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十一 歐陽文忠公文集 外集卷第十二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十三

外集卷第十二   歐陽文忠公集六十二

  碑銘

   漳一作南縣君張氏墓誌銘

右諫議大夫集賢院學士楊公諱大雅之夫人曰漳

南縣君張氏父諱保衡官至太僕寺丞其先荆門大

族劉守光亂幽州曽祖敏徙其家濟南之歷城而益

盛夫人生二十有二𡻕歸楊氏十有五年生二男三

景徳三年十月十四日終于𡊮州之𪠘其子洎濬

尚㓜能記其母及長聞其家與其外内宗姻之稱夫

人者曰夫人生于冨族而柔明孝謹楊氏嘗世家公

孤貧始爲開封縣尉夫人入其門若素小家子事

其姑視日時早暮氣節之寒暑飲食起居之當進與

否者不少懈如此十五年如始歸凡楊氏之内宗與

其外姻賔客之至者如豐家退視其禇空如惟恐人

之知也教其子不略弛其色有問之則曰慈或失之

教不嚴不足以訓雖家人亦未嘗見其跋墜自開封

及其爲祕書丞而得封又見其夫爲太常博士知𡊮

州乃卒其後楊公登朝廷掌書命爲諫議大夫居榮

顯皆莫見也嗚呼可哀也巳天聖某年楊公薨景祐

二年某月日子洎舉而合葬之扵其葬也洎爲某官

濬爲某官女三人皆適人其㓜早亡二女皆有子娶

矣銘曰

嗚呼一無二字生而淑没也何思夫安於此其從斯

   太子賔客分司西京謝公墓誌銘

景祐元年十月之晦太子賔客分司西京謝公薨

明年三月嗣子絳自京師舉其柩南歸用八月某𠮷

葬杭州冨陽縣某郷某原合以夫人晉陵郡君許氏

而從王父户部侍郎府君之墓次公世居冨春生十

一𡻕時已如成人嘗與客談論侍郎𥨸從聽之往往

能奪其客議十四𡻕詣州學學左氏春秋略授其說

即爲諸生委曲講論如其師稍長居蘇州時天子平

⿰糹⿱𢆶匹元露布至守臣當上賀命吴中文士作表章更

數人皆不可意公私作於家客有持去者吴士見之

大驚遂有名於南方淳化三年以進士及第爲梓州

榷鹽院判官㑹兩川盗起攻劫州縣公乗賊未至盡

伐近郊林木内城中且曰除賊𨼆蔽以修閉守之具

有餘可給薪蒸爲乆圍之僃身與士卒守壍壁凡圍

百日不能破賊平知州事尚書左丞張雍轉運使馬

㐮狀言其能就除觀察判官賜以器幣明年知益州

華陽縣縣人苦兵劫皆逃失業朝廷下令許民能倍

租入官者皆得占其田旣而良田盡爲大豪所奪而

逃人歸者不復得公至則手判訟牒以謂恤亂撫人

不冝利倍租而使貧人失業盡奪之格其詔書不用

由華陽召改著作佐郎通判壽州筠州知興國軍三

遷至太常博士真宗方考責能吏一日自内出中外

賢吏有治狀者二十四人付中書以名召公由興國

召見于長春殿賜緋魚袋即日試於學士院明日邊

臣有急奏天子詔且親征是時大賊王長壽又劫曹

濮真宗面語宰相委公曹州遂改屯田員外郎以徃

至則縛凶人趙諫趙諤斬於京師三字一作于市曹人以寜

自曹歸朝是𡻕大星見西南方占曰在蜀奉使廵檢

益利兩路蜀卒無事又議大鐵錢平其法至今行之

使還舉州縣吏三十餘人宰相疑其多公願署連坐

以取信朝延從之𠩄舉後皆爲能吏奉使舉人連坐

自公始旣而爲三司度支判官知泰州歙州再遷司

封員外郎坐三司舉吏奪官復爲度支通判河南府

侍中始平公自洛来朝薦之召試授兵部員外郎直

史館判三司理欠慿由司出爲兩浙轉運使賜金紫

遷禮部郎中判司農寺朝廷方議以知制誥將試忽

得疾踰旬不能興遂寢天禧五年以户部郎中兼侍

御史知雜事同判吏部流内銓真宗葬永定陵詔山

陵使道路所經拆民廬舍及城門以過車輿𧰼物公

上言先帝封祀行幸儀物全盛不聞所過壞民居今

少府治塗車明器侈大非禮且違遺詔務儉薄之意

