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歐陽文忠公集二十四

  墓表八首

   石曼卿墓表

曼卿諱延年姓石氏其上世為幽州人幽州入于契

丹其祖自成始以其族間走南歸天子嘉一作其來

將禄之不可乃家于宋州之宋城父諱補之官至太

常博士幽燕俗勁武而曼卿少亦以氣自豪讀書不

治章句獨慕古人竒節偉行非常之功視世俗屑屑

無足動其意者自顧不合於時乃一混以一作酒然

好劇飲大醉頽然自放由是益與時不合而人之從

其遊者皆知愛曼卿落落可竒而不知其才之有以

用也年四十八康定二年二月四日以太子中允秘

閣校理卒于京師曼卿少舉進士不中一有第字眞宗推

恩三舉進士皆補奉職曼卿初不肯就張文節公素

竒之謂曰母老乃擇禄耶曼卿矍然起就之遷殿直

乆之改太常寺太祝知濟州金郷縣歎曰此亦可以

為政也縣有治聲一有用薦者三字通判乾寧軍丁母永安

縣君李氏憂服除通判永静軍皆有能名充館閣校

勘累遷大理寺丞通判海州還為校理莊獻明肅

太后臨朝曼卿上書請還政天子其後太后崩范

諷以言見幸引甞言太后事者遽得顯官欲引曼卿

曼卿固止之乃巳自契丹通中國徳明盡有河南而

臣屬遂務休兵養息天下然内外弛武三十餘年曼

卿上書言十事不報已而元昊反西方用兵始思其

言召見稍用其說籍河北一無二字河東陜西之民得郷

兵數十萬曼卿奉使籍兵河東還稱𭥍賜緋衣銀魚

天子方思盡其才而且病矣旣而聞邊將有欲以郷

兵扞賊者𥬇曰此得吾粗也夫不教之兵勇怯相雜

(⿱艹石)怯者見敵而動則勇者亦牽而潰矣今或不暇教

不若募其敢行者一有用字則人人皆勝兵也其視世事

蔑若不足為及聽其施設之方雖精思深慮不能過

也狀貌偉然喜酒自豪若不可繩以法度退而質其

平生趣一作舍大節無一悖于理者遇人無賢愚皆

盡忻歡一作歡忻及間而可不天下是非善惡當其意者

無幾人其為文章勁徤稱其意氣有子濟滋天子聞

其喪官其一子使禄其家旣卒之三十七日葬于太

清之先塋其友歐陽脩表於其墓曰

嗚呼曼卿寧自混以為髙不少屈以合世可謂自重

之士矣士之所負者愈大則其自顧也愈重自顧愈

重則其合愈難然欲與共大事立竒功非得一無得字

合自重之士不可為也古之魁雄之人未始不負

世之志故寧或毀身汚迹卒困於無聞或老且死而

幸一遇猶克少施於世(⿱艹石)曼卿者非徒與世難合而

不克所施亦其不幸不得至乎中壽其命也夫其可

哀也夫

   尚書屯田貟外郎李君墓表

漢水東至乾徳匯而南民居其衝水悍𭧂而岸善崩

然其民尤冨完其下南山一作山南之材治室屋聚居蓋

數千家皆安然易漢而自若者以有石隄為可恃也

景祐五年余始為其縣令旣行漢上臨石隄問其長

老皆曰吾李君之作也於是喟然而歎求李君者得

其孫厚厚舉進士好學能自言其世云李氏貝州清

河人君舉進士中淳化三年乙科鎭州眞定主簿齊

化基為吏以強察自喜惡君廉直不為屈多求事可

釀為罪者責君理之君辨愈明不可汚卒服其能反

薦之遷威虜軍判官秩滿一無二字河北轉運使又薦為

冀州軍事判官逾年一無二字吏部考一無此字籍凡四較考

者外皆召還公考當召是時契丹侵邊冀州獨乞留

君督軍餉課為最多遷大理寺丞乘傳治一作壁州

疑獄旣還轉運使又請通判冀州督旁七縣軍餉課

尤多而民不勞遭𡻕饑悉出𢈔粟以貸民且曰凶豐

甚必復使豐而歸諸𢈔是化吾朽積而為新乃兩利

也轉運使以為然因請君益貸貝魏滄■諸州後𡻕

