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第251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经济汇编 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二百五十一卷
经济汇编 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二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五十一卷目录

 古玩部艺文一

  贺衢州进古铜器状    唐张九龄

  李卫公故物记       韦端符

  先秦古器记        宋刘敞

  集古录目序        欧阳修

  张仲器铭          前人

  前汉二器铭         前人

  古器说           蔡絛

  前汉玉器铭        周必大

  集古图考序       元朱德润

  跋古器物铭       明何乔新

  博古图序          蒋旸

 古玩部艺文二

  柳元谷以所得晋太康间冢中杯及瓦券来易

  余手绘二首      明徐渭

 古玩部纪事

 古玩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五十一卷

古玩部艺文一[编辑]

《贺衢州进古铜器状》
唐·张九龄
[编辑]

右:伏见衢州所进《瑞鱼铭》等,神物瑰奇,形制纯古。鱼 为龙象,既章受命之元;铭作龟文,更表锡年之永。河 图旧事,无以加之。臣升赞休明,屡承福应,恭惟拜庆, 倍百𢘆情。伏望宣付史馆,传之不朽,无任喜跃之至。

《李卫公故物记》
韦端符
[编辑]

三年冬,端符于三原令座中揖其群官,有客曰:李丞 某,谓端符曰:“是卫公之胄也。”其家传赐书与他服器 十馀物者。讫宴,端符即丞居为客谒丞,延入就次,端 符因跪请曰:“藉君仆射公之嗣,固愿见仆射公之烈 之多。其事辞虽文记或阙,略具天下耳舌矣。闻君世 传文帝诏与公服物者,愿得以观。”丞惨然曰:“诺。”即其 家,伛偻跃步,奉赐书一函,他物一器。出发视,有玉带 一首,末为玉十有三,方者七,挫两隅者六,每缀环焉, 为附而固者以金。丞曰:“‘《传》云:环者,列佩用也’。玉之粹 者若含怡然,泽者若涣释然。”公擒萧铣时,高祖所赐 于阗献三带,其一也。素锦袍一,其襟袂促小,裁制绝 巧密,光烂烂如波。旁出紫文绫袄一,“促制,小袖如袍, 其为文林树于上,其下有驰马射者。又杂为狻猊、虎 䝙、橐驼者。靴裤一,往来为钩属锁剑文,疑非华人所 为也。”自始传至于今,莫能名其物。“象笏一,差狭不类 今笏者,佩笔一,奇木为管韬,刻饰以金,别为金环以 限其间。韬者火镜二,大觿一,小觿一,算囊二,椰杯二。” 盖尝佩于玉带环者“十三,物亡其五,有存者八。大帝 为儿时,与公子某年上下,文帝命居宫中,侍吾儿戏”, 即赐以皇子服物。黄绫袍、绯绫袍,皆为龙鸾文;素锦 袄綷五采为花若鸟者;素锦半袖小笏,皆致巧精妙, 今工之为不能也。文帝赐书二十通,多言征讨事,厚 劳苦信必威赏而已。其兵事节度皆付公,吾不从中 制也。暨公疾,亲诏者数四,其一曰:“有昼夜视公病,大 老妪令一人来,吾欲熟知公起居状。”丞曰:“权文公视 此诏”,常泣曰:“君臣之际乃如是耶?”端符既毕,观中若 有物击恻其心者;于玉带,见远方致物而上不专有, 以赐有功也;于文锦众物,见其时之工志功不志靡 也;于赐公子以皇子衣服,见视臣如友而“犹儿也。于 诏征讨,见择将材,付将职也。上尚不中制,其事旁他 可动哉?于问公疾,见上念悯公如家人之视子姓也。 公之劳烈,如是其大,固有以感之。独推期运,吾不信 也。”丞曰:“子观吾故物,异他人之观,一似动色隐心者。 于霜露变时,每阅省是物,人雅谓子工文辞,幸为记, 吾得观,以慰吾慕思也。故”为记卫公故物。

《先秦古器记》
宋·刘敞
[编辑]

先秦古器,十有一物,制作精巧,有款识,皆科斗书,为 古学者莫能尽通。以它书参之,乃十得五六。就其可 知者校其世,或出周文、武时,于今盖二千有馀岁矣。 嗟乎!三王之事,万不存一。《诗》《书》所记,圣王所立,有可 长太息者矣。独器也乎哉!兑之戈,和之弓,离磬崇鼎, 三代传以为宝,非赖其用也,亦云上古而已矣。孔子 曰:“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众不可盖,安知天下无能 尽辨之者哉?使工模其文,刻其石,又并图其象,以俟 好古博雅之君子焉。终此意者,礼家明其制度,小学

正其文字谱谍次其世谥,迺为能尽之
考证.svg

《集古录目序》
欧阳修
[编辑]

“物常聚于所好,而常得于有力之强。有力而不好,好 之而无力,虽近且易,有不能致之。象、犀、虎、豹,蛮夷山 海杀人之兽,然其齿角皮革,可聚而有也。”玉出昆仑 流沙万里之外,经十馀译乃至乎中国。珠出南海,常 生深渊,采者腰緪而入水,形色非人,往往不出,则下 饱蛟鱼。金矿于山,凿深而穴远,篝火糇粮而后进。其 “崖崩窟塞,则遂葬于其中者,率常数百人。其远且难 而又多死,祸常如此。然而金玉珠玑,世常兼聚而有 也。凡物好之而有力,则无不至也。《汤盘》孔鼎,岐阳之 鼓,《岱山》《邹峄》,会稽之刻石”,与夫汉、魏已来圣君贤士 桓碑、彝器、铭诗序记,下至古文籀篆、分隶诸家之字 书,皆三代以来至宝,怪奇伟丽,工妙可喜之物,其去 人不远,其取之无祸。然而风霜兵火,湮沦磨灭,散弃 于山崖墟莽之间,未尝收拾者,由世之好者少也。幸 而有好之者,又其力或不足,故仅得其一二,而不能 使其聚也。“夫力莫如好,好莫如一。”予性颛而嗜古,凡 世人之所贪者,皆无欲于其间,故得一其所好于斯。 好之已笃,则力虽未“足,犹能致之。”故上自周穆王已 来,下更秦、汉、隋、唐、五代,外至四海九州,名山大泽,穷 崖绝谷,荒林破冢,神仙鬼物,诡怪所传,莫不皆有,以 为《集古录》。以谓传写失真,故因其石本,轴而藏之。有 卷帙次第,而无时世之先后,盖其多取而未已,故随 其所得而录之。又以谓聚多而终必散,乃撮其大要, 别为《录目》,因并载夫可与史传正其阙谬者,以传后 学,庶益于多闻。或讥予曰:“物多则其势难聚,聚久而 无不散,何必区区于是哉?”予对曰:“是吾所好玩,而老 焉可也。”象犀金玉之聚,其能果不散乎?予固未能以 此而易彼也。

