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續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1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九 欽定續通志 卷一百二十 卷一百二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通志卷一百二十
  諡畧
  宋蘇洵嘉祐諡法増多諡
  等謹案諡法之書自周書獨斷而後見於隋唐宋志及晁公武郡齋讀書志者有劉熙諡法三卷沈約諡法十卷賀琛諡法五卷王彦威續古今諡法十四卷李涪諡法三卷范正周沅編六家諡法二十卷蘇洵嘉祐諡法三卷皇祐諡録二十卷劉熙之書久軼今不可考沈約賀琛之書羅泌以為皆本于廣諡晁公武謂沈約撰七百九十四條賀琛加婦人諡二百三十八條意其時去漢未逺師承有自王彦威以下轉相祖述必有可觀惜其書今皆不存惟蘇洵嘉祐諡法三卷見于本集其皇祐諡録亦缺如矣考洵于嘉祐六年與姚闢等承詔編定周公春秋廣諡沈約賀琛扈䝉六家諡法八年上之意有所未盡乃又講求六家外採今文尚書汲冢師春蔡邕獨斷諸書考其得失别為嘉祐諡法三卷諡録三十五卷宋史志二十卷應是南宋亡失曽鞏謂其諡法藏於有司宗孟謂世不得傳中秘獨有之則書雖一人所為實一代之經制也今觀其書於諡義多所増改如聖不可知曰神取之孟子窮理盡性曰聖取諸易繫辭大而難名曰堯取諸論語仁聖盛明曰舜取之小戴記見于自注者甚明至其所列諡字刪去周書帝皇王公侯徳殤甄勝慤譽度知糠醜惑推長繆等十九諡史記君僖慧抗四諡獨斷黄字一諡増多賢禹章强以下七十諡鄭樵云洵承詔編定六家諡法斷然有所去取又云蘇氏所取者百六十八諡所去者百九十八諡則其諡實一取于古無有臆剙足備漢魏以來之軼典爰取其増多字逐一標列仍以歴代經用者附證如左
  行義合道曰賢
  宋太祖女魏國大長公主諡賢肅魯國大長公主諡賢靖葢賢諡自宋始用之
  淵源通流曰禹受襌成功曰禹
  於堯舜外増多禹諡葢亦舊儒附會相傳已久者
  法度明大曰章敬慎髙亢曰章出言有文曰章
  後漢孝章帝始諡章本紀註引諡法温克令儀曰章應是沈賀諸家相傳有此義蘇洵刪
  和而不流曰强中立不倚曰强守道不變曰强死不遷情曰强自勝其心曰强
  梁光禄大夫江革諡强
  致果殺敵曰毅强而能斷曰毅
  梁尚書左丞江子四元帝時諡毅葢諡毅之始見史傳者
  勝敵克亂曰壯武而不遂曰壯
  史表有廣嚴壯侯召歐博陽壯侯陳濞並于髙祖六年十二月甲申受封侯此前史諡壯之始
  好力致勇曰果
  漢更始將軍亷丹始諡果後周諡襄國公李端唐諡定州刺史于匡濟亦用此
  肇敏行成曰真不隱無屛曰真
  唐睿宗諡大聖真皇帝攷史記魯世家有真公濞索隱曰真音慎本亦作慎則魯公濞本諡慎傳寫誤真也
  思慮不爽曰原