果豐饑民徳君粟歸諸𢈔無後者蓋頼而活者數十

萬家一本有居三年轉運使上冀人言乞留許留一𡻕就拜

殿中丞𡻕滿將去冀民夜私入其府塹其居(⿱艹石)不可

出君諭之乃得去通判河南一有府字未行契丹兵指邢

洺天子擇吏之能者改君通判邢州其守一無二字趙守

一當守邢以扞冦辭不任邢事天子曰李某佐汝可

無患守一至邢悉以州事任君御史中丞王嗣宗辟

推直官遂薦為御史以疾不拜求知光化軍作所謂

石隄者孫何薦其材拜三司戸部判官改知建州皆

以疾辭又求知漢陽軍居三𡻕而漢陽之獄空者二

𡻕卒以疾解退居于漢旁大中祥符六年五月某日

卒于家遂葬縣東遵教郷之友于村子孫因留家焉

君諱仲芳字秀之享年五十有三一作官至尚書屯

田貟外郎君為人敦敏而材以疾中止一有善不享其厚用不旣

余聞古之有徳於民者殁則郷人𥙊於其社今民

旣不能祠君于一作漢之一無之字旁而其墓幸在其縣

余令也又不表以示民嗚呼其何以章乃徳俾其孫

刻石于隧以永君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一作

   内殿崇班薛君墓表

公諱塾字宗道姓薛氏資政殿學士兵部尚書簡肅

公之弟薛之世徳終始有簡肅公之誌與碑公官至

内殿崇班以某年某月某日卒官于蜀州其子仲孺

以其喪歸葬于絳州之正平先葬而來乞銘以誌予

幸甞紀次簡肅公之徳而又得銘公其銘曰公躬直

清官以材稱惟賢是似不愧其兄旣葬而仲孺又來

請曰銘之藏誠一作以永吾先君于不朽然不若碣

于隧以表見于世之昭昭也予惟薛氏於絳為著姓

簡肅公於公為兄弟而公之世徳予旣見之銘而其

子又欲碣以昭顯于世可謂孝矣然予考古所謂賢

人君子功臣烈士之所以銘見于後世者其言簡而

著及後世衰言者自疑於不信始繁其文而猶患於

不章又備其行事惟恐不為世之信也若薛氏之著

于絳簡肅公之信于天下而予之銘公不愧於其兄

則公之銘不待繁言而信也然其行事終始予亦不

敢略而誌諸墓矣今之碣者無以加焉則取其可以

簡而著者書之以慰其子之孝思而信于絳之人云

   連處士墓表

連處士應山人也以一布衣終于家而應山之人至

今思之其長老教其子弟所以孝友恭謹禮讓而温

仁必以處士為法曰為人如連公足矣其矜寡孤

凶荒饑饉之人皆曰自連公亡使吾無所告依而生

以為恨嗚呼處士居應山非有政令恩威以親其人

而能使人如此其所謂行之以躬不言而信者歟處

士諱舜賔字輔之其先閩人自其祖光𥙿甞為應山

令後為磁郢二州推官卒而反葬應山遂家焉處士

少舉毛詩一不中而其父正以疾廢于家處士供養

左右十餘年因不復仕進父卒家故多貲悉散以賙

郷里而教其二子以學曰此吾貲也𡻕饑出糓萬斛

以糶而市榖之價卒不能増及旁近縣之民皆頼之

盜有竊其牛者官爲捕之甚急盜窮以牛自歸處士

爲之媿謝曰煩爾送牛厚遺以遣之甞以事之信陽

遇盜於西關左右告以處士盜曰此長者不可犯也

捨之而去處士有弟居雲夢徃省之得疾而卒以其

柩歸應山應山之人去縣數十里迎哭爭負其柩以

還過縣市市人皆哭爲之罷市三日曰當爲連公

當與處士行喪處士生四子曰庶庠庸膺其二子教以學

者後皆舉進士及第今庶爲壽春令庠爲冝城令處

士以天聖八年十二月某日卒慶曆二年某月日葬

于安陸蔽山之陽自卒至今二十年應山之長老識

處士者與其縣人甞頼以爲生者徃徃尚皆在其子

弟後生聞處士之風者尚未逺使更三四世至于孫

曽其所傳聞有時而失則懼應山之人不復能知處

