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二十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外集卷第二十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二十五

外集卷第二十四  歐陽文忠公集七十四

  近體賦詩附

   進擬御試應天以實不以文賦并引狀

臣伏覩今月十三日御試應天以實不以文賦題目

初出中外群臣皆歡然以謂至明至聖有小心翼翼

事天之意盖自四年來天災頻見故陛下欲脩應天

以實之事時謂出題以詢多士而求其直言外議皆

稱自來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只是考試進士丈辭但取空言無益時

事亦一作有人君能上思天戒廣求規諫以爲試題

者此乃自有殿試以來數百年間景美之事獨見於

陛下然臣竊慮逺方貢士乍對天威又迫三題不能

盡其說以副陛下之意臣忝列書林粗知文字學淺

文陋不自揆度謹擬御題𢰅成賦一首不敢廣列前

事但直言當今要務皆陛下𠩄欲聞者臣聞古者聖

帝明王皆不免天降災異惟能脩徳脩政則變災為

福永享無窮之休臣不勝大願其賦一首謹隨狀上進

   賦推誠應天豈尚文飾

天災之示人也若響應聲君心之奉天也惟徳與誠

固當務實以推本不假浮文而治情彼雖不言讁見

以時而下告吾其脩徳禍患可銷於未萌臣聞天𠩄

助𠔃惟善則降祥徳苟至𠔃雖妖而不勝皆由人事

之告召然後天心之上應若國家有闕失之政則當

頻見於衆災欲人主知戒懼之心𠩄以保安於萬乗

臣請述當今之𠩄為引近事而為證至如陽能和隂

則雨降若𡻕大旱則陽不和隂而可推去年大旱隂不侵

陽則地静若地頻動則隂干於陽而可届去年河東地頻動

又如黒者隂之色晦者隂之時或𭧂風慘黒而大至

白晝晦冥而四垂康定元年三月黒風起白日晦日食正旦雨冰木

今春二月如此之𩔖皆隂之為盖隂為小人與婦人又

為大兵與蠻夷若四者之為患則群隂之失冝故天

𧰼以此告吾君不謂不至陛下𠩄冝奉天戒不可不

思是謂應以實者臣敢列而言之若夫慎擇左右而

察小人則視聽之不惑肅清宫闈而減冗列則恭儉

而成式況乎逺佞人者孔宣父之明訓放宫女者唐

太宗之盛徳又若西師乆不利冝究兵弊而改作叛

羌乆未服冝講廟謀之失得在陛下之至聖行此事

而不忒庶天意之可囬雖有災而自息方今民疲賦

歛之苦又值饑荒之年貲財盡於私室苗稼盡於農

田刼掠居人盗賊並起流離道路老㓜相連陛下視

民如子覆民如天在於仁聖非不矜憐故徳音除刻

削之令赦書行賑濟之權然而詔令雖嚴州縣之吏

多慢人死相半朝廷之恵未宣夫天至髙逺也惟可

動以精誠民之休戚也皆繫君之好尚惟善政之能

恵則休符之並貺而況冨有四海之大獨制萬民之

上一言之出𠔃誰敢不從百事責實𠔃自然無曠發

號施令在聖意之必行變災爲祥則太平之可望今

漢史有五行之志尚書有洪範之文願詔侍臣之講

說許陳古事於聽一作聞可以見自召妖災雖由於

時政能招福應亦自於明君故禾偃於風表周王之

覺悟雉鳴于鼎成商帝之功勲盖恐懼脩省者實也

在乎不倦祈禳消伏者文也皆不足云臣生逢納諌

之聖明不間直言之狂斐惟冀愚𠂻一作之可採苟

避誅夷而則豈盖賦者古人規諌之文臣故敢上干