《张仲器铭》
前人
[编辑]

右张仲器铭四,其文皆同,而转注偏傍,左右或异,盖 古人用字如此尔。嘉祐中,原父在长安,获二古器于 蓝田,形制皆同,有盖而上下有铭。甚矣,古人之为虑 远也!知夫物必有弊,而百世之后,埋没零落,幸其一 在,尚冀或传尔。不然,何丁宁重复若此之烦也。《诗六 月》之卒章曰:“侯谁在矣?张仲孝友”,盖周宣王时人也, 距今实千九百馀年,而二器始复出。原甫藏其器,予 录其文,盖仲与吾二人者,相期于二千年之间,可谓 远矣。方仲之作斯器也,岂必期吾二人者哉?盖久而 必有相得者,物之常理尔。是以君子之于道,不汲汲 而志常在于远大也。原父在长安,得古器数十,作《先 秦古器记》。而张仲之器其铭文五十有一,其可识者 四十一,具之如左,其馀以俟博学君子。

《前汉二器铭》
前人
[编辑]

右林华宫行镫铭一,莲勺宫铜博山炉下盘铭一,皆 汉五凤中造。林华宫,《汉书》不载,《宣帝本纪》云“困于莲 勺卤中”,注云“县也”,亦不云有宫。盖秦、汉离宫别馆,不 可胜数,非因事见之,则史家不能备载也。余所集录 古文,自周穆王以来莫不有之,而独无前汉时字,求 之久而不获,每以为恨。嘉祐中,友人刘原父出为永 兴守。长安秦汉故都,多古物奇器,埋没于荒基败冢, 往往为耕夫牧竖得之,遂复传于人间。而原父又雅 喜藏古器,由此所获颇多,而以余方集古文,故每以 其铭刻为遗。既获此二铭,其后又得《谷口铜甬铭》,乃 甘露中造,由是始有前汉时字,以足余之所阙,而大 偿其素愿焉。余所集录既博,而为日滋久,求之亦劳, 得于人者颇多,而最后成《余志》者,原父也,故特志之。 嘉祐八年岁在癸卯七月二十日书。

《古器说》
蔡絛
[编辑]

虞夏而降,制器尚象。后世由汉武帝汾阴得宝鼎,因 更其年元,而宣帝于扶风亦得鼎,款识曰:“王命元臣, 官此物色。”及后和帝时,窦宪勒燕然还,南单于遗宪 仲山甫古鼎有铭,而宪遂上之。凡此数者,咸见诸《史 记》,所彰灼者迨。魏、晋、六朝、隋、唐亦数数言获古鼎器。 梁刘之遴好古爱奇,在荆楚聚古器数十百种,又献 古器四种于东宫,皆金错字。然在上者初不大以为 事,独国朝来浸乃珍重。始则有刘原父侍读为之倡, 而成于欧阳文忠公,又从而和之,则若伯父君谟、东 坡数公云尔。初,原父号博雅,有盛名,曩时出守长安, 长安号多古簋、敦、镜、甗、尊、彝之属,因自著一书,号《先 秦古器记》。而文忠公喜集往古石刻,遂又著书名《集 古录》,咸载原父所得古器铭款。由是学士大夫雅多 好之,此风遂一煽矣。元丰后,又有文士李公麟者出。 公麟字伯时,实善画,性希古,则又取生平所淂暨其 闻睹者作为图状,说其所以,而名之曰《考古图》。传流 至元符间,太上皇即位,宪章古始,眇然追唐虞之思, 因大崇尚。及大观初,乃仿公麟之《考古》,作《宣和殿博 古图》,所藏者大小礼器,则已五百有几。世既知其所 以贵爱,故有得一器,其直为金钱数十万,后动至百 万不翅者。于是天下冢墓,破掘殆尽矣。独政和间为 最盛,尚方所贮至六千馀。数百器遂尽见三代典礼文章,而读先儒所讲说,殆有可哂者。始端州上宋成 公之钟,而后得以作《大晟》。及是,又获被诸制作,于是 圣朝郊庙礼乐,一旦遂复古,跨越先代。尝有旨以所 藏列崇政殿暨两廊,召百官而宣示焉。当是时,天子 尚留心政治,储神穆清,因从琐闼密窥听。臣僚访诸 左右,知其为谁,乐其博识,味其议论,喜于人物而考 验之详也。时所重者,三代之器而已。若秦、“汉间物非 殊特,盖亦不收。及宣和后,则咸蒙贮录,且累数至万 馀,若岐阳宣王之石鼓,西蜀文翁礼殿之绘象,凡所 知名,罔间巨细远近,悉索入《九禁》。而宣和殿又刱立 保和殿者,左右有《稽古》”、“《传古》《尚古》等诸阁,咸以贮古 玉印玺,诸鼎彝礼器法书,图画尽在,然世事则益烂 漫,《上志》衰矣,非复前日之”敦尚。考验者俄遇僭乱,侧 闻都邑方倾覆时,所谓“先王之制作,古人之风烈,悉 入金营。夫以孔父、子产之景行,召公、散季之文辞,牛 鼎象樽之规模,龙瓿雁灯之典雅,皆以食戎马,供炽 烹,腥鳞湿灭,散落不存。文武之道,中国之耻,莫甚乎 此。”言之可为于邑。至于图录规模,则班班尚在,期流 传于不朽云。作《古器说》。