請裁損之書奏不聴以疾求去職遷吏部郎中直昭

文館知越州還遷太常少卿判太府寺登聞檢院復

以疾求西京留司御史臺踰年就臺拜祕書監遂求

分司明道元年轉太子賔客公少以文行有名於時

自言吾於一作天下無一嫌怨待士君子必盡其心

雖人出其下亦未嘗敢懈怠家居有法度撫養孤㓜

極恩愛常時温和謙厚真長者及在官臨事見義喜

爲過於勇夫故所至必有能稱不幸中廢以疾不得

盡其所爲及居西京不關人事惟理醫藥與方術士

語終日不休𡻕時河南官屬詣門請見慘然肅㓗

有威儀不若老且病者享年七十有四以壽終嗚呼

可謂君子者巳公諱濤字濟之髙祖希圖仕至衛州

刺史曽祖延徽處州麗水縣主簿祖懿文杬州塩官

令父崇禮泰寜軍節度掌書記以公贈户部侍郎母

崔氏博陵郡太君弟四人炎最有文行知名於時見

國史子三人長曰絳次將作監主簿約次太廟齋郎

綺亦有文皆早亡謝氏自曽髙不顯由公始昌其家

而子絳又以文行⿰糹⿱𢆶匹之𥘉公之葬其先君也爲兵部

員外郎今公之葬絳亦世其官度支判官河南府通

判並踐世職判太府寺實父子相代書府之任昭文

史館集賢院祕閣父子同時爲之見于衣冠盛事録

謝氏其不衰又將大也歟銘曰

謝之逺世河南緱氏四代之祖因仕過江卒𦵏嘉興

始留南方曽祖在南佐麗水縣卒又𦵏焉世亦未顯

祖令鹽官始𦵏冨陽凡三徙遷遂家於一作杭世乆

當隆其昌自公冨陽之原三世有墓父大於祖子大

扵父後有賢嗣又有令孫公其安居有祀有承

   檢校司農少卿致仕張公墓誌銘

君諱九思鄆州陽谷縣人張氏世以明經仕宦君少

習春秋三傳太平興國五年以舉中髙第凡仕若干

年而致之又若干年而考終命𥘉任雅州軍事推官

轉大理評事光禄大理二寺丞太子中舍殿中丞國

子博士尚書虞部比部駕部三員外郎中凡居官一

十有三歷知黄蘄道三州旣老又加檢校司農少卿

扵其家年八十有五其終也實天聖某年某月某日

其𦵏也以明道二年某月某日其𦵏之地汝州㐮城

縣某村某山之下父諱清累贈某官母崔氏追封某

縣太君𥘉娶朱氏某縣君生子龜正龜文龜文先亡

女二人後娶王氏某縣君生子龜誠扵其𦵏也龜正

爲鄆州支使知鄂州崇陽縣龜誠襄城縣尉君爲人

沉朴謹儉官能其職爲政以慈仁厚下爲先人有𨷖

訟常兩諭之𥘉強不屈化必以禮義柔之卒相服從

願改自爲善故所至人愛思之其爲黄州也飛蝗

越州不下州人歌之以爲異凡居官𠩄得俸廪計身

衣食足而巳秩滿還家輒以𠩄餘分親族噫其賢厚

而敏亦經之効歟銘曰

張世鄆居舉明經朴儉勤孝家所承公壯而仕老康

寜八十其壽位則卿始終以全爲家榮去鄆而汝從

新塋後之世者考此銘

   河南府司録張君墓誌銘

    山東道節度掌書記知伊陽縣事天水尹

    洙撰

吾友張堯夫以今年七月癸酉葬其先君扵北邙山

旣葬二十有九日壬寅晨起感疾復就寢弗寤若醉

狀醫視其脉曰疾𫝑風甚盛脉冝洪今細蹷殆不可

爲晝未盡數刻啓手足扵官署翌日殮于正寢戊申

𦵏先君墓次實明道二年八月也堯夫内淳固外曠

簡不妄與人交𥘉爲河南府推官後爲司録予與之

遊幾五年出處多共之其飭身臨事予嘗愧堯夫堯

夫不予愧也嗚呼安能盡識吾友之善哉堯夫名汝

士年三十七歷官至大理寺丞先君諱某終虞部員

外郎母李氏隴西縣君娶崔氏生二男三女皆㓜渤

海歐陽脩爲之銘曰

噫嘻哉上者蒼蒼也冝夀而夭冝福而禍有尸者邪

其無也豐其躬者鮮其仁予之賢者嗇其位豈其不

可兼邪斯可怪也其有莫施其爲不伐充而不光遂

以昩滅後孰知也弔賔盈位哭皆有涕夫嗟於道婦

咄於竈夫能使人之若此也噫嘻哉君子吾不得見

而見善人善人今復不得而見也

   先君墓表此乃瀧岡表𥘉稾其後刪潤頗多題曰瀧岡阡表在居士集第二十

   

