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续通志 (四库全书本)/卷12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九 钦定续通志 卷一百二十 卷一百二十一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续通志卷一百二十
  谥略
  宋苏洵嘉祐谥法増多谥
  等谨案谥法之书自周书独断而后见于隋唐宋志及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者有刘熙谥法三卷沈约谥法十卷贺琛谥法五卷王彦威续古今谥法十四卷李涪谥法三卷范正周沅编六家谥法二十卷苏洵嘉祐谥法三卷皇祐谥录二十卷刘熙之书久轶今不可考沈约贺琛之书罗泌以为皆本于广谥晁公武谓沈约撰七百九十四条贺琛加妇人谥二百三十八条意其时去汉未逺师承有自王彦威以下转相祖述必有可观惜其书今皆不存惟苏洵嘉祐谥法三卷见于本集其皇祐谥录亦缺如矣考洵于嘉祐六年与姚辟等承诏编定周公春秋广谥沈约贺琛扈䝉六家谥法八年上之意有所未尽乃又讲求六家外采今文尚书汲冢师春蔡邕独断诸书考其得失别为嘉祐谥法三卷谥录三十五卷宋史志二十卷应是南宋亡失曽巩谓其谥法藏于有司宗孟谓世不得传中秘独有之则书虽一人所为实一代之经制也今观其书于谥义多所増改如圣不可知曰神取之孟子穷理尽性曰圣取诸易系辞大而难名曰尧取诸论语仁圣盛明曰舜取之小戴记见于自注者甚明至其所列谥字删去周书帝皇王公侯徳殇甄胜悫誉度知糠丑惑推长缪等十九谥史记君僖慧抗四谥独断黄字一谥増多贤禹章强以下七十谥郑樵云洵承诏编定六家谥法断然有所去取又云苏氏所取者百六十八谥所去者百九十八谥则其谥实一取于古无有臆創足备汉魏以来之轶典爰取其増多字逐一标列仍以历代经用者附证如左
  行义合道曰贤
  宋太祖女魏国大长公主谥贤肃鲁国大长公主谥贤靖葢贤谥自宋始用之
  渊源通流曰禹受襌成功曰禹
  于尧舜外増多禹谥葢亦旧儒附会相传已久者
  法度明大曰章敬慎髙亢曰章出言有文曰章
  后汉孝章帝始谥章本纪注引谥法温克令仪曰章应是沈贺诸家相传有此义苏洵删
  和而不流曰强中立不倚曰强守道不变曰强死不迁情曰强自胜其心曰强
  梁光禄大夫江革谥强
  致果杀敌曰毅强而能断曰毅
  梁尚书左丞江子四元帝时谥毅葢谥毅之始见史传者
  胜敌克乱曰壮武而不遂曰壮
  史表有广严壮侯召欧博阳壮侯陈濞并于髙祖六年十二月甲申受封侯此前史谥壮之始
  好力致勇曰果
  汉更始将军廉丹始谥果后周谥襄国公李端唐谥定州刺史于匡济亦用此
  肇敏行成曰真不隐无屏曰真
  唐睿宗谥大圣真皇帝考史记鲁世家有真公濞索隐曰真音慎本亦作慎则鲁公濞本谥慎传写误真也
  思虑不爽曰原