於旒扆

   監試玉不琢不成器賦良玉非琢安得成器

至寳雖美因人乃彰欲成器而斯尚由載琢以為良

瑕玷弗施始中含於温潤切瑳有則取應用於圎方

披大禮之遺言洞先儒之𠩄録以謂玉不因琢器莫

得以自貴人不因學道無由而内朂故我誘之於人

諭之以玉内含其美雖禀質而可嘉外飾其形假載

雕而後足然以寳有可尚世誠𠩄希價連城而有待

氣如虹而上揮禮神之用斯在磨玷之言則非禀爾

天真包十徳而成質制由工巧參六瑞以凝輝然則

攻自它山列乎良璞雖曰寳也不能效於自用雖曰

堅也未有成於不琢美在中矣徒内抱於英華礲而

錯諸始外成於圭角豈不以玉者華於國而可重器

者用於人而克安規矩殊形於圭璧短長具制於躬

桓亦猶在鎔者金必資乎鍜礪之設從繩者木遂分

乎曲直之端且夫人務其師玉貴其徳𪫬雖本善不

學則弗至於道質雖至美不琢則弗成其飾稽匪刻

匪雕之說理實異斯嘉如切如磋之言義誠有得彼

大圭貴乎尚質鳴珮取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聲雖效珍而並用在設

諭以非精SKchar若彰教誨而有漸譬琢雕而可成是故

西琥東圭捨規模而安創半璋全璧非制度以難明

向若追琢不加刻畫非備雖縝宻以含彩在文華而

SKchar視故楊子以謂玉不雕則璠璵不作器

   國學試人主之尊如堂賦堂陛隆峻人主尊矣

位旣異等君冝有常惟居尊而體國爰取諭於如堂

望而畏之使下民之咸仰髙為貴者譬逺地以同彰

稽往諜之遺文懿嘉言之洞啓謂立制於君上諭相

承扵堂陛盖以貴賤殊品尊卑異禮下臨於物必也

尊嚴而有儀上譬於堂𠩄以崇髙乎正體誠以赫赫

𬒳巍巍道隆儼正宁以居極統群𥠖於宅中盖取

乎馭民之貴非資於構厦之功位正當陽若盛九筵

之制民欣戴后如瞻七尺之崇然則堂非髙則偪下

而易陵君弗尊則保位而難慎卑髙必貴乎不瀆上

下於焉而克順邇臣内附𩔖榱棟之相依一作列辟

下陳由陛㢘而比峻豈不以冨有函夏躬臨兆民示

臣庶之弗越表等威之有倫将使制爾萬國宗予一

人下絶僣王非歷階之可及世惟與子彰肯構以相

因是知制衆室者莫先乎堂奄九有者必尊其主盖

兼統於邦國匪專稱於棟宇化有於下奉穆穆以深

居仰之彌髙若耽耽之可覩盖由堂不可以卑而亂

制君不可以黷而不尊喻穹隆於九仞用緫制於群

元且異夫蓋之如天但述居髙之旨就之如日惟明

照下之言大哉陛峻而堂髙者𫝑之然臣貴而君尊

者國之理伊制度之有别俾崇髙而是視𠩄以建公

卿大夫而天子加焉其尊也於斯見矣

   詔重修太學詩

漢詔崇儒術虞庠講帝猷叢楹新寳構萬杵逐歡謳

照爛雲甍麗回環璧水流冠童儀盛魯蒿柱徳同周

舞翟彌文郁横經盛禮脩微生聽昕鼔願齒夏弦游

   省試司空掌輿地圖賦平土之職圖掌輿地

率土雖廣披圖可明命乃司空之職掌夫輿地之名

奉水土以勤修慎司無曠覽山川而盡載按諜惟精

𠩄以專一官而克謹辨九區而厎平者也伊昔令王

尊臨下土以謂綿宇非一不可以周覽衆職異守俾

從於各主故我因地理二字一作輿地之察冝建冬官而法

古将使如指諸掌括乎地以無遺皆聚此書著之圖

而可覩險固咸在方隅異冝分形勝以昭若庶指陳

而辨之度地居民旣脩官而有舊辨方正位俾披文

而可知其或作屏建親命侯封國小大有民社之制

逺邇異封圻之式非圖無以辨乎數非官無以奉其

職主於空土旣險阻之盡明别爾分疆誌廣輪而可

