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謠的比較的研究法的一個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研究歌謠,有一個很有趣的法子,就是“比較的研究法”。有許多歌謠是大同小異的。大同的地方是他們的本旨,在文學的術語上叫做“母題(motif)”。小異的地方是隨時隨地添上的枝葉細節。往往有一個“母題”,從北方直傳到南方,從江蘇直傳到四川,隨地加上許多“本地風光”;變到末了,幾乎句句變了,字字變了,然而我們試把這些歌謠比較著看,剝去枝葉,仍舊可以看出他們原來同出於一個“母題”。這種研究法,叫做“比較研究法”。

  《讀書雜誌》第二期上有一首歌謠:

  沙土地兒跑白馬,

  一跑跑到丈人家,

  大舅兒望裡讓,

  小舅兒望里拉。

  隔著竹簾兒看見他,——

  銀盤大臉,黑頭發,

  月白緞子棉襖,銀疙疸。

  這首歌是全中國都有的;我們若去搜集,至少可得一兩百種大同小異的歌謠:他們的“母題”是“到丈人家裡,看見了未婚的妻子”,此外都是枝節了。比較研究的結果,可以看出:

  (1)某地的作者對於母題的見解之高低。

  (2)某地的特殊的風俗,服飾,語言等等——所謂“本地風光”。

  (3)作者的文學天才與技術。

  如我的鄰縣——旌德——的這一隻歌謠,雖可以看出當時本地的服飾,在文學技術上就遠不如上文引的北京的同題歌了:

  東邊來了一位小學生,

  辮子拖到腳後跟,

  騎花馬,坐花轎,

  坐到丈人家。

  丈人丈母不在家,

  簾子背後看見他。

  金簪子,玉耳挖,

  雪白臉,定粉擦,

  雪白手,銀指甲,

  大紅棉襖繡蘭花,

  天青背心蝴蝶花,

  百襇裙子海棠花,

  大紅緞鞋四面花。

  我回家,告訴媽:

  賣田賣地來娶他!

  我們再舉一個例。第十六期《努力》上,登出一首北京附近的歌謠:

  蒲欞子車,(原注,大車上搭席棚的)

  呱達達,

  一搖鞭,到了家。

  爹看見,抱包袱;

  娘看見,抱娃娃。

  哥哥看見瞅一瞅,

  嫂子看見扭一扭。

  不用你瞅

  不用你扭

  今天來了明天走。

  爹死了,我念經;

  娘死了,我唱戲;

  哥哥死了,燒張紙;

  嫂子死了,棺材上邊抹狗矢!

  這歌的“母題”是“小姑出嫁後回娘家,受了嫂嫂的氣,發洩他對於嫂嫂的怨恨”。前天承常惠君給我抄了許多同類的歌謠,很可以供比較的研究。我們把他們都抄在這裡:

  (一)

  蒲龍車,大馬拉,

  嘩啦嘩啦到娘家。

  爹出來,抱包袱;

  娘出來,抱娃娃。

  哥哥出來抱匣子,

  嫂子出來一扭撻。

  “嫂子嫂子你彆扭。

  當天來,當天走。

  不吃你飯,不喝你酒。”

  (二)

  小白菜,地裡黃。

  奴打燒餅看親娘。

  親娘說,來了我的親閨女。

  爹爹說,來了我的一枝花。

  哥哥說,來了我的小妹妹。

  嫂子說,來了我的攪蛐扒。

  哥哥說,打點酒兒。

  嫂子說,錢沒有。

  哥哥說,買點肉兒。

  嫂子說,錢不夠。

  姑娘聞聽,套上車馬徉徜走。

  爹娘送到大門口,

  嫂子送到鍋臺角兒,

  哥哥送到十裡莊。

  十裡莊,寫文章:

  寫咱爹,寫咱娘,

  寫咱嫂子不賢良。

  有咱爹,有咱娘,

  這條道兒走的長。

  沒咱爹,沒咱娘,

  這條道兒苦斷了腸。

  (三)

  大麥穗,節節高。

  俺娘不好俺瞧瞧。

  進大門,見俺爹,

  俺爹穿著格登靴,

  格登格登上騾車。

  進二門,見俺娘,

  俺娘坐在象牙床。

  進三門,見俺哥,

  俺哥抱著書本兒不理我。

  進四門,見俺嫂,

  俺嫂一扭,扭到門格老。

  嫂嫂嫂嫂你彆扭。

  不吃你的飯,

  不喝你的酒。

  剩下飯,你喂狗。

  剩下酒,你洗手。

  瞧瞧爹娘俺就走。

  爹娘在,俺還來。

  爹娘不在俺不來。

  

  爹爹墳上蒸饃饃,

  娘娘墳上炸油菜;

  哥哥拉上掛白紙。

  嫂嫂墳上拉泡屎。

  (四)

  秫楷褲兒,打滑揩。

  新娶的媳婦想娘家。

  想著想著哥來接,

  四套騾子蒲龍車。

  大綠襖,花雲肩,

  紅緞裙子錦鑲邊。

  指使丫頭抱紅氈。

  問問婆婆住幾天。

  婆婆說

  “天又冷,地又寒。

  給你日子你作難。

  愛住幾天住幾天。

  爹見了,接包袱;

  娘見了,抱紅匣;

  嫂子見了一扭挪。

  什麼扭?

  不吃你家的飯,

  不喝你家的酒,

  看看爹娘俺就走。

  有俺爹娘來幾趟,

  沒了爹娘略過手。

  

  俺娘送到大門外,

  哭哭啼啼拜兩拜。

  俺爹送到大門西,

  哭哭啼啼作兩揖。

  哥哥送到棗樹行,

  背著哥哥記一張。

  先寫爹,後寫娘,

  再寫嫂嫂不賢良。

  爹死了,金棺材;

  娘死了,銀棺材;

  哥哥死了油漆板;

  嫂子死了拿席捲。

  爹墳頭,燒金子;

  娘墳頭,燒銀子;

  哥哥墳頭燒錢紙;

  嫂嫂墳頭拉泡屎!

  現在搜集歌謠的人,往往不耐煩搜集這種大同小異的歌謠,往往向許多類似的歌謠裡挑出一首他自己認為最好的。這個法子是不很妥當的。第一,選的人認為最好的,未必就是最好的。第二,即便他刪的不錯,他也不免刪去了許多極好的比較參考的材料。即如上文《蒲靈子車》一首,若單只有這一首,我們也許把他看作一個趕車的男子回家受氣的詩。但有了這五首互相比較,他們的母題就絕無可疑了。參考比較的重要如此!

  十一,十二,三

  (原載1922年12月3日《努力週報》第31期,署名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