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十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外集卷第十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十五

外集卷第十四   歐陽文忠公集六十四

  序一

   仁宗御集序英宗皇帝宻旨代作

在昔君臣聖賢自相戒勑都俞吁嘆於朝廷之上而

天下治者二帝之言語也號令征伐丁寜約束而其

辭彬彬篤厚純雅者三代之文章也堯舜夏商周之

盛邈乎逺出千載之上而昭然著見百世之下者以

其書存焉此典謨訓誥之文所以爲歷代之寳也惟

我仁考神文聖武明孝皇帝之作二帝之言語而三

代之文章也是冝刋之六經而不朽示之萬世而取

法矧余小子𫉬承統業其所以繼大而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者方

思勉焉其敢失墜乃詔尚書刑部郎中知制誥邵必

右諌議大夫天章閣待制吕公著悉發寳文之舊藏

而𩔖次之以爲百卷而必公著勉朕以敘述之曰是

不可闕也予惟聖考在位四十有二載承三聖之鴻

菐享百年之盛隆而不敢暇逸慎重祭祀以事天而

饗親齊莊潔精必以誠信故親郊而見上帝者九恭

謝于天地大享于明堂者皆再耕于籍田祫于太廟

者皆一而不爲勞若夫游娱射獵前世賢王明主之

所不能免者則皆非所欲𡻕時臨幸燕飫臣下必問

祖宗之故常𨵙然非時不聞輿馬之音後苑𡻕春一

賞亦故事也中廢者二十餘年而時畋于近郊曲宴

于便坐者廑纔一二而已故敘禋祀享升歌樂章藏

于有司薦于郊廟者多矣而登臨游賞之適割鮮獻

𫉬之樂前世之所誇者未始一及焉至於萬機之暇

泊然凝神不見所好惟躬閱寳訓陳經邇英究鍾律

之本元訓師兵之武略披圖以鑒古銘物以自戒其

從事於清閑宴息之餘者不過此𩔖嗚呼大禹之勤

儉也夫惟一人勞扵上則天下安其逸約于已則天

下享其豐此禹之所以聖勤儉之功也惟我聖考之

在御也澤被生民恩加夷狄寛刑罰息兵革容納諌

諍信任賢材措民逸於治安躋俗豐於冨庶使海内

䝉徳受賜㴠濡鼓舞而不知所以然者由勤與儉乆

而馴致之也是以功成業茂立廟建號爲宋仁宗噫

仁之爲言堯舜之盛徳而甚美之稱也固已巍乎與

天地而亡極矣永惟聖作刻之玉版藏之金匱以耀

後嗣而垂無窮庶俾知我聖考仁宗之所以爲仁者

自勤儉始嗚呼亦惟予小子是訓

   送方希則序

蒙莊以紳笏爲柴柵班伯以名聲爲韁鎻夫軒裳輝

華人之所甚欲彼豈惡之邪蓋將有激云爾是以君

子輕去就随卷舒冨貴不可誘故其氣浩然勇過乎

賁育毀譽不以屑其量恬然不見於喜愠能及是者

逹人之節而大方之家乎希則茂才入官三舉進士

不利命乎數竒時不見用而一作且夷然拂衣師心

自往推否泰以消息輕𭔃物之去来淵乎其大雅之

君子而幾𩔖於昔賢者乎余自来上都寓謁舍化衣

亰塵穿履金門者再見春矣㑹天子方嚮儒學招徠

俊良開賢科命郷舉而四方之傑齎貢函詣公車者

十百千數余雖後進晚出而掎裳摩趺攘臂以遊其

間交者固巳多矣晚方得君傾葢道塗一笑相樂形

忘乎外心照乎内雖濠梁之遊不若是也未幾君召

試中臺以枉於有司奪席見罷搢一作紳議者咸傷

冤之君方澹乎沖襟竟於使人不能窺也後數日齎

裝具舟泛然東下以余辱交者索言以爲贈夫恢識

宇以見乎逺窮𠋣伏以至于命此非可爲淺見寡聞

者道也希則逹人爾可一言之昔公孫常退歸郷人

再推射䇿遂第一更生書數十上每聞報罷而終爲

漢名臣以希則之資材識業而沈SKchar鬱堙者豈非天

將張之而固翕之邪不然何邅迴而若此也夫良工