  周书作思虑不爽曰愿愿与原古通本书既改周书愿作原而又以弱无立志训愿则分为两谥矣未知何据
  综善典法曰皓
  行见中外曰显
  周三十五传为显王疑是周公谥法所有周书失去者
  含和无欲曰𤣥
  唐天宝十三载加睿宗谥为𤣥真大圣大兴孝皇帝
  徳覆万物曰髙
  汉太祖谥髙
  功格上下曰光能绍前业曰光居上能谦曰光
  后汉世祖皇帝谥光武章懐太子注引谥法曰能绍前业曰光唐上元元年追谥懿祖曰光皇帝
  则天法尧曰大
  三国吴孙权谥大皇帝
  出𩔖拔萃曰英
  宋太宗女魏国大长公主谥英惠
  多闻强识曰博
  唐左武侯大将军窦抗本传谥密通典作谥博又秘书少监萧徳言谥博
  可以作圣曰睿
  唐代宗沈皇后谥睿真穆宗谥睿圣
  承命不迁曰世
  治典不杀曰军
  意深虑逺曰䟆
  蓄义丰功曰仁慈民爱物曰仁克己复礼曰仁贵贤亲亲曰仁
  敏事以敬曰慎沈静寡言曰慎
  周有慎靓王鲁卫陈皆有慎公
  奉义顺则曰礼恭俭庄敬曰礼
  制事合宜曰义见利能终曰义除去天地之害曰义先君后已曰义取而不贪曰义
  后汉光武帝姊新野长公主建武三年追谥节义葢谥义之始见史传者
  守命共时曰信出言可复曰信
  汉海阳齐信侯揺毋馀昌武靖信侯单寗并髙祖六年受封葢谥信之始见前史者武帝时塞侯直不疑亦谥信
  质直而好义曰达疏通中理曰达
  隋岐州刺史郑译开皇十一年谥达葢谥达之始见史传者
  含光得众曰寛
  梁宗室广信侯萧映谥寛
  才理审谛曰理
  梁浔阳太守到洽谥理后周骠骑大将军郃阳伯薛寘亦谥理葢理谥始用于南北朝时
  中心乐易曰凯
  后梁萧察中书监安丰公蔡大宝谥文凯
  避逺不义曰清
  北魏骁骑大将军刁双兴和三年谥清穆葢谥清之始见史传者
  迁善改过曰益取于人以为善曰益
  徳性温恭曰基
  后周广城郡公段永天和四年谥基
  视民如子曰慈
  宋宗室髙宻郡王赵徳恭明道中谥慈哲
  追改前过曰鼎
  秉心塞渊曰深
  徳性寛和曰温
  梁鸿胪卿顾协侍中王训陈广徳侯章景明尚书右仆射王劢唐绛州刺史孔祯谥温
  推功尚善曰让
  唐睿宗长子宁王宪谥让皇帝考王莽谥王根为直道让公则谥让者始于莽之伪谥矣
  追补前过曰宻
  北魏孝明杜皇后始谥宻乐陵王元思誉唐左武侯大将军窦抗皖城郡公张俭并谥宻
  执一不迁曰介
  宋右正言陈禾谥文介知邓州刘汲知麟州杨震父宗闵谥忠介介本美谥而郑志列之下谥之十九言谓将用之小人抑何诬也
  中正精粹曰纯
  宋忠州团练使赵仲恕谥纯熙程子于嘉定十三年谥纯
  行见中外曰敌
  达礼不达乐曰素
  宋张举谥正素先生
  卑而不可逾曰谦
  宋刘虞谥谦静先生
  睦于兄弟曰友
  众方益平曰儆
  元江西省参政全布延萨里死于陈友谅谥儆哀
  追补前过曰摄
  美化及逺曰广所闻能行曰广
  唐太宗増谥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