《前汉玉器铭》
周必大
[编辑]

《六一堂集古录》千卷,卷为一通,缥以缃纸,束以缥带, 揭秩次于外,列名物于首,而系考证于后,衔幅皆用 名印,其精谨如此。靖康间,公诸孙避难南行,不能尽 载,乃取遗泽而弃旧刻。此五铭者,总为一轴,首尾独 备,人皆云“前汉、昭、宣时字画。”䟦误以始元为宣帝年号公得之颇 艰,爱之甚至,且以刘、裴手书附其中。今并刻之,不特 使后世识其全篇之体制,抑亦成公遗志也。《五凤》《黄 龙》三器,字极小,《甬铭》虽大而瘦劲,刻铜既不能深藏, 久印染复点昧。熟视之,前铭“容十”之下,但晦“斗”字,与 后铭同,亦仿佛可辨,盖不必均以四字为行也。

《集古图考序》
元·朱德润
[编辑]

自黄帝氏液金作鉴,夏后氏以名山之金铸九鼎,防 魑魅以知神奸,至商周广为礼乐之器,于是文物大 备。若兑之戈,和之弓,垂之竹矢,皆载诸传记。是皆圣 人创制于前,而历代继作于后。考《周礼》攻金之工,玉 人之工,皆专心至精,雕镂巧妙,非后人所可及者。盖 其用心专一,致思无杂,故锺鼎尊彝,刻文铭功,佩环。 “琫!象物备用”,是皆圣人之徒也。仆自弱冠游燕京, 诸王公家及秘府所藏,悉得瞻览。以见古人备物制 器之妙,而后世得以仿佛其仪范,岂非文治之大助 乎?故因暇日,图其所见,与好事者共之。至正元年夏 五十日。

《跋古器物铭》
明·何乔新
[编辑]

三代盛时,凡诸侯卿大夫有骏烈丕绩者,必作彝鼎 而铭之,所以垂不朽而昭示其子孙也。其辞宏深奥 雅,与《书》之典、《诰》《诗》之《雅》《颂》相表里。自浮屠氏入中国, 凡三代彝器,往往毁之以铸佛像,其存于下者鲜矣。 予家食时,村氓耕地得一器,状若古之所谓卣者,村 氓疑其金也,剖而弃之。予取以归,视其铭识皆籀文, 知其为三代之物,而惜其已毁也。及来京师,游废佛 刹,有僧以铜器焚芗,状若《礼图》所谓敦者,制作精巧, 其为古物无疑。予欲以白金市之,僧靳而不予。后数 年,过而问之,则已为豪有力者所攘。乃知卣彝敦匜 犹有存者,特出非其时,遇非其人,故湮沦毁弃,而莫 有宝之者矣。则夫君子怀瑾握瑜而不遇知者,其沈 没无闻,亦何异是器也?予惟嗜古,每恨不及睹三代 之礼器,无以见圣人制作之盛。间取传记所载古器 物诸铭裒而录之,得三十有三,将以传诸好古博雅 之君子。盖圣人之制作,有道存焉。是数者,虽其器亡 矣,然颂其词而绎其理,非徒有以见盛王良弼之德 烈,亦庶几可以想见圣人之道焉。岂眷眷于器数之 末乎哉。

《博古图序》
蒋旸
[编辑]

古人制器,取法于象,百工司之,类以义起,日用咸备, 所以周天下之用而已。迨考之三后以来图书,如《诗》 《书》《左氏》所载,则又不徒用也。其郊庙朝着,吉凶庆恤, 乡闾比伍,服御器用,往往臣下为君上监制,子孙为 父祖专设。至其铭款,咸祝祈寿祉,期之世世。甚而用 之,酬功德以为赏典,颁侯牧以为世守。上下贡赉,动 以名器为重,如“阙巩之甲,密须之鼓,宣后鞶鉴之器, 先吴寿梦之鼎”之类是也。何也?盖尔时天地之运淳 浑,而作德养才者备,故不特参拟尽神。愉成化,作 则垂宪而已。虽器用之类,亦未有不顺轨尽制者矣。 试以《伍金之范》,流传人间者观之,或嘉宴牺象,或清 庙彝鼎,以至于壶罍舟卣敦觚鬲鍑之属,其铭识则 钟鼎鱼鸟之纹,其贲饰则云雷龙凤之象,其形制则 方圆高下之式,举纤丽而合中正,古质而寓工巧,以 养以戒,均有取义焉。稽之后世,大工者则淫巧,大朴 者或驳略,故孔子所以有“不觚之叹也。”呜呼!法服法 器,古人非所以为丽也。惟心一于正,则于是皆不苟

焉。推之于大者,其先王仁政之形,井田学校封建礼
考证.svg
乐之类,意者皆其心神之妙也。是以形而传彼典籍,

今亦耿耿也。有志者考古人之器,则由是而知古人 之政矣。宣和收录其志,恐专为器噫,为器则敝矣。予 苦是籍艰于好古者,爰属掌盐司者黄君景星再购 佳木而翻刊之,是亦孔子存羊之意焉。若曰“玩物丧 其志”,则予不敢

古玩部艺文二[编辑]

《柳元谷以所得晋太康间冢中杯及瓦券来易余手绘二首》
明·徐渭
[编辑]

《券文》云:“大男杨绍,从土公买冢地一丘,东极阚泽,西极黄滕,南极山背,北极于湖,直钱四百万,即日交毕,日月为证,四时为伍,太康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对共破剪,民有私约如律令。” 详玩右文,似买于神,若今祀后土,义非从人间买也。二物在会稽倪光简冢地中,于万历元年掘得之地,在山阴二十七都应家头之西,尚有一白磁狮子及诸铜器。铜器出则腐败矣,狮尚藏光简家。

遥思冢中人,有杯不能饮。孤此黄兔窑,伴千三百稔。 券镪四百万,买地作衾枕。想当不死时,用物必弘甚。 尊罍罗宝玉,裹袜贱绣锦。岂有纤纤指,捧此锻泥蕈。 存亡隔一丘,华寂迥千仞。活鼠胜死王,斯言岂不审。