脩不幸生四𡻕而孤太夫人守節自誓居貧自力於

衣食以長以教俾至于成人而嘗告之曰汝父爲吏

㢘而好施以其俸禄事賔客常不使有餘曰無以是

爲我累故其亡也無一瓦之覆以庇其生然吾何恃

而能自守以至此耶吾於汝父知其一二而巳也此

吾之𠩄恃也吾之始歸也汝父免於母䘮方踰年𡻕

時𥙊祀則必泣涕曰祭而豐不如養之薄也間居而

御酒食盛饌則又涕泣曰昔不足而今有餘其何及

也吾始一二見之以爲新免於喪而適然耳既而其

後常然至於終身未嘗不然此吾知汝父之能養也

汝父爲吏嘗夜燭治官書屢廢而歎吾問之則曰此

死獄也我求其生不得也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

而不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矧求而有得耶以其嘗

有得知其不求而死者恨也夫常求其生猶失之死

而況世常求其死也回顧乳者抱汝而立于旁指而

歎曰𡻕行在戍我將死不及見兒之立也後當以我

語吿之其平居教他子弟亦皆用此語吾耳熟焉故

能詳也其施於外事接於賔客或有矜飾吾不能知

其居于家無所事而其爲如此是其發扵中者也其

心誠厚扵仁者也此吾之知汝父之得疑有後也汝

其勉之夫士有用捨志之得施與否不在已而爲仁

與孝不取於人也脩泣而誌之不敢忘先君少孤

咸平三年進士及第爲通州判官泗綿二州推官

又爲泰州判官正身懐道不及其施享年五十有九

𥘉贈太子中允今贈某官太夫人姓鄭氏世爲江南

名族太夫人恭儉仁愛而有禮𥘉封縣太君累封樂

安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子少賤時治其家以儉

約其後常不使過之曰吾兒多不合于世儉薄所以

安患難也脩𥘉貶夷陵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

貧賤也脩察其志乆而安故其後立于朝得不苟容

于時葢自先君之亡二十年脩始得禄而養又二十

有三年脩爲龍圗閣直學士尚書吏部郎中留守南

京太夫人以疾卒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脩𥨸自念

爲人子而不能識其父幸而得聞吾母之言其忍廢

爲乃泣血而記之歐陽氏自爲吉州吉水人至予脩

十有五世矣沙溪吾世之家且𦵏也故又刻其所記

者表於其阡以吿其宗族及郷之人曰

而耕而田𡻕取百千而耘而學乆而不𫉬田何取之

囷倉峩峩學而取之簮笏盈家量功較𭣣所得孰多

先君之學𫉬不及時匪于其躬而利其後疾遲幾何

善無不報先君之貽子脩不肖矧有才子于何不有

矧我歐陽世家惟舊自始氏封烏程之亭在北有聞

或冀或青中顯彌長或吉或衡𫝑大必分枝葉婆娑

惟吉舊居子孫今多木乆而林有喬其秀矧我歐陽

扶踈並茂先君之徳吾母知隆子脩不肖以俟其宗

以勉同郷敢及他人