  言行不回曰淑
  元定宗乌拉海额实后谥钦淑
  献敏成行曰革
  思愆深逺曰惧
  谋虑不成曰息
  汉虚水侯刘爵五凤四年谥息
  举事而迟曰舒
  北齐河南王髙孝愉谥康舒或作康献
  㓜少短折曰冲
  后汉孝冲皇帝纪注引谥法曰幼少在位曰冲晋有东海冲侯司马祇宋有临庆冲王刘休倩
  质胜其文曰野敬不中礼曰野
  后周宗室越王宇文盛大象二年为隋文帝所害谥野
  菲薄废礼曰俭
  刚克好胜曰伐
  凉徳薄礼曰虚
  宠禄光大曰荣先利后义曰荣
  宋宗室豫章王赵宗谔谥荣孝定王赵元良谥荣易吴王赵颢谥荣懐王赵宗晖谥荣穆此外谥荣者甚多葢宋代习用
  好内逺礼曰荡好智不好学曰荡狂而无据曰荡后周晋公宇文䕶追谥荡
  色取仁而行违曰闻
  后周有滕闻王宇文SKchar2
  贪以败官曰墨
  宋侍中钱惟演卒太常张瑰初请谥文墨后改文僖
  言行相违曰僭自下陵上曰僭
  后周赵王宇文招以谋诛隋文帝见杀谥僭
  髙而无民曰亢知存而不知亡曰亢
  犯国之纪曰干
  心隘不容曰褊
  后梁明帝子萧瑀唐太宗以其性忌谥贞褊
  违命自用曰专
  唐太常博士张星议御史中丞宋庆礼之谥引谥法好功自是曰专后庆礼改谥敬
  薄徳弱志曰轻
  烦酷伤民曰苛
  以势𦤺君曰要
  苏洵嘉祐谥法新义
  等谨案苏洵嘉祐谥法増改旧谥义其书乃奉诏编定故终宋世行之下至明代亦依是为増损今取其谥与周书独断同而义异者别为新义逐条标列其有一二字更改及移彼释此者亦为注明至于全不相关者仍不加辨焉
  圣不可知曰神
  行道化民曰圣穷理尽性曰圣
  大而难名曰尧
  云行雨施曰汤
  施而中理曰文敏而好学曰文脩徳来逺曰文忠信接礼曰文刚柔相济曰文脩治班制曰文
  保大定功曰武刚强以顺曰武周书以顺作直理辟土斥境曰武折冲御侮曰武
  礼乐明具曰成刑名克服曰成周书此句作武字义持盈守满曰成遂物之美曰成通违强立曰成
  抚民安乐曰康温良好乐曰康周书抚民安乐作安乐抚民温良作温年别有温良好乐曰良
  向忠内徳曰献周书作惠无内徳考周书献谥有三义此书取其二其博闻多能一义别作宪谥义与史记正义同
  柔克有光曰懿周书作温柔圣善后文有柔克为懿
  体仁长民曰元
  耆意大图曰景史记正义作耆意大虑独㫁作致志大图
  施而不私曰宣善闻周达曰宣诚意见外曰宣周书史记作圣善周闻施而不成
  任贤𦤺逺曰明总集殊异曰明独见先识曰明能扬仄陋曰明察色见情曰明
  明徳有功曰昭周书作昭徳有劳
  畏天爱民曰敬斋庄中正曰敬夙夜就事曰敬就事周书作恭事受命不迁曰敬死不忘君曰敬陈善闭邪曰敬卑以自牧曰恭不懈为徳曰恭治典不易曰恭责难于君曰恭
  严敬临民曰庄威而不猛曰庄履正志和曰庄周书后文有履亡为庄
  正己摄下曰肃
  因事有功曰襄周书作甲胄有劳
  安民有功曰烈周书作有功安民