士之詳也乃表其墓以告于後人一作八年閏正月

一日廬陵歐陽脩述

   尚書屯田貟外郎張君墓表

君諱谷字應之世爲開封尉氏人曾祖節祖遇皆不

仕父炳爲鄭州原武縣主簿因留家焉今爲原武人

也君舉進士及第為河陽河南主簿蘇州觀察推官

開封府士曹叅軍遷著作佐郎知陽武縣通判眉州

累遷屯田貟外郎復知陽武縣以疾致仕卒于家享

年五十有九君為人剛介一作好學問事父母孝與

朋友信其為吏潔廉所至有能稱其在河南時予為

西京留守推官與謝希深尹師魯同在一府其所與

游雖他SKchar屬賔客多材賢少壯馳騁於一時而君居

其間年尚少獨苦羸病肺唾血者巳十餘年幸其疾

少間輒亦從諸君飲酒諸君愛一作而止之君曰我

豈乆生者邪雖他人視君亦(⿱艹石)不能勝朝夕者其後

同府之人皆解去而希深師魯與當時少壯馳騁者

喪其十八九而君癯然唾血如故後二十年始以疾

卒君雖病羸而力自為善居官為吏未甞廢學問多

爲賢士大夫所知乃知夫康强者不可恃以乆而羸

弱者未必不能生雖其遲速長短相去幾何而彊者

不自勉或死而泯没於無聞弱者能自力則必有稱

於後世君其是巳君甞謂予曰吾旦暮人耳無所取

於世也尚何區區於仕哉然吾常哀禄之及於親者

薄若幸得不死而官登于朝冀竊國家襃贈之寵以

榮其親然後歸病于原武之廬足矣乃益買田治室

於原武以待君自河南蘇州累為名公卿所薦乃遷

著作為郎官贈其父太子中允一作母宋氏京兆

司氏未安縣太君於是遂致仕歸于原武營其徳政郷之

張固村原將葬其親卜以皇祐五年十一月某日用

事前四日君亦卒遂以某日從葬于原上予與君遊

乆記其昔所謂予者且哀君之賢而不幸又嘉君之

志信而有成於其葬也不及銘乃表於其墓君娶祝

一作氏封華陽縣君有子曰損試將作監主簿至和

二年三月七日翰林學士尚書吏部郎中知制誥充

史館修撰歐陽脩撰

   龍武將軍薛君墓表

薛姓居河東者自唐以來族最盛宋興百年而薛姓

五顯資政殿學士尚書户部侍郎贈兵部尚書簡肅

公當天聖中參輔大政以亮直剛毅爲時名臣公絳

州正平人也有子直孺早卒無後以其弟之子仲孺

爲後然其兄弟五人及其諸子皆用公廕禄仕以忠

厚孝謹多材能爲絳大族君諱某字某簡肅公之兄

也少有髙節仕而不得志退老于家以徳行文學爲

郷善人君少好學工爲文辭應有司格旣而曰是豈

足學也哉乃棄而不爲其後簡肅公貴顯以恩例補

君右班殿直君篤愛其弟不得巳為强起就職居頃

之卒棄去遂不復仕君居郷里孝悌於其家忠信於

其朋友禮讓於其長老郷里之人始而愛乆而化旣

殁而猶思焉君以天聖二年十一月某日以疾卒于

家享年六十有九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正平縣清

原郷之周村原曽祖景贈太保祖温瑜贈太傅父光

化贈太師母曰鄭國夫人費氏子男二人長曰長孺

今為尚書虞部貟外郎知絳州軍州事次曰良孺殿

中丞女三人君以子恩累贈右龍武軍將軍夫人鄭

氏正平縣太君君卒之若干年其子始以尚書郎來

守是州予薛氏婿也且嘉君之隱徳以終而有後乃

為表于其墓旣又作詩以遺之曰

伊絳之人其出如雲徃于周原從我邦君周原有墓

鬱鬱其松絳無居人惟邦君是從來以春秋執事必

邦君在絳禮我𦒿艾惟父之執其恭敢怠邦君有

政惠我後生從民上冢閭里之榮嗟我絳人孝慈友

悌為善有後惟邦君是視

   永春縣令歐君墓表

君諱慶字貽孫姓歐氏其上世為韶州曲江人後徙