古人笑不饮,此说岂无见。五斗叫《刘伶》,哀来泪如霰。 嗟彼太康子,冢中亦杯坫。固知好饮徒,无咽可浇咽。 杯出黄土中,忽复受倾灌。譬彼避秦人,乃不知有汉。 我欲学卢充,诣市买金碗。庶几遇小姨,知是崔氏玩。

古玩部纪事[编辑]

《后汉书章帝本纪》:建初七年“冬十月癸丑,西巡狩长 安,进幸槐里岐山,得铜器,形似酒樽,献之。”

《胡综别传》:综博物,孙权时掘地得铜匣,长二尺七寸, 以琉璃为盖,又一白玉如意,所执处皆刻龙虎及蝉 形,莫能识其由,使人问综,综曰:“昔秦皇以金陵有天 子气,平诸山阜,处处辄埋宝物,以当王气,此盖是乎?” 《因话录》:宋江夏王义恭性爱古物,常遍就朝士求之。 侍中何勖已有所送,而王征索不已。何甚不平,尝出 行,于道中见狗枷犊鼻,乃命左右取之,还以箱擎送 之。笺曰:“承复须古物,今奉李斯狗枷,相如犊鼻。” 《南齐书刘悛传》:悛为广陵太守,都诸军事,于

“州治下立学校,得古礼器铜罍、铜甑、豳山、铜罍樽、铜 豆锺各二口”,献之。

《陆澄传》:澄领国子祭酒。竟陵王子良得古器,小口方 腹而底平,可将七八升,以问澄,澄曰:“此名服匿”,单于 以与苏武。子良后详视器底有字,仿佛可识,如澄所 言。

《竟陵王子良传》:“子良敦义爱古,于西邸起古斋”,多聚 古人器服以充之。

《梁书刘之遴传》,之遴好古爱奇,在荆州聚古器数十 百种,有一器似瓯,可容一斛,上有金错字,时人无能 知者。又献古器四种于东宫。其第一种,镂铜鸱夷榼 二枚,两耳有银镂,铭云“建平三年造。”其第二种,金银 错镂古樽二枚,有篆铭云“秦容成侯适楚之岁造。”其 第三种,外国澡灌一口,铭云“元封二年,龟兹国献。”其 第四种古制澡盘一枚,《铭》云“初平二年造。”

《刘显传》:“显博文强记。时魏人献古器,有隐起字,无能 识者。显案文读之,无有滞碍,考校年月,一字不差,高 祖甚嘉焉。”

《酉阳杂俎》:“梁大同八年,戍主杨光欣获玉龙一枚,长 一尺二寸,高五寸,雕镂精妙,不似人作。腹中容斗馀, 颈亦空曲。置水中,令水满倒之,水从口出,水声如琴 瑟,水尽乃止。”

《南史始兴王鉴传》:“时有广汉什邡人段祖以淳于献。 鉴,古礼器也。高三尺六寸六分,围三尺,圆如筒,铜色, 黑如漆,甚薄。上有铜马,以绳悬马,令去地尺馀,灌之 以水,又以器盛水于下,以芒茎当心跪注,淳于以手 振芒,则声如雷,清响良久乃绝,古所以节乐也。” 《隋书高祖本纪》:“开皇十一年春正月丁酉,以平陈所 得古”器,多为妖变,悉命毁之。

《中说》:邳公好古物,锺鼎什物圭玺钱贝必具。子闻之 曰:“古之好古者聚道,今之好古者聚财。”

《唐阙史》裴休,尚古好奇,掌纶诰日,有亲表调授邑宰 于曲阜者,土人垦田得古器曰盎,腹容三斗,浅项痹足、规口短耳,朴素古丑。既洗涤之,复磨砻之,隐隐有 古篆九字,带盎之腰,曲阜令不能辨。兖州有一生姓 鲁,能八体书字者,召至于邑,出盎示之曰:“此古篆也, 非今之所行者,虽某颇尝学之。”是九字曰:“齐桓公会 于葵丘,岁铸邑。”宰大奇其说,及以篆验,则字势存焉。 及辇致河东公之门,公以为《麟经》时物,得以言古矣, 宝之犹锺玦郜鼎也。视草之暇,辄引亲友之分深者 观之,以是京华声为至宝。公后以小宗伯掌贡举,生 徒有以盎宝为请者。裴公一日设食,会门弟子出器 于庭,则离立环观,迭词以质。独刘舍人蜕以为非当 时之物,近世矫作也。公不悦曰:“果有说乎?”紫微曰:“某 初专丘明之书,具载小白桓公九合诸侯,取威定霸, 葵丘之会第八盟。又按《礼经》,诸侯五月而葬,同盟至 既葬然后反虞,虞然后卒哭,卒哭然后定谥。则葵丘 之役,实在生前,不得以谥称。此乃近世矫作也。”裴公 洗然而悟,命击碎,然后举爵尽饮而罢。

谈言李寰建节晋州,表兄武恭性诞妄,又称好道,及 蓄古物,遇寰生日无饷,乃遗箱挈一故皂袄子与寰 曰:“此是李令公收复京师时所服,愿尚书一似西平。” 寰以书谢。后闻恭生日,挈一破腻脂幞头饷恭,曰:“知 兄深慕高真,求得一洪崖先生,初得仙时幞头,愿兄 得道一如洪崖。”宾寮无不大笑。又记有嘲好古者,以 市古物不计直,破家无以食,遂为丐,犹持所有《颜子 陋巷瓢》,号于人曰:“孰有太公九府钱,乞一文。”与武恭 事正相类。

《玉壶清话》:李翰及第于和凝榜下,后与座主同任学 士。会凝作相,翰为承旨,适当批诏,次日于玉堂辄开 和相旧阁,悉取图书器玩,留一诗于榻,携之尽去。诗 曰:“座主登庸归凤阁,门生批诏立鳌头。玉堂旧阁多 珍玩,可作西斋润笔不?”