晚成者器之大後發先至者驥之良異日垂光虹蜺

濯髪雲漢使諸儒後生企仰而不暇此固希則禇嚢

一作中所畜爾豈假予詳言之哉觴行酒半坐者皆

欲去操觚率然辭不逮意同年景山欽之識之亦賦

詩以爲别則祖離道舊之情僃之矣此不復云

   送陳經秀才序

伊出陸渾略國南絶山而下東以㑹河山夾水東西

北直國門當雙闕隋煬(「旦」改為「𠀇」)帝𥘉營宮洛陽登邙山南望

曰此豈非龍門邪世因謂之龍門非禹貢所謂導河

自積石而號龍門者也然山形中斷巖崖缺呀若斷

若鑱當禹之治水九州披山斬木遍行天下凡水之

破山而出之者皆禹鑿之豈必龍門然伊之流最清

淺水濺濺鳴石間刺舟隨波可爲浮泛釣魴擉鼈可

供膳羞山兩麓浸流中無巖嶄頽怪盤絶之險而可

以豋髙顧望自長夏而往纔十八里可以朝遊而暮

歸故人之遊此者欣然得山水之樂而未嘗有筋骸

之勞雖數至不厭也然洛陽西都来此者多逹官尊

重不可輒輕出幸時一往則騶奴從𮪍吏屬遮道唱

呵後先前儐旁扶登覽一作覽登未周意已怠矣故非有

激流上下與魚鳥相慠然徙𠋣之適也然能得此者

惟卑且閑者冝之脩爲從事子聦參軍應之主縣簿

秀才陳生旅遊皆卑且閑者因相與期於茲夜𪧐西

峯歩月松林間登山上方路窮而返明日上香山石

樓聽八節灘晚泛舟傍山足夷猶而下賦詩飲酒暮

已歸後三日陳生告予且西予方得生喜與之遊也

又遽去因書其所以遊以贈其行

   送楊子聦户曹序

士之仕於州郡者必視其地大小髙下之望以爲輕

重河南大府也參軍雖卑以望而髙下之固與他州

郡異矣然地大望髙居者皆將相名臣逹官居又不

乆率一二𡻕而甚者半𡻕而易故河南吏民間坐而

偶語道某相某將某官者常名斥而一二𡻕數之至

於郎官御史方鎮牧守使人貴客由河南出者入不

候於疆去不餞于郊途逢而不避市坐者不起豈素

慢㢤葢其見之習也彼視公卿大臣要官其易如此

矧所謂參軍者邪其不群嘲而隨侮之幸也參軍每

上府望門而超吏摩以肩過不揖反就焉持刺執版

求通姓名雖心負其所有欲進自逹不可得其𫝑鬱

鬱卑且賤反甚於它州郡故爲之者未嘗樂也然其

間能自以頭角頎然而出者鮮矣其才能之美非有

異乎衆莫能也户曹參軍楊子聦居府中常衣青衫

𮪍破虎韉出入府門下入固輩一作視而槩易之居

一𡻕相國彭城公薦之集賢學士謝公又薦之士之

有文而賢者盡交之其能出其頭角矣若云而之他

州郡不特頎然而出矣遂特傑然以獨立也子聦

南人樂其土風今秩滿調於吏部必吏於南也吾見

南之州郡有傑然而獨出者必楊子聦也

   送廖𠋣歸衡山序

元氣之融結爲山川山川之秀麗稱衡湘其蒸爲雲

霓其生爲𣏌梓人居其間得之爲俊傑秀才生於衡

山之陽而秀麗之精英者得之尤多故其文則雲霓

其材則𣏌梓始以郷進士舉於有司不中遂遊公卿

間所至無不虗館設席爭以禮下之今永興太原公

雅識沈正器君尤深𥘉其鎮秦川也請君與俱行遂

趨函關以覽秦都則西方士君子得以承望乎風采

矣凡居秦幾𡻕而東將過亰師以歸予嘗以上計吏

客都中識君於交逵辱之以友益當君之西也𫉬餞

於國門及夫斯來又相見於洛道語故舊數日乃行

夫山川固能産異物而不能畜之者誠有利其用者

爾今君之行也予疑夫不能乆畜於衡山之阿也

   送梅聖俞歸河陽序

至寳潜乎山川之幽而能先群物以貴於世者負

有異而已故珠潜于泥玉潜于璞不與夫蜃蛤珉石

混而棄者其先膺美澤之氣輝然特見于一作外也

士固有潜乎卑位而與夫庸庸之流俯仰上下然卒

不混者其文章才美之光氣亦有輝然而特見者矣

然求珠者必之乎海求玉者必之乎藍田求賢士者

必之乎通邑大都據其㑹就其名而擇其精焉爾洛

陽天子之西都距亰師不數驛搢紳仕宦雜然而處

其亦珠玉之淵海歟予方據是而擇之獨得扵梅君

聖俞其所謂輝然特見而精者邪聖俞志髙而行潔

