其一,太原三交西南,大定九年汾水壞,東 岸古墓有鼎及鐘磬之屬。鼎小者五寸許,大幾三尺, 中作黃金色,所實牛羹尚可辨。鐘磬小者大及二尺, 凡十六等,蓋音律之次也。雖無款識,皆周物也。 《瑯嬛記》「藍橋驛乞玉漿黑犀合子」,下款「妙觀三十二 年周旋多慶先音永寶」十四字。

《輟畊錄》:霍清甫《治書》云:「考《古圖》載古衣服,今有玉轆 轤、玉具劍。古樂府曰:『腰間轆轤劍』。此器以塊然之璞, 既解為環,中復為轉關,而上下之隙僅通絲髮,作宛 轉其間,今之名玉工者,往往嘆其所未睹。」按《漢雋》不 疑帶櫑具劍。晉灼曰:「古長劍,首以玉作井轆轤形,上 刻木作山形,如蓮花初生未敷時。今大劍末首,其狀」 如此。前說乃宋李公麟之所紀也。余昔宦遊錢塘,因 識吳和之者,性慧巧,博物收一轆轤,玉青色,形如「呂」 字,環口中間轆轤旋轉,無分毫縫罅,形色極古,人皆 以為鬼工。因土漬,用白梅熬水煮之,良久脫開,詳視 竅中,有雙玉軸在焉。中嵌一物,形若牛筋。意度必是 當間煮之胖脹,撐塞雙軸,入竅關住,「所以宛轉無礙。 年深腐敗縮瘦,因而煮脫。試用乾牛筋搥實,置軸兩 間,對勘孔竅,以線縛定。煮之少時,雙軸果湧入竅中。 須臾取出,依前動轉不脫。」後余亦收一小者,狀若旋 環,製作大約相似。後因損折,轉軸中亦有一物,形似 翎桶,想亦同一關捩。其玉具劍,自三代有之,今止以 兩漢為始。至於宋朝,且千餘年。未有能窮其轆轤底 蘊。今偶以《煮脫》。乃得其機軸。亦云奇矣。

《吳風錄》:「自顧阿瑛好蓄玩器書畫,亦南渡遺風也。至 今吳俗權豪家好聚三代銅器、唐宋玉窯器書畫,至 有發掘古墓而求者。若陸完神品畫累至十卷。王延 哲三代銅器萬件,數倍於宣和《博古圖》所載。」

《三餘贅筆》:「古玉器有奇特細巧非人所能雕琢者,多 傳鬼工所為。余曰:非也,此皆昆吾刀及蝦蟆肪所刻。」 按《本草》云:「蝦蟆能合玉石。」陶隱居亦云:其肪塗玉,則 刻之如蠟。但肪不可多得,取肥者剉煎膏以塗玉,亦 軟滑可琢,惜未嘗試耳。

《讀史訂疑》:「玩物喪志,先民所規。然而宗器之陳,寶玉 大弓之守,古人未嘗不重也。今世人有不好古者,以 為用無當穀帛,而視等於瓦礫,且謂古物何憑,類多 贗作耳。至溺意好古者,一聞是古物,輒便歎賞,都不 別白精麤。」殊不知古器之中,精麤既殊,貴賤迥異。按 《漢書》梁孝王有尊直千金。古《雷字註》云:「刻為山, 雲雷之象,以金飾之,大抵商金類也。」孝王時去古未 遠,而尊價已值千金,蓋精好之極,假令其尊尚存,不 當二千其值耶?持是以論古物,貴賤可知矣。

觚不觚錄。畫當重宋,而三十年來忽重元人,乃至倪 元鎮以逮明沈周,價驟增十倍。窯器當重哥汝,而十 五年來忽重宣德,以至永樂、成化,價亦驟增十倍。大 扺吳人濫觴,而徽人導之,俱可怪也。今吾吳中陸子 剛之治玉,鮑天成之治犀,朱碧山之治銀,趙良璧之 治錫,馬勳治扇,周治治《商嵌》,及歙呂愛山治金,王小 溪治瑪瑙,蔣抱雲治銅,皆比常價再倍,而其人至有 與縉紳坐者。近聞此好流入宮掖,其勢尚未已也。 《甲乙剩言》:「都下有高郵守楊君,家藏合巹玉盃一器。 此盃形製奇怪,以兩盃對峙,中通一道,使酒相過。兩 盃之間,承以威鳳,鳳立於蹲獸之上,高不過三寸許其玉溫潤而多古色,至碾琢之工,無毫」髮遺恨,蓋漢 器之奇絕者也。余生平所見寶玩,此盃當為第一。 《妮古錄》:金海陵詔平遼宋,所得古器,年深歲久,多為 妖變,悉命毀之,故南庫物脫於劫火者無幾矣。 漢玉佩觿皆臥蠶文,自首至尾,稍曲而銳。沈存中云: 「當如芄蘭之葉」,但今不復見耳。余一見於張黃門之 子起之,一見於璩仲玉張觿長璩,觿短觿字從角,想 玉者又貴人所佩也。

《日知錄》:洪氏《隨筆》謂:「彝器之傳,春秋以來固已重之, 如郜鼎紀甗之類,歷歷可數。不知三代逸書之目,湯 有典寶,武有分器,而《春官》有典庸器之職,祭祀出而 陳之,則固前乎此矣。故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密 須之鼓,闕鞏之甲,班諸魯公、唐叔之國,而赤刀弘璧、 天球河圖之屬,陳設於成王之顧命者,又天子之世 守也。然而來去不恆,成虧有數。是以寶珪出河,九鼎 淪泗。武庫之劍,穿屋而飛;殿前之鐘,感山而響。銅人 入夢,鐘虡生毛。則知歷世久遠,能為神怪,亦理之所 必有者。」《隋書》:「文帝開皇九年四月,毀平陳所得秦、漢 三大鐘,越二大鼓。十一年正月丁酉,以平陳所得古 器,多為禍變,悉命毀之。」而《大金國志》載「海陵正隆三 年詔毀平遼、宋所得古器。」亦如隋文之言。蓋皆恣睢 不學之主,而古器之銷亡為可惜矣。

讀李易安《題金石錄》,引王涯、元載之事,以為有聚有 散,乃理之常,人亡人得,又胡足道?未嘗不嘆其言之 達。而元裕之好問作《故物譜》,獨以為不然,其說曰:「三 代鼎鐘,其初出於聖人之制,今其款識故在,不曰『永 用享』,則曰『子子孫孫永寶用』。」豈聖人者超然遠覽,而 不能忘情於一物耶?自莊周列禦寇之說出,遂以天 地為逆旅,形骸為外物,雖聖哲之能事,有不滿一吷 者,況外物之外者乎?然而彼固未能寒而忘衣,飢而 忘食也,則聖人之道所謂「備物以致用,守器以為智」 者,其可非也邪?《春秋》之於寶玉大弓,竊之書,得之書, 知此者可以得聖人之意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