識誠由據函夏之至要賛大君之永圖上以體國而

經野下以建邦而設都參古號於周官各司其局辨

群方於禹跡無得而踰是何標區域以並分限華夷

而靡爽域中𠩄以張乎大天下無以逾其廣亦猶五

土異物必辨於司徒之官九州有冝乃命乎職方之

掌用能三壤咸則四民奠居窮人跡於遐域包坤載

於方輿且異夫充國論兵但模方略之狀鄼俟創業

惟收圖籍之餘彼夏貢紀乎州名漢史標乎地志雖

前䇿之並載在設官而未備SKchar若我謹三公於漢儀

專掌圖於輿地

   翠旌詩

盛禮郊儀肅純音帝樂清葳蕤飄翠羽赫奕展華旌

鳳邸光交覆鸞旗色共明𦆯紛拂葩蓋輝映雜緌纓

且異文竿飾非同翿舞名竹宫歌毖祀雅曲播遺聲

   殿試蔵珠於淵賦君子非貴難得之物

稽治古之敦化仰聖人之作君務蔵珠而弗寳俾在

淵而可分效乎至珍雖希世而弗産棄於無用嫓還

浦以攸聞得外篇之寓言述臨民之致理将革紛華

於媮俗復芚愚於赤子謂非欲以自化則爭心之不

起盖賤貨者爲貴徳之義敦本者由抑末而始示不

復用雖乎寳而奚爲捨之則蔵祕諸淵而有以誠由

窒民情者在杜其漸防世欲者必蔵其機使嗜欲不

得以外誘則淳朴於焉而可歸将抵璧以同議諒彈

雀而誠非照乗無庸盡遺碕岸之側連城奚取皆沉

媚水之輝用能崇儉徳以外昭復淳風而有謂民心

朴以歸本物産全而靡費珍雖無脛俾臨淵而盡除

事異暗投永沉川而不貴然而道既散則民薄風一

澆而朴殘玩好既紛乎外役質素無由而内安故我

斥乃珍竒之用絶乎侈靡之端将令物遂乎生老蚌

蔑剖胎之患民知非尚驪龍無探頷之難是則恢至

治之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淳古之式不寳於逺則知用物之足不見

其欲則無亂心之惑上苟賤於𠩄好下豈求於難得

是雖寳也将去泰而去奢從而屏之使不知而不識

彼捐󠄂金者由是𩔖矣摘玉者可同言之諒率歸於至

理寔大化於無為致爾漢臯之濵各全其本雖有淮

蠙之産無得而窺自然道著不貪時無異物民用遵

乎至儉地寳蕃而不屈𠩄以虞舜垂衣亦由斯而弗

   博愛無私詩

   賞以春夏賦天子行賞欽順時令

賞出於國時行在天紀勲庸而有序順春夏以昭宣

無忘爾勞法蠢生而布恵用嘉乃績因長飬以旌賢

原夫執政者君為民之紀懼賞罰之一失則恩威之

兩弛受焉不以其私賜之非為其喜盖夫欲固其國

者必謹國之常能奉乎天者是謂天之子将出令以

無僣必順時而后軌顯庸制爵爰占星鳥之中茂悳

建官當俟薫風之始且夫春居東以首𡻕夏司南而

執衡在氣為燠於時主生東動也以之起南任也以

之成我𠩄以推本萬事之理欽象四時之行政刑由

是以有度寒暑於焉而不爭頒以土田順木行而養

育昭其服物助火徳之光明故曰天之大端在隂陽

君之大柄在刑賞操其柄以歸巳求其端而取象法

太蔟賛陽之月行慶有常體林鍾種物之時勸功無

爽誠以賞當則民恊澤流而徳深但慮過時之失敢

懷虚受之心故月令有布徳之文前規具在景風為

賜爵之候往牒攸欽嗚呼王者畏天以臨民天道在

人而可信事與時合則為和而為福時與事逆則有

災而有饉在乎察動靜以為本布仁恩而克慎亦由

獮田主教非仲秋而不行議獄齗刑須大冬而乃順

故能光昭國體欽奉邦彞用豈有於踰徳舉無聞於

振時且異夫賜以鞶纓示假人而取誚贈其衮冕譏

錫命以非冝大哉君之舉者必書上之出者為令苟