  周書作思慮不爽曰愿愿與原古通本書既改周書愿作原而又以弱無立志訓愿則分為兩諡矣未知何據
  綜善典法曰暠
  行見中外曰顯
  周三十五傳為顯王疑是周公諡法所有周書失去者
  含和無欲曰𤣥
  唐天寳十三載加睿宗諡為𤣥真大聖大興孝皇帝
  徳覆萬物曰髙
  漢太祖諡髙
  功格上下曰光能紹前業曰光居上能謙曰光
  後漢世祖皇帝諡光武章懐太子注引諡法曰能紹前業曰光唐上元元年追諡懿祖曰光皇帝
  則天法堯曰大
  三國吳孫權諡大皇帝
  出𩔖拔萃曰英
  宋太宗女魏國大長公主諡英惠
  多聞强識曰博
  唐左武侯大將軍竇抗本傳諡密通典作諡博又秘書少監蕭徳言諡博
  可以作聖曰睿
  唐代宗沈皇后諡睿真穆宗諡睿聖
  承命不遷曰世
  治典不殺曰軍
  意深慮逺曰䟆
  蓄義豐功曰仁慈民愛物曰仁克己復禮曰仁貴賢親親曰仁
  敏事以敬曰慎沈静寡言曰慎
  周有慎靚王魯衛陳皆有慎公
  奉義順則曰禮恭儉莊敬曰禮
  制事合宜曰義見利能終曰義除去天地之害曰義先君後已曰義取而不貪曰義
  後漢光武帝姊新野長公主建武三年追諡節義葢諡義之始見史傳者
  守命共時曰信出言可復曰信
  漢海陽齊信侯揺毋餘昌武靖信侯單寗並髙祖六年受封葢諡信之始見前史者武帝時塞侯直不疑亦諡信
  質直而好義曰達疏通中理曰達
  隋岐州刺史鄭譯開皇十一年諡達葢諡達之始見史傳者
  含光得衆曰寛
  梁宗室廣信侯蕭暎諡寛
  才理審諦曰理
  梁潯陽太守到洽諡理後周驃騎大將軍郃陽伯薛寘亦諡理葢理諡始用於南北朝時
  中心樂易曰凱
  後梁蕭詧中書監安豐公蔡大寳諡文凱
  避逺不義曰清
  北魏驍騎大將軍刁雙興和三年諡清穆葢諡清之始見史傳者
  遷善改過曰益取於人以為善曰益
  徳性温恭曰基
  後周廣城郡公段永天和四年諡基
  視民如子曰慈
  宋宗室髙宻郡王趙徳恭明道中諡慈哲
  追改前過曰鼎
  秉心塞淵曰深
  徳性寛和曰温
  梁鴻臚卿顧協侍中王訓陳廣徳侯章景明尚書右僕射王勱唐絳州刺史孔禎諡温
  推功尚善曰讓
  唐睿宗長子寧王憲諡讓皇帝攷王莽諡王根為直道讓公則諡讓者始於莽之偽諡矣
  追補前過曰宻
  北魏孝明杜皇后始諡宻樂陵王元思譽唐左武侯大將軍竇抗皖城郡公張儉並諡宻
  執一不遷曰介
  宋右正言陳禾諡文介知鄧州劉汲知麟州楊震父宗閔諡忠介介本美諡而鄭志列之下諡之十九言謂將用之小人抑何誣也
  中正精粹曰純
  宋忠州團練使趙仲恕諡純熙程子於嘉定十三年諡純
  行見中外曰敵
  達禮不達樂曰素
  宋張舉諡正素先生
  卑而不可踰曰謙
  宋劉虞諡謙静先生
  睦于兄弟曰友
  衆方益平曰儆
  元江西省參政全布延薩里死於陳友諒諡儆哀
  追補前過曰攝
  美化及逺曰廣所聞能行曰廣
  唐太宗増諡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