《清异录》:欧阳通善书,修饰文具,其家藏遗物尚多,皆 就刻名,号研室曰“紫方馆。”金盛研滴曰“金小相镇”, 纸曰“套子龟”,“小连城”,《千钧史》,“界尺”曰“由准氏”,“芒笔”曰 “畦宗郎君”,“夹槽”曰“半身龙。”

《退朝录》:忠懿钱尚父自国初至归朝,其贡奉之物,著 录行于时。今大宴所施涂金银花凤狻、猊压舞茵、蛮 人及银装龙凤鼓,皆其所进也。凡献银、绢、绫锦、乳香、 金器、玳瑁、宝器、通天带之外,其银香、龙、香象、狮子、鹤、 鹿、孔雀,每集皆千馀两。又有香囊、酒诸什器莫能 悉数。祥符《天圣经》“火多爇去。”今太常有银饰鼓十枚 尚存。

《王氏谈录》:景祐中,内出古铜锺鼎尊三器,诏公辨其 款识。公验其文,称“有周立玉字法,参以篆隶形制,不 与经典相合,非远古时物。”疑宇文氏时器,具上其事。 诏藏于龙图阁,语在公集中。皇祐中又出玉器二:一 为四龙行走上腾之形,其端可置物;一为梳形,旁上 连窣缫,缲可插羽,下有柄,雕以蜻蜓蝘。绝工巧,公 以为皆物柄也。梳形者疑古人羽扇之柄,其他莫可 知。

《太平清话》:“山谷有苕帚杖、虎臂杖、虎胎冠、椰子茶瓶、 镜研。”

《道山清话》:张文潜尝言:“近时印书盛行,而鬻书者往 往皆士人躬自负担,有一士人尽掊其家所有,约百 馀千,买书将以入京,至中途,遇一士人取书目阅之, 爱其书而贫不能得,家有古铜器,将以货之。而鬻书 者雅有好古器之癖,一见喜甚,乃曰:‘毋庸货也,我将 与汝估其直而两易之’。于是尽以随行之书,换数十” 铜器,亟返其家。其妻方讶夫之回,疾视其行李,但见 二三布囊磊块然铿铿有声。问得其实,乃詈其夫曰: “你换得他这个,几时近得饭吃?”其人曰:“他换得我那 个,也则几时近得饭吃?”因言人之惑也如此。坐皆绝 倒。

《春渚纪闻》:“徐州护戎陈皋供奉,行田间,遇开墓者得 玛瑙盂,圆净无雕镂纹,盂中容二合许,疑古酒卮也。 陈用以贮水注砚,因见砚之中有一鲫,长寸许,游泳 可爱,意为偶汲水得之,不以为异也。后或疑之,取置 缶中,尽出馀水。验之,鱼不复见。复酌水满中。须臾,一 鱼泛然而起,以手取之,终无形体可拘,复不可知为 何宝也。余视之数矣。”又记晋出帝既迁黄龙府,辽主 新立,召与相见,帝因以金碗鱼盆为献。金碗半犹是 磁,云是唐明皇令道士叶法静冶化金药成点磁盆 试之者。鱼盆则一木素盆也,方圆二尺,中有木纹 二鱼状,鳞鬣毕具,长五寸许。若贮水用,则双鱼隐然 涌起,顷之遂成真鱼,覆水则宛然木纹之鱼也。至今 句容人铸铜为洗,名“双鱼”者,用其遗制也。

《挥麈前录》:韩似夫与先子言:“顷使金国,见金主所系 犀带,倒透中正透如圆镜状,光彩绚目。似夫注视久 之,金主曰:‘此石晋少主归献耶律氏者,唐世所宝日 月带也’。又命取磁盆一枚示似夫云:‘此亦石主所献, 中有画双鲤存焉,水满则跳跃如生,覆之无它矣。二 物诚绝代之珍也’。”盆盖见之范蜀公记事矣{{Annotation|。按此及前条俱

系晋少主事。但木盆磁盆,未知孰是。

}}

《续夷坚志》:“秀岩安常,字顺之,常从党承旨学大篆,多 识古文奇字。泰和末,尝见内府所藏汤盘,作白玉方 斗,仅四小寸,底铭九字,即‘德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者 也。章宗有旨,令辨之。”又一方鼎,耳二足,四饕餮象,在 雷文中,铭云:“鲁公作文王尊彝。”铜既古,莹如碧玉,无 复铜性矣。

《太平清话》:“金章宗幸蓬莱院内宴时所陈玉器及诸 玩好盈前,视其篆识,多南宋宣和物。”

《蒙斋笔谈》:“余少好藏三代秦汉间遗器,遭钱塘兵乱。”


尽亡之后,有遗余古铜鸠杖头,色如碧玉,因以天台 藤杖为干植之,每置左右。今年所亲章徽州在平江, 有鬻铜酒器,其首为牛制作𥳑质,其间涂金,隐隐犹 可见,意古之兕觥。会余生朝,章亟取为余寿,余欣然 戏之曰:“正患吾鸠杖无侣,造物岂以是假之耶?”二物 常以自随,往岁行山间,使童子操杖以从,殆以为观 尔,未必真须此物也。迩来足力渐觉微,每陟降殆不 可无。时坐石间,儿子甥侄辈环于侧,辄倚杖,使以觥 酌酒而进,即为引满,常亦自笑其癖。

《研北杂志》:“吴兴朱文中尚奇,每仿古物立怪名,以绐 流俗。”

《元氏掖庭记》:静懿皇后旦日受贺,六宫嫔妃以次献 庆礼。时南朝宫人有选入后庭者,亦以所珍进献,一 人献“寒光水玉鱼,一人献‘青芝双虬如意,一人献‘柳 金𥳑翠腕阑’’。”似今之手镯类但彼扁而用臂者耳《鱼》是太真润肺物,《如 意》是六朝宫人所遗阑,又建业景阳宫胭脂井物。疑是 丽华所坠后不悦。