違時而不度懼招尤而失正故左氏載聲子之言以

戒後王之立政

   畏天者保其國賦祗畏天道能守其國

聖人以凝命恭黙膺圖肅祗爰務畏天之義但彰保

國之規惟帝難之翼翼固欽於乾道為人上者兢兢

慎守於邦基用能御寳位而惟永隆昌運以咸熈者

也探齊王之式陳懿子輿之𠩄謂将設治民之術先

本為君之貴且曰天惟簡在誠由乎不敢荒寧國乃

洽平是冝乎克自抑畏恵此方國欽若昊天實克遵

於慄慄示無爽於乾乾慮威宣咫尺之間𠩄以嚴恭

罔怠致疆啓幅貟之内𠩄以厎定無愆盖由仰髙明

以惟勤遂邦家而永保又新之戒斯在無逸之篇可

考順帝之則始敦危懼之誠俾民不迷終得阜安之

道豈不以天者本降鑒而是顯國者在緝綏而以興

畏乎天表降鑒之甚邇保乎國示緝綏而可慿審雖

休勿休之理遵日慎一日之稱是故懼無災以為懷

見楚荘之勿伐不敢康而在念識周成之有能夫如

是則垂拱是圖持盈可乆不遑啓居𠔃以圎靈之是

奉無敢暇豫𠔃以中區而自守昭事而冝乎宗社咸

寧之㫖攸同欽承而恵彼民人設險之功何有不然

又安得惟寅謹爾匪懈昭其盖足憚於覆燾必克固

於蕃維周詩垂陟降之文亦足畏也洊雷著修省之

說于時保之至哉闡繹聖猷鋪昭皇極眷戁悚以為

本在撫綏而作式有以見惟天為大而君則之故定

于萬國

   斲雕為樸賦除去文飾歸彼淳樸

徳以儉而為本器有文而可除爰斲載雕之飾将全

至樸之餘篆刻未銷見背偽歸真之始鏤章咸滅知

去華務實之初稽史牒之前聞述政風而遐舉懿淳

儉之攸尚斥浮華而可沮謂乎防世偽者在塞其源

全物性者必反其𠩄素以為貴将抱樸而是思煥乎

有文俾運斤而悉去誠由淳自澆散器隨樸分騁匠

巧而傷本掩天真而蔑聞故我反淳風而矯正杜末

作之紛紜剖刻桷之形復采椽而不琢滅鏤簋之僣

反木器於無文則知工巧盡捐󠄂浮淫是抑道尚取乎

反本理何求於外飾圭磨嶽鎮歸璞玉以全真罍去

山雲表瓦罇而務徳是則遵乎樸者将反始而臻極

斲乎雕者惡亂真而飾非約澆風於一變矯治古以

同歸礲而錯諸盡滅彫蟲之巧質為貴者寧慙朽木

之譏用能杜文彩之煥然返淳和而遵彼雕雖著則

尚可磨也樸其復則在其中矣棄末反本小巧之工

盡捐󠄂革故取新見素之風可美彼琢玉然後成器命

工列乎彫人務以文而勝質徒散朴以還淳SKchar剞

劂之功靡施大巧若拙刻鏤之華盡減其徳乃真懿

之隆者非假飾以為資儉之至者匪竒淫而是覺但

期乎去泰去甚寧患乎匪雕匪斲有以知一變至道

之風由是而復歸乎樸

   祭先河而後海賦王者行祭先務其本

在祭者必有常典務本者貴乎不忘既先河而告備

乃後海以為常幣玉始陳恭視諸侯之瀆牲牢繼列

方祠百谷之王探國典之舊文撫禮經之大旨以謂

河導其派本一勺而始矣海納其㑹實百川之委也

祀容肅設必先有事於靈長望秩並修然後功歸於

善下誠以決九川而分導括衆流而混并一則窮本

而有自一則兼容而積成是用分禮章而異數昭祭

典以推行命祀首陳始則出圖之𠩄禱辭以設方祈

紀地之名用能縟乃令儀昭夫重祭利萬物以斯善

用五材而並濟無文既秩禜經瀆以領祠羣望繼行

禱朝宗而用幣外則盡物中惟告䖍既義取於源委

乃禮分於後先一禱致誠必告榮光之涘大川並走

嗣臨重潤之淵得非衆嶽肇乎一拳椎輪生乎五輅

考厥初之攸在彰返始而爲務亦猶文王之祀雖貴

不踰后稷之尊齊人之事将行敢越配林之故是知

河必居首取發源而肇兹海不自大由積衆以成其

導洪流而並注散靈潤以旁滋顧乃濫觴之因必有