  言行不囘曰淑
  元定宗烏拉海額實后諡欽淑
  獻敏成行曰革
  思愆深逺曰懼
  謀慮不成曰息
  漢虛水侯劉爵五鳳四年諡息
  舉事而遲曰舒
  北齊河南王髙孝愉諡康舒或作康獻
  㓜少短折曰冲
  後漢孝冲皇帝紀注引諡法曰幼少在位曰冲晉有東海冲侯司馬祇宋有臨慶冲王劉休倩
  質勝其文曰野敬不中禮曰野
  後周宗室越王宇文盛大象二年為隋文帝所害諡野
  菲薄廢禮曰儉
  剛克好勝曰伐
  涼徳薄禮曰虛
  寵禄光大曰榮先利後義曰榮
  宋宗室豫章王趙宗諤諡榮孝定王趙元良諡榮易吳王趙顥諡榮懐王趙宗暉諡榮穆此外諡榮者甚多葢宋代習用
  好内逺禮曰蕩好智不好學曰蕩狂而無據曰蕩後周晉公宇文䕶追諡蕩
  色取仁而行違曰聞
  後周有滕聞王宇文SKchar2
  貪以敗官曰墨
  宋侍中錢惟演卒太常張瓌初請諡文墨後改文僖
  言行相違曰僭自下陵上曰僭
  後周趙王宇文招以謀誅隋文帝見殺諡僭
  髙而無民曰亢知存而不知亡曰亢
  犯國之紀曰干
  心隘不容曰褊
  後梁明帝子蕭瑀唐太宗以其性忌諡貞褊
  違命自用曰專
  唐太常博士張星議御史中丞宋慶禮之諡引諡法好功自是曰專後慶禮改諡敬
  薄徳弱志曰輕
  煩酷傷民曰苛
  以勢𦤺君曰要
  蘇洵嘉祐諡法新義
  等謹案蘇洵嘉祐諡法増改舊諡義其書乃奉詔編定故終宋世行之下至明代亦依是為増損今取其諡與周書獨斷同而義異者别為新義逐條標列其有一二字更改及移彼釋此者亦為注明至於全不相關者仍不加辨焉
  聖不可知曰神
  行道化民曰聖窮理盡性曰聖
  大而難名曰堯
  雲行雨施曰湯
  施而中理曰文敏而好學曰文脩徳來逺曰文忠信接禮曰文剛柔相濟曰文脩治班制曰文
  保大定功曰武剛强以順曰武周書以順作直理闢土斥境曰武折衝禦侮曰武
  禮樂明具曰成刑名克服曰成周書此句作武字義持盈守滿曰成遂物之美曰成通違强立曰成
  撫民安樂曰康温良好樂曰康周書撫民安樂作安樂撫民温良作温年别有温良好樂曰良
  嚮忠内徳曰獻周書作惠無内徳考周書獻諡有三義此書取其二其博聞多能一義别作憲諡義與史記正義同
  柔克有光曰懿周書作温柔聖善後文有柔克為懿
  體仁長民曰元
  耆意大圖曰景史記正義作耆意大慮獨㫁作致志大圖
  施而不私曰宣善聞周達曰宣誠意見外曰宣周書史記作聖善周聞施而不成
  任賢𦤺逺曰明總集殊異曰明獨見先識曰明能揚仄陋曰明察色見情曰明
  明徳有功曰昭周書作昭徳有勞
  畏天愛民曰敬齋莊中正曰敬夙夜就事曰敬就事周書作恭事受命不遷曰敬死不忘君曰敬陳善閉邪曰敬卑以自牧曰恭不懈為徳曰恭治典不易曰恭責難於君曰恭
  嚴敬臨民曰莊威而不猛曰莊履正志和曰莊周書後文有履亡為莊
  正己攝下曰肅
  因事有功曰襄周書作甲胄有勞
  安民有功曰烈周書作有功安民
  克亟成功曰桓
