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十九 歐陽文忠公文集 外集卷第二十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二十一

外集卷第二十   歐陽文忠公集七十

  䇿問

   問進士策題五道

問古之人作詩亦因時之得失鬰其情於中而發之

於詠歌而巳一人之爲詠歌歡樂悲瘁宜若所繫者

未爲重矣然子夏序詩以謂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

詩者詩之言果足以動天地感鬼神乎

問古之爲聖人者莫如舜賢而與聖人近者莫如顔

回仲尼稱虞舜不可及而顔氏其殆庶㡬至其稱舜

之所爲則曰好問而好察邇言而已稱顔氏之好學

則曰不遷怒不貳過而巳然則如是者是爲不可及

與庶㡬乎

問漢宣中興丙魏爲相後之人言爲相之賢者必稽

焉宜其有興𣗳之業顯於世也及觀其紀傳亦無他

功徳相獨有明堂月令一章吉之事大槩而巳不識

丙魏之所以得賢於後世者可得見乎

問子丑寅三代之正也孔子何獨行夏之時說者曰

夏時質也忠質文三代之政也孔子何獨曰從周之

文使夏之時爲正則商周之時不正乎周之政尚文

則夏商之政無文乎夫周以子則今之冬十一月乃

春正也商以丑則今之冬十二月乃春正也夫以冬

十有一月十有二月頒春正於天下而教民之事無

乃與天時相戾歟夫君臣之相和父子之相愛兄弟

夫婦之相爲悌順是文之本也仁以守之義以制之

禮樂以和節之是文之成也使夏商而無文則夏商

之世無君臣父子兄弟夫婦之制歟說者曰三代之

正皆同也子丑寅出於後儒之妄也忠質文亦出於

後儒之妄也使夫誠出於後儒之妄則孔子安有行

時從文之說

問周天子之田方千里號稱萬乘萬乘之馬皆具又

有十二閑之馬而六卿三百六十官必皆各有車馬

車馬豈不多乎哉千里之地爲田㡬何其牧養之地

又㡬何而能容馬若是之多乎哉千里之地爲田㡬

何馬之法又如何今天下廣矣常患無馬豈古之善

養馬而今不善乎宜有說以對也

  謚議

   贈太尉夏守贇謚議

議曰謹按謚法世篤勤勞曰忠小心恭慎曰僖今考

公之行狀言其父以軍校殁戰陣遂獲賞延子以君

命死道塗得謚莊一作恪公自束髮已能孝謹遭遇

先帝給事左右材敏自力愈久益勤至於典掌師旅

宿衛王宫出領節旄入登樞輔安享榮竉六十餘年

方真宗時繼遷叛命用兵朔方契丹未和再駕河北

多事之際其勤最著或奔走自效不暇過於私家親

暱雖至未嘗敢請恩澤歷小大之職無纎毫之過先

朝用此尤加奬擢昨者西師始出父子迭行北顧之

憂選任居首迫於奄忽厥用未彰較其始終其迹可

見所謂勤勞著於奕世恭慎見於小心考之不誣宜

以節惠謹合二灋謚曰忠僖謹議

  齋文

   順祖惠元睿明皇帝忌辰齋文

伏以積仁累德王業始於艱難追逺奉先孝治刑於

遐邇式臨諱日祗率舊章順祖惠元睿明皇帝肇啓

慶基克光前烈昭聖謨而貽厥隆廟德而可觀今皇

帝嗣繼大明克昌盛業屬諱辰而增感因佛事以薦

嚴順祖皇帝伏願如在之威亘百年而可畏無疆之

祚佑億世以垂休今皇帝伏願聖夀延鴻丕圖永固

然後願鈞衡舊徳宗室羣英下洎臣民咸均福祐

  祭文

   祭沙山太守祈晴文

脩謹告祭于沙山太守之神脩扶護母喪歸祔先域

大事有日隂雲屢興脩不孝罪逆賴天地鬼神哀憐

行四千里之江得無風波之恐今即事矣幸神寛之

假三日之不雨則始終之賜報徳何窮尚饗

   祭五龍祈雨文一作祭五龍神

伏以去秋之潦豐不𥙷凶飢民食糟麥爲命而天久

不雨苗將槁焉旱非人力之能移徒知奔走雨者龍

神之所作其忍不爲薄奠拙辭𦤺誠而巳尚饗

   祈晴文

吏之所以食民之賦而神之所以享民之祭祀者吏

以刑政庇民而神能以禍福加之也𡨚枉之無訴刑

罰之不明此人力能爲而吏不舉之其過宜在吏水

旱而不時饑饉而疾疫此人力所不能及而皆職神

之由今自冬渉春雨雪不止居人無食市肆不開人

皆食糟以延旦夕之命至於無食有自殺者此縣吏

不能治民以⿰至支 -- 𦤺神禍之過此冝罰縣令之身使爲病

恙災殃以塞其責不冝使數千户人皆受其災雨雪

雖乆及今而止民猶有望焉惟神閔之

   祭東嶽文

某比者𫉬解郡章許還里閈方巾車而即路屬暑雨

之時行輒以愚誠仰干大造蒙神之惠賜以不違吹

清飈而散隂暴秋陽以涸轍遂無道路之阻得返草

茅之居荷德之深不知爲報一觴之㓗謹用薦衷尚

   祭金城夫人文

脩謹遣表弟鄭興宗以清酌庶羞之奠⿰至支 -- 𦤺祭于金城

夫人之靈脩遭罹酷罰方在哀疚護喪歸𦵏千里之

外忽承凶訃情禮莫伸聊陳薄奠⿰至支 -- 𦤺誠而巳尚饗

   祭王深甫文

嗟吾深甫孝悌行於郷黨信義施於友朋貧與賤不

爲之恥富與貴不爲之榮雖得於内者無待於外物

而不可掩者蓋由其至誠故方身窮於陋巷而名巳

重於朝廷若夫利害不動其心富貴不更其守處於

衆而不隨臨於得而不苟惟吾知子於初世徒信子

於久念昔居潁我壯而子方少年今我老矣來歸而

送子于泉古人所居必有是邦之友況如子者豈止

邦之賢舉觴永訣夫復何言



外集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