  克亟成功曰桓
  赏劝刑怒曰威以刑服逺曰威
  率义共用曰勇
  秉义行刚曰克爱民作刑曰克周书作爱民在刑
  兆民寜赖曰安
  绝行不爽曰定绝行周书作纯行追补前过曰定与前宻字摄字义同周书无此义有追补前过曰刚句
  治典不杀曰简正直无邪曰简治典不杀史记训祁谥独㫁训震谥此书既仍独㫁震谥义又以之释简谥可谓两岐无定矣
  固节干事曰贞图国忘死曰贞
  谨行制度曰节
  涅而不缁曰白
  以法正国曰匡
  中正无邪曰质
  恭仁鲜言曰靖周书作恭已鲜言曰静
  慈和遍顺曰顺和比于理曰顺周书遍顺作遍服
  安民好靖曰夷周书作安心好静
  谋虑不僭曰思念终如始曰思
  大虑方行曰考周书后文有考成也
  保民畏慎曰胡称年寿考曰胡周书作保民耆艾弥年寿考
  柔逺能迩曰和号令悦民曰和不刚不柔曰和推贤让能曰和周书后文有和㑹也
  赏善罚恶曰宪博闻多能曰宪行善可记曰宪周书无宪谥有献谥此博闻多能曰宪周书作献史记正义作宪
  磨而不磷曰坚
  能养能恭曰孝继志成事曰孝干蛊用誉曰孝
  盛让纯固曰忠临患不忘国曰忠推贤尽诚曰忠廉公方正曰忠
  尊明胜患曰智黙行言当曰智推芒折廉曰智临事不惑曰智察言知人曰智择任而往曰智周书作知
  行归忠信曰周事君不党曰周
  应事有功曰敏周书后文有敏疾也
  治乱守正曰直不隐其亲曰直周书止肇敏行成曰直无此二义敬事节用曰钦
  小心敬事曰良
  强毅敦朴曰厚
  能修其官曰勤周书后文有勤劳也
  治定不陂曰祁史记作治典不杀
  失位而死曰懐
  未中身夭曰悼周书作年中早夭
  懐情不尽曰隐
  好更故旧曰易周书作好更改旧
  不主其国曰声周书作不生其国
  未及而动曰躁
  动静乱常曰幽周书作动祭乱常
  暴慢无礼曰厉愎很遂过曰厉周书止杀戮无辜曰厉独断作暴虐无亲曰厉愎很遂过周书作刺谥义
  纵乐无度曰荒昏乱纪度曰荒
  贼仁多杀曰桀
  暴慢无亲曰刺
  啬于赐予曰爱周书赐予作施与
  堕覆社稷曰顷震动过惧曰顷阴靖多谋曰顷
  事君有党曰比
  弱无立志曰愿周书作思虑不爽曰愿
  郑樵谥略増多谥
  等谨案郑樵作谥略序论五篇谥法三篇后论四篇序论言谥以讳事神为昭穆之次非美刺之法恶谥非所以加于君父桀纣是名非谥幽厉桓灵皆非恶谥又言美恶即文而见不即说而见故所取谥只以一文见义苏氏不取周书帝皇王公侯君师长胥之称已亦不取尧舜禹汤桀纣等字表里苏氏为典礼之大谥法言上谥百三十一用之君亲用之君子中谥十四用之闵伤用之无后者下谥六十五用之小人皆所以备典礼后论言已与苏氏各有去取辨驳详尽实已深抉谥法之奥今即三𩔖二百十言有文无义其已见于周书蔡氏苏氏诸篇者不复赘录其増多未见者谨标而列之著于篇仍以历代经用之谥疏证其下并撮序其论著之大略如此云
  絜 宋兵部侍郎司马朴谥忠洁礼部侍郎谭世𪟝髙宗时不受张邦昌伪命谥端洁洁与絜古通
  贲 汉戚侯季必孝文四年谥贲
  