  賞勸刑怒曰威以刑服逺曰威
  率義共用曰勇
  秉義行剛曰克愛民作刑曰克周書作愛民在刑
  兆民寜賴曰安
  絶行不爽曰定絶行周書作純行追補前過曰定與前宻字攝字義同周書無此義有追補前過曰剛句
  治典不殺曰簡正直無邪曰簡治典不殺史記訓祁諡獨㫁訓震諡此書既仍獨㫁震諡義又以之釋簡諡可謂兩岐無定矣
  固節幹事曰貞圖國忘死曰貞
  謹行制度曰節
  涅而不緇曰白
  以法正國曰匡
  中正無邪曰質
  恭仁鮮言曰靖周書作恭已鮮言曰静
  慈和徧順曰順和比於理曰順周書徧順作徧服
  安民好靖曰夷周書作安心好静
  謀慮不僭曰思念終如始曰思
  大慮方行曰考周書後文有考成也
  保民畏慎曰胡稱年夀考曰胡周書作保民耆艾彌年壽考
  柔逺能邇曰和號令悦民曰和不剛不柔曰和推賢讓能曰和周書後文有和㑹也
  賞善罰惡曰憲博聞多能曰憲行善可記曰憲周書無憲諡有獻諡此博聞多能曰憲周書作獻史記正義作憲
  磨而不磷曰堅
  能養能恭曰孝繼志成事曰孝幹蠱用譽曰孝
  盛讓純固曰忠臨患不忘國曰忠推賢盡誠曰忠亷公方正曰忠
  尊明勝患曰智黙行言當曰智推芒折亷曰智臨事不惑曰智察言知人曰智擇任而往曰智周書作知
  行歸忠信曰周事君不黨曰周
  應事有功曰敏周書後文有敏疾也
  治亂守正曰直不隱其親曰直周書止肇敏行成曰直無此二義敬事節用曰欽
  小心敬事曰良
  强毅敦樸曰厚
  能修其官曰勤周書後文有勤勞也
  治定不陂曰祁史記作治典不殺
  失位而死曰懐
  未中身夭曰悼周書作年中早夭
  懐情不盡曰隱
  好更故舊曰易周書作好更改舊
  不主其國曰聲周書作不生其國
  未及而動曰躁
  動静亂常曰幽周書作動祭亂常
  暴慢無禮曰厲愎很遂過曰厲周書止殺戮無辜曰厲獨斷作暴虐無親曰厲愎很遂過周書作刺諡義
  縱樂無度曰荒昏亂紀度曰荒
  賊仁多殺曰桀
  暴慢無親曰刺
  嗇於賜予曰愛周書賜予作施與
  墮覆社稷曰頃震動過懼曰頃隂靖多謀曰頃
  事君有黨曰比
  弱無立志曰愿周書作思慮不爽曰愿
  鄭樵諡畧増多諡
  等謹案鄭樵作諡畧序論五篇諡法三篇後論四篇序論言諡以諱事神為昭穆之次非美刺之法惡諡非所以加於君父桀紂是名非諡幽厲桓靈皆非惡諡又言美惡即文而見不即説而見故所取諡只以一文見義蘇氏不取周書帝皇王公侯君師長胥之稱已亦不取堯舜禹湯桀紂等字表裏蘇氏為典禮之大諡法言上諡百三十一用之君親用之君子中諡十四用之閔傷用之無後者下諡六十五用之小人皆所以備典禮後論言已與蘇氏各有去取辨駮詳盡實已深抉諡法之奥今即三𩔖二百十言有文無義其已見於周書蔡氏蘇氏諸篇者不復贅録其増多未見者謹標而列之著於篇仍以歴代經用之諡疏證其下并撮序其論著之大畧如此云
  絜 宋兵部侍郎司馬朴諡忠潔禮部侍郎譚世勣髙宗時不受張邦昌偽命諡端潔潔與絜古通
  賁 漢戚侯季必孝文四年諡賁
  