均州之鄖郷又徙襄州之榖城乾徳二年分榖城之

隂城鎭為乾徳縣建光化軍歐氏遂為乾徳人脩甞

為其縣令問其故老郷閭之賢者皆曰有三人焉其

一人曰太傅贈太師中書令鄧文懿公其一人曰尚

書屯田郎中戴國忠其一人曰歐君也三人者學問

出處未甞一日不同其忠信篤於朋友孝悌稱於宗

族禮義逹于一作郷閭乾徳之人初未識學者見此

三人皆尊禮而愛親之旣而皆以進士舉于郷里

而君獨黜于有司後二十年始以同三禮出身為

潭州湘潭主簿陳州司法叅軍監考城酒稅遷彭州

軍事推官知泉州永春縣事而鄧公巳貴顯于朝君

尚爲州縣吏所至上官多鄧公故舊君絶口不復道

前事至終其去不知君為鄧公友也君為吏廉貧宗

族之孤㓜者皆養于家居郷里有訟者多就君決曲

直得一言遂不復爭人至于今傳之嗟夫三人之為

道無所不同至其窮逹何其異也而三人者未甞有

動於其心雖乾徳之人稱三人者亦不以貴賤為異

則其幸不幸豈足為三人者道哉然而逹者昭顯于

一時而窮者泯没於無述則為善者何以勸而後世

之來者何以考徳於其先故表其墓以示其子孫君

有子世英為鄧城縣令世勣舉進士君以天聖七年

卒享年六十有四葬乾徳之西北廣節山之原一有云字

   河南府司録張君墓表一作

故大理寺丞河南府司録張君諱汝士字堯夫開封

襄邑人也明道二年八月壬寅以疾卒于官享年三

十有七卒之七日葬洛陽北邙山下其友人河南尹

師魯誌其墓而廬陵歐陽脩爲之銘以其葬之速也

不能刻石乃得金谷古塼命太原王顧以丹爲𨽻書

納于一作壙中嘉祐二年某月某日其子吉甫山甫

改葬君于伊闕之教忠郷積慶里君之始葬北邙也

吉甫纔數𡻕而山甫始生余及送者相與臨穴視窆

且封哭而去今年春余主試天下貢士而山甫以進

士試禮部乃來告以將改葬其先君因出銘以示余

蓋君之卒距今二十有五年矣初天聖明道之間錢

文僖公守河南公王家子特以文學仕至貴顯所至

多招集文士而河南吏屬適皆當世賢材知名士故

其幕府號爲天下之盛君其一人也文僖公善待士

未甞責以吏職而河南又多名一無名字山水竹林一作葱竹

茂𣗳竒花忹石其平臺清池上下荒墟草莽之間余

得日從賢人長者賦詩飲酒以爲樂而君爲人靜黙

修㓗常坐府治事省文書尤盡心於獄訟初以辟爲

其府推官一作察推旣罷又辟司録河南人多頼之而守

尹屢薦其材君亦工書喜為詩間則從余遊其語言

簡而有意飲酒終日不亂雖醉未甞頺墮與之居者

莫不服其徳故師魯誌之曰飭身臨事余甞愧堯夫

堯夫不余愧也始君之葬皆以其地不善又葬速

禮不備君夫人崔氏有賢行能教其子而二子孝

謹克自𣗳立卒能改葬君如吉卜君其可謂有後矣

自君卒後文僖公得罪貶死漢東吏屬亦各引去今

師魯死且十餘年王顧者死亦六七年矣其送君而

臨穴者及與君同府而遊者十蓋八九死矣其幸而

在者不老則病且衰如予是也嗚呼盛衰生死之際

未始不如是是豈足道哉惟爲善者能有後而託於

文字者可以無窮故於其改葬也書以遺其子俾碣

于墓且以寫余之思焉吉甫今爲大理寺丞知緱氏

縣山甫始以進士賜出身云翰林學士右諌議大夫

史館修撰歐陽脩撰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連處士墓表羅氏本葬安陸蔽山之原諸本以陸

 爲陵朝佐按安州安陸郡其𠋣郭有安陸縣應山

 乃鄰邑今從羅本

石曼卿墓表然好一無然字

連處士墓表連處士此下一有者字

張屯田墓表幸其疾三字上一有時字

龍武將軍薛君墓表清原郷原一作源