氣秀而色和嶄然獨出於衆人中𥘉爲河南主簿以

親嫌移佐河陽常喜與洛之士遊故因吏事而至於

此余嘗與之徜徉於嵩洛之下每得絶崖倒壑深林

古宇則必相與吟哦其間始而歡然以相得終則

暢然覺乎薫蒸浸漬之爲益也故乆而不厭旣而

以吏事訖言歸余且惜其去又悲夫潜乎下邑混於

庸庸然所謂能先群物而貴於世者特其異而已則

光氣之輝然者豈能掩之㢤

   張應之字序

𫝊曰名以制義謂乎名之必可言也世之士君子名

而無所言言則不能稱述一作以見乎逺余友河南

主簿張君名谷字仲容谷之爲義窪而不盈動而能

應湛然而深有似乎賢人君子之徳其所謂名而可

言者也然嘗竊謂仲容之字不足以表其所以名之

之義大凡物以至虗而為用者有三其體殊焉有虗

其形而能受者器之圓方是也然受則有量故多盈

溢敗覆之過有虗其中而能鳴乎外者鍾鼓是也然

鳴必假物故須簨簴考擊之設有虗其體而能應物

者空谷是也然應必有待故常自然以至靜接物而

無窮士之以是爲其名則君之道從可知也冝易其

字曰應之葢容以言其虗之狀不若應以體乎容之

徳也君早以孝㢘文藝考行於郷里薦之於有司而

又試其用於春官者之選深中隱厚學優道充其有

以應乎物矣然今方爲小官主簿書其所應者近而

小誠未能有以發乎其聲也余知夫虗以待之則物

之来者益廣響之應者益逺可涯也㢤余與君同以

進士登于科又同為吏于此群居肩隨宴閑相語得

以字而相呼故於是不能讓而黙也敢為序以易之

   尹源字子漸序

奉禮尹君之將西也稱古仁者送人之義責言於其

交之𠩄常厚者其友人渤海歐陽脩在餞中率然曰

余無似雖不能𥨸仁者之號奈嘗辱君之道義切劘

為最深是以一作不能無言然君之文行余旣友慕

欽揖之不暇顧豈有遺忽乏少之可以進於言邪因

姑請更君之字以塞其求云君之名源而字子淵夫

源發於淵深且一作止也於詁訓旣不𩔖又無所表

發其名之美甚非稱據禮家之說曰三王之𥙊川也

先河而後海或源也或委也蓋謂其源發而漸進於

廣大委其注積也楊子曰百川學海而至於海今君

之學也皆古文字聖賢之事業至其尤深而鉅者又

烏止淵之譬邪然亦欲君之漸進不已而至深逺博

大之無際也請字之曰子漸古者男子之生舉以禮

而名之年旣長見廟筮賔而加元服服加而後字示

尊其名以隆成人也夫君子所以自厚重其名一作

字如此之甚也誠以其賢否醜美必常與名字相上

下而始終邾婁一小國君片善可稱春秋褒之曰儀

甫解者謂國不如名名不如字以爲極美之談是也

子漸行矣勉之

   胡寅字序一作說

寅之爲言恭且畏之辭虞書寅賔出日寅餞納日云

者堯命其臣羲和者修其官而史美之之文文曰夙

夜惟寅云者舜勑其臣伯夷之辭也又曰同寅恊恭

和𠂻㢤云者臯陶戒禹之言言堯舜禹之事載於書

者爲萬世之法而其君臣之際相言語者如是是知

恭恪畏慎以思其事雖聖人猶然尉氏胡君名寅以

問於余且將字之余以謂名者古之人生而有别之

稱爾若太甲盤庚仲壬者又一無此字直識其次第而已

至於一無此字左丘明者載魯大夫之語始謂命名必有

義而學者又以文王武王伯魚之𩔖附其說者尤非

也文王之世為商諸侯偶商不幸而紂爲淫虐然猶

一作服事之豈其生也已有滅商自大之心而名

昌其子始生又期使殺君而發其功業㢤孔子之生

子適有饋鯉者遂名之若史魚孔鮒又有饋者乎則是

直爲識别之稱未嘗有義也然考古人之命字者則

似若有義葢將釋其名曰其字若此而巳胡君曰我

所以問其字者將知其寅者何謂然因考于古取堯

舜禹之書常所道告之而字曰子畏作字說三字一作云

   送陳子履赴絳州翼城序

予昔過鄭遇子履於管城其後二𡻕子履西自馮翊

㑹予於洛陽而去又明年復來遂與一作郷進士自

河南貢于亰師又明年予方解官洛陽以来則子履

中甲科爲校書郎其冬得翼城於絳又明年春西拜