  退
  
  偲
  
  懋
  
  哲
  
  通 金宗室都元帅宗诰谥通敏
  仪 唐宪宗女郑国公主谥温仪
  
  庇
  
  端 汉书表有煮枣端侯革朱乃髙祖十二年功臣侯而史表作靖侯史表有范汤端侯代乃中元三年以匈奴王降侯者而汉书表作靖端靖二字篆文相近故传写易讹然谥端谥靖未详孰是姑识之以备考
  休 史记宋世家有休公田
  悦
  
  容 北魏宗室广陵王欣恭帝时谥容此谥容之始见史传者
  确 宋汾州守张克戬绍兴中为金人所攻破力屈死谥忠确
  
  熙 后梁开平元年追谥曾祖妣范氏为宣熙皇后洽
  右上谥法
  □ 无考
  右中谥法
  暴
  
  愎
  
  凶
  
  忍
  
  恶
  
  奰 后周宗室代王宇文达与越王盛同遇害谥奰攘
  
  昏
  骄 梁神威将军萧子显大同三年敇以恃才傲物谥骄
  
  𭰫
  
  狃
  
  靡
  
  伪 陈侍中徐陵至徳元年谥章伪
  
  讟
  
  诬
  
  谲
  
  诡
  
  邪
  
  蛊
  
  圮
  
  挠
  
  败
  
  疵
  
  费
  右下谥法
  明通用谥法増多谥
  等谨案谥法自宋嘉祐而后全用苏氏元虽或更革未有成书至于明世颇加损益间著新义太祖谥中山王徐达曰宁非前书所有葢规模又一变矣纪明之谥者有张志淳谥法二卷何三省帝后尊谥纪略一卷鲍应鳌皇明臣谥彚考二卷叶秉敬皇明谥考三十八卷郭良翰皇明谥纪彚编二十五卷诸书皆不行惟王世贞谥法通纪全载本集自云遍考国史及秘阁诸籍参以家乘靡所不备然犹不如王圻谥法考所载皇明通用谥较为明简圻之为谥法考也先编各书谥义次辑历代经用谥其所辑各依正史纪传按次排比搜𭣄几于靡遗至所编谥书于周公谥法取史记而不取汲冢独断而外于春秋广谥沈约贺琛诸家及左氏内外传注史记两汉书注所引古谥法绝无采取独取宋苏氏郑氏于苏氏书又未见其本苏氏本一百六十八谥圻止列九十二谥内又窜入端通修恪敦容裕洁确九谥非洵书之所有谥义又多与洵不合独所载明通用谥法首列文武成康等有谥义者六十八谥次列宁慎冲淑善崇无谥义者六字别有当代经用谥义未备者恒淳髙睿等二十五字又于后文摭列事实补其缺遗视王世贞之书可谓详备矣今取其増多字逐一标列仍以史传经用者附证其下至其全文与苏氏以上谥书同者不备列焉
  强学好问曰裕
  宋宗室侍中东平郡王徳文仁宗时谥恭裕元成宗母鸿吉哩后谥徽仁裕圣至顺三年追封颜无繇为杞国公谥文裕
  勤其世业曰修
  宋吏部尚书胡宗愈谥修简此谥修之始见史传者
  敬共官次曰恪盛容端严曰恪温恭朝夕曰恪
  唐文宗太子谥曰庄恪唐尚书右丞工部尚书杨昉谥恪杜佑曰恪字谥法所无考史记有牧邱恪侯石庆汉书作恬侯检谥法亦无恬字史汉异同未详孰是据杜氏所言则唐以前未有谥恪者以昉为始以上三谥有义
  宁 明初谥中山王徐达
  善 𢎞治中谥夫人项氏曰荣善
  崇 汉宗室蠡吾侯刘翼桓帝之父帝即位谥为孝崇皇洪武初谥合浦侯陈清曰崇武𢎞治中谥夫人胡氏曰崇善夫人姚氏曰崇敬以上三言脱去谥义
  明通用谥法新増义
  等谨案明王圻谥法考所载明通用谥法大要本于王世贞谥法通纪其有释义者皆阁籍也有周书不为苏洵所取而兹取者如于武则取刚强直理刑名克服于成则取安民立政之𩔖有苏氏新创义而兹屏不取者如于明则不取能扬仄陋于恭则不取治典不易责难于君之𩔖惜所列止六十八谥于明史诸臣用谥良多未备终非全书今取其新増谥义照前代各书例逐一标列至其时经用为谥而义轶者不另列焉
  道徳纯一曰元
  敬顺事上曰恭正徳美容曰恭
  守礼执义曰端
  物至能应曰通事起而辨曰通
  明徳有盛曰贤