先也視爾委輸之廣然後從之异哉祭尚潔誠禮惟

思反将展報以為義必討源而自逺故夫三王之祭

川必務其本

   大匠誨人以䂓矩賦良匠之誨人以䂓矩

工善其事器無不良用準繩而相誨由䂓矩以為常

度木隨形俾不欺於曲直運斤取法必先正於圎方

載考前文爰稽哲匠伊作器以祖善必誨人而攸尚

有模有範俾從教之克精中矩中規貴任材而必當

誠以人於道也非學而弗至匠之能也在器而攸施

既諄諄而誨爾俾拳拳而服之黙受以全曲則輪而

直則軫動皆有法完為鞠而斷為棊然則道不可以

弗知人不可以無誨苟審材之義失則教人之理昧

規矩有取為圭為璧以異冝制度可詢象地象天以

是配匠之心也本乎大巧工之事也作干聖人因從

繩而取諭彰治材而有倫學在其中辨蓋輿之異狀

藝成而下明鑿枘之殊陳義不徒云道皆有以将博

我而斯在寜小巧而專美殊玉工之作器惟求磨𤥨

之精異扁人之斲輪但述苦甘之旨是知直在其中

者謂之矩曲盡其妙者本乎規然工藝以斯下俾後

來之可師道或相營引圎生方生而作諭言如未逹

譬周旋折旋而可知是何樸斲為工剞劂斯主翫其

役以雖未聽乃言而可取故孟子謂學者之誨人亦

必由於規矩

   魯秉周禮𠩄以本賦魯公之後某本周禮見振竒集巳下續添

侯國脩度時王著彞惟東魯之大本秉西周之舊儀

曲阜襲封率奉先規之盛鎬京遺法限為至治之基

說者謂惟王建邦裂疆分土禀正朔者歸於元后尊

制度者合於前古惟周之典世為大則惟魯之盛法

為常矩及夫SKchar道衰逸邦侯侵侮雖周公之才之美

不行於時文王之徳之純盡在於魯述夫禮與時至

教由治隆翊奉孺子位為上公千乗之國仰有遺法

數世之後敢弃元功雖治邦治刑尚可宏宣於祖業

而教典教法■能固本於民風大徳純純𠔃世不敢

忘至文微微𠔃流而自逺守茂典之惟永遵飛

而可損一變于道聖人之後𠩄以昌百世可知先王

之法以為本且夫徳固則邦化法行則教流治而乆

於諸侯則莫若魯教而正於三代則莫如周在𨼆桓

之世力行純軌至定哀之後不弃芳猷盖固蔕以惟

至以治人而可求彼雖發歎於詩人改王室而作離

𮮐何俟興言於聲子見易象之與春秋盖夫與治同

道罔不興安上治民莫如禮禮與邦化則莫窺其枝

葉法因時至則深蟠其根柢亦如齊有太公之遺制

定作民彞杞觀夏道之可知式成邦體嗚呼聖之𠩄

治人不可追移茂實以參用著通規而有冝遂使化

民之議有𠩄經理之大者治國之君無亂紀則而行

之大哉周世𠩄行魯邦慎守秉其法為治之極則其

文延付而後故仲孫知魯而不可取者禮為本焉致

邦儀之含厚

   秋獮詩見古省題詩

𡺳籥迎寒至商飈應節流戎容修大獮殺氣順行秋

多稼登方茂三農𨻶始休飲歸軍實獻誓衆黻為裘

索享儀非蜡圍田禮異蒐國威思逺播神武暢皇猷


外集卷第二十四


進擬御試賦引狀自四年來四字下一有五字

玉不琢不成器賦可成一作可名難成一作難明

賞以春夏賦必順一作先順東動也以之起南任也以之

一作東動也事之以發南任也物之以成養育一作長育有常一作無差無爽

具在一作其載往牒攸欽一作往諜攸藏事逆一作事戾有災而有

一作或災而或饉主教一作主殺而不行不一作後故能一作盖其且異

夫賜以鞶纓一作豈北夫賜以繁纓贈其衮冕一作贈夫衮冕

大匠誨人以規矩賦完為鞠完當作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