其親於洛而後行自鄭之遇及茲行凡六𡻕而曰見

之焉其始也純然氣和而貌野再見之則道所學問

出其文辭煒一作然有出於衆人矣又見之則挾其

藝以較於群士而以其能勝之今之行也又曰我將

試其爲政於絳而且力廣其學當盡落其華而成其

實直取古人之𠩄以尚以一無二字距今之爲者其修巳

力行之道屢見而屢進進且一有又字不巳而志又大焉

孔子曰未見其止孟子曰孰能禦之者歟夫年少者

心銳氣盛者好剛苟有志焉無不至也然君子之於

臨政也欲果其行必審其思審而後果則不可易而

後悔而學者亦在一朝其𠩄趨而後博其聞其致

思必精其發辭必易待其足於中而後見於外予友

河南冨彦國常與予語於此今彦國在絳而子履往

焉又從而辨之後之復見子履豈特若前之見者乎

將有駭然者矣

   送孫屯田序字延仲

良金美玉蔵乎礦石而追師冶工莫不孜孜攻且錬

焉吾誠有以利其用也況材臣賢士世不衆出而物

官者得不貪以為利乎故今茲屯田孫公始以尚書

郎来貳洛政未踰𡻕則復乗兩馬之傳東上將冠惠

文以肅臺憲居不皇暖席行不及具駕葢𬒳知者之

用且祗君命之速也御史本為秦官出入殿中督察

監視事無大小皆得以法繩之至按章舉劾發姦治

獄以清風𮜿則朝廷之得失御史繫焉然過者爲之

至有伺求以爲察剛訐以爲直驚愚激俗以速名譽

至於紀綱大政則蔑乎無聞也故扵是選必要以文

儒沉正閎逹大體然後謇謇王廷為天子司直之臣

況乎白筆霜簡吾家舊物握蘭卧錦爲世名郎縁飾

以儒雅濟之以文敏余知夫振頽綱舉舊典嗣先聲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聞在此行也而洛之士君子故相與翹足企聳

東向而望俟聞凛然之餘風矣盍各賦棫樸以歌能

官且賀舉者之得人也犯軷長道摻祛爲一作别又

烏足効兒女之悲㢤

   張令注周易序

易之爲書無所不備故爲其說者亦無所不之蓋滯

者執於象數以爲用通者流於變化而無窮語精微

者務極於幽深喜誇誕者不勝其廣大苟非其正則

失而皆入於賊若其推天地之理以明人事之始終

而不失其正則王氏超然逺出於前人惜乎不幸短

命而不得卒其業也張子之學其勤至矣而其說亦

詳焉其爲自序尤𠩄發明昔漢儒白首於一經雖孔

子亦晚而學易今子年方壯所得已多而學且不止

其有不至者乎廬陵歐陽脩序




外集卷第十四

送方希則序將有無將不利二字作好世資禇囊囊作

送陳經序而下下作若斷斷作擉鼈擉作登覧作覽

相慠相下有群爲二字旅遊無遊暮已己作三日日作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聦序𡻕數之無數其能出其頭角矣此下一有河南

爲皇天下州郡無先者物之盛之衆而能出其頭角矣二十三字遂特特字本疑恕本作將

送廖𠋣序幾𡻕一作載𡻕

送梅聖俞歸河陽序蜃恕本作蠯先膺二字作光英而精而下有其

志髙志作行潔㓗作河陽諸本皆作洛陽按序云聖俞移佐河陽因吏事

而至於此事訖言歸余惜其去則非歸洛明矣今正之終則則作事訖訖下有役

特作

張應之字序言則無言稱述述作而深作深爲用無爲

尹源字序古仁者一作古之人是以以作而字子淵文藪作以

且止同正

胡寅字序之辭辭下有也字美之之文文下有也字禹之言

有也言堯舜無言又直又作文王之世宋文粹無之字名昌

名下有日字古人之命字一作古之人命字𠩄道道下有者字作字說

有此二字

送陳子履序恕本作陸經子履乃陳經也後歸本姓爲陸故公之集或曰陳曰陸煒然

煒作所以尚無以後悔後作一朝朝字本疑恕本無此字博其

聞作致思恕下有也字發辭辭下有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