  施勤无私曰惠
  柔克有光曰和周书后文有和㑹也苏洵谥法作柔克有光曰懿
  柔徳教众曰静
  临难不惧曰勇
  𦤺果杀敌曰刚强而能断曰刚此二义苏洵谥法作毅谥义
  胜敌志强曰壮睿圉见服曰壮死于原野曰壮兵甲亟作曰壮履征杀伐曰壮
  表里如一曰悫
  不污不义曰洁
  无过为僖小心恭慎曰僖周书作有过为僖
  好学近智曰果
  善行不怠曰毅温仁忠厚曰毅能纪国善曰毅
  寛裕温柔曰容
  历代谥法补遗
  等谨案周书合汲冢史记本共一百三十五谥经用者八十四谥苏洵谥法増多七十谥经用四十七谥郑樵通志増多七十一谥经用十一谥而历代史传所载已用谥不见于谥书者自共和以前鲁郑诸邦已有之战国两汉而后不可胜纪葢著作之始不过预定若干谥原不能必后人之尽用而政教既衰王章渐废列国诸侯人自为政虽田赋职官之大多有不循乎周礼者况谥法乎况秦汉以下乎且又重以鲁鱼亥豕之易讹国史家乘之歧出隶事者循其所采而不究其由来读书者专于一编而不博乎异本遂至书与谥各不相符亦势之所无如何也臣等综𮗚历代用谥不见于谥书者仍博采之以补谥书之缺遗爰自周初迄于明代各以史传按次编列以备考焉
  郑 燕有郑公
  宫 蔡曹皆有宫伯
  利 陈有利公
  赧 周有赧王
  于 汉景帝子胶西王端宗室安郭侯传富桞侯自为并谥于史记索隠广周书谥法优能其徳曰于葢美谥也考苏洵别有犯国之纪曰干而王圻谥法考遂以端等三人为谥干误矣𫝊富史表作傅
  纲 汉有清河纲王
  令 汉有周吕令武侯吕泽史记索隠曰周吕国也令武谥也
  终 汉鄼侯萧何谥文终安国侯王斿秣陵侯刘纒什邡侯雍桓并谥终考汲绍侯公上不害史表亦作终侯
  制 汉有髙宛制侯丙猜剻成制侯周緤
  祇 汉衍侯翟山槁侯陈锴并谥祇
  中 汉羮颉侯刘信厌次侯元顷髙胡侯陈夫乞并谥中元顷汉书表作爰𩔖
  谷 汉有祁谷侯缯贺史记索隠曰谥法行见中外曰谷
  庆 汉邔侯黄荣盛谥庆
  虒 汉有广陵虒侯刘裘史表作常侯刘裘考常谥亦诸家所未载
  敷 汉有定敷侯刘越桞敷侯刘罢师史记索隠曰敷谥也说文云敷读如跃
  恬 汉有牧邱恬侯石庆考史记作恪侯马端临封建考王圻谥法考俱从汉书表作恬
  敦 汉宗室刘光元封六年谥敦此敦谥之始见于史传者
  肥 汉常乐侯稠雕谥肥稠雕汉书卫青传作雕离衍 汉邯㑹侯刘仁挟术侯刘昆景谥衍汉书表作扶㴆侯刘昆吾
  昌 汉都昌侯朱充谥昌
  刻 汉成安侯郭赏谥刻
  𨜐 汉成安侯郭长谥𨜐长乃刻侯赏之子
  道 王莽追谥王根为直道让公又北魏太祖谥道武皇帝
  睦 王莽妻谥孝睦皇后
  熹 后汉孝和帝邓皇后谥和熹北魏阴平王元烈亦谥熹
  太 魏谥曹嵩为太皇帝北魏世祖亦谥太武
  禧 晋安帝王皇后谥僖
  渊 宋洮阳侯宗悫谥渊
  替 梁萧通明卒有司按谥法言行相违曰替
  脱 陈周敷谥脱
  惕 北魏南皮灵侯髙佑初有司议谥惕诏以不遵上命谥灵
  恺 北魏康成县公桞帯韦谥恺
  实 北魏沧州刺史尧杰谥实
  暗 隋文帝谥岐国公斛斯徴用之
  纵 唐左卫大将军宇文士及初谥为恭刘洎驳之改谥曰纵
  晟 宋黥卒魏汉津以铸九鼎赐号冲显处士卒谥为嘉晟侯
  柔 辽义宗后谥柔贞
  黙 金徳祖谥渊黙皇帝
  济 金宗室郑国公们图珲谥定济京兆尹隋国公和尼谥贞济
  杰 金太傅托卜嘉谥杰忠
  亮 元永平郡公阿勒台谥忠亮
  嘉 元漆水郡公耶律希亮谥忠嘉
  遂 元宁夏郡公安巴代国公鄂拓克齐并谥忠遂淳 明太祖追谥考为仁祖淳皇帝
  悊 明熹宗谥悊皇帝









  钦定续通志卷一百二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