《辍耕录》:“松江之横云山,古冢累累然,世传以为多晋 陆氏所藏山人封生业盗冢。至正甲辰春发一冢,冢 砖上有‘太元二年造’五字。按太元,东晋武帝时也,逆 数而上,计九百一十馀年矣。或者谓冢有志石,但恐 事泄,秘弗示人。冢中得古铜罍、勺、壶、洗、尊、鼎、杂器之 物二百馀件,内一水滴作狮子,昂首轩尾走跃状,而 一人面部方大,髭须飘萧,骑狮子背,左手握无底圆 桶,右手臂鹰人之脑心为窍以安吸子。吸子顶微大, 正盖胸心,俨一席帽胡人衣褶及狮鹰羽毛,种种具 备,通身青绿,吸子浑若碧玉。论其制作肤理,则非晋 人所能,乃汉器无疑。必其平生宝惜而以殉葬。约长 五寸,高四寸许,诚奇物也。”至秋夏,士安偶过生,生出 售,即捐钱五十缗买之归。剔凿沙土,饰泽蜡石,神气 百倍于昔,韫椟宝藏时,以示博古好雅者。一日,为有 势力时贵夺去。昔鲜于困学公尝畜一水滴,正与士 安者大同小异,相承曰:“蛮人狮子,爱之未尝去手。”寓 杭州断桥,日临湖,有水阁,倚阑把玩,偶堕吸子于湖 水中,百计求之不可见,悒怏嘅叹,形神为之凋枯。既 他往,逾三年,复来杭,仍居昔所寓舍。追怀故物,往视 湖波。适当霜降水静之时,吸子俨在土内。亟命仆下 取,欣然如获至珍,即易号曰《神人狮子》。遂序述颠末, 求馆阁诸老与夫骚人雅士歌咏以张之,寖成巨轴。 公殁,子孙不能世守,水滴与诗卷皆归婺州陶氏,陶 亦不能久有,又将求善贾而沽诸,今不知所在。自我 朝百馀年来,仅闻公得其一于先,而士安得其一于 今?非若他古铜器比,可以屈指数也。

《玉堂漫笔》:“苏丑字叔武,歙人,易简之后。年八十馀,正 统间卒。以隐逸自高,性爱古法书名画,不惜万金购 之,曰:‘此足养心性,非他玩好可比’。”其人品亦可谓博 雅矣。近时江南人家有好古玩物,至于败家亡身者, 又可为监戒也。

《悬笥琐探》:“予尝至南内,于戊字库见古铜器一事,如 剑而无刃,平直,首微棱,下有靶,长可二尺,阔仅及寸。”

嵌银作童子奉牌舞牌上有“古并聂家” 四字,面嵌

《银题》:“模棱难断佞臣头,碎脑翻成百倍忧。解使英雄 生胆气,从今不用佩吴钩。”诗直似宋元人作,然不可 考矣。

《见闻录》:“陆文裕嗜古玩,罗列一室中。闻魏庄渠先生 至访,悉为撤去。”

《笔记》:“华尚古名珵,字汝德,无锡人。有尚古楼,凡冠履 盘盂几榻,悉拟制古人。尤好古法书、名画、鼎彝之属, 悬购益勤,能推别真赝美恶,故所蓄皆不下一品。时 吴有沈周先生,号能鉴古,尚古时时载小舟从沈周 先生游,互出所藏,相与评骘,或累旬不返。成化、弘治 间,东南好古博雅之士称沈先生,而尚古其次焉。 沈”云鸿字维时,石田之子也。性特好古,器物书画,遇 名品,摩抚谛玩,喜见颜色,往往倾橐购之。菑畬所入, 足以资是。缥囊缃帙,烂然充室,而袭藏惟谨,对客手 自展列,不欲一示非人。至寻核岁月,甄品精驳,历历 有据依,江南赏鉴家咸推之。又喜积书,仇勘勤剧,曰: “后人视,非货财必不易散。万一能读,则吾所遗厚矣。” 先石田而卒。

《长安客话》:“丰润县治内古鼎一,弘治间士人凿井得 之,重五百斤。圜腹弇口,四足。足上为牛首,下为牛蹄款识甚古。或以为商时物。”

《妮古录》:“余于项元度家见官窑人面杯,哥窑一株,瓶 哥窑八角把杯,又哥窑乳炉,又白玉莲花胭脂盒,又 白玉鱼盒,又倭厢倭几,又宋红剔桂花香盒,又水银 青绿鼎,铜青绿提梁卣,盖底皆有款,又金翅壶,又商 金鹏尊,有四螭,上下蟠结而青绿,比他器尤翠,皆奇 物也。是日为乙未,八月二十有五日。”

缪贞,字仲素。善篆隶真行书,虞山碑刻多贞手迹。尤 嗜古,凡三代、汉、唐器物,悉能购藏。尝得宋内藏绍兴 丁巳邵谔所进《述古图》砚,因以“述古”名堂。黄晋卿为 之记。子侃,字权正,亦好文。

古玩部杂录[编辑]

《龙城录》:“建康李生,名照,字明叔,好古博雅,于古器凡 自战国洎于萧梁之间,谱所载者十得五六,皆精制 奇巧,后世莫迨。然生颇为文思涩,设诸勤求古器,心 在于文书间,亦足以超伟于当代也。”

《邻几杂志》:长安有宝货行,有购得名“玉鱼”者,亦名“玉 梁”,似今所佩鱼袋,有玉者、铜者。文丞相五千市一玛 瑙者,府中莫知何用,多云墓中得之。薛俅比部庆成 军观太宁宫醮,见礼服剑室贯绦者,形正相似。 《避暑录话》:宣和间,内府尚古器,士大夫家所藏三代、 秦、汉遗物,无敢隐者,悉献于上。而好事者复争寻求, 不较“重价,一器有直千缗者。利之所趋,人竞搜剔山 泽,发掘冢墓,无所不至,往往数千载藏,一旦皆见,不 可胜数矣。”吴玨为光州固始令,先申伯之国而楚之 故封也。间有异物,而以僻远,人未之知,乃令民有罪 皆入古器自赎。既而罢官,几得五六十器。与余遇汴 上,出以相示,其间数十器,尚三代物。后余中表继为 守,闻之微用其法,亦得十馀器,乃知此类在世间未 见者尚多也。范之才为湖北察访,有绐言“泽中有鼎, 不知其大小,而耳见于外,其间可过六七岁小儿。”亟 以上闻。诏本部使者发民掘之,凡境内陂泽悉干之, 掘数十丈,讫无有。之才寻见谪。