   母鄭夫人石槨銘

皇祐五年癸巳六月庚午匠作石槨粤七月巳亥

既成銘曰於乎有宋歐陽脩母鄭夫人槨既宻既堅

惟億萬年其固其安

   胥氏夫人墓誌銘公在憂制舉祔𦵏之禮故命門人秉筆

廬陵歐陽先生語其學者徐無黨曰脩年二十餘以

其𠩄爲文見胥公于漢陽公一見而竒之曰子當有

名于世因留置門下與之偕至亰師爲之稱譽於諸

公之間明年當天聖八年脩以廣文館生舉中甲科

文明年胥公遂妻以女公諱偃世爲潭州人官至工

部郎中翰林學士公以文章取髙第以清節爲時名

臣爲人沈厚周宻其居家雖燕必嚴不少懈毎端坐

堂上四顧終日如無人雖其嬰兒女子無一敢妄舉

足發聲其飲食衣服少長貴賤皆有常數胥氏女旣

賢又習安其𠩄見故去其父母而歸其夫不知其家

之貧去其姆傅而事其姑不知爲婦之勞後二年三

月胥氏女生子未逾月以疾卒享年十有七後五年

其所生子亦卒後二十年從其姑𦵏于𠮷州𠮷水縣

沙溪之山脩旣感胥公之知巳又哀其妻之不幸短

命顧二十年間存亡憂患無不可悲者欲書其事以

銘而哀不能文因命無黨序其意又代爲哀辭一篇

以弔胥氏因幷刻而藏于墓當胥氏之卒也先生時

爲西京留守推官實明道二年也其哀辭曰

清泠𠔃將絶之語言猶可記髣髴𠔃平生之音容不

可求謂不見爲纔㡬時𠔃忽二紀其行周豈無子𠔃

乆先于下土昔事姑𠔃今從于此丘同時之人𠔃藐

獨予留顧生餘幾𠔃一身而百憂惟其不忘𠔃下志

諸幽松風草露𠔃閟此千秋

   楊氏夫人墓誌銘同前

廬陵歐陽先生之⿰糹⿱𢆶匹室曰楊氏者故右諌議大夫集

賢院學士楊公之女也楊氏逺有世徳自漢至唐常

出顯人故其繫譜所傳次序自震至今不絶公諱大

雅以文學篤行居清顯號爲古君子先生嘗謂其學

者焦千之曰楊公已殁脩始娶其女雖不及識公然

嘗𫉬銘公之徳究見其終始其行于巳立于朝廷發

于文章者皆得考次及楊氏之歸又得見公之退施

于其家者皆可法也楊氏事其姑以孝而勤友其夫

以義而順接其内外宗族以禮而和方其歸也脩爲

鎮南軍掌書記館閣校勘家至貧見其夫讀書著文

章則曰此吾先君之所以樂而終身也見其夫食糲

而衣弊則曰此吾先君雖顯而不過是也間因其夫

之俸廪食其月而有餘則必市酒具肴果于堂上曰

吾姑老矣惟此不可不勉歸之十月以疾卒享年十

有八實景祐一年九月也後十有九年從其姑葬于

𠮷州吉水縣沙溪之山乃命千之序而銘其壙曰

其居忽𠔃而逝也遽其殁乆矣一作𠔃而悲如新一言

以誌𠔃千萬𡻕之存


外集卷第十二

張氏墓銘其先恕本作張氏荆門荆作其家一作

有族嘗世家嘗作當家上有名字節之無之跋墜作跛及其

見其莫見見作

謝賔客魚袋無袋

張司録山東山下有南字可兼可作

先君墓表皆無恨一作皆無有恨通州判官石本瀧岡阡表作道州𡻕

取百千百一作十抱汝SKchar劒汝

 吉綿本誤收天水尹府君及黄夫人墓誌銘乃尹

 師魯文在河南集第十五卷今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