  退
  
  偲
  
  懋
  
  哲
  
  通 金宗室都元帥宗誥諡通敏
  儀 唐憲宗女鄭國公主諡温儀
  
  庇
  
  端 漢書表有煮棗端侯革朱乃髙祖十二年功臣侯而史表作靖侯史表有范湯端侯代乃中元三年以匈奴王降侯者而漢書表作靖端靖二字篆文相近故傳寫易訛然諡端諡靖未詳孰是姑識之以備考
  休 史記宋世家有休公田
  悅
  
  容 北魏宗室廣陵王欣恭帝時諡容此諡容之始見史傳者
  確 宋汾州守張克戩紹興中為金人所攻破力屈死諡忠確
  
  熙 後梁開平元年追諡曾祖妣范氏為宣熙皇后洽
  右上諡法
  □ 無考
  右中諡法
  暴
  
  愎
  
  凶
  
  忍
  
  惡
  
  奰 後周宗室代王宇文達與越王盛同遇害諡奰攘
  
  昏
  驕 梁神威將軍蕭子顯大同三年敇以恃才傲物諡驕
  
  𭰫
  
  狃
  
  靡
  
  偽 陳侍中徐陵至徳元年諡章偽
  
  讟
  
  誣
  
  譎
  
  詭
  
  邪
  
  蠱
  
  圮
  
  撓
  
  敗
  
  疵
  
  費
  右下諡法
  明通用諡法増多諡
  等謹案諡法自宋嘉祐而後全用蘇氏元雖或更革未有成書至於明世頗加損益間著新義太祖諡中山王徐達曰寧非前書所有葢規模又一變矣紀明之諡者有張志淳諡法二卷何三省帝后尊諡紀畧一卷鮑應鰲皇明臣諡彚考二卷葉秉敬皇明諡考三十八卷郭良翰皇明諡紀彚編二十五卷諸書皆不行惟王世貞諡法通紀全載本集自云徧考國史及秘閣諸籍參以家乘靡所不備然猶不如王圻諡法考所載皇明通用諡較為明簡圻之為諡法考也先編各書諡義次輯歴代經用諡其所輯各依正史紀傳按次排比搜𭣄幾於靡遺至所編諡書於周公諡法取史記而不取汲冢獨斷而外於春秋廣諡沈約賀琛諸家及左氏内外傳注史記兩漢書注所引古諡法絶無採取獨取宋蘇氏鄭氏于蘇氏書又未見其本蘇氏本一百六十八諡圻止列九十二諡内又竄入端通修恪敦容裕潔確九諡非洵書之所有諡義又多與洵不合獨所載明通用諡法首列文武成康等有諡義者六十八諡次列寧慎冲淑善崇無諡義者六字别有當代經用諡義未備者恒淳髙睿等二十五字又於後文摭列事實補其缺遺視王世貞之書可謂詳備矣今取其増多字逐一標列仍以史傳經用者附證其下至其全文與蘇氏以上諡書同者不備列焉
  强學好問曰裕
  宋宗室侍中東平郡王徳文仁宗時諡恭裕元成宗母鴻吉哩后諡徽仁裕聖至順三年追封顔無繇為杞國公諡文裕
  勤其世業曰修
  宋吏部尚書胡宗愈諡修簡此諡修之始見史傳者
  敬共官次曰恪盛容端嚴曰恪温恭朝夕曰恪
  唐文宗太子諡曰莊恪唐尚書右丞工部尚書楊昉諡恪杜佑曰恪字諡法所無考史記有牧邱恪侯石慶漢書作恬侯檢諡法亦無恬字史漢異同未詳孰是據杜氏所言則唐以前未有諡恪者以昉為始以上三諡有義
  寧 明初諡中山王徐達
  善 𢎞治中諡夫人項氏曰榮善
  崇 漢宗室蠡吾侯劉翼桓帝之父帝即位諡為孝崇皇洪武初諡合浦侯陳清曰崇武𢎞治中諡夫人胡氏曰崇善夫人姚氏曰崇敬以上三言脱去諡義
  明通用諡法新増義
  等謹案明王圻諡法考所載明通用諡法大要本於王世貞諡法通紀其有釋義者皆閣籍也有周書不為蘇洵所取而兹取者如於武則取剛强直理刑名克服於成則取安民立政之𩔖有蘇氏新創義而兹屏不取者如於明則不取能揚仄陋於恭則不取治典不易責難於君之𩔖惜所列止六十八諡於明史諸臣用諡良多未備終非全書今取其新増諡義照前代各書例逐一標列至其時經用為諡而義軼者不另列焉
  道徳純一曰元
  敬順事上曰恭正徳美容曰恭
  守禮執義曰端
  物至能應曰通事起而辨曰通
  明徳有盛曰賢