韩丞相玉汝家藏王莽时铜枓一,状如勺。以今尺度 之,长一尺三寸,其柄有铭云:“大官乘舆,十冻铜枓,重 三斤九两。新始建国,天凤上戊六年十二月,工遵造 史臣闳、掾臣岑、掌旁丞臣弘、令臣栩、第二十六枓食 器”,正今之杓也。《史记·赵世家》:“赵襄子请代王,使厨人 操铜枓食,代王及从者行斟阴令以枓击杀之”是已。 冻,《周官》音链。据《汉书》,莽改始建国六年为天凤六年, 而不言其因。今天凤上犹冒始建国,盖通为一称,未 尝去旧号。上戊,莽所作历名,莽自以为土德王,故云。 宣和间,公卿家所藏汉器杂出,余多见之,唯此器独 见于韩氏。

《闻见后录》:“宣和殿聚周鼎、锺尊爵等数千百种。国破, 金尽取禁中物,其下不禁劳苦,半投之南壁池中。”后 世三代彝器,当出于大梁之墟云。

《容斋随笔》:“三代彝器,其存至今者,人皆宝为奇玩,然 自春秋以来固重之矣。经传所记,取郜大鼎于宋、鲁, 以吴梦寿之鼎贿荀偃,晋赐子产、莒之二方鼎,齐赂 晋以纪甗。”“磬,徐赂齐以甲父之鼎,郑赂晋以襄钟, 卫欲以文之舒鼎定之。鞶鉴纳鲁侯,乐毅为燕破齐, 祭器设于宁台,大吕陈于元英,故鼎反乎磨室是已。” 《老学庵笔记》:“予初见梁《欧阳𬱟传》,称𬱟在岭南多致 铜敱,献奉珍异。”又云:“铜鼓累代所无。”及予在宣抚司, 见西南夷所谓铜鼓者,皆精,铜极薄而坚,文镂亦颇 精,叩之咚咚如鼓,不作铜声。秘阁下古器库亦有二 枚。此鼓南蛮至今用之于战阵祭享,初非古物,实不 足辱秘府之藏。然自梁时已珍贵之如此,不知何理 也。

《挥麈馀话》:李伯时自画其所蓄古器为一图,极其精 妙,旧在上蔡毕少董良史处。少董尝从先人求识于 后,少董死,乃归秦伯阳熹,其后流传于其婿林子长 桷。今为王顺伯厚之所得,真一时之奇物也。先人跋 语云:“右《古器图》,龙眠李伯时所藏,因论著自画,以为 图也。”今藏予友毕少董家。凡先秦古器源流,莫先于 此轴矣。昔孔子删《诗》《书》,以尧、舜、殷、周为终始。至于《系 辞》言三皇之道,则罔罟、耒耨、衣裳、舟楫所从来者,而 继之曰后世圣人者,欲知明道立法制器,咸本于古 也。本朝自欧阳子、刘邍父始辑三代鼎彝,张而明之 曰:“自古圣贤所以不朽者,未必有托于物,然固有托 于圣贤而取重于人者。”欧阳子肇此论而龙眠赓续, 然后焕然大备。所谓三代邈矣,万一不存,左右采获, 几见全古,惟龙眠可以当之也。此图既物之难致者而得之又少。董以闻道知经,为朝廷识拔,则陈圣人 之大法,指陈根源,贯万古,惟一理,其将以《春秋》侍帝 傍矣。顺伯录以见予。

《并观琐言》:《宣和博古图》成于宋道君朝王黼辈之手, 凡铭识有乙辛、癸己等字者,皆定以为商器。其无铭 识者,亦强指为商、周物。其《彝舟总说》云:“国家积德百 年之后,讲明礼乐,收揽前代遗制,而范金之坚,多出 于僻陋潜壤之奥者。四方来上,如钟、鼎、尊、壶之类,动 以百数。”予谓以道君之好弥文,而重以蔡京、王黼、童 贯、朱勔等之巧求曲饰,以愚媚其君受命,“镇国”二宝, 尚不难于假托撰造,况其他乎?然则四方所上,固难 尽信矣。且古人觯觚、尊爵、簠簋之类,杂用陶梓,未必 皆范铜为之也。其的然可信者,如“齐侯钟”、晋姜鼎、宰 辟父敦等器,款纹形制,字画词义,皆非后世所能为 者,则非诬也。

《癸辛杂识》伯机云:“长安中有耕者,得陶器于古墓中, 形如卧茧,口与足出茧腹之上下,其色黝黑,匀细若 石,光润如玉,呼为茧瓶。大者容数斗,小者仅容数合, 养花成实。或云三代秦以前物,若汉物则苟𥳑不足 观也。”

《续夷坚志》:“燕都庙学有夹铜鼎,高二尺,受数斛,篆有 ‘离明神鼎养火’”六字。后归裕陵,竟不晓古人作何用 也。蔡内翰正夫《古器类伦纪》二鼎云:“其一明昌三年 二月蓝田玉山乡农民李兴穿地得之,高二尺,两耳 有字一十行,文曰‘王四月初吉丁亥’。”以《长历》考之,鲁 庄公十二年四月丁亥,即周安釐王初立之岁,未改 元,故不称年而以月数。又有“一百”二字,必周侯伯所 作之器也。其一,太原三交西南,大定九年汾水坏,东 岸古墓有鼎及钟磬之属。鼎小者五寸许,大几三尺, 中作黄金色,所实牛羹尚可辨。钟磬小者大及二尺, 凡十六等,盖音律之次也。虽无款识,皆周物也。 《琅嬛记》“蓝桥驿乞玉浆黑犀合子”,下款“妙观三十二 年周旋多庆先音永宝”十四字。