  施勤無私曰惠
  柔克有光曰和周書後文有和㑹也蘇洵諡法作柔克有光曰懿
  柔徳教衆曰静
  臨難不懼曰勇
  𦤺果殺敵曰剛强而能斷曰剛此二義蘇洵諡法作毅諡義
  勝敵志强曰壯叡圉見服曰壯死于原野曰壯兵甲亟作曰壯履征殺伐曰壯
  表裏如一曰慤
  不汚不義曰潔
  無過為僖小心恭慎曰僖周書作有過為僖
  好學近智曰果
  善行不怠曰毅温仁忠厚曰毅能紀國善曰毅
  寛裕温柔曰容
  歴代諡法補遺
  等謹案周書合汲冢史記本共一百三十五諡經用者八十四諡蘇洵諡法増多七十諡經用四十七諡鄭樵通志増多七十一諡經用十一諡而歴代史傳所載已用諡不見於諡書者自共和以前魯鄭諸邦已有之戰國兩漢而後不可勝紀葢著作之始不過預定若干諡原不能必後人之盡用而政教既衰王章漸廢列國諸侯人自為政雖田賦職官之大多有不循乎周禮者况諡法乎况秦漢以下乎且又重以魯魚亥豕之易訛國史家乘之歧出𨽻事者循其所採而不究其由來讀書者專於一編而不博乎異本遂至書與諡各不相符亦勢之所無如何也臣等綜𮗚歴代用諡不見于諡書者仍博採之以補諡書之缺遺爰自周初迄於明代各以史傳按次編列以備考焉
  鄭 燕有鄭公
  宮 蔡曹皆有宫伯
  利 陳有利公
  赧 周有赧王
  于 漢景帝子膠西王端宗室安郭侯傳富桞侯自為並諡于史記索隠廣周書諡法優能其徳曰于葢美諡也考蘇洵别有犯國之紀曰干而王圻諡法考遂以端等三人為諡干誤矣𫝊富史表作傅
  綱 漢有清河綱王
  令 漢有周吕令武侯吕澤史記索隠曰周吕國也令武諡也
  終 漢鄼侯蕭何諡文終安國侯王斿秣陵侯劉纒什邡侯雍桓並諡終考汲紹侯公上不害史表亦作終侯
  制 漢有髙宛制侯丙猜剻成制侯周緤
  祇 漢衍侯翟山槀侯陳鍇並諡祇
  中 漢羮頡侯劉信厭次侯元頃髙胡侯陳夫乞並諡中元頃漢書表作爰𩔖
  穀 漢有祁穀侯繒賀史記索隠曰諡法行見中外曰穀
  慶 漢邔侯黄榮盛諡慶
  虒 漢有廣陵虒侯劉裘史表作常侯劉裘考常諡亦諸家所未載
  敷 漢有定敷侯劉越桞敷侯劉罷師史記索隠曰敷諡也説文云敷讀如躍
  恬 漢有牧邱恬侯石慶攷史記作恪侯馬端臨封建考王圻諡法考俱從漢書表作恬
  敦 漢宗室劉光元封六年諡敦此敦諡之始見于史傳者
  肥 漢常樂侯稠雕諡肥稠雕漢書衛青傳作雕離衍 漢邯㑹侯劉仁挾術侯劉昆景諡衍漢書表作扶㴆侯劉昆吾
  昌 漢都昌侯朱充諡昌
  刻 漢成安侯郭賞諡刻
  𨜐 漢成安侯郭長諡𨜐長乃刻侯賞之子
  道 王莽追諡王根為直道讓公又北魏太祖諡道武皇帝
  睦 王莽妻諡孝睦皇后
  熹 後漢孝和帝鄧皇后諡和熹北魏隂平王元烈亦諡熹
  太 魏諡曹嵩為太皇帝北魏世祖亦諡太武
  禧 晉安帝王皇后諡僖
  淵 宋洮陽侯宗慤諡淵
  替 梁蕭通明卒有司按諡法言行相違曰替
  脫 陳周敷諡脫
  惕 北魏南皮靈侯髙佑初有司議諡惕詔以不遵上命諡靈
  愷 北魏康成縣公桞帯韋諡愷
  實 北魏滄州刺史堯傑諡實
  闇 隋文帝諡岐國公斛斯徴用之
  縱 唐左衛大將軍宇文士及初諡為恭劉洎駮之改諡曰縱
  晟 宋黥卒魏漢津以鑄九鼎賜號冲顯處士卒諡為嘉晟侯
  柔 遼義宗后諡柔貞
  黙 金徳祖諡淵黙皇帝
  濟 金宗室鄭國公們圖琿諡定濟京兆尹隋國公和尼諡貞濟
  傑 金太傅托卜嘉諡傑忠
  亮 元永平郡公阿勒台諡忠亮
  嘉 元漆水郡公耶律希亮諡忠嘉
  遂 元寧夏郡公安巴代國公鄂拓克齊並諡忠遂淳 明太祖追諡考為仁祖淳皇帝
  悊 明熹宗諡悊皇帝









  欽定續通志卷一百二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