《辍耕录》:霍清甫《治书》云:“考《古图》载古衣服,今有玉辘 轳、玉具剑。古乐府曰:‘腰间辘轳剑’。此器以块然之璞, 既解为环,中复为转关,而上下之隙仅通丝发,作宛 转其间,今之名玉工者,往往叹其所未睹。”按《汉隽》不 疑带櫑具剑。晋灼曰:“古长剑,首以玉作井辘轳形,上 刻木作山形,如莲花初生未敷时。今大剑末首,其状” 如此。前说乃宋李公麟之所纪也。余昔宦游钱塘,因 识吴和之者,性慧巧,博物收一辘轳,玉青色,形如“吕” 字,环口中间辘轳旋转,无分毫缝罅,形色极古,人皆 以为鬼工。因土渍,用白梅熬水煮之,良久脱开,详视 窍中,有双玉轴在焉。中嵌一物,形若牛筋。意度必是 当间煮之胖胀,撑塞双轴,入窍关住,“所以宛转无碍。 年深腐败缩瘦,因而煮脱。试用干牛筋捶实,置轴两 间,对勘孔窍,以线缚定。煮之少时,双轴果涌入窍中。 须臾取出,依前动转不脱。”后余亦收一小者,状若旋 环,制作大约相似。后因损折,转轴中亦有一物,形似 翎桶,想亦同一关捩。其玉具剑,自三代有之,今止以 两汉为始。至于宋朝,且千馀年。未有能穷其辘轳底 蕴。今偶以《煮脱》。乃得其机轴。亦云奇矣。

《吴风录》:“自顾阿瑛好蓄玩器书画,亦南渡遗风也。至 今吴俗权豪家好聚三代铜器、唐宋玉窑器书画,至 有发掘古墓而求者。若陆完神品画累至十卷。王延 哲三代铜器万件,数倍于宣和《博古图》所载。”

《三馀赘笔》:“古玉器有奇特细巧非人所能雕琢者,多 传鬼工所为。余曰:非也,此皆昆吾刀及虾蟆肪所刻。” 按《本草》云:“虾蟆能合玉石。”陶隐居亦云:其肪涂玉,则 刻之如蜡。但肪不可多得,取肥者锉煎膏以涂玉,亦 软滑可琢,惜未尝试耳。

《读史订疑》:“玩物丧志,先民所规。然而宗器之陈,宝玉 大弓之守,古人未尝不重也。今世人有不好古者,以 为用无当谷帛,而视等于瓦砾,且谓古物何凭,类多 赝作耳。至溺意好古者,一闻是古物,辄便叹赏,都不 别白精粗。”殊不知古器之中,精粗既殊,贵贱迥异。按 《汉书》梁孝王有尊直千金。古《雷字注》云:“刻为山, 云雷之象,以金饰之,大抵商金类也。”孝王时去古未 远,而尊价已值千金,盖精好之极,假令其尊尚存,不 当二千其值耶?持是以论古物,贵贱可知矣。

觚不觚录。画当重宋,而三十年来忽重元人,乃至倪 元镇以逮明沈周,价骤增十倍。窑器当重哥汝,而十 五年来忽重宣德,以至永乐、成化,价亦骤增十倍。大 扺吴人滥觞,而徽人导之,俱可怪也。今吾吴中陆子 刚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朱碧山之治银,赵良璧之 治锡,马勋治扇,周治治《商嵌》,及歙吕爱山治金,王小 溪治玛瑙,蒋抱云治铜,皆比常价再倍,而其人至有 与缙绅坐者。近闻此好流入宫掖,其势尚未已也。 《甲乙剩言》:“都下有高邮守杨君,家藏合卺玉杯一器。 此杯形制奇怪,以两杯对峙,中通一道,使酒相过。两 杯之间,承以威凤,凤立于蹲兽之上,高不过三寸许其玉温润而多古色,至碾琢之工,无毫”发遗恨,盖汉 器之奇绝者也。余生平所见宝玩,此杯当为第一。 《妮古录》:金海陵诏平辽宋,所得古器,年深岁久,多为 妖变,悉命毁之,故南库物脱于劫火者无几矣。 汉玉佩觿皆卧蚕文,自首至尾,稍曲而锐。沈存中云: “当如芄兰之叶”,但今不复见耳。余一见于张黄门之 子起之,一见于璩仲玉张觿长璩,觿短觿字从角,想 玉者又贵人所佩也。

《日知录》:洪氏《随笔》谓:“彝器之传,春秋以来固已重之, 如郜鼎纪甗之类,历历可数。不知三代逸书之目,汤 有典宝,武有分器,而《春官》有典庸器之职,祭祀出而 陈之,则固前乎此矣。故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密 须之鼓,阙巩之甲,班诸鲁公、唐叔之国,而赤刀弘璧、 天球河图之属,陈设于成王之顾命者,又天子之世 守也。然而来去不恒,成亏有数。是以宝圭出河,九鼎 沦泗。武库之剑,穿屋而飞;殿前之钟,感山而响。铜人 入梦,钟虡生毛。则知历世久远,能为神怪,亦理之所 必有者。”《隋书》:“文帝开皇九年四月,毁平陈所得秦、汉 三大钟,越二大鼓。十一年正月丁酉,以平陈所得古 器,多为祸变,悉命毁之。”而《大金国志》载“海陵正隆三 年诏毁平辽、宋所得古器。”亦如隋文之言。盖皆恣睢 不学之主,而古器之销亡为可惜矣。

读李易安《题金石录》,引王涯、元载之事,以为有聚有 散,乃理之常,人亡人得,又胡足道?未尝不叹其言之 达。而元裕之好问作《故物谱》,独以为不然,其说曰:“三 代鼎钟,其初出于圣人之制,今其款识故在,不曰‘永 用享’,则曰‘子子孙孙永宝用’。”岂圣人者超然远览,而 不能忘情于一物耶?自庄周列御寇之说出,遂以天 地为逆旅,形骸为外物,虽圣哲之能事,有不满一吷 者,况外物之外者乎?然而彼固未能寒而忘衣,饥而 忘食也,则圣人之道所谓“备物以致用,守器以为智” 者,其可非也邪?《春秋》之于宝玉大弓,窃之书,得之书, 知此者可以得圣人之意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